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那識與人生的關係

默如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25冊
大乘文化出版社
1978年11月初版
頁209-221


. 209頁 一、 釋題目 末那識是佛教唯識學上的專門名詞。唯識學上把人生的 心識大別為八個,末那居其一,「末那」此譯云「意」。倘 就廣義「意」的範圍來解釋,即能概括其他的七個識都叫做 意;若就狹的意義來解釋,則唯指睄f思量的第七識。本文 內是指狹義末那而言。然此末那通常的哲學家固不知道,習 小乘者亦復茫然無知,只認第六意識而為末那。茲據勝智等 流的聖言量而來辨別他。 解決意及意識的區別,最簡單而爽快的辦法是用六離合 釋做工具,意識是依主識,而意則為持業釋。從主得名為依 主釋,在八轉聲中即是屬聲,屬,乃所屬之意。拿閩南佛學 院一名詞來講,凡是由多數人集合起來而組織成功一個共同 研究佛學的處所都叫做佛學院,但這佛學院是屬於閩省之南 的一個,所以叫做閩南佛學院,此為依主釋。意識和眼識的 立名相同,眼識靠著眼根增 210頁 上的勢力才能生起眼識了別色塵的作用,意識靠著意根增上 的力量方能生起了別法塵的現行,因此之故,了別色塵之識 者名眼識,了別法塵之識者曰意識,此即從主得名也。體持 業用名為持業釋,拿粉筆一名詞來做比況,凡有寫字作用的 器具都名筆,但這筆乃用白粉所做成的,把他拿來在那黑漆 版上所寫成功字的體質,也係白粉的狀態;質言之,粉即是 筆,筆即是粉,蓋粉和筆名雖為二而體是一,此為持業釋。 意和藏識立名一致,能具積集含藏諸法種子的功能者名藏識 ,有睄f思量賴耶見分為我體的作用者即是末那;然此含藏 思量的功用,即是識之自體,也就是識體即功用之意,這樣 就叫做體持業用。 不獨有漏叫做末那,無漏亦可叫做末那,但須加添出世 二字以揀非是有漏;而其定義,殆皆不出乎思量的二字耳。 有漏末那除思量外,還有這幾種因緣才名他為意的:一 、恐怕研究學理的人粗心而不深究,錯認意為意識。二、蓋 末那的思量性超勝餘識,而其積集了別的功能則不能與餘識 相比擬。三、意識生起染淨的行相,乃由末那的與力和相順 。四、末那緣境畬优裗礡A而意識緣境則易於脫起。五、無 間滅意乃係諸識的共依,而此末那僅為意識之近所依。六、 意識生起,先必須借末那種子擊發彼種,然後方起現行,生 起現行之後,仍以末那現識為其所依也。 無漏位上既名出世末那,難道亦具思量麼?略有二說: 一、平等性智固無尋伺,然非無超過 211頁 尋伺的思量,故仍可名之為末那。二、出世末那雖已遠離我 法妄執,而他還有二無我的如理思量,所以仍可叫做末那。 末那定義既明,那人生和人生觀的界說云何?常人謂人 們住世一期為人生,或人們生活為人生,亦有因人為有生命 的動物而名之為人生。然此三說皆有可取。以佛學上的名詞 來說,什麼我、眾生、有情、命者、生者、預流、一來、菩 薩、如來等都是人生的代名詞。若嚴格言之,則僅以三界五 趣中的人們而曰人生。佛學者和世間學者雖同視人生為人或 我的代名詞,而其於我的認識則異。世人計我有三:一、以 皮肉筋血及感情意志等五蘊為我體。二、謂離五蘊而有潛在 人們身體內的那個靈魂才是我體。三、主張我體和五蘊確是 非即非離的一種東西。廣如成唯識論首卷破斥。而佛學上所 謂的我,於凡夫方面是隨情而假立的,其實我體並無;於聖 人方面雖有其體,亦屬方便設施。據唯識學上說,三分家主 說我法乃由識體上所變的見相二分而立名的,二分家謂我名 乃從見分上所變的相分而立的,這是護法和難陀兩論師的見 解。 杜亞泉人生哲學上說,人生不過百年,自呱呱墮地以至 於老死,就一生涯間為通體的觀察,而問人生有何意義或价 值,對於這問題而與以解答的,稱為人生觀。這種解釋頗符 名稱。茲題乃係討論末那識對於人生發生何種關係或影響到 人們究竟是怎樣一回事的一個問題。 212頁 二、申正旨 末那識於人生的關係云何?看那唯識學上把有情八個識 拿來分成三類也就可以知道。如何歸納為三?所謂賴耶識即 是初能變,末那識乃是二能變,眼、耳、鼻、舌、身意的那 六個識就叫做三能變;末那介於賴耶六識之中,可見得他和 人生確有密切的關係。末那又名染淨依。由此更可以見到他 使淨而為聖者使染而為凡夫的甚大勢力了! 人之為惡,固然是受末那影響所致的。下文論及。即使 五趣的異生,在一生涯中做幾項善舉的事實,如慈善布施與 學持戒等人所為的事,及那螞蟻結群愛眾,鴻雁貞操,烏鴉 反哺,犬之忠實守昏,牛之樸實耕載,而皆還受末那的影響 以致不能成其純粹的善。且拿布施一項來做個說明的例子, 常人行施,殆皆不免把那施者、被施者、所施物的觀念緊緊 底繫著念頭上。這究竟由什麼衝動而能如此的呢?大乘說為 末那的影響所致。復次,當人們寂靜安穩毫無瑕疵的那種善 無記心之坦白胸懷表現的時候,何以還是位居有漏呢?大乘 謂另有一個作祟的意和他並存緣故。關於大乘對此二問題的 詳細答案,留後再述;且敘印度小乘對於第二問題之解決: 一、薩婆多部主說善心生起,不須染污心俱,仍得為有 漏;善無記心所以為有漏的原因,蓋由先時有煩惱為他生起 的引發緣,及又為引發未來煩惱之生起。或謂自心雖善,但 因與有煩惱者 123頁 發生關係,而牽涉自心以成有漏,如說央掘摩羅於佛生瞋, 如此人於佛由此世尊亦成有漏。過去心已滅,未來心未生, 豈非類於龜毛兔角,可以和現在的心互成有漏之因嗎?若謂 他人能惑吾心而成為漏,則應凡夫一見聖者當下解脫。二、 大眾部彼謂不相應行中的睡眠心所是和善無記心繼續相應而 起的,所以成其為染。不相應行非是實法,何能為有漏之因 呢?三、經部主說善心從漏種引生故為有漏,如從異熟識中 漏種所生的無記淨色根而名有漏是一樣地。不然,煩惱意志 與善無記心相俱,方名有漏;汝既不許有第七識,當先時熏 習善種即無染意相應,何能謂善心是有漏呢?若謂善無記心 隨逐漏種故為有漏,則不與現行煩惱俱而與漏種隨逐的無漏 種子亦應名為有漏。此既不爾,彼云何然?觀上諸小乘家對 此問題而無完善的解答,試看大乘的正義怎樣? 先述大乘所解決的第一個問題:大乘蓋謂不能舍去布施 相的緣故,乃由內心中末那的我法執影響到六識而如此的。 換言之,六識受末那之影響,以致不能了達世事如幻、萬法 皆空,故於施等事業上不能離去其相,還想被施者有所感謝 和酬報的。次及第二問題之答案:大乘校正經部云:先時漏 種得成,即是先時善心種子與末那種子同熏習賴耶中俱生俱 滅的緣故,並非先時善種影響後念善心而成有漏的,且善心 中生起,內心若無作祟的意搗亂執我,亦不得成為有漏。成 唯識論云:「以有漏言,表漏俱故。」此之謂與? 末那影響六識而使人生做不軌則的事業云何?簡單的一 句話,即是因有我而有我所。詳言之 124頁 ,因為貪圖個人的快樂起見,什麼嬌妻婢女田園邸宅名利官 祿皆引為己有;一旦不得到手,乃縱情恣意忍心傷義而做暴 虐殘酷的舉動。即使物質能夠滿足少分慾望,知足者方能息 心;不知足者,向前追逐,得到大的土地,還要想大,做到 大的人物還要想大。試問居心如此,有何利益?其實心為物 轉,忙的要死,毫不自在;甚者造出淪溺三塗受苦無邊的生 活! 總而言之,除去依佛教理而實行修行者,其餘在三界中 無論為善為惡,待業緣成熟之時,即牽引賴耶以受生死,不 過於苦海中有漂泊之分耳。然生死根本乃在末那識,因末那 計我勢力超勝,乃增長六識之我執;六七二識我執生起,遂 與第八識發生極複雜之關係。其關係云何?即是六識善等種 和七識我執種成熟時,乃感異熟識於界趣生中結生相續喲! 但末那的本身乃無記性,所以成染污糊塗心理去緣賴耶見分 而為我體者,以其睇P觸作意受想思我癡我見我慢我愛不信 懈怠放逸忘散亂惛沉掉舉十八心所相應之故;使他為染之尤 者,要算四煩惱。以其緣內心生起愚癡倨傲貢高耽著的行相 之故,以此觀之,染污六識的根本,不在末那,乃在末那俱 起的四煩惱。 末那與二乘發生什麼影響呢?二乘有有學和無學之別: 有學二乘僅斷除六識分別我執之少分,而其內心中仍有末那 計我,所以他過的生活還是不自由,和那異生相同。無學二 乘的我執已經打破,換言之,他的我相毫無,什末所需也都 拋棄,即是達到無我我所的境界了!這樣兒,好是好極了! 可是他還以為異熟識上所變的一切法相是不空而有體的;因 此就影響到他的人生,以為 215頁 心外所有的法是和我毫無關係,而不應顧問和管理的,乃採 取那獨自清閑無事的生活而為究竟了脫。大乘人的勇氣和志 願卻是比他高的很遠,初發心學佛的時候,即知我法二執應 該一齊革除,即如七地以前的菩薩,我執依然存在,但是創 入見道雙入二空觀時的末那已與下品平等性智相應了!出定 之後,末那仍復相應我執;而大乘人盡其全副的精神,用力 去抵抗他,由此就影響到他的人生,不以個人的生死為可畏 ,而視大地一切眾生,莫非自身之父母親族;故應擔荷難行 、能行、難忍、能忍的積極的使命去濟拔他。這是大乘人的 心中,以為人我平等,無有彼此軒輊,而於所觀境上,又以 萬法皆空,所有世相,莫非水月空花陽焰夢幻才能如此的! 從表面上看,修大乘者好像奔馳勞慮,其實他的心地極其光 明寧靜,有見到人所見不到的地方,而所過著的確是符合真 理的生活! 如來的末那淨識所以得與上品平等性智相應的原因,因 為有感應警發覺受想像思力願欲勝解記念寂定明慧信慚愧無 貪無瞋無癡精進不放逸輕安行捨大悲二十一善心所相應;而 無貪等四心所,確為成就清淨末那之最有力者。末那所以能 去除染心所而相應善心所,則為六識的與力所致。平等性智 業用云何?能現他受用身,又能牽率妙觀察智而現他受用身 及化身,並影響到成所作智而現化身。現此三身云何?隨順 無邊世界諸有情類,說種種法。而平等性智與妙觀察智,又 能涉入大圓鏡智,而現自受用報身,親證唯佛與佛乃能知之 的那種無上法味;即是在每一剎間,能夠 216頁 安住法界,雙觀真俗二諦。平等性智所緣云何?對於真如及 餘諸法睄f思量無我相。達此目的,可謂最圓滿之人生! 三、辨差異 經云:「心佛眾生三無差別」。又云:「法性平等」根 據此二經文對於法相教理上有兩種疑惑:一、唯識學上何以 主說一切眾生法爾有聲聞緣覺菩薩不定無種的五種種姓?二 、諸佛和眾生各具末那一個,如何清淨的末那繫屬於諸佛, 雜染的末那附著眾生呢?試問唯識學與經文是否有柄鑿的地 方?不爾,經文上按法性方面言,唯識學上按法相方面言, 所以沒有抵牾的地方。若要解答這兩個問題,必須先明法性 與法相的關係和差異。其關係云何?簡單的講,即是法性和 法相是非一非異的一言。茲以譬喻來說明他:法相好比茶盃 ;法性好比茶盃上的金色。不可說茶杯和金色是一的或異的 。若說為一即有過失。何以故?金色是顯色中之一,茶杯是 地水火風色香味觸八種原素所合成有其一定形式的一種器皿 ,如何為一?況且金色不單茶盃獨有,若說為一,則應凡系 附著金色的東西,皆叫做茶盃。若說為異,則又不然。因為 此金色是茶杯的,此茶杯是金色的。其差異云何?法性是遍 一切一味的,換言之,無論任何法相上都具有他的真實自性 ,即法性。法相祇局於一法上的自相或同類上的共相,共相 不是法性,即彼非此,此非彼之義。蓋法法有 127頁 法法的相,筆非墨相,墨非筆相,眼耳鼻舌各異;儘管同一 母生,其體其相,各是各的。由此可以得到一個結論,法性 和法相是非一非異的;法相和法相乃局於各法本位上的。經 文上說「心性平等」者,即各個有情無不同具真如法性也; 唯識學上說「法爾種姓」者,謂各有情之迷悟各限於本位, 及其八識中的無漏種子有具不具、具多、具少之殊也。經文 和唯識學之意義既已明瞭,可算對於前二問題已經解決,但 語焉不詳,故再加以解答:一、眾生有五種固定性的原因, 請以譬喻來說明他,例如馬無牛性,故馬終不會產生出牛來 。牛無馬性,所以牛亦不會產生馬出來。也就是說桃子堨 來沒有李子的種子,所以任隨植者的栽種方法,如何巧妙, 培養和管理如何精細,到底結不出李子的果實來,這是因為 各有其天然不可更動的特殊性。故唯識學上辨別有五種姓的 眾生。二生佛末那所異的原因,無佛性的即是上文所謂法相 各住本位,和形相各異的道理;有佛性的則是因果分位的區 別。 已知眾生各有固定之根性,而未能識知誰當為眾生,誰 當得證聲聞辟支弗果,誰當圓滿如來果位?請以說明:據成 唯識論的正義是這樣說,若此人八識田中無漏種子全無,而 他的煩惱又永不可害,即是無種姓。若僅有二乘的無漏種子 ,但所知障永不可害,即是聲聞或緣覺種姓。若具全分無漏 種子而又能雙去二障,即是如來種姓。然則具有染污末那的 如來種姓異生怎樣會有轉成清淨末那的如來的可能呢?譬如 地等乃為堅濕煖動色香味觸八法合成,若定此法為地或水火 風, 128頁 即看他於堅等中偏重何法可以知道。對於水,若把他的濕性 減去幾分,而又增加幾分其他的成分,那末,水就另成體性 相狀了。又如以荳為腐,須把他的渣滓排泄出去,而再摻雜 石膏或其他原料進去,和那人工磨榨鍛煉等各種助緣,即能 夠裸裎荳中的腐體出來了!末那所以能轉成清淨的原因,也 就是把他的我法執除去,而增加相應善心所,以顯出本有的 平等性智就是了!但是非找到解脫我法執的方法不為功! 四、論解脫 關於解脫人生束縛的方法,有下列的幾種:   印度有一種人,以為世間一切萬法皆為色界第四禪之大 在自天,或色界初禪第三大之大梵所造成的;故其對於此二 天,生起極端的恭敬和禮拜,希望將來生到這天上。猶如現 在奉祀上帝之基督教徒冀生天宮。還有奉祀日月星宿風雨等 神的人。還有人以為跳入河中將肢體洗一洗,打幾個滾,翻 幾回身,就會把那從無始來所有的愆尤一齊兒都洗的乾淨了 !還有人主張將身體置諸火中熏一熏,燒一燒,弄得皮破肉 爛的,行這種苦行可以生天。 還有一種人,看見牛狗嚙草飲水而得生天,於是乎倣效 他學牠,以為這樣可以解脫。其實牛狗乃係因為過去善業成 熟才能生天的!還有人行那鉗去鬚髮,執三交杖的那種苦行 ,認為解脫的 219頁 唯一方針。照實際上講,倘不從正當法門下手而求解脫,即 是刎頸截身,亦無功效!還有一種僧伽耶派,專用禪定的功 夫,止息心中想念,蓋因神我欲去自性的束縛非要達到無相 無念的境界不可,其實神我不過得到暫時的解脫,迨其果報 終盡,仍與自性結合,輪回展轉,可算解脫嗎?故佛教對於 以上各種的方法,皆斥為無果唐勞的見取戒禁取。 晚近西洋叔本華主張物質為意志之表現,以為人之所以 有苦的原因,即是有我之故。其解脫我的方法有二種:一種 就是美術來解脫,彼意謂一入美境,當下萬慮皆空,煩惱不 生,即使看見繪畫上的美女亦不致生起戀愛的念頭,原因所 見者非真實故。一種即以道德來解脫,簡單講,即以含有永 久性、擴大性的道德來征服狹小的暫時的渾煩撓惱和佛家以 戒律來軌範人心有點相同。按此而觀,亦未盡善盡美。何以 故?美術只能遣去一時的心情,弄得不好,境後煩惱更加盛 增,令人哀傷不禁,而志氣不好的人亦得因見繪上女致興淫 念,何能解脫呢?至於用道德來征服人心未始不當,然有道 德的觀念存在,可算解脫人生圓滿辦法嗎? 以上各種解脫的辦法都不究竟,至於能真找到解脫人生 束縛和困苦的方法,就要推功於佛教了! 佛教修行的法門無量,可是把他歸納起來只有靠著四諦 的法門去修行的一個法子。然此四諦可分為二:道諦屬能觀 智,苦集滅諦屬所觀境。依此法修行者,共有聲、緣覺、菩 薩的三種人, 220頁 而其根性各有差殊,故所觀之理,亦各不同。小乘人只知人 的色身是苦果,其原因乃由過去業惑所謂集諦而招感得來的 ,若要滅此苦因而證涅槃,非要赶快地加功用行去修道不可 。緣覺的根性卻是較高聲聞,而於所觀境上,見到諸法從緣 所生的道理也,即是以十二因緣為所觀之對象。然此十二因 緣即是苦集二諦之開展。但所見之理,較聲聞為深細。大乘 的修持乃注重於道行上,可算將那道諦擴充範圍而為所行。 小乘所行的道,僅能自利;而大乘所行的道,包括自、他二 利。若分析之則成六度:對於利他方面,廣行布施忍辱精進 ;對於自利方面,則用戒定慧三無漏學鍛煉身心,打破我法 二執,以見勝義諦理。以上不過略述佛教三乘修行之大概。 五、策力行 我們有了這樣可靠的方法,只要肯去力行,自然可以達 到解脫人生束縛的目的!就好比心中有了到上海底確實的路 程和方向,而又認真底啟程進行,決不致不能到上海的!可 是一般人不肯照這辦法向前努力。而他的原因,當然有多種 :一種是為名利所牽,貪圖精神上的娛樂,以為可以怡情適 心。告訴你吧!這是暫時的樂、比較的樂、相對的樂不是永 久的樂。超過言說思量的樂,絕對無比的樂,究竟真常的樂 ,一種是因為行菩薩道,極不容易,而又不知要受多麼的困 窘,並且還要在很長久的時期中不稍懈怠,繼續努力進行, 所以感到行的地方以致阻塞。告訴你吧! 221頁 逆水行舟,自然是很難的事,可是你不行,終究不得靠到彼 岸的。一種因為佛所證的離言法性,以及佛所享受的淨妙國 土,和那不可思議不智妙用而生疑惑,所以不肯向前實行。 告訴你吧!諸聖言量皆謂有涅槃可證。而且吾人既不知事物 真相,昏昏碌碌,宇宙間不能沒有真理而即這樣糊婼k塗就 算了事!在這一點上,就可以推知到必定有一種徹底了解宇 宙人生的大覺悟者。赶快的斷疑生信而去修行範!我對於有 上面原因而致不肯修行的人有所忠勸,即是希望他得到究竟 常樂,不要貪生怕死,畏難苟安,坐失良機;也不要心竅不 明,以為宇宙間沒有真理存在,而失去本心的心地光明啊! 赶快地改轉染污末那的人生,努力實行!努力實行! 對於不能依照佛法而去修行的人所有的原因,當然不僅 以上的三種。總之,虛空有盡,我願為窮,情與無情,同圓 種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