諷誦在大乘佛教中的意義
佛教思想的傳承與發展--印順導師九秩華誕祝壽文集
1995.04出版
藍吉富
中華佛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頁445∼454


445頁 一、緣起 本文所謂的「諷誦」,包含對佛經等文獻、章句或佛菩 薩名號的各種形式的讀誦。所謂「各種形式的讀誦」,包含 默念、有聲念、甚至於帶有音樂性的吟唱。 長久以來,「誦經」、「念佛」、「持咒」已經成了我 國佛教徒的標幟之一。也有多數我國佛教徒,認為這些都是 佛教的重要修行方式。而歷代佛教徒因為諷誦而有所感應的 事例,也在各種持驗錄中記載甚多。 在這種傳統的薰陶之下,原始佛教的修持方式、大乘佛 教的其他觀行法門,在我國佛教界幾乎被誦經、念佛等「諷 誦」式的宗教行為所取代。宋代以來的大部分佛教徒、甚至 於日本佛教界,幾皆如此。 面對中國佛教的這種趨勢,我們不禁要問﹕諷誦究竟有 何宗教意義?除了念佛法門為大家所習知之外,其他諷誦行 為的理論根據是什麼?中國與日本佛教界如此強調諷誦的現 象,是佛教史的常態發展或異化現象? 本文是企圖為這些問題尋找答案所作的初步探討。粗加 爬梳,不 446頁 遑深論。他日有暇,當再作詮解。 二、諷誦在《般若經》中所顯示的意義 在原始及部派佛教時代,諷誦經律,是修行之前的準備 工作,主要意義即在使行者將教法憶持於心,然後再依教奉 行。除此之外,諷誦某些經文,也有保護修行者的作用。在 南傳《長部》<阿吒曩胝經>中,即截有佛陀勸比丘持誦< 阿吒曩胝經>俾得毘沙門天王護佑的故事。這種思想,可能 是南傳佛教迄今仍然奉行之誦持護身咒 (paritta)習慣的起 源。諷誦在南傳佛教中的作用,大抵即此二端而已。 到《般若經》出現之後,諷誦經典的效驗開始被大力宣 揚。依《大品般若經》所載: 若書是深般若波羅蜜, 受持、讀誦、正憶念、如說修 行。 當知是人,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久。受持讀 誦乃至正憶念……諸佛皆識,皆以佛眼見是善男子善 女人。 是善男子善女人供養功德,當得大利益大果報 ( 註 1)。 同書又云: 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深般若波羅蜜,讀誦說正憶念。 復為他人種種廣說其義……是善男子善女人疾得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 疾近薩波若 (註 2)。 像這樣的語句,在《大品般若經》中頗為常見,其中有 幾點值得注意: (一)受持讀誦《般若經》不只可以得到大果報,而且可 以「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可見「諷誦」的效驗已經 開始與解脫目標--「成佛」有關,並不是僅得消災延壽之類 的現世利益而已。 447頁 (二)經文中所謂的「善男子、善女人」,依照大乘經的 通例,是指在家眾。因此,諷誦該經並未限定在出家眾範圍 內。而是緇素二眾都可以奉行的法門。 《大品般若》之外,同屬於般若系經典的《金剛經》, 對於諷誦的意義與功能,也一再地強調。該經以為: (一)受持經中之四句偈等經文所得之福德,比用七寶布 施琲e沙數之三千大千世界還要多。而且,「隨說是經乃至 四句偈等,當知此處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皆應供養如佛塔廟 ,何況有人盡能受持讀誦。須菩提!當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 希有之法。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則為有佛,若尊重弟子。」 (註3) (二)受持此經四句偈、為他人說,則所得福報勝過以七 寶布施三千大千世界(註4)。 (三)受持讀誦《金剛經》的人,「如來以佛智慧悉知是 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無量無邊功德。」(註5)亦即受持 讀誦者,可以常得佛之護持。 (四)受持讀誦此經者,「則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 菩提。」(註6) (五)《金剛經》之經義不可思議,而受持諷誦此經所得 之果報亦不可思議(註7)。 類似這樣的描述,在《金剛經》中另有多處。這些描述 ,除了說明受持讀誦者可得不可思議果報之外,也透露出與 個人成佛之道有關的信息。如前引第(一)項所說,受持讀誦 此經者,「當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第(四)項也 有「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的說法。這些語句加上 整篇經文在「校量功德」方面的述說,以及前述《大品般若 》「可以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的宣示,使人隱約可 448頁 見受持讀誦本身已經不是僅有「福德」而已,它本身應該就 是一種大乘佛教的新穎修持法門。 說諷誦是修持法門,並不是說「不須如說修行」即可趣 入佛果,而是因為《金剛經》所宣說的核心理趣是一種極為 單純的概念 (譬如「所謂佛法即非佛法」、「應無所住而生 其心」等)。 佛陀在該經中最主要的用意,是在宣示一種與 部派佛教教義不同的新穎思想。這種新穎思想,不是複雜的 哲理體系,而是一種認識諸法時所應採取的如實態度。所以 ,受持讀誦者如能相信、理解經文中所宣示的思想方向,並 如理作意地行為,則立刻可以步入該經義海之中,成為依循 《金剛經》的實踐者 (如六祖慧能一聞便悟,其後無師自修 ,仍能澈悟)。「受持讀誦」之可視為修行方式(至少是重要 的修行階段), 而不只是祈求福德的宗教行為,其故即在於 此。 「視諷誦為修行」的看法在天親(世親)的《金剛仙論》 (即《金剛經》之注釋)中可以得到佐證。該書云: 「此金剛般若理之與教,皆能津通行人,遠詣佛果。 」 ( 註 8) 該書並且將「受、持、讀誦」三者明言為三種修行: 「何者三種修行?一者受修行,謂從他邊受也。 二者 持修行,內自誦持,不令忘失。 三讀誦修行,更廣讀 眾經,亦名修行。 ……依此法門三種修行,得見佛性 ,決定無疑也。 ……但能轉讀眾經,亦名聞慧。此是 讀誦修行也。」 ( 註 9) 依據天親的意思,「廣讀眾經,亦名修行。」讀誦可以 修持聞慧,依此般若慧,自可「津通行人,遠詣佛果」。此 一意義,與《金剛經》中所常宣示的福德果報,合而成為諷 誦的兩大宗教意義。可見諷誦《金剛經》是可以使人福慧雙 修的。 449頁 三、諷誦在其他經典中所宣示的意義 除了般若系經典之外,《法華經》對於諷誦的價值也用 相當多篇幅去強調。諷誦《法華經》所得的功德,比起般若 系經典所說,尤有過之。 在現世利益方面,誦讀《法華經》至少可有下列等功德 : (一)「以佛莊嚴而自莊嚴,為如來肩所荷擔。其所至方 ,應隨向禮。」(〈法師品〉) (二)「如來以衣覆之,又為他方現在諸佛之所護念。」 (〈法師品〉) (三)「讀是經者,常無憂惱,又無病痛……不生貧窮… …刀杖不加毒不能害。」(〈安槳行品〉) 在成佛之道上,至少也有下列功德: (一)「於未來世必得作佛」(〈法師品〉) (二)「佛知其心深入佛道,即為授記,成最正覺。」 ( 〈藥王菩薩本事品〉) 除《法華經》之外,其餘大乘經典中,曾在經文內敘述 諷誦功德的也為數不少。大體而言,所述功德多為諸天鬼神 護持、得大福報等現世利益。至於偏生敘述慧業功德 (如《 持世經》) 者為數較少。甚至於也有全然不談諷誦受持利益 的。依據筆者的抽樣檢查,像《法華經》、《金剛經》這樣 反覆敘述諷誦受持功德的經典,並不多見。這大概也是古代 中國佛教徒較常持誦此二經的原因之一吧! 450頁 四、諷誦與佛教各宗之關係 大乘經典中所宣示的諷誦功德,大體可分為增長福德與 增長慧業二類。這二類正是佛教徒所祈求的主要近程目標。 從上引諸經論可知,諷誦縱使不能概括一切行門,至少可以 成為統領一切行門的樞紐。透過如此簡易的方式,而可以得 到如許眾多的成果,當然信徒們歡喜奉行的。 在這種背景之下,諷誦乃為大乘佛教及密教所競相採行 。而所採取的方式,又依各經典中對諷誦意義的不同宣示, 後世高僧大德的個人理解、及信徒體會的程度而互有不同。 後世佛教界所發展出來的「諷誦文化」也就因此而顯得形形 色色。 有些信徒只會讀誦而不甚解經義,但仍以誦經為常課。 此等人士固然有所不足,但是依經文所說,即使如此,也仍 然有相當程度的福德,並非全無意義。 其次,透過以諷誦為主體而編成的課誦內容,經懺儀軌 ,千餘年來更成為中國佛教的重要活動。不論信徒、寺院的 日課、或各種法會的內容,諷誦都是不可或缺的成分。其與 中國佛教徒的關係,可謂已至水乳交融的程度。它不僅是中 國佛教徒的主要行持,而且是佛教社會化的重要內涵,因為 任何大規模的佛教活動(如各種法會),都幾乎與諷誦有關。 此外,在佛教各宗派的活動中,諷誦所占的比重也不可 忽視。 南傳佛教對諷誦的價值,雖然不如大乘佛教之強調,但 是迄今仍有念誦護身咒 (paritta) 以加持信徒的習俗。錫 蘭每年都要舉行瓦魯會 (Varupirita)、徹夜會 (Tis paye pirita),以及七日會等諷誦護身咒的 451頁 法會。可見以南傳上座部自居的佛教徒也未能免俗(註10)。 此外,現代泰國著名的高僧阿迦曼,在平素修持時也有諷誦 經文的習慣,據《尊者阿迦曼傳》載: 「晚上,……大約在八點離開禪思步道以後,就會聽 到他在住處輕聲地誦念著經典上的章節。在他靜坐禪 思之前, 這會持續好一陣子。 」 (註 11) 可見以諷誦為修持法之一,南傳比丘也有人依行。 諷誦在中外各宗派的實踐體系中,也往往有其不同的地 位。淨土宗以「持名念佛」為宗,其對諷誦佛名的強調,眾 所週知,茲不贅述。此外,該宗對於諷誦淨土三經也甚為重 視,善導《觀經疏》〈散善義〉即以讀誦淨土三經為「就行 立信」中之「正行」(註12)。 密宗的修持原理是三密加持。三密之中的口密,所指就 是諷誦。該宗對此一修持方式有相當精密的整理,譬如在念 誦法方面有五種念誦,念誦的次數依不同修法而多寡不同, 對諷誦效果、諷誦用具(如念珠等)的持法、加持法等也都有 不同的規定。諷誦效驗也與諷誦數量之是否足夠有關,如準 提咒須滿九十萬遍,百字明須滿十萬遍,始能有較具體的成 果。質言之,諷誦是密教修法中極為重要的一環,而且也是 核心的修持法之一。 密教的諷誦,主要是持咒,淨土宗主要是念佛,相對於 此,以諷誦經題及誦經為本宗主要修持法的是日本的日蓮宗 。 日蓮宗各派及受該宗影響的近代新興宗教 (如創價學會 、靈友會等), 是日本影響力最大的宗教信仰。該宗的實踐 方法,可以歸約為「南無妙法蓮華經」七個字。日蓮宗的本 門本尊--大曼荼羅的中心,寫的是這七個字,在本門戒壇 前的懺悔法是唱念這七個字。而信徒平素最主要的修行方法 就是諷誦這七字經題及《法華經》。 452頁 日蓮宗開宗於1253年 (建長五年)。這一年日蓮三十二歲 。四月二十八日早晨,他在清澄山上的「旭之森」地方,面 向朝陽,以宏亮的聲音,朗誦「南無妙法蓮華經」七字,前 後十遍。這是日蓮宗內有名的「立宗大宣言」。日蓮宗就是 在唱題的諷誦聲中成立的。 日蓮本人的修行法門,主要就是唱題及諷誦《法華經》 。當他被流放到伊豆地方時,他曾說: 「從去年五月十二日至今年正月十六日,二百四十餘 日之間,晝夜十二時奉修《法華經》。 為《法華經》 故, 雖為囚禁之身,於行住坐臥讀《法華經》而信行 。受生於人間如此喜悅,又有何事能相比乎?」 一直到他臨終之時,他也是在眾弟子莊嚴諷誦「南無妙 法蓮華經」聲中,安詳地入滅的。 對於日蓮提倡的佛法,我們可以將它命名為「法華易行 道」,而與淨土宗的「淨土易行道」相比擬。若從修持方式 來看,則此二宗其實都是以諷誦為主的「諷誦易行道」法門 (註13)。 五、結語 透過上面的粗略分析,我們可以隱約地發現,在佛教的 實踐體系上,諷誦的宗教意義並不稍遜於持戒與坐禪。諷誦 文化在佛教內部的發展,橫的方面已經跨越中(漢藏二系)日 各國,甚至於南傳佛教,縱的方面也發展成為某一宗派的主 要修持法(如淨土宗、日蓮宗)。因此,這一不甚為佛教學者 所重視的宗教行為,其實具有相當程度的文化意義。 如果回朔到本文撰寫的原始動機,那麼,經過這些分析 之後,也可以知道,如果我們接受大乘《般若》等經的宣示 ,則中日佛教對諷誦的發展應該是常態的,它是大乘佛法的 進一步發展。而且,如依淨 453頁 土宗與日蓮宗的看法,此三宗的諷誦方式,是可以取代其他 大小乘的觀行法門而成為主要修持法的。 454頁 注解 (註 1) 見《大智度論》卷六十七所引經文。 大正25,頁 529b。 (註 2) 同 (註1),大正25,頁617a。 (註 3) 印順《般若經講記》,頁70。81年正聞版。 (註 4) 同前注,頁58。 (註 5) 同前注,頁97。 (註 6) 同前注,頁99。 (註 7) 同前注,頁106。 (註 8) 《金剛仙論》卷一,大正25,頁799b。 (註 9) 同前注,卷六,大正25,頁843a、c。 (註 10) 大正16,頁435c。 (註 11) 前田惠學《現代Зэь⑦ロソ上從部佛教》,頁 213,1986年,東京,山喜房。 (註 12) 曾銀湖譯《尊者阿迦曼傳》,頁297,1993年,臺 北,光明堂。 (註 13) 點校本《善導大師全集》,頁124,76年,弘願文 庫版。 (註 14)參見拙作〈日本日蓮系新宗教應用傳統佛法的態度 與方式〉,收在《二十世記的中日佛教》書中。80 年,臺北,新文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