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存在之價值論

木村泰賢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62冊

頁97-102

大乘文化出版社出版

1980年十月初版


        97頁       
                              一、苦        
            吾人存在於世界,果有若何之意義與價值﹖則佛教之眼
        光觀之,苦而已矣﹗蓋伴於存在而有所不足,有所限制,有
        所壓迫,亦無可奈何之事實也。
            印度奧義書之中期,以理想與實現對比,已感得實現方
        面。有埋沒理想之隱痛,遂盡情發揮其哲學之遐思至於佛陀
        。一面本於歷史的開展,一面感於自身之經驗,於是以解脫
        一己之生老病死為出發點,而有出家之動機,以解脫眾生之
        生老病死為出發點,而有佛教之成立。
            是以其教理之組織,所謂四諦法門,直置世界於苦諦﹔
        所謂十二因緣,實成形於生老病死憂悲苦惱之條件也。        
                    二、苦觀之根據與無常無我        
        98頁        
            佛陀以何原理而判世間為苦﹖最深的根據,且證次章。
        茲就事實上最明瞭,最主要之公例而說明之,即無常與無我
        是。
            一切諸法不守故常,剎那剎那,新新不住,是為無常。
        換言之,即變異法或破壞法也。佛陀於中含象跡喻等經中,
        詳細開示,茲不贅述。其對於世間一名詞,直認為破壞法之
        真詮,即雜阿含(九卷)云﹕
              問﹕所謂世間者,云何名世間﹖
              答﹕危脆敗壞,是名世間。眼是危脆敗壞法,若色眼
              識眼觸,眼觸因緣生受,內覺若苦若樂、不苦不樂,
              彼一切亦是危脆敗壞,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是說危
              脆敗壞法,名為世間。               
            世間一切既不免變異與破壞,則世間一切皆苦,乃自然
        之結論,亦佛教說法之常規。蓋破壞變遷之經過,流轉不息
        ,足以制止吾人無限欲望。例如人生孰不愛青春﹖詎知昔時
        美少年,一旦成衰老﹔人生孰不欲富貴﹖誰知舊時王謝堂前
        燕,飛入尋常百姓家﹔前塵影事,兜上心頭,實足使人欲哭
        無淚。剋實而論,外而世界,內而心身,剎那剎那,生滅不
        停,即剎那剎那,不能安定,況夫永久之滿足與要求﹖雖有
        達者,恐亦難以為情矣﹗故佛門之格言有云﹕諸行無常,即
        一方為事實的判斷,一方為價值的判斷也。        
        99頁        
            事實的判斷,既一切無常,則根據此原理,遂足否定常
        琱壯琚A更可基於無我,作價值的判斷,而宣布一切皆苦。
        蓋佛教所詮之我,實含有主宰之意義,故無我即無有主宰。
        關於此點,已入於苦之領域矣﹗
            雜阿含云﹕       
              世尊告五比丘曰﹕色無有我,若色非無我者,云何不
              如意所轉﹖是故我非色,離我亦無能見色,受想行識
              ,亦無我。若受想行識非無我者,云何不如意所轉﹖
              是故我非受想行識,離我受想行識亦不可得。
              汝等比丘,於意云何﹖色常耶﹖無常耶﹖世尊、無常
              ,凡無常者,苦耶﹖樂耶﹖世尊為苦,凡苦者,變異
              之法,非我我所。                
            由無常論之關聯,一面示無我之根據,他面可以判斷人
        生之價值。蓋無常即不能自主,不能自主則無我,我所我我
        所之自由既失,其不陷入苦境者幾何﹖況吾人之生命,不過
        意欲之開拓。此意欲者,亦非發生於無條件的,實限制判於
        因緣之法則。若廣涉三世,則更束縛於自樂自得之旗幟下,
        而絕對失則自由。判以為苦,寧云不當,是以無常與無我,
        為苦諦最有力的根據,諸經論中,雖種種說,要以此點為歸
        結,證以法句經如左(巴文)﹕
              諸行無常,智慧照時,厭離於苦,即清淨道。        
        100頁        
              一切法無我,智慧照時,厭離於苦,即清淨道。
              諸行皆苦,智慧照時,厭離於苦,即清淨道。
            此諸行無常,一切法無我,諸行皆苦之三定律,乃佛陀
        對於世間觀察之歸納。漢譯法句經,加入一切皆空一條即為
        四念住,實十方三世諸佛一乘道之重要教條也。
            雖然吾人最宜留意者,此等價值之判斷,實以日常生活
        為標準,而非最高的理想。蓋空苦無常無我的見地,雖類似
        於厭世思潮,然而佛教絕非淺薄簡陋的厭世觀,特欲從修養
        方面,提高有情之生活於現實界,不得不作一度之警告耳。
        醯雞出甕,翱翔於光天化日之間,則永離其悲慘之歷史矣﹗                
                    三、苦觀之根據與常樂我淨        
            由無常無我之理而說一切皆苦,無異以變遷不能自主者
        為痛苦之第一條件也。雖然,假令此現實界而非無常變遷,
        吾人之我體絕對有其自由,則佛陀亦將為反對之判斷矣﹗
            印度之學派,自奧義書以來,所謂實有妙樂之梵我思想
        ,已充滿一般人之腦筋。佛陀以銳敏之眼光,否定神我之存
        在,從事實上抉破其黑幕之根據,而啟人以轉迷開悟斷惑求
        真之機會。
            雖然,永遠不變之自由幸福實為有情最終之目的,何時
        始能達到,與何法始能達到﹖雖成為        
        101頁        
        難決之問題,然不能因此遂斷其無限希望,此常樂我淨之涅
        槃,所以遂成佛教之無上境界。        
                    四、常樂我淨之心理的根據        
            由何而發生常樂我淨之思想﹖亦研究佛教者切要之問題
        。蓋佛陀雖排斥奧義書之梵我,然永遠不變之自由,亦為有
        情之共同希望。此外即無以增進社會向上之動機。
            依於佛教的見地,世間一切基於欲求,有情之實現,固
        以婬欲而正性命,有情之理想,亦以愛欲而現活動。蓋生理
        與心理,同策源於無明之中,而此無明之性質,其表面不外
        基於生活之滿足要求,而行盲目的衝動﹔其堶惜孚N義,即
        暗示潛藏無窮之生命。是以欲之中心所謂有欲、愛、欲、繁
        榮欲三種,大柢皆個體及種族持續與擴大所須之本能。換言
        之,無非欲延長其生活,以致於無限普遍自由,而達到理想
        的絕對運命。此雖近於無意識的舉動,然自人間以至天上,
        一切眾生無不直接間接顯現此目標與施設,乃不可否定之事
        實也。
            常樂我淨之理想,即淵源於絕對的生命。若以三欲相配
        置,則常者由有欲而來﹔樂者自愛欲而生﹔我即自主欲,從
        繁榮欲而發﹔淨則是等諸欲之純潔化。蓋通常之人,為生理
        所拘束,而營表面的活動。佛陀則嗔起內部生命的感情,而
        建立有情極高之理想與實現,一則紜紜於目前之小欲,一則
        放懷於無限的大欲也。        
        102頁        
            大乘佛法,謂一切含識皆有佛性,乃至煩惱即菩提,無
        非根據如上之理由。蓋限於欲之表面,雖不免成為煩惱,若
        一度達到內面的意義,則化為自他生活無限之菩提心矣﹗此
        心為生物法爾具足之可能性,亦即能性。
            然則原始佛教何以澈頭澈尾否定普通欲望,而提倡常樂
        我淨之絕對生命﹖蓋兩者之關係,與其謂為聯絡向上的,無
        寧謂為反正相對的。即理想境界雖在常琚A而現實生活則為
        無常﹔理想境界絕對滿足,而現實欲望常不滿足﹔理想境界
        完全自由,而現實生存則絕無主宰﹔理想境界非常純潔,而
        現實世間痛感惡濁﹔是以應於理想的要求,而圖現實的解脫
        ,正佛教之職務也。
            雖然理想境界又由現實欲望引導而來,蓋現實欲望之
        面,已飽含理想的境界,故離現實的欲望生活,亦無以實現
        其理想,淨化現實生活,向上提高,即次第接近理想境界矣
        ﹗是以佛陀一面鼓吹出家主義,一面盡力於世俗的生活,圖
        宗教的與道德的淨化,實不外此見地。若更進一步,根於煩
        惱即菩提之原則,肯定現世生活,以之實現理想,實為大乘
        即身成佛之論。
            要之,佛陀從欲望堶悸熒N義,而立理想之標準,本之
        而評判現實的欲望,以為空苦無常無我,蓋現實之起源。所
        謂無明,乃欲望之自身,不知運用高尚之理想而向上運動,
        僅由表面向下生活而形成世界,所以無論何時,不安不定而
        彷徨於輪迴界也。反之,開發欲望堶惟狶t之理想,而放其
        智慧之大光明,是為十方三世諸佛之境界。(伯良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