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唯識論述要

雪松講;陳健民記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29冊
1978年11月出版
頁1-23


. 1頁 第一章 正明本宗 一、立宗有四家學說﹕(一)安慧義,以一分名識變---- 能緣之見分,所緣之相分,皆自證分變現。二分無體,唯有 自證分一分有體。故以一分為唯識。或問﹕既為無體,何以 有能緣所緣功能顯現﹖答﹕見相二分,雖無體﹔然以自證分 之有體法之顯現,說名似有,不足為難。 (二)難陀義,以二分名識變----見分相分,皆有體法。 不另立自證分,以見分為體,變相分似外境相現,即此相分 ,執為能取所取法,屬無體法。 (三)陳那義,以三分名識變----自證分、見分、相分, 皆有體法。自證分同時變現後二分,似有外境顯現。執此外 境,能取所取,為無體法 (四)護法義,以四分名識變----即證自證分、自證分、 見分、相分,皆有體法。 2頁 ┌所量…相 分 ┌所量…相 分 第一重┤能量…見 分 第二重┤能量…自 證 分 └量果…自證分 └量果…證自證分 ┌所量…自 證 分 ┌所量…證自證分 第三重┤能量…證自證分 第四重┤能量…自 證 分 └量果…自 證 分 └量果…證自證分 問﹕三分已足,何用第四﹖答﹕無證自證分,則自證分 無量果。二分皆內心現量,可互證也。問﹕何不以見分為自 證分量果﹖答﹕見分通於非量,不能為定量故。見分專緣外 相,自證分屬內心。問﹕四分以何為體﹖答﹕自證分普證前 後,功用強故。證自證分,專為自證分之量果﹔功用僅一分 ,故不為體。問﹕自證不易成立﹕若以憶念證成,而憶念本 為念心所功能,如七八二識無念心所相應,亦無憶念。反之 ,七八應無自證。若以量果證成,是陳那推因明立比量所得 成果,無關識有自證。如是研究,於自證分,應不成立。證 自證分,更同蛇足。答﹕以憶念證成自證分,原非正義。取 現量說,亦有理由。唯主見分自證同種,乃就異用,立自證 名。如思立業,亦無不可。問﹕不立自證,只立二分較便, 且無須立,唯識義成。答﹕云較便者,其便如何﹖識 3頁 體是一,義用分四,故有自證之用,即立自證分有何過耶﹖ ﹗四家義本論取護法說。至於對小乘建立自宗,立如下量。 宗----安立大乘三界唯識。 因----以契經說﹕三界唯心。 喻----如眩翳者見髮蠅等。 以同品喻眩翳見空中髮等,唯心無實﹔推證三界,亦唯 識變。 二、釋難﹕(一)難何謂大乘﹖釋曰﹕大乘就行果言。修 唯識觀,及六度法,證入佛究竟果。(二)難修六度法,當存 悲心。悲心從有情生,豈非心外有法耶﹖釋﹕托有情質變現 相分,而生悲心,不相違。(三)難他有情五蘊追求無有我, 何質可托﹖釋﹕他有情各有自種相續現行,不可撥無。(四) 難大乘來源何在﹖如為佛說,佛說亦屬外境。釋﹕托大乘言 教而變現之,不違。(五)難大乘佛說,依據何理﹖釋﹕無大 乘法則無佛,無佛則不能向汝等說小乘法。 [大乘成立有八 理,詳莊嚴經論。] (六)難何以唯心教證成唯識﹖釋﹕識心 名異體同。(七)難既有三界,何云唯識﹖犯有法違法,自語 失宗不離過。釋﹕三界既心立名,顯三界繫欲色無色差別故 。雖有其名,終不離識。(八)難因中唯心,應無心所﹔既有 心所,何云唯心﹖釋﹕心攝心所,就勝立名故,離於心所, 心不孤起。心通三性,亦就相應心所言故。(九)難經未曾說 心所, 4頁 何以證明。釋﹕經中說心,即心聚,攝盡心所。如調心等, 但道心字,意兼心所。(十)難喻支有過,容待下質。 細按前說,不成比量。論初說云﹕安立大乘三界唯識, 以契經說三界唯心。此三界唯心,即是聖言量,不為比量也 。如似此為因,喻不得成,以三界唯心,成立三界唯識,既 心識同,何異說三界唯識,以三界唯識故,亦不成因也,但 可如此作量﹕ 宗----大乘三界唯識。 因----契經說故。 喻----如契經說三界唯心。 此以聖言為因,取證聖言以成立比量也。此等比量,唯是大 乘自比,教授學徒,或伏同教同乘異師之執,故無不極成過 。其實初引聖教,非比量也。下出理中,乃為比量。量曰﹕ 宗----境界離識無少實義 因----內識現故 喻----如有眩翳者,見髮蠅等 或量曰﹕ 宗----外境無實 5頁 因----內識現故 喻----如翳所見 此已具足成立比量,何更上取宗因。 第二章 廣破外計 (十)難﹕眩翳喻不成宗法。由眼虧損,於光明分,妄生 髮相故。異大種生,令情執髮故。釋﹕光明非能生髮。妄生 髮相,極成見髮等心。異大種不能令妄情起執,能則有大過 。如凡夫執常樂我淨等,皆屬顛倒見,非由外境起。(十一) 難﹕對境有定處,對境時有定時﹔欲言唯識,則不必定處定 時,境隨心變故。且以各個識見同一境,何不隨各個識而變 ﹖友既屬唯識,如翳髮等,則撥無實用,本此理立三量云﹕ (一)量﹕ 宗----非緣終南處,緣此識應生。因----執境實無,識 得生故。喻----如識緣終南處 。(二)量﹕宗----有多有情 ,同一時間,於一處所,應定見一,餘不能見。因----執唯 識故。喻----如多有情,同一時間,於一髮等,有見不見。 (三)量﹕宗----如翳所見,應有實用。因----執無實境,此 識生故。喻----如髮等。總此三量﹕而成總量云﹕宗----定 時定處不定相續有作用物,皆不應成。因----說無外色等, 許此識生故。喻----如餘處識等。釋分二﹕ 6頁 (一)別釋﹕夢有定處定時,可為識變。非夢亦爾。凡餓 鬼皆見水為膿等﹔凡魚皆見水為宮殿等﹔凡天皆見水為琉璃 ﹔凡見道者,皆會入空性﹕凡十地菩薩,皆隨心而現。各趣 不同,無違識變。其同趣見同境者﹕以共業故。且同中亦有 見異者。如有餓鬼見膿河邊,有持武器禁飲者。斯為別業, 更足證明唯識。又夢中交合,乃至遺精﹔夢中遇盜,乃至驚 醒﹕何嘗無力用。就上述義,立四量如下,一量云﹕ 宗----汝夢於是處,見有村等,應非處定。 因----境無實故。 喻----如餘不見處。 二量,時如前。三量云﹕ 宗----同於一時,同於此處,相續不定,其理得成。 因----許無實境故。 喻----如餓鬼所見膿河等。 四量云﹕ 宗----眩翳非眩翳等,所見髮等,有用無用成。 因----許無實境故。 7頁 喻----如夢失精等。 (二)總釋﹕獄卒等,非實有。同趣自識變現,逼苦事生 ,定時定處等四事皆成。量云﹕ 宗----餘位處定等非不得成。 因----許無識境,此識生故。 喻----如地獄人等。 (一)難﹕夢時昧略,不可比非夢之心。釋﹕汝所難者, 定時定處,夢有定處定時,于汝共許,故引為不定。(二)難 ﹕夢無定時定處,如頌云﹕若眠於夜堙A見日北方生,參差 夢時處,如何有定心﹖釋﹕我所謂定時定處者,隨識顯現。 不應執實。(三)難﹕夢實有心外境,是其念故。緣過去境生 故。如生盲,夢中不能見青等境。立比量云﹕ 宗----外境定有。 因----是憶念故。 同喻----如夢見山河。異喻----如生盲等。 釋﹕夢境不關憶念。一、夢中昏昧,憶念易失故。二、 夢馬有角,從何憶念。三、夢中明了境,覺時反無。且夢時 可憶念現起覺時之境﹕覺時當亦可現起夢中之境。今乃不爾 ,故不關憶念。生盲亦可于夢中觀青﹕特未能如不盲者計度 領會其色耳。立總量破云﹕ 8頁 宗----念境空無。 因----過去未來非現在。 喻----猶如非有。(四)難﹕夢境心外實有,由夢障力起 故。如定境,由定力起。釋﹕夢境如實,應有質礙﹔否則不 成。如受心所、無礙為性。即就無表色言,亦有色性,能礙 有情,不為惡故。上來夢境,就共知喻言。實則覺時之所以 有定時定處者,良以眼識緣境,常託八識變現器界本質,八 識器界,由決定業所引,故有定時定處﹔常知散心意識,唯 獨影境,不用託質,則亦無定處定時也。(五)難﹕器界為有 情共增上業生,非有情各別識現,如餓鬼各別見膿河,依誰 判定河之本相﹖釋﹕汝不明所緣境非親緣外境﹔乃由意識眼 識挾帶相分而緣﹔而此相分,亦託八識變現膿河為本質,以 業相同、似同一境,非另有一膿河本相也。(六)難﹕緣膿河 識,現似其境,無別相種,應不緣膿河﹖釋﹕彼依八識相分 別種,為其親因﹔第二剎那意識與念相應,可以變緣。(七) 難﹕夢中遺精喻,覺時不爾。釋﹕覺時欲心生,亦流溢。( 八)難﹕覺時夢時,非觸女根遺精,由愛生故。釋﹕愛心無 境,反成吾宗,唯識義。(九)難﹕吾不說夢﹕吾所問者為眩 翳髮蠅之作用。釋﹕有一分用,有翳則髮無用﹔無翳則髮有 用。如夢交﹕有遺,有不遺。此順他意解。實則餘髮等,亦 無用。情所執故,猶如睡覺。(十)難﹕何哉汝所謂獄卒者﹖ 釋﹕吾所謂獄卒者,由獄趣有情識種功能及無明行為正因﹕ 復假愛取有為順緣轉成異熟果,變現獄 9頁 卒。(十一)難﹕何不許獄卒為獄趣有情﹖釋﹕一、獄卒不受 地獄苦故。二、立名有異故。三、形量超勝,使罪者生怖故 。四、自無諸苦,而能逼害有情故。(十二)難﹕何不許他趣 充獄卒﹖釋﹕無墮地獄業因故。(十三)難﹕天上有旁生 [龍 等] 何故不許旁生充獄卒﹖釋﹕天上旁生,隨其業因,能享 天樂﹔地獄獄卒,不受諸苦,其喻不成。立量云﹕ 宗----獄卒非有情。 因----五趣不攝故。 喻----猶如木石。(十四)難﹕薩婆多部難云﹕獄卒為地 獄有情,心外造業所感自身以外異大種生起,非識生。釋﹕ 立量云﹕ 宗----獄卒應有心起。 因----現種種相故。 喻----如夢心所見色等。又一量云﹕ 宗----獄卒等物,皆不離識。 因----自許所知故。 喻----如心心所,(十五)難﹕經部難云﹕地獄有情心內 造業所感心外異大種所生獄卒,汝許否﹖釋﹕立量破云﹕ 10頁 宗----汝惡業熏習,應不在識。 因----地獄業界,隨心攝故。 喻----如地獄果。地獄果在識非餘,非餘趣業果攝故。 或地獄業果,隨一攝故。如地獄業。(十六)難﹕經部難云﹕ 汝既不許獄卒心外有,何以佛說色等十處﹖釋﹕佛說十處, 破眾生我執故。實則乃依八識相分之根身,為前五識俱有依 ,因名五根﹔從自識變現之影相,乃立五塵名。唯別有十處 可執也。 [至意法二處,共許不辨。] 此就自許義言﹕惟經 部不許八識,可另釋云﹕五識種子為眼等五根﹔五識現行, 為五塵。(十七)難﹕佛說十二處、何以別說唯識﹖釋﹕令眾 生悟法空。(十八)難﹕既云法空,何來唯識﹖釋﹕法空者, 指能取所取,法自性空﹔非撥無幻有。龍樹為破遍計執故, 隱有顯無,總說無性。是密義。實則依圓二性,未嘗撥無, 如般若經云﹕「色自性空,不由空故,色空非色,色不異空 ,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此中色不異空一句, 即是相宗依圓二性。此即自許,彼何不然﹖(十九)難﹕然則 性相二宗,不分耶﹖釋﹕不同。龍樹從空門遣法自性,即是 上引般若經中所謂色自性空,不由空故,色空非色,三句所 詮。無著是從用門,遣法自性。以顯依圓不離義。辨中邊論 云﹕虛妄分別有,於此二都無﹔此中唯有空,於彼亦有此。 初二句,即是顯從用門,遣法自性義。(廿)難﹕空宗不承認 有自性,何能相比﹖釋﹕相宗有自性,豈能執實﹔若執,則 亦在遣除之列。辨中邊論﹔所取無,已明明遣除矣。 11頁 (廿一)難﹕內心依他,非有實自性,何能成唯識﹖釋﹕不爾 。如餘識所執,境有則唯識理不成。成唯識論云﹕若執唯識 ,亦成法執。辨中邊論﹕能所取亦無,明明遣除矣。且所謂 依他即仗眾緣義。(廿二)難﹕汝所建立種子,非自性耶﹖釋 ﹕種子薰習相續,離斷常故。種子六義,有待眾緣義,亦顯 無自性故。云有自性者,從用假立而已。何可執實。(廿三) 難﹕若無外境,便撥無現量。釋﹕吾人所見外境,非現量, 乃現覺。如夢中見山河,似若現量﹔然夢中實無境,覺來亦 如是。總破二家立量云﹕ 宗----除夢等外所有現覺緣,非外境起。 因----許現覺故。 喻----如夢等現覺。此下分破﹕一、破正量部----心境 同時現量,汝所謂現量境,惟意識第二念分別山河,現量心 眼識前一剎那已滅。能緣心已滅。如何能證現量境。正量部 承認為外境一期生滅,心則剎那生滅﹔故不就境難,而就心 難。立量云﹕ 宗----起此覺時,必非現量。 因----是散心位,境已無故。 喻----如散心位緣過去世百千劫事。二、破薩婆多部-- --薩婆多部認為前五識為現量。意識非現量心境。皆剎那生 滅,破云﹕前念現量心境已滅,汝念現覺從何更有現量境﹖ (廿四)難﹕ 12頁 前念無散心分別,定能親證現量境。釋﹕現量境離于名言, 前五識所證現量,乃親相分﹔非心外境。(廿五)難﹕現量為 心外境,有何過失﹖釋﹕立量破云﹕ 宗----執彼色等外境為現量境。 因----是妄情執著故。 喻----如勝論彼此數量業等。 (廿六)難﹕如不承認前 念心外境有,後念意識應不能生起憶念。釋﹕前一剎那眼識 見境,已熏成種,後一剎那意識,與念心所相應,托彼種生 ,是為有質獨影。憶念能成。 (廿七)難﹕現量心與後念憶 念心有何分別﹖釋﹕前剎那見分緣現境生﹔後剎那憶念,託 種生起,緣過去境。 (廿八)難﹕夢境非實,人皆知之﹔覺 境非實,人何不知﹖釋﹕夢者處夢,不知境非實有,要待覺 時,得分別慧,隨夢境熏成念種,一經明慧現起,知為非實 。夢既如是,覺時亦爾。無明熏習種子,隨著身心數數現行 ,見諸實相,與意識相應,妄生計執。由此漸次轉增熏習種 子,存於八識。當於加行位,修唯識觀,觀能取所取空,到 世第一位,雙印二空,引生見道。由見道智引生後得智,見 一切境界,唯心所現。大夢方覺。未得後得智,則猶如在夢 也。立量云﹕ 宗----生死之識,不能稱理,知自境無。 因----許夢識攝故。 13頁 喻----如極成夢識。 (廿九)難﹕諸有情類,近善友則 聞善法﹔近惡友反是。既唯心現,云何如是﹖釋﹕聞教不過 託友教為本質,而自變現親相分為所緣、非緣外境也。如教 師一理,諸生異解,若緣外境,何以不同﹖ (三十)難﹕應 就夢中說,夢聞友教,友教原無,何以有質可託﹖釋﹕不以 友教託質亦可。如一、楞伽舉目揚眉,亦可為或說法方便。 本非教法,而悟教法豈非識變。二、如作書信,無有外境, 能作稱揚語,乃緣內相分故。如夢中不緣本質可生起相同。 且託他質,亦不相違。以各皆有識可互託故。不直緣他人, 有何過失﹖ (卅一)難﹕屠者殺羊,羊為外境﹔若唯心,何 能被害﹖云何得殺生罪﹖釋﹕羊自心生,感殺業。託屠夫為 違損增上緣,變現親相分死相,使不得一期相續,故被害。 屠既為增上緣,故有罪。(卅二)難﹕羊何以要變現死相﹖釋 ﹕如某仙人,以憶念殺人無數。心理學家試驗亦如是。將受 試者陳於秘密室,剖以麥片,唱言破肚﹔傾水作響,唱言血 流過度必死。受試者即死,亦可證明。 (卅三)難﹕屠者屠 羊,何云羊識變。答﹕通此道理如廿唯識疏說「蓋山河大地 ,其業所感,賴耶識變。各一宇宙,光光相網。有情根身, 亦互變其依處。是以餘之根身。即是餘之器界一分所攝。故 所為身語,亦互變之。以是為緣,自他相續,乃得互作增上 緣,互為損益受用也。自他相殺所以唯識者,蓋他有情手足 等自亦變之,他所執刀自亦變之,如是他起惡意,動手足時 ,我於他處所變手足隨彼勢力亦起動作,他持刀時自所變手 亦持自所變刀。同時自之根身處,他亦變有根身依處。故彼 乃得以其 14頁 所變手及刀等持向彼所變之餘根依處而殺斷之。自識所變刀 亦自向自身行其殺害,因而根身破壞,第八識乃捨,而為死 也。是故此時殺業,彼能殺者,乃其自識所變身手,持自所 變刀向自所變他根依處而行殺害,故能殺之。其受殺者,乃 其自識所變他身處身手,持自所變刀,向自識變自根依處而 行殺害,故爾受殺。二者皆不越各自識變相分色等自行殺害 。由是說名自識轉變增上力故,令他有情死耳。唯識之義是 以安立。此難既通,餘盡迎刃解矣。或云若爾,能殺者既殺 身,云何不自感苦﹖曰﹕自不變他根識,他身自不執受,但 同器界一分損壞,故自不受彼苦。既被殺者還同自殺,云何 自殺而不知﹖如受暗殺者。曰﹕他身於己同器界攝,識不生 於彼,故不自知。不自知如是,不自主亦爾。若爾能殺者所 殺者皆同自殺,如何建立彼為殺者此為受殺者﹖殺業之罪復 云何成﹖曰﹕殺業之成,成於意樂。此懷毒心,因起殺害, 彼由是故而便命終,是以殺者被殺兩皆得成,罪業成就。亦 如此有勢力,由狠毒故,逼令他死。雖他之死,投井、懸梁 、服藥、剖腹,皆悉自動身手,自殺自害。而能殺者,屬他 非自。罪業之成,亦屬於彼。君王賜死,臣下自盡,即說君 已誅臣,人臣逼君,君自餓死,亦名臣下殺君。兩軍交戰逼 令赴河,彼軍之死亦由此軍殺之。世事如此,多不勝言。殺 害之罪,唯在自心自識負其責任。固不以餘識相分,轉變差 別故便謂自身不殺彼也。我雖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佛 法重因,因善果善,因惡果苦。故唯識之義成,殺生之罪立 。兩義不違,寧有乖失。若夫羊等實有,不證境實。此同友 教,義不 15頁 重申。又或問言﹕身業之殺,識變相分,大種造色故成相違 。意業之殺如仙忿等既不假於手足。云何令彼國土為空﹖曰 ﹕即由意業,轉變外風,起石飛沙,令成殺害。或現幻境, 傷惱彼心,成極怖畏,因而致死。或即由意斷彼命根,神力 境界,匪夷所思然即符咒催眠,療治疾病,亦隨意願令彼事 成。取證不虛,不勞外境也」。(卅四)難﹕夢覺皆唯識,何 以夢中造業不受果﹖釋﹕夢之成因,係獨頭意識,與睡眠心 所相應,意識薄弱,相應心所亦薄弱,故不成果。覺時反之 ﹕且覺時緣無境事,如外道所緣,亦不成果。又夢中喜悅如 來出世等,當來亦可感果。(卅五)難﹕諸他心智,既緣他心 ,何以云無心外境﹖釋﹕他心智乃變帶緣,非挾帶緣。變帶 緣者,乃託他心為本質,而親變相分為自境、非直以他心為 自境也。[託質者﹕有他心種相,於賴耶中,託質而緣彰他 心事,實領自心。] (卅六)難﹕小外共難云﹕我等之心外境 ,汝不曾破,數論主張云﹕有分色境,體唯是一。其理由四 大極微常住,壞劫不滅。成劫時母極微文極微結合而成,子 極微漸成,三千世界,作識等境。體唯是一,性乃無常。子 微名有分,有細分故。本但名分,不有他故。破云﹕汝有分 色為眼識等境,體非一物。有分色體,異諸分色,不可取故 。如粗細色。薩婆多主張﹕眼識等境,體為多實。極微眼識 等,唯緣細極微實體。意緣乃緣極微共聚假體,彼眼等功能 ,能各各別緣故,亦不雜亂故。一一極微,成所緣境,立量 破云﹕ 宗----極微各別,非五識所緣。 16頁 因----眼等五識,不可取故。 喻----如眼根。眼根縱實,是眼識親依之因,然而識上 無相,故非彼之境,極微亦爾。新薩婆多部主張云﹕極微和 和相資,而有相可為所緣境。此相是用,大於本極微,用不 離體,體既實有,成所緣緣。破云﹕非和合位,與不和合時 ﹔諸極微體相,有異。故和合位,如不合時,色等極微,非 五識境。復總破一實極微云﹔第一量云﹕ 宗----中間極微,應成多分。 因----一處無容有餘處故。 喻----如粗聚色。第二量云﹕ 宗----中一極微,應成六分。 因----與六合和故。 喻----如粗色與六色和合。第三量云﹕ 宗----汝諸聚色,應如微量。 因----量不過微故。 喻----如一極微。第四量云﹕ 宗----汝粗色應不可見。 17頁 因----量如微故。或即微處故。 喻----猶如極微。若執聚粗亦不能成。離細無粗故。若 執有可分析,則不成一。若無分析,則有四過。一、若無方 分,則如無色,云何和合成光發影。日輪才舉照柱等時,東 西兩壁,光影各現,承光發影處既異.所執極微,定有方分 。二、又若見觸壁等物時,唯得此邊,不得彼分,既和合物 ,即諸極微,故此極微,定有方分。三、或相涉入,應不成 粗。四、若無方外,應無障隔。外道復難﹕汝等何故亦說極 微﹖釋﹕佛令除析非謂實有,諸瑜伽師,以假想慧,于粗色 除析,乃至尤有方分,而不可析,若更析之,便是空現,不 名為色。汝若執一無隔,大地應無漸次行義。下一足,至一 切故。如此足處,又量云﹕ 宗----汝宗世間無隔物,無有一法。 因----世間有至未至,執是一故。 喻----如手握珠。又量云﹕ 宗----於無障隔一方處所,多象馬集一象住地,應餘馬 亦住此地。 因----執是一故。 喻----如此一象住地。又量云﹕ 宗----無隔一處,象馬二居,應不得有。 18頁 因----中間空處,執是一故。 喻----如手握珠。又量云﹕ 宗----小水蟲等,依無隔水,能依蟲等,應等所依之量 。 因----執所依一故。 喻----尤如無隔頗眠迦一所依色。 第三章 旁徵餘論 以上就本論,顯遮殆盡﹔茲復旁徵餘論,務使發明識變 (一)成唯識論兩難﹕(甲)難----若一切法,皆從識變,何故 心心所有間斷﹖而所緣色等,得百年五十年相住續耶﹖釋﹕ 前五識及意識見分,與所緣相分,固有間斷﹔然外色相續住 ,乃八識相種,遞代生滅,一期相續,如燈油然。問﹕何以 有相續功能﹖答﹕有情識心緣此根塵,作百年或五十年行解 ,由此熏種,後識生現行。所生根塵,亦百年或五十年相續 而轉也, [余意八識一期相續,為引業所感,所現器界根身 ,故亦受影響。且第六意識緣之,妄生外相,故有此相。至 無色界,則係緣種子] 問﹕既有八識相種,何以云相分依自 體分變現﹖答﹕見分種,在種子位激動相分種,同趣現行, 相分生起,以見分為增上緣,此就顯言,種子義隱故。其所 以不稱見分而稱自體分變現者,攝用歸體故。問﹕四分同時 生,何以見分依自體 19頁 分生﹖又四分就用立名,自體分就普證前後立名,何以能生 見分﹖答﹕此就變用言,實則皆因種子生。問﹕根塵依何理 成立﹖何不言無﹖答﹕與染淨法為依處故。由境故,牽生能 緣心,由根發生五識、緣五塵。順則起貪,逆則起瞋,是染 法依。若厭三界,漸修入聖位,故說根塵與淨法為依。若此 皆無,應顛倒,亦無染淨法。是故諸識,亦似色現。 (乙)難----有內識而無外緣,有情何能生死相續﹖答﹖ 有四解。(一)二取種, [相分、見分、名色等。] 為因,業 種為緣,因緣和合,生死果顯。前異熟盡,後異熟生,如是 相續,二種不離,心心所法,為彼生死因果性故。(二)名言 習氣,為生死親緣因﹔我執習氣,令生自他差別﹔有支習氣 ,招感善惡趣別,皆不離識。(三)惑 [發業潤生煩惱] 業, [能感後有諸業] 苦, [業所引生罪苦] 習氣所生惑業為增 上緣,助生苦故。苦為親因。(四)解﹔十二支﹔前十支為因 ,後二支為果。所謂過去十支因,現在兩支果,現在十支因 ,未來兩支果。兩世一重因果。此中十支因,須辨。種子有 四﹔業種,識等五種,發業種,潤生種,在未成熟位,發表 種為無明支。業種為引支。識等五種,為識等五支。潤生種 ,為愛取二支。成熟位、愛取支潤生種現行,滋潤業種、識 種,為成熟位有支。有支現行,為生支。異滅為老死支。 (二)攝大乘論八喻顯唯識----外執塵等八爭﹔乃以八喻 ,顯唯識以破之。一、心外無實,云何現世間有五塵所緣境 ﹖為破此疑,說幻事喻。謂幻事雖無實象馬等境,而現有幻 象等,心亦 20頁 緣之,外境雖無實,心亦得緣之。量云﹔ 宗----色等六塵,非真實有。 因----分明顯現,為計度境。 喻----猶如幻象。二、無實五塵,云何得有能緣必起。 為除此疑,說陽燄喻以破之。謂春氣上騰為陽燄,渴鹿見, 生水解。緣無境之妄心亦爾。量云﹕ 宗----外器世間,虛非實有。 因----能生執實心心所故。 喻----猶如陽燄。 三、既無實境,何以有妻奴之愛,怨對之憎﹖為破此疑 ,說夢喻。謂夢中不妨有愛憎境,覺時亦爾。量云﹕ 宗----非夢之愛非愛境,虛非實有。 因----為愛憎心之所愛故。 喻----猶如所夢之境。 四、既無實境,何以有善惡業果﹖為破此疑,說鏡相喻 。謂鏡中相,雖無實境,自照面時,囗相好惡,生愛憎心。 量云﹕ 21頁 宗----善惡業果,虛非實有。 因----依他緣現故。 喻----猶如影相。 五、既無實現,云何以一眼能緣青黃多色﹖為破此疑, 說光影喻,謂光雖是一,而影有多,光影非真,識緣青黃亦 爾。量云﹕ 宗----根識緣青黃等色,虛非實有。 因----種種轉故。 喻----猶如光影。 六、既無外境,何以有世間言說,及世尊十二分教﹖為 破此疑,說空谷喻,謂空谷虛靜,隨聲出響,由咽喉出言教 亦爾。量云﹕ 宗----語業非實。 因----聽所聞故。 喻----猶如谷響。 七、既無外境,云何定中作骨鎖觀,亦能現起﹖為破此 疑,說水月喻。謂水澄清時,天月自現。水無實月,故定中 亦無實骨相。量云﹕ 22頁 宗----定所現境,虛非實有。 因----依清緣現故。 喻----猶如水月。 八、既無外境,菩薩云何能為自他修苦行等﹖為破此疑 ,說變化喻,謂世尊變化鹿王,雖非實有,為化有情,而權 變現。菩薩亦爾。雖無遍計執有情,于依他起有情類,由哀 愍故,而往彼彼佛所生處,攝受自體。量云﹕ 宗----菩薩受生,虛非實有。 因----無顛倒心起故。 喻----猶如變化。 第四章 結歸行證 佛法闡明境、行、果三。上來言境竟。凡夫不了唯心之 所現,但以分別心,著種種相,不得解脫。是故楞伽經云﹕ 「令知所見,皆是自心。斷我我所一切見著,離作所作,諸 惡因緣,覺唯心故。轉其意樂,善明諸地,入佛境界」。然 此亦匪易事。初當于資糧位,善備福慧二種資糧,修六度行 。於加行位,修四尋思,四如實遍智。了知能所取空,順入 見道位。入已修出世無漏六 23頁 度行,如理通達唯識性。至修道位,數數對治一切障。至究 竟位,乃離一切障。攝大乘論如是說﹕成唯識立二果五轉, 大意修行即轉依。轉依中心,為賴耶。能藏染淨種故。修行 證聖,無非轉令捨染得淨。捨餘有漏及劣無漏,引極圓明純 淨本識。得大菩提果。此就持種依言。離二障種,不復現行 妄執我法。於真如理,親證無餘。得大涅槃果。此就迷悟依 言。資糧加行能覆二障種。是為損力益能轉。至見道位,通 達唯識性,斷分別執二障粗重,證得一分真實轉依。是為通 達轉。修道位斷俱生二障粗重,漸次證得真實轉依,是為修 習轉。至究竟位,金剛喻定現前時,永斷本來粗重。頓證佛 果圓滿轉依。是為果圓滿轉。 五位所修觀行﹕如大乘經莊嚴論云﹕福德智慧二資糧, 菩薩善備無邊際。於法思量善決已,故了義趣唯言類。此顯 資糧道。次云﹕若知諸義唯是言,即住似彼唯心理。便能現 證真法界,是故二想 [能所取] 悉蠲除。初二顯加行道。後 二顯入見道。次云﹕體知離心無別物,由此即會心非有,智 者了達二皆無,等住二無真法界。此正顯見道。慧者無分別 智力,周遍平等常順行,滅依棒梗過失聚, [即所依中,雜 染法已滅。] 如大良藥消眾毒,此顯修道。佛說妙法善成立 ,安慧並根 [根指根本心] 法界中,了知念趣唯分別,勇猛 疾歸德海岸。此顯究竟道。其毋忽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