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色之研究

化聲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26冊
大乘出版社出版
1978年11月初版
頁181-205


. 181頁 六根門頭,為吾人迷悟之場所。語云﹕見色聞聲,無非 佛法,此也。第色字之義,在經論中開合不同,異說時異。 而見字之說明,亦與普通大異其趣,比較尋繹,編成系統, 亦有興味之工作也。茲將概要,略表如次﹕ ┌(1)色之定義 ┌(1)散出說 ┌(1)色┤(2)色之類別┌(1)西洋學說└(2)波動說 │ └(3)色之來源┤ ┌(1)極微說 ┌(1)正論│ └(2)東洋學說└(2)識變說 │ │ ┌(1)色 見 │ └(2)見色┤(2)根 見 │ 182頁 │ │(3)識 見 見色之研究┤ └(4)因緣見 │ ┌ (1)眼之器官 └(2)餘義└(2)眼之數量 色之定義 上表三部,(一)色,(二)見色,(三)眼之器官與數量。 今初復分三段,先明色之定義﹕俱舍二說,一者變壞義,二 者變礙義,具此二義,方名為色。變壞者何﹖謂一切形形色 色,剎那剎那,變遷不停,生彼滅此,終從破壞,故云變壞 。變礙者何﹖即物理家一空間不容兩物之定律。蓋萬物各住 各位,有條不紊,見色方成,若光影凌亂,色體雜陳,不獨 目不遐接,亦且彼此莫辨,是為色之定義。 色之類別 色之類別,分合多端,五蘊中有色蘊,十二處有色處, 十八界有色界。初者義廣,後者稍狹。今茲所明,限於能見 ,且多詳顯色之一部分,雖然,若窮色之來源,則又及於不 見之色矣。試表如左﹕ 183頁 ┌眼 │耳 ┌青 ┌(1)五根┤鼻 │黃 │ │舌 │赤 │ └身 │白 │ │影 │ ┌(1)顯色│光 │ ┌色│ │明 │ │聲│ │闇 │(2)五塵┤香│ │雲 色之類別┤ │味│ │煙 │ └觸│ │塵 │ │ └霧 184頁 │ │ ┌長 │ │ │短 │ │ │方 │ └(2)形色│圓 │ │高 │ │下 │ │正 │ └不正 │ ┌極 略 色 │ │極 迥 色 └(3)法處所攝色┤受所引色 │遍計所起色 └自在所生色 185頁 普通談色,不及法處與五根,即五塵中,僅說色塵。此 塵分二﹕一者顯色,謂顯現色,即青等是。二者形色,謂對 待色,即長等是。俱舍頌云﹕「色二或二十。」長行解云﹕ 「言色二者,一顯二形。顯色有四﹕謂青黃赤白,餘顯是此 四差別。形色有八﹕謂長為初,不正為後。」光記釋云﹕「 顯色四,青黃赤白是,餘光影明闇雲煙塵霧八種,是四差別 建立。」形色,即長短方圓高下正不正之八種。形顯二合, 足成二十種。此等之色,或假或實,皆眼所見,故得名為眼 所見色。其他眼所不見者,亦得名為非眼所見色。 或唱正色、間色、原色、非原色之名,與上不無少異。 我國傳說五為正色,謂青黃赤白黑。其餘紅等,悉名間色。 泰西言色,以赤綠紫三為原色,白等乃非原色,謂世間眼見 日光是白,以三稜鏡分析,則成七色。苦旋七色獨樂,則諸 色混一,第見白輪。前者名曰色之分析,後者名曰色之混合 。分合並明,故知白是非原色。印土所謂影色,即光之陰影 ,光者謂日。明為月等,暗者為黑,此光影明暗,並非離青 等正色而實有。俱舍又謂顯色是實,形色是虛。婆娑言二俱 實有,亦有言形色不在此例。前六可實,後二則虛。吾入開 眼見明,閉眼見暗,若烈日久曝,驟入室中,則頭目昏花, 如墜黑暗地獄。閉關靜坐,攝心瞑目,一旦豁然,虛室生白 。可知見色不限於眼之開閤,閉眼所見,亦得謂之見色也。 色之來源 186頁 色之來源,異說紛紜,概要言之,不外四種,東西學者 ,各主其半。茲因辭便,略述於後﹕ 散出說 色與光同源。西人談色,攝於光學,奈端創散 出說。以色有一種至微渺之物質,名曰光素,常自發光體之 周圍散出,彌滿大空,恰如芳香體之放射香氣於空中然。吾 人感受空中光素,由直接之作用,而激發視覺,名為見色。 持此說者,多有不能說明光之一切現象,於是有波動說出, 以承其乏。 波動說 據上所說,光素為至微渺之物質,當其不絕散 出於發光體時,其質量必有多少之消耗。而受光物體之質量 ,亦必有多少之增加,乃實際不然。寶珠發光,不見珠損, 可為明證。又光之速度,應與物體中密度之大小成正比例, 但事實則不然,法人扶可以最速迴轉平面鏡,及凹面鏡,並 三稜鏡等,巧測近距離間光之速度,因更研究種種透明體中 光之速度,遂發現水玻璃等之密度,大於空氣者,反比空氣 中光之速度小。由此實驗,亦得證明舊說之未善。又凡兩光 體所發之光,相重疊時,基於物質之原理,其光應有增加之 理,然實則反有減少之時,此外光素說不完全之點,尚多不 能備述。 夫能力之移動,無不據於物體之運動,而其能力傳於隔 離之物質間,則有二法。一如鎗砲所發射之彈子,通過中間 物體,直接傳達能力於他物體也。一則恰如音響之傳達,兩 物體間。有運動之媒介物也。光體傳達亦有媒介,即愛涅兒 是。 187頁 斷定愛涅兒之存在,而開說明光之現象者,為牛頓時代 之丹國人回艮斯。該氏以愛涅兒為完全彈力性,以光為愛涅 兒所起之波,蓋物之分子震動,而波及於其周圍之愛涅兒, 則愛涅兒亦震動,而傳其運動於他方,遂生波焉。恰與物體 震動反覆播動,於其周圍之空氣,遂起疏密之波。同一理由 ,此愛涅兒中所發之波,傳達於上下四方,充遍虛空,交感 於吾人眼中之愛涅兒,刺激於視神經之末梢,遂起光之感覺 ,而營見色之作用焉。 愛涅兒舊名以太,是最微物體,非眼所能見,有譯為愛 力者。蓋宇宙萬有,大致天體之運行,小至微塵之遊動,與 夫凡百物事之離合化分,皆此愛力為之主持。發光體亦然, 其分子常震動不息,雖一一相離,不至驟然解體﹔雖一一相 攝,不至突然碰擊,皆愛力一攝一拒之功也。震動至某種程 度,則能顯色。通例以由愛涅兒一秒時震動四百比利恩至八 百比利恩,為顯色之期限。震動數每秒自四百至四百五十比 利恩,則現紅色。每秒震動數以次漸增,則逐次變為橙黃。 而黃、而綠、而青、而藍、而紫。紫色之震動數最多,每秒 為八百比利恩,若震動數每秒為八百比利恩以上,則非吾人 之眼所能見矣。 極微說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性相融通之理,非小乘 人所知,尤非外道所能夢見。外道不明空義,亦昧色法,小 乘雖明人空,未知法空。故空與色之間,不得不畫一嚴密之 界線,以為劣慧之立腳地。蓋印度學者,對於萬物之起原, 認為有價值之研究。而地水火風,為造色之四大種 188頁 ,已為各派共同之教理。但大種之組成,亦必有其出發點, 以形成其單位,然後大地山河,不至等於兔角龜毛。故以假 想作分析證明法,謂四大迭分迭細,至於眇少之地位,科學 經驗,不能覺知,物理手續,不能分割,是曰極微。 極微雖為物質之元素,而成色法之策源地,然僅意識上 的所緣,而非眼識上的境界。吾人目前分明顯現之色,與微 極對較,果有若干之距離,亦學說上應有之問題也。 俱舍論師謂七極微為一微量,積微至七,為一金塵。積 七金塵,為水塵量。水塵積至七,為一兔毛塵。積七兔毛塵 ,為一羊毛塵。積七羊毛塵,為一牛毛塵。積七牛毛塵,無 為一隙遊塵量,此隙遊塵飛散空中,即眼所見之極小色塵也 。其逐次增加之數如左表﹕ 極 微========一個微極 微========七個極微 金 塵========四十九個極微 水 塵========三百四十三個極微 兔毛塵========二千四百○一個極微 羊毛塵========一萬六千八百○七個極微 牛毛塵========十一萬七千六百四十九個極微 188頁 隙遊塵========八十二萬三千五百四十三個極微 以上八十二萬三千五百四十三個極微,成一隙遊塵,則 極微之渺小,亦可驚矣。雖然,比極微者,有若何之性質, 經過若何之程序,始由不可見之色,而蛻變為可見之色,又 吾人所當研究者。關於此點,頗多聚訟。提其綱要,略表於 左﹕ ┌(1)外道……續嗣論……………………優樓迦 │ ┌(1) 經量部 極微說┤ ┌(1)和合論┤ │ │ └(2) 薩婆多 └(2)小乘┤ └(2)和集論…………………正理師 勝論師言,極微體實,圓而常住,能造麤色,地之極微 ,具有色香味觸之四性,能形有情之驅斡,及無情之土石。 水之極微,具色香味之三質,能成有情之舌根,及河海等液 體。火之極微,具色觸之二塵,能造有情之眼根,及物類之 彩色。風之極微,僅具觸性,能為有情之皮根,及世界之氣 體物。是以若香若味若觸之廣義的色,則各別發生於地水風 之極微,而形顯狹義的色,則以火大為陀羅驃也。 各個散處之極微,由父母而子孫,常以幾何級數增加。 例如兩兩極微合生一子微,子微之量 190頁 ,等於父母,如是合並,成立三微,此三微與他三微合生一 子微,第七其子,等於六本微量,是七微復與餘七微合生一 子微,第十五子微,其量等於本生父母十四微量,如是展轉 而成三千大千世界所現之色。 勝論所明,雖集外道之大成,然其罅漏之點甚多,唯識 論破之極詳。蓋其所執之極微,尚屬虛擬,縱遷就其說,定 為實體,其由不可見之色,形成可見之色,此中實多伏難。 蓋彼極微與所造色,離於眼識故,夫眼根能發眼識,眼識生 時,決不能自緣其眼根。良由眼等五識,僅依根為發識之機 ,不能據根為反緣之地,以五識無五根相故。生識之五根, 五識上絕無其相,尚不能緣,況離識之極微與所造色,未卜 憑何理由,竟成眼識上能現之色也。 避此問難,而成佛法上小乘初步之教理者,和合論是也 。彼意各個之極微,雖非眼識之所能緣,但極微不僅遊離散 處而已,固常營其造色之功能,而形成和合之地位,以映入 吾人之眼簾者。此論又二﹕ 經部師計,極微實有,同於勝論。以非識境,不許能緣 。其能緣者,阿拏色等,乃屬假相,和合成故。眾多極微, 隨彼彼處,總成一物,此雖是假,依實微立。五識之上,有 和合相,故許眼識,似彼現色。 雖然和合等相,只有虛名,而無實義,對於眼識,縱許 其為所緣,亦絕對不能引生能緣。以 191頁 假無體故,和合之相,既不能異諸極微,有實自體,則已合 時,等於未合。未合之色,既非識所能緣,已合之色,以何 資格,由非緣而變為緣,實吾人百思不得其解者。 薩婆多師之言曰﹕極微和合,所成是假,不能為緣,發 生五識,固矣。但和合時,一一極微,有其麤相,各能生識 ,是以所緣之色,非極微和合虛假之色,乃和合極微實體之 色。假者非眼所緣,實者共現於眼,未始非物理學所許可也 。 此亦非理,所以者何,汝所計色,其在極微,和與未和 ,同是實體。則此和合,與極微色,已無關係。極微之上, 無別和相。云何和合,異於未和。既和合位,與不和時,此 諸極微,若體若相,二俱無異。何以其色,有緣不緣,是以 識上,無極微相,即使和合,亦不能緣。 和合之論,既不足說明極微之色,於是新薩婆多派之眾 賢論師,乃倡為和集之說,以補和合之缺。蓋一處相近名和 合,不為一體名和集,經部之和合,無解於五識緣假法之非 難,而合集則非假法。蓋色等各有多相,於中一分是現量境 ,此相相資,各有一和集相,能生似己相識也。舊薩婆多師 之和合,雖不免於五識上無彼相之過咎,而和集則五識上有 彼相。蓋此諸極微共和集時,展轉相資,各有粗相,如阿拏 色也。是實法故,有力生識。以相粗故,識有其相,於是所 緣緣之色,其具足實有之理由,乃充分焉。 雖然,尚是一往之談,而非究竟之論,蓋和集位,與未 和集時,極微之體,既為同一,以何 192頁 因緣,體不相資,而相相資﹖夫地以堅為性,即以堅為相, 水以濕為性,即以濕為相,乃至火煖、風動,亦復如是。今 謂極微之相,獨違其體,豈智者所宜出哉﹖況既曰相資,則 極微之量等者,緣彼之識,亦應相等。一俱胝極微所成之瓶 ,與一俱胝極微所成之甌,數量既齊,形相應一。今瓶是瓶 而非甌,甌是甌而非瓶,可知極微相資,為五識緣之說,等 於戲論也。況共和集位,一一極微,行列既別,組織亦殊。 應捨根本圓相,而失自體。成唯識云﹕許有極微,尚致此失 ,況無識外,真實極微,旨哉斯言。 識變說 勝論外道的極微論,等於西洋之散出說與波動 說,純粹傾向於唯物論者也。小乘的和合論與和集論,則為 心物二元,而皆不免於心外有法之計。出此程度而現唯心的 色彩,則識變說也。成唯識論等,廣破外執,成立己宗,言 之頗詳,不遑枚舉。今當注意者,變者何識,識如何變之兩 問題也。 眼識變色,即為自見,乃至意識變法,即為自覺。是為 六識各變各緣,此實非理,所以者何﹖能緣所緣,已不能分 。見聞嗅觸,待何而有,雖第六識,近此作用,前之五識, 不可為例,所依別故,眼若變色,何不見眼。眼內之藥,尚 不能見,必須與色,相間以空。離中取境,如何說為眼識所 變,設許眼變,識無此彼。牆壁屏圍,不應有遮,見遠見近 ,亦應同一。且能變者,唯一眼識,則所見物,應成一色。 青黃赤白,何由各異,既自眼識,所變之色,欲見便見,不 應對 193頁 境。以是因緣,六識各變,不成安定。 以一意識,在耳變聲,復緣於聲,在眼變色。復緣於色 ,等於在心。變法緣法,如一獼猴,住在室中,而有六窗, 跳躍騰囗,隨其處所,而現異狀,是則名為,遍變遍緣,此 亦未合。意念聲時,耳不聞聲,意念色時,眼不見色,世間 現見,道理相違。生而聾者,夢不聞聲,生而盲者,夢不見 色。心緣心變,尚待五識,況執五識,其所取境,為意獨變 。意若變色,眼識無用,盲者有意,何不見色﹖既一意識, 現於五官,如何色異,離鼻舌識。意生於心,超過時空,既 能變色,何以身外色可見,身內色不可見﹔現在色可見,過 未色不可見,近無障色可見,遠有障色不可見。是以意識, 遍變遍緣,亦同謬執。 西洋之唱唯心論者,自柏拉圖以來,亦代有其人,不免 旋興旋仆者。緣因雖多,其最要之點,即在不明所唯何心, 能變何識。東亞之外道,與佛法之小乘,對於宇宙之本體, 與人生之起緣,亦不能切實了解。以致或向外馳求,或徘徊 歧路,種種礙難,不得其通,亦無非僅在前六識上討生活, 而不知另有根本識在也。根本之識唯何﹖即第八識是﹕ 成唯識論,以七經十理,證有此識,原書具在,無待贅 述。能變之識,如何展轉,變所緣境。十大論師,互有發明 ,述略於左﹕ 世間一切色心諸法,各具本有始起二類之種子,藏於吾 人之第八識田中。此種子之屬性,有 194頁 六﹕一、剎那滅,謂體纔生,無間必滅,有勝功力故。二、 果俱有,謂與所生現行果法,俱現和合故。三、睎H轉,謂 長時一類相續故。四、性決定,謂隨因力生善惡等功能故。 五、待眾緣,謂此要待自眾緣合,功能勝故。六、引自果, 謂於別別色心等果,各各引生故。此第八識,有執持諸法種 子令不損失之能力,又名一切種識。內因緣力,起現行時, 由本識自證分上轉似二分,如一蝸牛,變生二角。一曰見分 ,能緣者是。一曰相分,即所緣境,是為色法本質之來源。 眼簾所映之色,並非外來之境界,亦非極微之顯現,實 前五識以自己第八識之相分,變似色像,為所緣緣。見託彼 生,帶彼相起,隨量大小,頓現一相。此見所緣之色,雖不 如第八識所緣之體,悉符本質。然就其變緣之一剎那項而言 ,實託賴耶所變相分而為性境也,是為色法影像之來源。 眼識緣色之際,純是現量之境,雖有自性分別,並無計 度尋求二種之分別。故雖能了色,實不能別色。其間同時意 識,託眼識之相分以為本質,而變起自己之相分。其見分則 引起同聚心所,於境取像,施設種種名言,而成色之觀念。 是以識變之作用,並非單純之現象,實經過種子識、眼識、 意識、及諸心所,變化之複雜歷史,東西洋之外道與小乘。 不明斯義,宜其驚為宇宙之謎也夫﹗ 見色 195頁 色之義蘊,既如上明。云何為見,如何見色,以何見色 ,種種伏難,亦吾人智識慾上要求之答案也。 見有二義﹕一者,推度名見。即法界一分第六識相應之 八種慧是。何等為八﹖謂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 取見、以及有漏善之正見,有學所發之無漏正見,無學所發 之無漏正見也,譬如夜分晝分,有雲無雲,睹眾色像,明昧 有異,是故名見。 二者,觀照名見。雖不能審慮決度,如意識相應之見。 然吾人之眼,分明銳利,觀照諸色,故亦名見。 眼對色時,如何是見。若言舒光,以至於境,燈與日月 ,亦應名見﹔若言影現,水鏡映像,亦應名見﹔若言體清妙 故,耳等四眼,應亦名見。 俱舍師言﹕眼之見色,不舒光至境,不同燈日,亦非影 現,又異水鏡,雖五色根,體皆清淨,起用各別,謂眼見色 ,耳乃聞聲,鼻則嗅香,舌唯嘗味,身僅覺觸。故眼之於色 ,非如鉗之取物,但起觀照,於色有用,故異耳等,獨得見 名。 雖然,外如胡桃,內似玻璃,黑白相間,閃爍有光,此 浮塵相,實眼之色。大種所成,非見有對,為識所依,近名 神經,此淨色體,乃眼之根。既非外境,亦非內色,依根而 發,而無質礙,此了別相,名眼之識,法界帝網,重重無盡 ,相應互助,乃能成事。內外親疏,有眼因緣,僅 196頁 曰眼見,猶嫌儱侗。若色若根,若識若緣,四皆屬眼,究以 誰見,諸有智者,應細尋思。 色見說 大種造色,外道朋中,首出兩家,一、迦毘羅 唱偏造義,謂聲成於空,空大成耳,耳能聞聲。香成於地, 地大成鼻,鼻能聞香。味成於水,水大成舌,舌能知味。觸 成於風,風大成身,身能覺觸。其於眼也,則色成於火,火 大成眼,眼能見色。二、優樓迦創遍造說,謂耳根多空大, 聲是空求那,故耳聞聲,鼻根多地大。香是地求那,故鼻聞 香,舌根多水大,味是水求那,故舌知味。身根多風大,觸 是風求那,故身覺觸。其於眼也,以眼根多火大,色是火求 那,故眼見色。是以二家所談,雖有偏造遍造之別,而以火 大成眼,則為其共同之點。色也者,乃火之德,或火本生。 故以眼見色,無異以色見色。 彼遍造者,計以火因,故眼見色,色疏於火,尚成為見 。何不直接,見色之火,眼唯火成,而無水空。何以其中, 究有淚腺,眼既火造,色又生火,火火益烈,何不燒眼﹖能 見之眼,所見之色,僅間以火,而無二致。何眼色見,色色 不見。彼遍造者,計火大多,故眼能見。耳鼻舌身,少分有 火,應少分見,所造之眼,多火能見,少有地水,亦應嗅嘗 。火大之眼,何以能見,而不能變﹖色既火德,何以眼見, 而火不見﹖故兩外道,都無實義。 根見說 破婆沙論,有四大師,尊者世友,主根見者, 五事等論。廣能識見,及慧和合,而立根義。雜心論云﹕自 分眼見色,非彼識能見,非慧非和合,不見障色故。識等能 見,必不被障 197頁 ,以無方所,及無對故。根為色法,有變礙義,於被障色, 無見功能。但非一切眼皆能見,謂同分眼,與識合位,能見 非餘。 若根見者,耳鼻舌身,內有淨色,外被扶塵,同是五根 ,亦應同見。眼若境合,可同身根,不取障色,眼根既能, 取不至境,如何不能,見彼障色。既以被障,成根見義,玻 璃雲母,豈非障物,云何得見。異品遍有,能立不成,根既 色法,應有來去,色不見來。根不見去,中隔以空,如何能 見。又眼能見,眼是見者,誰為見用﹖然經論說,眼能見者 ,是見所依,故說能見。又如經說,梵志當知,以根為門, 唯見色故,不應即言,門是見者。 識見說 尊者法救,倡識見說。根為所依,識為能依, 識雖根發,見實在識。若於是處,光明無隔,於被障色,識 亦能生。若於是處,光明有隔,於被障色,眼識不生,生則 能見,不生不見。見與不見,都成識義。識名了別,以即見 色,名了色故。譬如慧心,既名能見,又能簡擇。毘婆沙中 ,亦有是說,若眼所得,眼識所受,說名所見。生色界者, 無香味境,即無二識,非無二根。可知此識,非僅能見,在 鼻舌身,亦嗅味覺。故世間人,同許眼中,發識之時,名曰 見色。 若許識見,應無障色,變礙有對,是色非識,識與所依 ,一境轉故,可言於彼,眼識不生。許識見者,何緣不生, 若識能見,又復了別,見與了別,二用何異﹖眼是見依,說 眼能見,眼是識依,應說能識,欲界自性,識必成就,初託 胎時,與生盲人,根雖不具,非無於識,何以不見 198頁 ﹖知識見說,亦非究竟。 因緣說 見用本無,如何浪執,或說色見,或倡根見, 或唱識見,猶如共聚,囗製虛空。又若群盲,競談象體,智 者說為,可憐愍者,眼色等緣,生於眼識。此等于見,誰為 能所,色無覺故,非色能見。根不動故,非根能見。識無對 故,非識能見。在爾所時,眼根不破,色在見處,意若欲見 ,情塵意合,有眼識生。眼識起時,同時意識。廣能分別, 內因外緣,相引而起。絕無作用,亦非實在,相續道中。及 緣成立,遍計所執,名曰見色,世俗名想,不應固求。 為順凡情,假興言說。或宏聖教,隨緣施設。眼名能見 ,識名能了。實則見法,無此簡單。色有色種,見有見種, 從一自證,變見相分,是曰親因。外色無見,非執受故。色 法變壞,剎那生滅,一類相續,必有所藏,是根本緣,西哲 難通,迷賴耶故。六根六識,本可互用,一遭幽囚,如轅下 駒。是染淨依,見不超色,我非我故。根塵和合,現量境界 ,名相妄想,已屬比量。是分別緣,境不覺像,無意識故, 應生心種。未起驚起,已起之心,引令趣境,是作意緣。視 而不見,不作意故。耳遇成聲,而不成聲,而不成色。眼遇 成色,而不成聲,是為境緣。禪定無見,謝六塵故。浮塵扶 根,淨色發識。居塵識間,煩興大用,是為根緣。盲人不見 ,根損壞故。曰日曰月,及以燈光,照了物態,纖毫無遺, 是為明緣。夜間不見,時黑暗故。非色非心,太虛遼闊,諸 相於中,不拒發揮,是為空緣。眼藥不見,缺空緣故。如是 九緣,成一見法。纔生即滅,如 199頁 影如電,凡我有情,應善觀察。 眼之器官 如上所述,無論色見根見,識見因緣見,皆不離眼。是 眼與見,有密切之關係也。佛學對於眼之器官,外可見者, 指為浮塵根。內不可見而類似科學所謂神經細胞者,名曰淨 色根。語焉不詳,無從細究。西人之解剖術等,利用顯微鏡 ,分析入於毫末。故物理學生理學諸科,皆注重組織之說明 。蓋東方重視精神之修養,其所表詮者,以形上為急務。歐 人注目物質之觀察,其所致力者,以現象為範圍。兼收並蓄 ,亦研究見色者之一助也。 眼之構造,巧奪化工,其作用仿佛同於照相機,全體為 球狀,周圍聯繫數筋,由其伸縮,可以上下左右迴轉,如第 一圖﹕ 200頁 [圖略] 圖為眼球之縱斷面,F為白色不透光物質,曰白睛。A為 透光之一小部,曰黑睛。透光部之內側,有不透光之膜C。 光線由其中央之一小孔而入,是即瞳子。此膜由光線之強弱 ,而伸縮自由,光強則瞳孔縮小,光弱則瞳孔放大,可適宜 調整光量。膜之背部有M凸靈視,謂之水晶體。其前部滿以 水樣透光液體B,後部滿以蛋白透光液體N。此N液體被包於D 薄膜,薄膜之次有H網膜,是為起光之刺擊處,S視神經自背 部入,而分布於此膜上,更於水晶體前面之周圍,有透光筋 ,由其伸縮,可增減前面之彎曲。見物體時,由水晶體之作 用,倒映其像於背部之網膜上,經視神經,而傳光之刺擊於 腦髓,遂可辨識物體之形狀焉。 201頁 物體映於吾人之網膜上,依照相之實驗,與物理的定律 ,其像畯芊C而吾人以之為正者,其理由最難解釋,大底物 之映於網膜上成倒立者,屬於物質上之作用。由網膜之視神 經,傳達於腦,而有感覺。得辨物之形狀為正立者,屬於精 神上之慣習也。 眼之數 此一問題,大小乘論,皆有表示,俱舍頌云﹕ 然為令端嚴,眼等各生二。 長行二釋﹕其一、謂眼根若一,而無二目。相則醜陋, 為令所依,身相端嚴,故眼目鼻,各生二孔。其二、謂前說 非是,吾人向來,若唯一眼,安知非美。且貓囗等亦有二眼 ,有何艷麗﹖故知眼識,對境明了,須要兩目。端嚴之言, 對識非根,蓋論主為識見家,而前說則根見家也。 雜集為朋俱舍而成,故內有云,為常依一,一眼故眼識 得生,為亦依二。答,亦得依二,明了取故。所以者何,若 俱開二,取色明了,非如開一。譬如一室,俱然二燈,同發 一光,照極明了。如是一光,依二燈轉。 以是理由,俱舍論中,復有半偈。如下﹕ 或二眼俱時,見色分明故。 其時論師,略分兩派﹕一、二眼互見,即犢子部,及上 座是。彼謂二眼於境,前後起用,見 202頁 則分明。或復一眼,有閉壞時,一眼雖開,無相替代。彼所 生識,唯一門轉,故不明了,故兩眼見,交互非俱,處隔越 故,速疾轉故,似為俱時。 一、二眼同見,即毘婆沙,與正理師。彼謂一眼見,非 二眼者,身根兩擘,確不俱觸,況二眼互代。一眼常空,其 見色者,痡岸@眼。兩眼與一,有何分別。見色明味,應無 差殊,故兩眼相去,雖有距離,何妨俱時,生一眼識。頌中 言或,顯不定也。二眼俱時,表異犢子,蓋兩眼同觀一月, 以手觸一,名觸一眼。一眼不被觸者,名開一眼。此被觸眼 ,便於現前,見二月等。以被觸眼,與不觸眼,同觀一月, 非見二月。但被觸眼,所引意識,妄謂見二,非觸眼見,此 證兩眼,同見一月,俱發一識。若不爾者,如閉一眼,但觸 一見,即不見彼二月等事。故知同見一月,以此明知,非但 兩眼互見,亦或有時,二眼俱見。非所依別,能依之識,分 成二分,無色之法,住無方所,不同礙眼。根雖兩處,依性 一故。眼色設千,百 [昆虫類之複眼或數百數千] 尚生一識 ,況唯有二。此佛學對於此問題之大概也。 科學家之言曰﹕由正面對一物體,左眼視之,則見左寬 。右眼視之,則見右寬。因網膜之映像各不同也。若光線成 一角度時,則物生同一之像。如第二圖與第三圖。 203頁 [圖略] 第二圖,係英國人佛維得頓所發明。蓋實體之眼鏡改良 也,以一垂直板,分箱內為左右兩部。於上部各嵌凸靈視之 半截A、B,置景色相同之二圖畫於底部,兩眼自A、B視之, 則如第三圖之同一點A、B。若相重疊,而恰在C點者然。因 兩眼之光線,集合一點,而成一角度也。 今以一眼,欲朗視物體之一點,則瞳子之中心,與物體 之一點,成為直線,名曰視線。又兩眼欲精密見物體之一部 ,則兩眼之視緣,不可不注向其欲視之部,同時他部,以各 眼不能注視, 204頁 遂不能精密一致。若移兩眼欲朗視其物體之他部,則不可不 轉其視線之方向。依此理由,凡見一物體時,琠韝覺時, 以最速旋轉視線於其物體之各部,由其筋肉作用,遂認各部 之遠近,且可知非平面而為立方體焉。 此其論也,兩眼各有一像,不過角度相等,重疊若一。 與犢子部兩眼異識相似,其展轉觀物之論亦同,唯彼眼各異 時,此則俱時耳。今日歐人所誇之新發明,已為二千餘年, 佛法小乘之唾餘。此亦談東西文化者所宜留意也。 眼之量 又眼之根,為於自境,唯取等量,速疾轉故。如旋火輪 ,見大山等。為於自境,通取等量,不等量耶。 俱舍頌曰﹕應知鼻等三,唯取等量境。 頌言鼻等,不及眼耳、鼻三至境,唯取等量,眼耳不至 ,可知未定。蓋眼於色,有時取小,如見毛端。有時取大, 如暫開目,見大山等。有時取等,如見葡萄,隨其所應,大 小等量,意無質礙,不可計其形量差別。 科學對於眼與物體大小之問題,亦有說明。謂物之光線 ,射於眼中,所成之角,名曰視角。視角若同,則生於網膜 上之像亦同。而物體之大小,即因此像之大小,及筋肉之作 用,而認識之 205頁 。 眼於對境,大小之量,已如前述。尚有遠近之量,佛學 未及,而為物理學所樂道者,試述於左﹕ 靈視所生物體之像,由物體之遠近,而異其位置,故見 物時,應其遠近,不可不為眼之整理,是由透光筋之伸縮。 水晶體之前面,或成扁平,或益彎曲,不使物體之像,映於 網膜上。若其物體在相宜之位置時,則不俟透光筋之伸縮, 水晶體持自然之彎曲,尚可明視其物體。此距離名曰明視距 離,身體健康之人,其距離平均約八寸三分。 明視距離,人人各異。其距離小時,水晶體之彎曲為大 ﹔苟視遠方之物體時,其物像生於網膜之前方,不能明瞭辨 識其物體,謂之近視眼。反之距離過大時,水晶體為扁平, 視近傍之物體,其物像生於網膜之後方,亦不能明瞭辨識其 物體,謂之遠視眼,即老眼也。 嗟乎﹗見色之問題,與吾人有最切最要之關係。合五大 洲之人才,費數千年之思想,所得之成績,約略如上。過而 存之,或亦一切智人之細流土壤也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