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明正理門論本證文

印滄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42冊
(原刊內學第四輯)
1978年03月初版
頁335-361


. 335頁 往代傳譯梵籍常有證文,今謂研尋義理亦應有證文。云 證文者,藉原本之覆按,得章句之刊定,苟欲義解切實,捨 是道莫由也。奘師舊譯正理門論,擷量說之精英,立因明以 規範,瑜伽宗學,斯屬一家。獨惜文辭簡拗,舊釋散殘,今 可得而舉者,如泰師述記基師大疏 (引文) 皆僅具其半,而 擬議未融有待考訂之處,又比比見也。近讀番本集量論釋, 審其正宗即從理門錄出,牒引文段,十同六七。理門原本雖 不存,旁資此釋以為格量,固綽然有餘,因援證文之義比次 勘之,廬面漸真,積疑渙解,蓋亦研學因明一大快心事矣。 亟刊之以餉學者,略例如次﹕ 一、本論章段,對勘集量,凡有相當之處,皆以數字次 第記出。本論段落記以括弧數字,所對集量則記以弧外數字 。如記 (七八) 二,即本論第七十八段,當於集量引文之第 二段者,檢集量論釋略抄本 (二) 七八處即得其詳。餘文例 此。 二、本論文句,悉參酌集量考正,以頌文為綱,長行繫 屬。頌有先標而後釋者,是為本頌 336頁 ,今悉低三格。其外重頌上文,或攝頌餘意者,原為旁論, 今悉低四格以醒眉目。 三、本論長行,釋頌牒文之處,今皆用引號『』標出。 其比量舉例,則用單引號「」明之。 四、本論文義,對讀集量,有相互發明按索自得者,皆 不贅注。若文句疑誤,意義隱曲,乃至傳本歧異之處,皆附 注文末,附注取材,兼及番本入正理門論及正理一滴等書, 以其本相宗承也。至於唐人錯解,取此校注對比可知,今不 具記。 五、大藏中現存義淨所譯正理門論一卷,文同奘譯,僅 篇首多有釋論緣起一段而已。此段末云,上來已辨論主標宗 ,自下本文隨次當釋。勘此殆係一種釋論, (奘釋題曰論本 可知別有釋文) 義淨試譯即輟,後人取足奘譯以為一本,錄 家因以誤傳,大藏則又相沿而未改也。今即但錄添譯一段於 末,備考。 (編者按﹕本論章段對勘集量,凡有相當之處,皆以 數字次第記出,其所記本論段落之括弧數字和其記所 對集量之弧外數字,原文本置於文句之右,本書限於 編輯體例,將之置於文句之下,例如為顯(一)二一 總成一能立性,特此說明,以便讀者參閱) 因明正理門論本 大域龍菩薩造 大唐三藏玄奘譯 為欲簡持能立能破義中真實,故造斯論。 宗等多言(註1)說能立(註2),是中惟隨自意樂,為成所立說 名宗,非彼相違義能遣。 337頁 『宗等多言說能立』者,由宗因喻多言,辯說他未了義 ,故此多言於論式等說名能立。又以一言(註3)說能立者, 為顯 (一)二一 總成一能立性,由此應知隨有所闕名能立過 。 言『是中』者,起論端義,或簡持義,是宗等中,故名 是中。所言『惟』者,是簡別義。『隨自意』 (二)二二 顯 不顧論宗(註4),隨自意立。 『樂為所立』,謂不樂為能成立性。(註5)若異此者說 所成立,似因似喻應亦名宗。   為顯 (三)二三 離餘立宗過失,故言『非彼相違義遣』 。若非違義言聲所遣,如立「一切言皆是妄」。或先所立宗 義相違,如獯狐子立「聲為常」。又若於中由不共故無有比 量,為極成言(註6)相違義遣,如說「懷兔非月,有故。」 又於有法,即彼所立為此極成現量比量相違義遣,(註7)如 有成立「聲非所聞」「瓶是常」等。   諸有 (四)二五 說言宗因相違名宗違者,此非宗過。以 於此中立「聲為常,一切皆是無常故」者,是喻 (五)二五 方便惡(註8)立異法,由合 (六)二六 喻顯「非一切故。」 此因非有,以聲攝在一切中故。或是所立一分義故,此義不 成,名因過失。喻亦有過,由異法喻先顯宗無,後說因無, 應是如言(註9)「無常一切」,是謂非非一切故義。然此倒 說「一切無常」,是故此中喻亦有過。如是已說宗及似宗。   因與 (七)二七 似因多是宗法,此差別相今當顯示。 338頁 宗法 (八)二八 於同品,謂有非有俱, 於異品各三,有非有及二。   豈不 (九)二九 總以樂所成立(註10)合說為宗,云何此 中乃言『宗』者唯取有法。此 (一○)三○ 無有失,以其總 聲於別亦轉,如言燒衣。或有宗聲唯詮於法。   此中 (一一)三一 『宗法』唯取立論及敵論者決定,同 許。於同品中有非有等,亦復如是。何以故,今此唯依證了 因故,但由智力了所說義,非如生因由能起用。若爾,既取 智為了因,是言便失能成立義。此亦不然,令彼憶念本極成 故。是故此中唯取彼此俱定許義,即為善說。由是 (一二) 三二 若有彼此不同許,定非宗法,如有成立「聲是無常, 眼所見故。」又若敵論不同許者,如對顯論,「所作性故」 。又若猶豫,如依煙(註11)等起疑惑時,成立「大種和合火 有,以現煙故。」或於是處有法不成,如成立「我其體周遍 ,於一切處生樂等故。」如是所說一切品類所有言詞,皆非 能立。於其同品有非有等,亦隨所應當如是說,於當 (一三 )三三 所說因與相違及不定中,惟有共許決定言詞說名能立 ,或名能破,非互 (一四)三四 不成(註12)猶豫言詞,復待 成故。 夫立宗法,理應更以餘法為因成立此法,若即 (一五) 三七 成立有法為有,或立為無,如有成立「最勝為有,現 見別物有總類故」,或立「為無,不可得故」,其義云何。 此中但立「別物定有一因(註13) 」為宗,不立最勝,故無 此失。若立為無,亦假安立不可得法,是故亦無有有法過。 若以 (一六)三六 有法立餘有法,或立其法,如以煙立火, 或以火立觸,其義云何。今於此中 339頁 非以成立火觸為宗,但為成立此相應物。若不爾者,依煙立 火,依火立觸,應成宗義一分(註14)為因。又於此中非欲成 立火觸有性,共知有故。又於此中觀所成故立法有法,非德 有德,故無有過。重說頌言﹕ 有法 (一七)三五 非成於有法,及法,此非成有法, 但由法故成其法,如是 (一八)三八 成立於有法。   若有 (一九)三九 成立「聲非是常,業等應常故,常應 可得故。」如是云何名為宗法。此說彼過由因宗門(註15), 以有所立。說應言故。以先立「常,無形礙故。」後但立宗 斥彼因過。   若如 (二○)四一 是立,「聲是無常,所作非常故,常 非所作故。」此復云何﹖是喻方便同法異法,如其次第宣說 其因宗定隨逐,及宗無處定無因故。以於 (二一)四三 此中 由合顯示所作性因,如是此聲定是所作,非非所作,此所作 性定是宗法。重說頌言﹕ 說因 (二二)四○ 宗所隨,宗無因不有, 依第五顯喻(註16),由合 (二三)四二 故知因。   由此 (二四)四四 已釋(註17)反破方便,以所作性於無 常見故,於常不見故,如是成立「聲非是常,應非作故。」 是故順成反破方便,非別解因,如破數論我已廣辯,故應且 止廣諍傍論。   如是 (二五)四五 宗法三種差別,謂『同品有、非有及 俱』,先除及字。此中 (二六)四六 若品與所立法(註18)鄰 近均等說名同品,以一切義皆名品故。若 (二七)四九 所立 無,說名異品,非與 340頁 同品相違或異。若相違者,應惟簡別。若別異者,應無有因 。由此 (二八)五 道理「所作性故」能成無常及無我等,不 相違故。若法能成相違所立,是相違過,即名似因。如無違 法,相違亦爾,所成法無定無有故。非如 (二九)五一 瓶等 (註19)因成猶豫,於彼展轉無中有故。以所作性現見離瓶於 衣等有,非離無常於無我等此因有故。   云何 (三○)四七 別法於別處轉。由彼相似(註20),不 說異名,言即是此,故無有失。若不說異,云何此因說名宗 法。此中但說定是宗法,不欲言唯是宗法。若爾 (三一)四 八 同品應亦名宗。不然,別處說所成(註21)故。因必無異 ,方成比量,故不相似。   又此 (三二)五二 一一各有三種,謂於一切同品有中, 『於其異品或有、非有及有非有。』於其同品非有及俱,各 有如是三種差別。若無 (三三)五三 常宗(註22)全無異品, 對不立有虛空等論,云何得說彼處此無。若彼無有,於彼不 轉全無有疑,故無此過。   如是 (三四)五四 合成九種宗法,隨其次第略辯其相。 謂立聲「常,所量性故。」或立「無常,所作性故。」或立 「勤勇無間所發,無常性故為常,所作性故。」或立「為常 ,所聞性故。」或立「為常,勤勇無間所發性故。」或「非 勤勇無間所發,無常性故。」或立「無常,勤勇無間所發性 故。」或立「為常,無觸對故。」如是九種,二頌所攝。 常無常勤勇,琣禨磻c性, 非勤遷(註23) 不變,由所量等九。 341頁 所量 (三五)五五 作無常,作性聞(註24)勇發, 無常勇無觸,依常性等九。   如是 (三六)五六 分別說名為因、相違、不定。故本頌 言﹔ 於 (三七)五七 同有及二,在異無是因, 翻此 (三八)五九 名相違,所餘 (三九)六一 皆不定。 此中 (四○)五八 唯有二種名因,謂於同品一切遍有、 異品遍無及於同品通有非有、異品遍無,於初後三各取中一 。復唯 (四一)六○ 二種說名相違,能倒立故,謂於異品有 及二種,於其同品一切遍無,第二三中取初後二。所餘 (四 二)六二 五種,因及相違皆不決定,是疑因義。 又於 (四三)六三 一切因等相中,皆說所說一數同類 (註25)。勿說 (四四)六四 二相更互相違,共集一處猶為 因等,或於 (四五)六五 一相同作事故成不遍因。  理應 (四六)六六 四種名不定因,二俱有故,所聞云何 由不共故。以若 (四七)七六 不共,所成立法(註26),所有 差別,遍攝一切,皆是疑因。唯彼有性,彼所攝故,一向離 故(註27)。諸有 (四八)六八 皆共無簡別因,此唯於彼俱不 相違,是疑因性。若於其中俱分是有,亦是定因。簡別餘故 ,是名差別。若對 (四九)六九 許有聲性是常,此應成因。 若於爾時無有顯示所作性等是無常因,容有此義。然俱可得 一義相違(註28),不容有故,是猶豫因。又於此中現教力勝 ,故應依此思求決定。攝上 (五○)七○ 頌言﹕ 若法是不共,共決定相違, 遍一切於彼,皆是疑因性。 342頁 邪證 (五一)七二 (註29)法有法,自性或差別, 此成相違因,若無所違害。  觀 (五二)七一 宗法審察,若所樂違害, 成躊躇顛倒,異此無似因。   如是已辯因及似因,喻今當說。 說因 (五三)七三 宗所隨,宗無因不有, 此二名譬喻(註30),餘皆此相似。  喻有二種,同法異法。同法者 (五四)七四 謂立「聲無 常,勤勇無間所發性故」,以「諸勤勇無間所發,皆見無常 ,猶如瓶等。」異法者,謂「諸有常住,見非勤勇無間所發 ,如虛空等。」前是 (五五)七五 遮詮後唯止濫(註31),由 合及離比度義故。由是雖對不立實有太虛空等,而得顯示無 有宗處無因義成。 復以 (五六)七六 何緣,第一說因宗所隨逐,第二說宗 無因不有,不說因無宗不有耶。由如是說能顯示因同品定有 異品遍無,非顛倒說。又說 (五七)七七 頌言﹕ 應以非作證其常,或以無常成所作, 若爾應成非所說,不遍非樂等合離(註32)。 如是已說二法合離順反二喻,『餘此相似』 (五八)九 五 是似喻義。何謂此餘﹖謂於是處所立能立及不同品雖有 合離,而顛倒說。或於是處不作合離,唯現所立能立俱有, 異品俱無。如是二法或有隨一不成不遣,或有二俱不成不遣 。如立「聲常,無觸對故。」同法喻,言「諸無觸對見彼皆 常,如業」,「如極微」,「如瓶」等。異法喻言,「謂諸 無常見有觸對,如極微」,「如葉  343頁 」,「如虛空」等。由此已說(註33)同法喻中有法不成,謂 對不許常虛空等。   為要 (五九)七八 具二譬喻言詞方成能立,為如其因 (註34) 但隨說一。若就正理應具說二,由是具足顯示所立不 離其因。以具 (六○)七九 顯示同品定有異品遍無,能正對 治相違不定。若有 (六一)八○ 於此一分已成,隨說一分亦 成能立。若如其聲兩義同許,俱不須說(註35),或由義准一 能顯二。 又 (六二)八一 比量中唯見此理,若所比處此相審定 (註36),於餘同類念此定有,於彼無處念此遍無,是故由此 生決定解。故本頌言﹕ 如 (六三)八二 自決定已,悕他決定生, 說宗法相應,所立餘遠離。   為於所比顯宗法性故說因言,為顯於此不相離性故說喻 言,為顯所比故說宗言。於所比中,除此更無其餘支分,由 是遮遣餘審察等及與合結。   若爾 (六四)八三 喻言應非異分,顯因義故。事 (六五 )八四 雖實爾,然此因言唯為顯了是宗法性,非為顯了同品 異品有性無性,故須別說同異喻言。若唯 (六六)八五 因言 所詮表義說名為因。斯有何失﹖復有何得﹖別說喻分,是名 為得。應如 (六七)八六 世間所說方便,與其因義(註37)都 不相應。若爾何失﹖此說但應類(註38)所立義,無有功能非 能立義。由彼 (六八)八七 但說所作性故所類同法,不說 (六九)八八 能立所成立義。又因喻別,此有所立同法異法 ,終不能顯因與所 344頁 立不相離性,是故但有類所立義,然無功能。何故無能﹖以 (七○)九一 同喻中不必宗法宗義(註39)相類,此復餘譬所 成立故,應成無窮。又不必定有諸品類。非異品中不顯無性 有所簡別(註40)能為譬喻。故說頌言﹕ 若 (七一)九○ 因唯所立,或差別相類, 譬喻應無窮,及遮遣異品。   世間 (七二)八九 但顯宗因異品(註41)同處有性為異法 喻,非宗無處因不有性,故定無能。若唯 (七三)九二 宗法 (註42)是性者,其有不定應亦成因。云何 (七四)九三 具有 所立能立及異品法二種譬喻而有此失。若於爾時所立異品非 一種類便有此失,如 (七五)九四 初後三各最後喻。故定三 相唯為顯因。由是道理雖一切分皆能為因顯了所立,然唯一 分且說為因。如是略說宗等及似,即此多言說名能立及似能 立。隨其所應,為開悟他說此能立及似能立。 為 (七六)一 自開悟唯有現量及與比量。彼 (七七)九 六 聲喻等攝在此中,故唯二量。由此 (七八)二 能了自共 相故,非離此二別有所量,為了知彼更立餘量。故本頌言﹕ 現量 (七九)三 除分別(註43),餘所說因生。 此中『現量除分別』者,謂若有智於色等境,遠離 (八 ○)四 一切種類名言(註44)假立無異 (註45)諸門分別,由 (八一)五 不共緣現 (八二)六 現別 轉(註46),故名現量。故說頌言﹕ 有法 (八三)七 非一相,根非一切行, 唯內證離言,是色根境界。 345頁   意地 (八四)八 亦有離諸分別唯證行(註47)轉。又於貪 等諸自證分,諸 (八五)九 修定者離教分別,皆是現量。又 於 (八六)一二•一三 此中無別量果,以即此體似義生故。 似有用故(註48)假說為量。若於 (八七)一○ 貪等諸自證分 亦是現量。 何故此中除分別智。不遮此中自證現量無分別故,但於 (八八)一一 此中了餘境(註49)分不名現量。由此即說憶念 比度悕求疑智惑亂智等,於鹿愛皆非現量,隨先所受分別轉 故。如是一切世俗有中瓶等(註50)數等舉等有性瓶性等智皆 似現量,於實有中作餘行相。假合餘義分別轉故。 已說現量,當說比量。『餘所說因生』者,謂 (八九) 一五 智是前智餘。從 (九○)一四 如所說能立因(註51)生 ,是緣彼義。此 (九一)一六 有二種,謂於所比(註52)審觀 察智從現量生或比量生,及憶此因與所立宗不相離念。由是 (九二)一七 成前舉所說力(註53),念因同品定有等故。是 近及遠比度因故,俱名比量,此依作具作者(註54)而說。如 是 (九三)二○ 應知悟他比量亦不離此得成能立。故說頌言﹕ 一事 (九四)一八 有多法,相(註55)非一切行, 唯由簡別餘,表定能隨逐。  如是 (九五)一九 能相者,亦有眾多法, 唯不越所相,能表示非餘。 何故此中與前現量別異建立。為現二門,此處亦應於其 比果說為比量,彼處亦應於其現因說 346頁 為現量,俱不遮止。 已說能立及似能立,當說能破及似能破。 能破闕等言,似破謂諸類。 此中『能破闕等言』者,謂 (九六)九七 前所說闕等言 詞諸分過失,彼一一言(註56)皆名能破句,由彼一一能顯前 宗(註57)非善說故。 所言『似破謂諸類』者,諸 (九七)九八 同法等相似過 類名似能破,由彼多分於善比量為迷惑他而施設故,不能顯 示前宗不善,由彼非理而破斥故,及能破處而施設故。是彼 類(註58)故,說名過類。若於非理立比量中如是施設,或不 了知比量過失,或即為顯彼過失門,不名過類。 示現 (九八)一一七 異品(註59)故,由同法異立, 同法相似。餘 (九九)一二○ 由異法。分別 (一○○) 一二五 差別名分別。應 (一○一)一二七 一成無異 。顯 (一○二)一三五 所立餘因。名可得相似。 難義 (一○二)一三五 別疑因,故說名猶豫。說 (一 ○四)一四三 異品義故,非愛名義准。   此中『示現異品故由同法異立同法相似』者顛倒 (一○ 五)一一八 成立故名異立。此依作具作者(註60)而說,同法 即是相似,故名同法相似。一切 (一○六)一五五 攝立中相 似過類故。言 (一○七)一五四 相似者是不男聲(註61)破相 應故,或隨結頌故,云何同法相似能破。於所作中說能 347頁 作故,轉(註62)生起故,作如是說,後隨所應亦如是說。今 於此中由同法喻顛倒成立,是故說名同法相似。如有 (一○ 八)一一九 成立「聲是無常,勤勇無間所發性故」,此以虛 空為異法喻。有顯虛空為同法喻,「無質等故」立「聲為常 」,如是即此所說因中瓶應為同法,而異品虛空說為同法, 由是說為同法相似。 『餘由異法』者,謂異法相似是前同法相似之餘。示現 (一○九)一二一 異品由異法喻顛倒而立。二種喻中如前安 立瓶為異法,是故說為異法相似。 『分別差別名分別』者,前說示現等故,今說分別差別 故,應知 (一一○)一二六 分別同法差別。謂如前說瓶為同 法,於彼同法有可燒等差別義故,是則瓶應無常非聲(註63) 聲應是常,不可燒等有差別故。由此分別顛倒所立(註64)是 故說名分別相似。 所言『應一成(註65)無異』者,示現 (一一一)一二八 同法前已說故,由此與彼應成一故。彼者是誰﹖以更不聞異 方便故,相鄰近故,應知是宗。成無異(註66)者,成無異過 。即由此言義可知故,不說其名是誰與誰共成無異。不別說 故,即此一切與彼一切。如有說言,若見瓶等有同法(註67) 故,即令餘法亦無別異,一切瓶法聲應皆有,是則一切更互 法同應成一性。此中 (一一二)一二九 抑成無別異過,亦為 顯示瓶聲差別,不甚異前分別相似,故應別說。若以勤勇無 間所發成立無常,欲顯俱是非畢竟性,則成宗因無別異過。 抑此令成無別異性,是故說名無異相似。 348頁 有說 (一一三)一三 此因如能成立所成立法,亦能成立此相 違法,由無別異,是故說名無異相似。 『顯所立(註68)餘因名可得相似』者,謂 (一一四)一 三六 若顯示所立宗法餘因可得(註69),是則說名可得相似 。謂有說言如前成立「聲是無常」,此非正因,於電光等由 現見等餘因可得無常成故。以若離此而得有彼,此非彼因。 有餘於此別作方便,謂此非彼無常正因,由不遍故,如說「 叢林皆有思慮,有睡眠故。」 『難義別疑因(註70)故說名猶豫(註71)』者,過類 (一 一五)一五三 相應(註72)故女聲說。此中 (一一六)一四○ 分別宗義別異,因成不定,是故說名猶豫相似。或復分別因 義別異故名猶豫相似過類。謂有說言,如前成立「聲是無常 ,勤勇無間所發性故」,現見勤勇無間所發或顯或生故成猶 豫,令所成立為顯為生,是故不應以如是因證無常義。 『說異品義故非愛名義准』者,謂有 (一一七)一四四 說言若以勤勇無間所發說無常者,義准則應若非勤勇無間所 發諸電光等皆應是常,如是名為義准相似。應知此中略去後 句(註73),是故但名猶豫義准。復由何義此同法等相似過類 異因明師所說次第。似破同故。 由此同法等,多疑故似彼(註74)。   『多』言為顯或有異難,及為顯似不成因過。此中 (一 一八)一二四 前四與我所說譬喻方便都不相應,且隨世間譬 喻方便。雖不顯因是決定性,然攝其體故作是說。由 (一一 九)一二二 用不定同 349頁 法等因成立自宗(註75),方便說他亦有此法,由是便成似共 不定,或復 (一二○)三二 成似相違決定。若言唯為成立自 宗,何不定得名能破,非即 (一二一)一五二 說此以為能破 ,難不定言說名不定,於能詮中說所詮故無有此過,餘處亦 應如是安立。若所立量有不定過,或復 (一二二)一三三 決 定同法等因有所成立,即名能破。 是 (一二三)一三四 等難(註76)故若現見力,比量不能 遮遣其性。如有成立(註77)「聲非所聞,猶如瓶等」,以現 見聲是所聞故。不應以其是所聞性遮遣無常,非唯不見 (註78)能遮遣故。若不爾者,亦應遣常。   第二 (一二四)一三○ 無異相似是似不成因過,彼以本 無而生增益所立,為作宗因成一過故,此以無本而生極成因 法證滅後無(註79),若即立彼,可成能破。 第三 (一二五)一三二 無異相似成立違害所立,難故成 似(註80),由可燒等不決定故。若是決定,可成相違。 可得相似所立不定,故成其似。若 (一二六)一三七 所 立因於常亦有,可成能破。   第二 (一二七)一三八 可得雖是不遍,餘類無故,似不 成過。若所立無,可名能破。非於此中欲立一切(註81)皆是 無常。   猶豫 (一二八)一四一 相似謂以勤勇無間發得(註82)成 立滅壞,若以生起增益所立作不定過。 350頁 此似 (一二九)一四二 不定若於所立不起分別,但簡別因生 起(註83)為難,此似不成。由於此中不欲唯生成立滅壞,若 生若顯悉皆滅壞,非不定故。   義准 (一三○)一四五 相似謂以顛倒不定為難,故似不 定。若非勤勇無間所發立常無常,或唯勤勇無間所發無常非 餘,可成能破。 若 (一三一)九九 因至不至,三時非愛言, 至非至無因,是名似因闕。 『若 (一三二)一○○ 因至不至三時非愛言至非至無因 』者,於至非至作非愛言,若能立因至所立宗而成立者,無 差別故應非所立(註84)如池海水相合無異。又若不成(註85) 非相至,所立若成,此是誰因。若能立因不至所立,不至非 因無差別故。應不成因。是名為至非至相似。 又於 (一三三)一○一 三時作非愛言,若能立因在所立 前。未有所立,此是誰因。若言在後,所立已成,復何須因 。若俱時者,因與有因(註86)皆不成就,如牛兩角。如是名 為無因相似。 此中如前次第異者,由 (一三四)一○二 俱『說名似因 闕』故。所以者何,非理誹撥一切因故。此中何理,唯不至 同故,雖因相相應亦不名因,如是何理,唯在所立前不得因 名故,即非能立。又於此中有自害過,遮遣同故。如是且於 言因(註87)及慧所成立中有似因闕。於 (一三五)一○三 義 因有似不成,非理誹撥諸法因故,如前。二因 (一三六)一 ○四 於義所立俱非所作能作性故(註88),不應正理。若以 正理而誹撥時可名能破。 351頁 說 (一三七)一○七 前無因故,應無有所立, 名無說相似,生 (一三八)一一一 無生亦然。 所作 (一三九)一一四 異少分,顯所立不成, 名所作相似,多如似宗說。   『說前無因故應無有所立名無說相似』者,謂 (一四○ )一○八 有說言如前所立,若由此因證無常性,此未說前 (註89)因無有故應非無常(註90)如是名為無說相似。 『生(註91)無生亦然』者,生 (一四一)一一二 前無因 故無所立,亦即說名無生相似,言亦然者,類例聲前(註92) 因無有故,應無所立。今於此中如無所立(註93),應知亦有 所立相違。謂有說言如前所立,若如是聲未生已前無有勤勇 無間所發應非無常,又非勤勇無間所發故應是常,如是名為 無生相似。 『所作(註94)異少分顯所立不成名所作相似』者,謂 ( 一四二)一一五 所成立「所作性故,猶如瓶等,聲無常」者 ,若瓶有異所作性故可是無常,何預聲事,如是名為所作相 似。 『多如似宗說』者,如是無說相似等多分如似所立 (註95)說,謂如不成因過,多言為顯或如似餘。今於 (一四 三)一○九 此中無說相似增益比量,謂於論者所說言詞立無 常性,難未說前因無有故,此似不成。或 (一四四)一一○ 似因闕謂未說前益能立故。若於此中顯義(註96)無有,又立 量時若無言說,可成能破。   無生 (一四五)一一三 相似聲未生前增益所立,難無因 故,即名似彼。若成立時顯此是無,可成 352頁 能破。若未生前以非勤勇無間所發難令是常,義准分故,亦 似不定。   所作 (一四六)一一六 相似乃有三種,若難瓶等所作性 於聲上無,此似不成,若難聲所作性於瓶等無,此似相違。 若難即此常上亦無,是不共故,便似不定。或似喻過,引同 法(註97)故。何以故,唯取總法(註98)建立比量,不取別故 。若取別,義決定異故,比量應無。 俱許 (一四七)一四六 而求因,名生過相似。 此 (一四八)一四八 於喻設難,名如似喻說。 『俱許而求因名生過相似』者,謂 (一四九)一四七 有 難言,如前所立瓶等無常,復何因證。 『此於喻設難名如似喻說』者,謂 (一五○)一四九 瓶 等無常俱許成就,而言不成(註99)似喻難故,如似喻說。 無常性 (一五一)一○五 睎H,名常住相似。 此成常性過,名如宗過說。 謂 (一五二)一○六 有難言,如前所立「聲是無常」, 此應常與無常性合,諸法自性琱ㄠ邠G,亦應是常此即名為 常住相似。 是似宗過,增益所立無常性(註100)故。以於此中都無 有別實無常性依此常轉,即此自性本無今有暫有還無故名無 常,即此分位由自性緣(註101)名無常性,如果性等。 如是過類足目所說(註102),多分說為似能破性,最極 成故,餘論 (一五三)一五六 所說亦應如是分別成立。即此 過類但由少分方便異故,建立無邊差別過類,是故不說,如 即此中諸有所說 353頁 增益(註103)損減有顯無顯生理別喻品類相似等,由此方隅 皆應諦察及應遮遣。諸有不善比量方便作如是說展轉流漫, 此於餘論所說無窮,故不更說。又於負處,舊因明師諸有所 說,或有墮在能破中攝,或有極粗,或有非理如詭語類,故 此不錄。餘師宗 (一五六)一五七 等所有句義(註104),亦 應如是分別建立。如是遍計所執分等皆不應理,違所說相, 皆名無智,理極遠故。又即此類過失言詞,我自朋屬論式等 中多已制伏。又此方隅,我於破古因明論中已具分別,故應 且止。 為開智人慧毒藥,啟(註105)斯妙義正理門,諸有外 量所迷者,令越邪途契真義。 附錄﹕義淨補譯理門論釋文 論曰﹕能立過義印真實義此論今作,宗等多言說能立如 是等 (上牒,次釋) 。此言為顯由緒、所詮、所為。言由緒 者,為由利益諸有情等為緣緒故。言所詮者,謂所詮義即宗 等也。所為事者,為欲印定實義故也。若其為顯由緒等果於 此論初置斯言者,由於餘處已顯此義故,猶如現量。何謂餘 顯﹖解論後時,由此於初不應說故。若爾,非論分故,猶若 餘言,由於餘處已顯此義,此因不成。解論後時方曉義者, 覺慧先聞於由緒等若不了知,初便不轉,由斯解故方契後時 。非論分故,此亦不成。設如斯意,既非經故復非其釋必非 支分。誰釋此經,誰經此釋。是故當知如天 354頁 授語非其支分,諸論由緒亦成分故,此因有故遠離非成。餘 復難言,勿造斯論,無由緒等故,如狂人言。為顯此因不成 ,答曰所謂能立能過等義。若言如是勿造斯論,述已顯義故 ,如第二理門惡叉波囗已說宗等相。此因彼言顯不成故,豈 非能立等有印實義,然此論等不印實義,故不成過。上來已 辯論主標宗,自下本文隨次當釋。 ---------------------------------------------- (註 1)宗等多言,勘番本入論作宗等諸言 phyogs-la-sogs -pabrjod-pa-rnams, 即合宗因言喻言而云諸言也 。 (註 2)能立,番入論作sgrub-pa,或sgrub-parbyed-pa, 蓋與破相對云云,其言能者,不過表白能性之辭, 與能所無涉。 (註 3)一言,原文能立應是單數名詞,故云。 (註 4)不顧論宗,勘集量作不顧自論 ran-gibstan-bcos- lama-bltos-pa,法上釋云,自宗法義有多,今不 悉顧,但樂立一也,論即是宗,故云論宗,與第四 假定悉檀無關。 (註 5)性集量作體性no-bo,蓋以此義別立宗體一門而說, 法稱因明亦同。 (註 6)相違義遣,為極成言句,勘集量係由上文轉折而下 ,謂雖無比量,而為極成言違遣也。 (註 7)即彼所立及相違義,勘集量皆屬於有法中所有之法 ,謂就有法成立彼法,而為此相違法所遮遣也。 (註 8)惡原作要,依麗本改正,勘集量云,由不善學 legs-parma-bslabs ,以異法說,意謂用異法立宗 不善巧,麗本改字是也。 355頁 (註 9)應如是言二句,意云異喻合言,若其無常見是一切 ,此即非非一切之義。 (註 10)總以樂所成立句,按集量,意云總攝之義 bsdus- pahi don 為宗,此處應以總合二字連讀。 (註 11)如依煙等二句,按番本入論云,成立火時於霧等事 dnos-po 有所疑惑,而說火為大種所合 hbyun- pahih dus,意謂火為大種和合者,必以煙為相, 今於是霧是煙事未能決,即說為大種火,故有過也 。 (註 12)非互不成句,應長讀,按集量云,餘復以為已成立 bsgrubs ,謂以已成之宗法而說,即不待再成也。 (註 13)定有一因,集量作一因性 rgyu-gcig-panid,謂同 出因者。 (註 14)宗義一分,集量寶本作宗之一分 dam-bcah-bahi phyogs-gcig, 即前文所立一分也,意義之差別是 為一分,如云無常,又云非是常,名目不同,實則 無異,次云有煙與火,又云火與有煖觸,例此可知 。 (註 15)因宗門,集量云因及宗之門 gtan-tshigs-dandam- bcah-bahi sgo, 謂合因與宗而說,其詞若因,其 實則宗也。 (註 16)第五顯喻集量作有第五轉聲之喻 lna-bahi mthah- candpe, 此處應謂第五聲所顯也。 (註 17)由此已釋謂相例可知,不待別詳也,見下同法喻過 文。 (註 18)若品與所立法二句,勘集量原意一貫,今分兩句讀 ,入論約此文義所謂均等義品也,義指事物而言, 如云現量智於色等義,鄰近均等,集量作相類 mthun-pa 相等 mtshuns-pa 皆解同字也。 (註 19)如瓶等,集量作 bum-la-gogs-laltar,謂如於瓶 等,意云如於成立瓶等所作性因則猶豫也。 (註 20)由彼相似二句,勘集量意,彼指同品法,此指所立 宗有法,二者同義為無差別,故此處宗法因,得通 於別處同品,無所礙也。 (註 21)說所成,謂說為所立。 356頁 (註 22)若無常宗二句,勘集量寶本,此處文倒,應云若無 常宗對不立虛空等論全無異品也。 (註 23)琣禨磻c不變,勘集量皆作常 rtag,遷作無常 mi-rtag ,此處譯家潤文改之。 (註 24)聞原作間,依麗本改正。 (註 25)一數同類,勘集量金本,文句同此,意謂於一數中 grans-gcig-la 為類,是以事 dnos-po 類而言, 蓋為因者,必能獨立成宗,不待他助,是謂一數, 即有他因,意義仍同,不相違背,是謂同類,舉例 見集量釋。 (註 26)所成立法句,集量寶本文句同此,意云所立法及所 餘異事 cig-cos-des tha-dmd-pahidnos-pa 遍攝 一切故,即於彼等是疑因,入論所謂常無常外餘非 有故,即同此意。 (註 27)一向離故,集量金本同此,意云任何一邊ganmthah- gcig 亦遠離故,此即入論所謂常無常品皆離此因 也。 (註 28)一義相違,勘集量金本作一相違義中 hgal- bahidongcig-la。 (註 29)邪證,勘集量是顛倒成立 phyir-ci-log-tusgrub- pa 之意,入論番本四相違因即皆名倒立也。 (註 30)說因三句,勘集量說與此二相貫為文。 (註 31)前是遮詮二句,勘集量金本,此但就異法喻而言, 意云初說若是其常,是以非宗為遮詮也 ma-yin- pardgag-pa,後說見無所作,是以無因為止濫也 med-pardgag-pa,此與入論文合,遮詮一義,不可 分讀。 (註 32)等合離,集量金本作相等合 mtshunsrjes-hgro, 合即喻中配合宗因之辭,奘譯始從入論分合與離 idog-pa 言之。 (註 33)由此已說,勘集量金本,作且從省說 brjod- parspans-payin-no,謂其義可知不待詳也。 (註 34)為如其因句,集量金本同此,意云為如因法但是隨 一性者耶 gan-yan-run-banid-yin。 (註 35)俱不須說二句,文誤,勘集量兩本,皆以此段為例 釋隨說一分之義,寶本意云,以兩義俱許故,由隨 說一義准 gan- 357頁 yan-run-ba-pascugs顯二也。 (註 36)審定,勘集量作於決定中 nes-pa-la 轉,意謂審 定宗法智也。 (註 37)與其因義句,勘集量云與因不相屬 ma-bbrel-ba, 此處相應當作相連解,下過類處亦同。 (註 38)類集量 ne-bar hjal-ba 估量揣度之意,謂類推殆 然而不必然也。 (註 39)宗法宗義,勘集量似分二層言之,所立法無常是宗 法,其差別所聞等是宗義。 (註 40)有所簡別,按集量意謂世間異喻不顯因於異品無性 ,但反說不同類,故云簡別,與前文說異品處所云 簡別同,又即下頌所謂遮遣也。 (註 41)宗因異品,即前文所立能立之不同品,謂彼宗因異 類也,與因三相之異品立名各異。 (註 42)若唯宗法句,按集量是論主難也。 (註 43)除分別入論作無分別,按番本俱作 rtogs- padanbrelba,意謂離彼分別也。 (註 44)名言,集量作 min,謂名字也。 (註 45)異,原作量,依麗本改正。 (註 46)現現別轉,同入論,按其番本作so-sohi dbon-po- layod-pa,謂於各別根而有,即五根緣境不相雜也 。 (註 47)證行,按集量證是證受 nams-sumyon-ba,行是行 相 rnam-pa。 (註 48)似有用故,按入論番本應屬下讀,是解即智為量之 所以也,彼論番本,能作境義don-byednus-pa,奘 譯云如有作用而現顯故。 (註 49)了餘境,按與入論於義異轉意同,彼番本作 don- gshan-lartog-pa,即於此境而分別為餘境也。 358頁 (註 50)瓶等句,指勝論宗實德業同異五句而言,彼計和合 非現量,故不說,見H.Ui, Vaisesika Philosophy, pp.67-8。 (註 51)所說能立因,指前說智為了因而言。 (註 52)謂於所比二句,按前文若所比處此相審定句,應是 宗法智,憶不離念則後二相智也。 (註 53)成前舉所說力,按集量,意云為前所說智因之增上 也。 (註 54)作具作者,按集量惟云作者,又後文同法相似處亦 然,殆係譯家分二者言之。 (註 55)相是因異名。 (註 56)彼一一言句,按入論番本意謂諸能立過言 skyon- brjod-parnams,是能破也。 (註 57)前宗,意指敵論者 pha-rol-po,見正理一滴注佛 教文庫本二一九頁。 (註 58)彼類,按集量及正理一滴注佛教文庫本二二○頁, 皆指與質難lan 為類而言難通能,破指上而云彼。 (註 59)示現異品句,集量寶本文句同此,總貫下文同法異 法二種相似,意謂由顯示所立法之異類云云,非同 異品之異品也。 (註 60)作具作者,集量惟云作者因 bye-ba-pohi rgyu, 意云由同法作相似,即從能作者而得名也。 (註 61)是不男聲三句,不男,集量作 ma-nin,謂不能男 ,即中性聲也,此處相似立名從有財釋,全作形容 詞用,其尾轉聲即應與所形容之字相同,如下所舉 同法相似能破云云,與能破相屬,即形容彼,能破 梵文dushana 是中性字,故此相似亦應作中性聲為 Samam 也,結頌者,此相似末聲當頌中第五韻,應 為短韻,不能用他聲字也。 (註 62)轉應是展轉之意,前以同法能作而立相似之名,此 復以同法相似能作而立能破名也。 (註 63)非聲,勘集量云聲則非是 sgra-nima-yin,今譯改 文。 (註 64)分別顛倒所立,按集量意云從所立 bsgrub-parbya -ba-las 為顛倒分別,非合顛倒所立為文,與前異 立不可相混。 359頁 (註 65)應一成,勘集量作應成一,與下釋相順,今譯改文。 (註 66)成無異句,疑譯文誤,按集量頌中成字本屬上讀, 此處釋無異二字,始云成無異故,乃非贅文,今譯 上衍成字,下衍過字。疑有誤也。 (註 67)有同法,按集量是為同法之意,謂瓶等與宗作同法 喻也。 (註 68)顯所立句,按集量寶本云,於所立上顯由餘因 gshangtan-tshigs-kyis,與次文由現見等相合, 俱是第三轉聲也。 (註 69)可得,按集量金本屬所立法而言,若云由餘因而得 所立也。 (註 70)難義句,集量金本文同,意謂論難而由異義以疑彼 因。 (註 71)故說名猶豫,原作名猶豫相似,今依麗本改正,順 前頌文,而與下釋不貫。疑譯文有脫誤。 (註 72)過類相應句,指猶豫相似立名格例而言,如下舉猶 豫相似過類,即此相似應與過類相連,從有財釋之 例,所連過類 Jati 是女聲字,此相似亦應用女聲 sama 也。 (註 73)後句,指相似二字言。 (註 74)由此同法二句,按集量分判諸過,故無此文,云多 疑似彼者,多分不定,即是似不定過也。 (註 75)自宗,按集量是難者所立之宗,難不定者立量因亦 不定也,故下有若言唯為一段文。 (註 76)是等難,按集量是概括同異法至無異相似而言。 (註 77)如有成立句,此說第一無異相似。 (註 78)不見,應是不可見而為所聞之意,與前現見mthon 之見有異。 (註 79)證滅後無,按集量寶本云,此因證成所立無常先有 而後滅無 shigmed-pa也。 360頁 (註 80)難故成似,依集量應斷句,屬不決定故下讀,謂由 不定故為難 rtsod-pa 而成相似也。 (註 81)欲立一切句,依集量應是欲立一切無常。 (註 82)得依集量應屬上,勤勇無間生起可得故dmigsmas。 (註 83)因生起,按集量云因是生起也。 (註 84)所立,疑是能立之誤,此處本難因也。 (註 85)又若不成,依集量是不成相合無異也,與下若成之 指成所立者有異。 (註 86)有因,集量寶本云成就因者 gtan-tshigsldan-pa 即是所立,陳那以所立為具法差別之有法故。 (註 87)言因句,集量金本同此,但舉言因而由慧能立者以 與義因相對,義因疑即前云因言所詮表義也。 (註 88)二因,指上言義二因,次下亦常以言義對舉也,於 義所立,亦猶集量前文義比量中所比云云。 (註 89)都無所有,此未說前句,集量寶本同此,謂未說此 比量宗因前,故云無彼二 de-dagmed,今譯云都無 也。 (註 90)應非無常,集量寶本云應不能成無常,即宗不成也 ,與下似宗文合。 (註 91)生,應為讀,此相似就生前立難,與上說前相類例 也。 (註 92)類例聲前,依集量應是類例生前 skye-ba-lassnar ,或此處是聲生略譯。 (註 93)如無所立二句,集量寶本同此,舉頌云,不成及相 違,皆指所立而說。 (註 94)所作,集量作果,與正理經中梵名 Karya 合,今 譯取意也,異少分,集量作異分 gshan-gyicha。 (註 95)多分如似所立二句,謂三種相似皆說所立不成或無 所立,此如所依不成因過有法不成之類。 (註 96)義即義因,集量所謂因之義 gtan-tshigs-kpidon 也。 361頁 (註 97)引同法,按集量寶本奈旦版,應作不顯 ma-bstan- pa 同法,與下文方合。 (註 98)總法,集量作 chos-kyispyi 謂法之共相也,番本 理門入論說同品處,皆云由總法均等為同,與此文 義相貫,奘譯脫略。 (註 99)而言不成句,按集量意云難為所立不成之 rjes- hgro-med-pahi 似喻故。 (註100)所立無常性,意云所立為無常之自性,若其本來所 立,則但云無常也。 (註101)自性緣,集量作自體之緣,即依事體而言並無他緣 也。 (註102)足目所說,按集量是說正理經廣分,即現存正理經 之第五分也。 (註103)增益等,按集量金本但有增益損減二名,餘從略, 今正理經文中亦不全具。 (註104)所有句義,勘集量此均為所量旁義,隨文廣破也。 (註105)啟,原作破,依麗本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