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論大意

歐陽竟無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30冊
(原刊內學第二輯)
1978年11月出版
頁205-214


. 205頁   欲明白佛學,須於空有二字上求。佛因眾生執著實法而 說空,又因眾生執空而說有。說此空有,皆須善巧。若比較 言之,說空猶易,說有最難,因須知得有而不實之義也。此 關鍵全在種子。有種子一義,則謂其有實在相貌歟,然尋不 著痕跡。謂其純屬空虛歟,然又有其功能。如是方能有而不 實。此猶從道理上求也,別於史實亦有可證者。  小乘薩婆多以說有立宗。其說色有也,極至無表色亦實 有。無表係業色,無所表白於外,不同身語意之可徵,但在 內而有發動之力而已。以此類同四大所造,說為實有,較為 困難。然小乘視為動作心身之關鍵,卻多說之。至於表色之 解釋,各部亦不一律。有部說是形,正量說是動,其間已有 虛實之分,而仍執著實在。是皆說有不善巧也。經部改正其 說,以為無表是種子,表業 206頁 是為心發而動者,合二家之義以歸之思。其間學說之相因, 蓋甚顯然。  經部又於種子之說以為舊解難通,別須建立,故依理推 求而云有心種色種之別。推至其極,無想天無心定皆無心, 心種如何存在。又無色界等無色,色種如何存在。如有部說 諸法續生或依於命根眾同分等,其說極粗。今則進一步謂心 種可依於色,色種可依於心,心中又心依心所,心所依心。 如是於無心無色之時皆得無礙。 然經部互依之說所依不遍,又不永久,等於無依。此但 因舊說之罅隙而略彌補之,其立說之不圓滿如故。於是阿賴 耶識不可不建立矣。種子已甚微細,所依之賴耶自更微細。 即如經部所云色種依心,此心亦不得為第六意識一類,其粗 細不侔故,今應云有不可知之賴耶。建立賴耶,而後得一結 論曰,為種子而立第八識,第八識法又自種子而生,此即互 為因果之義也。知此乃可見起信論等不立種子卻有賴耶,於 理極為不合。今人或謂賴耶之說創自無著世親,一若此說可 隨宜創之者,不知無著世親之意乃大有準據也。  然空宗不詳說賴耶,何耶﹖曰,彼之所宗則爾也。空宗 不說有而明空,無輕重於諸法之間。一法空則一切法空,三 科五蘊,遍歷皆空,故有七善巧之說。即觀自在行深般若波 羅蜜多時,亦照空五蘊,此即視五種蘊無所側重也。講五蘊 即攝第八識於蘊。不須另開矣。若重視識而攝蘊於識,此特 有宗之義耳。故於有宗詳說種子賴耶,於空宗則不爾,非不 能詳,意不在此也。  207頁 由種子義乃立賴耶,由賴耶義而著攝論,攝論宗旨在此 。從前解論或有未善,今特發揮種子所依之義而解釋之。攝 論十殊勝語先提賴耶,為一切依據,即表示種子之所依也。 至於法相差別之用且針對他宗者,在於第二殊勝語之依他起 。此二分皆為境。入境為唯識性即入所知相,能入行相為六 波羅蜜多,行相位為十地。又由六度開為三學,皆屬於行。 菩提是智,涅槃對縛而為解脫,就所斷得名為斷。斷惑證智 事不可混,故初地菩薩發二種願,得果亦即為二。此皆屬果 。  法相義根本之書為中邊論,唯識義根本之書則攝論也。 法相譬之全身發露,唯識則猶畫龍點晴。根本原委雖詳法相 ,然無唯識,亦無睛之龍而已。  攝論詳講十殊勝語,今言其最難讀者,唯所知依一分, 其文大科應如次分為三段。  一、教理成立賴耶二  一、教成立 此中最初至具有四緣 (十頁右)又二  @@ 一、異門 (釋名)皆先引教後釋名  @@ 二、相 (出體)皆先釋義後引教(教即阿毘達磨 經伽陀)   @ 二、理成立 如是已安立至轉依不應理(十六頁右)    二、賴耶差別 復次此阿至應不得成(十八頁右)    三、賴耶性 何因緣故至無覆無記(十八頁右)  208頁   第三差別段最要。因係唯識通於法相之點,成唯識論猶 有未詳,故須著意發揮。且講教成立一段,以見大略。世親 無性釋此段皆無科判,雖無性釋稍有端倪可尋,而條理猶待 組織。且此段明何事耶﹖一言蔽之曰﹕本識轉識互為因緣一 義而已。論文發揮皆在於此。此說因緣,即概果相。以受熏 持種而言,受熏即是轉識為本識因,持種即本識為轉識因。 論文以二事概括因果。自相合因果而言,故明因果而已足。 因相即本為轉因,果相即轉為本因。論文建立二相,實不外 互為依之一依字也。然攝論安立此互為因緣義果何為耶﹖曰 ﹕有多義。一者不可思議義,二者如幻義,三者親而無外義 ,四者依義。餘義且略不說。餘段論文亦應準此細讀。         (民國十三年七月第七次研究會紀錄)  @@@@*@@@@*@@@@*@@@@*    問﹕攝論以何為宗耶﹖答﹕世親聞十地經悔小悟大無著 授此,俾之作釋。據此則攝論學十地學也,攝論十殊勝實俱 繫屬十地。凡談教理有境行果別,依境起行證果。故所知依 ,所知相,境也。入所知相,入因果體,因果修及其三學, 行也。果斷,果智,果也。果由行而證,與境必起行,故注 意在行,所謂乘故。行中之修,十地也。入所知,十地前之 加行也。六度為因果體,乘是入唯識,唯識者無所得也。十 地有無相雜,六地以還為見修,六地以後純無相行為修,歸 無所得也。三學已攝,六度中特舉而別之,種種區於小乘故 也。然則攝論學十地學也,何以異耶﹖曰 209頁 ﹕十地直敘地上事,攝論針對小乘,抉擇料簡之語多。然則 謂之為階梯可乎﹖是雖亦可,然攝論境行果具,一切菩薩藏 提綱挈領之書,又非第十地階梯已也。  問﹕唯識法相分立二宗,何所據而云然耶﹖答﹕論二, 若有欲造大乘法釋略有三相應造其釋,一者由說緣起,二者 從緣所生法相,三者由說語義。由第一相本宗建立唯識宗, 由第二相本宗建立法相宗,由第三相唯識法相之所詮表。二 宗分途,以此文為據。  問﹕攝論何宗耶﹖答﹕唯識宗。無著以前唯識多談一分 ,無著詳明相見二分,陳那立三,護法加四,唯識至四無過 無遺。馴至奘師立量標準,然後言之而有名,釋之而有義, 持之而有故,對內對外本本源源,唯識一宗卓然成立。顧其 所祖,則在攝論初說相見二攝相歸識,故攝論為唯識宗之鼻 祖。攝相歸識者,以法相貫唯識則唯識而法相,以唯識貫法 相則法相而唯識。攝論談法相云有相有見識為自性,所謂迴 相入識也。按此方隅,觸處皆是,故曰唯識宗。  問﹕遍計所執性二宗何別耶﹖答﹕法相家詮一切施設性 ,以如理心了知無相證彼真如,名為心善巧差別。若唯識家 詮此,攝論所談滅已不生才生即滅,如是滅無為小乘有,畢 空無惟大乘得。  問﹕依他起性二宗何別耶﹖答﹕法相家詮體雖不實有種 種相,既許亂性惟是事攝,所謂蘊處界事無量無邊。若以唯 識家詮此,攝論所談八識種子虛妄所攝,諸識名言我見有支 一切顯現,皆是虛妄分別唯識為性。  210頁 問﹕所知依即阿賴耶,何不以賴耶名而以所知依耶﹖答 ﹕小乘斷煩惱障,不斷所知障,攝論為揀小之書,則注意在 斷所知障一面。障所知者賴耶種子,對治所知障者無漏種子 ,皆繫所知,且蘊積一處。言賴耶嫌不備故,多就有漏說故 ,無漏寄其中未說表故,言所知依有無漏皆舉故。  問﹕所知依與轉依別耶﹖答﹕依地不殊,但執捨別,斷 果分言。斷謂無住涅槃不捨生死轉依為相,轉依即依他起性 對治起時捨染得淨。雖賴耶未轉依之廣大不殊菩提涅槃已轉 依之廣大,然以依訓詞通已未轉,賴耶不通,故無著立所知 依篇取賴耶。  問﹕攝論必建立所知依,何耶﹖答﹕論文,聲聞不於一 切境智處轉,故雖離此說然智得成,若諸菩薩定於一切智處 轉,若離此智不易證得一切智故。則知大乘發趣在一切智智 ,目注心營,舉念動言,莫不屬廣大之區無邊之境。如初舉 所知依,後所知相入所知入因果等,無不皆然,讀誦思維, 義應絡繹。  問﹕此土空宗破攝論立賴耶,何耶﹖答﹕空宗破賴耶為 不失法墮於常見,一不明時量之幻無有過未,二不明等無間 緣之巧用,能破還成似破耳。何以言之,處夢謂經年,寤乃 須臾頃,故時雖無量,攝在一剎那。空劫以前之種剎那剎那 等無間緣持至末劫遇緣發生,發生以來轉展因果,轉依時滅 。若知時幻與才生即滅不異,雖實無量與剎那同,如稱兩頭 ,低昂互等。所謂生住異方一剎那,即滅一剎那也。空宗不 明幻時,謂賴耶為有過未之不失法,殊非本論所謂。又不識 等無 211頁 間之妙用,剎那剎那等無間滅,便非是常,剎那剎那相似相 續,便非是斷。空宗云﹕雖空亦不斷,雖有亦不常。雖空亦 不斷彼之所以立宗,雖有亦不常彼之所以破別。然彼所謂不 常之有,以法顛倒虛妄無實為宗,此無實宗,本論緣起如幻 ,何獨不然,此則犯相符過。宗且有過,所破豈成。  問﹕論頌有云﹕若對治轉依非斷故不成,因果無差別於 永斷成過,是對治不足言斷,轉依乃足言斷,大論煩惱起時 對治起時平等平等如稱兩頭,如何會通﹖且諸小乘之斷亦有 可取者耶﹖答﹕經部一念許引多生,不染污者般涅槃時方滅 ,中間數死數生,法爾分分不同。此說與大乘不殊,正是此 論斷義。此論說因果差別者皆現在斷,無過未斷。其因為數 數之分證,其果為永永之總無。凡分總斷皆現在斷。大論據 分,此論據總,分名對治,總名轉依,分數數斷,總永永無 。又大論說斷相貌,此論說斷分齊 (斷無相見,對治起為相 見) 。自來地論師攝論師有誤會斷義,學者為蔽不淺,準瑜 伽論記正之,撮錄於下。    地論師@非初非中後,前中後取故。  (誤) 據此偈即言聖道一運相續,前後相資,諸惑不生 ,名為斷惑,非是別以一念無礙正斷煩惱深證解脫。  (正) 此偈總就三世明斷不斷。過惑己斷不可斷,未來 未有不可斷,現在自滅不可斷。此就 212頁 三世惑性以求,皆不可斷,當非初非中後句。三世惑種縛不 得脫,由聖道起無惑種起惑因不成名斷過去,未來應生不生 名斷未來,聖道既生即惑種滅名斷現在,當初中後取故句。    攝論師 集想修剎那,能滅諸惑聚。  (誤) 即言義同小乘,無礙與所斷惑種同時俱入過去, 名為斷惑。  (正) 聖生現在,惑入過去,解惑相違,如明破暗。  問﹕分總之說如何與一運相資前後相續異耶﹖答﹕大異 。眾生必變幻,或對治起,或不對治起,非長時對治起。但 起時即斷時,不起時即不斷時,是為分斷,非如一物節節分 析之分也。若如有物節節分析,是必至總然後事畢,則一運 相資前後相續之說也。惑屬氣分,本無實物,對治亦屬功能 ,本無實物。兩幻登場,彼演此歇,彼歇此演。曰斷云者, 轉易之謂,非消滅之謂。是則一日對治起一日即毗盧,萬年 皆對治畢竟大牟尼,亦視奮發如何耳,道究何常之有哉。  問﹕心意識三名之差別,因心釋意,何不因意釋識耶﹖ 答﹕唯識為此論後廣釋,此論注意區別大小,六識大小乘同 ,惟同時意識或有昧者然亦少分,故所知相文中舉一類師立 唯有意之說,因敘唯識第三相異義及之已耳。六識已立,今 特不釋,非不立也。  問﹕大論境有九地,此論所知依所知相二分,詳略太遠 ,何耶﹖答﹕此論菩薩藏提綱挈領之書,大論乃廣論種種之 籍,故詳略懸絕。然義莫外唯識法相二宗,此論二分,初談 緣起,次談緣 213頁 生,緣起緣生攝境已盡,大論九地就中別開故耳。又此論承 十地而作,故論云此中教者如十地經薄伽梵語如是三界皆唯 有心。此論既決為唯識宗,所知相中皆屬唯識談。示此方隅 為一切唯識宗準。其法相宗,集論八識隸系識善巧中,說如 之。  問﹕入所知為地前加行,其種姓發心何略耶﹖答﹕此分 前攝多聞熏習之種姓分,及三種練磨其心之發心分,後攝地 上之見道修道分,敘一切位盡,而皆關鍵於四尋思四如實智 。加行以前四十心,四十心以前之凡心,皆可以相似尋思相 似如實智入手。極至入地而由假入空,緣不能外。雖非尋思 ,而是現觀,特判粗細,所謂以楔出楔者此也。則此一分之 入言,意有攸在,而所攝悉盡更無有遺矣。  問﹕論言加行智後得智皆無分別智,何耶﹖答﹕唯識家 以無分別智貫加行後得,見諸此論。法相家以後得智貫加行 根本,見諸瑜伽。讀攝論滿眼皆是唯識,讀集論滿眼皆是法 相。  問﹕既說六度,又說戒定慧三學,何耶﹖答﹕六度三學 本無別異,詮旨有殊固應別說。施戒忍進為定加行,而以戒 攝四度,故獨言戒。定為慧加行,而歸宿生慧,由加行因得 一切智果。唯識家總攝邊言,以根本慧度攝後得智度,故 說六。法相宗別開邊言,慧不攝智,故別說十。又大乘所依 在六度,六度為發生菩提根本,故攝論義不能略,而名仍捨 六度取因果言,且趨向唯識而說。又攝論對小乘義三學增上 ,顯戒四種殊勝,顯定六種差別,顯無分別智自性等種種詮 表, 214頁 皆小乘中所無。  問﹕唯識見道在入地,攝論見道在地上,何耶﹖答﹕唯 識見道得三身,初地已得三身,至十地乃善清淨,是之謂修 得三身故。攝論六地前有相無相雜行,六地後無相純行,謂 之為修,無相行故。  問﹕彼果斷分獨言無住涅槃,與大論立有餘無餘異。何 耶﹖答﹕大論廣被,涅槃滅共。此論揀小,獨說無住。因是 以明,斷義為轉義,何嘗有滅義。無始以來盡未來際,初賴 耶有為,後無漏有為,涅槃假名實則不住,安有化城可以息 肩。小乘惰逸,佛種是斷,況復異彼,侈言無為。  問﹕有情界周遍具障而闕因二種決定轉諸佛無自性,此 論立無種姓,何耶﹖答﹕真如不動不受熏習。智障二法,依 於所知,轉展對敵。全智大覺,全障闡提,有所知障為小乘 種,二障薄有立為不定。皆是正智有無,不係真如增損。真 如所緣,正智能緣,種子習氣屬能緣邊。帶彼功能,縱橫法 界,有漏無漏,奚恤區分。此義詳悉具金光明,學者詳之。  彌勒無著世親相傳一脈皆談本有,護法本有始起並說, 勝軍始起,馴至基師仍復古義立無種姓。是種種說皆有深密 意義,非肆奇異。為引攝一類,及任持所餘,由不定種姓, 諸佛說一乘,法無我解脫,等故姓不同,得二意樂化,究竟 說一乘,斯偈殊可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