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佛教之意義

李慧空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62冊

頁215-219

大乘文化出版社出版

1980年十月初版


        215頁        
            佛教之在中國,時代浸遠,形態日非,良以法門龍象少
        ,獅子病蟲多,有以致之耳。釋尊聖教,方便圓攝,理事融
        通,真俗互入。庸知去聖時湮,圓見者寡。於是或則執理而
        廢事,或則重事而不入於理,或則繼俗礙真,或則泥真而不
        通於俗。各就一邊,分途出走。直同將整個面目,各截一部
        ,以遇於眾。求無譏駭詬病,寧堪幸致﹖此佛教之在中國不
        能與時俱進,轉益愈久彌衰之一大因緣也。
            方今人心狂惑,世亂瀕危,生死海中,溺者無量。釋尊
        勝義喻若慈航﹔出死救生,願力俱足。今為按之事實,則猶
        是溺者自溺,而航者自航。欺世盜名,咎在全般釋子﹔其於
        原始發揚勝義救濟萬有之慈父無與也。故在今日而言佛教之
        病,內持外護,其過為均。吾人謹本斯義,為建人間佛教,
        應需求而彌前失。進將其意義,撮要言之﹕
        佛教以出家二眾為內持﹔以在家二眾為外護。內持為主,外
        護為從。出家二眾,捨室家,居        
        216頁        
        寺院,乞食學道,繼志述事,責任重大,承當匪易。故曰﹕
        「出家學佛,乃大丈夫事,非將相所能為也。」在家二眾,
        愛纏未斷,人事未廢,其有正信佛教崇敬三寶者,原可即俗
        顯真,依其化俗。凡在敬信,婦孺不遺。主賴從以維持,從
        賴主以攝化。此就四眾應備性德之正義言之耳。今也不然,
        所謂出家者,多為其生活形態之一種轉變﹔學行識見,求如
        常人且不可得,去將相已屬遠甚,大丈夫寧足當之﹖相沿既
        久,流品日雜,牛鬼蛇神,浸成閥閱。間有少量之耆年碩德
        ,新生龍象,欲振宗風而弘佛事,則又阨於情勢,不得不牽
        強將就。乃有於山門之內,曲盡方便,冀成其志者。粥飯之
        眾,行為狡黠。則遇之若貨,舉以號招。龍象耆年,除為若
        輩之金山錢樹外,求其能應感成化,清淨和合,咸軌於正,
        則訖不可得。傷已﹗在家仕女,善念初萌,一入寺院,富貴
        則備受恭維,貧賤則立遭白眼。嘗聞釋尊聖教,三根普被,
        萬有齊資,固不以山門內外,富貴貧賤分歧之也。今竟若此
        ,能不悲哉﹗﹖人間佛教,意在去分歧而普攝化,昔之僅見
        於山門以內有間富貴貧賤者,今使一切無間成佛教社會平民
        化,舉在家仕女,牛鬼蛇神,而咸化導之。其意義一。
            古今在家二眾,迷信者多,正信者少,慧日輝沉,昏昏
        相屬。致有為衣食所苦煩惱所逼者,則以剃度出家,遁入空
        門為其宿處。一身責任,棄擲不顧﹔一生供應,仰給別人。
        私心慶幸,引為得計。淺學少識之輩,則又從而歆羡稱道之
        ,意若舉群族盡入坐享安食之列,而後乃為得度稱        
        217頁        
        快也者。違聖教而礙世間,誠堪駭異﹗人間佛教,以善群利
        世,實現和樂為職任,不以廣引剃度貽世負累示方便,使佛
        教為世所共賴,而不為世所共棄。其意義二。
            法門不幸,徒眾日雜,濫入因緣,種種不一。時代浸久
        ,祖制全隳,剃度不嚴,僧格掃地,在昔出世上人,今則廣
        招詬病。嚴靜道場,以次摧毀於疾惡僧眾者之手。如茲鄙棄
        ,原有自來。長此以往,有不毀寺放僧,凌滅相教者,明智
        弗信。人間佛教,基於內省外察之結果,為舉法門舊制,按
        諸情勢而因革損益之。嚴定僧格,期於新度者咸為龍象。整
        理僧制,期於濫入者如法住持。則世固不妨供僧,僧實全堪
        利世。僧俗二眾,分負其責而各致其用,自可水乳交融,和
        光一體。於是流水行雲,共得免為遺世獨立之眾。僧有不克
        軌於正者,令還俗世,信教可也。其意義三。
            人類遍計自他,而成隔礙。彼此琠韞璊洛肮﹞孜i展狀
        態中,充量分別,妄計邊利。日月演進,至相殺害。人間佛
        教,以自他不二之理,踢破人類遍計所執之障﹔意在化殺害
        而為慈悲。轉惱亂而成和樂。其意義四。
            聖教玄深,聞思匪易。退之文起八代之衰,猶俟晚年入
        道﹔足證信佛聞法,因緣時會,歷亂深淺,均有關也。方今
        世變日亟,眾苦交煎,人類惱悶,志求出脫。釋尊拔苦與樂
        之教,介茲緣會,機感適應。今建人間佛教,依聖言量,圓
        貫人事,以公於世。殊舉純正佛法,融會俗諦而貫        
        218頁        
        通之,呈顯義玄,方便圓攝,應時代需求耳,其意義五。
            世出世法,咸依對相樹立。無的放矢,端為兒戲,未足
        與言成效。三世六道之說,載在經卷,如法利幽,原屬無礙
        。今以僧多粥少,致攬經懺以為療治饑寒之具,計其營業所
        入,方丈有提成,監院有消費,清眾有單錢,執事有分賬,
        利之所在,群趨若鶩。迎合中俗,敗法亂教,所不辭也。風
        以習成,對相為財與鬼,所謂獅子蟲者指此輩,貽世詬病以
        此事﹗人間佛教,依人為對相而弘佛化,不因有關財利而後
        行,不因無與己事而便止,轉為鬼者以為人,轉為財者以為
        法。如佛本願,將一切人類,導歸正覺,咸得和樂雍熙,清
        淨無悶。其意義六。
            佛教緣人,首賴一個信字,無量善根,於茲長養﹔無量
        功德,於茲發端。惟時丁末法,邪外旁滋。初發意眾,動輒
        走入歧路,而認賊做父。人間佛教,在將走入歧路之初發意
        眾,導入正信,令各力行人類道德。無廢常態生活而信奉佛
        教。其意義七。
            世界經濟,或因過剩而呈衰頓,或因落後而成破產。吾
        國現狀,殆為後之一例。我人在此環境圈套中,等無分別,
        咸應充實現實生活之能力,助成各部經濟,漸幾現實增上。
        務必現實無缺,而後可與言夫精神,理則然也。人間佛教,
        在不違現實世界之現實生活,而行現實佛事。倘為破壞經濟
        ,妨礙現實之眾,匪微不智,且亦絕難生存乃至見重於現實
        世界之上,而有所攝化。其意義八。        
        219頁       
            科學萬能,已成弩末。世界思潮,群經離開鐵的領域,
        別尋出路。只以思想龐雜,辯證互軋。在此結論未決之過程
        中,科學乃益乘其餘威,而肆行殘暴。審情奪勢,必待科學
        殘暴瀕於無可奈何之候,世界思潮,將急轉直下,共決結論
        。人間佛教,在已看到科學末日,世界思潮之結論之終屬釋
        尊,乃為建立。是故人間佛教之教主及其從者,不惜預依辯
        證,漸次統一世界思潮,促其早決結論。使釋尊廣大無礙之
        教,普及整個人類,用以莊嚴維繫世間。其意義九。
            佛國淨土,依無邊清淨,無量功德之所成就。苦惱眾生
        ,果有厭穢羡淨,求生佛國之共通堅決意志,不妨當下將此
        心地清淨過來,自然隔礙全消,迷惘頓失。現前世界,當體
        清淨,本自極樂﹔厭羡求生,適成多事。人間佛教,在實際
        圓現前來九重意義之功德妙用,令人世佛化,一切樂淨,而
        成佛國淨土﹗其意義十。
            總上十義,略顯人間佛教之精神與使命,教主及其從者
        ,咸本大雄無畏,作獅子吼,以創行之。苟為不澈,願盡形
        壽及未來際,閱歷險阻,絕不退轉﹔竭盡心力,無有厭疲。              
                                二十二年寫於武昌陸軍測量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