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境解脫」到「心解脫」 建立心境平等的佛教生態學

楊惠南


(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


佛教與社會關懷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pp195-206)



195 頁 從「境解脫」到「心解脫」 建立心境平等的佛教生態學 楊惠南    近一、兩年來, 隨著「環(境)保(護)」這一理念的 受到國人重視,台灣佛教界也開始從事環保的工作。 就以花 蓮慈濟功德會所推動的「預約人間淨土」, 以及台北農禪寺 和法鼓山所提倡的「心靈環保」來說, 當代台灣佛教界的環 保運動,可謂成果裴然。 然而,以這兩個道場或單位為主導 的台灣佛教環保運動, 不管是在實際的環保工作,或在環保 理念的建立之上,卻都有所偏頗、值得商榷。    拙文──〈當代台灣佛教環保理念的省思──以「預約 人間淨土」和「心靈環保」為例國〉( 註 1) ,曾經指出︰ ( 一 ) 在實際的環保工作方面,二者都偏於垃圾回收和植樹 , 未能觸及汙染台灣環境的兩大汙染源︰資本家所開設的工 廠,以及已與資本家利益結合的政府。( 二 ) 在環保理念的 建立方面, 二者都有重「(內)心」輕「(外)境」的傾向 ;也就是說,二者都偏於「心理垃圾」(貪、瞋、癡等煩惱) 的去除, 卻忽略了外在世界之真正垃圾(土地汙染、河川汙 染、空氣汙染、核能汙染)的防治與清理。    在這二者當中,第 (一) 乃實際的環保工作;第 ( 二 ) 則是第 ( 一 ) 的理論基礎。 重「心」輕「境」的環保理論 , 乃「預約人間淨土」和「心靈環保」之所以有所偏頗、值 得商榷的原因。 他們錯誤地以為︰一己內心煩惱的掃除,即 可達到外在世界汙染的徹底清理。 他們不了解︰外在世界的 清淨,乃是達到內心解脫不可或缺的先決條件。    這樣看來, 建立一個心、境平等的佛教生態學,乃是刻 不容緩的事情。 而且,為了對治重「心」輕「境」這一古來 即已形成的錯誤理念, 此時此地甚至應該提倡重「境」輕「 心」,亦即「境」先「心」 196 頁 後的佛教生態學。    本文試圖透過更多的經證,說明心、境平等(甚至「境」 先「心」後)的生態學,乃佛教經論的本意 ( 註 2) 。也就 是說, 一個修行者,固然必須了解︰只有「心解脫」,才能 「境解脫」; 但也不可或忘︰只有「境解脫」,才有「心解 脫」的可能。 後者意味著︰外在世界的清淨無染──「境解 脫」, 乃是內心煩惱徹底掃除──「心解脫」的必要條件。 壹、 《維摩經》〈佛國品的〉「淨土之行」   不管是「預約人間淨土」或是「心靈環保」的環保理念 ,都是建立在《維摩經》〈佛國品〉( 註 3) 當中的淨土思 想之上 ( 註 4) 。 該經曾說︰「若菩薩欲得淨土,當淨其心 。 隨其心淨,則佛土淨。」 ( 註 5) ,這是該經有名的「唯 心淨土」,古來即被淨土宗和禪宗的高僧,所熱烈討論。 換 成環保的名詞來說, 經文的意思似乎是︰如果要使外在的環 境不受汙染,就必須先清淨自己內心的煩惱。 因此,內心的 清淨,乃是外境不受汙染的先決條件。 內心的清淨,也就來 得比外境的清淨,更為根本、更加重要。 例如,在「心靈環 保」的運動當中, 曾把「不說謊」、「生氣時念佛」、「開 車時不要趕路、 搶路」、「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等純 屬內在心靈修養的德目,當作是環保的德目 ( 註 6) 。 這似 乎是荒誕不經的作為, 但是,只要了解這類的環保運動,實 際上建立在重「心」輕「境」的經據和理論之上, 也就變得 可以理解了。 無疑地,這種重「心」輕「境」的環保理念, 乃是當前台灣佛教環保運動的主要盲點 ( 註 7) 。    說它是盲點, 並不是《維摩經》的錯誤,而是引據者的 斷章取義。 《維摩經》〈佛國品〉,在述說「唯心淨土」之 前,還有相當長的一段經文。 這段經文往往被人忽略(包括 古代高僧); 但是,如果捨去這段經文不論,《維摩經》〈 佛國品〉的淨土思想, 即是截頭去尾的殘缺 197 頁 思想,不足以窺其全豹。 這段經文相當冗長,本文不想全部 抄錄,下面僅作簡略的說明和必要的引錄 ( 註 8) ︰  首先, 寶積菩薩向釋迦牟尼佛,請教有關「菩薩淨土之 行」。 而釋迦先是原則性地回答說︰「眾生之類是菩薩佛土 。 」也就是說,眾生有許多不同的類別;不同類別的眾生, 應該有不同型態的淨土(佛土)。 例如,有重視持戒的眾生 ,有重視布施的眾生。 菩薩為了度化重戒眾生,創建了「其 地平正」的淨土;為了度化重施眾生,則創建了「七珍具足」 的淨土 ( 註 9) 。 修習「淨土之行」的菩薩,依照祂們不同 的本願, 即以所化眾生的不同類別,來創建不同型態的淨土 。 所以,釋迦緊接著解釋說︰「菩薩隨所化眾生(之類別不 同),而取(不同型態的)佛土。 」又說︰「菩薩取於(不 同型態的)淨國,皆為饒益諸(不同類別的)眾生故。 」    上面所引「眾生之類是菩薩佛土」這句經文, 乃《維摩 經》〈佛國品〉所說「菩薩淨土之行」的總原則。 而其詳細 修行方法──「因行」的展開,則在下面的一長段經文 ( 註 10) 。這段經文總共說到了十七種修習「淨土之行」的德目; 它們是︰(1)直心;(2)深心;(3)菩提心;(4)布施;(5)持戒; (6)忍辱;(7)精進;(8)禪定;(9)智慧;(10)四無量心;(11) 四攝法;(12)方便;(13)三十七道品;(14)迴向心;(15)說除 八難;(16)自守戒行,不譏彼闕;(17)十善。這十七種德目, 其實是一切修行法門的根本,並無特殊之處。 特殊的是,在 十七種德目的長段說明之後,緊接著有一小段經文; 這是特 別值得我們注意的︰   菩薩隨其直心,則能發行。 隨其發行,則得深心。隨其 深心,則意調伏。 隨意調伏,則如說行。隨如說行,則能迴 向。隨其迴向,則有方便。隨其方便,則成就眾生。 隨成就 眾生,則佛土淨。 隨佛土淨,則說法淨。隨說法淨,則智慧 淨。隨智慧淨,則其心淨。隨其心淨,則一切功德淨。 是故 寶積!若菩薩欲得淨土,當淨其心; 隨其心淨,則佛土淨。 198 頁   在這段引文當中, 最後的兩句,已如上文所說,乃是被 稱為「唯心淨土」的有名經句。 它的意思顯然是︰「如果要 使外在的國土清淨,那麼,就必須先使內心的煩惱清淨。 」 也就是說︰「如果想要『境解脫』,就必須『心解脫』。 」 無疑地, 這是一切重「心」輕「境」之環保理念的經據和理 據基礎,不再贅言。    筆者想提醒讀者特別注意的是 , 引文一開頭 ,一直到 「是故寶積」一句之前,還說到了「直心」乃至「一切功德 淨」等十三個由淺入深的修行次第︰(1)直心;(2)發行;(3) 深心;(4)意調伏;(5)如說行;(6)迴向;(7)方便;(8)成就 眾生;(9)佛土淨;(10)說法淨;(11)智慧淨;(12)心淨; (13)一切功德淨。 這十三個修行次第的逐一說明,並不是本 文想要做的工作。 目前筆者所最關心的,是這十三個修行次 第的排列次序。 貳、「淨土之行」的兩層意義   在這十三個由淺入深的修行次第當中,第(9)和第(12)值 得我們特別注意。 排列在前的第く是「佛土淨」,而排列在 後的第(12)則是「心淨」。 從它們的排列次序看來,外在的 「佛土淨」,顯然比內在的「心淨」更加必要而根本。 這意 味著︰「佛土淨」是「心淨」的「(原)因」, 而不是「( 結)果」。 也就是說,如果外在的佛土不清淨,那麼,內在 的心中煩惱也就無法徹底地清淨。 只要「境解脫」,那麼, 緊跟著也就「心解脫」, 乃至徹底的解脫成佛秎洁u一切功 德淨」( 註 11)。   因此, 《維摩經》〈佛國品〉當中的淨土思想,應該有 兩層意義︰ ぇ如果想要「心解脫」, 就必項「境解脫」︰亦即,如果要 讓內心的煩惱徹底去除, 那麼,必須先讓外在的世界清淨 無染。 這是「直心」乃至「一切功德淨」等十三次第所顯 示的淨土理念。 え如果想要「境解脫」, 就必須「心解脫」︰亦即,如果要 讓外在的 199 頁 世界清淨無染, 那麼,就必須先去除內在心靈堛熒迡o。 這是「隨其心淨, 則佛土淨」這句經文所顯示的淨土理念 。   以「預約人間淨土」和「心靈環保」為主導的當代台灣 佛教環保運動, 顯然只看到了這兩層意義中的第え層,忽略 了另外的第ぇ層。 這是對《維摩經》〈佛國品〉的斷章取義 。 重「心」輕「境」的環保理念,即是建立在這種斷章取義 的基礎之上。 無疑地,那是有缺陷的。 參、 嚴淨佛土︰成佛的必備德性   在唐•玄奘所譯的《說無垢稱經(卷 1 )》〈序品〉 ( 註 12) 當中,「眾生之類是菩薩佛土」一句,被譯為「諸 有情土是為菩薩嚴淨佛土」 ( 註 13) 。其次,「菩提心是菩 薩淨土」一句, 被譯為「發起無上菩提心土,是為菩薩嚴淨 佛土」。 另外,「(菩薩)隨其心淨,則佛土淨」一句,則 被譯為「隨諸菩薩自心嚴淨,即得如是嚴淨佛土」 ( 註 14) 。 可見「嚴淨佛土」乃《維摩經》中一個重要的概念。這和 其他大乘佛典沒有兩樣, 只是其他佛典有時把「嚴淨佛土」 譯為「淨佛國土」或「莊嚴淨土」罷了。 事實上,鳩摩羅什 所譯的《維摩詰經(卷中)》〈佛道品〉, 也曾說︰「雖知 諸佛國,及與眾生空,而常修淨土, 教化於群生。 」( 註 15) ) 其中,「常修淨土」,無疑地, 即是修習「嚴淨佛土」 的「淨土之行」。    什麼是「常修淨土」或「嚴淨佛土」呢﹖有人說︰那是 唸佛以求往生既有的淨土, 例如西方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 東方藥師佛的淨琉璃世界等目前已經建造完成的淨土。 然而 , 「何處天然彌勒、自然釋迦﹖」 ( 註 16) 彌勒菩薩和釋 迦牟尼佛,都是苦修而成的; 世界上並沒有天生自然的佛、 菩薩。 同樣地,既有的淨土也不是自然而有;而是阿彌陀、 藥師等諸佛, 在修菩薩行的時候,各自發下淨土大願,然後 一點一滴建造完成的 ( 註 17) 。就以釋迦佛的「法身」── 毗盧遮那佛(大日如來), 所居住的「華藏世界海」這一淨 土而言,依照四十卷本《大方 200 頁 廣佛華嚴經》卷 3 的說法,那是毗盧遮那佛「本修菩薩行時 ,於阿僧祇世界微塵數劫之所嚴淨」 ( 註 18) 。另外,鳩摩 羅什所譯的《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 26 )》〈淨土品齱A 也說︰菩薩以各種的「善根因緣」, 並且發下了「國土皆以 七寶成」、「常聞天樂」、「眾生皆得百味食」, 乃至「一 切眾生皆得隨意五欲」等七種淨土大願, 然後才完成了「淨 佛國土」的最終目的 ( 註 19) 。這樣看來,「淨土之行」確 實有兩大類別︰ぇ往生既有的淨土, 這是《阿彌陀》、《藥 師》等經所闡述的; え嚴淨佛土,這是《維摩》、《華嚴》 、《摩訶般若》等經所弘傳的 ( 註 20) 。在台灣,廣泛流行 著弘揚《阿彌陀經》的淨土宗, 因此,在這兩類「淨土之行 」當中, 偏重往生既有的淨土──西方極樂世界,相對地, 卻忽略了嚴淨佛土這一類的「淨土之行」。 無疑地,這是一 種偏頗, 也是重「心」輕「境」之環保理念之所以取代心境 平等之理念的背後原因。 這正如印順導師的〈淨土新論〉所 批評的︰   大乘經中, 處處都說莊嚴淨土,即菩薩在因地修行時, 修無量功德,去莊嚴國土,到成佛時而圓滿成就。 現在只聽 說往生淨土, 而不聽說莊嚴淨土,豈非是偏向了!( 註 21)    事實上, 隋•吉藏,《淨名玄論》卷 8,在註釋《維摩 經》〈佛國品〉〔之「眾生之類是菩薩佛土」這句經文時, 曾經做了更加精闢而又露骨的分析和批評︰   凡夫但為安自身,求生好國。 二乘本期滅患,意在無餘 ,於遊戲神通、淨佛國土,不生喜樂;故並不修淨土。 菩薩 普化眾生故,取於佛土。 故云︰「眾生之類是菩薩佛土。」 ( 註 22)    這意味著, 像「求生(極樂世界等)好國」這裡「往生 淨土」的「淨土之行」, 乃「凡夫」一己之私(「但為安自 身」)的作為。 而二乘(聲聞乘和緣覺乘),則由於「意在 無餘(涅槃)」,並不修習「淨土之行」。 只有菩薩才會為 了「普化眾生」,而修習「嚴淨佛土」的「淨土之行」。 吉 藏的意思顯然是︰撇開不修淨土之行的二乘人 201 頁 不論, 在兩類「淨土之行」當中的「往生淨土」,乃凡夫所 修習;只有「嚴淨佛土」,才是菩薩所應修習的「淨土之行」 。 而當代台灣佛教的「淨土之行」,由於強調往生既有的西 方極樂世界,因此,押地偏向凡夫所修的「往生淨土」( 註 23) ,卻多少忽略了菩薩所修的「嚴淨佛土」。   事實上, 當代台灣佛教界,不但重「心」輕「境」、重 「往生淨土」輕「莊嚴淨土」;而且也重有情的「眾生世間」 、輕無情的「器世間」。 把器世間,亦即眾生所居住的外在 世界,視為可以獨立於眾生的另外一個「世間」。 因此,重 「心」(眾生世間)輕「境」(器世間), 乃至只重「往生 淨土」, 欲忽略「嚴淨佛土」的偏頗理念與作為,於焉形成 。 然而,不管是從佛典的經據,或從實際的理論來說,眾生 都無法離開他(牠)們所居住的器世間。 拙作〈當代台灣佛 教環保理念的省思〉, 曾依照中觀學派「未曾有一法,不從 因緣生」(龍樹《中論》語)的「性空緣起」理論, 以及瑜 伽行派(唯識宗)「種子生現行, 現行薰種子」的「阿賴耶 識緣起」之教理,說明內「心」與外「境」的一體性。 事實 上, 這些經(論)證和教理,不但可以用來說明「 心 」與 「境」的一體性,也可以用來說明「眾生世間」(相當於「心 」和「器世間」(相當於「境」)的一體性。 就以「阿賴耶 識緣起」來說, 器世間是眾生的阿賴耶識(當中的種子)所 生; 因此,沒有獨立於眾生之外的器世間,也沒有獨立於器 世間之外的眾生。 眾生及其居住的器世間,乃是不可分割的 整體。 因此,普渡眾生和嚴淨佛土其實是同一件事情,單單 強調「普渡眾生」, 而忽視「嚴淨佛土」的作法,是不夠、 有所偏差。印度唯識宗開宗祖師世親( Vasubandhu ), 在其《無量壽經優波提舍》(即《淨土論》)當中, 也曾相 提並論地說到了兩種「清淨」──「器世間清淨」與「眾生 世間清淨」 ( 註 24) ,足見二者之間具有密 不可分的關係,不可偏廢。 202 頁 肆、從「境解脫」到「心解脫」   從以上所說看來, 清淨眾生(普渡眾生)即是清淨佛土 (嚴淨佛土),反過來,清淨佛土即是清淨眾生。 換句話說 , 內「心」的清淨即是外「境」的清淨,外「境」的清淨即 是內「心」的清淨。 二者一體而不可分割。因此,依照理想 的狀態, 目前台灣佛教的環保運動,應該建立在心與境平等 、眾生世間與器世間平等的佛教生態學之上。 然而,「預約 人間淨土」和「心靈環保」所主導的台灣佛教環保運動, 具 有重「心」輕「境」、 重「眾生世間」輕「器世間」的傾向 ; 他們截取《維摩經》 ( 佛國品 ) 中「心淨則佛土淨」的 經句,共同主張︰從「心解脫」到「境解脫」。 為了對治這 種曲解經義的偏差, 建立一個強調「境」清淨或「器世間」 清淨的佛教生態學,似乎來得更加重要。 這是筆者之所以強 調從「境解脫」到「心解脫」的原因。 203 頁 註 釋 ( 註 1) 拙文口頭發表於「佛教現代化學術研討會」, 佛光 大學籌備處主辦 , 台北,1994 年 10 月。並刊於 《當代》 104 期,台北︰《當代》雜誌社,1994 年 12 月,頁 32-55。 ( 註 2) 拙文──〈當代台灣佛教環保理念的省思〉, 雖然 曾以唯識宗的「種薰」理論, 乃至西洋邏輯當中有 關「條件句」 ( conditional ) 所可能蘊含的雙層 意義, 說明內心清淨即是外境清淨的心、境平等理 念。 但是,該文口頭發表時,評論人──台南•成 功大學中文系林朝成教授, 卻指出︰拙文的主要結 論──「外在世界的清淨, 乃內心解脫不可或缺的 必要條件」,並不具有強而有力的說服力。 本文的 撰寫, 也許是在林教授的批評,以及筆者的自我反 省之下, 才有機會完成的吧!因此,本文其實是拙 文的補充說屆諉已。 ( 註 3) 《維摩經》至少有三個以上的漢譯版本︰ぇ吳•支 謙所譯的《佛說維摩詰經》,二卷; え姚秦•鳩摩 羅什所譯的《維摩詰所說經》,三卷; ぉ唐•玄奘 所譯的《說無垢稱經》,六卷。 而本文所說的《維 摩經》, 指的是鳩摩羅什的譯本,那是流通最廣的 譯本。 ( 註 4) 詳見拙文──〈當代台灣佛教環保理念的省思〉。 ( 註 5) 引見《大正藏》卷 14,頁 538,下。 ( 註 6) 7-ELEVEN 和《聯合報》, 曾與聖嚴法師合作 ,推動「心靈環保」。方法是︰剪下一份「有獎徵答 」的表格, 回答十個和「心靈環保」有關的問題, 最後抽獎。 而這十個問題則是︰ぇ「心靈環保」一 詞的來源﹖え物質環境的環保是治標, 人心的淨化 是治本﹖ぉ環保就是生活「簡單」﹖お少丟一個塑 膠袋即是功德﹖か「我多用一點」是環保的最大困 擾﹖が「說謊」是台灣社會的嚴重弊病﹖き生氣時應 該念佛﹖ぎ開車時不要趕路、 搶路﹖く如果人人做 好事、說好話、存好心, 淨土就在面前﹖ぐ惱苦眾 生是惡﹖在這十個問題當中, 只有ぉ-か和一般意 義的環保有關,其他都不相干。 204 頁 ( 註 7) 詳見拙文──〈當代台灣佛教環保理念的省思〉。 ( 註 8) 下面所引《維摩經》〈佛國品〉經文及其說明, 皆 見《大正藏》卷 14,頁 538,上-下。 ( 註 9) 僧肇,《注維摩詰經》卷1,曾說︰「若因持戒,則 其地平正。 若因行施,則七珍具足。」(引見《大 正藏》卷 38,頁 334,下)吉藏,《維摩經義疏》 卷 2, 也有相同的說法。 (參見《大正藏》卷 38 ,頁 927,下。 )另外,天台宗大師智顗,則從不 同的觀點, 來註解「眾生之類是菩薩佛土」這句經 文。他在《維摩經略疏》卷 2 當中,曾說︰「(眾 生之)類者,即氣類也。 」又說︰「氣類無邊,爾 其正要,不出二種︰一、有為緣集; 二、無為緣集 。 」也就是說,眾生共有兩類︰「有為緣集」和「 無為緣集」。 所謂有為緣集的眾生,即是以「有為 法」為「緣」(條件),而集成的那類眾生; 其實 ,即是一般的凡夫。 所謂無為緣集眾生,則是以「 無為法」為「緣」而集成的那類眾生, 亦即大菩薩 們。 由於眾生有這兩類,因此,諸佛在修菩薩道時 ,為眾生所創建的淨土,相對地也有兩類。 (詳見 《大正藏》卷 38,頁 589, 上。 ) ( 註 10)古師的註釋, 往往都把「眾生之類是菩薩佛土」一 句, 和下面經文所提到的十七種修習「淨土之行」 的德目(詳下文),區分開來。 並把這十七種德目 ,判為淨土之「因」。 (參見隋•吉藏,《淨名玄 論》卷 8;《大正藏》卷 38 ,頁 904,下。 又見 後秦•僧肇, 《注維摩詰經》卷 1; 同前書, 頁 335,中。)因此,筆者將「眾生之類是菩薩佛土」 判為「總原則」, 其後的十七種德目判為「因(行 )」(詳下文), 應該是有根據的。 ( 註 11)隋朝天台宗的大師--智顗, 在其《維摩經略疏》 卷 2 當中,純粹從「觀心」的立場,來註釋這十三 個修行次第(詳見《大正藏》卷 38,頁 594,中) 。 彷彿這十三個次第,僅僅只是內心的修行功夫, 無關實際的行為。 筆者以為這是有所偏頗的說法。 205 頁 這一偏頗的說法, 正好證明了重「心」輕「境」的 淨土理念,有其古來即已存在的傳統依據。 ( 註 12)玄奘所譯的《無垢稱經》, 相當於鳩摩羅什所譯的 《維摩詰所說經》(參見 ( 註 3) )。玄奘譯本中 的〈序品〉,在羅什譯本中作〈佛國品〉。 隋•吉 藏,《淨名玄論》卷 8,曾說︰「依梵本, 初猶是 〈序品〉。 譯經之人,改為〈佛國〉。」(引見《 大正藏》卷 38,頁 904,下。)可見,羅什譯本中 的〈佛國品〉, 相當於玄奘譯本中的〈序品〉。 ( 註 13)唐•窺基,《說無垢稱經疏》卷 2 ─本,在註釋玄 奘所譯之經句「諸有情土是為菩薩嚴淨佛土」時, 曾說︰「舊云︰『眾生之類是菩薩佛土。 』文義不 同。 嚴淨當來成佛之土,名淨佛土;非菩薩時,已 名佛土。 」(引見《大正藏》卷 38,頁 1023,中 。 )窺基顯然是在批評羅什的翻譯,以為羅什誤把 「嚴淨當來成佛之土」, 誤譯為嚴淨現在已經完成 的佛土。 二者的差別,乃在「當來」(將來)與「 已名」之間。 但是,實際上,羅什的翻譯儘管語意 不清,卻不必一定像窺基所說那樣。 羅什的翻譯, 還是可以了解為「當來」,而非「已名」。 也就是 說, 「眾生之類是菩薩淨土」一句,應該了解為︰ 「眾生的不同類別, 決定了菩薩『當來』成佛時, 所要完成之佛土的型態。」 ( 註 14)以上皆見《大正藏》卷 14,頁 559,上洃U。 ( 註 15)引見前書,頁 550,上。 ( 註 16)諦觀,《天台四教儀》;引見《大正藏》卷 46,頁 779,上。 ( 註 17)依照《無量壽經》(即《大阿彌陀經》)卷上所說 , 阿彌陀佛(無量壽佛)修菩薩行時,發下了四十 八願; 然後歷久遠時日,才依照這四十八願,建造 完成目前的西方極樂世界(詳見《大正藏》卷 12, 頁 267,下 269,中)。 另外,依照《藥師如來 本願功德經》所說, 藥師琉璃央緘來在修菩薩行時 , 發下了十二大願,然後歷經久遠的時日,才依照 這十二大願, 建造完成目前的東方淨琉璃淨土(詳 見前 206 頁 書,卷 14,頁 405,上-中)。 ( 註 18)詳見《大正藏》卷 9,頁 412,上。 另外,同經還 有相同意趣的經句︰「一切佛剎清淨色, 無量行海 所修集。 」(引見《大正藏》卷 9,頁 411,下。) ( 註 19)詳見《大正藏》卷 8, 頁 408, 中 409, 中。 ( 註 20)《維摩經》〈佛國品〉, 在說明「直心」乃至「十 善」等十七種修習「淨土之行」的德目時(詳本文) ,曾說︰「直心是菩薩淨土; 菩薩成佛時,不諂眾 生來生其國。 」乃至︰「十善是菩薩淨土;菩薩成 佛時.... 不嫉、不恚、正見眾生來生其國。」其中 , 「直心是菩薩淨土」乃至「十善是菩薩淨土」, 應屬「嚴淨佛土」的「淨土之行」; 而且也是《維 摩經》所真正闡揚的「菩薩淨土之行」。 而「菩薩 成佛時, 不諂眾生來生其國」乃至「菩薩成佛時.. .. 不嫉、不恚、正見眾生來生其國」,則屬「往生 淨土」的「淨土之行」。 依照經文的精神看來,「 往生淨土」的部分, 並不是《維摩經》所強調的「 淨土之行」,而是附帶提到的「淨土之行」。 然而 , 《維摩經》雖然強調「嚴淨佛土」,而不強調「 往生淨土」, 經中還是明顯地含有「往生淨土」和 「嚴淨佛土」這兩類不同意趣的「淨土之行」。 ( 註 21)引見印順, 《淨土與禪》, 台北︰正聞出版社, 1987,頁 38。 ( 註 22)引見《大正藏》卷 38,頁 905,上。 ( 註 23)當代台灣的淨土宗人, 強調「帶業往生」西方極樂 世界。 更足以證明吉藏的觀點正確︰「求生好國」 乃帶有惡業之凡夫所修習的淨土之行。 ( 註 24)《淨土論》說︰「清淨句者, 謂真實智慧無為法身 故。 此清淨有二種應知;何等二種﹖一者、器世間 清淨;二者眾生世間清淨。 」(引見《大正藏》卷 26,頁 232,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