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信論唯識釋質疑

王恩洋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35冊
(原刊內學年刊第二輯)
大乘出版社出版
1978年11月初版
頁151-158


. 151頁 太虛法師以唯識義釋起信論,撮其要義略有二端﹕一者 對於起信論立論依據之審定,二者對於真如含義之解釋。 所謂立論依據者大意謂﹕馬鳴菩薩八地果人,入地菩薩 造論率根據於自證心境。而地上菩薩心境有其特殊之點,上 既不同於佛,下又不同於眾生。蓋在眾生純是有漏,而在佛 位純為無漏,獨地上菩薩則有漏無漏間雜而生。故唯識言七 識六識等無間緣有漏無間無漏得生,無漏無間有漏得生,善 染無記開導亦爾,此為菩薩境界。起信論據此立說,故無明 真如有熏習義,有緣起義。 所謂真如含義者大意云﹕此之真如就一切無漏法說,而 無漏法有其二種﹕一者無為,即諸法平等離言實性,謂即法 性。二者有為,即無漏種子及與現行。無為無漏,有為無漏 ,一切無漏法名為真如自體相,亦名如來法身。  緣起信論者主張真如緣起者也。真如淨法,無明染因, 染淨不相容,云何熏習起﹖此大乖緣 152頁 生之義者也。故第一義以菩薩心境等無間緣染與無染漏與無 漏容互相生之義釋之。既唯識有其明文,則真如無明熏習緣 起之義立矣﹗  雖然,在大小兩乘空有兩宗所立法相,云真如者,豈非 特指法性說耶﹖豈非特指無為說耶﹖無為無生,不生自,不 生他,亦不為他所生,故涅槃是顯得非生得,常痚磽穖ㄤL 所作,故名無為。今言真如而能熏習緣生,豈不大乖緣生道 理﹖常法為因,既非釋種。且真如是一,萬法是多,由一生 多因不平等。真如是淨,無明等染,染淨相生邪因非處。諸 如是等,同外道說。且真如能生,失無為義,失法性義,失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義,尤背聖教,大乖佛旨。是故 以真如別義釋之。言此能生真如非是法性,非是無為,乃有 為之真如,無漏之種子現行耳。如云圓成實性,淨分依他亦 圓成實攝,此亦如是。既言真如非但無為,種現緣生,復有 何過﹖於是而真如緣起之義立。從是凡有疑於起信論而致詰 駁者可以已矣﹗故自言曰﹕「示全論之宗脈,裂千古之疑網 。」厥功誠至偉哉﹗  問者曰﹕此釋所云是耶﹖曰﹕余焉敢得而是之﹖然則非 耶﹖曰﹕余又焉敢得而非之﹖曰﹕是非不能兩立,抉擇無由 模稜,今出此言是則何也﹖曰﹕凡夫各有所執,是非各有所 蔽,一適諍論尤所難言。故阿毘達磨集論抉擇分中論議品誡 後人曰﹕「若欲自求利益安樂,於諸論軌應先通達,不應與 他而興諍論。」而如來垂教尤足警惕﹕「十二難得」燭見凡 情。良以立敵二者各有執障 153頁 ,敵者既難得沖懷納善,立者尤難不好勝矜奇。洋自省凡夫 ,未能免此,故於他言未敢遽非耳。然而又不敢遽是者,則 於釋論所云稽之聖言,又深有足致疑者在。今者雖未敢於釋 論遽加非難,然且將所疑一陳釋主。庶幾就正有道,再釋下 情,上人慈深,當能教我。 云何疑﹖曰﹕釋主之釋,依唯識以立義者也。然考諸唯 識諸書,於第一義,有以等無間緣說緣生者乎﹖有以等無間 緣說熏習者乎﹖考諸唯識諸書,有以因緣說緣起者,則「一 切種子識如是如是變以展轉力故彼彼分別生」,持種受熏能 藏所藏說第八識,是為自性緣起。有以增上緣說緣起者,則 「由諸業習氣二取習氣俱前異熟既盡復生餘異熟」,引果酬 因業報相續說生死輪迴,是為愛非愛緣起。又成唯識論言因 果能變,皆單就等流異熟二因習氣因緣增上二種緣力以立說 ,從未有以等無間緣而立說者。是則何耶﹖曰﹕有二故﹕一 者等無間緣及所緣緣於諸法緣生非必具故,二者等無間緣勢 用劣故。云何諸法緣生不必具等無間緣耶﹖曰﹕等無間緣依 心心所法前後開避引導而立,色法之生即不具此,色法唯從 因緣增上二緣生故。故一切法因緣增上二緣必備然後得生, 若闕其一必不得生,故說緣生必本此二。而等無間或有或無 ,故不依之說緣生也。云何言等無間緣勢用劣耶﹖蓋等無間 緣於心心所開避引導,用在消極,不在積極,用在滅時,不 在生時。以前心既滅後心乃生,一根不能發二識,二識不能 並時生,故必前滅後乃生起。故六識等無間緣亦名無間滅意 。而諸法之用唯在生時,不在滅時。故增上緣增上之力強, 而等無間緣引導之勢弱也。以 154頁 勢弱故,有漏無漏善染無記諸識前後能次第生,對治之功, 障礙之力,已滅無故。以力強故,有漏無漏善染無記於一識 中不並時起,對治之功,障礙之力,正顯現故。以是二義, 故說緣生不據此說。而今釋主獨依說者,聖教何在,正理何 由,思考無得,疑終不解,敬請教之,樂聞命也。  以等無間說緣起已非,以等無間說熏習尤為不可。成唯 識論廣熏習義,種子六義二及四云﹕「二果俱有,謂與所生 現行果法俱現和合方成種子。此遮前後及定相離,現種異類 互不相違,一身俱時有能生用。非如種子自類相生,前後相 違,必不俱有,雖因與果有俱不俱,而現在時可有因用,未 生已滅無自體故。依生現果立種子名,不依引生自類名種。 四性決定,謂隨因力生善惡等功能決定」。所熏四義中云﹕ 「二無記性,若法平等能容習氣乃是所熏。……四與能熏共 和合性,若與能熏同時同處、不即不離乃是所熏,此遮他身 剎那前後無和合義故非所熏。……」能熏四義云﹕「二有勝 用,若有生滅勢力增盛,能引習氣,……四與所熏和合而轉 ,若與所熏同時同處、不即不離乃是能熏。……」此上諸義 皆與無間緣不合。所以者何﹖一言熏習,即有所熏及與能熏 ,而此二者定必同時俱現和合而轉。等無間緣乃已滅心心所 望現生心心所立。已滅過去,現生現在,時既不同不能俱起 ,無和合義。而言熏習,實乖正理。況已滅法無勝功能,云 何能熏﹖又無間緣生後法時,性不決定。又法已滅,無睎H 轉義。所生後法,非定無記,故非所熏。而無間緣無勝作用 ,亦非能熏。諸如是義,種種違反,而必依之以說熏習,謂 真如無明依等 155頁 無間緣能互相熏,此大不可。如不依唯識立論,則吾可不言 ,既依唯識作釋,不能不求其本。不知釋主亦於唯識書中見 有以等無間緣說熏習者否,至樂欲聞,幸無吝教。  再就第二義言之,所謂真如合有為無漏無為無漏以為體 者,亦果出於聖教耶﹖以吾人所見,則無論小乘大乘諸講法 相者,莫不以真如為無為法,從未有以真如亦為有為者。若 云圓成實性俱攝真如及與淨分依他,故知真如亦有為者,此 亦不然。蓋在法相或以三性攝五法時,正智一分就無漏義攝 入圓成,就有為義攝入依他,異法相攝是則可耳。若以真如 立名,則真如者對相名分別正智四法而立,法與法性不即不 離,就不即言則相名分別正智四法都非真如也,就不離言則 相名分別之與正智俱即真如也。此如十八界中法界一種,若 就別義以言,則十八界法俱可攝入法界,若就十八界三科正 義,則必十七界餘之一法界始得稱為法界,更無一界可稱法 界。今若說言十八界中眼界色界可與法界同名法界,餘十五 界不名法界,有是理耶﹖又五蘊十二處十八界若互相攝者, 則色蘊一蘊可攝十色界處全一界處一分,一意處可攝識蘊七 識界全,一法界可攝受想行三蘊色蘊少分法處全。此等以一 攝多,或以多攝一,蓋異類相攝則有然耳。依他圓成者,三 性之名。正智真如者,五法之名。異類相攝,則真如正智俱 入圓成可也。今以真如而攝正智,然則色蘊眼處等亦可攝入 受蘊耳處等耶﹖法相不可亂,是瑜伽唯識造論必遵之規律, 今說有為亦真如攝,不知更有何經何論足為憑據也。況夫有 漏無漏不得相緣而生,等無間緣無熏習義,已如上明。縱使 156頁 真如為無漏種子現行者,亦絕無由釋於真如無明熏習之義也 。  上來二義就唯識言已失依據,再就起信論自身言,所謂 熏習義者,果依等無間說否耶﹖起信論云﹕「熏習義者,如 世間衣服實無於香,若人以香而熏習故則有香氣。此亦如是 ,真如淨法實無於染,但以無明而熏習故則有染相,無明染 法實無淨業,但以無明而熏習故則有淨用。」諸所無者熏習 則有,此非因緣而何﹖香熏衣服,則有香氣,此非果俱有能 熏所熏和合俱轉之義而何﹖今以避染淨不能並立之過,乃捨 因緣增上緣而說等無間緣,能合於唯識與否且不問,固已先 失起信論本義矣﹗  再就初義而申言之,入地菩薩造論必據自所證心境立說 ,此言是也。雖然,此自證心境云云者,果如釋主所云唯限 於「亦有漏亦無漏之菩薩現行心境」否耶﹖以吾人所聞,則 諸佛菩薩說法立教為度生也,將度眾生必先了然於眾生心境 ,聚根勝解界行差別,一一審知而後說法。其貪行者令觀不 淨,其瞋行者令觀慈悲,是大乘者為說菩提,其小乘者為說 解脫,令一切眾生知苦斷集證滅修道。凡此種種,皆凡夫心 境也。而諸佛菩薩依之說法。正法者,悲之等流,今說法不 依眾生境說,而自說其所有心境,將與凡夫何干。審諦思之 ,似未當理,此一義也。根本智中證真如理,平等一味,無 間聖凡。初地證如,名曰遍行。二空所顯,無法不在。不垢 不淨,無減無增。即佛境界,即眾生境界,即一切菩薩境界 ,何所分別,何所異同,而必曰菩薩造論依自證境非凡 157頁 夫境非佛境,此亦未見經文,可疑二也。三者諸法正理歷劫 痡`,根雖無邊而教是一,故阿笈摩四諦理,千佛萬佛輾轉 傳來,故今佛所言仍先佛之義,但有因仍都無創獲。下至一 生補處說授瑜伽,依深密經廣陳其義,仍本佛言,非云自境 。寧有妙義,可離聖教。今曰地上菩薩所說即地上菩薩心境 ,如起信論,成佛所說即為佛境,如華嚴經。然則佛與菩薩 立教可有同異,而隨證不同而說即千差也耶。審諦思之,似 未當理,此三義也。  復次,吾人再就起信論全論觀之,其所立義果限於入地 菩薩自境耶﹖是蓋不然。緣起信論固以眾生菩薩佛一切境界 並說者也,固以明染淨因果生起相續之原理者也。淨法之起 可曰地上,染法之起寧獨在後得智無間而生之世俗智耶﹖且 初地菩薩漸入者已斷煩惱障,頓入者已伏煩惱障,諸見諦者 均無真實義愚,已不造三界業。諸所有行皆還滅事,更不趨 向流轉,若苦若集,非菩薩事。今若謂起信論所明唯依地上 說者,是染法緣起無由得立也。而起信論固不如此,流轉還 滅染淨因果同時並說。而必謂染心、妄念、無明、不覺、業 識、六塵、三細、六麤,皆但後得智後有漏心位之琣璊ㄕ@ 無明相應心心所法,此之根據,求之唯識論固如龜毛,求之 起信論亦同兔角。是知釋主所云依據云云者,皆不能令人起 信者也。上來所說已見釋主未足解難,則起信之過依然安住 。背法性,謬緣生,違唯識,非佛教論,如金七十論等。諸 所陳義,已如拙著起信論料簡及料簡駁義答辯篇言,此不重 述,諸有智者,可自尋求。倘釋主更有他義雅善發揮,則當 敬拜下風 158頁 ,固不敢深自固執,自局見聞也,醴泉甘露,拭目俟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