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慧三十唯識釋略抄

呂澂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29冊
(原刊內學第3輯)
1978年11月出版
頁291-313


. 291頁   @@ 引言   唯識有古今學,非徒立說先後精粗之別已也。傳習根本 諸論又各異文焉。此說證之我國新舊諸譯而信,證之西藏新 譯亦信,今得親接梵本乃尤信。傳世親唯識論者,舊稱十大 師。然唯護法說備東土。安慧書存藏衛,餘見稱引,鱗爪而 已。安慧一家傳承更久,故晚唐以後猶得流布西藏,大暢厥 宗。三十唯識譯籍存者,有本頌,有釋論, (安慧) 有論疏 , (律天) 備三類焉。然其梵本湮沒千年,不可得也。四載 前, (西紀一九二二年) 法人萊維 Sylvain Levi 重遊尼 泊爾,得見皇家藏書,有梵文三十頌釋寫本,審其題尾,儼 然安慧論也。亟乞諸王師影寫而歸,為梵學者講習於巴黎大 學。三年 (西紀一九二五年) 校訖,附世親二十唯識論梵本 , (亦得諸尼泊爾) 題成唯識,合而刊行。同時日人囗亮 三郎亦校三十論首六葉載諸藝文雜誌 (第十七卷第五號) 增 田慈良又就論前序 292頁 分比較梵藏漢譯,著為論文,載諸學苑雜誌 (第二號)。 於 是安慧釋論原本廣播世間,余亦得備致誦覽。因知梵本與藏 譯最近 (據萊維校刊,梵本第六七頁多有缺文,餘與藏譯出 入甚微。) 所據本頌,文意大同,獨與唐譯時相逕庭終不可 合。古今學異文之說,於此乃定讞也。至於循釋通頌,比較 研求,復備數益焉。  其一、得以窺見安慧所傳本頌之特徵也。西方造頌,撮 要填詞,每每文言簡拗,尋解遊移,長行分疏,而後楷定, 是為訓釋。西方造論,逐本著文,隨標隨釋,常不別舉。全 文割裂,意義洞然,是為章句。一家傳本異文之意,即存於 訓釋章句之間。故孤頌異同無從解說,有論廣成乃可知耳。 今由安慧釋論推頌,傳本特異之處,莫不瞭然,是一利也。 (萊維印本順釋所牒頌文,提行排列,頗醒眉目。但仍有小 疵應改。如三十五頁第十七頌末句重提兩處,又全篇引頌亦 復提行,皆生混淆。但此猶無關文旨。若我國舊譯釋論另提 論本於前,至於釋文標牒皆不區分,因以晦失意義不少。唐 譯二十唯識論亦不免此,誠憾事耳。      其二、得以尋繹唐譯本頌之真相也。唐譯唯識三十頌, 雜入科文徵起,蓋是成唯識論摘出。文意與護法解說最符, 疑即一家傳本,以無佐證,未能定也。得安慧論而後曉然譯 本之果為別傳。不寧唯是,憑藉梵本頌法推勘唐翻,又見譯 文尚不盡實,所謂別本真相,乃另有在焉。蓋西方頌法有多 體裁﹔此三十頌用首盧迦體,八言一句,二句一行,二行一 頌,用韻短長一一有則。頌文隨順,或省文 (如安慧傳本第 十頌,列善心所名目無捨,但云俱。) ,或增字 (如第十七 頌末句一切唯識,末加是 293頁 字乃足八言。) ,或倒綴名目 (如第十二頌,六煩惱中,見 前於疑。) 或多致牒言 (如第三四五頌解藏識,凡五以彼字 牒前文。) 或成單句 (如解藏識有二頌三句,遞至第八頌解 六識遂成單句,不滿一頌。) 或有賸詞 (如第七頌首句末賸 一餘字,屬下句觸等。) 是皆屈曲立言,不能如散文之順 暢。至於轉譯,限制五言,又非恰順頌本,愈違原意。有如 唐譯,詳其所略,損其遊詞,順從文理,釐然有式,此亦便 於觀覽之至也。然而增損稍過,面目即失。其細者,如第二 十頌彼彼分別,譯作遍計。返譯梵文,則多一韻不合頌法, 又與前後稱分別者義不相隨。其甚者,如第二十四頌解三無 性,併譯兩句不足一頌,又增後由遠離前兩句。返譯梵文, 皆成蛇足,而次頌三句本解第三無性,乃別科判漠不相關。 若是種種,為例甚多。譯文善巧未見其失,格量梵本而知有 過不可掩也。必加披疏,乃得異本之實。則如心所中悔眠等 為不定。 (安慧本頌云悔眠亦如是,此亦如是三字論無解, 即是餘文,改為不定不破頌式。) 又如第三能變緣境為性等 (安慧本云第三若六種境能緣者是,多有餘詞,改為性相亦 不破頌式。) 真是傳本異文耳。故由安慧論格量唐譯,真相 乃明,是二利也。 (因此又知新譯唯識諸籍,傳今學本,而 譯文敷衍,與舊譯古本情形略同。直據其文以相是非固難得 其平耳。)    其三、得以推想世親本頌之原文也。@謂安慧所傳本頌 為古學本,不必即當世親原文,但推想原文亦必與是最近。 奚以見其然也。唐譯三十論以前有轉識論(舊傳陳真諦譯。) ,即三十頌一家之釋。譯義雖多乖違,但依安慧論勘,此釋 應在前出 (安慧論每云復次,即存舊說。轉識論所解,數見 安慧論復 294頁 次文中,其為前出之作可知。),所釋本頌必近原文。今以 安慧頌本相較,如出一手。若第七識思量為性 (唐譯本乃云 性相。), 餘觸等是餘之觸 (唐譯本餘作實字,乃可云餘及 觸。), 悔眠等是隨惑 (唐譯本乃作不定。), 出世智無能 緣心 (唐譯本乃作不思議。) 為例皆同,從可知安慧本之近 於原文也。復次,釋原文者異義紛披,勢必原文涵此種種契 機,乃有生發。今即准此勘安慧本,如第六頌,一家解,末 那與四惑相應,又是無覆無記 (轉識論)。 此必原本四惑與 無覆無記相次為文,乃有此解。勘安慧本云云,則恰合也 ( 唐譯本乃出無覆無記於後。)。 又如第十頌,一家異解,善 心所但有十種。此必原本名數不全乃生此說。勘安慧本云云 ,又恰合也 (唐譯本具出行捨名目善法十一即不容異解。) 。 又如第二十頌,一家解,所分別境是無體,故成唯識 ( 成唯識論卷八又轉識論。)。 此必原本無字可承所分別言, 乃生此解。勘安慧本云云,又恰合也 (唐譯本所分別下云由 此彼皆無義勢則隔。)。 今世親三十頌原本雖不可見,得安 慧本想像髣彿,此三利也。    其四、得以探求世親頌文之古義也。如上辨析古今傳本 不同,非僅備文字考訂而已。竊謂理解所資,文義相涉,非 見古本亦不得古義也。余非偏愛於古,治此學多年,出入注 疏,徬徨旁論,繁瑣附益之說備為困縛,而後痛感有直探驪 珠之要,捨是則治絲愈棼也。注疏之說,條理細微是其所勝 ,而懸想之談每每掩其精采。如成唯識論,糅十家之書者也 ,於十家說即應有辨,乃疏家時稱難陀云云。今勘多出安慧 ,其間是否相因雖不可知,然如舊說,則失之安慧也。又每 稱 295頁 安慧云云,今按多得其反。如說見相分是遍計,安慧但言分 別所取二取遍計,不說見相也。 (餘有多處勘文可知。) 大 處已乖,釋文尤甚。如三類識變本指其事,解為能變則屬法 體,以至因果二變釋意糾紛,卒不可解。 (勘下出安慧論文 短長自辨。) 是其辭愈繁而意愈蔽,安所得頌本義乎。又旁 論推徵,是護法說精華所寄。今以安慧論勘成唯識,大抵釋 文十同五六,其他異義多在旁論。如種子,如四分,如三依 ,如四緣,安慧論不一言,蓋皆其後出也。論以明頌,不得 本義,則偏詳旁論猶病流漫,況復注疏曼衍其辭者乎。故治 此學應知本,即非明古義不為功也。安慧論釋不繁,堅守家 法,如釋識變則從中邊,釋心所則從集論五蘊,釋三性又從 攝論,理解一貫,古義之說其在茲乎。嗚呼,無著世親之學 亦久蔽矣。唐疏復興,啟迪甚盛,然而有志之士研鑽莫入, 每望望然去之。雖不敢菲薄精深,但云繁奧難解耳。夫以繁 難為精深,此學不將愈晦歟。今謂古疏之說應別為唐人學治 之,若明西土論書,則必由古義直接得之。有安慧論啟此端 緒,是四利也。  茲篇抄譯安慧釋論,以明本頌為主。出其訓釋章句,達意而 止,餘悉從略。頌文對校梵藏翻譯,釋論多依藏譯, (內院 樹因研究室藏本安土版。) 以其譯意更明暢也。此皆講次所 出,未暇覆勘,脫誤不免,願識者指正之。     為使迷謬人法無我者正解人法無我,故創茲三十唯識論 。此中使解人法無我者,為斷煩惱及所知障故。如是貪等諸 煩惱由我見生起故,人無我對治薩迦耶見,彼斷則一切煩惱 斷。法無我 296頁 對治所知障,彼障則斷。使斷煩惱及所知障者,為得解脫乃 一切智故。諸煩惱障得解脫,故斷彼則證解脫。所知障是諸 染污無知,於一切所知中礙彼智轉,故斷彼則一切所知無著 無礙智生,證一切智。復次,執人法者不能正知唯心,為使 解人法無我次第得入一切唯識,故創茲論。復次,或執所知 如識,亦有實體﹔或執識如所知,世俗雖有勝義則無,遮茲 偏執,故創茲論。        施設我及法。各別種類起, 具足應言於世間及論議中(有各別種類)。 彼皆由識變。 此貫初句,施設我及施設法,是為施設我法。言各別 種類者,謂有多種。若我,命者,生者等,是施設我 。若諸蘊界處,色受想等,是施設法。兩類施設皆以 識變為性,非有實體,離識變外無諸我法故。變謂變 異,若因剎那滅同時,成就與彼不離果性,是為變。 此中由我等分別色等分別攝植習氣故,從藏識生起分 別現似我等色等。此中雖無外我外法,而由分別似外 ,無始時來施設我法而轉,譬如翳目見髮繩等。言施 設者,謂於彼處施設所無為有。是故識自性外無諸我 法,此等即遍計性,勝義無有。但為施設所依識變自 性不無。  未知識變復有幾種,今分別說。故云﹕ 此變又三類。 (第一頌)     297頁 若處施設我法,復有因性果性不同。此中因變者,謂 即藏識中異熟等流習氣滋長。果變者,謂由宿業招引 圓滿,異熟習氣得起,而有餘生藏識現行。又等流習 氣得起,而有轉識染污意及藏識現行。此中由善不善 轉識,於藏識中生異熟習氣。由無記 (轉識) 及染污 意生等流習氣。  又復未知三類是何,今分別說。故云﹕ 異熟與思量 及於境了別。 彼三類變,所謂異熟,所謂思量,所謂於境了別。此 中善不善業習氣成熟力故,引果現行,是為異熟。又 染污意以常時思量為性,是曰思量。六識各別現似色 等境界,是為於境了別。  是等自性是何,以次當說。故云﹕ 此中名藏識。異熟一切種。 (第二頌) 云此中者,次前所說三類變中。云名藏者,謂即名彼 藏識,即彼識為異熟變。彼是一切雜染種子所依為藏 。云藏,云依,異門施設。復次,此中攝藏一切法為 果性,一切法中攝藏此為因性,故名為藏。了別為識 。於一切界趣生類中,由善不善業成熟為異熟。一切 法種子所依為一切種。若轉識外別有藏識,應說所緣 及行相,無所緣行相不成識故。此雖不無,然不可分 別。所以者何。藏識內有執受了別,外有行相不斷器 界了別,兩類生起。此中內執受者,謂愛著遍計性者 習氣,及所依 (身) 俱有諸根名色。彼為所緣甚微細 故。 298頁     不可知執受 彼及處了別。 (藏譯順釋,作彼執受及處 了別不可知。) 執受何等不可知,又依處了別不可知故,是為藏識執 受及處不可知。此中執受者,謂所執受,亦即我等分 別習氣及色等法分別習氣。藏識有彼習氣故,乃執受 我等分別色等分別,故名彼諸分別習氣以為執受。於 此受此,不可知故,說彼執受不可知。處了別者,謂 器世間分別。彼亦難知,又復行相不斷而起,故說不 可知。如是此識所緣行相不斷而起,入滅盡定時亦成 就此故。  由如是說藏識決定是識,必與心所相應,應說此心所 是何等,復有幾種,又得常時相應否耶。故云﹕ 常與觸作意取想思相應。 (第三頌) 云常者,謂藏識畬伒P彼觸作意受想思五遍行法相應 。 (頌中) 取即是受。此中觸者,由三和合分別諸根 變異,是受所依為業。作意者,令心生起,於所緣持 心為業。受者,領納自相。想者,於境取相。思者, 令心造作。  受有三種,樂,苦,不苦不樂。法有四種,善,不善 ,有覆無記,無覆無記。藏識中受上雖已說,未知是 三種中何受。又是善不善何等。了決此義,故云﹕ 於彼是捨受 彼無覆無記。 299頁 云於彼者,貫彼藏識自相。即彼藏識受是捨性,非樂 非苦,此二 (受) 所緣行相有間斷故。云彼無覆無記 者,亦貫藏識。云無覆者,簡別有覆無記故。云無記 者,簡別善不善故。不由意雜染心所覆故說為無覆, 是異熟所成故說為無記。 觸等亦如是。 如彼藏識是異熟,所緣行相不可分別,常與觸等相應 ,為捨受性,及無覆無記。如是觸等亦復是異熟,所 緣行相不可分別,常與自餘四法及藏識相應,又捨受 性,及無覆無記,皆如藏識。諸相應法應爾,故說亦 如是。  彼藏識流轉中痤L異耶,或復不爾。應說一類無異, 故云﹕ 彼流如瀑水。 (第四頌) 云彼者,貫上藏識。流者,因果相續成流。水聚續流 不斷,是為瀑水。如彼水與草木便溺俱流,如是藏譯 成就福非福不動諸業習氣,又攝觸作意等法,畬刓 轉不斷成流。  如是流轉何時得捨。故云﹕ 羅漢位捨彼。 羅漢位謂得盡智無生智,彼藏識中粗重無餘斷故,則 成捨彼藏識,亦即彼時為阿羅漢。異熟變已釋訖。 300頁 今說第二思量變故。云依彼而生起等。如彼眼等識, 眼等為依,色等為緣,則已共知,今染污意依緣未知 是何。決定說彼,故云﹕ 依彼而生起 緣彼名為意 識思量為性。 (第五頌) 依彼,彼聲貫上藏識。藏識是彼習氣所依,故依彼俱 起。意謂相續而生。復次,隨一界地藏識得異熟時, 染污意亦即是彼界地,依藏識而轉故,為依彼起。云 緣彼者,即緣藏識。謂與薩迦耶見等相應,緣彼藏識 以為是我故。 (是) 名為意 (之) 識者,依緣藏識之 識說名為意,簡別轉識及與藏識。次復說彼自相,故 云思量為性,是由訓釋言詞說意。既是識性,應與心 所相應,未知何等心所,何時相應。故云﹕   與四煩惱俱 常有覆無記。 (藏譯順釋譯云與有覆無記 四煩惱常俱。) 心所有二類,煩惱及餘,此中簡餘,故說煩惱。煩惱 又有六,彼非一切相應,故說四。云俱者,即是相應 。煩惱復有二類,不善及有覆無記,簡別不善,故云 有覆無記。有覆識不能與諸不善法相應,彼染污即是 覆故。云常者,謂一切時,乃至有彼即與此等相應。  前說差別未知,故云﹕ 謂我見我癡 又我慢我愛。 (第六頌) 於諸取蘊觀我是為我見,意謂薩迦耶見。癡者,無知 ,於我無知是為我癡。我慢者,緣我心 301頁 傲,意謂 (七慢中) 我慢,我愛者,於我貪著,意謂 我貪。此中迷惑藏識自性, (我癡) 則於彼識有我見 生。由此心傲,而為我慢。由此三故,貪著樂欲我體 ,是為我貪。  如有頌言,此我癡等諸煩惱,亦如彼意有九地,未知 是彼自性相應,或復與餘相應。故云﹕ 隨生是。 云隨生者,謂隨所起處。云是者,隨所生何界何地, 即惟與彼界地相應,非與其餘。  然亦非說唯與四煩煩惱相應。復云﹕ 及餘 觸等 相應。云及者,總攝之義。云觸等者,謂觸作意受想 思五遍行法與一切識相應。此等亦隨所生處,即與彼 界地相應,非餘界地。復次,言餘者,簡別諸與本識 相應者故,根本識觸等無覆無記,此則有覆。  若染污意善染無記等時悉無差別而轉,彼則無捨,云 何不成不能解脫。此亦不爾,故云。 羅漢無 滅盡定中無 出世道亦無。 (第七頌) 羅漢於煩惱無餘永斷故,無有染污意。又以滅方便力 得滅盡定,亦如方便無彼意起,出定時乃從藏識復生 。出世者,簡別世間故,世間道起染污意。若觀無我 為我見對治為出世道,彼不能起,由道出時復從藏識 而生。 302頁 是為第二變。 廣釋己訖,如是結成。  第二變後應說第三變,故云。 第三於六境 若能緣者是。 第三者,具足應言識變。云六者,六種,即色聲香味 觸法自性境。若能緣 (彼境) 者,意謂能取及分別。  此復是善不善或無記耶。故云﹕ 善不善俱非。 (第八頌) 言俱非,即無記。 (此若) 與無貪 (Ma-chags-pa) 無瞋無癡相應, (Ldan-pa) 則善。與貪瞋癡相應, 則不善。非 (Ma-yin-pa) 與二相應者,則俱非意謂 非善亦非不善。 (附記) 日人寺本婉雅最近重校藏文三十頌,載於佛 教研究七卷三號。謂頌善不善俱非下原缺一句,應據 釋補云,非有無貪。 Ma-chags-par ldan-pa ma-yin -pa 按原頌單句,係因前文遞次而然,本無所缺,安 用其補。且所補云云,隨意連綴,勘梵藏兩本論文, 毫無所據。又藏譯頌皆七言一句,今補乃有八字,亦 非程式。種種乖違,不可置信。又其本餘頌亦謬誤多 端,不勝指摘。    彼復何類心所相應,又各有幾,故云﹕ 遍行決定別 及善心所法 彼相應煩惱 隨煩惱三受。 (第九頌藏譯云三受彼相應。) 303頁 遍行等未知是何,由是顯示。故云。 第一是觸等。 最初說故,是為第一。即彼遍行如前廣說常與觸作意 等。彼觸為首故云觸等。此等五法遍行於一切心故名 遍行。如是於藏識染污意及諸轉識無差別而起。  次及定別,故云。 欲勝解念俱 定慧為定別。 於差別中決定,是為定別。彼等境界皆是有差別性, 非是一切。此中欲者,於所願事樂欲,勤依為業。勝 解者,於決定事定執如彼,不可移轉為業。念者,於 所習事不忘明記,心不散亂為業。定者,於觀察事心 集一性,智依為業。慧即是智,此亦於觀察事簡擇理 非理等,離疑為業。釋諸定別已訖。  次復應說善等。故云。 信及與慚愧 (第十頌) 無貪等三勤 輕安不逸俱 不 害善。 具足應言此等有十一法。此中信者,於諸業果諦寶德 能等忍可,心淨,希求,欲樂所依為業。慚者,依自 及法力故羞畏罪過,善滅惡行所依為業。愧者,依世 間力羞畏罪過,業同慚說。無貪是貪對治,貪謂遍貪 樂著有及有具,彼對治為無貪。無瞋是瞋對治故,於 有情諸苦及苦依處 304頁 心能堪忍。無癡是癡對治,癡謂於諸業果諦寶無知, 彼對治為無癡。此三法皆以惡行不轉所依為業。勤者 ,怠惰對治,於善策心,此能圓滿及成就善品為業。 輕安者,所依惡損對治,身心安適性,由彼力故轉依 離煩惱盡為業。不逸俱者,不逸及所俱法。俱善性故 ,未顯說故,無餘善法故,應知 (所俱) 說捨。此中 不逸是放逸對治,無貪至精進中為不逸,能圓成世出 世一切勝善為業。捨者,心平等性,平靜性,及無功 用性,一切煩惱隨煩惱不起所依為業。不害者,損害 對治,不由殺縛等損有情是為不害,即不損惱為業。 釋十一善已訖。  次復說諸煩惱,故云。 煩惱 謂欲貪瞋癡 (第十一頌) 及與慢見疑。 欲貪及瞋及癡,故云貪瞋癡。此中貪者,於諸有及受 用果貪著樂欲,一切苦生為業。瞋者,於諸有情損惱 ,不安樂住及惡行所依為業。癡者,於諸苦樂正因果 一切無知,雜染生起所依為業。慢者,一切依薩迦耶 見而起,心傲為性,不敬及苦生所依為業。見者,上 雖已釋,但此屬煩惱見唯彼五種煩惱為自性者,謂薩 迦耶見等,世間正見等非此所攝。釋六煩惱已訖。 (藏譯論文於此分卷,上第一卷訖,下題後第二卷。 但梵本不分。) 次後釋諸隨煩惱,故云。 復次忿及恨@覆惱及與嫉 慳及與諂俱 (第十二頌)  305頁      誑憍及與害 無慚愧惛掉 不信及懈怠 放逸及忘念 (第十三頌) 散亂不正知@悔眠亦如是@又尋及與伺@隨惑二各二 (第十四頌) 此中忿者。依於現前損惱心怒,割截等所依為業。 ( 恨等體業文繁不具出) 於惡作境心不喜樂,是心所位 說名為悔,損害心所依為業。眠者,不自在轉心略, 轉謂轉於所緣,此是癡分,損害所作所依為業。尋者 ,遍尋求意言,是慧及思差別。遍尋求者,謂起分別 「此是何等。」意言者,是意之言,與言相似,即境 義言。伺亦是慧思差別性,各別分別意言,於前所習 說為「是此」故,是以亦名心細。尋伺二者皆以安住 不安住所依為業。云二各二者,二種二各有二,即悔 眠二與尋伺二,彼四法皆二類,染與非染。此中若已 作善。心悔未作不善,是染污悔。反此非染。 (如是 眠等皆分別說。) 此中染污悔眠尋伺為隨煩惱非是其 餘。此中如彼色聲等六種能緣,與諸遍行等一切心所 隨應相應,如是亦與樂苦不苦不樂三受相應,由樂意 不樂意及俱非色聲等起故。又與善不善無記相應。 或作是計,眼識等五同時遇所緣緣,但從藏識生起一 識,非二非多,無彼無間緣故,一識不能為多緣故。 此亦不定,若遇一緣則唯起一,遇二及多亦得起多。 故云。 諸五依本識 隨緣而生起 識或俱或否 如諸波依水。 (第十五頌) 諸五者,謂眼等諸識,又次後諸與意識俱者。藏識是 諸五 (識) 種子所依,能生起彼,又生諸 306頁 趣能執受故,名根本識。云隨緣者,遇彼彼緣,即彼 彼識得生。起者,成就。云或俱或否者,謂同時或次 第。云如諸波依水者,依於藏識生諸轉識,或俱或否 。如經云,廣慧,譬如大河水流,若有一浪生緣現前 則一浪起,若二若三若多生緣現前則多浪起,如是廣 慧,即彼流轉藏識為依止故,若眼識等一生緣現前則 一眼識起,乃至廣說。 (見解深密經)    今復當說,彼意識者必與眼等識俱起,或無彼時亦得 生起。故云。 意識生起者 是常除無想 及二種等至 無心眠及悶。 (第十六頌) 云常者,一切時,意謂與眼等識或俱或否。但除彼諸 違緣無想等。此中無想者,謂生彼無想諸有情中,心 心所法一切皆滅。二種等至者,無想等至及滅盡等至 。無想等至者,已離第三靜慮貪,猶起上貪,出離想 作意為先,意識及彼相應諸心所皆滅,是為無想等至 。滅盡等至者,已離無所有貪,以安靜想出離作意為 先,意識及染污意諸相應皆滅。此亦如無想說依及位 差別。無心眠者,所依不適覆心故,乃至彼位意識不 起,名為無心。又無心悶者,卒然風痰等不平等為依 ,意識不起,為無心悶。除彼等五位,應知意識一切 時起。於彼識變施設我法,此有三類,廣釋已訖。 彼起我法施設者既識變為性,是我與法離識變外,應 皆無有。今成此義,故云。 即彼識變是 分別所分別 彼無故由此 一切是唯識。 (第十七頌)       307頁 如次上釋三種識變,即是分別。云分別者,增益義相 三界心心所法。如 (中邊論) 說,虛妄分別者,三界 心心法。由彼藏識等三種分別自性及相應法有所分別 ,若器、若我、若色聲等,彼等體性是無,故說是識 變分別,所緣是無故。謂惟因緣或順或違而起,此外 無有。廣說乃至增益性故,應知識所緣是無。復欲離 增損兩邊故,說由此一切是唯識。云由此 (第三轉聲 ) 者,即是此故。 (第五轉聲) 如彼轉變自性分別, 彼所分別是無,此則無境故,一切是唯識。一切,謂 三界及無為。唯聲,意在遣心外境。云是者,填頌之 辭。  若一切唯識無別作者能作,云何根本識無能作,諸分 別得生。是故說云。 一切種子識 如是如是變 由展轉力故 彼彼分別生。 (第十八頌,藏譯順釋,顛倒第二三句。) 此中成就生一切法功能,是為一切種子。識者,藏識 。以有識而非一切種故,說一切種子。又為分別一切 種而非識故,復云識言。如是如是變等者,從前藏識 位而有變異,是為變。如是如是,意說成就彼分別及 後生起功能位。言展轉力者,如彼眼等識為熏各自功 能而轉,則為藏識功能差別之因,即彼藏識變時,又 為眼識等因,是為由展轉力。兩俱起故,不待外力, 亦有彼彼多種分別得生。 此則已說現時藏識如何生起轉識,現在既滅,應說未 來云何相續。故云。 諸業習氣與 二取習氣俱 前異熟既盡 彼餘異熟生。 (第十九頌)       308頁 福非福及不動思是為業。若由彼業,為成未來自體, 於藏識中生起功能,是為業習氣。二取者,所取取及 能取取。此中深著離識別有所取自類相續而住,是為 所取取。若復決定取著,由識了知,分別,是為能取 取。前能所取熏習起彼當來二取種子,是為二取習氣 。此中由業而有各別異趣自體,由二取習氣有自體生 時諸俱有法。如是非獨由業習氣能生異熟,故說二取 習氣俱。言前異熟既盡等者,前所集業異熟既已現行 ,由餘業力,又與二取習氣俱,所餘異熟即彼藏識又 生,離藏識外無別異熟故。說前異熟盡則遣常邊,餘 異熟生則遣斷邊。  若此等是唯識者,經說有遍計依他圓成三種自性,云 何不與相違。即於唯識性中安立三性,故亦不違。此 復如何。故云。 由彼彼分別 分別彼彼事 即彼是遍計 自性彼無有。 (第二十頌) 顯示內外諸事差別無邊分別故,說由彼彼分別。云分 別彼彼事者,即內外事。在佛法中此皆遍計自性。說 此因故,云彼無有。分別境界諸事,由無自體為無。 是以彼事唯是遍計自性,非依因緣自性。  次遍計後當釋依他,故云。 依他自性者 分別由緣起。 云分別者,此說依他自體。云由緣起者,是說依他得 名所由。此中分別,即是諸善不善無記各 309頁 別三界心心所,如前所說。皆依因緣他增上,故為依 他。意謂所生,依於自餘諸因緣法而得生故。釋依他 訖。  圓成如何。故云。 成者即於彼 前者常離性。 (第二十一頌) 由不變異,是為圓成。云於彼者,謂依他性。云前者 者,謂遍計性。遍計能所取體是無有,於依他中常一 切時遠離此者,為圓成性。 故此與依他@非異非不異。 云故此者,依他與遍計常離是為圓成。此常離性即法 性,法性與法不可言異非異。圓成是依他法性故,應 作是觀。若相異者,依他應不能離遍計成空。若非異 者,圓成又不能成清淨所緣,依他是雜染自體故。 說如無常等。 具足應言,亦異亦非異。譬如無常性,苦性,無我性 ,與無常等非異非不異。  若能取所取是無,依他起有執無執云何分別。故云。 此不見彼昧。 (第二十二頌) 云此不見者,謂圓成性。云彼昧者,謂依他性。圓成 性是出世智無分別現觀。言不見者,即未 310頁 無分別現觀。依他性是由此後得世出世智所取。故不 見圓成,即昧依他。  若依他是實性者,云何經說一切法無自性,不生不滅 。此亦不違。故云。 依三自性之 三種無自性 密意故說言 一切法無性。 (第二十三頌) 自性唯三,故說彼數。各自有其相現,是為自性。三 種無自性者,相無自性,生無自性,及勝義無自性。 一切法者,即遍計依他圓成自體之法。  今說三自性無何種自性,故云。 第一者由相 無自性餘復 由非自生起 為餘無自性。 (第二十四頌) 彼諸法勝義@彼亦是如性。 第一者,遍計自性。彼由相無自性,相是分別故。如 說色相有礙,受者領納等,皆無自體,猶如空華。云 餘復者,依他自性。彼如幻等,由他緣生,故無自性 。又現似如彼。實不如彼生故,為生無性。云彼諸法 勝義等中,勝謂出世智,彼無上故,彼義亦為勝。復 次,猶如虛空一切一味,無垢不變法是圓成,說為勝 義。如是圓成自性,是依他自體一切法之勝義,為彼 法性故,即是勝義無自性,圓成為無性之自性故。豈 唯勝義說圓成耶。不爾,彼亦是如性。亦聲表非獨說 如性,亦應說法界等一切。 一切時皆爾。 311頁 即彼如性,異生有學及無學位中一切時皆如彼,由不 變異說為如性。  為即彼如性圓成是唯識性,或復有餘唯識性耶。故云 。 此即唯識性。 (第二十五頌) 由此言說現觀。 若此等亦是唯識,彼眼耳等取色聲等,心由何起。故 云。 若於唯識性 識未依住時 彼二取隨眠 爾時則未遣。 (第二十六頌) 復次,前說諸業習氣與二取習氣俱等,彼遣不遣,其 如何等,故今說頌云云 (按此是另一章句。) 若時識 未依住於心法性所謂唯識性者,爾時猶緣所取能取。 二取者,所取取及能取取。彼隨眠者,為生未來二取 ,攝藏於藏識之種子。乃至瑜伽師心未轉依於無二相 唯識性,彼時二取習氣未遣,意即未斷。此中顯示外 所得未斷故內所得未斷,乃作是計,我由眼等取色等 。 今復應言,離境有唯心可得,即住於心法性 (唯識性 ) 耶。不爾。     設想唯識性 如是有所得 隨應現安立 彼未住唯識。 (第二十七頌) 復次,為對治慢心惟有所聞即計已住,故頌云云。此 中云唯識性者,遣境謂無外境。如是有所得者,意謂 能取及能相。現者,現前。安立者,即隨所聞由意安 立。謂瑜伽師多種所緣中隨應取一,如白骨青瘀等。 彼未住唯者,未斷識有所得故。  312頁 何時則斷識能取而住心法性耶。故云。 若時識所緣 都無得爾時 住唯識所取 無故能取無。 (第二十八頌) 若時於言說所緣乃至色聲等自性所緣,隨一知為識外 不可得,一無所著,如是實見不同生盲。此時識能取 亦斷而住自心法性。說此因云,所取無故能取無。有 所取則起能取,無所則無餘。 (能取) 如是於能所取 無分別平等出世智起,二取愛著 (即二取取) 隨眠則 斷,而於自心法性亦得轉依。  若心轉依於唯識性時,復如何等,故云。 彼無思無得 亦出世間智 彼依復異轉 斷二粗重故。 (第二十九頌) 彼即無漏界@不思議善堅@彼樂解脫身@名大牟尼法。 (第三十頌) 此二頌說,依瑜伽道入唯識性,漸次勝進得圓滿果。 此中無能取思惟,亦無所取義可得故,說彼無思無得 。無戲論集起分別超出世間故,為出世間智。彼智後 說轉依,故云彼依復異轉。依者,藏識一切種。轉者 ,一切粗重,異熟,及二習氣體,轉為正受,法身, 及無二智體。彼轉依復由斷何而得耶。故說斷二粗重 故。所謂二者,煩惱障粗重及所知障粗重。粗重者, 即所依不正受性,亦即二障種子。又彼轉依,有斷聲 聞所有粗重而得者,是曰解脫身。斷菩薩所有粗重而 得者,是曰名牟尼法。由斷二種障差別,說轉依有上 ,或無上。由煩惱障縛聲聞,所知障 313頁 縛菩薩,斷是等則得遍知性。云彼即無漏界者,謂轉 依自性是無漏及界。無粗重故,離一切漏,是為無漏 。聖法之因,是為界。界聲,因義。不思議者,非分 別所行境,各別證知,又無喻故。善者,清淨所緣, 安樂,及無漏法之自性故。堅者,常不滅故。樂者, 常性故。若無常則苦,此常故樂。由斷煩惱障為諸聲 聞解脫身。彼轉依相為名大牟尼法身。若由地度及定 斷所知障,轉依真實,故名大牟尼法身。不流轉,無 煩惱,得一切聖材故,名為菩薩法身。云大牟尼者, 覺者成就最勝,為佛世尊,是大牟尼。 (附記) 西藏譯三十頌本一種,亦勝友等譯,亦存 安慧之說。本刊第一輯中 已為重譯矣。但對勘此論 引文。乃見其中錯誤凡有多處。 [藏譯中頌本與釋論 參差者,時常見之。] 自宜依釋訂正,不容異說,今 不詳舉。 作者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