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相別種辨

景昌極
現代佛教學術刊第28冊
1978年11月出版
頁339-369


. 339頁 唯識二派,一今一古。護法安慧,爭議紛紜。竊思二師 ,義實一貫。相反相成,如彼空有。有玄奘大師,妙善取捨 ,折衷決擇,不落偏頗,基測諸師,衍護法義,矯枉過正, 遂爾支離。古師立言,非不善巧。千百年來,坐此不申,妄 其粗淺,率爾陳疑,庶幾有道,因而正之。 成唯識論,雙列二說。觀其會通, 咸可冰釋,述記為梗 ,橫生荊棘,疑其傳言,曾參已意。且就述記,明其相違, 一為古師,辨其誣枉。 成唯識論第一卷中,世親頌云: 由假說我法,有種種相轉,彼依識所「變」此能變唯 三。 本論釋云: 「變」謂識體轉似二分,相見俱依自證起故。 基師述護法等義云 (述記卷二): 謂諸「識體」即自證分,轉似相見二分而生,此說 「識體」是依他性,轉似相見二「分」 340頁 ,非無,亦依他起,依此二分,執實二取,聖說為無 ,非依他中無此二分。 作如是言,誰能否認,不謂下語,更生枝節。 許有「相見二體性」者,說相見種或同或異。若同種 者,即一識「體」轉似二分「相」「用」而生。如一 蝸牛,變生二角,此說影像「相」「見」,離體更無 別性,是識用故。 當知自證乃識自「體」,見為識「用」,相為識「相」 ,體相用三,不即不離。非此相用有別自體,猶彼體用無別 自相。種子為體,發為自證。覺性為見,狀貌為相,一相一 用,唯具一體。三定不離,合為一識。斯理決定,斯言善巧 ,不謂基師,更持異議。 若言相見各別種者,見是自體分之義用,故離識體, 更無別種。即一識體,轉似見分別用而生。識為所依 ,轉相分種,似相而起。以作用別,性各不同,故相 別種,於理為勝。故言識體轉似二分。此依他起,非 有似有,實非二分。似計所執二分見相,故立似名。 相別有種,何名識變,不離識故,由識變時相方生故 ,非境分別心方得生,故非唯境,但言唯識。此顯能 變相見二分,用體別有。若無自證,二定不生,如無 頭時,角定非有,及無鏡時,面影不起,皆於識上現 相貌故。故說二分,依識體生,上來總是護法解訖。 論謂相見俱依自證,又謂識體轉似二分。俱依云云,顯 示二分平等平等。轉似云云,明謂識體自轉似他,強為作解 ,必不可通。護法真義,豈其若是。 341頁 且致疑云:既謂識體即自證分,又許相見為二體性,斯 則一識乃有二體。既有二體,便成二識,云何謂一識二分﹖ 且自證分亦名自體,體謂具種,依他中實,三分同種,乃獨 稱「體」。分謂分位,依他中假,一種三觀,故並為「分」 。不爾,相分亦當稱體,疏所緣緣亦應為分,淆亂體分,莫 此為甚,顧名思義,新說奚為﹖ 復次,謂同種者,如一蝸牛變生二角,此喻不善。蝸牛 二角,處所不同,而相見分不可析故。應說喻言,譬彼日光 ,自有明性,能明所明,體實是一。彼世間人,謂能照暗, 眾論皆破,茲不具說。 (如百論捨罪福品說,燈不自照,亦 不照暗,何以故﹖明暗不並故,燈亦無能照,不能照故,亦 二相過故。一能照,二受照,是故燈不自照。所照之處亦無 暗,是故不能照他,以破暗故名照,無闇可破故非照。初生 時,名半生半未生。生不能照如前說。何況未生能有所照。 若燈有力不到暗而能破暗者。何不天竺然燈,破震旦暗﹖佛 地經論亦用燈喻。就似義說,故謂自照亦能照他,彼謂四分 體唯是一,可證。) 而彼達光非照暗者,又復妄謂:一光之 內實有能明、所明二體,不悟光體實惟有一,如是一識自有 覺性,能覺所覺,體實是一。彼世間人,謂覺外境,大乘廣 破,毋庸更辨,而彼達識非覺外者。又復妄謂:一識之內實 有能覺、所覺二體,不悟識體實惟有一。 或有難言:光之所明,只是一相,識之所覺,差別種種 。是故二者,不可相喻,誰謂所明,只是一相,光有大小, 即大小異;光有長短,即長短異;光有強弱,即強弱異;光 有成線、成星、成珠,即形式異;光有顏色,即顏色異,詳 為剖析,乃至無量,所明既異,能明隨之,勿綠色光明黃色 故。非所明多,而能明一,體不二故,其理決定,如是所覺 色聲香味,雖各無量,而 342頁 彼能覺,亦復無量,不得執為見一相多。 或復難言:如人張眼,頓見國旗,此國旗色,乃有五類 ,而了別用,行相唯一。是故二分,多寡不同,不可說為共 依一體。此之五色,乃至萬色,本是一相剎那頓現,後意分 別方執為多,今姑不論。且問彼云:汝執相五,是一見分, 配五相分,相既別種,則彼五相應有五種,多種現行而成, 一識淆亂法相便成大失。剎那意識,緣十八界,親所緣相, 亦唯是一。不爾,意緣龜毛,應無相分,應非有為心心所法 。且一相分似五分相,尚許說為實是一分。一自體分,似二 分現,云何說為非復一體﹖ 或復難言:光非自明,人見其明。識之自覺,自覺其覺 ,二者不同,寧可相喻。清辯有言:「隨其所應,假說所立 能立法同,不可一切同喻上法,皆難令有。如說女面端嚴如 月,不可難令一切月法,皆面上有。」是故掌珍,立有為空 。幻亦有為,而以方便令愚者悟,得立幻喻。如是吾今立識 體一,光亦是識,而以方便令愚者悟,得立光喻。總立喻云 :光之自體,喻如種子或自體分,明性喻見,狀貌喻相,體 相用三不即不離。苟會不二亦得,言二為執二體,說實一分 ,前為護法,後為安慧,相反相成,誰曰不然﹖ 復次彼云:「此依他起,非有似有,實非二分。似計所 執二分見相,故立似名。」愚按本論第八卷中: 343頁 依他起性,有實有假,聚積、相續、分位、性故,說 為「假」有,心心所色,從緣生故,說為「實」有。 假即說假,實即說實,庶令愚者,有所適從。「非有似 有,實非二分。」似此二分,即上所言分位假有,然彼又謂 相見別種,體性各二,又似上言緣生實有,似此等語,實繁 有徒。或有或無,頗難會意。 復次述記解「假」字云: 於一法上假施設故,若彼實者,應有多體。 今倣其論而致詰曰: 相見假有,自體分上假施設故,若謂實者,斯一識上 應有多體,一識多體,或彼所許,然 成唯識第二卷言: 相見所依自體名事,即自證分。 又言: 如集量論伽他中說:似境相,所量;能取相,自證; 即能量,及果。此三體無別。 又言: 如是四分,或攝為一,體無別故。如入楞伽伽他中說 :由自心執著 ,心似外境轉,彼所見 344頁 非有,是故說唯心。 如是等文,不可勝舉,縱善附會,豈免矛盾。凡此所引 ,皆護法文。並我奘師大手筆譯,與彼前說,乃不相容。定 知別體,非護法義。 雖是分位,而別有種,是依他起,斯有何過﹖既別有種 ,別有體者,何謂分位﹖ 復次,彼是分位,說為分位,是依他有。執別有種,如 自體識,即計所執。如汝所執,非尚依他,豈許分位,即謂 無過﹖ 復次,彼云:「相見別有種,何名識變,不離識故。」 以不離故,成立唯識。真唯識量,理善安立。復以不即,謂 境別體,以暴易暴,孰知其非﹖不「即」即「離」。不「離 」即「即」。不即不離,詞涉矯遁,然諸佛說不即不離,前 謂分位,後謂同體。相用即是體之分位。親光有言:「義用 分多,非體有異,如一法上,苦無常等種種義別,而體是一 。」又云:「雖是一體多分,合成不即不離。」可證斯義。 如阿賴耶,有其三相:因果二相,及與自相,故名異熟,及 一切種,並阿賴耶,共有三名。三定不離,體無別故。三亦 非即,相用異故。如稱「二物」,「二」不離物;無別體故 ,「二」非即物,體相異故。如說真如與有為法,不即不離 ,「如」不離法,是其體故。 (真如體者,意謂諸法實相實 理。二空所顯,非即二空,不可誤作數論自性,與勝論實, 此可參看親光法師佛地經論第七卷首辨真如義。) 「如」非 即法,體用異故。 (參看下引吾歐陽師抉擇談中四重體用。 ) 相不離見其體同故,相非即見相用異故,如理應知。 345頁 復次,定不離者,體性不二,若謂二者,即著人破,如 我奘師唯識量云: 真故極成色,定不離眼識。自許初三攝眼,所不攝故 ,同喻如眼識,異喻如眼根。 外人或立能破量云: 真故極成色,非定不離眼識,一能一所,體性異故, 喻如能耕之人與所耕之地。 因倣其式而立量云: 人定不離地,自許三才攝,天所不攝故。同喻如地, 異喻如天。 彼即不然,此云何爾﹖欲卻其難,則唯有言,吾宗相見 ,體性不別。非他「能」「所」,所能比喻。不者,試有以 語我來。 復次,體非是即,而定不離,遍閱諸法,無同法喻。即 彼自解「相見俱依自證起」云:「如無頭時,角定非有,乃 無鏡時,面影不起。」諦觀察之,喻實不倫,頭之與角,非 定不離,豈如自證,與彼見相,有此角處,非有彼角,豈如 相見,融合無間。影不離鏡,或不離面,尚是問題。廣如深 密測疏中說:鏡可離面,面可離鏡,影滅鏡存,豈如相滅, 自證隨隱,鏡面別體,豈如自證與見不二,或謂相見,如影 隨形,雖不離形,影實有體,依他諸緣而得起故。然形離影 ,依然故我,豈見離物,亦得獨存,又形與影,空間不同。 處尚不同,何不離有,展轉推求,有無窮過,更設他喻,例 同此破。 346頁 或有難言:正智緣如,都無所得,勝義諦中,空無有相 。云何定謂見不離相,諸佛境界,不可思議,莫執語言,自 生疑慮。經不云乎:「無智無得。」豈惟無相,見亦何有。 又不云乎:「云何名勝義諦,答言此中智尚不行,況諸名字 。」又不云乎:「無所得者得無所得。」又不云乎:「善現 、當知、色名諸色無性之性。」又不云乎:「一切諸法,皆 同一相,所謂無相」,斯「無相」相,非相都無,若都無者 ,智應非智,如緣龜毛,等無異故。是故當知,一識「體」 上,似能緣「用」,說名見分,似所緣「相」,說名相分。 二分平等,融合無間,猶如光明,狀貌種種,就其明性,假 說能明,就其狀貌,假說所明,二定不離,體惟是一。然「 無明」狀,實有如聲。 (暗亦是明,如楞嚴說。明謂明性, 實即眼識。) 故不得說一切惟光。若「無見」相 (非覺性物 。) 亦是實有。寧得世間一切唯識,無狀之明,無相之見, 匪夷所思,無同法喻。正智緣如,都無所得,其意殆謂,除 正智體,別無真如,可證可得。於茲護法,實獲吾心。廣百 論釋,智者應讀。 (如第十卷辨勝義云:「若言如彼無分別 智所行境界,究竟空無。若爾,所行究竟無故,無分別智應 不得生,設許得生,亦非真智,緣無境故,如了餘無,智既 非真,境應是俗,又此所行,非真勝義,以是無故,猶如兔 角。」佛地經論,亦有此說,又可參看掌珍論下辨出世智不 緣真如,以及真如異我等義。 復次,彼云:「由識變時,相方生故。如大造色。」四 大造色,說始初民,與彼五行,同其怪誕。諸佛方便,隨順 世間,不究小節,故仍舊說,後人不了,巧為附會,堅濕煖 動,亦胡可通,科學已破,此毋庸辨,引為同喻,徒害自宗 ,百喻經云: 昔有老母,在樹下臥,熊欲來博。老母得急,即時合 樹,捺熊兩手,熊不得動,更有異 347頁 人,來至其所。老母謂言:汝共我捉,殺分其肉。時 彼人者,信老母語,即時共捉,既捉之已,老母即便 捨熊而走,剩彼愚人,為熊所困。凡夫之人,作諸異 論,辭不善巧,多有諸病。後人捉之,欲為解釋,不 達其意,反為所困,如彼愚人,代他捉熊,反自被害 ,為世所笑。 愚觀佛子不了經意,代他捉熊,正復相類。聊錄此段, 以告來者。 復次,彼云:「由心分別,相境生故,非境分別,心方 得生,故非唯境,但言唯識。」且倣其論,而立說云:「由 境有相,心方生故,非心有相,境方得生,故寧唯境,不言 唯識。世俗共知,識雖不起,而境自在,勿心無相,而得生 故。」彼既不然,此云何爾﹖誠若是者,心境不離,而體是 二。即一法界,有二種法:一、有覺性,一、無覺性。既非 唯識,亦非唯境。心物二元,理所必至。誠若是者,諸佛不 說三界唯心 (華嚴經說) 一切唯覺 (密嚴經說。本論皆引。 ) 愚雖不敏,敢據佛言,大聲疾呼,定其非是。 又述記稱:「德光論師,先小乘學,造十地疏,釋一心 言。如言王來,非無臣從。舉勝者故,非謂唯心便無境等。 」本論斥為迷謬唯識,執有色種無覺性者,仔細尋思,與此 異否。 或將救言,彼是外境,斥為迷謬。吾境是內,何害唯識 ﹖今且問彼:何外何內﹖種體異同,以判外內。豈謂空間, 有內外義﹖自心他心,此種彼種,光光相網,俱遍法界,空 間非異,而自 348頁 相外,所以者何﹖種體異故,自體種一,似見相現,雖似二 現,而實一體。就其相分,說為內境,豈彼內境,離見有體 ,若別有體,還成外境。 或有難言:若是則佛不說色法。皆心法故,如心心所。 誰謂色心相狀無別,但不說有無覺性色。攝大乘論,識分四 類:一似「根」識,二似「塵」識,三似「識」識,四似「 我」識。又前二識,說為「色識」,後之二識,名「非色識 」,本論第七,亦引彼頌。明「諸色處,亦識為體。」如是 立言,善巧絕倫,試思根塵,何亦名識,雖亦名識,相類不 同。就前二類,諸佛方便說為色法;就後二類,諸佛方便說 為心法,雖相不同,非一有覺一無覺性。如彼光明,無色有 色,雖相不同,非一有明一無明性。 或有愚癡,謬唯識理,分別執深,即復難言,現見人畜 ,雖是色法,而有覺性,眾所共知。現見瓦石,亦是色法, 豈彼瓦石,亦有覺性。且試問彼:人之與畜,所謂他心。汝 所現見,為是他心,為復他身。若是他心,他心何狀﹖汝於 何處,見他心狀,若是他身,則他死頃,尸身猶存,豈謂他 身,能覺他物﹖當知所見,既非他心,亦非他身。只汝心識 ,似他身現,似根似塵覺性自具。反觀自身,亦復如是,故 汝所執,離心識體,有別根塵,則彼根塵,遍計妄執,類彼 龜毛,都無覺性。如我所明,似「根」「塵」識,識之一種 ,則此根塵,寧無覺性。譬彼光明,現紅綠色,如汝所執, 離自光體,有別紅綠,則彼紅綠,定無明性。如我所明,此 紅綠光,光之一 349頁 種,則此紅綠,寧無明性。若是之謂三界唯心,一切唯覺。 山河大地,皆是妙明真心中物。 或復難言:我所謂色,指「本質塵」,疏所緣緣,離見 有體。然此本質,八識相分,離八識體,別無本質,八識自 性,見細相麤,似無覺性,非覺都無,如暗澹光,類笨重物 。似無「明」性,「明」實是有,不爾,何來大圓鏡智﹖ 復次,論云:「依斯二分施設我法,彼二離此無所依故 。」此須善解,方可無過,非必別體,乃為所依,妄執為有 ,本不待依,有體可依,不名妄執。縱實有體,無所依義。 況復非有,而謂所依。譬彼妄人,謂龜毛有。除名言種,何 體可依,縱他世界,龜實生毛,而此妄人,只憑臆說,彼毛 於之,無所依義。倘此人說,實依彼毛,則不得言,此人為 妄,我法二執,同彼龜毛。本不待依,唯依妄想。然見相分 ,雖無別「體」,實有「相」「用」似二取現。二取習氣, 以是而成,非如龜毛,都無體相,必執二分,實有二體,然 後說為同龜毛體。假設依言,非依二體,諸有智者,勿執依 義。 故安慧師出正解云 (述記卷二): 變謂識體轉似二分,二分「體」無,遍計所執。 (二 分別體,是計所執。) 除佛以外,菩薩以還,諸識自 體,即自證分。由不證實,有法執故,似二分起,即 計所執,似依他有。二分「體」無,如自證分相貌亦 有。 (謂雖無體,而有似體之相。) 以無似有,即三 性心皆有法執。 (辨此問題,諸俟異日。) 八識自體 ,皆似 350頁 二分。如依手巾,變似於兔,幻生二耳。二耳體無, 依手巾起問:此二體無識體如何轉似二分﹖答:相見 俱依自證起故,由識自體虛妄習故,不如實故,或有 執故,無明俱故,轉似二分。若無識體,二分亦無。 故二分起,由識體有。凡是所執,「體」皆是無。若 執自體,即執能取,不異見分,故更不說為我法依。 於次卷中,基師述難陀等義云: 相分體性,雖依他有,由見變為,故名唯識。此相分 體,實在於內,不離於識。妄情執為似外境現,即以 依他,似計所執。依此似外相分之上,世間聖教,說 我法執,見變似能取,亦相分攝。 其所謂見,當於安慧之自證分,然既謂見,顯能見他, 不如安慧,立言善巧,雖謂相體,是依他有,由見變為明非 別體,即以見體為其體故。又謂見分變似能取,亦相分攝, 其言頗精,後意分別,執二取故。觀此三師,語雖各異,苟 得其意,無不可通。其下基師,總結異義,兼敘奘師。糅譯 凡例。 或實說一分,如安慧,或二分,親勝等,或三分,陳 那等,或四分,護法 (中略) 等。初後有義,理教皆 均,取捨難知,無偏勝也,今此亦爾,無偏勝故。 於茲可見,奘師已知護法新義難偏勝矣。 351頁 成唯識論,第二卷中,護法義云: 然有漏識自體生時,皆似所緣能緣相現。彼相應法, 應知亦爾。似所緣相,說名相分,似能緣相,說名見 分。若心心所無所緣相,應不能緣自所緣境,或應一 一能緣一切,自境如餘,餘如自故。若心心所無能緣 相,應不能緣,如虛空等。或虛空等亦是能緣,故心 心所必有二。「相」,如契經說:一切唯有覺,所覺 義皆無,能覺所覺分,各自然而轉。 有者有相,無者無體,斯二師意,本自周圓,當知識起 ,實似二分,愚夫共知,有二取故。然說為分,明非別體, 謂有別體,所計所執,知是分位,名依他假,且此二分,非 現量得,後意分別,方執二故,本論卷七破外境云: 色等外境,分明現體,現量所得,寧撥為無。現量證 時,不執為外。後意分別,妄生外想。故現量境,是 自相分,識所變故,亦說為有。意識所執,外實色等 ,妄計有故,說彼為無,又色等境,非色似色,非外 似外,如夢所緣,不可執為是實外色。 今倣其論而立義云: 相見二分,分明現證,現量所得,寧撥為無。現量證 時,不執為二。後意分別,妄生二想,故現量證,是 自證分,緣所生故,亦說為有。意識所執,相見二體 ,妄計有故,說彼為無,又能所二,非能似能,非所 似所,如夢所緣,不可執為是實能所。 352頁 復次,厚嚴經謂「一切唯覺」,即自體分。謂能所二, 自然而轉,二取習氣,由來久故,所覺義無,正謂相境無別 體性。基師述云:「自然而轉,謂見相分,各各自然從其因 緣和合而起。」仍是成立相見二分,各別體性,恐非經意。 然述記解自證分云: 此二所依自體名事,言所依者,是依止義,謂相離見 ,無別條然各別自體。此二若無一總所依者,相離見 應有。是二法故,如心與所,然無別體,但二功能, 起二用時,由有此體,然小乘人,心外有境,即以為 所緣,大乘說無,故以彼小乘行相,為大乘相分。大 乘心得自緣,別立自體分,即以為事。故以見分名行 相,即小乘事。體是見分,不立自證分,無返緣故, 大小二乘,所說各別。然彼雖云:刀不自割,如何心 能自緣。別立自證分。 前言相見,許二體性,此言無體,但二功能,義似相違 ,語非善巧,智者一失,何用為諱。蓋有為法,皆是用義。 體中之體,不可言說,用中之體,斯為種子,故成唯識第二 卷云: 此中何法名為種子。謂本識中親生自果功能差別。 吾歐陽師,妙得法相,抉擇體用,開為四重: 一、體中之體──一真法界 353頁 二、體中之用──二空所顯真如 三、用中之體──種子 四、用中之用──現行 謂二功能,遂立二種,二種立已,即成二體。有為法中 ,種即體故,更加自證,應成三體,功能異故,能所別故。 然基師等,非不自知,言不善巧,遂成矛盾。故下即云:「 大乘心得自緣,別立自體分,即以為事。」正義正觀,確乎 不拔。外人不了,妄興責難,刀不自割,心寧自緣,護法菩 薩,隨順世間,為立自證,及證自證。既名為分,顯為分位 ,又屢聲明,其體不二。諸有智者,自能神會,然剖析多, 則支離易,其不善巧,可得而言。 刀不自割,指不自指,能割所割,能指所指,體是二故 。可離外故,光可自明,火可自熱。能明所明,能熱所熱, 體是一故。定不離故,識亦如是。能緣所緣,體是一故。定 不離故。密嚴經云:「是知識分別,現境還自緣。」深密經 云:「吾說識所緣,唯識所現故。」謂能自緣,誰曰不宜。 何假多分,轉滋疑慮。且自證名,謂自證自,念自起耳,境 自現耳,自具覺性,無實能所,謂見緣相,猶是假說,況復 自證,而能證他。又豈自證,而被他證﹖故安慧言,最為善 巧。 或有救言,自證緣見,由比量得。如 此若無者,應不自憶心心所法。如不曾更境,必不能 憶故。 354頁 更以理推,立證自證,圓通善巧,後起勝前,集量佛地 ,皆同一說。謂不相緣,何以解此﹖彼救非理,所以者何﹖ 凡有為法,似能緣相,及似所緣,皆得自憶,能所相待,闕 一不成。無無「能」所,無無「所」能。無能之所,且假說 為「不曾更境」或「非所緣」,無所之能,且假說為「未更 境見」,或「非能緣。」 (意緣龜毛,亦有相分,不得說為 無境之見。) 雙非能所,乃不得憶,曾能曾所,皆得而憶。 例如美洲未發見前,是「非所緣」,曾無「能緣」故不能憶 。然當爾時,亦無人憶,有哥倫布,曾見美洲。所以者何﹖ 彼其「發見,」尚「非能緣」,曾無「所緣」亦不能憶。能 所二分,平等平等。豈必「非所」乃不得憶﹖苟曾為「能」 即得而憶。是故境不喻見,見不喻境。以境喻境,以見喻見 ,方是極成。應立說云: 一、曾被見「境」 (一切相分) 皆得而憶。 未被見 「境」,皆不得憶,如哥倫布無有發見,誰憶哥 倫所見「美洲」﹖ 二、曾更境「見」 (一切見分) 皆得而憶。 未更境 「見」,皆不得憶。如彼美洲,尚未被見,誰憶 美洲為哥倫「見」﹖ 今於能上,更增一能。亦應所上更增一所。且倣其論而 立說云: 「相所證分」亦應是有,此若無者,應不自憶曾所更境 。如未更境之見,必不能憶故。彼既不然,此云何爾﹖厚嚴 頌云: 355頁 從生心二性 內外一切分 所取能取纏 見種種差別 今接不空所譯密嚴,中有頌云: 內外一切物 所見唯自心 有情心二性 能取及所取 其中皆似無四分義,護法引此,未為確證。竊思人憶心 心所法,凡所憶者,似疏所緣。如緣他心,不親取故。疏所 緣中,見唯是能非一剎那見通能所。所謂自證,指體而言。 亦非自證,為能為所,相淆亂故,理不然故,同法喻無故, 世間現量,不如是故。諸聖教中,除此三師,更不說有心內 數分,一剎那間,互相緣故,當知四分,非實必需,是彼諸 師,隨俗假立,安慧師義,惟實一分,令人直入不二法門, 簡捷少過,私心慕焉。 成唯識論第七卷中,護法等師釋所緣緣: 謂若有法,是帶己相。心或相應,所慮所託。此體有 二:二,親二疏。若與能緣體不相離,是見分等內所 慮託,應知彼是親所緣緣,若與能緣體雖相離,為質 能起內所慮託,應知彼是疏所緣緣。 基師述云: 謂若有法者,謂非遍計所執。所執無體,不能發生能 緣之識,故非是緣,即簡經部,眼識緣和合色,體是 假法。識雖似彼,有所緣義,而非是緣,以無體故。 今此必是有體方緣。 356頁 帶者是似彼境相義,即能緣之心,有似所緣之相,名 帶。以此理故,正量部師,般若囗多,造謗大乘論。 遂破此云:無分別智,不似真如相起,應非所緣緣。 戒日大王,為我大師,設十八日,無遮會時,造制惡 見論。遂破彼云:汝不解我義,帶者是挾帶義,相者 體相,非相狀義,謂正智等生時,挾帶真如之體相起 ,與真如不一不異,非相非非相。所慮即前義,「所 緣」所託者即前「緣」義。安慧等師,既無見分,如 何解所緣﹖若與見分等體不相離者,簡他識所變,及 自八識各各所緣別,唯是見分內所慮託。此有二種: 一是有為,即識所變,名內所慮;二是無為,真如體 不離識,名所慮託,即如自證,緣見分等,並是此輩 。此有為者,四分中相分攝也,疏所緣緣,與能緣心 相離法是,謂即他識所變,及自身中別識所變,仗為 質者是。要為本質,能起內所慮託之相分,名疏所緣 緣。 制惡見論,惜今不存,愚於此段,滿懷疑慮。既是一體 ,何慮何託﹖慮尚是假,況有託義。若謂一體,實有二分, 更互相託,而後得生。見挾帶相,不名託相,相為見緣,不 名託見。凡並起者,皆不相託,如同時生心心所法。 (十二 門論觀三時門云:若「因」「有因」一時,時亦無因,如牛 角一時生左右不相因。) 經論所謂仗因託緣而後得生,「而 後」云者,意謂果生,待彼因緣,而非因緣,待彼果生,今 謂見生,託彼相緣。又謂相生,由見夾帶,猶如二人,甲謂 乙言,吾待汝行,然後得行;乙亦謂甲,吾待汝行,然後得 行,是則二人,終不得行,如是相見,若互相託,終不得生 ,現見並生,故知二者,終不相託, 357頁 然見與相,定不可離,二人可離,未為善喻,應云如火,具 熱與光,雖是並起,而不相待。復次,爾既不說相分以見為 能緣緣,見豈以相為所緣緣﹖不平等因,不得立故。且彼亦 云:有為相分,即識所變,名內所「慮」無為現量,名所「 慮」「託」,是則前者,慮而非託,親所緣相,「所緣」非 「緣」。 復次,眼緣和合,陽燄、水月,或緣實色,疏所緣緣, 或有或無,親所緣緣,應皆是有。同是相分,何莫所託,有 體無體,依何而判﹖「識雖似彼,有『所緣』義,而非是『 緣』,以無體故,今此必是有體方緣」。此所謂體,非關本 質;彼是疏緣,此親緣故,除卻本質,同是影像,既同是影 ,何假何實﹖豈水中月,與彼病眼所見空華,假實有異﹖前 託月質,後無質故,且既謂相,「體」「無體」異,斯則前 言,相具別種,不遍一切,還害自宗。 或復救言,於此奘師有一頌云: 性境不隨心 獨影唯從見 帶質通情本 性種等隨應 可證相種,有別不別,雖違護法,未害自宗。此之一頌 ,文出樞要,多有解釋,未明作者。慧沼等言,以屬三藏, 未識果出三藏意否﹖然即彼頌,判三境言,若善解之,亦自 可通,此所謂境,殆兼親疏二所緣言,託質之影,斯為性境 ,質自有種,故不隨心,無質之影,名曰獨影,影不似質 ( 此不似言,謂反常態,非與本質比較而得。) 謂之帶質,疏 所緣緣,即是本質,有無似否,以判三境,境種境性,隨 358頁 應不同,豈謂影像,種無種異﹖後之解者,似益支離,馴至 獨影,亦謂別種 (圓測一派), 又謂性境,乃有三種,相見 相質,種皆別故 (參了義燈), 其難可通,如前已說。 復次,測云:「見相定別種生,各別熏故。如論下云: 論七轉識,及彼相應,所變相見,性界地等,除佛果善,極 劣無記,餘熏本識,生自類種。基師會云:此論總相,非委 細爾。又性界等,無別體種,但見分力,自體傍用」 (見學 記第一卷所引)。 獨影如是,性境亦爾,自體傍用,此言得 之,各別熏因,似未當理,故別種宗,亦不得成。親光菩薩 佛地論云:「如一識體,取境用多,由此熏生一種子體,亦 有多用」 (見第七卷), 豈謂多用,即各別熏。復次,雖性 等異,無害一體,譬如陽虎,貌似孔子,縱不隨俗說為善貌 ,亦當說言貌是無記,然彼陽虎,實是惡人,三性雖異,豈 謂陽虎與陽虎貌,實有二體﹖又如火球,既有球相,又有煖 性,性相不同,火種是一,然此諸喻,皆不極成,假說共體 ,體實是無,若實有體,不名唯識。一切皆以識為體故,善 會其意,斯在閱者。 又樞要等,以聖行果,徵凡夫境,以不可說,釋眾共知 ,縱極巧辯,何益正理﹖又況其中,歧異特甚。當今之世, 敵與昔異,以此服人,必非共許,以此自執,見卵求雞,亦 豈諸佛立言本意﹖恐厭煩文,且止於此。 或復難言:親所緣緣,既是假說,諸聖教中,何說四緣 ﹖私憶此中,唯疏所緣,不待能緣, 359頁 實有「緣」義,然此疏緣,亦唯是識,或己別識,或他心識 ,非無覺性,而為識緣,安慧等師,非無見分,唯謂見分, 在識體內,以是義故,一切唯識。 正智緣如,非凡夫境。然奘師言:正智生時,挾帶體相 ,亦無不可,如大光起,挾帶一切真實相故。然此光明,與 其實相,不一不異,一體二觀故,非相非非相,非彼俗眼所 見相故,平等一味,無分別故。疏所緣緣,亦容具有,一法 界中,非只一識,光光相網,不相礙故。 (大莊嚴論卷三菩 提品中偈云「譬如日光合,同事照世間,淨界亦如是,佛合 同業化」,又云「譬如日光照,無限亦一時,淨界佛光照, 二事亦如是」,又云「譬如諸日光,說有雲等翳,淨界諸佛 智,說有眾生障」。又云「如日自然光,照闇成百穀,法日 光亦爾,滅惑熟眾生。」 尚憶昔時,偶讀佛經,見說真如遍一切法,心生疑慮, 所以者何﹖既許諸佛親證真如,然彼真如終是所證,除彼所 證,必有能證,斯則能證,非真如攝,何謂真如即是法界﹖ 後閱中邊,悟二取無,乃知真如,唯識實性,以不即故,無 盡功德,以不離故,一真法界,方便說為體相用三,而與勝 論實德業異。不離識故,無質礙故,非一異故,離言說故, 「非不見真如,而能了諸行。」夢中說夢,無益且止。 成唯識論,第八卷中,述護法義,難安慧云: 有義一切心及心所,由熏習力所變二分,從緣生故, 亦依他起,遍計依斯妄執定實有無一異俱不俱等,此 二方名遍計所執,諸聖教說,唯量唯二,種種皆名依 他起故, (述記於此引攝論相 360頁 見,得成二種。) 此二種言 (謂二種類,非謂種子, 無性世親,釋論可證。梁譯攝論,則並此語,而亦無 之。), 又相等四法、十一識等,論皆說為依他起故 , (下列五難) 不爾,無漏後得智品二分,應名遍計 所執,許應聖智不緣彼生,緣彼智品,應非道諦,不 許,應知有漏亦爾。 (一難) 又若二分,是遍計所執 ,應如免角等,非所緣緣。 遍計所執,體非有故。 (二難) 又應二分不熏成種,後識等生,應無二分。 (三難) 又諸習氣,是相分攝,豈非有法,能作因緣 。(四難) 若緣所生,內相見分,非依他起,二所依 體,例亦應然,無異因故。 (五難) 由斯理趣,眾緣 所生心心所「體」,及相見「分」,有漏無漏,皆依 他起,依他眾緣而得起故。 基師述記,判為五難。今代安慧,略答如次: 若謂相見是識分位,僅屬相用,無別自體。如是依他, 我亦許有,謂別體性,即執實有,既執實有,斯遍計執,汝 說執義,還復自蹈。我謂是執,正指此言,諸聖教說,唯二 種種,但絕不言實有多體,相等四法,雖依他起,但依他中 ,亦有假實,相名是假,所取攝故,分別是實,離能所取, 唯是識故,正智無倒,淨依他攝,亦名圓成,離虛妄故,由 彼凡夫,執實有體,故楞伽經謂相名二,是計所執,說假為 實,即是執故,若執別種,即違經意。 後得智品,似二分現,相用無邊,皆不離體,諸佛實知 體性不二,故非所執。有漏不爾,俱生法執,執有實體,後 十地中,數數修習,勝生空觀,方除滅故 (答第一難)。 361頁 唯有疏緣,為所緣緣,相分非緣,如前已說,豈但非緣 ,並非所緣,識體自現,無能所故,謂實能所,乃分別執。 淨名經云:「心有攀緣,即是病根,何所攀緣﹖何所攀緣﹖ 謂之三界,云何斷攀緣﹖謂無所得。」大智度論釋集散品云 :「緣是一邊,觀是一邊,離是二邊,名為中道。」二邊二 取,名之差別 (答第二難)。 基師述云:「所執二法,不熏成種,以無法故,如石女 兒,即後識等,應無二分。」俱生法執,所執實法。如石女 兒,毫無實體,然後識生,非無法執,所以者何﹖以其所依 虛妄分別展轉熏故,見相二分亦復如是,虛妄分別,即自體 分。親光所言:「如一識體,取境用多,由此熏生一種子體 ,亦有多用」,即是此義 (答第三難)。 「有漏習氣,是識相分」,相非無體,即以自證為其體 故,體非無相,亦以習氣為其相故。「八識種子,唯自體分 。復生現行,似有能詮所詮相現,說為名相。名相現行,遍 計所執,『相』似有故。說自證種能生名相因緣,名為名相 等習氣,非離自證種外別有名相種,或名與相雖無實體而別 有種。」 (述記十五引安慧說答第四難)。 依他起中,有假有實,二分是假,分位假故,自體是實 ,種體一故,謂假為實,故謂是執,如前已說 (答第五難) 。 故護法義,自成則可,破他不足,說實一分,理善安立 。 362頁 有義三界心及心所,由無始來,虛妄熏習,雖各體一 ,而似二生,謂見相分,即能所取。如是二分,情有 理無,此相說為遍計所執,二所依體,實託緣生,此 性非無,名依他起,虛妄分別,緣所生故。云何知然 ﹖諸聖教說,虛妄分別,是依他起,二取名為遍計所 執 (述記卷五十一)。 「雖各體一,而似二生。」安慧此言,不落邊際,似二 非一,謂依他假,非同龜毛,全無相用。基師述云: 此師意說,唯自證分,是依他有,所取能取,見相二 分,是計所執。如龜毛等,是無法故。 恐此師意,非實如是。前此基師引彼喻言:「八識自體 ,皆似二分,如依手巾,變似於兔,幻生二耳。二耳體無, 依手巾起。」詳彼喻意,耳非無體,即以手巾為自體故,非 除手巾有別體性,故說為無,雖無別體,而是手巾分位差別 ,豈同龜毛,都無體相﹖故說此師意非如是,若實如是,常 亦說彼謬法實相。 由是可知,二師之言,雖似相反,而實相成,恐執別體 ,安慧撥無,畏惑無相,護法說有。謬安慧者,哀思如龜毛 ,迷護法者,說成別種。 成唯識論第八卷中釋五事云: 363頁 或有處說,依他起性,唯攝分別,遍計所執,攝彼相 名,正智真如,圓成實攝,彼說有漏心及心所,相見 分等,總名分別,虛妄分別,為自性故。遍計所執, 能詮所詮,隨情立為名相二事。 基師述云: 十卷楞伽第七五法品說:今勘梵本,正與此同。然四 卷楞伽文勝,十卷者亂。 今按四卷楞伽卷四亦說: 大慧,彼名及相,是妄想自性 (遍計所執自性) 大慧 ,若依彼妄想,生心心法,名俱時生,如日光俱,種 種相各別分別持,是名緣起自性 (依他起自性,此亦 用光喻。) 大慧,正智如如者,不可壞故,名成自性 (圓成實自性)。 楞伽五法三性相攝,與大論等,皆可相通,如前已說, 仍錄此段,一則證愚所立光喻;一則基師胸有成竹,雖佛所 說,見與己違,則勘梵本,勘而無誤,仍與己違,則徑謂亂 ,卓爾不群,於茲可見,雖或有失,得亦甚多,正宜效法, 寧得厚非。 深密中邊,眾論具引。愚今誌疑,彼實啟之,聊摘數節 ,以實愚言。 解深密經第三卷云: 慈氏菩薩復白佛言:世尊,諸毗缽舍那三摩地所行影 像,彼與此心,當言有異,當言無異 364頁 。佛告慈氏菩薩曰:善男子,當言無異,由彼影像唯 是識故。善男子,我說識所緣,唯識所現故。世尊, 若彼所行影像,即與此心無有異者,云何此心還見此 心﹖善男子,此中無有少法能取少法,然即此心如是 生時,即有如是影像顯現。善男子,如依善瑩清淨鏡 面,以質為緣,還見本質,而謂吾今見於影像,及謂 離質別有所行影像顯現,如是此心生時,相似有異三 摩地所行影像顯現。世尊,若諸有情自性而住,緣色 等心,所行影像,彼與此心亦無異耶﹖善男子,亦無 有異,而諸愚夫,由顛倒覺,於諸影像不能如實知, 唯是識作顛倒解。 諸識所緣,唯識所現,斯言最妙,妙在現字。蓋一言緣 ,則涉二取,能緣所緣,似二相故。今改言現,二取自滅, 能現所現,體是一故。「無有少法能取少法,然即此心如是 生時,即有如是影像顯現。」心與影像同因緣生,如是如是 ,二實一體。豈有心法能見色法﹖豈有見分,實緣相分,彼 色等心,所行影像,中具覺性,即似塵識﹖執與識異,或有 別種而非覺性,即顛倒解。 次同品中解能所取: 能取義者,謂五內色處,若心意識及諸心法。所取義 者,諸外六處。又能取義,亦所取義。 365頁 妄分別中,均無能所。謂能所者,遍計所執。根塵識 我,平等平等。以是義故,一切唯識。 辯中邊論卷初頌頌云: 「虛妄分別」有 於此「二」都無 世親解云: 虛妄分別有者,謂有所取、能取分別,於此二都無者 ,謂即於此虛妄分別,永無所取、能取二性。 基師述記,妙得論旨。 能取所取,遍計所執,緣此分別,乃是依他,以是能 緣,非所執故,非全無自性,故名為有,即所取、能 取之分別,依士釋名,非二取即分別持業立號。 次頌又云: 識生變似「義」 「有情」「我」及「了」 世親論曰: 變似義者,謂似色等諸境性現;變似有情者,謂似自 他身五根性現;變似我者,謂染末那與我癡等甯衈 故;變似了者,謂餘六識了相麤故。 基師述云: 366頁 若安慧等舊解,乃云唯自證分,無相見者,即八識心 皆能有執,此似根境,皆體是無,似情有故,名為似 也。護法等云:此相分根境亦是依他,所言似此,體 非實有,虛妄顯現,似計所執體實有法,故立似名。 此似基師,誤解安慧。誰謂根境,皆體是無﹖即此識體 ,似根境現,非除識體,更有根境。謂體是一,即依他起, 說有二體,即計所執,廣喻如前,不煩更說,經論具在,吾 聞如是,諸善知識,願賜善解。 復次,觀唯識者,頓漸不同,安慧菩薩,直遣二取;護 法菩薩,且存幻相,加行而後,遣取觀空,可識今師,方便 漸次。聊節數段,證其會通,俾顯二師,義實一貫。 成唯識論第九卷云:初資糧位,其相云何﹖頌曰: 乃至未起識 求住唯識性 於二取隨眠 猶未能伏滅 本論釋云: 於唯識義,雖深信解,而未能了能所取空,此二取言 ,顯二取取,執取、能取、所取性故,二取習氣,名 彼隨眠,隨逐有情,眠伏藏識,或隨增過,故名隨眠 。 次加行位,其相云何﹖頌曰: 現前立少物 謂是唯識性 以有所得故 非實住唯識 367頁 本論釋云: 復修加行,伏除二取。謂煖頂忍世第一法,既無實境 離能取識,寧有實識離所取境,皆帶相故,未能證實 。彼相滅已,方實安住,依如是義,故有頌言: 菩薩於定位 觀影唯是心 義相既滅除 審觀唯自想 如是住內心 知所取非有 次能取亦無 後觸無所得 次通達位,其相云何﹖頌曰: 若時於所緣 智都無所得 爾時住唯識 離二取相故 本論釋云: 智與真如,平等平等,俱離能取所取相故。能所取相 ,俱是分別,有所得心,戲論現故。如自證分,緣見 分時,不變而緣,此亦應爾,變而緣者,便非親證。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心嚮往之,奮勇精進 ,頓悟漸修,諸有志者,曷興乎來﹖ 成唯識論最後結云: 內境與識,既並非虛,如何但言唯識非境﹖識唯內有 ,境亦通外,恐濫外故,但言唯識。或諸愚夫,迷執 於境,起煩惱業,生死沉淪,不解觀心,勤求出離。 哀愍彼故,說唯識言,令自觀心,解脫生死。非謂內 境,如外都無,或相分等,皆識為性。由熏習力,似 多 368頁 分生,真如亦是識之實性,故除識性,無別有法。 非謂內境,如外都無,實有相故,託識體故,非相分等 ,皆識為性。相謂相狀,識謂覺性。二者不離,亦復不即, 一體二觀,相用別故。由熏習力,似多分生,非謂多分,即 有多體,故除識性,無別有法,識體唯一,唯識義成。 總觀此論,圓密無疵,別種別體,未見隻句。親光法師 ,護法同調,一體多分,旨尤明晰。基師自言,相分離見, 無別條然各別自體,以如是等種種義故,知別種體,非真實 義。意雖方便,語失善巧,基測諸師,當任其咎,雖然千古 定論,一朝致疑,愚何人斯﹖狂妄乃爾。猶憶昔者,愚入支 那內學院時,吾歐陽師,詔吾言曰: 聞之,事直心以客觀,深心以探玄、廣大心以博學、 孝順心以趨入。爾來月餘,雖無所得,然或有所疑, 不敢不盡;未當於心,不敢苟信;泛覽諸家,不存主 奴﹔求諸佛意,不執其言,勉茲四心,策我疲怠,斯 則區區所堪自信。諸師事業,千古不磨,智論四依, 佛徒共軌,凡吾後學,應崇斯義,廓然大公,何人何 我﹖不以一眚,而掩大德,寧因大德,而諱一眚,罪 我責我,所不敢辭,教之正之,虛衷以待。 復次,安慧師言:適獲吾心,非愚此辨,都朋彼說,且 彼釋論,散見諸書,僅憑轉述,難窺全豹。中觀雜集,總談 性相,求唯識說,渺不可得,故愚所言,多憑私臆,錯解彼 言,將必不 369頁 兔。其於護法,及基師義,誤會重重,亦意中事。且恐所疑 ,多已破義,然疑愈甚,則理愈明。諸善知識,曷中正義, 總會前文,出以今語,普為有情,一解此惑,馨香祝禱,何 幸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