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信論料簡駁議

守培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35冊
大乘文化出版社出版
1978年11月初版
頁187-281


. 187頁 佛法原來,一味清淨,離諸異見,而為治諸異見之妙藥 。末法眾生,無知識者,以己知見,支配佛法,違己見者, 謂之邪見,順己見者,名為正法。分宗立派,互相是非,以 致佛法雜亂而無章,邪正而不別。嗚呼!其本亂,而末治者 否矣!佛教論藏中,宗經之論,以馬鳴大士所作之起信論, 為純清潔白之大乘論,不偏不倚,非空非有,為佛教狂瀾中 之砥拄,急病中之良劑。學法相者,以邪作正,以正為邪, 意欲邪法橫流寰中,必將正法掃滅清淨,以不敢毀謗馬鳴, 故說此論偽造。今有王恩洋居士,作起信論料簡,直毀正法 ,而揚已知。然起信論如須彌之穩,本不畏螢火之燒,而余 所以駁此料簡者,今之學校,及僧俗學佛之士,多趨向於法 相者,而不知法相者,外裝佛教之假像,內奪佛教之真魂, 使佛教如行尸走肉,明生而暗死。我佛慧命,存亡旦夕,為 佛子者,不群起而救濟,坐觀成敗,或助邪以摧正,甘墮坑 塹,余以為不可也。余雖不敏,不願坐視佛法滅亡,揮我智 慧劍,與魔決雌雄,挽世界之黑暗,拯後學於坑塹。謂余狂 妄,請拭 188頁 目以觀之。 料簡曰:無明彰,正智隱,似教興,大法替,世界有 陸沉之憂,慧日無燭幽之望。自昔啣悲,都非喜諍, 癡迷苟警,僭妄何辭?南無佛法僧,敬禮性相輪,拔 眾出汙泥,料簡起信論。 駁議曰:魔強法弱,顛是倒非。瞎人天之正眼,開邪見 之深坑。我護正法,非喜諍也。我為救苦,非結怨也。南無 佛法僧,敬禮起信論。拔諸邪見癡,駁議妄料簡。 依何料簡?由何料簡?依法正理,依佛及菩薩聖言, 由聞思慧,淨比量智而料簡。以是義故,先示正法, 後簡似教。 依何駁議?由何駁議?依法正理,依佛菩薩聖言,由聞 思慧,淨比量智而駁議。以是義故,按定料簡,次第駁議。 所云正法者,一切佛法二諦所攝,一者世諦,二者第 一義諦。云何世諦?謂一切法緣生真實義是,有為故 ,有變轉故,世間眾生由此於此妄執故,此之實義, 名曰世諦。云何第一義諦?謂即彼緣生諸法真實法性 是,無為故,無變轉故,出世間相不可上故,此之實 義,名曰第一義諦。又諸聖者所證覺故,又名勝義諦 。一切佛法雖無量種,性相體用,該備無餘,不出此 二抉擇,此二即抉擇佛法盡。以是義故,先顯緣生, 後顯法性。 189頁 彼雖言諦,實未解諦義。所言諦者,認實義也。凡夫認 緣生法為實,名曰俗諦;二乘認偏真涅槃為實,名曰真諦; 大乘認真如為實,名曰中諦,又名第一義諦,是故佛教實有 三諦。復有經言二諦者,有二義:一、小乘教,但言真俗二 諦,以法不究竟故,不言中諦也。二、大乘教,以真俗二諦 合為俗諦,同是邊法故,以二邊為俗諦故,中道為第一義諦 也。料簡以緣生法為世諦,以法性為第一義諦,佛教言法性 有三,彼則混而為一,不解法性,即不解諦理。三諦即三性 故,除性而外,無實法故。料簡識法不真,配合亦不當。彼 曰抉擇此二,即抉擇佛法盡。可知錯認此二,即錯認佛法盡 矣! 所云緣生者,何謂緣生?何者緣生?緣有幾種?緣生 有幾種?緣生有何決定義?緣生有何相?緣生相如何 ?何謂緣生者?待因及緣而後能生,不無因生,不自 然生。譬如禾稼,必自種子及土壤、日光、人工等緣 具備而後得生。以是義故,說名緣生。 佛教正說,一切法無生,凡言有所生者,皆名外道邪見 。佛說諸法從緣生者,隨順凡夫而言生,雖說緣生,實無所 生。如眾木成林,眾人成軍,故又曰緣生性空,緣生如幻。 料簡學佛說,不解佛所說義,謂諸法真從緣生,謂眾緣和合 實有所生,同外道天生、時生、方生。料簡不但謂眾緣和合 實有所生,而即以所生之法為無始無終之正法,是為料簡根 本的大錯特錯,特大的錯點。 何者緣生?曰:一切有為法。緣何名有為法?具有生 住異滅之有為相故。一切有為法有幾 190頁 種?曰:以能所分之有二種:一者心法,二者色法。 此中心法,亦攝心所,常相應故。色法亦攝大種,定 所依故。所云心者,有八種:阿賴耶識以持諸法種子 ,執受根身,變起器界為用,七識思量為性,前六了 別為性,又第六意識作業最盛。心所五十一:遍行五 、別境五、善十一、煩惱二十六、不定四。色法者有 十一:謂五根、五塵及法處所攝色。大種四:地、水 、火、風。 凡為心之所緣者,皆名色法。色法十一者,五大種性: 堅、濕、暖、動、空,六塵:色、聲、香、味、觸、法。此 十一法,皆八識之相分,為八識見分之所緣故,皆名色法。 料簡以五根、五塵及法處所攝色,為十一色法者,其過有二 :一、無大種性,則有攝法不盡過。二、五根為所緣,則有 非法為法過。法相自云:八識相分有三,一種子,種子即大 種性。種性既為八識相分,而色法中不攝取,豈非攝法不盡 乎?五根,非六識之所緣,不應取為色法。若但取浮根塵, 已歸色塵攝。五根同是色法,何須分五。此乃識法不真,妄 為解釋,遺誤如此,後之妄解者,當以此為戒。按料簡,將 四大續色法十一後,則成十五法。 復次以染淨分者,亦有二種:一者流轉法,二者還滅 法。流轉法者,苦集二諦所攝,即以上述諸法為性。 還滅法者,滅道二諦所攝,滅謂無為法,道即前法中 無漏之八識遍行別境,及善二十一心所。並無漏色法 ,外增正智。又有漏善法,順趣還滅故,隨順還滅故 ,能 191頁 作無漏開導依,引發因故,即彼一分,亦道諦攝。 法有二種:一法質,二法則。法質者,指一物為一法, 即大乘百法是也。法則者,指一事為一法,即佛說八萬四千 法門是也。苦集滅道,是法則之法,非法質之法,即非色法 ,何得牽引而亂此色相之法耶?生起六識,攀緣六塵,造生 死因,感生死果,是為生起法,即苦集二諦,收攝六識,返 緣自性,造涅槃因,感涅槃果,是為還滅法,即滅道二諦。 如是可知,生起法是緣生法,還滅法是緣滅法。料簡以生起 還滅皆為緣生法。嗚呼!生法與滅法尚不知分別,而欲高談 佛法,可謂螳臂當車,不知分量矣!無漏八識,即無漏生死 ,無漏色法,即無漏幻法,皆是自陳顛倒。無漏者,無生滅 也,八識皆生滅心,由轉變而有,心若不生,一識也無,何 得有八耶?心法如是,色法可知矣!又有漏善法,順趣還滅 ,亦是妄談。有漏是生起法,無漏是還滅法,生起與還滅, 違若水火,何言順趣耶? 有幾種緣?緣有四種:一者因緣,種子現行,能生能 熏,親生自果故。二等無間緣,心心所法,前聚於後 ,自類無間,等而開導故。三所緣緣,謂諸有法,是 帶己相之心,心所所慮所託故。四增上緣,謂諸有法 ,有勝勢用,能於餘法起順違故,如二十二根等。 緣生有幾?略有二種:一者因緣緣生,謂即種子,託 餘三緣及作意等力,能生起現行法故,即彼現行生已 ,能熏八識,復成自種故。由是種現相生力故,能變 能現,有諸色相心心 192頁 所起,親生自果故,是名因緣緣生。 第一因緣緣生,已將色心等法生起。且看第二緣生,生 起何法? 二者增上緣生,此復二種:一者流轉增上緣生,謂無 明行識十二有支,以前支為增上緣故,能引能生令後 支起,業力招感生異熟果,流轉三界,輪迴五趣,故 名流轉。二者還滅,謂聽聞正法,如理作意,發無上 願,修菩提分等行故,有漏無間無漏種得生,增上引 發,成無上覺,斷生死苦,證涅槃樂,利樂有情,窮 未來際,故名還滅。此之二種異類法為緣故,異類果 得生,非作因緣而生彼果,故名增上緣生。 增上緣者,能令已生之法增長,故名增上緣。未生者不 能令生,是故無增上生緣。十二因緣生法,即因緣所生法、 無二緣生法、三界所有色心等法,皆從十二因緣生,色心等 外無別法故,無二生緣也。又凡是緣生之法,必具因緣、增 上緣,若但有增上緣,而無因緣者不生,生即同於無因外道 ,如無明緣行,無明為緣,心起妄動,動即行也。無明為行 之增上緣,心為行之親因緣,二緣會合而行支生。若但因緣 ,行果不生,若但增上,行果亦不生。是故佛說十二因緣, 因即因緣,緣即增上,無二緣生也。料簡妄生分別,一種緣 生,分而為二。彼曰流轉增上緣生,亦即因緣所生之眾生, 除眾生外,別無流轉,流轉即眾生故。此亦料簡妄生分別也 。彼曰遝滅增上緣生,此語自相矛盾,還滅與緣生相反對故 ,彼說還滅,實不知何者名為還滅也。佛說生起法與還 193頁 滅法者,十二因緣生,名為生起,十二因緣滅,名為還滅。 猶如從水起波,名為生起,滅波歸水,名為還滅。料簡云: 有漏無間無漏種生,此如波無間,水重生,名為還滅。此等 妄談,實足令人發噱。有漏無間,即生死不斷也,無漏種生 ,即涅槃法生也,生死與涅槃並行,豈非大笑話乎?又生法 不滅,無漏另生,言誰還滅耶?生法不滅,不得言還滅,無 漏另生,亦不得言還滅,還滅之言,從何說起耶?又有漏無 間,而曰斷生死苦,我不知什麼為生死,什麼為有漏耶?如 此說法,兒戲不如。十二因緣生起,是眾生法,十二因緣還 滅,是諸佛法,眾生法從因緣生,諸佛法從增上現,眾生法 從因緣生者,眾生無自性,要以真性為生因。如波無自性, 要以水為生因,無水不能起波,即無因不能生法也。佛法無 因緣者,生法性空,不能為佛法生因,而佛法有自性,亦無 須生法為因。如波無性,不能為水生因,而水自有因,無須 波為因故,風起是波之增上緣,風息是水之增上緣,是故息 波歸水,但有增上,而無親因也。攝大乘論云:略說緣起有 二種:一分別自性緣起,二分別愛非愛緣起。第一緣起是變 易生死,第二緣起是分段生死。此二生法,各具四緣,缺一 不生。有二緣起,即有二還滅,生而不滅,非正法故。第一 緣起還滅,成小乘果,第二緣起還滅,成大乘果。料簡以滅 為生,顛倒甚矣!料簡起信論,以緣生法為第一問題,料簡 說緣生無始無終,無有盡時(有漏無間)。起信論說:緣生 有盡時!誰是誰非?今以聖言判定之,佛說十二因緣,以無 明為始,此非緣生之始乎?佛說十二因緣還滅,無明滅則行 滅,乃至憂悲苦 194頁 惱滅,此非緣生之終乎?如此明文,證明料簡之非,雖至愚 亦可明矣。余想料簡者,非未見十二因綠還滅之文,亦非見 而不解其義,乃為法相流毒所中,迷失本心。 緣生決定義者,一者諸法生起,必有因緣,無因緣者 不能得生。是故定性二乘不得成佛,無性有情不得涅 槃。所以者何?以彼無無漏種子故。種子者,功能義 ,無是功能,是故不能發生如是勢用。勢用者,現行 也,由是世出世間,所以有諸善法惡法生起者,皆以 有是種子故也。無是種子而能生起現行者,是無因外 道。 既知法非因緣不得生,何以於因緣緣生外,再說增上緣 生耶?此明彼昧,是何故耶?一切眾生,皆有無漏種,何獨 二乘無耶?無漏種,豈可聽人支配乎?佛法平等,又何解答 耶?涅槃經:有情無情悉皆成佛,你又如何解答耶?總而言 之,不識無漏真義,故有此非法之妄談耳。難曰:經云眾生 有五種姓別,云何不許二乘性及無性耶?答:莫要誤解佛法 。佛說眾生有五種性別者,謂一眾生有五姓差別,先為無姓 ,進為不定性,再進為二乘姓,復進為菩薩姓,乃至進為佛 姓。是故說眾生有五性差別,非謂有五種眾生性別不同也。 若無性永為無性,不能進化者,不定性亦應永為不定性。若 二乘性永為二乘性者,菩薩性亦應永為菩薩性。如此無有眾 生可成佛者,否則違背五種性別。若不定性可進而為定性, 何以無性不能進而為有性耶?菩薩性可進而為佛性,何以二 乘性不可進而為菩薩性也?眾生成佛不成佛,可隨汝支配乎 ?佛說闡提無佛性者,乃就彼未 195頁 發心時而言也。若闡提真無佛性,何以佛又說闡提將來成佛 耶?汝取佛方便說,捨佛究竟說,知其一不知其二,豈是智 者乎?佛說大地眾生皆有佛性,佛性即本有之真性,若無此 性,何者而成眾生耶?若無佛性而有眾生,如無形而有影, 無水而起波,其妄可知矣!若曰佛性外,再有眾生性,則眾 生不應名眾生,是本有非生有故。又佛說眾生性空,可知佛 性外別無眾生性,即無漏性外無有漏性,有漏無漏同一種性 ,無二種性也。又世間善惡亦無二性,以作善是六識心,作 惡亦是六識心,受苦是六識心,受樂亦是六識心,無二心故 。若善惡非一性則應有第二六識心,若有二心則善惡可以同 時並作,今不然故,可知善惡無二心矣!難曰:善惡相反, 猶如水火,何以同一性耶?答:性本非善惡,遇善則善,遇 惡則惡,猶如牟尼珠本非赤白,赤來現赤,白來現白,雖現 赤白而珠體不變,如是可知眾生性、諸佛性,一性無二性。 抑可知料簡所說,皆非正法也。 二者諸法不但從種子生,必得餘緣增上力故,方乃得 生。是故盲者不能視,聾者不能聽,雖有種子無有根 故。以是因緣,一切眾生無始以來,雖種有無量;而 以得緣不得緣故,善染諸法有生不生。雖有無漏種子 ,而以外無善友聽聞正法,內無發願修持力,則出世 道終不能成。善法如是,惡法亦然。故斷惡修善,於 增上緣應遠離,應親近,應勿近習,應勤練根。如謂 不待增上緣能生果者,是自然外道。 可說眾生有增上緣,不可說眾生有無量種。一眾生唯有 一種,色心等法無別種,舊種不壞, 196頁 新種不生,新種生,舊種必壞,種雖有無量,不得同時並有 。猶如稻麥種,種子不壞,芽子不生,芽子生,種子必壞故 ,新舊不同時。又如一種生芽、生幹、生枝、生葉、開花、 結新種,唯一舊種,無第二種,若謂芽有種,幹有種,枝有 種,葉有種,乃至枝枝有種,葉葉有種,一法有無量種,豈 非妄生分別,不識種義者乎?眾生無量種,可依前後相續而 言,不可一眾生種性有無量。無漏無種,何以故?無漏即無 生,無生何須種耶?有種必有生,有生即非無漏,種若不生 ,即失種義故,縱許方便說種,亦不得於緣生同論,無漏是 還滅,與生起相反對故。 三者、諸法因緣,但生自果,無漏因不生有漏果,雜 染因不生清淨果,色種不能生心,心種不能生色,大 種不生造色,根種不生於識,乃至無明不生行,業不 能生異熟。如謂異類因能生異類果者,麥種應生稻, 豆種應生瓜,乃至佛應生惡業,無明應生正智,如是 則成雜亂因。以是異因不生異果故,一因亦不生多果 ,多因亦不生一果。以同有如上過故,便有多因共因 失。是故異種不能生異現,異現亦不熏異種。 心生心,色生色,豈不犯自生之過乎?種子有因緣二義 ,性為因,業為緣。因緣和合而生現,故名種子,單因單緣 不生現,故不名種。依業邊而言,善因善果,惡因惡果,絲 毫無訛;依性邊而言,一因普生諸果,如我一人,今世為人 ,來世為天、為地獄、為鬼、為畜,乃至為聲聞緣覺菩薩佛 ,四聖六凡,唯我一人變化而成,更無第二者。如是料簡所 說,無有是處。料簡執於一邊 197頁 ,揀別他人而不揀別自己,只顧落草尋人,不知渾身泥水。 如汝只許諸法從緣生,試問云何而有因緣?云何而能生一切 法?云何得有種子?云何而能生現行?云何現行又熏種子? 若曰:法爾如然,無道理之可言者。更問此法爾如然,何異 無因外道乎?何異自然外道乎?一法要具四緣生,何異多因 生一乎?一切法皆從因緣生,何異一因生多乎?汝計種子生 現行,何異外道計天等生人乎?總而言之,有因生、無因生 、自然生、不自然生、多因生、一因生、一因生一、多因生 多、多因生一、一因生多,乃至凡言有生者,都是外道見。 何以故?經云: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 故說無生。此偈很泛常,稍學佛法者皆能誦,但把末後無生 二字昧卻,依然向無生中求生。可憐愍哉!然則,佛何以說 諸法從緣生耶?諸法從緣生者,緣生無性,如夢幻泡影,正 是破凡夫生滅心,滅世人顛倒見,無奈世人不識法藥,而反 執藥成病,苦哉! 難曰:目前有情無情,生生不已,云何說無生耶?答: 生即無生,且如我人之五陰身,初由自性投父母胎,攬父母 遺體 (四大) 以為身。由此住胎,飲母血而增長,乃至出胎 。凡夫計為人生,考此人身之中,除父母遺體之四大及自性 而外,有何新生之法?色即四大,識即自性,受想行不外色 心,色法心法且是假名,更從何處而說心種、色種,種種諸 種乎?料簡說:心種生心,色種生色,總是癡人說夢,無有 是處。我人之身,四大合成,假名曰身,實無人身,猶如眾 木成林,假名曰林,實無有林。又如眾人成軍,假名曰軍, 實無有軍。如是世間有情無情一切諸法, 198頁 無不由四大和合而有,別離而無,和合而有,有而非有,別 離而無,無而不無;任爾千變萬化,無不離這一法,絕沒有 一法新生,亦沒有一法新滅。是故佛說:不生不滅。是故凡 說有生者,不論如何若何,總非正說,總是外道邪見。須知 佛與外道知見不同者,不在生緣不同,而在有生與無生不同 耳。是為佛法重要,智者善思之。 四者諸法增上緣,必為同類同性隨順增益者,始能招 感引發諸餘法果。以故惡業唯能感三惡道果,無由感 人天善果,無漏業唯引出世果,無由增長世間果。以 是義故,無明不能熏長正智,正智不能熏長無明,以 性極違反相障相治,不相增長故。否則,邪見惡業, 應可招聖道,福德智慧,應反墮三途,便成邪因論。 諸法增上緣,不必同類同性,異類異性亦可為增上緣。 如人畜等,以飲食為增上緣,所飲所食皆不與人同類同性故 。又如眼識,以空以明為增上緣,空明皆不與眼識同類同性 故。所謂同類同性者,是因緣,非增上緣也。當知從此生者 ,為因緣,生已而令增長者,為增上緣。如眼根為眼識之因 緣,非此不能生故,如人以父母遺體為因緣。因緣者,因此 緣而生,故名因緣,又名生緣。 五者、因緣俱備,必定生果。四緣備,則識等定生, 造諸業已,定有後報。若謂因緣備而果不生者,則世 間應無法得生。以因緣雖備而不生故,善既無功,惡 亦無報,則成斷見論。 199頁 四緣俱備,果未必生,必待時節,所謂時至理彰也。如 一切草木,按時而結果,有情眾生,按月而出胎。成辦道業 亦有時節因緣,如聲聞煩惱斷盡,待時而證無生。成佛亦待 三大阿僧祗劫。眾生善惡業報,有今報者,有後報者,有後 後報者,皆所謂時節不至,其理不彰也。 六者因緣法中,種子周遍,現行對礙義。此復云何? 謂有漏種性,俱無記,作用未顯,無漏種子雖非無記 ,用亦未生。蓋種子是功能潛在義,功能潛在故,於 一切法善染無記俱不相違,以無相違之勢用故。不相 違故,有漏無漏可以並存於賴耶,堅濕煖動不妨共集 於一處。是故地獄眾生有三無漏根,是種非現(見瑜 伽)而十地菩薩微細煩惱習氣猶存,一趣眾生具五趣 種,一地眾生具九地種,勢用雖無,功能不失,無礙 無違,是為種子周遍義。 本有種性周遍,十法界,同此體性故,受熏成種即不周 遍。如畜種不能容人種,人種不能容天種,天種不能容聖種 ,各有界限故。種性有三,未可一概而論也。三者:一、佛 性遍,十法界皆具故。如何而知也?佛於十法界處處現身, 時時現身故,二大種性偏而不遍。何以故?堅性遍於地居天 ,地居天下,處處有地故。暖性遍於初禪,初禪以下處處能 生火,時時能生火故。濕性遍於二禪,二禪之下處處能生水 ,時時能生水故。動性遍於三禪,三禪以下處處能生風,時 時能生風故,空性遍於四空天,四空之下處處能生空故。是 為大種性遍義也。空居天上無堅性,不生地故;初禪天上無 煖性,不生火故;二禪天上無濕性,不生水故;三禪天上無 動性,不生風故; 200頁 四空天上無空性,不生空故,是為大種性不遍義也。是以曰 大種性遍而不遍也。三六凡眾生性不遍,各居本位,互不相 到,以生一不能生二,善種生已,惡種不能同生故。佛性遍 於六凡故,地獄中有三無漏根,六凡不遍佛故。佛地中無三 惡性,人性中無天等五趣性,天等五趣性中無人性,六趣性 但有功能無體質,故不遍不含。凡曰能遍能含者,非有體不 可,以無體即無處含,無處遍故。猶如金成瓶盤釵釧,瓶等 中有金體,金中無瓶等。此喻無漏性遍有漏,有漏性不遍無 漏也。瓶金,有時轉為盤釵釧等,只可言金轉為盤等,不得 言瓶轉為盤,以盤未成時瓶已壞,兩不相到故。此喻佛性流 轉六道,非六道互相流轉也。如是可知料簡言種子周遍,有 漏無漏並存,一趣眾生具五趣種,一地眾生具九地種,皆是 儱侗之言,未明種性與種子之真義也。種子是假立名詞,本 無實體,以自性為題,以業習為緣,體遇緣而生現行,故以 緣與體合為種子。相宗復分種子為二,以自性為本有住種, 以業習為新熏種,其實自性不是種,非能生故,業習亦非種 ,亦非能生故。必須自性與業習和合名為種,現行從此生故 。猶如水非波種,風亦非波種,風水和合名為波種,波從此 生故。如是可知波是假名,波種亦是假名,假名無實之法, 有何周遍之可言乎?無漏本無種,隨順有漏而言種,無漏法 本有,不從緣生故。且如法性常住,業習生而法性隱,名為 有漏種,業習滅而法性顯,名為無漏種,有漏與無漏,一生 一滅,生滅不並存,此自然之理也。料簡說有漏種無漏種並 存於賴耶,亦是無稽之談也。二種並存,種種周遍,過言不 盡。 201頁 現行對礙義者,功能起用,是稱現行。現行者,勢用 義,順違之謂勢,損益之謂用。順益於此者必違損於 彼,是名為對。對者不遍義。助此生起者則礙彼現行 ,是名為礙,礙者障治義。又復一根但發一識,同識 自類不得並生,必前識滅,後識乃生,次第開導,等 而生起,是自類現行,亦相對礙也。唯識如是,相應 亦然,惟心如是,色法亦然。彼物理學家所云:不可 入性者,似之也。但有色處,亦可有聲等,與心並起 ,有諸心所,皆不相礙,是異類隨順者,不相礙也。 但性極違者,則必相礙,故水火不相處,有漏染識不 與無漏淨智相應也。以是現行對礙義故,善染不並存 ,漏無漏不兩立,一個眾生不能同時有二異熟識。一 是天人,一是地獄,而與流轉法相隨順者,損害清淨 法,此無明所以稱能障,菩提所以稱所障也。與還滅 法相隨順者,必損害雜染法,此正智所以稱能斷,煩 惱所以稱所斷也。是為現行對礙義。 同種現行相對礙,異種現行不相對礙,是為汝所自許, 亦事實之昭然也。如水與火至極相違,以異種故,得同時並 立於世間,不相妨礙也。如前念與後念,至極相順,以同種 故,不得同時並立於一心,相妨礙也。如是有漏無漏至極相 違,以異種故,得同時並立於一身,如水火故。今言有漏無 漏不同種,而現行不同時並存於一身者,是何故耶?汝又言 善惡各有種,而又不能同時並存,又何故耶?當知有漏無漏 無二種,如煩惱生,則有漏種成,煩惱滅,則無漏種成,有 漏無 202頁 漏同一煩惱,唯生滅之異耳。善惡亦然。如是當言種子周遍 ,現行亦周遍,如暖性周遍,處處同生火,彼此不對礙故。 種子對礙,現行亦對礙,如有漏種反對無漏種,有漏果亦反 對無漏果故。當知種現性必相同,絕無反對之理。 若謂種子不周遍,而相礙者,則應三界九地諸趣種子 ,不能並存於一地一趣一界異熟識中,如是一趣一界 一地之業力既盡,異熟之受報盡時,既無他趣界地種 子,則應不能生起後有異熟,則眾生應即斷滅。又無 漏淨種應不能寄存於有漏賴耶,無漏種子,既無因故 ,即不能發出世道,成菩提果,則地前眾生應永無見 道成佛之日。由前之義,流轉不成,由後之義,還滅 不成,俱不成故。既壞世間,又壞出世,世出世間俱 失壞故,則壞因果,因果既壞,修證無功。是則失壞 緣生實諦,即失壞一切佛法,成大邪見。 六趣種,次第造成,次第受報,非天然而有,聚會一處 也。因緣經云:要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要知來世果,今 生作者是。如是乃知今世人種,前世造成,後生天種,今生 造成,天種人種,不同時不同處,天種未成,人種已壞。是 故雖有而不並存,前業既盡,後業復生,生生不已。何言種 不並存,眾生斷滅耶?若六趣種並存於一處,應如一人是具 六根,同時發生六識,今不然故。人趣中唯生人,而不生天 ,即無天種,天趣中唯生天,而不生人,即無人種。猶如眼 根中生眼識,不生耳識,即無耳識種;耳根中生耳識,不生 眼識,即無眼識種。如是可知六趣種不同 203頁 時,不同處,不並存於一趣。若異熟識中含三界九地諸趣種 子,應如大地含萬物種,萬物並育而不相害,今不然故。可 知異熟識中,不能同時有二種無二現行故。如汝所說,有漏 無漏種,並寄於賴耶,猶如二人共寄一室,各處一邊,亦無 周遍之義。有漏種生,名為生起,無漏種生,名為還滅,亦 係各立一邊,生起還滅,二邊俱到,何失壞之有耶?若必欲 二種互相周遍,二現必定雜處,如四大種互相周遍,四大現 同時並處故。如是生起不成生起,還滅不成還滅,真可謂失 壞一切佛法,成大邪見。 若謂現行而非對礙者,則三界九地,五趣異熟,應一 時並生,造善業時,應即造惡,善惡業果,既並得起 ,則一切有情界趣差別、善惡差別,俱不可得,於一 趣界地中不礙餘一切趣界地,得並起故。又一有情諸 趣異熟既得並起,即應一有情成多有情,以既受天身 ,同時復入人畜餓鬼地獄趣故。如是因果雜亂,仍失 流轉義。又諸現行無對礙者,五逆惡人應生正智,見 道證如,應生染業,無障無斷,無法無行,如是仍失 流轉義,並失還滅義。是為失壞一切佛法,成大邪見 ,是外道也。 汝言一有情有無量種,各各周遍,不相妨礙,正有如上 所述諸過,失壞一切佛法,成大邪見,是外道也,違唯識也 。我言一有情唯一種性,次第作業,次第成種,次第受報, 不失壞一切佛法,不成大邪見,非外道也,非違唯識也。一 有情唯一種性,猶如一樹,唯一種子,而一種子中 204頁 具有根莖枝葉之差別相,是為正論。若言一樹有多種,根有 根種,莖有莖種,枝有枝種,葉有葉種,乃至皮肉等,亦各 有種,此非妄生分別之大邪見外道者乎?種子周遍,現行對 礙,理中無此理,法中無此法,聖言中無此言,是為杜撰, 自誤誤人,破壞佛法。當云:種子周遍,現行亦周遍,種現 性同故。猶如萬種並存於大地,萬物並育於大地,互不相礙 。又種子對礙,現行亦對礙,猶如生住異滅,種不並存,現 行亦不並生,萬種能並育於大地,何以六道不能同生於一心 耶?非現行對礙也,乃種子不遍也。 七者,緣生法中,能生所生性必平等。如是一切諸法 ,既皆由緣生,能生彼緣,亦定從緣生。何以故?以 一切緣,即一切法故,一切法既從緣生故,一切緣亦 從緣生,譬如種子能生現行,此現行法從彼種生,而 彼種者復從自前種等流生,或同時現行熏習生。又此 現行熏種,種從現生,而此現行復由俱時種子等流生 。因緣生法既然,增上緣生法亦爾,以增上緣亦不離 此種子現行法故,但對異法名增上緣故,種現既皆從 緣生。是故增上緣亦從緣生,是為能生所生,皆從緣 生義。 能生所生皆從緣生,以一切緣即一切法故。此係閉著眼 而言。若開眼而觀世間一切法,無一法不由四大和合而有。 是故經云:四大是能造色,一切法為所造色。即四大為能生 ,一切法為所生,四大為種性,一切法為現行。四大所以為 能生者,以有自體故也。一切法所以為所生者,以 205頁 無自體故也。四大有自體故,所以能生一切,不為一切之所 生,一切法無自體故,所以為他所生,不能為能生。如是當 知能生不從緣生,非所生故,所生從緣生,非能生故。所謂 一切法無自體者,如我人之身,四大和合而有,四大分散即 無身故。所謂四大有體者,如水有水體,火有火體,天然自 有,不同一切法和合而有故。若如料簡說,能生所生皆從四 大合成人身,四大是能生,人身是所生,人身不能合成四大 ,人身不能為能生,四大不能為所生,能生所生不能回互明 矣!緣生者,人身由四大合成,四大是誰合成耶?又云:一 切緣即一切法者,四大合成一切法,一切法合成四大,有此 事否?無則能生所生不可一概而論也。 復次種既生現,現復生種,現既生種,種復生現,種 生現時,種為能生,現為所生,現生種時,現又為能 生,種復為所生,是故即一法也。對前名果,對後名 因,為果時則為所生,為因時,則為能生,是故無有 能生非所生者。因緣自類相望如是,增上緣異類相望 亦然,互為因果,互為能所,是為能生所生同在一法 義。 能生所生同在一法。前云:種子周遍,現行對礙,種現 敵體相反。依前則此說成邪?依此則前說成邪?前後互相矛 盾,能所是一。即無能所,失壞緣生,流轉六趣之自性為能 生,現前人身為所生,一真一妄,一斷一常,天壤之別,何 言能所同一法耶?汝是因緣所生法也,離開四大,還以什麼 復為能生耶?若曰:父母能生子,若無子之自性,則父母即 失其生力矣。當知自性是能 206頁 生的因,父母是助生的緣,因緣和合而子生。是故佛說因緣 是能生性,一切法是所生,未聞何經說一法生一法,法從法 生也。又佛說眾生有胎卵濕化之四類,胎生能所似同,卵生 則卵生鳥,鳥生卵,則能所大異矣!濕生則以濕氣為能生, 則能所更不同矣!化生無而忽有,則無能生所生。如是可知 能生所生同在一法,是為邪見,非佛法亦非世法也。 復次一切所生法,生已無不滅故,性無有常,即彼能 生法,亦無不生已而即滅故,性亦無常。所以者何? 一切能生皆所生故。俱有為故,但以所望而異名故。 故性俱無常,是為能生所生,性不相異義。 能生是大種,所生是一切法,能生是常性,所生是斷性 ,能生是自性,所生是共性,為汝誤認能生故,處處皆錯。 誠可謂差之毫釐,失之千里也。 復次一切所生法,其數無邊,一切能生法,其數亦無 邊,有無邊現行故,即有無邊種子,有無邊種子故, 即應有無邊現行,不能以一因而生一切法,不能一切 法咸共一因生。何以故?凡能生者皆所生故,俱有為 故,但以所望而異名故,故俱無邊,是為能生所生體 俱非一義。 料簡只顧隨意而說,而忘卻自身是何人。爾是唯識宗, 爾說一切法體俱非一,唯識之宗安在哉?佛說緣生即是空, 如何相應乎?試觀一切法,那一法不從四大因緣和合而生, 何言不能以一 207頁 因而生一切法耶?如一水生多波,一金成眾器,你又有何異 說,而破此現量境耶? 如是能生所生,俱從緣生故,俱屬所生故,俱無常故 ,俱無邊故,不異不一,平等平等,亙古亙今。以是 義故,有為從有為生,不從無為生,是故真如不生一 切法。諸有不知此義者,謂有真如能生一切法,果如 是則外道所執,應亦皆能生一切法,謂有上帝、大自 在天、大梵、時方、本際、自然、虛空及以我等體遍 一常,具諸功德,不從緣生,而為萬法主,能生萬法 ,萬法則非一非常,體不真實,如是生無生異故,一 非一異故,常無常異故,實不實異故,有如是不平等 ,是為不平等因外道。 能生所生各別,能生本具,能生有體,能生是一,能生 是常,能生非所生,所生是後有,所生是無體,所生是異, 所生是斷,所生非能生。是故世間有有體,有無體,有能生 ,有所生,有常有斷,有一有異,乃至有無量無邊的對待法 ,皆從緣生。以是義故,有為不生有為,自不生自故,無為 不生無為,是本有故。是故真如能生一切法,而一切法各具 全體真如,不一不異,平等平等。諸有不知此義者,謂緣生 法,能生所生,不一不異,平等平等。果如是,則天不應尊 ,地不應卑,山不應高,海不應低,人不應豎,畜不應橫, 無情不應無知識,有情不應有知識,皆是一是異,不平不等 故。難曰:佛說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指何法而言歟?答曰 :十法界中所有法,皆以真如為因,是為平等因。如彼所說 ,有情是有情因,無情是無情因,有情無情能平等乎? 208頁 人是人因,畜是畜因,人畜能平等乎?草是草因,木是木因 ,草木能平等乎?是為不平等因。然則此能生所生性不平等 ,與外道所計能生所生各別,有何異乎?外道所計實有所生 ,佛說所生性空,生即無生,是為佛異外道處。外道所計, 能生亦是所生,非真能生故,而所生性空,彼計為實。料簡 所計,以所生為能生,以所生為有法,正同外道,實有過而 無不及也。 如上所述,諸法緣生,必有因緣義,必有增上緣義, 因緣但生自果義,增上緣必相隨順義,因緣具備果必 生義,種子周遍現行對礙義,能生所生性相平等義。 如是七義,略攝一切緣生要義,依此義故,世出世間 ,流轉還滅,心色體相,無量無邊,諸法生起,是為 緣生真實諦理。明此順此者為佛法,迷此違此者為外 道。外道之無因、自然因、多因、共因、邪因、斷見 、邪見、不平等因等皆有似是之理,一或不察,執之 惑之,皆足壞因果,失正道,長夜淪迷,無已時矣! 以上七義,皆已破盡。第一因緣義,似是而非,不明能 生所生理故。第二增上緣義,妄生分別,無此生法故。第三 因緣但生自果義,違背世法,亦違背佛法,佛說緣生即無生 故,世法緣生,即從他生故。第四增上緣必相隨順義,不識 生義,增上是助長,非生緣故。第五因緣俱備果必生義,亦 缺理由,不待時故。第六種子周遍現行對礙義,違背自說, 自說能生所生第二法故。第七能生所生性相平等,不識平等 ,有能所即不平等故,以此義故,世出世間,流轉還滅,心 色 209頁 體相,無量無邊諸法悉成非法,以違背緣生真實諦理故,明 此順此者,為佛法,明彼順彼者為外道。彼言能生所生無二 法,即無因外道故,彼言因緣但生自果,即自生外道故,彼 言法爾緣生無始無終,即自然外道故,彼言因緣俱而必生果 ,即多因共因外道故,彼說緣生無常,即斷見外道故,抑長 揚短,折鸛纏鳧,而求平等,即不平等外道故。總此名為邪 見。須知一有所生法,即墮諸外道見,迷失正道,長夜沉淪 ,無有已時,佛說無生,即遠離諸外道見,寂光常照,無有 已時。 所云緣生相者,一者無主宰相是緣生相。以待因及緣 而後得生,不自然生故。以是故,諸緣生法名依他起 ,所待因緣,如四緣中說。 無主宰相是緣生相,既無主宰,言誰生耶?既無所生, 言誰依他起耶?依他之他,又是誰耶?識得誰則已,若不識 誰,空言緣生,自誤誤人,遺害非淺。你當知道,緣生法中 ,必定有能生的主宰。八識規距頌云:去後來先作主翁。若 無主翁,誰投母胎耶?又誰結合四大而成生法耶?佛說一切 眾生各有自性,即各有主宰,以是人必生人,獸必生獸,鳥 必生鳥,乃至草必生草,木必生木,絲毫不亂者,以其中各 有主宰故也。假若一切法中,各無主宰,即如無主之物,為 一切人之所使用,則鼻可隨眼而橫生;眼可隨耳而卷立,桃 可結李,李可實杏,各無自主,聽他作主故。言緣生無主者 ,有如是諸過。難曰:佛說緣生性空,豈非無主乎?答:緣 生性空,謂生無所 210頁 生也,非謂無能生性也。 二者不自在相是緣生者。以一切法相依相附乃得存在 。譬如束蘆,互相倚持,若使獨一,即時傾敗。諸法 亦然,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是故轉識本識,能 熏所熏,見分相分,能緣所緣,種子現行,能生所生 ,心王心所,能依所依,無明行識,能引所引。諸如 是等,無量無邊,都非獨立,一所能成,乃至如來無 上正覺,淨識正智,分別無分別,及與大悲等,無不 相依相待,無自在相。 既云緣生無主宰,復言不自在,言誰不自在耶?既有不 自在相,為緣所生,此非緣生主宰而何耶?又言世出世間法 ,皆相附相依,無一獨立者,然則,佛說唯識唯心、中道絕 對等,皆為邪說乎?言世間一切法,相依相附,不能獨立則 可,言出世法不能獨立則不可,言佛法不能獨立,則妄誕極 矣!如四大種性,堅濕煖動,各各周遍法界,依何耶?附何 耶?如說波離水,不能獨立可矣,說水離波,不能獨立,豈 可矣乎?佛說離二邊,絕對待,名為中道,名為正覺,名為 正智,更說什麼相依相附耶?如是可知,轉識不離本識則可 ,本識不離轉識則不可,轉識如波,本識如水故,能熏所熏 ,種子現行,能生所生,心王心所,能依所依等,亦復如是 。唯見分相分,能緣所緣等,則如束蘆,互相依附,至於如 來無上正覺,非但不可說相依相附,不相依不相附亦不可說 ,以絕諸對待故。料簡自知說佛不自在,居心不安,妄作粉 飾曰:佛得自在者,謂無眾生 211頁 煩惱束縛,非謂諸有為法不依他起,不依他在云自在也。彼 言煩惱,而實不知煩惱在處。當知不自在,即是大煩惱也。 既曰依他而起,依他而在,依他而滅,生死皆不能自便,則 煩惱無窮矣!云何而言離煩惱耶?經中常言:佛得大自在, 得大解脫。大自在,即無不自在,若一分自在,諸分不自在 ,焉能稱大自在者乎? 三者無常相是緣生相,生已即滅,不常住故,生住異 滅,名有為故,先無今有,始名生故,有已而無,乃 名滅故,有無相禪。是故無常,滅即無常,生即無常 ,剎那剎那,無生不滅故,一切法無不無常。 此無常相,即佛說外道斷常二見中之斷見,無生不滅故 。彼反說無常,而作為無斷無常之無常,所言斷常者,立二 邊也,無斷無常者,離二邊也,有生即常見,有滅即斷見, 不見有一法生,名為無常,不見有一法滅,名為無斷,是為 斷與無常,常與無斷不同之分別。又斷常是二法,無斷無常 是不二法,彼分無斷無常為二。諸有不知此義者,以斷常法 作無斷無常說,學者知之,免受彼欺也。 四者不斷相是緣生相,所以者何﹖一切法生,無不有 因故,一切法滅,無不有果故。現由種起故,非從無 而忽有,現生熏種故,非有已忽盡無,功能勢用相禪 相續,有漏種子乃至究竟位、無漏種子乃至窮未來際 ,前滅後生,後生前滅,剎那剎那,終古終古。是故 緣生無 212頁 斷,諸契經中或為遮常見故,說諸法空,亦為遮斷見 故,說諸法常,而實諸法非空不空,非常無常。 此無斷相,即常見,餘如前破。契經佛說空遮常,說常 遮斷者,此係妄擬佛法,粉飾自過。其實佛嘴上無油,忽而 說常,忽而遮常,何得如此滑稽也。果有斷常,豈可遮乎? 果無斷常,何須遮乎?又云:其實諸法非空不空,非常無常 ,學語之流,真是可笑。然則,如何有你開口處耶?以凡開 口,不落空,即落不空,不落常,即落無常故。是故佛說諸 法寂滅相,不可以言宣,但有言說,都無實義,汝以緣生不 常不斷等為正法者,錯甚! 又復顯示諸法緣生,無有常故,說諸法生滅,以諸有 為無不生滅故,亦以生滅名緣生故,亦為顯示諸法緣 生無有斷故。而說諸法不生不滅,以一切法從因而生 ,因更有因,前前無始,無初際故,非從於無而忽有 故,以一切法滅,必有果,果更生果,後後無終,無 後際故,非從於有而忽無故。 生滅法是緣生法,名正言順,不生不滅法,是緣生法, 則名不正,言不順,以生滅與不生滅如冰炭不同爐故,緣生 與不生相反對故。汝曰:因更有因,前前無始,果更有果, 後後無終。是則前因滅,後因生,前果去,後果來,生生不 已,而曰不生不滅,此如癡狂對太陽而說黑暗,真可憐愍也 。曰不生不滅者,當云:不見有前果滅,不見有後果生,前 後際斷,生滅滅已,名為不 213頁 生不滅。是則名正言順矣。又佛說十二因緣,始於無明,彼 曰緣生前前無始,是違佛說。十二因緣終於無明,無明滅, 則諸緣皆滅故。彼曰:緣生後後無終,亦違佛說。又緣生之 法無終,則眾生無成佛之日,永為眾生故。彼又說:緣生無 終,佛亦不出生死。彼不知眾生者,因有生死而名眾生也。 佛既有生,何得不名眾生耶? 即彼頓生頓滅,常生常滅,而說無生無滅,不生不滅 ,以諸生滅無有息故,是故諸法非生滅,非不生滅, 非非不生滅,諸執皆遣,是為諸法真實相。 頓生頓滅,常生常滅,而說無生無滅,不生不滅,汝何 不曰:墮無間地獄,而說成無上覺?將佛法完全推翻,讓汝 為撐天立地的魔王,豈不快乎?汝又何必躲在佛教之下而破 壞佛教,罹諸障礙耶?汝既言諸法非生滅,非不生滅,非非 不生滅,諸執皆遣,應該知道緣生即是執,說緣生無常、無 斷、不一、不異,是執上生執,應皆遣除。何以反以執病為 真實法耶?以上已明因緣所生法,有始有終,是斷是常,非 無始無終,亦非無斷無常。智者宜善思之,勿為所欺也。 五者,不一相是緣生相。以一切有為能所染淨性差別 故,三界九地報差別故。善惡無記業差別故,因果凡 聖位差別故,障礙對治用差別故,及以種性差別,修 行差別,證果差別,乃至即於一法對同類者為增上法 ,對異類性者為障礙法,對前自因為果法,對後自果 為因法,而一剎那復有生住異滅差別可得,如是緣生 法中乃有無量無邊差別相可得,不可說,不 214頁 可計,是為諸法不一相。 此不一相,即是異相。應云:異相是緣生相,諸法差別 故。彼乃巧立不一之名,以誑後之學者也。夫不一相者,是 遣除法,言其不但多相不可得,一相亦不可得,故曰不一。 今以無量無邊的差別相,而曰不一相,料簡自被他誑,而復 誑人,我豈忍觀後學被誑乎? 六者、不異相是緣生相,以一切法俱緣生故,俱有為 故,俱無主宰故,俱不自在故,俱無常故,俱無斷故 ,俱非空不空非常無常故,俱非生滅非不生滅非非不 生滅故,乃至俱有無量無邊不可說不可計種種差別相 故,乃至同一法性平等平等無二無別故,是為諸法不 異相。 此不異相,即是一相。一相不是緣生相,以諸法之自性 是本具故,不從緣生故,是能生之因緣,不是所生法故,緣 生相壞,法性不壞故。緣生相是無自體,四大合成,法性有 自體,非四大合成故。緣生是有相,法性無相故。如是種種 證明法性不從緣生。料簡以諸法之自性為緣生相,以誑世人 ,學者不可不知也。 復次諸緣生法無主宰故,不自在故,不常不斷故,不 一不異故,故一切法我不可得,是為諸法無我,此法 無我,遍一切一昧,是為諸法真實相。依此實相而諸 法法性常住安立,具如法性章顯。 既曰無主宰,又曰有法性,指有說無,如是顛倒昏迷, 真不堪設想矣!試問:緣生既無主宰 215頁 ,汝身是緣生法,若無汝為主宰,何以獨成汝身,何以不成 他身耶?若無主宰,汝身何得生長耶?何知冷暖飽餓耶?若 曰:知冷暖飽餓者不是我,是心,或是性者,汝身中唯汝心 性知冷知暖,不許其他一切心性得知,此非汝身之主宰而何 耶?成汝身者,即為汝身之主,無主不成汝身。猶如世人之 家,成此家者,即為此家之主,無主何成此家耶?這是汝自 己本身中的事,汝自己不識自己,反把自己當他人,而說無 我,如是顛倒昏迷,豈堪設想乎?但緣生之我,不是真我, 雖不是真我,亦不可說無我,實能主宰緣生故。是故當知, 自性即是我,因緣所生自性,即遍計性,是為人我;能生因 緣,即依他性,是為法我;本具真如,即圓成性,是為真我 ,前二我無,真我現前,是為真實法,若無我誰當真實之名 也?以上不一不異,實則是一是異。以不一即異故,不異即 一故,佛說不一不異之法,非緣生法,此法常在諸人目前, 而汝諸人不能見者,為汝心中有緣生法在,汝心中有緣生法 故,見人也緣生,見物也緣生,見天地也緣生,見山水也緣 生,乃至凡有所見,無不緣生。所謂緣心見法,無法不緣也 。若將汝心中緣生相除去,自然見人不是人,見物不是物, 見天地非天地,見山水非山水,乃至見一切非一切。若問究 竟是誰?則曰不一不異,不常不斷之真實法,千古不變,萬 古常新。若謂老僧欺誑汝等,入地獄如箭射。 所謂緣生相如何者﹖曰緣生相如幻,從緣生起無自性 故。緣生相如夢,唯識顯現無實物故。緣生相如電, 如石火,生已即滅,不能住故。緣生相如流水,如樂 音,流動不居,轉變 216頁 相續,似常一故。緣生相如電氣、如磁力,雖無實體 ,有功用故。緣生相如影、如響、如海市、如蜃樓、 如露、如泡等,依緣顯現,無實自體,剎那滅壞,自 性不堅故。如是等有無量種喻,如諸契經處宣說。 前說緣生相即真實法,此說緣生相如幻夢泡影,信口雌 黃,總是不識緣生真義。學者當知,前說緣生即真實法,是 為妄談,此說緣生如幻夢,是為真說。緣生法真是有名無實 ,凡夫認為實有,所以佛說幻夢等種種譬喻,欲令凡夫知其 緣生不實。而料簡不識緣生法,亦不解佛說喻義,仍然執緣 生為實有。嗚呼!該死眾生佛也難度,信然矣!料簡思想, 以為緣生如幻,幻外無真,故以幻為真。彼即以玆為超群的 見解,其實此係天大的錯誤。汝說緣生,復生緣生,另無能 生者。然則,如幻生幻,不從真而起幻,如夢生夢,不從覺 而夢,如泡生泡,不從水而生泡,如影生影,不從形而生影 ,緣生真理,許汝不知,幻夢泡影汝豈不知乎?無真而起幻 ,有此理乎?無覺者而能作夢,有此理乎?無水而能生泡, 有此理乎?無形而能生影,有此理乎?人非草木,於此亦可 悟緣生不從緣生,另有能生者矣! 上來已述緣生正義實相,自下別釋妨難。 謂於此中有設難言。若云諸法實從緣生,因等眾緣真 實有,諸緣生法亦實有者,云何般若契經,及三論等 破於因緣,破於諸法,破於生滅,謂一切法自性皆空 ,無生無滅,本來寂靜 217頁 ,自性涅槃,乃至廣說。今既執有實緣生等,豈不同 於外道實有我執?豈不同於小乘實有法執﹖答﹕此不 然,般若經論,所以破緣生等者,為遣遍計所執,有 實法實生等故,亦為顯示諸法緣生真實性故,是故謂 無法無生等。所以者何?以一切法如上所述,俱從緣 生,無主宰等,如幻夢等,顯現似有,自性實無,而 諸眾生,愚癡執著,謂有實法,常住自在,起貪愛等 ,為顯彼自性實無故,說之為空,所云空者,空彼所 執自性,非空此依他幻有之法相也。 佛教大小乘一切經論,無不說佛法無生,眾生法生滅, 令眾生捨生死,趣涅槃,何獨般若三論說諸法自性無生滅也 ?料簡執緣生法有,正是外道執有實我,尚不能同於小乘法 執,以小乘法執則空見故。料簡謂凡夫執緣生實法實生,自 謂緣生假法假生,佛說無法無生。但遣凡夫實法實生,不遣 相宗假法假生,如此邪見,實出意想之外。佛說諸法無生, 是為正法,至餘實生假生,但凡是生法,皆是邪法,以執實 執假同是執故,實有假有同是有故。佛法離四句,絕百非, 二邊俱遣,何言遣實而不遣假耶?又佛說緣生無性,何得有 緣生真實性可顯示耶?既云:顯示諸法緣生真實性,又云: 顯現似有,自性實無,反復成邪?又凡夫執緣生相有,不但 執實,亦有執假者,如假人假物等,而不知有什麼自性不自 性。料簡說空彼所執自性,非空此依他幻有之法相也。此等 都是顛倒妄想,非依事實而言,凡夫執相不執性故。經云: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即空幻相 218頁 ,不空自性故。料簡云:但空自性,不空幻有,如是顛顛倒 倒,解釋佛經,真妙不可言。 是故掌珍論立有為法空,而曰:此中空,與無性虛妄 顯現門之差別。又謂:此中空言,遮止為勝,但遮於 有,更不表無。又云:如為棄捨墮常邊過說彼為無, 亦為棄捨墮斷邊過說此為有。又云:如已遮遣執定有 性,亦當遮遣執定無性。如是等言,所謂空者,豈撥 一切法皆無也?故謂一切俱無,是誤解般若宗意。 掌珍論所言之空,是遣法之詞,非對有之空法。故曰與 無性等之差別。又云:空言遮止,但遮有,不表無,遮有者 ,空有,空空;空,亦有亦空,空,非有非空也。不表無者 ,不同世法遣有而留空也。亦即空有俱空,非空有而不空空 也。以下捨常捨斷,即空二邊也。又云:遮有性遮無性,即 空有俱空也。諸法本來無生,有何撥無一切耶?般若自說一 切俱無,有誰誤解般若耶?料簡不解掌珍文意,取證自說, 自揚其短也。 又掌珍論宗云:真性有為空,而因則云:緣生故。喻 則復云:如幻緣生則顯現生起而有,如幻則非若空花 全無。如是言空,但空自性,正符法相深密相有性無 之義,亦合諸法無我之理,豈謂全無同斷滅論耶? 掌珍論說:有為如幻,無為如空花,空有俱空,何得同 汝相有性無耶?掌珍以空為宗,以緣生為因,以幻為喻,幻 與空豈有二義乎?若幻是有法,空是無法,何得成法喻耶? 相有性空,是 219頁 外道之魁,自倒而又押人,何必如此耶?汝謂相空即同斷滅 者,此亦邪見。人死相空,自性轉生他趣,何斷滅之有耶? 若如汝說,相有性無,人死相空,而無自性轉生他趣,非斷 滅而何耶?縱如汝說,緣生相續不斷,前滅後生,此如李四 死,張三生,張三雖生,不能說李四復活,李四死,而不復 活,非斷滅而何耶? 又中論偈云: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 ,是故知無生。釋云:不自生者,萬物無有從自體生 ,必待眾因緣,若離餘因從自體生者,則無因無緣, 又生更有生,生則無窮。自無故他亦無,何以故﹖有 自故有他,若不從自生,亦不從他生,共生則有二過 ,自生他生故。若無因而有萬物者,則為是常。是事 不然,無因則無果,若無因有果者,布施持戒等應墮 地獄,十惡五逆應當生天,以無因故。如是所云,則 所云無生義者,更可知矣!謂一切法皆從緣生,故無 自性,既無自性,故不自生,又自能生者,應不待因 緣,如是則成無因自然外道論。 諸法從緣生者,緣生即無生,以緣所生法。如空花水月 ,實無有法故,若謂緣生有所生,則違無生旨,亦即從他生 ,以有能生所生故。若云能所不二,則又同自生。若云眾緣 合生,則又同共生。料簡云:緣生實有能生所生。其犯種種 諸過,於此可知矣!又布施墮地,十惡生天,此係善因惡果 ,惡因善果,非無因有果,以作善作惡,即因故。夫凡夫計 生有四:曰自生,曰他生 220頁 ,曰共生,曰無因生。捨此四種生法而外,別無生法。今將 四生破盡,故曰無生,若依凡夫觀一切法之外相,實有四種 生法,如宇宙山河,不知其所生之因,即謂無因而有。如種 子水土和合而生芽,是為共生,胎卵有情從父母生,是為他 生,濕化有情不從父母生,是為自生。以此四種生法,皆依 外相觀,不知內有自性,迷內而著外,故名外道論。難曰: 外道依外相說有生,諸佛依內性說無生,各有得失。云何說 佛為正道,說外道為邪見耶?答:外相是四大和合而有,有 非真有,終歸消滅,非有計有,故名邪見,內性本有,不遷 不變,是真有故,故名正見。 自既無性,不能自生,他亦無性,以他亦從緣所生故 。因等四緣,俱從緣生故,俱無自性故,亦不從他生 也。倘謂他有自性,能生自者,是他非緣生,應同外 道所執,大梵時方上帝等,便成不平因過。共生則有 二過,無因復有無因邪見過。以是義而說無生,蓋謂 諸法無我,待因及緣,如幻而有,是正合法相唯識依 他起生,無自性性,真實緣生義也。 料簡對於中論一偈,尚不能了解,而自矜以為了解佛法 ,狂妄極矣!何以故?中論偈意,在破諸生法,而顯無生, 以成佛說諸法本來不生義。而料簡說他從緣生,眾緣俱從緣 生。又云:依他起,其不知依他起即從他生也,從緣生,亦 從他生也。汝說從緣生,依他起,何異外道從天生、從時生 、從方生等,有何異乎?然則,佛何以亦說諸法從緣生耶? 當知佛說諸法從緣生,緣生即無生,故曰因緣所生法,我說 即是空。料簡說諸法從緣生,實有所生,名雖同,而義實相 反也 221頁 。又佛不以生法為究竟,故云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 已,寂滅為樂,料簡以緣生法為真實法故。 且所云生者,但有為法上分位差別,無實自性,故名 不相應行。諸法尚無自性,何況生得有自性?以無自 性說無生,是正顯示緣生實相,如幻起也。 無自性法,猶桌、椅、台、凳,從木料人工斧鑿等眾緣 而生,以木為體,依木而住,離木則無桌椅等,故說桌椅等 從緣生,無自性。可知無自性,即無體質,無體質,即有名 無實,故曰無生,喻如幻等。而料簡但取桌椅等之無生幻相 為真實法,不取能生木體為真實法,以無法為真法,置真法 於度外,又以桌椅等無性為真性,不復知有木體之真法性, 以無性為真性,置真性於不顧。如是顛倒昏迷,甚可哀也。 問者曰﹕既般若言空,不違緣生實相,則何故瑜伽言 有,而謂一切有為法,有離言實性?既言有離言實性 ,豈不違緣生實相耶?如是豈不違自所立?答曰:此 亦不然。謂般若宗遮實有性,故說為空。今瑜伽宗為 表有相,故說為有。彼就性言,此就相言,故不相違 也。 瑜伽離有離無,而顯離言實性,般若空有空空,而顯般 若妙知,總是離二邊,顯中道,無異旨也。若言瑜伽專談有 ,何以而有離有離無之說耶?若謂般若專談空,何以而有菩 提可證耶?當知佛法無多子,佛法不二法。若言佛法有異者 ,則佛有兩舌之過。曰般若宗空,曰瑜伽宗有,是 222頁 為妄生分別,亂正法者。又不但瑜伽般若無二旨,凡是大乘 佛經論,無不是離二邊,顯中道,若有他義,即非佛法。難 曰:中道有二。一、雙遮中道,是為空宗。二、雙照中道, 是為有宗。是故佛教有空有兩輪。答曰:中道是不二法,有 二即成對待,此自然之理也。當知亦有亦空,是為凡夫俗諦 ,空有不空空,是為小乘真諦,空有俱空,是為中道第一義 諦。瑜伽離有離無,此非雙離二邊乎?般若空有空空,亦雙 空二邊也,何得有雙照中道之理乎?又有經說:即有即空, 是為俗諦,非有非空,是為真諦,離即離非,是即非即,是 為中道。是故中道皆離二邊,二邊無量,中道不二。 復次為顯諸法無體故。或說為空,亦顯諸法有用故, 或說為有,流轉還滅,能治能障,集聚思量,及了別 等因果作用,既皆實有,云何而可言無也?了意趣者 ,說諸空言,無諸過失,說諸有言,亦無過失,執有 體性,執無相用,不達意旨,俱成過失。既達意旨, 則雖說諸法無相有性,亦無過失。是故經云﹕一切諸 法皆同一相,所謂無相。而空、無相、無願,成三解 脫門。此無相言,意顯無體性耳。既有相可說無相, 亦無性可說有性,雖言實性,意顯諸法有相用也。諸 法雖有相用,而不知諸愚夫隨言之所計執,為遣無見 ,說自性言,為遣有見,說離言言。雙遣二見,說有 離言實性,言空有雙遣,體用俱彰,遠離二邊,正處 中道。是故離言實性,理善安立,不背緣生,不違法 性。 223頁 說諸法有性無相則可,說諸法有相無性則不可,何以故 ?性為體,相為用,無體而有用,猶如無手執捉,無水起波 ,無形有影,無皮有毛,是邪見故。有體無用,猶如有手不 執捉,有水不起波,有形不生影,有皮而無毛,事或有之故 。料簡說相有,正違佛說相無,而以巧言舌辯,說有說無皆 無過失。又言無相,意顯無體性。如是自欺自瞞,居心何安 耶?佛說諸法性有相空,依性而說故,法法皆真如,依相而 說故,法法皆虛妄,說妄說真,皆有旨趣,豈可隨意而妄說 乎?瑜伽離言實性,以實性離諸言說故。名離言實性。料簡 以為遣法之詞,復分一為二:曰為遣無見說自性言,為遣有 見說離言言,既以自性為遣法之詞,更以何法為所顯之中道 耶?離言者,遣言也,非遣見也,見與言,豈無別乎?有見 乃諸言中之一言,何須以離言遣耶?既曰體用俱彰,又曰雙 遣空有,遠離二邊,真可謂昏妄之極。體用非空有而何耶? 非二邊而何耶?此皆開眼說夢話,毫無道理。 復次緣生法性,依相用而彰,即有以空,空非惡取。 故清辯立空,以緣生之因而為能立,緣生法用,依體 性而顯,即空以有,有為妙有。故龍樹中論頌云:以 有空義故,一切法得成,若無空義者,一切則不成。 又云:汝若見諸法,決定有性者,即為見諸法,無因 亦無緣,即為破因果,作作者作法,亦復壞一切,萬 物之生滅。此意云何?謂一切法以性空故,有生有滅 ,有作用轉,造諸業故,流轉三有,修聖道故,能成 菩提,世出世間一切諸法 224頁 ,由此得成。若性不空,而決定者,則應常住,則無 生滅,應同無為,無有作用,如何得有造業修道等事 。是即世出世間一切法,皆不成就也。 前云緣生無性,此云緣生法性,依相用而彰,又是自相 矛盾,清辯立空,所以破緣生之有也。空為遣法之詞,妙有 之言,從何說起?中論之空義,非虛空之空,乃小乘之偏空 性,即諸法之自性,離相說性,故曰空性,空即性也。我人 投胎,此性先來,妄取四大以為自體,故成人身,若無此性 ,不能成人,諸法之生,皆如此故。曰以有空義故,一切法 得成,若無空義者,一切法不成,若以空義為頑空,則大錯 ,空性不成有法故。若謂眾生生於虛空之中,無空不能生者 ,此亦不然。如土中眾生,則不須空生,水中眾生,亦不須 空生故。地水火風空,皆為眾生生緣,若依生緣而論,無地 水火風皆不得成,何獨言空義則不成也?凡夫見諸法之假相 ,不名見法名曰迷法,若見法者。中論又云:汝若見諸法決 定有性者,即為見諸法,大乘初地菩薩,始見道,即見諸法 法性身,法性本有,遠離諸相,不從因緣而生,故曰無因亦 無緣,乃至壞一切萬法之生滅。此言見法性,必空一切相, 相不空,性不顯,性相相反對故。料簡謂一切法以性空故, 有生有滅云云,若性不空而決定者,則應常住云云,若言諸 法如虛空而無性者,性云空矣。誰生誰滅,誰作惡,誰修道 ,誰成佛,應同虛空不生不滅,應同虛空頑冥無知,無諸作 用。今則不然,性豈空乎?性若空者,則無作業者,無修道 者,無成佛者,世出世間一切皆不能成就也。性若不空者 225頁 ,遇惡緣則為惡者,遇善緣則為善者,離一切緣不善不惡, 則為成佛。如是世出世間一切法,皆能成就也。料簡反此, 為不識法性,亦不明緣生故也。 又性既決定,應不從他生,不從他生,何用因緣?因 緣無故,即無能生,無能生故,即無有生,無生故, 則何有所生?是則失壞一切萬法之生滅矣!以是因緣 ,萬法之有,有於空也。於是為諸法妙有,此之真空 ,及以妙有,同屬一法,性不相離。依是議故,說於 諸法非空非有,中道教義。 中論云:決定有性者,決定有性,非性決定也。性不從 他生,本具故,而能生一切他,性若離緣,則諸法皆空,名 為得清淨本性,諸法無生,是諸佛之所證。汝怕失壞一切萬 法之生滅,而急欲保存,豈不違背諸佛遠離生死體證無生乎 ?汝云萬法之有,有於空也,空能生有,則同魔說,而汝惑 為妙有,對有之空,實是頑空。而汝惑為真空,若真妙有, 即是真空,真空妙有,名異體同,何云有性相之別耶?云何 又云同屬一法,性不相離耶?我又不知真空妙有之所屬者是 何法耶?汝既保存一切萬法之生滅相,而又結云:諸法非空 非有,直是不成話說,諸法生,豈非有乎?諸法滅,豈非空 乎?汝當知道,諸法不生,是為非有,諸法不滅,是為非空 ,如是諸法不生不滅,名為非空非有,中道教義汝欲保存諸 法生滅,而云中道教義,無有是處。 辨中邊頌云﹕虛妄分別有,於此二都無,此中唯有空 ,於彼亦有此,是故一切法,非空非 226頁 不空,有無及有故。是則契中道,如是妙義,大乘經 論處處宣說,諸有智者,應審思擇,勿執一邊,妄於 空有而興諍論,既失緣生,即失法性,長溺苦海,甚 可哀也。 虛妄,是凡夫有相法,分別,是小乘有相法,故曰:虛 妄分別有。大乘觀此二有法,皆不實故,曰於此二都無。二 有無,能空二有之智不無,故曰:此中唯有空。既有能空之 正智,必有所空之真如,故曰;於彼亦有此。此即妙有,彼 即真空,故曰:非空非不空。有此真空妙有,是即名為中道 。辨中邊論,亦是遣二邊顯中道,二邊不遣,中道不顯,此 是決定無疑之理。是故中道名為不二法門,空有是凡夫的邊 見,離二邊,故名中道,離二邊故,名唯識。一落二邊,即 迷中道,即違唯識。諸大乘經處處宣說,料簡無知,不審思 擇,牢執二邊,迷失中道,即以虛妄有,分別空,為正法, 既失法性,亦迷緣生,久沉暗冥,故極援之。 復有難言:如汝建立緣生義中,諸緣生法,但從自因 緣生,因緣唯能生自果,一因不能生多果者,云何擊 石燃油可以生火?水凝則為冰,煖則成汽,析為輕養 ,復有自然然他之用,金溶亦成水,諸如是等,不可 勝計,堅濕煖動,轉變非常,生自生他,同係一法。 既有如是諸相,云何而謂諸法不得相生,唯生自果, 不生多果。答:此不然。一切諸法,各有種子,如前 所明,種子功能,性本周遍,非如現行,勢用有對有 礙,不得並存,性既周遍,故地水火風四大種子,得 同一處,唯以增上緣力,有現前不現前故,而諸大等 ,有生 227頁 不生,是故點油生火,非油生火也,乃與油同處之火 大種子,遇餘火現行增上緣力故,而自生起也。此火 大種子,既現行時,以火性水性不相容,而相礙故, 而彼水大因之以滅。是故火燃而油失,雖然油非滅也 ,以勢用不能現行,復轉成種子耳。其功能固復遍一 切也。然油為火之義如是,餘大相生亦然。 擊石生火,燃油生火,火有火種,不從石油生,姑如汝 說,燒石成灰,灰有灰種否?結水成冰,冰有冰種否?果燃 一因不生多果,世間法則應有地水火風四種,種唯四故,今 之世間無量無邊一切諸法,從何而有耶?若云:萬物各有自 種,萬物生萬物者,應如火種生火,水種生水,不應借四大 而成萬物,以萬物皆借四大而成故,何言一因不生多果耶? 又四大和合成一人身,缺一不成,此係多因成一果也。此為 人所共知共見,現量境界,何用多辨耶?當知一因生一果, 是為病言,即言中有病,何以故?一因一果,無生義故,分 一為多,方為生故。既云:一因一果,不應言生。既然曰生 ,不應云一因一果故。又如火生火,水生水,自己生自己, 豈有此理乎?又一因生一果,不但生不可說,因果亦不可說 。何以故?火因火果,因果不二,即無因無果故。因有二義 :一性,二業。性造業而成生因,依性邊說,有轉變,一因 多果,依業邊說,無轉變。一因一果,如一眾生,流轉六道 ,一因多果,依自性而言也。善因善果,惡因惡果,無記因 無記果,一因一果,依業而言也。性如金,一金成眾器,又 如水,一水成多波,此皆一因多果也。業如金 228頁 器之模,模不生二像,一因一果也。如是一因一果,一因多 果,各有道理。但料簡執定一因一果,不許一金成眾器,則 成大謬。 以是義故,一切功能,無生無滅,不增不減,亙古如 斯,恆相續往,而亦永無變易,無有本為水者,倏變 為火或地或風,四大如是,造色亦然,色法如是,心 法亦然。一切諸法功能勢力,但有隱顯之相蟬,種現 之相生,從未有轉變自性,則生他法者,因但生自果 ,諸法無異因生,然共因生,無多因生,此理決定, 靡可動搖。 既曰一切功能,無生無滅,永不變易,功能即種子,種 子不生,現行成虛妄矣!能生所生成邪說矣!因緣生法成廢 言矣!然則,上來千言萬語說緣生,結果成為廢言,功能無 生滅,是壞緣生,何以常以失壞緣生罪他人耶?種子以能生 為功能,種若無生,功能安在?但汝說能生種子不生不滅, 永無變易,而所生現行,時生時滅,時時變易,而反汝說, 所言現行者,即所造色,色法心法,是在目前,生滅不停, 人所共知故。汝又云:從未有轉變自性別生他法者,四大種 性轉變成人身,及一切物,是為世間極成之事。汝若不許, 即壞世間法,亦即破緣生法。如是說言,因但生自果,諸法 無異因生,無共因生,無多因生,此理決定,無有是處。若 此而說無生則可,汝說緣生,故不可也。 特種子之義,至妙至微,探之無狀,察之無朕,非肉 眼天眼所得緣,非餘轉識之所覺。但 229頁 有依據聖言,用比量智,而略得其義耳。以是之故, 凡夫不了,觀諸法滅,便謂斷滅,觀諸法生,便謂實 生,見木生火,便謂木變成火,見水成冰,便謂由水 生冰,於是有元氣變化之說,五行生剋之論,分子極 微,原質原索,元子電子等論,及以自性三德,化生 二十五諦等。更有甚者,西方生理心理學家,乃謂心 之神用,亦由神經細胞腦膜灰質運動變化之所生起, 更謂人類之生,亦由單細胞動物演化進步而成。而法 哲柏格森,則謂動物植物,同由一生原動力之所創造 進化,愚癡執著,虛妄顛倒。 如是可知種子不從緣生矣!汝前說種子從緣生,種現無 二法等,於此皆成邪說矣!此言種子無生滅故,此言種子亙 古今而不變故,此言種子非天眼所能緣故,諸法滅而種子不 滅故,諸法生而種子不生故。以下說盡古今諸家污點,心亦 苦矣。唯汝自己渾身泥水,還未摸著,我今代汝說之。法性 本不空,汝眼不見故,便謂是空,色法本不有,汝眼見故, 便謂為有,諸法本不生,而汝以緣為生,識性本無色,而汝 說識不離色。如是等種種妄計,猶如凡夫觀諸法生以為生, 觀諸法滅以為滅,亦如諸家說世界生起,皆成妄計,法性本 無生故。汝既知檢點人家過失,汝自過失,因何不知耶?汝 若謂我說無過者,汝言種子無生滅,現行從何而有耶?現行 無,則世間色法心法皆無,汝之法相有宗,門前剎杆倒矣! 我以汝諸所說皆是妄,唯此說種子無生為真,何以故?種性 本無生,眾生妄計為生故,佛亦說諸法無生故,佛法修行以 證無生,為本性故,以緣生一切 230頁 生相,皆假說故。一切言生,無不有過,然則,何者而無過 耶?曰佛說諸法無生,遠離諸過。難曰:無生違背世情,豈 得無過耶?答:情有生,理無生,違情就理,捨邪歸正,何 過之有也。 若以佛理觀之,心王心所且不同種子,大種造色,尚 不共功能,各有親因,不相雜易,惡有不覺之色,能 生靈覺之心,惡有一切有情無情,同一原質元素,及 以所謂生原動力云云者。捨吾佛妙理,慧光而不求, 憑私心小智以妄測,長夜顛躓,吁何抵哉! 心王心所,且不同種子,此非正說。種性即佛性,若一 眾生有多種子,即成多佛,而又墮多因生一過。佛說一眾生 成一佛,即有一種子,無二種子,況有多種乎?當知心王即 種子,心所即現行,心所從心王起,依心王而住,不離心王 故。又云:大種造色,尚不同功能。此又不然。造色,即大 種所造之色,大種為能造,能造即種子,所造即現行故。有 情無情悉皆成佛,色法心法同有靈覺,此係佛說,何敢異言 也。色法既從種生,終必歸還種性,歸還本性,即名成佛。 古詩云:春到人間草木知。草木既從種生,自然而有靈覺, 若色法心法有情無情原質不同,靈覺有異。唯識之說,不攻 而自破矣!汝言捨我佛妙理,慧光而不求,憑私心小智以妄 測,長夜顛躓,吁何抵哉,汝足當之。 難者復曰:如汝所說,心既不從色生,種子唯生自果 云云者,若爾,則心亦不應生色。答曰:誰云心能生 色?難曰:若爾,則大乘諸經論中如何說?三界唯心 ,萬法唯識,又如何 231頁 說?藏識海由境等風緣作用得轉,無斷絕時,又如何 說?依止根本識,五識隨緣現,又如何說?識之所緣 ,唯識所變,又如何說?一切唯有覺,所覺義皆無, 有如是等,無量聖言,復有無量教理,皆說唯心。而 今乃云:自心不生餘法,唯識之理,當如何通?既違 自教,復乖正理,若果然者,唯識之教,豈不虛立也 ?答曰:唯識之教,理自安立,我說緣生,義亦符契 。但中有妙義,勿妄計執。今為答此難故,亦為謬解 唯識教者,令生正解故,亦令修真唯識觀者,勿誤入 歧途故。略以三義抉擇聖言:一者、所言唯識,非一 切諸法皆識故,而言唯識,亦非謂唯有一識,更無別 法故。而言唯識,但以一切法,皆不離識,故言唯識 。是故成唯識論云:若唯一識,寧有十方凡聖尊卑因 果等別,誰為誰說,何法何求。故唯識言,有深意趣 ,識言總顯一切有情,各有八識,六位心所,所變相 見,分位差別,及彼空理,所顯真如,識自相故,識 相應故,二所變故,三分位故,四實性故。如是諸法 皆不離識,總立唯識。唯言但遮愚夫所執,定離諸識 ,實有色等。若如是知唯識教意,便能無倒,善備資 糧,速入法空,證無上覺,救拔含識,生死輪迴,非 全撥無,惡取空者,能成是事。諸如是言,不可勝舉 。 此中唯成立色不離識一言,而抹煞佛教一切大乘經論。 且看他有何根據?有何道理?考世間二法不相離者,唯有所 生法,不離能生性,非所生者,無不離之理。如魚從水生, 魚不能離水, 232頁 其餘一切皆可離。木從地生,木不能離地,其餘一切皆可離 。色相從四大生,色相不能離四大,其餘皆可離。波浪從水 生,波浪不能離水,其餘一切皆可離。此所生不離中有可離 者,如果從樹結,果熟則離樹。人從母生,胎成則離母。又 有所生不能離中猶有可暫離者,如魚不離水,暫離亦無妨, 木不離地,暫離亦無妨。又有所生不能離中畢竟不可離者, 如色相畢竟不能離四大,離即無色故,波浪畢竟不能離水, 離水即無波浪故。不離之義如此,汝言色不離識,又言色不 從識生,色既非識所生,色與眼識,如水火對峙,本不相近 ,色若近眼,識不能生故。不離之言,從何說起耶?縱如所 言,色不離識,亦未必即成唯識,何以故?如魚不離水,不 能說魚唯水,木不能離地,不能謂木唯地故。若如波水相生 ,可說波唯水。汝今說色不離識,又說色不從識生,兩說皆 錯。依此而修唯識觀者,瞎卻正眼,以四大所造之色法,猶 如水起之波浪,有名無實,說生說不生,說離說不離,皆非 正議故。唯依佛說,諸法皆空,空亦空。如是觀世者,是為 真正修唯識觀。但汝認此為惡取空,真可謂苦惱眾生,佛也 難度。 而奘師立真唯識量,亦曰﹕真故極成色,定不離眼識 ;以不離故。成立唯識,非即識故,言唯識也。 此駁如上。 二者藏識,但攝藏諸法種子,不親作諸法種子。是故 藏識不作諸法因緣,以彼所藏種子, 233頁 自作諸法因緣,而此藏識,但作諸法根本俱有依增上 緣耳。然以諸法皆由種生,而此一切種子皆攝於藏識 ,故喻藏識如海,境等風擊,有作用轉。以此海中所 藏種子,待緣而自起作用,非此海起作用也。倘謂藏 識即種子者,藏識既一,種亦應一,則應唯一種子, 生一切法。云何經說,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 暴流耶?既種子云一切,是即知一切法各別有種子也 。且藏識名識,識為現行,即非種子。以是義故,藏 識不作諸法因緣,諸法不從共因別因生,但自因生。 倘云八識為諸法共因者,一因生多果,即唯心言,成 不平等因,同於上帝梵天之說矣﹗ 藏識與種子,若不同體,則法體有二,則同魔說。然則 佛說唯識,心外無法,不二法等言,皆成妄說矣!楞伽經云 :藏識海常住,境界風所動,種種諸識浪,騰躍而轉生,轉 識為浪,藏識如水,水浪不二,則不二法成,浪即是水,則 唯識義成,水外無浪,則心外無法義成。若云一因不生多果 者,此義不然。如一水生多波,一樹結多果,一金成眾器, 佛法雖絕無此理,生法是必有之事。汝言生法,何得不許耶 ?經云:一切種子者,種性雖一,分配諸法,則成一切,一 切諸法,皆從此出,此豈非一切種乎?又一因不生多果者, 此依業因而言,非依本因而言也。如作一善,得一善果,作 多善,得多善果,作大善,得大善果,作小善,得小善果, 不多不少,是為因果平等。此因正如汝說,為八識之所藏, 非八識之本體。如法相宗說,業因即新熏種,本因即本 234頁 有種。汝以新熏而為本有,騾頭馬嘴,故不相應也。 三者所云:心識所緣,唯識所變等者,此識變言,應 更抉擇,蓋以識種生時,挾帶色種生起,相分必依見 分起故,識不變時,色不能變故。以是義故,識生時 ,色隨之生,識滅時,色隨而滅,俱時生滅,為勝增 上緣。以是義故,說名識變,色實由自色種變也。如 業生異熟,大種生造色,根生識,有漏聖道生無漏聖 道,此異熟等,但從自識等種子生,非由業等種子生 。然而說業生異熟,大種生造色等者,就增上緣說, 識變相分,亦復如是,雖變見相。西方有二說:一者 安慧,謂二分俱遍計所執;二者護法,二分皆依他起 。第二說中,復有二說:一者見相同種,二者見相異 種。然今依護法正義,以俱依他起,相見別種者為當 理,所以者何?若相分無別種子者,既八識相分,即 根身器界,及一切種子,此等既同見分種生,應皆有 分別覺性,以見與自證同種生,而有分別覺性故,則 根身器界應非色法攝,如見分故。又種子亦應非種子 ,以同緣彼見分一種子生,現行攝故。又此諸種子, 既同一種子生,如彼種子性應是一,性既同一,如何 能生善染無記心心所等諸異性法?如是諸法差別,應 不可得,即失壞世出世間一切法相,亦失壞一切因緣 種子,既非種子無所持故,亦應無能持,則八識應無 持種義,不持種故,亦應不受熏,持種受熏之義既失 ,即復失壞八識,亦應成斷滅論矣!見相俱依他起, 以同種故,尚有此失,若二分俱遍計所執 235頁 ,如安慧所云者,過更無量,以遍計假法如空花故, 則種子及根身器界等,云何得有種子根身及器界用? 是故八識相分,定別有種,八識既爾,餘識亦然。故 色生起,非以識為因緣變,但依識增上變也。 識之所緣,唯識所變,此變字實是增上緣變,非因緣變 ,若是因緣變,即同見分故,但則色無自種,若有自種,則 同見分。若云唯識,亦應云唯色,識色平等故。今但云唯識 ,不云唯色者,以色無自種,依識而起,唯識所變故。如是 可知,色若有種,唯識不成。夫色是識變,而非見分者,如 翳眼見空花,翳眼有種,不應說空花亦有種。空花有種,即 非空花故,翳與空花,雖同為眼之所生,一虛一實,相對不 同。又如夢從人生,夢無自種,為人之所變,幻從中生,幻 無自種,為巾之所變,泡從水生,泡無自種,為水之所變, 影從形生,影無自種,為形之所變。是故佛說:世間一切有 相法,無自體,唯識所變,猶如夢幻泡影,空花水月。如是 可知,見分有種,相分無種,安慧二分同種,俱遍計所執為 正義,護法二分別種,俱依他為邪見,以見相二分,同為識 之所變,一為因緣變,一為增上緣變故。見分不同相分有形 相,相分不同見分有知覺,八識相分,亦非如汝一概而論。 相分有二:一親相分,是為種子;二疏相分,是根身器界。 根身器界的見分是六識,種子的見分是七識,七識是八識的 親見分,七識執八識見分為我故也。六識是八識的疏見分, 疏見相,是遍計所執,親見相,是依他起,種子,是八識的 現行,是根身器界的種子 236頁 ,如是世出世間一切法相,皆不失壞,一切因緣亦不失壞, 種子不失壞,八識持種亦不失壞,無諸過失,唯識義成,若 依護法,見相異種性,唯識不能成,相分無親疏,種現無分 別,則世出世間一切法相皆不能成。若謂根身器界是遍計所 執,如空花無作用者,汝當知,佛眼觀三界若空花,而凡夫 則認為真實,故成作用也。無此作用,即名成佛,莫謂此作 用不能缺少也。是故經云:見聞如幻翳,三界若空花,聞復 翳根際,塵消覺圓淨。如是,可知安慧說見相俱遍計是正說 ,護法說見相俱依他,即以根身器界為實有,是錯誤也。而 汝顛倒邪正,亦可知矣! 依是三義,唯心唯識之言,不背前述緣生之義,抑豈 但不違緣生義而已,亦為安立緣生實相,故說唯識教 。所以者何﹖謂諸不達唯識理者,於諸因緣,妄起種 種遍計所執,或計大自在天生,或計上帝生,或計極 微生,或計世性生,乃至元子元素生,原動力等轉變 創化而生。如前所述,成不平等因,一因多因等,諸 大邪見,失因緣義,故我如來為破此等執故,說誠諦 言。汝等眾生,各有自心,此心攝藏一切種子,能作 諸法生起因緣。是故汝等眾生,不從大自在天世性等 生,因緣具足,遍虛空界,窮未來際,不生不滅,不 斷不常,造善惡業,受異熟果,正見修持,得離繫果 ,皆自因緣,自作自受,匪命自天,所能損益。了此 緣生正理,便能修正加行,不墮無因、邪因、不平等 因,及斷常見。是故因緣生法,得唯識之義,而安立 不搖,豈反因是而失緣生正理也?諸修唯識觀者,應 於此義,諦 236頁 審思惟,勿於聖言生外道見也。 緣生與唯識,猶如水火相反,亦如明暗相背。何以故? 緣生是眾生法,唯識是諸佛法,緣生是生滅法,唯識是無生 法,緣生是無明,唯識是正智,緣生是煩惱,唯識是菩提故 。料簡以緣生為唯識,以唯識作緣生,猶如以煩惱為菩提, 以菩提作煩惱,顛倒甚矣! 上來雖言緣生,而不識緣生,雖言唯識,而不識唯識, 豈但不識緣生唯識,亦為反對緣生唯識?彼說緣生真實一切 法有,色不離識,名為唯識故,若正說者,緣生虛假,一切 法空,色離識故,名為唯識,以不達緣生唯識真理故。於諸 因緣,妄起種種遍計所執。或云諸法真從緣生,或云心心所 不同種,或云大種造色各有種,或云見相二分各別種,或云 藏識種子體不同,或以新熏種為本有種等諸大邪見,失無生 義。是故我以如來無生正義,說誠實言。世間有情無情,一 切眾生,各有天然本具自性,不從緣生,故曰無生。不從緣 滅,故曰無滅,不從緣常,故曰無常,不從緣斷,故曰無斷 ,乃至離一切諸相。迷此者,則有種種妄想生,或從緣生, 或從緣滅,或從緣常,或從緣斷,乃至有一切諸相,造善惡 業,受善惡果。悟此者,遠離諸緣,名正修持,得離繫果, 了此緣生不實,便能趣入無,生不墮無因、邪因、不平等因 ,一切因緣生法,得唯識真義,而安立不搖,豈反因此而失 無生正理也。諸修唯識觀者,應於此義,諦審思維,勿於佛 言,生外道見也。 238頁 以上各述緣生,一反一正,誰是誰非,讀者細思察之, 不致誤入歧途矣! 上來已述緣生義,自下別述法性義。 問者曰:所謂法性者何耶?答曰:即諸法真如實性, 所謂無為法是也。雖然如前所言,一切諸法皆從緣生 ,非一非常,如幻化等,更有何法可名真如?更有何 性可名實性?更有何法得稱無為?是故欲明真如,即 當破此真如,欲知法性,即當知諸法無性,欲知無為 ,即當知無是無為。以是義故,清辯菩薩掌珍論云﹕ 真性有為空,如幻緣生故,無為無有實,不起是空花 。有為雖空,猶如幻起,無為無實,乃同空花。吁所 云真如,其義大可知矣! 真如是佛教最尊最貴,無上妙法,我佛三大阿僧祇劫, 勤苦集行,只為此。料簡今曰:當破此真如,簡直謂我佛假 立真如之名,欺誑世人,待彼破之,以除世人之迷信。我可 謂汝膽大如天,罪深似海,佛法住世三千年來,天魔外道不 知經過幾多,未聞有敢議破真如者,今聞有欲破真如者,可 驚可喜,且看汝如何破法。掌珍論云:有為如幻,無為如空 花,是雙遣二邊,顯真性也。汝以無為為真性,豈但不識真 性?亦復不識無為,苦哉!對有為而說無為,是為小乘無為 ,有為無為俱不為,是為真如無為。汝以「無」為無為,一 切凡夫對於「無」皆不起作為,皆可謂得無為法乎?錯甚! 汝又謂如幻,不同空花,如幻是假有,空花亦是假有,異從 何有耶? 不但清辯菩薩如是,唯識之教何獨不然?故成唯識云 :遮撥為無,故說為有,遮執為有, 239頁 故說為空,勿謂虛妄,故說為實,理非妄倒,故名真 如,不同餘宗,離色心等,有實常法,名曰真如,故 諸無為,非定實有。以是義故,吾師恆云:真如者非 表詞,乃遮詞也。所遮者何﹖曰遮彼二我之假,顯此 無我之真,遮彼有執之妄,顯此無執之如,如是而已 。又云:空宗以遮作表,相宗即用顯體,而吾國禪宗 亦最忌犯諱,倘有問真如為何物者,則當頭受棒矣! 故真如非實有物。 楞伽經言:真如是五法中之一法,即如來所證之法身, 成唯識論云:真如是遮法之詞,經論豈但相差之遠,簡直類 別不同,一是名詞,一是述語故。經論之正邪,明如日星。 汝不依佛經,捨邪而歸正,汝反依師語,捨正而歸邪,汝師 眼固瞎,汝眼亦瞎,汝云真如非實有物,汝以何為實有物耶 ?汝以根身器界為實有物乎?根身器界佛說是假,汝亦謂是 假,然則,但有假而無實乎?若無實而能有假,則無水可以 有波,無形可以有影,如是豈不類與魔說乎?敬告今後學佛 者,三千大千世界之中,唯獨真如是實有物,其餘皆是水月 空花,是真如之所變現,法法虛假,法法不離真如,切莫為 料簡邪說之所欺瞞。又真如既是非實有物,即是虛空,若真 如是虛空者,則六無為法不能成,若非虛空者,則真如不是 非賓有物。百法明門中亦以真如為有法,汝以真如為無法, 又相違背。 真如既非實有,諸法既皆無性,然則何以復云真如, 復云法性耶?曰:真能了知真如非 240頁 有者,即可以談真如,真能悟入諸法無性者,即可以 悟入法性。以是義故,今談於無如之如,無性之性, 此復云何?謂一切有為法。如上所云,皆從緣生,生 已即滅,由緣生故,自無主宰,生即滅故,不得常住 ,乃至不一不異等。以此諸義,都無有我,是為諸法 無我。法無我者,無實體義,無自性義。譬如幻等, 顯現似有,自性實無,又如夢中男女飲食,虛妄顯現 ,實相全非。以是因緣,般若契經處處宣說,一切諸 法自性皆空,無滅無生,本來寂靜。既一切法都無有 我,自性皆空,是即諸法無我無性也。 真如無、法性無,是為絕頂的空亡外道。何以故?真如 是諸佛所證之究竟極果,彼以為無故。法性無,即無法界, 法界無,則無法不空故。真如果無,一說便了,有何不能了 耶?法性果無,一聞便知,何須要悟入耶?我佛四十九年說 法,未曾說明真如是何物,亦未曾說法性是有無。料簡能指 定真如是非實有物,法性是無性。汝雖如是,我不敢說汝是 超佛越祖,敢說汝是狂妄無知,何以故?佛不可超故,祖不 可越故,真如法性,非言語所能形容故。佛說諸法無自性者 ,無緣生性,即無生滅性,不無不生不滅之涅槃性。是故經 云:諸法無自性,本來寂靜,自性涅槃。汝以無緣生性,誤 為無本然之自性,誤甚!佛說緣生無自性,遣凡夫遍計性也 ,佛說緣生無我,破凡夫人我也。汝不識法藥,執藥成病, 亦可哀矣! 然而復云:諸法真如法性云云者,以一切法皆無我故 ,皆無性故。即此無我無性之性,是 241頁 為諸法實性,即此離我離性之相,是為諸法實相,即 此無我無性之理,為諸法真理。此性、此相、此理, 於恆恆時,遍一切法真實不虛,故稱圓成實。真實不 虛,如如不動故,復名真如。即此真如,本自現成, 是故不生,後亦無失,是故無滅,無明雜染所不能污 ,是故不垢,本來清淨,不由正智無漏乃淨,是故不 淨,聖人修習所不能益,是故不增,凡夫邪執所不能 損,是故不減。如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非世間相,非變轉相,故名無為。 諸法無性,無性之性是為諸法實性,無性之相,是為諸 法實相,無性之理,是為諸法真理。比如說,龜無毛,無毛 之毛是為真毛,兔無角,無角之角是為真角。說龜無毛,兔 無角,雖是妄想,尚有影響,說無毛之毛是為真毛,無角之 角是為真角,則成無影的妄想,想入非非。汝如是胡思亂想 ,欺騙世人,汝想心可謂深矣!汝罪過亦可謂大矣!若如汝 說,此下亦可復云:此毛此角,於恆恆時,遍一切處,真實 不虛,故稱圓成實,真實不虛故,如如不動故。復名真如云 云,乃至非變轉相,故名無為。如是龜毛兔角,即是真如, 即是諸法實相矣乎?世人皆以有為實,以無為虛,汝獨以無 為實,以有為虛,豈不違背世間,成顛倒亂想乎?且不論無 毛之毛,無角之角,是有是無,如何得於龜於兔為真毛實角 耶?以此類推,可知汝說,無性之性是諸法實性,無相之相 是諸法實相。猶如無毛之毛,是龜之真毛,無角之角,是兔 之真角,一樣的胡思亂想,自欺 242頁 欺人。諸有智者,可以認識料簡矣!難曰:諸經論中,亦有 言,無性是實性,無相是實相。是何義耶?答:佛說諸法之 實性,是本具,不從緣生,以無一切緣生相故,故曰真相無 相。無緣生相,是真相,無緣生性,是真性,是為破妄顯真 之義。豈同汝以虛無之無為真性,為實相也。當知真如是一 法界大總相法門體,無真如則一切都無,猶如大海無水,一 切波浪無從生起故。又當知性即諸法,諸法即性,依主釋, 無二體也。猶如波從水起,以水為性,波即是水故。如是可 悟諸法與性,有切體的關係,不是互依不離的關係。猶如波 浪無自性,只可說以水為性,不可說以無為性,以波浪實從 水起,不從無起故。如是一切緣生諸法,實依四大而起,不 依無而起,何得言諸法以無為實性耶?又無性,只可為無法 之性,不應為有法之性,有法與無性相反對故。若法與性可 以相反對者,然則,水可為火之性,今不然故。諸有法以無 性為性,豈獨然耶? 如是諸有欲知諸法實性實相實理者,吾可正告之曰: 即空性、空相、空理是也。諸有欲知諸法真如者,吾 可告之曰﹕一切諸法皆如幻化,都無真實,於彼幻化 ,更勿生於真實之想,計住執取,是即諸法真如也。 諸有欲知無為者,吾可告之曰:一切諸法皆是有為, 生生滅滅,滅滅生生,剎那剎那,不得停住,常生滅 故,常有為故,是故無常,即此無常,其性是常,常 無常故,即此有為無常,是為常住無為。 汝以空性、空相、空理,為諸法實性、實相、實理,如 是告之世人,是以顛倒邪見,瞎人正 243頁 眼,以空作實故。汝以一切諸法皆如幻化,都無真實,為真 如,如是告之世間人者,是以空亡外道邪見瞎人正眼,以一 切皆幻都無真實故。汝以常無常為常住無為,以此告之世間 人者,是以斷見瞎人正眼,以斷為常故。 如是真如法性之義已顯,於此有當注意者。第一應知 真如非一實物,非諸法之本質,非諸法之功能,而諸 法之空性、空相、空理也。是故非以有真如故,生於 萬法,乃由萬法生滅不息故,而真如之理存焉耳! 真如非一實物,什麼是一實物耶?若都無實,唯有假者 ,豈異無形而有影乎?真如非諸法之本質,誰為諸法之本質 耶?若本質都無,唯有幻相者,何異無皮而有毛乎?真如非 諸法之功能者,何者而為諸法之功能耶?若無因而有功能, 則同魔說。諸法不生於真如,生於何耶?若謂諸法生滅是本 有,諸佛何以教眾生斷,二種生死耶?前已云:真如非實有 物,何以復有存焉之可云耶?既曰存焉,又云無物,特殺顛 倒,若真如果然於諸法生滅中存生,則下賤之至矣!何以真 如於佛教為最尊貴耶?總而言之,一派顛倒。 第二當之真如,亦名無為,以無為故。離生住異滅之 有為相,是故性非所生,亦非能生,非所生故。不為 萬法生,非能生故,不能生萬法。 真如不生萬法,萬法不生真如,則萬法與真如各各獨立 ,唯識之宗焉能成立耶?又萬法與真 244頁 如兩不相關,何以而說真如是諸法之本性耶?真如非能生, 非所生,離生住異滅。誠如所言,但不是虛無,乃宛然獨立 ,天然本具一實有法,為三千大千世界之主。既曰非能生, 何以復說:一切諸法依真如而有耶?當知諸法本空,眾生迷 失真如,於真如妄想分別而有諸法。此如一人整個之身,更 無他物,名為真如。此人忽生分別妄想計著,謂此係頭,此 係足,是身是手,是眼是耳,是髮毛爪齒,是皮肉筋骨等, 乃至有無量差別相,但此無量差別相,皆為一人身之所有, 而人身實非能生,差別相起,則不復知有自身,是為迷己為 物。是故佛說諸法無生,皆從眾生妄想分別而有,眾生若無 妄想分別,則諸法皆空矣!諸法空,則本有法身顯現,法身 迷失與顯現,全是眾生妄想,迷時法身未曾失,顯時法身未 曾得,不生不滅,不變不異,無去無來,真常妙有,是為真 如。如汝所說之真如,半文也不值。 第三吾人當知,此真如之與諸法,萬法若當體以彰名 者,實相真如即一切法。是故經云:一切法皆如也, 一切眾生亦如也,至於彌勒亦如也,是故正智固真如 ,無明亦真如,佛固如,眾生亦如。何以故?一切諸 法皆同一相,所謂無相故。 真如非實有,誰當實相之名耶?名曰實相,實則虛無, 真如且無,言誰如耶?虛無之真實,而對有相之諸法,自身 且異,對誰說如耶?全在虛空娷蔥洶獢A誑煞世人矣!經云 :一切法皆如云云者,大異汝說。佛言大而世界,小而微塵 ,有情無情,各有本具佛性,真實不虛,不變不異 245頁 ,故曰一切皆如,一切眾生皆如,此依諸法之體而言也。佛 說真如離諸差別,無有異者,若有一法於真如相對而少異者 ,即不得名為真如。豈如汝就差別諸相而言如也。如者不異 ,對異說如,則如開眼作夢。 若對執以顯理者,實理真如離一切法。是故經云:空 中無色,無受想行識,乃至無智亦無得。然則,無明 固非如也,正智亦非如也。所以者何?隨言計著,一 切俱非故。 真如非實有,誰當實理之名耶?汝言實理,即是無理, 理且無,何名真如耶?又言誰離一切法耶?假饒有法可離, 有法可即,亦不得名真如。以即一切法,是有邊,離一切法 ,是空邊,空有二邊,不是中道,即非實相實理故。彼雖曰 實相實理,實則學他言說,不解言義。心經雖說一切空,是 空一切相,即一切法,不同彼對有相而說空法,但有言說, 無實義也。 若就相以詮性者,實性真如,與一切法非即非離,不 一不異,所以者何?為無為異故,常無常異故,是故 不即不一,離相無性故,遍一切法故,是故不離不異 。詮此道理,處處經中皆廣宣說。雖法性難言多方開 顯,然此法性,必遍一切法,於一切法平等平等,是 故一即一切即,一離一切離,一不即離,一切不即離 ,斷無於一切有為法中,可云某種為真如,某種非真 如者。 真如非實有,從何而立實性之名耶?實性真如,非即非 離,名正而理順。但此言出料簡者之 246頁 口,則成淆囗,何以故?彼言實性即無性故,非即非離,言 同而義異故。所言義異者,佛說非即非離,是雙遣二邊顯中 道,彼說非即非離,是有為無為異,即雙著二邊,迷中道故 。又彼言:不即即離故。彼言不一,即異故,彼言不離,即 即故,彼言不異,即一故。如是彼雖曰非即非離,不一不異 ,實則是即是離,是一是異。又彼云:離相無性。亦非正說 。以相從性生,離性無相則可,離相無性則不可,何以故? 猶如波從水生,離水無波,是正理也。若曰:離波無水,豈 非邪說乎?彼又言:實性遍一切法故。此亦邪說。若一切眾 生同一實性,則一切眾生共成一佛,豈有此理乎?當知實性 法法皆具,各不相到,佛不見佛故。 然如瑜伽,則但攝真如為圓成實性,餘之四法,皆依 他起,深密中邊,則俱攝真如正智為圓成實,餘乃稱 依他起者,此以三性攝五法故。依漏無漏攝,則正智 真如皆無漏也,即皆圓成實也。依為無為攝,則唯真 如是無為,餘之四法俱有為。是故但攝真如為圓成, 餘皆依他起也。 以上所引瑜伽、深密、中邊、五法攝三性,皆有錯誤。 楞伽經云:名相二法攝遍計所執,分別攝依他,正智真如攝 圓成,是為佛法,不墮諸過。以此例瑜伽、深密、中邊,則 各有攝法不盡過,以五法但攝依圓,不攝遍計故。瑜伽則復 有識法不真錯攝之過,正智本類真如,誤攝依他故真如是體 ,正智是用,用外無體,體外無用,體用如如,以體攝用即 一法,從體起用即二法。 247頁 是故可以說一,可以說二。又正智非有為法,以正智用即體 ,體即用,體用不二故。無所作為,不同妄心心外有境,有 所作為故。又正智不能離真如,無真如不成正智故。真如亦 不能離正智,無正智不識真如故。是故正智真如雖是二法, 不可分攝,猶如名相是二,其性是同故。又云:餘四法皆依 他起,甚無道理,以此中有無性別真妄不同故。佛說三性, 復說五法者,一切法以性別,則有三,以法別,則有五,以 識別,則有八,以無我別,則有二,其實皆言一切法也。 以三性攝五法則可爾,若五法相望,則既立五法,云 何可攝正智於真如而餘非耶?若如是則立四法可爾, 何用五?又真如應不遍一切法,即應非一切法法性, 或正智應亦諸法法性,應亦遍一切法。何以故﹖以俱 真如故。或無明亦應遍一切法,何以故﹖以俱有為故 。如正智。如是則正智應即無明,無明應即正智,正 智無明既爾,佛及眾生亦然,染淨互乖,法相淆亂, 大不可也。 此段專談正智的歸屬。若耶正智真如同歸圓成,則不成 五法,若將名相分別正智同歸依他,何以不妨五法耶?正智 真如同攝圓成,即欲正智真如同一法者,餘之四法同依他, 何不要四法同一法耶?汝之四法同攝依他,實有不同類之過 ,以名相與分別不同類,分別與正智更不同類故。唯正智與 真如,則無異類之過,正智實同真如遍一切法,為諸法之法 性,何以故?佛說大地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為因妄想執 著,不能證得。又諸佛證真如,必具般若智故。諸佛得般若 智, 248頁 必證真如故。又眾生但有真如,無正智,則同木石故。若但 有正智無真如,則有心而無身,無此理故。但正智與無明不 得比例,不同類故。諸佛正智,可遍於一切眾生,一切眾生 無明,不能遍於諸佛,真妄不同,何得比例耶?正智非有為 ,已如前說。如是正智與無明不同,佛與眾生各別,染淨清 明,淆亂何有?若如汝說,正智不同真如,而與無明同為有 為,正是染淨淆亂,大不可矣! 然經有云:佛與眾生平等平等者,依無為說,依法性 說也。又云:煩惱即菩提。佛未成佛,以菩提為煩惱 ,佛已成佛,以煩惱為菩提者,此就取不取說,住不 住說,非謂菩提煩惱自性無差別故而說也。菩薩希求 菩提不亡相故,有執有取有分別,此為菩提,彼為煩 惱,即彼菩提而成煩惱矣!成佛以後,無執無取,心 得無住,得無住故,都無分別,而以無相一相之行緣 一切法,照見諸法自性皆空,平等平等,煩惱相不可 得,菩提相亦不可得,以一切法性皆如故。煩惱如, 不異菩提如,菩提如,不異煩惱如,就法性說,故云 煩惱即菩提,以煩惱為菩提也。如必隨名言而執著者 ,則佛既成佛,習氣永斷,豈尚有煩惱在?而以之為 菩提,菩薩既未成佛,菩提本來成就,豈得以之為煩 惱也。 佛與眾生平等,依法性說則可,依無為說則不可,以諸 佛無為,眾生有為故。諸佛若有為,佛即成眾生,眾生若無 為,生即諸佛故。凡依性說,悉皆平等,凡依相說,悉皆不 平等,是故不 249頁 得於相上談平等,於性上談不平等。又云:煩惱即菩提者, 先當認清煩惱與菩提的真象,然後再談即,則與經云,自然 相應。料簡不識菩提,亦不識煩惱,故言菩提必以煩惱而成 ,煩惱必以菩提而成。依此說,依彼說,結果則佛不得菩提 ,無煩惱之所以故,眾生不得煩惱,無菩提之所以故。當知 佛法是天然而然的,非私情支配所能相應,原夫菩提煩惱, 是敵體相反,不是二法對待,菩提是心之本體,煩惱是心之 變相,一虛一實。又當知道,以菩提為煩惱,以煩惱為菩提 ,菩提是本具,一念不覺,變菩提為煩惱,故曰以菩提為煩 惱,猶如變水為波。曰以水為波,諸佛轉煩惱為菩提,故曰 以煩惱為菩提,猶如轉波歸水,曰以波為水。如是可知諸佛 菩提,即眾生煩惱,眾生煩惱,即諸佛菩提,無二法也。但 轉波歸水,波相皆空,唯獨一水,是故諸佛菩提,絕對待, 亡能所,即無能緣所緣之分別矣!料簡曰:成佛以後,無執 無取無分別。又曰:以無相一相之行緣一切法云云。彼不知 一落能緣所緣,即有執有取有分別也。照見諸法自性皆空, 則落小乘境界,煩惱菩提皆不可得,則又落空亡矣!所證之 菩提果空故。煩惱如,不異菩提如,則是囫圇吞棗,真妄不 分。然則,諸佛破煩惱證菩提,反不如眾生無求無證矣! 諸有不達真如義者,以聞真如為諸法實性故,以聞真 如常一故。便謂真如為諸法體,能生萬法,如水起波 ,濕性不壞。又或謂無漏功德,名為真如,能熏無明 等。夫真如能生,應非無為,一法生多,因不平等。 無漏功德,為真如故。正智應非有為,正智能熏無明 故。 250頁 應不能起對治,法性既乖,緣生亦壞,對治不起,還 滅不成,性相體用一切違害。此則邪見謬執,是外道 論,非佛法也,如是明法性之義竟。 既說真如是諸法之實性,而不許真如為諸法之體。然則 ,實性實相之外,另有法體矣!性外有體,體非我體,無體 之性,焉稱實性,無體之相,焉稱實相。若曰非真如外,另 有實體,諸法性空,無體也者,正因諸法無體,故以真如為 體。若諸法有體,何須說真如為諸法體耶?若曰:諸法無體 ,亦不以真如為體者,此如波無體,亦不以水為體,則成無 水之波,類魔說矣!當知性所以稱實者,然其有體也。性若 無體,焉稱實名,相所以名假者,然其無體也。相若有體, 焉稱假名乎?識者聞實性之名,即知是諸法之體矣,何須多 辨也。如水起波,濕性不壞。即此比量,是為真如生萬法, 生即無生之標準,以無真性不成假相故,有假相必有真性故 。真性不可見聞,若不以比量為標準,則可以隨嘴而說,無 考證故。汝言真如是諸法之實性,不是諸法之實體,實性不 可見聞。請示比量,若無比量,焉有此理乎?佛說諸大乘法 ,皆以實相為體,此聖言量也。又水以濕為性,離濕則無水 ,火以暖為性,離暖則無火,風以動為性,離動則無風,地 以堅為性,離堅則無地,此是性為相體之現量也。若如汝說 ,性不是體,應離堅濕暖動,而有地水火風,今不然故。汝 言無有是處,至於真如能生,應非無為者,如水生波,水豈 有為乎?水生波,有為在風,不在水,真如生萬法,有為在 無明,不在真如,可了然矣,又言:一法生多,因不平等者 251頁 ,一水生多波,一金成眾器,事實昭然。汝若不許,則有違 現量過。若曰平等,不但一多不平,一言因果,已不平矣。 若真到平等之地,即亡能所,絕對待。若在生滅法上求平等 ,無有是處。凡心於假相上立功德者,名有漏功德,心於實 性上立功德者,名無漏功德。如是無漏功德,非真如不能成 ,故說無漏功德名真如。若心背實性,而住於假相者,亦名 背覺合塵,是為無明熏真如,生起一切假相法。若心背假相 而住於實性者,亦名背塵合覺,是為真如熏無明,還滅一切 假相。如是而論,不乖法性,不壞緣生,生起還滅,性相體 用,無不俱備。若如汝說,真如非有,法性是無,法性既無 ,緣生何有?既無生起,云何還滅?如是性相體用,世出世 法,壞盡無餘,此則邪見謬執,是極頂的空亡外道論,非佛 法也。 復次上來雖已分別二論,別顯法性緣生,然於此當知 ,法性之性,依緣生而體顯,緣生之相,依法性而用 彰,即有而空,空非惡取,即空而有,有非所執,即 此非所執之有,名為妙有,即此非惡取之空,是曰真 空。妙有真空,體非離異,既非離異,則即有而有見 除,即空而空相遣。是故相宗言有,則曰假有,性宗 言空,亦復空空,非有非空,是中道義。若夫於緣生 之外,而別求法性,於法性之外,而別求緣生,騎驢 覓驢,怖影急走,愚妄可哀,實相焉解也。 汝前云:欲知法性者,即當知諸法無性。此云:法性之 性,依緣生而體顯。性已無矣,體何 252頁 有也?又云:緣生之相,依法性而用彰。無性而能彰用,亦 是怪談。諸法無性,無性之性名為法性,猶如龜無毛,無毛 之毛名為龜毛,無毛之毛與有相之龜,毛是畢竟無,龜是畢 竟有,云何而能成體用之關係耶?如是假立姓名,空翻花樣 ,欺世甚矣!又云:即有而空,緣生非有矣!即空而有,性 法非無矣此!如即龜而毛,即毛而龜,言雖似是,事實大非 。然空如龜毛,此非惡取,誰為惡取耶?有如生龜,此非所 執,誰為所執耶?即有而空,此係小乘之偏空,非真空也。 以空有俱空,是為真空故。真空即妙有,不得另言妙有,另 言妙有與真空相對,即成二邊故。即空而有,此係凡夫假有 ,非妙有也。妙有即真空故。總而言之,如汝所說,性無相 有,終成反對,要想性相合而為一,無有性是處。若真性欲 相合一,體用不二者,當反汝說。性有相無,猶如水與波, 水為波體,波為水用,是為體用不二,即有而空,如即水而 波,即空而有,如即波而水,是為性相一體也。空即有故。 空非惡取,有即空故,有非所執,水波俱空故。非有非空, 名為真空,濕性現前故,名為妙有。波外無水,故不能於緣 生外求法性,水外無波,故不能與法性外求緣生。如是契合 佛法,不違事實,名正而言順如汝所說,騎驢覓驢,怖影急 走,愚妄可哀,實相焉解也。 復次我佛說教,空有兩輪,說緣生有,所以顯示法相 用故。說法性空,所以顯示法性體故。知法有用,則 能正起功德,知法無體,則能悟入無得,以功德故。 劫量滿而即得菩提,以無得故。煩惱斷而畢竟涅槃, 般若大悲,妙用斯盡。是故悟知緣生法性義者,即於 佛法 253頁 名為悟入矣! 自不明理,又欲累佛,佛於何經說空有兩輪耶?我佛出 世,特為破空有二邊,說緣生空,所以破凡夫生死煩惱也。 說法性空,所以破二乘生死煩惱也。二死亡,則福慧足。若 諸佛於緣生法中起作用,立功德,則無異於凡夫有漏功德矣 !最特異者,諸法有用而無體,猶如無皮而有毛,真怪事也 。佛教常說,轉生死成涅槃,轉煩惱成菩提。彼曰:功德滿 ,即得菩提,煩惱斷,畢竟涅槃。此如騾頭馬嘴,張冠李戴 ,笑煞世間人。彼不知生死涅槃、煩惱菩提,各有因緣,不 是可以隨意支配的。猶如轉波成水,是一定而不可移的,以 波體是水故。若隨意改說,轉波成金,非大笑話乎?又如轉 器成金,是一定而不可移的,以器體是金故。若隨意改說, 轉器成水,非大笑話乎?此可為學語而不生語義者之一大警 誡。彼但說斷煩惱,不說斷生死者,我知之矣!生死斷緣生 即壞,以保存緣生故,所以不斷生死也。彼意甯可壞佛法, 決定不能斷生死。料簡之意如此,學者可以覺悟矣! 復次我佛既以空有兩輪說一切法,一切法俱不離此兩 輪,是故菩薩住持正法,亦不出空有兩宗。文殊、龍 樹據般若以明空,空有空空,所以顯法性也。彌勒、 無著,本深密以說有,能變所變,所以顯緣生也。然 空有不相離故,即空而用,以顯即有而體亦彰。平等 平等,無欠無餘。即此二宗,攝大乘盡,真言秘密, 金胎兩界,金剛說有,義本法相,胎藏說 254頁 空,理依法性。毗盧釋迦,立教無二,文殊彌勒,義 不相乖,般若深密,俱了義教,或以密意方便言說, 有了不了。諸有智者,固應隨順聖言,悟入實相,不 可因言起執,伐異黨同,以尊己卑人,謬相高下也。 龍樹據般若以明空,且不論。如何是無著本深密以說有 ?考深密經自言,於今第三時,說一切法無性,不生不滅, 本來寂靜自性涅槃,無自性性。觀此解深密說諸法性空。涅 槃性空,與般若有何異乎?汝言無著本深密以說有,憑空造 謠,欺自乎?欺天乎?佛教空有,即世間善惡,世間止惡為 善,佛法以空破有,有是病,空是藥,有是生死,空是涅槃 ,故佛教之空,不是對有之空。所謂空者,遣離義,如有是 空,空亦空,亦有亦空亦空,非有非空亦空,離四句,絕百 非,離、絕,即空藥也。四句百非,皆有病也。若云:有是 有,空亦有,亦空亦有是有,非空非有亦有,如是即增眾生 病矣!是以我佛出世說法,不論大乘小乘,皆以空為法,小 乘空有,大乘空空,有空俱空,大事完畢。至於說緣生,乃 隨順眾生說生死,說病之因緣,要令眾生知生死是病,是苦 ,非法身本具,非佛法也。料簡說:佛說空有兩輪,正法有 空有二宗,是誑妄之言,非佛法也,考空有二宗,始於護法 ,護法以前無此事。龍樹雖述般若,亦不以空為宗,無著雖 述唯識,亦未曾以有為宗。同是演揚佛法,毫無門戶之見。 所謂唯識者,了前境皆空,唯獨有識,故名唯識。所謂般若 者,照一切法空,名曰般若。如是般若與唯識,不啻八兩半 觔,何異之有耶?若佛 255頁 法實有空有兩輪,如是最大的綱宗。而護法清辯皆不識,互 相破爭,乃至分河飲水,如是魔邪之見,後人當以他為戒, 何反宗而學之,續為魔子魔孫也。 若夫誤解經論,妄逞私心,執似我之真如,說一因之 緣起,同外道言,違內法理,沉迷不返,自不知非, 乃復謾自立宗,敢云判教,四時五時,支離異說,褒 貶小大,抑揚有空,須彌山王,自處圓頓。夫如是, 則應吾佛智悲前後有其勝劣,法理法性,終始有其減 增,二諦之外,別有教理矣!理無可通,言無所據, 吾何取焉? 駁議至此,可知料簡誤解經論,妄逞私心,執似有之真 如,說無因之緣起,同外道言,違內法理,自不知非,乃復 謾自立宗,敢云佛教有空有兩輪,支離異說,褒揚邪教,貶 抑正法。夫如是空有平等,則吾佛不應有轉生死成涅槃心外 無法等說。至於智悲勝劣,法理減增。是為吾佛對機而談, 大小頓漸,教有明文,何言理無可通,言無所據耶?若如汝 說,吾佛智悲前後無勝劣,則大小二乘從何而有耶?若法性 法理始終無增減,則三賢十聖之階差皆成妄說。如是之言, 真可謂理無可通,言無可據,反對正教,我何敢不駁焉? 復次二諦之理既明,觀行之義斯立,諸有志者,應始 從緣生門中,觀法幻有,虛偽不真,依他待緣,自無 主宰。以是義等,觀法無我,觀無自性,無我無自性 故,悟入法空,觀法空故,相不成實,是則無相,由 無相故,則入無願,以無願故,則無希求,無所貪住 ,是 256頁 則無住,以無住故,心則安住,心安住故,則得正定 ,由正定故,則發正慧,正慧起故,證無所得,則證 如如,證如如故,實達如幻,達如幻故,故了性空, 由此便從一切煩惱所知二障而得解脫。如是精勤修習 ,便得漸成菩提,觀行次第。略如是言。若夫其中精 密功夫,固非吾儕始業者所能道也。經論俱在,諸大 心正願之士,廣尋求焉。遵大王路,自利利他,吾誰 與歸,斷金莫喻。 料簡不識二諦,妄談二諦,已如前說。此說觀行程次, 教理不正,觀行不真,可想而知矣!佛教勸行者,由解教理 故。則得正慧,以正慧觀照緣生,諸法如幻,知幻即離幻。 此不同料簡說緣生如幻,即以如幻為真實法也。又緣生性空 ,又不同料簡說於緣生外,另有空性也。觀緣生性空,即出 三界,斷煩惱障,得偏真解脫,證入小乘有餘捏槃,此時心 住偏真,又不同料簡說無住也。料簡觀行,不外緣生性空而 已。其他境界,非彼所知。夫小乘回心,則觀自所證之涅槃 ,亦是假有,捨假歸真,即入一真法界,亦即真如。同觀一 切有情無情,同為我心之所變現,我心之外更無所有,是為 無所住心,亦名無所得心。以無所得故,破所知障,得圓滿 解脫,成無上正覺。觀行次第,略如是言,此中不同料簡, 對觀可知。料簡不但觀行次第紊亂,識法亦不真,以佛法比 較之,都似是而非,如佛教說心無所住,而彼則說以無住故 ,心則安住。心既安往,又說誰無住耶?蓋捨此住,入於彼 住,故曰無住,又曰安住耳。但又不知捨誰耶?入誰耶?若 捨此緣生 257頁 ,入彼緣生,若猿猴攀樹,捨一取一,是為料簡之無住,嗚 呼悲哉!佛說無所住心,此心即本具之真如心,不同料簡所 說之緣生心。以凡是緣生,皆有所住故。又凡從緣生,皆有 所緣,緣即住故。如是無所住心,不從緣生,無所緣境。古 人所謂虛空粉碎,大地平沉,然後可與談無所住心矣!料簡 雖學說無住,何曾夢見真無住哉?料簡又說達如幻,了性空 ,即為破所知障,彼以此二為真實知故。其不知達如幻,了 性空,正是所知障,障汝本來面目,若離如幻性空,返觀能 達能了之自心,是為識汝真面目,亦名如實知。是則名為破 所知障,以凡有所知,皆是障故。名所知障,目前無所知, 是為破所知障。料簡的主張,以緣生為夢幻,以法性為虛無 ,畢竟無真實法。如是諸緣分散時,彼必落於空亡,縱然許 汝死而再生,生死不斷,常在夢幻之中。汝何不思,既有夢 時,豈無覺時耶?若有覺時,汝不欲取,汝之自願則可,若 以此料簡正法,阻止他人,常住幻夢,而不覺悟,我以為切 不可也。 以上雖種種發明緣生及法性之理,而緣生之層次,法性 之差別,實未明了。又經論或說空性,或說實性,究竟如何 ?若不徹底了解,終難免於誤會,特再總表示之: 258頁 (法性) (緣生) (譬喻) │ 世間法┤因 亦名共性,四大合成故。 │ 緣生法┤緣 遍計所執自性──────────────┤ ├──┐波名 亦名無性,無自體故。 │ 所造色┤生 │ │ 現 行┤所 │ │ │ │ 出世法┤分 │ 亦名自性,有自體故,非四大合│ 能生緣┤別 │ 依他起自性 ──────────────┤ ├──┤水相 成故。亦名遍空性,離諸相故。│ 能造色┤緣 │ │ 種 子┤生 │ │ │ │ 佛 法┤不 │ 對前虛假性,故名真實性。又名│不生滅法┤從 │ 圓成實自性 ──────────────┤ ├──┘濕性 無性之性,為前無性之體性故。│ 真 如┤緣 │ 種 性┤生 以上名三而體一,從濕性而現水相,由水相而變化波浪 ,冰霜雨雪等,一切諸法,真如分別生七大,七大和合生一 切法,亦復如是。經論中或稱諸法無性,共性者,指遍計性 而言也。或說諸法自性者,指依他性而言也。或說實性,真 性者,指圓成性而言也。明了此義者,一切性名各有所指, 不了此義者,則張冠李戴,或執一忘一切,惑亂世人,淆訛 佛法,已顯正義,次簡似教。 259頁 自來相似正教,諸偽經論雖無量種,而流行最廣,立 義最乖者,大乘起信論一書為最。以是之故,特先料 簡。 古人料簡偽經,護持正法者,必有確實證據,否則徒自 勞苦,人不信也。今恩洋欲以己見,毀謗正法,豈但世人不 信,實是自揚家醜。 將欲料簡,先述此論要義。以下總述起信論綱要,義 如起信論,故不實錄。 如上所云,而大乘起信論之所立理,可得言焉。就法 而論,則曰一心,此之一心有二種門:一者真如門, 謂即諸法真如體。二者生滅門,謂即真如自體相用。 體謂體大,相謂相大,用謂用大,即此三大,名為摩 訶衍。義云:何為體?可曰心之自體,亦可曰物之本 質。何為相用?謂即心物之現象作用。即此真如體, 有其空不空二義。空者以真如為一切諸法大總相法門 體,而不可名言詮表計度想像故。所云不空者,以此 真如具有相用諸功德,能生一切諸法故。而生滅門中 ,又有覺不覺二義。覺者謂諸無漏功德,是名本覺, 由此則能趨向涅槃,廣濟眾生,實證真如。所云不覺 者,謂即無明染心,由此而生三細六麤,造諸惡業, 受諸苦果,流轉諸趣不得出離。又此二種 惜覺義,有其同相,以皆同以真如為體,如瓦與瓶 ,同微塵性;有其別相,以自相有別故,如瓦形異瓶 。又一切諸法既皆同以真如為體,何以有於染法?則 曰:依無明熏習真如故,則有染相。又既有染法起, 云何淨法 260頁 得生?則曰:以真如熏習無明故,則無明而有淨用。 以是因緣,一切諸法皆同真如而有染,一切染可趨真 ,流轉還滅以是為本。 如上所明,大乘起信論之要義,率盡於此。復表 列如次: ┌─┐ ┌不空義 │阿│┌真如─(體)┤ │梨││ └空義 心┤耶├┤ │識││ ┌相┐┌覺─本覺─(法身報身應身)─還滅 │ │└生滅┤ ├┤ └─┘ └用┘└不覺-無明-妄心-(三細六麤)-流轉 以上雖述起信要義,其中亦有誤會處。如云:空者以真 如為一切諸法大總相法門體云云。而起信說:真如空者,離 一切諸相,故曰空也。又云:不空者,以此真如具有相用諸 功德,能生一切諸法故。起信言真如不空者,為一法界大總 相法門體故。料簡以空為體,以不空為相用,皆誤會也。而 起信言真如但表體,不表相用,以相用皆表於生滅門中故。 如是則此論所云之真如者,為一實物,其性是常,其 性是一。以其常故,性恆不變,以其一故,遍一切法 ,以為實物故,能轉變生起一切法,而一切法皆此真 如之現象及與作用。是故萬法之生從真如生也,萬法 之滅復還而為真如也。是故真如稱為一法界大總相法 門體 261頁 。又說真如自體復有相用。又云真如即二義:一者空 ,總體之相,不可以言說分別等故。是蓋以言說分別 等,但是別相,亦但能詮表於別相,如一微塵,不能 表示妙高山故,如一波浪,不能表示大海水故。以是 因緣,一切分別言說,皆與此大總相法門體不相應, 是故說之為空。二者不空,以具有無量功德,能生一 切世間出世間法故。是蓋以一切法從真如生,真如總 攬此一切法為體,有體有相有用,不可說真如體空, 是故說名不空。如是空言,表示真如至高無上絕對無 待義,不空言,表有體有用有無量無邊功德義。真如 之生萬法,則真如分而為萬。如水起波,雖分為萬, 性皆真如,如波雖多,性皆是水。是故說云:覺與不 覺有二種相:一者同相,謂如種種瓦器,皆同微塵, 無明無漏種種業相,皆同真如性相。萬法之滅也,則 萬法合而為一,如波滅成水,是故說云:唯心相滅, 非心體滅,心體即真如也,心相即萬法也。是故說真 如是一,萬法非一,真如是常,萬法非常,真如為真 ,萬法幻起。 上來重述真如,依然似是而非,以真如非一實物,其性 是一是常。論云:真如離一切相故。又云:真如唯證乃知, 不可心思言議故。凡以言議真如者,即落第二門,非第一義 ,是故論以真如門獨表體,以生滅門表相用。而料簡未解此 義,故說真如有體有相有用,為一實物。其性是常是一云云 。如料簡所述,第二門義,已義理精微完密,如天衣無縫, 料簡雖反覆尋求無疵可得, 262頁 如似蚊子上鐵牛,無有開口處。非特料簡於真如無開口處, 即使十方諸佛通身是口,一時發言,於此真如,亦不能加以 毀贊。以舉心即錯,動念即乖故。唯有盲然無知者,亂說是 非,猶如仰面唾,徒然自污。 真如之義既如此,此與般若瑜伽真實佛法有何異耶? 曰:如前法性中明,其異有三:一者,佛法所云:真 如無實體,而是諸法空性。此則謂真如即體,而是諸 法本質。二者,佛法真如都無有用,性非能生,不生 萬法,但以有萬法故,而真如之理即存。而此則謂真 如能生萬法,以有真如故,而萬法起。三者,佛法云 :真如非以有一常分體故,諸法依之而有生滅,但以 諸法生滅無常故,而顯此無常之常性,名之曰真如。 此則以有一真如常住之實體故,諸法隨之而生滅,有 如是等差別可得。又此論中所云:真如能生故,性是 有為,即非無為,而佛法真如則是無為,亦各不同。 既有如是之不同,是非不能並立,真妄豈得俱存?吾 人既不能謂般若瑜伽等所言者非佛法,更不能謂彼所 詮真如為背法性,則起信論所立之真如為背法性,其 理決定,是為此論第一大失。 料簡以般若瑜伽校正真如,可謂正大光明,起信之非, 不待言矣!但般若瑜伽言真如,如彼所言耶?不如彼所言耶 ?起信言真如,如彼所言耶?不如彼所言耶?皆當別論。考 真如在瑜伽論中,為三性中之圓成實性,在五法中,為最後 一法。彼說瑜伽言真如無實體,實是捏造謠言,惑 263頁 亂人心。真如是五法中三法,又不同彼以真如為所言之理。 又不但瑜伽作如是而說真如,凡是佛之經論言真如者,無不 說真如是諸法之實性,性即體也。若諸法性皆空無實體者, 則火不應能暖,水不應能濕,風不應能動,地不應能堅,以 法性有名無實,說說而已故。今則不然,火中必有暖,離暖 則無火,水中必有濕,無濕則無水,風中必有動,無動則無 風,地中必有堅,無堅則無地。是則非但法性不空,亦反汝 說,以緣生空法中有實性故。起信論云:真如離一切相。彼 云:真如是一是常。亦是捏造。又起信說:諸法生滅,事在 生滅門,真如門中無生滅法。彼則云:真如能生諸法。如是 料簡不但毀謗起信,亦誣罔般若瑜伽。此逞一己之私,擾亂 正法,欺誑世人,罪甚!罪甚! 復次,如是真如能生萬法者,不但違失法性,亦失壞 緣生。所以者何﹖如前緣生抉擇義中所明,諸緣生法 ,能生所生,性必平等。凡能生者必為所生,能生所 生,俱為緣生,既為從餘生者,即復可生餘,所生無 常故,能生亦無常,所生非一故,能生亦非一。今汝 真如能生萬法,萬法從真如生,而真如不從餘生,真 如但能生,而非是所生,真如性常一,萬法非常一。 有如是等之不平等,是為不平等因,因既不平等,則 汝真如與諸外道、梵天、上帝、時方自然世性我等, 有何差別?又既諸法俱從真如生,而真如是一,是則 無明正智,有漏無漏,善染無記,共一因緣,共一因 故,無明因即正智因,有漏因即無漏因,善因即惡 264頁 因,惡因即善因,因既雜亂,無漏應生染業,三毒應 起大悲。以是義故,失壞世出世間一切法,是即第二 失壞緣生義。 汝言能生所生俱從緣生,性必平等,皆是杜撰、無根之 言,無有是處。所以者何?四大是能生,一切法是所生,此 是事實昭然,佛所常說。四大和合,能生一切法,一切法和 合,不能生四大。即此一事,可證汝說能生所生,俱從緣生 ,性必平等,皆成杜撰。又如汝說:種子生現行,現行熏種 子,互為因緣者,當知種子生現行,是親因緣,現行熏種子 ,是增上緣,無而忽有名為生,名為因緣生,轉生成熟,名 曰熏,名曰增上,能生所生,亦朗然性別不同。若能生所生 性平等者,當云種子生現行,現行生種子,不當云熏種子, 或云現行熏種子,當云種子熏現行,不當云種子生現行,以 生與熏,性差別,緣不同故。汝若云:人生人,物生物,能 生所生俱從緣生,性平等者,汝豈不知佛說生法,有十二類 ,非但人物而已也。如胎生生胎生。則如汝說,能生所生俱 從緣生,其性平等。若濕生眾生,無情而生有情,生緣亦別 ,性亦別矣!至於化生眾生,則更遠汝說矣!當知人生人, 是為凡夫妄見,父母無四大,即無能生性,四大和合為諸法 生因緣,父母亦從四大生,此猶是妄計有生,實則無生,無 生是正法。汝言有能生所生,何得異外道梵天上帝種種生計 乎?汝以外道邪見料簡正法,即欲正法隨汝成邪?我不知汝 是何用意耶?又云:真如是一,正智無明同一因過者,汝又 不知正智與無明,如何差別,一念妄動名為無明,歇妄歸真 265頁 ,名為正智,正智與無明,雖無二體,一生起,一還滅,一 真一妄,何得同日語也?此如水起波名為無明,波還水名為 正智,水波雖無二體,而虛實則大異矣!至於世間之喜惡無 記,善是我作,惡亦我作,無記亦我作,其因體何得異耶? 假若善惡無記實有之性不同,則汝唯識何能成立乎?汝只顧 押倒他人,而不知深陷自己,可憐愍者。 復次如此論中所云:真如自體,從本已來性自滿足一 切功德。又云:一切凡夫聲聞緣覺菩薩諸佛無有增減 ,無生無滅,畢竟常痤央C體既如是,用亦應然,所 生諸法,應同一清淨相,如何得有凡聖三乘,善惡業 果,世出世間諸法差別?而彼答言:以不覺故而起於 念,以有念故,生於無明,無明風動故,染心起。應 復問彼,此之不覺,同覺性不?此之無明,從真如生 否?而彼答云:依本覺故,而有不覺,無明之相,不 離覺性。又云:覺與不覺,有其同相,譬如種種瓦器 ,皆同微塵。如是無漏無明,種種業幻,皆同真如性 相,能生既同,性相既同,覺性既同,更憑誰何云此 是無明,此是無漏,此是覺,此是不覺,自語相違, 無有是處。 本論云:諸法同體不同相,更不同用,所謂一體有無量 相,一相有無量用。汝言諸法既同體,用相應亦然,此言不 通至甚,何以故?如汝血肉之體是一,而具頭目手足等相, 而手而足等,各有無量作用,此是古今不變,人人相同之事 實,汝何不思?而言體用同一,而不許有差別耶 266頁 ?然則汝手足同是皮肉之體,汝足能行,汝手亦應能行,汝 手執捉,汝足亦應能執捉,體同而用亦應同故。又汝頭圓, 汝足亦應圓,汝足方,汝頭亦應方,體同相亦應同故。如此 無知之論,實足以令人噴飯。論云:種種瓦器,皆同微塵, 體同而相用別,明若日月,汝於法理不明猶可,於譬喻不明 ,非不明,乃有意破正法也。若汝有大神力,破壞正法,當 先破此譬喻,種種瓦器,皆同微塵,然後諸法皆同真如,則 不破而自破矣!若如種種瓦器,皆同微塵之事實不能破,汝 雖說諸法不同真如,乃徒然自欺,誰受汝欺耶?又如有言: 種種瓦器,同以微塵為能生,同以微塵為體,同以微塵為性 相,而瓦器有碗缽缸盆等之各別。汝謂此人前言同,後言別 ,自語相違,無有是處,汝自回思,能無妄責之慚愧乎? 難者云:若謂一切諸法同一真如,便有如是等過者, 然則汝云法性不遍一切耶﹖又汝教中,豈不亦說,萬 法唯識等耶﹖答:實有是言,然我不說法性為因,能 生萬法,但說因緣生法,同一空性,故我無過。又我 所云唯識等者,如前已明,但遮外境,不謂心心所法 漏無漏等諸法皆無,攝劣顯勝,言唯識等,豈謂善染 共一種生?故我無過。 汝言因緣生法,同一空性,不說法性為因,能生萬法。 此汝自欺自誑,世間無此事。如世間有情無情之生法,同以 四大為體性,世間之瓦器,同以微塵為體性,雨露霜雪,同 以水為體性,桌椅台几,同以木為體性,瓶盤釵釧,同以金 為體性,我找不出那一法以空為體性耶?假使諸法 267頁 中有以空為體性者,有不以空為體性者,汝言即失當,何況 諸法全無以空為體性者,而說諸法同一空性,非自欺自誑而 何耶?又緣生與法性,既無能生所生之關係,則截然一法, 空性自空性,緣生自緣生,何得言空性是緣生法之性耶?如 水能生波,故波以水為性,其餘雖有無量無邊一切諸法,皆 不得為波之性,以不能生波故,可知性是能生之義。汝言性 不能生,未解性理也。性外有相,大違唯識,其過無量,何 言無過耶?佛說緣生性空者,緣生性空,因緣性不空,即所 生性空,能生性不空,以所生無性故。而以能生為性,若能 生所生俱無性,如虛空生虛空,然虛空豈有能生所生之理乎 ?汝偏執緣生性空,不顧因緣自性,斷章取義,正法纔違, 邪見叢生,真可謂差之毫釐,失之千里矣! 又汝所云:真如無明互熏習故,染法淨法起不斷者, 真如無為,既非能熏,亦非所熏,能熏所熏,義皆不 立,如何得與無明相熏習起?倘云:熏習應非無為, 即非真如,自性差別。如是乖返,甚可哂也! 汝言真如不能熏無明,然則,無明如何而能轉成正智耶 ?汝若云聞正法,再問什麼為正法?當云佛所說的真如法, 名為正法。汝許正法熏無明,不許真如熏無明,甚可哂也! 又問:正法是有為耶?無為耶?我且不說正法是有為,是無 為,猶如香熏衣,試問香是有為耶?是無為耶?香非有為, 而能熏衣,正法非有為,而能熏無明,真如亦是非有為,何 以不成能熏耶?佛法不可思 268頁 議,非私心所能揣測也。 即於此中有設救言,我云真如,正智所攝,俱無漏故 ,皆圓成實,中邊深密攝法既殊,故我真如性攝有為 ,性有為故,熏習何過? 一切法各有一定之理,豈可以隨人言說,而判斷諸法之 曲直耶?二說不同,兩說俱可,一法豈有二理乎?此等孩童 之見,自無主宰,隨人舌根所轉,焉名智者耶?當以諸法之 正理,判斷他人言說之曲直,則自己腳跟貼地,不失論者之 面目矣!此段雖是假設,亦知料簡自無正見。 此亦不然,真如正智五法之名,圓成依他,三性之名 。若以三性攝五法者,或攝正智以歸依他,有為性故 。或攝正智以歸圓成,無漏性故。如是相攝,義則可 然,若五法相望,真如名諸法法性,遍有為法。若謂 有為法中一為真如,則一切真如。若謂非如,一切非 如,如何正智可獨名如?苟正智可獨名如,餘不爾者 ,即立四法攝法已周,何為多事更立五法?如此之義 ,於前法性章中,已具顯示,此不更說。諸有智者, 應據聖言,勿以私心擅改法相。如是五法不可增減, 三性不可變易亦然。遍計依他及與圓成,性既決定, 義各有歸,徹始徹終,如是如是,不可損遍計一分以 歸依他,亦不可損依他以入遍計,圓成實性,義亦復 然。苟無聖言,而妄更動,私智自好,絕對不可。 料簡以正智作有為言之,又言即以此為料簡起信牢不可 破之理,其不知錯之又錯。當知正智 269頁 ,即諸佛之心,以離二邊,常與真如相應,故名正智。佛心 不生滅故,非有為,以有為即有生滅故。正智離二邊,故無 為,以有為即落二邊,不名正智故。是故一切經論皆言,正 智緣真如,未聞有言正智能分別名相者。當知有為唯凡夫心 ,小乘分別智,已非有為,以空諸有相故。汝以佛之正智同 凡夫妄心之有為,豈非錯之又錯乎?其實真如熏無明,正因 無為而能如是。若真如是有為法,則同世間之假相,熏生無 明,而滅正智,焉能熏滅無明而生正智哉?諸經論五法三性 攝合不同,亦當抉擇是非,否則以邪為正,以正作邪。以表 抉之: 名─┐ ┌遍計 ├─分段生──凡夫法 楞伽─┤依他 相─┘ └圓成 分別──變易生──小乘法 ┌遍計 瑜伽─┤依他 正智┐ └圓成 ├─無生滅──大乘法 真如┘ 觀此表,可知楞伽合法最切當,瑜伽合法錯誤甚多。瑜伽三 性,遍計無法可攝;則有空立性名之 270頁 過。五法不攝遍計,則有攝法不盡之過。依他攝名相,則有 渾亂凡小之過,依他攝正智,則有渾亂生與無生之過,圓成 但真如無正智,則有偏真不圓之過。楞伽反此,故稱合法最 切當。 抑又當知,縱如汝云:此之真如,淨依他攝,性有為 故,可相熏者,此亦不然。此熏習言,因緣義故。如 香熏衣,無者令有,名熏習故。正智無明,法既各別 ,如何乃得互相生起。異因生異法,如前已破故。縱 若救言,此增上緣,等無間緣,名熏習故,如業熏異 熟等者。此亦不然。正智無明,有漏無漏,性極相反 ,能治所治,能障所障,是對礙因,兩敵不並,尚不 得並起,何能隨順相引相熏,作開導依,增上緣。若 謂正智無明得相並起者,則三毒五逆即不障於菩提, 諸極惡人應得見道成佛,無分別慧,既不對治煩惱。 菩薩及佛,應還墮諸三途,深轉還滅,既並不成,即 壞增上緣生道理。 正智無明,性極相反,兩敵不並。誠如所言,因相反故 ,而能相熏。若並起者,則不能熏矣!何以故?熏者壞義, 非生義也,損義,非增義也。如香熏衣,熏壞衣之本味,而 成香味也。若衣之本味不壞,香味不能成故。衣味與香味, 性反不並立,故成熏也。若此香味與彼香味性同而並立者, 則不成熏矣!衣味如正智,香味如無明,香熏衣,如無明熏 真如,衣味熏退香味,如真如熏無明,人皆知香熏衣,而不 知衣亦熏香,以衣味不復生,香味不能退故。猶如正智不復 生,無明不能自破故。又如明去暗來,暗去明來,菩提成煩 惱,煩惱成菩提。此皆性反不並立,而成 271頁 種現也。料簡要能熏所熏並起性同,此未了熏義也。 若復難言:若謂正智無明增上義,則諸凡夫既並有漏 ,有漏無漏既不相生,如何得有見道成佛等事?多聞 熏習,如理思惟,法隨法行,應皆無果。答:此非無 果,但漏於無漏有可增上,有不增上,非無所簡,一 切能增漏中善性,雖唯熏自,而愈熏愈強,遂能引發 無漏,作勝增上緣,漏中無明,無引發義,不能增上 。於其可作增上者,而得增上,云何無果﹖ 有漏無漏,其性相反,有相害義,無增上義,有漏善因 ,還成有漏善果。若有漏善,成無漏果者。如種瓜得荳,豈 有此理?又有漏能引生無漏者,無漏亦應能引生有漏,則佛 有成眾生之過。當知染法以無明為能熏,淨法以真如為能熏 ,若聞有漏法,則熏害無漏,而生有漏。若聞無漏法,則熏 害有漏,而生無漏。是故眾生成佛,非聞佛法不可,即非真 如熏無明不可也。然則,佛聞有漏,亦應熏無漏,而生有漏 耶?不然,當知聞法有受熏,有不受熏,如眾生聞正法,信 者受熏,不信者不受熏,諸佛聞有漏法,知其虛假,而不信 受,即不受熏,故不成種。 此復云何?謂有漏位中,雖有無明等煩惱心所,亦復 有十一善心所,及別境中念定慧等。以是義故,於有 漏中亦有善染損伏等事,以諸善染不相並故。是故善 心起時,煩惱即伏,善心既有伏染之力,亦有引發增 上開導無漏之功。所以者何?性俱善故,相隨順故, 可增益故,伏損煩惱,作前驅故。以是義故,信勤念 定慧之有漏五根,能引生同類之無漏五根, 272頁 無漏根生,同時則有根相應心王之無漏淨識,及妙觀 察智。平等性智起,此智起故,遂得見道。生如來家 ,聞法熏習,得果如是。 此係有漏因,生無漏果之餘義。雖有如是種種曲引,總 是因果不相應,亦即未明善有世間善、小乘善、大乘善之分 別,渾然曰善,能伏煩惱云云,無有是處。 又法為無漏等流,就聞邊言,雖能熏是漏,而就法邊 言,則能熏是無漏,非謂不能直親熏習故。并此資助 引生而不能,但所引者善根,非無明耳。故我正教自 無有過,還滅義成。 料簡是一等的門外漢,在這裹胡亂分別漏與無漏。當知 凡是有能聞所聞者,皆有漏法,非無漏法,凡是能熏所熏者 ,皆有漏種,非無漏種。何以故?無漏法無說無聞故,無漏 種不熏而熏故。汝云所引者善根,非無明,試問善根是有漏 善耶?是無漏善耶?若是有漏善即是無明,若是無漏善,即 是正智,無明引正智,汝所不許,正智引正智,余亦不許, 以已有正智,無須引生,未有正智,誰為能引。如是汝說引 生無漏,無有是處,亦即是還滅不成。當知正智,唯無明能 引生,所謂無明不去,正智不來。猶如明能引暗,明不去, 暗不來故。料簡不明此理,而除卻無明,別說正智生起,猶 如不息燈火,別求暗來。嗚呼愚哉! 即依此理,汝所持論,還滅不成。所以者何?正智無 明不相生故。而起信論於染心中無善心所,三細六麤 ,心意意識,無不皆從無明生故。又云:無明能生一 切染法故。善根無一 273頁 ,明慧何依,長溺迷途,曷其有極? 起信論云:無明熏真如,真如熏無明,生起還滅,自然 成就。即諸經論說,轉煩惱成菩提。唯汝不許無明轉成正智 ,則不許轉生死成涅槃,轉煩惱成菩提,故我說汝還滅不成 ,生源不息,無物言還故。汝已自錯,而復以錯責不錯者, 其錯甚矣!起信說無明生一切染心,此對真如而言。所言染 者,心對塵也。六識緣六塵,故名染心,六識作善作惡作無 記,皆名染心,皆不離塵故。七識因不緣六塵,名為淨心, 而緣偏空故。亦非真淨,唯真如離六塵,離偏空,故名清淨 無染。法相宗謂六識作惡為染心,作善為淨心,未了淨義也 ,若六識作善名為淨心者。然則,六識不應名雜染心,以染 中有淨故,是為自相矛盾。若云眾生唯染心,即無淨心者, 起信論真如為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從淨起染,全染是淨, 轉染成淨,染淨不二,故不對立。汝於染心外另有淨心,染 淨對立,成二法耶?二法即同魔說,法外有法故。 若復救言,起信自云:真如常住,具諸功德,無斷壞 故。無是過者,即仍有前失,以既常住具諸功德,則 彼極相違之無明不覺法,無因無緣不得生故。亙始亙 終,應無有染法起,則應世間法不成。若謂無因無緣 忽然念生名無明者,無因而生,非釋種故,應世出世 法皆無因生,何勞別立真如、如來藏、阿賴耶等? 料簡不通佛法,亦不明生法,何以故?楞嚴經云:無明 為生法之生因,無明無因。淨名經云 274頁 :無住為一切法本,無住則無本,從無住本立一切法,以一 切法無元本故。是以佛說一切法無生,又說如夢如幻。若無 明實有因生,則一切法有元本,皆成真實生法,不應說無生 ,不應說如夢如幻,依無明觀一切法,一切法皆從緣生,依 真如觀一切法,一切法皆無生,一切法緣生是佛說,一切法 無生亦是佛說。汝何以但取緣生,不取無生耶?又汝謂無因 生有過,有因生即無過乎?有因者,有自因耶?有他因耶? 有共因耶?除此三種因外,更無有因。汝自在過中而不覺, 迷倒極矣! 又如何復說,又諸佛法有因有緣,因緣具足,乃得成 辦。若謂真如本一,而有無量、無邊無明,從本已來 ,自性差別法爾有者,則汝無明應不與真如同性,應 不依真如生,既不依生,如何云真如為一法界大總相 法門體?又云:覺與不覺同真如性,如種種瓦器,皆 同微塵,前後相違,自相矛盾,如是等類,不可勝舉 ,立義不堅,有如是過。 佛有時說:諸佛法有因有緣,因緣具是乃得成辦。有時 說:眾生本來是佛,不假修持。又云:狂心頓歇,歇即菩提 。汝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而復不知如來說法不同之所以然 ,執著一邊,抹煞一切,以非而非是,愚極。無明乃眾生之 本元,成佛之末路,非等覺不能破。以凡夫心而談無明,猶 如對生盲人說顏色,千喻萬喻不能曉也。起信論不說無明是 本有,亦不說無明是後生,但曰依真如而有無明,即依真如 而有無名之名字,非真如外另有無明法也。以不識真如,名 曰無 275頁 明,無明非實有物,猶如龜無毛兔無角,依龜而說無毛,依 兔而說無角。不了所說義者,說角是本有者錯,說角從兔生 者更錯,角無角故。是故角無生因。依真如說無明亦復如是 ,如是可知汝說無明是法爾而有,從真如而生,皆汝妄擬, 非起信之所說也。起信說真如為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不說 真如為無明之體,汝又誤會無明以真如為體,與真如同性, 無明非實有故。 窺師有云:數論人立自性三德,隨我思緣,起造諸法 ,所成大等,相雖有異,後轉變時,還歸自性,故說 大等皆無滅壞。今說真如起法心等,息妄歸真,還即 真性,則同數論,然說性常,色等生滅,此乃所立劣 數論宗。如斯所云,唯起信論適當之也。 數論人以自性三德,所成大等,皆無滅壞,是實有能生 所生也。起信云:真如隨緣成一切法,一切法如夢如幻,是 實無能生所生也。如是天壤之別,豈可同日而語哉?若謂無 所生,劣數論有所生者,佛法與外道法,亦異中有同,勝於 外道,劣於外道,一任爾言,謗法謗人之罪,一任爾當。 又起信論首說唯心,而曰一心開二門,真如生滅等, 以真如為心體,生滅為心相用等,此中真如生滅既破 ,彼所云唯心者,其理亦破,以合真如生滅以為心故 。彼二既破故,此亦破故。彼所云唯心,是似唯心, 實背唯識之理。所以者何?以一真如體,能生萬法, 有一因共因不平等因過,真如既即心體,是即此一心 體能生萬法也。是即此心有一因共因不平等因一切過 也。是偽唯心,非真唯心者,真唯心者,如前緣生章 中釋,唯識難已備顯示 276頁 ,故此不述。 起信論說,諸法從真如生,諸法即是真如,諸法皆假名 無實,因與無因,悉皆沒有,故不墮諸過。汝言諸法從因緣 生,諸法各有因緣,既然有因,不是自因,即是他因,不是 自他因,即是自他共因,除此因外,更無有因。汝自言諸法 從因生,已墮於一因共因不平等因之中,汝自昏迷不知,而 復以此簡責他人,誠可謂迷謬極矣!汝又言諸法唯心,又言 諸法各有因緣,非一心之所變現,如是前言後語,自相矛盾 ,復說他人唯心不真,無恥之極! 又彼定執,依不覺故生三種相,無明業相、能見相、 境界相,是稱三細。緣境界緣,生六種相,執取相、 智相、相續相、計名字相、起業相、業繫苦相,所謂 六麤。三細六麤,俱依無明次第而起,故云無明能生 一切染法。是則仍即共因不平等因失。又次第起故, 於一有情八識五十一心所,應無俱起義。 汝言次第起故,有心心所不能俱起過者,三十論云:初 能變八識,二能變七識,三能變六識,此非次第起乎?汝何 以不簡責耶?又凡夫只知有六識,至於七識,且不知有,如 何得俱起耶?又五十一心所中,有善心所,有惡心所,善惡 敵體相反,如何能同時俱起耶?又如惡心所中,貪瞋亦相反 ,亦不容同時俱起。又昏沉掉舉等,皆無俱起之理,汝言一 有情八識五十一心所,有俱起義,也是信口而談,無此事實 。 277頁 又無明為心所,八識為心王,心王從所生,王劣所勝 ,應名唯心所,云何說唯心﹖ 汝又謂無明即癡心所者,阿羅漢己將貪瞋癡等破盡,而 等覺大士尚未破無明。如是可知無明與癡心所,相差懸遠, 而汝即以無明為癡心所,如此無知無識之輩,而欲與馬鳴大 士爭高低,真可謂初生小犢不畏虎,聾子不怕雷。汝只顧私 心妄說,不畏欺誑愚夫,遺笑識者。 又彼所云:生滅因緣相者,所謂眾生依心意意識轉故 云云,而說一意有五種名:一者業識,二者轉識,三 者現識,四者智識,五者相續識。夫日用勢強智相應 心,分別染淨為第六識,異熟相續,五趣總報,是第 八識。轉識者,前七之通名,現識者,八識之共號, 而今並為意之別名,將謂第七末那,具第六造業之能 ,具第八異熟之報,復能通其八識功能,則立一末那 斯已足矣,何為復建立賴耶及第六意識等?如此麤鄙 ,乃惑一世。 一意有五種名,非有五種意也。業即初動相,轉即能見 相,現即境界相,智即分別境界相,相續即前滅後生相,此 五不但七識有,凡是生心,皆有此五,缺一不生,等五遍行 心所也。心若不相續,則如石火電光,不能存在,豈獨八識 有異熟相續耶?七識執八識見分為我,不以相分為我,豈非 亦有分別智乎?何獨六識有分別染淨智耶?汝之知識如是狹 小,而復以狹小之知規伏於人,如是麤鄙,乃欲惑世。 又復云真如自體相者云云,此不再破。復云真如用者 ,乃至云法身報身應身等。夫法身無 278頁 相無為,即如如理,報應根本後得,乃如如智。今乃 云俱真如用,又云法身即是本覺,智如混亂,體用雜 揉。蓋彼既不知真如,固無怪其謬解法身也。 起信云:智性即色故,說名法身,色性即智故,說名報 身。與汝所說,如如理法身,如如智報身,有何不同乎?須 知理智不二,名為如如,理智各別,則不名如,可知法身全 體是用,全用是體,體用不二,故名如如。若如汝說,法身 有體無用,報身有用無體,體用各別,何得名如如耶?而且 世出世間未聞有無體之用,亦未聞有無用之體,汝學言如如 ,實不知如如之義也。不知如如猶可,以不知而責知者,未 免貽笑大方。又本覺者,本具之覺性也。法身不具本覺,更 有何本而具此覺性耶?假使法身無覺,即同木石,何名佛身 ?報身者,報得之身,不應具本覺覺在身前,身在覺後故, 如是當知,法身是本覺智,報身是後得智,後得智中又分始 覺、究竟覺等,始覺是劣應身也,究竟覺是勝應身也。勝應 劣應,總名報身,如是分配,方合正理。汝之謬解法報,於 此可覺悟矣! 如上所破,大綱已竟,自餘謬妄,不煩瑣述。總以三 因攝諸過盡。曰:背法性,故壞緣生故,違唯識故。 是故此論,定非佛法。雖則滿篇名相,曰真如,曰無 明,曰生滅,曰不生不滅,曰阿梨耶,曰如來藏,曰 法身,曰不可說不可相,離四句,絕百非,離一切相 ,即一切法,非即非離,不一不異。諸如是等,無一 名非佛典中名,無一句非佛典中句,名 279頁 句分別,無非佛法中文,合貫成詞,則無一不為外道 中理,乃至自相差別,自語相違,理事前後,自相矛 盾,此論而可存,將三藏十二部經空有兩宗,一切論 義,並皆可廢矣﹗夫斯論之作,固出於梁陳小兒,無 知遍計,亦何深罪?特當有唐之世,大法盛行,唯識 法相因明之理,廣博精嚴,甚深抉擇,而此論者,乃 無人料簡,靈泰智周諸師,雖略斥責,而未深討,貽 諸後世,習尚風行,遂致膚淺模稜,□盡慧命,似教 既興,正法以墜,而法相唯識,千餘年來,遂鮮人道 及矣﹗嗟乎﹗青蛇入座,紕糠迷目,法喪久矣,能不 慨然。? 次建立比量云:起信論非佛教論,背法性故,壞緣生 故,違唯識故,如金七十論等。 料簡總以三因簡起信,起信受當不起,謹將完璧歸趙。 曰:料簡口言法性,而不明法性,口言緣生,而不識緣生, 口言唯識,而不解唯識,反將不明不識不解之法,簡責正法 。是故此料簡,實是壞佛法者。雖則滿編名相,曰真如,曰 法身,曰無明,曰生滅,曰不生不滅,曰阿梨耶識,曰如來 藏,曰不可說,不可相,離四句,絕百非,離一切相,即一 切法,非即非離,不一不異,諸如是等,無一名非佛典中名 ,無一句非佛典中句,名句分別,無非佛法中文,合貫成辭 ,則無一不為外道中理,乃至自相差別,自語相違,理事前 後,自相矛盾,此料簡而可存,將三藏十二部經一切論議並 皆可廢矣!夫斯料簡之作,固出於凡愚俗子,無知遍計,亦 何深罪?特當佛法衰而將盛之時,緇素迷而轉悟之際。而此 料簡,仍無人抉擇,太虛常惺法師等,雖略斥責,而未 280頁 深討,貽諸後世,以偽亂真,遂致膚淺模稜,剷盡慧命,墮 入邪坑,似教既興,正法以墜。嗟呼!青蛇入座,紕糠迷目 ,法喪久矣,能不慨然?復次建立比量云:起信論料簡非佛 教料簡,不明法性故,不識緣生故,不解唯識故。加以魚目 簡明珠,以上依彼自簡,還駁於彼。 如是起信論,既已料簡。凡諸論義所述教理,同起信 論者,皆依如是聖教正理,淨比量智,一切料簡,如 金獅子章等。 如是起信論料簡既已駁議,凡諸論議所述義理,同起信 論料簡者,皆依如是聖教正理淨比量智,一切駁議,以免魚 目而混明珠。 補注起信論文中,處處以念與無明並舉,即以念為生 死染污根本,故證真如即以斷念為本。若在佛法,則 念屬別境心所,性通三性,非但為染,而五善根中, 念及定慧,各居其一,七覺支中,念通止觀,至於佛 果,念仍相續,故曰大念慧行,以為遊路也。今以斷 念為修持之功,此何異於無想天外道也。關係至大, 邪途正道,幾微之辨,即在於此。故不得不補述於此 ,其他小節,不能一一說矣! 料簡者,真可謂善於吹毛求疵。無奈不識疵,以非疵為 疵,徒費心機。此於全身吹求後,猶欲補此一求,其不知求 人之疵。正是示已之疵也。否則,余何以知王某是墨者黑也 ?所謂念者,明記不忘義,即妄念也,亦及妄心也,又名生 滅心也。佛說無始已來,一念妄動,而成眾生。又 281頁 云心生,種種法生,法生,種種心生,心滅,種種法滅,法 滅,種種心滅,心不忘法,為生死的根苗,其念之害,於此 可知大概也。至於佛法中念,亦有真妄,五根七覺等念,雖 非妄念,亦非真念。此是法藥,病去即捨,不捨即執藥成病 故。是故經云:法尚應捨,何況非法。捨即不念也,念即不 捨也。若真正念者,即離一切念,所謂無念之念,名為真念 ,名為佛念。佛是清淨無垢心,即離一切妄念之染污也。汝 謂斷念,同於無想天外道,非修持之功。汝何不謂不斷念, 同於凡夫生死,更非修持之功也?汝當知,佛教斷念,先斷 有念,了分段生死,後斷無念,了變易生死。此而非修持, 何者為修持耶?汝此一言,塞斷人間出生死之正路,關係至 大,邪途正道,幾微之辨,即在於此,不得不補駁之。汝又 言:佛果念亦相續,不知根據何在耶?佛心不生滅,有何相 續不相續耶?當知佛心,猶如明鏡,常光普照,物來不生, 物去不滅,而影相亦不留,是為無念,若有法憶念在心,明 記不忘,何以而異凡夫著相計度之妄想心乎?總而言之,汝 只知說念,而不知念之真義也。料簡了,駁議竟,我無言乎 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