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唯識論之研究

吟雪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29冊
1978年11月出版
頁277-290


. 277頁 第一編 發端 第一章 三十唯識論的原文 由假說我法 有種種相轉 彼依識所變 此能變唯三 謂異熟思量 及了別境識 初阿賴耶識 異熟一切種 不可知執受 處了常與觸 作意受想思 相應唯捨受 是無覆無記 觸等亦如是 睌鄏p暴流 阿羅漢位捨 次第二能變 是識名末那 依彼轉緣彼 思量為性相 四煩惱常俱 謂我癡我見 並我慢我愛 及餘觸等俱 有覆無記攝 隨所生所繫 阿羅漢滅定 出世道無有 次第三能變 差別有六種 了境為性相 善不善俱非 此心所遍行 別境善煩惱 隨煩惱不定 皆三受相應 初遍行觸等 次別境謂欲 勝解念定慧 所緣事不同 善謂信慚愧 無貪等三根 278頁 勤安不放逸 行捨及不害 煩惱謂貪瞋 癡慢疑惡見 隨煩惱謂忿 恨覆惱嫉慳 誑諂與害驕 無慚與無愧 掉舉與惛沈 不信並懈怠 放逸及失念 散亂不正知 不定謂悔眠 尋伺二各二 依止根本識 五識隨緣現 或俱或不俱 如濤波依水 意識常現起 除生無想天 及無心二定 睡眠無悶絕 是諸識轉變 分別所分別 由此彼皆無 故一切唯識 由一切種識 如是如是變 以展轉力故 彼彼分別生 由諸業習氣 二取習氣俱 前異熟既盡 復生餘異熟 由彼彼遍計 遍計種種物 此遍計所執 自性無所有 依他起自性 分別緣所生 圓成實於彼 常遠離前性 故此與依他 非異非不異 如無常等性 非不見此彼 即依此三性 立彼三無性 故佛密意說 一切法無性 初即相無性 次無自然性 後由遠離前 所執我法性 此諸法勝義 亦即是真如 常如其性故 即唯識實性 乃至未起識 求住唯識性 於二取隨眠 猶未能伏滅 現前立小物 謂是唯識性 以有所得故 非實住唯識 若時於所緣 智都無所得 爾時住唯識 離二取相故 無得不思議 是出世間智 捨二麤重故 便證得轉依 此即無漏界 不思議善常 安樂解脫身 大牟尼名法 我在本論,劈頭便牒舉三十頌文,這是盼望研究者,參考頌 文,玩他的意味,於研究上,是大有便利的。後此我所解舉 出來的,也可於此對照了。 279頁 第二章 造論的年代和論王 這論是釋迦佛入涅槃後,凡九百年的時候,在北天竺富 婁沙富國出世,為婆藪槃豆論師所造。這婆藪槃豆論師,就 是世親論師。世親論師,是印度國四姓之一,婆羅門種的一 族,姓憍尸迦,兄弟三人,長是無著,次是師,再次是師子 覺。無著在小乘教中二十部中薩婆多部出家,漸次修行,雖 證入小乘空觀的道理,心還未安,便轉入大乘教。專志弘宣 大乘的法義。師子覺雖也在薩婆多部出家不過單遵奉小乘的 教理。但是世親論師,起初在小乘薩婆多部出家,很通達小 乘教理,造五百部論本,攻擊大乘教﹔並且有大乘非佛說的 謗難。後來,他的兄無著勸慰他, (傳云﹕無著在丈夫國, 遣使往阿踰國報世親云﹕「我今疾篤,汝可急來。」世親即 從使還本國,與兄相見,諮問疾原。兄答云﹕「我今心有重 病,由汝生。」世親又問云﹕「何賜由﹖」兄云﹕「不信大 乘,琤芛期翩A以此惡業,必永淪惡道﹔我今愁苦,命將不 全。」世親聞此驚懼,即請兄為解說大乘﹗兄即為略說大乘 要義。) 他便轉入大乘教,又造五百部論本,擴張大乘的法 義。這論,就是五百部論中之一部。至於師造這論,在什麼 年時。我惟尋唯識宗的大德慈恩,唯識論述記中說﹕「此論 本頌,唯有正說,世親菩薩臨終時造,未為長行廣釋,便卒 ,故無初後二分文也。」然而這論的出世和造論的年主一言 而歸納之,是佛滅後九百年的時候出世,世親論師的世壽八 十歲將臨終的時候所造。然而世親論師,出世的年代,在什 麼時候﹖從 280頁 來說者紛繁,或說在佛滅後九百年出世,或說在佛滅後一千 年中出世,或說在佛滅後千一百年出世。今作表如下﹕ 第一說…………九百年…………唯識述記 中邊疏 第二說…………一千年中………西域記 第三說…………千一百年………俱舍論序 這三說中,唯識家都依用第一說,所以唯識述記中說﹕「今 依大乘九百年間,世親菩薩出世,造頌本。」又中邊疏中說 ﹕「九百年中,世親生也。」但是第一說和第三說,固然不 能一致﹔第一說和第二說,實是互相和會。何以故﹖第一說 是就論師出世的年代,所以說九百年。第二說是就論師的世 壽八十歲之住世的年代,所以說一千年中。我們看這兩說, 寧使斷定他是相成的,不是相反的。 第三章 造論的意趣 這論既是世親論師所造,然而論師為什麼意趣造這論﹖ 我窺他的意思,就是看見當時印度內外諸論師,或說心物都 是實有,而執心境俱有之義﹔或說心物都是空的,而主張心 境俱空之義﹔或說物有心空,而妄執境有心空之義﹔或說心 是有,心體是一﹔而立識體唯一之義。要糾正 281頁 這等諸師的迷謬,他便唱道境空心有的大義,以發揚唯識中 道的妙理,所以成唯識論中說﹕「復有迷謬唯識理者,或執 外境,如識非無,或執內識,如境非有,或執諸識,用別體 同,乃至令於唯識深妙理中,得如實解,故作此論。」更徵 之史傳,也知道些他的所以然。釋迦佛說大乘教和小乘教後 ,年代長久了,只有小乘教一種,盛行印度,而大乘的教義 ,雖有若無,非常衰頹。小乘教在佛滅後一百年,印度摩訶 陀國阿輸迦王遵奉教法,弘布全國。又佛滅後四百年,健多 羅國,迦膩色迦王信小乘二十部中的薩婆多部的法義,盡力 弘通,小乘的教義,極其隆盛。當這時候,大乘的法義,無 人尊信。然而佛滅後凡六百年,馬鳴論師出世,又七百年, 龍樹論師出世,都以全力振興大乘佛教。於是印度的人,再 得聞這教法。但是小乘教的多部,主張心境俱有之義,馬鳴 龍樹二大論師,要矯正他們的偏有之執,並且就勝義諦。反 面的說心境俱空的道理。那麼大小乘的學徒,問難攻擊,互 相生隙,恰如水火不相投,小乘教徒既更懷心境俱有之執, 大乘教徒也愈起心境俱空之情。到佛滅後九百年,世親論師 出世,他批評小乘教徒的心境俱有的主張,固然不對﹔大乘 教徒的心境俱空的主張,也是偏執。所以他主張不是偏有偏 空,要歸入唯識中道的實義。他根據解深密經、瑜伽論等等 ,唱道境空心有的大義,就是這論的本旨----指示唯識中道 的妙理如實了解罷。 第四章 本論的資格 這論在佛教教理中,有什麼資格﹖佛教分大乘教和小乘 教二大部,這論是屬大乘教部,不是屬小乘教部。至於在大 乘教中,所占資格,依華嚴宗的賢首大師等意見,一大佛教 分做小始終頓圓五大段,這論是屬第二始教大乘的教理﹔其 始教大乘,有空始教和相始教二種,這論是屬相始教。照這 意思,這論雖是大乘教,是權大乘教,不是實大乘教。又依 天台宗的智者大師等意見,一大佛教分做藏通別圓四大段, 這論是屬第二通教,不及那別教和圓教的高尚幽深,顯明一 佛乘的旨趣。照這意思,也是判為權大乘教,不是判為實大 乘教。又依真宗的見真大師等意見,一大佛教分做聖道、淨 土二門,這論是屬聖道門的論本﹔其聖道門有豎出豎超二種 ,這論是屬豎出一種。照這意思,也是判為權大乘教。然而 依唯識宗的意見,這論是無上的論本,一代佛教分做有空中 三大種,這論所明境空心有的道理,是明第三的非有非空中 道的實義,不是屬第一的有教和第二的空教。照這意思,這 論在佛教教理中,他的程度,和華嚴、法華等相同,所謂同 是闡明甚深微妙的教義就是。要之,諸宗對於這論雖所見各 異,我現在就唯識宗的意見,判定這論是一代佛教中,明最 甚深微妙的法義的。 283頁 第五章 一部的組織 這論既是一代佛教中,明最甚深微妙的法義的,然而怎 樣明法。今把他的組織來說一說,這論一部三十頌,成三個 義理﹕(一)唯識相﹔(二)唯識性﹔(三)唯識位。其第一唯識 相,是三十頌中的前二十四頌。諸凡夫外道等,執離物外別 無實心,或執心物俱空,以妄為實,起我實法的迷執。所以 世親論師要除脫他們的我法的迷執,打破離物外別無實心的 執著,先以種種的方法,廣說分別心識的相。又第二唯識性 ,是第二十五頌的一頌。前面說唯識相,雖知心外無物的道 理,而沒有了達他的真性是什麼,所以在唯識相後,便明唯 識性。又第三唯識位,前面說唯識相和唯識位,是去一切有 情的迷,而得佛陀的悟。但是佛陀的位,是甚深高尚,非修 行不能悟得。所以由淺到深,由近到遠,慢慢修學,直到了 達唯識相和唯識性後,方纔說唯識位。至於第一明唯識相, 分有略標識相、廣明識相二種﹔略標識相,又分有略論宗旨 和彰能變體二段﹔廣明識相,又分有明能變體、正辨唯識、 釋諸外難三段。第三唯識位,分有資糧位、加行位、通達位 、修習位、究竟位五種。今作表如下﹕ 284頁 ┌略標識相┌略論宗旨……………由假說我法等 ┌第一、│ └彰能變體……………此能變唯三等 │唯識相┤ ┌第一能變……初阿賴耶識等 一│ │ ┌明能變體┤第二能變……次第二能變等 部│ └廣明識相┤ └第三能變……次第三能變等 的┤ │正辨唯識…………………是諸識轉變等 組│ └釋諸外難┌違理難………由一切種識等 織│ └違教難………由彼彼遍計等 │第二、唯識性……………………………………此諸法勝義等 │ ┌資糧位…………………………………乃至未起識等 └第三、│加行位…………………………………現前立少物等 唯識位┤通達位…………………………………若時於所緣等 │修習位…………………………………無得不思議等 └究竟位…………………………………此即無漏界等 285頁 上表是組織一論的骨子,若是仔細的分析,不下數百種,現 在不過舉出相、性、位三種罷了。 第六章 一論的宗旨 這論既是依相性位三種組織,然而依此三種組織,一論 的宗旨是怎樣﹖一部頌文數三十,所明義理雖很廣博,其所 宗依,只有唯識二字。所謂相性位三種,三十頌文中,在前 二十四頌,或略標識相,或廣明識相,就是叫做第一唯識相 。既是叫做唯識相,那麼前二十四頌的所宗依,不出唯識二 字。又前二十四頌的次第二十五頌,明心識的實體,就是叫 做第二唯識性。既是叫做唯識性,那麼這第二十五頌的所宗 依,也不出唯識二字。又後五頌,說資糧、加行等五種的階 位,就是叫做唯識位。既是叫做唯識位,那麼他所宗依,也 不出唯識二字。總而言之,從起初的由,假說我法頌文,到 臨末的大牟尼妙法頌文,這一部的所尊崇主,是彰顯唯識的 道理。 然而唯識二字,是含什麼意味﹖今依專門學上所說,凡 有三義﹕(一)約遮表解釋義﹔(二)約破執解釋義﹔(三)約教 觀解釋義。其第一約遮表義,唯是簡別的意義,簡去心外無 客觀的萬物﹔識是能了的意義,了達心外是無萬物﹔眼識等 八種的內心,是有表詮的意義。唯識述記序說﹕「唯謂簡別 ,遮無外境﹔識謂能識,詮有內心﹔識體唯持業釋。」這是 約遮表釋的依憑的文。第二約破執義,唯是破心外實有的迷 執﹔識是破內心空的空執。唯識述記序說﹕「唯遮境 286頁 有,執有者喪其真﹔識簡心空,滯空者乖其實。」這是約破 執釋的依憑的文。第三約教觀義,約一切萬法的遍計所執、 依他起性、圓成實性的三性釋義,遍計是空觀,就是唯字的 意義﹔依他和圓成是有觀,就是識字的意義。唯識義林中說 ﹕「觀遍計所執,唯虛妄起,都無體用,應正遣空,情有理 無故﹔觀依他圓成,諸法體質,二智境界,應正存有,理有 情無故。」照此說來,唯識二字,雖含有多義,實在是打破 心外實有的妄執,彰顯心內所現諸法的存在。 唯識,有總門的唯識、別門的唯識的區別。別門的唯識 ,一切萬法,分做心王、心所、色、不相應行、無為的五位 ,而此五位諸法中,第一心王,識自相故,是唯識。第二心 所,識相應起故,也是唯識。第三色,是心王和心所的心內 變現故,也是唯識,第四不相應行,是第一心王,第二心所 ,第三色的分位故,也是唯識。第五無為,是前四種的實體 ,離心無別存,也是唯識。就五位的諸法,成唯識各別之義 。又總門的唯識,如前五位的諸法,是各別的唯識,因為其 名叫做唯識,究其所歸,一切萬法,都不是離識,就是心所 ,是識相應故,不是離識。色是心王心所的所變故,也不是 離識。不相應行,是心、心所、色的三分位故,也不是離識 。無為,是心王、心所、色、不相應行的萬法實體故,也不 是離識。以唯不離識的一因故,所以有總門的唯識的成立。 作表如下﹕ 287頁 ┌心王……………………識自相故 │心所……………………識相應故 ┌別門唯識┤色………………………二所變故 唯識┤ │不相應行………………三分位故 │ └無為……………………四實性故 └總明唯識--一切諸法………………不離識故 要之,這論一部所明,雖廣涉相、性、位三種,都是顯示萬 法唯識的意義。所以本論所尊崇主,也不出唯識二字。 第七章 弘傳的來歷 這論如何傳到我國,今略說如下﹕當世親論師在佛滅後 九百有餘年,造這論本,在印度,同時有親勝、火辨二大論 師,各就此頌造注釋。親勝之注釋,先流布於世,妙得作者 之精意﹔火辨雖形隱俗,而道高侶真。尤善文辭,注述極佳 。這二大師之注述,是為印度注釋此論的起始。此後凡一百 五十年,即佛滅後千一百年後,德惠、安惠、難陀、淨月、 護法、勝友、勝子、智月等八大論師,又各造此論的注釋, 顯揚論旨,為世傳誦。然而於諸大師中,獨擅光輝,高標芳 馥者 288頁 ,只是護法一人,護法是南印度的達羅比茶國王子,學有淵 源,解說超脫,窮大小兩乘,究真俗二諦,所以此師所說, 是最澈底,也是最為學徒所景從。玄鑒居士,奉師最敬,得 師教亦最精。我國唐朝貞觀三年,玄奘法師游天竺,遇玄鑒 居士,得聞論釋的妙理,殷勤諦求,居士便以論釋傳授玄奘 ,後來玄奘攜此論釋並九種論釋回國,是此論注釋書傳到我 國的起始。因為論釋,是本論本的注釋,所以這論本傳到我 國,也在此時起始。玄奘門下有慈恩大師曾參預譯場,起初 把十師的釋論,各別翻譯,大師以為繁瑣,便把護法一師的 注釋,和其餘九師的論釋,合糅一本,便成唯識學之大成。 慈恩又造成唯識論述記二十卷、樞要四卷。惠沼、智周二人 ,前後相繼出世,惠沼著了義燈十三卷,智周著演秘十四卷 ,這雖是成唯識論之末,約其本源,也很有可觀。至於日本 傳布此論本,在白雉四年,有道昭入玄奘門下,學習唯識法 門起始。其後智通、智達等等,都相繼研考此學,到現在此 學更為日人所尊崇。又英、法、美、德諸國,在十九世紀, 早已有這論本發現,不過翻譯頗多錯誤,我在英譯本上,發 見錯誤點很多,以不在本篇範圍,暫不詳述,於是可見這論 本弘傳之廣,研究者之多了。至於本頌的研究,當在下篇陳 述,本篇不過略述大意,供給研究者之參考。 (第一篇已經 完了) 編者曰﹕吟雪此篇之作,蓋於我國歷來研究成唯識論 的著作,都是很有根據的。至時分析之詳審,編次之 明白,於日本近代研究此論者的學說,尤能盡量採取 ,充分發揮,得茲為研究此論 289頁 的開導,其裨益實非淺鮮。第於此編說唯識三十頌於 佛學中的資格之第四章,稍有辨正。所有「天台智者 大師等意見,一大佛教分做藏通別圓四大段。這論是 屬第二通教,不及那別教和圓教的高尚幽深」云云﹔ 其說不然,智者大師時尚未有成唯識論,故智者大師 初未嘗於此論有所評判。而據後代的天台宗學者,… 若蕅益等…則大概判華嚴為圓兼別,唯識為別兼圓, 實為不共大乘,而通教則正指三乘之共般若耳。…參 觀本刊 (海潮音) 第五期悲華的「讀梁漱溟的唯識學 與佛教」。至於賢首等五教之判為相始教,日本弘教 見真等承之,皆判唯識為權大乘,實非公允之說。余 他日當作一「唯識新料簡」,對於華嚴宗的真宗的密 宗的評判,再徹底的一評判之。余對於唯識宗的見解 ,蓋須將玄奘後支那日本之餘宗所下的評判,皆為之 一翻案也,茲不詳述。又按此一部三十頌之組織,分 析為唯識相、唯識性、唯識位,自是極符順的。而余 則常按照佛教各宗共通的境 (教理) 、行、果三種次 第,以判攝此論之三十頌本。茲表舉如下﹕ ┌─唯識相……前二十四頌 唯識境─┤ └─唯識性……第二十五頌 唯識行────────第二十六二十七頌 第二十八二十九頌 唯識果────────三十頌 290頁 余所以必舉出唯識果者,使知華嚴、法華、真言、淨 土皆不越乎此,而成唯識論之一論實能總持大乘無遺 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