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六即論

碧林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57冊
1978年3月初版
頁69-71


. 69頁 嘗讀孟子,謂人性善,而荀子又謂性惡。以吾觀之,二 公之說,殆未必盡然。使其性善,則盜跖鯀桀,何自而生﹖ 而今之奸貪淫虐、橫暴殘忍者,又如是之多且眾耶﹗使其性 惡,則堯舜禹湯又何自而生﹖而今之寡欲無為、慨然以救世 為己任、兢兢向善者,又如是之遍且廣也。是故竭吾之世智 ,窮吾之心思,卒疑不能明。而陽明又謂人人有致良知存乎 中,吾又深疑王氏虛誕而不足信也。苟人人有良知,何今世 之肆行酷惡痴瞀者,不知凡幾耶﹗ 迨後稍披佛經,染指教乘,又知一切眾生,皆有佛性。 經云﹕凡有心者,皆當作佛。華嚴亦云﹕三無差別,釋尊始 成正覺,普見一切生類,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夫既咸有如來 德相,吾人又何孤窮旅泊,飄露無依﹖既曰生佛平等,又何 有十界之殊,聖凡之別也﹖諸如此類,終不能使吾無疑也。 以故愚昧之徒,聞華嚴之說,竟乃聖位自居,或疑而自甘退 屈,由是萬弊叢生,良可慨也。所幸陳隋之際,智者作焉, 大師徹悟如來設教之奧旨,洞明萬法之本,親證自性本具之 如 70頁 理,以八教五時判教於前,用六即二義,明橫豎圓次於後。 言六而常即,使下劣者,知自甘退屈之非﹔即而常六,使增 上慢者,知聖位自居之過。若但即而不六,則不知生佛迥別 ﹔獨使六而不即,則不知生佛同如。故曰﹕六而常即,以顯 生佛一體﹔即而常六,以示凡聖攸分。 然則眾生之所迷,惟迷諸佛之所證﹔諸佛之所證,惟證 眾生之所迷。生佛平等,其在茲歟﹗原夫釋尊說法,審根逗 機。為上根者,直示最上一乘之理,發明無修無證,所謂法 爾天真,豈容修得﹖此佛對利根而作頓說。若下根者,則從 作至聖,由修而證,所謂非歷劫辛勤,不收其效,此佛逗鈍 根而作漸說。後之披讀教乘者,執一非諸,見頓說者曰﹕吾 即佛也,佛與我同也,一也,無少差也。又曰﹕真如界內, 絕生佛之假名,遂乃高位自居。惟佛自許,視念佛為迂談, 斥修行為多事。見漸說者曰﹕吾乃凡也,聖位吾無分也。又 曰﹕佛道長遠,久受勤苦,非所堪任,遂乃卑劣自居,暴棄 自甘。馴至增上者,因謗而墮惡趣﹔自暴者,以愚而輪轉五 道﹔聖祖智者,悲愍斯類,乃以六即之義判之。又從而分析 明辨之,所謂六而琝Y,故人人有成佛之分。而下劣者,欣 然破迷而發足起行,得無自屈之咎,即而終六,故有理即、 名字、觀行、相似、分證、究竟階位之殊。由名字而觀行, 乃至由分證而究竟,蓋拾級臨高,不可躐等也。使增上慢者 ,翻然自悟理即,奮然起行,得無墮坑之虞。嘻﹗微智者, 烏能救千秋之流弊哉﹖故山家教觀,遍震寰宇,而六即之義 ,尤為諸家所同遵,其有功於教藏也,偉矣﹗吾十餘載之疑 團,至此渙然冰釋。 71頁 蓋孟子所謂性善,荀卿所謂性惡,皆理即也。堯舜禹湯 、盜跖鯀桀,皆究竟即也。夫理即人人本具之理,究竟原屬 修成,是故人人皆可為堯舜,亦皆可為盜跖,在乎善用諸心 而已矣﹗性善性惡,又何疑焉﹖陽明所謂人人有良知,理即 也,而良知發於外者,究竟即也。類而推之,事事務務,形 形色色,世出世法,根塵識大,無不得以六即之義判之。厥 理之奧,厥義之玄,誠不可得理而思議也。一代教門,得此 而無疑滯,眾生因此而免沉淪。噫﹗師亦古佛再來也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