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寺院所經營之工商業

全漢昇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 9 冊
大乘文化基金會出版
1980年10月初版
頁153-163


. 153頁 (一)概說 宋以前寺院(註1)的經濟基礎,以土地為主(註2),因為 那時土地就是代表財富,財富主要基礎在土地而不在工商業 。到了宋代,寺院的經濟基礎可有些改變了。因為這時工商 業比較以前發達,財富的基礎,除了土地以外,工商業也是 其中的主要份子。所以宋代的寺院,一方面固然依賴土地的 收入(註3),他方面又經營工商業,以維持牠本身的存在。 (二)宋代寺院對于工業的經營 寺院之經營工業,不限於中國,在中古的歐洲也是這樣 。Sombart著「現代資本主義」 (季子譯) 第一卷第一分冊 第七章第三節說: 154頁 其中一部份修道士是親自從事工業活動的。 每個修道院都有自設的縫工廠。 人們知道,修道院為工業活動的中心點:具有美術趣 味的勤勉的修道士,真正是舊羅馬工業技術的保持者 和發展者。他們是當時的建築師﹔他們保護玻璃畫業 ,塗琺瑯質業,金屬雕刻術,裝寶石術,製造大風琴 業,美術織物業,金箔業和金絲紡織業。 例如Benedict派的戒律便規定:凡屬該派的僧侶每日都要提 出一部份時間從事他所擅長的手工業的活動 (Munro and Sontag, The Middle Ages, p. 63) 。 宋代寺院經營的工業,就現有文獻中所能考見的,約如 下列: (一)紡織業 朱彧「萍洲可談」卷二說撫州蓮花寺織造蓮 花紗云:撫州蓮花紗,都人以為暑衣,甚珍重。蓮花 寺尼,凡四院造此紗。撚織之妙,外人不可傳。一歲 每院纔織近百端。市供尚局,并數當路計之,已不足 用。寺外人家織者甚多,往往取以充數。都人買者, 亦自能別寺外紗。其價減寺內紗什二三。 (二)刺繡業 孟元老「東京夢華錄」卷三說汴梁相國寺瓦 市出賣諸寺師姑刺繡物品云: (相國寺) 兩廊,皆諸 寺師姑賣繡作、領抹、花朵、珠翠、頭面、生色、銷 金、花樣、囗頭、帽子、特髻、冠子、條線之類。 155頁 又宋會要職官二九說汴梁尼寺為政府刺繡種種服用物 品云: 崇寧三年三月八日,試殿中少監張康伯言,「今朝庭 自乘輿服御,至於賓客祭祀用繡,皆有司獨無纂繡之 功。每遇造作,皆委之閭巷市井婦人之手,或付之尼 寺,而使取直焉。……」 (三)飲食工業 如龐元英「談藪」 (「說郛」卷三一) 說 浦城天慶觀的道童製造雕花蜜云:浦城雕花蜜煎,為 天下最。冬瓜柳穿魚,引之長三尺。壽架子、臺坐、 假山、龜、鶴、壽星、仙女、皆冬瓜也。三台梅者, 三顆共蒂,四輔梅亦然,雕刻精妙。天慶觀所售尤佳 ,皆道童為之。 (四)製粉業 周去非「嶺外代答」卷七說廣西僧人以鉛製 粉云: 西融州有鉛坑,鉛質極美。桂人用以製粉,澄之以桂 水之清,故桂粉聲天下。桂粉舊皆僧房罨造,僧無不 富,邪僻之行多矣。厥後經略司專其利,歲得息錢二 萬緡,以資經費。群僧乃往衡嶽造粉,而以下價售之 ,亦名桂粉。雖其色不若桂,然桂以故發賣少遲。 (五)製硯業 蘇軾「東坡題跋」卷五說信州僧人以歙州所 產之石琢硯云: 黃崗主簿段君璵嘗于京師傭書人處得一「風」字硯。 下有刻云,「祥符己酉得之於信 156頁 州鉛山觀音院。故名僧令休之手琢也。明年夏鵝湖山 刻記。」錢易希白題其側,又刻「荒靈」二字。硯蓋 歙石之美者。己酉至今七十四年。令休不知為何僧也 。禪月貫休,信州人。令休豈其兄弟歟﹖ (六)冶鐵業 李壽「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六七說兗州道士 冶鐵云: 兗州道士冶歲課鐵二萬餘斤。主者盡力採煉,常不能 及,有坐是破產者。(景德四年十二月)癸卯,命廢之。 由上所述,可知宋代寺院經營的工業有種種的不同。這 堶n討論的是:寺院對于這許多工業製造品如何處置﹖上述 中古歐洲從事工業活動的大修道院,因為都有數百修道士在 那埵@同生活,實是大消費中心,而那時各地又盛行自足經 濟,所以在那堨芠ㄙ漱u業品,多半是供本寺院消費,而不 是為市場而生產。 (見「現代資本主義」第一卷第一分冊第 七章第三節。) 但是,宋代的寺院工業,可有些不同了。這 時已不復是自足自給的莊園經濟時代,各地相互間的交換非 常盛行,(註4)所以當時寺院工業的生產品,不完全由本寺 院消費,而是大量的在市場上出售。上述撫州蓮花寺的紗, 汴梁尼寺的刺繡品,浦城天慶觀的雕花蜜煎,以及廣西僧房 製造的鉛粉,都有出賣的記載,可見牠們都是為市場而生產 。這是宋代的寺院工業與中古歐洲的寺院工業不同的地方。 唯其是這樣,所以宋代寺院除經營工業以外,又經營商業。 157頁 (三)宋代寺院對于商業的經營 宋代商業的利潤很大,所以從事貿易的人,不限于正式 的商賈,且包括外國的使臣,在任或罷任的官吏,應試的舉 子,以及從事農工業的生產者(註5)。商業的利潤是這麼大 ,向來專事精神活動,提倡寡慾的和尚道士實在也看不過眼 ,於是也和上述各種人物那樣,從事商業的經營。 上述宋代寺院製造的工業品是為市場而生產。這些工業 品的買賣大都由寺院主持。除此以外,寺院又從事其他商品 的貿易。莊季裕「雞肋編」卷中說: 廣南風俗,市井坐估多僧人為之,率皆致富。 由此可見廣東僧人經商之多。又沈遼「雲巢集」卷七「天慶 觀火星閣記」云: 三湘之間,惟永為奧區。……為浮屠道者,與群姓通 商賈,逐酒肉…… 可知湖南永州 (即零陵) 的和尚也是一樣的做買賣。 宋代寺院經營的商業,除販賣其本身出產的工業品外, 一時可考見的,約有下列數種: (一)賣茶 宋會要食貨三二載政和三年十二月六日,中書 省言:「檢會崇寧四年朝旨,應在任官親戚,及非在 任官,僧,道,伎術人,軍人,本州縣公人,及犯罪 應贖人,不 158頁 得請引販茶。如違,其應贖人杖一百,餘人徒三年, 犯罪應贖人送鄰州編管。許人告,賞錢五百貫。…… 」 這種僧道販茶的事實,以福建為多,因為福建在當時是茶葉 的著名出產地。同書「食貨」三二載政和三年二月十九日。 尚書省劄子,「提舉福建路茶事司狀:一體訪得本路 產茶州諸軍寺觀園圃,甚有種植茶株去處,造品色等 第臘茶,自來拘籍,多是供贍僧道外,有妄作遠鄉饋 送人事為名,冒法販賣。官司未有關防。伏望立法行 下。以憑遵守。」詔,「諸寺觀每歲摘造到草臘茶, 如五百斤以下,聽從便喫用,即不得販賣,如違,依 私茶法。茶五百斤以上,並依園戶法。」 又夷堅志丁卷六說福建僧人販茶至杭州云: 建安人葉德孚,……紹興八年,假手獲鄉荐,結婚宗 室,得將仕郎。明年 (赴杭州) 參選。以七月二日謁 蜀人韓慥問命。韓曰,……後十六日,葉得病,即嘔 血,始以為憂。同行鄉僧來貨茶。乃令具兩命,復詣 韓。韓曰:「記得此月初曾看前一命,但過不得立秋 。此日不死,吾不談命﹗」僧歸不敢言。葉病……竟 以立秋日死。 (二)賣藥 「東京夢華錄」卷三說汴梁建隆觀道士賣齒藥 云: 出梁門西去,街北建隆觀。觀內東廊于道士賣齒藥。 都人用之。 159頁 (三) 賣豬肉 張舜民「畫墁錄」卷一說汴梁相國寺燒朱院 炙豬肉出賣: 相國寺燒朱院舊日有僧惠明善庖,炙豬肉尤佳。一頓 五觔。楊大年與之往還,多率同舍具飧,一日大年曰 ,「爾為僧,遠近皆呼『燒豬院』,安乎﹖」惠明曰 ,「奈何﹖」大年曰,「不若呼『燒朱院』也。」都 人亦自此改呼。 又湖南永州的寺院也是出賣豬肉的地方。「雲巢集」卷七「 天慶觀火星閣記」云: 三湘之間,惟永為奧區。……為浮屠道者,與群姓通 商賈,逐酒肉﹔其塔廟,則屠膾之所聚也。 (四) 典當業 寺院之經營典當業,據陸游的考證,不始於 宋代,在南北朝已很盛行。「老學庵筆記」卷六云: 今僧寺輒作庫質錢取利,謂之長生庫,至為鄙惡。予 按梁甄彬嘗以束苧就長沙寺庫質錢﹔後贖苧還,於苧 束中得金五兩,送還之。則此事亦已久矣。庸僧所為 ,古今一揆。可設法嚴絕之也。 按梁甄彬事,見于「南史」卷七○「甄法崇傳」。又「南齊 書」卷二三「褚澄傳」亦說當時寺院經營典當業云: 淵薨,澄以錢萬一千就招提寺贖太祖所賜淵白貂坐褥 ,壞作裘及纓。又贖淵介幘犀導及淵 160頁 常所乘黃牛。 到了宋代,寺院經營的典當業,更為發達。郭若虛「圖畫見 聞志」卷三說商人以名畫作抵押品,向汴梁寺院借錢云: 王齊翰,建康人。事江南李後主,為翰林侍詔。工畫 佛道人物。開寶末,金陵城陷,有步卒李貴入佛寺中 。得齊翰所畫羅漢十六軸。尋為商賈劉元嗣以白金二 百星購得之。齎入京師。于一僧處質錢。後元嗣詣僧 請贖。其僧以過期拒之,因成爭訟。 又章炳文「搜神秘覽」卷中說代州的和尚經營典當業云: 代州大石寨城外水中,常有光澈明。人頗異之。後有 以網筌取魚者,得一劍焉。未之奇也。質錢於邢氏釋 。 代州大石寨卒杜慶,緣應報入州。道中見山之巔,有 二紅物相搏擊,其狀圓而有光芒,因佇而觀。有頃, 一物如勢不勝,墜於野水中,光彩兩騰貫。慶疑而視 之,惟有二三科斗中焉。遂取之,繫於衣裾間而回。 至寨中,乃金一塊耳。慶素好博易,遍往酢價。市人 秤之,或重或輕,多少不能辨。遂質錢于僧邢氏者。 以上都是北宋寺院經營典當業的情形。至於南宋,洪邁 「夷堅志癸」卷八說鄱陽等地的寺院經營典當業云: 161頁 永寧寺羅漢院萃眾童行本錢,啟質庫,儲其息,以買 度牒,謂之長生庫。鄱陽并諸邑,無問禪律,悉為之 。院僧行政,擇其徒智禧主掌出入。慶元三年四月二 十九日,將潔月簿,點檢架物,失去一金釵。遍索廚 柜不可得。禧窘甚,…… 按上引陸游老學庵筆記卷六云,「今 (南宋) 僧寺輒作庫質 錢取利,謂之長生庫,至為鄙惡。」可知在南宋時,寺院之 經營典當業,絕不限於鄱陽等地,而普遍於各處。 由上面所舉的例,可知宋代寺院經營的質庫,多半為典 當舖的性質。不過牠所貸出的資本,實包括現今典當舖貸出 的金錢及銀行的放款。如上述代州某兵拿寶物到寺院去借取 現款,為的是滿足各人賭博的欲望,這種情形,有如現在需 款的人以財物向當舖典當,其所借到的錢多半是為急需或消 費之用,同時所借的錢的數量也不會過多。至于商人以名畫 向汴梁某寺院借款一事,可又是另外一種意義了。商人在商 業的經營上,因為不夠資本運用,以寶貴的名畫向寺院借款 ,其所借到的資本顯然不是作為消費之用,而是用來擴充他 的生產或企業。由于其抵押品之貴重來看,可推知其所借之 款也一定相當的多。這種情形,與現今當舖的貸款不很相像 ,而類似現今銀行之向企業家放款,以便後者從事生產,或 擴大生產。 由此可知宋代寺院的質庫,不獨具有當舖的機能,且包 有現今銀行貸款的特質,即從事生產的放款。所以我們不能 因為宋代寺院如當舖那樣經營高利貸事業而罵牠,應該從牠 的向實業界放 162頁 款,助長工商業的生產,而認識牠對於生產的貢獻。 (四)結論 綜括上述,可知宋代寺院經營工商業的風氣的流行。在 這堙A我們更可一論牠在我國工商業發展上的貢獻。據作者 的意見,牠有兩種貢獻是值得提出來一說的。 第一,牠在工業技術的發展上有不少的貢獻。例如上述 撫州蓮花寺的蓮花紗,技術甚佳,寺外人家所織絕對赶不上 ﹔可見宋代有一部份的工業技術是靠寺院來發展的。 第二,牠在從事于工商業生產的資本上的貢獻。我們知 道,資本是生產要素之一,沒有牠是不能生產的,擴大生產 更不用說了。寺院因有免稅的特權,而外界對牠的布施又很 多,結果非常富有,故能蓄積資本,開設質庫,以便放款于 工商業,而發展生產。如果沒有寺院來蓄積資本,以作促進 生產之用,我們可以想像到,宋代的工商業,因為金融周轉 的不便,是不會那麼發達的。 民國二十七年夏于昆明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註 1)這堛滿u寺院」包括佛寺及道觀。 163頁 (註 2)關於南北朝寺院之倚賴土地收入,見陶希聖武仙卿 著「南北朝經濟史」頁一六五至一六六﹔關於唐代 寺院之倚賴土地收入,見陶希聖鞠清遠著「唐代經 濟史」頁五八至六三。 (註 3)洪邁夷堅支乙卷三說,「饒州安國寺據莊園田地之 入,資用饒洽,勝於他剎。」這是宋代佛寺倚賴土 地收入的例。又夷堅續志後集卷一說,「徐神翁雲 遊至安福浮山觀。」每日飯後,塊坐殿角管轄曰: 「晏閒歇,可為觀中催租」。未幾造道眾曰,「某 處米某日來。又某處,則某日來」。「如期,佃戶 俱荷穀至」。這是宋代道觀倚賴土地收入的例。 (註 4)宋代各地交換的盛行,觀于當時各地物產多販往汴 梁,杭州等大都會出賣 (見拙著「北宋汴梁的輸出 入貿易」及「南宋杭州的消費與外地商品的輸入」 ) ,可以想見。 (註 5)見拙著「北宋汴梁的輸出入貿易」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