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法師年代考

羅香林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8冊

頁11-28

大乘文化出版社出版

1980年十月初版



        11頁
                              一      
            玄奘法師之事蹟,關係於唐代佛教之發展與中印文化之
        交流及演進者,至鉅且大。故近代中外學者關於玄奘事蹟,
        及其所述大唐西域記(簡稱西域記),與其門人慧立彥悰等
        所撰注之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簡稱慈恩傳)等,皆特為重
        視,而嘗為考釋或翻譯(註1),關於玄奘西行與所歷諸國之
        考證,英法俄德及日本等國,多有論文發表(註2),惟關於
        玄奘之年代,則多沿襲釋冥詳所撰大唐故三藏玄奘法師行狀
        (簡稱行狀)所述之卒時年數,及慈恩傳所述玄奘西行年月
        等,為論述依據(註3),尚未暇為澈底探討,而判別其虛實
        也。中國方面言玄奘事蹟而嘗涉及其年代問題者,雖有梁任
        公先生(啟超)之支那內學院精校本玄奘傳書後(註4),與
        劉汝霖氏之唐玄奘法師年譜(註5),及曾了若氏之玄奘法師
        年譜(註6),然關於玄奘之生年等,亦所見各異,仍未能獲
        12頁        
        彼此相同之表白(註7)。夫年代為史事記述之基本條件,若
        年代問題未能為適宜解決,則於其他事蹟記述,亦必深感比
        次困難矣。筆者往以舊唐書卷一百九十一方伎僧玄奘傳(簡
        稱本傳),為簡明得要,可備誦讀,嘗為撰作講疏。而採述
        之餘,深覺其於記述玄奘年數,皆有客觀依據,較之別書所
        記,反為得實。蓋其文殆即以唐代史臣所修國史舊文為底本
        (註8),非石晉劉奉敕修撰時所新綴也。爰為歸納有關資料
        ,勘以本傳所記,再為考述玄奘之年代如次。        
            一者為玄奘享壽年數及其生卒之年。按唐人關於玄奘事
        蹟之記述,自以慈恩傳所載為最詳。然以此書僅記及玄奘為
        卒於唐高宗麟德元年(西元六六四年) 二月五日,而未嘗
        明記其享壽年數,故諸家於記述玄奘之生年時,不得已,遂
        多以冥詳所撰行狀所記玄奘乃享壽六十三者為推論依據。行
        狀之末段云﹕        
              「……至麟德元年正月一日,玉花寺(按即玉華宮)
              眾及僧等,請翻大寶積經。法師辭曰﹕知此經於漢土
              未有緣,縱翻亦不了。固請不免。法師曰﹕翻不滿五
              行,遂譯四行止。謂弟子及翻經僧等﹕有為之法,必
              歸磨滅,泡幻之質,何得久停﹗今麟德元年,吾年六
              十有三,必卒於玉花,若於經論有疑,宜即速問,勿
              為後悔。徒眾聞者,無不驚泣,……至正月三日              
        13頁              
              ,法師又告門人﹕吾恐無常欲往辭佛。……至二月…
              …五日中夜,弟子光等,又問和上定生彌勒前不﹖報
              云﹕決定得生。言訖捨命。……」                
            如行狀所述年歲,真為玄奘所自語,則玄奘為享壽六十
        三歲,由此上推六十三年,是玄奘為生於隋文帝仁壽二年(
        西元六○二年)。然行狀此段文句,實與玄奘事多相違異,
        如非由後人傳鈔所脫誤,則其文或原自矛盾,而非實錄。考
        麟德元年為唐宗於上年(龍朔三年,即西元六六三年)十二
        月所詔改。玄奘於方改元之首一二日,對門人論述,非比公
        府文書,依普通語例言之,但云今年足矣,無須冠稱今麟德
        等字也。即曰改元為其人所早知,然方入新年之首一二日,
        即揭出年號,亦不足為自身已行年六十三之說明也。其詞句
        無謂,非玄奘自語,蓋至明顯。此其違異者一。又行狀謂玄
        奘於貞觀三年(西元六二九年)首途西行,「時年二十九也
        」,若依其卒年為六十三歲,而生於仁壽二年言之,則貞觀
        三年,僅二十八歲。其所記年歲,本自矛盾,亦至顯也。此
        其違異者二。慈恩傳卷一謂玄奘於年十三時,即被度為僧。
        又記玄奘於貞觀三年冬上書高昌王麴文泰,謝其賜送各物及
        相助盛意,中有「玄奘宿因有慶,早預緇門,負笈從師,年
        將二紀」諸語(註9)。則其出國西行,必在三十二、三歲後
        ,若為生於仁壽二年(西元六○二年),則至貞觀三年(西
        元六二九年),僅為二十八歲,除去被度為僧以前之十三歲
        ,僅可十五年頭已耳,何云「負笈從師年將二紀」也﹖此其
        違異者三。又慈恩傳卷九記玄奘於顯慶二年(西元六五七年
        )九月二十日上表唐高宗,        
        14頁        
        請入少林寺翻譯,其表文有「每惟此身,眾緣假合,……所
        以朝夕是期,無望長久﹔而歲月如流,六十之年,颯然已至
        ,念茲遄速,則生涯可知」諸語。若其卒時為六十三歲,則
        顯慶二年,僅為五十六歲,何云「六十之年,颯然已至」﹖
        此其違異者四。又慈恩傳卷十,記玄奘於顯慶五年「正月一
        日起,翻大般若經。……時汲汲然,睄{無常,謂諸僧曰﹕
        玄奘今年六十五,必當卒命於此伽藍﹔經部甚大,每懼不終
        。……至龍朔三年冬,十月二十三日,功畢絕筆,合為六百
        卷,稱為大般若經焉」。玄奘於顯慶五年(西元六六○年)
        已自云年六十五歲,何至四年以後,又翻云「今麟德元年,
        吾年六十有三」也﹖此其違異者五。有此五異,可知玄奘卒
        時決非六十三歲,其生年決非仁壽二年(西元六○二年)。        
            然則玄奘卒時果為享壽若干歲乎﹖其誕生果在何年乎﹖
        曰﹕是可舉舊唐書本傳與唐人劉軻所撰大唐三藏大遍覺法師
        塔銘并序(簡稱塔銘),試為校考也。按本傳末段云﹕        
              「……玄奘乃奏請逐靜翻譯。敕乃移於宜君山故玉華
              宮。六年卒,時年五十六。歸葬於白鹿原,士女送葬
              者數萬人。」       
            本傳既以唐臣所修國史為底本,而史臣修史於撰作功臣
        或名賢列傳,於其人之籍貫與享壽年數,必以其人之門生故
        吏或家屬所送表狀,或其遺文為載筆依據(註10)。故其所述
        年數,較諸道路傳聞或展轉複述者,每為可信。玄奘於高宗
        顯慶四年(西元六五九年)移住陝西宜君縣玉華宮,事        
        15頁        
        蹟並見慈恩傳卷十。至麟德元年(西元六六四年)春,適為
        第六年頭,與本傳所述「六年卒」正合。至其卒時「年五十
        六」一語,則殆據玄奘被度為僧之法臘計算。考唐人記僧侶
        享壽年數,通例稱卒於某年,春秋若干,或俗壽若干者,多
        指自生至死之享壽年數,其稱卒於某年,法臘若干,或僧臘
        若干者,則但指為僧之年數,其未為僧以前之年歲,則未計
        也。如張說撰唐玉泉寺大通禪師碑銘並序,謂僧神秀於「神
        龍二年二月八日,……泊如化滅,……蓋僧臘八十矣」。及
        贊寧宋高僧傳卷四唐京兆大慈恩寺窺基傳,謂窺基「以永淳
        元年壬午示疾,至十二月十三日,長往于慈恩寺翻經院,春
        秋五十一,法臘未聞」。是即僧侶享壽年數,記法有二之明
        證也。本傳未明言玄奘為春秋若干,則所謂「時年五十六」
        者,自指僧臘而言。按玄奘年十三於洛陽被度為僧,已見上
        述,其證詳下。由「年五十六」再加十三歲,則為六十九歲
        。是即玄奘自生至死所享壽年數也(註11)。由麟德元年(西
        元六六四年)上推六十九年,為隋文帝開皇十六年(西元五
        九六年)是即玄奘生年也。此與劉氏塔銘所述,完全相合。
        蓋同據玄奘文及有關傳狀為載筆之資者。塔銘首段云﹕        
              「歲丁巳,開成紀年之明年(按為西元八三七年),
              有具壽沙門曰令檢,自上京抵皇師,以縹囊盛三藏遺
              文傳記,訪余柴門於行修里。且曰﹕聞夫子斧藻群言
              ,舊矣,詎直聲於班馬,能不為釋氏董狐耳﹖今塔在
              長安城南三十里。初高宗塔於白鹿原,後徙於此。…
              …在少陵原之陽。……檢泣奉遺教,直以銘為請。…
              …軻三讓不可,乃略而銘之。」                
        16頁        
        其末段則云﹕        
              「(顯慶)四年十月,法師如玉華,館於肅成院。五
              年春,正月一日,始翻梵本(按指大般若經),總二
              十萬偈。……至龍朔三年,方絕筆。法師糊般若後,
              精力刓耗,謂門人曰﹕吾所事畢矣。……麟德元年春
              ,……二月五日,弟子光等,問和上決定生得彌勒內
              眾否﹖頷云﹕得生。俄而去。春秋六十九矣。……」        
            此塔銘與本傳所述享壽六十九歲,即生於開皇十六年之
        史實。並可舉玄奘本人所為表章與慈恩傳所述有確實年歲可
        指者,引以勘合。如上述玄奘於將離昌赴阿耆尼國時所為謝
        高昌王送沙彌及國書綾絹等啟,蓋為作於貞觀元年冬者(其
        說詳下),此文明謂「玄奘宿以有慶,早預緇門,負笈從師
        ,年將二紀」。依玄奘生於開皇十六年(西元五九六年),
        年十三被度為僧計之,至貞觀元年(西元六二七年),適為
        三十二歲,蓋為僧已屆第二十年頭,正符「年將二紀」之說
        。此其相合者一。又玄奘於顯慶二年(西元六五七年)九月
        二十日,曾上表高宗,請入少林寺翻譯,表文有「所以朝夕
        是期,無望長久,而歲月如流,六十之年,颯然已至」諸語
        。以玄奘為生於開皇十六年計之,則顯慶二年,適為六十二
        歲。深符「六十之年,颯然已至」語意。此其相合者二。又
        慈恩傳卷十,記玄奘於顯慶五年(西元六六○年),趕譯大
        般若經,汲汲然,睄{無常,嘗親謂諸僧曰﹕「玄奘今年六
        十五歲,必當卒命於此伽藍﹔經部甚大,每懼不終,努力人
        人加勤,懇加辭勞苦。」        
        17頁        
        以玄奘生於開皇十六年,卒於麟德元年,春秋六十有九計之
        ,則顯慶五年,正為六十五歲也。此其相合者三。夫玄奘所
        自云之年數與冥詳所記享壽六十有三者之相異既如彼,而與
        本傳及塔銘所記享壽六十有九者之相合又如此,則玄奘為生
        於隋文帝開皇十六年(西元五九六年),享壽六十有九之史
        實為不可易矣。        
            二者為玄奘西行年數與出發之年。按玄奘出發西行,行
        狀謂其在貞觀三年(西元六二九年),慈恩傳謂其在貞觀三
        年八月。而本傳則謂其在貞觀初,依上下文研索,按指貞觀
        元年(西元六二七年)。揆諸玄奘所自述年歲,與當日中國
        及西域諸情勢,自以貞觀元年為近實。本傳首段云﹕       
              「嘗謂翻譯者,多有訛謬,故就西域,廣求異本,以
              參驗之。貞觀初,隨商人往遊西域。玄奘既辯博出群
              ,所在必為講釋論難,蕃人遠近咸尊伏之。在西域十
              七年,經百餘國,悉解其國之語,仍採其山川謠俗土
              地所有,撰西域記十二卷。貞觀十九年歸至京師,太
              宗見之,大悅,與之談論。」               
            行狀與慈恩傳所以必云玄奘西行為始於貞觀三年者,殆
        以玄奘自述在外凡十七年,而又於貞觀十九年歸國,由十九
        年上推至貞觀三年,恰為十七年頭也。不知所謂玄奘在外國
        十七年之自述        
        18頁        
        ,本先見於歸途至于闐國時(即今新疆和闐)所上表,而此
        表所述,則有不能解為於貞觀三年始自京師出發者。此表之
        中末段云﹕       
              「玄奘往以佛興西域,遺教東傳。……嘗思訪學,無
              顧身命。遂以貞觀三年四月,冒越憲章,私往天竺。
              ……歷覽周遊,一十七載。今已從缽羅耶伽國,經迦
              畢試境,越蔥嶺,波謎羅川,歸還,達於于闐。……
              謹遣高昌俗人馬立智,隨商侶奉表先聞。」                
            按玄奘此表本作於貞觀十八年(西元六四四年)春,即
        玄奘初抵于闐國時。玄奘在于闐,以候使人還報,嘗住留七
        八月,事見慈恩傳卷五。至是年冬間,始東嚮返國,於貞觀
        十九年正月二十四日,返抵長安。從貞觀三年,至十八年春
        ,未達十七年頭也。若從貞觀元年(西元六二七年)秋季起
        算,則至貞觀十八年春,適將屆十七足年,與上表語意相合
        。以知此表所云之「貞觀三年四月,冒越憲章,私往天竺」
        ,殆指其西行已達北印度之時間而言,非指其自長安出發年
        月。且玄奘出國西行,曾於自高昌赴阿耆尼國(即今新疆焉
        耆)時,上書高昌王麴文泰,謝其賜送沙彌及國書綾絹等物
        ,明謂「玄奘宿因有慶,早預緇門,負笈從師,年將二紀」
        。以其生於開皇十六年(西元五九六年),年十三被度為僧
        ,則其出發西行,如確在貞觀三年,是其為僧已年逾二紀,
        非將二紀,與玄奘自述語意不合。此玄奘出發西行以在貞觀
        元年(西元六二七年)之說為近實,而非為貞觀三年(西元
        六二九年)者一。        
        19頁        
            又玄奘出國,曾於行次河西涼州(即今甘肅武威)時,
        開講攝論與般若經等,深得商胡與居民歡戴。事見慈恩傳卷
        一。如其出發西行,果在貞觀三年八月,則其時唐已決定對
        東突厥用兵(註12),河西亦必隨之戒嚴。其年十一月,突厥
        且已先寇河西,事見資治通鑑唐紀九。夫是則軍事時會,河
        西一帶,何能任由旅客的晝伏夜行﹖涼州名城,何能更任高
        僧為集眾講說﹖若其在貞觀元年,則河西尚安,自亦較便僧
        侶行旅。此玄奘出發西行,以在貞觀元年之說為近實,而非
        為貞觀三年者二。
            又玄奘離長安經秦州(今甘肅天水)西行,據道宣續高
        僧傳卷四京大慈恩寺釋玄奘傳(簡稱僧本傳),謂是年適以
        「時值霜儉,下敕道俗,逐豐四出」。考舊唐書卷二太宗紀
        ,貞觀元年八月,「關東及河南隴右沿邊諸州,霜害秋稼。
        九月辛酉,命中書侍郎溫彥博,尚右丞魏徵等,分往諸州賑
        恤。」與僧本傳所言正合。則玄奘出發西行,實曾一度雜饑
        民隊中。此必在貞觀元年,始有是事,若在貞觀三年,則無
        霜災害稼,與饑民逐豐可為雜行矣。此玄奘出發西行,以在
        貞觀元年之說為近實,而非為貞觀三年者三。
            又玄奘西行,以得高昌王函介,曾於碎葉城(即今俄屬
        托克馬克城(Tokmak)),見及西突厥統葉護可汗(Jabgou),
        得其助力,乃能通行諸國。事見慈恩傳卷二。而此統葉護可
        汗,據新唐書卷二百一十七下薛延陀傳,謂其被殺於貞觀二
        年。資治通鑑卷一百九十三唐紀九,謂統       
        20頁        
        葉護於貞觀二年十二月為其伯父所殺(註13)。玄奘西行,必
        於貞觀二年十二月前,已達碎葉城,始能見及其人,若其出
        發西行果在貞觀三年,則無由見及統葉護可汗矣。此玄奘出
        發以在貞觀元年之說為近實,而非為貞觀三年者四。
            玄奘出發西行,既在貞觀元年,何以在其於歸至于闐國
        時所上表文並未明說﹖而反於表內自謂「遂於貞觀三年四月
        ,冒越憲章,私往天竺」﹖而於貞觀二十年所撰請御製三藏
        聖教序表內亦自謂「奘以貞觀三年,往遊西域,求如來之秘
        藏,尋釋迦之遺旨」﹖且皆語意閃爍,果何為乎﹖曰﹕此蓋
        以玄奘初出國時,凡今日自新疆以西,至今日俄屬土耳其斯
        坦,今日阿富汗,以至今日巴基斯坦印度河(Indus)兩岸地
        ,大率皆為西突厥可汗所役屬。不得西突厥可汗之允許,自
        無由通過其地,以達印度。玄奘當日西行途程,其自熱海(
        即今伊斯色克湖(Issyk Koul))至碎葉城(Tokmak),及赭時
        國(又稱石國即今俄屬塔什干(Tashkend)),與颯秣健國(
        又稱康國即今俄屬撒馬爾罕(Samarkand))等一段,其目的
        全為求取西突厥統葉護可汗(Jabgou)之允予通過其所役屬各
        國,與協助其行旅,而非為普通赴印度所必經行者,故可不
        為報告。且自貞觀四年(西元六三○年)唐太宗遣李靖等平
        定東突厥後,國際情勢,已大變化,西北諸國,未幾即推尊
        太宗為天可汗,而西突厥亦嘗一度降於中國。高昌亦於貞觀
        十四年為太宗遣侯君集等所擊降。當玄奘離印度返國時,正
        值李唐與天可汗已達全盛時期,玄奘或已不便明言其昔年曾
        受高        
        21頁        
        昌王與西突厥可汗遣使護送之事實,故於所撰西域記亦未標
        出西突厥國名,而於報告出國經過時,亦只舉其直接與赴印
        度求法有關之日期而已(註14)。此玄奘在于闐所上表及其在
        貞觀二十年所上請御製三藏聖教序表,所以不言貞觀元年出
        發經過,而反謂於「貞觀三年四月,冒越憲章,私往天竺」
        ,與「求如來之秘藏」也。        
            三者為玄奘被度為僧與受具戒之年。考玄奘初於洛陽被
        度為僧,慈恩傳與塔銘均謂在其年十三歲之年,而行狀則謂
        其在大業之際,時年十五歲也。僧本傳則謂其在年十一歲時
        。若以玄奘本人所自述者言之,則以十三歲一說為最得實。
        按行狀既以玄奘為享壽六十三歲,則所謂年十五歲被度為僧
        ,當為隋煬帝大業十二年(西元六一六年),由此算至貞觀
        元年(西元六二七年),僅曾為僧十二年耳,與玄奘上高昌
        王書所云「宿因有慶,早預緇門,負笈從師,年將二紀」之
        說不合。即曰玄奘出發西行,果如行狀所云之在貞觀三年(
        西元六二九年),然亦只為僧可十四年耳,仍與玄奘所自述
        之年歲不合也。至僧本傳所云年十一歲被度為僧說,則以玄
        奘為生於開皇十六年(西元五九六年),至大業三年 (西
        元六○七年)為年十一歲,由此算至貞觀元年,則為已達二
        十一年,與「早預緇門」、「年將二紀」之「將」字,意義
        不合。若以僧本傳所誤將行狀所書年「六十三」之「三        
        22頁        
        字」易為「五」字,即「卒年為六十五」者言之(註15),則
        玄奘生年,可能為開皇二十年(西元六○○年)﹔十一歲被
        度為僧之年,可能為大業七年 (西元六一一年),由此算
        至貞觀元年,則是為僧僅十七年耳,與玄奘所自述「年將二
        紀」之說,亦未合也。故知玄奘年十三歲被度為僧,時為大
        業四年(西元六○八年)一說,蓋即依據客觀史實,而為無
        可易者。
            至玄奘受具足戒之年,行狀謂其乃以武德五年(西元六
        二二年)於成都受具,「坐夏學律」,時年二十一歲。慈恩
        傳亦謂其以武德五年於成都受具戒,「坐夏學律」,惟時年
        為二十歲。按玄奘既生於開皇十六年(西元五九六年),則
        其二十歲或二十一歲之年,必為大業十一年或十二年(西元
        六一六年),而非武德五年(西元六二二年)。考唐代僧籍
        其取得條件,為被度與受戒,被度謂由民籍轉為僧籍,以落
        髮及所給之度牒為憑,與其人之年齡及其對佛教知行之深淺
        無嚴格限制。受戒則指已舉行戒儀,與嚴守戒律而言,如五
        戒、八戒及具足戒等。前者有如基督教徒之普通洗禮,後者
        有如基督教徒之幼年領洗後至長大復為施堅固禮者。玄奘於
        十三歲時,於洛陽為大理卿鄭善果特准度為僧籍,歷從景法
        師習涅槃經,從嚴法師習攝大乘論。其後至大業末葉,世局
        日亂,其父陳惠,亦且辭官隱居,事見冥詳所撰行狀,則其
        特為……受具足戒,殆屬自然發展,而無可疑者。舊唐書本
        傳,謂玄奘於「大業末出家」,此殆以受具足戒之年為出家
        之年也。而此所謂「大業末」者,殆即指大業十二年(西元
        六一六年),以其翌年則改元為義寧元年(西元六一七年)
        ,又翌年則已為        
        23頁        
        唐高祖武德元年(西元六一八年)矣。而此大業十二年則正
        為玄奘二十一歲之年。是玄奘於二十一歲受具足戒之說為最
        近實也。
            至慈恩傳與行狀所以皆云玄奘於武德五年受具足戒者,
        殆誤將玄奘「坐夏學律」與受具戒之年混合而為一耳(註16)
        。而究之則受具戒與「坐夏學律」,本為不同之二事,不能
        強合為一。考行狀,謂玄奘於隋唐世局轉變時,謂其先自洛
        陽與兄長捷同赴長安。時值唐基初建,武德改元,京城未有
        講席。而各地高僧,又多先期避居成都。乃與長捷,同經子
        午谷,南入漢川,更至成都,從寶暹治攝論,從道基治毘曇
        ,從志振治迦延,四五年間,究通諸部,惟於律藏,如十誦
        律、四分律等,則宿未學習,故至武德五年(西元六二二年
        )乃於成都「坐夏學律」。依其生於開皇十六年推算,則是
        年實已二十七歲。此即玄奘學律之年歲也。至若受具足戒,
        則與地域無特殊關係,無須特至成都為之,與俟至武德五年
        也。冥詳與慧立等,以玄奘受具戒事蹟併述於學律事蹟,遂
        致誤以學律之年,並為受具戒之年,以受具戒之歲數,並為
        學律之歲數。今若以舊唐書本傳勘之,則受具戒為在大業十
        二年(西元六一六年),時年二十一歲,「坐夏學律」為在
        武德五年(西元六二二年),時年已二十七歲也。
        24頁        
            綜上所證,雖資料仍苦未躋充美,然關於玄奘之年代,
        約略已可表白如左﹕
            (一)玄奘生年為隋文帝開皇十六年(西元五九六年),
        卒年為唐高宗麟德元年(西元六六四年),享壽六十九歲。        
            (二)玄奘於隋煬帝大業四年(西元六○八年),於洛陽
        被度為僧,時年十三歲﹔於大業十二年(西元六一六年),
        受具足戒,時年二十一歲﹔於唐高祖武德五年(西元六二二
        年),於成都「坐夏學律」,時年二十七歲。
            (三)玄奘於唐太宗貞觀元年(西元六二七年),自長安
        出發西行,時年三十二歲﹔於貞觀二年(西元六二八年)春
        ,於碎葉城(Tokmak)見及西突厥統葉護可汗(Jabgou)﹔
        約於貞觀三年(西元六二九年)四月,抵達北印度境。
            (四)玄奘於貞觀十七年(西元六四三年)自中印度起程
        東返,時年四十八歲﹔於貞觀十八年春間,返經于闐(今新
        疆和闐)﹔至貞觀十九年(西元六四五年)正月,返抵長安
        ,時年五十歲。        
        附註                
         (註  1)西洋學者,首將慈恩傳及西域記譯為法文者,為法
                之儒蓮氏(Stanislas Julien)。其譯本前一書稱
                “Histoire de la vie de Hiouen-Thsang et de 
                ses vayoges dans l`Inde depuis l`an 629 
                jusqu`en 645, par
        25頁 
                Hoei-li et Yen-Thsong於西元一八五三年(清咸
                豐三年)在巴黎出版﹔後一書稱“Memoires sur 
                les contrees occidentales, traduits du 
                sanscrit en chinois, en l`an 648, par Hiouen
                -Thsang, 2 Vols, 於西元一八五七年及一八五八
                年(清咸豐七、八年),在巴黎出版。其將上述二
                書譯英文者,則為英人比爾氏(Samuel Beal)之
                The Life of Hiuen-Tsiang,於西元一八八八年(
                清光緒十四年),於倫敦出版,及Si Yu Ki-
                Buddhist Records of The Western World , 2 
                Vol,於西元一八八四年(清光緒十年),於倫敦
                出版。其後復有窩塔爾斯氏(Thomas Watters)之
                On Yuen Chwang`s Travel in India, 2 Vol.一書
                ,於西元一九○四至一九○五年(清光緒三十、三
                十一年),於倫敦出版。日本方面,則有堀德廉氏
                之「解說西域記」,於西元一九一二年(民國元年
                )出版,高桑駒吉氏之「大唐西域記所記東南印度
                諸國研究」,於西元一九二六年(民國十五年)出
                版,及足立喜六氏之「大唐西域記研究」,於西元
                一九四二年(民國三十一年)出版。
         (註  2)西洋各國學者,關於玄奘事蹟之研究論文,其要目
                略見於法人考狄兒氏(Henri Cordier)所編之「東方
                學目錄」卷四,五(Bibliotheca Sinica, Vol 4 
                and 5),甚可參考。
         (註  3)儒蓮氏與比爾氏所譯慈恩傳,於玄奘西行之年代,
                皆依慧立原文,而未及更為考訂。法人沙畹(Edouard 
                Chavannes)所著「中國之旅行家」(Chinese 
                Travellers)一小書(據馮承鈞譯本),及印度人
                師覺月博士(Praboah Chandra Bagchi)所著「中
                印千年史」(India and China, A Thousand 
                Years of Cultral Relations, 1950)第三章中國
                古代之旅行者(Ancient Chinese Pilgrims to 
                India)唐代西行者之玄奘一節(Pilgrims of the
                 Tang Period-Hiuan Tsang),於玄奘西行年代,
                亦只依慧立記錄,而未及歸納各有關資料而詳為考
                訂。日本前囗信次於數年前所撰「玄奘三藏」一書
                (昭和二十七年出版),於玄奘西行年代,已依
        26頁
                中國新近流行之考訂,而有所改正,然於玄奘之享
                壽年數,則仍依冥詳所撰行狀,而未為改正也。
         (註  4)見梁任公先生飲冰室合集(民國二十一年中華書局
                出版)專集第十五冊「見於高僧傳中之支那著述附
                錄三」。又梁先生所著歷史研究法(見專集第十六
                冊)第五章史料之蒐集與鑑別,於玄奘西行年代,
                亦考辨頗詳。
         (註  5)見北平國立女子師範大學學術季刊第一卷第三期及
                第二卷第一期(民國十九年至二十年出版)。
         (註  6)見廣州國立中山大學文史研究所月刊第一卷第三期
                (民國二十三年三月出版)。
         (註  7)關於玄奘西行年代,劉、曾二氏所撰年譜及日本前
                囗信次所撰「玄奘三藏」多依據梁任公先生所考定
                之貞觀元年說,然於玄奘之生年及享壽年數,則皆
                未依梁先生所論年代而仍依冥詳所撰行狀,蓋梁先
                生之論註,尚覺未足,故不能不另專文考定也。
         (註  8)見全唐文卷七百四十二劉軻「大唐三藏大遍覺法師
                塔銘并序」及拙作「唐書源流考」(文見國立中山
                大學文史研究所月刊第二卷第五期)。
         (註  9)玄奘「謝高昌王送沙彌及國書綾絹等啟」並見全唐
                文卷九百七。此文為現今所存玄奘文字之最早者,
                文中所涉其自身之年代諸語,為考定玄奘年代之最
                大關鍵,而諸書言玄奘事蹟者,多未注意,亦可異
                也﹗
         (註 10)見拙作「唐書源流考」(文見國立中山大學文史研
                究所月刊第二卷第五期)。
         (註 11)梁任公先生據劉軻所撰塔銘斷定玄奘為享壽六十九
                歲,實生於隋開皇十六年,其說本無以易,故其門
                人姜亮夫氏所編中國歷代名人年里碑傳總表,亦謂
                玄奘為生於隋開皇十六年,而卒於唐麟德元年,享
                壽六十九歲。惟梁先生於舊唐書本傳深致不滿,一
                謂本傳所云「六年卒」之六年,為指顯慶六年,而
                顯慶年號只稱五年﹔二謂本傳所云「年五十六」,
                為與事實不合,因而深譏官書疏舛。不知本傳所云
                「六年」,原文未嘗明指顯慶二字,「年五
        27頁
                十六」句,亦非指春秋若干,或享壽若干,而實指
                僧臘而言,若細加分析,則其結果正與梁先生所主
                張之『六十九歲』說相符合。官書雖多疏舛,而本
                傳則未疏舛,特梁先生一時失察耳。
         (註 12)資治通鑑卷一百九十三唐紀九:貞觀三年八月,代
                州都督張公謹,上言東突厥可取狀,列舉六大事由
                。太宗以東突厥頡利可汗,既請求和親,而又援梁
                師都入寇,乃命兵部尚書李靖為行軍總管討之,以
                張公謹為副。是太宗決定對東突厥用兵即在貞觀三
                年(西元六二九年)八月也。
         (註 13)西突厥統葉護可汗(Jabgou)被殺年月,新舊唐書突厥
                傳無明文記述。梁任公先生歷史研究法第五章史料
                之蒐集與鑑別,論述玄奘出發西行之年代,謂嘗費
                三月之力,始於新唐書薛延陀傳,查出統葉護可汗
                於貞觀二年被殺,而認為即資治通鑑所記統葉護可
                汗被殺事所本。惟今查薛延陀傳,僅言統葉護被殺
                於貞觀二年,而未言及月數,通鑑唐紀九則明繫其
                被殺於貞觀二年十二月,則通鑑所記,或仍別有所
                本也。又沙畹(E. Chavannes)西突厥史料(
                Documents sur Les Tou-Kiue(Turcs)Occidentaux
                )第四編西突厥史略六,六世紀中葉至七世紀中葉
                中國與西突厥之關係,謂統葉護可汗遣使請婚,旋
                復與東突厥紛諍,內部復有叛變﹔末云「是年十二
                月,統葉護可汗為其伯父所殺」。所云是年,不知
                究指何年﹖今以通鑑唐紀九貞觀二年條勘之,則正
                為貞觀二年十二月也。故通鑑此條,殆亦可補沙畹
                西突厥史之闕焉。
         (註 14)梁任公歷史研究法第五章,關於玄奘出發西行年代
                之考辨,謂現存多種資料,皆云為貞觀三年者,實
                由諸書所採為同一藍本,藍本誤則悉隨之而誤。至
                玄奘上表所以亦云為貞觀三年者,則或為後人據他
                書所校改云云。此蓋推測之詞耳,若從玄奘歸國之
                西域情勢,及李唐對西域之新關係言之,則玄奘上
                表所云之「貞觀三年四月」,殆指其到達北印度境
                之年月而言,而其前此與高昌王及西突厥統葉護可
                汗之護送關係,則初有所諱,故不復提貞
        28頁
                觀元年及二年事也。
         (註 15)此據梁任公先生支那內學院精校本玄奘傳書後所評
                論。而印度人師覺月博士(Prabodh Chandra Bogchi)
                所著中印千年史(India and China, A Thousad 
                Years of Cultural Relations, 1950)第三章,
                亦誤據僧本傳以玄奘為享壽六十五歲,而生於西元
                六○○年(隋開皇二十年)。
         (註 16)見梁任公支那內學院精校本玄奘傳書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