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伽疏決與唯識抉擇談質疑

周繼武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28冊
1978年11月初版
頁61-68


. 61頁 竟無先生慧鑒﹕大著楞伽疏決談十四事,甚善。武服 膺已久,唯第十節,近覺可疑,特將鄙懷,錄呈鈞懷 ,尚希不吝賜教為盼﹗ 楞伽(唐譯五卷廿四頁後四行)﹕何等八識﹖謂如來藏 名藏識(此指第八識也,魏譯作阿賴耶識。意謂如來藏中有 名藏識者,以未捨如來藏中藏識之名故也。是二者和合意, 非如來藏又名藏識也)。意,第七識也。意識,第六識也, 五識身,前五識也。由此文觀之,則如來藏、藏識,合名阿 賴耶識,其義甚明。 攝大乘論說(唐論)云何一切種子異熟果識為雜染因, 復為出世種子﹖又說,正聞熏習(即無漏種子也),寄居異 熟識中,(寄居二字,梁論作依止)與彼和合俱轉,猶如水 乳。(彼說出世種子即正聞熏習係非阿賴耶識。雜染因乃阿 賴耶識。) 由一經一論觀之,則楞伽之如來藏,即攝論出世聞熏無 漏種﹔楞伽之藏識即攝論雜染因之阿 62頁 賴耶識﹔楞伽之阿賴耶識,即攝論一切種子異熟識也。楞伽 合如來藏、藏識,為阿賴耶識,攝論合雜染因、出世種為異 熟果識,其義一也。不過攝論就無種姓者說,以彼異熟識中 ,本無無漏種,偶因聞薰而有少許無漏種生,以少入多,故 云寄居異熟識中。楞伽就入滅盡定及諸諦解脫者說,無漏習 氣增盛,而有少許有漏習氣(即藏識也)未盡,故云未轉未 捨如來藏中藏識之名。(此則藏識寄居如來藏中也) 攝論既云無漏寄居異熟識中,和合俱轉,猶如水乳。則 楞伽藏識寄居如來藏中,有不和合俱轉,猶如水乳者耶﹖ 如來藏是無漏習氣,非剎那法,故佛以本性清淨、常 不變、性空涅槃等,說如來藏。(此即第八識淨分,非說淨 八識也。)藏識與意等習氣,是剎那法,故佛以無始虛偽習 氣所熏,說名藏識。又說若無藏識,七識則滅。(此即第八 識染分,非說染八識也。)攝論亦就無漏熏習,(彼說非阿 賴耶)說名法身種子。又說法身解脫身攝,其雜染因,乃說 名阿賴耶識也。 如上所述,一識之中既有漏無漏二習氣俱。此二習氣, 又和合俱轉,今以善無漏法薰習,則無漏增長,有漏消滅。 (無漏增長,豈非如來藏受薰耶﹖有漏消滅,則藏識無種子 而轉矣。)若於其初,以有漏不善熏習,則有漏習氣增盛, 無漏習氣被染污迷覆。(楞伽云﹕意等我煩惱,染污於淨心 。又云﹕如來藏,四種習氣之所迷覆。)言染污迷覆者,以 無漏習氣非剎那法,非所斷故,猶如金剛舍利經劫不減故。 然 63頁 無漏習氣雖不壞,但因被伏而不現行,此凡夫也。由是觀之 ,則如來藏不能被無明熏滅,卻可被無明覆染也。 起信論說,依如來藏故,有生滅心。(依者依止也,即 攝論寄居也。藏識說名心,即生滅之藏識,依止如來藏也。 )所謂不生不滅,(如來藏無漏習氣,非剎那法,故不生不 滅也)與生滅(即藏識,有剎那生滅者也)和合,不一不異 ,(即攝論和合俱轉,猶如水乳也。)名為阿賴耶識(是起 信之阿賴耶識,同於楞伽攝論也。)。 不特此也,勝鬘經說﹕世尊,如是如來法身不離煩惱藏 名如來藏云云。彼亦以無漏法身、有漏煩惱,合名如來藏。 此如來藏(藏有煩惱),即起信論之阿賴耶識也。 楞伽等經論既以如來藏與藏識和合而說,故有時言如來 藏,單指淨如來藏,如以性空等說如來藏及無我如來藏是。 有時言如來藏又兼攝藏識,如說如來藏是善不善因是,說藏 識亦然,有時單指染污藏,如說生於無明住地,與七識俱是 。有時包涵淨如來藏,如說心如工技兒是。 起信論所言真如有二﹕(1)真如門之真如(係無為法 之真實如)。(2)生滅門之真如(係清淨法)。論於互熏 前,自行料簡云﹕一者淨法,名為真如云云。論者多未留心 及此。 論既以淨法為真如,則受熏之真如,自是淨法如來藏。 以淨法薰,則如來藏無漏增。以無明熏,則如來藏被染。( 能薰之真如體相,論自釋云﹕具無漏法。備不思議業作境界 之性,此即攝論四清淨也。無漏法,即得此道生此境二清淨 ,餘皆自性離垢二清淨也)論言﹕心從本來自性清淨者,謂 即如來藏,體性是真如故。 64頁 習氣是無漏故,客塵所染者,謂藏識依於自體,非是主故。 剎那變動,猶如塵故。藏識不轉,則如來藏被其染污迷覆, 不能成佛故。 心性非識唯是真如者,亦指如來藏說。以淨如來藏, 純是真如無漏非是識故。 不生不滅之如來藏,與生滅之藏識,和合俱轉,猶如水 乳,如前已說。 先生以根塵識三之和合,解起信和合二字,謂非楞伽聖 言,非勝鬘如來藏與七識俱,似有誤會。武熟讀楞伽勝鬘攝 論起信,覺無差別,皆是聖言。觀疏決所說,不能無疑,特 還質之。 先生,不知以為如何﹖ 又先生於抉擇五法談正智中,謂「『分別論』與起信同 」,亦有疑惑。查唯識破「分別論」者,係破轉成無漏一語 。若言心性轉,心性是真如,不可轉故﹔若言心轉,心是有 漏,有漏不轉無漏故。而起信則不然,起信真如即如來藏自 性,雖被藏識和合染污,而藏識轉捨時,自性清淨,常琱 變。至無漏習氣,則如來藏本具,非由真如所變,亦非藏識 有漏,變成無漏也。故無有過,抉擇談所指之過,似屬錯誤 ﹗ 又說﹕「染淨不相容,正智無明不並立,即不得熏,謂 起信熏習不成云云。」據上文觀之,則如來藏之無漏與藏識 有漏和合俱轉,豈得言不相容,不並立耶﹖若果不相容,不 並立,則攝論無漏習氣,即不應寄居異熟識中,和合俱轉﹔ 既能和合俱轉,而又能以聞思修熏習,下中上品次 65頁 第漸增,如是如是異熟果識,次第漸減,即轉所依,乃至一 切種永斷。則起信等同,而言不能熏者,有何異因耶﹖若謂 攝論於淨法聞思修而起熏習故可。起信以真如熏習故不可者 ,起信自料簡言,淨法名曰真如。又謂依法力熏習,(法力 即淨法)。如實修行(即以聞思修修行),滿足方便(方便 即加行道)故,破和合識,(即破前和合俱轉之阿賴耶識也 )。滅相續心相。(即滅剎那生滅相續之藏識也)。此與攝 論熏滅異熟果識者,有以異耶﹖ 又說﹕「真如體義,能熏所熏,都無其事云云。」言無 所熏可耳。若能熏似不可言無,何以故﹖瑜伽(五十二卷) 云﹕「諸出世間法,從真如所緣緣種子生。」倫記(八十七 卷二十二頁)云﹕「真如種子者,緣真如為境,而熏成種子 故。」顯揚頌(十六卷十三頁)云﹕「無執圓成實,熏習成 清淨。」長行云﹕「圓成實自性無執著故,起於熏習,則成 清淨。……」當知即是轉依相。瑜伽(五十一卷十頁後)﹕ 「由緣真如境智修習多修習故,(修習二字,與熏習同)而 得轉依。」又說﹕「緣真如境聖道,方能轉依故。」又(八 十卷二十頁)云﹕「阿羅漢所得轉依,唯用緣真如境修道為 因。」佛地論(三卷四頁)云﹕「因者,即是清淨法界,( 彼論清淨法界,即是真如)是能生長聖法因故。果謂聖智, 緣彼生故,依止彼故。」(此說真如為因,聖智為果。聖智 緣真如生,依止真如故)凡此皆以真如為所緣境,而熏習耳 。起信論說﹕「真如自體相熏習,備有不思議業作境界之性 者,即此義也。」 66頁 又說﹕「真如緣起之說出於起信論。」武遍覓不得﹗不 知此說出起信何頁何句﹖尚望指示,俾知所以。若依法藏, 真如隨緣,說名真如緣起,則非所敢知也。 再者,觀法藏起信論疏,貽害匪淺。何以故﹖法藏於奘 師譯場中,意見不合,憤而出場,是法藏未解唯識今學也。 起信譯於唯識古學之真諦,即唯識古學也。彼既不通今學, 如何能通古學耶﹖故彼不知如來藏與藏識和合,猶如水乳。 (故解此段猶豫其辭,又說如來藏與七轉識和合,自己亦不 敢相信,毫無定識)於解不通處,輒妄造真如隨緣之說以自 開通。試問水乳和合時,隨取一滴,皆是水乳,誰隨於誰耶 ﹖若彼果知和合之理,則單言和合,已足疏解全論而有餘。 何必摻以人語,杜撰隨緣,遂令後世之學者迷盲耶﹖ 又真如內熏者,謂即如來藏無漏習氣,能熏習藏識也。 此義云何﹖攝論云﹕「出世心種子,(即無漏習氣也)雖未 生出世心,已能對治諸煩惱纏,已能對治諸險惡趣,已作一 切惡業朽壞對治。」此即無漏習氣內熏氣也。然則起信論義 ,即楞伽經阿毘達磨經義也。(無著菩薩依阿毘達磨經造攝 大乘論,故知攝大乘論義,即阿毘達磨經義也) 茲將起信論心圖示於次﹕ 67頁 摩訶摩 ┌──────┴───────┐ 二義 一法 ╱∣╲ ┌───┐ 用 相 體 ∣世是法∣ 大 大 大 ∣間心謂∣ ∣ ∣ ∣ ∣出攝眾∣ 謂 謂 謂 ∣世一生∣ 三 如 真 ∣間切心∣ 身 來 如 ∣法 ∣ ∣ 藏 ∣ └─┬─┘ ∣ ∣ ∣ ↓ 即 即 即 ┌─────────┐ 攝 佛 攝 ∣ 心 ∣ 課 地 論 ∣義剎藏 藏 如體如∣ 彼 經 彼 ∣也那識 來是來∣ 得 五 果 ∣能生攝不識 藏真藏∣ 智 法 斷 ∣轉滅世異 和 如攝∣ 體 攝 體 ∣生法間猶 合 法出∣ 大 ∣七是法如 俱 身世∣ 覺 ∣識煩具水 轉 所法∣ 地 ∣ 惱有乳 不 攝具∣ ∣ 藏漏名 一 即無∣ ∣ 即習阿 覺漏∣ ∣ 不氣賴 義習∣ ∣ 覺是耶 也氣∣ └┬───────┬┘ ︹ 心 ︹ 心 示 生 示 真 大 滅 大 如 乘 乘 體 體 相 ︺ 及 ╱╲ 用 如 如 ︺ 實 實 ┌────┴──┐ 不 空 用 體 空 ︹ ∣ 相 ︹ 真 ┌─┴─┐ ┌──┴─┐ 此 如 ∣如用謂∣ ∣相真體謂∣ 就 是 ∣用即心∣ ∣ 如相心∣ 所 二 ∣ 真之∣ ∣ 體即之∣ 顯 空 └┬─┬┘ └┬──┬┘ 說 所 ∣ ∣ ∣ ∣ ︺ 顯 (二) (一) (二) (一) 此 平 差 不 無 就 等 別 思 漏 能 緣 緣 議 法 顯 境 即 說 性 得 ︺ 即 此 自 道 性 生 離 此 垢 境 二 二 清 清 淨 淨 。 。 由此觀之,則內熏外熏,似皆不成問題,不知是否﹖ 又抉擇五法談正智文中云「真如是所緣,正智是能緣, 能是其用,所是其體。」意謂真如是正智體,正智是真如用 。鄙意有疑者,若因真如為一切法體,故說彼為正智體,說 正智為彼用者﹔則無明亦以真如為體,亦應為彼用。詮法宗 用,應主無明。(餘法亦然,皆同此難。)若因智能緣如, 說如為體,智為用者,則後得智不緣如,應非以如為體,亦 非真如之用。後得智能緣依他, 68頁 應依他為後得體,後得應為依他之用。且體能起用,則正智 應由真如而起,不應由種子而生。(何以又說正智有種,由 種而生耶﹗)用能顯體; 則真如應由正智所顯,不應由二空 所顯。(何以諸論皆說真如二空所顯耶)若所緣能緣,可互 為體用者,則眼能緣色,耳能緣聲,應眼耳是色聲之用,色 聲是眼耳之體。此既不爾,彼云何然﹖佛地論說﹕「真如正 智各有其體。」(三卷十頁後一行云﹕無漏無分別智相應心 品,無分別故,所緣真如不離體故,如照自體,無分別相云 云。既云所緣真如體,如照自體。當知自有體,不以真如體 為體也。又三卷五頁云:佛自體者,清淨真如為體相故,及 緣此境無分別智為體相故。由此可見真如正智各有體相,佛 以此二為體也。)不過正智依止真如耳。(佛地論說﹕如前 因果中已引。唯識云﹕四智心品,所依常故。疏﹕所依謂真 如。)由此觀之,則前題似已錯誤。後面推斷,是否不差﹖ 武昌無慧目,不敢自信,敢煩裁奪示知為禱﹗此頌道安 。 私淑生 周繼武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