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與淨土

能度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 70 冊

大乘文化基金會出版

1980年10月初版

頁329-340


329頁 一、概說 中國佛教,自入隋唐以後,即由承受印度的佛教,而演 變成為純粹中國的佛教。在這丕變的時期,各種不同的宗派 ,便紛紛引經據典而告成立。禪宗與淨土,就是在隋唐時代 先後應運而起的。此二者,同屬於實踐的宗派,但一主自力 ,一主他力,其基本見地以及修學路線,則顯然有所別異。 自達摩西來,主倡「藉教悟宗,深信含生同一真性,客塵障 故」的教說,禪宗即流行於北中國,其後逐漸由北至南,傳 至唐代六祖慧能,體般若遣相之旨,提倡直指心性,不立文 字,於是宗風大變。門下發展分立為臨濟、曹洞、法眼、溈 仰、雲門五宗,禪宗至此而稱鼎盛。宋以後,佛教大小各宗 相繼衰落殘破,唯禪宗非但不為所動,且普遍地深入民間, 這在中國佛教史上,是值得大書特書的一頁。至於淨土,其 在中國佛教的地位,和對中國民間的影響,與禪宗是不 330頁 分伯仲的。本來,印度佛教雖亦有念佛,但並未別立宗派, 所以淨土之能成宗,可說是中國佛教的特色。遠在東晉時, 慧遠太師即結廬集眾念佛,不過那還是兼教禪而並進的。到 了唐初,曇鸞倡導「持名念佛,即得往生」之說,再傳於光 明善導而盛弘,北宋天台四明大師門下神照一家,亦結蓮社 ,弘揚念佛法門。淨土之深入廣被於中國民間,實不讓禪宗 之專美。 二、唯憑自力的禪宗 禪宗以自力為主,故古來的禪宗大德,均能於一語一默 之間,充分流露其自尊與自信的磅礡氣派。在根本思想上, 禪宗是屬於真常唯心系的,他們深信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有 佛性者即可成佛,我人眾生,當然亦具有佛性,亦可以成佛 ,故絕不輕視自己,甚至以為佛在自己心中,現現成成,當 下即是,何必外求?所以,在我國初期的禪宗寺院,都是只 有法堂和僧舍,而沒有佛殿的。因為自尊自重,一切只憑自 己努力,絕不倚仗他山,故禪宗大德有「聞念佛聲,飭人以 水洗禪堂」,「念佛一聲,漱口三日」之說﹔主張真常之道 ,在平常日用間,因而有「魔來魔斬,佛來佛斬」的公案。 這都是由於自尊自信精神的表現,不苟不退,勇往直前,為 中國佛教開啟了新的風氣,創立了新的造型,千百年來,這 種精神一直在支撐著整個中國佛教,其影響中國佛教至巨至 深,現在就其最顯著的分三點說明。 331頁 一、創造的精神 (1)語錄----禪宗是離言說相,離文字相的。所謂開口 即錯,動念即乖,要把口掛在壁上﹔實際上禪宗的祖師們, 卻最能運用語言,把握機要,活潑潑,瀟洒洒地,達到了圓 融無礙的境界,往往只用一句簡單的說話,即能神奇奏效, 使聽者豁然大悟,這即是禪宗的所謂「機鋒」。這些語言用 文字記錄下來,便成了語錄,在詩詞韻文鼎盛的唐宋時代, 像語錄中的文字,簡直是空前所未有的,禪宗祖師這種豪邁 不拘的作為,實是開後世語體文的先河! (2) 寺院制度----「馬祖創叢林,百丈立清規」,這兩 句話,在中國佛教堙A幾乎是有口皆碑的,在今日來說,馬 祖百丈的叢林制度,雖然早已失傳,現在所沿用的制度,不 過是元代改制的,但印度佛教傳至中國來,能把佛教中國化 ,最先建立叢林制度,使僧徒的一切生活習慣,都能適合中 國的文化風俗,以中國佛教的姿態出現,都是禪宗祖師們的 功績。 (3) 淡泊自給----佛世時的僧徒,四事皆受施主供養, 如不托缽乞食,而自司炊事者,便被視為違反佛制,故我國 佛教的僧尼,雖不托缽,亦賴檀越的供養而生活,是不事生 產的。唯禪宗大德不然,他們行頭陀苦行,淡泊物欲,必要 的時候,可以開荒闢野,自食其力,不靠檀越,不賴信施, 百丈禪師甚而以「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警語,來策勉他 的徒眾實行勤勞刻苦的生涯。因為禪宗是不資典籍,全賴師 承,以心傳心的,所以修持亦較方便,因此林間水邊,均可 參證, 332頁 運水搬柴,無非是道。中國佛教樸質嚴謹精進之風,實有賴 禪者的啟發與維繫。 二、實踐的精神 佛教各宗,在理論之後,都是不離實踐的,即所謂「行 解相應」,不過,都是先解而後行,唯獨禪宗是是由行而悟 解的。兩晉的大德,多是定慧雙修,禪教兼重的,及後來開 宗立派之後,研究之風漸盛,學者即偏於理論,理論與行持 一經分開,則教與禪的分界便更明顯了。因為教所依的是三 藏十二部聖典,故終日鑽研,便難免忽略了實踐,而禪者高 唱「不立文字,直指人心」,亦不無所偏。不過禪者實事求 是底精神,畢竟是難得的,他們為要尋求這個人人具足,個 個現成,不是文字語言所能形容的佛性,就必須去體驗,要 體驗則一定要實踐,這種實踐,是離開了理論與知解的,不 靠聞解的知識,也不求佛力的加庇,完全是一種以自發智慧 為主導,而毫不猶豫,勇猛直前,去掃蕩自己內心的煩惱, 清除人類生以俱來的自私、愛欲、顛倒、執著種種弊端,以 求明心見性而達到佛陀一樣的自證境界。所以,自力的篤行 實踐,不標榜、不空談,默默地埋頭苦斡,是禪宗一大特色 ! 三、禪宗對中國學術的影響 佛教自漢至六朝,研究之風皆甚盛,因此,中國的哲 學、文學、藝術等文化,都受佛學思想很大的影響。及唐, 六祖的不立文字之禪大盛後,受到了王室及平民的普遍信仰 和尊重,於 333頁 是佛教對中國文化的影響也就更深了,如唐宋時代的柳、王 、三蘇父子等大文學家,都曾受過禪學思想的熏陶,此時禪 宗的隆盛,可說是空前絕後的。禪宗雖說不立文字,但其旁 支禪匠,如牛頭法融、北宗神秀、荷澤神會等,皆精通經史 ,博學多聞,頗能融攝老莊孔孟之學。至唐末宋初之際,中 國的美術、詩歌,北方之經學,南方之玄學等,都羼雜了禪 宗的縱橫自在、不受拘束的思想,因而引發了宋明的理學, 出現了程明道昆仲、朱熹、周濂溪、陸象山諸夫子,他們吸 收了禪宗的思想,融貫於中庸孟子所成的一派學說,故理學 家的自尊自信,重質輕文,體道篤行的作風,無一不與禪宗 相近。特別是明代王陽明的知行合一的哲學,就是由禪宗脫 胎而來的﹔禪宗這種樸質實踐,勇於革新的精神,對中國數 千年來文化的發展,實在有著莫大的貢獻! 三、仰仗他力的淨土 淨土是和禪宗相對的,以他力為主的一種法門,眾生只 要對淨土法門堅決信仰,發願念佛,即得往生清淨佛土,所 以叫做淨土宗﹔生於淨土的眾生,都是不受血肉包胎,而是 蓮花化生,故又名蓮宗。 淨宗自唐代善導倡說「不必禪觀,即可往生」後,淨土 宗之理論,已達於他力之極致。念佛行者都絕對相信,只要 專念持名,即能感應彌陀接引,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圓通章云 :「十方諸佛 334頁 ,憐念眾生,如母憶子」,又云:「子若憶母,如母憶時, 母子歷生,不相違遠……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 」這比禪宗專靠自己一心自證自悟,容易得多了,因此而成 為了接引初機的一個最易入手的方便法門。淨土宗的主要內 容,和對中國佛教的影響,也可分三點來說明: 一、往生淨土的先決條件 (1) 厭娑婆苦----修淨土法門的人,第一個條件,便是 要對現實世間生厭離心,彌陀經中說,娑婆是五濁惡世,所 謂劫濁、見濁、煩惱濁、人生濁、命濁,即是說明了現實世 界是苦的,人生充滿了缺陷和煩惱。在現有的國土中,遍佈 了血腥垢穢,泥土沙古,荊棘瓦礫,漫天烽火,和那高低不 平的山陵丘阜,驚濤駭流的江湖海洋,瞬息萬變的桑田滄海 ……從這些缺陷的現實中,可以深深地觀察到世界的成住壞 空,深深地體驗到人生的苦、空、無常和不淨。這些都是有 目共睹的事,這樣的人生社會,實在沒有值得留戀的地方。 釋尊所說的四聖諦、十二因緣法,亦是闡明了世間是苦的教 法,這些理論到了淨土宗堙A更加強調了世間極苦的觀念, 使人對現實益增厭離之感,亦唯是如此,方合往生的條件。 (2) 欣淨土樂----厭苦求樂,是人之常情,由於厭苦觀 念的激發,自然而然的產生了欣求安樂之心,有了這種欣厭 的意願,加上所謂「末法時期」、「魔強法弱」、「人生根 鈍」的思想,以為自力法門不堪勝任,便啟發了這種他力為 主的解脫觀了。在彌陀經中描寫的極樂世界,是金沙布 335頁 地,七寶樓閣,重重的欄楯,成行的寶樹,七寶為池,與八 功德水交相輝映,和風輕拂,百鳥齊鳴,皆是演奏微妙的法 音,使眾生聞之,自然生起感念三寶之心。極樂世界的眾生 ,都是遠離眾苦,身心安樂,不再退轉而受三途界報。生到 淨土,日與諸上善人俱會一處,一切隨心所欲,與佛菩薩為 伴,直至永琚I這麼一個莊嚴清淨的世界,正是娑婆苦惱眾 生欣樂而嚮往的,故善導大師云:「大眾同心厭三界,三途 永絕願無名,乘佛願力往西方,念報慈恩常頂戴。」這是眾 生渴求離苦得樂的心聲,但這種厭苦求樂,不是悲觀的,也 不是厭世的,所厭離的是五官欲樂所對的苦,所樂求的是與 生死苦相對的涅槃樂,有了這種厭離此土,和求生彼土的決 心,再準備往生的資糧,即可以往生極樂世界。 二、往生淨土的資糧 (1) 信心----對西方淨土的實有,和念佛必定可以往生 ,要有堅決不移的信念。這可以從三點去堅定信心: A. 信釋尊所說不妄----念佛淨土法門,是釋尊無問自 說的,在彌陀經中,特別的給我們指出:「從是西方,過十 萬億國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 在說法。」佛陀是親證諸法實相的一切智人,大覺者,他所 說的,都是真語、實話,他決定不會騙人,他的教法,絕對 沒有錯誤。我們對佛陀的教法要徹底相信,念佛即可往生, 彌陀經中曾說:「汝等皆當信 336頁 受我語」,唯有信得真,行得切,方能達到彼土。 B. 信彌陀願力不虛----極樂淨土,是彌陀願力所成, 彌陀因中為法藏比丘時,即發四十八大願,莊嚴淨土,攝受 眾生,如有眾生,稱佛名號,即得往生。彌陀四十八願中有 一大願云:「若有眾生,欲生我國,至心信樂,乃至十念, 若不生者,不取正覺。」這證明了彌陀廣大弘深的願力,莊 嚴了極樂淨土,這淨土又是六方諸佛出廣長舌,說誠實言, 所共同讚歎的,所以應該決信六方諸佛無誑語,彌陀願力決 定不虛! C. 信有因必感果----佛教說一切皆不離因果,在此土 念佛,便即種下了淨因,有因必能感果,這是永琱變的真 理,彌陀聖號,萬德洪名,所謂一歷耳根,尚且永為道種, 何況精勤念佛的人? (2) 願力----彌陀經中勸眾生說:「應當發願,願生彼 國。」有了信心之後,還要有懇切的誓願,方能往生,如果 是有信無願,如知道了有好的去處,不想去,不願去,彌陀 雖欲接引,也是無能為力。古人云:「願不堅不生淨土」, 應該發願遠離此土,往生西方,願彌陀接引,願與諸上善人 俱會一處,願不違安養,還入娑婆,度脫眾生。所以,在信 心之後,應發懇切的誓願! (3) 實行----如彌陀經中說,行是「執持名號,一心不 亂」,即是依賴而起行,所謂:「行山填願海」,有願無行 ,猶如開空頭支票,如說食數寶,是無濟於事的。行,就是 專念佛名號, 337頁 所謂口中念佛名,耳根聽佛音,心中憶念不忘,這樣念至一 心不亂,至臨命終時,自然蒙佛接引,離此土而生極樂。 信願行三者,正如鼎之三足,缺一不可,必須以信願去 導行,以行去實現信願,這三種資糧皆準備就緒後,無疑地 ,是必可往生的。 三、淨土宗對中國後期佛教及民間的影響 淨土宗自天台四明門下,月結淨土繫念道場之後,參加 念佛者,常不下萬人。宋以後之佛教大德,多主張禪淨雙修 ,台宗學者,多兼弘念佛,宋、元、明、清各代,淨土宗之 大德如雲,居士尤多。尤其民國以來,禪風漸淡,諸真常唯 心系之大德,莫不以淨土為依歸,如諦閑、印光諸大師皆是 。由於淨宗諸祖師之弘揚,念佛法門亦已深入民間。宋太宗 時,宰相王旦,仁宗宰相文彥博等,皆結蓮社念佛。至後來 ,下至愚夫愚婦,村童野叟,皆知「阿彌陀佛」四字,中國 民間村莊上的「處處彌陀佛,家家觀世音」,幾乎一句「阿 彌陀佛」,即代表了中國佛教,甚至毫無宗教信仰者,如遇 危難,也會不期然地念出阿彌陀佛。由此可見,淨土之深入 民間,及予以我國民眾精神安慰之一斑了。 四、禪淨之異同 338頁 (1) 難行道與易行道----禪宗與淨土,由於自力與他力 的不同,前者被人稱為難行道,後者稱為易行道。所謂道, 就是道路,是修行的一種方法,是可以令人從煩惱苦迫中解 脫出來的,而達到自由安樂的境界的道路,所謂難行道與易 行道者,也就是指修學方法難易之差別。 禪宗的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思想,是超言說、超理論 的,所謂直接的經驗,頓悟的境域﹔在修證上,被認為必須 是上根利智者,始能領悟,並不是普通根器的人,隨便可以 參到的。因此,其他宗派往往用盡言辭、譬喻,分別解說, 結果都是歸結到「語言道斷,心行處滅」﹔而禪宗則直從這 「無言說處」著手,其道之難行,亦即在此。佛陀所說三藏 十二部教典中,其最終目的,無非令眾生修行,而悟證其本 來之真性,禪宗把握其最後而重要的一著,直顯心性,明當 下即佛。據此也可以說:教的終點,即是禪的始點﹔教是從 淺至深而漸修漸證,禪則是循捷徑而使之頓悟。禪的修證是 全靠自力,凡夫眾生,往往認為自己根鈍,力量薄弱,以根 鈍力弱,而求解脫人生粗重的煩惱束縛,與過多的苦迫,都 認為是甚難領受,不堪修持,故稱之為難行道。 淨土的念佛法門,是全仗他力的,他力即是佛力,佛力 是不可思議的,憑念佛之力,即得佛來接引,這樣遠較自力 的禪宗輕鬆得多了。雖然念佛也有觀相念、實相念、持名念 多種,但就其容易修持方面來說,淨宗是特別強調持名念佛 的。即如上面所說,專持念彌陀聖號,至一心不亂,臨命終 時,佛來接引,達到往生彼土,見佛聞法,斷惑證果,究竟 離苦得樂的目的。甚至如有 339頁 十惡五逆眾生,只要在臨命終時,一念悔改,至心十念,亦 得帶業往生。其簡便而易行,與禪宗恰好相反,故一般認為 自己根性,不是修禪法器者,即捨難行而走此易行道。這比 方從遠道回家,如用走路,是吃力而辛苦,如坐車乘船,既 舒服又容易,故淨土法門,現在仍然是極受一般人歡迎的。 (2) 異途同歸----二家同是重實踐的法門,禪者向內心 參究,以達明心見性,淨宗雖仰賴他力,亦要篤行念佛,方 得往生。其次,兩者同為不重文字之法門,禪宗明顯地高唱 不立文字,只憑以心傳心﹔淨土雖依據彌陀經,甚至有淨土 三經五經,但只憑信願持名,即可往生,並不重知解。雖然 二者各有不同處,而其最終目的,亦無非令眾生還證本來面 目而已,所以禪淨是應該可以相即相入,互攝互融的。在唐 代時,兩派雖曾一度相爭,禪者批評淨土為引導愚人的「方 便虛妄說」,慈愍三藏卻撰文評擊禪宗為狂放,而讚揚其念 佛往生之說,其門人亦繼弘之而抑禪宗。後來,禪宗祖師亦 有贊同淨土者,如法眼嫡傳永明延壽大師、宋代之天衣義懷 大師等,亦皆禪淨齊修。其實,這兩條不同的道路,以其究 竟證悟而言,正如西諺所謂條條大路通羅馬,其修行路線雖 有不同,而殊途同歸,其旨趣終無二致,這也就是佛經所說 的「方便有多門,歸源無二路」了。 340頁 五、結語 禪淨兩宗,同是印度佛教流行中國,融攝中國文化之後 ,所產生的兩大實踐教派。雖然一切宗派之中,都要談實修 的方法,但其最主要而且最普遍的,就是「禪」和「念佛」 兩種,自唐末至現在,教界的主流,還是這兩大派的天下﹔ 尤其到了干戈紛擾的今天,念佛法門越來越普遍,幾乎成了 今日佛教的代表法門。禪宗至現在雖然已漸趨沒落,但是在 赤潮恐佈的大陸,中國佛教還能苟延殘喘,還是深賴禪宗大 德 (如圓寂不久的虛雲和尚) 的自尊自信,不屈不撓的精神 在支持。所以,禪宗與淨土,為中國佛教建樹的功績,同樣 是不可磨滅,在中國佛教史上的地位,也是同樣不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