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入中國諸說之因襲及推進

黃仲琴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 5 冊
大乘文化基金會出版
1980年10月初版
頁1-9


. 1頁 佛教之於我國,在政治上,思想上,風俗上,關係至大 ,研究之者,已不少專著,作者亦未有其他發見,可毋須贅 及。惟佛教何時入中國,各家記載,因襲推進之跡,有可得 而言者。茲略述之: 其言始於後漢者: 「後漢書西域傳:天竺國在月氏之東南數千里,修浮 圖道。世傳明帝夢見金人,長大,頂有光明,以問群 臣。或曰:西方有神,名曰佛,其形長丈六尺,而黃 金色。帝於是遣使天竺,問佛道法,遂於中國,圖畫 形象焉。楚王英始信其術。中國因此,頗有奉其道者 。」 錢塘夏曾佑,以後漢書所載,為中國通天竺信佛教之始 。又引梁慧皎高僧傳云:「明帝夢金人飛行於庭,以占所夢 。傅毅以佛對。帝遣郎中蔡愔,博士弟子秦景等,往天竺。 愔等於彼,遇見攝摩騰,竺法蘭二梵僧,乃要還漢地。騰譯 四十二章經。騰所住處,今雒陽雍門白馬寺也。」 2頁 與范曄之說相似,其餘諸家,大率相類。 (考唐,釋靖邁, 翻經沙門,) 古今譯經圖紀,卷第一,「沙門迦葉摩騰,中 印度人,以永平十年,歲次丁卯,於白馬寺,譯四十二章經 一卷」。又「開元釋教錄卷第一」:「四十二章經一卷,蔡 愔於大月支國,與摩騰相遇,遂與同來,至於洛邑。明帝甚 加賞接。所將佛經,及獲畫像,馱以白馬,同到洛陽,因起 伽藍,名白馬寺。騰於白馬寺,出四十二章經,……沙門信 士,接踵傳譯,依錄而編,即是漢地經法之祖也。」按開元 釋教錄,自後漢明帝,永平十年,歲次丁卯,至唐神武皇帝 開元十八年,庚午之歲,凡六百六十四年。又日本大正新修 大藏經,目錄部,「四十二章經一卷,右一經,後漢明帝世 ,中天竺國,婆羅門沙門,迦葉摩滕 (按一般都用騰) 所譯 。或云:竺攝摩滕,群錄互存,未詳孰是﹖……於永平十年 ,隨漢使蔡愔東返至雒邑,於白馬寺翻出此經,依錄而編, 即是漢地之經祖也。」又開元釋教錄,卷第一:「沙門,竺 法蘭、與摩騰,共契遊化,到洛陽,與騰同止。」是竺法蘭 ,為摩騰法侶。攝摩騰,與迦葉摩騰,當為一音之轉。然張 亮塵中西交通史料匯編,第六冊,印度佛教之輸入中國篇, 謂:「晚近法國人,馬斯排羅,詳考漢明帝迎佛入中國一節 寓言,乃完全為西曆第二世紀時所造成。」是佛教於漢明帝 時入中國一說,尚有研究餘地。 其言始於西漢者: 魏書釋老志:自羲軒已還,「至於三代,其神言祕策 ,蘊圖緯之文,範世率民,垂墳典之跡 3頁 。司馬遷區別異同,有六家之義,劉歆著七略,班固 志藝文,釋氏之學,所未嘗紀。按漢武元狩中,遣霍 去病討匈奴,獲其金人,帝以為大神,列於甘泉宮, 金人率長丈餘,不祭祀,但燒香禮拜而已,此則佛道 流通之漸也。及開西域,遣張騫使大夏。還,傳其旁 ,有身毒國,一名天竺,始聞有浮屠之教,哀帝元壽 元年,博士弟子秦景憲,受大月氏王使者伊存,口授 浮屠經,中土聞之,未之信了也。後孝明帝夜夢金人 ,頂有白光,飛行殿庭,乃訪群臣,傅毅始以佛對, 帝遣郎中蔡愔,博士弟子秦景等,使於天竺,寫浮屠 遺範,愔乃與沙門攝摩騰竺法蘭,東還洛陽,中國有 沙門,及跪拜之法,自此始也。」 魏書釋老志之言雖如是,然再推而上者,其說如下: 隋費長房 (開皇十七年,翻經學士,) 歷代三寶紀, 卷一:「周莊王十年,佛生。」 (宋,羅璧識遺云: 古今論著,周素異紀云:周昭王二十四年,甲寅歲, 四月八日,井泉溢,宮殿震。夜,甯P不見,太史蘇 繇占為西方聖人生,此周書紀佛生之異也。……春秋 書甯P不見,于莊公十年,甲午歲,上去昭王甲寅, 三百四十年,周紀亦附會無稽之談也。」此說可為佛 降生時之參考。) 卷二:「元狩二年,霍去病討匈奴 ,過居延山,擒休屠王,獲其金人,以為大神,列置 於宮,燒香禮之,此即像初至。三年,鑿昆明池,遍 於下際,悉是灰墨。帝以其事,問東方朔。朔奉答云 :非臣所知,陛下可訪西域胡人。其後,張騫使大夏 還,漢始知有身毒國。又平帝世,大夫劉向, 4頁 自稱:『余覽典籍,往往見有佛經』,及刪列仙傳云 :得藏書,緬尋太史創撰列仙圖,自六代,迄到於今 ,七百餘人,向檢虛實,定得一百四十六人,其中七 十四人,已見佛經。推此,豈非漢時經目古舊二錄道 安所載十二賢者等經例是。所餘只有七十二人,為列 仙傳。此蓋博識,睹其大倫。將知周時,久流釋典, 情識未洽,歸信者希。」 (日本大正新修大藏經,第 四十九卷,史籍部一) 歷代三寶紀,雖謂周時,久流釋典,而語近游移。宋羅 璧識遺,則就三寶紀之說,引伸而證明之。茲在說郛中,錄 羅說如下: 後漢書,西域傳云:「明帝時,佛始入中國。按漢武 故事,昆邪王,殺休屠王,以其眾來降,得其金人之 神,武帝置之甘泉宮。祭不用牛羊,惟燒香禮拜。帝 使依其國俗祀之。又時作昆明池,掘得黑灰,東方朔 曰:可問西域道人。 (西域道人,歷代三寶紀,作西 域胡人,但三寶紀注云:胡=梵。是胡人即道人,晉 以前,稱佛教徒為道人,其例甚多。更證以開元釋教 錄卷第一:「沙門竺法蘭,到洛陽。昔漢武帝,昆明 池,得黑灰,追以問之。蘭曰:此是劫燒時灰,朔言 有徵。」知漢武帝時,對黑灰事,所欲問者,必為佛 教徒。) 則前漢時,佛流入中國矣。況帝事四夷,蒟 醬竹杖,猶入王府,又方事神仙,佛以超度為術,張 騫輩肯賤佛書乎﹖劉向列仙傳序,言仙者,一百四十 六人,而七十四人,已見佛經。向,成哀時人,其言 如此,則前漢有佛經矣。向又曰: 5頁 予覽載籍,往見有經。洪慶善,因言:周時,久流釋 典。按列子,仲尼篇曰:「西方之人,有聖者焉。」 列禦寇,鄭人,在孔子後,孟子先,其時已說西方聖 人,則佛傳中國晚周也,就後漢言之,光武閉玉門, 謝西域,佛豈有不通者。何必待明帝之迎,而後有邪 ﹖通鑑著其始於明帝,蓋本西域傳,豈不以帝者尚佛 ,自明帝始,故特本西域傳表之邪﹖ 列子西方聖人之言,即令非後人偽造羼入,亦與詩經: 「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相類。未可為佛入中國之根據 。其依違羅氏之說,不信佛教於漢前入中國,而語仍浮泛者 ,為明之焦竑。 焦氏筆乘,續集卷五:「『佛典,世謂漢明時,始通 中國,不知明帝之前,已有之』。劉向列仙傳曰:『 歷觀百家之中,以相檢驗得仙者,百四十人,其七十 四人,已在佛經』。霍去病傳:收休屠祭天金人,顏 師古注曰:『今佛象是也』。漢武故事曰:『昆邪殺 休屠王,以其眾來降。得其金人之神,置之甘泉宮, 金人皆長丈餘,其祭不用牛羊,惟燒香禮拜。上使依 其國俗祀之』。魚豢,魏略,西戎傳曰:『哀帝元壽 元年,博士弟子,景盧,受大月氏王使,伊存,口傳 浮屠經,此皆明帝以前事也。使明帝前未有佛典,傅 毅對明帝之言,何從而得之。但未盛行,如今日耳』 。隋書經籍志云:『其書久已流布,遭秦之世,所以 湮滅,亦臆說也』。 (隋書經籍志) 佛經,推尋典籍 ,自漢以上,中國未傳。或云:『久已流布, 6頁 遭秦之世,所以湮滅』。」 (粵雅堂叢書) 焦氏之說 ,亦導源於宋張淏,茲錄張說於下: 張淏,雲谷雜記:「佛書,佛書見於中國,世謂起於 後漢明帝時,」今考之明帝之前,已有劉向列仙傳曰 :「歷觀百家之中,以相檢驗得仙者,百四十六人, 其七十二人,已在佛經。」 (今世傳列仙傳,佛經字 ,多作仙經,惟梁劉孝標注世說,殷中軍見佛經事, 全引此文。隋顏之推家訓,所引列仙傳贊,亦云:七 十四人,出佛經。方知仙字,是後人以意易之。) 霍 去病傳:「收休屠祭天金人。」張淏曰:「佛徒祀金 人也。」顏師古曰:「今佛像是也」。漢武故事曰: 「昆邪王殺休屠王,以其眾來降,得其金人之神,置 之甘泉宮,金人皆長丈餘,其祭不用牛羊,惟燒香禮 拜,上使依其國俗祀之。」魚豢,魏略,西戎傳曰: 「哀帝元壽元年,博士弟子,景盧。受大月氏王使, 伊存,口傳浮屠經。」此皆明帝未遣使取經之前也。 使明帝之前,未有佛經,傅毅對明帝之所言,何從得 之。隋書經籍志,云:「其書久已流布,遭秦之世, 所以湮滅。」其說必有所據也。 按佛教徒,多言仙人,如所謂忍辱仙人是也。匈奴之俗 ,五月大會龍城,祭其先天地鬼神。是匈奴之祭天金人,雖 不必如秦皇之金人十二,亦未必即為佛教之偶像。顏師古諸 注,殊難盡信。 (三國志劉繇傳「融起浮屠祠,以銅為人, 黃金塗身」,較為可信。) 此外,言佛教於秦時入中國者: 7頁 元念常:佛祖歷代通載。卷四云:「秦始皇二十九年 ,癸未,沙門,室利防等,一十八人,來自西域,帝 惡其異俗,以付獄。俄有金剛神,碎獄門而出之。帝 懼,即厚禮遣之。時國事區區,弗克敬奉。」 (日本 大正新修大藏經) 室利防之事,或為事實,試舉其證: 一,呂澂印度佛教史略表,摩揭陀孔雀王朝 (西曆紀元前 三二○至一八四) ,阿育王灌頂第九年,皈依佛教, 其時為周赧王之五十五年,越二年,遣使傳佛教於四 方,為周赧王之五十七年,赧王五十九年,亡國,為 秦昭襄王五十一年,越九年,而始皇即位,室利防諸 人,或即為阿育王所使,經大夏涉流沙。 (唐志靜述 佛頂尊勝陀羅尼經序,婆羅門僧,陀波利儀鳳元年, 從西域國來,到五台山,有遠涉流沙之語。則室利防 等來華,亦必出此道。) 沿途宣傳,是以歷長久之時 間,始至中國。 二,劉向所見得釋典,或即為室利防,或續來沙門所傳佈 ,因鮮皈依,致少諷誦,劉校群書,始得見之,隋書 經籍志之或云,未必無因。 三,此事雖未載秦史,以前他籍,亦未記及。然咸陽三月 火,史料之燬可知。元時,視中亞為一家,番僧多入 中國。常念博訪旁稽,其說當有所本。固不必以時代 越後,所傳事蹟越古之例擯為偽也。 8頁 此外,中西交通史料匯篇,謂室利防為普通印度人名之 譯音,及碎獄門,似屬幻術。亦可取為旁證。 至於佛祖歷代通載目錄,稱室利防等「為十八化人」, 按周穆王時,西極化人之事,列子金樓子等書,均有記載。 墨子不備錄。梁元帝,金樓子卷五,謂:「周穆王時,西極 有化人,能入水火,貫金石,反山川,移城郭。穆王為起中 天之台,鄭衛奏承雲之樂,月月獻玉衣,日日薦玉食。幻人 猶不肯食。乃攜王至幻人之宮,搆以金銀,絡以珠玉,鼻口 所納,皆非人間物也。由是王心厭宮室,幻人易之耳。王大 悅,肆志遠遊。」是化人,或室利防一流,能幻術,其惑穆 王,亦猶之使秦王懼也。佛祖歷代通載卷三,亦云:「穆王 時,西極有化人來,反山川,移城邑,入水火,貫金石,千 變萬化,王敬之若聖,築中天台以居之,乃曼殊室利目連等 示相也,然王未知是佛弟子。」曼殊示相之說,固屬附會。 或為在佛教以前教徒,所謂外道者,亦未可知。蓋穆王西巡 ,登崑崙之虛,宜有異域教師,聞風而至,但王既不知是佛 弟子,似只神其術,而非崇其道,未曾為思想之輸入,不必 以莊周諸家學說,有足與佛學相印證者,遂為牽合也。 (王 闓運自敘莊子注,謂以莊合佛,晉唐之過。) 應劭注漢書,成帝坐甲觀畫堂云:「畫『九子母』,不 知佛自後漢,方入中國,安得元帝時,已有九子母也。」從 應劭之說,而反證之,亦可見佛畫入中國,在明帝之前。開 元釋教錄,卷 9頁 第一:「秦景使還,於月支國,得釋迦佛像,是優填王旃檀 象師弟四作也。來至洛陽,帝即敕令圖寫。」不得以此為佛 像入中國之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