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祖壇經》研究略見

高永霄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 1 冊
(原刊《香港佛教》第92期,1968.1)
大乘文化基金會出版
1980年10月初版
頁327∼338


327頁 (一)六祖生平傳記 六祖大師原名惠能,俗姓盧,母李氏,本來原籍係范陽 (今河北省大興、宛平等縣),後來流落嶺南新州 (今廣東省 新興縣)。大師乃在唐朝貞觀十二年(六三八) 二月八日子時 出生,取名為惠能,意義乃是﹕以法意惠眾生名惠,能夠擔 當佛事名能。(註1) 大師在三歲時喪父,老母攜同遺孤,移來南海 (今廣東 省南海縣) 居住,守志鞠養,但家徒四壁,故艱苦備嘗。大 師既長,未能入學,祇作賣柴於市,供母度日,孝志甚篤。 至二十四歲時,因送柴至店,頃出門外,聽聞客在誦經,大 師即時省悟。隨問客誦何經﹖答﹕「金剛經」。問從何處來 ﹖答﹕「從蘄州黃梅(今湖北黃梅縣)東禪寺五祖弘忍處來」 ,並說﹕五祖勸他但持此經,即自見性,直了成佛。大師聞 說,心嚮往之。回家安置母後,便往黃梅,參見五祖,欲求 印可, 328頁 五祖與言,知他非是凡人,但著入碓坊,服役於杵臼之間, 操作破柴踏碓。(註2) 經過八餘月,五祖著弟子各作一偈。若能悟得大意,即 傳付衣法,為第六祖。那時神秀為教授師,於廊壁上寫了一 偈﹕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 惹塵埃。」 五祖認為不見自性,但命留下與人誦持。數日後,大師 聞偈,亦知未見本性。至夜,著人於旁亦寫了另一偈﹕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 惹塵埃﹖」 及後,五祖知道了,認是能悟本性,對大師甚為器重, 暗著大師三更入室,為他說「金剛經」,至「應無所住,而 生其心」時,大師當下大悟。五祖即時授之衣缽,更傳頓教 ,令嗣祖位。並命大師速離該地,免被人害,五祖更親自相 送至九江驛(今江西省潯陽縣),向南而去。那時正是龍朔元 年(六六一)。 六祖於是南歸,因避惡人,隱居於四會 (今廣東省四會 縣) 等地獵人群中,達十有六年。至儀鳳元年(六七六)正月 八月,大師到廣州法性寺(今光孝寺)外,因說﹕「非風動, 非旛動,仁者心動。」之語,得主持印宗延至上座,大師出 示衣缽,談論奧義,印宗契悟,在是月十五日,會同四眾, 為大師薙髮,二月八日集合名德,授具足戒,以西京智光律 師為授戒師。那時大師年三十九 329頁 歲。(註3) 次年春,大師辭眾歸韶州曹溪(今廣東曲江縣),於城中 大梵寺開緣說法,更重修寶林寺(今南華寺),盛弘南宗頓教 ,大倡禪宗東山法門,以「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為要旨, 樹法幢,振宗風,說法利生,悟道者不計其數﹔其中得法者 有四十三人,而以青原行思,永嘉玄覺,南嶽懷讓,荷澤神 會,南陽慧忠五人最為有名。 神龍元年(七○五)上元日,武則天及唐中宗因神秀之奏 舉,下詔迎請大師入京,大師上表稱疾固辭,對使者道﹕「 先師記吾以嶺南有緣,且不可違也,唯願終此林麓,以遂素 志。」是年九月三日,有詔見獎諭師,並賜磨納袈裟及水晶 缽,並賜新州舊居為國恩寺。 八年後,即先天二年(七一三)八月初三日,大師於國恩 寺齋罷,對諸徒眾作最後說法,仍以「識自本心,見自本性 」慇懃致囑,復說偈云﹕ 「兀兀不修善,騰騰不造惡,寂寂斷見聞,蕩蕩 心無著。」 充份表現出禪宗自由,活潑的解脫心性。然後,端坐至夜半 三更,奄然遷化,春秋七十有六,說法有三十七年。 是年十一月,廣、韶、新三郡官僚僧俗爭迎大師真身, 未能取決﹔於是焚香禱告,以香煙指處,定奪所歸。時香煙 直貫曹溪。次年,七月廿五日出龕,於是連塔供養於寶林, 時韶州牧奏聞 330頁 皇庭,奉敕立碑,神會請尚書王維 (摩詰) 作銘,門人法海 纂集大師生平法要,名曰「六祖法寶壇經」,流行於世。 (註4) 一百多年後,唐憲宗於元和十年(八一五)詔謚大師為大 鑒禪師,由柳宗元為撰第一碑文,刺史劉禹錫作第二碑文, 並佛衣銘,傳於後代。 (二)六祖說法要義 根據「六祖法寶壇經」今流通本,大師所說的法要,大 概可分為下列各特點﹕ (甲) 頓悟法門 禪宗主頓悟,以別於其他佛教各宗之漸教,所謂「教外 別傳是也。 「念念般若觀照,常離法相,自由自在,縱橫盡 得,有何可立﹖自性自悟,頓悟頓修,亦無漸次,所 以不立一切法,諸法寂滅,有何次第﹖」(頓漸品) 「萬法盡在自心,何不從自心中,頓見真如本性 ﹗」,(般若品) 「我於忍和尚處,一聞言下便悟,頓見真如本性 ,是以將此教法流行,令學者頓悟菩提,自各觀心, 自見本性。」(般若品) 「若起正真般若觀照,一剎那間,妄念俱滅,若 識自性,一悟即至佛地。」(般若品) 「若悟無生頓法,見西方只在剎那。」(疑問品) 331頁 (乙) 見性成佛 六祖之禪宗唯一的指標,即是「唯論見性」,不論其他 枝節,所謂「直指人心」是也。 「用自真如性,以智慧觀照,於一切法,不取不 捨,即是見性成佛道。」(般若品) 「於一切時,念念自淨其心,自修自行,見自己 法身,見自心佛,自度自戒。」(懺悔品) 「汝當一念自知非,自己靈光常顯現。」 (機緣 品) (丙) 無念為宗 禪宗主張息妄,以達本源。所謂「無念念即正,有念念 成邪」是也。 「我此法門,從上以來,先立無念為宗,無相為 體,無住為本。無相者,於相而離相,無念者,於念 而無念﹔無住者,於諸法上,念念不住。」(疑問品) 「何立無念為宗﹖只緣口說見性迷人,於境上有 念,念上便起邪見,一切塵勞妄想,從此而生。自性 本無一法可得,若有所得,妄說禍福,即是塵勞邪見 ,故此法門立無念為宗。」(疑問品) 「若見一切法,心不染著,是為無念。」 (般若 品) 「一切善惡,都莫思量,自然得入清淨心體,湛 然常寂,妙用琩F。」(護法品) 「悟無念法者,萬法盡通﹔悟無念法者,見諸佛 境界﹔悟無念法者,至佛地位。」(般 332頁 若品) (丁) 即心是佛 禪宗修行,全靠自力,當下即是,不假外求,即心即佛 。所謂「道由心悟」是也。 「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 (行由品) 「凡夫即佛,煩惱即菩提﹔前念迷即凡夫,後念 悟即佛﹔前念著境即煩惱,後念離境即菩提。」 (般 若品) 「前念不生即心,後念不滅即佛﹔成一切相即心 ,離一切相則佛。」(機緣品) 「自性若悟,眾生是佛﹔自性若迷,佛是眾生﹔ 自性平等,眾生是佛﹔自性邪險,佛是眾生。」 (付 囑品) 「佛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自性迷即是眾生, 自性覺即是佛。」(疑問品) 「不悟即佛是眾生,一念悟時,眾生是佛。」 ( 般若品) (戊) 不立文字 六祖以不立文字,因恐世人執著,錯認指作月,為文字 縛故,非為謗佛經也。 「若大乘人,若最上乘人,聞說金剛經,心開悟 解,故知本性自有般若之智,自用智慧,常觀照故, 不假文字。」(般若品) 333頁 「諸佛妙理,非關文字。」(機緣品) 「錯解佛之圓妙最後微言,縱覽千遍,有何所益 ﹖」 (頓悟品) 「一切修多羅及諸文字,大小二乘,十二部經, 皆因人置,因智慧性,方能建立,若無世人,一切萬 法本自不有。故知萬法本自人興,一切經書,因人說 有。」(般若品) (巳) 無二之性 六祖以無二之性名為實性,即諸法之本體,雖為大乘各 宗所共許 (名雖各異),唯禪宗獨推究之。 「明與無明,凡夫見二,智者了達,其性無二, 無二之性,即是實性。實性者,處凡愚而不減,在聖 賢而不增,住煩惱而不亂,居禪定而不寂。」 (護法 品) 「學道之人,一切善念惡念,應當盡除,無名可 名,名於自性,無二之性,是名實性。」(頓漸品) 「識自本心,見自本性,無動無靜,無生無滅, 無去無來,無是無非,無住無往。」(付囑品) 「外於相離相,內於空離空,若全著相,即長邪 見,若全執空,即長無明。」(付囑品) 「蘊之與界,凡夫見二,智者了達,其性無二, 無二之性,即是佛性。」(行由品) (庚) 最上乘法 禪宗以「無所得」為最上乘法,可說是屬於六波羅蜜多 的「般若」----空慧 334頁 方面了。 「萬法盡通,萬法俱備,一切不染,離諸法相, 一無所得,名最上乘。」(機緣品) 「諸佛剎土,盡同虛空,世人妙性本空,無有一 法可得,自性真空,亦復如是。」(般若品) 「若悟自性,亦不立菩提涅槃,亦不立解脫知見 ,無一法可得,方能建立萬法,若解此意,亦名佛身 ,亦名菩提涅槃,亦名解脫知見。」(頓漸品) 「剎那無有生相,剎那無有滅相,更無生滅可滅 ,是則寂滅現前,常現前時,亦無現前之量。」 (機 緣品) (三)「六祖壇經」版本 如前所述,「六祖壇經」係由六祖弘法弟子法海依六祖 的囑咐,將他生平所說法要鈔錄而成。 (見付囑品。) 距離 現在約有一千二百五十多年了。所以,現在的流通本是否就 是昔日的原版本呢﹖若果不是,那末有什麼異同呢﹖ 根據古寫敦煌本,由法海集記的,全名是﹕「南宗頓教 最大上乘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六祖惠能大師於韶州大梵寺施法 壇經」(一卷),內容與現今流通本有些不大相同,沒有分列 品名,相信 335頁 是最古本了。現屬大英博物館藏本。(註5) 釋門正統一書乃宋釋宗鑑撰於嘉熙間(一二四○)的,其 中卷八義天傳云﹕「遼國(九一六--一一二五)曾令義學沙門 詮曉等再定經錄,六祖壇經、寶林傳皆被焚。」(註6)這就 是因為在五代時期(九○六--九五九)之五十餘年間,戰禍頻 繁,宗教文化自然不被重視,在以前既有唐武宗的會昌法難 (八四五),繼續更有周世宗的滅佛(九五六),所有佛教的經 書章疏自然大半散失,「六祖壇經」因此亦不能例外。 宋高僧明教大師契嵩(註7)曾校刊北宋本後,撰「六祖 大師法寶壇經贊」。胡適之於一九三四年曾懷疑﹔「今本壇 經所載師子以後世系,為契嵩和尚所改。」但後來已為陳垣 所辨正。曰﹕「其實今本壇經與寶林傳同,其說遠在中唐, 為景德錄,正宗記所依據,不自契嵩始也。」(註8) 根據「六祖大師法寶壇經」今流通本序文,乃是在元朝 至元二十七年(一二九○),由古筠(今江西高安縣)比丘德異 作的,其中有云﹕ 「惜乎壇經為後人節略太多,不見六祖大全之旨 ,德異幼年嘗見古本,自後遍求三十餘載,近得通上 人尋到全文,遂刊於吳中體休禪菴。」 翌年(一二九一),南海(今廣東南海縣)光孝禪寺住持比 丘宗寶作跋云﹕ 336頁 「余初入道,有感於斯,續見三本不同,互有得 失,其板亦已漫滅,因取其本校讎,訛者正之,略者 詳之,復增入弟子請益機緣,庶幾學者,得嘗曹溪之 旨。按察使雲公從龍深造此道,一日過山房,睹余所 編,謂得壇經之大全,慨然命工鋟梓,顓為流通。」 由此可知,今流通本「六祖壇經」實在是至元年間由釋 宗寶重行編定面世,實無疑問,而與法海纂集時已相隔有五 百七十多年了。 又無錫丁福保於民國八年 (一九一九) 作「箋經雜記」 (註9)中有云﹕ 「余藏書中所收壇經,不下十餘種,其最佳者為 明正統四年 (一四三九) 黑口刻本。每半葉八行,行 十六字。字大悅目。元槧本典型尚存,氣象靜穆可敬 。其次則為嘉靖間 (一五二二--一五六六) 五臺山房 刻本,每半葉九行,行十八字。古意猶存,尚為佳帙 。茲以兩刻本校勘其異同。正統本之優點,為法海所 撰壇經略序,尚未改為六祖大師緣起外記。其序文亦 未為後人所竄亂。正統本有無名氏跋一首,嘉靖本則 摘錄跋中之語,名曰歷朝崇奉事蹟,而刪其跋。正統 本共分九品。曰悟法傳衣第一,嘉靖本改為行由第一 ,分其後半為般若第二。正統本曰釋功徹淨土第二, 嘉靖本改為疑問第三。正統本曰定慧一體第三,嘉靖 本改為定慧第四。正統本曰教授坐禪第四,嘉靖本改 為坐禪第五。正統本曰傳香懺悔第五,嘉靖本改為懺 悔第六。正統本曰參請機緣策六,嘉靖本改為機緣第 七。正統本曰南頓北漸第七,嘉靖本改 337頁 為頓漸第八。正統本曰唐朝徵詔第八,嘉靖本改為宣 詔第九,近刻本又改為護法。正統本曰法門對示第九 ,嘉靖本改為付囑第十。其間字句的不同者,尤不勝 枚舉。於以知壇經之竄亂,其在正德嘉靖間乎。」 若依此文,則明版不祗與元版有異,就是在明版中之正 統本與嘉靖本巳大異其趣,學人的推論是宗寶編的仍是無分 品,至正統本已為人分為九品,到了嘉靖時改成十品,即現 時流通本的品名。 自明朝以後,「六祖大師法寶壇經」內文與品名已大定 ,祗有囗字多個而已,後人亦已校正,故所有後來的鼓山刻 本,長沙刻本,金陵刻本,如臬刻本,皆是現在普通流行版 本,再沒有變更了。 (註 1) 見法海撰﹕「六祖大師緣起外記」。 (註 2) 見宗寶編﹕「六祖大師法寶壇經」行由品第一。 (註 3) 見法海撰﹕「六祖大師緣起外記」。 (註 4) 見宗寶編﹕「六祖大師法寶壇經」付囑品第十。 (註 5) 見日本新修大正藏----諸宗部(五)。 (註 6) 見陳垣撰﹕「中國佛教史籍概論」。 338頁 (註 7)契嵩乃宋杭州靈隱寺高僧,蘇州鐔津李氏子,得法 於洞山曉聰禪師,作原教篇十餘萬言。著有禪門定 祖圖,傳法正宗傳等,詔入大藏使流通,熙寧四年 (一○七一)卒。 (註 8) 見陳垣撰﹕「中國佛教史籍概論」。 (註 9) 丁福保註﹕「六祖壇經箋註」。 後 記 學人本習法相唯識,故對禪宗,可說是一竅不通 。而於金剛經、六祖壇經則間有研讀。本年十一月中 旬,香港三佛教團體所主辦之周六佛學講座擬舉行「 六祖壇經研究」討論會,學人幸得隨喜,蒙主持人禪 宗大德顏公世亮之請,將壇經研讀心得,公諸同好。 受命之餘,僅能於數天之期限,草成此文之第一、第 一兩節,在會上宣講。後來又費多天時間,完成第三 節,合併於此。說其名曰「六祖壇經研究略見」,以 示膚淺粗陋之意。以此倉卒之文,及手上資料有限, 錯漏之處,定所難免,尚祈各佛學大德,予以斧正, 以匡不逮,馨香是禱。 (原載「香港佛教」第九十二期 五十七年一月一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