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歸趣與禪

木村泰賢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62冊

頁109-119

大乘文化出版社出版

1980年十月初版

 


        109頁        
            我們生活著。迎接新的歲月而痛快地生活著。可是假定
        有人這樣來發問﹕「喂﹗你為的什麼而活著呢﹖」那我們將
        應該怎樣來回答呢﹖正在發問的當兒我以為能夠明明白白地
        答覆出來的恐怕沒有幾人﹗
            諺言﹕「人生如旅行」。既然是旅行,目的地在那堙S
        如果不知道目的地而就盲目地旅行,那可太危險了﹗
            到底人類以什麼為目的而生存著的呢﹖何處是其趨求的
        歸宿呢﹖
            自古以來,許多的大思想家或大宗教家,早就注意到這
        個問題了。但我有一個意見,就是希望把這個研究對象移向
        最接近我們日常生活的事情上,並且從任何人都能知曉的事
        物上開始,進行探索出它的端緒來。這就是要從我們的欲望
        開始研究。
            試想﹕人類的一切經營,那一樣不是從欲望開始﹖在無
        窮的欲望中有各式各樣的種類不同,        
        110頁        
        但那最基本的,要算是食欲與性欲了。想食想飲與男女間的
        欲望,那更是欲望中的欲望了。
            這個論題,在生物學者早已明白地說過,一點也算不得
        是新奇的理論。不過在談宗教或道德的時候,把它公然無忌
        的說,總似乎認為有些不適當,所以露骨地說的人的確很少
        ,在習慣上也動輒等閑視之。不,豈但是被忽視,並且每談
        到關於食欲或性欲等的問題時,便認為是最可恥的事情。
            然而,那是不合理的﹗如果當我們想要研究人生生活的
        問題時,卻把促成人生挺強有力的食欲和性欲忽視了才著手
        探索,那是錯誤﹗
            如果赤裸裸地坦白的說﹕要活的,能夠健全的活下去,
        其根本條件就是食欲和性欲。人類社會的萬事萬物的繁榮趨
        勢,也還是以食欲和性欲為中心而展開的。既然如此,則人
        類只要使得滿足了食欲和性欲那就行了﹔人生的目的也就幾
        乎可以說是已經臻至圓滿的境地了。
            然而,縱然儘量地使人類滿足食欲或性欲(亦不會滿足
        的),不能說人生的目的這樣就算是已經達到。因此,我們
        不可不冷靜地想想﹕人類究竟為什麼會有食欲和性欲﹖
            簡單思考的結果﹕不為著什麼,也沒有什麼。因為想食
        所以食﹔想要達到目的,所以做。
            可是如果再往深一層去推想,就明白不管是食欲也好,
        性欲也好,不過是為著達到某一種大目的底手段而已。        
        111頁        
            人生的某一種大目的,到底是什麼呢﹖是要「生存下去
        」﹗
            人類之所以有食欲,是為著不使身體受飢餓。如果受了
        飢餓,是要死亡的。死了可就糟了﹗就不能達到「生存」的
        目的。因此要藉食物的營養來維持,使他不致受到飢餓。
            人類之所以有性欲,是為了要使人種不斷﹔是要使人類
        更繁榮的生存著。就是子孫後代的延續,也是靠性欲來生殖
        的。人類種族的繁榮,「生存」的目的才能達到。因這種理
        由,所以明白食欲和性欲是達到「生存」的人類根本目的的
        一種手段。
            換句話說﹕我們要求生存的意志,也是與食欲、性欲共
        存而表現出來的,遂造成那人事百般的基礎。蕭彬豪威爾也
        曾說過﹕要求生存的意志,就是這個世界的根元,總之世界
        的根元,無疑地也就是一切生物界的根元,同時要求生存的
        意志就是這個。
            現階段的人們喜歡說﹕「生的欲求」。這句話實在是道
        破了人生的根本目的。        
                    一、生存的意義        
            人生的真正目的在於求生存。既然如此,我們只要能夠
        生存就行了嗎﹖
            那可不行。如果說不管什麼只要能生存就行了,這即使
        是世間上最苦惱最沒有用的人,也能達到頂圓滿的人生的根
        本目的,那可沒有這樣便宜的事。因此,我們對於「生存」
        這句話的意義        
        112頁        
        ,大有澈底研究的必要。
            我們常常殷切地想要生存,卻並不是但求生存就不管什
        麼,我們的努力要求生存,是有一定方向的。
            是什麼方向呢﹖就是在豎的方面想要延長﹔在橫的方面
        想要擴展。我們要向著這兩種方向努力生存,要無限際的生
        存。在時間上要無限際地綿長地生存下去﹔同時在空間上,
        要廣漠無涯地生存下去。
            可是,人類的生命卻是有限的,最長的說是一二五歲,
        已經知道是不能夠無限際的活下去。然而,人類想要長生不
        老,活一天就得一天的欲求,卻依然是不折不扣的保存著。        
            這種欲求,造成各種各樣的形式,在世間上表現著。遇
        到可喜可賀的祝福事情時,便歡呼萬歲﹗碰到倒霉不祥的事
        情時,想化凶為吉,便頻呼龜鶴延年。這些就是在社會的禮
        儀上或風俗習尚上表現著我們想無限地永遠生存下去的一種
        欲求。
            又父母想子之情的深刻,不是他人所能想像的,這可以
        解釋為人類想要把自己的生命不朽的欲求之所使然。子女是
        父母生命的延續,父母的生命由子女繼承下去。父母的無限
        際的生存欲求,算是交代給子孫來繼承。
            由此看來,人類在時間上,有想要無限的生存下去的殷
        切欲求,是不能否認的了。        
        113頁        
            並且,人類具有想要無限地擴展其生存的欲求,從各種
        事情上是可以證明出來。
            我們人類是具有名譽心,務須使一切人都能知道自己。
        又具有權勢欲,務須竭力把自己的勢力範圍擴大。這種名譽
        欲、權勢欲,就是人類想要儘量擴展要求生存的證據。
            又人類是喜歡得到許多子女的,從一個角度來看,這也
        是人類無限際地想要擴展其生存的欲求所使然。什麼緣故﹖
        因為子女是父母的分身,分身越繁殖,父母的勢力越擴大,
        而其佔據的空間也自然就廣闊起來了。照這樣看起來,人類
        在空間上,有想要無限生存的欲求,是不容否認的。
            照以上所述,我們可以說人生的根本目的,其結論在於
        求無限的延長,無限的擴展的著。人生的根本目的,是要在
        時空上無限際的生存下去。我們的精神,因此劇烈的振作起
        來,向著這個目標邁進。我們就這種嚴密的體認,覺悟到人
        生的歸趣,人類生活的著落處是「要求無限的生存力量」。
        也可武斷的說,是在實現這「要求無限際的生存力量」。
            在我們具有食欲或性欲的觀點看,卻與犬貓沒有什麼不
        同之處﹖然而事實上我們與犬貓是不同的,可以說就是具有
        強烈的性靈。其所以稱為靈的是什麼呢﹖
            試想﹕犬貓只成了食欲或性欲的奴隸﹔反之,我們是為
        求生存的意志而生存,不單是要生存,並且在時空上都要無
        限際的生存下去。這就是人類被稱為「靈」的所以。        
        114頁        
            實際上,人類即使能夠充飽美食,擁抱佳人,富貴長命
        ,其尚不能完全衷心滿足者,意亦在此。
            我們既然深深地覺悟到「要求無限生存的力量」,就非
        把它澈底努力實現不可。        
                    二、「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與國家        
            我們的先輩們,如何地覺悟到「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
        ,如何地把它發揮出來﹖關於這點,大有加以考察的必要。        
            先輩們,不論那一個都覺悟到「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
        為了要實現它,付出過相當努力的代價。我們先輩的一切作
        為,不論直接或間接,都必定是與這個事情有密切關係。
            不論古今,為了國家,人們都異常努力。這究竟為的什
        麼呢﹖這是每個人都想要把自己的「要求無限生存的力量」
        實現的關係。
            國家,是每個人的「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結合為一
        的統制表現。換句話說,就是我們身體,即使如何地擴展,
        也是不能夠佔到六尺以上的空間。就算再長壽,一百年也是
        沒有把握的。因此,要用什麼方法,才能擴展得很廣,很延
        長的生存﹖努力的結果,終於實現了國家的這種組合體,也
        就是這種道理。        
        115頁        
            然而,國家成立了,而個人的「想要無限際的生存力量
        」依然不停地發展下去,那是不可能的。
            第一、現今因為地球上有許多國家,在國與國之間是有
        界線的。也就是說不能容許你毫無限制的擴展下去。甚至有
        國與國相爭,結果終於滅亡了。所謂有界線,有滅亡,這就
        是不能充分滿足「想要無限生存力量」之所以。
            第二、在今天的國家,動輒就有國家的意志與個人的意
        志發生衝突。所謂國家主義、個人主義,這些的存在,也是
        為了這個。
            如果從國家最初成立的性質看,則國家的意志與個人的
        意志應該是合成一致,可是不然。
            在今日的國家,每每有這些缺點,是不理想的。可是,
        國家,是我們今日在地球上實現「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的
        最好機構,沒有了它就不成功。
            國家要愛護。有那些不完全,要把它逐步改善,以冀造
        成一個健全完整的理想國家。這就是我們的義務,又是我們
        的權利。
            全人類,受統治於只有一個國家之下,而到了國家的意
        志即個人的意志,個人的意志即國家的意志的這種狀態時,
        我們「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就比現在更能充分實現了。               
        116頁        
                    三、「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與宗教        
            然而,翻過來想想,就算是達到全人類都受一個國家統
        治的大同世界的日子,仍然不能覺得我們「想要無限生存的
        力量」,能無妨礙地實現的。為什麼呢﹖因為「我們想要無
        限生存的力量」,始終是失不了為個人的面目的緣故﹔不管
        到什麼時候,都具有個性的這種欲求的緣故。
            「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雖具有靠國家來實現的殷切
        欲求,可是這並不是在國家本身有這種意義。一方面是要靠
        國家來保全自我的本真,一方面是要藉國家來實現這種「想
        無限生存的力量」。始終都想不要忘失了自己。人類是眷戀
        著自己的。眷戀那僅有的六尺之身,和那不過百年的壽命,
        而要求無限的活著。然而那是做不到的幻想。最低限度,就
        算要靠一個國家,以滿足這一欲求,也是不可能的。
            因此,我們的先輩們,一方面想藉國家實現其欲求﹔同
        時另一方面相藉其他方法,積極地努力實現其欲求。就是在
        精神界努力實現「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由此力量表現出
        來的,就是藝術,就是宗教。
            宗教也是與國家有著同樣的意義的。在形式上,雖則有
        種種不完整之點,可是在他的本質上,是能充分地促成人類
        實現「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的。如果對於所信仰的高等宗
        教的教主----        
        117頁        
        神、佛,來略加考慮的話,則不論任何人也能了解了。
            在佛教,信仰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也名無量壽佛,或稱
        無量光佛。無量壽佛,就是在時間上「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
        」。無量光佛就是空間上「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
            法華經中有說﹕久遠實成佛,常在靈鷲山。所謂「久遠
        實成佛」,即允許我們在時間上「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促
        使實現的佛陀。所謂「常在靈鷲山」,就是指我們在空間上
        將「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不管任何時候都促之實現的一種
        福音﹗
            信者與悟者的幸福。我們由於信仰了佛陀悟到的福音,
        在精神界能夠得到實現「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法喜禪悅
        或所謂神人合一者,就是我們的「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
        在精神界能夠無礙而順利地實現起來的一種狀態。
            如此,我們的身體,在時空上進到無限的境地,把這一
        生高興而光榮地生存下去。
            然而,沒有具有信仰眼光的人,那是沒有辦法,在時間
        上也好,在空間上也好,是絕對不能領略到自由地無限生存
        的境界。那種人簡直是妄想,不管任何人,任何場合,任何
        時候,都是不能實現的。但那種人將會反而非難的說﹕你那
        (指宗教)才不過是自己任意造作出來的夢想而已。可是這種
        非難是不正確的。如果說宗教是如同精神病患者的妄想,那
        國家也就不能不同樣是精神病患者的妄想了。        
        118頁        
            為什麼﹖因為兩者都在我們所要實現「想要無限生存的
        力量」的同一產物的緣故。如果承認國家儼然存在,那宗教
        也就不能例外了。        
                    四、「想要無限生存的力量」與禪        
            我們想要發見人生的真正目的,求其端緒於食欲和性欲
        ,遂知道食欲和性欲的本體是在於求生的意志。若再深刻地
        考察,更知道這種求生的意志,並非什麼也不管只要能夠活
        著就行的。是在時間上和空間上想要無限際地生存的力量。
        而這種力量,在地球上實現而為國家﹔在精神界實現而為宗
        教。
            由此,人生目的一一的判明了。我們日常生活的目標也
        正確了。然而考察我們的實際生活,並不像上文所說的那麼
        平衡、完整。其中充滿著許多糾紛、矛盾、衝突﹗簡單地說
        食欲是要達到「生存」目的的一種手段,然而那卻不是如此
        ,為食欲而食欲,為取美味,飲食過多,不但不能達成「生
        存」的手段,反而造成有礙「生存」。性欲原是激發繁榮子
        孫的一種方法,可是他卻不那樣做,要滿足性欲而並不是要
        求子女的一種傾向。
            國家與個人,應該是一體不離的,而實際上卻不然。有
        一種是對於國家的事情老是不理會的個人主義﹔另有一種對
        於國家是完全不顧個人利害的國家主義。        
        119頁        
            其他如果要列舉起來,則人類生活的糾紛、矛盾、衝突
        ,實在可怕﹗自古靈與肉,平等與差別,個人與國家,和平
        與戰爭等,似乎永遠是不能協調的論戰。然而,這些糾紛和
        衝突,畢竟是基於人類不夠自覺和反省,我以為人文的進展
        終歸要使它淨化而達到協調的。而協調的境地不限定於幾年
        或幾十年之後。只要真正自覺,就立刻能展開這個境地,娑
        婆即成常寂光淨土,無時無刻不表現著永琲熔{象來。
            自覺,不是說說就能達到的,非有實際的行動和切實的
        體驗不可。然而使他澈底行動與體驗的,那就是禪。禪是把
        人心如明鏡那樣澄清,把人生如實冷靜地觀察。心澄清了,
        自然就沒有糾紛﹔如實靜觀就沒有錯誤了。
            我們要讚禮禪,我們靠禪的動力,雖陳雜在糾紛錯綜的
        日常生活中不致失卻本來面目,我們才能無停滯地把「想要
        無限生存的力量」澈底實現。(妙峰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