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闡人生佛教的真義

勤勇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62冊

頁121-127

大乘文化出版社出版

1980年十月初版


        121頁        
            「人生佛教」這個命題,是太虛大師入滅前幾年(民三
        三年)提出的。在大師沒有提出這個命題以前,早在民國十
        七年便高揭出「人生佛學」的旗幟。綜觀大師畢生思想、精
        力,除精究佛法,融貫世學,積極提倡改革僧制外,其餘皆
        著意在這個問題上。於此可窺見大師是怎樣的重視人生,亦
        可確知人生與佛教的關係是如何的密切。這命題所詮顯的意
        旨,在大師的思想體系上是前後一貫的。但因為他對人生問
        題越體解越深刻,故當他入滅前幾年,對人生佛教的精義闡
        發得更透闢,更具體,所以我現在直從人生佛教著筆起。
            佛教所說的「眾生」與「人生」兩個名詞,是有廣有狹
        的。廣則六道中的有情皆可稱為眾生,如說「六道眾生」是
        ﹔狹則只有人類中的人,始得稱為人生。連欲、色界的天人
        ,雖具人形,也不得稱為人生,因為他們是屬於天道中的眾
        生。四聖是人,但不能把他們看作一般人,因為他們已經完
        成圓滿的聖格,與現正陷溺在生死污泥中的凡夫根本不同。
        這樣,從十法界最低層----        
        122頁        
        地獄一一倒數上去,人的地位恰巧處在中間,向上可進升到
        天及四聖法界,向下則墮入四惡法界(借用大師意)。人為善
        惡升降的主體,足證人生的行為價值是極關重要的。我時常
        聽到學佛人自稱眾生,覺得似乎有點太寬泛,總不如直稱我
        是人來得恰當。我們要時刻把自己看準是個人,纔能心心念
        念的想去做人所應做的事業。否則,凡夫意識上的眾生觀,
        與四聖眾生是不相通的,與四惡眾生卻是相通的。這樣,我
        們自稱眾生,就輕視了自己的身份,可能蠢昧得連四惡眾生
        的念頭現行時,還不知道呢﹖掛名修學佛法,結果墮入癡境
        ,真所謂「癡人說夢」了。這種膚淺的道理,向來不怎麼注
        意辨別,故我現在特為指出。佛教是普度眾生的,現在為什
        麼單說人生佛教呢﹖佛教的宗旨確是建立在普渡眾生上面的
        ,但從事相上說,無論做任何事情,都有其輕重、先後之別
        的,輕重倒置,先後無序,反而失去這事情本身的特殊意義
        。佛教化世也離不開這定律的,先度人類,次及眾生,這是
        事實上的限制。但是我認為闡發人生佛教的真義,實是普度
        眾生最重要地一著,這層意思留到後面再討論。
            依向來說﹕地獄太苦,天上最樂,惟有人間不苦不樂,
        所以人類最易修行。但人類受五欲樂或許比不上(欲界)天人
        ,而歷受劇苦偏與地獄相仿。依特殊世界和反常的國家說,
        人類所受的痛苦有時卻比地獄更慘楚些。這個苦是約身心兼
        受逼迫說的,地獄眾生身體上受的苦是夠怕的,但因受苦過
        劇,有時卻入於昏悶狀態,精神上似乎反不大感到難受。這
        如病人因熱度太高,失去了        
        123頁        
        知覺,反而不覺得痛苦一樣。人類的情感、想像、意志,以
        及辨了力,都很豐富、敏銳、活躍,一旦受到外境的嚴酷打
        擊,身體的痛苦固不消說,而內心的痛苦卻更難以形容。經
        中每說菩薩「緣苦發心」,這是綜合人類苦與眾生苦說的。
        就人言人,現實世界最痛苦的是人,也惟有人類的厭苦心非
        常懇切。釋尊初證大圓滿覺,說法的對象首先是人,直至最
        後雙樹示寂,受化得度的仍然是人,這是佛陀重視人生的現
        成啟示。如果我們忽視了人生問題,把視線轉移到他方世界
        去,這不能說不對,可是就與一般宗教徒的情操無大分別了
        。有些人的意志力太差,把自己看得那麼渺小懦弱,總想拋
        卻人事,逃避現實,他們的眼睛從不敢正視現實人間一下。
        這種孤零零的人生觀,氣魄、活力、進取、創造,那婼舠o
        上﹗現在是要睜開眼睛正視現實的,不然,時代的眼光卻偏
        要集中來注視我們﹔設或禁不起它注視,就決定會受到人為
        的淘汰。
            佛教最重視人與世間的關係,撇開人的問題不談,就簡
        直沒法說明世間一切。因為惟有人纔能治理這個世界,它的
        安危全是人為的。進一步說,人不但能創造(共業所感的)宇
        宙,而亦能毀滅宇宙,這與神造宇宙說是截然不同的。神造
        宇宙是無稽的傳說,人能創毀宇宙確是事實。如現在人驚懼
        原子彈的威力足以毀滅世界,因而發出禁用它的呼聲。相反
        的,將原子能的力量用在生產方面,則不難創造成豐衣足食
        和善禮讓的高度文明世界﹕這是極顯著的證據。人類的力量
        確實太大。但用之得當,則學賢希聖,成佛作祖,皆非難事
        。不得其當,則悖理逆倫,殺人越貨,無        
        124頁        
        所不為。故佛教極主張先從改善個人做起﹔進一步淨化人類
        ﹔更進一步則對治人間。這一連串的問題都離不開人,其他
        一切問題,都只是這一連串問題上的一些環節而已。佛陀為
        了重視人類的行為價值,故特別建立三皈、五戒、十善的人
        乘正法以範圍之。推及其他無量法門,莫不是針對人類說的
        。經中載佛陀說法圓滿時,往往有成千論萬的人(在家眾居
        多數)得菩薩無生法忍﹔若干比丘得法眼淨﹔或說無量天人
        得度﹔有時也說無量眾生獲益,這其實是顯示佛法被機之廣
        而已。剋實而論,佛教化度的當機眾----是人,所以佛教是
        屬於人類的。大師說﹕「實則佛陀之說法,其動機是很廣大
        的----普為一切眾生,而說法的中心對象則仍在人類眾生,
        故佛法實是人類眾生的佛法,佛所說的一切學理和道德,都
        是不離開人間的」。又說﹕「佛法雖無間生死存亡,而以適
        應現代之現實的人生化的﹔當以『求人類生存發達為中心』
        而施設契時機之佛學,是為人生佛學之第一義』」。人生問
        題,就是人事問題,人要為自己做事情,也要肯得為人家做
        事情,大家都很認真的為自己為人家做事,養成「我為人人
        ,人人為我」的服務觀念,聯群美德,則一切事都可共同設
        法來解決。所以人生佛教是破除自私的、怠惰的心理的,絕
        不贊同隱逸嘯傲,優游林泉的厭世觀。佛教本來是把個人與
        人類及人間聯繫在一起看的。懂得了人生佛教的真義,雖自
        己忍受人家的苦痛,依然振奮著為大眾排患釋難的志趣。我
        的不十分執著它是我的,人的斷不妄取分毫,養成大公無私
        不希感恩報德的空闊心境。人生佛教之啟發國民氣眾是何等
        重要﹖如果拋開這        
        125頁        
        一重點而不顧﹕上焉者,重慧而悲不足,趣入消極自了的二
        乘中去﹔中焉者,重世善而缺真慧,進退人天乘而已﹔下焉
        者,橫造惡業而乏善行,出沒苦海,終無了期。人生佛教,
        便是對治這三種偏弊的。人生的含義,依大師解釋﹕一、人
        之一生﹔二、概括人類及非人類的一切有情眾生在內。這樣
        ,並未把一切有情踢開而專談人生問題。從上面看,把人生
        的範圍縮小了,即單指個人而言﹔擴大了,則可將整個世界
        的人類及一切有情含攝無遺。由此可知人生佛教的內容是很
        充實廣博的,對於佛法所應討論的問題都包含得有。有一點
        最值得我們注意,即是﹕要想解決一切問題,必得先從人生
        問題入手,否則,任何問題都解決不了。這樣,人生問題顯
        然是各種問題中最佔分量的了。
            「個人與人類之間還有無數『重皮疊紙』的關係」(胡
        適博士語)。人對於人,只許在這些關係網上多扣結些緊密
        密的絲絡,斷不許因嫌它太錯綜繁複而扯斷了它。真正的大
        乘行者,非但不割斷人與人的正常關係,而且時常想加深人
        與人的關係﹔非但不肯摔掉各種問題,而且要將必要的問題
        拉到自身上來。理解得這個道理,我們纔能造成種好的關係
        去待人,不希望人造成好的關係來待我。世界文明,人類進
        化,社會秩序,全從善於調整關係中得來的。我們既生活在
        關係的網絡中,就應該真實的居心做人,用力做事﹔作好人
        ,行好事,看來輕易平淡,而實是頂費氣力頂講心術的基本
        功夫「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側重心術,是學佛者的唯一
        著眼點。單做個文過飾        
        126頁        
        非的體面人,這只是像個人﹗看自己是人,看別人和我是同
        樣的人,用合理的方式待自己與別人,讓大家都融融洩洩的
        生活在理性中。這與儒家「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的思
        想看似相同,但一則是很有分寸的「推恩」觀,一則是本無
        彼此的「同體」觀。人不但要待人好,人對事事物物措理的
        態度也得要好。佛教把人生看得這麼認真,就正因為人類所
        面臨的是事事物物的現實世界,人總想控制自然,宰割眾生
        (動物及人)的,佛教的道德原則----戒殺,要想徹底的保護
        動物,就非提倡人乘道德----五戒、十善----不可。將人乘
        道德不遺餘力的發揚光大,自然就會引發出人類對動物的道
        德行為。「心佛眾生,三無差別」,說雖如此,假如我們缺
        乏相當的德性智能,則對人類無貢獻,對眾生無利益,空喊
        高調,無補實際。人生佛教,雖是以人類為攝導的主要對象
        ,但與「人類中心說」的思想不同﹕前者在理論上主張有情
        皆有成佛的可能性,後者在理論上則主張萬物皆為人而創設
        ,這有天淵之別哩。
            經上說﹕「諸佛皆出人間成佛,終不於天上成佛也。佛
        生人間成佛,很明顯的是為度人類而成佛的。佛陀的特色,
        是即人而成佛,從凡夫地創發大心,行菩薩道,直趣無上佛
        果﹔中間不經歷天乘及二乘。大師「人成即佛成」」﹔「仰
        止惟佛陀,完成在人格」等名句,即是這一思想的簡單說明
        。一般所謂「三生成佛」,「一生圓證」,「即身成佛」,
        只求超越速證。這與不計時劫,不借方便,不畏苦難,功到
        自成的圓滿菩提根本不同。即人成佛的人生佛教,其宗旨是
        如何        
        127頁        
        的直截了當﹔其精神是如何的堅毅勇健﹔其內容是如何的蘊
        藏深廣,前面都已約略說明了。
            這個問題----人生佛教,自大師拈出後,中國佛教的思
        想界,一時就好像增添了不少的新活力。迨其入滅,繼續弘
        傳此思想,並向這方面去做的人,則令人頓能「獅弦待撥」
        之念。現在中國的幾個思想家。都間或批評佛教不重視「人
        的問題」,他們的話無論對不對,卻是很夠力的,決定會促
        成學術界和思想界掀起反佛教的思潮。警覺吧﹗變相的理學
        家的思想已復活了,他們說佛教不重視人的問題,難道我們
        就毫無血性甘受他的指斥了嗎﹖平心而論,我也覺得中國佛
        教徒山林氣味太濃厚,高蹈之風,寖以成習,此猶專就戒德
        清操者而論。至若禪門混活,唱誦為業的那一群,大抵不知
        人生為何事,更談不上人生與佛教有什麼關係了。「空穴來
        風」,怎能怪人家來彈呵我們。為今之計,惟有極力提倡人
        生佛教,庶幾吾人得睹釋尊正法盛行於斯世。
            末了,讓我再引用大師的遺教來結束這篇文章﹕「學佛
        法的人,讀盡千經萬論若不深解人生佛教,也等於『買櫝還
        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