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思潮與人間佛教

張汝釗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62冊

頁299-312

大乘文化出版社出版

1980年十月初版


        
        299頁        
                    一、從宗教的演變說到人間佛教        
            不會深沉思維的人們﹕聽到「宗教」二字,都以為是詭
        秘深奧,玄妙不測,無影無蹤,無聲無臭地,從天上掉下來
        的一樣。具有作為的宗教家,就利用人們驚奇的心理,來造
        作虛無飄渺,神異鬼怪的妄談﹔把宗教的本來面目,罩上了
        一層很濃厚的煙幕﹔弄得一般無智信徒,說神道鬼,求福求
        祿,在這樣迷信堭衕鉞菕Q堵塞人類自由的思想,和人權發
        展的動機,莫此為甚。這樣大錯特錯的造成,對於國際民生
        的進步,皆受到莫大的障礙﹗
            為什麼「宗教」的魔力有這樣偉大呢﹖現在且把東西洋
        各國共同的宗教定義,抽出三點來看﹕
            一、具足神秘性,不容以常理來推測。
            二、教主和經典,是絕對尊上﹔只許仰賴,不許懷疑或
        批評。        
        300頁        
            三、規定幾種共守的律儀,來束縛教徒﹔不容其同時做
        二種信仰,使其專誠奉守,不易遷變。
            宗教的普遍共同信仰,既有這樣的束縛性,我們應該很
        慎重的,縮小範圍,回過頭去,看看中國歷史上的背景﹔並
        且追尋其「宗教」沿革的蛛絲馬跡﹔然後再去廣泛的觀察現
        代世界思潮,與建設人間佛教的必要。
            一、上帝觀----中國人民最初發達時,原在於土地磽薄
        ,墾植艱難的黃河流域,民情純潔樸素,所謂皆是「日出而
        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的勤儉農民。固無所
        謂「上帝」,無所謂「宗教」。但是對於風雲雨露的變幻、
        冷暖寒燠的遞嬗、雨潦歲旱的遭遇、疾病死亡的無常等等問
        題,在勞作的餘暇,未嘗不嘆為奇妙﹔然亦無理可以來詮釋
        它,只有仰望茫茫蒼穹,發出廣漠無際的癡想。例如﹕「昊
        天罔極」、「天降罪罟」、「瞻仰昊天,則不我慮」等的詩
        句,大抵皆起於此時。後來做君王的就將計就計,竊借「天
        子」的名稱,運用「天子」的威權來籠絡民眾。更有一般「
        國愿」為之推波助瀾,說些「惟天為大,惟堯則之」、「德
        配上帝」、「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時邁其邦,昊天
        其子之」,只要我們翻開古書一看,觸目都是這類頌辭。一
        面又拼命似的創造祭天祭地的儀式,和虔誠頌讚的詩歌音樂
        ﹔使人民作之新之,舞之蹈之,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惕
        惶恐懼,戰戰兢兢地去服從「天子」的命令----「天子」是
        代表天的威        
        301頁        
        德----不敢作奸犯科,放辟邪侈﹔則君王的命令自然易行,
        人民的品性,自然易治。中庸裡明明說﹕「明乎郊社之禮,
        禘嘗之義,治國其如示諸掌乎﹖」這不是古代君王用神道設
        教的愚民政策的自首供狀嗎﹖雖然沒有立出什麼宗教的專名
        來,而宗教的意義和治民的政策,不是已「具體而微」的宗
        教化了﹖﹗
            二、唯心淨土----到了唐宋時代,一切典章文物,已燦
        然大備,而思想界亦大有進步﹔敬畏上帝的傳統觀念,也漸
        漸地冷淡下來。儒者厭於煩瑣支離的制度,勞精敝神的辛苦
        ,於是競向宗門參究。如魯直之於死心、東坡之於佛印、濂
        溪之於壽涯東林等的例子,也不勝枚舉。後來他們略有心得
        ,又「陰奉陽違」地來反對佛法,而暗地堳o用「禪宗」的
        見解去註釋易與中庸。在那時候的「唯心淨土」派已風靡全
        國,就是素稱闢佛的儒生,亦「張冠李戴」了。換句話說,
        就是把「上帝觀」急轉直下的變為「唯心觀」了。這些事實
        ,若稍稍瀏覽哲學的讀者,早已瞭然無疑的了,我也不必在
        此多贅了。
            三、人間佛教----現在世界風雲亟變了﹗人類的思想,
        一天複雜一天。這樣疏遠淡漠的唯心觀,怎能饜足人心呢﹖
        所以默觀將來的趨勢,不得不把唯心淨土派,變為倫理的哲
        學和道德的宗教了,美國前任總統胡佛曾說﹕       
              現在的危機不是經濟的,也不是從外國來的,都是我
              們偉大的物質勝利所造成的道德和精              
        302頁              
              神的墮落。                
            留心世道人心的人們,鑒於這種情形﹔沒有別的方法可
        以用來對治,只好建設人間佛教去改造人類的道德﹗至於建
        立人間佛教的要素,必須先把現代世界思潮的趨勢先來研究
        一下,方能對症下藥,手到病除,令這極苦的世界人類,頓
        離苦惱咧。
            但在這裡介紹讀者們的現代世界思潮是很不容易,因為
        世界人類的思想是轉變無定的,所謂人類的思潮,當真和大
        海堛漁鶻擗@樣的澎湃無定,叫我從何說起﹖莫說世界的思
        潮是風靡不定,就是各個人的起心動念的心潮何嘗有一定安
        穩和標準呢﹖所以我覺到要有條理的介紹這現代思潮是件難
        事。        
                     二、從現代思潮說到人間佛教        
                一、三十年前的世界思潮
            前面是從宗教定例說到建立人間佛教,在這塈畯怑n討
        論現代的思潮和人間佛教的思想了。
            從十九世紀到最近的三十年前的世界思想,可以說是唯
        物的思想。這唯物的學說充滿了全世界人類的心田,人類的
        一切的一切,乃至連心靈都要變成物的東西了。從這唯物論
        的觀點上,人類建築起一切的物質文明﹔這一切的物質文明
        ,發達極點,支配了宇宙人生的自然界和全社會。       
        303頁        
        科學的突飛猛進,使這世界完全改變了樣子,也都是唯物思
        想作了引導。但科學的發達,唯物的襲進,一切人間的生活
        ,都是機械性的唯物論生活。這塈畯怳牏茧磥j師一段話來
        觀察一下,就可明白了﹕        
              西洋在三十年前之學說,即為唯物論稱霸之時代,以
              為人即是動物,動物即是生物,生物即是有機物,而
              出於無機物各種之原質與其活動力。故以構成宇宙萬
              有之原料,即是物質與其動力。由許多質點的力互相
              衝突,而成星、雲、太陽、地球、動物、植物以至於
              人類。此種唯物論在變動上即是機械論,以為宇宙不
              過是一具大機器,人是一具小機械而已。故一處變動
              則全體皆動,由此變動為支配之力,以至有生物與人
              類。換言之,人生世界,皆受此力支配,而不得不然
              。因此人類之社會,亦皆在此機械力支配之下,不得
              不然,而成階級爭鬥,而趨於共產。在此唯物論與機
              械論黃金時代,人生之活潑自由幾乎完全失盡。               
            茲再分析言之﹕
            一、自然科學,則為達爾文之生物學等。如達氏之動物
        源始(或名物種來由)。所謂凡能由下等動物而至於人類,皆
        是環境支配之動力使然﹔所以由下等生物而高等動物而人類
        ,雖是日進無已,要之即是受物質動力之支配,不得不然。        
            二、社會科學,則為馬克思共產主義、巴枯寧無政府主
        義等,社會學因為以唯物論為依據,        
        304頁       
        產生馬克思之共產主義﹔以經濟為社會變動之主因,故成唯
        物史觀之社會學。蓋因馬氏與達爾文同時,所以亦受時代之
        影響,而成此思想﹕以為物力之衝突,在社會則為經濟階級
        ﹔若經濟解決,則政治文化亦自然因之解決。又如俄國之巴
        枯寧等採取法國大革命時之思想,欲平等其治者與被治者階
        級,而成為無政府主義,亦為唯物的機械的社會之一派思想
            三、哲學,則為孔德之實證哲學、斯賓塞進化哲學等。
        此時期之哲學,可以法國孔德之實證哲學為代表。孔德以為
        一切真知識皆得實驗,必須眼耳等五官所觸者為實在。至於
        斯賓塞則以達爾文之生物學為出發點,擴充之以說明質點力
        怎樣由星、雲而成甯P、行星、地球,怎樣又由地球會有礦
        物、植物、動物,以至於人類﹔與由野蠻社會進為文明社會
        的進化哲學。
            三十年前之舊思潮,雖不止此數種,然舉此亦足以總括
        其一般之思想。因此數種學說,皆以成為過去,而只能轉回
        來,談現代新思潮之發生了。
                二、三十年來的世界思潮
            上面的一段文字所表現的思想,有自然科學思想、社會
        科學思想、哲學思想﹔但是這幾種思想,在現在世界思潮上
        ,已經過去了,可是中國社會中好像仍然在活躍似的。我們
        已經看三十年前的世界思想﹔現在我們在看三十年的世界思
        潮是如何的流變﹖這裡,我仍然引用太虛大師的一段文章來
        做參考﹕        
        305頁        
            一、科學方法拋棄「簡單定位」而利用「場合」為研究
        之對象。……近三十年之新思潮,並非離去科學而起,乃是
        科學方法自身之改變。余憶民十二,國內曾有玄學與科學之
        論戰﹕丁文江等猶主張科學方法萬能說,然丁氏所謂科學方
        法,即是三十年前之舊方法,已為現代新科學所拋棄﹔故科
        學萬能說,在現代已不成立。其拋棄之舊方法為何﹖即是縮
        小範圍,從某類某種中取出某部分,劃開斷絕其他的關係,
        細加分析,以觀察其內容結構之如何﹔以所分析至極微細點
        作為基本的簡單定位,再細合分析所得質素回復其原狀,以
        為即是事實真相。而此種科學之方法,即是現在科學家所拋
        棄。譬如一株樹,本與土質、地理、氣候、天文若有關係,
        非可離諸關係,以例究得其事實。再比如研究眼睛,若挖離
        了人面,則已非活人之眼睛,如何能夠得到活眼之真相﹖故
        以前的科學方法,往往只能得到死的、零碎的標本﹔而不能
        得到原來的自然之真相。所以現在的科學,改從「場合」為
        研究之方法,此亦由德國之愛因斯坦相對論影響其他各科學
        家之所致。以為願研究此一物之自性,若離此一物之「場合
        」上空間、時間、他物等等各種關係,則無某物固有之性質
        。可知此種研究之方法,雖有困難,然為逼近事實真際,新
        科學家決定應當毅然採用,而不可辭者也。
            二、自然科學已將物質的概念失去,化學的發明為結構
        比原子重要。自然科學之基本,即化學、物理學,而由此二
        學今已將唯物論打得落花流水,化為烏有。蓋化學之分析,
        初本以原子為        
        306頁        
        萬有之最後單位,後則知原子亦為電子構成﹔然電子是否亦
        為他物構成,現在雖尚無發明,但電子或加,或減,或移位
        ,略變其結構方式,即又變為他物,因此可知原子等非實有
        體。只須組織一變,則體質皆變。而結構比原子尤為重要,
        如金剛鑽與炭質在原質為同物,所以成為絕不相同者,蓋因
        結構不同耳。故化學分化所得之原素,非是萬有差別之基本
        ,而萬有之差別乃由於結構。物理學的發明,為物質基本,
        即能力之波動。蓋萬有之物質,可變滅而成為能力,此能力
        之波動,及成為物質。換言之,物質乃基本與能力波動而有
        ,故物質可消滅而還歸能力波動。
            三、宇宙由機械的變為生動的,因為由能力波動說,以
        為宇宙無有實質,而唯物論亦無可成立,則宇宙乃成為自動
        的活潑的生命了。
            四、社會由經濟的變為文化的,在先社會學以經濟為本
        ,而近來則成為文化之社會學,此尤以德國為甚。蓋文化能
        包括經濟等等在內,凡將樸素之生活環境,變為文明之社會
        的其各種的活動力,皆即是文化。從此再回看唯物史觀等社
        會學,乃等於小兒喋喋之學語耳。
            五、哲學變為中立一元論與創新進化論。若從哲學方面
        言,則有羅素之中立一元論,與柏格森等之創新進化論。羅
        素以直接覺到之事,是非物非心的,此即是萬有基本之原料
        ,以此原料構成物,亦構成心,實超過孔德實驗證主義之說
        萬萬了。至於創新進化論,亦非舊進化說可及,一方面汰除
        互相衝突之劣弱者﹔一方面使優強個性之發展。譬如有一室
        人,常互相競爭,強者先征        
        307頁        
        滅弱者,而後強者與強者爭,結果只留一最強者﹔而此最強
        者因失去同類之互助,亦不能獨自生存,終於亦是滅亡。故
        達爾文之進化說實是一種絕滅論。現在創之新進化論,深知
        其錯誤,所以極力改革其流弊,乃是以有所新生、有所創造
        為進化﹔並不是以滅他為進化。如柏格森等是主此說之最有
        力者。他若層創的進化論,全體的進化論,亦皆以創新為進
        化的。
            以上所說的現代思潮,覺得極為清晰﹔而抉擇和評議,
        我覺得也平正至當。
                三、現代思潮與佛教思想
            我們明白現代思想,自然也可以知道由這思潮發動的社
        會波濤是如何的了﹗人類的思想,雖這樣紛雜﹔但是現在的
        新的思想,似乎是和佛法的思想有點接近了,從這塈畯怚i
        以用佛教來教化這可憐的痛苦的人們了﹗太虛大師曰﹕
            新思潮與佛學接近之點,略從數方面說明﹕
            一、「場合觀」與「法界觀」﹕前說之「場合觀」近於
        佛之「法界觀」﹔譬如一間屋子,所開的一窗,關係全屋,
        全屋亦係在此窗﹔如大海中之一滴水,就能合於大海﹔又如
        人之一鼻根,即通於全身,若離全身,即失為鼻根,與科學
        之「場合觀」正同。換言之,若明佛學之「法界觀」,而對
        於新科學方法亦必特別容易明白了。
            二、「結構觀」與「緣生觀」﹕佛學謂一切法皆眾緣生
        。且如視覺,普通人謂是眼見,佛學        
        308頁        
        則以空明根境識等九緣和合而有之作用,即緣生無性之如幻
        現象。如眼見色,必有光線、空間、距離以及其他種種內心
        和外境之結合而成視覺。質言之,即是眾緣,若一有不同之
        變動,即可發生不同之作用。
            三、「能力波動觀」與「一切種子觀」﹕佛學說一切種
        子識,即是種種潛在之能力,因所潛之種子不同,故遇緣即
        發生不同之現象。此說與現在之「能力波動觀」亦相近。
            四、新哲學,以及生動的、文化的、宇宙的社會與「唯
        識觀」﹕前者所說之中立一元論,即是佛學之前五識的唯識
        現量。唯識論,更有諸法唯識觀,此變現說,即通創造之進
        化論。復次,根身器界之萬有,亦皆是唯識變。則宇宙人生
        ,即是活潑自動之生動,而社會亦非是政治經濟宗教等等,
        一因所能轉變,乃是無數之複雜因緣而成,其變化亦即是共
        業力之共相果,故近於文化的社會。
                四、我們當站向新潮的最前線上
            我們要想教化這人間的人們,是必須從人們的思想病態
        上救起不可,這已如上說。但是我們尤須引導人類的思想,
        走上光明大道,這種事情,是靠著我們出家在家的學佛同人
        們,尤其是青年的學佛同人,覺得責任更大﹗誠哉太虛大師
        之言曰﹕        
              不可留戀三十年前的唯物史觀等舊思想,成為時代的
              落伍者﹔因為現代之新學說,已非三              
        309頁              
              十年前之舊思潮可比。故我們當為新時代之新人物,
              非站在時代的前線,力謀進步不可。若仍然留戀三十
              年前之唯物時代之中,必為新思潮時代之拋棄者。然
              者如何進步﹖在中國可從研究佛學,而步入於西洋已
              在蓓蕾待放的新思潮之花的美的樂園,方可以呢﹖                 
                三、從現代思潮與佛教思想上來建設人間佛教        
            我這篇文章的主要點,全是參考太虛大師講的舊新思潮
        之變遷與佛學之關係一文,如果有不盡述的地方,只好留待
        異日作專門的研究。我們很希望現代留心世界情勢的人們,
        要注意到這現世界的人類思潮的起滅轉變。
            太虛大師上面的那篇精深廣博的議論,已把數十年來世
        界的新思潮通括無遺。其最後的忠告,不是要「現在青年,
        不可再去留戀三十年前的唯物史觀等舊思想﹔當站在最前線
        ,力謀進步,在中國可從研究佛學入手」嗎﹖一般發菩提心
        的仁者,讀了這樣的警策,自然會因此奮感,「身體力行」
        「勇猛精進」的去建設人間佛教的了。作者學識幼稚,不能
        有扼要的提案,來討論這個建設人間佛教的重大問題﹔只得
        依照個人平日的觀察,和目前社會上的需要,略略提出數點
        來﹕
            一、用科學的精神﹕黑智兒不是說過的嗎﹖「理想造成
        的制度﹔但是到後來,這制度卻阻止了理想。」        
        310頁        
            本來釋迦牟尼佛的教化,是最有普遍性的----要一切眾
        生同成覺道,同登佛果。後來為了一般消極厭世的人們,懶
        與群眾奮鬥,漸漸的遁入深山,遺世獨立﹔不知不覺地就把
        厭世的理想劃成世出世間的鴻溝。自從這種厭世的理想,造
        成風尚後,佛法的救世主義,大大遭其打擊﹕非但不去推行
        六度四願,連自己的佛教徒,也隨其安於愚癡,自生自滅,
        這不是太可憐憫了嗎﹖﹗若能採用科學上的相對論、數理學
        、力學、聲學等等的原則,作為研究佛學的助緣,再去倣效
        他們成功的訣竊。例如﹕對於訪問真理的熱狂----窮年累月
        ,不惜身命的追求﹔以能問於不能、有若無、實若虛的不恥
        下問的誠懇態度﹔容納各宗各派的學說,來調和死守門戶的
        偏見,須極其寬大的能事,用和衷共濟的手腕,來發揚佛法
        的真諦。
            二、社會化﹕誰都不能否認,現代社會太科學化了﹔害
        得人們欣富厭貧----非縱慾無度,即消極自殺,必須有一種
        靈活的原動力,為之調和推進,方能得到平衡的均勢。這個
        原動力是什麼呢﹖就是我們中國的大乘佛教﹗因為大乘佛教
        不是自利的,是利他的,應當與社會的習慣來打成一片,方
        能發揚光大,成為實用。如果抱著利己主義,不肯把它群眾
        化,那在現代新思潮澎湃之時,率直的說,佛法是完全無用
        的了﹗所以從人間佛教的立場來說﹕是要拋棄不為專謀自救
        的方法,卻是要去研究怎樣可以救濟社會的效能﹗
            三、重實行不重理想﹕我們時常看見報上載著,某某大
        法師,在什麼地方談玄說妙,聽眾數        
        311頁        
        千人,盛極一時。這種艱深的理想論,雖也能人云亦云,奮
        感人心,但對於永遠的持久性,恐怕事過境遷,也不能得著
        良好的效果嗎﹖倒不如與少數的伴侶,在水邊林下的散步之
        時,或風雨晦瞑聯床夜話之間,以良朋的友愛,作同情的慰
        藉,與之同悲共喜,來表示心弦的共鳴﹔長期浸潤,積久同
        化,必有深刻的印象存在對方的腦海﹔以後雖有意外的遭逢
        ,也必不致於「瓦解冰散」,毫無宗教經驗可尋的了。況且
        孔子曾經說過﹕
              子欲無言,……天何言哉﹖四時行矣﹗百物生矣﹗
            照這幾句話看來,感人的方法,原不專在口舌,是在乎
        實行﹗如果主持人間佛教的運動者,能正己率物,用忠誠親
        愛的柔撫手腕,雖有頑鐵也被鑄成精金,何況有情之眾生呢
            四、化小我為大公﹕縱觀歷史上種種大事的成功,那一
        次不是犧牲無數的小我,方能保全一個大我,古詩上說得好
        「一將成功萬骨枯」,我們若平氣靜心的想想﹕那萬具的骸
        骨,為什麼而枯萎的呢﹖不是為了保全一城或一國的疆土嗎
        ﹖不是要保護全民族的生存嗎﹖雖有時不免為個人或被人強
        迫而戰,但主要的原因,總不出於上述幾點。所以無論怎樣
        ,最要緊的還是去犧牲小我來保全大公。誰都知道獨善其身
        的主義,是不能福利群眾的,茅蓬草庵的靜修,是難於加惠
        後學的﹔只有抱著大無畏的精神,「百折不撓」的去建設人
        間佛教,那方是烈火燄中的青蓮,不愧為佛教中之上座導師
        了﹗        
        312頁        
            五、以出世的精神來做入世的事業﹕原始的小乘佛教,
        本以出世為目的,自了為宗旨,解脫生死輪迴,以涅槃為究
        竟。這種如獐獨跳,不顧其群的,已早被人們所鄙賤。幸而
        後來大乘佛法昌明於中國,立普濟眾生為正鵠,自己成佛為
        緩圖,其志願操行,固屬可敬可佩。但積久弊生,雖曰大乘
        行者,仍抱小乘的自利主義了。我深願建設人間佛教者,將
        出世與入世的二種精神聯合起來,融化為一博大圓融的佛陀
        精神。說得明顯些﹕就是用出世的精神來做入世的事業。因
        為有了出世的精神,方能見利不迷,遇難無畏,不求世間名
        利恭敬,為眾生故,倒駕慈航,和光同塵,「與喜樂者同喜
        樂,與哀哭者同哀哭」,果能這樣,則人間佛教的建設,必
        能普遍全球的了。
            最後我要說的是要應用佛陀大慈大悲的積極救世主義,
        來奠定全世界的新信仰﹗講到這一層,是最不容易辦到。為
        什麼呢﹖東方民族多抱有小乘觀念﹗專重內心的自修,忽略
        外面的宣傳。西方民族性,喜科學的實驗----向外馳騖,不
        肯反省自心。於此,可見欲將佛法作為世界新信仰,是一件
        極困難的事情﹗不過「精衛填海」、「愚公移山」,有志者
        自然可以成功﹗如果能博綜現代世界思潮的變遷,用科學精
        神為治佛學的手腕﹔用社會化來灌輸佛學的元素﹔用實行的
        方法來柔化眾生﹕用犧牲小我門戶之見,來完成佛法的大公
        ﹕用出世的精神,來建設人間佛教的事業﹔則東方民族的小
        乘性,可藉此打破﹔西方民族的科學化,也可因此促其反省
        。調和唯心唯物的主觀,溝通中西民族的特性,非佛法其誰
        能肩此重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