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舍論釋題

演培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 22 冊
1978年3月初版
頁41-70


. 41頁 一、本論的作者 一、作者生年的考訂 在大小乘的學術思想史上,都佔有光榮一頁的世親論師 ,是本論的作者。他誕生在北印度犍陀羅國的富婁沙富那 ( 現在的白沙瓦) 的村落中,有兄弟三人,長兄無著,幼弟師 子覺,在佛教界中,也是享有盛譽的名德。他們誕生的年代 ,學者傳說不一﹕有說在佛元九百年至一千年間﹔有說在佛 元七百年至八百年間﹔有說還要提早一百年。傳說是這樣的 不一,究依何說為允當呢﹖從印來華的譯師,譯出彌勒世親 的論典考察﹕佛元八百年中,曇無識來華創譯了彌勒論﹔八 百九十五年時,菩提留支來華又創譯了世親論。從華去印留 學的奘公所親近的老師考察﹕奘師親承的大德是戒賢,賢生 於佛元九百十三年,他的老師是護法,護法的老師是陳那, 陳那是世親的門人,這是 42頁 一。奘公在印,曾親見一位九十歲的老僧密多斯那,他是德 光的弟子,而德光也是世親的學僧,這是二。隨後,奘公又 親近在家論師勝軍,勝軍是從安慧學習因明的,而安慧又是 世親的得意門徒,這是三。從這三點看,自世親到奘師,只 三傳到四傳的光景,不會有三百餘年的相隔的。所以,從譯 論上考察,知道世親生於佛元九百年至一千年之說,是靠不 住的﹔從奘師親近的名德考察,說世親生於佛元六世紀至七 世紀,是也不能信任的。根據近人的考證﹕彌勒生年為六百 五十至七百三十年﹔無著為六百九十至七百七十年﹔世親為 七百一十至八百年。因此,考訂本論的作者,生於佛元七百 年至八百年間,是沒有疑問的。 二、作者出家的研究 作者誕生在特殊階級的婆羅門種族中,父親名叫嬌尸迦 ,是當時婆羅門教的有名領袖,不特為一般群眾所擁戴,且 受當代國君超日王的敬禮。作者兄弟,沐浴在祖傳的宗教氛 圍中,受婆羅門教的文化教育薰陶,且在婆羅門教的思想嚴 密封鎖,言論極不自由下,他們應為婆羅門教的忠實信徒, 怎麼反而出家做了佛的弟子呢﹖這在研究作者學術思想的我 們,應有正確的認識。 考佛教在印度傳布的興衰,約可分為三個時間。一、佛 元三世紀前,佛教得阿輸迦王的護持,王弘法心切,為了推 廣佛教的偉大教法,特下詔遍遣傳教師,到南北東西的各區 ,宣傳佛化。在各傳教師努力弘傳下,一時佛法遍於五印, 而躍登於國教的地位﹕就在宗教界言,實執當時各 43頁 宗教的牛耳﹔就在思想界言,握著當時思想界的權威﹔就在 政治舞台上說,負有當時的政治指導權﹔就在社會信眾說, 擁有廣大社會群的熱烈信受。可說這時期的佛教,是印度佛 教的黃金時代,是值得後代的每個佛弟子所幢憬的﹗二、阿 輸迦王以後,從三世紀到九世紀初的佛教,因在三世紀中, 受了熏迦王朝的摧殘,就逐漸的走著下坡路了﹕從表面上看 去,佛法似還有人普遍的在推動著,巍巍然仍不失為大教之 一﹔但實際上,只限於內部的學術研幾,思想上的領導權威 消失殆盡,而宗教界的第一把交椅,也早已讓給別人了﹗三 、佛元九世紀末及十世紀以下,佛教從各個區域慢慢的緊縮 ,而局處到摩竭陀一個角落,就開始向著滅亡的路上走了﹗ 這有多方面的原因,單從外患說﹕北印佛教遭遇軍事上的破 壞,是受入侵的匈奴族所蹂躪﹔東印度佛教遭遇政治上的打 擊,是受當時執政者設賞迦王所摧殘﹔而使佛教獲得致命傷 的勁敵,則是印度固有的婆羅門教的明鬥暗襲。再從內部說 ﹕佛教徒受唯心、真常、圓融、他力、神秘、欲樂、頓證的 思想長時的薰陶,一天天的與梵神合流。論理,喜歡瑣屑, 高興談玄﹔實行,崇尚迷信,淫穢污濁。他們所說所行的, 對自己身心無益,對國家民族也無所濟,假使律於根本佛教 ,那簡直是反佛教的﹗佛教在這樣情態下,不亡辦得到嗎﹖ 所以從興衰史上觀察印度的佛教,唯有阿輸迦王時,是最極 隆盛期,茲姑不論其他的佛教化區盛況怎樣,且來一談西北 印度佛教隆盛的情形。 西北佛教的傳入者是弘說一切有系的末闡地,他是奉迦 王命而首先到達犍陀羅國的。許是 44頁 機緣成熟了的關係,尊者踏進了國境,就受到舉國上下狂也 似的歡迎,而佛法真理之花,更為全國人民愛好著﹗這樣, 尊者在那兒很快的就築起鞏固的法幢,達到了弘法傳教的目 的。此後,由於佛弟子的不斷弘傳,佛教在那兒就高速度的 發展開來﹔到了迦膩色迦王時代,犍陀羅國在佛弟子的莊嚴 下,儼然成為東西文化的要衢,政治經濟的中心了﹗作者世 親,適於祖國佛教最極隆盛時誕生於世。人類是喜新厭舊的 ,在佛教高速度的發展,婆羅門教的日趨萎縮下,犍陀羅國 的一般哲人碩士,莫不投入佛教的懷抱,接受佛化,尤其是 普通的老百姓,呼吸到佛教的自由空氣,沐浴在佛教的平等 真理中,領受了佛教的法味,更是五體投地的崇拜著﹗世親 論師,是自由的愛好者,真理的追求者,所以雖在家庭教育 中受了婆羅門教的思想薰陶,但終於脫離了傳統宗教羈絆, 而接受博大高深的佛法,為佛門弟子﹗這不是偶然的,有內 在的因,也有外在的緣。內因,是他具有出家為佛子的宿根 ﹔外緣,那是受了當時佛化發達的影響。 三、作者思想的透視 作者出家於說一切有部,對北方佛教三世有的學說,有 精深的研究,獨到的認識,可說他是有部宗的有名學者,弘 揚有部學不遺餘力。所以,他出家後的初期思想,是全部接 受一切有的三世實有思想,曾作了不少關於闡發有部思想的 論典。到了中年,作者思想有了限度內的變化,不一味的以 有部學高於一切,且相反的對說一切有思想有些表示不滿起 來。有個時期,他承繼著雜 45頁 心論的法統,擬採經部思想的特長,去修正毗婆沙論的偏失 ,像造作本論,也有著這思想的轉變。雖對自所宗承的本宗 ,有了限度內的思想變遷,但總沒有放棄小乘學的陣地,轉 移到大乘學的園地上來,這從他用先軌範師的色心持種,不 取上座師資的心心所持種說可知。因為心心所持種說,是很 容易傾向於唯識的。在這時期,作者不特沒有轉入大乘佛法 的傾向,且不時的還作論誹謗大乘,破壞大乘哩﹗從他的中 年思想看,似乎要以進步的有宗學者自居,不復再求上進了 ﹗究竟他是一真理的探索者,思想的前進者,不久,終於敵 不過思想的啟發,真理的呼喚,及手足感情的引誘,經無著 勸告後,就欣然的接受了大乘思想了﹗ 在作者回小向大的時候,正是印度大乘佛教發揚到最高 度而又日趨分化的階段﹕真常唯心論的學者,以東印的摩竭 陀為發展的大本營﹔性空唯名論的學者,又開始在南印復活 他沉寂一時的中觀學﹔虛妄唯識論的學者,則以西印阿踰陀 為弘傳虛妄唯識論的中心。作者向大,就是參加在虛妄唯識 論的陣營堙A而為競進的健將之一。所以,晚年時代的世親 思想,是踏入大乘唯識學的新階段了。一個人的思想,在不 斷的演變、前進下,終有凝固停滯的一天,作者到了晚年, 思想就陷在虛妄唯識論的巢臼中,不再越出這思想雷池的一 步,且高築起唯識思想的堡壘,與性空、真常學的學者,作 不妥協的理論鬥諍,力拒性空、真常思想於唯識的堡壘之外 ﹗由此,我們知道,作者的思想,是經過三期演變的﹕初則 為有部思想的墨守者,次則為有部思想的前進者,終則 46頁 為大乘唯識思想的熱信者、愛好者。 四、作者作品的一瞥 作者世親,是一天聰奇悟,思想前進的人物,他的作品 的豐富,可從印度學者譽為千部論師得知。由諸譯師先後譯 來我國的,約有三十多部﹕辨中邊論、攝大乘論釋、大乘莊 嚴論釋、大乘成業論、大乘五蘊論、大乘百法明門論、唯識 二十論、三十唯識頌等,在這是關於大乘的。小乘的有阿毗 達磨俱舍論及本頌、止觀門論頌等。在這大量的作品中,小 乘以俱舍為代表的傑作﹗大乘比較精義入神的﹕要算大乘莊 嚴論釋、攝大乘論釋、十地經論等。但其作品為後代學者的 熱切研究,及給予大乘唯識學的影響者,當推晚年所作的唯 識三十論頌。頌雖寥寥的一百二十句五言頌,但博大精深的 唯識要義,已含攝無遺﹗正因過於簡要的關係,致使後代學 者對他的解釋,異說紛然。奘師譯的成唯識論,列有十大論 師論戰,可以想見。此外,菩提留支譯的淨土論,傳是世親 著,這有點靠不住﹕論中的論義既與唯識的教義不合,而以 作者思想觀察,也不會產生這樣的作品。他如真諦三藏譯的 作者作品,還相當的多,有的是與奘公同本異譯,有的是很 少弘傳,所以這兒不一一的列舉了。 二、本論的產生 47頁 一、毗婆沙論的編集 佛元五世紀到六世紀之間,西北印的說一切有系,因得 國王迦膩色迦的護持,一時達無比的隆盛。迦膩色迦王的早 年,是一殺人無饜的暴君,後得有部宗的名德脅尊者,馬鳴 所化,乃歸心佛教,實行仁政。王信佛後,對佛教的護持, 佛法的弘布,聖僧的珍重,可說竭盡為佛子的能事了﹗他在 佛教美術史上留下的那不可磨滅的勝蹟,是在富樓沙補羅建 築高四十餘丈的佛塔,塔的莊嚴偉大,不特過去是冠於五印 ,就在現代美術史上也有他的特殊地位和價值﹗不過,王貢 獻佛教最大的一事,莫過於結集,因他是佛理的愛好者,對 於佛學的研究,精益求精,解愈求解,根據西域記所說,王 為對於佛理的追求,常請有名的高僧大德到宮中供養,開示 法要,可是所問愈多,所答愈各差異,因而引起王的致疑, 有一天,王以諸僧所答的別義,請示有宗德高望重學博解深 的脅尊者,尊者以極悲痛的口吻回答他說﹕「如來去世,歲 月今回,其弟子各以自宗為是,他宗為非,所以致有今日。 」國王聽了,也覺得非常痛惜,於是乃請告以補救的辦法, 尊者以結集三藏答,王就毫不遲疑的應允、贊助、護持。當 即召集了五百聖眾,公推世友、法救、脅尊者等五人為上座 ,在迦濕彌羅國的環林寺內,建立隆重廣大的法會,時經十 二年,集出三十萬頌的三藏注釋。王見了這樣巨帙的三藏典 籍,歡喜踴躍的頂戴受持,且以銅葉雕鏤,珍藏在石室內, 不許隨便的傳出國外,可見他尊重的一斑﹗不過,這次所結 集的,如果說是佛法三藏的結集,毋 48頁 寧說是說一切有的一系結集,這可以十萬頌大毗婆沙論為左 證。材料豐富的毗婆沙論,是旃延尼子發智論釋論。論中以 有部的極端思想,裁正眾說,就是有部的同系,別系諸師, 凡有異說,莫不破斥,那什麼譬喻論者,分別論者,自更是 他所彈斥的標的了﹗婆沙問世,說一切有的教義大成後,有 宗雖呈一時的隆盛的狀態﹔但因有部學者的思想走極端,執 小障大,執有礙空,理論趨於機械的分析,自會慢慢弘不通 起來的,可說盛之極就是衰之始,所以有部宗的教權不能持 久,是他專橫獨尊而必然的結果,不是無因的。 二、本論的應運問世 有部宗的學者,自以為得到國王的護持,及集出龐部帙 的寶典,就可緊握教權,穩坐法界第一位的寶座了,那里知 道婆沙的編集,正是他沒落的先聲﹕論中不但破斥各派,獨 尊一家,似嫌過火﹔就是理論的機械分析,文字的繁瑣蓐結 ,思想的封鎖綦嚴,尤為他的致命要素﹗ 當時,堪與有部學說抗衡的,唯經部師。經部學者,弘 闡本宗的教義,不遺餘力,一時經部學大盛,經部盛行,說 一切有的本宗,就為之搖搖欲墜了﹗作者的思想是前進的, 是以進步的有宗學者自居的,對自所宗仰的說一切有三系的 學說,固有精深的研究,對盛行的經部學,也有獨到的認識 和了解。這時,目見本宗漸漸衰微,也深感本宗理論的缺點 ,於是就有心折衷各派,而挽救本宗的厄運。後來,聽說自 宗還有最高深奧妙的婆沙論典,珍藏在迦濕彌羅國的石室中 ,為 49頁 自己所沒有研究過,於是就發心要到那兒去學習,以求得到 本宗更究竟的真理,宣傳於世。 學習婆沙,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他既沒有傳出國外, 去學思想就得正確。當時在迦濕彌羅國的學者,都是受了有 部思想的特殊訓練,才立住腳的,更何況他的思想統治又極 嚴密不容你少致懷疑呢﹗作者在那時候,是被認為思想上的 危險分子,要想進入他們的學團,學習這樣的大法,這是多 麼的不可能。幸迦濕彌羅的諸師,只聞世親的大名,未見他 是怎樣的一個人物。作者就利用這點,改名換姓,扮作一個 不解佛法的普通僧伽,到迦濕彌羅學習大法。時經四年,婆 沙的精義,瞭然於胸﹔有部的教理,明如指掌。以經部學衡 量他的是非,越感本宗的思想錯誤,教義的乖理。所以每於 師友談論之間,嘗以經部的異義,抨擊本宗的不當。 一天,悟入尊者在定中觀察,知道他是有名的世親,並 明白他來學習婆沙的用意,於是就密告他說﹕「這兒的出家 眾,有的還沒有離欲,他們只講感情,不尚理智的,假使曉 得你是世親,那你會遭遇到意外的危險﹔現在他們都還不知 道,你得趕快離開這兒﹗」作者得到這樣的警告,當然不能 再在迦濕彌羅逗留了,所以即日就起程歸國。回國後,彌感 本宗的缺點太多,師友的情執太深,所以就將冒險學來的婆 沙,為國內教友敷講,並將逐日所講的要義,攝為一頌,邊 講邊在造頌,結果就成了阿毗達磨論本頌的六百頌。頌成, 派人送往迦濕彌羅國,公於佛教界的大眾。不知者,以為世 親弘婆沙義,將為有宗大放光彩,所以舉國上下,凡是佛教 信眾,莫不狂也似 50頁 的迎接這法寶。在大眾熱烈的遠迎下,獨悟入尊者冷然,且 慨歎的告訴大眾說﹕「你們歡喜什麼﹖認為這是專弘我宗的 嗎﹖錯誤極了﹗他不但不是專弘我宗的教義,而抨擊我宗的 地方還多著哩﹗頌置『傳說』,這不是不信的明證嗎﹖假使 認為我說的不對,不妨派人去請世親加以解釋看看﹗」世親 受請,依著頌文一一的次第解釋,而成今日流行的阿毗達磨 俱舍論。論成,照樣的送到迦濕彌羅去,大眾讀了,才信悟 入所說的不虛。 如上所述,我們知道﹕本論是在婆沙初編,有部隆盛而 又變化,以及世親思想正在轉變的時期,為了祛除人們的偏 黨觀念,發揚佛教至極真理而產生的。 三、本論的思想淵源 一、直接的思想 一部偉大的學術作品,必有他偉大的思想體系,為他的 根柢,本論在當時可說是空前而又振動教界的最偉大的作品 ,自有他思想上的統系和來源。據近人的研究所得,俱舍思 想的源泉,有直接間接的兩大部類﹕直接的思想依據,是屬 部派佛教的,間接的思想依據,是屬根本佛教的。 部派佛教,就是小乘的二十部派。小乘學者的思想紛歧 ,錯綜複雜,可算到了無以復加,他們有的為了一頌的差別 ,分裂為四。學派分裂的動因,是多方面的,但主要的為思 想集團的分化 51頁 。照說,僧伽是以和合為本的﹕在事方面,以六和為原則﹔ 在理方面,以一理為共證﹔在所宗承的上師方面,以具三德 二利的佛陀為同尊,這樣,在同一信仰下,採取同一行動, 趨向同一目標,為什麼還會發生思想上的分化呢﹖這似乎很 奇特,其實也很平常,因為學者的思想,無論怎樣,是不能 統一的,何況佛教重自由思想而思想尤其開放呢﹖所以佛世 的一味佛教,由二部而三系,由三系而四派,由四派以至於 二十部,一時學派爭鳴,互以正統自居。以今研究學派思想 所見,各有其所長,也各有其所短,此中得失,可讀印度之 佛教的「學派之分裂」,「學派思想泛論」的兩章。 本論是在各派思想發達到高度,而又逐漸凝固後產生的 。他承阿毗曇心論及雜心論的傳統,雖以婆沙論為己所宗, 但絕不盲從。有說本論思想的來源,是汲取發智、六足、婆 沙,這不完全對﹔自然,這是構成本論思想的主要元素,不 過部派佛教的其他學派思想之所長者,論主無不取來用的, 所以本論的思想,為學派思想的總匯,學俱舍的,不應以六 足、發智、婆沙做參考,就算滿足,而應遍及於小乘二十部 派的每一學派的學說思想,才能正確的把握本論的思想樞紐 ,不為一家一派的思想所拘。這不同的思想,論中講到的時 候,可為一一指出,現在不勞先說。 二、間接的思想 根本佛教,就是佛說的四阿笈摩及諸部律典。從聖教的 依據上說,這是直接中的直接思想, 52頁 因為要有根本佛教,才有部派佛教,有了部派佛教,才有俱 舍學的問世。現在說他是間接思想的淵源,這不是否認根本 佛教,是後代大小乘的一切學派思想的總源泉,只因本論思 想的流出,是與阿含教及諸部律,隔著一座部派佛教的橋樑 的,所以它就成了本論的間接思想了。學派思想,參雜了主 觀的執見,不能吻合整個佛教的正確思想,這是誰也不能否 認的。作者創作本論,一方面以學派思想為所依,一方面又 發現他們思想的錯誤,為了要糾正他們的思想,透視思想的 根源,乃不得不上溯於根本佛教,因此,阿含與俱舍,就發 生了間接而又深切的關係了﹗ 阿含是佛法的根本,是如來住世時親口所宣說,其內容 說明的不外是﹕三科、四諦、十二因緣、三法印、人天因果 及出離因果諸法。三科是佛以之說明萬有根本的,阿含對他 有詳細的發揮,本論的界品,也有廣泛的解釋。四諦是佛以 顯示生死流轉的苦痛及原因,顯示解脫生死的聖境及離苦得 樂的正道的。它是佛法的精義所在。阿含經中處處說他,佛 弟子也常常談它,本論的全部,可說都也是講的四諦要義。 (到下諸品的次第中,再說明所以。) 緣起是佛以之區別佛 法與外道的差別的﹕他們說宇宙的本元是大梵,萬事萬物為 大梵所創,亦受其所支配,說到個人的主體人是小我,生死 流轉,就是小我在上遊下遊。佛法既不承認有大梵,也不贊 成有小我,宇宙萬有是從緣起,有情流轉也只是緣起的鉤鎖 。緣起是佛法的特質,阿含經中有廣大的開顯,本論的世品 也有相當的闡述。三法印是佛以之衡量教法的真偽邪正的, 合乎三法印的原則的,是真正的佛法,違 53頁 反的就是偽造邪說,根本不是佛法。有人說﹕阿含中的長阿 含,偏談諸行無常印,雜阿含偏談諸法無我印,增一及中含 ,偏談涅槃寂靜印。論師作論,都是解釋法印的,不過有的 偏釋一印,有的舉一明三﹕如五蘊論,是偏解諸行無常的﹔ 涅槃論,是偏釋涅槃寂靜的。本論呢﹖是舉一以明三的,這 到諸品次第的一目中,也有所說明的,這兒且不指出來。人 天因果及出離因果,是佛依之使令有情得到現前增上生及畢 竟決定勝的二種勝利的,這只要讀了阿含經,就會知道。本 論說的有漏法,是明的人天因果法,說的無漏法,是明的出 離因果法。根本佛教與本論有著這樣深而且切的關係,可是 本論間接的採取阿含的思想實在不少,所以研究本論的學者 ,如能留心阿含,當必更能獲得俱舍的心要﹗ 三、思想的革新 本論的作者,以他銳利的眼光、進步的思想、公正的態 度、客觀的立場,創出這部偉大的作品,實使當時的佛教界 ,發生空前的變化,尤其使有部的學者,感到極大的恐慌﹗ 作者作論的態度,是取不偏不黨的主義,所以他雖出家於有 部,為有宗的學者,卻站在本宗的立場上,批評本宗的學術 思想﹕論中採用經部的思想尤多,像過未無體,種子熏生, 不相應行無實等,無不是用的經部義,歐陽竟無的俱舍論敘 中,列具十義,是捨於有部取於經部的,可檢閱參考。在這 取捨間,是用的論議方式,到了議論不決的時候,就說「經 部不違理故,婆沙我所宗故。」不但理論 54頁 上有所取捨,就是師承的固陋偏執,也不輕敢苟同﹕阿毗達 磨在有部學者看,是佛所說的,在作者看,這不過是一脈相 承的傳說,實際上是後來的學者造的,所以歸敬序說﹕「因 此傳佛說對法﹔」流通頌中說﹕「迦濕彌羅義理成,我多依 彼釋對法,少有貶量我為失,判法正理在牟尼」。傳統的有 部學者,教理的嚴格,思想的劃一,不容稍有歪曲的,現在 作者這樣膽大的公開的糾正了本宗的思想,修改了本宗的教 義,這是多麼偉大的一個壯舉,也不能不說是思想上的一個 偉大革新﹗無怪正統派的有部學第,恐俱舍有動婆沙的宗本 ,乃有眾賢論師,積十二年的心力,作俱舍雹論,大破俱舍 ,以救本宗,凡俱舍猶豫取捨的,都為之一一翻破,而更詳 盡的顯示有宗的宗義正確。這樣,就展開了自宗的思想理論 的鬥爭。傳說世親欲再造論破斥他的雹論,因了年紀的老邁 ,及雹論中許多思想比較進步而合理,所以只把他的論名改 為順正理而已。有人說﹕俱舍在當時是劃時代的代表作品, 理論上有他崇高的價值,思想上有他無限的權威,這的確是 不錯的﹗ 四、本論的組織次第 一、本論的組織 一部偉大的作品,是有他的嚴密組織的,不是雜亂無章 的,所以關於本論的組織,不可不知 55頁 道,如果明白了一論的組織,其內容也就可以知道了。本論 的組織同於雜心,頌文的十之四五,也是雜心的舊說,雖然 有些地方曾改動了一下。研究本論的學者,如果對看雜心, 自會觀察得出的,毋須在這兒列舉兩論的頌文來對校。 本論的論文,全都是三十卷,分九品四大義門而組織成 的﹕一、明宇宙萬有的體用,也是總明有漏的諸法,文有七 卷,是最初的界根二品,界品明萬法的體,根品明萬法的用 ,可說是屬於原理論的一部分。二、明迷界的結果,親因、 疏緣,也是別明有漏世間的一切諸法,文有十四卷,是世間 、業、隨眠的三品、世品明迷的結果,業品明迷界的親因, 隨眠品明迷界的疏緣,可說是屬於事實的世界觀的一部分。 三、明悟界的結果,親因、疏緣,也是別明出世無漏的一切 諸法,文有八卷,是賢聖、智、定的三品,賢聖品明悟界的 結果,智品明悟界的親因,定品明悟界的疏緣。換句話說, 是說明理想的目標,指示達到理想的途徑,如果對前半的世 界觀看,可以叫做理想的世界觀。總上諸品,是說明的諸法 事相,以下第四義門,有論文一卷,明無我的真理,就是最 末的破我品。如表﹕ 56頁 本論之組織 ┌明萬法之體……界 品(二卷)┐ 一 明萬法┤ ├………總明有 之體用└明萬法之用……根 品(五卷)┘ 漏無漏 ┌明迷之結果……世 品(五卷)┐ 二 明迷界┤明迷之親因……業 品(六卷)├別明┐ 之因果└明迷之疏緣……隨眠品(三卷)┘有漏│別明有 ┌明悟之結果……賢聖品(四卷)┐ ├漏無漏 三 明悟界┤明悟之親因……智 品(二卷)├別明┘ 之因果└明悟之疏緣……定 品(二卷) ┘無漏 四 明我之真理………………破我品(一卷)………明無我理 二、諸品的次第 本論的品目次第,從本論的九品組織中,是可明白看出 的,不過其所以然還未說明,所以現在有再一說的必要。 諸佛如來說諸契經,諸大論師造諸論典,其所顯示的, 不外一切的事相,諸法的真理,本論是依諸經論而創作的, 當也不能超出事理的範圍別有所談。觀乎九品的次第,就可 看出事先而後理的論法﹕前八品明諸法的差別事,後一品明 諸法的無我理,如果品中的蘊處界,都為之一一窮源極底的 說明﹕什麼叫做蘊囉,蘊有幾種囉,怎樣是蘊囉,為什麼說 蘊囉,蘊有什麼用囉,五蘊如 57頁 是,十二處,十八界也莫不如是,尤其是十八界的說明更為 詳細,論中從二十二種的差別標準上,敘述論究它,是頗饒 興味的﹗界品中說明的是這樣……定品中說明的也是如此﹕ 什麼定的差別囉,定的意義囉,定的修法囉﹔定的功能囉, 定的次第囉……這一切的一切,不外是說明的諸法事。最後 的破我品,表面上看是以犢子部所執的不可說我為所破的對 象,實際上就是顯示蘊處界中無我……智及定中無我的真理 。先事後理,次第井然,沒有絲毫紊亂的。 小乘的諸經論,是以三法印為印證諸法的尺度,合乎這 個尺度的就是佛法,不合的就非佛法。不過諸經論中,不一 定具明三法印,也有就一法印而詳細發揮的。雖然有人主張 本論是重在諸法無我印,但這只是就最後一品說,其實從全 部的論文透觀起來,是舉一印以明三法印的,所以約三法印 的次第看,也可見出九品次第的所以然﹕最初的兩品,總明 三法印﹕世品說器界的成住壞空,有情的生老病死,業品說 諸業的剎那生滅,隨眠品明煩惱,起息不定等,這是別明的 諸行無常印,賢聖品說的四向四果,智品說的斷除煩惱趣證 寂滅的諸智,定品說的降伏內心克制散亂的諸定等,這是別 明的涅槃寂靜印﹕破我品說的破除實有的我執,是別明的諸 法無我印,自更沒有疑議。 這兒,有兩點特別提出說明的﹕後七品說的三法印,可 從文義中看出的,當無問題,前二品沒有絲毫的痕跡,怎麼 說他是總明三法印呢﹖這從總別上推知的﹕前二總標,後七 別釋,別中說 58頁 到的,總中自也具有的。三法印的次第是﹕諸行無常,諸法 無我,涅槃寂靜,別明中怎麼先涅槃寂靜,後諸法無我呢﹖ 諸行無常是世間,涅槃寂靜是出世間,說了世間接著說出世 間,這是令人知道世間無常痛苦,是可厭的,出世的安定快 樂,是可欣的,但你要截斷世間的生死流,步入出世的涅槃 宮,必須通過橫貫兩端的諸法無我的橋樑,才能走得進去, 所以品目這樣安排,並不妨礙三法印的次第。 四諦,是佛法的宗綱,是一代時教的中心。佛陀,最初 在鹿苑以正法教授五比丘的四諦,最後在雙林以大法囑咐諸 比丘的是四諦,中間四十餘年橫說豎說的一切教法,也無不 是四諦,所為四諦在佛的教法中,佔有最高的地位。阿含以 「我說緣起」為宗,實際緣起就是四諦,可說﹕四諦是十二 緣起的歸納,十二緣起是四諦的演繹。從四諦的次第看諸品 的次第,確也是必然的。界根二品總標四諦,所以講解本論 的學者,講到題前的總綱,莫不以四諦為開端的。依著總綱 而次第解釋的,為以下的六品。世品包含著無邊際的器界, 無量數的有情,有情與器界,為有漏世間的苦果,是苦諦﹔ 苦果不是無因無緣突空結成的,必有他的動力因,協助緣, 這就是業品,隨眠品,是集諦﹔感到苦果強有力的壓迫,而 再也不能忍受的時候,生起厭離心,要求脫離它,這就先得 解決他的動因,動力因的業及隨眠,是不是可以解決﹖怎么 解決﹖解決了部分,得到怎樣的境界,解決了全體,又入於 怎樣的聖地﹖賢聖品中有詳細的說明,是滅諦﹔煩惱業的能 夠解決, 59頁 這是不成問題的,不過要得其道,能得其道,就如破竹似的 很快的解決了﹔不得其道,不特不能解決,且必然的要增長 惑業,所以智定品中特明其道,是謂道諦。依四諦的次第, 建立前八品的次第,不能說本論的品目次第是不當的,也不 能動亂前後品目次第的。 就初二品說,先界品後根品,也是必然的﹕界品明的萬 有諸法的本體,根品明的萬有諸法的相用,從體起用,用由 體顯,假使先根品後界品,那是絕對不行的,因為先用後體 ,用成了無體之用,無體的用就是非用,那還有什麼可說呢 ﹖再就後六品的次第說﹕世間、業及隨眠的三品,說的三有 世間的生死流轉現象,屬於有漏的世間法﹔賢聖以及智定的 三品,說的超三有的涅槃還滅現象,屬於無漏的出世法﹔先 有漏而後無漏,先生死而後涅槃,先世間而後出世間,次第 先後,是秩然有序的。至世間的三品,為什麼先世間,次業 ,後隨眠﹔出世的三品,為什麼先賢聖,次智,後定,可以 推知,毋勞多說了。 本論的組織、諸品的次第,學者如能真切的了解,對全 部的要義,可說也就獲得相當的認識了,進而研究正文,就 能眉目清楚,得其頭緒,不致如入汪洋大海的茫無所知不審 所云了。 五、本論的價值與地位 一、偉大的價值 60頁 作者的作品,傳說「小論千部,大論亦千。」本論是千 部小論中的一部偉大的代表作,從時間上講,它是結小開大 的機樞之作,也正是作者思想開發所產生的傑作。一部作品 的價值大小,就看他有沒有中心的思想統系,有中心思想, 就有他的偉大性,沒有就無何價值可言了。本論的一貫思想 中心,在徹觀迷悟因果真理而達到涅槃的真智,就這點看, 可以想像本論的價值是怎樣偉大了﹗ 當本論問世後,佛教內部的小乘各派學者,固群起的學 習研究,就是外界的哲學者、宗教家,像在思想界負有盛名 的勝論、數論師,也都精心的學習探討。在內外學者風起雲 湧的一致學習下,不特沒有發現本論的缺點,且共譽為時代 的聰敏論,後雖有眾賢論師作雹論攻擊,但毫未搖動本論在 學術思想界的無上權威,由這也可見本論偉大價值的一斑了 ﹗假使沒有他的偉大價值性存在,怎麼會博得一般學者的學 習,又怎麼能維繫他的權威而不懼任何方面的攻擊呢﹖這是 鐵的事實,誰也不能否認的。 修學佛法,是有次第的,違越了次第,雖有所得也不踏 實,佛教的學派,表面上看是很多,主要的只是大乘小乘, 小乘是大乘的根本,大乘是小乘的發展,小乘於佛教,猶樹 木之有根本,一切花葉果實,都是從他而發源的。這從思想 的演變上,從人事的弘揚上去觀察,都可明白看出的,所以 研究佛法,首當研究小乘。小乘在印度,有二十派之多,大 體上只有空有二宗的對抗, 61頁 因而傳到中國來,就成為成實俱舍二宗﹔成實是代表空的, 俱舍是代表有的,談空不能離有,所以俱舍不能不研究,因 為他是說有的代表作。同時,本論又是法相大乘的階梯,大 乘法相所談的五位百法,在俱舍的七十五法中,已具體而微 的含有了。所以學習大乘法相的,不可不研究俱舍。歐陽先 生說﹕「學唯識法相學,應學俱舍學,如室有基,樹有其本 。」如果瞭解了俱舍的要義,對大乘法相學,也就思過半矣 。本論的價值,是怎樣的偉大,於此可以正確的知道了。 二、崇高的地位 作者,是劃時代的大思想家﹔本論,是劃時代的思想代 表作,近人研究印度佛教的思想,尤其是探討小乘佛學的思 想,有以世親的思想為中心的。以這樣有思想的偉大人物, 創作這樣有思想的作品,他在佛學界的地位崇高,是不言可 知了。 佛教在印度,自思想的演變,教理的發展說,有人劃分 為三大時期﹕初期以諸行無常印為中心,無論是理論的闡發 ,修行的宗要,都是以無常門為出發的。在小乘學派中,最 足為這期代表的,唯說一切有部。中期以諸法無我印為中心 ,無論是就理論的解釋說,修行的實踐說,都是以一切法性 空為本的。大乘佛教開始時,最可為這期代表的,無過於龍 樹中觀學。後期以涅槃寂靜印為中心,在理論方面,是發揮 真常妙有的一乘學,在修行方面,是以證如來覺性為唯一目 的。堪為這期代表的經典,就是楞伽,密嚴經等。以三期佛 教而觀本論的所屬,當然是屬於初期的小 62頁 乘佛教。初期佛教是小乘,中期與後期是大乘,以大小乘的 地位分判,自不能說本論的地位已登峰造極,不過就小乘講 ,他卻有資格可以高登小乘的法壇,坐小乘的第一位法座, 因他是初期佛教最後的產兒,以前人所獲得的最高成果,剔 除頑迷固陋的偏執,吸取幾百年的佛教精華,發揚教法的真 理,不偏不黨,後來居上,這自是必然的。西域記說﹕「時 有世親菩薩,一心玄道,求解言外,破毗婆沙師所執,作阿 毗達磨俱舍論,辭義善巧。理致清高」,可見本論坐小乘佛 教最高的法位,是毫無愧色的﹗ 六、本論的譯者與釋者 一、譯者 中國的佛學,是來自西土,西土的文字,不同於華夏, 國人要了解佛法的實義,其間必須要有善通兩國文字的學者 ,做番溝通傳譯的工作。因時代的不同,譯師的不同,譯來 中華的佛學,往往同一經論,有數種不同的譯本,像本論就 有兩種翻譯﹕一是陳真諦譯,一是唐玄奘譯。 一、真諦三藏譯的叫做阿毗達磨俱舍釋論。考釋論的譯 出﹕譯者是於梁武帝大同十二年間,由海路來到中國的,當 時適值梁室危殆,國事紛亂時期,師避亂東西,二十有年, 不能施展弘法的大志,於是就起返回祖國之念,到達廣州時 ,遇慧愷法師,就請譯攝大乘論,二年譯畢,又想 63頁 回去,愷及僧忍,乃更請講俱舍,得諦師的慈允,於是就於 陳文帝元嘉四年正月二十五日,譯講俱舍於制止寺,惑品還 沒有講完譯畢,就遷到南海續講,到了十月的時候,才譯成 論偈一卷,論文二十卷。到元嘉五年二月二日,愷與僧忍, 又懇切的要求諦師把論文重譯一遍,到光大元年十二月十五 日,才治定前本始末究竟,成為現在藏中所藏的論本。這是 俱舍第一次譯來我國,譯師所譯經論很多,而無著世親系的 唯識法相學,傳入中國,也自真諦三藏始。 二、玄奘在大慈恩寺譯的叫做阿毗達磨俱舍論,有三十 卷,時在唐高宗永徽二年。奘公是翻譯界的泰斗,所譯經論 ,計有七十三部,一千三百三十卷。古今翻譯界中,無有相 與比的。師於中國佛教貢獻的偉大,可算佛教界的第一功臣 了﹗ 法師俗家姓陳,是洛州地方的人,父叫陳惠,有四個兒 子,師是最幼的一個。八歲時,父親叫他讀孝經,教到曾子 避席時,忽然的起來整襟說﹕曾子聽了師命,尚且知道避席 ,我奉慈訓,怎能坐聽呢﹖師於幼年就這樣的知孝道,當不 是尋常兒童所可同日而語的。十三歲時,政府下度僧令,師 就前往報名,由於年幼不合規定,沒有錄取,乃徘徊在試場 之前,試官鄭善果見了,覺得很奇怪,就去問道﹕「你是不 是來求度的﹖」「是的,因我習近業微,沒有被錄取﹗」「 你要出家,這是很好的,但你出家的目的何在呢﹖」「我的 目的是﹕遠紹如來,近光遺法」善果以他的大志可嘉,就破 格的錄取了。我們想,一個十三歲的小孩,懷著這樣的大志 出家,豈是泛泛人 64頁 所能辦得到的嗎﹖ 出家後,從景法師聽講過涅槃,隨嚴法師學習過攝論。 十七歲時,隋氏失御,天下大亂,與兄避難長安,因京城沒 有講席,時局也不怎麼安定,就又同他的哥哥,經子午關, 來到漢川,在空景二法師門下受學。後達成都,曾聽過道基 的毗曇、寶暹的攝論、道振的迦延。年滿二十時,為武德五 年,就在成都大慈寺受具。受了戒,坐夏學律,對律學有相 當的瞭然。後來講解攝論毗曇於荊州的天皇寺,到趙州謁深 法師學成實論,入長安止大覺寺,就道岳法師習俱舍。當時 長安有道振神州,聲譽海外的法常、僧辨二大德,法師隨之 咨詢攝論,俱舍的深義,兩大德異口同聲的稱讚他說﹕「汝 可謂釋門千里之駒,其再明慧日,當在爾躬,恨吾輩老朽, 恐不見也」。法師印度留學回來後,果重明慧日,為一代的 法將。 唐貞觀二年,法師年二十九歲,對婆沙、雜心、俱舍、 攝大乘的諸論研究,都已有了相當的心得,但他是求真求實 的學者,時時覺得自己所學習的沒有盡其理解,也就時時從 本國的諸大明師詢問質疑,而終不能滿足自己的心願,於是 就生起遠遊印度,參訪明師,探本尋源的大志。慈恩傳說﹕ 「師既遍謁眾師,備囗其說,詳考其義,各擅宗途,驗諸聖 典,亦隱顯有異,莫知適從。乃誓遊西方,以問所惑」。法 師以這樣的偉大志願,西去求法,無怪獲得那樣驚人的成就 回來。計師於貞觀三年,由長安首途出發,到貞觀十九年經 於闐國返抵長安,前後達十七年。在印度 65頁 歷遊百三十國,凡釋尊所化之地,泥洹堅固之林,降魔菩提 之樹,迦路崇高之塔,那揭留影之山,莫不至誠禮敬﹗就中 留居中印摩竭陀羅的那爛陀寺五年,為奘公畢生學業最得力 所在﹗ 考奘公留學印度的當兒,正是印度大乘教法最極隆興的 時期,而虛妄唯識論尤昌明於此時。大師戒賢為當時那爛陀 寺的首座,也是弘傳虛妄唯識學的有力大師,奘公親從受業 ,盡傳其學,對瑜伽、正理、顯揚等對法諸論,精心研究, 盡解其義﹔他如小乘一切有部、經量部以及大乘法性宗的學 說,都有獨到的造詣。除了佛學,就是印度哲學者的學說, 像勝論、數論的宗趣,無不學習了知,而尤難能可貴者,是 備通各種的語言文字。所以說﹕「耆山方等之教,鹿苑半字 之文,馬鳴、龍樹諸所著述,十八異執之宗,五部殊途之致 ,收羅研究悉得其文﹔雖七例八轉之音,三聲六釋之句,無 不盡其微妙。」畢業後,五印的國王,供養敬禮無微不至。 隨又遍遊諸國,采風問俗,到貞觀十八年回歸,十九年正月 安達長安。帶回的三藏典籍,凡五百二十夾,六百五十七部 ,其中各地方各宗派的學說,應有盡有。稍息,就從事翻譯 ﹕自貞觀十九年三月開始,到龍朔三年十月結止,計十九年 的翻譯,譯事未嘗一日間斷,最後到不翻譯的時候,離法師 捨棄人世,只不過一月。奘公這種為法不惜身,辛勤為大道 的無畏精神,永為後人的楷式,永值吾人的學習﹗ 至法師西行時,途中所遭遇的艱窘困苦的狀況,在印度 時,受國王臣民的熱烈敬禮的情態, 66頁 回本國時,得君主人民的隆重莊嚴的歡迎,以及在佛教中所 作的佛事備載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這兒不多敘述了。 二、釋者 俱舍是部文簡而義豐的小乘論結晶,單讀他的本文,是 不能盡解要義的,古德為了利益後學,曾作了不少關於俱舍 的注疏。諦師譯了俱舍釋論,還著有俱舍義疏六十卷,貢學 者參考,繼有陳智愷法師疏八十卷,唐紀國寺惠淨法師疏三 十卷,普光道岳疏二十二卷。疏釋輩出,一時學者群起研究 ,舊俱舍在中國,就極一時之盛了﹗他們不以解釋研究為滿 足,且高豎起毗曇宗旗幟,與成實宗相競美。隨後,奘公回 來,俱舍重譯,為新俱舍作釋者,前後很有數人﹕如唐之普 光法師俱舍論記三十卷,又俱舍論法宗原一卷,法盈修的俱 舍頌疏序記一卷,法寶法師俱舍論疏三十卷,圓暉法師頌釋 疏二十九卷,慧暉法師頌的疏義抄六卷,遁鱗法師俱舍頌的 疏記二十九卷,神泰法師俱舍論疏三十卷。由諸法師不遺餘 力的弘傳,新俱舍在佛教界又大開其燦爛之花,而舊俱舍竟 無人問津的了﹗不錯,俱舍在千餘年的弘傳中,曾產生了大 量的注疏,現在所保存的也還很有幾部,但究竟是散失了不 少,尤其舊俱舍的注疏,一無僅有,不能不說是俱舍學的重 大損失﹗現存的注疏,深得俱舍本義的固不能說沒有,未得 俱舍精要的也不能說沒得,所以研究俱舍所依據的參考資料 ,應以審慎的態度,客觀的眼光,細為抉擇,不可一味的盲 從古人,以為古人說的 67頁 就是對的。有人說﹕俱舍的著述,可以作為研究參考的,無 過於俱舍光記、法寶疏、圓暉頌疏,因這三本書,有本有源 ,恪如其真,不是作者以自己的意見,強解論的意義的,所 以後代講說,注釋本論的,莫不以這三大著述為重要的資料 ,我們要研究俱舍,自也不能離開這幾部參考書的。 七、本論的論題略釋 一、分別的解釋 阿毗達磨俱舍論這七字,是一論的總稱,現在以四段來 把它分別的解釋如下﹕ 阿毗是印度的話,中國譯過來叫對,有對向對觀的兩意 ﹕能對向於涅槃的教法,為教法所對向的是涅槃,對向是就 約這能對所對說的。能觀於四聖諦的是智慧,為智慧所觀的 是四聖諦,對觀是就約這能觀所觀說的。以對向說,本論的 旨趣,在使有情求證寂靜的涅槃﹔以對觀說,本論的目的, 在開發抉擇無漏的真智。其實,真智是求涅槃的指針,涅槃 是智慧進趣的標的﹔沒有指針而盲目的亂行固不能直達涅槃 城,沒有標的而一味的依著指針所指的路線前進,終不能達 到歸宿點。所以這兩者有著同等的重要性,論題的阿毗,包 含這兩義,其意義也就在此。 達磨是印度的語聲,我國譯做法。法的定義,小乘教法 中,只說任持自性的一義,大乘教法 68頁 中,更說軌生物解一義,意說宇宙間的每一法存在,一面能 保持他自己的特殊個性,一面也能使人認識這法就是這法, 那法就是那法,絕不會令人以鹿為馬,認魚目為珍珠。這是 法之所以為法的必具條件。 俱舍也是印度的說法,依照我國話譯做藏。有兩意思, 就是包含和依止﹕依止,是說本論根據了其他經論的思想和 理論創作成的﹔包含,是說本論可以含攝其他經論的要義的 。 論在佛教中,是與經律並稱的,與一般說的論議的論字 不同﹕普通說論,就是發揮自己的理論,這理論有人接受了 ,就算達到了發表議論的目的,至於錯不錯誤,正不正確, 那他是不管的。佛弟子造論不是這樣﹕擺在他面前的一個任 務,是怎樣使後進的學者,獲得正見﹔使未來的佛子,得到 解脫。所以他造論的時候,要在不違法相,不違釋尊精神的 條件下動手。因此,佛教的論典,有宗經釋經的兩種,假使 違越了佛說的修多羅,以私見創作的,是不能以之教誡學徒 ,也不會有人信受奉行的﹗ 二、綜合的解釋 阿毗達磨四字,合譯叫做對法,有廣略的二義﹕就廣義 說,是三藏中的論藏總稱,能總攝一切的論典﹔就略義說, 是三門中的毗曇一門,能窮究一一法的根源。說對法是三藏 中的一藏,是以無漏慧為體性,這是後人的解釋。考阿含經 中佛說阿毗達磨的用意,是稱美法義深玄而廣大無 69頁 比的,所以古人根據這意思,或以增上義釋阿毗,或以讚歎 義、超越義、廣大義、無比義釋阿毗。有說阿毗的毗字,有 明了分別的意思,像聲論者說﹕「毗謂抉擇」。明了分別, 有直接親切意,如說「直下領會」,或說「洞然明白」,所 以又釋為對法、照法、現法。明了分別,又有明晰條理的意 思,如說「文理密察」,所以又釋為分別法、抉擇法。現在 再根據婆沙所說各派不同的解釋,簡單的擇要的介紹如下﹕ 阿毗達磨諸論師說﹕對一切法的法相,能善巧最極善巧 的抉擇,就名阿毗達磨。婆沙師說﹕阿毗達磨是伏法,能降 伏一切外道的邪說異論﹔又叫數法,能詳細的分別一切法的 自相共相,無有如法的問難於他,使他有絲毫的違背法性真 理。法密部說﹕阿毗達磨是增上法,因為這法是增上的。化 地部說是照法,以這能照一切法界性相的,如經中說「一切 照中,我說慧照最為上首。」譬喻師說是次法,一切法中涅 槃最上,阿毗達磨僅次於涅槃一等,所以叫次法。正理師說 是通法,因為這能通達一切契經,契經不能理解的地方,得 此法就能理解。脅尊者說﹕究竟慧、決斷慧、勝義慧,不謬 慧,叫阿毗達磨。妙音說﹕求解脫的人,修習妙行的時候, 以這分別所未了達的意義,如正分別這是苦,是苦因,是苦 滅,是趣滅道,是加行道,無間道,解脫道,勝進道,向道 ,得果,所以說名阿毗達磨。雜阿毗曇心論說﹕「云何名阿 毗曇﹖……答﹕於牟尼所說等諦第一義諦甚深義味,宣暢顯 說真實性義﹕名阿毗曇。又能顯現修多羅義,如燈照明,是 慧根性, 70頁 若取自相則覺法……諸論中勝,趣向解脫,是名阿毗曇。」 阿毗曇是阿毗達磨的異譯,學者有無比法、向法、大法、勝 法的幾種不同解釋。雖有各種的說法差別,但究其要,不外 是勝義法及法相法,勝義法就是出世的涅槃法,法相法就是 世間的世俗法。佛陀的一代時教,也不外說這兩法,中論頌 說﹕「如來以二諦,為眾生說法」,就是這道理。本論是抉 擇勝義的無漏,法相的有漏兩大類法,所以名阿毗達磨。 阿毗達磨俱舍,依華語說,叫對法藏。對法的意義,在 上面說過了,藏是什麼意思﹖這到論中「攝彼勝義依彼故, 此立對法俱舍名」的兩句頌時再解釋,這堣ㄕh說了。 阿毗達磨俱舍論,阿毗達磨及論的五個字,是論題的通 名,不特本論可以這樣說,其他像六足、發智等的諸論,都 可名為阿毗達磨論的。俱舍這兩個字,是一部的別稱,唯有 本論叫做俱舍,其他的不論什麼論,都不可以名為俱舍的。 綜合通別的名稱,根據論中的內涵,用以教授後起的佛子﹔ 所以名為阿毗達磨俱舍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