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如作疏所緣緣義 真如作疏所緣緣義

陳證如等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26冊
(原刊內學第一輯)
大乘出版社出版
1978年11月初版
頁61-70


. 61頁 (一)陳證如君述意 黃居素君曩在內院,常致疑於「真如作疏所緣義」,與 證及呂澂秋逸君討論數矣,別後復來書辨難。證頗徵引述記 質諸呂澂君云,若論實性真如疏所緣緣無有是處,法相真如 則否。呂澂君似亦首肯。茲呂澂君以該問題有關宏旨,囑提 出討論,因具引黃君致呂澂君原書,兼附己意於後,以為同 人尋討之資焉。  黃居素君書云﹕「真如不能為疏所緣緣一義,向 無人致疑,弟提出時,亦曾再三考慮。最注意者,即 為述記四十四釋所緣緣段中,於親所緣緣則分別有為 無為,疏緣則於無為不及一字,祇言﹕「與能緣心相 離法是,謂即他識所變及自身中別識所變仗為質者是 」,真如明在所簡別中。 (能緣心相離法數字更堪注 意。) 至二十唯識述記「遍計所執凡夫親緣聖人疏緣 ,圓成 62頁 實性聖人親緣凡夫疏緣」之言弟祇認為方便假說,非 究竟語。證諸述記五十二文,「遍計所執都非智所行 ,以無自體非所緣緣故,又圓成實性唯聖智境,」可 知。即兄所引論文,「圓成實性甯非彼境,真非妄執 所緣境故,依展轉說亦所遍計,」此「依展轉說亦所 遍計」八字明示假說亦得之意。何者﹖以上句已正答 真非妄執所緣境故。又同頁述記,「故攝論第四唯說 依他性是所遍計。」又頁右「故唯依他是所遍計。」 觀兩唯字,而尚以圓成為所遍計者,非方便假說而何 。至兄所引述記五十一「至下當知亦彼圓成實為疏所 緣緣,」弟以為與二十唯識述記圓成實性凡夫疏緣之 言無二無別,同為方便假說。否則何以釋卷四十四正 釋疏所緣緣段中反不一字及真如而獨舉他識所變及別 識所變仗為質者耶﹖(後略)」 此問題有三要點首須究晰,然後真如可作疏所緣緣與否 不俟煩言而解矣。  (甲)何謂本質  (乙)何謂疏所緣緣 (丙)何謂真如  (甲) 本質@凡有體諸法或從種生者,皆得為本質,故論云 (凡文中言論云,皆指三十唯識論而言。) 「為質能起…… 」者是。  (乙) 疏所緣緣@論云「若與能緣體雖相離為質能起內所慮 托。」基師釋云﹕「疏所緣緣與能緣 63頁 心相離法是,謂即他識所變及自身中別識所變仗為質者是。 」此之謂疏所緣緣。  (丙) 真如@應就純複二義 一、純義 真如者,有無俱非心言路絕,與一切法非一 異等,不同餘宗離色心等有實常法 (如化地部所執) 之謂。  二、複義 論云﹕「諸無為法略有二種,一依識變假施 設有,……二依法性假施設有,……此五皆依真如假 立,真如亦是假施設名。」然則不落談詮之真如,至 是已強被以名言矣。於是又有七真如之目。七真如者 ,一流轉、二實相、三唯識、四安立、五邪行、六清 淨、七正行是也。論云﹕「此七實性圓成實攝,根本 後得二智境故。」(圓成攝真如依他兩者。)基師釋云 ﹕「謂實相唯識清淨三如根本智境,餘四真如後得緣 故,此約詮顯體。若談如體,一即七如,皆根本智境 。約詮為論,七皆後得境。」準斯而談,凡假施設立 名言皆所謂詮。詮者,後得之事。詮事雖興,義顯如 體者,根本之事。後者屬於實性,前者屬於法相,真 如複義如是如是。 三義既陳,比附參合,則是非各自釐然。何者﹖夫就真如之 純義觀之,既有無俱非,且非本質。 (述記卷四十四二十一 頁右云「真如體不離識名所慮託,」是真如以不離能緣體得 所慮託名。若為本質,則離能緣體,其不得名為所慮託明矣 。) 其不得為疏所緣緣可知。與能緣心相離法方謂疏緣,真 如既不離能緣體,則不得為 64頁 疏所緣緣又可知。然若就其複義而談,顯體同前, (純義) 是為實性。既唯根本,疏緣焉附﹖約詮則異,名言排比法相 井然,聖者所變,異生重模 (如從後得起名是一重模仿也, 未證如以前先尋名想像是多重模仿也,故論又列七真如於隨 相門云,「隨相攝者流轉苦集三前二性攝,餘四圓成實攝。 」是遍計所執亦得緣如矣,尚可謂之非疏緣耶﹖黃君書中所 引二十述記之言可以此推勘,恐煩不贅。) 有可仗質離能緣 體,按諸上列疏緣定義豈得謂誣。  又體用四重分別,為唯識最要之義。若以本質對勘四重 ,則本質係對影像而言,非謂本體。故體中之體,且不為質 。其體中之用二空真如,入見道後始證,能所泯合,亦不得 指為本質。必強名之,則為質法有能起之意,豈非同於外道 以本體能生他法耶﹖至就用言,真如強被名言,即有名言種 子可以為質。如彼過未諸法雖無其體,然而有種為質成疏所 緣緣,今此名言真如為例亦爾。或謂龜毛兔角亦有名言,豈 非同例﹖解云,一切有為幻有生滅,其相不無,龜毛兔角則 亙古未起,自是無法不得相類。所謂過未無法之無與龜毛等 無不同,一則有無之無,一則絕無之無也。真如體性非是有 無而亦謂無,則又為一類無也。  據此推徵,體上真如為實性,用上真如為法相,為質與 否義各不同。故得結論曰﹕實性真如疏所緣緣無有是處,法 相真如則否。此既善符黃君之旨,復可補正其失,質諸師友 以為何如。 65頁    (二)呂澂秋逸君敘述問題來歷 去秋黃居素君來院共學,論及後得智與遍計心疏緣真如 ,輒以真如得為疏所緣緣答之。黃君當時有疑,曾經理論推 徵,詳為解剖,而終以未見古德明文不敢置信。未久黃君返 粵,余乃於三十述記得圓成實可為疏所緣緣之文,輒寫寄黃 君請釋前疑。顧黃君持原議益堅,以為述記有文亦祗假說不 關實理。其覆辨難甚長,已見陳君所引,今不復贅。但陳君 後得一解,謂實性真如不能為疏所緣緣,法相真如則得為之 。此解不側一邊,似於黃君及余之說得有調劑。但依愚見, 現猶不能完全贊同,且覺此一問題對於真如及所緣緣之解釋 大有關係,故約陳君提出,請同人詳為論決。      (三)王恩洋君解釋 陳呂二君所說皆有可商之處。且陳君謂法相真如可為疏 所緣緣,彼法相真如當指五法中施設之如如而言。如陳君原 意,凡夫聞佛說五法真如,托彼為質想像而緣,以此真如成 疏所緣緣。愚意此亦不爾。聞法變相而緣,所緣不外於名, 能緣不外於分別,與如如無關。即攝假歸實,名以聲為體, 亦但緣色塵而已,緣不著真如也。何真如為本質之有﹖故法 相真如得為疏所緣緣,其義 66頁 可商。若實性真如絕言離慮,自不可云本質,但方便言之亦 有其義即不作真如為疏所緣緣解,但云疏所緣緣為真如固無 妨也。  又呂君謂後得智真如為疏所緣緣,此亦不爾。因後得智 緣真如與餘時本質疏緣等例頗有不同。餘時本質法與影像俱 時而起,不過影像模仿本質恰似,而得疏緣本質之名。後得 智變影而緣真如,其對於真如之關係乃在時間而不在空間。 因根本智實相現前,後得智繼起,模仿前念所緣,重印證其 為如是。其實為獨影境,自變真如相分,並非以當時真如實 相為質。故謂其疏緣真如則可,謂其有真如疏所緣緣則不可 也。又遍計心緣真如亦屬緣名之類,已如前辨,不得云有真 如疏所緣緣也。    (四)呂澂秋逸君辨解 王君所難後得智等不能有真如疏所緣緣,似有誤解。其 一、唯識立義多就能邊而言,所緣緣亦同此例。如有心或心 所能疏緣真如,所緣既帶真如之相,真如又非無體,則此時 雖欲不居疏所緣緣之地位而不能,亦即雖欲不謂真如為疏所 緣緣而亦不能也。但須後得智等疏緣真如之義不誣,則真如 疏所緣緣自有可立之理。其二、後得智不限於相見道,亦不 限於模倣前念,修道中後得智固有與根本智同時而起者。其 緣真如必須變相,亦將謂之託前念真如為質乎﹖且前念過去 無體 67頁 ,無為所託之理。如云相見道有本質,亦但同時實相而已。 其三、遍計心緣真如雖從名起,然依展轉說,仍以真如為質 。故成唯識八云,真非妄執所緣境故依展轉說亦所遍計。述 記五十一云﹕「亦以彼 (圓成) 為疏所緣緣,非是相分。」 既有明文,即可徵信。其四、王君自云從方便說亦得有疏所 緣緣為真如之理。今既不認後得智與遍計心有真如疏所緣緣 ,則所謂方便說者將於何所用之﹖故知仍當於後得及遍計中 自認其一也。疑難既通,再解本題。愚意實性真如亦得為疏 所緣緣。此可分兩端言之﹕ 其一,真如為質之義。@真如謂法性,圓成實有。在 親證時既屬有法為所慮託而成親所緣緣,在疏緣時即 應仍屬於有法而得託為本質。故三十述記四十四云, 第七心品轉依位緣真如等無外質,而義演補釋之云, 但後得緣如即有也。陳君嘗疑真如為質能起則無異於 外道所執之本體,其實不類,唯識所緣緣從能邊而言 ,以影像似於本質而謂本質能起,故云真如為質,無 所病也。  其二,真如有與能緣相離之義。@成唯識解疏所緣緣 謂與能緣體雖相離,執此以證真如不成疏所緣緣,最 為有力。余亦嘗依據此點而認黃居素君之說。然今思 之,論文所云,正不可如常解。即與能緣相離云者, 當指所緣法所居之地位而言。如所緣法非能緣所直接 緣慮,即稱相離,因有親所緣法疏隔之也。述記五十 一,亦謂「圓成不為親相分,極疏遠故。」此疏遠 68頁 之言如不以緣慮之間接為論,則圓成法性本不離法, 何疏遠之有哉﹖又傍證之淨八識中自證得為見分疏緣 。自證體不離見,但以為所緣時有變相之間隔而得名 疏。真如法性當亦例爾。此本不離諸法,而為所緣時 有變似相分之疏隔,亦得謂與能緣相離而為疏所緣緣 也。至於法相真如,不外名與分別,能為疏所緣緣, 可不待論。       (五)王恩洋君答辨      後得智本不限於相見道,今獨言相見道者,以其是非易 見也。相見道不得真如自相故名疏緣,不必即有疏所緣緣。 遍計心聞佛說真如,不過以等流而說為疏緣,亦無疏所緣緣 。但真如不離一切法,故緣一切法時皆展轉有疏緣真如之義 而已。若謂相離以地位言,真如法體亦同自證為見所疏,同 體而有疏義,是則真如不遍見相乃可云離,詎非同於外道似 我真如耶﹖        (六)呂澂秋逸君辨解 地位不過就能所緣一時之關係而說,古德雖無其文,卻 有其義。否則以親證真如為例,真如固不離見分,亦不離自 證。何以當時見則云親證真如,而自證則親緣見分而於證如 為疏也。     (附識) 余前更得黃居素君一書,論疏緣體雖相 離之體字,係指能緣體而言,頗足與余今 69頁 解互相發明,因附錄於此以備參考。原書云﹕  兄於真如為疏所緣緣一義雖放棄舊日主張,惟弟 始終討論不出基釋範圍,兄乃直提論文「體雖相離」 之定義,自是高弟一著,佩甚。兄引述記卷四十四說 同體自證能為見之疏緣緣,以為體雖相離之定義亦破 決無遺。昨翻述記,於卷四十四找不著此說。後翻卷 四十六,於十八頁右行五六有「見與第四亦但一緣此 據親義,若疏所緣亦得有之,」數語。未審兄所引是 否即此數語﹖或於四十四卷另有所說﹖若據此數語, 似基師之意同體之見分能為第四之疏所緣緣。與兄所 引同體之自證能為見之疏緣緣有別。今據卷四十六數 語略陳所疑。弟以為見為證自證之疏所緣緣,於義未 圓。蓋不過以自證緣見,證自證緣自證,依展轉說故 ,見為第四之疏緣緣耳,然此可不深辯。即見得為第 四疏緣緣,亦似於論體雖相離之定義未破。弟頗疑論 文體雖相離之體字與四分同體之體範圍廣狹不同。論 「若與能緣體不相離,」「若與能緣體雖相離,」二 句,不外兩種讀法。一體指所緣緣,應讀為「若體與 能緣不相離。」二體指能緣,應讀為「若與能緣之體 雖相離。」證以述記釋親緣段,「若與見分等體不相 離者」及釋疏緣段「與能緣心相離法,」則體字似專 指能緣。釋親緣段以「見分等體」釋體字,蓋以自證 能為見之能緣體,證自證與自證皆能互證能緣體也。 釋疏緣段以「能緣心」為體不用等字,或係專指見分 。其所云不離者,以親所緣緣與能緣不離,如相不離 見之不離,非四 70頁 分同體之不離也。假定弟所疑不誤,則見雖得為第四 疏緣,然於體雖相離之定義不破,以見為自證緣,自 證為證自證緣,見固與能緣體之證自證分相離也。兄 再為弟一釋此疑如何。  至基師述記解疏所緣緣,不舉無為,今以理徵知為疏 漏,不足引為真如非疏所緣緣之證。  (七)歐陽師評釋 此一問題以地位為解釋,乃法相差別將能作所之意。唐 人亦有此說。但所緣緣義仍須詳為討論,且俟諸異日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