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宗與禪宗的關係

湯瑛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 70 冊

大乘文化基金會出版

1980年10月初版

頁137∼143


. 頁137-143 137頁 天台宗,乃智者大師所建立。師住天台山,一天誦法華 經至藥王品:「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忽然入定 ,見靈山一會,儼然未散。他的師父慧思禪師說:「是名法 華三味,非汝莫得,非我莫證,向後一切文字之師,莫能敵 汝。」自此智者更精研法華,同時亦著重涅槃和大品般若, 自行建立一套學說,故台宗旨趣,古德說:「他是以法華為 宗骨,智論為指南,涅槃為扶疏,大品為觀法。」由於他的 師父慧思,和北齊的惠文,皆是禪門大德,所以台宗的見處 ,與如來禪是同一鼻孔出氣的。 智者大師的教觀思想,將釋尊一代教法,判分五時八教 。五時者,把釋尊說法五十年,分為五個時期:一、華嚴時 ,說三七日,喻如乳味。二、阿含時,說十二年,喻如酪味 。三、方等時,說八年,喻如生酥。四、般若時,說二十二 年,喻如熟酥。五、法華涅槃時,說八年,喻如醍醐。八教 者,把東流一代的全藏,分為化儀四教----頓、漸、秘密、 不定,化法四教----藏、通 138頁 、別、圓,其說自成一家理論,在佛學史上佔著重要的位置 。 天台宗旨趣,有一念三千、一心三觀與三諦和六即佛義 等三點特色。一念三千者,一念屬心,三千是法,法界有十 ,四聖六凡,眾生起一念淫心,即落地獄法界,起一念貪心 ,即落餓鬼法界,愚癡落畜生法界,瞋恚落修羅法界,仁義 落人法界,十善業道落天法界,厭離生死落聲聞法界,樂獨 善寂落緣覺法界,自行化他落菩薩法界,心行平等,慈悲喜 捨,則落佛法界,眾生每起一念,必落一界,而此十界如十 個鏡子,從圓融相攝的觀點看去,是界界互具的,這就成百 法界了。台宗再依法華經的十如是----如是相、如是性、如 是體、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 、如是本末究竟等----可知每一法界,共此十如是,那麼, 百界即成千如是了,在這百界千如當中,又分為五陰實法一 千,眾生假名一千,依報國土一千,便構成一念三千的道理 ,這是事造的三千,事相必從理性本具而起的,所以更有理 具的三千,「兩重三千同居一念」,就是這個意義,這三千 諸法,收拾起來,即是三諦----真俗中----能觀的就是一心 三觀----空假中----境與觀都在我們一念妄心之中,現成具 足,這是台宗特色之一。 其次一心三觀與三諦,三觀即依中論四句偈:因緣所生 法,我說即是空 (空觀) ,亦名為假名 (假觀) ,亦名中道 義 (中觀) ,隨觀一法,莫不具此三者,這三觀是聯繫的, 加觀空時,假中皆空,觀假中時亦是一樣,像水銀落地,顆 顆皆圓,這叫做一心圓融三觀,「三諦」,是真諦泯一切 139頁 法,俗諦立一切法,中諦統一切法,一一法中具此三諦,三 觀為能觀心,三諦為所觀境,三觀和三諦,同時不可分的, 所以古人說:「三諦三觀三非三,三一一三無所寄,諦觀名 別體復同,是故能所二非二」,又說:「境為妙假觀為空, 境觀雙忘性即中,若人欲識佛境界,當淨其意如虛空」,這 是台宗特色之二。 又其次為六即佛義,經云:「即心是佛」,智者大師防 到人們循名違實,以凡濫聖,判分六種即佛,一理即佛,二 名即佛,三觀行即佛,四相似即佛,五分證即佛,六究竟即 佛。理即佛者,此理是有情本具的佛性,約理性邊說,一切 眾生本來成佛,這本性圓成的佛性,與十方諸佛無二無別, 隨你生死漂流,無明覆蓋,仍然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的, 古德頌云:「動靜理全是,行藏事盡非,冥冥隨物去,杳杳 不知歸」,意思是說,凡夫一動一靜都是理性 (即佛性) 的 現起,但眾生貪染分別,違其真性,若行若藏,皆非「佛」 的構成條件,而向著黑暗的路子,跟著物欲去六道輪迴,不 知歸期何日! 名字即佛者,學者聞名得解,驟聞苦惱眾生也有本具佛 性,與十方諸佛無殊,不覺悲喜交集,頌云:「方聽無生曲 ,始聞不死歌,今知當體是,翻恨自蹉跎。」意思是說,佛 未出世時,眾生皆執生死為實有,自佛出世,演唱無生,說 明諸法本無起滅,豈有生死,但如今知到根身器界,當體無 非理具事造之性體,推知過去、現在、未來,頭出頭沒,皆 此性體,無數劫來,不自精 140頁 進,那麼,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故恨自蹉跎。 觀行即佛者,依解起行,時時刻刻,迴光反照,參究自 性,頌云:「念念照常理,心心息幻塵,遍觀諸法性,無假 亦無真」,意思是說,人們修福造罪,皆由一念起因,若修 若造,皆是有為的,而佛法卻是無為的,所以道狂心若歇, 歇即菩提,但離妄緣,即如如佛,須念念反照真常之理,息 卻如幻的六塵,遍觀諸法性只是一性,真之與假,相待立名 ,佛法絕待故無真假。 相似即佛者,由於觀行的工夫得力,粗垢任運先落,依 稀彷彿地見到本真的模樣,頌云:「四住雖先落,六塵未盡 空,眼中猶有翳,空堥ㄙ嶈鶠C」意思是說眾生的煩惱,共 有五住,一、見愛住地,二、欲愛住地,三、色愛住地,四 、無色愛住地,五、無明住地,觀法性的功行到這裹,先任 運脫落這四住煩惱,雖第六法塵的所知理障無明猶未盡空, 智眼尚翳,法執未盡,故說空堥ㄙ嶈鶠C 分證即佛者,因工夫增進,分破無明,分見法性,如雲 霧散開一隙,頌云:「豁爾心開悟,湛然一切通,窮源猶未 盡,常見月朦朧。」意思是說,到這媮霾M心開,乃屬證悟 ,不同解悟,這時能所雙忘,心體湛然,一切無礙,但雖得 湛然,而諸法實相尚未能窮源竟委,如薄雲罩月,所見未真 。 究竟即佛者,五住究盡,二死永亡,福慧圓明,究竟涅 槃,名妙覺果海,頌云:「從來真是 141頁 妄,今日妄皆真,但復本源性,更無一法新。」意思是說, 從來棄妄執真,致真卻成妄,今不執妄,則妄亦成真,本時 之性,離言絕待,不增不減,法爾如然,無有一法是重新得 來的,到此才是大休大歇,參學事畢,故名究竟即佛。 上來智者大師所演六即佛義,一方面雖然六級差別,而 常是相即的,能令凡夫不會自卑而生退屈,一方面雖然相即 ,而常是六類差別的,所以論理雖生佛平等,但業障有輕重 ,福慧有厚薄,乃有從凡入聖的位次,不容混濫籠統,可免 增上慢人愚妄驕狂,未得謂得,未證謂證,這是台宗特色之 三。 綜上所舉天台宗的旨趣,與禪宗的淵源關係至深,禪宗 與龍樹提婆的四論來源,同是出於般若,惠文禪師,讀龍樹 中觀論,悟三諦圓融;慧思禪師,讀龍樹大智度論,「三智 一心中得」----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種智,在一念同時具 得----而悟「一心三觀」,天台學的學說系統,實由智者大 師開始建立,後賢溯流尋源,乃尊龍樹菩薩為初祖,惠文禪 師為二祖,慧思禪師為三祖,智者大師為四祖,天台宗與禪 宗關係之深切,已可概見了,故唐代大德,如永嘉玄覺禪師 ,精習天台止觀,後因看維摩經發明心地,得受曹溪證明, 更見得天台宗和禪宗如蝸牛二角,同出一頭。 雖然如是,台宗同禪的是同「如來禪」----北漸。不是 同「祖師禪」----南頓。雖六祖偈云 142頁 :「法即無頓漸」,石頭遷參同契云:「道無南北祖,但畢 竟「同中有別」,如來禪有修有證,祖師禪無對無修,初祖 西來,直指人心,別傳將心印心,見性成佛的密意,觀六祖 壇經云:「後代得吾法者,將此頓教法門,於同見同行,發 願受持,如事佛故,終身而不退者,定入聖位,然須傳授從 上以來默傳吩咐,不得匿其正法,若不同見同行,在別法中 ,不得傳付,損彼前人,究竟無益」,參同契亦云:「竺土 大仙心,東西密相付」,讀者細心尋繹,於將心印心當有個 會處,這事非言說所到,筆者竭盡所能,亦無法將祖師西來 意描畫得出! 然亦不無方便,只如壇經所載永嘉得法緣由,也許是體 會祖師禪,和祖師的密用,而比較容易得個入處的最好公案 。原文云:「永嘉玄覺禪師,少習經論,精天台止觀法門, 因看維摩經發明心地。偶師弟子玄策相訪,與其劇談,出言 暗合諸祖。策云:仁者得法師誰?曰:我聽方等經論,各有 師承,後於維摩經悟佛心宗,未有證明者。策云:威音王以 前即得,威音王以後,無師自悟,盡是天然外道。曰:願仁 者為我證據。策云:我言輕,曹溪有六祖大師,四方雲集, 盡是受法者,若去則與偕行。覺遂同策來參,遶師三匝,振 錫而立。師云:夫沙門者,具三千威儀,八萬細行,大德自 何方來,生大我慢?覺曰:生死事大,無常迅速。師曰:何 不體取無生,了取無速乎?曰:體即無生,了即無速。師曰 :如是如是。玄覺方具威儀禮拜,須臾,告辭。師曰:返太 速乎?曰:本自非動,豈有速耶?曰:誰知非動?曰:仁者 自生分別。師曰:汝甚得無生之 143頁 意。曰:無生豈有意耶?師曰:無意誰當分別?曰:分別亦 非意!師曰:善哉!少留一宿,時謂之一宿覺。後者證道歌 ,盛行於世。」 上錄公案,永嘉精修天台止觀法門,止觀如車之雙輪, 捨妄存真,按程邁進。 (如來禪) 維摩經主旨是演「不 二法門」,真妄不二,直下頓契,三祖的信心銘所謂「要急 相應,惟言不二。」永嘉看經會旨,故能出言暗合諸祖,觀 他振錫表露消息,祖加勘問,至如是如是,永嘉已蒙祖印可 。便禮拜告辭,六祖恐他未澈,勘曰:返太速乎?再勘曰: 誰知非動?永嘉答處,皆函蓋相合,祖復故意鈍置他,曰: 汝甚得無生之意!而他卻乖覺得很,反詰祖曰:無生豈有意 耶?祖再徵曰:無意誰當分別?分別亦非意,祖以他見處真 切無疑,堪授正法,要他少留一宿。這一宿殊不平凡,你看 永嘉已大徹大悟了,何以六祖還要他留一宿呢?這與六祖「 米熟多時」五祖還要他三鼓入室相類。若作世情邊會,是將 閒學解,埋沒祖師心,無異隔靴搔癢了!所以西來祖意,有 賴傳承,若從問答言句表面上看來,永嘉似「見過於師」矣 !這一宿為的是「傳授從上以來默傳分付」的正法了。吾人 能猛著精彩,體會這段公案,許是容易會得祖師禪的一個勝 方便,同時亦能會得天台宗與禪宗的密切關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