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三要》的啟示

《學佛三要》的啟示


楊郁文

《佛教思想的傳承與發展》--印順導師九秩華誕祝壽文集

頁15-30



頁 15
【《學佛三要》改變了我的生命】
回憶民國五十八年間,小學同窗薛松茂先生送我浙江省
嘉屬七縣旅臺同鄉等印送導師〈學佛三要〉(註1)薄薄一小冊
;研讀後,確立學佛成佛為人生終極目標。於民國五十九年,
和雙親及妻子,在導師允許、證明下,一同歸依三寶,成為
正式的佛弟子;翌日,於嘉義天龍寺求授菩薩戒,成為正信
的學佛行者。
導師於〈學佛三要〉中說:「佛法決非萬別千差,而是
可以三句義來統攝的,統攝而會歸一道的。不但一大乘如此
,五乘與三乘也如此。所以今稱之為『學佛三要』,即學佛
的三大心要,或統攝一切學佛法門的三大綱要。」(註2)導師所說
的「學佛三要」是依《大般若經》: 「一切智智相應作意,
大悲為 ( 上 ) 首,無所得為方便。」(註3)從經文抉擇出三句義
,作為菩薩所應該遍學一切法門的三大綱要;以說:「一切
(菩薩) 依此 (三句義) 而學;一切修學,也是為了圓滿成就
此 (信願、慈悲、智慧) 三德。」(註4)筆者依此開示有所覺悟:
人性心理功能有三大分化──ぇ智力、え情感、ぉ意志;學
佛不外陶冶人格,使人性充分開展,成為真、美、善的完人
──如
頁 16
來、佛。 此後,留心「三藏 ( 經、律、論 ) 」有關教誡、
教授; 思惟修習,應用於生活──日常生活乃至宗教行持。
生活過程中, 無論獨處、共處,對己、待人、處事、接物,
身、語、意的行為,在造業 ( 善業、惡業,有漏業、無漏業
,濁業、淨業 ),也在改造每人的個性,改變他的人格。 如
是,有人造作惡業,長受三惡趣之苦報; 有人造作有漏的善
業,在人、天之間流轉不已; 也有人修習無漏淨業,得以打
破無明殼、斷除三渴愛,解脫三界有漏的繫縛。
由導師所著法寶〈印度之佛教〉、〈妙雲集〉中篇及下
篇、〈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等啟示, 「佛法」的根本在《
四阿含》及《五尼柯耶》; 用心詳讀早期聖典,並介紹親友
認識佛法。 逐漸為緣所牽引,走上《阿含》研究之途;在這
段過程中,隨時留意《阿含》學佛心要。
隨順因緣,擔負《阿含》教學之職,教、學相長(註5)鶪孜﹛A
些許心得,呈請導師斧政,伏祈導師有所教誨; 並以此短文
,滿足恆清法師邀稿所託,祝賀導師九秩大慶。
【阿含學與阿含道】
「阿含 (Agama) 」指傳來的聖教, 《阿含》之「學
(sikkha) 」有其特殊意義,指「學厭、離欲、滅盡」。所學
、所習不離「正見」自己的身、心惡行, 厭惡自己的身、心
漏習; 「正志 ( 經過正見、正思惟所立志願 ) 」捨離諸欲
、惡不善法; 「正行 ( 正見、正志付之實踐 ) 」滅盡貪、
瞋、癡。 「阿含學」即指依傳來的聖教,聞、思、修、證涅
槃;「涅槃 (nibbna) 」指「貪欲永盡、瞋恚永盡、愚癡永
盡,一切諸煩惱永盡。 」(註6)所謂有「煩惱 (kilesa) 」指身
、心有「葫V的行為」; 亦即對知、情、意的人性,朝向真
、美、善的人格圓滿的學
頁 17
習過程具有障礙。 「有學 (sekkha) 」指須陀洹果以上乃至
阿羅漢向以下的善士,尚未除盡自己人性的葫V成分。 「無
學 (asekkha) 」指得阿羅漢──成就「三菩提 (sambhodhi
正覺 ) 」的「三佛陀 ( sambuddha 正覺者 ) 」,自己淨除
人格上的所有垢穢; 對自己來說,已滅盡一切貪、瞋、癡,
無需再學習如何解脫自己的煩惱。 但是,此後乃須擴張自己
的生活面, 充實指導他人解脫的方法,得使人人解脫他自己
的無明與渴愛; 此時,即尚須學習佛德─成就「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 ( anuttara sammasambodhi 無上遍正覺 ) 」,成
為「阿耨多羅三藐三佛陀 (anuttara sammasambuddha 無上
遍正覺者 ) 」。
「阿含學」(註7)有其次第性,由「增上善學」建立善根,
繼之以「增上信學」確立信根, 再以「增上戒學」→「增上
心學」→「增上慧學」, 依次充實戒身、定身、慧身,終於
「正解脫學」完滿解脫身、解脫知見身; 五分法身具足使知
、情、意的心性處於真、美、善的境界活動, 成為人格完滿
者──「如來 (Tathagata) 」(註8)
《阿含》之「道」(註9)指「聖八支道 (ariya atthangika-
magga) 」(註10)即是成聖、成佛之道,實說「一行道 (ekayana-
magga 狺@入道 / 唯一趣向之道 ) 」; 方便說有三道:
佛道、辟支佛道、阿羅漢道。(註11)《雜阿含 393 經》指出三乘
賢聖,皆由如實知四聖諦法而成道證(註12);「道證」指由知苦
、斷集、慕滅而行聖八支道,得證結斷乃至漏盡。 雖然同行
一道,可是由自覺、他覺、覺行圓滿而有三道之分別; 「阿
羅漢道」與其他二道之差別, 在於聲聞、他覺,由聞道、見
道、修道、證道,覺他之行薄弱又非圓滿; 「辟支佛道」為
無師自悟, 自己見道、修道而證道,然覺他之行薄弱或非圓
滿; 「佛道 ( 阿耨多羅三藐三佛道 ) 」亦為無師自悟,自
己覓道、見道、修道而證道,又得覺他之行亦圓滿。 佛陀的
偉大,在於自覺、自修而
頁 18
證無上遍正覺; 自作證漏盡,又能導引有緣之聲聞弟子由聞
道,而自覺,由見道而自修道乃至自身作證漏盡。 如理作意
, 得聲聞之阿羅漢道證 ( 者 ) 以及無師獨覺之辟支佛道證
( 者 ),仍然在「聖八支道」上修習, 如佛所行道跡,亦步
亦趨,覺、行圓滿時,也是走完佛道──具足健全的 ( 知、
情、意的 ) 人性,具備圓滿的 ( 真、美、善的 ) 人格。
整體觀察,略說《阿含》之「學道」,仍依四聖諦、聖八
支道,學習「究竟成佛之道」;詳說《阿含》之「成佛之道」
如下。
【由增上善學佛】
凡有良知、良心的人, 大家稱呼他是「善人、好人」,
中外、古今諒必皆然; 但,要給「良知」、「良心」下定義
,即每人可能或多或少有所不同。 根據《阿含》(註13)C,能分別
善、惡人與善、惡法為學道的首要; 這種對人對事分別善惡
、是非的智力就是「良知」。 《阿含》之「正見」即是良知
, 正見有二種層次:「謂正見有二種:ぇ有正見是世、俗、
有漏、有取、轉向善趣, え有正見是聖、出世間、無漏、無
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註14)「增上善學」所學在於建立善
根, 就是開發「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的正見」,
略言: 「世俗正見」──指有漏世間的凡夫、俗子所具有的
正確見解。
《雜阿含 784 經》有如是開示:「何等為正見?謂有施
、有說、有齋,有善行、有惡行、有善惡行果報, 有此世、
有他世,有父、有母、有眾生生, 有阿羅漢善到、善向,有
此世、他世自知作證具足住──我生已盡, 梵行已立,所作
已作,自知不受後有。」配合《雜阿含 785 經》,可以看出
世俗正見如是「良知」: 如法的布施救濟、合情合
頁 19
理的祝福鼓勵、 合乎緣起的祭祠獻供是有作用、有扛G的;
有善行、惡行之差別,善行必得善果、惡行終得惡報; 今有
此世,亦有過去、未來的他世; 雖無絕對的天父、地母,然
有相對的生身父、母, 有我胎生人類,也有其他卵生、濕生
、化生的眾生; 依聖出世間八支聖道修行,有得善向──阿
羅漢向,有得作證無有後有的善到者──阿羅漢果。 上述內
容為「善根」的成分之一,是由人性理智的力量和合而成。
「良知」之外,尚須有「良心」的配合; 由良知而抉擇
自、他之善、惡行,能反省自己心存歹念、身具惡行, 此時
無「慚愧心」──良心──發起,就不會存心改惡遷善。 何
謂慚愧?《遊行經》說:「知慚,恥於己闕; ……知愧,羞
為惡行。」(註15)就是說,對於自己缺少善心、善行時,良心生
起慚恥的情操; 或者,對己、對他心具惡意,身、語有惡行
時,良心生起羞愧的情感。 能反省無有自行、教他、讚歎、
隨喜十善行,而已有自行、教他、讚歎、隨喜十惡行; 則由
「正見」觸動「慚愧心」而起良性作用。 上述內容為「善根
」的成分之二,是由人性理智加上感情的力量和合而成。
徒有慚愧心, 而良心不足,則仍然見義不為、見過不改
; 「理想的良心」需要具備「慚愧心」及「不放逸」於改過
遷善的毅力。《雜阿含 882 經》言:『一切善法,一切皆 (
依 ) 不放逸為根本。 」(註16)《雜阿含 571 經》:『不放逸故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註17)《十上經》:『云何一成法
?謂於諸善法能不放逸。 ……云何二成法?謂知慚、知愧。
(註18)如此看來, 要徹底諸惡不作、眾善奉行、自淨己意、圓
滿佛德, 不離「不放逸」一招,然而,不放逸非獨自可有;
由「正見」善、惡, 感動「慚愧心」,纔帶動「不放逸」的
意志力完成一切善法。 上述內容為「善根」的成分之三,是

頁 20
人性理智、感情加上意志的力量和合而成。
世俗的正確理智、 世俗的適當感情、世俗的妥當意志,
三者平衡具備, 可謂「具足善根」──學佛的根柢──也可
謂「打好學佛三要的基礎」;因為究竟的智慧 ( 知 )、慈悲
( 情 )、信願 ( 意 ),是由此三善根生長、開展而成。
【由增上信學佛】
具有三善根者, 自許是好人,遵循道德正義、善良風俗
、國家法律生活;尚有苦惱者則尋覓宗教,謀求救濟。 釋尊
未成道之前已有眾多異學、外道存在, 釋尊成佛說法度生之
後纔有內凡、內聖的佛教信徒; 由外凡成為內凡,由內凡成
就賢聖 ( 四沙門果 ), 皆透過「四法 ( cattaro dhamma)
」。 所謂四法,指:「ぇ親近善男子、え聽正法、ぉ內正思
惟、お法次法向。」(註19)釋尊為究竟善士,當數數往詣;四雙
八輩賢聖也是值得親近的善士。 親近善知識,可得聞正法:
一、 念於如來──具如來、應、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
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等德行。 二、
念於正法──世尊所說法律是能離諸熱惱、非時 ( 糷ㄚ摁
) 、通達 ( 涅槃 ),即於現法 ( 馫{世 ) 緣自覺悟。三、
念於僧法──釋尊賢聖弟子是善向、 正向、直向、等向的行
者,修隨順行; 成就須陀洹、得須陀洹,向斯陀含、得斯陀
含,向阿那含、得阿那含,向阿羅漢、得阿羅漢, 如是四雙
八士。 世尊弟子僧戒具足、定具足、慧具足、解脫具足、解
脫知見具足, 是人人應供養、恭敬、禮拜處,世間無上福田
。 四、念於戒德──世尊所施設戒是不可缺戒、不可斷戒、
純厚戒、 不雜戒、非盜取戒、善究竟戒、可讚歎戒、梵行者
不憎惡戒、(戒能導致三昧)(註20)。P
頁 21
聽聞如上所示善士及正法、正律的功德、功能, 自己如
理作意、正思惟, 乃至依法奉行,即得成就四不壞淨──於
佛不壞淨、於法不壞淨、於僧不壞淨、( 於戒不壞淨而 ) 聖
戒成就。(註21)「不壞淨 (avecca- ppasada) 」即不壞信,指信
心清淨、愉悅、安定的狀態; 如是,諦觀三寶功德而生忍、
生樂、生 ( 善法 ) 欲(註22)。依得參預聖道行列的「四入流分
」,信根增上, 即具足知的「信忍 ( 信認 ) 」、情的「信
樂 ( 法喜 ) 」、意的「信求 ( 願成就五分法身 ) 」。 如
是, 信根的具足,不外乎三善根接受法雨滋潤,再生長、再
開展而成; 然今已開法眼、已見道,能真實地在聖、出世間
的聖八支道邁步前進。
【由增上戒學佛】
成就信根者已超凡夫地, 參預聖流的須陀洹三結已斷,
無有戒禁取,唯依聖所施設戒生活。 「戒 (sila) 」義為經
過思擇的「戒行 (silana) 」; 「戒行」指一再練習的善行
, 成為慣行,構成人格,即具有防非止惡、促進為善的功能
。 《阿含》的增上戒學,結集在《阿摩晝經》可分為「四種
戒」(註23):ぇ波羅提木叉戒 ( 即依戒條受持戒律 ) ─
─見大正新修大藏經第一冊八十三頁上欄十四行到倒數第四
行 ( 大正〈 1 〉 83c14 ∼ -4,え活命遍淨戒 ( 即依正命
得生活資具 ) ──見大正〈 1 〉 84a-4 ∼ c13,ぉ根律儀
戒 ( 即守護六根, 根境識三合時能正念、正知 ) ──見大
正〈 1 〉 84c13 ∼ -10,お資具依止戒 ( 即受用民生必需
品時不犯過失 ) ──見大正〈 1 〉 84c-10 ∼ -2。
日常生活上,即依四種戒使戒行精進、戒法身茁壯;其
實, 在於善根增上、信根增上,帶動知、情、意生長所致。
波羅提木叉戒,「依信、依情」使戒清淨; 活命遍淨戒,「
依正勤、依意志」使戒清淨; 資具依止戒,「依般若、依理
智」使戒清淨; 根律儀戒,「依
頁 22
知、情、意」平衡作用下, 起心動念、身語行動皆維持正念
、正知。 所以賢聖修行,即在日常對己、待人、處事、接物
中,使善根增上、信根增上、戒身清淨; 佛陀戒法身的建構
,於因地, 不外乎努力改善人格三要素 ( 知、情、意 ) 而
已。
【由增上心學佛】
「增上心學」為[adhicitta-sikkha\的直譯,指特別
用心,依
止觀、三昧、禪那使心集中注意力並提升觀察力,以便開發慧力斷除
煩惱。日常生活中,不能使「道現前(maggapatubhavam」(註24)者,則
需以意志為主導(註25),加上理智與感情的協助,修習禪那,先入定再出
定作觀;如是,以特殊的宗教行為引導般若現前,展露解脫煩惱的實
力。依三十七菩提分法來看,這一段過程是屬「四念住」,「四神足
(四禪那)」,五根之「定根」,五力之「定力」,「七覺支」之全部
,聖八支道之「正念、正定」的範圍;而實際的操作是「依四念住,
修習七覺支」。
修習四念住,鍛練正念、正知,包括ぇ能得念念分明現前,え能
隨憶念「業處」(註26);如是進行「念覺支」的學習。能分辨善、惡念,
能抉擇隨順善念、對治惡念之方法,能應用適當的「業處」,即是進
行「擇法覺支」的學習。依業處所規定的方法排除五蓋,顯現禪支,
亦即依四正勤進行「精進覺支」的修習。操作上述三覺支順利,心生
無悔、歡悅、喜之心行;如是進行「喜覺支」的修行。身、心互動之
下,喜行導致身、心的輕安;如是進行「猗(輕安)覺支」的修習。身
、心輕安則受樂,(第三禪以下)樂為定的直接原因,凡有苦受,必定
不能入定;今受樂已,心定,如是修習「定覺支」。心定則有所對治
,能捨離定及慧的障礙;如初禪捨離諸欲、惡不善法,鎮伏
頁 23
五蓋等; 如出定作厭離觀,有得「道現前」而成就捨斷煩惱
;如是進行「捨覺支」的修習。 上述次第修習「七覺支」(註27)W
,為開發「菩提 (bodhi 覺 ) 」必備的七成分,初學者必須
按部就班學習,纔能完成增上心學。
在「知、情、意」平衡下, 維持念覺支的正念、正知;
擇法覺支及捨覺支捨離煩惱的部分,屬「理智」的作用; 喜
覺支及猗覺支有「感情」的作用; 精進覺支、定覺支及捨覺
支捨離五蓋的部分,是「意志」的作用。 如是,「增上心學
」只是採用宗教上特殊的修心方法, 繼續使善根增上、信根
增上、戒身清淨之外,更加能得「心淨」──定心清淨; 佛
陀定法身的建構,於因地,也是在努力改善人格三要素 ( 知
、情、意 ) 而已。
【由增上慧學佛】
由「陰法門」「處法門」「界法門」「根法門」把握有
情之身、心,獲得「見淨」。 加上「諦法門」「緣起法門」
通達有情身、心之因果,獲得「疑蓋淨」。 通過緣起,依次
把握「無常法門」、「苦法門」、「無我法門」, 得「道非
道知見淨」。 以無常、苦、無我相應行道,得「道跡知見淨
」。 依道跡行道,自作證斷除因我見、我愛、我慢所生的貪
、瞋、癡等一切煩惱漏,得「道跡斷智淨」。(註28)見淨、疑蓋
淨、道非道知見淨、道跡知見淨、道跡斷智淨, 是五構成慧
身清淨 ( 具足 )。
以理智主導的增上慧學由慧根充實所成; 云何「慧根」
?『慧根者,當知是四聖諦。 』(註29)須陀洹果位以上的賢聖皆如
實知四聖諦, 依次第斷種種結、縛,乃至於四聖諦無間等
( =現觀四聖諦 ) 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佛陀(註30)。 由「四聖諦
相應的正見」導引,纔
頁 24
能次第圓滿聖、出世間的八正道, 解脫諸漏,作證漏盡鬖
謂憧|聖諦相應的正見翩H如《雜阿含 785 經》說:『聖弟
子 ( 於 ) 苦 ( 作 ) 苦思惟, ( 於 ) 集、滅、道 ( 作 )
道思惟, 無漏思惟相應於 ( 憬匷蝗嬪@:慾觥 ) 法──
選擇、分別、推求、覺知、黠慧、開覺、觀察, 是名正見是
聖、 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註31)如何
聖道次第圓滿翩H如Y雜阿含 749 經Z說︰「正見生已,起
正志、 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次第而起;
正定起已,聖弟子得正解脫貪欲、瞋恚、愚癡; 如是,聖弟
子得正解脫已, 得正知見──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
作,自知不受後有。」(註32)
單獨的理智並不能充實慧根。何以故?ぇ佛弟子一向淨
信如來菩提, 於如來之教說無有猶豫、疑惑,成為「有信者
(saddha) 」──有信根。え有信之佛弟子,信受奉行佛法,
成為「發勤者 (araddha- viriya) 」──有精進根;勇猛、
堅毅、努力地捨斷諸惡法、具足眾善法。 ぉ有信、發勤之佛
弟子,捨惡行善之後,成為「念現前者 ( upatthitasatino)
」──有念根; 時時維持正念、正知,保持最勝離染之心,
憶念過去的經驗、隨念適用的佛法。 お有信、發勤、念現前
之佛弟子, 作捨為所緣(註33),心住一境性, 成為「得定心者
(samahi= tacitta) 」──有定根; 鎮伏五蓋、排除慧障、
提升觀力。 か有信、發勤、念現前、得定心之佛弟子,出定
作觀,得知:『無始輪迴,眾生無明所蓋、渴愛繫其首, 長
道驅馳,流轉、輪迴,不知本際。 』(註34)又得知:『因集故苦
集,因滅故苦滅; 斷諸徑路,滅於相續,相續滅,滅是名苦
邊。 ……所謂一切取滅、愛盡、無欲、寂滅、涅槃。』(註35)
信根、精進根、念根加上定根和合所生如實知、見, 如是慧
者,乃具足「慧根」(註36)
如上述,可知五根相須,缺一不可。「信根」以感情為
主導,
頁 25
「定根」以意志為主導,「慧根」以理智為主導; 此等三根
增強念根及增進根, 並由「念根」照顧信、進、慧三根有否
平衡發展、有否健全, 不平衡、不健全則交付「精進根」維
持平衡,導致健全。 如是,慧解脫者乃至俱解脫者,當然具
足十分真實的理智 ( 般若慧 )、 美好的感情 ( 慈悲心 )、
完善的意志 ( 智相應意願 )。導師所也曾說:「聖者的正覺
, 稱為智慧,並非世俗的知識,與意志、感情對立的知識;
而是在一味渾融中,知、情、意淨化的統一。 渾融得不可說
此、不可說彼,而是離去染垢 ( 無漏 ) 的大覺。」(註37)倘若有
人說:「慧根圓滿具足者, 不具其他信、進、念、定四根。
」無有是處! 無有我見、我愛、我慢的阿含聖者處於有漏的
世間, 無愚癡而有明覺,無貪愛而有慈悲,無瞋恚而有忍辱
, 無垢行而有三妙行,無迷信而有四不壞淨,無懈怠而有正
方便, 無失念而有正念現前,心無紛亂而有安定,心具足般
若而無明盡。 唯有捨斷我、我所見,無我執、我慢隨眠者,
由慈、悲、喜、捨四無量心之修習, 而究竟成就慈、悲、喜
、捨四等心──不只怨、親平等,乃至自、他平等; 換言之
灟袉葚t、 出世間八支聖道而信、進、念、定、慧五根平等
具足者,才是名副其實的勇求菩提之士──菩提薩埵。
【由正解脫學佛】
無庸置疑,強烈的宗教情操,可使信者得到安心; 然無
排除煩惱漏的一分般若慧配合, 此種信心並非成就信解脫,
祇能說是暫時的、部分的「彼分解脫 (tad-anga vimutta)
」──猶如曠野狂風中以雙手短暫地護持一、 二燭火不熄而
(註38)。同樣地,宗教實踐所得強力的意志,可使行者成就定
心; 然無排除煩惱漏的一分般若慧配合,此種定心並非成就
定解脫, 也祇能說是暫時的「鎮伏解脫(vikkhambhana
頁 26
vimutta) 」─猶如漂流的水甕壓過水草,水草立即伸直。
開法眼的聖者, 初得一分般若慧,依此即得永久的「正斷解
脫 (samuccheda vimutta) 」──猶如閃電擊樹, 受擊樹木
燒焦而永無生機(註40)。如是,由三無漏學、五出世根的熏習力
,( 一 ) 首先成就須陀洹,得依見道而「斷三結」,只要正
念、正知之下, 成就初果的聖者必定ぇ捨斷二十種身見結─
─不於五陰生起我、我所見, 亦無我在陰中、陰在我中的分
別的邪見(註41)。え捨斷疑結──於四聖諦無有猶豫、疑惑。ぉ
捨斷戒取結──唯依聖八支道行道,捨斷種種邪見、邪道。(
二 ) 進一步修習聖道者,提升三結斷的能力之外,修得貪、
瞋、癡薄的力量。 如是聖者由斯多含向、斯多含、一種子道
乃至成就阿那含向。( 三 ) 更進一步修習聖道者,再加強三
結斷的能力之外, 由五出世根的熏習力,得以斷除欲界貪愛
, 斷除一切瞋恚,所謂「五下分結斷」,成就五種阿那含─
─中般涅槃者、 生般涅槃者、無行般涅槃者、有行般涅槃者
、上流般涅槃者。( 四 ) 修習聖道最進步者,捨斷色界貪愛
、無色界貪愛、我慢隨眠、一切無明, 所謂「五上分結斷」
,現法涅槃者──阿羅漢(註42)
如上述,唯以聖、出世間八支聖道為架構的,有機的三
無漏學培植五出世根、具足五力(註43),纔得「正斷捨斷
(samucchedappahana) 」的能力, 逐漸捨斷貪、瞋、癡,乃
至一切諸漏, 真正根絕三界欲有漏、有有漏、無明有漏的生
機。 釋尊於般涅槃場,明白道出:『若諸法中,無八聖道者
, 則無第一沙門果, 第二、 第三、 第四沙門果。須跋
(Subhadda) [以諸法中,有八聖道故,便有第一沙門果,第
二、第三、第四沙門果。須跋 ] 今我 ( 佛 ) 法中有八聖道,
有第一沙門果,第二、第三、第四門果; 外道異眾無沙門果。」(註44)
除此聖道修習外若有所得──得現法涅槃,皆屬虛妄邪見;
若有所論
頁 27
──現在生泥洹論,皆是末劫末見的邪說(註45)。《增一阿含 42
品第 3 經》說:『須拔﹗若我 ( 釋尊自稱 ) 不得無上正真
之道,皆由不得賢聖八品道; 以其 ( 我 ) 得賢聖八品道故
成佛道。 』(註46)聖八支道不只是成就第四沙門果──阿羅漢─
─而已,釋尊明言,自己是「得賢聖八品道故成佛道」; 可
以確定《阿含》的「聖、 出世間、無漏、無取、正盡苦、轉
向苦邊」的解脫道,即是「成佛之道」(註47)
【感恩祈禱】
時常反省自己一生遭遇,前生必有善行,締結善緣,今
生方得親近極善知識──導師, 得以聽聞正法,得內正思惟
, 得依法奉行,得以延續慧命,得使法身茁壯,皆是導師護
念所致; 虔誠感謝!慶幸此生得遇導師,願導師長久住世!
願生生世世仍然得於人間親近受教!
1994/9/13 完稿
頁 28
註解

1. 印順法師著〈學佛三要〉,平陽印刷製版廠承印臺北 (
民國 58 年 ),pp.27-38。

2. 印順法師著「學佛三要」 ( 妙雲集下篇ゝ ),印順導師
出版社臺北(民國60年重版),p.66。

3. 參閱《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大正〈7〉67a。

4. 同註 2,p.66。夾註為筆者所附。

5. 參閱《雜阿含 200經》大正〈2〉p.51af.釋尊導引尊者羅
□羅,「教學相長」之經歷。

6. 見《雜阿含 490經》大正〈2〉p.126b。今「涅槃」與「
般涅槃(parinibbana)」同義,指 滅盡一切貪鷜Q鷖芋F
釋尊在菩提樹下所證「涅槃」為「般涅槃」,指心無諸惑
,身、心無一切惡行,心無諸苦受;釋尊在雙樹林中入滅
,亦以「般涅槃」稱呼,乃指身、心無有一切惑、業、苦。

7. 參閱拙著〈阿含要略〉,東初出版社 臺北(民國82年),
  pp.18∼21。

8. Tathaata\漢語直譯︰「如來」;中村元先生意譯︰「
修行完成的人、人格完成者」。參閱《佛教語大辭典》,
p.1063c

9.「阿含道(次第)」見〈阿含要略〉,pp.21∼34。

10.["ariya atthangika magga"直譯︰「聖八支道」;
《中阿含》譯作:「八支聖道」;《增一阿含》譯作;
「聖賢八品之徑路」;《雜阿含》略譯作:「八聖道/
八正道」。

11.「持此(八關)齋法功德,攝取一切眾生之善,以此功德惠
施彼人,使成無上正真之道; 持此誓願之福,施成三乘,
使不中退;復持此八關齋法,用學ぇ佛道、え辟支佛道、
ぉ阿羅漢道。」 見《增一阿含 43品第2經》,
大正〈2〉757a。

12. 參閱大正〈2〉106ab。

13. 《中阿含52經》《雜阿含 346經》參閱《阿含要略》,
  pp.33∼34【
頁 29
聲聞道次第表】。

14. 見大正〈2〉203a;參閱Mahacattarisaka-sutta,Miii.72

15. 見大正〈1〉11c。

16. 見大正〈2〉221c。

17. 見大正〈2〉151c。

18. 見大正〈1〉53a。

19. 見《S.55,5558 Caturo phala(1)∼(4)》〈S〉v.410ff.
《雜阿含 843 經》大正〈2〉215b。

20. 念佛、念法、念僧、念戒,而得 認識三寶功德,成就正
  信;見賢思齊,見法受持(聖戒等)。 參閱《雜阿含550
  經》大正〈2〉143bf;A 6,26〈A〉314f.。

21. 參閱《雜阿含 843經》大正〈2〉215b。

22. 參閱《說處經》大正〈1〉565c。

23. 「四種戒」參閱《清淨道論》〈VM〉pp.1535

24. 「道現前」指唯有「般若(panna)」能使解脫道現前,凡
夫之「想」與「識」無此能力。參閱《清淨道論》〈VM〉p.437。

25. 「增上心學」劉宋 Guabhadra法師於《雜阿含經》譯作
:「增上意學」(見大正〈2〉210a),可能看出這段修心
過程,是以「意志」為主導,進行學習。

26. 「業處(kammatthana)」指修心之對象、目標、方法。有
四十種主要的「止的業處」── 修止為主,導致止觀等
持的方法;有十種主要的「觀業處」──修觀為主,導
致止觀等持的方法。 參閱《雜阿含 741∼747經》大正
〈2〉197aff.;《清淨道論》〈VM〉pp. 110∼117。

27. 參閱《雜阿含 711經》大正〈2〉190c。

28. 由增上戒學得「戒淨」,由增上心學得「心淨」,由增上
慧學得「見淨」「疑蓋淨」「道非道知見淨」「道跡知見
淨」「道跡斷智淨」之過程;法法相益、法法相因,次第
成就。《中阿含七車經》欲
頁 30
從舍衛城快捷平安抵達遠處(DhpA.386說:兩城相距七
由旬)之娑雞帝城,以七車依次接續替換乘坐,方得至目
的地為喻。參閱大正〈1〉430c-2∼431b10;〈VM〉p.443。

29.見《雜阿含 646經》大正〈2〉182b。

30.同註 12。

31.見大正〈2〉203af.。

32.見大正〈2〉198b。

33.捨為所緣(vossaggammana) 指無諸惡、不善法,無五蓋乃
至無貪、瞋、癡一切煩惱的狀態為"vossagga"(最捨);以
最捨為所緣境而入定。參閱《無礙解道》〈Pts〉119f.

34.參閱《雜 133經》,見大正〈2〉41c。

35.參閱《雜 293經》,見大正〈2〉83c。

36.參閱《相應部 S 48,50》,〈S〉v225∼226。

37.見「解脫者之境界」(《妙雲集》下篇 ゝ)p.204

38.參閱《清淨道論》p.410;p.5;p.493。

39.同註 38。

40.同註 38。

41.參閱 拙著<以四部阿含經為主綜論原始佛教之我與無我>,
《中華佛學學報》第二期pp.22∼23

42.參閱《雜阿含 820821經》《相應部 S 48,2-5;12-17》。

43.參閱「道性的整體性」拙著《阿含要略》pp.22-23。

44.見《遊行經》見大正〈1〉25af.

45.參閱《雜阿含 171經》大正〈2〉45c;《梵動經》大正
〈1〉93b。

46.見大正〈2〉752b;「須拔」為「須跋」音譯之異;「賢
聖八品道」即 聖八支道(參閱註 10) ;「無上正真之道」
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之意譯,「得無上正真之道」
即成佛道。

47.參閱《雜阿含785經》大正〈2〉203; 《雜阿含287經》
大正〈2〉80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