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自珍對法華經的理解

中印佛學泛論--傅偉勳教授六十大壽祝壽論文集
pp.231--258
蔣義斌


                               231 頁

        一.前言
            龔自珍 (1792-1841 年 ) 身處清代社會轉變之際,其外
        祖父是著名的乾嘉學者段玉裁, 自珍對「漢學」有相當的造
        詣, 但他更關心「經世」,對當時的局勢,有非常深刻的理
        解, 魏源為龔自珍文集作序: 「其書以六書小學為入門,以
        周秦諸子吉金樂石為□郭, 以朝掌國故, 世情民隱為質幹,
        晚尤好西方之書」。( 註 1)
            龔自珍和魏源是清中期的重要學者, 二人的經史之學,
        都頗有可稱述之處,( 註 2) 對晚清的變法扮演了啟蒙的角色
        。 二人亦都自稱是佛弟子,其中龔自珍甚至想以《法華經》
        為中心,統合佛教教義。 本文之旨,即分析龔自珍對《法華
        經》的理解。

        二.龔自珍與佛教的因緣

            龔自珍與佛教結緣, 應是非常早的事,根據吳昌綬《定
        盦先生年

                               232 頁


        譜》龔自珍在十六歲時  ( 嘉慶十二年,1807)  隨父至京城,
        居在法源寺南,自珍「嘗逃塾就寺門讀書」,( 註 3) 龔自珍
        曾說: 「予幼信轉輪,長窺大乘」,( 註 4) 轉輪可能是指輪
        迥,是說年幼時,相信輪迥之說,年長後即讀大乘經典。 龔
        自珍讀經、 訪經,相當用心,曾向龍泉寺僧唯一借經,後贈
        詩謂: 「朝借一經覆以簦,暮還一經龕已燈,龍華相見再謝,
        借經功德龍泉僧」。 ( 註 5) 在北京時,龔自珍和睿親王之
        子裕恩交往, 龔自珍說裕恩「好讀內典,遍識額納特珂克、
        西藏、 西洋、蒙古、回部,及滿漢字,又校定全藏,凡經有
        新舊數譯者, 皆訪得之,或校歸一是,或兩存之,自釋典入
        震旦以來,未曾有也」,( 註 6) 裕恩的校經經驗,對自珍日
        後寫〈正譯〉、 《龍藏改證》、重定《法華經》應有相當影
        響。
            嘉慶二十五年 (1820) 自珍二十九歲時, 詩中有「我欲
        收狂漸向禪」, 「一卷金經香一炷,懺君自懺法無邊」之句
        , ( 註 7) 據吳昌綬《定盦年譜》,龔自珍學佛的第一導師
        為江沅 ( 鐵君 ),另外與錢林 ( 東父 )、慈風友善, 慈風
        深於法相宗,錢林對教、律、禪、淨均有涉獵。 ( 註 8) 江
        沅對龔自珍的影響極刻, 道光四年 (1823) 龔自珍給江沅的
        信上說:

            自珍之學,自見足下而堅進,人小貧窮,周以財帛,亦
            感檀施,況足下教我求無上法寶乎?人小疾痛,醫以方藥
            , 亦感恩

                               233 頁


            力,況足下教我求無上醫王乎?人小迷跌,引以道路,
            亦感指示,況足下教我求萬劫息壤?別離已深,違足下
            督策,掉舉轉多,昏沈不尟。 ( 註 9)

        信中對江沅的依重清晰可見。 在這年,龔自珍與江沅、貝墉
        等, 刊刻唐代華嚴宗大師宗密所撰《圓覺經略疏》,龔為之
        作序,並有發願文。 ( 註 10)
            龔自珍與江沅的交往, 至少可追溯至嘉慶二十五年,自
        珍二十九歲時。 ( 註 11) 自珍三十歲時,作〈能令少年行〉
        詩中「披衣起展華嚴筒」,( 註 12) 三十二歲 ( 道光四年
        ) 自珍在給江沅的信上說: 「〈行願品〉久收到」。 龔自珍
        早年好禪學,他由禪轉至教,可能是受到江沅的影響。 江沅
        逝世時, 龔自珍作詩悼念: 「鐵師講經門徑仄,鐵師念佛頗
        得力, 似師畢竟勝狂禪」,其自注又說: 「江鐵君是予學佛
        第一導師」,「千劫無以酬德」。 ( 註 13)
            江沅之佛學,學於彭紹升。 彭紹升法名際清,號知歸子
        , 是清代著名的居士,撰〈一乘決疑論〉、《華嚴念佛三昧
        論》、 《二林唱和詩》、《居士傳》、《善女人傳》、《重
        訂西方公據》、《念佛警策》等, 龔自珍曾撰〈知歸子讚〉
        , 對彭際清極為推崇,謂: 「震旦之學於佛者,未有全於我
        知歸子」,並說彭際清是「大菩薩度世示現」,


                               234 頁


        在這篇贊中, 自珍自稱「懷歸子」,即感懷知歸子之意。
        ( 註 14)
            龔自珍的佛學思想和《法華經》有密切關係, 雖然在〈
        闡告子〉一文中,他說四十二歲時 ( 道光十三年 1833),才
        開始讀天台宗書,( 註 15) 但他接觸《法華經》,可能早於
        此, 如道光十一年撰〈誦得生淨土陀羅尼記數簿書後〉即謂
        誦咒滅業,以疾證法華三昧,( 註 16) 道光十二年四十一歲
        時,讀陳瓘《三千有門頌》,( 註 17) 在這年他曾說〈西銘
        〉,不如佛經。 ( 註 18) 四十六時 ( 道光十七年 ) 完成他
        的主要佛學著作, 如《龍藏改證》、重新編定《法華經》、
        《支那古德遺書》,他並自稱在此年九月證法華三昧。 四十
        八歲時, 辭官南歸,特意到嘉興楞嚴寺拜紫柏、藕益大師像
        。( 註 19)
            龔自珍接觸過佛教的禪宗、 天台宗、華嚴宗、淨土宗、
        法相宗, 而他的佛學思想和《法華經》有密的關係,如下文
        所述, 他曾企圖以《法華經》綜合佛教教義,甚至重新刪定
        《法華經》。

        三.龔自珍對《法華經》的科判

            《法華經》的科判,和對《法華經》的理解有關。 龔自
        珍在閱讀《法華經》的白文, 即感到《法華經》應分為二部
        ,後來讀天台智者

                               235 頁


        的《法華文句》,智者果然亦分為二分,自珍頗有與古賢相
        合之感, 也增加了不少的自信,在〈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
        中謂:
            吾初讀《法華》白文, 審是二分,及見智者《文句》,
            果判二分。大喜曰: 凡夫知見,乃與大師闇合。又讀七
            周,乃言: 智者〈文句〉,大綱舉矣,條別未盡也。 吾
            大意符智者,別出科判。自〈序品〉至〈學無學品〉訖
            為一會, 以〈安樂行〉為流通; 自〈見寶塔品〉以至
            〈妙莊嚴王品〉為一會, 以〈法師功德品〉及〈囑累品
             〉為流通。( 註 20)
        佛經一般分為序分、正宗分、流通分三部分, 而龔自珍認為
        《法華經》應分為二會, 甚至認為這二會,是可以分開刊行
        。《妙法華經》是鳩摩羅什於西元 405 年譯出,成為《法華
        經》流傳最廣的譯本,其品目及龔自珍的科判對照表列如下:

        序方譬信藥授化五授法見提勸安從如分隨法常如囑藥妙觀陀
        妙普品便喻解草記城百學師寶婆持樂地來別喜師不來累王音
        世羅莊賢 1 品品品喻品喻弟無品塔達品行湧壽功功功輕神品
        菩菩音尼嚴菩  2 3 4 品 6 品子學 10 品多 13 品出量德德
        德菩力 22 薩薩菩品王薩
            5   7 受人* 11品* 14品品17品19薩21+ 本品薩26本品
                  記記  + 12    1516 *18+ 20*   事24普* 事28
                  品品    +           *         品  門  品*
                  8 9                           23  品  27
                                                    2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龔所判第一會                        第二會
       (*:龔所刪除之品         +:龔移置之品 )


                               236 頁


            在龔自珍所分的二會中, 第一會中他認為應刪去第十〈
        法師品〉及第十三〈勸持品〉, 另外將第十一〈見寶塔品〉
        及第十二〈提婆達多品〉移至第二會,為第二會之序品。 因
        此, 自珍重新釐定的《法華娙》所包含的品目如下: 第一會
        :1. 序品;2. 方便品;3.  授舍利弗記並說火宅喻品;4. 須菩
        提迦葉等說窮子喻品;5.  藥草喻品;6. 授迦葉等記品;7. 說
        大通智勝如來並說化城喻品;8.  授五百弟子記弟子說衣珠喻
        品;9. 授學無學人記品;10. 安樂行,其中〈安樂行〉為第一
        會之流通分。 第二會:1. 見寶塔品;2. 授提婆達多記龍女獻
        珠品;3.  從地踊出品;4.  如來壽量品;5. 常不輕本事品;6.
        藥王本事品 ( 原注: 此品今刪少半  );7.  妙音菩薩來往品
        ;8. 普門品; 9. 妙莊嚴王本事品;10. 法師功德品;11. 囑累
        品。 第二會中〈分別功德品〉、〈隨喜功德品〉、〈如來神
        力品〉、〈陀羅尼品〉、〈普賢菩薩勸發品〉等品, 龔自珍
        認為應當刪除。( 註 21)
            至於應刪除的原因, 自珍認為〈法師品〉是「辨士之虛
        鋒,墨士之旁瀋」,其中危句甚多,故當刪除。 〈勸持品〉
        則「無意義,非佛語」。 〈分別功德品〉、〈隨喜功德品〉
        則「校量罪福, 最繁重」,而二品「閒文之諄,三十倍於正
        文,非佛語也」。 〈如來神力品〉則「無實義」,故當刪除
        , 至於〈陀羅尼品〉, 則應別行,不當置於此經中,他說:
        「一切經陀羅尼,皆宜別行在密部」。 〈普賢勸法品〉自珍
        認為是「偽經之最可笑者」, 「凡恫喝挾制之言,皆西竺蛆
        蟲師所為也」, 再者,全經已有〈囑累品〉為流通分,故全
        經之後似不應

                               237 頁

        再以〈普賢品〉為流通分,故予以刪除。( 註 22)
            道光十七年 (1837) 龔自珍撰〈正譯〉, 全文分七節,
        檢討佛經翻的問題,其中第一節,即討論《妙法華》,他說:

            譯者誤也。 誤奈何?曰: 此書實二部,各有序、正、流
            通,合并之,誤者一。 前經十品,後經十一品,無二十
            八品, 今二十八品,其七偽也,其一別行也,誤者二。
            二經各有蔓衍,後經尤雜糅,譯者不察,誤者三。 顛倒
            失其次,移〈安樂行品〉於後經之間,誤者四。 移〈囑
            累品〉於〈藥王〉〈普門〉諸品之上, 使已沒之寶塔,
            復有言辭, 使未離佛側之文殊,來自大海,疑惑眾生極
            矣,誤者五。 又告之曰: 第五事,晉譯、隋譯不誤。
            ( 註 23)

        文中指出《妙法華》的譯誤有五項:
            1.  誤二部經為一部 ;
            2. 今本《妙法華》二十八品中, 〈法師品〉、〈勸
               持品〉、 〈分別功德品〉、〈隨喜功德品〉、〈如
               來神力品 〉、〈陀羅尼品〉、〈普賢品〉為當刪除
               的偽作;
            3. 《妙法華》前後二經 ( 會 ),各有蔓衍,而後半部
               經,尤其雜糅,譯者似未簡別;
            4. 前經之流通分為〈安樂行〉。
            5. 後經之流通分應為〈囑累品〉, 但此品之前又有其
               他諸品,不合佛經之體例, 而《正法華》、《添品
               法華》的最後一

                               238 頁

               品,均是〈囑累品〉, 故應將《妙法華》之〈囑累
               品〉,移至全經之最未。
            《法華經》分為二個主幹, 前半部以〈方便品〉為核心
        ,後半部則以〈如來壽量品〉為中心,( 註 24)《妙法華》
        由〈囑累品〉之後諸品, 即由〈藥王菩薩本事品〉至〈普賢
        菩薩勸發品〉為前二核心發展出之後,才再滋生出的。 佛經
        曾常是如龔自珍所說的「蔓衍」, 就今日學界所知,原始《
        法華經》, 可能是以〈方便品〉、〈如來壽量品〉為核心,
        據此而發展的其他諸品, 其間亦經過一相當漫長的歲月,
        ( 註 25) 因此,龔自珍說「兩經各有蔓衍」,是附合史事的。
        然龔自珍常用「譯誤」, 來批評佛經的翻譯,可能有言過其
        實之處, 因為佛經的蔓衍,也促成佛經版本的歧異,因此,
        鳩摩羅什所譯的《妙法華》, 和其前之〈正法華〉,及隋譯
        〈添品法華〉之間的差異,是經文版本之不同所造成的。 晉
        太康七年 (286) 竺法護所譯〈正法華〉,( 註 26) 和羅什
        所譯《妙法華》相較, 《正法華》的譯出雖較《妙法華》為
        早, 但在原典的版本上,《妙法華》要早於《正法華》半世
        紀之久。( 註 27) 《妙法華》〈囑累品〉之後,尚有六品,
        正說明這六品是二大主幹成立後, 再「蔓衍」出的,而《妙
        法華》的版本,可以反映出實情。 《正法華》、《添品法華
        》則是較晚的版本,故將〈囑累品〉移置於全經之


                               239 頁

        未。 佛經的形成, 幾乎都有一段時間的沈積,也就是說,
        雖然每部佛經的教義, 都是「一時具現」,但其教義的組成
        ,都是發展的過程,其間有相當一段時間的累積。
            前述龔自珍在〈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謂: 「智者《文句
         》, 大綱舉矣,條別未盡也。 吾大意符智者,別出科判」,
         而自珍和智者的科判品目不同何在?智者之科判圖示如下:

                跡門                       本門
                                                        
    │                        ││ 正                    │
          正宗分        流通分     宗       流通        
    序│            ││      │序│││                  │
    分                          分

    序方譬信藥授化五授法見提勸安從如分隨法常如囑藥妙觀陀妙普
    品便喻解草記城百學師寶婆持樂地來別喜師不來累王音世羅莊賢
    1 品品品喻品喻弟無品塔達品行湧壽功功功輕神品菩菩音尼嚴菩
      2 3 4 品6 品子學10品多13品出量德德德菩力22薩薩菩品王薩
            5   7 受人  11品  14品品17品19薩21  本品薩26本品
                  記記    12    1516  18  20    事24普  事28
                  品品                          品  門  品
                  8 9                           23  品  27
                                                    25

                               240 頁


            《法華文句》將《妙法華》分為跡、本二部分, 前十四
        品 ( 由〈序品〉至〈安樂行〉 ) 是「約跡開權顯實」。 由
        〈從地湧出〉至〈普賢菩薩品〉之十四品, 是「約本開權顯
        實」。 也就是說前十四品是「跡」,後十四品是「本」。「
        跡」以〈序品〉為序分, 〈方便品〉至〈授學無學人品〉為
        正宗分,〈法師品〉至〈安樂行〉為流通分。 「本」以〈從
        地踴出品〉, 至該品彌勒問,佛答之半品為序分,由佛告阿
        逸多至〈分別功德品〉為正宗分, 由〈隨喜功德品〉至〈普
        賢菩薩品〉為流通分。
            龔自珍將《妙法華》判為二會, 刪除《妙法華》中之七
        品, 移動〈見寶塔〉、〈提婆達多〉、〈囑累品〉等三品,
        自珍雖有和天台智者相合之處, 但亦有和智者相異者,若依
        自珍的分法, 《妙法華》第一會,以譬喻、授記為中心,〈
        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謂:

           〈方便品〉說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說我但一乘,尚無有
            二,何況有三?此正說之說。 以下乃譬喻說: 一. 火宅
            喻,二. 藥草喻,三. 化城喻。 且說法,且授記,《法
            華》第一會畢矣。( 註 28)

        原始《法華經》, 是以〈方便品〉,及〈如來壽量品〉為核
        心,〈方便品〉謂: 「諸佛唯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
        ,亦即為開、示、悟、入眾生佛之知見, 而出現於世,因此
        ,佛用種種方便、言辭、譬喻教化眾生。 「諸佛以方便力,
        於一佛乘分別說三」, 其實佛的說法,唯有一佛乘,「尚無
        二乘, 何況有三?」《法華經》是以授記的方式,


                              241 頁


        來說明聲聞、緣覺,乃至眾生皆可成佛。 龔自珍對《法華經
        》的意旨,可謂掌握住精髓。
            龔自珍認為《法華經》第一會, 以〈方便品〉一佛乘,
        因緣譬喻、授記為主軸, 前引文中,謂〈方便品〉「以下乃
        譬喻說: 一. 火宅喻,二. 藥草喻, 三. 化城喻,且說法,
        且授記」。 自珍將《法華經》第一會的譬喻,簡化為三喻,
        他很清楚第一會的譬喻不止三喻, ,若將前述自珍所定第一
        會品目名稱, 和通行《妙法蓮華經》作一比對,則會更加清
        晰:

          《妙法華》品名                      龔定品名
          序品                                 序品
          方便品                               方便品
          譬喻品                               授舍弗記并說火宅喻品
          信解品                               須菩提迦葉等說窮子喻品
          藥草喻                               藥草喻品
          授記品                               授迦葉等記品
          化城喻品                             說大通智勝如來并說化城喻品
          五百弟子受記品                       授五百弟子記弟子說衣珠喻品
          授學無學人記品                       授學無學人記品
          安樂行品                             安樂行品

        《法華經》有著名的七喻( 註 29) :1.火宅喻(在〈譬喻品〉);
        2.  窮子喻

                               242 頁


         ( 〈信解品〉  );3.  雲雨喻 ( 〈藥草喻品〉 );4. 化城
        喻 ( 〈化城喻品〉;5. 衣珠喻 ( 〈五百弟子受記品〉 );
        6. 髻珠喻 ( 〈安樂行品 );7. 醫師喻 ( 〈如來壽量品〉 )
        。 其中除醫師喻在第二會外,其他諸喻均出自第一會。 自
        珍的科判,除〈安樂行〉外,均特別將諸品的譬喻, 列入品
        名中。 〈安樂行〉之髻珠喻,龔自珍在品目中,似未特別標
        示, 但在〈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第十三問中謂: 「 ( 安樂
        行品〉 ) 說髻珠喻,以申前三喻」,( 註 30) 其「申前三
        喻」應是指前引第二問中所說的火宅喻、藥草喻 ( 雲雨喻 )
        、化城喻。
            《法華經》七喻中, 醫師喻龔自珍判在第二會,其他六
        喻, 均在第一會,龔自珍特別注重火宅喻、雲雨喻、化城喻
        , 而髻珠喻則是「以申前三喻」,關於《法華經》譬喻的意
        含, 印度最權威的解釋,是世親的《妙法蓮華經論》,其論
        謂: 「七種喻,對治七種增上慢心,此義應知」, 諸譬喻對
        治那七種增上慢人?茲表列於下:

        1. 顛倒求諸功德增上慢心  求天人勝妙境界有漏  以火宅
                                 果報                喻對治
        2  聲聞一向決定增上慢心  自言我乘與如來乘等  窮子喻
                                 無差別
        3.  大乘一向決定增上慢心 無別聲聞辟支佛乘    雲雨喻
        4. 實無謂有增上慢心      實無溺涅槃生涅槃想  化城喻
        5. 散亂增上慢心          不求大乘, 狹劣心   寶珠喻
                                 中生虛妄解
        6. 實有功德增上慢心      聞大乘法, 取非大乘 髻珠喻


                               243 頁


        7. 實無功德增上慢心      聞第一乘,心中不取  醫師喻
                                 以為第一乘          ( 註 31)

        然而,中國佛教更通行三周、三根的說法,《妙法蓮華經文句
        》即有三周之說, 三周是指:1. 法說周;2. 譬喻說周;3. 因
        緣說周,三根: 上根、中根、下根, 為上根人「法說」,為
        中根人「譬說」,為下根人「宿世因緣說」,( 註 32) 釋迦
        有善巧方便, 為不同根器的眾生,開示悟入佛之知見,為眾
        生授記,確是《法華經》前半部的宗旨。
            龔自珍根據天台宗三周三根之論, 於〈妙法蓮華經四十
        二問〉第三十四問謂: 「就三周而論, 為上根說法,授上根
        記,初善也; 為中根說法,授中根也, 中善也; 為下根說法
        ,授下根記,後善也」,文中初善、中善、後善, 本於《妙
        法華》〈序品〉,就《法華經》全經 ( 指今本《妙法華》之
        前半部 ) 而論,〈方便品〉謂佛以一大事因緣,教化眾生,
        是授上根記之初善, 而「三周譬喻,中善也」,至於〈安樂
        行品〉,說髻珠喻,則為後善,為全經之終了。 ( 註 33)
            龔自珍認為《法華經》是以一乘佛教為中心, 因眾生的
        根器不同,而有種種方便。 將《妙法華》〈安樂行〉之前的
        〈見寶塔〉、〈提婆達多〉二品移至後半部, 另外刪除了〈
        法師品〉, 如此,龔自珍認為《法華經》的原貌,是以〈方
        便品〉為核心,以種種譬喻、授記為其內容。

        四.《妙法華》後半部之宗旨

           《妙法華》有二核心,一者以〈方便品〉為核心,另一則
        以〈如

                               244 頁


        來壽量〉為主,為學者的共見。龔自珍亦承認後半部是以〈如
        來壽量〉為正宗分,〈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第十七問,說明
        《法華經》後半部的大綱及品目,他說:

            其文以多寶佛為主,以塔見塔沒為首尾,又以下方海眾
            為由緒,以〈如來壽量〉為正宗,如智者說。又十一品中
            龍女也、藥王也、常不輕也、妙音也、觀世音也、妙莊嚴
            王、此六人者,皆證明如來量者也。以六重證明之,以
            六番指點之,以六事敷演之,以前經例之,此皆不說之說
            。〈如來壽量〉是正說之說。又第十一品亦名〈多寶塔滅
            品〉,多寶佛為證明之始,為證明之終。( 註 34)

        《妙法華》後半部,以多寶佛之塔出現為主軸,而〈見寶塔
         品〉則將過去久遠佛多寶如來,和現在佛釋迦如來,並坐於
        同一蓮花座, 將該經帶入高潮,而〈如來壽量〉也說明釋迦
        是永遠之佛, 釋迦的入滅,則是種方便,該品謂: 「我本行
        菩薩道所成壽命, 今猶未盡,復倍上數」,釋迦佛「今非實
        滅度」, 然則歷史的釋迦佛入滅,是釋迦「以是方便教化眾
        生」。 《妙法華》後半部,以過去久遠多寶如來,來說明佛
        壽命之無量。 以〈見寶塔〉為始,而將《妙法華》之〈囑累
        品〉移置最後, 龔自珍並認為〈囑累品〉,可更品名為〈多
        寶塔滅品〉。( 註 35)
            龔自珍引用《正法華》、 《添品法華》之最後一品為證
        , 認為〈囑累品〉,置於最後,才是正確的,〈妙法蓮華經
        四十二問〉第十四

                               245 頁

        問謂:

            依晉、隋兩譯, 以正秦譯,不亦可乎?此一端可正全經
            之顛倒竄亂,非阿難原文矣。 又此品佛明言多寶佛塔,
            遷可如故, 法會遂散,而下品〈藥王品〉中,多寶佛贊
            宿王華何哉? 〈普門品〉中觀世音以一分瓔珞供多寶佛
            塔又何哉?其倒置不屑辯矣。( 註 36)

        《法華經》後半部,既以如來壽量為主,龔自珍的意見,不
        能說無見地。
            龔自珍認為《妙法華》的後半部, 與前半部是兩部經,
        天台智者大師, 以「跡」、「本」,來關連《妙法華》的二
        個主題, 龔自珍雖贊成天台「跡」 ( 前半部 ) 中有本,「
        本」 ( 後半部 ) 中有跡,( 註 37) 但龔自珍反對是由「跡
        」中生「本」,《妙法華》前、後二會,是二部經, 如〈妙
        法蓮華經四十二問〉第二十一問謂:

            問: 使與前經銜尾相承,由跡生本可乎?
            答: 不可。各自為經。( 註 38)

        既如此, 則半部的經名為何?自珍認為其經名,可定為《平
        等大慧經》, 亦可命名為《釋迦壽量經》、《多寶佛出現經》
        、《多寶佛證明

                               246 頁


        釋迦壽量經》等。( 註 39) 若果如自珍所謂《妙法華》之後
        半部, 應是另一經,則佛經的通例,經首是以「一時我聞」
        開經, 但《妙法華》〈見寶塔〉之首為「爾時」, 對於此
        一反駁,龔自珍的回答是:

            問: 〈見寶塔品〉以爾時二字發端耶?
            答: 必有如是我聞, 必有序法會云云,必有當說《妙法
                蓮華經》云云,譯主欲衍尾,因刪之矣。( 註 40)

        自珍認為〈見寶塔〉之首, 必有「如是我聞」,是翻譯的過
        程中被刪除。 羅什未必如自珍所說刪除了「如是我聞」,但
        原始《法華經》的後半部有「如是我聞」,亦有可能。 《薩
        曇分陀利經》其內容大致和今本《妙法華》之〈見寶塔品〉
        ,及〈提婆達多〉相當,( 註 41)《薩曇分陀利經》可能是
        比鳩摩羅什所用的《妙法華》更早的版本, 薩曇分陀利是梵
        文 Saddharmapund arika 之音譯,薩曇譯為「正法」或「妙
        法」,而分陀利則為蓮花之意。 《薩曇分陀利經》確有「聞
        如是」, 及序法會處、人,凡此似可作自珍主張《妙法華》
        之後半部, 確為獨立一經之佐證,但經名則可能非如自珍所
        說,其經名仍為《法華經》。
            龔自珍認為《妙法華》之前半部, 及後半部,雖是二經
        , 但不是不相關的兩部,二經既可分開,亦可合而為一,他
        說二經「合而讀之, 用證三昧,分而讀之,用證三昧,無不
        可者」, ( 註 42)《妙法華》的


                               247 頁


        後半部, 龔自珍刪除了〈勸持品〉、〈分別功德品〉、〈隨
        喜功德品〉、〈如來神力品〉、〈陀羅尼品〉、〈普賢勸法
        品〉, 另外將〈法師功德品〉移置為全經的倒數第二品,而
        龔自珍說明了刪除及移置的原因,本文已述於前節。
            若再讀上述自珍所刪諸品經文, 當可發現諸品,都是在
        宣說, 受持經典的功德,如〈勸持品〉謂: 「我等於佛滅後
        ,當奉持、讀誦、說此經典」。 〈分別功德品〉謂: 「若有
        受持、讀誦、為他人說,若自書, 若教人書,供養經卷,不
        須復起塔寺及造僧坊供養眾僧」, 「廣聞是經,若教人聞,
        若自持, 若教人持,若自書,若教人書,若以華香、瓔珞、
        幢幡、繒蓋、香油、酥燈供養經卷,是人功德無量無邊, 能
        生一切種智」。 〈隨喜功德品〉則謂以一切樂具,施於四百
        萬億阿僧祇世界六趣眾生之功德, 不如第五十人聞《法華經
        》一偈隨喜功德之百千萬分之一。 〈如來神力品〉: 「如來
        一切甚深之事, 皆於此經宣示顯說」,「應一心受持、讀誦
        、解說、書寫、如說修行」,若經卷所在之處, 皆應起塔供
        養。 〈普賢菩薩勸發〉: 「求索者、受持者、讀誦者、書寫
        者, 欲修習是《法華經》,於三七日中,應一心精進,滿三
        七日已, 我當乘六牙白象 ( 現前說法 ) 」,若有人批評受
        持《法華經》, 不管其批評是否為真實,此人現世得白癩病
        , 若有人輕笑受持《法華經》者,其人當世世牙齒疏缺,醜
        脣、 平鼻、手腳繚戾、眼目角睞、身體臭穢、惡瘡膿血、水
        腹、短氣、諸惡重病。 於此,不難看出,龔自珍所刪除的諸
        品,都和經卷受持、經卷崇拜有關。 這可能和龔自珍認為《
        法華經》後半部, 應以佛塔為主有關,他認為《法華經》的
        後半部, 是以多寶佛塔之出現──〈見寶塔品〉為始,以多
        寶佛塔還沒──〈囑累品〉為終。
            整部《妙法華》中, 有佛塔崇拜、經卷崇拜、塔經和合
        崇拜等三

                               248 頁


        種宗教崇拜形態。 前半部的〈授記品〉即是以佛塔崇拜為主
        ,如謂:

            我今語汝, 是大迦旃延於當來世,以諸供具養奉事事八
            千億佛,恭敬尊重。 諸佛滅後,各起塔廟高千由旬....
            眾華、 瓔珞、塗香、末香、燒香、繒蓋、幢幡、供養塔
            廟。

        塔的崇拜在佛教中起源甚早,和大乘佛教的關係,至今學界
        仍有不同意見,不過塔的崇拜,可能要早於經卷崇拜,而早
        期塔內所供奉的,則是舍利。
            在較晚期的般若系經典, 即已有經卷崇拜,如鳩摩羅什
        譯《大品般若經》, 即明白宣示經卷供養,要勝過舍利塔供
        養,如謂:

            佛告釋提桓因言, 憍尸迦! 若滿閰浮提,佛舍利作一分
            , 復有書般若波羅蜜經卷作一分,二分之中汝取何所?
            釋提桓因白佛言: 世尊!( 略 ) 二分之中, 我寧取般若
            波羅卷。 何以故?世尊! 我於佛舍利非不恭敬,非不尊
            重,世尊! 以是舍利從般若波羅蜜中生。( 略 )
            佛告釋提桓因言: 如是! 如是! 憍尸迦,若善男子, 善
            女人,書般若波羅蜜經卷供養恭敬香花,乃至幡蓋。 若
            復有人書般若波羅蜜經卷, 與他人令學,是善男子,善
            女人,其福甚多。( 略 ) 善男子,善女人,欲供養現在
            佛,恭敬尊重讚歎花香乃至幡蓋,當供養般若波羅蜜。
            ( 註 43)

                               249 頁


        經卷供養為大乘運動,開創了一些新的契機。《妙法華》〈法
        師品〉, 即是以經卷供養,作為創作經典的指導原則,如謂
        「於此經卷敬視如佛」, 而由〈法師品〉亦開始轉以《法華
        經》授記, 如該品謂: 「 ( 大眾 ) 咸於佛前聞妙法華經一
        偈一句, 乃至一念隨喜者,我皆與授記,當得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 只要有人受持、讀、誦、解說、書寫《法華經》
        , 即「應以如來供養而供養之」,此品既名〈法師品〉,所
        謂法師, 應指能受持、讀、誦、解說、書寫《法華經》者
         。〈法師品〉又說能為人說《法華經》一句者,此人為「如
        來使」,是如來所遺。 〈法師品〉在龔自珍的科判,認為是
        應予以刪除的。 如此,龔自珍似未體會出,經卷供養所可能
        發展出的新內涵。
            在《妙法華》中, 除了有經卷崇拜、佛塔崇拜外,更能
        反應出其特色的是經塔合和的崇拜。 〈法師品〉有強烈的經
        卷供養觀外, 其實仍會歸為經塔合和供養,如〈法師品〉之
        未, 釋迦囑咐藥王菩薩時說:

            藥王! 在在處處, 若說、若讀、若誦、若書、若經卷所
            住處, 皆應起七寶塔,極令高廣嚴飾,不須復安舍利。
            所以者何?此中已有如來全身。

        塔原是放置舍利供奉的, 而在經塔和合供養的新崇拜方式中
        , 產生了新的解釋,認為經就是佛的舍利,故不須放置舍利
        。
           嚴格地說,《妙法華》是以經塔和合為主軸,〈法師品〉
        在全經中轉以經卷授記, 而後半段則以經塔合和,而接下來
        的〈見寶塔品〉則說多寶佛的舍利全身塔, 「為聽是經故,
        踊現其前為作證明」, 在〈分別功德品〉說: 「善男子,善
        女人受持、讀誦是經典者,為已起


                               250 頁


        塔,造立僧坊, 供養眾僧」, 雖可見其經卷供養的取向,但
        仍不失其經塔合和的本質。
            龔自珍將《法華經》的後半部, 判為以多寶佛為核心,
        頗有見地, 但刪除一些經卷供養的品目,則似有將《法華經
        》後半部理解為佛塔供養之嫌。
            龔自珍對《妙法蓮花經》的科判, 有其新穎之處,但刪
        除的品數, 達七品之多,不可不謂為「強悍」,他在〈妙法
        蓮華經四十二問〉之末謂:

            問: 子重定《法華》之文, 悍如此, 不問罪福乎?
            答: 凡我所說,不合佛心,凡我所判, 不合阿難原文,
                我為無知, 我為妄作,違心所安,誑彼來學,我判
                此竟,七日命終,墜無間獄,我不悔也。 如我所言
                , 上合佛心,我所科判,上合阿難原文,佛加被我
                , 智者大師加被我,我疾得法華三昧,亦得普見一
                切色身三昧, 現生蒙佛夢中授記,得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 註 44)

        可見他對自己的理解相當有自信, 〈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
        作於道光十七年 (1837) 正月,該年九月二十三日, 龔自珍
        「聞茶沸聲,披衣起,菊影在扉,忽證法華三昧」,( 註 45)
         道光二十年, 他寫〈己亥雜詩〉仍謂「鳩摩枉譯此經 (
        《妙法華》 ) 來」。由此,可見龔自珍對他所刪定的〈〈法
        華經》頗為堅持。

                               251 頁


        五.《法華經》的經王地位

            龔自珍對《法華經》用力頗多, 他雖認為現本《妙法華
        》有些品目須要刪除, 但他對《法華》推崇倍至,他認為《
        法華經》為經王, 在〈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開宗明意,指
        出《法華經》的經王地位,他說:

            問: 三藏十二部, 《妙法蓮華經》為經之王,何也?
            答: 隋以來判教諸師, 皆曰: 《華嚴》日出時,《法華
                》日中時,《涅槃》日入時。 明藕益大師曰: 「諸
                經有《法華》, 王者之有九鼎,家業之有總帳簿。
                」與一切經各各自言經中之王不同。( 註 46)

        很明顯地, 龔自珍是延續明代藕益大師,視《法華經》為佛
        教教義的「總帳簿」, 《法華經〉〉是統攝佛教一切教義的
        經王。 〈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第二問中龔自珍又引明代幽
        溪大師之言謂: 「一切經所說,統於是經」,因此, 龔自珍
        所謂經王的意義,是非常清楚了。 龔自珍更認為《法華經》
        可以統合各宗派, 在深究《法華經》之前,他曾參了一段時
        間的禪,在〈己亥雜詩〉曾謂:「狂禪闢盡禮天台」,( 註 47)
        但這並不是說禪宗, 言之無物,他認為禪與《法華經》,是
        一鼻孔出氣的,〈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謂:


                               252 頁


            六祖大師《壇經》第七則曰:  有人咨問《法華經》大義
            ,祖命誦其文,誦至〈化城喻品〉,祖遽曰: 止。 即口
            授大義云云。 六祖所言與天台智者大師之言,無二無別
            , 謂之六祖所撰《法華玄義》可矣,謂之六祖所授《摩
            訶止觀》、《六祖法華三昧》,無不可矣。 夫六祖文殊
            化身也。 ( 註 48)

        將《壇經》視為六祖的《法華玄義》,並非一時筆興之言,
        〈最錄壇經〉謂:

            六祖所獲于《法華》、 涅槃》也,與吾智者大師同,
            謂之六祖撰《法華玄義》可,謂之《涅槃玄義》可,謂
            之六祖《摩訶止觀》無不可也。 其斥淨土,開唯心之宗
            ,最上法門,我實不見其謗淨土。 五燈以還,險語過此
            者多有,何獨議六祖! ( 註 49)

        禪宗多機鋒,且強調自力, 但龔自珍認為六祖並不排斥淨土
        , 且視《壇經》之旨,與智者之作品相同,龔自珍並將六祖
        與智者,同置於一龕供奉。 ( 註 50)
            宋以後, 中國佛教的大問題,有禪淨關係、禪教的分齊
        , 明、清時「禪淨雙修」、「禪淨一致」成為一般的趨勢,
        在教理、修持, 禪、淨都是佛教界關心的問題,而上述的問
        題,龔自珍都希望,能以


                               253 頁


        《法華經》當作黏合劑。 龔自珍曾撰〈以天台宗修淨土偈〉
        ,( 註 51) 他想以《法華經》融攝淨土的態度,是非常明確
        的。 龔自珍曾撰〈正譯〉一文,該文共分七節,第一節是討
        論《妙法華》的翻譯, 第七節是總論歷代所譯之經,第六節
        是討論咒語發音, 第五節是批評《大般若經》的翻譯,第四
        、第三、第二等三節,則是討論淨土宗彌陀系經典,( 註 52)
        ,在撰述〈正譯〉之前,龔自珍於道光十一年撰〈誦得淨土
        陀羅記數簿書後〉立願誦拔一切業障根本得生淨土陀羅尼,
        以「疾證法華三昧」, 並立誓於戊戌年 ( 道光十八 ) 誦畢
        ,戊戍年即撰〈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之次年。 該文之後,
        又說得生淨土陀羅尼, 即一切陀羅尼,誦此陀羅尼,即是誦
        大小彌陀,同時亦即是誦《法華經》( 註 53)。 道光十二
        年 ( 壬辰 ) 龔自珍自謂初無法接受天台性具的思想, 後移
        之念佛三昧, 以彌陀性具法界中之我,念我性具法界中之彌
        陀, 而此理念,與《法華》: 「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
        並行不悖。( 註 54)
            前述〈妙法華蓮華經四十二問〉時, 曾提及龔自珍認為
        《妙法華》中〈陀羅尼品〉應予以刪除, 自珍認為陀羅尼,
        應別行於密部。 這並不是說他反對誦咒,道光十七年十月,
        龔自珍又撰〈論京北可居狀〉告誡其子謂:  「子孫如聰慧者
        , 宜習蒙古書,通喇嘛經咒,習蒙古書,通喇嘛經咒,可以
        代東南書記之館,教讀之師」,( 註 55) 此論出自以經史之
        學著稱的大師之口, 確實令人稱奇,但此文並非一時之戲文
        ,而是很嚴肅的一篇誡子書。
            龔自珍誦咒, 發願「疾證法華三昧」,以《法華》修淨
        土, 又自

                               254 頁


        己制定觀儀, 〈定盦觀儀〉謂其觀儀是依智者之師南岳慧思
        教儀而定, 在生起次第方面,先觀阿彌陀佛,次觀觀世音、
        大勢至菩薩, 並誦拔一切業障根本得生淨土陀羅尼,在觀儀
        之後, 自珍謂: 「弟子龔自珍稽首釋迦牟尼文佛、阿彌陀佛
        、 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及南岳思大師、天台智者大師」
        ,很明顯,自珍是以《法華》修淨土。
            道光十七年, 龔自珍又撰《支那古德遺書》,該書已佚
        , 今僅有〈序〉,該書收集了慧思、智者、湛然、無相、帝
        心 ( 杜順 )、宗密的著作,其〈序〉謂:

            有化城以為之止息,乃有大事因緣以為之歸墟。 其言明
            且清也,故被乎三根,其術至樸實平正也。 故其書二根
            學焉, 而各無弊,莊論法語,尚懼不聰,烏有所謂機鋒
            者乎! ( 註 56) ( 註 56)

        龔自珍編集此書的宗旨, 是以《法華經》,一乘佛教為開示
        悟入眾生佛之知見為主, 因眾生根器,有所不同,故有三根
        方便施教,文中化城、大事因緣,均出自《法華》, 他並認
        為「三乘所劬勞, 八教所筦鑰,盡事禪」,並非離了教,另
        外尚有禪,該〈序〉又說:

            診脈處方, 臨時區配,烏有以現成語句,囫圇籠罩人者
            乎?或宗《華嚴經》, 或宗《法華經》,或宗《涅槃經
             》,荊谿讚天台云: 「依經帖釋,理富義順」,烏有所
            謂教外別傳者乎?或難之曰: 天台所云云, 都在《法華
            》七卷內耶?應之曰: 書不盡言,言不盡意, 作者無之
           ,述者有之,九流之通例如此矣。烏有所謂孤提祖印,密
           付衣盔者乎?以佛為師,以佛知見為


                               255 頁


           歸,以經論為導,以禪為行,烏有所謂不向如來行處行者
           乎?( 註 57)

        龔自珍《支那古德遺書》, 是以《法華》的融合精神,調和
        禪教,至為明顯。
            唐代以後, 中國佛教有天台、華嚴的對峙、競爭,而龔
        自珍認為華嚴宗之五教與天台宗之四教, 是可以相通的,
        ( 註 58) 又於〈最錄禪源諸詮〉謂: 「居末法中,欲敵生死,
        如救頭然,達摩、天台、賢首, 同是菩薩,華嚴、法華,同
        是圓教。 起禪教分別想,於教中又起教相分別想,於達摩及
        天台及賢首生軒輊想, 於華嚴、於法華生軒輊想,皆是也,
        皆非也,皆不必,皆不暇」。( 註 59)

            由前所述, 龔自珍認為《法華經》是經王,因為《法華
        經》有不說之說、正說之說、譬喻之說, 而實際只說一佛乘
        ,於禪、教,起分別想, 在方便、根器的層次,有其必要,
        而在唯一佛乘的層次, 則沒有必要起分別想,因此,對禪宗
        、天台、華嚴,起分別想,皆是亦皆非。 另外,又以法華三
        昧與淨土結合。 也就是說,龔自珍是以《法華經》為中心,
        欲重新建立佛教的體系, 而此體系可以和禪、淨、華嚴、天
        台相會通。 以《法華經》,融通各宗,是龔自珍的大前題,
        但他的《法華經》, 和鳩摩羅什所譯的《妙法蓮華經》不盡
        相同, 也就是說,經過龔自珍重新編排過的《法華經》,已
        和天台宗所用的《妙法華》不同。 《法華經》以新的面貌出
        現,新經典的出現,可否稱為


                               256 頁


        新的佛教趨向?

        五.結論

            龔自珍的生活時間, 大致和馬克斯相當,當時中國社會
        和西方社會一樣, 面臨重大轉變,社會問題嚴重,侯外廬《
        近代中國思想學說史》, 稱龔自珍是「揭露封建黑暗預言民
        族危機底議政家」, 中國在龔自珍逝世前一年和英國爆發鴉
        片戰爭,再後九年,太平天國起事。( 註 60) 太平天國起事
        ,應理解為中國內部問題總爆發。
            馬克斯有深刻的人文關懷, 雖然馬氏對宗教的批評不遺
        餘力,  但羅素在 《西方哲學史》 一書,   將馬氏和
        St.Augustine 的語彙作了類比,馬克斯是將基督教的情感運
        用於社會主義。( 註 61) 現代一些唯物主義的學者,往往將
        龔自珍視為「封建迷信」的傳聲筒。( 註 62) 如此,將無法
        理解這位近代中國變法史上,居於啟蒙導師地位者的理念。
            龔自珍五歲時 ( 嘉慶元年,1796) 白蓮教民叛,嘉慶八
        年福建同安棉花工蔡牽等入海起起事, 次年,蘇州市民聚眾
        搶糧, 在龔自珍撰〈明良論〉的同一年 ( 嘉慶十八年 ) 天
        理教叛, 段玉裁給龔自珍的評語謂: 「四論皆古方也,而中
        今病,豈必別製一新方」。( 註 63) 嘉慶二十一年,作〈平
        均篇〉,文謂: 貧富不均,羡慕、憤怨、驕汰、嗇吝, 會造
        成「澆漓詭異之俗」, 因而「不祥之氣,鬱於天地之間,鬱
        之久乃

                               257 頁


        必發為兵燹」,( 註 64) 道光十七年,英國鴉片進口,直逼
        四千箱, 同年四川的彝族起事,也在這年他完成了〈正譯〉
        、 〈龍藏考證〉、〈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支那古德遺
        書》。 次年,林則徐南下禁煙,龔自珍致函林則徐,說鴉片
        是「食妖」, 並提出多項建議,其中有一項謂「火器宜講求
        」, 並想南下助林則徐,而林則徐的覆函對龔自珍的建議,
        亦多有採納 ( 註 65) 。龔自珍對時局極為關心,而這段時間
        , 他完成了佛學方面的主要著作,因此,我們不能說龔自珍
        研究佛教,是為了消極避世。
            大乘佛教的核心教義,是六波羅蜜 ( 六度 ),六度須以
        實際的行動, 作價值的無限開發,般若系統經典,創造了一
        系列英雄典範, 這些英雄,以一顆永不休止的熱情,獻身於
        變動無常的俗世,即不執著,又不放棄價值。
            中國佛教直正掌握般若的精神, 是由鳩摩羅什翻譯般若
        系經典開始。 就在鳩摩羅什翻譯的《大智度論》中,隱約提
        及《法華經》優於般若經,如謂:

            問曰:更有何法甚深,勝般若者F而以般若囑累阿難,而
                 餘經囑累菩薩。
            答曰:般若波羅蜜非祕密法,而《法華》等諸經,說阿羅
                 漢受決作佛,大菩薩能受持用。 ( 註 66)

        鳩摩羅什譯出《妙法華》後, 《法華經》才在中國佛教界取
        得特殊地

                               258 頁


        位。 現今尚存最早的《法華經》疏,即鳩摩羅什弟子道生所
        著之《法華經疏》, 可見以羅什為主的長安教團,對《法華
        經》是極端的重視。《法華經》會三 ( 聲聞、緣覺、菩薩 )
        歸一 ( 佛乘 ),對小乘其他教派採取包容的態度,也最能為
        當時教義分岐的佛教, 提供一可以包容不同教義的可能性。
        若說南北朝的中國佛教, 是以《法華經》為黏著劑,將其他
        不同的經典,予以關連,當不為過。
            《法華經》的集成, 是經過相當長的時間,這部經典,
        本身即是時間的沈積, 《法華經》史,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
        。 若以現代學術標準,可能會對龔自珍的科判,提出一些批
        評, 但若以銓釋的角度來看,龔自珍的科判,是將《法華經
        》的歷史沈澱作另一新的呈現。 他甚至認為《法華經》的記
        錄者阿難,為「一載筆之史」,( 註 67) 並認為《法華經》
        與其他經典不同之處, 在《法華經》是一記事多於記言的經
        典。 ( 註 68)  這可能和龔自珍是一出色的史學家有關。
        ( 註 69)《法華經》的核心是一乘佛教、授記、方便, 龔自珍企
        圖重新釐清這部經典資源,因此,有新的科判出現。 龔自珍
        仍確定《法華經》是「經王」的地位, 也以《法華經》來融
        攝其他的宗派,這應是中國佛教另一可能的新契機。



        附註

        
        註1: 魏源,〈定盦文錄〉,收於龔自珍,《龔自珍全集》,
             (台北,河洛圖書,民國六十四),頁 632。
        
        註2: 參吳澤,〈魏源的歷史變易思想研究〉,收於氏編,
            《中國近代史學史論集》,(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1984)。
        
        註3: 吳昌綬,《定盦先生年譜》,收於《龔自珍全集》,
             頁595。
        
        註4:〈齊天樂〉,《龔自珍全集》,頁575。
        
        註5:〈己亥雜詩〉,《龔自珍全集》,頁512。
        
        註6: 同前註。
        
        註7:〈庚辰 驛鼓三首〉,《龔自珍全集》,頁444。
        
        註8: 吳昌綬,《定盦先生年譜》,收於《龔自珍全集》,
             頁606。
        
        註9: 〈與江居士箋〉,《龔自珍全集》,頁345。
        
        註10:〈重刊圓覺經略疏後序〉、〈助刊圓覺經略疏願文〉,
             《龔自珍全集》,頁386-387。
        
        註11: 該年龔自珍之詩有〈趙晉齊魏、頊千里廣圻、鈕非石樹
              玉、吳南薌文徵、江鐵君沅同集虎邱秋讌作〉,《龔自
              珍全集》,頁447。
        
        註12:〈辛已 能令公少年行〉,《龔自珍全集》,頁453。
        
        註13:〈己亥雜詩〉,《龔自珍全集》,頁523。
        
        註14:〈知歸子贊〉,《龔自珍全集》,頁396。
        
        註15:〈闡告子〉,《龔自珍全集》,頁130。
        
        註16: 見《龔自珍全集》,頁391。
        
        註17:《龔自珍全集》,頁400,〈最錄三千有門頌〉謂:「壬
              辰歲(道光十二年)得此書于龍泉寺,思之七晝夜。」
        
        註18:〈語錄〉,《龔自珍全集》,頁429謂:「論橫渠〈西銘〉
              曰:朱文公云:前半篇是棋盤,後半篇是下棋子。又曰:
              即以文章論,亦北宋第一篇文字。昔年悔不讀,自今始
              願讀三千過。又曰:亞於佛經一等耳。
        
        註19: 吳昌綬,《定盦先生年譜》,收於《龔自珍全集》,頁
              621-623。
        
        註20:〈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龔自珍全集》,頁636。
        A NAME="n20">
        註21: 同前註,頁364。
        A NAME="n22">
        註22: 同前註。
        A NAME="n23">
        註23:〈正譯〉,《龔自珍全集》,頁357。
        
        註24: 平川彰等著、林久稚譯,《法華思想》,(台北,文殊,
              民國七六年),頁10;47。
        
        註25: 見《法華思想》,頁11。
        
        註26: 僧佑,《出三藏記集》,(大正藏,第55冊),卷8,
             〈正法華經記〉,頁56C。
        
        註27: 平川彰,〈大乘佛教的法華經位置〉,收於平川彰
              等著、林久稚譯,《法華思想》,(台北,文殊,民國
              76年),頁11,認為《正法華》原典成立的時間若為
              西元250年左右,則《妙法華》原典的成立,則為西元
              200年左右。
        
        註28:〈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龔自珍全集》,頁363。
        
        註29: 有系統地討論《法華經》譬喻的作品,應始於世親的
              《法華經論》,見世親撰、菩提流支譯,《妙法蓮華
              經憂波提舍》,(大正藏,第26冊),頁8c,謂:「七種
              喻,對治七種增上慢心」
        
        註30:〈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龔自珍全集》,頁364。
        
        註31: 同註29。
        
        註32: 智者說,《法華文句》,(大正藏,第34冊),頁45c。
        
        註33:〈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龔自珍全集》,頁368。
        
        註34:〈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龔自珍全集》,頁365。
        
        註35: 同前註。
        
        註36: 同前註。
        
        註37: 同前註,頁366。
        
        註38: 同前註,頁368。
        
        註39: 同前註,頁367。
        
        註40: 同註38。
        
        註41: 鳩摩羅什所譯的《妙法蓮華經》,原本只有二十七品,
              無〈提婆達多〉,羅什弟子道生所著《法華經疏》,
              收於《卍續藏經》,第150冊。
        
        註42: 同註38。
        
        註43: 鳩摩羅什譯,《摩訶般若波羅蜜》,(大正藏,第8冊)
              ,卷37〈法稱品〉,290b。
        
        註44:〈妙法蓮華經四十二問〉,《龔自珍全集》,頁370。
        
        註45:〈己亥雜詩〉,《龔自珍全集》,頁517。
        
        註46:《龔自珍全集》,頁363。
        
        註47:《龔自珍全集》,頁516。
        
        註48:《龔自珍全集》,頁368。
        
        註49:《龔自珍全集》,頁402。
        
        註50:〈己亥雜詩〉(《龔自珍全集》,頁517)謂:「龍樹靈根
              派別三,。 家家楖栗不能擔,我書喚作《三椏記》,
              六祖天台共一龕」,該詩原注:「近日述天台家言為
              《三普銷文記》七卷,又撰《龍樹三椏記》」,但這
              二部書已佚。
        
        註51:《龔自珍全集》,頁372。
        
        註52:《龔自珍全集》,頁357-362。
        
        註53:《龔自珍全集》,頁391。
        
        註54:〈最錄三千有門頌〉,《龔自珍全集》,頁400。
        
        註55:《龔自珍全集》,頁356。
        
        註56:《龔自珍全集》,頁384。
        
        註57:《龔自珍全集》,頁384-385。
        
        註58:〈最錄原人論〉,《龔自珍全集》,頁405。
        
        註59:《龔自珍全集》,頁405-406。
        
        註60: 侯外廬,《近代中國思想學說史》,下冊,頁609。
        
        註61: Bertrand Russell,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P361.
        
        註62: 如陳鍾管等,《龔自珍研究》,(北京,人民文學出版
              社,1984年),頁108謂:「龔自珍的一些詩歌,成為尊
              佛談禪和宣揚因果報應,封建迷信思想的傳聲筒」,不
              只誤解佛教,亦不了解龔自珍的佛教思想。
        
        註63:《龔自珍全集》,頁36。
        
        註64:《龔自珍全集》,頁78。
        
        註65:〈送欽差大臣侯官林公序〉,《龔自珍全集》,頁169-
              171。
        
        註66: 鳩摩羅什譯,《大智度論》,(大正藏,第25冊),
              卷100,頁754b。
        
        註67:《龔自珍全集》,頁369。認為佛經中,有歷史意義,
              在龔自珍的其他詩句中,亦有些線索,如〈夢得
              「東海潮來月怒明」之句,醒,足成一詩〉,《龔自珍
              全集》,頁440謂:「梵史竣編增楮壽」,這裡的「梵史」
              ,可能即指佛經。
        
        註68:《龔自珍全集》,頁363。
        
        註69: 錢穆,《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下冊,(台北,台灣
              商務印書館,民國六十五年),頁535 謂龔自珍是章學
              誠六經皆史論的繼承者。關於龔自珍在史學上的重要
              成就,參張承宗,〈龔自珍史學研究〉,收於吳澤主
              編,《中國近史學史論集》,上冊,(華東師範大學出
              版社出版,198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