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經教育思想及其方法之研究----以《妙法華》為主軸
李志夫
文化大學哲學系教授
佛教思想的傳承與發展--印順導師九秩華誕祝壽文集
1995.04出版
頁307∼334


307頁 一、引言 今年七月,中華佛學研究所與中國文復會宗教委員會合 辦之「佛教與中國文化國際學術會議」中,聖嚴法師以「中 國佛教以《法華經》為基礎的修行方法」為題,我在文大碩 士班講授天台學好幾年,才從聖嚴法師之論文中領悟到《法 華經》對中國佛教修行方法上之重要。 從而,也啟示了我,以《妙法華》為主軸來探討大乘經 之教育思想及其方法。一般說來,《阿含經》比較重人世、 重倫理、經文故事簡短,文學性較少﹔而大乘經則比較重菩 薩行乃至如何成佛,經文繁長,文學性極高(註1)。 例如《華嚴經》之主要思想是在說明宇宙為「華藏世界 」,一微塵,如一須彌山﹔ 一微塵之理,如一須彌山之理 (註2),最後收之於一心生萬法(註3),心即是理(註4)。所 以華嚴宗之「法界觀門」說,理無礙,事無礙,理、事無礙 ,事事無礙(註5)。其方法,則是 308頁 在信、解、行、證四個因果周(註6)。在教育上更以文學方 式之七處、九會及善財童子之參學, 以完成參見普賢行願 (註7)。 華嚴法會一及九會在人間,其中七會均在天上,《華嚴 經》的理想人生,是要人們具有出世之修養,才能真正普度 眾生。至於七處九會亦如我們現代經常性之國際會議,可由 不同之國家主辦。也可以說,七處九會就是七場、九幕之劇 作(註8)。 又以《維摩詰經》為例,本經以維摩法居士「因眾生病 而病」(註9),佛陀派諸大弟子前去探病,眾弟子都恐怕居 士問難而不敢前往,最後文殊因智慧第一,所以佛陀請他去 了(註10)。當他與居士討論到「入不二解脫法門」時,文殊 說﹕「一切法無言無說,無示無識,離諸問答,是為入不二 法門」。當文殊問道居士時,居士則默然無言(註11)。 本經亦具有高度之戲劇性﹕第一幕,幕啟處佛與諸菩薩 、天王相聚於毘耶菴羅樹國,寶積尊者請開示佛國國土清淨 法門,佛告以隨其心淨則佛土淨。 第二幕﹕居士以遊戲神通、以生疾為由,趁機為諸菩薩 說法。 第三幕﹕為討論「不二法門」之發表會,由諸菩薩發表 自己所瞭解的解脫不二法門。 第四幕﹕居士與文殊率諸菩薩往詣佛說,承佛授記,並 撰寫信受本經不渝(註12)。 尤其本經之〈菩薩品〉中,有魔派遣萬二千天女意圖引 誘持世菩薩,而影響其修行。持世菩薩都敏謝不受,唯有居 士樂意受之,眾不以為然,居士亦不加申辯,卻私下教諸天 女修行,果然所得修行之樂,勝於五欲之樂(註13)。〈天女 散花〉始源於此(註14)。幾年以前,楊惠南教授,曾改編成 歌劇,在臺北僑教館演出。 309頁 再以《楞伽經》為例,本經以「自心為境」(註15),「 離分別分別……非有非無法,離有無諸法,如是離心法,故 我說唯心」(註16)。「非語言即第一義」(註17),最後目的 ,在於「勤修如來地上上智」(註18)。成一乘道相(註19)。 就文學之觀點看,本經之法會會主是楞伽王,十頭羅剎 (註20),羅剎在《吠陀經》中為群魔,是專門害人的(註21) 。在大會結集本經完成之後,與會者。都是乘以「自心為境 」之「花宮車」到天上之佛所,而授可本經的(註22)。而且 ,會場歷經陸、海、空三界(註23)。這表示佛所化之眾生兼 及群魔﹔所化之空間無所不在﹔也表示了佛是涅槃長住。 在西方哲學領域裡,有理性主義(Rationism)(註24)與 經驗主義(Empiricism)(註25),在方法上有詮釋學( Hermeneutics)與結構主義(Structuralism)(註26)等在大乘 經中都可以找到印證。不過,理性主義與經驗主義在西方是 各執一邊﹔在大乘經中則是互為相資相成的(註27)。 理性主義用在教育上則是「啟示教育」﹔經驗主義用在 教育上則是「手腦並用」,而大乘經之教育是主人人都有佛 性,先以信、解著手啟示出眾生之菩提(BUDDHI)﹔然後,佛 教與會者,各個演說自己之行、證。 以下我們從《妙法華》之文學結構為主軸,也傍論及其 他一般所通曉大乘經之教育方法﹔再論及其教育思想﹔最後 ,我們再全面檢討佛陀所教化眾生之次第精神,作為本文結 論。 二、文學結構、及其表現在教育上之方法 (一)文學結構本身,即具有教育之方法 310頁 《妙法華》有二十八品,以內容立品,內容與其文學形 式之結構並非一致,所以我們以其結構來切割其內容,而顯 現其教育方法。 1.序幕 所有佛教經典,都是口口相傳到西元一世紀,印度有了 文字才有「經」,因之,經之前都有「如是我聞」之「按語 」,然後說明參予法會之會眾,及會場之莊嚴,一體恭請世 尊為諸菩薩說《無量義》大乘經(註28)。當菩薩們獲悉本經 時,佛已講完了本經。於是,天雨、天花紛紛下降,只見佛 眉間放光,照徹天上、人間乃至地獄,這些瑞相,使得會眾 砰然悸動(註29)。繼之,又見到很多佛涅槃後,有七寶塔供 養著佛的舍利(註30)。 這時,大家都驚奇,「世尊在禪定中,為何要現這些瑞 相呢?」,彌勒菩薩首先問文殊師利。他一面彈著弦琴,一 面唱著偈子,將他的感動、狐疑一一地唱了出來(註31)。 文殊說﹕「根據我過去之經驗,凡諸佛要宣說大法時都 會現此瑞相。例如過去無量劫以前之日月燈明佛為求聲聞者 ,說應四諦法﹔為求辟支佛者,說應十二因緣﹔為諸菩薩說 應六波羅蜜。以後有二萬日月燈明佛。其實初佛後佛皆同一 名字。其最後日月燈明佛未出家前有八子,聞父出家,也都 出家了。當最後一位日月燈明佛說《無量義》大乘經時,所 現之瑞相正如如來世尊所說《無量義》大乘經時一模一樣。 在這法會裡,有二十億菩薩予會,其中有『妙光菩薩』,已 有八百弟子,當這位最後日月燈明佛從出禪定後,特為妙光 說《妙法華》,並將他八個出家的兒子拜給妙光為師。後來 ,八子均一一也成了佛。八子中,最後成佛的稱為『燃燈佛 』。妙光菩薩八百弟子中有名稱為『求名』者,那就是你彌 勒﹔妙光即是我文殊師利。」文殊一面彈著弦琴,也一面將 其所說之內容編成偈子唱了出來(註32) 311頁 從文學創作觀點看,是藉文殊與彌勒兩菩薩過去之因緣 、經驗來印證娑婆世界之釋迦佛所顯之瑞相,亦將宣講大法 ,揭開了本經之序幕。即使,現代之劇作也離不了時間、地 點、人物、場記與劇作之緣起等內容的。本經稱之為〈序品 〉與劇作結構是一致的。 在佛教經典中之敘說文稱之為「長文」﹔可以唱頌的, 稱之為「偈頌」。也如今天之電影、連續劇之插曲,它不但 是經文之「主題曲」,也可增加我們研讀經文的趣味。 2.三請佛說「甚深妙法」(註33) 「當菩薩們護念《無量義》大乘經時,世尊已講完了本 經。」又諸佛中「前佛、後佛同一名字」,諸佛如同一佛, 日月燈明佛所說「大法」所顯之瑞相,一如釋迦佛說「大法 」時所顯之瑞相(註34)。之所以如此,諸眾中,連舍利弗都 有所不解,當釋迦出禪定以後,向舍利弗說﹕「佛的智慧極 為高深,是無法加以思量的。唯有佛與佛才能究竟諸法實相 。所謂『諸法』乃是指相、性、體、力、作、因、緣、果、 報、本末究竟等﹔所謂『實相』,是指諸法、法爾如是,非 人力所為。」(註35) 這時,與會大眾與舍利弗更加不懂,於是連續三次,以 極虔誠、恭敬的心情,懇請釋迦佛說﹕「以更淺顯、方便的 方式開示這無尚大法吧。」 佛終為三次懇切地祈求所感動,正欲開示之際,忽然有 五千四眾弟子起座、禮佛而退。佛見其如此傲慢,實際未懂 、未證,卻自以為得解、得證、佛未加理會,就任他們去了 (註36) 。 佛說﹕「他們退出去也好,有智慧、想聽法的能留下來 ,省得枯枝、末葉來干擾你們聆聽大法。」這種甚深大法, 不能藉理性可以思議,只能用種種譬喻加以形容﹔同時,諸 佛出現於世,不是偶然的, 312頁 而是具有重大之因緣、使命而來的,那就是﹕ 令眾生打開心扉,『知道』眾生具有佛性之智慧﹔令眾 生能『瞭解』眾生具有佛性之智慧﹔令眾生能『覺悟』眾生 具有佛性之智慧﹔ 令眾生能『證入』眾生具有佛性之智慧 (註37)。 能知道、瞭解、覺悟,及證入的都是唯一的佛性,所以 諸佛為眾生所說的只有「一佛乘」,而為了接引一般眾生, 以權宜、方便才說二乘、或三乘的。故本品為〈方便品〉。 佛應三請才說大法,正如孔子之「不憤不啟,不悱不發 。」(註38)禪宗祖師們以「機鋒」激勵學人也就是本此教育 原理(註39)。 自有史以來,人類對宇宙之奧秘都一直在探測中,宗教 、哲學家們都在作「諸法實相」之研究,也各有不同諸法實 相之信仰。就佛教來說,尤其就《妙法華》來說,諸法實相 就是法爾「如」是。如果將宇宙事相分類,則分體相、性… …等十個範疇﹕則是如是相、如是性……但就其實相論,則 是「一」,亦即是「如」。 3.佛以譬喻說法(註40) 舍利弗領解佛所說之大法----諸法實相後,身、心極為 欣慰。佛告訴他說﹕「那是由於我在二億佛所時都曾教導過 你,真心誠意地學佛,要立願為聲聞說大乘法----妙法華之 緣故,所以在以後無量劫中作『法光如來』」(註41)。 會眾歡喜踴躍,舍利弗受記後更想精進,於是,請佛開 示「如何離生死,得究竟涅槃?」佛答道﹕「我先不談這個 ,說個故事給你聽吧!」 「有一年老富翁, 晚年得三幼子,分別喜歡玩羊、鹿 、牛車。 有一天家宅起火,三幼子不肯逃出火宅,於 是將三車推出火宅外,三子 313頁 就自動逃出火宅,然後又將三子放入另一大車。這說 明三界如火宅,三車分別喻聲聞、緣覺、菩薩,會三 歸一即是一佛乘」。這是原經之〈譬喻品〉(註42)。 眾弟子及舍利弗聽到前言之譬喻後,也想到都已近老年 才能悟到佛所說大法,也將自己作一譬喻(註43)﹕ 「我們好比是富家子, 自幼蹺家,一直窮困在外,有 時思家,雖臨門也不敢入。 其父親知道以後,即派人 追他回家。 窮子以為父親要處罰他,逃得更遠。其父 親深知其子, 自甘低賤,於是,派佣人喬裝挑糞的農 夫僱用他一起挑糞。 父憫其子,賜以蔽衣,內飾細軟 又經二十年, 『主僕』相知已深,父以財產相託,其 子亦不浪取分文。臨終前召告諸親友說﹕『彼實我子 ,彼雖不希求,一切財寶盡歸其所有。 』世尊,大富 長老即如來, 我等實即為佛子,而樂小法,今佛說大 乘法,猶如佛所賜之珍寶。 」這是原經之〈信解品〉 ( 註 44)。 佛極為讚揚諸大弟子,認為這個譬喻說得很好。佛更進 一步補充地說﹕「佛如雲,佛性如雨,小根、中根、大根之 花草、灌木、喬木均是一雲所雨,雖然所受之雨水有多與少 之別。實則三乘歸於一乘,三根歸於一相一味。那就是解脫 、涅槃相,終歸於空。」這是原經之〈藥草喻品〉(註45)。 4.佛授記諸弟子 諸大弟子既悟解了大法,又提出了心得,佛也作了補充 。此一教授單元已算完成。佛即對他們有所期許與勉勵,所 以認為他們將供養多少百億佛,經無量劫以後當作未來佛。 如說迦葉將在「光德國」為「光明如來」﹔須菩提將在「有 寶國」,為「名相如來」,如是大迦旃延,大目犍連均得到 授記。這是原經之〈授記品〉(註46)。 5.佛陀的舉證(註47) 314頁 佛既授記諸大弟子在無量劫後作佛,未免太遙不可期, 恐怕他們生疑,於是,佛舉「大通智勝如來」為例說﹕ 「昔有位佛, 未出家前有十六子,長子名『智積』, 聞父出家證道, 與其母詣父所恭請說法,以後十六子 均已成佛, 此事難信、難解,即使我滅度後在他方說 法亦難以使人相信。 其實,一切諸佛在涅槃前都會召 集諸菩薩說《法華》, 世間無二乘,唯一佛乘得滅度 。」 ( 註 48) 「又如一群膽小行商,要經曠野險道才能獲得至寶, 眾皆知難而退。 其中之領隊,權宜方便地說,過險道 不遠即有一大城, 隨意作樂,化城相去不遠即是寶藏 所在地。 眾皆歡喜,終至寶所。權宜之化城即告消失 。 」此為原經之〈化城品〉。旅行商人即眾生,化城 即三乘,領隊導師即佛,寶所即涅槃(註 49)。 經過佛陀之舉例證明,再加上以化城的比喻,其弟子與 羅漢們,也因不同之因緣而悟了大法,佛陀亦授記他們未來 作佛,如富樓那於諸佛之法中,即說法第一,當作「法明如 來」。其他如,憍陳如、羅□羅以及羅漢二千皆已授記作未 來佛。原經〈五百弟子授記品〉及〈授有學、無學人記品〉 (註50)。 佛甚至說﹕「如來涅槃後,若人能聞、受持、讀頌、解 說、書寫《法華》一偈、一句、一念隨喜者,未來世當得作 佛。」原經〈法師品〉前一段(註51)。 6.如何宣說《法華經》 佛既授記能持本經一句、一偈都可未來作佛,如能宣揚 本經更能快速地成佛了。那麼如何才能成為一位標準的法師 呢?佛說﹕ 「要具大慈悲心----如如來室﹔ 要具柔如、忍辱心----如如來衣﹔ 315頁 要具一切法空智慧----如如來座。」 (註52) 原經〈法師品〉後半段。內心有愛,態度祥和,是我們 一般人都應具備的德行﹕世間之法空是不要有成見﹔佛法之 法空是與「空相應」,即是入如來座。 7.法會大圓滿,現大瑞相(註53) 在「序幕」中已提到諸佛涅槃後以佛舍利起七寶塔。《 法華經》本身到此,已應是一大圓滿,所以有寶塔之瑞相湧 現在釋迦佛之面前,塔高五○○由旬,寬二五○由旬。從地 湧入空中,寶物嚴飾,有大聲音,大樂菩薩請佛說明是何因 緣? 佛答﹕「古有寶淨國,國有多寶佛,以願力將全身作成 大塔,凡說《法華經》時,地有寶塔湧現。」大樂又向佛懇 求,請分身為多佛以供養寶塔。這時,釋迦佛即現白毫光, 只見東方無限量國土諸佛皆率領菩薩來到此娑婆世界之釋迦 佛處。於是,整個眾生世界也變得無比地莊嚴了(註54)。 釋迦佛與他的無量分身佛齊來打開寶塔門,出大聲音, 塔開了,多寶佛出定後,即向釋迦佛說﹕「我是來聽《法華 經》的,你快說經吧!」於是,讓出一半座位給釋迦。諸分 身佛與其菩薩們以神通力,俱處空中。釋迦佛大聲宣言﹕「 佛將涅槃,應在此世間廣傳《法華經》」(註55)。 釋迦悟道成佛、涅槃後,弟子們為了對佛陀崇拜與思慕 ,所以建塔保存其靈骨與舍利子,這本是人間事。但由於《 法華經》是倡一乘佛,唯有佛才能得清淨涅槃﹔佛只是方便 現涅槃。於是,在文學之創作,就把這些視作永琱妖u理, 也就超越了時空。不但《法華經》在諸佛之前即已有,且早 已在釋迦佛前為諸佛所說了。而且,說完以後即涅槃,涅槃 以後即起塔受到供養。因此,我們可說,《法華經》 316頁 就是將現實之佛理,以文學創作,透過時空之超越而成其為 本經之「序幕」﹔在「序幕」中之瑞相,大眾感到突兀,於 是文殊依過去之經驗,佛將演說大法﹔於是,大眾三請佛說 法﹔弟子們有所省悟﹔佛即嘉獎、授記﹔佛更舉例說明成佛 之事實﹔釋迦說此《法華經》已,即將涅槃,教弟子如何印 證本經﹔即見寶塔。到此與「序品」相呼應,就創作之技巧 看,確屬天衣無縫。就作為教育方法看,也是順序漸進,可 作為教育工作者,及教師們之典範。 無論從文學創作﹔教育方法,及本經所要表達之宗旨, 自此,實在已很完整了。以後之十七品無非是前十一品之「 補篇」而已。無論其在文學創作上,教育方法上,以及思想 之表達上都未有縝密的系統。 (二)補篇簡引與分析 1.漸證與頓證﹕昔有國王廣徵能說《法華經》之師父。 如然,寧捨王位,並供其驅使。佛說﹕「我即是那位國王﹔ 提婆達多就是為國王說《法華經》之法師」又天王佛國之多 寶佛,有一「智積菩薩」要請假到娑婆之釋迦佛處聽《法華 經》﹔文殊從娑竭羅大海龍宮中乘千葉花到靈鷲山與智積相 會。文殊對智積說﹕ 「我在龍宮中說《法華》,僅八歲之龍女即已成道了。 」智積不信,此時,龍女即出現在眼前。舍利弗說﹕「尤其 女人,更不可能速成!!」於是,龍女向佛獻舉世無匹之寶珠 ,佛受之後,轉向舍利弗說﹕「此事速不?」即化為男身, 具菩薩莊嚴,往南方無垢世界而成正覺。原本經〈提婆達多 品〉。於是,藥王及大樂兩菩薩於此,乃誓言佛滅度後,要 傳《法華》,大眾及佛姨母偕願傳弘本經,又授記羅□羅母 ----耶輸陀羅等為未來佛。原經〈勸持品〉(註56)。 雖大眾都願弘《法華》,但在以後在惡世眾生前又如何 弘法呢?佛說﹕「忍辱、柔和、於法無所行,而觀諸法實相 ,此即安住菩薩行 317頁 處﹔於清淨處坐禪,不近王公……外道、女人……﹔住安樂 行,得妙同行﹔引導一切眾生信奉本經,可得一切諸佛所護 佑。」原經之〈安樂行品〉(註57)。 不但此土菩薩願弘本經,而他方諸菩薩亦自告奮勇地向 釋迦自薦願來此土弘《法華》,佛說﹕「不必」。於是有千 億無量菩薩從地湧出,遮滿虛空。此時,釋迦佛分身佛亦從 無量億他方國土,各有菩薩陪侍從地湧出。彌勒問佛道﹕「 佛為何在短短數年即成正覺?」佛說﹕「諸佛與諸菩薩都是 從久遠以來修,只是在短期速成而已。」原經〈從地湧出品 〉。(註58)從「地」湧出,即是從心地湧出。正覺、正修所 行是漸﹔而正證則是頓。漸修速證無論是世俗之學問,或宗 教之修、證,在教育上,都是普遍適切的。如世俗之哲學、 美學,乃至人文、社會科學,必先融會各家,逐次瞭解,才 能貫通各家之學。尤其佛教是先經信、解、行之教﹔然後才 能有速成之證。 2.無量壽及其功德 佛說﹕「大家以為,我只是生於王宮,然後修道成正覺 ﹔其實,我是經千百億劫,壽命無量,常住涅槃﹔只是方便 現涅槃而已。有如諸子病重,不肯服藥,其父調好藥後,即 離家,並假稱父將死亡,諸子唯恐其父死亡,乃順父意服藥 。其父只是方便稱將死,其實並未死。」原經為〈如來壽量 品〉(註59)。 眾弟子及菩薩等聽到佛壽無量,只見一時各種瑞相呈現 ,以種種供養諸佛,佛亦加持各種不同之功德。原經〈分別 功德品〉(註60)。即使聞《法華》一偈一句,或誦、讀一偈 、一句亦可得富貴,乃至相貌益好,免除一切疾病。原經〈 隨喜功德品〉。假使能精進《法華經》便是法師,其五根可 以洞知三千大千世界一切。原經〈法師功德品〉(註61)。 318頁 佛說﹕「昔有威音佛度四○億那由琲e沙劫時,有一比 丘尊重一切眾生,眾生都是未來佛,均稱其為『常不輕菩薩 』」。原經〈常不輕菩薩品〉(註62)。因為分別、隨喜功德 ,佛都已授記當作未來佛故。 3.佛將涅槃與囑咐 眾菩薩從地湧出、齊聲道﹕「佛滅度後,我等在所在國 度宣說此經。」頓時佛與文殊現大神力,出廣長舌,十方震 動,又見多寶佛生在塔中,諸天神亦齊聲道﹕「釋迦佛正在 說《法華經》,大家都前去護持喲!」釋迦佛告訴上行菩薩 ﹕「諸佛神力無邊,十方世界如一佛土。」原經〈如來神力 品〉。於是佛現大神力,按無量壽菩薩頂,將難得之法付予 之,如是按摩諸菩薩頂一一囑咐之,釋迦之分身佛亦率其菩 薩各返本土,歡喜奉行。原經〈囑累品〉(註63)。 4.佛舉證諸菩薩受持《法華》之功德 佛說﹕「昔有日月淨明德佛『為一切眾生喜見菩薩』說 《法華》,此菩薩悟得『以神力供養佛不如以身供養』,以 嚴身體,燃臂、燃身……諸佛護之﹕『是精進,是名真法供 養如來。』這位喜見菩薩就是藥王菩薩。我滅後五○○年《 法華經》當流傳,特別囑咐你宿王華菩薩。」原經〈藥王本 事品〉(註64)。這時,釋迦無限喜悅,乃眉放光,照徹諸佛 世界之一切,「淨光莊嚴國」有菩薩名「妙音」,到了佛所 。佛告雲雷音王﹕「『有喜見妙音菩薩』以樂伎供養佛,故 變身為妙音,並現種種身說《法華》。」時妙音即隨八萬四 千眾現「一切色身之昧」,當其供養釋迦及多寶佛後即還歸 本土(淨光莊嚴國)。原經〈妙音菩薩品〉(註65)。 妙音以自己之音聲獻佛而成就,與其有關者,是觀音菩 薩,以聞眾生之苦,而得成就。佛告無盡意菩薩﹕「無量受 苦眾生,一心稱觀世音菩薩名,觀世音即時觀聞其聲即得解 脫。」 319頁 「那如何可能呢?」無盡意問道。佛說﹕「眾生中,應 以佛身得度者,觀世音菩薩即現佛身。若應以辟支,聲聞得 度者,他即現辟支,聲聞身來度化之,能以自在神通力遊於 娑婆世界。」原經〈普門品〉(註66)。 受持《法華》究竟有多少功德呢?佛說﹕「有如供養無 量琲e沙諸佛一樣多功德。」於藥王菩薩、毘沙門天王,及 羅剎女等均誓以持咒守護之。原經〈陀羅尼品〉(註67)。 佛又告大眾﹕「昔有妙莊嚴國王,其后名淨德,一子名 淨藏,一子名淨眼,彼母子引導其父體憫眾生,說《法華經 》。昔妙莊嚴王華德菩薩是,昔淨德夫人今光照莊嚴相菩薩 是,其二子藥王,藥上菩薩是。」原經〈妙莊嚴王本事品〉 (註68)。 普賢菩薩從「寶威德上王佛國」很遠就聽到佛說《法華 》,有無量千百億菩薩前來聽受,又問﹕「如佛滅後如何能 得到《法華經》?」佛說﹕「一者為諸佛護念﹔二者殖眾德 本﹔三者入正定聚﹔四者發救一切眾生之心。」於是,普賢 發願,五○○歲濁惡中,有讀誦此經者,乘組牙白象,並說 陀羅尼咒而護持之。原經〈普賢菩薩勸發品〉(註69)。 從以上四點看,除漸證與頓證,有補充前十一品之價值 外,其他三點,可以說是重複前十一品之內容。不過,就補 篇之形式看,其創作結構仍是完整的,若與前十一品比較則 是不完整的。 三、其教育態度與教育思想 教育態度與教育思想雖有不同,但是二者卻有表、裡關 係。大抵說來,有什麼形態之思想即有什麼樣的態度。因為 思想是抽象的,而態度是具體的,我們由表入裡,從果求因 ,從其態度揭其思想較為簡 320頁 捷,所以先從其教育態度說起。 (一)教育態度 又可分尊重、柔和、安樂、忍辱、無偏執五點來說明﹕ 1.尊重的態度﹕在〈常不輕菩薩品〉已提到眾生都是未 來佛,不能生輕慢心。就我們世俗教育,也應視學生都是國 家未來之棟樑,所謂「後生可畏」。受到尊重之學生、子女 也會學到尊重別人,社會才有和諧的可能。但在人世間,有 功、過,就有獎、懲。可見,懲罰的目的仍是在於教育,那 只是方法。所以處罰能與尊重相一致,就是教育。筆者過去 在軍中帶弟兄的時候,即使應關「禁閉」,也讓其自己認錯 ,自己認為應關多久,自己進去,自己出關,不假任何強制 。即使現在在大學教大孩子,也是讓他們背書、抄書、寫心 得報告,也不因為犯了錯而至冒犯到其尊嚴。 2.柔和的態度﹕在〈法師品〉中,稱之為「著如來衣」 ,實際就是指負責教育的工作者的態度要謙和、溫柔。引申 之,就是謙虛、和藹、溫文儒雅、柔順眾生。如能做到的愈 多、愈深,所作教育的功能也愈多。中國《易經》有〈謙卦 〉,老子《道德經》重「柔」,《華嚴經》有「痗隊@切眾 生」之箴言。在倫理學中,論到動機、方法與目的,三者都 得善。動機再善,方法不善,可能徒勞無功。所以柔和的態 度,被形容為「如來衣」,可知在《法華經》所受重視之程 度之重要了。 3.安樂的態度﹕在〈安樂行品〉中提到﹕安住菩薩行處 ﹔樂說如是法相﹔與好同學共讀誦本經﹔發大心,以神通力 智慧力,引之令得住是法中。如運用到一般教育中,一個教 育工作者即是注重個人之道德修養﹔熱心傳道授業,與同學 科的學者要多討論、交換心得、經驗﹔盡心竭力地將所學傳 給學生。簡言之,就是全心貫注在教育上, 321頁 無私、無我的教育精神,就是無怨、無悔,心安理得的教育 工作者的基本態度。 4.忍辱的態度﹕在〈法師品〉中亦列為「如來衣」,這 是指如在表情的忍辱。如忍住怒不發﹔忍著氣不惡言相向﹔ 乃至〈信解品〉的窮子逃逝,其父忍耐地等待﹔在〈如來壽 量品〉中,父圖為子治病,竟以將死託為方便,其用心之苦 ,都在一「忍」字。諸佛、諸菩薩對於眾生之救度尚且都得 忍耐,更何況人間世之父母、教師對於子女、學生之教育自 然有待忍耐也是本分事。 5.無偏執的公正態度﹕在〈法師品〉中說,要有一切法 空的智慧。法空有不同之層次,它可以是修證之涅槃境界﹔ 也可以是人文道德的毋必、毋意、毋固、毋我(註70)﹔在教 育上,即是無偏執的教育態度。那就是對受教的對象沒有偏 執成見,對教材、對教學內容、與原理原則沒有偏執,才會 有公正、客觀的態度。例如〈觀音菩薩普門品〉中,菩薩救 度眾生,或是聲聞眾,或是緣覺眾,或是菩薩,乃至有成佛 之資材者,觀音菩薩則現各種身而度化之。乃至〈勸持品〉 中,不惜身命在惡世救度眾生。普度眾生的態度,更有甚於 孔子之「有教無類」了。 大乘菩薩以上的五大教育的態度皆源慈悲心,沒有悲天 憫人的胸懷,只靠偽善、技巧是絕對表現不出來的。此所以 是「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註71) (二)教育思想 如果依印度乃至中國佛教各宗派來看《法華經》,確有 如來(藏)、禪定、淨土、密宗、中觀、乃至唯識(心)等思想 (註72)。就西方哲學看,我們前已述及《法華經》是理性主 義,也是經驗主義兩者兼而有之的。 322頁 佛教學派上之爭論與區別,顯現在《法華經》者,那只 是修、學上之方式上之不同,但是都在一乘佛上而止息語言 、思議之分別。就西方理性與經驗之紛爭,也可止於證得一 乘佛為究竟。實際上,也可藉康德之知覺、感覺,而理性而 實踐加以印證。老實說,印度之哲學是宗教哲學,先於康德 有此思想,不過康德特注意「批判」把批判二字特別點化出 來了,印度各宗教學派只是隱含地敘述而已(註73)。 因此,我們可以看出,《法華經》雖然講一乘佛,卻是 「三乘會歸一乘」,將羊、鹿、牛三車歸為一大車。從知覺 得之知識者,為聲聞乘﹔從感覺上得之知識者即是緣覺乘﹔ 從理性得之知識者即是菩薩乘﹔從而證得實踐上超越緣覺者 即有似一乘佛(註74)。 所以我們可以說,佛以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者,即是《 法華經》的知識系統。聞佛知見即是針對聲聞乘之教化﹔示 佛知見即是對緣覺乘之教化﹔悟佛知見即是對菩薩之教化﹔ 入佛知見,是對菩薩以上欲究竟成佛者之教化。 《法華經》雖然也和《方廣經》一樣,講一佛乘,但其 特色是「會三歸一」,那即是成佛是要經過漸修,歷經三乘 ,從而也對三乘之尊重與重視。不過三乘只是過程,不是目 的,只是方便不是究竟。因為《法華經》重視三乘,所以智 者大師特建立一乘佛大乘法之判教,有三大標準﹕即一乘佛 與三乘融與不融﹔師弟不師弟﹔遠道不遠道(註75)。 換句話說,智者認為只有《法華經》與《涅槃經》才主 張三乘相融,而且,能與三乘具有親近之師弟關係。 《法華經》中,經常找到諸佛在無量劫以來,都在說《 法華經》,表面看,這是在提高本經之身價﹔實則,是表示 《法華經》是自然法爾,本來存在,為究竟真理(註76)。 323頁 又主張諸佛只是一佛,可就都是釋迦佛之化身﹔論時間 ,存在在無量億劫﹔論空間,存在在無量他方國土﹔論佛數 ,則是無量琲e沙數……而諸佛的出現,則是從地湧出,顯 現於空中。 以上思想,我們可以連成一句話﹕即是諸佛普遍地存在 在我們各人心地之空性中。如加以分析地說﹕諸佛即一佛, 即一佛性。普遍地存在是自然法爾。亦是空性的,存在在眾 生之心中。這就是〈法師品〉所說之「入如來室」。 宋儒強調作人「應先立其大」,因立其大,至少可以得 乎中。就《法華經》說,立其大就是發心成佛,得乎中,也 得起碼做一介救度眾生的菩薩。這是《法華經》之教育思想 。但其教育步驟仍是順序漸進,漸修而得證的。以佛乘大處 著眼,以聲聞……小處著手。今世之教育,以完成完美之人 格教育為主旨,以技藝、生活教育為基礎。所以《法華經》 在思想上,在教育之方法上,用之於今日亦是最理想的。 四、大乘經之大化精神 在《雜阿含》經中,都只是「世尊告諸比丘」,參加法 會的成員當然只有比丘們了。在《中阿含》三五經中,也只 看到有阿修羅王及夜叉將詣佛所(註77)。西晉譯出之《佛般 洹經》中聽佛說法的只有千二百五十比丘(註78)。在《雜阿 含》----六經中僅見到帝釋天向世尊求教(註79)。甚至在《 長阿含》三經,也只看到時般遮翼執樂天詣佛所報告「梵天 王至忉利天與帝釋共議事。」(註80) 到了初期大乘經之《放光般若》已有比丘五千人俱,五 百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尼,及諸菩薩等與會(註81)。到玄 奘大師所譯之《大般若經》除了比丘、阿羅漢、菩薩等眾而 外,佛放眉光,照徹諸 324頁 天,諸佛國。而諸佛也正在講《大般若經》,同時,有菩薩 向其佛問道﹕「為何有此瑞相?」各佛均稱﹕「有釋迦佛正 在說《大般若經》,隨法意往,乘金色蓮花至彼佛所……」 (註82)。 在《華嚴經》中,將華嚴會場寫得極為莊嚴華麗,與會 除菩薩們外,還有諸金剛神、諸足行神,道場神、主城、主 地、主山、主藥、主稼、主海、主風、主方、主夜諸山,更 有諸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王、乾闥婆,乃至諸天主神(註8 3)。 在《楞伽經》中,原來之惡神羅剎都主持了佛教之大法 會。在《大般涅槃經》〈序品〉裡與會的比丘有八十億,比 丘尼有六十億,有恆河沙數菩薩,有八琲e沙天女,有二 河沙優婆塞,三琲e沙優婆尼,有十琲e沙鬼王,有二十 河沙金翅鳥(註84)。 在《法華經》中與會的大比丘萬二千人,有學、無學二 千人,比丘尼及眷屬六千人,菩薩八萬人,釋提因與其眷屬 二萬天子,諸天及其眷屬三萬天子,諸天王、龍王、百千眷 屬,緊羅那王諸王及其眷屬,諸乾闥婆及其諸眷屬,阿修羅 王及其諸眷屬,以及諸迦樓羅王及其諸眷屬(註85)。 以上諸眾圍繞,齊圍繞佛請說大乘經----《法華經》。 在阿含經中,佛只是對諸比丘說法﹔漸有諸天前來拜候佛﹔ 漸次又成為法會之會眾﹔三界諸神乃至各自然界諸神也與會 了﹔乃至諸惡神、魔神、以及其眷屬也都齊集前來供養世尊 、諸佛說法。 從文獻上考察,很多神都早已存在在印度教的《吠陀經 》中, 起碼早於佛教二至三千年以上﹔ 如因陀羅原為雷神 (註86),大乘經中認為它既已「皈依佛」,於是改名為「 釋提桓因」(註87)。又如阿修羅,與乾闥婆、羅剎在《吠陀 經》中,都是邪門左道的神(註88)到了大乘佛法,都成為佛 陀的皈依者。 325頁 從教育上看,佛陀講因緣法,只從現象上說明宇宙之成 因,反對有神論。到了大乘時代,大乘經中,諸神成了佛法 之皈依者與大護法,是不可想像的事。 但在宗教立場上,確實莊嚴了佛陀說法的道場,也表示 出佛法攝一切法,無法不報,無法不收。這正表示是佛陀的 大化思想與大化精神。 如站在文學的觀點,就是大乘佛教文學之創作。 整部《妙法華》不過九萬字,但其微言大義,我們在其 「文字結構及其教育表現在教育上之方法」一段文字中已經 可以說個明白了。那麼,其中多餘的文字,則是以文學莊嚴 宗教文獻,所以多了許多形容文字,安插若干故事,以及能 配合音樂之偈頌。 本文只是以《法華經》為主軸,佐以其他大乘部份經典 之文學結構,表現在教育上之方法,可以作為我們現代教學 上之參考。尤其,在法會前,對道場時、地、人物、瑞相之 描述充滿著美感,無論在學校、社會、家庭都提供很重要境 教教育之省思。 大乘經之教育思想,就是救度眾生,究竟成佛﹔這是人 文精神完美的人格教育﹔也是倫理教育最高之界。在教育之 態度及方法上,〈法師品〉之如來室、如來衣、如來座之菩 薩修養,及菩薩精神也都是教育工作者,尤其是宗教師們最 好的箴言與典範。 本文不是在研究大乘經﹔也不是在研究《法華經》之文 學,如果專業的文學家,能投入大乘經文學之研究,將會發 掘其無窮的底蘊與價值。本文也不是在研究大乘經及《法華 經》之佛學,這已有大乘各宗之經師們及學者作了許多專門 有系統之著作(註89)。 本文只是藉作為一介佛教徒,作為一介教育工作者,對 大乘經,尤其是《法華經》在文學上及思想上給予我在教育 工作上的反省與 326頁 感動﹔也藉此迴向我在大學時之佛學授業(註90),印公上人 九秩大慶。 327頁 注解 (註 1)只是「一般說來」,當然也有例外﹕如《長阿含》 之〈世紀經〉就有一萬三千多字,又《增一阿含》 之〈六重品〉就有一萬五千字﹔在藏經之後集部、 大集部之經文都是極為短篇的。至於其他文學性、 倫理與菩薩行願、請讀者自行樣讀其經文,俯拾即 得,不多贅述。 (註 2) <華藏世界品>見大正,十,頁三九。 (註 3) 見前書,頁102上「心如畫工師,能畫諸世界。」 (註 4) 見拙著《中印佛學之比較研究》,頁485,中央文物供 應社發行,中華民國75年11月出版。 (註 5) 宗密注﹕《華嚴法界觀門》,大正,四十五,頁684, 中∼下。 (註 6)見〈華嚴大經處、會品目卷帙蛻變之圖〉。民57年 慈光雜誌社發行《大方廣佛華嚴經》第一冊。 (註 7) 同(註6)。 (註 8)見拙文〈玄奘大師在印度境內遊學與善財童子參學 有關地理、路線及其音義之探討〉《中華學報》第 七期167,190頁。其中頁168∼169與本文所談較為 密切。 (註 9)《維摩詰所說經》〈文殊師利問疾品〉第五,大正 ,十四,頁544,中。 (註 10) 同前書,頁539,下∼544,中。 (註 11)同前書,〈入不二法門品〉,頁550,中∼551,下 。 (註 12) 同(註4),頁269∼270。 (註 13) 同(註9),頁543,上∼中。 (註 14) 同(註9),〈觀眾生品〉,頁547,下∼548,上﹕ 「時維摩詰室有一天女,見諸天人,聞所說法便現 其身,即以天花散諸菩薩大弟子身上,華至諸菩薩 即皆墮落﹔至大弟子,便著(花)不墮。爾時,天女 問舍利弗﹕『何故能去花?』,答曰﹕『此花不如 法,是以去之。』天女曰﹕『勿論此花不如法,所 以者何?是花無所分別,仁者自生分別想……』」 328頁 (註 15)《入楞伽經》,大正,十六,頁514,下﹔517,下。 (註 16) 同(註 15),頁543,下。 (註 17)同(註 15),頁541,下﹕「……我於中間不說一字 ,……如來依二種說法﹕一者自身內證,即諸佛所 證之法,我亦證得﹔二者依本住法﹕即諸佛如來出 世不出世,法性,法界、法住、法相、法證常住, 如城本近。」 (註 18)同(註 15),頁544,中﹕「何等出世間如來上上智 ?謂佛如來菩薩摩訶薩觀察一切諸法寂靜不生不滅 ,得如來地,無我(之)法法。」 (註 19) 同(註 15),頁539,下∼540,上﹕「當修行入如 來地上上證智……更有三界中修一乘相,如實覺知 一乘道故,我託名一乘。」 (註 20) 同(註 15),頁516,下。 (註 21) 黎俱吠陀 (Rgveda VII.108)或變為人、為犬、為 梟,諸種種形而為害人類,又其 (X, 162.5) 常吞 食人、畜。 (註 22) 同(註 15),頁514,下∼517,下。 (註 23) 同(註 15),頁514,下∼515頁,上﹕「諸眾從種 種他方佛土俱來集會,自心予境……隨所應見而普 現。」所普現者即是婆伽婆 (Bhagava),一般稱之 為薄伽梵,在《薄伽梵歌》 (Bhagava-gita) 中是 指文利希納王 (Krisrna),在大乘經典中,即是對 佛之尊稱,意為英雄、聖人。中國佛教寺廟之正殿 「大雄寶殿」即本此名而得。 普現在大海龍王宮說法﹔普現在楞伽山,又普 現在天上 (於虛空中、見佛坐於須彌山相對楞伽山 頂上)。見同書頁517,上∼中。這些當然都是文學 性的描述。其真實所要表達的,乃是佛法之真理, 法爾如是、遍一切處的。 (註 24)理性主義者主張一切知識,都是吾人先天就有之理 性(Reason),透過各種刺激或啟示而獲得,不必依 靠經驗。而且理性是認知、處理、整合一切經驗才 能構成知識。以法國之笛卡爾 (DESCARTES)及德國 之萊布尼茲(LEIBNIZ)為代表性人物。 329頁 (註 25)經驗主義主張,一切知識都是靠經驗而來,不經驗 沒有知識可得。以英國之洛克 (JOHON LOCKE)與休 謨 (DAVID HUME) 為代表人物。 (註 26)結構主義相信變化之現象界有其不變,即邏輯關係 之定律。尤其大乘經有同於賀高迪(FOUCAULT),相 信思想史之形式及其改變之某些規律。多出於六十 年代法國之思想家。大乘經均有一致之結構。 (註 27)大乘佛教之唯心、唯識、真如、清淨涅槃、諸法實 相都是法爾如是,是先天的,就有同於理性主義者 ﹔同時,著重修、證就有同於經驗主義﹔不論經典 之結集、創作或說法都有相當之規則,方法可尋, 有同於結構主義。其實,在思想史上,很多思想早 已存在而且已在發展,只是沒有特別彰顯出來而已 。以上三者只是一例證。 (註 28) (1)《妙法華》大正,九,頁1,下∼2,中。 (2) 《解深密經》〈序品〉大正,十五, 頁688,中∼ 下。 (3)及同(註16)﹔ (4)《大方國佛華嚴經》〈 世文妙莊嚴品〉,大正,十,頁∼5,中﹔ (5) 同 (註9)〈佛國品〉。頁537,上∼中。 (註 29)同(註28), (1)頁2,中。 (3)頁517,中。 (4)頁 5,中∼26,上。 (5)同前。 (註 30) 同(註28),(1)頁2,中。 (註 31) 同(註28), (1)頁2,下。 (2)頁688,下∼689, 下。 (3)頁515,上。 (4)頁26,上∼下。 (註 32) 同(註28), (1)頁3,下∼4,中。 (2)頁691,下 ∼692,也是在說明「深密」之緣由。 (4) 頁26, 下∼29,中。佛於微塵數光明,使世界海諸菩薩, 能見諸華藏世界海。 (5) 頁538,下﹕「舍利弗白 佛﹕『若菩薩心淨,則佛土淨,世尊度菩薩時意室 不淨?而見淨土(至今)不淨若此?』佛答﹕『佛國 土常淨若此,為欲度斯下界人故,示是眾惡不淨土 耳。』」這些都是說該經之緣由。 (註 33) 同(註28),(1)頁5,中∼7,下。其他大乘經不一 定三請諸佛說法,但請佛說法則普遍的,如 (2)頁 688,下。 (3)頁517,上。(4)頁26,上,諸菩 330頁 薩及一切世間主共一八問。(5)頁539,下﹕「爾時 長者維摩詰自念,寢疾於床,世尊大慈,寧不垂憐 ,佛知其意,……」即派眾菩薩前往問疾。以「寧 不垂憐」代問,請佛印證。 (註 34) 同(註28),(1)頁3,下∼4,上﹕「如是二萬佛皆 同一名字……初佛、後佛皆同一名字」。 又頁2, 中﹕「教菩薩法,佛所護念,佛說此經已。」此即 表示諸佛、諸法、說法心法不二。 (2) 頁688,下 ﹕「一切法無二」, 頁689,下﹕「諸佛離言無二 義。」 又頁688,中﹕「如來解脫智究竟證無中邊 、佛地平等,及於法界,盡虛空性,盡未來際。」 (3)頁517,下﹕「所謂起一行,方便行,住諸地中 ……見如來地無量無邊種種相。」 又頁519,上﹕ 「寂滅者名為一心,一心者,名為如來藏,(即)入 自內身智慧境界無生、法忍。」 (4)頁29,上﹕「 彼一一塵中有十佛世界微塵數諸廣大剎,一一剎中 皆有三世諸佛世尊。」(5)頁546,中﹕「以須彌山 之高度,內芥子中,無所增減。……唯應度者,乃 見須彌入芥子中, 是名住不思議解脫法門。 又頁 533中﹕現瑞相。」 (註 35) 同(註28),(1)頁5,中∼下。(3)頁519,上∼521 ,上。(2)頁693,上∼中﹕問心、意、談秘密善行 。 (4)頁26,上∼中﹕諸菩薩問何等為「華藏世界 海,佛放光普現諸佛華藏世界。」 (5)頁 547,下 ﹕「以無依為本、主一切法。」 (註 36) 同(註28),(1)頁6,下∼7,上。(2)頁695,上, 德本菩薩問阿陀那識,佛論及三法相。(3)頁521, 下﹕大慧菩薩問諸識之生、住、滅。 (4)頁29,下 ﹕佛放眉光,更一一現出莊嚴瑞相,至頁39,上, 諸菩薩齊讚歎。(5)頁549,上∼中﹕「菩薩入地獄 無罪垢……是故當知如來為煩惱種。」 (註 37) 同(註28),(1)頁7∼上。(2)頁694上∼695,下﹕ 「三無自性密意﹕相無、生無、勝義無自性性…… 謂一切法決定皆為自性……決定自性涅槃。」 (3) 頁522, 中﹕「此是過去、未來、現在諸佛如來應 已遍知性,自性第一義心,依此……諸佛如來畢竟 得於世間、出世間,諸佛智慧眼同相,別相諸法建 立。」(4)頁39,上﹕「此華藏世界海,是毘盧遮 331頁 那如來首於……一一劫中親近世界海微塵諸佛,一 一佛所、淨修世界微塵數大願所嚴淨。」(5)頁554 ,下∼555,上﹕「自觀身空相,觀佛亦然,我觀 如來前際不來,後際不去,今則不住。」「不可言 說,分別顯示……以斯觀者,名為正觀。」 (註 38) 《論語》〈述而〉。 (註 39)南懷瑾《禪海蠡測》頁35∼56﹕機鋒者,乃具眼宗 師、勘驗學者見地之用之造詣,如上陳交鋒,當機 不讓……如以鋒刃切器,當下斷其意識情根。民44 年出版。 (註 40) 同(註28),(1)整部《法華經》之微言大義極深沈 、簡短,卻以方便譬喻加以闡述。這是其他大乘經 所少有的。《華嚴經》之「華藏世界」即是寓意心 性即佛性,一心含萬法。《維摩詰所說經》所說居 士之病因眾生病故病,眾生清淨,則佛土清淨,也 是一譬喻。「諸菩薩問疾」、「天女散花」也都是 方便說法。 (註 41) 同(註28),(1)頁11,中。 (註 42) 同(註28),(1)頁12,中∼13頁,下。(2)頁709, 上。 (註 43)佛或代佛說法之菩薩說法告一階段時,然後由會眾 各說心得,各所得證,或同聲讚頌﹕同注 (1)頁16 ,中∼19頁,中。(2)頁696,中。(3)頁542、中﹔ 544,下。(4)華嚴法會論會首座都是報告自己所證 之心得﹔然後佛再加肯定。如頁251,中,又255, 下。(5)頁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