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意義與價值

李石岑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62冊

頁1-22

大乘文化出版社出版

1980年十月初版


         1頁        
            今天所要講的問題,是人生的意義與價值,這個題目很
        大,不容易講明,加以以人的地位談人生問題,好像自己想
        捉住自己的影子一樣,結果所談的未必盡符事實。現在不過
        述述個人對人生的看法,以與諸位商榷商榷,本講演分為五
        項﹕第一、什麼是生﹖第二、什麼是人生﹖第三、什麼是人
        生問題﹖第四、幻影崇拜與人生之真相﹖第五、人生之意義
        與價值。現在依次講明。        
                          一、什麼是生        
            現在先說到「生」,什麼是「生」﹖這「生」字要怎樣
        解釋﹖「生」就是「生生不已」「自強不息」的活動,易經
        說﹕「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又說﹕「生生之謂易」
        。這都是解釋「生」的。孔子說﹕「逝者,如斯夫,不舍晝
        夜。」這也可以看作是「生」字的注腳,人類生下來一直到
        老死都沒有休息的,沒有停止的,結果只是求怎樣的去維持
        著這生命,或延長著這生命        
        2頁        
        。任是怎樣疲癃殘疾的老夫,轉死流離的乞丐,沒有不想盡
        方法,以維持這生命,或延長這生命的,推而至於危崖下的
        草木,道旁的螞蟻,糞中的蛆,網中的魚,沒有不盡力掙扎
        ,以求保持著這生命的,這種「不已」「不息」的現象,就
        叫做「生」。哲學家解說「生」的意義的也很多,中國哲學
        方面,照上面所說,我們可以知道一個大概,至於西洋哲學
        方面,在近代的哲學家,幾乎用盡心力,完全在解釋這個「
        生」,現在我們可以舉幾家來說說。
            叔本華(Schopenhauer)是提出「生」的問題的第一個人
        。他認宇宙間無論有生物和無生物,都有一種「向生活的意
        志」(Wille Zur Leben)。他由自身體認到一切萬物,因為
        自身可分為內外二部﹕外部即肉體,內部即以衝動、本能、
        努力、慾求等而發現之意志。凡吾人肉體之發育,皆由意志
        為之先驅,意志慾攖物,則手指增長﹔意志慾食物,則胃囊
        擴大。推而至於牛慾拒敵則角生﹔虎慾捕敵則爪利。更推而
        至於植物慾取得光與熱,則向上生長﹔水慾取得水平位置,
        則四方泛濫。可知宇宙一切現象,皆不過為意志之發現,而
        此意志即向生活之意志。這樣解釋「生」是如何的顯明而切
        近事實,可知「生」是一種不可抗的慾求,是一種不得不然
        的理法。叔本華這種說明,影響到尼采(Nictzsche)又有一
        度新發展。
            尼采本叔本華的「生活意志說」,遂進而發揮一種「權
        力意志說」。所謂「權力意志」即是「向權力之意志」(
        Wille zur Macht)之意,亦可名「慾動」,或「權力之愛」
        ,或「力感之慾求」        
        3頁        
        ,或「向權力之努力」。他所謂「權力意志」即生生不已、
        自強不息之活動。尼采所用「意志」一語,乃用以表現自內
        湧出之力。又所用「權力」一語,乃含有戰鬥與征服之性質
        。故權力意志為活力,為有生命之力,為自治之力。同時復
        為生長、征服与創造之力。他以為凡一切現象、運動、法則
        等等,皆不過為權力意志之徵候。尼采意謂叔本華的生活意
        志,雖為對於生活之綿延與生命之保存之努力,然生活既為
        征服、同化、創造,與乎不息之流動以上,則其綿延與保存
        ,實為無意義之尤,吾人具體的捉住生活之時,其生活常為
        昇進與創造之活動,又焉用保持現在之努力。尼采的說明,
        似乎比叔本華更進一步。
            與尼采為同調,更用他種方式去說明「生命」者,是為
        柏格森(Bergson),柏格森號稱現代倡導生命哲學者之第一
        人。他所獨用的標語為「生的衝動」(Elan vitl)。他以為
        「生的衝動」是宇宙創造之原動力,其說明宇宙是創造的進
        化,便以此為根據。他說﹕「一切有機體----最劣等至最高
        等,生命之原始至現在----無論何時何地,皆具有一種醇一
        不可分之衝動力,其力以抗拒物質為最顯之功能。凡生物悉
        相結合,群聽命於此偉大之衝動力。動物立於植物之上,人
        類立於動物之上,而全體之人類性,宛如一大軍勢。橫向而
        前,排萬難,歷百險,別具有一種不可思議之神力,其力並
        死亦得衝破之。」這樣說明「生」是何等的具有卓識與特解
        ,他用這種見解批評達爾文(Darwin)之進化論,達爾文說明
        進化,是由現在推尋原始未來。他則以進化乃是由原始而現               
        4頁        
        在而未來而永續無窮之巨流,所謂原始,即生的衝動,這個
        生的衝動,是隱於吾人意識之後,時時激勵鼓舞吾人以朝著
        創造的路上走的。這種解釋,比達爾文的說明更澈底。他以
        為生命之進化,宛如爆彈猝裂,成為無數之碎片,其碎片復
        為爆彈,復裂為無數之碎片,重重劈裂,永無止期,這便是
        生命進化的實相,「生」的解釋,到柏格森可謂達於頂點。        
            柏格森哲學的先導者居約(Guyau),更完全立足於生命
        主義之上,他以為生命通於意識界與無意識界兩方面。意識
        界有生命,無意識界亦有生命,不過前者能反省自我,漸漸
        的得到最高階段而已。他主張生命的緊張(intensit)與擴張
        (oxtension)謂生命愈是緊張,便愈帶有擴張性。他由生命
        的發展論到善惡問題,謂發展生命的是善,抑制生命的是惡
        ,人類無論在何時何地,總是朝著生命一條大路上奔去。從
        住母胎的胎兒運動起,至將就木的老人的最後痙攣止,結果
        只不過是一回搶取生命的運動。所以生命之維持與發展,實
        是一切生活之標的。居約便拿住此點,解釋各種道德問題,
        因此造成一種生命主義的倫理學,現代哲學以「生」為出發
        點,居約實在是一個重要的倡導的人。
            我們從上面所述各種要點,對於「什麼是生」一個問題
        ,可以澈底的明瞭。一言蔽之,「生」就是生生不已自強不
        息的活動,也就是孔子所說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之意
        。我們既已知道什麼是生,就不能不進一步問問什麼是人生
        ,現在請更端說明。        
        5頁        
                          二、什麼是人生        x
            上面係以全宇宙的現象說「生」,現在要說人生。要說
        明什麼是人生,就得先說明什麼是人,要說明什麼是人,就
        得先說明人和動物的不同。人也是動物的一種,他是具有比
        較進步的腦和手而能言語的動物,但是動物也有腦,也有手
        ,或許也有言語。到底人和其他動物有什麼區別﹖先說腦,
        牠是主思考的,人類的腦,組織比較精緻,所以人類比其他
        動物的理性發達。再說手,人類的手的運用,來得格外靈敏
        ,能夠製造出各種的工具。至於言語,人類也比任何其他的
        動物來得複雜。這樣看來,人類的腦、手和言語的運用,確
        與其他動物不同。但是這個不同,只不過是程度的不同罷了
        ﹗然則人與動物只是量的不同,並沒有質的不同。
            就慾望說,人類和其他的動物也是沒有分別的。人類有
        最大的兩種慾望,便是食慾和性慾,但是動物也同具有這兩
        種大慾望。食慾是為著保全自己的生存,性慾是為著繼續自
        己的生存,這是人類和動物完全一致的。然則這樣說來,人
        類和動物不是根本沒有區別麼﹖然而不然,人類和動物仍舊
        有區別。人類有慾望,動物也有慾望,雖同屬食慾和性慾兩
        種慾望,然而人類能夠使慾望美化、理想化、意志化,這是
        其他動物所不能做到的。譬如動物要喫東西,人類卻要喫合
        乎營養的東西﹔動物要求配偶,人類卻要選擇適合自己的條
        件的配偶。這堶探N含著使慾望美化、        
        6頁        
        理想化、意志化的大道理。然則人類和動物,畢竟只是量的
        差別,並無質的差別,這就人類和動物所不同的地方也是很
        有限的。
            我們再可以從經驗保存觀察人類和動物,人類和動物之
        分歧,始於經驗保存。何謂經驗保存﹖即在生物界中無論人
        和動物,對於已經驗之事常欲養成習慣以與環境保持一定的
        調和,但當新事情發生之頃,舊經驗不足以應付,勢非別謀
        解決之法不可,於是人類和動物之分歧遂逐漸表著,人類和
        動物同屬過去經驗之保存,但人類從許多經驗事實中為取捨
        選擇之保存,為觀念化之保存,絕非如動物僅為習慣的重複
        之保存。譬如野蠻人夜間敘述日中田狩的生活,亦必選擇其
        中有興趣者而敘述之,這是觀念化的保存之顯例。人類和動
        物同樣的逃不出食慾和性慾的二大慾望之範圍,換句話說,
        人類和動物同樣的逃不出本能的生活之範圍。但人類為滿足
        本能的生活起見,常能於習慣的方法之外,更求出一種善良
        的方法,於是有理智的作用。理智便是對於過去經驗之反省
        和利用的東西。理智的作用之所以可寶貴,是因為牠能夠使
        我們勞力經濟,對於當前之慾望可以從觀念中追求,而不必
        取決於所謂試錯法(Trial and error method)。以致耗費許
        多無謂的努力。
            理智和慾望並不是對待的關係,而是主從的關係。慾望
        是主體,理智是客體,人類為求慾望之圓滿發展才有理智,
        為求慾望之美化、自覺化、想像化、意志化,才有理智,理
        智不過是慾望的一種工具。換句話說,理智不過是生命保存
        和生命擴張的一種工具。這層道理要認識明白,切        
        7頁        
        不可把動物看作慾望的東西,人類作理智的東西。總而言之
        ,人類所以和動物不同,便是人類能想像一個勝過現在的境
        界,並且努力求達到這個境界,然而大體說來,人類和動物
        並不是有甚麼根本的區別的。
            有許多人倡導「人為萬物之靈」,好像人是超乎動物以
        上的東西。像亞里斯多德(Aristotle)便這樣說道﹕「人有
        神性,亦有獸性。神沒有道德,以無獸性故。獸亦沒有道德
        ,以無神性故。人則兼有神性和獸性,所以只有人有道德。
        」這種說法,在神學時代和形上學時代,也許有人相信,若
        在科學昌明的現代,早已失掉號召的能力。現代的科學告訴
        我們的是,人類不過為獸類之一種,人類的理智不過比獸類
        稍為發達,並沒有甚麼特具的靈性,所謂「人禽之界」,以
        為人禽真有一個嚴格的界域,那只不過是那些古典派的道德
        家一種騙人的說素而已。
            中國古典派的道德家喜歡倡導「存天理,去人欲」之說
        ,西方的倫理學家亦多如此,大抵尊重理性,排斥感性,這
        些固蔽的見解,都被現代生命派的倫理學家排斥淨盡。朱晦
        庵和王陽明二人的主張儘管不同,但在主張「存天理,去人
        欲」一點,卻是一致的。後來王船山、戴東原諸人相繼而起
        ,力矯朱王之失,以為天理人欲不是那種講法。王船山說﹕
        「天理即在人欲之中,無人欲則天理亦無從發現。」這樣的
        說明,確具有一種獨到的眼光。戴東原便極力主張理欲一元
        論,以打破朱王的理欲二元之說,他的根本思想全出發於生
        生與所謂生生而條理,他從「生生」釋        
        8頁        
        仁,從「生生而條理」釋禮與義與智,更從此推擴以詮釋元
        亨利貞,完全站在生命主義之立場上。在西洋倫理學方面,
        倡導理性而力持禁慾之說者,則為康德(Kant)一派,後來居
        約、尼采諸人相繼而起,力矯康德之失,以為康德的說法,
        完全是倒果為因。康德謂義務與本能(或慾望)不必一致,居
        約則謂義務與本能本自相通,因為他認義務之感情即是生命
        之力之感情,生命被他物阻其發展之時,必盡量表現一種征
        服之力,義務的意識即從此而發生。在此點,正可見到居約
        和康德不同之處。康德有這樣一個命題「我不可不做,因此
        故,所以願做」居約把這個命題倒轉過來,改為「我願做,
        因此故,所以不可不做。」即此可以知道居約不把義務看作
        外的強迫,而把義務看作內的發現,看作生命力的發現,看
        作生命力的剩餘。合上所述兩方的情形觀之,可以知道新倫
        理學的趨勢,是從慾望說明人生,絕不像古典派的倫理學家
        專從理智說明人生,這是顯而易見的。
            費爾巴哈(Feuerbach)說道﹕「人是由食物而定的東西(
        Man ist, was man isst)」這句話已經把「什麼是人生」這
        個問題解答了一半。營養物為一切思想的泉源,營養物減少
        ,則精神缺乏,因而思想偏枯。營養物增加,則精神充足,
        因而思想健全,這是誰也不能否認的事實。推而言之,營養
        物實為一切文化的泉源,所以費爾巴哈說道﹕「食物變成血
        液,血液變成心臟及腦髓、思想及精神物質。因此,食物便
        是人文及思想的基礎。」即此可知謀食物之充足及改良,便
        是人生。質        
        9頁        
        言之,謀慾望之美化、理想化,便是人生。
            愛倫凱(E. Key)說﹕「性的問題是人生的問題,是社會
        幸福的問題,其他一切問題與此相較,都成枝葉。」她又說
        道﹕「人類在保存種族的別種方法未發見以前,兩性關係確
        確實實的是人生的起源。從進化論的見解看來,應當以兩性
        關係做一切人生向上的出發點。」性的問題之發見,是最近
        代之事。性教育和性道德之影響於人生,都是從最近代以來
        才發見其重要,不從性的方面謀根本之解決,則一切關於人
        生之障蔽永無撤去之日,在熱切的人生肯定論者如愛倫凱,
        當然拿著性的問題當作一切問題解決之先決條件,無怪許多
        批評家評她一生的思想為「生命的宗教」或者評她為「生命
        的使徒」即此可知性的問題,是和食的問題一樣重要。
            綜合以上的說明,我們可以知道人和動物的區別。我們
        可以知道什麼是人生,我們更可以知道「欽食男女,人之大
        欲存焉」這句話,已經賅括了人生的全部。人類和動物是一
        樣的逃不出慾望的範圍,只不過人類能使慾望美化、理想化
        、自覺化、意志化而已。再重複的說一句,人類和動物,只
        有量的差別,並無質的差別。
            關於人生之發見,我們應該不忘記兩個人,一個是培根
        (Bacon),一個是達爾文。培根以前,人們只知道人類是從
        上帝創造的。自經培根倡導「人國」之說,我們才放棄「天
        國」的迷信,而開始走上自覺之途。但培根對於人生還不曾
        有切實的解釋,一直到達爾文,才說到人從那堥茠        
        10頁        
        道理。他用生物學的方法,告訴我們人類是由動物進化的,
        不是上帝創造的,這才使我們人人得到根本的自覺。        
                        三、什麼是人生問題        
            談到人生問題,真像一部廿四史,不知從何處說起,現
        在只能選擇最關重要的談談。我以為人生問題,可分作五項
        講明﹕一是自由意志問題,二是生計問題,三是戀愛問題,
        四是信仰問題,五是自殺問題。現在依次講述一個大概,並
        略附以己見。
            一、自由意志問題,人類到底有沒有自由意志,這是兩
        千年來的老問題,直到現在才得到一個小小的解決。有的主
        張人類有自由意志,有的主張人類沒有自由意志,因為自由
        意志之有無,與人生有莫大的關係。如果說人生有自由意志
        ,使人們對於自己的行為,應該自己負責任。如果說沒有自
        由意志,使人們一切的行為,都是由於老早決定了的,根本
        無責任可言。科學家是不相信有自由意志的,他以為宇宙的
        一切,都受自然法則的支配,人類的行為當然不能例外,如
        果說有自由意志,便破壞了自然的法則。宗教家也不談自由
        意志,因為他信仰宇宙中有一個全知全能的神在管理著,如
        果人類有自由意志,那末神便無用了,人便可逸出神智之範
        圍,人便可超越神,這是不對的。道德家和哲學家則不然,
        他們以為如果沒有自由意志,人生便變成無責任,行為        
        11頁        
        也便無從約束,好像笛卡兒(Dcscartes)、康德、菲希特(
        Fichte)一般人,他們就是主張自由意志的,我們現在研究
        的結果是,人類沒有絕對的自由意志,只是相對的自由意志
        ,就是最小限度的選擇的自由意志。好比食飯,這是必然需
        要的,不可缺少的,不過大家盡可任意選擇,或吃米飯,或
        吃麥飯,或吃麵包。大體說來,人類是沒有自由意志的,人
        們根本受時間和空間兩重鐵鎖之決定,豈能離開社會,離開
        環境而孤立﹖
            二、生計問題,這也可說是吃飯問題,是現代社會媯
        大的問題。現在各國失業的人業多得了不得,據一九三一年
        世界經濟年報的失業統計約略言之,美國失業人數有六百五
        十萬,德國失業人數有四百萬,英國佔二百三十萬,日本佔
        一百五十萬,意大利佔一百二十萬,奧大利佔一百萬,約計
        之,全世界失業者佔一千萬。若在中國,因無統計,恐不知
        比歐美各國失業人數要增加多少。我們想,這是何等關於人
        生之重大的問題﹗歐美各國社會近年來所以常發生重大變動
        ,什九與失業問題有關,大有釀成社會革命不達到不止之勢
        。雖然有所謂一般的救濟方法,像社會保險、職業介紹、失
        業津貼,與乎低利借貸、租稅豁免之類,但大都虛立名目,
        亦且無濟於事,這樣遷延下去,世界的險象將不知要擴大到
        何種地步﹗試問所謂人生問題,那一項比這種更急切﹖各國
        許多經濟學家、社會思想家,都在日日想方法去解決這個問
        題,我們現在談到人生問題,何可不深深的討究﹖        
        12頁        
            三、戀愛問題,談到人生問題,總不能把戀愛問題丟開
        。我個人贊成戀愛不贊成婚姻,我主張廢除婚姻,破除小家
        庭,而造成一個大社會。我在上海教書的時候,有許多學生
        常常對我說,戀愛問題容易解決,但是婚姻問題卻不易解決
        ,這就是因為婚姻會發生許多障礙的緣故。中國向來的婚姻
        ,都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來決定的,這自然有改革的
        必要,此時的改革應以戀愛為基礎,要使婚姻而為戀愛化。
        婚姻兩方都是表現壞的,因為兩方既經結婚,受了法律的束
        縛,經濟負擔的牽累,彼此就可以任意對待,罵也可以,打
        也可以,根本上男是以女為他的所有,女是以男為她的所有
        ﹔戀愛則不然,戀愛便兩方都會表現好的,它因沒有甚麼束
        縛,雙方看重經濟獨立,於是不得不互相尊重、互相敬仰,
        為的是怕失掉愛的緣故,這便超過了「所有」的觀念,並且
        兩方還會造出各種要好的事情去維持愛情的,所以戀愛足以
        增進「創造」的觀念,所以戀愛和婚姻相反,不得不表現好
        的方面的。羅素(B. Russell)說﹕婚姻是屬於「所有的衝動
        」,戀愛是屬於「創造的衝動」,這是確有見地之言。未來
        的社會定以社會全體之根本改造為唯一的前提,戀愛問題或
        者可以在無形中增加許多解決的可能。
            四、信仰問題,許多人都因不能解決生活,解決心靈生
        活,便來信仰宗教或哲學,這也是人生的重大問題之一。從
        前信仰的對象是神,因為苦悶之襲來,常感到人類的力量渺
        小,不足以謀解決,或因懷疑過度,釀成一種不能自了之局
        ,於是不得不皈依神,以求得一個最後的歸宿之        
        13頁        
        所,這種信仰隨科學思想的進化與擴大而日漸減少。現在信
        仰的對象是主義,因為現在認定個人不是個人的人,而是社
        會的人,因此不能不決定一個路向,現在根本不是一個狹隘
        與優閒的時代。現在的時代所詔示我們的,是偉大與緊張,
        在這偉大與緊張的現代,你能不飛速的決定自己的立場麼﹖
        因此有主義之信仰,從前以升入神之天國天堂為最後之歸宿
        者,現在一變以促進主義之實現為最後之歸宿。所以信仰問
        題,在現代轉見重要,人們一定要有信仰,因為有信仰才會
        有力量。詹姆士(W. James)提倡「信仰的意志」,謂人們須
        具有一種走向信仰的意志。好比賭錢,不管輸贏,只是大膽
        的賭去,不要懷著怕輸的心理,專在左右徘徊,坐失贏錢的
        機會,因為不賭是絕不會贏的,這是一段很值得注意的箴言
        ,不過要決定對於何種主義而加以信仰,這必須經過一番審
        慎的考慮。
            五、自殺問題,自殺事件之發生,因物質文明發達,都
        會生活開展之後而益加多,這無論何國都是如此。但自殺之
        動機,大半是由於生計不足,或戀愛不遂,或婚姻不圓滿。
        質言之,大半由於食欲或性欲之不能達到,自殺是最慘苦的
        現象,但有許多是出於無可奈何。在個人主義時代,以為自
        殺是許可的,個人的身體可以由個人處分,並不認有罪惡。
        但在社會主義時代則不然,在社會主義時代是認個人屬於社
        會的,社會幫助個人的地方很多,個人怎能輕棄他的生命,
        所以認自殺是極大罪惡。不過法律總是對於自殺加以禁止的
        ,不讓人民走入自殺一途。我個人是根本反        
        14頁        
        對自殺的,認自殺是怯弱的氣質的表示,我們正宜在苦痛中
        造出一個新局面,從死堨揖X一條活路,這才可以不自陷於
        「廉價的人生」,苦痛是鍛煉意志的最好的藥餌,矛盾是促
        進知識的唯一的方法,個人的苦痛可以用個人的意志克服,
        群眾的苦痛可以由集團的精神克服,與其自殺,毋寧見殺於
        人﹔與其飲酖仰藥而死,毋寧慷慨悲歌而死,這是現代青年
        應有的覺悟。
            以上只是提出要點,每點都須審慎的討論,可惜在此不
        能詳述。        
                    四、幻影崇拜與人生之真相        
            所謂幻影就是虛幻的影子,空中的樓閣,幻影崇拜就是
        崇尚空想,期望那虛無縹渺的烏托邦,從西洋的思想史看來
        ,幻影崇拜可以下列四派做代表。
            一、柏拉圖的理念說  柏拉圖(Plato)認人生不過是個
        假相,唯一的真實只是觀念或理念(Idea),人生就是這理念
        的影子,人生是沒有價值的,理念就是一切的價值。他從理
        念論出發,把世界分成兩個,即實在界與現象界,實在界即
        理念的世界,常住不變的世界﹔現象界即生滅變動的世界,
        感覺的世界。現象界之各個物不含有理念,僅為理念之模仿
        ,理念是原型,個物只是影像,因為個物是理念的影像,故
        僅在分有理念之際而表現為事物之相,但事物不能永琲漲
        著理念,故理念來時,則與之相應而現為事物,去時則消失
        其事物之相。質言之,理念即個物之目的,現        
        15頁        
        象界之原因,柏拉圖更為進一步之說明,有所謂「善理念」
        「理念之回想」「理念之思慕」。總之,柏拉圖認實在界不
        可知,不能達到,只有智德圓滿的人,才可以知道,才可以
        達到。因為智德圓滿的人實生於實在界,智德圓滿的人即實
        在界,這無異於說只有柏拉圖是智德圓滿的人。柏拉圖就是
        實在界。這樣看來,柏拉圖的學說是摸不著邊際的,他只知
        道時時捧著實在界而已。所以他是個幻影崇拜者,現在已經
        沒有人信仰他的學說了。
            二、耶穌教的天國說  此說謂實在界雖不可知,不能達
        到,但有智德圓滿及虔誠悔過的人產生,便能介紹人們到這
        實在界,因此便提出一個耶穌,以溝通人和神----現象界與
        實在界。關於耶穌的傳說,有謂歷史上並無耶穌其人者,如
        英國的羅伯爾生(J. M. Robertson)美國的斯密士(Benj, 
        Smith)、德國的德留斯(Arthur Drews)和卡爾脫夫(Albert 
        Kalthoff)、法國的考碩(Pa-ul Louis Couchoud)等皆是,
        即此可知耶穌的教義,很不容易講明,大抵耶穌對人生的看
        法,是認人類本來是有罪的,但人類無力可以自贖,必須仰
        賴神力,方始得救,所以人類第一要認清自己是無能力者、
        待救者、弱者、賤者,如果能早自反省,便是獲救的朕兆,
        便是幸福的泉源。耶穌說﹕「心堻h窮的人是有福的,因為
        天國就是他們的。」他由此引導人犧牲現在,以求超生來世
        ,他對約翰說﹕「倘若你一隻手陷你墮入罪惡,你就把這隻
        手砍下,你缺了肢體進入永生,強過有兩隻手往地獄去,裝
        入那不滅的火堙C」他處處用咒詛現世的方法,使人們希冀
        著來世,和柏拉圖推崇理念界,同        
        16頁        
        一用心,所以也是一個幻影崇拜者,柏拉圖認人生是幻的,
        耶穌認人生是有罪的,所以他們都是「生」之咒詛者。
            三、康德的無上命令說  康德也是一個幻影崇拜者,他
        以為實在界固然是不可知的,然而我們可以從實在界得到安
        慰,從實在界得到所謂「無上的命令」。康德本老早不相信
        實在界,後來覺得非仍舊留住不可,於是極力闡明實在界與
        人生之關係,以自陷於幻影崇拜之弊。他的人生哲學的特徵
        ,是在說明道德的嚴肅。他以為普遍的道德律之成立,不由
        於經驗的事實,而由於意志之先天之形式,因為宇宙間一切
        自然現象都脫不了因果的關係,惟有建立道德律之意志所謂
        理性的意志者,便不受因果律之支配,它是不受任何條件及
        任何前提而能自己建立道德上的絕對命令,並且自己去服從
        的,所以道德律不是由機械的因果的自然現象而產生,乃是
        由超越自然現象之實在界而產生,道德律既由實在界而產生
        ,復由吾人的意志而成立,因此人生與實在界仍發生密切關
        係。康德更由道德律的嚴肅保證意志自由、靈魂不滅與神之
        存在。總之,康德之說,乃以古太陽為背景,而以懷疑之霧
        隔絕之,其後又撤去懷疑之霧,比前二說雖稍有進步,然而
        一樣的看重實在界。前二說以為「實在」可以促住,康德不
        過說明只可理想上會得之而已,然而不能說不是一個幻影崇
        拜者。
            四、實證論和存疑論者的存疑主義  實證論(
        Positivism)和存疑論(Agnosticism)比前三說進步多        
        17頁        
        了,但仍有可議之處。實證論者尊重事實的法則,闡明事實
        的因果關係,把那不能證明的東西擯去不談。存疑論者也是
        不談不能知道的東西,可是他們雖不談不能知道的東西,不
        能證明的東西,卻還認有不能知道的東西存在,所以也一樣
        的中了幻影崇拜的毒。實證論者和存疑論者因為尊重自然的
        法則之故,遂根本抹殺人類的法則,把人類和自然一樣看待
        。換句話說,把生命和自然一樣看待,這樣看來,實證論者
        和存疑論者雖不咒詛生命,然而亦不尊重生命。他們對於人
        生的看法,仍舊不出於他們所謂機械主義的範圍,因此他們
        對於人生有何意義與價值,都擯斥不談,他們一面認有不能
        知道的實在界,一面卻否認人類的價值,於是在不知不覺之
        中,又陷入於前三說易犯的流弊。
            以上四派,都中了幻影崇拜的毒,否定現實人生,否定
        「生命」,所以幻影崇拜者沒有不是「生」的咒詛者,他們
        以「生」為無價值的,所以說來世,說彼岸,說天國天堂,
        推崇實在界或理念界,試問這種說法,如何找得出人生的真
        相﹖
            至於中國古代的思想,也脫不了幻影的崇拜,孔子推崇
        古先聖王之道,其實所謂「道」究竟是些什麼﹖孔子要人家
        「謀道不謀食」「憂道不憂貧」這不是一種麻醉心靈的說法
        吧﹗老子也提出一個「常道」,說是「道生一,一生二,二
        生三,三生萬物。」又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
        自然。」究竟這所謂道,又是一些什麼﹖老孔的看法,雖然
        各有不同,然而何嘗不是一        
        18頁        
        種幻影,所以老孔的思想也是屬於幻影崇拜的,這些都不能
        說明人生的真相。
            我們是要尊重「生」的,我們是要發展「生」的,我們
        是要注意現實的生活,而幻影崇拜卻與人生無關。說來西洋
        的思想,從柏拉圖、亞里斯多德,以至康德、黑格爾(Hegel
        ),都不能澈底說明人生。中國古代學者也這樣,人生的真
        相只是赤裸裸的求生的發展,這只好借佛法來發揮這個意志
            佛法是最博大精深的一種學問,嚴格說來,佛法只是法
        ,不是教,亦不是學,不懂得佛法的人往往說佛法有許多宗
        派,這是錯誤的,佛法本來無所謂宗派的,到了中國才分為
        許多宗派,印度雖有六派,然而只是說法的不同,道理卻是
        一致的。本來佛陀說法,最要的只是空有二義,但二義非孤
        立,說有即須說空,說空即須說有,因為要具備二者言說乃
        得圓滿,否則便不圓滿。後來的學者議論橫生,於是劃成許
        多派別,佛法只有空有二義,因此欲從空有二義分別說明,
        亦只能別為法性法相二宗,法性宗說空,法相宗說有﹔法相
        以非空非不空為宗,法性以非有非無為宗﹔法相之非空對外
        ,非不空對內﹔法性則非有對外,非無對內。這兩宗不過顛
        倒次第以立言,究其義則一,法性說「真空」,法相說「幻
        有」,然而真空即是幻有,幻有即是真空。譬如我手中拿著
        一把扇子,諸位望著扇頭,我將扇子急速轉成一環,為環是
        幻有,亦是真空,如說有環,但其實無環,這是真空,如說
        無環,而諸位確實看見有環,這是幻有,人生正如這環,環
        迴轉甚速        
        19頁        
        ,人生的迴轉何嘗不速,這是人生的真相。
            佛陀做太子時,偶出遊南北東西各門,遇著生老病死苦
        種種現象,他的佛法,便從這婸※_,所以佛法所說的是整
        個的人生。所謂四諦,便是四種真相,亦是四種真理,四諦
        即是苦集滅道四諦,講人生的道理甚真確,可惜今日不暇說
        明。
            佛法的正面不能說,法性宗說一切俱非而顯法性,係從
        反面說﹔法相宗以二空(人空法空)所顯而說真如,係從旁面
        說,都不說正面。因為正面本不能說明,人只是求「生」,
        只是求「生」的發展,這「生」就如同佛法的「法」,問「
        生」的究竟是什麼﹖就如同問「法」的究竟是什麼一樣。佛
        法說「法」的究竟是「法爾如是」,我們也只好說「生」的
        究竟是「生爾如是」。人只是求生,你看許多龍鐘老邁的老
        人,殘廢疾苦的病人,他們絕不會想方設法去戕賊這個「生
        」,他們只是想方設法求保存這個「生」,這便是人生的真
        相。
            佛法的道理不易說明,可惜中國人只知念經,不知佛法
        的內蘊,於是走入迷信一途,這是何等可憾而且可笑的事﹗               
                      五、人生之意義與價值        
            闢妄所以顯真,我們不相信人生是虛幻的,我們不相信
        人生本來是有罪的,我們不相信人生        
        20頁        
        一定要從實在界才能取得安慰的,我們更不相信人生是和機
        械一樣,根本沒有意義和價值可言的,人類固然和動物沒有
        了不起的區別,然而人類之可貴,就貴在能夠使慾望美化、
        自覺化,理想化、意志化﹔動物只知求溫暖求飽足,人類卻
        能於求溫暖飽足之外,進一步求身體之健而美﹔動物只知盲
        目的求滿足自己的慾望,人類卻知道運用許多的方法去滿足
        自己的慾望﹔動物遇著一種慾望不能滿足之時,只有自安於
        不滿足,人類一面想盡許多方法去求滿足,一面更用強固的
        意志務期達到滿足的境地。這便是人生的意義與價值發生的
        源泉,人類所以異於動物者在此,人類所以非虛幻,不必從
        實在界取得安慰者亦在此。
            人類根本和機械有別,我們的世界不是現成的安排好好
        的世界,而是用人間的血汗換來的世界。人類所以和機械不
        同,便是人類具有一種特殊的生命力,便是尼采所說的「權
        力意志」,柏格森所說的「生的衝動」之類。這種生命力遇
        著鬥爭的機會便愈益發展,人類的歷史便是一部生命的鬥爭
        史,卻並不是一部機械史。人類之可貴,就貴在能夠運用機
        械,卻並不是自比於機械,所以實證論者和存疑論者對人生
        的看法,是根本不足置信的。
            我們是認定人生具有某種意義和價值的。關於這點,可
        以分兩項來說明﹕一是如何救濟自己。二是如何救濟人類。
        現在依次講述﹕
            一、如何救濟自己  救濟自己最重要的,是在世界趨勢
        (空間)和時代潮流(時間)中的自悟,        
        21頁        
        在先肯定自己,肯定自己的生命肯定自己的人格,這並不是
        容易的事,許多人醉生夢死,到了四五十歲還不能認識自己
        ,還不知自己是落於何種階級堶情S列於何種行伍堶情S加
        入何種戰線堶情S對於自己的不能認識,是叫做墮落,墮落
        有兩種﹕一是有形的墮落,如嫖賭煙酒等,普通認為墮落的
        ﹔一是無形的墮落,如守分安命的做人,普通認為良善的。
        有形的墮落的毛病小,無形的墮落的毛病大。有形的墮落,
        人人認為是墮落,自己也知道是墮落,因為這樣,所以時時
        刻刻有改善的動機。無形的墮落便不然,人人恭維他好,他
        自己也以為好,卻是在不知不覺之中,做了別人的人,不是
        做了自己的人,做了傳統觀念的人,不是做了自我意識的人
        ,自己的真生命,就在人人恭維的頌揚聲中斷送去了,這是
        何等可慘的事﹗所以我們要認識自己、肯定自己,這是救濟
        自己的方法。如果我們不救濟自己,我們的一切便一筆勾銷
        了,關於這一層,尼采論之頗詳,可參考其學說。
            二、如何救濟人類  從來的哲學都是人類主義者,就是
        西洋的柏拉圖和康德也何嘗不是,就是中國孔孟,又何嘗不
        是。不過他們都陷入幻影崇拜的弊病,空談人道主義,徒為
        論理上之遊戲,結果於人類的最低限度的要求所謂吃飯問題
        ,並沒有提出什麼方法。孔德(Comte)號稱「人道教」的首
        倡者﹔功利論者以「謀最大多數的最大幸福」為標幟,實用
        主義者也眾口同聲的昌言人道。但他們何嘗提出具體的方法
        ﹖我們要講救濟人類,便要切實討論救濟的方法,不要再在
        論理        
        22頁        
        上下工夫。救濟的方法應當怎樣呢﹖我以為應該注意社會主
        義,講求民生,從民生方面謀救濟,才是人類救濟的唯一途
        徑,也是人類主義的唯一要義。只是這種工夫不易作,須具
        有一種悲憫的情懷與奮鬥的氣質,須從幻影崇拜的空氣中拔
        出以與幻影決鬥,並須與烏煙瘴氣的環境對抗,所以忍苦忍
        痛,是我們在這時代中必具的精神,善須藉惡來發揮,惡正
        是砥礪善的一種試金石,我們應該不忘記了在這時代中應有
        的職責。
            總之,人類時時刻刻在「生」堶掠Q生活,而環境又時
        時破壞著「生」,但是「生」卻在破壞生的環境中建立了,
        人類最寶貴的是「生生不已」「自強不息」,人生的意義和
        價值就在這堙C人生是由意志表現的,這意志要用在救濟自
        己以及救濟人類上面去,所謂「己立立人,己達達人」就是
        這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