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與佛教

寄塵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62冊

頁69-78

大乘文化出版社出版

1980年十月初版


        69頁        
                          一、什麼是人生       
            民國以來,中國學術界起了很大的高潮,就是人生觀的
        論戰,而關於人生觀問題加入論戰有了不少的著名學者,如
        梁啟超、胡適之、錢玄同、吳稚暉、陳獨秀等……各派,真
        是不一而足,有主張物質的,有主張精神的,有主張人文的
        ,有主張藝術的,在當時加入論戰執筆為文,發揮妙見,洋
        洋大觀,盛極一時,參加討論的差不多是全國學者的總動員
        ,已成為我國學術界上的一個有意義的最高潮﹗嗣後書局收
        集各學者所發表的參加討論的文章,已彙成「人生觀的科學
        」一書,刊行於世。
            但是他經過了這樣的討論和這樣的苦戰,而所收獲的效
        果,不過各是其是,各非其非而已﹗互相爭論在佛法上說起
        來﹔脫不了「法執」和「我執」的圈套之外,然以吳稚暉先
        生的「黑漆一        
        70頁        
        團」的妙語形容之,頗多類似之處,以全國學者總動員的力
        量,歷時一年之久,關於人生的問題,而不能予我們指出一
        條真實究竟的康莊坦路,這未免太那個了﹗故人生的問題仍
        然是成為問題,並未因這樣的高潮,這樣的論戰,就給予一
        種具體的解決的方法。因之,太虛大師在海潮音月刊上發表
        不少關於人生問題的文章,參加討論,以補其偏。大師根據
        最圓滿的佛學來指示我們人生所應走的一條光明的人生大路
        ,再圓滿沒有的了﹗如是從各方面觀察起來,對於人生問題
        的討論才稍有頭緒,不致錯亂紛紛,使人有莫衷一是之概﹗
        這是因為太虛大師所討論的不屬於空談,皆是言之有物,持
        之有理,和根據佛陀聖教量高上一層的緣故呢﹗        
                          二、人生的定義        
            「人」就是指平常所謂「人為萬物之靈」的這個「人」
        而言的,他的對面是非人,在動物界中為圓顱方趾頂天立地
        的一種豎行的動物,其「內具情感心智之性,外具手足頭目
        之形,智慧特高,善作事業」,以「如是之物,名之曰人。
        」「生」即生活,如云﹕「凡物之生起長養相續存在,於可
        能時間中不就息滅者,曰生。」「人生」合講起來,就是我
        們人類的生活,人類的原則,換句話說﹕就是我們應如何的
        做人,應如何的調適環境而得維持我們人類的生活,所以人
        生的討論是說明做人的道理,維持生活的法則。在人生學術
        討論的,要維持我們人類的生存,須有資        
        71頁        
        養的物質﹔而宇宙中所有一切物質能做為我們生活上的一種
        資養的原料者,必須經過勞動者加以製造,而手業上的大小
        經營的組織。如我們要求生存,便須吃飯穿衣,而這飯和衣
        非自然而成,是由我們人類利用自然物而經過種種手續改製
        而成為所吃的飯和所穿的衣﹔所以人生的活動,以物質和勞
        動最有關係,但是人生又是各個為「生存競爭」的,人與人
        間相互爭取各自的生存,故僅有上面所說的物質和勞動還不
        夠,又須有保障其生存的必要,故國家所有的政治法律是為
        保障人類生存不可忽略的一種階段,西洋哲學者如貝西法及
        德國的黑智爾Hegel斐希德Fiehto,關於所討論的人生的定
        義,都不外乎「生存」「勞動」「所有」之三權與人生不能
        須臾離者。        
                          三、人生的階級        
            這堜珨〞漱H生的階級,就是以各人抱負著各種不同的
        人生觀點而說的,如農工商學軍政各界的人士,莫不各有其
        人生觀﹔但是統括的觀察起來,都無非是為著生活的問題,
        如知識行為的修養,以及自己在社會上的地位,這是一般的
        人生觀,其次如儒家以做人的倫理道德學術為其人生觀,故
        其出發點完全基於道德方面和學術方面,苟其道德學術修養
        有素,小之修身齊家,大之治國平天下,此儒家的人生觀運
        用之極而風靡於朝野者﹔簡言之,即可以說其人生觀全在道
        德學術的修養,和維持自己的地位與生存的要求上用心思,
        這是儒家做人的人生觀。復次為「超人」的        
        72頁        
        人生觀,如中國從前有不少的名士鴻儒,對於塵世的富貴、
        名利,都不在他們心目中,視爵祿如敝屣,視富貴如浮雲,
        自己讀飽了書蜷伏在山林岩壑中做一個隱士,終其一生,與
        世無聞,這是「超人」的人生觀。若就宗教家的觀點作一個
        比較的研究,則又在其次了﹗宗教家的人生觀,除了物質方
        面的「生存」「勞動」「所有」的三權保持之外,在精神方
        面的亦極為注意,這是完全比較基於生活和做人的人生觀是
        進步的。蓋我人的人生觀,應具有物質和精神的兩方面,纔
        可以具足圓滿﹗原來世界為一大天地,個人為一小天地﹔人
        類生於「大天地」的這個世界中,都有一個「小天地」的人
        生觀,故一般人有一般人的人生觀,儒家有儒家的人生觀,
        超人有超人的人生觀,宗教家有宗教家的人生觀,而究其宗
        教家的範圍非常廣泛,茲就「耶」、「回」、「道」、「佛
        」等教言之,其各個的人生觀又彼此互相矛盾不同,甚至各
        走極端,背道而馳﹔這是甚麼緣故呢﹖因為各個教徒的立場
        不同,和其所崇奉的教理有淺深的差別,故關係到人生觀的
        階級亦有種種的差別了。這不單是宗教家的人生觀如此,即
        其他的各色人等,以所處的地位不同,所操持的職業不同,
        故其抱負的人生觀亦有種種不同的差別呢﹗        
                      四、異教人生的缺點        
            言「異教」並非含有排斥的口吻,只是對本教以外的各
        家宗教而說的。因我們是一個佛教徒        
        73頁        
        ,即以佛教徒的身分站在佛教的立場上,對佛教以外的各家
        宗教之總稱,故名「異教」﹔異者不同,異教者乃不同之各
        家的宗教的意思。就剛纔於上面分別而說的人生階級的一段
        看來,如人類中各有不同的人生觀,現在單就宗教界的各家
        人生觀所有的缺點,略為指出,以供研究,然後再根據佛教
        的學理指出一個人生觀的真實意義,以資取法。
            談到異教對於人生觀的缺點,像儒教的所謂人生,只是
        闡明做人的道理,回教耶教則以昇天國的樂園為其歸宿,藝
        術家以藝術為宗教,作為他們人生的精神上一種寄託處,如
        俄國的大文豪托爾斯泰就是以為盡人生的一切,皆從藝術上
        可以彰顯,以藝術為其人生,無論是詩歌或是繪畫,都滿含
        著人生的意義,若藝術不切於人生問題者,則不能稱之為藝
        術了﹗又如教育家的人生觀,大多數是以人文主義為出發點
        ,其他如軍政各界人士,以其所立身的位置和職任的關係,
        亦自有他們的人生觀,現在就以儒教和普通社會的一般人生
        觀而論,只知斤斤較量於現前利益,不能顧及未來,故於身
        後問題不能或不許討論,所謂「未知生,焉知死」是也。耶
        教認上帝為萬能的造物者,以為天地與人,都是上帝經過七
        日七夜一手造成功的出產品,即宇宙間所有的形形色色,乃
        至事物的一切,都是上帝所賜予的,人們的苦樂貴賤,生死
        權衡,一概操縱在上帝的掌握中﹔苦是上帝判罰的,樂是上
        帝償給的結果﹔這樣,上帝好像已成為統治人生的一個專制
        時代的君主了﹗回教與耶教所主張的人生觀點差不多,又如
        印度教所敬奉的梵天外道,中國道教所敬奉的       
        74頁        
        玉皇大帝,很相類似,都以生天為人生的極高點﹗統而言之
        ﹕異教人生的缺點﹕不是顧前不顧後,就是企望生天,享受
        天福,殊不知這種人天有漏的福樂是不實在的,即非非想天
        的空定的仙人,報盡仍墮為牛角窩中蟲,這不是一個很好的
        鏡子嗎﹖所以異教人生的缺點而不究竟,是不足為法的﹗        
                      五、佛教人生的圓滿        
            異教的人生是缺憾的,是不圓滿和不究竟的,我們要另
        出一個無有缺憾而且圓滿究竟的人生,那就不能不推到佛教
        了。佛教的人生是圓滿的,且能方便攝受以上所說的異教人
        生觀為初發心者得入佛境之第一步的起程點。因為佛教學術
        中平常所說的殺、盜、淫、妄、酒五戒,就是儒教所說的仁
        、義、禮、智、信的五常,以戒「殺」即「仁」,戒「盜」
        即「義」,戒「淫」即「禮」,戒「妄語」即「信」,戒「
        飲酒」即「智」的意義。其以生天為極頂者,如道教的燒丹
        煉汞,耶教的求生天國,而佛教只須修十善法即可以生天,
        十善法就是身三、口四、意三的十種善業,這十種善業是由
        五戒中所對治的不善法禪聯進化而來的,如身三是「殺」、
        「盜」、「淫」﹔口四是「妄言」、「綺語」、「兩舌」、
        「惡口」﹔意三是「貪」、「嗔」、「癡」。所謂十善者是
        不殺、不盜、不淫、不妄言、不綺語、不兩舌、不惡口、不
        貪、不嗔、不癡是也﹔我人能如此做法,即可以生天道。        
        75頁        
            但是佛陀教義上所開導我人的,並不以天道為然,縱使
        做了所謂天主、上帝,得界內的色究竟天或非非想處的極頂
        ,亦無意義,而是「樂即苦因」的一種人天有漏的小果,待
        福盡命終時,墮落到下界為牛角蟲,又何貴乎此﹖而往日的
        天堂福樂,於身後所得的果報則已鑽入牛角尖堨h了,亦太
        不值得﹗所以這些雖攝為佛教的最初方便,而不為佛教的注
        意之點,不為佛教人生的終點,就是這個緣故呢﹗在我們佛
        教的人生所應要注意的,是為出三界之外的聲聞、緣覺、菩
        薩、大覺聖人佛陀的果位而為究竟而為茫然無措的人生之圓
        滿的歸宿處。然而,要達到這種種的果位----人生究竟歸宿
        處的目的,所必需假藉的勝方便,有四諦、十二因緣、六度
        等法﹔凡是修四諦法的可得聲聞羅漢,修十二因緣的證緣覺
        果,修六度萬行法則名菩薩,能圓滿這六度萬行法的便超入
        最極無上的佛陀的果位了,若互相比較言之,本來羅漢在佛
        教出世界方面是最簡易而最低落的,但是若與普通社會或異
        教來用公尺度量一下,則又是最高上圓滿的境地了。羅漢有
        大小二種的分別,小果羅漢尚未趣證涅槃,仍有現前所報受
        的色身存在,大阿羅漢即如天台家所說的藏教果頭佛是也,
        羅漢雖要斷盡三界生死(即大小長短之身形的分段生死),而
        於界外的變易生死依然未了,這變易生死就是意識的變化,
        因有一分妄念未斷,即有一分生死故也。然而意識的變化,
        在塵勞中的人們是不大知道的,苟稍學佛用功而參禪或修觀
        者,都類能知之,如我人在參禪或修觀的時候,稍為平心靜
        氣的返照一下,則其猶未完全引入止觀的妄識對於二三十年
        前事可以很了然的        
        76頁        
        回想起來,不靜觀時則不知道,這是因為心的粗細的緣故。
        在我人平常的心境多半是粗濁的,如同濁水一般,不能了然
        鑑諸物象,若投以明礬便漸漸的澄清鑑澈一切了﹔又我人平
        常的心是往往向外馳求,如眼睛一開,即見到前面光亮的電
        燈、桌椅、茶壺茶杯,見到左右粉堊的牆壁和琳瑯的字畫,
        但是我人若修禪定或覺觀的功夫,就是如在濁水中投擲明礬
        ,使其澄清鑑物,也就是將心轉向內照,使其不隨著外界奔
        馳,久而久之,自然能夠照見自心,得開心眼。四諦法是苦
        集滅道,是屬於我人修出世法的觀照的基本法門﹔由這種的
        基本法門,就可以得證入了聲聞羅漢的果位。
            緣覺所修學的十二因緣法者,亦名十二有支,即「無明
        」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
        ,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
        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所謂「無明」者
        ,即愚癡義,無有智慧之明故,以我人於投胎時,發見一點
        媱光焜耀,即急赴之,對於父或母則隨自己的性別而發生憎
        愛,如是留識為種,納想成胎,漸至成熟時期,便出胎而為
        嬰孩了﹔故我人的投胎,全是出於一種貪念媱慾之調皮的活
        動,然這不過是大略的講講如是,倘在初學者驟照聞之,會
        要加以誹謗的。「行」即是造作義,因為意業上有無明煩惱
        的衝動,便現行於身口二業,造出各種不淨行,質言之,就
        是說我人在入胎而未入胎的一剎那間,於父或母前作不淨行
        想。「識」就是投入母胎的第八阿賴耶識,如同世俗所說的
        77頁        
        魂相類。「名色」者,謂投入母胎後,隨著時月的增長而漸
        起肉團的根形,可分為物質與精神二種,其精神謂之「名」
        ,物質謂之「色」,現在這堛滿u名色」是由混合精神與物
        質二種而言的,「六入」是將要出胎的現象,因名色以後,
        漸具眼等六根形位故。以上所說的幾支,是說明入胎住胎的
        經過,自此以下則是屬於出胎後的事了,凡在胎胚中的孕育
        已到了完全成熟的時期,自然要脫胎而出,而剛纔呱的一聲
        墮地,便少不了與外界的空氣乃至其他一切,都發生感觸,
        故名「觸」支。因為觸的緣故,對於身心上便引起了一種苦
        與樂或不苦不樂的反應,故名為「受」。以其於樂受的情境
        中又起執貪愛之心,故名「愛」支,若單單僅有貪愛,只不
        過是心理的衝動,然在由貪愛進而追求所貪愛的事物,這貪
        愛之癡心的衝動便暴露於行為了,是為「取」支。有了這種
        追求執取的作業,便又於六道輪迴中播撒了未來的種子,有
        未來的生死輪迴,故名為「有」。既然在現世播下種子的業
        因,於當來世中必然有茁發這種子之「生」的業果﹔又生「
        生」便有老,有死﹔故最後二支是「生」和「老死」。又此
        十二因緣有「生滅門」與「還滅門」的二種,從「無明」緣
        「行」順數最後的「老死」,是十二因緣的「生滅門」,若
        倒轉來從「老死」滅則「生」滅的逆推到「無明」滅是十二
        因緣的「還滅門」,復次十二因緣亦可分為三世因果,其「
        無明」與「行」是過去二支因,「識」至「受」是現在五支
        果,「愛」、「取」、「有」三支是現在的因,「生」與「
        老死」是未來的二支果。修此十二因緣法的,得為超過於聲
        聞之上的緣覺聖人。        
        78頁        
            此外比緣覺再高上一層的即是修布施、持戒、忍辱、精
        進、禪定、智慧之六波羅蜜多的菩薩。如文殊、普賢、觀音
        、大勢至等,由菩薩再進一層便為圓滿究竟的佛果了﹔得到
        了佛果位,則無所不知,無所不覺,於法自在,王於法界。        
            現在我人所受有的人身是如大海堛漯w沫一樣的無常,
        經過了數十寒暑之後,即要壞滅﹔而幻化的色身雖有壞滅,
        其所有的精神是永無壞滅的。如舊式的房屋崩塌了,這房屋
        的老破可另外重新建築一所嶄新的洋房來安居過活,絕不致
        任其自身風餐露宿﹔故我人底精神的存在,不隨著色身幻質
        的壞滅而有所壞滅的,是永遠存在的因。精神不壞的緣故,
        我人修習佛教中的五乘法,進至人生究竟處的目的地﹕如升
        階級般的,人天是第一階級,聲聞是第二階級,緣覺是第三
        階級,菩薩是第四階級,惟佛乘則是升堂入室的第五階級了
        ,佛教人生目的於達到第五階級的佛陀果位為最究竟圓滿的
        。我人若能堅持不退,一步步的升上去,自可得成佛陀果位
        的圓滿人生,絕非普通社會和異教以及佛教所認為的「三界
        如火宅,生死如冤家」的人天乘為其人生之究竟歸宿處淺見
        相似。所以,唯有圓滿的佛教纔能安慰我人的精神,才能儘
        量的發展我人所本具的平等真如的法性。        
                          一九三六、二、二抄正於閩院自修室        
            (此文為寄塵法師一九三六年在廈門中國佛學會之講演
        ,由萬泉代莊二人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