從智圓思想看佛法與儒學之交涉

劉貴傑
新竹師範學院教授
佛教的思想與文化☉印順導師八秩晉六壽慶論文集☉
頁237∼254


237頁 一、前言 智圓乃宋代天台宗山外派義學名僧,幼時出家,年二十 一受習儒學,然仍學天台教觀。後隱居西湖孤山瑪瑙坡,孜 孜不倦,勤於著述。除行禪講道外,尤好讀儒書,喜為詩文 ,年四十七示寂。因隱居孤山,世人稱之為孤山法師,有弟 子惟雅傳其學。孤山學說,一言蔽之,要為「理總事別」、 「即真之妄」。前者係就教理而言,即「心」或「理」乃能 造、能具之總體﹔「色」或「事」為所造、所具之別相,故 「心」具三千,「色」不具三千﹔「理」具三千,「事」不 具三千。後者則就觀行而言,藉凡夫之妄心為觀法之對境, 以明其對智顗(538∼597止觀學說之理解,惟以異於知禮所 立者為「但妄觀」(以所觀之境為妄心即六識),而以自家所 立者為「即妄(即真之妄)觀」(以所觀之境為真心即真如)。 其生平志趣「始以般若真空蕩繫著於前,終依淨土行門求往 生於後」(〈阿彌陀經疏西資鈔序〉),故能展其般若為體, 淨土為用之圓融精神。復以儒釋其言雖異,其理相通,而倡 「修身以儒,治心以釋」(〈中庸子傳〉上),因以顯其儒學 化之思想傾向。本文即以智圓所撰《閑居編》為據,述其思 想之特色,並藉以略窺宋初佛法與儒學之交涉。 二、生平 智圓師法(976∼1022),字無外,或名潛夫,「嘗砥礪 言行, 238頁 以庶乎中庸,慮造次顛沛忽忘之,因以中庸自號」 (註1), 俗姓徐,錢唐人。「學語即知孝悌,稍長常析木濡水,就石 書字,列花卉若綿蕝,戲為講訓之狀,父母異之,令入空門 」 (註2)八歲即受具戒,二十一歲,從奉先源清受學天台三 觀凡二年,後源清病故,遂往西湖孤山,「離群索居,衣或 殫,糧或罄,因之以疾病,而孳孳然研考經論,探索義觀」 (註3), 專心著述。「嘗歎天台宗教,自荊溪師沒,其微言 奧旨墜地而不振」(註4), 雖然其間亦有弘傳天台教義者, 即又多半違道背義,於是乃「留意於筆削,且有扶持之志」 (註5)。其後因與知禮(960∼1028)等人意見不合,遂遭擯斥 於天台正統之外,而被列入「山外派」。 智圓幼緣宿習,雅好空門,「於齠齙之年即毀其髮,壞 其服,而為浮圖徒也」(註6), 而後「居孤山之墟,閉戶養 疾,恥於自白,而弗與時俗交」 (註7),「未嘗登有位者之 門」(註8)。當時「王欽若出撫錢唐,慈雲 --------------------- (註 1) 《閑居編》卷一九,〈中庸子傳〉上,《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一○上。 (註 2) 《佛祖統紀》卷一○,〈智圓法師〉,《大正藏》 卷四九,頁一一○四下。 (註 3) 《閑居編》卷一九,〈中庸子傳〉中,《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一一下。 (註 4) 《閑居編》卷一九,〈中庸子傳〉中,《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一一下。 (註 5) 《閑居編》卷一九,〈中庸子傳〉中,《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一一下。 (註 6) 《閑居編》卷二二,〈謝吳寺丞撰閑居編序書〉, 《卍續藏》第一○一冊,頁○一一九上。 (註 7) 《閑居編》卷一三,〈寧海軍真覺界相序〉,《卍 續藏》第一○一冊,頁○○九一下。 (註 8) 《閑居編》卷一九,〈中庸子傳〉下,《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一二下。 239頁 (遵式)遣使邀師,同往迎之」 (註9),然為智圓所婉拒。智 圓自謂「某空門之末陋也,毀形守節,所以克其己焉﹔懲忿 窒欲所以澹其慮焉」(註10),故知雖心入空門,但仍須克己 澹慮,懲忿窒欲,努力精進,以期有成﹗智圓於距「錢唐郡 西三數里」(註11)處,「賈山養疾,得孤山夕陽之坡」 (註 12),「背修竹,面平湖」 (註13),建有陋室,既卑且狹, 然「草屋竹床,怡然自得」(註14),「杜門窮居,簞食瓢飲 ,不交世俗」(註15),頗似顏回之安貧樂道。智圓復仿劉禹 錫作〈陋室銘〉,曰﹕「中庸子屋室既卑且陋」(註16),然 「容膝有餘」(註17),有名僧之譽,而能安居陋室,亦知其 修為之高矣。 智圓云「予多抱疾,嘗自稱病夫,著《病夫傳》,雖羸 耗臞疾而不倦講道以誨人」(註18),「行年四十有四矣,雖 病且困而未嘗釋卷,所以懼同於土木禽獸耳,非敢求臻聖域 也,亦非求乎聞達也。……亦未嘗 --------------------- (註 9) 《佛祖統紀》卷一○,〈智圓法師〉,《大正藏》 卷四九,頁一一○四下。 (註 10) 《閑居編》卷二二,〈謝府主王給事見訪書〉,《 卍續藏》第一○一冊,頁○一二一上。 (註 11) 《閑居編》卷一六,〈孤山述〉,《卍續藏》第一 ○一冊,頁○一○○上。 (註 12) 《閑居編》卷一三,〈瑪瑙院重結大界記〉,《卍 續藏》第一○一冊,頁○○九二下。 (註 13) 《閑居編》卷一六,〈夜講亭述〉,《卍續藏》第 一○一冊,頁○○九九上。 (註 14) 《閑居編》卷一九,〈中庸子傳〉下,《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一二下。 (註 15) 《閑居編》卷三四,〈病夫傳〉,《卍續藏》第一 ○一冊,頁○一五二上。 (註 16) 《閑居編》卷三二,〈陋室銘并序〉,《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四七下。 (註 17) 《閑居編》卷三二,〈陋室銘并序〉,《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四八上。 (註 18) 《閑居編》卷一九,〈中庸子傳〉下,《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一二下。 240頁 敢廢於學也」(註19),可知其誨人之不倦與治學之勤奮。「 晚年所作,雖以宗儒為本,而申明釋氏加其數倍焉,往往旁 涉老莊,以助其說」(註20),且於病中吟詠以自寬而成之《 病課集》亦「辭語鄙野,旨趣漫浪,或宗乎周孔,或涉乎老 莊,或歸乎釋氏,於其道不能純矣」(註21),顯見其有三教 合一之志矣。智圓「嘗患脾病,語久食飽輒氣喘汗流,耳嗚 目眩,不堪其苦也」(註22),雖「每精別方書,調品藥石, 以自醫病」(註23),然終以斯人斯疾而逝,得年四十有七, 賜謚法慧大師。其嘗謂門人曰﹕「吾沒後,無厚葬以罪我, 無擇地建塔以誣我,無謁有位求銘記以虛美我。汝且以陶器 二合而瘞之,立石標前,志其年月名字而已」(註24),益見 其淡泊無執,灑脫飄逸之風。後十五年,「積雨山頹,門人 開視陶器,肉身不壞,爪髮俱長,唇微開,齒若珂玉」 (註 25),此非慕道修真、志行高潔者,曷克臻之﹗其〈輓歌詞〉 自云﹕ 「平生宗釋復宗儒 竭慮研精四體枯 莫待歸全寂無語 始知諸法本來無」(註26) --------------------- (註 19) 《閑居編》卷二○,〈勉學〉下,《卍續藏》第一 ○一冊,頁○一一四下。 (註 20) 《閑居編》卷二二,〈謝吳寺丞撰閑居編序書〉, 《卍續藏》第一○一冊,頁○一二○上。 (註 21) 《閑居編》卷一一,〈病課集序〉,《卍續藏》第 一○一冊,頁○○八七下。 (註 22) 《閑居編》卷三四,〈病賦并序〉,《卍續藏》第 一○一冊,頁○一五二下。 (註 23) 《閑居編》卷三四,〈病賦并序〉,《卍續藏》第 一○一冊,頁○一五二下。 (註 24) 《閑居編》卷一九,〈中庸子傳〉下,《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一二下。 (註 25) 《佛祖統紀》卷一○,〈智圓法師〉,《大正藏》 第四九,頁一一○四下∼一一○五上。 (註 26) 《閑居編》卷三七,〈挽歌詞三首〉,《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六○下。 241頁 三、著述 智圓謂其所撰「〈科〉、〈記〉、〈章〉、〈鈔〉,凡 得三十部,七十卷」(註27),《佛祖統紀》卷一八載智圓著 述共二十四部,一百二十九卷。《閑居編》附錄所載智圓著 述共二十八部,「凡一百七十餘卷」 (註28), 現據兩書所 載,並錄於下﹕ 《文殊說般若經疏》二卷 《折重鈔》二卷 《般若心經疏》一卷(《佛祖統紀》未載) 《貽謀鈔》一卷 《首楞嚴經疏》一卷(《佛祖統紀》作十卷) 《谷響鈔》一卷 《疏解》一卷 《阿彌陀經疏》二卷 《西資鈔》一卷 《普入不思議法門經疏》一卷 《遺教經疏》二卷 《瑞應經疏》一卷 《無量義經疏》一卷 《觀普賢行法經疏》一卷 《四十二章經注》一卷 《金光明經文句索隱記》三卷(《佛祖統紀》作四卷) 《金光明經玄義表徵記》一卷 《維摩經略疏垂裕記》十卷 《十六觀經疏刊正記》二卷 《請觀音經疏闡義鈔》二卷 (《佛祖統紀》作三卷) 《涅槃玄發源機要記》二卷 《涅槃經疏三德指歸》二十卷 --------------------- (註 27) 《閑居編》卷一二,〈目錄序〉,《卍續藏》第一 ○一冊,頁○○八九上。 242頁 《涅槃經百非鈔》一卷 《蘭盆經疏摭華鈔》二卷 《金剛錍顯性錄》四卷 《法華玄記十不二門正義》一卷(《佛祖統紀》未載) 《新學繫蒙》一卷(《佛祖統紀》未載) 《閑居編》五十一卷 以上著作除《閑居編》外,均為智圓自「景德三年丙午 歲,至今大中祥符七年甲寅歲,於講授、抱病之外」(註29) 撰寫而成,其間「備覽史籍,博尋經疏,其有墜地而絕傳者 ,他說而不韙者,皆筆記而發揮之」(註30),目的在以貽後 學,示諸子孫。至於《閑居編》則「自景德丙午,迄天禧辛 酉」(註31)而成。智圓曾自序云﹕「於講佛經外,好讀周孔 楊孟書,往往學為古文,以宗其道。又愛吟五、七言詩,以 樂其性情。隨有所得,皆以草稿投壞囊中,未嘗寫一淨本。 兒童輩旋充脂燭之費,故其逸者多矣。今年夏,養病於孤山 下,因令後學寫出所存者,其後有所得,亦欲隨而編之。非 求譽於當時,抑亦從吾所好爾」(註32)。由此即知,《閑居 編》乃詩文雜著集成。 另有《翻經通紀》一書,其序言曰﹕「某養疾林野,講 談多暇,遂於嘉祥、南山、通慧三代《僧傳》﹔靖邁、智昇 兩家《圖紀》,洎諸傳錄,而皆刪取翻傳事跡,編次成文, 其間年世差舛,頗多刊正,分為兩卷,號曰《翻經通紀》, 始炎漢、終我朝,正統、僭偽,合二十一國,其傳譯者,凡 一百五十人﹔所譯之經,則存諸目錄」(註33)。就其 --------------------- (註 28) 《閑居編•附錄》,〈孤山法師撰述目錄〉,《卍 續藏》第一○一冊,頁○二一四上。 (註 29) 《閑居編》卷一二,〈目錄序〉,《卍續藏》第一 ○一冊,頁○○八九上。 (註 30) 《閑居編》卷一二,〈目錄序〉,《卍續藏》第一 ○一冊,頁○○八九上。 (註 31) 《閑居編•序》,《卍續藏》第一○一冊,頁○○ 五三下。 (註 32) 《閑居編•自序》,《卍續藏》第一○一冊,頁○ ○五四上。 (註 33) 《閑居編》卷一○,〈翻經通紀序〉,《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八四上∼下。 243頁 「刪取翻傳事跡,編次成文」與「所譯之經,則存諸目錄」 等語,可知《翻經通經》實係譯師傳記也。 四、思想背景 自唐韓愈之後,闢佛之論不一而足。其時,儒家思想蓬 勃興發,及至宋代儒學初起,即重《春秋》尊王攘夷之旨 ( 註34), 學者乃藉民族意識與文化意識以貫通學術,抵禦夷 狄,因以促成排佛之思想(註35)。北宋排佛之儒者要為孫復 (明復)、石介 (守道)、歐陽修 (永叔)、李覯(泰伯)、張載 (橫渠)、程顥(伯淳)、程頤(正叔)等,茲略陳其排佛之言如 下﹕ 孫明復云﹕「佛、老之徒橫行於中國,彼以死生 、禍福、虛無、報應為事,千萬其端,紿我生民,絕 滅仁義以塞天下之耳﹔屏棄禮樂以塗天下之人」 (《 孫明復小集•儒辱》)。 石守道云﹕「堯舜禹湯文王武王周公之道,萬世 常行,不可易之道也,佛老以妖妄怪誕之教壞亂之」 (《徂徠集》卷五•〈怪說〉下)。 「釋老之為怪也,千有餘年矣,中國蠹壞亦千有 餘年矣,不知更千餘年釋老之為怪也」 (《徂徠集》 卷五)•〈怪說〉上)。 歐陽修云﹕「佛法為中國患千餘歲,世之卓然不 惑而有力者,莫 --------------------- (註 34) 如孫明復著〈春秋尊王發微〉十二篇,首重「尊王 攘夷」之義﹔歐陽修「自撰《五代史記》,法嚴詞 約,多取《春秋》遺旨」 (《宋元學案•廬陵學案 》)。 (註 35) 儒者之所以排佛,依印公導師之意有二﹕「一、由 於異族憑陵所激起的民族感情。二、禪者重於自了 與出離精神,不能為重人事,重現實的儒者所同意 」 (〈中國的宗教興衰與儒家〉,《妙雲集》下編 •《我之宗教觀》,四十一頁)。 復云﹕「禪者質 而不文,漠視經論,不知虎豹之鞹,猶犬羊之鞹, 本身日(漸)流於空疏,乃為復起文質彬彬之儒者所 拒」(〈中國佛教史略〉,《妙雲集》下編, 《佛 教史地考論》,六十九頁)。 244頁 不欲去之」(《歐陽文忠公集》卷十七•〈本論〉上) 。 「今佛之法,可謂姦且邪矣」 (《歐陽文忠公集 》卷十七•〈本論〉下)。 李泰伯云﹕「受親之體而不養於其側,食君之田 而無一拜之謁,家有叛子而族人愛之,邦有傲民而吏 不肯誅,以佛之主其上也」 (《盱江集》卷二十•〈 廣潛書〉)。 「茍去浮屠氏,是使惰者苦、惡者懼、末作窮、 奇貨賤,是天下不可一日無浮屠也,宜乎其排之而不 見聽也」(《盱江集》卷二十•〈廣潛書〉)。 張橫渠云﹕「釋氏不知天命,而以心法起滅天地 ,以小緣大,以末緣本,其不能而謂之幻妄,真所謂 疑冰者與」 (《張子全書》卷之二,《正蒙•大心篇 》第七)。 「釋氏妄意天性,而不知範圍天用,反以六根之 微,因緣天地」(同上)。 二程先生﹕「佛學(一作氏)只是以生死恐動人, 可怪二千年來無一人覺此,是被他恐動也」 (《河南 程氏遺書》第一,〈二先生語〉一)。 「惟佛學今則人人談之,彌漫滔天,其害無涯」 (同上)。 「學者於釋氏之說,直須如淫聲美色以遠之,不 爾則駸駸然入於其中矣」「《河南程氏遺書》第二上 ,〈二先生語〉二)。 此類闢佛之言甚多,不勝枚舉,「當是時,天下之士學 為古文,慕韓退之排佛而尊孔子,東南有章表民、黃聱隅、 李泰伯尤為雄傑,學者宗之」(註36),故佛法日益浸衰。然 智圓則「學佛以修心,學儒以治身」(註37),謀調合儒釋二 家。順此以探其思想之淵源所自。 --------------------- (註 36) 《鐔津文集》卷首,陳舜愈〈鐔津明教大師行業記 〉,《大正藏》卷五二,頁六四八中。 (註 37) 《閑居編》卷一七,〈撤土偶文〉,《卍續藏》第 一○一冊,頁○一○五下。 245頁 五、思想淵源 智圓謂其「學天台三觀於奉先法師源清」(註38),「忝 受龍樹一性之宗,智者三觀之學」(註39),此即依源清法師 受學,而悟龍樹般若性空與智者一心三觀之精義。又「讀周 孔書」(註40),「考周孔遺文,究楊孟之言」(註41),「知 禮樂者,其安上治民,移風易俗之本與」(註42),且「早翫 台衡宗,佛理既研精,晚讀周孔書,人倫由著明」(註43)、 「疇昔學為文,擬盡周孔道」(註44)、「空齋學佛外、六經 恣論討,……為文宗孔孟,開談黜莊老」(註45)。其自述詩 有云﹕ 「看雲默誦空王謁 指榻閑開孔聖書 閉戶無人慰寥索 草堂深夜照蟾蜍」(註46) 「窗下寂寥何所有 竺乾經卷仲尼書」 --------------------- (註 38) 《閑居編》卷一六,〈記夢〉,《卍續藏》第一○ 一冊,頁○一○一下。 (註 39) 《閑居編》卷一,〈文殊說般若經疏序〉,《卍續 藏》第一○一冊,頁○○六五下。 (註 40) 《閑居編》卷一七,〈又祭孤山神文〉,《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四下。 (註 41) 《閑居編》卷二九,〈送庶幾序〉,《卍續藏》第 一○一冊,頁○一三七下。 (註 42) 《閑居編》卷一三,〈法濟院結果記〉,《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九三下。 (註 43) 《閑居編》卷四○,〈講堂書事〉,《卍續藏》第 一○一冊,頁○一六七下。 (註 44) 《閑居編》卷四八,〈言志〉,《卍續藏》第一○ 一冊,頁○二○○上。 (註 45) 《閑居編》卷三九,〈暮秋書齋述懷寄守能師〉, 《卍續藏》第一○一冊,頁○一六六上。 (註 46) 《閑居編》卷五○,〈病起二首〉,《卍續藏》第 一○一冊,頁○二○七下。 246頁 伯楊道德釋迦心 夫子文章盡可尋」(註47) 由上可知智圓博覽三教經典,深契三家義理,其思想乃源自 儒釋道之學說,尤得儒門之奧旨,其有言曰﹕ 「讀《易》也乃知本乎太極,闢設兩儀,而五常 之性韞乎其中矣。……讀《書》也乃知三皇以降,洪 荒朴略,非百世常行之道,其言不可訓。……讀《詩 》也乃知有天地,然後有夫婦,有夫婦然後有父子, 有父子然後有君臣。……讀《春秋》也乃知周室衰, 狄人猾,夏平王東遷,號令不行,禮樂征伐不出乎天 子,而出乎諸侯也。是故仲尼約魯史而修《春秋》以 賞罰,貶諸侯討大夫以正其王道者也」(註48)。 《詩》、《書》、《禮》、《樂》、《易》、《春秋》 五經乃東周以前所集歷代政教典籍,故老子云「《六經》先 王之陳述也」(《莊子•天運篇》)。《六經》之中,有《樂 經》,秦火而後失傳,故自漢而後,雖存《六經》之名,實 則僅有《詩》、《書》、《易》、《禮》、《春秋》五經而 已。《五經》(《六經》)所載﹕修齊治平之大道,終為萬世 不易之至理,為中華文化生命之根源,智圓所言,深得厥旨 。然其醉心儒學之過程卻頗為艱辛,智圓謂「洎年邇升冠, 頗好周孔書,將欲研幾極深,從有道者受學,而為落髮之師 拘束之,不獲從志,由是杜門闃然,獨學無友,往往得《五 經》之書而自覽焉」(註49),此即弱冠之年,欲拜師求教, 受學儒書,然為剃度師父所阻,惟閉門自修,「洎周孔荀孟 楊雄王通之書,往往行彼坐擁」(註50),其負薪掛角之精神 ,令人感佩。智圓復云﹕「吾雖無師之訓教,無友之磋切, 而準的《五經》,發明經旨,樹教立 --------------------- (註 47) 《閑居編》卷四二,〈湖西雜感詩并序〉,《卍續 藏》第一○一冊,頁○一七六上∼下。 (註 48) 《閑居編》卷二二,〈謝吳寺丞撰閑居編序書〉, 《卍續藏》第一○一冊,頁○一一九下。 (註49 《閑居編》卷二二,〈謝吳寺丞撰閑居編序書〉,《 卍續藏》第一○一冊,頁○一一九上。 (註 50) 《閑居編》卷一九,〈中庸子傳〉下,《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一二下。 247頁 言,亦應可矣」(註51),此誠「真積力久則入」 (《荀子• 勸學篇》) 之謂歟﹗唯其如此,「晚年所作」即以「宗儒為 本」,而佛門名僧倡言「宗儒為本」,此在當時,亦不多見 。窺其用心,乃在「好求聖師之指歸,而會通其說焉」 (註 52),力求儒佛之互通也。 六、思想特色 唐代盛倡佛家哲學,宋世振興儒家學說,運會所至,促 成兩家思想之交融。然思想家所闡發之哲理,實難擺脫時代 之影響,智圓生當佛法與儒學互融之世,乃著《閑居編》, 致力儒釋之會通,而顯其思想之特色,其有言曰﹕ 「夫仲尼之旨,布在《六經》﹔世雄之法,備乎 《三藏》」(註53)。 《六經》乃儒家之重要典籍﹔世雄即世尊或佛陀,《三 藏》即《經藏》、《律藏》、《論藏》。《六經》實已蘊含 儒學之要旨,《三藏》亦包含佛法之內容。佛法為出世之大 法,儒學則為入世之津樑,兩者自有其異同,智圓曾謂﹕ 「復性有淺深,言事有遠邇,則不得不異也﹔至 乎遷善而遠罪,勝殘而去殺,則不得不同也」 (註54 )。 就渡化眾生與闡明事理而言,佛法與儒學固有其相異之 處,然以遷善遠罪與勝殘去殺而論,佛法與儒學則有其共通 之點。智圓盛讚儒學「於治天下、安國家,不可一日無之矣 ,美矣哉﹗其為域中之教也 --------------------- (註 51) 《閑居編》卷二二,〈謝吳寺丞撰閑居編序書〉, 《卍續藏》第一○一冊,頁○一二○上。 (註 52) 《閑居編》卷二二,〈謝吳寺丞撰閑居編序書〉, 《卍續藏》第一○一冊,頁○一一九上。 (註 53) 《閑居編》卷一二,〈講堂繫蒙集序〉,《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八八下。 (註 54) 《閑居編》卷一,〈四十二章經序〉,《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六四上。 248頁 明矣」(註55),故儒學實為方內之教也,此方內之教乃以禮 樂教化為主,智圓云﹕ 「禮主其減,樂主其盈,由禮檢而人所倦,樂和 而人所歡,故曰禮減而進,以進為文﹔樂盈而反,以 反為文。亦猶佛氏之訓人也,有禪慧,有戒律焉」 ( 註56)。 禮之旨在於儉約,樂之旨在於和諧,禮樂同為儒家導民 化俗之良方,兩者相輔相成,互相為用。佛家之渡化眾生則 有禪慧與戒律。禪慧屬妙智,戒律屬德性,必德智兼備,始 為圓通之佛法。就智圓而言,孔門之禮與樂,實猶佛門之戒 律與禪慧,二者同為移情化性之大法。智圓復謂﹕ 「儒禮,食必祭其先,君子有事不忘本也。…… 沙門用心憫異類也。不忘本,仁也﹔憐異類,慈也, 兩者同出而異名」(註57)。 儒學倡君子不忘其本,佛家則言釋子憫其異類,不忘本 即是「仁」﹔憫異類即是「慈」,「仁」與「慈」乃質同而 名異,本質上,儒家之「仁」即佛家之「慈」也。智圓復曰 ﹕ 「釋氏於水中至微者尚慈悲而恕之,況昆蟲乎﹖ 況禽獸乎﹖況麛卵乎﹖我安得不稟仲尼之道,以好生 、仁恕、惻隱為心乎﹖吾苟不能好生、仁恕、惻隱者 ,非但為仲尼之罪人,實包羞於釋氏也」(註58)。 智圓認為佛家以慈悲為懷,故於至微之生物,亦不忍傷 之,更何況昆蟲、禽獸、麛子﹖又安得不稟持儒家好生、仁 恕與惻隱之心,以普潤眾生﹖若不能稟持好生、仁恕、惻隱 之心,則不僅是孔門之罪 --------------------- (註 55) 《閑居編》卷一,〈四十二章經序〉,《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六四上。 (註 56) 《閑居編》卷一三,〈法濟院結界記〉,《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九三下。 (註 57) 《閑居編》卷一四,〈出生圖紀並序〉,《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九五上。 (註 58) 《閑居編》卷一四,〈漉囊志〉,《卍續藏》第一 ○一冊,頁○○九四下∼○○九五上。 249頁 人,且亦將有辱佛門。故知儒家好生之德、仁恕之懷、惻隱 之心,即佛家之慈悲也,然而﹕ 「世有滯於釋氏者,自張大於己學,往往以儒為 戲,豈知夫非仲尼之教,則國無以治,家無以寧,身 無以安﹔國不治,家不寧,身不安,釋氏之道何由而 行哉」(註59)。 世之學佛者每多滯於佛法,自矜所學,而睥視儒家之教 化,殊不知若無儒家之教化,則不克安身、齊家與治國,如 身不安、家不齊、國不寧,則又何以推展佛法﹖實則儒家專 注解決現實人生問題,其學說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為目的,乃由實際經驗累積而成,為人人必遵之路,循此平 實之路,方可通向釋氏之道,此即「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 覺」(《六祖壇經•疑問品》)之謂也。故智圓云﹕ 「吾修身以儒,治心以釋,拳拳服膺,罔敢懈慢 ,猶恐不至於道也,況稟之乎﹗好儒以惡釋,貴釋以 賤儒,豈能庶中庸乎」(註60)。 智圓以儒修身,以釋治心,拳拳服膺,未敢懈怠,猶恐 未臻儒門之境,何敢妄加捨棄,若「好儒以惡釋,貴釋以賤 儒」,豈合乎中庸之道﹖佛門名僧,公然宣稱「修身以儒」 「庶乎中庸」,實為罕見。智圓復謂佛家之義理亦須藉儒家 之詞藻加以潤飾,始能廣為流傳,其有言曰﹕ 「古之緇其服,釋其姓者,凡有立言垂範,靡不 藉儒家者流以潤色之,啟迪之。有若僧肇之撰《四論 》,因劉遺民品藻而後傳。慧皎之傳《高僧》,由王 曼穎貽書而後行。宗密作《禪詮》假裴休以序之。湛 然宗智者託梁肅以銘之。彼四上人者,得非故求證於 異宗,欲取信於萬世者歟」(註61)。 ------------------- (註 59) 《閑居編》卷一九,〈中庸子傳〉上,《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一○下。 (註 60) 《閑居編》卷一九,〈中庸子傳〉,《卍續藏》第 一○一冊,頁○一一○下。 (註 61) 《閑居編》卷二一,〈與駱偃節判書〉,《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一六上。 250頁 僧肇(384∼414),後秦僧,本姓張,京兆長安人,為鳩 摩羅什著名弟子之一。初醉心《老》《莊》玄學,後讀舊《 維摩詰經》,乃轉治佛學,以擅長般若學著稱。著有〈物不 遷論〉、〈不真空論〉、〈般若無知論〉、〈涅槃無名論〉 等四論(合稱《肇論》)、《維摩詰經注》等書,發揮般若性 空學說。慧皎(497∼554),梁僧。浙江上虞人,住會稽嘉祥 寺,精研經典,內外圓通,春夏弘法,秋冬撰述。承聖三年 示寂,著有《涅槃經疏》、《梵網經疏》、《高僧傳》等。 宗密(780∼841),唐僧,華嚴宗第五祖。本姓何,果州西充 (今屬四川)人。師事澄觀,廣學諸宗,特崇華嚴,倡有情是 佛,眾生依法修行,即可返本還源。著有《原人論》、《禪 源諸詮集都序》、《華嚴經疏》等,以居陝西鄠縣圭峰,世 稱圭峰大師。湛然(711∼782),唐僧,常州晉陵荊溪 (今屬 江蘇宜興) 人。本姓戚,家本業儒,十七歲訪道浙右,從方 岩法師受止觀法。二十歲至東陽左溪就玄朗(673∼754)學天 台教觀。三十八歲出家於宜興淨樂寺,以復興天台教觀為己 任。著有《法華玄義釋籤》、《法華文句記》、《摩訶止觀 輔行傳弘決》等,另有〈金剛錍〉,主倡草木無情之物亦有 「佛性」。世稱荊溪大師。四位佛門大師「立言垂範」,均 藉儒家之文藻加以「潤色」「啟迪」,方能流通後世,教化 群生,可見儒學實有大功於佛門也。智圓復云﹕ 「浮圖之教流於華夏者,其權輿於東漢乎﹗其於 訓民也大抵與姬公孔子之說共為表埵捸C何耶﹖遵之 以慈悲,所以度其好生惡殺也﹔敦之以喜捨,所以申 乎博施濟眾也﹔指神明不滅,所以知乎能事鬼神之非 妄也﹔談三世報應,所以證福善禍淫之無差也」 (註 62)。 權輿即「始」之謂,亦即濫觴之意。佛法流佈中士乃始 於東漢,大抵與儒家學說「共為表堙v。其故安在﹖實以儒 家之慈悲即儒家之好生惡殺﹔佛家之喜捨即儒家之博施濟眾 ﹔且佛家之倡言神明不滅,三世報應,乃在印證「禍福無門 ,惟人自招」「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之理。其實,儒佛之 理乃有互相貫通之處,惟立言遣詞有異而 --------------------- (註 62) 《閑居編》卷一○,〈翻經通紀序〉,《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八四上。 251頁 已。故智圓云﹕ 「夫儒釋者言異而理貫也,莫不化民俾遷善遠惡 也。儒者,飾身之教,故謂之外典也。釋者,修心之 教,故謂之內典也。惟身與心,則內外別矣,蚩蚩生 民,豈越於身心哉﹖非吾二教,何以化之乎﹖嘻﹗儒 乎﹖釋乎﹖其共為表堨G」 (註63)。 儒重飾身,佛重修心,儒佛之教,言異而理同,無非導 民向上,趨善避惡也。若無儒佛二教,則俗民由何化之﹖故 知儒佛之化導眾生,如鳥之雙翼,車之雙輪,互為表堙A缺 一難成,故曰﹕ 「非仲尼之教與能仁之教共為表堙A何以訓於民 邪﹖其有忘本執末以相眥睚者,豈不大誤乎」(註64) 。 若無儒釋二教相輔相成,則何以啟俗導民﹖尤有甚者, 忘本執末,彼此瞋目怒視,互相攻擊,豈非謬哉﹗智圓自號 「中庸子」,即取互通儒釋,表堥漅a之義,惟其如此,方 能「庶乎中庸」。若「好儒以惡釋,貴釋以賤儒」,則為一 偏之見,不合「中庸」之道。由是即知其儒化思想之大較, 而有其特色也。 七、結語 綜上所述,智圓旨在調合佛法與儒學,因其生當儒學復 興與佛教式微之際,乃以其卓然睿智,剴切儒學精義,深契 佛法奧旨。尤於儒者排佛甚熾之時,時儒釋之理一貫,且謂 「浮圖教曷乖背於儒耶﹖善惡報應者,福善禍淫之深者也﹔ 慈悲喜捨者,博施濟眾之極者也。折攝與禮刑一貫,五戒與 五常同歸」(註65)。此即等同慈悲喜捨與博施濟眾、折攝與 禮刑、五戒與五常,以謀儒佛之合一。就世間法而言,人 --------------------- (註 63) 《閑居編》卷一九 ,〈中庸子傳〉上,《卍續藏 》第一○一冊,頁○一一○上∼下。 (註 64) 《閑居編》卷二三,〈湖州德清覺華淨土懺院記〉 ,《卍續藏》第一○一冊,頁○一二二下。 (註 65) 《閑居編》卷二八,〈駁嗣禹說〉,《卍續藏》第 一○一冊,頁○一三五上。 252頁 成即佛成,故佛法與儒學實有其共通之點,不宜妄加闢之。 智圓曰﹕「浮圖之教果如洪水之為害也,而韓愈空言排斥且 未聞掩其教,絕其嗣也。當韓之時,而佛教益熾,佛徒益盛 ,天子欽若不暇,公卿大夫尚者甚眾。韓愈〈佛骨〉忤主而 斥逐遐荒,何能杜其源遏其流,以拯民之急耶」(註66)。此 謂佛法果如洪水之為害蒼生,雖韓愈奮力排斥,亦無法廢教 絕嗣。有唐一代,佛法興隆,天子崇之,尤恐不及,況公卿 大夫信受奉行者亦復不少。韓愈以〈諫迎佛骨表〉見黜,受 逐蠻荒,又何能杜源絕流,毀佛滅法﹖次則「宋儒承南興北 衰(對內)、南弱北強(對外)之機運,錯綜激盪,或狂或狷, 率褊隘而不蹈大方。於政治,舉秦、漢、隋、唐而薄之,遠 懷於三代﹔於學術,舉老(統秦漢文明之盛者)、佛 (統隋唐 文明之盛者) 而闢之,支離於《四書》《五經》,不復能虛 心論道,和衷為國矣。佛法頗受其影響﹔然禪為理學者精神 之所出,高深普及,如之何能闢之」(註67)。宋儒既無法闢 佛,則佛法宜與儒學相互調合,故智圓雖心入空門,然仍「 修身以儒」「宗儒為本」,力倡儒佛合一之論,並揭櫫三教 同源之旨曰﹕「三教之大,其不可遺也。行五常、正三綱, 得人倫之大體,儒有焉﹔絕聖棄智,守雌保弱,道有焉﹔自 因克果,反妄歸真,俾千變萬態,復乎心性,釋有焉。吾心 其病乎﹗三教其藥乎﹗矧病之有,三藥可廢邪」(註68)。儒 釋道三教各有其導化之對像與功效,猶治病之良藥也。疾有 各類,藥亦多方,對症下藥,乃能痊愈。儒釋道三教乃醫療 心病之三味藥方,若欲病除,三藥必不可廢。智圓云「釋道 儒宗,其旨本融,守株則塞,忘筌乃通」(註69),故於「宗 儒為本」「申明釋氏」而著書為文 --------------------- (註 66) 《閑居編》卷二八,〈駁嗣禹說〉,《卍續藏》第 一○一冊,頁○一三五上。 (註 67) 印公導師著〈中國佛教史略〉,《妙雲集》下編, 《佛教史地考論》,頁八十八∼八十九。 (註 68) 《閑居編》卷三四,〈病夫傳〉,《卍續藏》第一 ○一冊,頁○一五二上。 (註 69) 《閑居編》卷一六,〈三笑圖贊〉,《卍續藏》第 一○一冊,頁○○九九上。 253頁 之際,「往往旁涉老莊以助其說」(註70),此則三教同源, 益加合乎「中庸」之道矣。要之,就佛家思想之儒學化而言 ,智圓實為當時重要代表人物之一,故有其在中國佛教思想 史上之地位也。 ------------------- (註 70) 《閑居編》卷二二,〈謝吳寺丞撰閑居編序書〉, 《卍續藏》第一○一冊,頁○一二○上。 254頁 參考書目 閑居編,宋•智圓著,卍續藏第一○一冊,新文豐出版公司 。 佛祖統紀,宋•志磐撰,大正藏卷四九,新文豐出版公司。 佛祖歷代通載,元•念常集,大正藏卷四九,新文豐出版公 司。 釋氏稽古略,元•覺岸編,大正藏卷四九,新文豐出版公司 。 往生集,明•袾宏輯,大正藏卷五一,新文豐出版公司。 中國宗教思想史大綱,王治心著,臺北,中華書局。 中國學術思想史論叢(五),錢穆著,臺北,東大圖書公司。 中國學術史講話,楊東□著,盤庚出版社。 中國佛學思想概論,呂澂著,臺北,天華出版事業公司。 中國佛教總論,黃懺華等著,臺北,木鐸出版社。 中國佛教史略,印順著,臺北,正聞學社。 中國佛教史,蔣維喬著,臺北,鼎文書局。 中印禪宗史,釋印海譯,臺北,海潮音社。 中國佛教史概說,釋聖嚴譯,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 佛教與儒家倫理,釋慧巖譯,臺北,中國佛教文獻編撰社。 天台性具思想論,釋演培譯,新加坡,靈峰菩提學院。 宋儒與佛教,林科棠著,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 宋代社會研究,朱瑞熙著,臺北,弘文館出版社。 支那ズ於んペ□教シ儒教道教,常盤大定著,東京,原書房 。 支那思相シ□教シソ交涉,武內義雄著,東京,岩波書店。 支那儒佛道三教史論,久保田量遠著,東京,東方書院。 中國□教史研究,牧田諦亮著,東京,大東出版社。 中國□教思想史研究,道端良秀著,京教,平樂寺書店。 中國禪宗史ソ研究----南宗禪成立以後ソ政治社會史的考察 ,阿部肇一著,東京,誠信書房。 禪宗史研究,宇井伯壽著,東京,岩波書店。 禪宗思想史,忽滑谷快天著,東京,名著刊行會。 宋代□教史壬研究,高雄義堅著,京都,百華苑。 □教シ倫理思想シガソ展開,壬生台舜編,東京,大藏出版 社。 佛教シ儒教----中國思想メ形成れペパソ,荒木見悟著,京 都,平樂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