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起信論料簡

王恩洋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35冊
大乘出版社出版
1978年11月初版
頁83-121


. 83頁 無明彰,正智隱,似教興,大法替,世界有沉陸之憂, 慧日無燭幽之望。自昔啣悲,都非喜諍。癡迷苟警,僭妄何 辭。南無佛法僧,敬禮性相輪,拔眾出污泥,料簡起信論。 依何料簡?由何料簡?依法正理,依佛及菩薩聖言,由 聞思慧,淨比量智而料簡。以是義故,先示正法,後簡似教 。 所云正法者,一切佛法二諦所攝,一者世諦,二者第一 義諦。云何世諦?謂一切法緣生真實義,是有為故,有變轉 故,世間眾生由此於此起妄執故,此之實義名曰世諦。云何 第一義諦?謂即彼緣生諸法真實法性,是無為故,無變轉故 ,出世間相不可上故,此之實義名曰第一義諦。又諸勝者所 證覺故,又名勝義諦。一切佛法雖無量種,性相體用該備無 餘,不出此二,抉擇此二,即抉擇佛法盡。以是義故,先顯 緣生,後顯法性。 所云緣生者,何謂緣生?何者緣生?緣有幾種?緣生有 幾種?緣生有何決定義?緣生有何相 84頁 ?緣生相如何?何謂緣生者?待因及緣而後能生,不無因生 ,不自然生。譬如禾稼,必自種子及土壤、日光、人工等緣 具備而後得生。以是義故,說名緣生。 何者緣生者?曰:一切有為法。緣何名有為法?具有生 住異滅之有為相故。一切有為法有幾種?曰:以能所分之有 二種:一者心法,二者色法。此中心法亦攝心所,常相應故 。色法亦攝大種,定所依故。所云心者有八種:阿賴耶識以 持諸法種子執受根身變起器界為用,七識思量為性,前六了 別為性,又第六意識作業最盛。心所五十一:遍行五、別境 五、善十一、煩惱二十六、不定四。色法者有十一:謂五根 、五塵及法處所攝色。大種四:地、水、火、風。復次,以 染淨分者亦有二種:一者流轉法,二者還減法。流轉法者, 苦集二諦所攝,即以上述諸法為性。還滅法者,滅道二諦所 攝,滅謂無為法,道即前法中無漏之八識、遍行、別境及善 二十一心所並無漏色法,外增正智。又有漏善法順趣還滅故 ,隨順還滅故,能作無漏開導依引發因故,即彼一分亦道諦 攝。 有幾種緣?緣有四種:一者、因緣,種子現行能生能熏 親生自果故。二、等無間緣,心心所法前聚於後,自類無間 等而開導故。三、所緣緣,謂諸有法是帶己相之心,心所所 慮所託故。四、增上緣,謂諸有法有勝勢用,能於餘法起順 違故,如二十二根等。 緣生有幾?略有二種:一者、因緣緣生,謂即種子託餘 三緣及作意等力,能生起現行法故。 85頁 即彼現行生已,能熏八識,復成自種故。由是種現相生力故 ,能變能現,有諸色相,心心所起,親生自果故,是名因緣 緣生。二者、增上緣生,此復二種:一者流轉增上緣生,謂 無明行識十二有支,以前支為增上緣故,能引能生,令後支 起,業力招感生異熟果,流轉三界,輪迴五趣,故名流轉。 二者還滅,謂聽聞正法,如理作意,發無上願,修菩提分等 行故,有漏無間,無漏種得生,增上引發,成無上覺,斷生 死苦,證涅槃樂,利樂有情,窮未來際,故名還滅。此之二 種,異類法為緣故,異類果得生,非作因緣而生彼果,故名 增上緣生。 緣生決定義者,一者、諸法生起必有因緣,無因緣者不 能得生。是故定性二乘不得成佛,無性有情不得涅槃。所以 者何?以彼無無漏種子故。種子者,功能義,無是功能,是 故不能發生如是勢用。勢用者,現行也。由是世出世間所以 有諸善法惡法生起者,皆以有是種子故也。無是種子而能生 是現行者,是無因外道。 二者、諸法不但從種子生,必待餘緣增上力故,方乃得 生。是故盲者不能視,聾者不能聽,雖有種子,無有根(指 扶根塵)故。以是因緣,一切眾生無始以來,雖種有無量; 而以得緣不得緣故,善染諸法,有生不生。雖有無漏種子, 而以外無善友聽聞正法力,內無發願修持力,則出世道,終 不能成。善法如是,惡法亦然。故斷惡修善,於增上緣應遠 離,應親近,應勿近習,應勤練根。如謂不待增上緣能生果 者,是自然外道。 86頁 三者、諸法因緣但生自果,無漏因不生有漏果,雜染因 不生清淨果,色種不能生心,心種不能生色,大種不生造色 ,根種不生於識,乃至無明不生行,業不能生異熟。如謂異 類因能生異類果者,麥種應生稻,豆種應生瓜,乃至佛應生 惡業,無明應生正智,如是則成雜亂因。以是異因不生異果 故,一因亦不生多果,多因亦不生一果。以同有如上過故, 便有多因共因失。是故異種不能生異現,異現亦不熏異種。 四者、諸法增上緣必為同類同性,隨順增益者,始能招 感,引發諸餘法果。以故惡業唯能感三惡道果,無由感人天 善果,無漏業唯引出世果,無由增長世間果。以是義故,無 明不能熏長正智,正智不能熏長無明,以性極違反相障相治 不相增長故。否則邪見惡業應可招聖道,福德智慧應反墮三 途,便成邪因論。 五者、因緣俱備必定生果。四緣備則識等定生,造諸業 已定有後報。若謂因緣備而果不生者,則世間應無法得生, 以因緣雖備而不生故。善既無功,惡亦無報,則成斷見論。 六者、因緣法中,種子周遍現行對礙義。此復云何?謂 有漏種性俱無記作用未顯,無漏種子雖非無記用,亦未生。 蓋種子是功能潛在義,功能潛在故,於一切法善染無記,俱 不相違,以無相違之勢用故,不相違故,有漏無漏可以並存 於賴耶,堅濕煖動,不妨共集於一處。是故地獄眾生有三無 漏根,是種非現(見瑜伽)而十地菩薩微細煩惱習氣,猶存 一趣,眾生具五趣種,一地眾 87頁 生具九地種,勢用雖無,功能不失,無礙無違,是為種子周 遍義。現行對礙義者,功能起用,是稱現行。現行者勢用義 。順違之謂勢,損益之謂用,順益於此者,必違損於彼,是 名為對。對者,不遍義。助此生起者,則礙彼現行,是名為 礙。礙者,障治義。又復一根但發一識,同識自類不得並生 ,必前識滅後識乃生,次第開導等而生起,是自類現行亦相 對礙也。惟識如是,相應亦然。惟心如是,色法亦然。彼物 理學家所云不可入性者似之也。但有色處,亦可有聲等,與 心並起有諸心所,皆不相礙,是異類隨順者不相礙也。但性 極違者則必相礙,故水火不相處,有漏染識不與無漏淨智相 應也。以是現行對礙義故,善染不並存,漏無漏不兩立,一 個眾生不能同時有二異熟識,一是人天,一是地獄,而與流 轉法相隨順者必損害清淨法,此無明所以稱能障,菩提所以 稱所障也。與還滅法相隨順者損害雜染法,此正智所以稱能 斷,煩惱所以稱所斷也。是為現行對礙義。若謂種子不周遍 而相礙者,則應三界九地諸趣種子不能並存於一地一趣一界 異熟識中,如是一趣一界一地之業力既盡,異熟之受報盡時 ,既無他趣界地種子,則應不能生起後有異熟,則眾生應即 斷滅。又無漏淨種應不能寄存於有漏賴耶,無漏種子既無因 故,即不能發出世道,成菩提果,則地前眾生應永無見道成 佛之日。由前之義流轉不成,由後之義還滅不成,俱不成故 。既壞世間,又壞出世,世出世間俱失壞故,則壞因果,因 果既壞,修證無功,是則失壞緣生實諦,即失壞一切佛法, 成大邪見。若謂現行而非對礙者,則三界九地五趣異熟應一 時並生,造善 88頁 業時應即造惡,善惡業果既並得起,則一切有情界趣差別善 惡差別,俱不可得,於一趣界地中,不礙餘一切趣界地,得 並起故。又一有情諸趣異熟既得並起,即應一有情成多有情 ,以既受天身,同時復入人畜餓鬼地獄故。如是因果雜亂, 仍失流轉義。又諸現行無對礙者,五逆惡人應生正智,見道 證如應生染業,無障無斷,無法無行,如是仍失流轉義,並 失還滅義。是為失壞一切佛法,成大邪見,是外道也。 七者、緣生法中,能生所生,性必平等。如是一切諸法 既皆由緣生,能生彼緣,亦定從緣生。何以故?以一切緣即 一切法故,一切法既從緣生故,一切緣亦從緣生。譬如種子 能生現行,此現行法從彼種生,而彼種者復從自前種等流生 ,或自同時現行熏習生。又此現行熏種種從現生,而此現行 復由俱時種子等流生。因緣生法既然,增上緣生法亦爾,以 增上緣亦不離此種子現行法故,但對異法名增上緣故,種現 既皆從緣生是故,增上緣亦從緣生。是為能生所生皆從緣生 義。復次,種既生現,現復生種,現既生種,種復生現,種 生現時,種為能生,現為所生,現生種時,現又為能生,種 復為所生,是故即一法也。對前名果,對後為因,為果時則 為所生,為因時則為能生,是故無有能生非所生者。因緣自 類相望如是,增上異類相望亦然,互為因果,互為能所,是 為能生所生同在一法義。復次,一切所生法生已無不滅,故 性無有常,即彼能生法亦無不生,已而即滅,故性亦無常。 所以者何?一切能生皆所生故,俱有為故,但以所望而異名 故,故性俱 89頁 無常,是為生所生性不相異義。復次,一切所生法其數無邊 ,一切能生法其數亦無邊,有無邊現行故,即有邊種子,有 無邊種子故,即應有無邊現行,不能以一因而生一切法,不 能一切法咸共一因生。何以故?凡能生者皆所生故,俱有為 故,但以所望而異名故,故俱無邊,是為能生所生體俱非一 義。如是能生所生俱從緣生故,俱屬所生故,俱無常故,俱 無邊故,不異不一,平等平等,亙古亙今。以是義故,有為 從有為生,不從無為生,是故真如不生一切法。諸有不知此 義者,謂有真如能生一切法,果如是,則外道所執應亦皆能 生一切法,謂有上帝、大自在天、大梵、時方、本際、自然 、虛空及以我等,體遍一常,具諸功德,不從緣生而為萬法 主,能生萬法,萬法則非一非常,體不真實,如是生無生異 故,一非一異故,常無常異故,實不實異故,有如是不平等 ,是為不平等因外道。 如上所述,諸法緣生必有因緣義,必有增上緣義,因緣 但生自果義,增上緣必相隨順義,因緣具備果必生義,種子 周遍現行對礙義,能生所生性相平等義,如是七義略攝一切 緣生要義。依是義故,世出世間,流轉還滅,心色體相,無 量無邊,諸法生起,是為緣生真實諦理。明此順此者為佛法 ,迷此違此者為外道。外道之無因、自然因、多因、共因、 邪因、斷見、邪見、不平等因等皆有似是之理,一或不察, 執之惑之,皆足壞因果,失正道,長夜淪迷,無已時矣! 所云緣生相者:一者、無主宰相是緣生相。以待因及緣 而後得生,不自然生故。以是故諸緣 90頁 生法名依他起。所待因緣如四緣中說。二者、不自在相是緣 生相。以一切法相依相附乃得存在,譬如束蘆互相倚持,若 使獨一即時傾敗。諸法亦然,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是 故轉識本識能熏所熏,見分相分能緣所緣,種子現行能生所 生,心王心所能依所依,無明行識能引所引,諸如是等無量 無邊,都非獨一所能成立。乃至如來無上正覺,淨識正智分 別無分別,及與大悲等,無不相依相待,無自在相。 (掌 珍論云﹕心境即是有為無為諸相,慧境即是有為無為所有空 性。如契經云:無相分別,慧終不轉,此意蓋謂無分別慧與 有分別心相依而後轉也。即顯正智無自在義,正智尚爾,餘 何不然。故有為法雖至佛果皆不自在。而云佛得自在者,謂 無眾生所起種種煩惱束縛,以自縛故,無此不自在故。云自 在,非謂諸有為法不依他起,不依他在,云自在也。倘不依 他而得起者,應自然起,則何勞於三大阿僧祇勤修精進耶? 不自在如是,無主宰亦然,以諸法無我故,無常亦然,生已 必滅故,不斷亦然,利樂有情,窮未來際故。而諸契經或云 :常樂我淨者,遮執斷執空等見說故也。) 三者、無常相 是緣生相。生已即滅不常住故,生住異滅名有為故,先無今 有始名生故,有已而無乃名滅故,有無相禪是故無常。滅即 無常,生即無常,剎那剎那無生不滅,故一切法無不無常。 四者、不斷相是緣生相。所以者何﹖一切法生無不有因故, 一切法滅無不有果故,現由種起故,非從無而忽有,現生熏 種故,非有已忽盡無,功能勢用相禪相續,有漏種子乃至究 竟位、無漏種子乃至窮未來際,前滅後生後生前滅,剎那剎 那終古終古,是故緣生無斷。諸契經中或為遮常見故說諸法 空,亦為遮斷見故說諸法常,而實諸法非空不空,非常無常 ,又復顯示諸法緣生,無有常故,說諸法生滅 91頁 ,以諸有為無不生滅故,亦以生滅名緣生故,亦為顯示諸法 緣生無有斷故,而說諸法不生不滅。以一切法從因而生,因 更有因,前前無始,無初際故,非從於無而忽有故,以一切 法滅必有果,果更生果,後後無終,無後際故,非從於有而 忽無故 (前云﹕從無而有名生有已還無名滅者,就現種自 體說此,云不從無而忽有,不從有而忽無者,就種現相望說 故不相違)。即彼頓生頓滅,常生常滅,而說無生無滅,不 生不滅,以諸生滅無有息故,是故諸法非生滅,非不生滅, 非非不生滅,諸執皆遣,是為諸法真實相。五者、不一相是 緣生相。以一切有為能所染淨性差別故,三界九地報差別故 ,善惡無記業差別故,因果凡聖位差別故,障礙對治用差別 故,及以種性差別,修行差別,證果差別,乃至即於一法對 同類者為增上法,對異性者為障礙法,對前自因為果法,對 後自果為因法,而一剎那復有生住異滅差別可得,如是緣生 法中乃有無量無邊差別相可得,不可說,不可計,是為諸法 不一相。六者、不異相是緣生相。以一切法俱緣生故,俱有 為故,俱無主宰故,俱不自在故,俱無常故,俱無斷故,俱 非空不空非常無常故,俱非生滅非不生滅非非不生滅故,乃 至俱有無量無邊不可說不可計種種差別相故,乃至同一法性 平等平等無二無別故,是為諸法不異相。復次,諸緣生法無 主宰故,不自在故,不常不斷故,不一不異故,故一切法我 不可得,是為諸法無我。此法無我,遍一切一昧,是為諸法 真實相,依此實相而諸法法性常住安立,具如法性章顯。 所謂緣生相如何者﹖曰:緣生相如幻,從緣生起,無自 性故。緣生相如夢,唯識顯現,無實 92頁 物故。緣生相如電光、如石火,生已即滅,不能住故。緣生 相如流水、如樂音,流動不居,轉變相續,似常一故。緣生 相如電氣、如磁力,雖無實體,有功用故。緣生相如影、如 響、如海市、如蜃樓、如露、如泡等,依緣顯現,無實自體 ,剎那滅壞,自性不堅故。如是等有無量種,喻如諸契經, 處處宣說。 上來已述緣生正義實相,自下別釋妨難。 謂於此中有設難言,若云諸法實從緣生,因等眾緣真實 有,諸緣生法亦實有者,云何般若契經及三論等破於因緣, 破於諸法,破於生滅?謂一切法自性皆空,無生無滅,本來 寂靜,自性涅槃,乃至廣說。今既執有實緣生等,豈不同於 外道實有我執?豈不同於小乘實有法執﹖答﹕此不然。般若 經論所以破緣生等者,為遣遍計所執有實法實生等故,亦為 顯示諸法緣生真實性故,是故謂無法無生等。所以者何?以 一切法如上所明,俱從緣生無主宰等,如幻夢等,顯現似有 ,自性實無,而諸眾生愚癡執著,謂有實法常住自在,起貪 愛等,為顯彼自性實無故,說之為空。所云空者,空彼所執 自性,非空此依他幻有之法相也。是故掌珍論立有為法空, 而曰此中空與無性虛妄顯現門之差別。又謂此中空言遮止為 勝,但遮於有,更不表無。又云:如為棄捨墮常邊過,說彼 為無,亦為棄捨墮斷邊過,說此為有。又云:如已遮遣執定 有性,亦當遮遣執定無性。如是等言所謂空者,豈撥一切法 皆無也。故謂一切俱無,是誤解般若宗意。又掌珍論宗云: 真性有為空 93頁 ,而因則云緣生故,喻則復云:如幻,緣生則顯現生起而有 ,如幻則非若空花全無,如是言空但空自性,正符法相深密 相有性無之義,亦合諸法無我之理,豈謂全無同斷滅論也。 又中論偈云: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 知無生。釋云:不自生者,萬物無有從自體生,必待眾因緣 ,若離餘因,從自體生者,則無因無緣,又生更有生,生則 無窮。自無故他亦無,何以故﹖有自故有他,若不從自生亦 不從他生。共生則有二過,自生他生故。若無因而有萬物者 ,則為是常,是事不然,無因則無果,若無因有果者,布施 持戒等應墮地獄,十惡五逆應當生天,以無因故。如是所云 ,則所云無生義者更可知矣。謂一切法皆從緣生,故無自性 ,既無自性,故不自生,又自能生者,應不待因緣,如是則 成無因自然外道論。自既無性,不能自生,他亦無性,以他 亦從緣所生故,因等四緣俱從緣生,故俱無自性,故亦不從 他生也。倘謂他有自性,能生自者,是他非緣生,應同外道 所執,大梵時方上帝等,便成不平因過。共生則有二過,無 因復有無因邪見過。以是義而說無生,蓋謂諸法無我,待因 及緣如幻而有,是正合法相唯識依他起生無自性性真實緣生 義也。且所云生者,但有為法上分位差別,無實自性,故名 不相應行。諸法尚無自性,何況生得有自性。以無自性說無 生,是正顯示緣生實相如幻起也。問者曰﹕既般若言空不違 緣生實相,則何故瑜伽言有而謂一切有為法有離言實性?既 言有實性,豈不違緣生實相耶?如是豈不違自所立?答曰: 此亦不然。謂般若宗遮實有性故說為空,今瑜伽宗為表有相 故說為有。彼就性 94頁 言,此就相言,故不相違也。復次,為顯諸法無體故,或說 為空,亦顯諸法有用故,或說為有流轉還滅,能治能障,集 聚思量,及了別等因果作用,既皆實有,云何而可言無也。 了意趣者,說諸空言,無諸過失,說諸有言,亦無過失,執 有體性,執無相用,不達意旨,俱成過失。既達意旨,則雖 說諸法無相有性,亦無過失。是故經云﹕一切諸法皆同一相 ,所謂無相。而空、無相、無願成三解脫門。此無相,言意 顯無體性耳。既有相可說無相,亦無性可說有性,離言實性 ,意顯諸法,有相用也。諸法雖有相用,而不如諸愚夫隨言 之所計執。為遣無見,說自性言,為遣有見,說離言言,雙 遣二見,說有離言,實性言。空有雙遣,體用俱彰,遠離二 邊,正處中道。是故離言實性,理善安立,不背緣生,不違 法性。復次,緣生法性依相用而彰,即有以空,空非惡取。 故清辯立空,以緣生之因而為能立。緣生法用依體性而顯, 即空以有,有為妙有。故龍樹中論頌云:以有空義故,一切 法得成,若無空義者,一切則不成。又云:汝若見諸法,決 定有性者,即為見諸法,無因亦無緣,即為破因果,作作者 作法,亦復壞一切,萬物之生滅。此意云何?謂一切法以性 空故,有生有滅,有作用轉造諸業故,流轉三有,修聖道故 ,能成菩提,世出世間,一切諸法由此得成。若性不空而決 定者,則應常住,則無生滅,應同無為,無有作用,如何得 有造業修道等事。是即世出世間一切法皆不成就也。又性既 決定,應不從他生,不從他生,何用因緣。因緣無故,即無 能生,無能生故,即無有生,無生故,則何有所生,是則失 壞一切萬法之 95頁 生滅矣!以是因緣,萬法之有,有於空也。於是為諸法妙有 ,此之真空,及以妙有,同屬一法,性不相離。依是義故, 說於諸法非空非有,中道教義。辨中邊頌云﹕虛妄分別有, 於此二都無,此中唯有空,於彼亦有此,是故一切法,非空 非不空,有無及有故,是則契中道。如是妙義,大乘經論處 處宣說。諸有智者應審思擇,勿執一邊,妄於空有而興諍論 。既失緣生,即失法性,長溺苦海,甚可哀也。 復有難言:如汝建立緣生義中,諸緣生法但從自因緣生 ,因緣唯能生自果,一因不能生多果者,云何擊石燃油可以 生火,水凝則為冰煖則成汽,析為輕養復有自然然他之用, 金溶則亦成水,諸如是等不可勝計。堅濕煖動轉變非常,生 自生他同係一法,既有如是諸相,云何而謂諸法不得相生, 唯生自果,不生多果?答:此不然,一切諸法各有種子。如 前所明,種子功能,性本周遍。非如現行勢用,有對有礙, 不得並存。性既周遍,故地水火風四大種子,得同一處。唯 以增上緣力有現前不現前故,而諸大等有生不生。是故點油 生火,非油生火也,乃與油同處之火大種子,遇餘火現行增 上緣力故,而自生起也。此火大種子既現行時,以火性水性 不相容而相礙故,而彼水大因之以滅,是故火燃而油失。雖 然,油非滅也,以勢用不能現行,復轉成種子耳,其功能固 復遍一切也。燃油為火之義如是,餘大相生亦然。以是義故 ,一切功能,無生無滅,不減不增,亙古如斯,恆相續住, 而亦永無變易。無有本為水者,倏變為火,或地或風。四大 如是,造 96頁 色亦然。色法如是,心法亦然。一切諸法功能勢力,但有隱 顯之相蟬,種現之相生,從未有轉變自性別生他法者。因但 生自果,諸法無異因生,然共因生,無多因生,此理決定, 靡可動搖。特種子之義,至妙至微,探之無狀,察之無朕, 非肉眼天眼所得緣,非餘轉識之所覺,但有依據聖言,用比 量智,而略得其義耳。以是之故,凡夫不了,觀諸法滅,便 謂斷滅,觀諸法生,便謂實生,見木生火,便謂木變成火, 見水成冰,便謂由水生冰,於是有元氣變化之說,五行生剋 之論,分子、極微、原質、原索、元子、電子等論,及以自 性三德化生二十五諦等。更有甚者,西方生理心理學家,乃 謂心之神用,亦由神經細胞腦膜灰質運動變化之所生起,更 謂人類之生亦由單細胞動物演化進步而成,而法哲柏格森則 謂動物植物同由一生原動力之所創造進化,愚癡執著,虛妄 顛倒。若以佛理觀之,心王心所且不同種子,大種造色尚不 共功能,各有親因,不相雜易,惡有不覺之色,能生靈覺之 心。惡有一切有情無情同一原質元素及以所謂生原動力云云 者。捨我佛妙理慧光而不求,憑私心小智以妄測,長夜顛躓 ,吁何抵哉! 難道復曰:如汝所說心既不從色生,種子唯生自果云云 者,若爾,則心亦不應生色。答曰:誰云心能生色。難曰: 若爾,則大乘諸經論中如何說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又如何 說藏識海由境等風緣作用得轉,無斷絕時。又如何說依止根 本識,五識隨緣現。又如何說識之所緣,唯識所變。又如何 說一切唯有覺,所覺義皆無。有如是等無重聖言,復有無量 教理,皆說唯心。而今乃云自 97頁 心不能生餘法,唯識之理當如何通。既違自教,復乖正理, 若果然者,唯識之教豈不虛立也?答曰:唯識之教,理自安 立,我說緣生,義亦符契。但中有妙義,勿妄計執。今為答 此難故,亦為謬解唯識教者令生正解故,亦令修真唯識觀者 勿誤入歧途故,略以三義抉擇聖言;一者、所言唯識非一切 諸法皆識故而言唯識,亦非謂唯有一識更無別法故,而言唯 識,但以一切法皆不離識故言唯識。是故成唯識論云:若唯 一識,寧有十方凡聖尊卑因果等別,誰為誰說,何法何求。 故唯識言,有深意趣。識言,總顯一切有情,各有八識,六 位心所,所變相見,分位差別,及彼空理所顯真如,識自相 故,識相應故,二所變故,三分位故,四實性故,如是諸法 皆不離識,總立唯識。唯言但遮愚夫所執定離諸識實有色等 。若如是,知唯識教意,便能無倒,善備資糧,速入法空, 證無上覺,救拔含識,生死輪迴,非全撥無,惡取空者,能 成是事。諸如是言,不可勝舉。而奘師立真唯識量,亦曰﹕ 真故極成色,定不離眼識。以不離故,成立唯識,非即識故 言唯識也。二者、藏識但攝藏諸法種子,不親作諸法種子。 是故藏識不作諸法因緣,以彼所藏種子自作諸法因緣,而此 藏識但作諸法根本,俱有依增上緣耳。然以諸法皆由種生, 而此一切種子皆攝於藏識,故喻藏識如海,境等風擊,有作 用轉,以此海中所藏種子待緣而自起作用,非此海起作用也 。倘謂藏識即種子者,藏識既一,種亦應一,則應唯一種子 生一切法。云何經說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暴流耶? 既種子云一切,是即知一切法各別有種子也。且藏識名識, 識為現行,即 98頁 非種子。以是義故,藏識不作諸法因緣,諸法不從共因別因 生,但自因生。倘云八識為諸法共因者,一因生多果,即唯 心言成不平等因,同於上帝梵天之說矣﹗三者、所云心識所 緣唯識所變等者,此識變言應更抉擇。蓋以識種生時,挾帶 色種生起,相分必依見分起故,識不變時色不能變故,以是 義故,識生時,色隨之生,識滅時,色隨而滅,俱時生滅, 為勝增上緣。以是義故,說名識變,色實由自色種變也。如 業生異熟,大種生造色,根生識,有漏聖道生無漏聖道,此 異熟等但從自識等種子生,非由業等種子生,然而說業生異 熟,大種生造色等者,就增上緣說,識變相分,亦復如是。 雖識變見相,西方有二說:一者、安慧謂二分俱遍計所執, 二者、護法二分皆依他起。第二說中復有二說:一者、見相 同種,二者、見相異種。然今依護法正義,以俱依他起相見 別種者為當理。所以者何?若相分無別種子者,法八識相分 即根身器界及一切種子,此等既同見分種生,應皆有分別覺 性,以見與自證同種生而有分別覺性故,則根身器界應非色 法攝,如見分故。又種子亦應非種子,以同緣彼見分一種子 生現行攝故。又此諸種子既同一種子生,如彼種子性應是一 ,性既同一,如何能生善染無記心心所等諸異性法。如是諸 法差別,應不可得,即失壞世出世間一切法相,亦失壞一切 因緣。種子既非種子,無所持故,亦應無能持,則八識應無 持種義。不持種故,亦應不受熏。持種受熏之義既失,即復 失壞八識,亦應成斷滅論矣!見相俱依他以同種故,尚有此 失,若二分俱遍計所執,如安慧所云者,過更無量。以遍計 假法如空花故,則種 99頁 子及根身器界等,云何得有種子根身及器界用。是故八識相 分,定別有種。八識既爾,餘識亦然。故色生起非以識為因 緣變,但依識增上變也(按相見別種之說,唯識述記雖述護 法之言,然未述其理。今略述此義於上猶未廣明也。詳之當 俟異日)。依是三義,唯心唯識之言,不背前述緣生之義。 抑豈但不違緣生義而已,亦為安立緣生實相,故說唯識教。 所以者何﹖謂諸不達唯識理者,於諸因緣妄起種種遍計所執 ,或計大自在天生,或計上帝生,或計極微生,或計世性生 ,乃至元子元素生原動力等轉變創化而生,如前所述,成不 平等因、一因、多因等諸大邪見,失因緣義。故我如來破此 等執故,說誠諦言,汝等眾生各有自心,此心攝藏一切種子 ,能作諸法生起因緣。是故汝等眾生,不從大自在天世性等 生,因緣具足,遍虛空界,窮未來際,不生不滅,不斷不常 ,造善惡業,受異熟果,正見修持,得離繫果,皆自因緣, 自作自受,匪命自天所能損益。了此緣生正理,便能修正加 行,不墮無因、邪因、不平等因及斷常見。是故因緣生法, 得唯識之義而安立不搖,豈反因是而失緣生正理也。諸修唯 識觀者,應於此義,諦審思惟,勿於聖言生外道見也。(窺 基法師法苑義林唯識章五重存,應取參閱) 上來已述緣生義,自下別述法性義。 問者曰:所謂法性者何耶?答曰:即諸法真如實性,所 謂無為法是也。雖然,如前所言,一切諸法皆從緣生,非一 非常,如幻化等,更有何法可名真如,更有何性可名實性, 更有何法得稱 100頁 無為。是故欲明真如,即當破此真如,欲知法性,即當知諸 法無性,欲知無為,即當知無是無為。以是義故,清辯菩薩 掌珍論云﹕真性有為空,如幻,緣生故,無為無有實,不起 ,似空花。有為雖空,猶如幻起,無為無實,乃同空花。吁 ﹗所云真如,其義大可知矣!不但清辯菩薩如是,唯識之教 ,何獨不然。故成唯識云:遮撥為無,故說為有;遮執為有 ,故說為空,勿謂虛妄,故說為實,理非妄倒,故名真如, 不同餘宗離色心等有實常法,名曰真如,故諸無為非定實有 。以是義故,吾師恆云:真如者,非表詞,乃遮詞也。所遮 者何﹖曰:遮彼二我之假,顯此無我之真,遮彼有執之妄, 顯此無執之如,如是而已。又云:空宗以遮作表,相宗即用 顯體,而我國禪宗亦最忌犯諱,倘有問真如為何物者,則當 頭受棒矣,故真如非實有物。 真如既非實有,諸法既皆無性,然則何以復云真如,復 云法性耶?曰真能了知真如非有者,即可以談真如,真能悟 入諸法無性者,即可以悟入法性。以是義故,今談於無如之 如,無性之性,此復云何?謂一切有為法如上所云皆從緣生 ,生已即滅,由緣生故,自無主宰,生即滅故,不得常住, 乃至不一不異等,以此諸義,都無有我,是為諸法無我。法 無我者,無實理義無自性義。譬如幻等,顯現似有,自性實 無,又如夢中男女飲食,虛妄顯現,實相全非。以是因緣, 般若契經處處宣說一切諸法自性皆空,無滅無生,本來寂靜 。既一切法都無有我,自性皆空,是即諸法無我無性也。然 而復云諸法真如法性云云者,以一切法皆無我故,皆無性故 ,即此無我無性之 101頁 性,是為諸法實性,即此離我離性之相,是為諸法實相,即 此無我無性之理,為諸法真理。此性此相此理,於恆恆時, 遍一切法真實不虛,故稱圓成實。真實不虛故,如如不動, 故復名真如。即此真如,本自現成,是故不生,後亦無失, 是故無滅,無明雜染所不能污,是故不垢,本來清淨,不由 正智無漏乃淨,是故不淨,聖人修習所不能益是故不增,凡 夫邪執所不能損是故不減。如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 減,非世間相,非變轉相,故名無為。如是諸有欲知諸法實 性實相實理者,吾可正告之曰:即空性、空相、空理是也。 諸有欲知諸法真如者,吾可告之曰﹕一切諸法皆如幻化,都 無真實,於彼幻化,更勿生於真實之想,計在執取,是即諸 法真如也。諸有欲知無為者,吾可告之曰:一切諸法皆是有 為,生生滅滅,滅滅生生,剎那剎那,不得停住,常生滅故 ,常有為故,是故無常,即此無常,其性是常,常無常故, 即此有為無常,是為常住無為。 如是真如法性之義已顯,於此有當注意者。第一、應知 真如非一實物,非諸法之本質,非諸法之功能。而諸法之空 性、空相、空理也。是故非以有真如故生於萬法。乃由萬法 生滅不息故,而真如之理存焉耳。第二、當之真如亦名無為 ,以無為故,離生住異滅之有為相。是故性非所生,亦非能 生,非所生故,不為萬法,生非能生故,不能生萬法。第三 、吾人當知此真如之與萬法,若當體以彰名者,實相真如即 一切法。是故經云:一切法皆如也,一切眾生亦如也,至於 彌勒亦如也。是故正智固真如,無明亦真如,佛固如,眾生 亦如。何以故?一切諸法皆同一相,所謂 102頁 無相故。若對執以顯理者,實理真如,離一切法。是故經云 :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乃至無智亦無得。然則無明固非 如也,正智亦非如也。所以者何?隨言計著,一切俱非故。 若就相以詮性者,實性真如與一切法非即非離,不一不異。 所以者何?為無為異故,常無常異故,是故不即不一,離相 無性故,遍一切法故,是故不離不異。詮此道理,處處經中 皆廣宣說。雖法性難言,多方開顯,然此法性必遍一切法, 於一切法平等平等。是故一即一切,即一離一切離,一不即 離,一切不即離,斷無於一切有為法中,可云某種為真如, 某種非真如故。然如瑜伽則但攝真如,為圓成實性,餘之四 法皆依他起,深密中邊則俱攝真如正智,為圓成實,餘乃稱 依他起者,此以三性攝五法故。依漏無漏攝,則正智真如皆 無漏也,即皆圓成實也。依為無為攝,則唯真如是無為,餘 之四法俱有為,是故但攝真如為圓成,餘皆依他起也。以三 性攝五法,則可爾,若五法相望,則既立五法,云何可攝正 智於真如而餘非耶?若如是,則立四法可爾,何用五。又真 如應不遍一切法,即應非一切法,法性或正智應亦諸法法性 ,應亦遍一切法。何以故﹖以俱真如故。或無明亦應遍一切 法,何以故﹖以俱有為故。如正智如是,則正智應即無明, 無明應即正智,正智無明既爾,佛及眾生亦然,染淨互乖, 法相淆亂,大不可也。然經有云:佛與眾生平等平等者,依 無為說,依法性說也。又云煩惱即菩提,佛未成佛,以菩提 為煩惱,佛已成佛,以煩惱為菩提者,此就取不取說,住不 住說,非謂菩提煩惱自性無差別故而說也。菩薩希求菩提, 不亡相故,有 103頁 執有取有分別,此為菩提,彼為煩惱,即彼菩提而成煩惱矣 !成佛以後,無執無取,心得無住。得無住故,都無分別, 而以無相一相之行,緣一切法,照見諸法,自性皆空,平等 平等,煩惱相不可得,菩提相亦不可得,以一切法性皆如故 ,煩惱如不異菩提如,菩提如不異煩惱如,就法性說,故云 煩惱即菩提,以煩惱為菩提也。如必隨名言而執著者,則佛 既成佛,習氣永斷,豈尚有煩惱在,而以之為菩提。菩薩既 未成佛,菩提本未成就,豈得以之為煩惱也。 諸有不達真如義者,以聞真如為諸法實性故,以聞真如 常一故,便謂真如為諸法體,能生萬法,如水起波,濕性不 壞。又或謂無漏功德名為真如,能熏無明等。夫真如能生, 應非無為,一法生多,因不平等。無漏功德為真如故,正智 應非有為。正智能熏無明故,應不能起對治。法性既乖,緣 生亦壞,對治不起,還滅不成,性相體用,一切違害,此則 邪見謬執,是外道論,非佛法也(按此中所明,但就實相真 如說,此之真如遍一切一味,所謂勝義勝義者是也。若備說 七真如者,流轉四諦及唯識真如皆緣生所有,決定義理雖未 廣顯,亦已略見於前章,他日當別為論列也)。如是明法性 之義竟。 復次,上來雖已分別二論,別顯法性緣生,然於此當知 ,法性之性依緣生而體顯,緣生之相依法性而用彰。即有而 空,空非惡取,即空而有,有非所執。即此非所執之有,名 為妙有。即此非惡取之空,是曰真空。妙有真空,體非離異 。既非離異,則即有而有見除,即空而空相遣,是故相宗言 有則曰假有,性宗言空亦復空空,非有非空,是中道義。若 夫於緣生之外而別求法性, 104頁 於法性之外而別求緣生,騎驢覓驢,怖影急走,愚妄可哀, 實相焉解也。 復次,我佛說教,空有兩輪。說緣生有,所以顯示法相 用故﹔說法性空,所以顯示法性體故,知法有用,則能正起 功德,知法無體,則能悟入無得,以功德故,劫量滿而即得 菩提,以無得故,煩惱斷而畢竟涅槃,般若大悲,妙用斯盡 。是故悟知緣生法性義者,即於佛法名為悟入矣!復次,我 佛既以空有兩輪說一切法,一切法俱不離此兩輪,是故菩薩 住持正法,亦不出空有兩宗。文殊、龍樹據般若以明空,空 有空空,所以顯法性也,彌勒、無著本深密以說有,能變所 變,所以顯緣生也。然空有不相離,故即空而用以顯,即有 而體亦彰,平等平等,無欠無餘。即此二宗,攝大乘盡。真 言密秘,金胎兩界,金剛說有義本法相,胎藏說空理依法性 。毗盧、釋迦立教無二,文殊、彌勒,義不相乖,般若深密 ,俱了義教,或以密意方便言說,有了不了諸有智者,固應 隨順聖言,悟入實相,不可因言起執,伐異黨同,以尊己卑 人,謬相高下也。若夫誤解經論,妄逞私心,執似我之真如 ,說一因之緣起,同外道言,違內法理,沉迷不返,自不知 非,乃復謾自立宗,敢云判教,四時五時,支離臆說,褒貶 小大,抑揚有空,須彌山王自處圓頓。夫如是則應我佛智悲 ,前後有其勝劣,法理法性,終始有其減增,二諦之外別有 教理矣。理無可通,言無所據,吾何取焉!(近復有人立真 如宗者。夫空宗舊稱法性宗,法性是即真如,於法性外,別 立真如,豈法性真如為二法者,如是差誤,應勿固執。) 105頁 復次,二諦之理既明,觀行之義斯立。諸有志者應始從 緣生門中觀法幻有,虛偽不真,依他待緣,自無主宰。以是 義等,觀法無我,觀無自性,無我無自性故,悟入法空,觀 法空故,相不成實。是則無相由無相故,則入無願以無願故 ,則無希求,無所貪住,是則無住,以無住故,心則安住。 心安住故,則得正定,由正定故,則發正慧,正慧起故,證 無所得,則證如如,證如如故,實達如幻,達如幻故,故了 性空,由此便從一切煩惱所知二障而得解脫。如是精勤修習 ,便得漸成菩提。觀行次第,略如是言。若夫其中精密功夫 ,固非吾儕始業者所能道也。經論具在,諸大心正願之士廣 尋求焉。遵大王路,自利利他。吾誰與歸,斷金莫喻。(作 者按:讀此文者,應並拙著佛法之真義一文讀之,內中有與 此互相發明者,如三性義學佛方法,釋內宗差別等章,是有 補充此中所未言者,如法爾如是義,方便善巧義,是佛法之 真義,見文哲學報第三期) 已顯正義,次簡似教。 自來相似正教諸偽經論雖無量種,而流行最廣立義最乖 者,大乘起信論一書為最,以是之故,特先料簡。 將欲料簡,先述此論要義。 立義分云:摩訶衍者總有二種:一者法,二者義。所言 法者,謂眾生心,攝一切世間法出世間法。依於此法,顯示 摩訶衍義,是心真如相示摩訶衍體故,是心生滅因緣相能示 摩訶衍自體相 106頁 用故,所言義者,一者體大,謂一切法真如平等不增減故。 二者相大,謂如來藏具足無量性功德故。三者用大,能生一 切世間出世間善因果故。 解釋分云﹕顯示正義者,依一切心有二種門:一者心真 如門,二者心生滅門。是二種門皆各總攝一切法,以是二門 不相離故。 此真如者,依言說分別有二種義:一者如實空,以能究 竟顯實故。二者如實不空,以有自體具足無漏性功德故。 心生滅者,依如來藏故有生滅心,所謂不生不滅與生滅 和合,非一非異,名阿梨耶識。此識有覺與不覺二種義,能 攝一切法,生一切法。所言覺義者,謂心體離念,即是如來 平等法身,依此法身說名本覺。所言不覺義者,謂不如實知 真如法一故,不覺心起而有其念,念無自相不離本覺。依不 覺故生三種相,與彼不覺相應不離:一者無明業相,二者能 見相,三者境界相。以有境界緣故,復生六種相,一者智相 ,二者相續相,三者執取相,四者計名字相,五者起業相, 六者業繫苦相。當知無名能生一切染法,以一切染法皆是不 覺相故。 復次覺與不覺有二種相:一者同相,二者異相。言同相 者,譬如種種瓦器皆同微塵性相,如是無漏無明種種業幻皆 同真如性相。言異相者,如種種瓦器各各不同。 問曰:若心滅者云何相續﹖若相續者,云何說究竟滅﹖ 答曰:所言滅者,唯心相滅,非心體 107頁 滅。如風依水云云。 復次,有四種法熏習義故,染法淨法起不斷絕。一者淨 法,名為真如。二者一切染因,名為無明。三者妄心,名為 業識。四者妄境界,所謂六塵。熏習義者,如世間衣服實無 於香,若人以香而熏習故,則有香氣,此亦如是。真如淨法 實無於染,但以無明而熏習故,則有染相。無明染法實無淨 業,但以真如而熏習故,則有淨用。 云何熏習起淨法不斷?所謂以有真如法故,能熏習無明 ,以熏習因緣力故,則令妄心厭生死苦樂求涅槃,乃至久遠 熏習力故,無明則滅,以因緣俱滅故,心相皆盡,名得涅槃 。 復次,真如自體相者云云。復次,真如自體用者云云。 ……… 如上所云,而大乘起信論之所立理可得言焉。就法而論 ,則曰一心。此之一心有二種門:一者真如門,謂即諸法真 如體。二者生滅門,謂即真如自體相用。體謂體大,相謂相 大,用謂用大,即此三大名為摩訶衍義。云何為體?可曰心 之自體,亦可曰物之本質。何為相用?謂即心物之現象作用 。即此真如體有其空不空二義,空者,以真如為一切諸法大 總相法門體,而不可名言詮表計度想像故。所云不空者,以 此真如具有相用諸功德,能生一切諸法故。而生滅門中又不 即覺不覺二義﹕覺者,謂諸無漏功德,是名本覺,由此則能 趨向涅槃,廣濟眾生,實證真如。所云不覺者,謂即無明染 心,由此而生三細六麤,造諸惡業,受諸苦果,流轉諸趣不 得出離。又此二種 108頁 覺不覺義有其同相,以皆同以真如為體故,如瓦與瓶同微塵 性。有其別相,以自相有別故,如瓦形異瓶。又一切諸法既 皆同以真如為體,何以有於染法,則曰依無明熏習真如故, 則有染相。又既染法起,云何淨法得生,則曰以真如熏習無 明故,則無明而有淨用。以是因緣,一切諸法皆同真如而有 染,一切染可趨真,流轉還滅以是為本。 如上所明大乘起信論之要義率盡於此,復表列如次: ┌─┐ ┌不空義 │阿│┌真如─(體)┤ │梨││ └空義 心┤耶├┤ │識││ ┌相┐┌覺─本覺─(法身報身應身)─還滅 │ │└生滅┤ ├┤ └─┘ └用┘└不覺-無明-妄心-(三細六麤)-流轉 如是則此論所云之真如者,為一實物,其性是常,其性 是一。以其常故,性恆不變,以其一故,遍一切法,以為實 物故,能轉變生起一切法,而一切法皆此真如之現象及與作 用。是故萬法之生從真如生也,萬法之滅復還而為真如也。 是故真如稱為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又說真如自體復有相用 ,又云真如即二義,一者空,總體之相,不可以言說,分別 等如。是蓋以言說分別等,但是別相,亦但能詮表於別相, 如一微塵不能表示妙高山故,如一波浪不能表示大海水故, 以是 109頁 因緣一切分別言說,皆與此大總相法門體不相應,是故說之 為空。二者不空,以具有無量功德能生一切世間出世間法故 ,是蓋以一切法從真如生,真如總攬此一切法為體,有體有 相有用,不可說真如體空,是故說名不空。如是空言表示真 如至高無上絕對無待義,不空言表有體有用有無量無邊功德 義。真如之生萬法也,則真如分而為萬,如水起波。雖分為 萬,性皆真如,如波雖多,性皆是水。是故說云覺與不覺有 二種相:一者同相,謂如種種瓦器皆同微塵,無明無漏種種 業相皆同真如性相。萬法之滅也,則理法合而為一,如波滅 成水。是故說云唯心相滅,非心體滅,心體即真如也,心相 即萬法也。以是義故,說真如是一,萬法非一,真如是常, 萬法非常,真如為真,萬法幻起。真如之義既如此,此與般 若瑜伽真實佛法有何異耶?曰:如前法性中明其異有三:一 者、佛法所云真如無實體,而是諸法空性,此則謂真如即體 而是諸法本質。二者、佛法真如都無有用,性非能生,不生 萬法,但以有萬法故,而真如之理即存,而此則謂真如能生 生起萬法,以有真如故,而萬法起。三者、佛法云真如非以 有一常住之體故,諸法依之而有生滅,但以諸法生滅無常故 ,而顯此無常之常性,名之曰真如。此則以有一真如常住之 實體故,諸法隨之而生滅,有如是等差別可得。又此論中所 云真如,以能生故,性是有為,即非無為,而佛法真如則是 無為,為與無為亦各不同。既有如是之不同,是非不能並立 ,真妄豈得俱存。吾人既不能謂般若、瑜伽等所言者非佛法 ,更不能謂彼所詮真如為背法性,則起信論所立之真如為背 法性,其理決 110頁 定,是為此論第一大失。 復次,如是真如能生萬法者,不但違失法性,亦失壞緣 生,所以者何﹖如前緣生抉擇義中所明,諸緣生法能生所生 性必平等,凡能生者必為所生,能生所生俱為緣生,既為從 餘生者,即復可生餘。所生無常故,能生亦無常。所生非一 故,能生亦非一。今汝真如能生萬法,萬法從真如生,而真 如不從餘生,真如但能生而非是所生,真如性常一萬法非常 一。有如是等之不平等,是為不平等因。因既不平等,則汝 真如與諸外道、梵天、上帝、時方、自然、世性、我等,有 何差別。又既諸法俱從真如生,而真如是一,是則無明、正 智、有漏、無漏、善、染、無記共一因緣,共一因故,無明 因即正智因,有漏因即無漏因,善因即惡因,惡因即善因。 因既雜亂,無漏應生染業,三毒應起大悲,以是義故,失壞 世間出世間一切法,是即第二失壞緣生義。 復次,如此論中所云真如自體,從本已來性自滿足一切 功德,又云一切凡夫、聲聞、緣覺、菩薩諸佛,無有增減, 無生無滅,畢竟常痤央C體既如是,用亦應然。所生諸法應 同一清淨相,如何得有凡聖三乘,善惡業果,世出世間諸法 差別。而彼答言:以不覺故而起於念,以有念故生於無明, 無明風動故染心起。應復問彼,此之不覺同覺性不?此之無 明從真如生不?而彼答云:依本覺故而有不覺,無明之相不 離覺性。又云:覺與不覺有其同相,譬如種種瓦器皆同微塵 ,如是無漏無明種種業幻皆同真如性相。能生既同,性相既 同,覺性既同,更憑誰何云此是無明, 111頁 此是無漏,此是覺,此是不覺?自語相違,無有是處。 難者云若謂一切諸法同一真如便有,如是等過者,然則 汝云法性不遍一切耶﹖又汝教中豈不亦說萬法唯識等耶﹖答 :實有是言,然我不說法性為因,能生萬法,但說因緣生法 ,同一空性,故我無過。又我所云唯識等者,如前已明,但 遮外境,不謂心心所法漏無漏等諸法皆無,攝劣顯勝言唯識 等,豈謂善染共一種生故我無過。 又汝所云真如無明互熏習故,染法淨法起不斷者,真如 無為既非能熏,亦非所熏。能熏所熏義皆不立,如何得與無 明相熏習起。倘云熏習應非無為,即非真如,自性差別如是 乖返,甚可哂也。 即於此中有設言救,我云真如正智所攝,俱無漏故,皆 圓成實。中邊深密攝法既殊,故我真如性攝有為,性有為故 熏習何過。 此亦不然。真如正智,五法之名,圓成依他,三性之名 。若以三性攝五法者,或攝正智以歸依他,有為性故。或攝 正智以歸圓成,無漏性故。如是相攝,義則可然,若五法相 望,真如名諸法法性,遍有為法。若謂有為法中一為真如, 則一切真如若謂非如,一切非如,如何正智可獨名如,苟正 智可獨名如,餘不爾者,即立四法攝已周,何為多事更立五 法,如此之義,於前法性章中已具顯示,此不更說。諸有智 者應據聖言,勿以私心擅改法相。如是五法不可增減,三性 不可 112頁 變易,亦然。遍計依他及與圓成性既決定義各有歸,徹始徹 終,如是如是,不可損遍計一分以歸依他,亦不可損依他一 分以入遍計,圓成實性義亦復然,苟無聖言而妄更動,私智 自好絕對不可。 抑又當知,縱如汝云此之真如淨依他攝,性有為故可相 熏者,此亦不然。此熏習言因緣義故,如香熏衣無者令有名 熏習故。正治無明法既各別,如何乃得互相生起,異因生異 法,如前已破故。縱若救言,此增上緣等無間緣名熏習故, 如業熏異熟等者,亦此不然,正智無明有漏無漏,性極相反 ,能治所治,能障所障,是對礙因,兩敵不並,尚不得並起 ,何能隨順相引相熏,作開導依增上緣。若謂正智無明得相 並起者,則三毒五逆即不障於菩提,諸極惡人應得見道成佛 ,無分別慧既不對治煩惱,菩薩及佛應還墮諸三途。深轉還 滅即並不成,即壞增上緣生道理。 若復難言:若謂正智無明增上義,則諸凡夫既並有漏, 有漏無漏既不相生,如何得有見道成佛等事,多聞熏習如理 思惟法隨法行應皆無果﹖答:此非無果,但漏於無漏有可增 上,有不增上,非無所簡一切能增。漏中善性雖唯熏自,而 愈熏愈強,遂能引發,無漏作勝增上緣,漏中無明無引發義 ,不能增上。於其可用增上者,而得增上,云何無果﹖此復 云何?謂有漏位中,雖有無明等煩惱心所,亦復有十一善心 所及別境中念定慧等。以是義故,於有漏中亦有善染損伏等 事,以諸善染不相並故,是故善心起時煩惱即伏。善心既有 伏染之力,亦有引發增上開導無漏之功。 113頁 所以者何?性俱善故,相隨順故,可增益故,伏損煩惱作前 驅故。以是義故,信勤念定慧之有漏五根,能引生同類之無 漏五根,無漏根生,同時則有根相應,心王之無漏淨識及妙 觀察智平等性智起,此智起故。遂得見道,生如來家。聞法 熏習,得果如是。又法為無漏等流,就聞邊言雖能熏是漏, 而就法邊言則能熏是無漏,非謂不能直親熏習,故并此資助 引生而不能,但所引者善根,非無明耳。故我正教自無有過 ,還滅義成,即依此理,汝所持論還滅不成,所以者何?正 智無明,不相生故,而起信論於染心中無善心所,三細六麤 ,心意意識,無不皆從無明生故。又云:無明能生一切染法 故,善根無一,明慧何依,長溺迷途,曷其有極? 若復救言,起信自云:真如常住,具諸功德,無斷壞故 無是過者,即仍有前失,以既常住具諸功德,則彼極相違之 無明不覺法,無因無緣,不得生故,亙始亙終,應無有染法 起,則應世間法不成,若謂無因無緣,忽然念生,名無明者 ,無因而生,非釋種故,應世出世法皆無因生,何勞別立真 如、如來藏、阿賴耶等,又如何復說?又諸佛法有因有緣, 因緣具足,乃得成辦。若謂真如本一,而有無量、無邊、無 明,從本以來自性差別法爾有者,則汝無明應不與真如同性 ,應不依真如生,既不依生,如何云真如為一法界大總相法 門體。又云覺與不覺同真如性,如種種瓦器皆同微塵,前後 相違,自相矛盾,如是類等不可勝舉。立義不堅,有如是過 。 窺師有云:數論人立自性三德隨我思緣起造諸法,所成 大等相雖有異,後轉變時還歸自性, 114頁 故說大等皆無滅壞。今說真如起法心等,息妄歸真還即真性 ,則同數論。然說性常色等生滅,此乃所立劣數論宗。如斯 所云,唯起信論適當之也。 又起信論首說唯心,而曰一心開二門、真如、生滅等。 以真如為心體,生滅為心相用等。此中真如生滅既破,彼所 云唯心者其理亦破,以合真如生滅以為心故,彼二既破,故 此亦破。故彼所云唯心,是似唯心,實背唯識之理。所以者 何?以一真如體能生萬法,有一因共因不平等因之過。真如 既即心體,是即此一心體能生萬法也,是即此心有一因共因 不平等因一切過也,是偽唯心非真唯心。真唯心者,如前緣 生章中釋唯識難已備顯示,故此不述。又彼定執依不覺,故 生三種相:無明業相、能見相、境界相,是稱三細。緣境界 緣生六種相:智相、相續相、執取相、計名字相、起業相、 業繫苦相,所謂六麤。三細六麤俱依無明次第生起,故云無 明能生一切染法。是則仍即共因不平等因失,又次第起故。 於一有情八識五十一心所應無俱起義。又無明為心所,八識 為心王,心王從心所生,王劣所勝,應名唯心所,云何說唯 心﹖又彼所云生滅因緣相者,所謂眾生依心意意識轉故云云 ,而說一意有五種名:一者業識,二者轉識,三者現識,四 者智識,五者相續識。夫業用勢強,智相應心分別染淨,為 第六識。異熟相續,五趣總報,是第八識。轉識者前七之通 名。現識者八識之共號,而今並為意之別名,將謂第七末那 具第六造業之能,具第八異熟之報,復能通其八識功能,則 立一末那斯已足矣﹗何為復建立賴耶及第六意識等?如此麤 鄙 115頁 ,乃惑一世,又復云真如自體相者云云,此不再破。復云真 如用者,乃至云法身報身應身等。夫法身無相無為,即如如 理,報應根本後得,乃如如智,今乃云俱真如用,又云法身 即是本覺,智如混亂,體用雜揉,蓋彼既不知真如,固無怪 其謬解法身也。 如上所破,大綱已竟,自餘謬妄不煩瑣述。總以三因攝 諸過盡。曰背法性故,壞緣生故,違唯識故,是故此論定非 佛法。雖則滿篇名相,曰真如,曰無明,曰生滅,曰不生不 滅,曰阿梨耶,曰如來藏,曰法身,曰不可說不可相,離四 句,絕百非,離一切相,即一切法,非即非離,不一不異, 諸如是等無一名非佛典中名,無一句非佛典中句,名句分別 無非佛法中文,合貫成辭則無一不為外道中理。乃至自相差 別,自語相違,理事前後自相矛盾,此論而可存,三藏十二 部經空有兩宗一切論義並皆可廢矣﹗夫斯論之作,固出於梁 陳小兒,無知遍計亦何深罪。特當有唐之世大法盛行,唯識 法相因明之理,廣博精嚴,甚深抉擇,而此論者乃無人料簡 ,靈泰、智周諸師雖略斥責,而不深討,貽諸後世,習尚風 行,遂致膚淺模稜,□盡慧命。似教既興,正法以墜,而法 相唯識千餘年來遂鮮人道及矣﹗嗟乎﹗青蛇入座,紕糠迷目 ,法喪久矣,能不慨然。 復次,建立比量云: 起信論非佛教論, 背法性故,壞緣生故,違唯識故, 116頁 如金七十論等。 如是起信論既已料簡,凡諸論義所述教理,同起信論者 ,皆依如是聖教正理淨比量智一切料簡,如金獅子章等。( 作者按:起信論文中,處處以念與無明並舉,即以念為生死 染污根本,故證真如即以斷念為本。若在佛法則念屬別境、 心所、性通三性,非但為染,而五善根中念及定慧各居其一 ,七覺支中念通止觀至於佛果念仍相續,故曰大念慧行,以 為遊路也。今以斷念為修持之功,此何異於無想天外道也。 關係至大邪途正道幾微之辨,即在於此,故不得不補述於此 ,其他小節,不能一一說矣。) 作是篇已,即有賢智長者致忠告言:如汝所述緣生法性 二諦正義,不違聖教,不乖正理,此則可爾。然如汝料簡起 信論者,則辭失過當。夫此論文既題馬鳴菩薩造,真諦三藏 譯,流行中國既千餘年,古來大德推崇尊重逾越常經,注疏 之多乃數十種。迄清末年,仁山老居士復加提倡,以是數十 年風靡全國,因斯論而起信佛心者蓋無數也。是則此論有功 佛教,何可抹殺?雖則立說或與空有兩宗異,然既自成一家 之言,今至評駁之辭,乃云同外道論。夫亦豈不懼因是而墮 入信佛之心,或生反動而起諸宗門戶黨伐之事,佛法前途寧 不轉生障礙,況汝師資上承石埭,即於門下而自參差,靜言 思之未見其可。 答曰﹕唯唯仁者之見,忠善之談,傾服於懷,至深感激 。雖然,尚有未盡之義,故為長者一談,亦將以祛天下人之 疑惑也。辭如次﹕ 117頁 我佛垂教以四依貽贈後人﹕一者、依法不依人,二 者、依義不依語,三者、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四 者、依智不依識。以是四依,教諸眾生,善慧思擇, 不如是固不足以盡佛法之精微,入佛教之正軌,亦正 恐像教末世有似是而非之論,誘惑世人,以是因緣, 教人抉擇料簡而入真遠偽也。馬鳴菩薩人也,本不應 依。大乘起信語也,亦不應依。既非所依,則安得以 論名大乘,人題馬鳴,故而必依之。況以義求之,本 非佛法,何論大乘。以人求之,則東瀛中土績學者流 ,既考證其非馬鳴造,乃陳梁間人偽作耳(起信論及 釋摩訶衍任論之為偽書,詳見梁公先生所著大乘起信 論考證,精確有據,甚不易及也)。古來大德雖極推 崇,然彼既迷,惡乎隨彼。至若謂彼數十年來頗起人 信佛之心,功不可沒,不當闢者,是亦不然。以是論 說理既乖,同時亦生人之謬執故。錄功去執乃得其平 ,豈可遂使彼相似之理,長障眾生,對向我佛正法之 心也。若謂以既成一家之言,故不當遮遣者,今當問 此一家之言符正理否?如符正理,則吾何敢妄興遮遣 ,既背緣生法性之正義,與佛法而極相違,是非誠偽 既不兩當,立破相待,抉擇難和,邪若不摧,正何由 顯,調和籠統,大障慧行,簡以別之,何容緩也。倘 謂恐墮初學者信佛之心,起同道者門戶之見,於法門 前途大生阻滯云云者,是尤不然。唯問彼初學佛者, 真起信心未?倘未真起信心,則不得云墮彼信佛之心 ,若已真起信心,正當顯示我佛真實教理,令彼起真 實修行,勿入邪觀妄走險路,是則斯篇之作,不可緩 者 118頁 也。乃若既同修佛法,既同趣佛行,志道既同,自 能虛己坦懷,忘我慢見,以比量智抉擇聖言,依法不 依人,依義不依語,以正理為準繩而共審量之。倘此 語而是者,正先得我心之同然,倘此語而非者,亦或 因之而別啟妙義,以餉世人。況乎佛法唯有一是,至 理絕乎百非。宗派雖殊,同歸一致,非如外道經論、 哲學、科學,本無定理,展轉成難,諍論狂興,終相 矛刺,而不可會通者,則更何致因是而起黨伐之見。 且夫責善輔仁之道,世交且然,況乎共趣正道!向如 來家,降煩惱魔,斷所知障,則其有待乎善友同心以 拔邪見而遣妄執者,寧可少也。以是義故,我今以聞 思所得,畢吐於一切善友之前,本空有之兩輪,示中 道之正義,依三支之比量,遣似教之妄執,咸願有情 得真知見,成正等覺,豈無勝因,徒興諍論也。且當 今之人所以不能於佛法中起真信者,雖曰彼生種姓根 器鈍劣,要亦我佛正理闇而未明,以籠統之談詮似是 之說,自本不立無以破人,以是世人於輪迴則視為迷 信,於還滅則字曰妄想,乃一聞天演進化之論,而歎 為真實究竟之理,乍聽物質不滅之說,則稱為至高無 上之學。嗟乎﹗長此以往科學日興,佛法將墜,人且 謂為野蠻神話之說,奚足起其信心也。故今顯緣生之 正理,令無因、一因、共因、不平等因諸謬說,摧破 無遺,則於佛法自生希有真實之想也。然此起信一論 ,與正理既極相違,若不簡以別之,則人將為真是佛 法,自既乖違,人胡生信。故若起信之論不破,終不 能起人信佛之心也。又諸 119頁 已信佛者,以不了達法性,故別於自心法性之外, 執有外境之實如來,而不知如來者不可以色相見,不 可以音聲求,唯自了知真法性者,乃可悟入。是故經 云: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 如來。又云:若見諸相無相,即見如來。又云:如來 者是諸法如義,而禪宗則常教人見自性佛。今我之作 是篇,亦正為真信佛者顯示以實修淨土之道,令得真 見諸佛也。如是未信者令信,已信者令行,人皆信行 ,佛法前途何至反障進行哉!復次,所云起信一論, 既為石埭大師之所提倡,師資相承,便不當料簡者, 是尤不然。大師以弘法濟生為懷,殊無定執一法之見 ,是故平生備歷三藏廣極諸宗,暮年精研尤專法相。 慧日將西,以法事付囑我親教歐陽竟無師,瑜伽半部 特在叮嚀。我師十載以還,作瑜伽大論、雜集真實攝 論、佛地成實諸論序次第刊行,最後復抉擇唯識,博 大精微,妙味無盡,我佛遺教正義以彰。嗟夫!若我 師者,可謂善成石埭大師未竟之志者也。惟法相唯識 之正義既明,而起信似教之乖違未遣,以是之故,恩 洋不辭愚駑,復舉而料簡之,勿令世人以大師方便誘 人者執為究竟,而乖其宏法之本願。夫我師資相承, 亦唯利樂有情令法久住,如斯而已。一真法界,無我 無人,無住生心,何見何執。是故不泥舊說,不持門 戶,大法為公,不偏不黨,以斯之心,上降佛教,近 答師恩。今恩洋作此,石埭大師彌陀會上當怡然也。 雖然,讀吾書者倘忘緣生法性之勝義,著起信料簡之 言跡,競起黨伐而長囂慢輕 120頁 薄之風,則恩洋之罪不可逭矣﹗ 釋迦如來紀元後二千四百八十八年即 民國十二年二月五日於支那內學院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