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佛法與禪淨

果嚴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 70 冊

大乘文化基金會出版

1980年10月初版

頁341-388


. 341頁 研究佛學,必須修習佛法,如科學家然,理論公式,必 付諸實驗,方能收到預期之效果。夫佛學者,即自佛法中組 織而成之有系統之學問,藉以明了佛法之旨趣者也﹔故從事 修習佛法,可補研究佛學之偏。然修習之先,尤應明以解之 ,故致力研究佛學,可免盲修瞎進之虞﹔兩者相輔並重,則 行之愈深,解亦愈真,而解之愈深,行亦愈密﹔若然,始可 達於徹悟圓解之地,所發揮之言論方能臻於圓融精富而正確 無誤,庶幾不於微細之中,瞎毀眾生眼目而謬引於歧途也! 此端極關重要,學佛志道之士,不可不慎,願共勉之! 或問:今日之下,禪宗日衰,人多好淨土,偶提及禪, 輒為所詆,未審何故? 答曰:道在人弘,非道弘人﹔清朝以降,禪德漸稀,迨 民國肇造,凡弘教者,多倡淨土﹔且禪門流弊馴繁,或冒稱 知識而欺世,故弄虛玄以盜名,致聞者莫知所措,不得門而 入者不勝其數,雖竟日坐香,奈不明其要及禪法之所以,爰 實悟者幾希,或有得定者,以未明離念靈知,均非 342頁 禪宗上乘法道,但不失為其初方便,藉靜定之力進而停息粗 念,再作反照自心之工夫也。蓋悟道者鮮,善知識難遇,遑 論學禪為﹔宋門漸頹,禪法久荒亦有由來矣!而學淨之士, 多拾人唾沫,力詆禪弊而唱其高勝,於是乎人多好淨土者此 也。當知,過在人而非在法,豈得因人之過遂而謗法耶! 又問:何以印光法師文鈔中屢有毀禪之說?祈試言之! 答曰:按印老乃生於清末民初之際,目睹當前宗門流弊 甚多,加以時局不安,戰氣惶惶,人之根器及務道之心,多 不如昔,言下知歸者,千中無一,終年枯坐以度歲月,不如 精進念佛以求往生,遂大弘淨土之教。影響所及,靡不聞風 偃草,依其勸導用功念佛獲益解脫者,不計其數,海內尊宿 ,名符其實也!而文鈔中有毀禪之說,斯絕非實法﹔良以所 述者,皆對當時請法者之根機因緣,其中數篇論文乃為護眾 而撰,俾淨土行者,信願堅強,勇猛精進,不致徘徊而莫知 所衷,免其落空之虞也﹔洵非毀禪之法,為革禪之弊耳。古 來大德作略多有似此者,吾人宜依義不依語,蓋其明揚淨土 而暗扶禪宗歟!几閱古德語錄,首須經教通明及有實悟者, 始獲其益,否則不知其為破執之具,而一味欣效反謂實法, 將徒招自損云爾!唯根機有異,故對治之法亦以之異,吾人 當以慧眼摘裁之可也。 又問:若然,今之歸淨土者,每執是而抑禪,謂為不易 之定律,如云:「末法億億人修行, 343頁 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不知何解? 答曰:弟觀今之修淨者,多徒事於標榜爭執,禪淨之所 以少有了徹洞悉者。剋實而論,揚淨毀禪者,非特不懂禪, 且不懂淨,何以言之?蓋未老實精進念佛故耳﹔以未真實用 功,則心地昧然,心地既未開,經教焉能貫通,既未能圓解 經教,則禪淨之奧義又豈能曉了,既不曉了,終唯人云亦云 ,拾人唾沫而已﹔不啻害己,兼或誤人,極不智之舉也。吾 人學佛,處處首須明理,後方可談事﹔如彼輕浮之輩,誠不 足為效,而非僅辜負祖師一片苦心,且招謗法之愆﹔冀速省 悟,庶免遭墮焉!至云:末法無人得道,亦非實法也。考印 光,虛雲、來果、章嘉等諸大德,皆眾所周知也,胥生於末 法之秋,其不為人熟稔而有悟證者亦不乏人,唯其法緣未熟 或各有所鐘之故。按此句乃出自大集經,為讚歎念佛法門, 普勸同歸淨土者。余前閱大藏經,偶見至末法時期,尚有證 阿羅漢者,豈非矛盾乎?殊不知大集經所云之末法無人得道 ,概為諸經全沒後,獨多留阿彌陀經 (或謂無量壽經) 於人 間百年之時也﹔此時眾生惡業熾盛,廣造眾罪,若有得聞佛 名,皈依敬念者,即得解脫,故云:「罕一得道,唯依念佛 得度生死。」今距佛滅後,已近三千年,除正、像法各一千 年外,末法尚存九千年。要之,法無正末之別,人有正末之 分耳﹔人正於法則正法時期也,人末於法則末法時期也,吾 人若能依教奉行,如法而住,此時即為末法之正法,否則, 縱生於佛世,亦正法之末法矣!所謂正末也者,乃大體概括 而言,非全數也,斯義不可不知,吾人萬 344頁 勿以是而懈怠向上精進之宏願,致可一生成辦之道業,因而 功虧一簣!豈僅違佛本懷已也,恐將斷送大眾慧命,此乃不 通經教不達佛意之大過,祈倍加注意,幸何如之! 又問:多蒙開導,疑根釋然,前舉諸大德想皆菩薩再來 ,吾輩凡夫且根器陋劣如是,何可同日而語哉? 答曰:汝當應知,救法澤乎群明,由於個人根機因緣之 殊異,及修學道力之深淺,故悟證有遲疾﹔絕不可謂今生悟 證者,皆以菩薩再委稱之,非但有負佛恩,兼亦糟蹋己靈, 吾人得以聆聞教法,明解真理,即為有大善根,倘能更進而 培養根苗,始終不輟,則悟證非遙,聖果自得矣!要之,修 學佛法,斷勿計執於根機之利鈍,唯務道行之淺深,庶幾能 改轉自業而扶植聖因,一旦功力綿密成熟,定有開花之時節 也,如徒仗己根之殊勝而荒廢道業,反不若愚夫之能兢兢於 道為愈也,依汝之言,凡有悟證者,統謂菩薩再來,則凡夫 永不能成佛矣,有是理乎?余謂吾輩皆佛再來者,惜不悟自 己之佛性,以致頭出頭沒流轉於六道,以不悟自心,故隨逐 於外物及奔騰於妄念之中,由於迷自本心,起惑造業,以業 力故,而感苦報,終為其所束縛而不得解脫也,世尊謂可憐 憫者指此。當知,或稱古今大德為菩薩再來者,考其鵠的, 固在讚頌其偉大之成就,藉使吾人效法其德學,俾能迎頭赶 上,彼既丈夫我亦爾,不應自輕而退屈。雖法良意美,弊生 於高推聖境,辜負己靈,乃至有以凡濫聖者,形成戲論之言 矣,甚有稱其菩薩再來者,凡其一言一舉,皆 345頁 奉為準繩,加以提倡,慨不知其惑業未淨,只美其名耳,微 細當中,觀其言論已誤了不少子弟,設無超人之見,少有察 悉者,處於末法之秋,理宜以經典為師,若能通達乃至悟自 本心,應加涵養定慧以弘揚法道,洗刷邪見眼目,扶持如來 正法,不僅佛門之幸,亦眾生之幸也,願共勉之! 或問:禪之於淨,為同為異? 答曰:染以直捷而見稱,淨以不退而殊勝,修淨者以念 念在佛,依熏習之力,轉染念而成淨念,念佛之心力強,則 染污習氣或伏或斷,其間過程,尤宜多閱了義經典,以開吾 人之智慧,如是雙管齊下,庶幾功力較為深強,煩惑較易斷 除,若僅持念力而缺乏智慧,於妄念奔騰中,少有不為其轉 者,除非刻不容緩而綿密念之,待念力純熟,亦可臻於一心 之境,如是不退,煩惑終可淨除也。勸閱經典者,固在斷汝 惑根,庶不為妄念作用所轉,而一其心以精進為道,此約未 見性者而言,蓋未見心體,故須以種種方法對治,使之收歸 一心也。吾人未明本心,故隨生滅作用而迷著於六塵境界, 由於惑自本心,乃起諸染念而造業,以心之作用染故,則所 顯現之器界亦與之相應而感苦報,所謂苦樂者也,乃吾人法 性之感覺,非器界自言其有苦樂也,準此得知,染心感染報 ﹔淨心感淨報,染報加之於身感苦,淨所則樂,故苦者、染 者不順法性也,謂之違,樂者、淨者不違法性也,謂之順, 此乃心之原理,一切萬法之形成,皆此心之能力表現,萬法 之性即是自心,以心動故則有器界形成,吾人不了此心之原 理,謂外物不涉自心,其實外物乃自心之動態 346頁 表現之能力耳,經中極力破除吾人對身心器界之我執法執而 謂空幻不實者,乃欲顯吾人之自心本性也,以吾人一向執馳 於六塵,故佛為對治此病,悲愍廣勸念佛以求往生,心心念 佛可轉染念苦報而成淨念樂報,另一方面,以心力念念在佛 ,故感佛力之加被,此謂之相應,謂之心之原理也,故知極 樂世界之無比莊嚴及往生者之殊勝清淨,皆為因果使然,而 一切皆此心之自作而自受者也。明乎此,始悉念佛之所以。 雖然,斯亦概言之耳。吾人念佛之時,務必集中心力念之, 能集中則定,定力念佛則淨力強,以強故能破壞染污種子習 氣,習氣既除,法性粗惑亦除,能除一分惑,則法爾本具功 德自能顯現一分,且淨力亦因之強一分矣!故念佛之法乃轉 吾人習氣,由染而淨,以淨順法性,故能生起智德,進而永 斷煩惑也。或念佛人之所以作觀者,旨在薰習清淨念頭,薰 習之久則淨力自強,庶不為染力所牽﹔若夫僅仗持名一法, 務須猛力行之,俾業消障除,顯現自性功德以斷惑證真,否 則朝三暮四,終難有成也。何以言之?蓋淨力弱,而吾人日 常妄念強故,持名之功力弱,但消業障,惑則未必,倘能持 至事一心,則煩惱或伏或斷,若更由事一心而了悟本性,教 下謂之理一心者,能至理一心則定慧成矣。可說念而無念, 無念而念矣。既已悟心,則言而無言,行而無行,蓋無妨其 作用而安住其本體!唯悟心開士,方能親切親知,文字不足 奇也。若夫禪宗之直捷者,乃直趨根源,了悟本性,而後再 斷煩惑,此約通常言之,但亦有即悟之時煩惑亦隨消落者, 亦有即悟即證,皆在於個人之根機因緣,未有定也。而禪宗 之所謂開悟, 347頁 並非想到一個玄玄妙妙的道理,而是明心見性之謂,否則均 不得謂之開悟,雖舌筆縱橫,論其階段,皆在文理中,於實 相第一義,僅彷彿認識而並未親見,以未明心體,故其所修 皆對治念頭習氣而已,從性起修,全修在性,唯有開悟自心 者然也,故學禪不悟則已,一悟自心,若能日加功行而不間 懈,則解脫如勝券在握,非為過語。何以言之,見性之人, 時時安住本體,妄念漸除,煩惑馴斷,了知佛性本不生滅, 而生滅無常者由於妄作用,今悟覺性無妄,湛然靈寂,言其 有則了無一物,言其空則靈妙常知,乃至非有非空,亦有亦 空,一切皆非,無以名之。因有所形容則有對待之境,而妙 心非境離諸對待,到此者始能深切體會也。而經論千說萬說 ,皆此心之形容詞,若悟道開士,亦必以經典加以印證不誤 ,而後或參訪真善知識 (解行並進於道有成者) ,以增廣聞 見智慧,磨除不相應習氣,顛沛造次必在於斯,刻刻保住, 定慧加深,一旦功力逼至山窮水盡處,又有一番顯現矣,非 此覺性變易,而為其功能妙用耳。卻不可生心動念,否則又 落於妄矣。總之,於本心中只要加一絲絲便非之,庶幾覺知 妙性圓明朗徹而自在也。斯義不可不知。禪宗首悟心源而煩 惑漸以淨除,淨宗首伏煩惑而漸以悟心,前者由理而事,後 者由事而理,初下手稍異耳,此概括言之,今論其歸結,若 念佛人至理一心則三昧成矣,約其斷道之深淺則證道有高下 之分,不可籠統,禪宗行者悟道後,積極用功,綿密保住, 一旦定慧現前先斷見惑,則證初果 (信初教圓) ,後亦依其 斷惑之深淺以論其位次,皆不可籠統,禪淨行者其後雖同至 一心之境,而惑之粗細 348頁 故位次亦有高下之分。然則既圓悟妙覺真性,位次之別,宛 若空中鳥跡耳,然亦不可不知者,庶免以凡濫聖以淺瀆深之 虞也。 又問:惠蒙詳釋,心意暢然,偶閱金剛經云:「三心不 可得」是否有三個心,智慧未開,祈再勞明教! 答曰:非真有三個心,乃心體之妄作用耳,吾人因不明 心地,故隨妄作用以昇沈生滅,而本性常寂常知也。當妄作 用生起時,此心體未嘗生也,當其滅時,此心體亦未嘗滅也 ,故知生滅乃心之作用而非性體也。經云三心者,乃約時而 言,謂過去、現在、未來,以有生滅變易故有時間,而性體 本無生滅,永不變易,故超時間也,即今予汝以實際體驗, 當汝念頭起時,直下反觀,一剎那間,即消跡於無形,空無 所得,此乃集中精神而停息妄作用耳,故云三心不可得,其 實只有一真常妙心云爾。余且問汝有幾個心,莫將謂法相云 八識即說八個心,如是答者,枉費於紙墨工夫矣!斯欠實修 使然,殊為可惜! 又問:若然,何為真常妙心? 答曰:簡言之,汝知覺之性即是,當汝反觀而空無所得 之際,莫謂一切斷滅了,汝能了知一切無所得者即汝之覺性 也,此謂空而不空,乃教下所言也。故三論宗以八不為中道 ,天台立三觀之旨,法相立圓成實性,華嚴立法界唯心,所 有言句,皆此妙心本來面目之形容詞也。此覺性乃 349頁 離念靈知,萬法之生起,俱由此而顯現故,緣生之說乃破外 道之計執而對治者,論其究竟了義,則唯心所造所現耳,乃 其能力之表相也,以心動故,則能力生起,於本性中遂顯現 器界根身,萬法不自生滅,實為心之生滅 (非心體,乃其作 用) 也。教下言其假幻不實,或緣生性空者,在破吾人迷惑 之妄執,以顯現本具之佛性也。以眾生根機無量,故法門對 治亦無量,說有談空,種種玄妙言句,無非對病下藥,吾人 斷勿各執己見而是一非餘,斯學佛本旨也。如三論宗所言之 畢竟空,愚人聞之即謂一切斷滅,空無所有,或否認有真常 佛性之說,其殊不知,三論多宗般若,而般若正為破執除見 之利斧也,以有一絲微細念加之於本性,即便非之而使之淨 盡,俾法身圓滿顯現,故云畢竟空,一無所得,此乃絕對待 到至極處也,研究佛學,必要實踐方能領會奧義,否則徒長 邪見,於事無補矣。故三論旨在畢竟空中顯大不空,其為遮 詮,非表詮也。又如法相云八識,初聞而莫知所指者比比皆 是,今稍詳之,蓋以無明無始而有,且佛性亦無始而本具, 若以佛性而言,本來清淨無染,倘就無明言之,本來流轉五 趣,世尊為令一切眾生皆成正覺解脫,故云本來清淨﹔而無 明乃迷於本性而起之妄幻作用者,故其體猶佛性也,以無始 即有妄幻,且與佛性混之,吾人謂之八識,雖佛性本淨而帶 有妄幻者也。而其妄幻作用始終不停生滅,執而不捨,此謂 之七識也,且對六塵亦有生起喜樂憎惡種種情緒之作用,此 謂之六識也,餘感官作用者,則前五識也,故前七識者乃無 明妄幻之作用耳,皆以佛性為本體,而佛性無始來即與無明 混之,吾人謂其八 350頁 識,如無明迷惑斷盡,則覺性圓明矣!故有立第九識者,實 指佛性本體清淨無疵之謂也,或謂法相不究竟,云尚有圓成 實性,若如其言,則落於斷滅空矣!要之,圓成實性即佛性 ,金剛經云實相,以防人陷於斷滅坑而不悟廣大不空之真實 心相也,凡圓覺、真如、法界、法性、般若、涅槃等,皆為 佛性之形容詞,若否認佛性之存在,則不僅於佛法未經實際 體驗,更可表示其人之無明邪之深也,以盲引眾盲,凡學佛 志道之士,尤當謹慎為愈也。又如天台有性惡思想觀,聞之 者謂佛性本具惡,遂大發其邪說,惜不知佛性絕善惡,善惡 者乃作用耳,而性體空寂靈知,何有善惡可言,以無明妄幻 作用之迷惑於性體,故與染法相應,斯亦無始而有,然一到 無明惑盡,則染法永斷矣!而染法違乎本性,善法順乎本性 ,故成佛後於無邊世界救度無量眾生,廣作利益,永不休止 而真正滅度也。若謂成佛後,性猶具惡者,則何成佛為也, 性既具惡,則無明未盡,既未盡又焉能成佛,佛者覺也,既 已圓滿覺悟,照破無明之虛妄作用,則永斷無明相應染,既 已無染又豈有惡哉!故所謂性惡者,實非佛性具惡也,乃迷 於佛性所起之無明惑之染惡也。蓋以性惡一詞,不宜存用, 恐人因而誤解則其害無窮矣!不可不知! 或問:昔聞法相唯識及性空唯名之說,未審其旨於禪為 何? 答曰:禪宗屬教外別傳,其不立文字者,非毀之謂不立 也,乃不依文字作觀,直捷明悟本心,其手法乾淨俐落,此 與教下稍異耳。既能了悟,而後始謂從性起修,全修在性, 逮定慧功成 351頁 ,一旦煩惑脫落,便可超凡入聖。禪悟者,了知三界萬法, 唯心所現,故我法二執較易破遣。若未明心地,見解終難達 於圓深之地,故佛法極重解行相應者在此。法相立唯識,廣 說此心之種種作用,言善惡心所及染淨諸法,令人知以擇戒 。言遍計所執性,今人知其虛妄而捨之。依他起性者,則令 人了知萬法緣生,本無其自相所在,欲因而悟其無體以空之 也。圓成實性者,云一切法雖依他起即空,而來源則歸乎此 ,故一切法之本性即圓成實性,若無圓成實性則無一切法也 。此即禪宗所謂之本來面目。修法相者,先捨虛妄之遍計所 執性,進了器界根身及心所之一切活動作用,皆依他起並無 實體,能作此觀,則緣念當下冰消,並於一念不生之際,愍 然空寂之時,有一不空者在焉,如能真實會得,不虛鑽研之 苦功矣!始知萬法之由來,當倍感親切焉。法相密意,旨在 了依他起之無自相可得而空一切法----身心器界,再由之而 悟圓成實性,以圓成實非依他起,不生滅而不可空故,一切 法以有生滅故無實,以無實故空,此於大空之中顯不空之圓 成實性也。言依他起或緣生乃對治之方便法門,以破外道之 有無偏見,及計自生、無因生、和合生、共生之外道,性空 唯名之說,旨在明緣生無性之理,唯有假名耳,其言句皆為 破執之利斧,密意則在緣生性空中,顯出中道,亦即吾人之 妙心也,中論云:「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名為假名 ,亦名中道義。」此密顯遮詮,先破執見而後顯出中道,令 吾人不著有不落空,離四句絕百非,必須解行相應,從實際 體驗中,始能悟到其所以然也。斯為空宗之真正旨意,能了 悟中道----自 352頁 心,方知其所以能性空緣生之理,而後談空說有,對症下藥 ,始能恰到好處。余嘗聞弘空宗者,反覆變化其文字,聆聽 者多謂飽學之士,今細按之,僅是一套玄理耳,考其所言, 皆形容解釋萬法之所以,而不悟其所以然者,如云:生而不 生非不生,滅而不滅非不滅,以不生故生,以生故不生,似 此言句,唯要實見中道,禪門之謂見性者,始真能明徹,不 然,一切所說皆在文字玄理之階段中,而不依文字之指見文 字所詮之理體,執之不捨,斯為文字障歟!講者如是,聞者 亦唯有依稀彷彿之觀念云爾,彼所謂中道者,乃空洞玄理已 也,以不明自心,故否認真常唯心之說,若然,則亦無佛性 矣!既無佛性,則諸經所說皆為妄語,一切歸於斷滅空乎。 吁嗟!邪見橫生,謗法誤人,蓋未有真實遣蕩工夫,則凡其 見解未必真確,而經教又豈能貫通,既不貫通,焉能暢佛本 懷,唯徒執己見以自是。斯謂佛法中之外道,以亂法故。學 佛志士,尤宜謹慎,勿中其毒也。或謂緣生性空乃佛法究竟 根本義,余謂大不然矣,何哉?以緣生性空乃對治當前偏見 外道之妄執,令離而捨之,而後再密顯廣大不空之佛性---- 中道,俾斷惑執證入本體。故說緣生性空之法門為其方便, 如拋磚引玉歟!原乎萬法之何以能緣生者,乃自心能力之起 動所表現形成也,故言其虛幻假名,以自心為其實體故,而 自心靈妙寂然,故曰緣生之法,其性空寂,自心雖空,而本 具無邊廣大能力能顯現一切萬法,故又曰性空緣生,吾人若 能於萬緣放下愍然空寂之時,則不空之妙覺法性脫體現前, 以吾人逐於妄執作用,故自蔽耳。妄執作用依覺性為體,以 生滅故虛幻不 352頁 實,空宗所言,要皆破除妄執以停息虛幻作用,俾本妙覺明 朗然顯現,禪宗悟道之後,必須綿密保任守護者,乃為淨除 染習之虛幻作用,若以法相而論,即轉六七識而圓成四智也 ,以六七識一轉,則本體自明矣!故學佛首在破除我法二執 ,我執破則斷煩惱障----見思惑,法執破則斷所知障----塵 沙惑,然後再斷根本無明,俾覺性妙心徹底圓彰也。夫萬法 之所以能緣生者,源於自心能力之起動所顯現,緣生之說, 並非了義,以只明其所以,未明能所以之本體故,語出一半 ,而另一半則由吾人親會之。斯謂旁敲側擊,令人省悟也。 凡研空宗者,不可不知。至如性宗者,謂法界唯心,諸法唯 心所現,乃直顯本體心源,為表詮也,禪定與華嚴即是,然 教下悟心,必依文理所詮而作觀,或以遣蕩工夫破執,庶幾 中道了義,不問自明,然後反觀以前之戲論爭執,當笑然置 之焉。再者,法相云萬法唯識者,乃約覺體帶妄而言,由於 自性之妄幻作用能力起動,因變現生出一切法,故云萬法唯 識。此但約眾生界,若佛界者,正依二報,皆純淨妙心所現 ,自在願力所成,不得謂唯識,以自心已無帶無明染妄故, 或以第九清淨菴摩羅識言之者,然考法相旨猶在眾生界而論 也。法界唯心與萬法唯識,理雖相侔,唯心之說,似較究竟 ,以識猶依覺心為體故。三論言空,殊為徹底,節節遣蕩, 步步破執,以其所遣所破乃無明之妄幻作用,若妄盡則真顯 ,覺性圓明而如麗中天矣!蓋妄幻乃依覺性所起之生滅作用 ,以有生滅故非實,以非實故,可遣而空之,覺性體無生滅 ,離諸染幻,故不可斷滅,妄執空盡之時,亦即不空覺性徹 底現前之時也 354頁 。學教者須有體驗功夫,方能與經論相應,庶幾大開圓解, 徹達佛意。故能通達於教者,必能了悟於禪,能得髓於禪者 ,必能洞諳於教,以禪為妙覺心源,乃教法之所從出者。以 教為指標路引,乃禪道之所必經者,斯義不可不知也。 或問:未審天台三觀於禪之旨趣為何? 答曰:天台之三觀,即從自心而立者,慧文禪師閱中論 因緣偈悟道,遂立一心三觀之旨,為欲學人如法作觀,以轉 向來之執迷,俾順法性之德而證入本體,故依文字起觀照, 觀照功深,方悟實相也。逮智顗禪師乃大弘旨趣,自成一家 ,天台宗於是生焉。唐朝以降,禪德輩出,凡為善知識者, 多經禪門之遣蕩工夫而磨鍊染習,故法教多為其所扶持,禪 宗所以能獨耀於震旦者,有由來矣!蓋天台之假觀,謂萬法 緣生無自性故空,以空故不實,不實故假。禪悟行者,了知 萬法唯心之能力所現,本以自心為體,故一切法唯心之幻象 而已,吾人若從自心真實體會,方知所以假幻者何在,當較 溺於文字推敲者,大為親切。修假觀為對治墮於斷滅空之偏 見,雖心體本空,而本具無邊之大能大力可顯現一切法故。 空觀者,謂萬法假以因緣而生,無自相可得故空也。破迷著 外境之妄執以斷煩惑。禪悟者,了知萬法之生起,源於自心 之起動所顯現,萬法之性,即為自心,且自心體琲鑄I,故 一切法性空也,究一切法之所以生滅者,由於自心能力之作 用耳,此為根本義也。中觀者,唯在密顯吾人之妙心,其言 一切法雖緣生而性空,且性空而緣生,即假 355頁 即空,即空即假,即空即假即中也。不墮二邊,以顯了義中 道。禪悟者,靈覺妙心,體雖寂然琲禳A然本具無邊能力可 生起一切諸法,故心外無法,法不離心。萬象森羅,以心為 其體性,故法外無心,心不離法。心之於法乃不一不異也。 虛空為吾人妙心之一部份----空性,妙心真空,本具靈覺, 而妙有,故萬法同歸於自性,整個宇宙,十方虛空,只此覺 海心源而已,法界唯心,至妙乎哉!故即假即空即中也。一 色一香無非中道者正指此耳。斯為究竟了義之說,融攝一切 教法之所詮,學人務要因指見月,不然唯有徒增戲論邪見云 爾,準知,中道並非只是一套玄妙道理令人說說罷了,卻實 有東西在焉,志道之士,尤宜解行相應,庶幾悟而得之,天 台一脈,論理雖屬圓深,修證猶屬於漸次,一心三觀,唯真 見性者始然,否則,還依文字妙理,如法思維觀照,以期契 證法性之德。所謂依文字起觀照而證實相也。初修者,極力 觀惟空假中,而謂一心三觀者,此約薰習無漏而言,非實悟 親證之一心三觀,不可籠統。慧文禪師首立此說,在明彰旨 要以應時機,先談玄理以轉執見,仍更密顯中道以悟本心, 蓋不啻其為然,教下諸宗多類此也。禪宗稱直捷者,乃不依 文理作觀,唯以快刀斬亂麻之手段,令人當下了悟,此為達 摩西來之真正意旨所在,故有祖師禪之稱,以別於一般教下 禪法也。禪宗所修,以不生滅覺性為因,能斷一分惑,即顯 一分德,直至妙體圓明,淨無瑕疵,以因果相應故,成佛後 猶此覺性,其間過程,則在淨除無明染習而已。禪宗謂頓超 者,以其直捷了當,逕顯本體故也。其他法門,多以對治薰 習滌清妄染, 356頁 仍再契入法性。教下作觀為悟證之方便,雖屬漸次,然絕不 可輕忽,藥無貴賤,愈病則良。且根利者,雖漸亦疾,其根 鈍者,雖頓猶遲。斯義不可不知。 或問:教中所詮與禪之旨意為何? 答曰:諸經了義之教,所詮皆歸第一義諦,即禪宗之本 地風光也。以教須對機,故有表有遮。直示密顯,無非在開 吾人本具之佛之知見,使悟入佛知見道故。以根機互異,故 對治法亦因而異,然歸元無二路,方便有多門。研教者,須 依文字之指,見所詮之理體,而後方能洞達佛意,法施於人 ,始能得當。經中所云之圓覺、實相、真如、涅槃、法界、 妙心等諸名相,皆本來面目之形容詞,為對治迷惑,乃有多 方面之說法,俾眾生聞而得度也。禪教本自合一。故凡禪宗 之悟達者,亦宜廣閱教典,增廣差別知見,以為摧邪扶正之 利斧,使甘露法味遍灑於處處,無上法幢高建於十方,廣作 利益,普結淨緣,以順法性之德用,而圓滿妙覺也。然則教 中修觀,旨在破除染習以顯清淨覺性。蓋善惡之源,皆從心 起,邪念因緣,能生萬惡,正觀因緣,能生萬善,故心為萬 法之根本也。今如法作觀,定慧力強,邪念妄執漸輕,貪瞋 染著自滅,若無明盡,本具無邊妙用功德,徹底現前矣。教 中所詮乃禪之本體,故學教必須通宗,修禪必須通教,兩既 無偏,解脫斯成。 或問:禪、律兩宗之修法為何? 357頁 答曰:凡學佛必須持戒,首固其基,能持戒者,則使善 法生而惡法斷,以善順法性故應生,惡違法性故應斷。戒力 一深則生定,定力一深則助慧,慧力一深則破惑解脫矣,皆 相輔而相成也。修律者,初由身口律儀之端正,進而達於意 念之清淨,三業清淨,必與無漏相應,以相應故,法性本具 功德及諸定慧由是生焉。此時,當斷煩惱證入聖位。蓋其自 粗入細,節節約束身心,及至淨善力強,自有防非止惡之功 能,明察秋毫而不犯。且離染惡故,惡道因斷,善法生故, 天福報成。如更能明悟本心,日用云為順乎法性,了知煩惱 本空,定慧本具,以煩惱空故,自離染惡,以德本具故,廣 行六度。乃從自心生起功德妙用以普結法緣,如是始謂大乘 真持戒者。凡修律者,必由身口達乎心,常須念誦戒經,讀 閱教典,以加薰修,啟發本智。能感聖者或護法之垂加,以 增戒慧道力,俾斷染習而成就無漏淨法。其中過程,或偶觀 他人之犯戒而生輕蔑等諸煩惱心所,雖屬細微,第既求於悟 證,終亦障道因緣,對治之法,宜發悲愍之心開導度脫之, 順性德法體故。此但約個人修習言,若弘戒大士,對求法親 切者,教誡手段,恩威並濟,又另當別論矣。蓋主律弘戒者 ,務必戒德莊嚴,身心清淨,始能統理大眾,同登解脫之門 ,使正法之光,復明於末世,人聞之唯有肅然起敬,譏謗無 由起。僧團之健全與否,影響於人,當為至鉅。如來滅後以 戒為師者,良有以也。至於參禪者,猶須以戒為根基,則得 力尤速,一旦悟後,再加綿密保任,久而功行日深,煩惑便 可削落。此時,自心即戒即定即慧,昔因染習攪故,遂無由 顯現,今所修 358頁 者,為淨除幻影以復本真耳。所以一再勤加守護,旨在令吾 人不隨虛妄作用而生滅,以斷一分惑,則顯一分德,以顯一 分德,則斷一分惑。若輕浮之氣重者,可修律以治之,靜定 之功深者,可示禪以啟之,觀機逗教,並無定法,唯慧眼摘 之可矣! 或問:密宗所謂即身成佛與禪宗之見性成佛何別? 答曰:密宗修習,初依三密加持觀想之力,薰轉有漏業 而成無漏,俾身口意與本尊相應,以相應故能顯現法性,若 法性顯現,功行力強者,則依斷惑之深淺契入聖位,斯謂即 身成佛,亦謂即生成道。非指斷盡無明圓滿成佛,方為即身 成佛也。凡依密宗所修者,即生能斷惑證真,皆謂即身成佛 。且密宗修法至繁,由初而深,從薰轉吾人之三業,與本尊 相應,進而如實了知自心,達到不生不滅之境界,如圓滿大 手印者,即密宗之最高法門,最後則通於禪,故禪為無上密 也。唯禪宗之向上手法,似較俐落。禪之見性,或有隨即斷 惑而超凡入聖者,或有悟而未證,須歷事鍛心,剷除染習以 期實證者,其謂見性成佛者,乃見成佛之性,本具之靈覺, 由此即可進入成佛大道之門耳。由於功行之深淺,悟證有高 下之分。故凡開悟佛之知見----本覺心體,皆可云見性成佛 。密宗之即身成佛,僅約實證而言,禪宗之見性成佛,則約 悟或證也。嘗聞修密者,輒抑顯教必經三大阿僧祇劫,方能 成佛,大不若密宗之即身成佛來得快,余問自古迄今,除釋 迦如來於菩提樹下,圓滿成佛現身說法外,孰為究竟成佛者 ?縱大聖示現,俱在等覺以下,隱本示跡,尊 359頁 崇法道,以防濫聖之虞。修密者未始不可成究竟即佛,且顯 教亦無不可之,道在勇猛精進,勤琱ˊ龤A始可達乎所期, 三祇之數,乃約通途法門及部份根機而說,非全皆然也,如 修楞嚴大定者,首須悟性,而後再作反聞反照之工夫,因淺 入深,由粗而細,直至生滅滅已,寂滅現前,便證入圓教初 住位,此時,即能現身百界作佛,廣度群生,如耳根圓通法 門是也,此與禪相侔,皆為頓超故。以其直趨心源,為究竟 了義之道,爰能彈指超無學,成就法性身,實為十方微塵佛 ,一路涅槃門也。密宗之三密加持,猶為初基之助行,藉以 增強定慧之力,破除染習之業識,求得本尊相應,俾蒙其加 被攝護,以成就道業也,此與念佛觀想,大同小異,不過修 法各有其力用,根界稍為懸殊而已。若未契入法性本體,則 絕不能究竟成佛,以屬生滅因,與不生滅之覺性不相應故。 凡修密者,必須了達經教旨趣,庶幾煩惑易斷,真常不難證 得,否則,縱然得定得通,外功成就如何之高,皆屬生死邊 事,以我執未破,分段不能了故,或甚而倚之造業,則必墮 無疑。佛法本無顯密之分,不可各立門庭互相爭執,以有爭 執即未貫徹融通,既未貫通,理則不明,理既不明,於事有 礙,所以修密之必通教典者在此。且真正之最微密者,猶吾 人之妙心耳,禪宗謂本來面目,教中謂真如、實相、法身、 圓覺、涅槃、中道等是也,蓋為一切無漏有漏法之所從出。 吾人流轉五趣,迷惑不能解脫者,以未得此之故。顯密所說 ,無非在顯示妙心之體用,使吾人契入實際無生。法華經云 開佛知見,示佛知見,令眾生悟入佛之知見道者,亦在此也 。顯密教中各 360頁 有了義與不了義,直捷及漸次之法門,成就與否,唯在功行 之淺深與根機之利鈍而定,明乎此,一切無謂之戲論,當驟 然迎刃而解矣。或修密者,尤宜多閱經典,使知迷悟之根源 ,俾薰修進益,定慧功強,不致為外境及妄緣所轉,即生成 就,靡負所期。修禪見性者,尤應時時守護,使定慧功力深 強,若能顯現本體一分之明德,則便剷除煩惑一分之垢障, 以妙心本具明德,為修除無明之障蔽,令其徹底朗然而現前 也。或加持誦,對治染習,以聖號真言皆具大威德力,精誠 敬念,即可破壞業識種子,湔祛吾人染習,另一方面,以念 力相應,可感聖者攝護,能增吾人道力也。統而言之,修密 者,不從自心契入,均屬薰習漸次,研教者,若能因指見月 ,皆為直捷頓超,顯密各具頓漸二法,隨人根器擇而習之, 豈可是一非餘,執彼詆此,明智之士,祈細察焉。 或問:永明禪師之四料簡流傳既久,禪淨之爭,或因而 滋之,未審究竟旨義為何?請勞明教。 答曰:永明洞觀當前學人多未實證,煩惑未除,分段難 了,雖悟或恐迷失,故大力提倡念佛,極勸行歸淨土。且日 課十萬,為眾楷模,欲顯禪淨義趣,遂作四料簡以對時病, 吾人必須了會實義,庶乎妙理自明,而爭端戲論,想可當下 冰消也。其言有禪有淨土者,指見性後,行歸淨土之謂,以 能深解第一義諦,故能洞達經教之旨趣,而為人之導師,又 因極樂之高超殊勝,故一往生便能位登上品,速疾成佛,故 謂猶如戴角虎也。有禪無淨土者,指雖見性,並未實證,以 未實 361頁 證,故煩惑猶存,雖免分段生死,分段未脫,則隨未了之業 報,償而受之矣。當知,四料簡中之所謂禪,為僅約悟而未 證者言,此乃對當時之弊病,不可不知。十人九蹉路者,云 其多蹉跎流轉,不若往生即登不退者為愈,此勸歸淨土也。 有以蹉為錯者,皆不知所以然故,見性若十人必有九錯,一 切未悟之人,當百有千錯,不堪設想矣!有是理乎!永明云 十人有九,顧筆下之形容,非指全數。或宿生薰修,今出頭 來,一聞千悟者不乏其人,以道力深強,故可疾證也,絕非 見性者,一經轉世便各各迷失,在人根利鈍因緣及修持功行 之深淺作定論。見性亦與薰修教法者同,若皆必迷失,則佛 法無少助於解脫亦彰彰明矣,祖師出語,多對症下藥,宜融 會之。或以草堂清及真如囗等輩,詰為禪所誤之者,殊不知 彼輩縱屬見性,而未精進行道以斷除惑業,加以宿生染習亦 強,道行不能敵故,遂為業力所牽,以償宿債,設彼未經悟 修,則更慘矣,此約極少數言,萬勿以偏概全,致招謗法愆 尤。不悟則已,苟能見性,精進不輟,即生便能超凡入聖, 以禪宗本屬頓超直捷之法門,過與弊在乎人而非在法也。不 得因人之過遂而壞法,宜加謹慎。無禪有淨土者,指雖未見 性,若能專勤念佛,信願具足,便可仗如來之大悲願力所加 攝,必能往生極樂,待華開見佛,即能聞法悟道。蓋以極樂 之殊勝因緣,終可明見自心也。此間所云有淨土者,乃信願 行具足之謂,絕非一曝十寒,朝三暮四,敷衍持誦,隨便念 念者流。無禪無淨土者,指既未明心,又不依殊勝之念佛法 門,精進行持以求往生,則終在三界浮沈,六道流轉,頭出 頭沒,如水中 362頁 浮萍隨風飄蕩,無所依倚也。既未明心,則妄習無以斷之, 故迷惑由之起,惡業因之造,苦報於是受矣。蓋未能往生橫 出三界,遂萬劫千生輪迴無有已時。但並非無禪無淨土者, 皆報感鐵床銅柱之苦,倘能如教薰習,力行眾善以廣植德本 ,仗此聖善之因即能生天,而終亦能得度也,此謂之漸,不 若禪淨頓超之為速耳,永明此說,為欲令人疾得解脫,立登 不退,俾免飄沈於五趣,徒受苦辛之一腔悲天愍人之佛口婆 心也,祈加熟味,是為幸甚。 或問:近聞禪淨之說,頗有反對及贊同者,乃至各執己 見,相互攻訐者有之,祈賜法音以明所以,俾正法慧光大白 於世,亦佛教之幸也。 答曰:禪淨雙修者,剋指悟道之後,精進念佛,對治微 細染習,以期速證無生也。此時,雖念而不著於念,以能安 住於本體,不過藉淨念之力,破除業障及污染種子,為轉識 故耳。究竟言之,染淨諸念俱妄,然一違一順於法性,故淨 念可與無漏相應而生起功德也。念佛若能了悟本心,則行持 即可大進,淺則一心不亂,深則三昧成焉,斯謂禪淨雙修者 也。倘未見性,則不得謂之禪。或念佛者,趺坐以修禪定, 參禪 (未開悟) 者,念佛以求往生,俱非禪淨雙修之實義, 乃美其名而已。或一面念佛一面參禪者,為念佛究心之工夫 也。又謂念佛貴在信,參禪貴在疑,兩者不可得兼。語調固 非盡善,要不失為令人一門深入以探得其穴,蓋道在精,精 則能通,此亦勸勉之苦心。余謂其欠善處者,在未諳禪之疑 ,並非與煩惱心所相應者同,乃禪門參話頭時,為斬斷奔 363頁 騰浮燥之妄念,使其集中精神之一種方便手段 (容後精細剖 析) ,不可與疑佛謗法之疑,混而談之。故凡稱禪淨雙修者 ,必悟道後,且積極念佛以求往生者,始足以當之。否則, 主淨兼禪者,稱其修淨可也,主禪修淨者,稱其參禪可也, 兩者並兼者,則稱念佛究心可矣! 或問:何謂祖師禪? 答曰:祖師禪乃教外別傳,即不依文字之觀維,直指自 心本性,令人當下會得,手法乾淨俐落,無諸囉囌。利根者 ,言下便得,否則,較不易即刻了悟。達摩初至東土,洞觀 當前弘教者,多未得體,不能因文字之指,見所詮之理體, 故有「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之說。 此為對治時病之藥耳。及至神光求法,於其覓心了不可得處 ,當頭一棒,示以本體,神光因而悟道。此段公案,傳頌千 古,學人務必直下反觀自心,躬行體會。逮六祖大弘禪旨, 爰有壇經之流傳,後人多患執著文理之病,故悟者漸稀。祖 師再更教導手段,遂有機鋒轉語,變化莫測,以勘驗學人所 得,俾遣破執見,令其實證實悟。復至宋朝大慧杲禪師,由 於時人之根機,乃極倡參話頭,令其死心塌地,此亦極不得 已也。之後,乃有設立禪堂坐香,精進求悟者。到此,生活 形式已大不如昔之活潑灑脫。且清朝以降,學人多抱一句話 頭晝夜死參,或經一二十載,始得個入處者,悟道開士,已 難逢其人矣。法傳迄今,禪宗益衰,或幾經禪堂之磨鍊,飽 受寒暑之苦辛,未克所期者,亦非少數。間有得靜定之功者 ,均屬輕安境界,及八觸轉變之一般禪定, 364頁 俱非禪宗上乘之心地法門也。不過藉其定力方便,以為明心 而已。能見性則定慧自存乎其中,不必強制使之定,道在不 為妄念所轉耳。六祖之前,多以直指之手法,如快刀斬亂麻 ,令人言下悟道,並無參話頭之說。良以後人不能當體認得 ,迫不得已,祖師於是教伊死參,欲使集中心思以剷除妄念 ,進而明悟本性也。後云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者 ,但約參話頭禪言,以參話頭必須起疑情,疑情之妙用,則 在斬斷妄念,昭明自心,絕非東猜西想之謂,乃集中心思達 於寂然無妄之地,令人了悟靈覺妙心之一方便法也,如拋磚 引玉乎。參禪之士,或每以尋思為疑情,殊非祖師本意。如 余問曰:「昨日汝碰見誰?」其實汝並未外出,當時即自行 反問:「誰?」此一疑之剎那間,並無其他念頭,即是真正 之疑情也,若待心思潮湧,離題遠矣!疑情妙用,寓乎斯焉 。會得此義,功力庶有著落,始稱參禪者。否則,縱坐破蒲 團,於道無涉。故謂參話頭,即欲吾人起疑情,待於一念不 生之際,悟得雖空而妙有之靈覺妙心,故疑情為見性之方便 也。若能見性則謂打破疑團矣!疑情之大者,則其定深,疑 情之小者,則其定淺,參禪須起疑情者,在生起定力故,定 力一生,妄念自伏,妄伏真則自顯,故大定則可大悟,小定 則可小悟,不定則隨妄生滅,何能悟哉?或以話頭即自心, 參話頭即參自心說者,概為接引方便之略詞,倘知真正疑情 之妙用,乃在一疑一拶之下而粉碎妄念者,則不須任何話頭 ,便可直接用功矣!參話頭之目的,在起真正之疑情 (非尋 思) ,若到真疑現前,打成一片之際,則見性遲早可期,一 旦見性,則謂打 365頁 破疑團也。悟後重疑者,在更涵養定力以裨慧心,使達於圓 滿之境。或有一悟即證者,乃定慧深強故斷其惑耳。悟後起 修者,在修除染習以顯本具之妙德也。故見性後,尤應善加 護持者指此。參禪亦即參話頭禪也。如念佛是誰,父母未生 以前之本來面目,此為有義句者。麻三斤,庭前柏樹子,此 為無義句者,胥以引發吾人之真疑為鵠的。溯六祖之前,並 無此說,皆以直指令人了悟,此中差別,唯根利鈍有殊。剋 實而論,參禪已稍失直指之實義矣,此乃勉強施設,不得已 而為之,並非究竟不變之實法,斯義不可不知。曩昔余素好 了義之教,嘗研性相諸宗及習天台止觀,初未明實相中道之 所以,乃僅及於文理中之推敲觀維揣思。後轉修淨土,極力 精進,微獲實益焉,然自慚未達乎一心之境。時務道心切, 欲遊訪各處知識,思愜所願者,幾經磨苦與挫折,最後,在 被人逼緊反問念佛到底是誰之下,忽然悟旨,始知差之毫釐 即失之千里矣!爰更掀閱經論典籍並求諸大德剋實加以印證 不誤,於是解力漸開,煩惱日輕,凡閱經籍,極感倍加親切 ,其味無窮,當時並將靈覺之境,書之於偈,如今思來皆多 葛藤,遂將付諸祝融,此乃近半年事。今悟境亦微有增焉。 當知,自心非一切境,凡一切言句,皆形容不到者,說什麼 便非什麼,以自心究竟離對待故,乃勉強形容其一部份於自 心中之本具者,以心非境,心不見心,有所見皆境也。其理 至深,茲不在此發揮,幸善體會。 或問:淨宗既為高超殊勝,何以得一心者鮮? 366頁 答曰:所謂超勝者,乃阿彌陀佛悲願宏深之攝受,及吾 人信願念力之相應,故能橫超三界,立登不退也,法門固為 殊勝,然一心之功,端賴躬行之力,成就與否,在人之精進 與懈怠乎。第觀今之集眾打佛七者,多為接引初基以薰其緣 心耳。且道場之設備,誠非真正求取一心者所宜。若久修賢 德,倘世務紛繁,須另擇清靜之地,以一七或二七乃至九十 日為限,勇猛行持,求剋期取證,至獲實益方休,能數數行 之,即數數得之矣!務必心口合一,淨念之力方強,以口念 功能,可破壞自身染習之業障,令薰之轉淨,以心念功能, 可堅強信歸極樂之行願,使因之往生。如是不退,功力漸強 而業習愈輕,及至念心純熟,世法八風,無動於衷,則煩惱 伏矣,淨念相繼,便趨一心之境。更能明悟本性,了徹唯心 ,證入念佛三昧便垂手可得也。初基念佛,方法至多,或從 一至十,反覆數之以繫念,或搯珠定數持誦,以防懈怠之病 ,或觀想佛像與極樂妙境,以增欣向之心,或趺坐持念,以 求靜定之力,或恭敬唱誦,以調染習之氣,或雅和魚罄,以 束粗浮之念,要皆對症下藥,行人可自擇而習之也。唯用力 之極,受用便得,專勤之功,不可忽焉。今集眾念佛者,尤 應奮發精進,痛念生死之苦痛,急求出要,勿耽戀於世事, 庶幾不徒喪光陰及失殊勝機緣哉!豈為湊湊熱鬧,敷衍了事 ,不啻有違佛恩,兼且辜負己靈,學佛志士,宜加慎勉。大 抵末法時期,人多馳於世務,五顏六色,應接不暇,未克專 勤行持,悟證之所以鮮者,此其一。無益友良師以切磋砥礪 ,道力不足,外境緣強,雖求出要,難免為其所轉,此其二 。法教未克熟 367頁 諳,徒以盲進自許,終致弊端之橫生,此其三。累於文字之 鑽研,欠缺實履之操持,增長邪見,逞其狂傲,作繭自縛, 殊亦可悲,此其四。唯隨人勢所搖擺,不知法道之所宜,以 盲引眾盲,相牽入火坑,此其五。不體生死無常之苦患,只 求現實短暫之歡愉,貪圖虛名,荒廢道業,此其六。不加涵 養,唯務世緣,諸事煩攪,功行不逮,靡獲真實受用,此其 七。一曝十寒,朝三暮四,東飄西蕩,輕浮不定,結果毫無 所成,此其八。不從斷惑破執以開本智,唯迷妄識幻境以自 炫耀,或因之著魔造業,墮於歧途,此其九。正見不明,信 願未深,雖遇聖因,無力行持,徒喪光陰,自失法益,豈非 入寶山而空手回歟!此其十。今舉十端,梗概言之,以昭警 惕,防患於未然也。 或問:某聞佛法可以救人,亦可害人,未知然否? 答曰:夫佛法者,破迷啟悟之法也。依眾生之病,予以 療治,誠對症下藥者乎!如多貪眾生不淨觀,多瞋眾生慈悲 觀,多癡眾生因緣觀,散亂眾生數息觀,多障眾生念佛觀等 ,要皆不外轉其染習,歸順於覺海心源,法華謂之開示悟入 佛之知見也。是故佛法洵為芸芸眾生之醍醐,茫茫苦海之燈 塔,其有功於群萌,直若虛空之無極,吾人感德而尚嫌不足 ,何更誣為有害於人類者,吁嗟!道眼未開,真詮不明,故 有此說也。溯其原由,蓋因不諳教典或盲修瞎進及溺執文字 而欠實修使然,殊不知弊起於自招,過在人而非在法,如吾 人飯食,設不善節制,則違和不適,詎謂食物之過耶?明乎 此,斯說便可迎刃而解矣。深慨頑愚之士,或不依法道進止 及善知識之勸導, 368頁 即鹵莽亂修,既不知法要,何能明悟心地,自心既昧,終隨 妄幻作用所左右,且於染正交加之際,又不歸投三寶,唯自 是其是,流弊終於生焉,不知者謂佛法誤之,明眼人當喟然 太息矣!修道之士,必須經教通明,以其根本義理故,而後 知所迷悟,明其染淨,斬截惑根,破除障緣,俾與無漏相應 ,不致為煩惱我執所使。若非實悟實證,凡一切階段境界, 多業識虛妄作用,粗細影像之幻境而已,勿生戀著之心,淡 然處之而不動,則諸礙自消也。或宜請教善知識,以為引導 於正道之指標,凡在修習中者,不可不知。研學最忌於狂, 修行最忌於盲。洵應解行並進,相輔而相成,明智賢德,當 知所取捨也。 或問:某聞學禪要十年八載方可開悟,甚至一年未遂, 更待來生者。如此悠長歲月,曷若念佛信願往生為愈﹔否則 ,終其生也,設無真實把握,將恐流於陰境,豈志道之士始 料所及,烏乎可?子何闡釋,庸截鄙疑? 答曰:善哉此問,非獨汝疑,第觀今日教界中,抱此成 見而談禪色變者,比比皆是,以故抑禪揚淨,棄宗弘教,為 首者登高一呼,步趨者隨附百應,殆勢所必然。冰凍三尺, 已非一日之寒。倘不審究根源,綦詳剖析,爾後,唯徒事爭 執,枉使真詮湮沒而已,夫復何益之有?不敢妄加評論,謹 將歷年修學經驗之實際心得,坦坦白白,公諸同好,以資策 進。但願人人明其旨,會乎心,法門凋零景氣,或可挽回幾 分,俾報佛恩於萬一,今仗如來加攝,聊述梗概,冀十方賢 哲, 369頁 明鏡高懸,俯垂朗鑑。溯自世尊於靈山會上,拈花示眾,默 傳心印,獨迦葉破顏微笑。世尊乃曰:「吾有正法眼藏,涅 槃妙心,實相無相,付矚摩訶迦葉。」 (出自大梵天王問佛 決疑經) 其後道道相傳,法唯以心印心。逮達摩西來,目睹 當時弘教者,每浸滯於章句,不能因指見月,遂標不立文字 ,唯以直指本心,欲人當下頓悟,是為教外別傳。其實,若 顯若密之教義精髓,捨此妙心,其孰與歸?其間用種種施設 ,或遮或表,觀機逗教,應根詮釋,無非令人捨妄染復真淨 ,悟入佛之知見故。不立文字乃不依文理作觀、思維、揣摩 、參究,直趨根源,斬枝截葉,的指當前靈妙覺性之謂,就 其手段簡捷而異乎教中懸談,故曰教外別傳也,莫謂離卻經 論詮示之第一義諦外,尚另有過於此而可求者,致為邪見所 惑而不之知!後世昧心之輩,謬將不立文字解作捨經棄論之 說,實屬魯莽無智,非狂即妄。縱悟道後,還應依教奉行, 如法進止,廣閱教典,深入法海,俾增差別知見,引導眾類 之於寶所。古德作略或異乎尋常乃至呵佛罵祖,旨在破除諸 方學人之通病,令去細障,識自本心,誠不獲己而施鉗捶者 ,俱非實法。倘懞懂效模,境界不到胥受損無益,害莫大焉 。宗門教下,入手方便稍異,究竟則無二路,前者逕升堂奧 ,後者廣示秘藏,教必指歸於宗,宗須印證於教,兩者不可 支離,苟失之於偏,殆非圓融也明矣!法脈傳至六祖,慧能 一出,震爍古今,禪道大行於天下,朝野人士,聞風嚮偃, 仰慕者繁。六祖之後,高僧輩出,知識如林,臨濟、曹洞、 溈仰、法眼、雲門先後迭起自成一家,高樹法幢,鎔鑄來哲 。影響所及,緇俗靡 370頁 不崇之,禪寺於茲遍佈全國矣!唐朝以降,凡為善知識者, 多經禪門一番鍛磨以遣蕩情執,故中國佛學之特質在禪,洵 非偶然。蓋禪為一切佛法之根本,十方菩薩修因剋果之不二 法門,為宇宙萬物之真主,獨尊獨貴,妙絕無倫,世尊云: 「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即剋指明覺真性,不變不壞也, 能悟此我,則諸法皆歸於己矣,人人到此,心靜氣和,平等 如如,毫無高下不平之紛爭,達到真善美之領域歟!震旦得 此而發揚光大,耀古騰今,輝煌中外,爰再傳之於日本、韓 國等地,乃至今之歐美各國﹔義海精深完備,令人取之不盡 ,用之不竭,包羅萬象,大而無外,小而無內,斯皆自世尊 實證覺海心源,徹見十方宇宙之廣大智德中所真正流露出者 ,絕非一般學說之推測猜卜可比其萬一,科學物質儀器之發 達,固可彌補短暫之需求,但尚未臻於極頂之境,猶管窺蠡 測,難免偏差,隨有新發現,舊說便遭淘汰,後後取代於前 前,形成進展之現象。今者立論,詎知奚時異日復為他之所 推翻而代替耶?所見未徹,故屢屢變易,其間過程,莫不止 於生滅流注之妄念中,欲以有限之知,窮於無限之事,終難 底於成也!既惑乎至理,遂盡情向外馳求,思覓其真諦,殊 不知,十方宇宙一切萬物,皆含容於吾人之覺海心源中而未 出其外,設能啟此無盡之寶藏,使其圓滿顯現,無有不了徹 洞悉者。會通諸法即心自性,理固精湛,世間學說俱未深明 其底蘊,唯佛法超出一切,已非世智辯聰之範疇,故言之也 綦詳,闡發也無遺,淺智小德,靡不驟聞而不驚懼者,欲探 人生宇宙之奧秘,捨佛法莫屬。余嘗檢閱今之某天主教徒學 禪心得之著作 371頁 ,姑勿論彼有否實悟,但觀其極尊崇上帝創造萬物之謬說, 便可灼然。彼猶止於恍惚階段。見惑不斷,絕難入聖也。若 上帝狂言萬物皆其所生所造,試問,余覺性本無生滅,本無 變易,本非形態,本自圓明,何造為哉?!況造必有形以成 之於物,今既無形相可模可取,顯然超乎眾象之表也彰彰明 矣,湛然靈妙,痡`寂知,料上帝尚未夢見在,遂有此妄談 。若能真見自心,邪說不攻自破。吁嗟!彼智如是,豈余所 期哉!殆欲籠絡人心,別有所圖乎?不妨以慧眼摘裁之可也 。若諸佛謂萬物皆其所生所造,余即劈面一撐,毫無留情, 遑論其他,苟上帝有此說,諒皆居於三界中之欲天凡天,見 思、塵沙、無明惑俱在,寧能與之論及圓覺聖道耶?祈智者 明以鑑之!茲言歸正傳,禪宗裨益中國佛教之隆振發達,其 功無可沒焉。慨流衍迄今,法久弊生,令人喟然太息!禪之 本旨,幾已面目全非,加以不明之士,輒因人過,詆斥不休 ,因噎廢食,豈為諸賢之楷模?今欲明此段因緣,聊聽分述 。昔神光求法於初祖,並乞安心,祖曰:「將心來與汝安」 ,光於是返覓自心,思有可得者,正當觀照之際,妄念夙已 消聲匿跡,少無所獲,光乃曰:「覓心了不可得」,此何時 也,殊不知靈明獨露,灼然不昧,僅差一線之隔耳,虧得達 摩畢竟不同凡響,如快刀斬亂麻,即接云:「予汝安心竟! 」言下神光悟旨。夫慧明請益於六祖,祖勸令摒棄萬緣,勿 生一念,良久後,祖云:「不思善不思惡,這麼時,那個是 明上座本來面目?!」慧明言下大悟。乾淨俐落,妙絕無比 ,請賢何妨試看,只須將緣慮攀想,一齊歇下,正在虛寂當 中,有一不空者,即能知 372頁 能覺此虛寂之主人也。老老實實,睹面承當,毋勞遠覓,急 宜著眼!又如靈默禪師參希遷時,便曰:「一言相契即住, 不契即去」,遷則默然據坐,師便行,遷隨後召曰:「闍黎 !」師回首,遷曰:「從生至死,只是這個,回頭轉腦作麼 ?」靈默於是大悟。他悟得什麼,莫謂心血來潮,想出一套 理論胡扯,糟蹋自己。良以靈默回首之一剎那際,西來旨意 ,早已堂堂露出,非特此時,即吾人日用云焉,莫不皆然, 唯毫厘有差,天地懸隔,不得含混。遷卒以金剛手眼,直指 根源,不是這個,還有誰?不立刻認定,何苦來哉?卻極乾 脆,怎不教伊慶快生平!再看大珠慧海禪師參馬祖道一時, 祖曰:「來須何事?」對曰:「來求佛法」,祖曰:「我這 堣@物也無,求什麼佛法?自家寶藏不顧,拋家散走作麼? 」師曰:「那個是慧海寶藏?」祖曰:「即今問我者是汝寶 藏,一切具足,何假外求?」師言下識自本心。妙哉!一問 一答,煞是痛快簡捷,那有囉囌,遶圈圈乎?慧海初計有個 玄妙的法兒可捉取得,沒想到被馬祖一腳踢翻,逼不得不向 自己瞧瞧,可喜的,這一下子,總算了卻了心願,沒白費跋 山涉水之一番苦心,於是依止馬大師,經數載保任,徒珠光 瑩徹,再大振宗風,提攜後昆去。要之,教汝放下緣念,原 為見性之方便,倘過量大人,當下便是,毋容少贅。迷悟乃 指顧間事,十年八載之說,原是一般死參死究之鈍法寶,非 為的論。臨濟義玄上堂云:「汝等赤肉團上,有一無位真人 ,在汝六根門頭放光動地」,又云:「是汝目前歷歷無一個 形段孤明,是這個解說法聽法者」,善乎!此老婆心太切, 分分明明,親親 373頁 切切地將這本來面目,介紹給諸人,為何猶豫而不自肯承當 ? 即今汝閱讀雜誌的,除眼睛腦部與其他神經外,請道出 看,勿謂物質反應以外,介無其事,這些陳腔爛調,只可愚 惑人心於一時,豈為永琱ㄘ鬗妖u理哉?唯物邪說之污染, 當為佛法甘露所淨洗,實意料中事。再者,本篇所論之妙心 究竟了義,非與世之唯心學說相侔,以其有偏失,不可不揀 辨於其中也。幸祈注意,前來徵引古德入道因緣,資用省發 ,不得錯認定盤星,將六塵緣影為自心相,須離卻境塵妄緣 ,唯靈明覺知,歷歷孤孤,虛寂無念,痡`不失而罄然獨存 者始得,稍涉乖違,則悖道遠矣!原乎攀想緣念,皆此靈覺 之幻影,不離本體。且古德由外界觸及見聞覺知而領會者, 指不勝屈,若靈雲之於桃花,洞山之於過水,香嚴之於拋瓦 ,臨濟之於受棒,溈山之於睹火,德山之於見暗等,皆一超 直入之大丈夫輩。悟後保任,乃從性起修,全修在性,謂之 真修正行,舉凡念佛、持咒、閱經等,俱能得心應手,升入 堂奧,較昔時心行,固成霄壞之別,今之云修,則在格除無 始曠劫習氣,自心本自清淨,本無煩惱,原自解脫,以無明 惑染障蔽,故起妄幻作用,既悟覺性非幻,離幻即覺,妙心 圓明本無可修,所修者蓋剷其惑根幻影,使此心源覺海,返 復本元大光明藏,赤灑灑,光灼灼,無纖塵存乎其中而一切 本具殊勝妙用功能,便全然顯現矣。古來諸方大德悟後,韜 隱於水邊林下,或歷事鍛心者,皆務保任工夫,一旦超凡入 聖,更顯群眾機緣,振錫弘化,出為人天師表,遺澤永世。 少有矜誇伐善,怠失保任而可為上善知識者也。凡佛門子弟 ,亟應慎勉!六 374頁 祖前後,法多直指,悟者如麻似粟,道風儼然,幾遍天下。 及五宗分立以還,諸師每旁敲側擊,令學人剋實體悟,多不 直說,故言下知歸者漸稀。宋時禪道仍興,實悟者殆已寥寥 ,大慧宗杲禪師亦一變而強調參話頭,學人從其言,苦參力 究,如咬鐵饅頭然。逮其去不得把不得乾脆統通放下時,妄 想似風捲殘雲一掃而空,此時唯有靈覺歷歷孤明,罄然獨存 ,睹面識得,謂之開悟,斯逼不得已而施設者,殆學人機緣 使然乎!參禪夙失直指風範的意,將原本頓悟之祖師禪,演 成死參苦究之鈍根禪矣,轉頓為鈍,宗門衰頹,事非無因, 智者鑑之。自宋歷元明清,有志於禪者都尚參究,而宗師少 以直指接人,學禪之士又無古人根機之晰利,故轉入參究之 路,並未足奇,然耽延歲月,夫復何言。民國肇造,若叢林 禪堂中,真實悟達者已難逢其人,十年二十年尚坐在冥寂窠 臼者,屢屢有之。或在光影門頭,立為玄妙,禪法久荒,由 斯概見!且群以相傳,輒謂學禪要十年八載才有個入處,聞 者莫不悚然,望崖而退。加以一般懞懂漢充為悟道,耍些公 案語句,播弄精魂,指天畫地,把大法慧燈一口吹得晃晃欲 熄,誠堪悲痛。甯停問津於禪海者,裹步不前,望洋興嘆 。彼輩如斯作為,皆偷心不死耳,企圖名利,以博世人之清 譽云乎哉!縱有悟處,多屬知解,或冥寂死定,詎得與悟心 之士同日而語?有謂參禪貴在疑,無疑不是祖師禪,余曰: 頓悟之祖師禪若未直下親見,許汝參鈍根禪以起疑情可也。 然則疑情之妙用何在,眾多罔措,誠令人浩嘆,茲略述之。 夫參禪固非頓悟上乘禪,自明代禪匠屢見學人識心飛揚,每 以疑情一法, 375頁 截斷眾流,謂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並極力提倡 ,後人襲之,殆離原本祖師禪遠矣!慨時人根機使然,徒喚 奈何!然則參禪之重要關鍵,端在疑情一節。夫話頭者,易 言之即問題也,如念佛是誰,父母未生前之本來面目,麻三 斤,庭前柏樹子等,有理路或無理路,皆以起吾人之疑情為 鵠的。或謂話頭即未說話未起念前,一念不生之謂,斯蓋為 強釋,欲令人明自本心透參禪之的旨,加個頭字乃俗語尾腔 ,如念頭、心頭等。或以觀世音之反聞聞自性例與參禪相侔 者,余曰:耳根圓通,首須悟心----根性,之後,茲茲保任 ,觀照功深,直至寂滅現前,入法身大士之行例。參禪猶在 初步階段,焉能與之比擬,若言下便得,曷用參為?講參已 是門外漢。唯觀照一詞,通淺通深,淺之所謂照顧話頭,即 令其心專精莫移,以為見性方便。深之所謂悟後保任,即令 淨除微細染執,以期剋證無生。前者烏可與後者相提並論? 妙精明心,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曰嗅,在舌曰嚐,在 身曰覺,在意曰知,本是一體,分為六用,性則無異。由耳 根入道即悟聞性,參禪或在意根悟知性,能悟性後而安住於 本體,始真正觀照也。天台宗之一心三觀,其為自心之畫像 乎?理雖圓融,學人每滯於文字,故難超入耳。天台之觀心 ,古有真妄之辯者,余曰:不頓悟本心,還從妄處觀照下手 ,久之自定而真心現矣,觀妄為觀真之方便。凡修觀者,務 須依指見月,否則皆止於文理中,三論、法相、華嚴各宗, 莫不皆然。茲言參話頭禪之起疑情者,此非與百法中之煩惱 心所之疑同,為斬斷識情妄緣之一把利刃,嗯----一拶之下 ,一切想思當 376頁 下冰消,於此剎那之際,無第二念生起者,方乃真正之疑情 也。當一拶之間,心地即歸空寂,更將此疑念粉碎,統通放 下,不落無記昏散,則唯靈妙覺知,歷歷孤明,於茲會得, 便可超入。有輩人,儘管疑得水瀉不通,似銅牆鐵壁,到頭 來還須脫然歇下,捨此微細疑念,許有見性份。雖然,斯猶 是漸,若反問能疑的是誰,當下曉了,即超格丈夫。或揣測 四大分散敗壞後,到何處去,及捉摸口念心念等問題者,皆 非真正疑情,乃尋思擬測,不過為一般初機方便談說云爾。 倘參禪不依真正疑情用功,枉隨妄念四處搜索猜想者,難有 悟期。依此參禪,善用真疑,悟則在咫尺間,直教嗯----一 拶之下,妄念消失得無影無蹤,只有能疑的這個常覺不動的 主人,罄然獨露,一切皆空,唯此真我不空,一切皆幻,唯 此真我非幻,一切皆生滅,唯此真我無生滅,管將本來面目 ,活活潑潑地剖出,利根智土,當下承當,受用不盡也,如 或未然,只有抱句話頭,晝夜死參,孰之過歟,幸祈諒察! 明清迄今,學人多已走向禪定之途,直指素已昧卻久矣,宗 門禪客,竟有以定功計時日而論優劣者,多坐於冥寂頑空, 既無涉乎自心,終歸無常有為法攝。其間,或生理四大之轉 變及八觸等現象者,若不明本性,縱有神通,皆落於生滅法 中,甚至起邪見惡行者,十九墮於魔外。學佛之士,應多閱 楞嚴經,俾加警惕!或云開悟時,頂門有聲鉅響,及汗流浹 背,大笑大哭者,余曰:此均非直指頓悟之上乘禪,彼輩因 用死參死定,生理稍呈變化,容有可能,至云大笑大哭者, 古德勿論,今人多偷心未死,欲襲前人作略,冒充悟道,自 炫其高以沽名 377頁 釣譽,實居泰半,輕浮可見也。良以初心參禪及悟後保任中 者,由於定力加深,精勤不輟,勿睹光明如畫,或身體放光 ,及視覺聽覺超越平常界線,透過牆壁等障礙物,遠及外面 山河人物,種種奇異現象生起者,皆為定中心光迸露所致, 偶而現起,非為實證,若作聖解,即受群邪,但不戀不厭, 不取不捨,一種平懷,愍然自盡,繼續行持,孜孜無間,則 唯有益而無損,否則反之。若道眼未開,求玄覓妙,逞其奇 特,恐遺害無窮矣。倘有破法正見,誤人慧命,皆墮魔道, 入地獄如箭射!如白蓮教一貫道者,每盜取佛經皮毛,斷章 取義,私意顛倒,表面以佛教為號召,四處哄騙愚夫愚婦, 暗懷鬼胎,不知多少善男女,被這些野狐拉了去浸毒液,還 耍幾套花樣呢!什麼點竅、得道、還丹、三花聚頂、三期普 渡、三教合一、一步直超、彌勒收圓等,種種名目,似是而 非,魚目混珠,以偽亂真,欲達其魅化之陰謀。智解淺陋者 ,多遭波及,投入其教之先,首須發惡咒誓,申示忠耿,永 不背叛,故終生迷昧莫返者,所生皆有,悲哉!棄邪歸正, 一念省覺,則昔之因迷而所發之咒誓胥成無效,邪不勝正故 。若精誠皈依三寶,多讀佛門初機書籍,使智慧增廣,照見 其邪謬,不但為諸佛菩薩加護攝受,即彼邪魔亦毫無技倆。 一貫邪道之言性命,盡是東扯西拉之一派胡說,豈堪一擊, 瞎人眼目,斷眾慧命,罪不容恕!服其邪論,不喪身病狂, 亦幾殘廢不治。其各處潛滋暗長,秘密組織,誠見不得天日 ,唯時與鬼魅相處,鼠竄作祟,拐誘愚人。臺中瑞成書局印 行之「暗路明燈」,為普陀山回明法師所著,深將一貫邪道 (名目甚多,主旨皆 378頁 同) 之來龍去脈,歷代禍害因由,及其謬說,施以針砭,徹 底揭露,令人有怵目驚心之感,此俱信而有徵,井條分明, 學佛者應人手一冊,莫可輕忽,倘或廣印此書,普贈各界, 使大眾得以曉暢正邪之分,以掃迷雲於大地,顯慧日於中天 ,俾正法眼藏大白於世,尤見其功德之宏溥矣。茲再言歸正 傳,民國以來,各地緇俗之志乎禪宗者,皆步參禪之路,靡 不死參力究,期以開悟,道念深切之人,日不足則繼之以夜 ,精勤懇摯,其為法之精神,至堪敬慕。然則已夙失直指本 意而轉為偏向靜慮之途,時雖有明眼宗匠,蓋亦難挽其舊習 ,且話頭幾成風尚,只得應機說法以作旁敲側引。悟達既鮮 ,宗門弦響,庶近尾聲歟,況其流弊哉?印光大師亟亟以弘 淨土為素願,殆有深見禪門之弊端乎!其文鈔雖嘗涉貶禪宗 人法,但多非真實旨趣,第欲人專精懇切,老實念佛也。印 老深獲念佛正受,故人之有道,其德必明,懿範儼然,真儀 可觀,因其真操實履,道力深強,影響所及,翕然從化。初 機入門或讀閱文鈔者,可力修淨土,不可輕詆禪法,良以道 眼未開,不知個中密意,恐招謗法之愆。若悟心之人,固可 一目瞭然,文鈔義趣,當勢如破竹,無少滯礙矣。至若言下 不得知歸,欲致力於參禪者,須依前言,善用真疑,毋勞十 年八載即刻便明此大事。悟後尤宜密加守護,孜孜保任,刻 刻不離,一旦煩惑脫落之時,即證入聖域之時也。其間斷惑 之深淺粗細,法性皆隨分顯現智德妙用,而靈覺真性,毫無 變異,所異者乃除無明障染,顯法身淨德耳。古德有大悟數 次者,係在保任綿密不間之階段中,剷除惑業以開顯智慧之 謂,若斷見 379頁 惑,便可超凡入聖。初保任時,遇境逢緣,偶而被轉,此尚 未臻於熟養之故,只須牽面,勿犯禾稼,如牧牛人,照顧提 撕,不敢放肆。待數月之久,漸能得力,定慧功深,超乎昔 者,更經一段時期後,便由熟而忘而化,唯此靈覺歷歷孤明 ,時時現前,身心清涼,日用云為,安謐泰然,事來則應, 事去則空,虛靈不昧,寂然自在,已近一心之境,若於茲不 退,又有一番進展也。當可發掘無盡寶藏,得大妙用,雖然 如此,並勿昧卻主人翁,猶時時無住而住焉。但得本,何愁 末,神通是附產品,到者即到,有一些些便一些些,絕非僥 倖可得,這事也甚平常,毫無奇特。唯要得悟本心,方入成 佛大門,行履不退,便能升堂入室,智慧辯才,神妙功能, 只是閒家具,何異之有?不了此心,都為其炫惑,迷昧可知 !楞嚴經之修耳根圓通者,殆為悟後積極保任,從細密處, 逐層深入,及至「生滅既滅,寂滅現前」時,則位登圓教初 住,破一分無明,顯一分法身,能分化於百個三千大千世界 ,現作佛身,廣度含識。故文殊揀擇圓通而獨讚耳根者,以 其直超殊勝,成就速疾,復觀此土眾生,耳根較為晰利。於 是世尊獨加囑付,乃十方如來一路涅槃門也。若夫禪人末後 一著未有把握,便信口歸罪於禪法,如念佛而未真實往生, 即譏斥淨土,試問可乎?如學孔孟而為小人,即詆聖賢者, 然否?理固明甚,曷用辯為?若謂修禪十居八九墮於陰境, 則世俗一切之人,想三塗苦報,必無能免矣!陰境即未了之 業緣,悟後失誤保任,且夙業深重者,因道力不足,或為其 所牽,容少有之。設其孜孜綿密,守護真心,惑業之消,如 日照霜,瞬間 380頁 解化,超入聖域,操之在我,並非難事。倘以死參苦究者而 言,其猶止於初階,因心地未開,終生不悟致流於陰境者, 極有可能,豈可望悟達之士於項背哉?死參者雖美其名曰禪 ,卻非真禪也,蓋未實見本心,未入大門故,斯義不可不知 。禪也者,妙心而已,諸佛階圓證此心而智周沙界,鑑徹微 塵,菩薩亦悟入此心而成法性身,登涅槃域,廣度無量有情 ,圓滿自性功德。離此妙心,違此實相,縱有修福,總屬有 漏,以生滅為因,終得生滅果。既明此大事後,若欲往生, 但棲心極樂,憶念如來,便可如願。或以聖號為助行,求證 無生,念而無念,深入三昧,歿後決登上品。至於僅圖口念 ,心不繫道,不常觀想如來淨土等微妙功德,耽戀世塵,以 心力偏重,強者先牽,往生與否,難可驟斷。或念佛人,慧 解不開,未到一心不亂及未見性者,俱難上品生。然下品已 超天界,更不墮落,唯繼續修行,其清淨妙樂,亦殊勝無比 矣。願共勉勗! 或問:有云:「趙州八十猶行腳,只為心頭未悄然」, 學禪之難,如趙州之大根器,八十高齡尚南北參叩,今人根 陋劣,恐此生罔有悟期,子何滔滔為禪門析疑哉? 答曰:此句的旨,汝未親見,爰申斯問,余不怪之,茲 略分明些。趙州從諗禪師,既在南泉處開悟後,便日日這麼 無事去,隻身遊方,超然物外,綿密功力,彌臻於玄奧,其 間悟境又大非昔比 (覺性如故) ,不在話下。至云心地未悄 然一語,若果證阿羅漢道,斷見思惑,妄想緣念,跡影俱消 ,世法八風,無以動搖,自在解脫,入小涅槃,強名之無生 。到此,粗惑已除,塵沙、無 381頁 明未破,尚有法執,差別智未全開顯,沙界度眾,力或不逮 ,大圓鏡智未洞達故也。及破一分無明,顯一分法身,本具 殊妙智德功能,彰彰顯現,心之微細妄執始斷,細惑既除, 生滅既滅,圓寂便朗然現前而如日麗中天,到此,乃真正超 入無生,心頭始徹底悄然,已與十方如來法流相接,自覺覺 他,普潤群萌。後加圓明自性菩提,纖無執取之極微細念在 ,故曰歸無所得也。趙州之行腳參叩,詎可斷言其未悟未證 ,縱等三果位,心頭猶未悄然,必逮破無明之法身大士,始 當之而無愧歟!且此名之未悄然,遠非世人之識心飛揚可擬 ,一線之隔,面目全非,今若不亶亶以辨真偽,法道幾湮埋 於末世之秋,寧能袖手旁觀,忍視其任遭摧拽哉?學佛志士 揭起而攜手振興之! 余嘗參學各地,禪門道風,庶已蕩然無存,欲覓真實見 地,徹悟向上之賢哲,殆寥若晨星,目前未為人所知而實明 此事者,不得謂無,以人多不之信,故未大力提倡也。道場 之中,或少有純真向道以資策勵者,但多奔馳世務,罔暇顧 及死生大事,甚有沽名釣譽,爭權奪利,什麼當家呀,知客 呀,縱有作為,儘在門面排場上擠眼,法門安危,何曾思及 ?為一己之私,意氣用事,逆我者攆,順我者住,分疆立界 ,形同俗流,結交了幾位靠山,壯壯膽子,耍耍弄弄,真是 要命,這不是出家學佛,而是搬家造業,智識高者,每見聞 之,遂謂佛教無裨益於世。僧格沒落,人多不齒,獅子身中 蟲,自食其肉!古德斥曰光頭俗漢,難怪太虛大師要極力改 善僧團,實深睹其 382頁 弊端也!末法中或此波旬輩,竄入佛門,非為修心養道,弘 揚教法,卻另有心機,暗懷不苟,一般濫行剃度者,唯恐徒 弟不多,藉以撈利譽之工具,彼輩便乘隙而入,大為猖獗矣 !道場如同虛設,幾無佛法味,凡道念深切而戒臘淺者,不 為其所化,即為其所斥,或用無形之威脅,逼其另尋安身, 乃至以惡言譏誹,破壞其道念,若行持願力不堅,投入其穴 ,鮮有不同流合污者,至堪悲痛!彼輩狂妄作為,罔顧佛教 存亡,架裟下失卻人身,亦始料所及,何苦來哉?今日之下 ,凡欲出家為人天師表者,首須揀擇真善知識之後,依法進 止,精誠修學,待道眼一開,邪見謬說,洞若觀火,始出為 接眾,弘揚教義,革腐去弊,重建法門,俾報四重恩德,無 忝所生也。設無沖天大志,盲目割髮,又不依教奉行,徒予 世人以口舌,自他皆無所益。懞懂出家,不務修學,並非好 事,以其要求高,一不及格,便遭墮矣。此理不可不知。願 同勉旃! 或問:宗下參禪之言三關,義趣安在? 答曰:按三關即本參、重關、牢關,禪宗初無此說,係 後人依參究而權巧施設,為勘驗學人悟境,以資策進。六祖 先後時期,宗師每直指開示,令人言下識自本心,嗣後勤加 守護,綿密涵養即得,及定慧功醇,益臻玄奧,煩惑不期脫 而自脫,涅槃不期證而自證。五宗分立以還,宗乘舉揚已多 隱說,旁敲側擊以截學人識流,使其實悟實證,而當下不得 知歸者,乃教以參公案話頭,俾明此事,故流衍迄今,凡秉 志於禪道之士,幾以參究一法,奉為圭臬,於是三關之名, 不脛 383頁 而走,遂盛行寰內,聞者既眾,談講馴蕃,今但取原意,以 闡發旨要,蓋學人不能頓悟當前靈妙覺性,轉入語句,苦參 力究,一旦去不得把不得時,忽然心思停息,妄想頓歇,不 起善惡諸念,不落昏散無記,心地歸於空寂,虛靈不昧,睹 面承當,不負此生,謂之破本參也。爾後盡將有義無義話頭 拋向大海隨它去,便不被他人舌頭所瞞,只這麼如如,超然 物外,更無別事,二六時中,歷歷孤明,灼灼爍爍,愈覺綿 密,愈覺精湛,惟此真我,罄然獨耀,即過重關也。益趨圓 化,縱橫無礙,了生脫死,斷惑證真,即透牢關也。簡言之 ,明心見性為破本參,動靜一如為過重關,超凡入聖為透牢 關,然牢關後,不可定指任何位次,統謂證道而言。修禪之 士 (剋指見性者) ,約上上根之較高成就,即生便證無生法 忍,以其直趨根源,逕顯法體,故為十方如來一路涅槃門, 圓覺經云圓照清淨覺相,殆即此也。夫見道方修道,不見復 何修?苟未明心,則不得名為禪 (習一般教下禪定法者勿論 ) ,以免混濫之虞而卒滋疑謗。近世以來,輒見教內人士謬 將初基參究,謂其修禪,儱侗與悟證者相提並論,令人對禪 宗之認識,有模糊不清之感,殊堪浩嘆。講參已是門外漢, 此蓋為鈍根設,若上根利智,到此處來,只須一言半句點醒 便悟,教伊慶快生平,還要十年八載死參苦究,聞之真不堪 入耳,縱打禪七開悟,猶漸非頓,直教他言下便會,見此虛 靈不味之覺性,了了常寂知,方許為超格丈夫也。或以破第 六、七、八識配三關者,稍嫌含混,毋必泥執。行者悟後保 任,正是轉化六、七識之妄想執著,惟此真我光灼灼、赤灑 灑,似皓月當空而明明 384頁 歷歷,日用云為,騰騰任運,任運騰騰,染習業障,如日照 霜,疾可化解,修因時六七識既轉,證果時八識亦同轉也, 六七識乃妄作用,今能滌除,本體不明自明矣,轉則第六識 為妙觀察智,第七識為平等性智,前五識為成所作智,第八 識為大圓鏡智。 行者初破本參為悟道,此時第六意識不行,妄念粗惑漸 伏,應更善自護持,俾真我朗然耀然,如高高山頂立,不為 一切蓋覆。逮數月之久後,彌加灼爍,定慧愈深,已漸能胸 無點塵,灑脫自如,但尚有微細執念在,即在著此真我也, 望乎究竟,猶屬眼中金屑,終為勝進之障,必再遣之,使妙 覺徹彰而後已。初離塵住覺,再離覺相,畢竟無住,破法執 之病。良以自心非境,不落能所,絕對待故,心不見心,無 相可得,如指不自觸,刀不自割,有所見皆境也,此約究竟 了義說,楞嚴經云:「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 不能及。」理綦精湛,非初學能了,必待言語道斷,心行處 滅,始可契入少分而與之相應,即耳根圓通法門,節節遣蕩 微細生滅,步步超入法性無生,直至能所俱泯,生滅既滅, 寂滅 (妙覺大光明藏) 現前,方證圓教初住,化身百界作佛 ,廣度無量含識。或謂明心而不許見性者,非也,心之體即 性,性之用即心,就靈妙言曰心,約虛寂說曰性,本為一體 ,豈有二耶?三關義趣,原極平實,顧一般懵懂漢卻畫蛇添 足,牽強附會,真惑人耳目。學佛志士,只要識自本心,孜 孜保任,善自護持,並時以經典印證,用資策進,自可達乎 所期而登於寶所,何須管它什麼關,一大堆葛藤,但能隨時 如如即得,胡懼生死之不了 385頁 ?菩提之不成乎?倘一悟後即綿密不失,便過重關,即悟即 斷惑證真,便透牢關,根固有利鈍,證亦有遲疾,第於修功 一層絕勿少忽,以行深則速,行淺則緩,亦賴務道之精專與 否耳。大乘起信論云能觀無念者,即為向佛智,此無念即真 我也,乃無妄念之謂,非指頑空死寂也。斯為一切法之根源 ,從本以來,離言說相、名字相、心緣相,畢竟平等,無有 變異,不可破壞,唯是一心,故名真如。今禪宗以直指而令 人當下了悟,先獲法身,為直捷頓悟之法門,是十二部經之 眼目,但守一心,即心真如門,故云向佛智也。維摩詰之默 然,文殊嘆為不二法門者,即顯示此真我也,最上乘即一心 ,一切法行,不出自心,心為迷悟之源,十法界皆此心所造 ,若能契入一心,成就菩提,並非難事。或云古有悟後數十 年始打成一片者,余曰此乃極少數,蓋於修功上力有未逮, 致失保任而耽延歲月,故然。設其刻不容緩,精勤觀照,數 月之久,便大有受用,得力處尤倍蓰於前,但恐汝未實悟本 心云爾,毋庸疑慮!昔俱胝禪師逢人問道,每豎一指以答之 ,試問何義,幸勿在一字上討活計,強作知解,今示曰:此 即的指當前靈妙覺性,欲令人直下承當,乃密示真我,使其 知歸,非利根難以悟入也。一旦悟入,即所謂破初關,日久 功醇,綿密成片,即所謂過重關,了脫生死,超凡入聖,即 所謂透牢關。宗下立三關,其義大略如是,權巧施設,以為 勘驗悟境,目的在使學人百尺竿頭更進步,十方世界現全身 ,用心雖良苦,然宜曉其原委,不致失其旨趣而流於話柄。 又有以化寂境界為極則事,謂不經此不得開悟者,殆非直指 頓悟之祖師禪 386頁 也明甚!彼跡近靜慮之一般漸次禪定,詎可與上乘心地法門 並駕齊驅於哉?凡兢兢於禪道之士,祈三措意之! 或問:諸法無我義,與真常妙心之旨,其同異何如? 答曰:一權一實,毫無抵觸,同異之別,為究竟不究竟 之分耳,禪宗之直指心源,實撮經典之醍醐,闡發最上之要 義,而大乘諸經,表詮遮詮,橫說豎說,無非欲顯示此真我 ----覺性,令人悟入佛之知見故。由於眾生機緣不同,說法 對治亦隨之而異,總令解黏去縛,咸沐毘盧性海而後已。初 說無我,為破生滅法之妄執,以昭本覺性之方便,言四大、 五蘊、十八界諸法,皆從種種因緣和合湊成,並無實質,欲 覓一生主宰於其中,竟不可得。觀近世科學云腦即是心,與 古代認心臟為心者,均謬之甚矣!腦部心臟原由許多神經細 胞所組成,今以緣生之理,推求剖析乃至於空無,主宰者乎 ?卒叵獲焉!顯而易見,身體為假合形相,其非真我也彰彰 明矣!心理現象亦然,流離轉徙,剎那變易,昔日已非今朝 之我,從受、想、行、識念念生滅中,求一永琤D體,宛若 刻舟求劍,緣木求魚。準知,生理心理方面俱假而非實,但 由無數因緣合成,虛現幻想,了無實質可得,故曰:諸法無 我,緣生性空,意謂在生滅作用中求不到真我,因真我體 空寂,不屬物類,故一切形相非真我。靈知常覺,不屬冥頑 ,故虛空非真我,離念妙明,不屬生滅,故五蘊非真我。然 此一切色心諸法,靡不從此真我法界流出,胥以之為本體, 既為本體,究其主宰, 387頁 實歸自於真我矣!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十方宇宙,無與倫 比,至妙乎哉!世尊最後說涅槃經,處處揭發佛性,即處處 指示此真我也,悲心何等之切! 夫無我義,乃就妄幻之假我論,言生滅無常法中無真我 ,並非否認真常佛性。舉凡無性、無自性、諸法空、本性空 、不可得空等名詞,僅約萬法生滅之本身而說,云於其間求 一不變不壞之實質了不可得之謂,非言斷滅而一切歸無也。 三論宗每先遣破執見,由畢竟空中顯揚實相中道,法多為遮 詮,學人設無遣蕩工夫,輒落於文字玄談中,既不見佛性, 遂泥執空義,自圓其說,反覆變化其理以為極則,幾成戲論 之言。又有所謂思想云者,多以妄識為主觀,毫無剋實操持 之見地,便管窺蠡測侈言佛法,真詮於是漸形支離,邪見日 益熾盛!再者,法相宗云圓成實性之勝義無性者,愚人輒謂 無圓成實性之存在,僅徒有其名,亦甚差謬。蓋妙覺體性中 ,纖無名相可著,一法不立,泯然空寂,執見既已澈消,復 豈有勝義之名存介其中,故曰勝義無性,絕非否認圓成實性 (真如) 也。諸法之本身,生滅無常,並無實體,主宰既歸 於真我,故真我為諸法之真正體性,此所以能緣起能顯現, 不然,將何以生出萬象耶?真我雖空寂,本具無邊之大能大 力,可現起一切法故。凡夫於生死之無常無樂無我無淨,計 為常、我、樂、淨﹔二乘於涅槃之常、樂、我、淨,執為無 常無樂無我無淨。前者我法二執宛然,睇P煩惱相應為業, 感分段生死,報諸五趣,流轉六道﹔後者法執未空,所知障 在,猶有細惑未除,雖得解脫,終滯化城之境,尚感微細變 易 388頁 生死。一為有漏四倒,一為無漏四倒,斷此八倒契證心源, 即入菩薩位,成就菩提道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