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唯識論述記序釋

北京法相研究會編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29冊
1978年11月初版
頁323-350


. 323頁 成唯識論述記卷第一 唯識為釋迦如來所演究竟了義教,境無識有,立唯識名。 其後彌勒承之,獨甄其宰﹔無著天親 [一名世親] 相繼傳 燈,大暢厥旨,奉以為宗。天親乃造唯識三十頌護法等十 大菩薩各為義釋,名曰成唯識論,是則唯識三十頌為本論 ,而成唯識為釋論也。製此釋者,雖十論師,於中護法聲 德獨振,故論題中特以標首。當護法造釋已,有玄鑒居士 ,罄資供養,經於三年,遂以此釋與之。居士既得此釋, 為令餘人敬重,須出金錢乃得觀覽﹔唯玄奘法師由遠而至 ,以其殷重,雖不得金錢,即以傳之。迨奘師歸國,譯釋 論時,遂以護法所釋為宗,並將其他論師釋義糅為一部, 原共百卷,總為十卷,即今成唯識論譯本也。譯時窺基大 師,親承師受,著為述記,即此 324頁 本也。惟文義高深,每難索解,於是慧沼繼基師述了義燈 十四卷﹔智周撰了義燈記二卷,並演秘十四卷﹔如理集義 演二十六卷﹔道邑撰義蘊五卷。此皆唐疏,各有師承,於 時相宗,燦然大備。日本僧有智通智達二人稟玄奘三藏, 更有新羅智鳳禪師承玄奘三藏,始傳日本義淵僧正。又玄 昉僧正入唐受學智周,還授善林僧正,自爾已來,宗傳東 渡。中國自宋以還,相宗諸書,散佚已久,如述記於清光 緒季年,始還日本,楊仁山先生刊於金陵。了義燈及記演 秘等尚未能窺,今茲參考,悉出日本續藏經中,自後入文 隨引別釋,以資參究。此宗相承,概如上述,解題得名, 別釋於次。 識謂了別,謂以八識各各能了別境。八識者﹕一眼識、二 耳識、三鼻識、四舌識、五身識、六意識、七思量識、八 異熟識。各各能了別境者﹕謂眼識於色、耳識於聲、鼻識 於香、舌識於味、身識於觸、意識於法,各以為境,而有 了別功能。及思量識唯緣第八、 [即異熟識] 第八能緣自 識所變種子根身器界,亦復如是。 唯謂簡持,簡者簡別,持者持取。總謂此唯識教簡別外境 實有,持取內識非空,所以稱為中道教也。又決定義,決 定識外無境,又顯勝義,顯識勝用而能變似外境,是故說 言唯有三義。 成唯識者,此論第十卷末解云,此論三分成立唯識,故以 論名成唯識論。是則本名唯識,釋論名成,故今取之。三 分者何﹖即科判長行中初宗前敬敘分,次依教廣成分,三 釋結施願分是 325頁 也,至後當說。 論者決擇性相,教誡學徒為義。於性言決,決定現量﹔於 相言擇,擇其差別。示善謂教,遮惡為誡,綜上數義,故 名為論。 述者如文 [本卷二十一頁右] 自解敘理名述,先來有故, 即謂述護法等釋論也。記者記錄,如序文自言凡茲纂敘, 備受指麾。是則此本之成,或述自先德,或親承師教,表 非意撰,以示謙抑及殷重也。 唐京兆大慈恩寺沙門窺基撰 慈恩寺,本於曲池為文德皇后所造,以貞觀十九年冬十月 ,玄奘三藏奉敕住此翻譯聖教。 沙門翻勤息,謂勤修眾善止息諸惡為義。瑜伽論云,有四 沙門﹕一勝道沙門,即佛等﹔二說道沙門,謂說正法者﹔ 三活道沙門,謂修諸善品者﹔四汙道沙門,謂諸邪行者。 什師云,凡出家者皆名沙門。 序文大段,應分為十﹕ 第一宗標如來真唯識教……自初文 [至] 絕名相於常寂之 津 就中有二,初以孔老之教喻起,次顯唯識妙理。初喻起 意略別有三、(一)顯勝意、意顯如來真唯識教,超勝孔 老,而欲以之宏撫也。(二)順益意、為欲攝益東土有情 ,故先將順其 326頁 心,亦崇孔老,此即菩薩四攝事中同事意也。(三)悲歎 意、悲者悲前所譯經教,義乖辭爽,無學無人,不如六 易之有象翼可資,及老教之有莊列其人及書,可藉以探 其機也。歎者歎自玄奘以後,持此金牒東流,而疑氛翳 理,乃大蕩明,比之象翼蒙列,實為陵揜千古矣。 第二歸敬至覺將聖為教宗宰……自至覺迴照其宗室 [至] 幾乎息矣 第三敘世親造頌於法寶將墜之際……自唯識三十頌者 [至] 斯文行墜 第四敘入世親頌之因及釋文未就之憾……自誕茲融識 [至] 泉源重秘 第五敘護法等造釋之功及釋論得名成理之義……自爰有護 法 [至] 雷霆競響而已 第六敘佛教東來之漸及多舛失之因……自在昔周星閟色 [至] 其詳可略 第七敘入奘師西承法統東廣宗傳之盛……自惟我親教 [至] 云爾而已矣 第八敘陶甄諸義揉譯本論……自斯本彙聚 [至] 有葉一師 之製 第九略廣釋成論題之名。初略後廣廣中復二。初以中道義 釋名,二以能所相對,依六釋八轉釋名……自成唯識者 [至] 依士釋也 第十自敘纂述得成今本述記之由……自基學慚融愷 [至] 鏡詳幽致爾 竊以六位精微,資象翼而筌理。 [自下喻起顯宗初二句贊儒] 六位,謂易六爻之位,易曰六位成章是也。象者大小象。 翼謂十翼,孔子所作﹕一上彖、二下 327頁 彖、三大象、四小象、五文言、六繫辭上、七繫辭下、八 說卦、九序卦、十雜卦,皆所以輔翼於六位也。資者藉也 ,筌喻象翼,理即六位,六位藉此象翼而得詮其精微之理 ,猶之因筌而得魚焉。 二篇玄妙,藉蒙列以探機。[次二句稱老] 二篇,謂老子道德經上下二篇。蒙,地名﹔莊子生於蒙。 意謂莊子,列即列子,藉者假藉,機謂機要。言二篇玄妙 ,不可擬議,必假藉於莊列而後得探其機要。 況乎非有非空,息詮辨於言蹄之外。 [二句歸宗唯識顯如來 於第三時演了義教正處中道] 非有,謂遍計執,及執能緣唯識,皆名為境,其境本無, 故曰非有。非空,謂能變所變二種之識,亦勝義有,故曰 非空。詮謂語言。辨謂意識。言此非有非空之唯識妙理契 會真如,本非言語之所能詮,更於意識而無蹄跡之可尋辨 ,惟得聞教生解證悟於言蹄之外也。 又解﹕非有破小乘實有,非空破清辨惡取空。意顯破二而 得二空之理,即是真如。從能顯說,故曰息詮辨於言蹄之 外也。 又解﹕非有,謂非第一時之四諦教。非空,謂非第二時諸 法空教。意顯第三時說一切法唯有識等,如下五門解釋中 第一辨教時機別詳。 不生不滅,絕名相於常寂之津。 [二句顯實住唯識即是圓成 實性] 328頁 名相,謂依他起識。常寂,謂圓成實性。不生不滅,即是 實住唯識,即是圓成實性。絕名相謂離能取所取,雙印二 空,了無名相﹔即證真如,智與真如平等平等,何有似真 如相常寂邊際可得。此為親證真如,無所得心,雖有見分 而無分別,此屬根本智,許有見無相。 至覺迴照其宗。 [自下歸敬釋迦如來及彌勒菩薩成唯識教初 二句分承宗宰] 至覺,即大菩提,謂釋迦。迴,遠也。照,明也,了也。 宗,主也。意說遠在如來在世,於第三時演了義教,照破 空有二執。如解深密等會,說一切法唯有識等,是佛實為 唯識宗主。 將聖獨甄其宰。 將聖,謂將登佛果,即指彌勒菩薩。甄,簡也。宰,輔宰 ,能輔如來弘唯識教。即謂菩薩於如來在世親聞所傳非有 非空中道妙理,故於如來滅後九百年時,從兜率天降中天 竺阿瑜遮國,於瑜遮那講堂,說五部大論。 [一瑜伽論二 分別瑜伽論三大乘莊嚴論頌四辯中邊論頌五金剛般若論] 如瑜伽論者都為百卷,諸教悉判,故名廣釋諸經論。是此 唯識一宗,於佛言主,於菩薩言宰,次第相承,空性了義 ,賴以不息。 無言之言風驚,韜邃彩而月玄。 [二句喻顯彌勒菩薩演教及 其妙理] 驚,動也。韜,藏也。邃,遠也。玄,黑也。風驚喻言。 月玄喻無言。意顯唯識教體,說者聞者二識乃成決定。說 者能令聞者生解,喻如風之能動,但為聞者生解之增上緣 而已,實則言為 329頁 能詮。由言能詮,妙理得顯妙理雖顯而實離言。是謂無言 之言。喻如玄夜之月,光明雖不可即,而月之邃彩,實韜 此玄夜之中,時因風動云斂,月之光明,即以得顯。由此 得知月之光明,本非風動而生﹔喻顯唯識妙理,本非言詮 而有。惟在聞者自意識上文義相生,妙能悟證有方耳。執 文迷義,斯為大失。 非有之有波騰,湛幽章而海濬。[二句雙顯唯識相性] 湛,湛然甚深義。幽,隱密義。章,顯勝義。非有,謂唯 識相,待眾緣生,非如識性實有。有,謂世俗有,亦勝義 有。總顯唯識相依他而起,雖非如識性實有,然亦非如畢 竟無,而清淨識相,亦即勝義有,是謂非有之有。波騰喻 七轉識,緣擊便生,有如海遇風緣,騰種種波。海濬喻第 八識性,甯裗臕遄A隱密難知,而實功用勝顯。二句總顯 依他非有之有,與圓成實有﹔非一非異,相如波騰,性如 海濬。海之與波,亦非一異,故此唯識教遠離二邊,契會 中道。 又解﹕非有謂境。有謂唯識。雖曰唯識,而能變似外境, 是謂非有之有。波騰喻變似義,海濬喻識自體。 匪屬具體鄰智,演賾鉤深,則空性了義,幾乎息矣。 [結歎 彌勒菩薩弘教功德] 具體鄰智,謂彌勒菩薩,位居十地,將登佛果,鄰近佛智 。賾,繁密。深,微妙。廣談為演、探取為鉤。總顯此唯 識教,苟非彌勒菩薩,廣演繁密之義,鉤取微妙之理,則 至覺二空了義唯 330頁 識之教,幾乎息矣。 唯識三十頌者,十支中之一支,天親菩薩之所製也。 [自下 敘佛滅度後教義乖失天親造頌承墜] 十支,謂瑜伽十支。義燈云﹕謂諸菩薩所造論意,非但為 弘佛經,亦為廣顯瑜伽中義,詮教不同,略有十支。支謂 支分,並是瑜伽所有支分。 一略陳名數支論 百法論 [世親菩薩造唐玄奘 譯] 二粗釋體義支論 [又名依 五蘊論 [世親菩薩造唐玄奘 名釋義論] 譯] 三總包眾義支論 顯揚聖教論 [無著菩薩造唐 玄奘譯] 四廣包大義支論 [又云總 攝大乘論 [無著造唐玄奘真 攝大乘義 諦佛陀扇多三譯 (或 支論] 除攝大乘以彼別釋阿 毗達磨經非瑜伽論支 分之義應加正理門論)] 五分別名數支論 [又云廣 阿毘達磨雜集論 [無著造唐 陳大義支論] 玄奘譯] 六離僻處中支論 辯中邊論 [本頌彌勒菩薩說 釋論世親造唐玄奘譯 陳真諦譯名為中邊分 別論] 七摧破邪山支論 二十唯識論 [無親造唐玄奘 譯] 八高建法幢支論 三十唯識論 [又名成唯識論 本頌世親造譯論護法 等造唐玄奘譯] 九莊嚴體義支論 大乘莊嚴論 [十三卷或十五 卷本頌彌勒菩薩說釋 論無著菩薩造唐般 331頁 波羅頗迦羅宓多羅譯] 十攝散歸觀支論 分別瑜伽論 [彌勒菩薩說未 譯] 天親為無著弟,先是遍通十八部義、妙解小乘,不信大乘 ,謂非佛說。兄恐造論破壞,稱病呼來,為告病由,謂云 ﹕汝不信大乘,琤芛期翩A以此惡業,必永淪惡道﹔我今 愁苦,命將不全。天親聞此驚懼,即請兄為解說大乘,聞 即通達。兄歿後,方造大乘論,解釋諸大乘經華嚴涅槃法 華般若維摩勝鬘等諸大乘經論,又造唯識釋攝大乘三寶性 甘露門等諸大乘論,凡是天親所造,文義精妙,有見聞者 ,靡不信求。 白虹飛祲,素毫銷景。[二句出佛滅度] 祲,災怪也﹔佛滅度時,西方有白虹十二道亙於上天是也 。素毫,即白毫。銷,銷鑠也。景,光明也。白毫之光銷 鑠,不復放大光明也。 線華奧旨,舛鳳訛風,具葉靈篇,乖魚謬日,顧維法寶,斯 文行墜。 言線華奧旨者,如線貫華等,即訓經五義中一義是也。言 貝葉、靈篇者,謂西國以貝,多樹葉書經,意取梵本經也 。佛滅度後,經教傳者多有錯失乖謬,或風鳳互訛,或魯 魚著謬,喻顯舛乖之甚,足徵經教之衰,故曰顧維法寶, 斯文行墜。 誕茲融識,秀跡傳燈。[自下敘入無著天親傳宗標極] 332頁 融,通達也﹔融識,謂通達唯識妙理。即指天親修加行位 ,依明得定,創觀所取名義自性差別四法,皆自心變不離 識有﹔雖未實住唯識,證通達位,而以近通達故,立融識 名。言秀跡傳燈者,謂自無著位居初地,繼於慈尊,廣傳 此宗,慈氏教文,咸加委解﹔其後天親四善根中明得薩陲 ,亦獨承無著,廣傳此宗,依慈氏論,盛施論釋,迴秀應 跡,次第可尋,了義之燈相傳不絕。 晦孤明於俱舍,示同塵而說有。 [承敘天親捨小歸大造釋經 論] 俱舍華言為藏,論名﹔以論攝藏諸法勝義故,天親所造, 具言應名阿毗達磨俱舍論。阿毗達磨華言對法,對有二義 ﹕一對觀,二對向。法亦二義﹕一四諦法,二涅槃法。謂 於四諦法此能對觀,於涅槃法此能對向,故稱對法。對法 藏者,對法之藏﹔依主釋也,或以對法為藏,有財釋也。 天親造此論文,雖述一切有義,時以經部正之,論師據理 為宗,非存朋執,遂使九十六道同翫斯文,十八異部俱欣 秘典,故印度學徒,號為聰明論也。孤明,即指經部正義 。文中不顯,故稱為晦。說有,即說一切有部宗義,雖於 文中多存破斥,而結歸本宗,多云是我宗故。論主文示同 塵,孤明理照。概可知矣。 解惠縛於攝論,表縱聖而談空。 攝論,具名攝大乘論。無著造此,授世親以作釋。世親後 復推廣,乃造唯識三十頌,大宏厥 333頁 宗。其論要義,有十殊勝殊勝語,別顯所知性相及悟入因 果﹔並修差別,乃至果智。是則如來唯於大乘處處見說, 為能證得一切智智。惠縛一作慧縛,謂所知障,二乘未斷 所知障故。今於此論殊勝兼斷,名解慧縛。縱聖意指無著 ,位登初地,初入聖位,故云縱聖。無著造此攝論,為欲 異生斷所知障。故多談法空,以智緣空起,為所由門故。 世親造釋,更為表顯。 鑒洽智周,窮神盡叡,研精此頌,用標玄極。 謂天親鑒察眾理而得融洽,智照妙義而得周遍﹔故能窮其 神思,盡其叡智,以研精此三十頌,而標其幽玄極妙之理 。 釋文未就,歸真上遷,義繁文約,泉源重秘。 釋文謂長行。泉源重秘者,謂此唯識教為一切諸法之本。 喻如泉源,自天親滅後,教義復隱、故云重秘。 爰有護法等十大菩薩,徵情七轉﹔激河辨而贊微言,遊神八 識﹔振金聲而流妙釋。 [自下出護法等十大菩薩造釋本頌] 護法等十大菩薩,即製此論長行十大論師,其聲德於下述 文教興年主門中別詳。徵,問也。情,謂第八識。七轉謂 前七識。徵情七轉者,於三能變識及識所變,皆於頌前寄 問徵起也。激,厲也,動也。河辨,謂長行文辭無礙解也 。激河辨者,謂與外人辨質,而以懸河之辨,激 334頁 動其迴大之心也。贊,翊也,襄也。微言,謂本頌義繁文 約也。贊微言者,謂能敷暢正理,而於本頌微言,實有翊 襄之功也。又七轉,或謂七轉聲,即八轉聲之前七也,以 第八呼聲無轉變故,亦通。八識古本作八藏,識字或誤﹔ 八藏謂菩薩聲聞各四藏﹕一修多羅藏,二毘尼藏,三阿毗 達磨藏,四雜藏。遊神八藏者,謂以無礙之智,洞觀八藏 之理,故能等流妙釋,而如金聲玉振,集八藏之大成,令 諸聲者無不欣歡也。 淨彼真識,成斯雅論,名曰成唯識論,或名淨唯識論。 [略 釋釋論之名] 淨彼真識成斯雅論者,謂此唯識真教,俱淨法界平等所流 ,故得成斯正論,茲略釋名,下自具說。 義苞權實,陵鷲嶺而飛高。 [歎唯識教為中道義因釋論而彰 明初四句顯理成] 鷲嶺,山名﹔謂佛世尊於第二時說諸法空於此,彼諸聞者 便撥二諦性相皆空,更起空執。今此唯識為第三時了義教 ,於真諦理,悟證有方,於俗諦中,妙能留捨,所謂義苞 權實,陵鷲嶺而飛高也。 理洞希夷,揜蘢宮而騰彩。 視不見名希,聽不聞名夷,理洞希夷者,謂於諸法為現量 不能及者,而以真比量之理能洞明之。龍宮意指華嚴﹔謂 第一時於華嚴略說唯心,不如此第三時教於解深密經廣說 其相之為顯 335頁 著,所謂揜蘢宮而騰彩也。 總諸經之綱領,索隱涵宗﹔括眾論之菁華,掇奇提異。 [四 句引教成] 諸經,即六經﹕所謂華嚴、深密、如來出現功德莊嚴、阿 毗達磨、楞伽、厚嚴。眾論,即十一論﹕所謂瑜伽、顯揚 、莊嚴、集量、攝論、十地、分別瑜伽、觀所緣緣、二十 唯識、辯中邊、集論等。 風飛三量,而外道靡旗﹔泉涌二因,則小乘亂轍。 [四句量 破成] 三量或謂現比聖教三量,以論云聖教正理為定量故。或謂 自比他比共比為三量,以現比等三量中比量最寬故,二因 謂生因了因,見因明論疏。 故以儀天地而齊載,孕日月而融明,豈只與潢河爭流,雷霆 競響而已。 [結歎釋論能成之功及唯識理成相承不墜] 儀,匹也。儀天地而齊載者,簡前斯文行墜泉源重秘二句 之意﹔謂自護法以後,法寶大昌,如天之文而不墜,如地 之泉而不秘,故云匹天地而齊載也。孕日月而融明者,表 前秀跡傳燈之意﹔謂此唯識了義燈明,常能破闇,將孕日 月而融明,同照世間也。潢,積水池﹔喻指小乘有教﹔河 ,喻大乘空教。謂此唯識教為如來於第三時說,為究竟了 義之教,更經諸大菩薩廣造論釋,大暢厥旨﹔自茲以後, 有空二教,不及此流通之盛,且以此教喻如震之與霆,其 威各有勝 336頁 用,兼破有空、豈有空所能競響哉。 在昔周星閟色,至道鬱而未揚,漢日通暉,像教宣而遐被。 [自下敘佛教東來之漸] 周星閟色者,周書異記﹕載昭王時,有五色光入貫太微, 太史蘇由奏曰﹕「有大聖人生於西方,故現此瑞。一千年 後,聲教及此。」王勒石記之。閟,掩閉義﹔言周時太微 星以五色光貫入而掩閉其色也。至道鬱而未揚者,即謂現 瑞後千年之中聲教未能及此也。漢日通暉者,漢明帝時夜 夢金人身長丈餘,項有圓光,飛至殿庭,旦問群臣。太史 傅毅具奏周書異記事,帝納其言,即遣中郎將蔡愔等十八 人,往西域求佛法。漢日喻指漢明帝。佛光入夢故云通暉 。像教宣而遐被者,謂愔等至中天竺月氐國,遇梵僧攝摩 騰竺法蘭二人,奉佛像及經教來。自茲以後,像教日益宣 揚,乃遠被於東土矣。 譯經律義,繼武聯蹤,多覿蔥右之英,罕聞天竺之秀。音韻 壤隔,混宮羽於華戎﹔文字天懸,昧形聲於胡晉。雖則髣囗 糟粕,未能曲盡幽玄,大義或乖,微辭致爽鴻疑碩滯,霧擁 雲凝,幽絢屢彰,其詳可略。[總舉舛失之因] 多覿蔥右之英者,謂其時傳經之僧,多屬蔥嶺以西之彥。 罕聞天竺之秀者,承前謂聞教之人多未親至天竺,見諸英 秀,師承教授,故云罕聞。以上二句,斥師承非親,未能 解真梵語。音韻壤隔以下四句,斥展轉方言未融。雖則髣 囗糟粕以下六句,斥義多舛誤,理致難解。幽絢屢彰 337頁 二句,結一段意,謂佛之幽光因時屢彰,至若譯經律義, 雖未曲盡幽玄,其詳亦可略聞也。 惟我親教三藏法師玄奘,含章拔萃,燭搏景於靈臺,蓄德居 宗,涌談漪於智沼。 [自下歷述奘師事蹟] 章,光彩也。搏景,古本作榑景,說文扶桑神木日所出也 。燭,輝映也。靈臺,心也。燭搏景於靈臺者,意指奘師 幼含慧光,當洛陽度僧時,獨受大理卿鄭善果之知鑒,特 拔取而預度焉,其時正如扶桑之初日,先照靈臺也。蓄德 ,蓄積眾德也﹔謂漸長後,廣聞諸師說教。居宗者,謂深 解經教,廣為開演,於吳蜀秦隴間,獨居宗宰也。漪,波 也。智沼,謂智如沼。涌談漪於智沼者,謂為眾說法,辭 辯無礙,如波涌注,出自深沼而無竭也。 鶩三輪之寶躅,迴晉金沙。 三輪,意謂三時法輪。如其次第,名轉照持,世尊初說四 諦有教,名轉法輪,於十二相 [法華玄贊七曰一一轉令聞 法者發生無漏真正慧眼隨其次第於去來今苦諦之中生智明 覺 (智是決斷義明是照了義覺是警覺義) 如是一轉總別四 行三轉諦諦皆有十二行相然數等故但說三轉十二相行] 差 別轉故,獨得轉名。次第二時說空行教,能生觀照,證真 理故,名照法輪。次第三時說有,三眾之人,皆可修持, 名持法輪。或三輪一神通輪,謂佛身業現化。二正教輪, 謂佛口業說法。三記心輪,謂佛意業鑑機。三皆摧碾眾生 惑業,故名為輪。鶩,疾馳也。躅,跡也。晉,上進也。 金沙,河名﹔直通西海。或謂流沙,即莫賀延磧,奘師到 伊吾國所經過之地。二句指謂奘師邁然獨舉,徑往姑臧, 蓋凡世尊應化三輪 338頁 寶跡之處,靡不馳心嚮往,而欲遠進金沙,企達聖境也。 澄八解之真波,遼清玉井。 八解即八解脫之略。 [八解脫者,謂依八定而得解脫。一 切貪愛也。一、內有色想,觀外色想不淨,而得解脫,此 依初禪。二、內無色想,觀外色想不淨,使前解脫更益堅 牢,此依二禪。三、淨解脫身作證、具足住證,解脫性於 身中,故名身作證,具足圓滿而得於此定,故名具足住, 此依四禪。四、空無邊處解脫。五、識無邊處解脫。六、 無所有處解脫。七、非想、非非想處解脫,此依四無色, 觀空苦無常無我,生心厭捨,故名解脫。八、滅受想定身 作證、具足住,亦依第四禪。棄捨前之非非想(即一切緣) ,故名解脫。此中唯第三禪無解脫,何耶﹖以第三定中無 眼識所引之顯色貪故 (二禪以上五識皆無)﹔ 又為自地之 妙樂所動亂故, (彼地曰﹕離喜妙樂地) 故無解脫也]。 維摩經佛道品云﹕八解之浴池,定水湛然滿﹔玉井之水, 清潔如玉,可喻定水。意者奘師睹此念淨解脫,因得澄心 於八解脫之真波也。又按疏抄云﹕西方有一國,有其玉井 之事,蓋謂奘師遠向玉井去也。 忘軀殉法,委運祈通,冥契天真、微假資習﹔匪摛靈而顯異 ,固蘊福而延祥。 奘師故事,於曲女城東南行二千餘里。經於四國,順琲e 側,忽被秋賊須人祭,同舟八十餘人,悉被執縛,唯選奘 公堪充天食,因結壇河上,置奘壇中,初便生饗,將加鼎 鑊﹔當斯時也,取救無緣,注想慈尊彌勒如來及東夏住持 三寶,私發誓曰,餘運未絕,會蒙放免,必其無遇,命也 如何﹔忽惡風四起,賊船覆沒,飛沙折木,咸懷恐怖,諸 人又告賊曰,此人可愍,不 339頁 辭危難,專心為法,利益邊陲,君若殺之,罪莫大也﹗寧 殺我等,不得損彼。眾賊聞之,投刀禮愧,受戒悔失,放 隨所去。忘軀殉法者,即指奘師被縛將以祭天。委運祈通 者,即指取救無緣,但注想慈尊彌勒如來及東夏住持三寶 也。冥契天真者,即謂注想冥心,竟與天真契合而得解免 也。微假資習者,蓋謂其中隱微,亦由諸大聖神欲假其人 資學修習,俾得弘傳也。匪摛靈而顯異固蘊福而延祥者, 基師自謂敘此故事,匪為摛靈顯異,盛美徒誇,固知奘師 福由夙蘊,亦且祥益有延,而為大唐法相始祖之所由然也 。 備踐神蹤,窮探秘府,先行未覿,咸貫情樞,曩哲所遺,並 包心極。 備踐神蹤者,謂凡五天諸神及諸菩薩聖蹟,奘師悉皆親至 其處,參禮讚歎。窮探秘府者,指謂奘師禮讚戒賢論師訖 ,並命令坐,問從何來﹖答從支那國來,欲學瑜伽等論, 聞已啼泣,召弟子覺賢說已舊事。賢曰﹕和尚三年前,患 困如刀刺,欲不食而死、夢金色人曰﹕「汝勿厭身,往作 國王,多害物命,當自悔責,何得自盡﹗有支那僧來此學 問,已在道中,三年應至,以法惠彼,彼復流通,汝罪自 滅。吾是曼殊室利,故來相勸。」和尚所苦今已瘳除,正 法藏問在路幾時﹖奘曰﹕出三年矣,即與夢同,悲喜交集 。奘師便請戒賢講瑜伽論,聽者數千人,十有五月,方得 一遍,重為再講,九月方了。自餘順理顯揚對法等,並得 諮稟。然於瑜伽論所鑽仰,經於五年,晨夕無輟,故云爾 也。先行未覿者,指謂戒賢論師,年百六歲,眾所仰重, 號 340頁 正法藏,博聞強識,內外大小一切經書,無不通違,實為 先賢高勝之所未覿,今則奘師親承其教。咸貫情樞者,指 謂先賢高勝不能決疑於彌勒者,今則咸得釋然,故能融貫 於情樞也。曩哲所遺並包心極者,謂凡曩昔賢聖所遺造諸 經論等,今因窮探之功,並包心極也。 誓志弘撫,言旋舊邦。 指謂奘師將事博義,未忍東歸,戒賢誡之曰﹕吾老矣﹗見 子殉命求法,經途十年方至。今日不辭朽老,力為申明, 法貴流通,豈期獨善﹖更參他部,恐失時緣。智無涯也, 惟佛乃窮,人命如露,非旦則夕,即可還也。奘曰﹕敢聞 命矣﹗弘者,弘揚佛法。撫者,攝益有情。 德簡帝心,道延天藻。 德簡帝心者,奘師歸國,唐帝屢降手敕,備極崇禮。道延 天藻者,指謂瑜伽翻成,唐帝親製聖教序,其教乃大顯揚 。天藻頌美唐帝之稱,頌其能親製序,佛道賴以延流也。 遂此寶偈南贊,金牒東流,暢翳理於玄津,蕩疑氛於縟思 寶偈南贊者,意指奘師行將歸國,重復東南經行諸國,弘 贊佛化﹔承前誓志弘撫二句而言。金牒東流者,意指唐帝 親製聖教序後,聖教乃大流通,承前德簡帝心二句而言。 寶偈金牒,即謂瑜伽等論也。由茲玄津翳理,乃得暢明, 縟思疑氛,乃得蕩盡,不復如前鴻疑碩滯,霧擁雲凝矣﹗ 有謂寶偈、金牒,皆指護法三十頌釋。 341頁 穎標三藏,殫駕一人。 指謂奘師參禮戒賢論師,即住寺中。寺名施無厭,備極莊 嚴,常住僧眾四千餘人,外客道俗通及邪正乃出萬數,皆 周給衣食,無有窮竭,故號寺為施無厭也。寺素立法,通 三藏者,置員十人,由來闕一,以奘風向,便處其位,故 云穎標三藏殫駕一人也。 擢秀五天,陵揜千古。 指謂奘師遍歷五天,學滿將還。時戒日王王五印土,為設 十八日無遮大會,令奘師立義,遍諸天竺揀選賢良皆集會 所,遣外道小乘競生難詰,奘師立真唯識量,無敢對揚者 。由此故云。 詎與夫家依驤譽,空擅美於聲明﹔童壽流芳,徒見稱於中觀 云爾而已矣﹗ 家依,即真諦三藏。真諦獨擅聲明,以得驤譽。童壽即羅 什法師,羅什徒以中觀論、百論、十二門論見稱於當時, 意顯不如奘師備踐神蹤,窮探秘典,覿先行之未覿,包曩 哲之所遺,盛弘法相一宗,諸經律論翻傳極多,而為大唐 法相始祖,天竺相承為第六祖師也。 斯本彙聚,十釋群分,今總評譯,糅為一部。 [自下敘入糅 譯本論之因] 斯,指護法等釋三十頌。梵本彙聚,釋共百部﹔但十釋群 分,各為十卷。今總詳譯糅為一部者,謂奘師譯成唯識論 時,窺基與昉尚光四人同受,執筆潤色,檢文纂義。類朝 之後,基求退。奘問之,對曰﹕夕夢金容,晨趨白馬,雖 得法門之糟粕,然失玄源之醇粹。某不願立功於 342頁 參糅。若意成一本,受責則有所歸。奘遂許之,以禮遣三 賢,獨委於基,而成今本焉。 商榷華梵,徵詮輕重,陶甄諸義之差,有葉一師之製。 華梵,指謂華梵文字音韻。輕重,謂其意義差別。商榷徵 詮,指謂各隨所宜幽玄曲盡也。諸義之差,謂十師造釋義 有差別。一師之製,謂以護法一師所製為宗。陶甄云者, 謂於十師釋義之差,而能有以陶融之甄簡之。有葉云者, 承前總謂或融或簡,妙能留捨,文義各無舛乖,有所葉於 護法一師之製也。 成唯識者,舉宏綱旌一部之都目。 [自下略釋論題] 一部都目,名成唯識,實則唯但簡外,識更有八﹔非謂離 心無別心所也。 復言論者,提藻鏡簡二藏之殊號。 二藏,謂經藏、律藏。論乃簡別二藏之別名。藻鏡,謂能 鑑別得失,喻之如鏡。 成乃能成之稱,以成立為功。唯識所成之名,以簡了為義。 安教立理,名之曰成。以此教理成立唯識教理,是教理二 字,通於能成所成,但約安立義邊,名曰能成﹔若約圓成 義邊,即名所成﹔是成之一字,亦通能所二邊。今首解成 字,為簡所成義故,稱名能成,但以成立為功也。唯識略 義既如前解,今解其名之所由得,則由先來教理而安立之 ,是則由教及理為能成,唯識之名為所成。何謂教理﹖即 謂是義,即是義為能成,名為所 343頁 成。此名之義,即謂簡了。簡者,簡別﹔簡非境有,義對 唯字。了者,了別﹔了別諸法,義對識字。 唯有識大覺之旨隆,本頌成中道之義著。 大覺,謂世尊。隆,重也。本頌,謂三十頌。著,顯也。 唯謂簡別,遮無外境。識謂能了,詮有內心。 [自下廣釋論 題初以中道義釋名] 外境,謂外色境,通一切色而言,凡色聲香味觸等皆是。 唯即簡此,謂此離識外非實有,故云遮無﹔然此等境,決 定現前,既非實有,果何是耶﹖是由內識所變,依之而有 似外之境顯現其相,此即第八識中,由宿業熏習之力,有 其種子,而又會遇種種之緣,是故能變似有,此愚夫迷執 之所由起也。內心即內識﹔內言簡外,識言簡境,有言簡 空。承前二句意言此識以簡外故,假立內名﹔以簡境故, 假立識名﹔以識所變境似外現,雖名外現,仍不離識,何 以故﹖境為所了,識為能了,故能了不無,所了似現﹔所 了若無,能了亦無。故自中道之義言之,一切眾生,既皆 有似所了之境,顯現當前,當知所了不離能了,能了唯有 內識。故云識謂能了,即此名詮,推義所在,即謂唯有內 心也。前二句指破凡外及小,後二句兼破大小,而歸中道 義也。 識體即唯,持業釋也。識性識相,皆不離心,心所心王,以 識為主。歸心泯相,總言唯識。 344頁 識體,謂識自體。以識自體言之,本無能變所變之可言﹔ 能變即是見分,所變即是相分。前云能了,即是能變,此 之能變,因何而有﹖不離識體,然非即是識體,故護法言 ﹕識體變似見相二分。又難陀言﹕識能變似外境,今以唯 識二字相對釋義,約識自體,故可言唯。體即是唯,持業 釋也。 [如後解] 識性,即頌言圓成實。識相,即頌言依 他起。相之與性,皆不離心。心者,緣慮義,積集義。識 者,了別義。義雖有別,而體無別,不離心言,即不離識 。心所云者,心王所屬,譬如從臣。心王云者,能為主義 ,喻如主君。心所與王,二雖義別,王實為主,王即是識 。故云以識為主,識雖為主,非無臣所,但總言唯也。又 歸心泯相者,泯一切相,歸心自體,如入楞伽伽他中說, 由自心執著,心似外境轉,彼所見非有,是故說唯心。由 是故知證圓成性,性不離識,泯依他相,相是識變。唯識 二字兼攝數義,故云總言。 唯遮境有,執有者喪他真,識簡心空,滯空者乖其實。 境有,即有外境實有。由實義言,凡是外有,但是遍計所 執,妄謂為境耳。不但此也,即如此唯識教,由能緣識執 為實有而起分別,亦即是境,皆應遮之。乃能悟證而得妙 理﹔不然,執有皆足以喪真,聞但增執,無益又害。心空 者,謂如清辨等計,依勝義諦。內心外境,並皆說空。今 明不然,識言簡此,以其內外皆空,非能顯空,實滯空相 ,與真如實,大為乖反。 所以晦斯空有,長溺二邊,悟彼有空,高履中道。 345頁 空有,謂空有二教。世尊說空說有,皆為密意,聞者不明 ,故墮空有。二邊,即空有二邊。長溺云諸,謂於二邊或 迷或謬,如溺海中,淪沒無依,終非可能證真解脫,得大 菩提。悟彼有空者,意謂有空二教,佛雖密意言說,要在 聞者能悟﹔或即唯識教中,佛既了義開演,於此非有非空 ,當悟彼有空義。教雖佛說,悟在聞者,教無頓漸,悟有 頓漸。高履中道,即簡前長溺二邊也。離有空邊,即是中 道﹔釋免長溺,即得高履。四句總顯佛說空有,即非空有 ,說非空有,亦即空有﹔惟晦與悟,聞者自生差別耳﹗言 教無定空有也,但名空有者,亦隨差別假立也。 三十本論,名為唯識。藉此成彼,名成唯識。唯識之成,以 彰論旨。 [次以能所相對依六釋八轉釋名] 三十,謂三十頌。對釋論言,此為本論,但名唯識。此, 謂釋論,護法等釋對本論言此為釋論,藉此釋論能成之功 ,成立彼本論唯識教理,是名成唯識。是此成字屬釋論言 ,唯識二字屬本論言,又言唯識之成者,表此成字非屬於 他,但屬唯識。依本釋言,即表釋論不離本論,本論何待 釋論成立耶﹖為答此問,略別二義,一謂釋論依於唯識甚 深理智而成立之,故謂能成。以彼本論亦依於此而得成故 ,以此成彼,無此彼異。二謂為恐本論唯識妙理散滅,以 此釋論攝廣散義而成立之,由彼待此乃得不滅,故謂能成 。故云唯識之成以彰論旨,即此意也。 三磨娑釋,依士立名。 346頁 三磨娑者,具言煞三磨娑。譯言煞者,六也﹔三磨娑,合 也﹔即六合釋。言六離合釋者,先離後合也。西方釋名, 有其六種﹕(一)依主釋﹕謂所依為主,如說眼識,眼之識 故,識由眼得名也。亦名依士釋,如說色識,色之識故, 以識非色有,色乃識變也。二者喻如子取父名,名為依主 ,所依勝故。父取子名,名為依士,所依劣故。(二)持業 釋﹕業,用也。謂體能持用,各說藏識。識者是體,藏是 業用,用能顯體,體能持業。藏即識故,名為藏識,故名 持業。(三)有財釋﹕謂從所有以得其名,如言財主,因財 而得名故。(四)相違釋﹕謂不相隨順,如說此名六離合釋 ,離合各別所詮二相違故,義通帶數有財。(五)帶數釋﹕ 謂以數顯義,如上言六離合釋,六即帶數,義通三釋,謂 持業依主有財。(六)鄰近釋﹕謂從近為名,如四念住以慧 為體。以慧近念,故名念住,既是鄰近,不同自為名,無 持業釋,通依主有財。以上六種,有離有合,若單一字名 ,即非六釋,以不得成離合相故。今言唯識之成,表成殊 勝。故云依士立名。 蘇漫多聲屬主為目, 蘇漫多聲,譯八囀聲。(一)體聲﹕又云汎說聲,此屬主格 ,汎說物體之語也。(二)業聲﹕又云所說聲,此屬賓格, 又目的格也。以上二聲,例如「人寫字」,人屬主格,字 屬目的格也。(三)具聲﹕此具格,顯能作者之具也。例如 「國由人而立」,與此由字之義相當。(四) 347頁 所為聲﹕又云所與聲,此與格,顯作者之所對也。例如「 吾語於汝」「贈於人」,與此於字之義相當。(五)所從聲 ﹕此奪格,顯物所從來也。例如「從人受物」,與此從字 之義相當。(六)所屬聲﹕此物主格,舉物之主,表示所屬 也。例如「人之物」、「我的家」,與此之字的字之義相 當。(七)所依聲﹕又云所於聲,此於格,顯物之所依 [此 名依之第七囀即所依聲] 所對[此名境之第七囀即所於聲] 也。例如「依於人而成」此依之第七囀所依聲也。「於人 而論之」,此境之第七囀所於聲也。(八)呼聲﹕此但呼指 人物之格也。例如「君乎」,與乎字之義相當。以上八囀 聲,各有一言聲、二言聲、多言聲三種之別,通為二十四 種。又二十四種,各分男、女、中三聲,則有七十二聲之 變形,此蘇漫多聲之變化,係於名詞之語基添加語尾,由 語尾之變化而成,但附加語尾止於前七,而第八呼聲則無 之。 [只可於語基之上加醯字而已] 故正示囀聲,但有前 七,別稱七囀聲、七例句、七言論句等。今此唯識之成, 依八囀聲而言,當屬第六所屬聲,以舉釋成之主,即是唯 識。表示唯識所屬,即是唯識之成,故云屬主為目。 論則賓主云烈,旗鼓載揚,幽關洞開,妙義斯賾。 俱舍云﹕教誡學徒,故稱為論。瑜伽釋云﹕問答決擇諸法 性相,故稱為論。俱舍約悲而言,利眾生故﹔瑜伽約智為 論,辨諸法故。今言賓主云烈旗鼓載揚者,屬前成唯識言 ﹔義准俱舍約悲成論,是則成唯識即論也。幽關洞開妙義 斯賾者,屬前唯識之成而言﹔義准瑜伽約智成論,是 348頁 則成唯識之論也。 以教成教,資教成理,即成是論,持業釋也。以理成理,因 理成教,是成之論,依士釋也。 此釋成唯識論名有四義﹕一謂以教成教,二謂以教成理, 三謂以理成理,四謂以理成教。理教二言即是論義,以理 屬智﹔准瑜伽說,以教屬悲。准俱舍說,前已具明,今反 覆辨,故再約理教為論也。一言之中,前之教理為能成, 後之教理為所成,教理二義,通於能所,故得反覆為辨, 以彰論字之旨。何謂能成教理﹖如論末云﹕已依聖教及正 理。又云﹕此論三分成立唯識,故知能成通教及理,何謂 所成教理﹖如論初頌云﹕我今釋彼說,說即本論所立之教 ,或所說之理,二義皆通。論末又云﹕以三十頌顯唯識理 極明淨故。頌曰﹕分別唯識性相義。義則是理,故知所成 亦通教理﹔然由六釋言之,則能所教理,義各有屬,如以 教成教,資教成理,上教字屬能成,下教理屬所成。所成 為體,約論字說﹔能成為用,約成唯識﹔以具成唯識之用 ,而顯此論之體。因知此論之體,具能持成唯識之用,即 成是論,故是持業。如以理成理,因理成教,上理字屬能 成,下理教屬所成。能成約成唯識,所成約論,如前所說 。然茲以論為主,而以成唯識妙理為論之所從出,因論而 成,是成之論,故是依士。 基學慚融愷,忝陪譯以操觚﹔業謝顏游,謬廁資於函杖。 [自下謙述纂成今本之由] 融,道融法師,羅什弟子。愷,慧愷法師,真諦弟子。觚 ,本簡,古以用以為書者。操觚,謂 349頁 操此木簡親承譯事也。資,謂弟子,師之所資也。函杖者 ,函,容也。典禮,席間函丈,謂弟子執經請業,對席間 可容丈,以故得名。以下基師深自謙抑,述己隨伍陪譯, 學慚融愷、謬廁師資、業謝顏游,皆遜詞也。 屬諸雅吹,誠事濫竽,顧異良工,叨暉蘊玉。 屬,聯屬,人多相屬也。前二句喻謂翻經盛事,不一其人 ,己預其間,猶濫竽於雅吹。後二句喻己非良工,惡能治 玉﹖徒自濫承美玉之暉,因以得譽耳﹗四句亦遜語也。 凡斯纂敘,備受指麾,庶玄鑒來英,鏡詳幽致爾。 [其此廣 釋題目及下所有別義並如樞要一一別解] 以下敘承奘師因己所請,而得獨授此本。敘辭纂義,無不 親承,庶其立義可作鑒於來英﹔幽致未伸,可藉此以為藻 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