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六祖傳法偈之分析

陳寅恪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 1 冊
(原刊《清華學報》7:2,1932.6)
頁263∼268
大乘文化基金會出版
1980年10月初版


263頁 神秀、慧能傳法偈,壇經諸本及傳燈錄等書所載,其字 句雖間有歧異之處,而意旨則皆相符會。茲依敦煌本壇經之 文,分析說明之。 神秀偈曰﹕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 時時勤拂拭。莫使有塵埃。 慧能偈曰﹕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無臺。 佛性常清淨。何處有塵埃。 又偈曰﹕ 心是菩提樹。身為明鏡臺。 明鏡本清淨。何處染塵埃。 敦煌本壇經偈文較通行本即後來所修改者語句拙質,意 義重複,尚略存原始形式。至惠能第二偈中「心」「身」二 字應須互易,當是傳寫之誤。諸如此類,皆顯而易見,不待 贅言。茲所欲 264頁 討論者,即古今讀此傳法偈者眾矣,似皆未甚注意二事﹕ (一) 此偈之譬喻不適當。 (二) 此偈之意義未完備。 請分別言之於下﹕ (一) 何謂譬喻不適當﹖考印度禪學,其觀身之法,往往比人 身於芭蕉等易於解剝之植物,以說明陰蘊俱空,肉體可厭之 意。此類教義為佛藏中所習見者,無取博徵。請引一二佛典 原文,以見其例﹕ 鳩摩羅什譯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二十四「善達品」第七 十九云﹕ 行如芭蕉葉,除去不得堅實。 又玄奘譯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四百七十二第二分「善達 品」第七十七之二(即前經同本異譯。)云﹕ 如實知如芭蕉樹,葉葉析除,實不可得。 又鳩摩羅什等譯禪秘要法經中云﹕ 265頁 先自觀身,使皮皮相裹,猶如芭蕉,然後安心。 又沮渠京聲譯治禪病秘要經云﹕ 次觀厚皮九十九重,猶如芭蕉。 (中略。) 次復觀 肉,亦九十九重,如芭蕉葉。中間有蟲,細於秋毫。蟲 各四頭四口九十九尾。次當觀骨,見骨皎白,如白琉璃 。九十八重,四百四脈入其骨間,流注上下,猶如芭蕉 。 據此,可知天竺禪學觀身取譬之例。至於傳法偈中所謂 菩提樹者,乃一樹之專稱,釋迦牟尼曾坐其下,而成正覺者 。依佛陀耶舍共佛念譯長阿含經卷一第一分初大本緣經所載 ,先後七佛自毗婆尸至釋迦牟尼,皆坐於一定之樹下,成最 正覺。其關於釋迦牟尼之文句,茲迻錄於下﹕ 我今如來至真坐缽多樹下,成最正覺。佛時頌曰﹕ 我今釋迦文。坐於缽多樹。 玄奘西域記卷八摩揭陀國上云﹕ 金剛坐上菩提樹者,即畢缽羅之樹也。昔佛在世, 高數百尺。屢經殘伐,高四五丈。佛坐其下,成等正覺 ,因而謂之菩提樹焉。莖幹黃白,枝葉青翠,冬夏不凋 ,光鮮無變。 據此,可知菩提樹為永久堅牢之寶樹,決不能取以比譬 變滅無常之肉身,致反乎重心神而輕肉體之教義。此所謂譬 喻不適當者也。 266頁 (二) 何謂意義未完備﹖細繹偈文,其意在身心對舉。言身則 如樹,分析皆空。心則如鏡,光明普照。今偈文關於心之一 方面,既已將譬喻及其本體作用敘說詳盡,詞顯而意該。身 之一方面,僅言及譬喻。無論其取譬不倫,即使比擬適當, 亦缺少繼續之下文,是僅得文意之一半。此所謂意義不完備 者也。 然則此偈文義何以致如是之乖舛及不具足乎﹖應之曰﹕ 此蓋襲用前人之舊文,集合為一偈,而作者藝術未精,空疏 不學,遂令傳心之語,成為半通之文。請略考禪家故事,以 資說明。 此偈中關於心之部分,其比喻及其體用之說明,佛藏之 文相與類似者不少。茲僅舉其直接關繫此偈者一事,即神秀 弟子淨覺所著楞伽師資記中宋朝三藏求那跋陀之「安心法」 。其原文云﹕ 亦如磨鏡。鏡上面塵落盡,心自明淨。 案﹕此即宗密「禪源諸詮集都序」卷二敘禪宗之息忘修心宗 ,所謂 故須依師言教,背境觀心,息滅妄念,念盡即覺 悟,無所不知。如鏡昏塵,須時時拂拭,塵盡明現, 即無所不照。 者是也。凡教義之傳播衍繹,必有其漸次變易之蹟象,故可 依據之,以推測其淵源之所從出,及 267頁 其成立之所以然。考續高僧傳卷二十五習禪六曇倫傳 (江北 刻經處本)云﹕ 釋曇倫姓孫氏。汴州浚儀人。十三出家。住修福 寺。依端禪師。然端學次第觀,便誡倫曰﹕「汝繫心 鼻端﹗可得靜也。」倫曰﹕「若見有心,可繫鼻端。 本來不見心相,不知何所繫也。」(中略。)異時 (端 禪師) 告曰﹕「令汝學坐,先淨昏情。猶如剝蔥,一 一重重剝卻,然後得淨。」倫曰﹕「若見有蔥,可有 剝削。本來無蔥,何所剝也。」 據續高僧傳,曇倫卒於武德末年,年八十除。則其生年 必在魏末世。故以時代先後論,神秀、慧能之偈必從此脫胎 ,可無疑義。芭蕉為南方繁茂之植物,而北地不琩ㄐC端禪 師因易以北地日常服食之蔥,可謂能近取譬者也。若復易以 「冷夏不凋,光鮮無變」之菩提寶樹,則比於不倫,失其本 旨矣。蓋曇倫學禪故事,原謂本來無蔥,故無可剝。本來無 心,故無可繫。身心並舉,比擬既切,語意亦完。今神秀、 慧能之偈僅得關於心者之一半。其關於身之一半,以文法及 文意言,俱不可通。然古今傳誦,以為絕妙好詞,更無有疑 之者,豈不異哉﹗予因分析偈文內容,證以禪門舊載,為之 說明。使參究禪那之人得知今日所傳唐世曹溪頓派,匪獨其 教義宗風溯源於先代,即文詞故實亦莫不掇抬前脩之緒餘, 而此半通半不通之偈文是其一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