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學講義

劉洙源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 23 冊
頁91-227


. 91頁 唯識之學,深博無涯涘,自非聖人現量親證,莫能窮了 。末學膚受,何敢抗席高論?雖然,經典具存,疏注蔚起, 方便善巧,可比而知。同人志研此學,屬講唯識述記。念述 記卷帙繁重,人事無常,日遷月化,能卒業乎?略述綱要, 以饜同志。離明識。 一、唯識學之緣起 覺王說法,自在無礙,隨機宏演,要在開示悟入佛之知 見。初無定方,唯心唯識,其義無殊。如必執定名句文身分 別,則唯識開宗,其來已久,其源甚尊。如華嚴會上、楞伽 會上、深密會上、密嚴會上以及說阿毘達磨如來功德出現諸 經,莫不妙弘斯旨,普被群機。故本宗所依之經,不出此六 欲宏六經,不研唯識學,無有是處。 大方廣華嚴經 楞伽經 92頁 深密經 密嚴經 大乘阿毘達磨經 未譯 如來功德出現經 未譯 二、唯識學之淵源 六經既開唯識宗風,而彌勒以修唯識觀,證入圓通,寄 居睹史,俟機弘法。佛滅度後,部執勃興,馬鳴龍樹為病施 藥,各有論撰。七百年間,眾生著有。龍樹乃作中論十二門 論等,立無相之教。九百年時,又復著空,於是無著菩薩上 請慈氏,哀愍捄弊。彌勒乃說五論,廣明中道妙諦。無著親 承聖旨,復著三論,闡明斯宗,傳之其弟天親。天親初學小 乘,著論五百部。無著以善巧法門,轉之入大。天親英妙, 克堪負荷。又復廣造諸論,大放厥詞。一本十支,因以建立 。故言唯識,自當以彌勒為初祖,無著天親為大宗,而毘盧 遮那則祖之所自出也。 (彌勒五論) (無著三論) (天親四論) 瑜伽師地論 攝大乘論 百法論 中邊頌 大乘阿毘達磨集論 五蘊論 莊嚴頌 顯揚聖教論 唯識二十頌 能斷金剛論 唯識三十頌 93頁 分別瑜伽論 未譯 三、唯識學之宗派 本宗對他宗立文,唯識法相舉一攝諸。若本宗細別,約 緣起理,建立唯識宗﹔約緣生理,建立法相宗,瑜伽則總賅 二門,故稱一本。開宗明義,自無著始。以攝大乘論授天親 ,創唯識宗,天親復作二十唯識三十唯識百法諸論以發揮之 ﹔作集論以授師子覺,創法相宗,師子覺作雜集論釋之,而 天親復依據集論作五蘊論。此二宗之分限也。豎論義別,又 有古學今學之殊焉。攝論、集論,根據瑜伽,宣說大義,是 為古學﹔顯揚、莊嚴,別出新意以示抉擇,是為今學。總之 瑜伽一書,理無不窮,事無不盡,文無不釋,義無不詮,疑 無不遣,執無不破,行無不修,果無不證,實法門之淵海, 真修者不可不讀之書。而文義灝博,望洋興歎。有志者明宗 派,悉統系,隨流溯源,事半功倍,何難之有?如不尋塗徑 ,而信手翻檢,不唯不知歸宿,而古今異送,門戶分歧,多 見其牴牾杆格而已,又惡能忘言悟旨哉?今圖一本十支統系 如左。 94頁 ┌唯識宗 分別瑜伽論 二十唯識┐ 瑜伽師 │ 五支 攝大乘論 三十唯識┴百法論 古學家言 地論┌十│ 一本┤ ┤總括二宗 顯揚聖教論 莊嚴經論 今學家言 └支│ 二支 │ └法相宗 辨中邊論 雜集論 五蘊論 古學家言 三支 四、唯識學西土東方之後師師承 天親之後,龍象迭興,發揮義蘊滋多。於是在西土者, 興天親同時,則有若親勝火辨二師,釋三十頌最早,次則德 慧。其弟子安慧,妙解因明,善窮內論。安慧同時,則有淨 月,作勝義七十釋,又釋集論。復有難陀,曾釋瑜伽。次有 護法,南印度人,聲高五印,名德獨振。護法門人則有若勝 友、有若智月、有若勝子,都善唯識,復釋瑜伽八百餘卷。 以上十師,皆本宗之先賢,而護法尤為宗主。於唯識各有論 述,具譯應得千卷,奘公命慈恩合為一冶,糅為十卷,曰成 唯識論,以護法為正義。自爾大師,攝論則有無性,於天親 外別樹一幟。集論則有師子覺,而親光陳那商羯羅主撰述尤 夥。此皆佛滅度後九百年至千一百年本宗師承也。其後則有 戒賢,盡一宗之閫奧,獨超時輩,垂老奇疾,不取涅槃,以 待奘公。奘公至,傾筐倒篋付之,於是結印度之遺塵, 95頁 啟東方之新機。中國言唯識,自玄奘始。奘公門徒實繁,直 系則奘公傳慈恩窺基,基公傳淄川慧沼,沼公傳濮揚智周。 統系旁衍,不可勝紀。其以著述表見者,則圓測、神軌、文 備、文泰、憬興、勝莊、道邑、如理、遁倫、普光、靈吞、 法寶、法盈、慧暉、圓暉、遁麟﹔高麗則有元曉﹔新羅則有 太賢。其餘著述磨滅,無從記述,尚不知凡幾。此本宗入中 土來之法匠,唐代之巨人也。學者得其一編,玩其一語,皆 能升瑜伽之堂,餐甘露之味,顧不重歟。其著述流派,愚別 有論次不具列。 五、唯識學之顯晦 道之興也,聖人倡之,賢者述之。常住之法,焉有興廢 之理。雖然,法自常住,而眾生根利,則龍象挺生,業緣熾 盛,則法嗣匿彩。絕續顯晦,未常無時之可言,彌勒一生補 處也。無著位登初地,天親陳那護法,皆賢劫之一佛。聖賢 後先暉耀,其為彪炳,何啻日麗中天。戒賢之學,傳入震旦 ,而印度式微矣。中土唯識之學,盛於唐而萌芽於六朝。劉 宋元魏北涼陳隋,代有譯者。如菩提留支、毘目智仙、佛陀 扇多、真諦諸公,前後所出,如攝論、唯識論、業成就論、 地持善戒之類,不下數十種。故彼時攝論已成宗派。然瑜伽 巨典僅得三卷,十支唯見一斑,蕞爾附庸,不成大國。玄奘 大師生陳隋之間,悲深願切,走萬里絕域,留學十有七年, 深入戒賢之室。至 96頁 華闡教,譯論七十四種,凡千餘卷。古學光焰,遂為今學所 掩 [當時以六朝所譯為古學、奘公新出為今學] 。故後世言 唯識者,莫不祧真諦諸師而奉奘公為始祖。奘公之歸也,過 都越國,名王稽首,奉若生佛。迨入關中,天子郊迎,公卿 擁篲,門徒數千,達者將百,昉尚光基,並稱四哲。西被流 沙,東暨朝鮮日本,匍匐稱弟子者,不可勝計。天下歸仰, 四海朝宗。慈恩以貴胄子弟,染衣事公,英妙絕倫,一聞千 悟,四哲之中,尤稱上首。撰疏百種,發撝無遺。其他旁支 承統,椒聊實繁,各自名家,著作如海。自貞觀至會昌二百 年間,慈恩門人,曹溪弟子,一北一南,中分天下。而當時 海東諸國、濊貊、雞林、流球、倭土,飛錫來遊,寫書問道 者無虛日。琳瑯秘典,流播遐方,保殘守缺,預為今日禮失 求野之地。何其盛也﹗何其盛也﹗在中土為開宗明義,於印 度則稱中興矣,陵遲至於五季,稍稍不競,而永明集先賢之 大成。宗說兼通,宗鏡一書,於唯識披陳獨詳。趙宋異議間 起。夫吳克已之徒,狹隘已甚,何足以語閎通?吾意當時載 籍具存,必有精研此學者。而著作闐然,後世無述。元代唯 雲峰一人,作唯識開蒙,意在訓蒙,未遑深論。然雲峰曾讀 述記,雅有淵源。石埭斷慈恩書亡於元季者以此也。 [石埭 未學攷據、餘測之如此云] 明興,唐人之書,不可具讀矣。 哲人奇士,究心此學,蟻聚蜂屯。高僧則紹覺、一雨、高原 、大惠、新伊、憨山、普泰、蕅益,居士則有王宇泰諸公。 鈔釋充棟,徵引奧博,皆孳孳矻矻,竭畢生之力,搜討鑽研 ,不遺餘力。而典籍消亡,師說歇絕,其嘉惠後學固可欽, 而與唐典比並,尤皭火之於日光,行潦之於渤海。蓋不聞唐 賢謦 97頁 欬,無由窺印度之家法﹔不知印度家法,安能究補處之深義 ?斯皆有志無時者也,非諸公之陋也。故唯識學自明以來, 用力極勤,而孤微特甚﹔所幸清涼華嚴疏鈔、宗鏡錄、唯識 開蒙,三書獨存。略具梗概,恃為南針,不絕如縷之緒,賴 以不墜。咸同之際,楊石埭崛起東南,發深重之願,旁求遺 典,東瀛三韓,往往間出,次第刊行,蜚騰海內。先正手澤 ,沈霾千載而煥然復新,豈不偉哉﹗雖日月淹久,缺佚過多 ,巨製弘篇,十不存一。而蒐羅唐賢偉著,猶數十種。 [指 本宗言] 、吾儕生逢喪亂,世間滋味,亦略可知,人能弘道 ,無如緣何。今日法會諸公,際此勝緣 [謂佚典重光也] , 決非偶然,讀古人未讀之書,聞歷劫未聞之法,詎非幸歟? 作中興之業,起千載之衰,證圓滿之果。捄沉淪之眾,豈有 他哉?以根本智證唯識性,以後得智了唯識相而已矣。忘言 領旨,是在達者,當仁不讓,其有意乎? 唯識教之時教 唯識三藏所攝 唯識教所被機 右三項,廣如述記料揀,不別出。 98頁 六、唯識學之宗趣 以二空所顯真如為宗。以離識之外,無別有境為趣。 七、唯識學之名義 識者,了別之謂﹔了別者,言心、意、識三者能了名之 差別也。唯識有二:一、簡別義,謂一切虛妄之執﹔誤認為 有,其實非有﹔唯從識體變起,實無心外之境。二、決定義 ,離增減之數,略則決定有三,廣則有八。一類菩薩,說識 唯一。諸小乘等,又復執識唯六,是則減數﹔楞伽經說有九 識,即是增數。不知楞伽以第八染淨別開,故言九識。非是 依他識體有九,亦非體類別有九識。小乘根淺,不知心、意 、識、三種體別﹔又未除所知障,不了依他,故唯說六。故 唯識云者,謂一切有為無為若實若假,皆不離識。唯者,為 遮離識之外,更有實物,非不分離識與心所及見相分與真如 等也。又非謂一切體,即是一識,乃名唯識也。此由無始以 來,有情橫計我法,種種分別,薰習本識,遂有見相二分發 生愚夫不了此是內識之所變起。是假非實,復起妄執,生生 流轉,聖人愍之,乃說唯識﹔謂相見二分,俱從依他性起, 故曰萬法唯識。或曰,真如亦名 99頁 為法,亦識變耶?曰:真如非識所變,不可說為法與非法。 所云法者,從依他起之謂也。曰:真如非識所變,應非唯識 。曰:真如雖非識變,識實性故。不以變故名為唯識,不離 識故,亦名唯識。曰:然則何以不說唯真如?曰:真如者識 實性故,識俱有故,不離識故,非我法二執之所依故,但說 識不說真如。問:我法所依,決定有八,內能變相,豈無心 所?曰:凡言唯識﹔亦攝心所,定相應故,隱劣顯勝故,識 為主故,能生彼故﹔故但唯識,即攝心所。問:唯識之義, 謂無外境,即言唯境,不亦可乎?曰:不離識故。由識變時 ,相境方生,非境分別,心方得生。故非唯境,但言唯識。 三能變及能變二種 論曰:識所變相,雖無量種,而能變識,類別唯三: 一、謂異熟,即第八識,多異熟性故。 二、謂思量,即第七識,恆審思量故。 三、謂了境,即前六識了境相麤故。 此三皆名能變識者。能變有二種: (一)因能變,謂第八識中等流異熟二因習氣。等流習氣 ,由七識中善惡無記熏令生長﹔異 100頁 熟習氣,由六識中有漏善惡熏令生長。 (二)果能變,謂前二種習氣力故,有八識生,現種種相 。等流習氣為因緣故,八識體相,差別而生,名等流果,果 似因故。異熟習氣為增上緣,感第八識酬引業力恆相續故。 立異熟名,感前六識。酬滿業者,從異熟起,名異熟生,不 名異熟,有間斷故,即前異熟及異熟生,名異熟果,果異因 故。 初能變即第八識 三 相 初能變識體相雖多,大小共說,有三種相:一自相,二 果相,三因相。自相名阿賴耶,果相名異熟,因相名一切種 。 一、自 相 自相即阿賴耶識,此翻為藏,有能藏所藏執藏之義﹔謂 與雜染互為緣故,有情執為自內我故。 101頁 一、能藏者,能含藏義﹔猶如庫藏,能含藏寶貝,故得 藏名。此識能含藏雜染種子,故名為種,亦即持義。謂根身 種子器界等法,皆藏在識身之中,如像在珠內。故曰:欲覓 一切法,總在阿賴耶中,欲覓一切像,總在摩尼內。 二、所藏者,即是所依義﹔猶如庫藏,是寶等所依故。 此識是雜染法所依處,故謂是根身種子器世間所藏處也。以 根身等,是此識相分。故如藏中物像,如身在寶內。故云: 欲覓賴耶識,只在色心中,欲覓摩尼珠,只在青黃內。 三、執藏者,堅守不捨義﹔猶如金銀等藏,為人堅守, 執為身內我,故名為藏。此識為染末那堅執為我,故名為藏 。諸有漏法,皆名雜染,非唯染法。有情執為自內我者,是 解藏字之義﹔唯指煩惱障言,不指所知障。不爾,無學應有 此名。此不別執為其我所及與他我,名自內我。 三藏之義,即顯示初能變識所有自相故。問:若爾,自 相應是假有。曰:不然。若有條然因果兩相,合之以為自相 者,則自可成假矣。今離自相,則無因果之相﹔是因果之相 ,即從自體上之別義立名。故非假也。 二、果 相 果相即異熟義。異熟義有多種: 102頁 一、變易而熟。要因變易之時,果方熟故。此義通餘種 生果時,皆變異故。 二、異時而熟。與因異時,果方熟故。今者大乘約造之 時,非約種體許同世故。 三、異類而熟。與因異性,果酬因故。 初二解,無別論文。今依論文,唯取後解。若異屬因, 即異之熟﹔若異屬果,異即是熟。異熟即識,熟屬現行,異 熟之識,熟屬種子。故餘能變不得此名。 又此識體總有三位,或分五位。 初三位 一、我愛執藏現行位,即七地以前菩薩。二乘有學,一 切異生,從無始來至無人執位,名阿賴耶。 二、善惡業果位,謂從無始乃至菩薩金剛心或解脫道時 ,乃至二乘無餘依位至無所知障位,名異熟識。 三、相續執持位,謂從無始乃至如來,盡未來際,利樂 有情位,名阿陀那 (「把持」即庵羅識、白淨識第九識) 不 言初,以狹故,不言後,以寬故。寬狹何事不說。此中意說 ,熏習位識。若說寬時,佛無熏習,說即無用﹔若說狹時, 八地以後猶有熏習,便為不足。說異熟性,寬狹皆得。 次五位 103頁 (一)異生位 (二)二乘有學位 (三)二乘無學位 (四)十地菩薩位 (五)如來位 異熟一名,通前四位,故論言多異熟性。 此識能引諸界、趣、生、善不善業異熟果故,此即顯示 初能變識,所有果相。問:果相多矣﹗何故獨言異熟?曰: 有二義。一寬,二不共。三位通二位,五位通四位,故言寬 。其餘三果,可通餘法。異熟果不通餘法,故言不共。 [果 趣生、謂三界六趣四生] 三、相 果 因相即一切種﹔一切種者,以現行識執持諸法自他種子 ,令不失故。為諸法之因,名一切種子識,離此餘法能遍持 諸法種子,不可得故。此即顯示初能變識所有因相。問:因 相多矣﹗何故但說持種?曰:因相雖有多種,持種不共,是 故遍說。 104頁 種子六義 (種子即習氣之異名,在瑜伽為七因)。 種子者,謂本識中親生自果之功能差別也。問:種子有 幾?答:種子有二。一外種子,為穀麥之類,但是假名,以 一切法,唯有識故。就世俗說為種子,所以者何?彼亦本識 所變現故。二內種子,即是真實,以一切法,以識為本故。 問:何得為種子?答種子之義,略有六種。 一、剎那滅。 二、果俱有。 三、恆隨轉。 四、性決定。 五、待眾緣。 六、引自果。 一、剎那滅 剎那滅者,謂體纔生,無間必滅,有勝功力,方成種子 , (1) 即無常因。 此顯有為之法,有轉變之義,生已無間,即壞滅故。遮 無為之法無轉變,故無取用不能生也。又遮正量部之長時四 相。及外道之常我。所以者何,以一切時,其性如本無差別 故。無能生之用 105頁 ,舊以真如是諸法種子者。非也。(常我即神我) 二、果俱有 (2) 與他性因 (3) 非已生未滅與後念自 性為因 問:若剎那滅為種子者,應前念種子與後念現行為種子 矣?或雖同念自他相望應為種子矣?曰:第二義簡之,要果 俱有。 果俱有者,謂與所生現行之果法。俱現和合,方成種子 。 現有三義: (一)顯現。無性人之第七識不名種子者。 [梵語闡 提斷善根] 果不顯現故。此即簡彼第七。 (二)現在。簡後前也。 (三)現有。簡假法也。體是實法,方成種子。 顯現唯在果,現有唯在因,現在通因果。 和合 揀相離。可知前法不能為後法種子,他身不能 為自法種子。 此遮前後及定相離。所以者何,若因果異時,仍名俱有 ,則有二趣並生之妨。故知種子生現行時,必定同世。種子 生種子,世不必同。既同世矣,又須種現同在和合之位,方 得成種。他身現行為因不得成種者,不和合故。 問:何故種子望種子為因果?即言異時生。種子望現行 為因果,乃許同時生。曰此有同類異 106 類之別焉。 同類 因果體性相似。故名為同類。 異類 因果體性不相似。故名為異類。 現行望種子為異類,既名異類,不相違故,得同時有。 種子望種子為同類。自類相生,前後相違,必不俱有。不然 ,種望種子,許同時生,體便無窮。何以故?一剎那中,多 有種生,是種子都無因緣矣﹗更不許後種更生果矣﹗現行雖 亦熏種,而後種未曾生果,故非無窮,於一剎那無二現行自 體並故。 問:種子對現行說,可說現在時為因。種子對種子,既 許異時,若入過去,何者為因?曰:雖因與果,有俱 [謂生 現行]、 不俱 [自類相生]、 而現在時,可有因力,以有體 故﹔未生已滅,無自體故。問:因義既通種子與種子,何故 此言與果俱有?曰:此依生現行之果而立種子之名,不依生 自類而名種子也。何以故?種子對現能熏生故,望異類故, 果現起故,相易知故﹔但應說與果俱有。種對於種,非能熏 生。非異類故,非現起故,非易知故。此中不說。 三、恆隨轉 問:種因生現,與現果俱時而有者為種子。然則現行能 熏轉識等,應名種子乎?曰:有第三義簡,要恆隨轉,恆隨 轉者,謂要長時一類相續,至究竟位,方成種子。 107頁 此遮轉識及色法等不得為種子。以三受轉變,緣境易脫 故。 此顯種子自類相生。問:第七至十地末金剛心方斷,何 不名種?曰:第七至十地中,以轉變故﹔緣境易脫,未經對 治,即轉變故。種子不然。 若爾,如何名有受盡相種子? [壽]無受盡相種子。曰:名言無記種子,生果無量無盡,可 恆隨轉,名無受盡相,有分熏習善不善等﹔生果有限,不恆 隨轉,名有受盡相。故有受盡相云者。據彼生果有分限言, 非謂種子之體,未得對治,即滅無餘也。 四、性決定 問:若恆隨轉得名種子,應善等種子生染等現也。曰: 第四義揀,要性決定。 性決定者,謂隨因力生善惡等功能決定,非雜亂生。 此遮小乘以異性為自類因。夫因緣之義,親辨自體性相 ,隨順善性,不辨惡法自體。故決定者,謂種子各別決定, 不從一性一切得生。問:若爾,何以解於異熟因?異熟因者 ,因通善惡,果唯無記。曰:彼增上緣,此說因緣也。 五、待眾緣 問:若自性因,生自性果,名種子者,應此性因一時頓 生此性多果。曰:有第五義揀,要待眾緣。 108頁 待眾緣者,謂此要待眾緣和合,功能殊勝,方成種子。 此遮二義。一遮外道,執自然因,不待眾緣,恆頓生果 。眾緣者,一因緣,二增上緣,三等無間緣,四所緣緣,心 法必待四緣具足方生。色法待二緣生,因緣增上緣也﹔若不 待緣而成種者,則一因應為一切因,以待眾緣成故,方不漫 為因爾。外道執自然恆頓生果,言待緣,則自然義不成矣。 又遮小乘執緣恆有。若恆有應恆生果。今言待緣種方生 果,彼執自破。 六、引自果 問:若同性待緣生一性果,則應善色之種子生善心之果 。答:有第六義簡要引自果。 引自果者,謂於別別色心等果各各引生,方成種子。 此遮外道執唯一因生一切果。如大自在為因,生一切果 ,即是此計。以因一故,果應無別,果既有異,因亦應殊。 又遮諸部。執色心等,互為因緣,色心互生,止得為增 上緣。不得為因緣。色等之不與心為因者,不相隨順,功能 異故。 以上六義,唯本識中功能差別具備,故為種子。其餘諸 識,無種子義。 109頁 熏習之義 何謂熏習?熏者,發也,或由致也﹔習者,生也,近也 ,數也,即發致果於本識內,令種子生近生長故。譬如香氣 熏習衣服。香體滅故,不可言有﹔香氣在故,不可言無。如 六識起善惡,留熏習力於本識中,能得未來報,名為種子。 外穀麥等識所變故,假立種名,非實種子現行法故。問:種 亦識所變,應非實種子。曰:不然。內種識變已復生穀麥等 。麥等復識變,以重變故,故非種子。 所熏能熏 問:依何等義立熏習名?曰:所熏能熏,各具四義,令 種生長,故名熏習。 所熏四義 何等名為所熏四義? 一、堅住性。 二、無記性。 三、可熏性。 四、與能熏和合性。 110頁 一、堅住性 若法始終一類相續,能持習氣,乃是所熏。此遮轉識及 風聲等性不堅住,故非所熏。 堅謂無易,即是一類。住謂無間,即是相續。由堅住故 ,能任持令不失散。言始終者,謂初由清淨心中一念妄起而 成業識。第八賴耶,從此始有,是無始之始也。至究竟位, 第八生相,淨盡無餘,名之曰終。自生至滅,中間種現,相 生不斷﹔唯是第八能持,故曰一類相續。 轉識,謂七轉識及彼心所。若許六識能持種者,五無心 位皆間斷故。既非堅住,非是所熏。若許七能持種者,初地 見道,無漏心生,應失一切有漏種子矣。可知前七不能持種 ,非是所熏。 言風聲者,喻不堅住義。此簡根塵間斷、及法處攝色入 滅定等。何以故?如於無色界入滅定時,色心俱斷,此將何 法持種耶,又如五根五塵,皆不通三界,亦非堅住性。何堪 為所熏耶?第七在有漏位,雖不間斷,見道以後,亦有解脫 間斷﹔謂得無漏時,不能持有漏種,以有漏無漏體相違故, 俱應遮止。若第八識雖是有漏,以在因中體無解脫。唯無覆 無記性,不妨亦能持無漏種,故得名所熏。 二、無記性 問:若有堅住性即是所熏者。如果佛第八亦是堅住性, 應名所熏。曰:以第二義簡之,要無記性方是所熏﹔無記性 者,若法平等,無所違逆,能容習氣,乃是所熏。此遮善染 勢力強盛,無 111頁 所容納,故非所熏。 何謂勢力強盛不能受熏。例如沈麝韭蒜,自力充實,互 不相容。善惡亦然。善性不容惡性,如白不受黑﹔惡性不容 善性,如臭不納香。何以故?勢力盛故。如來第八純乎善性 ,正如沈麝,豈能容彼積臭之熏耶?唯在因中,曾所熏習。 帶此舊種,非新受熏,以唯善故。違於不善一類,無記不違 善惡,方受彼熏。 問:佛之淨識受熏何過?曰:違拒法故,有增減故,善 圓滿故,有優劣故。不可受熏。問第七如何不受熏?曰:七 雖無記,乃有覆攝。正同蒜薤。豈受熏也? 三、可熏性 問:若言堅住性及無記性二義,便為所熏者。如第八五 心所,同於心王,具此二義,應是所熏。又如無為亦有堅住 性義,即為所熏,亦有何失?曰:第三義簡之,要可熏性。 可熏性者,若法自在,性非堅密,能受習氣,乃是所熏 。此遮心所及無為法,依他堅密,故非所熏。明第八心王有 自在義,俱時心所五數,體非自在,依他生起,故非所熏。 心王雖要有心所方起,不言依他,得名王故,是自在義。遮 無為者,以堅密故,體性虛疏,纔可受熏,堅如金石,何熏 能入?若爾,識上所有假法,應可受熏。曰:依實說假,假 體自無。如何受熏? [此中三簡、一簡無為、二簡假法、三 簡心所] 第八心王體性虛疏,如衣服虛疏,方能受香等熏也 。 112頁 四、與能熏共和合性。 問:具上三義,即是所熏者,然則他人第八,亦受我七 轉識之熏乎?他之第八,是可熏性故。曰:第四義揀之,要 與能熏和合。 與能熏和合者,如與能熏同時同處,不即不離,乃是所 熏。此遮他身剎那前後無和合義,故非所熏,何故不和合不 得為所熏?曰:不和合如為所熏,則有熏他身之失。如我作 罪,令人受報,有是理乎?唯異熟識具此四義,可是所熏。 非心所等。 能熏四義 何等名為能熏四義? 一、有生滅。 二、有勝用。 三、有增減。 四、與所熏和合。 一、有生滅 先、外人問:無為法得名能熏否?答:第一義揀,要有 生滅。 有生滅者,若法非常,能有作用,生長習氣,乃是能熏 。此遮無為前後不變,無生長用,故 113頁 非能熏。令前七識有生滅,有生長作用,乃是能熏。 二、有勝用 問:若爾者,如感異熟生心、心所、及色法,不相應行 等,皆有生滅,亦有作用,應是能熏。答:有第二義簡,要 有勝用。 有勝用者,若有生滅,勢力增盛,能引習氣,乃是能熏 。此遮異熟心心所等勢力贏劣,故非能熏。此明前七及諸心 所有能緣用,有強勝用,是能熏義﹔謂善惡有覆強勝之力, 勢力增盛,名為勝用。 其業感異熟心心所者,謂第八熟及彼心所, [所屬之五 ,指無記性] ,與異熟生心心所即前六識﹔ [前六王所之屬 、無記者,一分無記] 雖能緣用,而體劣弱,無強勝之力, 故非能熏。 色法雖有強勝之用,又無緣慮勝用,不相應行,二用俱 闕,皆非能熏也。 又勝用有二: (一)能緣勝用,即簡諸色為相分熏,非能緣熏。 (二)強盛勝用,謂不任運起,即簡別類異熟心等,有 緣慮用無強盛用。 為相分熏、非能緣熏者,謂此色等有強勝之用,而無能 緣之用﹔其異熟心等,有能緣之用,而無強盛之用,不相應 法,二用俱無,皆非能熏,故俱遮止。即緣勢用可致熏習者 ,如強健人能 114頁 致功效故。 三、有增減 問:有若生滅及有勝用即名能熏者,且如佛果前七識亦 具此二義,應是能熏。答:將第三義簡之,要有增減。 有減增者,若有勝用,可增可減,攝植習氣,乃是能熏 。此遮佛果圓滿善法無增無減,故非能熏。彼若能熏,便非 圓滿。前後佛果,應有勝劣。 言增減者損益義。如善減惡增,智益惑損之類,即彼勝 用。由數數習故,可令增益,由伏除故,可令損減。 言攝植者,謂攝藏培植,不令失壞故。此指前七具此增 減用故,得成能攝。若佛果前七,是剛柔不向,善惡全除, 無平等性,善法圓滿﹔雖是強盛,理無增減故。果位、五住 盡,二死亡,作無為,清淨本然,既無損益,故非能熏也。 佛果前七若能熏者,是可增減,便非善法圓滿。既可增減, 則前佛應勝,後佛應劣。以前佛熏得無漏種子多故,然豈有 是理哉,故應遮止。 四、與所熏共和合性 問,若有生滅有勝用有增減三義,即名能熏者﹔且如他 人前七識,亦具如上三義,應與此人第八為能熏性也。答: 將第四義簡之,要與自己所熏和合,方是能熏。 115頁 與所熏和合而轉者,若與所熏同時同處,不即不離,乃 是能熏。此遮他身剎那前後無和合義,故非能熏。此亦例上 所熏義,要時處皆同,有和合故,方成能熏。今他人前七, 望我之第八,不同時處,無和合義,故非能熏,應當遮止。 上二皆云共和合者,以和合即相應之異名爾﹔唯七轉識及彼 心所,有勝勢用而又有增減者。具此四義,可是能熏。 本有新熏 問:種子為是本有,為是新熏。答:先賢解此,或主一 偏。 言本有者,謂無始來,異熟識內法爾而有,生蘊處界功 能差別。世尊依此,說諸有情無始時來有種種界, [因] 如 惡叉聚,法爾而有一切種子,與第八識一時而有﹔從此能生 前七現行,現行頭上又生種子。 言新熏者,謂無始時來,數數現行熏習而有,名新熏故 。世尊依此,說有情心染淨諸法所熏習故,無量種子之所積 集故。 今依護法正義。有漏無漏種子,皆有新熏本有,合生現 行,亦不雜亂。若新熏遇緣,即從新熏生﹔若本有遇緣,即 從本有生。若偏執唯從新熏,或偏執但是本有,二俱違教。 若二義俱取,善符教理。 116頁 生熏之別 問:本識雖無力能熏自種,而能親生自種,既不能熏自 種,如何能生自種?又熏與生何別? 答:熏者,資熏,擊發之義﹔生者生起,從因生出之義 。謂本識等雖無力資熏擊發自種之力,而有親生自種之義。 如有種性者,法爾本有無漏種子,雖有生果之能,若不得資 糧加行二位有漏諸善,資熏擊發,即不能生現﹔須假有漏諸 善資熏,方能生現。又如本識中善染等種,能引次後自類種 子。雖有生義,無自熏義。如穀麥等種,雖有生芽之能,若 不得水土等資熏擊發,亦不能生其現行。本識雖有生種之能 ,然自力劣,須假六七與熏方生。由是義故,本識等雖非能 熏,而能生種,故與親種得為因緣。 心分四義 諸師說心分,總有四義: 一、相分。 二、見分。 三、自證分。 117頁 四、證自證分。 一、相分 相分有四: 一、實相名相。體即真如,是真實相故。 (實相無相 者,謂無遍計執相) 二、境相名相。為能與根心為境故。 三、相狀名相。此唯有為法有相狀故,通獨影及帶質 ,唯是識之所變。 四、義相名相。即能詮所詮義。 此中相分,於上四種相中。唯取後三相為相分之相。 又相分有二: (一) 識所頓變,即是本質。 [小乘及外道謂境是極微 所成、即為漸變、唯物學派屬之、……本質即八識中種子習 氣。] (二) 識等緣境。唯變影緣,不得本質。 二、見分 見分者,於自所緣,有了別用。此見分有五類: 118頁 一、證見名見,即三根本智見分是。 二、照燭名見。此通根心,俱有照燭義故。 三、能緣名見。即通內三分,俱能緣故。 (自證分、 證自證分、能緣自證分) 四、念解名見。以念解所詮義故。 五、推度名見。即此量心推度一切境故。 於此五種見中,除五色根及內二分 (自證分,證自證分 ),餘皆見分所攝。 三、自證分 自證分者,為能親證自見分緣相分不謬,能作證故。 四、證自證分 證自證分者,謂能親證第三自證分緣見分不謬,故從所 證處得名。 四心分四師異說 四心分,有四師之義: 119頁 一、安慧立自證一分。 二、難陀立見相二分。 三、陳那立見相自證三分。 四、護法立見相自證證自證四分。 一、安慧一分 安慧菩薩立一分自證分,謂此自證分從所緣生,是依他 起故。故說為有見相二分,不從緣生,因遍計心妄執而有。 如是二分,情有理無。唯自證分是依他起性,有種子生,是 實有故。見相二分是無,更變起我法二執又是無,以無似無 。若準護法菩薩,即是以有似無。見相二分是有體,變起我 法二執是無體故。安慧引楞伽經云:三界有漏心心所,皆是 虛妄分別為自性故。故知八識見相二分,皆是遍計妄執有故 。唯有自證一分,是依他起性,是實有故。密嚴經偈云:愚 夫所分別,外境實皆無,習氣擾濁心,故似彼而轉。 [生] 故知但是愚夫依實自證分上,起遍計妄情,變似無體一分現 故。理實二分無有實體。但是愚夫不了,妄執為實故。所以 論云:凡夫執有,聖者達無。 問:若言相見二分是假者,且如大地山河,是相分收, 現見是實。如何言假耶?答:雖見山 120頁 河等是實,元是妄執有外山河大地等,理實而論,皆不離自 證分故。所以楞伽經偈云:由自心執著,心似外境轉。彼所 見非有,是故說唯心。故知離自證分外,無實見相二分。 二、難陀二分 難陀立二分者,初標宗,即一切心生皆有見相二分﹔見 相二分是能所二緣也。若無相分牽心,心法無由得生。若無 能緣見分,誰知有所緣相分耶?故有境有心,方成唯識也。 見分為能變,相分是所變。能所得成,須具二分。見分相分 ,是依他起性。有時緣獨影境,即同種生﹔有時緣帶質境, 即別種生。從種生故非遍計也。若不許者,諸佛不應現身土 等種種影像也。 安慧難曰:汝若立相分,豈不心外有境,何名唯識?難 陀言:見分是能緣,相分是所緣。攝所從能,還是唯識。且 汝若言無相分,則所立一分唯識不成,何以故汝執相分是妄 情有?豈不知第八所緣識中相分種子,是相分攝乎即此種子 是能生自證現行親因緣法。若種子相分是妄情者,則所生現 行自證分亦是妄情矣﹗不違種子識故也。若不許自證分是妄 情者,則能生種子明是實有矣﹗然則因果皆是實,可證相分 亦是實有矣。既有相分,即有見分,能所既成,即二分成立 唯識也。 又五根是第八識相分。若相分是遍計,豈有遍計之根能 發生五識乎?安慧云:不假五根發生 121頁 五識,五識俱自從種子生也。 問:若不假根發生,但從種子生者,汝許五識種子是第 八相分否?答:許是第八相分,難!既爾,即種子是遍計。 能生之五識,即是遍計也。安慧救云:種子但是第八識上氣 分,有生現行功能。故假名種子,但是習氣之異名,非實也 。 難:諸聖教謂從種子生者名實,依他立者名假,豈有假 種子能生實現行者乎?若是種子假者,如何親報自果耶?若 種子是假法者,即因中第八識因緣變義不成﹔若非因緣變者 ,即違一切。安慧絕救,於是能所二緣,皆是依他起性其義 極成。見相是實。 二因證者。密嚴經云:一切唯有覺,所覺義皆無,能覺 所覺分,各自然而轉。釋云:一切唯有覺者,即唯識也。所 覺義皆無者,即心外妄執實境是無。能覺所覺分者,能覺是 依他實見分,所覺是依他實相分,各自然而轉者。見分從心 種子生,相分從相分種子生起。故知須立二分,唯識方成。 三會相違者,安慧難云:若爾,前來密嚴楞伽二文,如何會 通?答:前來經文,不是證一分,但遮執心外實有我法等, 亦不遮相分不離心。 三、陳那三分 陳那立三分者,謂安慧立一分,但有體而無用﹔難陀立 見相二分,但有用而無體。皆互不足 122頁 。其立理,謂立量果之義。論云:能量所量,量果別故。相 見必有所依體,故相分為所量,見分為能量,即要自證分為 證者,是量果也。喻如尺量絹時,絹為所量,尺人為能量。 記數之智,名為量果。今見分緣相分不錯,皆由自證分為作 果故。今眼識見分緣青時定不緣黃也。如見分緣不曾見境, 忽然緣黃境時,即定不緣青。若無自證分,即見分不能自記 憶。故知須立三分。若無自證分,即相見亦無。若言有二分 者,即須定有自證分。自證分喻如牛頭,二角喻相見二分。 準量論頌云:似境相所量,能取相自證。釋云:似境相所量 者,即相分似外境現,能取相自證者﹔能取相者,即是見分 能取相分,故自證即是體也。 四、護法四分 護法四分者: 一、立宗,心心所若細分別,應有四分。 二、立理,若無第四分,將何法與第三分為量果耶?汝 陳那立三分者,為見分有能量了境用故﹔即將自證分為量果 。汝自證分亦有能量照境故,即將何法與能量之自證分為量 果耶?故須將第四證自證分為第三分量果也。 三、引證,密嚴經偈云:眾生心二性,內外一切分,所 取能取纏,見種種差別。心二性者, 123頁 即是內二分一性,見相二分為第二性,即心境內外二性。能 取纏者,即是能緣麤動,是能緣見分。所取纏者,即是相纏 ,所緣縛也,見種種差別者,見分通三量。有此義故,言見 種種差別。 前二師皆非全不正,第三師陳那三分,似有體,用若成 量者,於中道理猶未足,即須更立第四分,相分為所量,見 分為能量,即將自證分為量果﹔若將見分為所量,自證分為 能量,即更將何法為量果,故將證自證分為量果方足也。見 分外緣虛疏通,比非二量,故即不取見分為自證量果,內二 分唯現量故互為果無失。 夫為量果者,須是現量,方為量果﹔比非定非量果。喻 如作保證人,須是敦直者方堪為證﹔若虛略人,不堪為保證 。 如前五識,與第八見分,雖是現量,以外緣故,即非量 果。故量果者,有一最要之義,須內緣故,方為量果。 如第七識,雖是內緣,而是非量,亦不可為量果。故為 量果者,須具二義:一現量,二內緣,方為量果。 又果中後得見分,雖是現量,其內緣時必變影緣,故非 量果。故為量果者,須具三義:一內緣,二現量,三不變影 ,方為量果。 又果中根本智見分。雖親證真如,不變影故。緣是心用 故,非心體故,亦非量果。故量果者 124頁 ,須具四義:一現量,二內緣,三不變影,四是心體,方為 量果。 茲擇清涼釋論如後: 論曰:此若無者,誰證第三?心分既同,應皆證故。釋 曰:見分是心分,須有自證分。自證是心分,應有第四證。 論曰:自證分應無有果,諸能量者必有果故。釋曰:見 分是能量,須有自證果。自證證見分,須有第四果。 論曰:不應見分是第三果,見分或時非量攝故。釋曰: 恐彼救云,卻用見分為第三果,故云云。 論曰:由此見分不證第三。證自體者,必現量故。釋曰 :意明見分通於三量,即明見分緣相分時,或是非量。 不可以非量法為現量之果,或見緣相是於比量。及緣自 證,復是現量。故自證是心體,得與比量非量而為果。見分 非心體,不得與自證而為其量果,故不得以見分,能證於第 三。證自體者,必現量故。第三四分,既是現量,故得相證 ,無無窮失。意云:若以見分為能量,但用三分亦得足矣。 若以見分為所量,必須第四為分果。 125頁 總以喻明 此四分義,總以鏡喻。鏡如自證分,鏡明如見分。鏡像 如相分,鏡後弝,如證自證分。(永明喻) 若通作喻者,絹如所量,尺如能量,智為量果,即自證 分。 若尺為所使,智為能使,何物用智,應即是人,如證自 證分。 又如明鏡。鏡像為相,鏡明為見。鏡面如自證,鏡背如 證自證。面依於背,背復依面。故得復證。亦可以銅為證自 證。鏡依於銅,銅依於鏡。 論云:如是四分,或攝為三,第四攝入自證分故﹔或攝 為二,後三俱是能緣性故,皆見分攝。此言見者是能緣義﹔ 或攝為一,體無別故。如楞伽經云:由自心執著,心似外境 轉,彼所見非有,是故說唯心。如是處處說唯一心。此一心 言,亦攝心所故。釋云:如是處處唯一心者,外境無故﹔唯 有一心,內執著故。似外境轉,定無外境。許有自心,不離 心故。總名一識。心所與心相應,色法心之所變,真如識之 實性,又皆不離識。故並名唯識。 126頁 三量 三量者,現量、比量、非量也。先釋其名,後釋義相。 現量者,現謂顯現,即分明證境。不帶名言,無籌度心 ,親得法體,離妄分別,名之為現。言量者,量度,是楷定 之義,謂心於境上,度量楷定法之自相不錯謬,故名量。 比量者,比謂比類﹔量即量度。以比類量度而知有故, 名為比量。 非量者,謂心緣境時,於境錯亂,虛妄分別,不能正知 ,境不稱心,名為非量。 一、現量 顯揚論云:現量有三種相: 一、非不現見相。 非不現見相,復有四種﹔謂由諸根不壞,作意現前時, 同類生,異類生,無障礙,不極遠。 (一)、同類生者,謂欲塵諸根於欲塵境,上地諸根 於上地境,已生等若生若起。是名同類生。 (二)、異類生者,謂上地諸根於下地境,若已生等 ,實名異類生。 127頁 (三)、無障礙者,復有四種: 1、覆障所礙者,謂黑闇無明,闇不澄淨色之所覆隔。 2、隱障所礙者,謂或藥草力,或咒術力,或神通力 之所隱蔽。 3、映障所礙者,謂少為多物之所映奪,故不可見﹔ 或飲食等為諸毒藥之所映奪﹔或髮毛端為餘麤物之所映奪。 如是等類,無量無邊,且如小光為大光所映,不可得見。所 謂日光映星月等。又如能治映奪所治,令不可得,謂不淨觀 映奪淨相,無常苦無我觀映奪常樂我相,無相觀力映奪眾相 。 4、惑障所礙者,謂幻化所作,或相貌差別,或復相 似,或內所作目眩惛夢悶亂酒醉逸放癲狂。如是等類,名為 惑障。 若不為此四障所礙,名無障礙。 (四)、不極遠者,謂非三種極遠。 1、處極遠。 2、時極遠。 3、推析極遠。 如是總名非不現見,由非不現見,故名現量。 128頁 二、非思搆所成相者,謂建立境界,取所依境,纔取便 成﹔非思搆之所成故,名為現量。 三、非錯亂所見相者有七種: (一)、想錯亂者,謂於非彼相起彼相想。如於陽燄鹿 渴相,起於水相。 (二)、數錯亂者,謂於少數起多增上慢。如翳眩者, 於一月處見多月象。 (三)、形錯亂者,謂於餘形起餘形增上慢。如於旋火 見彼輪形。 (四)、顯錯亂者,謂於餘顯色起餘顯色增上慢。如為 迦熱末羅病病損壞眼根,於非黃色悉見黃相。 (五)、業錯亂者,謂於無業起有業增上慢。如執拳馳 走,見樹奔流。 (六)、心錯亂者,謂即於五種所錯亂義,心生喜樂。 (七)、見錯亂者,謂即於五種所錯亂義。忍受顯說, 安立寶重,妄想堅執﹔若非如是錯亂所見,名為現量。 又云:現量者,如五塵色法,是第八識所變相分。前五 轉識,並明了意識, (五王俱) 緣此之時,最初遇境,未起 分別,不帶名言。能緣之智,親證境體,得法自性,名為現 量,得自相也。若前五識及第八識於一切時,皆是現量,得 法自相,不簡因果漏無漏位,一切皆爾。若第六識緣彼五塵 境時,於彼法體生分別心,而起言說。言說所及,不能親證 。以是假智所緣,名得共相, 129頁 不簡因中果位。但於境體起分別心及起言詮之時,皆名得於 共相。及佛後得智緣事境時,起分別故,亦是假智。非是得 彼共相法體,但是得彼共相之義也。 問:若准前說,假智所詮,但得共相之義,不得共相法 體。如口說色時,口應被礙,以彼色體以質礙為自相故。既 不被色礙,故知不得彼體。但得彼義者,且如第八識及與眼 識並明了意識現量智起。緣火之時,既言現量得法自相,寧 不燒心。若不被燒,應不得於火之自相,何名現量境耶?若 許被燒,即世間現見火時,眼不被損,便有世間現量相違過 。答曰:雖不被燒,亦得自相,名為現量。所以者何?以心 細色麤故。心細無狀,色麤有形。故緣彼火時,雖不被燒, 然得自相,亦名現量。又被麤色實,亦不能壞於細色。何況 心法?如火災起時,欲界火災,但燒欲界,然不能燒色界定 地殊妙細色。故必彼色界自起火災,燒於自地。 問:既言心細色麤,心緣火時,心不被燒者,如阿羅漢 化火焚身,心智隨滅。此如何通?答曰:化火焚身。但燒浮 根之塵,非燒五種清淨色根。及彼心智,其五種清淨色根及 彼心智。以無所依浮塵,緣闕不生,得非擇滅。雖是定火, 亦不能燒。麤細異故。定火對世火,雖是細妙,對心猶麤, 以是色法,有形質故。 二、比量 130頁 比量者,此復五種。一相、二體、三業、四法、五因果 。 一、相比量者,謂隨其所有相貌相屬,或由現在及先所 推度境界。如以見幢故,比知有車﹔以見煙故,比知有火等 。 二、體比量者,由現見彼自體性故。比類彼物不現見體 ,或現見彼一分自體,比類餘分。如以現在比類去來等。 三、業比量者,謂以作用比業所依。如見遠物,無所動 搖。鳥集其上,如是等事,比知是杌,枯樹也﹔若有動搖等 事,比知是人等。 四、法比量者,謂於一切相屬著法,以一比餘。如屬無 常,比知有苦,以屬苦故﹔比空無我,以屬生故﹔比有老法 ,以屬老故。比有死法等。 五、因果比量者,謂因果相比。如見物行,比有所至, 見有所至,比先有行。若見有人如法事王,比知當獲廣大祿 位﹔見大祿位,比知先已如法事王等。 真似之分 現量有真現量,有似現量。 131頁 一、真現量 真現量者。體即五識身,五俱意,諸自證分,諸定心, 兼第八識。此等諸心心所,有六義名現。 一、現有,簡龜毛等。 二、現在,簡過未。 三、顯現,簡種子無所用故。 四、現離,照現名為現,謂能緣心之行相,遠離諸分別 故﹔謂離隨念計度名言、種類、諸門等分別心故。因明論云 :此中現量,謂無分別。釋云:即顯能緣行相,不籌不度, 任運因循,照符前境故也。 五、現謂明現,謂諸定心澄湛,隨緣何境,皆明澄故, 即明證眾境,名為現量。 六、現謂親現,即親冥自體。如一切散心,若親於境, 明冥自體,皆名現量。 第五明現,第六親現,此二種義,簡諸邪智等。如病眼 見空華毛輪等,雖分別任運而緣,然不能明證眾境,親冥自 體,故非現量也。 132頁 二、似現量 似現量者,准理而言,有五種智,皆名似現量。 一、散心緣過去。 二、獨意緣現在。 三、散意緣未來。 四、緣三世疑智。 五、緣現在諸惑亂解。 此等諸心,能緣行相有籌度故,皆不以自相為境故。又 隨先所受分別轉故,名似現量。然有二種。 一、無分別心。謂愚癡人類,及任運見於空華等,雖無 分別,然不分明冥證境故。名似現量。 二、有分別心。現帶名言,不得法之自相,妄謂分明得 境自體。名似現量。 八識三量分別 133頁 八識三量分別者,前五轉識,唯是現量。以前五識顯現 證境,不作行解心,得法自性,任運轉故。第六意識,遍通 三量,有二: 一、明了意識,與五同緣,通三量。初念即五塵自性, 是現量。第二念至作解心時,若量境不謬,是比量﹔若心所 不稱境,即是非量。 二、獨頭意識,有三: (一)、散位獨頭,亦通三量,多是比非。若緣現量, 此得前五識引起獨散意識﹔謂於第一念緣前來五識所緣五塵 之境,得其自性,名現量。 (二)、定中獨頭,唯是現量。 (三)、夢中獨頭,唯是非量。若見分唯非量,內二分 是現量。第七末那,約有漏位中。唯是非量,妄執第八見分 為我為法故。第八見分是白淨無記,本非是我,今被第七妄 執為我,不稱境知,故名非量。若第七內二分唯現量,第八 賴耶同五現量。如前已解。 三境 (相分之分別) 三境者,性境、獨影境、帶質境也。頌云:性境不隨心 ,獨影唯從見,帶質通情本,性種等隨應。作兩科釋。 134頁 初略釋 性境者,現在實法也。言現在者,以五塵色法,乃五識 所對現前實境,不屬過未,故異獨影﹔言實法者,有實體實 用,不屬虛假。故異帶質。 性境不隨心者。性境者,性是實義,即實根塵四大,及 實定果色等相分者﹔言不隨心者,為此根塵等相分,皆自有 實種生,不隨能緣見分種生故。 獨影唯從見者。影為影像,是相分異名,此為假相分。 無種為伴,但獨自有,故名獨影,即空華兔角過去未來諸假 影像法是。此但從能緣見分變生,與見分同種,故名獨影唯 從見。 帶質通情本者,即相分一半與本質同一種生,一半與見 分同一種生,故言通情本。情即能緣見分,本即所緣本質。 言性種等隨應者, [五法] 隨應是不定義﹔謂於三境中 各隨所應有性、種、界繫、三科、異熟等,差別不定。 (界 繫、謂三界九地。三科、謂蘊處界。) 次廣釋 一、性境 (前五、第八、及第六識之一分) 性境者,為有體實相分。名性境,即前五識,及第八心 王,並現量第六識所緣諸識色,得境 135頁 之自相﹔不帶名言,無籌度心,此境方名性境。及根本智緣 真如時, [此佛位性境] 亦是性境,以無分別任運轉故。 言不隨心者,都有五種不隨: 一、性不隨者,其能緣見分通三性。所緣相分境,唯無 記性,是不隨能緣見分通三性。 二、種不隨者,即見分從自見分種生,相分從自相分種 生,不隨能緣見分心種生。故名種不隨。 三、界繫不隨者。如明了意識緣香味境時,其香味二境 ,唯欲界繫,不隨明了意識通上界繫。又如欲界第八緣種子 境時,其能緣第八,唯欲界繫。所緣種子,便通三界,即六 八二識有界繫不隨。 四、三科不隨者,且五蘊不隨者,即如五識見分,是識 種收。五塵相分,即色蘊攝,是蘊科不隨。十二處不隨隨者 ,其五識見分,是意處收。五塵相分,五境處攝,是處科不 隨。十八界不隨者,其五識見分,是五識界收,五塵相分, 五境界攝。此是三科不隨。 五、異熟不隨者,即如第八見分,是異熟性。心所緣五 塵相分,非異熟性 [心] 名,異熟不隨。 二、獨影境 (純屬第六識) 136頁 獨影境者,謂相分與見分同種生。名獨影唯從見,即如 第六識緣空華兔角過未,及變影緣無為,並緣地界法﹔或假 緣定果極迥極略等,皆是假影像。此但從見分變生,自無其 種,名為從見。獨影有二種: 一者無質獨影,即第六緣空華兔角及過未等所變相分是 。其相分與第六見分同種生,無空華等質。 二者有質獨影,即第六識緣五根種現是。皆託質而起, 故其相分亦與見分同種而生,亦名獨影境。 三、帶質境 帶質境者,即心緣心是。是第七緣第八見分境時,其相 分無別種生。一半與本質同種生,一半與能緣見分同種生。 從本質生者,即無覆性﹔從能緣見分生者,即有覆性。以兩 頭攝不定,故名通情本。情即第七能緣見分,本即第八所緣 見分。 三境四句分別: 一、唯別種,非同種,即性境。 二、唯同種,非別種,即獨影。 137頁 三、俱句,即帶質緣。 四、俱非,即本智緣如。 以真如不從見分種生,故名非同種﹔又真如當體是無為 ,但因證顯得,非生因 (種子) 所生法,故名非別種。 性種說隨應者,性即性境﹔種謂種類,謂於三境中各有 種類不同。今皆須隨應而說,如約八識分別者。 前五轉識一切時中皆為性境,不簡互用不互用。二種變 中,唯因緣變,又與五根同種。故第六意識有四類: 一、明了意識,亦通三境,與五同緣實五塵。初率爾心 中是性境﹔若以後念緣五塵上方圓長短等假色,即有質獨影 ,亦名似帶質境。 二、散位獨頭意識,亦通三境。多是獨影,通緣三世有 質無質法故。若緣自身現行心心所時,是帶質境﹔若緣自身 五根,及緣他人心心所,是獨影境。一名似帶質境。又獨頭 意識初剎那緣五塵少分緣實色,亦名性境。 三、定中意識,亦通三境,通緣三世有質無質法故,是 獨影境﹔又能緣自身現行心心所故,是帶質境。又七地已前 有漏定位,亦能引起五識緣五塵故,即是性境。 138 四、夢中意識,唯是獨影境。 第七識唯帶質境。 第八識其心王唯性境,因緣變故,相應作意等五心所, 是似帶質真獨影境。 三境之體 問:三境以何為體?答: 一、性境。用實五塵為體,具八法成故。八法者,即四 大地水火風,四微色香味觸等。約有為說,若能緣有漏位中 ,除第七識,餘七皆用自心心所為體。 二、獨影境。將第六識見分所變假相分為體,能緣即自 心心所為體。 三、帶質境,即變起中間假相分為體。若能緣有漏位中 ,唯六七二識心心所為體。 本識變義 問:本識變義如何?論曰:變謂識體轉似二分。釋云: 論明諸識體即自證分,轉似相見二分而生。此說識體是依他 性。其轉似相見二分非無者,亦依他起。其依此二分而執實 二,取聖說為無,非謂依他中無此二分也。論說唯二,是依 他性故。此除真智緣於真如,無相分故,餘皆有相 139 。不爾如何名他心智後得智等耶?不外取故,許有相見二體 性故。 其說相見之種或同或異。 若同種者,即一識體轉似二分相用而生。如一蝸牛變生 二角。此說影像相見離體,更無別體。是識用故。 若言相見各別種者,見是自體義用分之。故離識體更無 別種,即一識體轉似見分別用而生。識為所依,轉相分種, 似相而起。以作用別,性各不同。 故相別種生,於理為勝故,言識體轉似二分。此依他起 ,非有似有,實非二分。以計所執二分見相,故立似名。 相別有種何名識變?不離識故。由識變時,相方生故。 此顯能變相見二分用體別有,何故又說識似二分生?論說相 見俱依自證起故。若無自證,二定不生。如無頭時,角定非 有。及無鏡時,面影不起。皆於識上現相貌故,故說二分依 識體生。 轉變、變現、變似之義 轉變變現有三師說。今依護法正義,變有二種: 一、轉變,生變。 140頁 二、變現,緣變。 一者生變,即轉變義。變謂因果生熟差別等流異熟二因 習氣,名因能變﹔所生八識現種種相,是果能變。故能生之 因,說名能變。又轉變者,是改轉義﹔謂一識體改轉為二, 相起異於自體。如見分有能取之用。相分有質礙之用,由識 自體轉起能取及有礙故。 二者緣名變,即變現義,是果能變。如第八識唯變種子 及有根身等,眼等轉識變色等是。此中但言緣故名變。 若生名變種子,第八識生七識等並名為變,七識生第八 亦名為變,緣無漏生種,準此應知﹔若緣名變,即唯影像心 上現者,有漏諸識等,各自相分是,準此應知。 若種子唯轉變名變,若第八識唯變現名變,若能熏七識 得二變名。此前所說,並在因位有漏之心。若在因位無漏之 種,唯第六七種及現行,唯有等流因果能變。若佛果位,八 識現行唯有等流果能變攝。以在果位不熏習故。其諸種子, 名因能變,生自類種及現行故。 又轉變之言通於種現。現能熏種,種能生種。種生現行 ,皆名轉變。變現之言,唯現心等能起見相。名之為變,不 通於種相分色等。 變似者似有二義: 一、無別體,由心生故。說之為似,變以二分現者是。 141頁 二、雖有別體,由心方生,為依勝故。說之為似,即貪 等是。 識變二種 問:有漏識變,有幾種變?答:略有二種: 一、因緣變 二、分別變 論曰:有漏識變,略有二種:一、隨因緣勢力故變。二 、隨分別勢力故變。 因緣變 因緣變者,謂由先業及名言實種,即要有力,唯任運心 ,非由作意其心乃生,即五八識隨其增上異熟因為緣名言種 為因。故變於境。 分別變 分別變者,謂作意生心,是籌度心,即六七識隨自分別 作意生故。由此六七緣時,影像相分,無有實體,未必有用 。 又初隨因緣變,必有實體用,即五八等所變之境。後隨 分別變,但能為境,非必有用,即第七識等。 142頁 又初唯第八異熟生故,所熏處故,能持種故,變必有用 。後餘七識,所變色觸等皆無實用,似本質用,如鏡中光。 於三境中,性境不隨心,因緣變攝,獨影帶質。皆分別 變。 論曰:異熟識變。但隨因緣所變色等,必有實用。若變 心等便無實用,相分心等不能緣故。釋曰:顯變色等從實種 生。故所變法,必有體用。若相分心心所如化心等故不緣之 緣,便無用解。深密經說:諸變化心,無自依心,有依他心 。佛地論云:無自緣慮實體之心,有隨見分所變相分似慮之 心,如鏡中光。此即分別變。 四句分別: 一、因緣變,非分別變,即五識心心所及第八識心王, 為所緣相分從自種生故。 二、唯分別變非因緣變,即有漏第七識及第八之五心所 ,是其所變相分唯從分別心生故。 三、俱句,即有漏第六及無漏八識,以能通緣假實法故 。 四、俱非,即不相應行是,以無實體故,不能與能緣同 種生故。 能熏所熏之心分 問:七能熏中熏第八四分之中,約熏何分?答:前五轉 識能熏阿賴相分種子,第六意識能熏 143頁 第八相見分種子,第七末那唯熏第八見分種子。 問:前七識四分,何分能熏?答:見相二分能熏種,以 此二分有作用故。問:相分是色,何能熏種?答:但是見分 與力令相分熏種。如梟附塊而成卵殼,又見分是自證分與力 。問:前五識與第八熏相分種者,其第八相分有三境。今熏 何相分種?答:但熏內身及外器實五塵相分種,餘即不熏, 以不能緣故。 問:於五識,於一切時為皆熏三種為有不爾?答:皆熏 三種。縱異界相緣時,五識須託至第八相而熏本質種。又如 二禪已上,借初禪三識緣上地三境時,亦各熏三種。其相質 種,二禪已上,收見分種,即屬初禪繫。以無越界地地法無 故。言借若得諸根互用,緣自他五塵境,皆熏三種子。以是 性境收本質同是第八相分故。 若第六緣第八見分時,熏得見質二種,皆是心種。既熏 得第八見分種,又自熏得第六見分種,中間相分即不熏。若 第六緣第八相分時,或熏三種子為自熏,得能緣見分種。若 現量時亦自熏得相分五塵種,又與第八熏得五根塵,本質種 多分只熏見質二種。 問:第六緣第八三境相分時,皆能熏得三種境否?答: 只熏根身器界種緣種子,境即不熏種,恐犯無窮過故。其第 六緣五根及種子境時,皆是獨影境。如說是性境者,即須相 分是實,便有兩重五根現行犯有情界增過。故知不可。 144頁 問:第六能緣第八四分,何言唯熏見相分種?答:以內 二分與見分同是心種故。於見分中攝。 問:第六緣一百法時,皆熏本質種否?答:若緣無為並 不相應行及心所中一分假者,皆不熏本質種實者即熏。以緣 假法時,但是獨影境故,亦不熏相分種,其能緣見分種即熏 。若第七識緣第八見分熏種者,但熏見質二種,定不熏相分 種。其中間相分,但從兩頭合起,仍通三性。一半從本質上 起者,是無覆性﹔一半從能緣見分上生者,是有覆性。 第八所緣 問:第八行相所緣云何?答:第八緣三類境。何謂三類 境?謂種子根身器世間,是謂三類境。 一、種子 何為種子?答:第八自證分上一分生現行之功能謂之種 子。問:種子義。答:能生義邊名之為種。如穀麥子能生芽 莖名為種子。此亦能爾。能生現行,故亦名種。從喻得名也 。 難曰:因中見分,不向內緣。見緣種者,種依自證。豈 非內緣也?答:但緣種子不緣自證。 問:如何能得恁麼自在。答:如鵝飲乳。水乳既和,但 飲其乳,不受其水。功能如是,有 145頁 分限故。 難云:雖如此,仍向婼t。何得能免內緣之失?答:見 所緣者,皆相分攝。相不是內,屬外分故。徵云:曾奈依自 證何?答:所依自證,固是內分。能依相分,不名為內。 難曰:相見俱依自證而起。相既屬外,見應亦外也。如 蝸牛二角,皆依頭生,二角相望,何偏外?答:此內外者, 非如隔壁之內外也,但約義理之內外也。見為心分,義說為 內,相為境分,義說為外,稱實非外。問:是外何過:答: 心外有法。理乖唯識,成外道見。 二、根身 問:何名根身?答:有根之身,名為根身。身者,諸大 造等合聚名身,或依止名身,即一形之總稱。 三、器世間 何為器世間?有情所依世界如器,名器世間。 緣三類境之差別 問:第八緣此三類境時,有差別否?答:第八有執受二 義,而執受又各具二義。 執二義者: 146頁 (一)攝義,攝為自體。 (二)持義,持令不散。 受二義者: (一)領義,領以為境。 (二)覺義,能生覺受。 八緣種時,具執二義。攝為自體,持令不壞。具受一義 領以為境。 八緣根身,四義具足:一、攝為自體同無記性故。二、 持令不散。第八能任持此身令不爛壞。三、領以為境。此根 身是第八親相分。四、令生覺受。安危共同。若第八危五根 危,第八安五根安。 若器世間,只具受二義中。領以為境一義,無攝為自體 ,持令不散令生覺受三義。問:何以器界不似根身第八親執 受?答:以與第八遠故。所以不攝為自體又器界損時。第八 亦不隨彼安危共同,所以不執受。若髮毛爪齒胱膀宿水等, 雖近已同外器攝,所以第八亦不執受。 四句分別: (一)持而不緣,即無漏種。 (二)緣而不持,即器界現行。 147頁 (三)俱句,即內身根塵。 (四)俱非,即前七現行。 第八不緣 問:第八何不緣前七現行?答:有多過故不緣。若變影 緣,即第八犯緣假過﹔若親緣,即犯唯識義不成過,親取他 心故。又若變影,即有情界增過,以變起前七現行故。變有 兩種,第七等又以心法要種子而生。今異熟第八微劣,設緣 得前七,亦不能熏種,故不緣也。 問:第八何不緣長等?答:是假故不緣。 問:無為是實。第八何故不緣?答:若實無為,因位不 證﹔若假無為,又非彼境。 第八定緣何法 問:本識定緣何法?答:唯緣實法,不緣假法。慈恩問 云:本識豈不緣極略等四色?答:以假故不緣,如不相應法 。對法論云:極略極迥,但是第六意識可析為極微故。第八 不緣受所引色中若定道共色,即此不緣。唯以現行思為體故 。遍計所起色,唯是鏡像水月。此亦不緣,唯第六識遍計起 故。又定所生色中,如十一切處觀,亦不緣假想色故。故此 論文,但緣識色,不緣假故 148頁 。第八所緣必有用故。彼無實用,第八不緣。然諸法體,略 有二種:一者有法,二者無法。第八何故不緣無法。此任運 緣,非分別故,無籌度故,後得智等有籌度故。諸六識等, 有分別故。由此故知第八識體不緣我也。第八識變,變必有 用。故不緣無用,無用故不緣。我等以無體用故,於有法中 ,略有二種:一者有為,二者無為。何故此識不緣無為?若 實無為,因未證故﹔若假無為,無體用故。皆不得緣。 假實分別 假實分別者,因中第八見分,定不緣假﹔唯因緣變故。 因緣變具二義:一任運義,二種子義。為境從種生識,任運 緣名因緣變。今第八所緣境,定以見分別種生,是因緣變。 問:第八與前五皆因緣變。何故前五緣境有本質,第八 俾無?答:前五非根本識,緣境即須藉本質。今第八是根本 識,故不假本質。忽若離自三境外,更有法與第八為質者, 即心外有法。然第八若望緣定果色及他人浮塵根異界器,即 有本質不遮。故知第八緣三境,唯實非假。 問:識中無漏種子,具此三義否?答:一切有漏種子, 即具三義。若是無漏種子,不隨第八成無記﹔唯是善性,即 第八不領為境,以相違故。不妨持而不緣,三義中但具一義 。 問:若不領以為境,應是心外有法。答:持令不散,不 離識故。亦是唯識。 149頁 問:無漏種子,既不離識,中有如何不緣?答:具三義 故,所以不緣。 (一)能對治故,即無漏。然對治有污法,亦能破壞有漏 法。 (二)體性異故。以第八唯無記無漏種唯善性。 (三)不相順故。以無漏種子不順有漏第八識故,無漏善 性不順無記性故,所以不緣。 問:無漏種子是相分否?答:有二:一云第八不緣,非 是相分攝﹔二云亦是相分,因雖不緣,是果中之相分流類故 。 問:種子與自證分既不離第八見分,如何不緣自證分? 答:種子雖與自證不相離。若見分緣時,但緣種子,不緣自 證分。若緣自證分,即犯因中內緣過。喻如水中鹹味,色 膠青。 自變共變 本識變似根身器世間,為是自變,為是共變。答此有四 句: (一)共中共變。 (二)共中不共變。 (三)不共中不共變。 (四)不共中共變。 150頁 論曰:所言處者,謂異熟識由共相種成熟力故。變似色 等器世間相,即外大種及所造色。 疏云:此義意言由自種子為因緣故,本識變為器世間相 ,唯外非情。此即能造及所造色在外處故。言外大種,非心 外法。且諸種子總有二種: (一)是共相。 (二)不共相。 何為共相?多人所感故。雖知人人所變各別名為唯識﹔ 然有相似共受用義,說名共相,實非自變他能用之。若能用 者,此即名緣心外法故。然彼此總為增上緣,今多人同共受 用名共。如山河等。 不共相者,若唯識理,唯自心變,名不共相。一切皆是 他變,是他物,自不能用,亦名不共相。然今且約自身能用 ,他不得用,名為不共。如奴婢等。然依諸教共不共中,總 分為四。如瑜伽云: 共中有二: (一)共中共。如山河等。非唯一趣用他趣不能用。 (二)共中不共。如己田宅及鬼所見猛火等物。人見為水 ,餘趣餘人,不能用故。 不共相中亦有二種: 151頁 一、不共中不共。如眼等唯自識依用,非他依用故。 二、不共中共。如自扶塵根,他亦受用故。 論曰:雖諸有情,所變各別。而相相似,處所無異。如 眾燈明,各遍似一。 疏云:此釋共果同在一處不相障礙,謂外器相。如眾燈 明,共在一室,各各遍室,一一自別,而相相似,處所無異 。何以知其各各遍?一燈去時,其光尚遍。若共為一,是則 應將一燈去已,餘明不遍。又相涉入不相隔礙,故見似一。 置多燈已八,影亦多故。 引申四變句義: 一、不共中不共變 不共中不共變者,如眼等五根。唯自第八於中有末心第 一念託父母遺體時變,名不共。唯自第八變故,又唯自受用 ,復名不共。如眼識唯依眼根發眼識,乃至身識依身根等。 二、不共中共變 不共中共變者,即內浮塵根初唯自第八變,名不共變﹔ 生以後他人亦有受用義,復名為共。 問:若許受用他人浮塵者,心外取法。何名唯識?答: 受用他人浮塵時,自識先變一重相分在他人身上。若受用時 ,還受用自相分,心外無法,得成唯識。 問:若受用自相分,因何殺他人得地獄罪,以殺自相分 故?答:自相分與他相分,同在他身 152頁 處,殺自相分,亦能令他五根相分斷滅。故得罪也。 三、共中共變 共中共變者。如山河大地,眾人共業力變,又共得受用 。 問:多人共變名共者。如有一樹,二十人共。變有二十 重相分。忽被人斫卻,此樹自相分無可名唯識﹔餘十九人相 分亦無。應非唯識,以自不斫故。答:一人所斫相分是所隨 ,餘十九人相分是能隨。能隨相分,必依所隨有故﹔所隨既 無,能隨亦滅。由此義邊,亦名唯識。故瑜伽論云:相似業 生,隨順業轉,即眾人共業變時,得名相似業,其多人相分 被一人受用,即名順業轉。又共變共受用故。 四、共中不共變 共中不共變者。如田宅妻子,多人第八共變得名為共。 若受用時,唯自前六受用,不通他人,即名不共。又如一水 應四心,隨業名異見。 變他根依處 問:諸識各變自根,還變他根否?答論曰:此中有義亦 變似根。辨中邊說:似自他根五根現故。中邊論頌云:識生 變似義。有情我及了,此境實非有,境無故實無。安惠諸師 據此為似自他 153頁 身五根而現之證。釋云:識者八識生變似義者,即是五塵義 之言境。以依他法似實有故。變似有情者,即是五根眾生數 法,情即根是名薩埵故。變似我者,是末那尋緣變及了者。 六識緣之,即第八緣根塵二色。第七緣我,六識緣六塵,所 了法義是彼頌但有似自他五根而現之義,無變自他根之義。 論云:有義唯能變似依處他根。於已非所用故。似自他身五 根現者。說自他識各自變義。釋云:此唯變他根,依處他根 ,於己都無用故。若無用亦變,何不變七識無緣慮用而得緣 故。若爾。說自他根現,文如何通。彼說自他阿賴耶識各自 變為根,非自變他根。一則無用不變他根,二由彼論不定說 言自身本識變他根。故不可為證。 無色何名變 問:色從識變者,無色界無色。云何說變?答:下界眾 生所見是業果色,無色界現境即定果色,俱不離心。慈恩云 :由定中變異他身者。瑜伽論云:色無色天,變身萬億,共 立毛端,是平等心。無色既無通力,即唯是定力。華嚴經說 :菩薩鼻根聞無色界宮殿之香。阿含經云:舍利弗入涅槃時 ,色無色天宮中淚下如春細雨﹔波闍波提入涅槃時,色無色 天,佛邊側立。問:是所變身器,為相續,為間斷。答:若 內身多續,少分間斷,由有生一念即便命終故﹔或如蜉蝣等 生已即死故。若變外器多分長時,隨業勢力,任運變故。 154頁 本識相應 問:本識以幾心所相應?論曰:常與觸作意受想思相應 。阿賴耶識,無始時來乃至未轉於一切位,恆與此五心所相 應。以心遍行心所攝故。此五與異熟識行相雖異,而時依同 所緣事等。故名相應。 釋曰:由四等故,說名相應。四等者: 一、事等。 二、處等。 三、時等。 四、所依等。 事處相似名之為等,時依定一名之為等。今約見分為行 相影像,相分為所緣自體。名事等者,相相似義,體雖各一 ,境相相似故。所緣事皆名為等。以觸等五相託本識相生, 所緣既相似,故名為等。唯識為宗,不約本質。名為所緣, 亦非影像。名為行相,時謂剎那。定同一世,依謂依根,俱 無有間。 此中五義,各有所簡。時簡前後,依簡別識。行簡依同 ,其境各別。緣簡別見,事簡體多。 155頁 雖具上義,若事不等,不名相應。如五與意,唯依事簡。或 但四義,唯除行相。以各別故。 論曰:如何此識非別境等心所相應?曰:互相違故。 欲希望所樂事轉。此識任運,無所希望。 勝解印持決定事轉。此識瞢昧,無所印持。 念唯明記曾習事轉。此識昧劣,不能明記。 定能令心專注一境。此識任運,剎那別緣。 定雖影像相分剎那新起,其加行時,所觀本質,前後相 續,恆專注緣。此識任運,不作加行專注本質,恆緣現在影 像。所緣但新新起,且定行相,一一剎那,深取專注趨向所 緣。此識浮疏,行相不爾,故非定俱。言任運者,是隨業轉。 慧唯簡擇德等事轉。此識微昧,不能簡擇。 故此不與別境相應。 此識唯是異熟性。故善染汙等,亦不相應。 惡作等四無記性者。有間斷故,定非異熟。 非異熟者,非真異熟。不遮異熟生,亦由惡作等非一切 時常相續故。非此相應。 156頁 五受分別 受總有五:一憂,二喜,三苦,四樂,五捨。問:本識 與何受相應?曰:唯與捨受相應。 論曰:此識行相,極不明了。不能分別違順境相,微細 一類相續而轉。是故唯與捨受相應。 釋曰:此有五義。 一、極不明了。是捨受相,若苦樂受必明了故。此中憂 喜,入苦樂中,依三受門,不言憂喜。 二、不能分別違順境相。取中庸境,是捨受相。若是餘 受,取順違境故。 三、由微細。若是餘受,行相必麤。 四、由一類。若是餘受,必是易脫。此行相定,故成一 類。 五、相續而轉。若是餘受,必有間斷。此恆相續,故唯 捨受。若能分別違順境相,非真異熟。真異熟者,取境定故 。若麤動者,應如餘心。非異熟生,顯行相難,知異餘識也 。由此五義,必具有故,便能受熏持種相續。又解此識極不 明了,曾無慧念,慧念行相極明了故。不能分別違順境相。 顯唯捨受,非苦樂俱。又簡不與善染等並相續而轉。顯無有 欲,今有希望,方有欲起。此相續故,無有欲也。雖有二解 。前解為勝,由此五義,第二義正。顯唯捨受,所由所餘四 義, 157頁 因簡別境等。故唯與捨受俱。 苦樂二受,是異熟生。非真異熟,待現緣故。非此相應 。又由此識,常無轉變,有情恆執為自內我。若與苦樂二受 相應,便有轉變。寧執為我。故此但與捨受相應。若爾,如 何此識亦是惡業異熟?捨受不違苦樂品故。如無記法,善惡 俱招。 釋曰:無記既寂靜,何為招惡業果?捨雖寂靜,不違二 故。得為惡果,不同禪定寂靜。此無所能為,故通惡業。感 餘七轉識,設起苦樂,此識皆俱,以捨不違苦樂品故﹔若或 苦樂不俱,於人天中應不受苦果,以相違故。三惡趣中,應 不受樂果,亦相違故。此中苦樂,皆是別招,故捨不違。 五所不同本識 問:前七為能熏識,何故心所亦同前七心王為能熏耶? 答:為彼亦具四義故,所以能熏。問:前七心所既同心王, 而第八心所亦當同王,應為所熏。答:心所闕自在義故。問 :心所不自在,是故非所熏。既同不自在,何彼又能熏?答 :為因據有力,是故為能熏,心所有力故。若論受熏須總報 主,心所非總報主。是故非所熏也。問:為因既有力。所以 心所為能熏,為果亦應有力,心所亦當所熏。答:心所為果 時,無力又多過失。所以心所非是所熏,不應一概齊責之也 。 158頁 問:何為過失?答:頓生六果故。若第八識王所一聚共 六法,六皆受熏應熏﹔或六箇種子後遇緣時,六種則應頓生 六箇現行也。問:設生六果,何便是過?答:如是則一有情 頓生六箇第八現行,成六有情爾。問:一設成六,亦何不可 ?答:聖教所說,其眾生界,無有增減。既違聖教,又無此 理,故成大過也。 問:能熏第七一聚王所有十八法,緣第八時,齊熏一十 八箇本質種。何無頓生十八果失?答:能熏雖多,一處受熏 ,唯生一果。如一麥中,有多麵塵,共生一芽。此亦如彼。 應法合云麥粒一而麵塵眾,共生一芽,持處一而種子多,同 生一果矣。 三性四法 三性法有四種,謂善、不善、有覆無記、無覆無記。 釋曰:此三種性。 或各分為二:一、世俗,二、勝義。 有為善法,名世俗善。招世出世可愛果故。麤重生滅, 非安穩故。 無為善法,名勝義善。最極寂靜,性安穩故。 諸極惡法,名世俗不善。能招麤顯,非愛果故。 159頁 諸有漏法,名勝義不善。自性麤重,不安穩故。 有為無記法,名世俗無記,不能招愛非愛果故。自性麤 重,濫不善故。 虛空非擇滅,名勝義無記。不招二果,無所濫故。 或各分三,善有三者。 一、感愛果善,謂有漏善法。 二、性巧便善,謂有為善法。 三、性安穩善,謂無為善法。 不善三者: 一、感非愛果不善,謂極惡法。 二、性非巧便不善,謂染汙法。 三、性不安穩不善,謂有漏法。 無記三者: 一、相應無記,謂諸無記心心所法。 二、不相應無記,謂無記色不相應行。 三、真實無記,謂虛空非擇滅。 160頁 或各分四,善有四者: 一、自性善,謂信等十一,唯善心所。 二、相應善,謂信等相應心心所法。 三、等起善,謂諸善色不相應行。種子善者,準義亦爾 。 四、勝義善,謂善無為。 不善四者: 一、自性不善,謂無慚等十,唯不善心所。 二、相應不善,謂無慚等相應心心所法。 三、等起不善,謂不善色不相應行。種子亦爾。 四、勝義不勝,謂有漏法。 無記四者: 一、能變無記,謂諸無記心心所法。 二、所變無記,謂無記色法。種子亦爾。 三、分位無記,謂無記不相應法。 四、勝義無記,謂虛空非擇滅。 161頁 又有四種無記: 一、能變無記,即無記心心所法是。更有四種: 1、異熟無記。 2、威儀無記。 3、功巧無記。 4、變化無記。 二、所變無記,即諸色法及諸種子是。 三、分位無記,即二十四不相應行中,有假無記法分位 立者是。 四、勝義無記,即虛空非擇滅無為是。 此識是何法攝耶,此識唯是無覆無記異熟性故。 異熟若是善染汙者,流轉還滅,應不得成。 善趣既是善,應不生不善,恆生善故,即無流轉惡趣之 義。由業故生死流,由苦故生死轉。惡趣翻亦然。既恆生惡 ,應無還滅,由道故還,由滅故滅。 又此識是善染依故。若善染者,互相違故。應不與二俱 作所依。 此識既是果報之主,既恆是善,應不為惡依。是惡亦應 不為善依,互相違故。 162頁 又此識是所熏性故。若善染者,如極香臭,應不受熏。 唯無記性,可受熏習。 無熏習故,染淨因果,俱不成立。 既無熏習,即無種子。種子若無,即是無因。因既無故 ,其果亦無。 故此唯是無覆無記。覆謂染法降聖道故,又能蔽心令不 淨故。此識非染,故名無覆。記謂善惡有愛非愛果及殊勝自 體,可記別故。此非善惡,故名無記。 種子三性分別 問:種子何性所攝?論曰:諸有漏種與異熟識,體無別 故,無記性攝。因果俱有善等性故亦名善等。諸無漏種,非 異熟識性所攝故。因果俱是善性攝故,唯名為善。 釋曰:此有漏種與本第八識體無別故。性類是同,唯是 無記。若能所生法,皆通善等三性。謂此種子本能熏習現行 之因及後所生現行之果,皆通三性故。言因果俱善等性,即 是功能差別門說﹔非依體門,性唯無記,此約有漏種說。若 無漏種,非異熟性所攝故。故非無記體性,不順本識體故。 體既不同,不可相即。又性類別,能治所治。漏無漏殊,不 可相即。 問:無漏既不從識名無記性,此為何性?答:因果俱是 善性攝故。唯名為善。法爾一切無漏 163頁 之法,順理違生,無惡無記。又攝論云:然第八識總有二位 :一有漏位無記性攝,唯與觸等五法相應,但緣前說執受處 境﹔二無漏位,唯善性攝,與二十一心所相應。謂遍行別境 各五及善十一,與一切心恆相應故,常樂證知所觀境故。於 所觀境,恆印持故。於曾受境,恆明記故。世尊無有不定心 故。於一切法,當決擇故。極靜信等,常相應故。無染汙故 ,無散動故。此亦唯與捨受相應。任運恆時,平等轉故。以 一切法,為所緣境,鏡智遍緣一切法故。 本識有無間斷 問:本識於一切時中為有間斷。為無間斷,定緣於內, 定緣於外。答:此識從初至末,無有剎那間斷。內外俱緣。 瑜伽論云:阿賴耶識,於一切時無有間斷,內外俱緣。譬如 燈燄生時,內熱膏炷,外發光明。如是阿賴耶識緣內執受。 緣外器相,生起道理,應知亦爾。又緣境無廢,時無變易。 從初執受,剎那乃至命終,一味了別而轉。 滅不滅之異 問:本識與諸識和合同起同滅。至轉依位,諸煩惱識滅 ,唯本識在。如何分別滅不滅之異?答:攝大乘論云:若本 識與非本識共起共滅,猶如水乳和合。云何本識不滅而非本 識滅?譬如水 164頁 鵝所飲乳。釋云:譬如水乳雖和合。鵝飲之時,唯飲乳不飲 水。故乳雖盡,而水不竭。本識與非本識亦爾。雖復和合, 而一滅一在。 因果法喻 問:本識若常則無轉變,若斷則不相續。如何會通得合 正理?答:不一不異,非斷非常,方契因緣唯識正理。 論曰:此識非斷非常,以恆專故。 恆謂此識無始時來一類相續,常無間斷,是界趣生施設 本故。性堅持種,令不失故。 轉謂此識無始時來念念生滅,前後變異,因滅果生,非 常一故,可為轉識熏成種故。 恆言遮斷,轉表非常。猶如瀑流,因果法爾。 如瀑流水,非斷非常。相續長時,有所漂溺。此識亦爾 。從無始來,生滅相續,非常非斷,溺漂有情,令不出離。 又如瀑流,雖風等擊起諸波浪而流不斷,此識亦爾,雖 遇眾緣起眼識等,而恆相續。 又如瀑流,漂水上下,魚草等物,隨流不捨,此識亦爾 ,與內習氣外觸等法,恆相隨轉。 如是法喻,意顯此識無始因果非斷常義,謂此識性,無 始時來,剎那剎那果生因滅。果生故 165頁 非斷,因滅故非常,非斷非常,是緣起理,故說此識,恆轉 如流。 諸法差別 問:諸心法等為有差別,為無差別。答:法性無差,約 相有異,雖然有異,互不相違。瑜伽論於,如諸心法,雖心 之法性無有差別,然相異故,於一身中一時俱轉。如是阿賴 耶識與諸轉識,於一身中一時俱轉。當知更互,亦不相違。 如一瀑流,有多波浪。又如於清淨鏡面有多影像,一時而轉 。互不相違。如是阿賴耶識,有多轉識一時俱轉。當知更互 ,亦不相違。又如眼識於一時間,於一事境,唯取一類無異 色相。或於一時頓取非一種種色相,及耳鼻舌身識乃至分別 意識。於一時間,或取一境相,或取非一種種境相。當知道 理,亦不相違。並末那亦恆與阿賴耶識俱轉,常與俱生任運 我慢等四種煩惱,一時相應。 證衄掛妎 問:若不立此第八識,有何等過?答:有大過失,一切 染淨法不成,俱無因故。 論曰:若無此識持煩惱種,界地往還,無染心後諸煩惱 起,皆應無因。餘法不能持彼種故。若諸煩惱無因而生,則 無三乘學無學果。諸已斷者,皆應起故。 166頁 又若無此識,持世出世清淨道種,異類心後起彼淨法, 皆應無因。又出世道,初不應生,無法持彼法爾種故。初不 生故後亦不生,是則應無三乘道果。 若無此識,煩惱種轉依斷果亦不得成。謂道起時,現行 煩惱及彼種子俱非有故,染淨二心不俱起故。道心相應心不 持彼種,自性相違,如涅槃故。餘法持種,理不成故。既無 所斷,能斷亦無,依誰由誰而立斷果。若由道力,後惑不生 立斷果者,則初道起應成無學,後諸煩惱皆已無因,永不生 故。 許有此識,一切皆成。唯此能持淨染種故。 證此識有理趣無邊,恐厭繁文,略述綱要,則有此識。 教理顯然。諸有智人,應深信受。 右初能變第八識竟。 按論文說初能變末,尚有五教十理,證有此識。茲編從 略。 二能變即第七識 釋名出體 167頁 論曰:是識聖教,別名末那,恆審思量,勝餘識故,此 名何異第六意識?此持業釋,如藏識名,識即意故。彼依主 釋如眼識等,識異意故。然諸聖教恐此濫彼,故於第七但立 意名,又標意名為簡心識,積集了別,劣餘識故,或欲顯此 與彼意識為近所依故,但名意。 釋曰:識有八種,識即通名。瑜伽云:準諸識皆名心意 識,隨義勝說,第八名心,第七名意,餘識名識,何故?諸 識不別名意,恆審思量,勝餘識故。 瑜伽云:識有二種:一者阿賴耶識,二者轉識。此復七 種,所謂眼識乃至意識,即是第七名為意識。 此名何異第六意識?意是自體,識即是意,於六釋中是 持業,釋業謂業用體,能持用即似舊言功能受稱。如阿賴耶 ,名藏識,識體即藏,亦是此釋,故指為喻,何為此釋?識 體即意故。其第六識體雖是識,而非是意,非恆審故。彼依 主釋,主謂第七即似舊言,從所依得名。如眼識等,眼是所 依,而體是識,依眼之識,故名眼識。何為此釋識異意故? 能所依別,從依得名。 問:今者得名既各不同,何故不並名意識?而於第七, 但立意名。若名意識,顯是持業得名。但名為意,竟有何理 ?答:此有三義。 一、諸聖教中,恐此第七濫彼第六,於此第七,但立意 名,而不言識。 二、唯立意名,為簡心識雖皆可說名心意識。據增勝義 ,但七名意,積集是心義,了別是識 168 ,劣餘識故。簡侈心前識。但立意名,恆審思故。 三、顯此第七與彼第六意識為近所依故,但名意。近所 依者,以相順故,同計度故,六緣境時,七與力故。 所以七無漏,六無漏。七有漏時,六非無漏,非七緣境,第 六與力也。故六名識,七但名意故。復言近者,為簡第八亦 與第六之力,彼容可為遠所依故。瑜伽云:由有第八,故有 末那。末那為依,意識得轉故,彼第八為遠所依,此為近依 。 又別一義,以相續思量故,此但名意。第六緣境轉,易 間斷故,加識名。又欲顯此為六識中不共所依故,但名意, 無間緣意亦共依故。又由六之種子,依七種生,故名近依, 如眼識等。 第七所依 頌曰:依彼轉緣。彼論曰:依彼轉者,顯此所依彼,謂 即前初能變識,聖說此識依藏識故。釋曰:解依字有二說: 一、難陀勝子說:第七現識唯依第八,種子識不依彼現 行,以第七恆無間,不假現識,為俱有依,約依種子故,名 依彼。 二、護法說:此第七識,以彼種子識及現行識,俱為所 依,此識隨在因果位中,雖無間斷,於入見道等,而有轉易 ,或善或染,必假現識,為俱有依,方得生故﹔故不爾者, 體有轉易,無 169頁 殊勝力,如何得生,賴相續識,可得生故? 論曰:轉謂流轉,顯示此識,恆依彼識,取所緣故。 釋曰:流是相續義,轉是起義。謂依第八,或種或現, 相續起義,顯示此第七識,恆依彼第八識起取所緣故。第七 行相取所緣境,相續不斷,而生起義。 第七所緣 論曰:所緣云何?謂即緣彼聖說,此識緣藏識故。 又曰:應知此意,但緣藏識見分,非餘彼無始來一類相 續,似常一故,恆與諸法為所依故。 釋曰:但緣見分,非餘相分種子心所,所以者何?唯緣 見分,無始時來麤細一類,似常似一不斷故,似常簡彼境界 。彼色等法,皆間斷故,種子亦然。或被損伏,或時永斷, 由此遮計,餘識為我,似一故簡心所,心所多法故。何故不 緣餘分?夫言我者,有作用相,見分受境,作用相顯似於我 故,不緣餘識,自證等用細難知故。問:何不但緣一受等為 我亦常一故?答:夫言我者,是自在義,萬物主義與一切法 而為所依,心所不然,不計為我,唯心王是所依故,此第七 識恆執為內我,非色等故,不執為外我。 論曰:此准執彼自內我乘語勢故,說我所言,或此執彼 ,是我之我故,於一見義說二言,若 170頁 作是說,善順教。論曰:頌言思量為性相者雙解,此識自性 行相,意以思量為自性故,即復用彼為行相故,由斯兼釋所 立,別名能審思量,名末那故。 釋曰:第七末那,以思量為自性故,對法攝論、瑜伽皆 云,思量是意,即自證分,前第八識,了別是行相。今既言 意故,意即是第七行相,即是見分,體性難知,以行相顯其 實思量,但是行相,其體即是識蘊攝故。 論曰:未轉依位,恆審思量,所執我相,已轉依位,亦 審思量,無我相故。 釋曰:初地已前,二乘有學等,恆審思量,我相即有漏 ,末那初轉依位,亦審思量,無我相故,亦名末那,此解疑 難,恐疑無漏,七不名末那故。 瑜伽問:如世尊言,出世末那,云何建立?答有二義: 一、名不必如義,彼無漏,第七不名末那,名是假故。 二、能審思量,無我相故,亦名末那,顯通無漏,即知 此名,非准有漏。 恆審思量,四句分別。 審恆思量者,此揀第八與前六識,恆者不間斷﹔審者決 定執我法故,問:第八亦無間斷,第六決定有思量。何不名 意?答:有四名: 一、恆而非審,謂第八識,從無始來,死此生彼,相續 不斷,是為恆也。性是無記,不審思 171頁 量我法故,非審也。 二、審而非恆,即六識有分別我法二執,是為審也。雖 審思量,而非恆故。謂於無想天等五處,第六心心所滅分別 不行,有間斷故,名非恆也。 三、非恆非審,謂前五識以第六為分別依,第六不恆故 ,前五亦非恆,前五又無計度分別,不審思量我法故,非審 也。 四、亦恆亦審,謂第七識,從凡至聖,一類相續,執我 不斷,是為亦恆。唯是思量第八見分為我而內執故,是為亦 審。 護法云:五八無法亦無人,六七二識甚均平,謂前五識 與第八識本無法執亦無人執,以顯二識皆無審義也。若第六 識有分別我法二執,第七有俱生我法二執,以明六七二識均 有審義,故為甚均平也。 安慧宗以有漏八識皆有執故,問:八識既皆有執,於我 法二種,有何差別?答:有五八唯法,七唯人,六識二執甚 分別,問:何故如此?答:安慧以二執不俱有,所以七識我 執恆行,法執無容恆行,第六間斷故。有二執。五八行淺, 既是有漏故,唯法也。護法宗云:五八行淺,一向無執,六 七二識,二執俱生,何以故?我執必依法執起故,所以俱生 也,以先執法而為實有,後方執有作受等用故,須同時問: 我必依法其猶何似?答:如無皮則毛不立,無地則草不生等 。問 172頁 :我法二執必依俱起,而我所執何不俱起?答:我法二執, 猶如泥依土方成故,必俱時我我所執,猶如王臣,王臣體別 ,尊卑異處故。 問:思量何法?答:執第八見分思量有我法故,二乘無 學無我執,則思量法我執,故名意佛果,識法二執俱無,則 恆審思量,無我之理。故佛果第七,亦名意。 王所分別 若思量意,獨是第七,為當第七自體有思量,為是第七 相應遍行中思,名思量意耶?答:若取心所中思,即第八皆 有,何獨第七?問:若唯取自體有思量者,又何用心所中思 耶?答:為具二義,一、有相應思量﹔二、有自體思量。今 取自體有思量,名為意也。 問:心所與心王,一種是恆審思量,執第八為我,如何 不說心所為意?答:言意者,依止義所,雖恆審思量,非是 主。故是劣法,故非所依止,故不名意也。二者自體識有思 量,與餘七識為所依止,唯取心王,即名意也。 理多處,唯言有我見故,我我所執不俱起故。 釋曰:若唯緣識,即唯起我,無有我所,我語勢故,論 說我所言非離我外,別起我所之執,唯執第八是我之我,前 我五蘊假者,是第六所緣之我,後我第七所計,或前我是前 念,後我是後 173頁 念,二俱第七所計,或即一念計此即是。此唯第七所計,或 前是體,後是識用,於一我見之上,亦義說之為我及我所二 ,言其實,但一我見。 多處唯言有我見故者,瑜伽論云:由此末那我見慢等, 恆共相應。顯揚論云:由此意根,恆與我見我慢等相應,我 我所執不俱起故者,行相及境二俱別故,不可並生無此事故 。若已轉依位善心等可,然彼非執亦不可,例人法二執,境 是一故。 論曰:未轉依位,唯緣藏識。既轉依已,亦緣真如,及 餘諸法平等性智,證得十種平等性。故知諸有情勝解,差別 ,示現種種佛影像故。 釋曰:此解因果,識所緣相,未起對治,斷其我執,名 未轉依。唯緣藏識,初地已去,既轉依已,入無漏心,亦緣 真如,及餘一切法,二乘無學等,唯緣異熟識,證得十種平 等性者。佛地經云: 一、諸相增上喜愛。 二、一切領受緣起。 三、遠離異相非相。 四、弘濟大慈。 五、無待大悲。 174頁 六、隨諸有情所樂示現。 七、一切有情我愛所說。 八、世間寂靜皆同一味。 九、世間諸法苦樂一味。 十、修植無量功德究竟。 即知十地,有情勝解意樂差別,能起受用身之影像。 問:既許通緣一切法者,何故此言緣彼第八?答:論曰 :此中且說未轉依時故,但說此緣彼藏識,悟迷通局,理應 爾故。無我我境,遍不遍故。釋曰:無漏名悟,有漏是迷﹔ 無漏是通,有漏名局。道理應爾。無漏無我,有漏有我,無 我境遍,有我不遍故也。 問:前言緣彼,彼即所依,如何此識緣自所依。答:論 曰:如有後識,即緣前意。彼既極成,此亦何咎?釋曰:如 第六識,緣前等無間緣,意既是所依,亦是所緣,大小二乘 ,既共許此第七緣,第八亦即依之,有何過乎? 料簡所緣 問:第七何故,但緣第八見分為我,不緣內二分及相分 與種子耶?答:夫言我者,要有作用 175頁 相故,見分受境作用相顯,似於我故,故但緣見,若內二分 ,作用沉穩,微細難知故,不緣也。若相分者,有間斷故, 又是外緣,而第七唯緣內。故若種子者,無作用故,不執為 我也。 問:第七自有相分,如何不自緣,反緣第八見分為我? 答:言緣見分者,即是疏緣,若言親緣,唯識何在?問:設 許第七疏緣第八者,則第七自識於何法上起執?答:於自識 相分上起執也。問:相見何別?答:若論外境,相見全殊。 若就心論,相見無異,相即是見。故經云:心如相顯現,見 如心所依也。 自性行相 問:若言自體有思量名無意者,即第七有四分,當是何 分,名思量意耶?答:有二義: 第一義,見分名思量,不名意,內二分不名思量,但名 意,見分不名意,而名思量者,以是用故。見分能思量我無 我故,內二分不能思量我無我,但名意,以意是體故。 第二義,見分是思量相,相者,謂體相、相狀、內二分 是思量性,即內外皆名意。 三分皆名思量,但除相分。相分是所量境,以無能緣用 故。 問:何以得知內外三分,總是思量?答:識論云:思量 為性,相內二分是體,名思量性,外見分是思量相,是用, 一種是思量,三分皆名意,即不取相分名思量,以無能緣用 故。 176頁 問:見分緣執我法,即思量我故,得名思量﹔自證分不 緣於我相分,如何自證分亦名思量?答:自證分證彼見分思 量我執故,亦名思量也。 問:見分思量我,是非量攝,自證分證彼見分思量,我 自證分,亦是非量耶?答:見分思量我,見分妄執故名非量 。自證是內證,見分妄執故。自證體是現量,即體用皆是思 量,即內二分亦名意,亦名識﹔見分亦名意,亦名識,是意 之用故。思量是用,意是體,思量即意,持業釋也。 三量假實分別 問:第七識三量假實,如何分別?答:古釋三量分別者 ,第七見分是非量境,不稱心故,其第八見分本非是我,今 第七妄執為我,即不稱本質。又親緣第八見分不著,變相分 緣。相分本非是我,第七又執為我,又不稱相分,即兩重不 稱境故。知非量假,實分別者第七,緣他本質第八見分不著 ,但得緣中間假我相分,故境假非實。 問:中間相分為定是假,為亦通實。答:第七中間相分 是假無實種生,但從兩頭起。此相分若爾,仍通二性。若一 半從本質上起者,是無覆性,即屬本質﹔若一半從自能緣, 第七見分上起者,同見分是有覆性。但兩頭心法爍起成一相 分。今言境緣假者,但約隨妄心我相分以說。 177頁 問:若言第七,當情相分。但是假從兩頭起,通二性者 ,應可第七所緣我相分中。一半有覆,一半無覆﹔一半是我 ,一半非我。答:其第八見分上,所起無覆性相分,與能緣 第七妄心遍計相分,密合一處。因之認為,假若是第七,但 自執妄起遍計,有覆性假相分為自內我。雖不密合一處,亦 不犯所執我,中通二性,過如水中鹽味,但執是水,不執於 鹽水,與鹽元不相離。 第七染俱 論曰:此意相應有幾心所,且與四種煩惱常俱﹔謂從無 始至未轉依,此意任運,恆緣藏識,與四根本煩惱相應,其 四者何?我癡者,謂無明愚於我相,迷無我理,故名我癡。 我見者,謂我執於非我法,妄計為我,故名我見。我慢者, 謂倨傲恃所執我,令心高舉。故名我慢。我愛者,謂我貪於 所執,我深生耽著,故名我愛。乃至此四,常起擾濁內心, 令外轉識,恆成雜染,有情由此生死輪迴,不能出離,故名 煩惱。 問:第七相應心所有十八種,何但言四惑俱邪?答:謂 此第七,從無始來,至未轉依,任運恆緣,藏識見分。唯與 四種根本煩惱常俱起故。 一者,我癡即是無明,謂第七緣第八見分時,從第七自 證體上,變起影像,而緣執為實我,由此我相所愚迷於無我 真如之理,故名我癡也。在八識為不覺,在七識為癡,癡與 不覺皆無明異 178頁 名。不覺者,謂不如實知真如法一故,不覺心起,而有其念 ,即是無明。癡者,謂念起即迷於一切事理,必不明了多愚 暗故。 二者,我見即是我執,謂從第八見分非我之上而起見解 ,妄起計度,執為實我,故名我見。 三者,我慢即倨傲也。謂恃己所執真自內我,令能緣心 貢高自大,陵衊於他,故名我慢。 四者,我愛即是我貪。謂從所執內我相上,深生眈玩, 因起染著。故名我愛。 餘乘薩婆多部計云:愛慢見三,不得俱起,無相應義論 主。釋云:我愛我慢,皆恃我見而起,故慢與愛決定與我見 相應也。問:如何相應俱起?答:行相無違故。又問:貪令 心下,慢令心舉,一高一下,豈不相違?答:見有分別俱生 ,貪有內境外境,慢有所陵所恃,三者麤細,俱各有殊,麤 屬六識,細屬七識,又是俱生,內境所恃三意。故與第七行 相不違。 問:七識何故但與四惑相應?答:此識除四惑外,與餘 心所不相應者。其義有三: 一、恆故,恆者,謂第七我見恆起,任運相續故。 二、內執故。謂此末那,但執自內我,不執外我故。 三、一類境生故增,第七。唯執第八見分為境。任運一 類,何容別起,我我所執,無一心中,具現種識,斷常二境 。若有二境。豈能別執而俱轉乎?所以不作意向外馳求,唯 任運一向內執也。 179頁 第七餘俱 第七緣境時,有幾心所相應?曰:十八心所。十八者, 大隨八法,遍行五法,別境中唯慧一法,根本惑中貪癡見慢 四法也。何故不具餘心所耶?曰:餘心所是善惡性,非第七 相應,互相違故。餘心所者,共三十三法,謂別境中欲解念 定四法,善所十一法,根本惑中瞋疑二法,隨惑小中二隨十 二法,不定四法也。 何故與別境四所相違?釋云: 欲者,希望未遂合事。此識恆與第八和合,緣以為境, 更無希望。故不與欲相應。 勝解者,謂事在未定,起決定解,印證持守,此識無始 決定,恆執第八見分為自內我,更無異志不煩印持,故不與 勝解相應。 念惟記憶過去曾習事業,此識恆緣第八,現所受境不煩 記憶。故不與念相應。 定惟繫心專注一境,此識任運剎那,念念別緣,不專不 一。故不與定相應。是故別境四所,此識不具。 言慧即我見,五十一心所別開者,有問云:我見既即是 慧,何故又複開耶?答:我見雖是別境中慧之所攝,而於五 十一心所法中,義有差別,故宜別開。云何差別,以我見唯 是染性,慧通 180頁 善染二性,有此差別之義,故重開也。 此意何故不與十一善所相應?答:善是淨依此識染污, 故不與淨善相應也。 煩惱有十,何故具四?而疑瞋及餘四見,何不相應? 答:由我見故,審詳明決,終無猶豫,疑從何起?故不 與疑相應。 由我愛故,深生染著,瞋自不生﹔凡瞋從逆收起,此意 既愛見分為我,是境不逆情,瞋從何起?故不與瞋相應。 有我見故,其餘四見,皆不得生,無一心中有二慧。故 以諸見,皆以慧為體故,故無其餘四見。 何故無小中二隨?答:十法行相麤動,此意審察微細。 故不與小隨相應。 中隨二法,唯不善性,不遍染性,此識無記性故,故不 與中隨相應。 八大隨惑,有謂不相應者,皆未盡理,護法云:第七緣 境時,必有八種大隨煩惱相應,有根本必有枝葉故。若此識 無有昏沉,應不定有無堪任性,由此識無明尤重,心昏沉故 。 掉舉若無應無囂動,便如善等,非染污位。 若染心中無散亂者,應非流蕩,非染污心。煩惱起時, 心必流蕩,皆由於境,起散亂故。 若無失念。不正知者,如何能煩惱現前? 181頁 若無不信,懈怠放逸,如何論說此之心所,染心相應。 又總釋云:若離無堪,任性不寂靜性、愆穢性、懵惰性 、縱肆性、妄念性、流蕩性、惡慧性,謂離此等性,則染污 性不得成就。煩惱起時,心既染污,染污位中,決定皆與八 大隨惑而相應也。 遍行五所,此不簡者,謂五遍行,遍一切心,此識應有 ,當相應故。 問:何故此識不與不定四所相應?答:謂惡作者,是追 悔過去所作事業,此識任運,恆緣現在第八,非有先業,則 無有悔。故不與惡作相應。睡眠必依身心重昧,謂身不自在 ,心極昧劣,必藉外眾緣力,辛苦勤勞,有時暫現,此識無 始一類,內執第八為我,不依外緣,故不與睡眠相應。尋伺 令心蔥遽,於意言境,麤轉細轉,為性謂我深,推度麤細。 發言此二,唯與六識相應,故曰:依外門轉,今此七識,唯 依內門轉故。一類執八識為我,不依尋伺而起。故不與尋伺 相應也。前問何故無餘心所,由上等主義,故與此識皆相違 故。當知此識相應心所,只有十八,謂前九法,八大隨惑, 並別境慧。彼三十三法,無相應義爾。然此但約第七因中未 轉依止,具心所一十八法。若轉依位,中與第八相同,亦具 二十一法,第七證得十種平等性故,恆以十種為所緣境,平 等轉故。 182頁 第七受俱 此染污意,何受相應?論曰:此無始來,任運一類,緣 內執我,恆無轉易與變異受不相應故,又此末那與前藏識, 義有異者,皆別說之。若曰:受俱亦應別說,既不別說,定 與彼同。故此相應,唯有捨受。 三性分別 末那心所,何性所攝?論曰:有覆無記所攝,非餘此意 相應。曰:煩惱等是染法,故障礙聖道,隱蔽自心,說名有 覆,非善不善故,名無記。問:如上二界,諸煩惱等種子, 由定力攝藏,不起現行,是無記。攝其義可通此意,俱之染 法,既非定力。如何為無記?答:所依之識,極微細故。任 運轉故,亦無記攝。若已轉依,唯是善性。 第七界地 問:第七既但執第八為我,則第七應與第八繫屬相隨而 生。答:頌云:隨所生所繫,謂第七末那,隨其八識生於何 地?即於彼地所繫執我,若生欲界,則現行末那及諸心所, 即繫屬欲界。 183頁 第八執我,乃至藏識,若生有頂,則現行末那及諸心所,即 繫屬有頂。第八執我也。問:第七末那,何為如此?答:末 那心所任運恆緣,自地藏識,執為內我,非任運緣他地藏識 ,執為我故,又云:隨何地中,有何煩惱所繫縛?故亦名彼 所繫也。此約未轉依說。若已轉依,即非煩惱之所繫縛,謂 煩惱已滅,亦不執我,故非所繫爾。 分位行相 問:此意有幾種差別?答:略有三種,論云: 一、補特伽羅我見相應。 二、法我見相應。 三、平等性智相應。 初,通一切異生相續,二乘有學,七地已前, (除頓悟 者,彼已斷故) 一類菩薩,有漏心位,彼緣阿賴耶識起補特 伽羅我見。次通一切異生聲聞獨覺,相續,一切菩薩法空, 智果不現前位,彼緣異熟識起,法我見。後通一切如來相續 ,菩薩見道及修道中法空智果現在前位,彼緣無垢異熟等起 平等性智。 問:人法二執俱起,何故分位前後不同?答:人法必依 法執起,又法我通人我局。 184 論云:補特伽羅我見起位,彼法我見亦必現前,我執必 依法執而起,如夜迷杌等,方謂人等。故釋云:今顯初位, 必帶後位,以初短故。人我位必有法我,人我必依法我起故 ,人我是主宰,作者等用故,法我有自性勝用等故,即法我 通人我局。 引教證有第七 問:此第七識,云何離眼等識,別有自體,出何經文? 答:論云:聖教正理為定量故,謂薄伽梵,處處經中說,心 意識三種別義,集起名心,思量名意,了別名識,是三別義 。如是三義,雖通八識,而隨勝顯第八名心,集諸法種起諸 法故。第七名意,緣藏識等,恆審思量,為我等故。餘六名 識,於六別境,麤動間斷,了別轉故。如八楞伽頌,說藏識 ,說名心思量性名義,能了諸境相,是說名為識。 釋云:雖通八識,皆名心意識,而隨勝顯第八名心。為 一切現行熏集諸法種,現行為依種子識,為因能生一切法故 。是起諸法。第七名意者,因中有漏,唯緣我境,無漏緣第 八及真如,果上許緣一切法故,餘六識於六別境,體是麤動 ,有間斷法,了別轉故。易了名麤轉,易名動不續名間各有 此勝各別得名。 185頁 據理證有第七 又論云:謂契經說,不共無明,微細恆行,覆蔽真實。 若無此識,彼應非有,謂諸異生,於一切分,恆起迷理,不 共無明,覆真實義,障勝慧眼。如有頌說,真義心當生,常 時為障礙,俱行一切分。謂不共無明,是故契經說異生類, 恆處長夜,無明所蒙,惛醉纏心,曾無醒覺。若異生位,有 暫不起此無明時,便違經義,俱異生位,迷理無明,有行不 行不應理故。此依六識,皆不得成,應此間斷,彼恆染故。 許有末那便無此失。 釋云:如緣起經,有曰無明。 一、現。 二、種。 三、相應。 四、不相應。 或說為二: 一、共。 二、不共。 186頁 今說不共者,謂此微細常行,行相難知,覆無我理,蔽 無漏智,名覆蔽真實。真實有二: 一、無我理。 二、無漏見義。復有二: (一)謂境義見分境故。 (二)謂義理真如即理故。 共不共義 問:染污末那,常與四惑相應,如何說不共無明?答: 論云:應說曰中無明是主,雖三俱起,亦名不共。從無始際 ,恆內惛迷,曾不省察,癡增上故,乃至謂第七相應無明, 無始恆行障真義智。如是勝用,餘識所無,唯此識有。故名 不共。 不共二種: 不共無明總有二種: 一、恆行不共,餘識所無。 二、獨行不共,此識非有。 釋云:主是自在義,為因依義與彼為依故,名不共何故 ?無明名無不共?謂從無始際顯,長夜常起,恆內惛迷明一 切時,不了空理。曾不省察,彰恆執我。無循反時此意總顯 癡主自在意。 187頁 一、恆行不共者,此七俱是今此所論,餘識無也。 二、獨行不共者,不與忿等相應起故。名為獨行,或不 與餘俱起,無明獨迷諦理,此識非有。 又不共無明者,無明是主故,名不共者,以主是不共義 。不共即是獨一之義,謂無明是闇義,七俱無明,恆行不斷 ,是長闇義。由長闇故,名為長夜。唯此無明為長夜體,餘 法皆無長夜之義,唯此獨有。故名不共。除此以外,餘法有 一類長相續義,而無闇義。 四句分別 一、有是長而非是夜,如七俱貪等三,及妙平二智相應 心品等。 二、有是夜而非是長。如前六識,相應無明。 三、是長亦是夜,七俱無明是。 四,非長非夜,前六識除無明,取餘貪等及因中善等, 並果中觀察成事二智相應心品等。 今此七俱無明,準此不但不與餘識共兼,亦不與自聚貪 等三共,謂雖與同聚貪等俱起,而貪等無長夜闇義,貪等以 染著等為義,此以長闇為義,與彼不同故,名不共。此以第 七,恆時迷闇,名不共。六識中者,無恆時義,但有獨起之 義,名為不共。 188頁 恆行不共有四義 問:恆行不共,無明相應,有幾種義?答:有四義。 一、是主者,謂前六識無明是客有間斷故,第七無明是 主,無間斷故。 二、恆行者,有漏位中常起現行,不間斷故,名恆行。 三、不共者,不同第六識,獨頭名不共,第六不共,但 不與餘九煩惱同起,名為不共,若第七名不共者,障無漏法 勝故,又恆行不間斷故。 四、前六識通三性心時,此識無明,皆起現行,謂前六 識,善性心時,於施等不能忘相者,皆是第七恆行不共無明 內執我,令六識等行施時,不能達三輪體空。又以有不共無 明,常能為障,而令彼當生無漏智不生,此無明與第七識俱 有故,未轉依時,則不捨故。 立第七識之義 問:若無末那,有何等過?答:若無第七,則無凡可厭 ,無聖可欣,凡聖不成,染淨俱失。論云:是故定應別有此 意,又契經說:無想有情,一期生中,心心所滅。若無此識 ,彼應無染,謂彼長時,無六轉識。若無此意,我執便無, 乃至故應別有染污,末那於無想天,恆起我執,由 189頁 斯聖賢,同訶厭彼。 釋曰:於無想天,恆起我執。由斯聖賢,同訶厭彼等, 有第七於彼起我執,無異生故。出定已後復沉生死,起諸煩 惱,聖賢訶彼。若無第七,不應訶彼,無過失果。 又契經說:異生善染,無記心時,恆帶我執。若無此識 ,彼不應有,謂異主類三性心時,雖外起諸業,而內恆執我 ,由執我故,令六識中,所起施等,不能亡相。故瑜伽說: 染污末那,為依止,彼未滅時,相了別縛,不得解脫,末那 滅已,相縛解。言相縛者,謂於境相不能了達如幻事等,由 斯見分相分所拘,不得自,故相縛衣,伽陀,如是染污意, 是識之所依,此意未滅時,識縛終不脫。 釋云:由執我故,令六識中所起施等,不能亡相者。此 我外緣,行相麤猛,非第七起,由第七,第六得起,此全由 七生,增明為論,第六識中我執體,有間斷,通三性心,間 雜生故,不緣外境生故。 三能變即前六識 六種差別 190頁 論云:此識差別,總有六種。問:何以言六,更無多少 ?曰:根之與境,各有六別,識隨彼異,故非多少,六數既 定,得時,依根依境,非唯據一。 依根得名 何謂依根得名?謂名眼識,乃至意識,隨根立名,具五 義故。謂依於根,根之所發,屬於彼根,助於彼根,如於根 故。 雜集云:問:了別色等,故名為識。何故但名眼等識, 不名色等識耶?答:以依眼等五種解釋,道理成應,非於色 等,何以故?眼中之識,故名眼識。依眼處所,識得生故。 又由有眼識識得有故,所以者何?若有眼根識定生,不盲瞑 者,乃至闇中,亦得見故。不由有色,眼識定生,以盲瞑者 ,不能見故。 又眼所發識,故名眼識。由眼變異,識亦變異,色雖無 變,識有變故。如迦末羅病,損壞眼根,於青等色,皆見為 黃。 又屬眼之識,故名眼識。由識種子,隨逐於眼,而得生 故。 又助眼之識,故名眼識,作彼損益故。所以者何?由根 合識,有所領受,令根損益,非境界故。 191頁 又如眼之識,故名眼識,從有情數之所攝故,色則不爾 ,不決定故。 眼識既然,餘識亦爾。 以何為根? 問:眼識等六,既依根發,以何為根?答:護法通用, 現種為根,根既然,境亦爾。瑜伽亦云:皆以現行及種子二 法,為眼等根。由本識受熏時,心變似色,從熏時為名,以 四大所造清淨色故。對所生之果識,假說現行為功能,實唯 現色功能,生識之義,大小共成。 根以何為義? 問:根以何為義?答:根者即五根,有增上出生義,故 名之為根。於中有清淨五色根,有浮塵五色根,若清淨五色 根,即是不可見之有對淨色,以為體性,能發生五識,有照 境之用故。若浮塵五色根者,即扶清淨根,能照其境,自體 即不能照,境為浮塵根,是麤顯色故。不妨與清淨根為所依 ,五蘊論云:根者,最勝義,自在義,主義增上義,是為根 義。云何眼根謂以色為境,淨色為性?謂於眼中一分淨色, 如淨醐醍,此性有故,眼識得生,無即不生,乃至身根,以 觸為境,並淨色為性?無即不生。 問:六根所成,各有幾義?答:各有二義:一、是異熟 ,二、是長養。且如眼根者,如過去業招,今世眼名異熟眼 ,於今世時,因飲食等,長小令大,養瘦令肥,名長養眼。 餘五根亦 192頁 然。 第六何故獨名意識? 問:六識皆依意,何故第六獨名意識?答:此有二解。 一、依不共立意識名。論云:雖六識身,皆依意轉。然 隨不共立意識名,如五識身,無相濫故。釋云:六皆依意, 何唯第六獨依第七,餘五即無?曰:五識身,雖亦依意,依 不共根,以立其名,彼名眼識,不名意識,此亦如是五義具 故。問:五八依七,何故第六稱不共依?答:若染淨依,及 俱有依,七望五八,俱是所依,然近順生,不共依者,即唯 第六。今言不共,意顯近而順生,以六之種子,必隨七故, 餘五不然。故此得名,無相濫失。 二、或唯依意,故名意識。謂眼等五,亦依眼等五有色 根,此第六識,若等無間,若俱有依,唯依意根,依唯意故 得意識名。五通意色二所依故。若爾,七八二識,亦唯依意 ,或第八識唯依於意,第七依心應名心識,或名意識。論云 :辨識得名,心意非例。釋云:謂識有六,相望辨名,第八 名心,第七名意,非此所況,相例不成,不望彼故。若望心 意六得名者。彼三各據一勝義故。心攝藏法,集起法勝,意 思量境,恆計度,勝意識了境,從所依勝。 問:何故七八不從所依,以得其名意識即爾?答:七八 相續,當體彰名,六有間斷,從依得稱,七八據依,說有此 義,諸論但依自勝立名。 193頁 依境得名 何謂依境得名:論云:或名色識,乃至法識,隨境立名 ,順識義故。謂於六境,了別名識。 問:眼識所了,色亦是法。意識所了,亦有色等。何故 眼識不名法識,第六不名色識?論云:色等五識,唯了色等 ,法識通能,了一切法。釋云:前五唯了色等,境界狹,故 不名法識,第六法識,能了一切法,了境寬,故不名色等識 。 又有一解。論曰:或能了別法,獨得法識名。釋曰:謂 十二處中,別名法者,謂第六外處,別名為法,不與餘境共 同名,故此之別法第六能了,獨從所了,以立彼名,亦從不 共得法識名,此能了言,即是見分別法之言,即是相分,非 謂別上有了字,故遂言了別也。或彼法處六能了別,獨名法 識,即了別言,唯在見分,亦有此義,然不共名,別是本義 意。 由斯理,故六識得名,互有所長,無相濫失。俱舍云: 雖色等境,通皆名法。但法界名法,餘不名法,雖標總稱, 而即別名,意能了此,故名法識。 根境皆是識變 小乘難曰:若無能成之實,在極微則無所成之有對色。 汝大乘五識,豈無所依所緣之色耶? 194頁 論云:雖非無色,而是識變。 釋曰:雖有所依所緣之色,而是識所變現,非是心外別 有極微,以成根境。 論曰:謂識生時,內因緣力,變似眼等色等相,現即以 此相為所依緣。 釋曰:此解識變,謂八識生時,內因緣種子等力,第八 變似五根五塵眼等五識,依彼所變之根,緣彼本質之塵,雖 不親得,要託彼生,實於本識色塵之上,變作五塵之相現, 即以彼五根為所依,以彼及此二種五塵為所緣,五識若不託 ,第八所變,便無所緣緣,所緣緣之中,有親疏故。 然眼等根,非現量得以能發識,比知是有此,但功能非 外所造。 釋曰:色等五塵,世間共見,現量所得,眼等五根,非 現量得,雖第八識緣,及如來等緣,是現量得,而世不共信 ,餘散心中無現量得,以能有發識之用,比知是有此,但有 功能,非是心外,別有大種所造之色,此功能言,即是發生 五識作用觀用,知體如觀生芽,比知種體是有。 自在位諸根互用 問:六識得名,依根依境,為唯凡有通在,三乘論曰: 此後隨境,立六識名,依五色根,未自在說。若得自在諸根 互用,一根發識,緣一切境,但可隨根,無相濫失。 195頁 何名自在,總有數解。 佛地論轉五識時有二解:或從初地即名自在,無漏五識 現在前故,或成佛時,成所作識,彼方起故。 又有別義,入地菩薩,無漏五識,雖不現前,得後得智 ,引生五識於淨土中,現神變事,何妨五識,一一通緣,一 切異境界,不思議力,所引生故。 又有別義,七地以前,由有煩惱,現行不絕,未殊勝故 ,不名自在。入八地以去煩惱,不行純無漏起,引生五識, 可得互緣,方名自在。 佛地經說,成所作智,決擇有情,心行差別,起三業化 ,作四記等。若不遍緣,無此能故。釋曰:三業化合,有十 種。 身化有三: 一、現神通化。二、現受生化。三、現業果化。 語化有三: 一、慶慰語化。二、方便語化。三、辯揚語化。 意化有四: 一、決擇意化。二、造作意化。三、發起意化。四 、領受意化。 196頁 作四記者: 一、一向記。二、分別記。三、反問記。四、默置 記。 自性行相 論云:了境為性相者,雙顯六識,自性行相,識以了境 ,為自性故。即用彼為行相,故由斯兼釋所立別名,能了別 境,名為識。故如契經說,眼識云何?謂依眼根,了別諸色 ,廣說乃至意識。云何謂依意根了別諸法?疏云:設有問言 ,且如眼識,亦依餘根,緣境通能了一切法,云何但說依眼 了色,不言依六,及七八識了聲等耶?論答之曰:彼經且說 不共所依,未轉依位,見分所了。 釋曰:不共所依,簡餘依也。未轉依位,簡已轉依緣一 切法,但言緣色等見分所了,簡自證分,其實五識亦了識等 。若依餘根轉依位,自證分等義,即不定亦了聲等。今此且 就少分位說,非究竟言。 有義此解,非是了者,即通自性,自性即自證分,行相 即是之識之見分,緣相為境,自證為見之,依緣見為境,是 故總言了境為性相。 又解不須如是分別。此中但解了境者是識,自性亦是行 相,行相是用故。 197頁 自相共相 問:何故名自相共相?答曰:若法自體,唯證智知,言 說不及,是為自相。若法體性,言說所及,假智所緣,是為 共相。 問曰:如一切法,皆言不及,而復乃云言說及者,是為 共相。一何乖反?答曰:共相是法自體上義,更無別體,且 如名詮火等法時,遮非火等,此義即通一切火上,故言共相 ,得其義也。非苦空等之共相,理若爾,即一切法不可言, 不可言亦不稱理,遮可言故,言不可言,非不可言,即稱法 體,法體亦非不可言,故名得共相之自性,故非謂即得共相 體,但遮得自相,故言名詮共相。 又自相者,即諸法之自體相,如火以煖為自相,喚火之 時,不得煖故,不得自相,此煖自相唯身識,現量證。故非 名所得。 共相者,此以名下所詮之義,名共相。 共相有二: 一者共自類相。 二者共異類相。 198頁 如言火時,不該水等,但遍一切火上,故名共自類相。 若言若空無常等,則不唯在一類法上,及遍一切水火等 法上,故名共異類相。 前五緣境及三量分別 問:未轉依中,前五轉識於三量中,定是何量?答:古 德云:且眼識緣色境相分,即各自緣自相分,三量分別者, 是現量,現量具三義: 一、現在非過未。 二、顯現非種子。 三、現有簡無體法。 緣現量境,名現量者,不度量也。即因修證境,不帶名 言,是任運義,即五識緣境,得法自相,但中間無隔礙,故 名親緣相分,有赤色,即得赤色之相分﹔但不分別,故任運 不帶名言,故名得自相也。 護法云:五識唯緣實五塵境,即不緣假,但任運而緣不 作,行解不帶名言,是現量故。且如眼識,緣青黃赤白四般 實色時,長短方圓假色,雖不離實色上,而眼識但緣實,不 緣長短假色。唯意識作長短心而緣也。如五識初念,與明了 意識,緣五塵境時,唯是現量,得五塵之實色。若 199頁 後念分別意識起時,即行解心中作長短色緣,是比量心緣也 ,即五識唯是現量,緣實不緣假故。 論云:無有眼等識,不緣實境生,即五識唯緣實是自相 境,如眼識緣青境自相時,得青色之自相。若後念分別意識 起時,即非青色解,便是共相比量也,纔作解心時,不實青 色之體,為帶名言,是在假相也。 故論云:謂假智詮不得自相,唯於諸法共相而轉。釋云 :顯假不依真,唯依共相轉,即此真事,非謂心外實體名真 ,但以心所取法之自體相,言說不及,假智緣不著者,說之 為真,此唯現量智,知性離言說,及智分別 (此出真體,非 智詮及) 如色法等礙為自性,水溼為性,但可證知言說不及 ,第六意識隨五識後起,緣此智故。發言語等,但是所緣所 說法之共相,非彼自相,又遮得自相,名得共相。若所變中 有共相法是可得者,即得自體,應一切法,可說可緣,故共 相法,亦說緣不及。然非是執不堅取,故如五蘊中,以五蘊 事為自相,空無我等理,為共相,又以理推無自相體,且說 不可言法體名自相,可說為共相,以理而論,共既非共,自 亦非自為互遮故。但名別說,說空無我等,是共相者。從假 智說,此但有能緣,行解都無,所緣空實,共體入真觀時, 則一一法皆別了知,非作共解言,說若著自相者,說火之時 ,火應燒口,火以燒物,為自相故,緣亦如是,緣火之時, 火應燒心。今不燒心,及不燒口,明緣及說,俱得共相。若 爾喚火何不得水,不得火之自相故。如喚於水,此理不然, 無始慣習,共呼召故,今緣於青,作青解者,此比 200頁 量智不稱,前法如眼識緣色,稱自相,故不作色解,後起意 識,緣色共相不著色,故遂作青解。遮緣非青之物,遂作青 解,非謂青解,即稱青事。故唯識頌云:現覺如夢等,已起 現覺時,見及境已,無寧許有現量,此謂假智唯緣共相而得 起故,法之自相,離分別故。言說亦爾,不稱本法,亦但止 於共相處轉。今大乘宗,唯有自相體,都無共相體,假智及 詮,但唯得共,不得自相,若說共相,唯有觀心現量,通緣 自相共相,若法自相,唯現量得,共相亦通。比量所得,乃 至故言,唯於諸法共相而轉。此之自相證量,所知非言說等 境故。 又自相者,唯五根五塵,心心所得,謂五根是第八現證 五塵,是五八心心所現量,證自體性,獨散意識等,尚不得 自體,何況名詮得自體性也。 五識緣五塵境時,具四義,故名得法自相。 一、任運故。 二、現量故。 三、不帶名言故。 四、惟緣現在境故。 第六緣境分別 201頁 意識所緣境有二:若是獨頭意識所緣境,即於法處收﹔ 若明了意識所緣境,即於塵處攝。 且如眼識明了意識,初一念率爾心同緣色時,但緣色之 自相,後念明了意識分別所緣色上,長短等假色,即是共相 。雖長短等假色是明了意識所緣境,亦在色處收為是假,故 眼識不緣也。 乃至聲識亦爾,初剎那率爾與明了意識同緣聲時亦是, 得法自相,後念意識起,緣於聲上,名句文三有分別行解等 緣假也。彼五識無分別行解,所以不緣假也。 問:且如色有二十五種,青黃等四般,顯色是實,餘是 假,聲有十二種,唯執受不執受,聲是實,餘是假。觸有二 十六種,四大是實,餘是假。此中實者五識,緣於五塵處攝 。若假者,論主既言五識不緣是意識緣,如何不於法處攝耶 ? 答:第六明了意識,緣長等假色有三義故,所以不於法 處攝。 一、明闇不同。 二、以假從實。 三、以影從質具此三義,故以塵處攝也。 若獨頭意識無此三故,所以法處攝。 且第一、明闇有異者,若明了意識與五識,初念率爾心 時,即是現量,不緣其假,至後念明了意識分別心生,即緣 假色,五識,正緣實色時,此意於五識所緣,實色而生,行 解緣其假色, 202頁 故與五識不同時起分別故,即此意識即是明也,所緣假色等 ,即於色處攝,不於法處收。若是獨頭意識,不假五識而生 分別,但約獨起者,即是闇意識,即於法處攝。 二、以假從實者,以長等假色,依他實色上立。雖意識 緣攝此假色歸於實色,總於色處攝也,不於法處收。三、以 影從質長等假色,是第六識,託五塵實色,為質變起長等, 假相分而緣,將此長等假相分色,就五塵實色處收,總於色 處攝也。若獨頭意識,不必有本質也,有此三義,故假五塵 色,總於色收,若是獨頭生闇意識所緣之境,即法處收。 法處色之種類 問:法處之色,都有幾種?答:有五種。 一、極略色。 二、極迥色。 三、受所引色。 四、遍計色。 五、定果色。 一、極略色者,以極微為體,但是析彼五根、五塵、四 大,定果色至極微位,即此極微,便 203頁 是極略色體。 二、極迥色者,即空間六般光影明暗等麤色,令析此六 般麤色至極微位,取此細色為極迥色體,又若上下空界,所 見青黃赤白光影明暗,即總名空一顯色及門窗孔隙中所現者 ,即總名迥色。 三、受所引色者,受者是領納義,所引色者,即思種現 上,有防發功能,名所引色。意云:由於師教處領受,為能 引發起思種,現上防發功能,名所引色,即此防發功能,不 能表示他,故亦名無表色,即以無表色體。 四、遍計色者,即妄心遍計。 五、定果色者,定中現境。 五種總為三門 以上法處五般色,都分為三門: 一、影像門。 二、無表門。 三、定果門。 204頁 一、影像門 影像門者,影者流類義,像者,相似義,即所變相分, 是本質之流類,又與本質相似,故名影像諸有極微者,即是 極略極迥二色。此但是觀心析麤成細,假立極微,有觀心影 像,都無實體,獨生散意者,即簡定中及明了意識。今唯取 散位獨頭闇意識,故此散意識搆划,緣五根五塵,水月鏡像 時,當情變起,遍計影像相分,此是假非實,故與極略等同 立一影像門。 問:且如水中月,鏡中像,眼識亦緣,如何言假,唯意 識緣?答:水月鏡像,唯是法境,但以水鏡為緣,其意識便 妄計,有月有像,並非眼識之境,亦是遍計色收。又遍計是 妄心,極略等是觀心同,是假影像,故所以總立。 二、無表門 無表門有二: 一、律儀有表色者,即師前受戒時,是由此表色,故方 熏得,善思種子有防發功能,立其無表色。 二、不律儀有表色者,即正下刀殺生造業時,是由此有 表色,方熏得不善思種子,有防發功 205頁 能,立其無表色。 若處中有表色者,即正禮佛行道,及毆擊罵詈時,是由 此有無表色方熏得,善惡思種亦有防發功能,立其無表色。 問:若水月鏡像,是六意識,作解心緣,唯是其假與長 短方圓同科,應與色塵同屬明了意識,如何屬獨頭意識,緣 遍計色收耶?答:若是智者了此見相形假,即於色塵收,若 迷者不了,妄執為實,變起影像,此假相分,但遍計色收, 法處所攝。 問:所云影像與二緣關係影像,是二所緣者何?答:一 親者影像,疏者是質也。 先辯影像者,親所緣緣者,謂諸相分與能緣見分,體不 相離,是相分即見分,所仗託之境,又是所籌量處也,即以 所託名為緣,所慮名所緣,緣此二義,名所緣緣也。 即此影像有四名: 一、影像。 二、相分。 三、內所慮託。 四、親所緣緣。 次辯本質者,若與能緣體相離,即疏所緣緣,以隔相分 故,即本質上能緣見分相離,故名離 206頁 。問:既相離如何名所緣緣?答:為質能起相分生,故以起 約相分,令見分有所慮,故即本質起所緣,故亦名所緣緣也 。以親所緣緣為增上緣,故亦得名所緣緣,即起所緣故。 亦有三名: 一、名本質。 二、名外所慮託。 三、名疏所緣緣。 即為本質能起相分,相分起見分,見起自證分,自證分 能起證自證分,即為質,能起約自所慮託相分,故說本質, 亦名所緣緣。 法識了一切法 問:何謂法識,能了一切法,即第六意識,都有五般, 皆緣法境。 一、定中獨頭意識,緣於定境,定境之中,有理有事, 事中有極略極迥及定自在所生法處諸色。 二、散位獨頭緣,受所引及遍計所起諸法處色,如緣空 華、兔角、鏡像、水月,構划所生者,並法處攝。 207頁 三、夢中獨頭,緣夢中境遍計所執,法處色。 四、明了意識,依五根門與前五識同緣,五塵明了取境 ,名明了意識。 五、亂意識,是散意識於五根中,狂亂而起,然不與五 識同緣,如患熱病,見青為黃,非是眼識,是此緣故。 緣遍計所執色。 又若明了意識於五根門,與五同緣五塵境,故應以五識 為俱有,依除獨頭起。 獨頭起者,總有四種: 一、謂定中獨頭,緣於定境,不與五識同緣。 二、夢中獨頭,緣法塵境,夢中諸相亦遍計所起。 三、散位獨頭,搆划境相緣遍計所起色。 四、亂意識,亦名獨頭可知。 前五緣境之義 問:眼等五根,緣境之時,當具幾義?答:緣者,是緣 藉之義。境有二義: 一、所藉義。 208頁 二、所照義。 言所藉者,如緣有體境,藉彼為所緣緣故。 言所照者,雖不藉彼為所緣,然是所照囑處,亦說為境 ,如眼五根照色等境,雖非所緣,然對此根,得名為境,是 所照故。又眼根照色,眼識緣色,乃至身根覺觸,身識了觸 等。 問:五識既唯緣實色,只如長短等依色境現前時,眼根 不壞,此時眼識為緣為不緣,若言緣者,便犯五識緣假之過 ﹔若不緣者,何故閉眼不見,開眼乃見耶?答:此時眼識, 但得青等實色,而同時意識依眼根為門,分明顯了,取得長 等,據意識得合法處收,但此意識,依眼根取對所依根,故 色處攝。 前五是現量之故 問:若無外境,應無現量能覺之心,若無現量能覺,云 何世人作如是覺,我今現證如是境耶?答:現覺如夢者,如 正起現量,五識證色等五境之時,但惟能證所證色等境,不 能覺現量能覺之心,所以者何?覺能覺法,是意識,正隨起 五識時,必無意識,故於此念,必不能覺,現量之心,至第 二念,正起意識,覺前念五識現量時,無所覺現量五識及現 量所覺之境,並已謝滅,所以者何?以諸識不並生故,起意 識時,現量五識已滅,又有為法剎那滅故,現量五識所緣之 境, 209頁 此時亦已謝滅。若言須有實外境,方能生心者,且如後念意 識,緣前念現量五識為境,豈是實有法耶?由過去無體故, 此過去現量五識已滅。今雖無體,猶能為境,以生於意識。 何必五識須緣心外實境而後生耶?現覺如夢者,謂若在睡時 ,正起夢心,即不能起覺夢之心,至睡惺後,起覺夢之心時 ,其所覺之夢心已滅,其五識現量正起時,未能起覺,現量 意識心至第二念起,得覺現量五識之意識心,其所覺現量五 識已滅,與覺夢心相似,故舉為喻。 又難定許有現量耶?謂正起覺現量之能覺意識時,彼所 覺五識定有耶?答:此時所覺已滅,雖無體猶生,能覺之心 ,何妨外境是無能生識耶?然大乘五境,雖似有而非心外與 凡小不同。 問:眼識現量稱境而知,若眼病時,或見青為黃,豈稱 境耶?若不稱境,何名現量?答:此義有二師說。 一師云:見青為黃,實是意識,謂由根病故,引得病眼 識,由病眼識故,遂引非量意識,見青為黃,非眼識見青為 黃,由病眼識,能起見黃之識,故作是說。 二師云:由病眼根引病眼識,雖見青為黃,而不作黃解 ,故是現量,如無分別,觀佛性真如,入自在我時,雖不稱 境,而無分別智,不作我解,故得是現量,此亦然也。 前五具業 210頁 問:前五識具幾業能了前境?答:前五具六業,瑜伽云 : 一、唯了別自境所緣。 二、唯了別自相。 三、唯了別現在。 四、唯剎那了別。 五、隨意識轉,隨善染轉,隨發業轉。 六、能取愛非愛果。 前五六相 問:為眼見色為識等耶?答:非眼見色,亦非識等,以 一切法無作用故,由有和合假立為見,又由六相眼於見色中 最勝,非識等,是故說眼能見,諸色何等為六: 一、由生因眼能生彼故。 二、由依處見依眼故。 三、由無動轉眼常一類故。 四、由自在轉不待緣合念念生故。 211頁 五、由端嚴轉,由此莊嚴所依身故。 六、由聖教,由經中說眼能見色故。 如是所說六種相貌於識等中,皆不可得,識動轉者,當 知多種差別生起。 又識之於根,乍出乍入,如鹿在網,猶鳥處籠,啄一捨 一,周而復始,無暫休息,識在根籠,亦復如是。或在於耳 ,或在於眼,來去無定,不可執常,雖復無定,相續不斷, 何為不斷,以妙用無間,故凡夫為色塵所縛,不得自在,若 見一法而被一法礙,不能圓通法界。 意識緣境多少及境重分別 問:意識緣境多少?三境三量如何分別?若第六意識即 比量意識,能緣三世法、三性法、三界法、一百法等。法爾 皆是,第六意識緣也有二: 一、明了。 二、獨頭。 明了者,唯於五根門中取五塵境,是初念與五同緣時, 率爾心中唯是現量,緣其實五塵境,若後念已去,二妨通比 量,非量作行解緣其長等假色,即比量或於五塵上起執時, 便是非量,即明了意識前後,許通三量。 212頁 三境中,若緣五塵實法時,是性境,若後念行解心緣長 等假色時,即真獨影,似帶質。 獨頭意識有三: 一、夢中獨頭,亦緣十八界法,唯是獨影境,非實此夢 中境,唯是法處收,亦無本質。 二、覺寤獨頭,亦緣一切法,有漏無漏,有為無為,世 出世間,有體無體,空花兔角,三世一切法,皆悉緣得。 問:此覺寤意識,一念緣十八界時,有幾相分?幾本質 ?幾見分?答:本質相分,共有十八個見分唯一。問:如何 有十八相分?答:十八相分,從十八本質起,即有十八相分 ,如何見分為一?如一面鏡中,觀無量人影,外邊有十八實 人,鏡即是一,於鏡上現有十八人影像,見分亦爾,一見分 能緣得十八相分,若質影有十八,以是所緣境則無過,若一 念有十八見分,便有多心過。 三、定中獨頭,亦緣十八界,一百法過未境即真如等, 若假若實,皆能緣故。 以三量分別之: 明了意識,前念後念通三量。 覺寤獨頭通三量,若緣有體法時,緣五塵界等,通現量 ﹔若緣五根界、七心界等,是比量﹔若緣空華過未境等,通 比量非量。 213頁 夢中獨頭,唯非量。 定中獨頭,唯是現量,雖緣假法,以不妄執無計度,故 唯現量。 六識所具分別 問:於眼等六識中,有幾分別?答:略有三種,廣則七 種、十種。 三種分別 一、自性分別,唯緣現在所緣諸行,自相行分別所緣行 ,即五塵也。自相行,如色以青為行相,眼識緣時,亦任運 作青行相,名自行,又自相即能緣行,簡共相行即緣青時, 即緣黃不著。 二、隨念分別於昔,曾所受諸行,追念行,分別唯緣過 去。 三、計度分別於去來今,不現見事,思橫行分別,即非 有計有,是非量境,然約三世計度,不定一世。 七種分別 一、謂於所緣任運分別,謂五識身如所緣相,無異分別 ,於自境界,任運轉故。 214頁 二、有相分別,謂自性隨念二種分別,取過現境種種之 相故。 三、無相分別,謂希求未來境行分別。 四、尋求分別。 五、伺察分別。 六、染汙分別。 七、不染汙分別。 此四分別,皆用計度分別,以為自性,所以者何?以思 度故,或時尋求,或時伺察,或時染汙,或不染汙,種種分 別。 十種分別 一、根本分別,謂阿賴耶識。釋曰:根本分別者,謂阿 賴耶識是餘分別,根本自性亦是分別,故名根本分別。 二、緣相分別,謂色等識。釋曰:緣相分別者,謂分別 色等,有如是緣相。 三、顯相分別,謂眼識等並所依識。釋曰:顯相分別者 ,謂眼識等並所依識現相似,彼所緣相故。 215頁 四、緣相變易分別。此復分六: (一)謂老等變易。釋曰:謂色等識似老等相,起諸變 易,何以故?內外色等皆有老等轉變相故,等者 等取病死變易。 (二)樂受等變易。釋曰:由樂受故,身相變易,如說 樂者,面目端嚴等者,等取苦及不苦不樂受。 (三)貪等變易。釋曰:謂由貪等身相變易,等者等取 瞋忿等,如說忿等惡形色等。 (四)逼害時節,代謝等變易。釋曰:謂殺縛等,令身 相等生起變易時節,代謝亦令內外身樹色等形相 改變。如說寒等所逼切時,身等變易。 (五)捺落迦等諸趣變易。釋曰:等即等取,一切惡趣 ,彼惡色等變易共了。 (六)欲界等諸變易。釋曰:等取色界、無色界中,無 似色等影像識,故於諸天中,及靜慮中亦有有情 及器色等種種變易,如摩尼珠威神力,故種種淨 妙光色變易。 五、顯相變易分別。釋曰:謂由眼等所依根故,令似色 等影像,顯現眼識等識種種變易,即於此中起,起分別,即 如前說,老等變易,隨其所應而起變易,何以故?如說眼等 根,有利鈍,識明昧,故如無表色所依變易,彼亦變易苦樂 受等,變易亦爾。如說樂者,心安定故,故說苦者,心散動 故。貪等逼害時節,代謝亦爾。捺落迦等及欲界等,依身變 易,識亦變易,如應當知無 216頁 色界中,亦有受等所作變易,諸識分別。 六、引他分別。謂聞非正法類及聞正法類分別。 七、不如理分別。謂諸外道聞非正法類分別。 八、如理分別。謂正法中聞正法類分別。 九、執著分別。謂不如理作意類薩迦邪見,為本六十二 見,趣相應分別。 十、散動分別謂諸菩薩十種分別。釋曰:散亂騷動故名 散動,即此分別,即擾亂無分別智。何以故?由此擾亂般若 波羅蜜多,故無分別智,即是般若波羅蜜多,謂諸菩薩十種 分別者,謂諸菩薩能發語言,他引而轉,不稱真理,十種分 別。何以故?會證真理若正現前,不可說故。 八識所具分別 問:前三分別於八識中,幾識能具?答:八識中,惟第 六識具三分別,其第七識唯有自性分別,以緣現在故。或可 末那亦有計度,以計度執我故。若論體性,計度分別以慧為 性,隨念以念為性,分別以慧為性,真法之中,既無虛妄, 八識所以無此分別。 八識各具分別 217頁 問:八識中各具幾分別?答:第六識具廣略十種分別, 前五識唯自性任運二種,分別五識於自境界任運轉,故第七 識具計度染汙有相三種分別,第八識同前五識,得有自性任 運分別,若自性任運分別,唯現量若計度染汙,無相分別, 唯比非二量,若有相分別,一分緣現在者,通三量﹔一分緣 過去者,唯比非二量,若隨念分別,無漏即是現量,若有漏 ,即比非二量。 問:何故五識分別執耶?答:夫言執者,須是分別籌度 之意,方堅執五識,雖有慧,而但任運不能分別籌度,故五 無執唯第六也。 現起分位 問:如何是六識現起分位?答:唯識頌云:依止根本識 ,五識隨緣現,或俱或不俱。如濤波依水意識常現起,除生 無想天及無心二定,睡眠與悶絕。 論曰:根本識者,阿陀那識染淨諸識生根本故,依止者 ,謂前六轉識以根本識為共親依, 五識,謂前五轉識種類相似,故總說之。 隨緣現者,顯非常起緣,謂作意根境等緣,謂五識身內 依本識外隨作意,五根境,眾緣和合,方得現前,由此或不 俱,或不俱起,外緣合者,有頓漸故。如水波濤,隨緣多少 。 五轉識行相,麤動而所藉動緣時,多不具,故起時少, 不起時多。第六意識雖亦麤動,而所 218頁 藉緣無時不具,由違緣故。有時不起,第七八識行相微細, 所藉眾緣,一切時有故,無緣礙令總不行。 又五識身不能思慮,唯外門轉起藉多緣故,斷時多,現 行時少,第六意識自能思慮,內外門轉,不藉多緣,唯除五 位常能現起,故斷時少,現起時多,由斯不說此隨緣現。 釋云:依止者,謂前六轉識,以根本識為共親依者,前 六識以根本識為共依,即現行本識也,識皆共故。親依者, 即種子識各別種故,前五轉識,種類相似者有五。 一、謂俱依色根。 二、謂同緣色境。 三、俱但緣現在。 四、俱現量得。 五、俱有間斷。 種類相似故總合說。 如波濤隨緣多少者,解深密經云:如大瀑流水,若有一 浪生緣現前,唯一浪轉,乃至多浪生緣現前,有多浪轉,諸 識亦爾。如瀑流水,依阿陀那故,乃至諸識得轉,等此以五 識喻於濤波,本識喻瀑水,五識身不能思慮,無尋伺故,不 能自起,藉他引故。第六意識自能思慮,內外門轉 219頁  ,唯除無想天、無想定、滅盡定、睡眠、悶絕等五位常能現 起故。 又一者,如多波浪,以一大海為依起多浪。 二者鏡像,以一大鏡為依起多像。 海鏡二法,喻本心識浪,像喻於轉識一念之中,有四業 一了、別器業二了、別依業三了、別我業四了,別境業。此 諸了別,剎那剎那,俱轉可得,是故一識於一剎那,有如是 等業用差別。 八識具緣多少 問:一切諸法,皆藉緣生,八識之中,各具幾緣成立? 答:各識具緣不同,眼具九緣: 一、空緣:謂空疏無物障礙於前境,故謂無障礙,引發 生起能緣識故,又離中知故。 二、明緣:明謂光明,離暗相故分明顯了,開辟引導, 能緣識故。 三、根緣:謂自眼根,為所依故。 四、境緣:與能緣識為所緣故,牽生引發,能緣識故。 五、作意緣:發心作意,能生起故,於心種位,警令生 現於現行位,引心至境。 六、根本緣:謂第八識與其眼等識而為根株作元本故, 與前第七識為所依故。 220頁 七、染淨緣:謂第七識與前六皆為染淨所依故。 八、分別緣:謂第六識分明了別於前境故。 九、種子緣:謂眼識種子能生現,故亦名親辦。自果緣 親實建辦,自識現行名為自果。 若耳識緣徑直之聲具前八緣,除前明緣設於暗中,亦能 聞故。 若鼻舌身三識,緣香味觸時,唯具七緣,除前空明二緣 ,此三是合中知,故不假空緣。 若第六意識,緣一切境時,唯具五緣: 一、根本。 二、根緣。 三、作意。 四、種子。 五、境緣。 除空明分別,染淨四緣。 又第六意識中,四種中若定夢獨散,此中即具五緣,若 明了意識,隨前五識,或七八九等具緣多少不定。若第七識 有漏位中,緣第八見分為我之時,唯具三緣: 一、根本緣即第八識。 221頁 二、作意。 三、種子。 若第八識緣種子根身器世間時,唯具四緣: 一、境緣即前三境。 二、根緣即第七識。 三、種子。 四、作意。 若加等無間緣,於前八識上更名添一緣眼,即具十緣等 。 問:八識於三界中,總具否?答:不具八識於三界九地 ,具有無者,欲界一地。具有八種識色界,初禪一地,只有 六識,無鼻舌二識,從二禪已上,乃至無色界已來,唯有後 三識,無前五識,欲界人天鬼畜四趣皆具八識,就地獄越中 無間獄,無前五識,唯有後三識,或兼無第六,已居極重悶 位故。 五無心位 問:意識於五位不起者,如何是五位行相,能令意識不 起?答論云:無想天者,謂修彼定厭 222頁 麤想力,生彼天中違不恆行心,及心所想滅為首,名無想天。 一、無想天 釋云:無想天厭麤想力者,謂諸外道以想為生死之因, 即遍厭之,唯前六識想,非第七八故,言麤想細想在故。但 滅六識,七八細微,彼不能知故不滅也。 無心二定 無心二定者,謂無想定,滅盡定,俱無六識,故名無心。 二、無想定 無想定者,謂有異生,伏遍淨貪,未伏上染,由出離想 ,作意為先,令不恆行心,心所滅想滅為首,立無想名,令 身安和故,亦名定。 釋曰:無想定,伏遍淨貪者,謂第三禪,無第四禪已上 ,貪猶未伏,顯離欲也,出離想者,顯想即作涅槃想也。不 恆行等滅者,顯所滅識多少也。作意伏染而入定者,觀想如 病如癰如箭,於所生起種種想中,厭背而住,如是漸次離諸 ,所緣心便寂滅。 223頁 三、滅盡定 滅盡定者,謂有無學或有學聖,已伏惑,離無所有貪, 上貪不定,由止息想,作意為先,令不恆行,恆行染淤,心 心所滅,立滅盡名,令心安和,故亦名定。 釋曰:謂有無學等者,有學聖者,除初二果唯身證不還 ,第三果人有學中,除異生故,離無所有貪,上貪不障定者 ,以滅定,唯依非想定起,故此依初修二乘者,言離菩薩, 伏不離貪,即此亦名滅受想定。 四、五無心睡眠與悶絕位 無心睡眠與悶絕者,謂有極重睡眠與悶絕,令前六識緣 不現行。 料簡五位 此五位異生有四,除在滅定聖唯後三,於中如來自在菩 薩,唯得存一,無睡悶故。 釋曰:異生有四等者,除滅盡定,聖唯有後三,佛及八 地以去菩薩,唯得有一滅定,無睡眠悶絕二,以惡法故,現 似有睡,實無有故,即二乘無學亦有悶絕也。 224頁 二定同別 問:無想定與滅盡定,俱稱無心,二定何別?答:有四 義不同: 一、約得人異:滅盡定是聖得,無想,是凡夫得。 二、祈願異:入滅盡定者,作止息想,求功德入無想定 作解脫入。 三、感果不感果異:無想定是有漏,能感無想天別報果 ,滅盡定是無漏,不感三界果。 四、滅識多少異:滅盡定,滅識多兼滅第七染分末耶, 無想定滅識少,止滅前六識。 問:且如滅盡無心等位,既是無心,云何不出三界?答 :無心者,但伏前六識麤心,亦稱無心,七八識猶在,非全 無心。 五心輪義 問:五心輪名。答:一、率爾心,二、尋求心,三、決 定心,四、染淨心,五、等流心。 問:此五心如何起,答:但聞語時,前後次第應起即起 。問:請示一途?答:如言諸行無常四字之時,若專注者, 七心集現解其義理,若散亂者,十二心現。 問:七心輪相。答:如聞諸字時有率爾尋求二心,復聞 行字時,有決定心,又聞無字時,復 225頁 起尋求,後聞常字,遂起決定,合染淨等流三心,成七心輪 。 問:十二心相。答:四字各有率爾尋求二心,合成八心 ,行字如決定通,前成九,常字又加決定染淨等流三心,合 前九心,成十二心。 六識三性 論曰:此六轉識,何性攝耶?謂善不善俱,非性攝俱。 非者,謂無記非善不善,故名俱,非能為此世他世順益,故 名為善,人天樂果,雖於此世能為順益,非於他世,故不名 善。能為此世他世違順,故名不善,惡趣苦果,雖於此世能 為違損,非於他世,故非不善,於善不善,益損義中,不可 記別,故名無記。 此六轉識,若與信等十一相應,是善性攝與無漸等十法 相應,不善性攝,俱不相應,無記性攝。 三性俱不俱,有兩家義。茲依護法正義曰:六識三性容 俱,率爾等流眼等五識,或多或少,容俱起故,五識與意雖 定俱生,而善性不必同故。 故瑜伽說:若遇聲緣,從定起者,與定相應,意識俱轉 ,餘耳識生,非唯彼定相應,意識能取此聲。 226 若不爾者,於此音聲不領受故,不應出定,非取聲時, 即便出定,領受聲已,若有希望後時方出。 在定耳識,率爾聞聲,理應非善,未轉依者,率爾墮心 ,定無記故。 由此誠證,五俱意識,非定與五善等性同諸處,但言五 俱意識,亦緣五境,不說同性。 雜集論說等,引位中,五識無者,依多分說,若五識中 三性俱轉,意隨偏注,與彼性同,無偏注者,便無記性故, 六轉識三性容俱。 得自在位,唯善性攝,佛色心等,道諦攝故,已永滅除 戲論種故。 六識相應 論曰:六識與幾心所相應。頌曰:此心所遍行別境,善 煩惱隨煩惱不定。 此六轉識,總與六位心所相應,謂遍行等,雖諸心所名 義無異,而有六位種類差別: 遍行有五 一切心中定可得故 別境亦五 緣別別境而得生故 善有十一 唯善心中可得生故 煩惱有六 性是根本煩惱攝故 227頁 隨煩惱有二十 唯是煩惱等流性故 不定有四 於善染等緣不定故 如是六位,合五十一瑜伽論,合六為五,煩惱隨煩惱, 俱是染故。 六識受俱 頌曰:皆三受相應。論曰:此六轉識,易脫不定故,皆 容與三相應,皆領順違,非二相故,領順境相,適悅身心說 名樂受,領違境相,逼迫身心,說名苦受,領中庸境相,於 身於心,非逼非悅,名不苦樂受。 釋曰:此六識非如七八,體皆易脫,恆不定故,易脫是 間斷轉變義,不定是欣戚捨行互起故,皆通三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