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與中國之命脈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90冊

李炳南

頁85-90

大乘文化出版社出版

1980年十月初版


        85頁        
            一個國家的生存﹐與一個人的構造﹐大體上很是相同。
        有一具軀殼﹐還須有一副精魂。沒有軀殼﹐那精魂固然沒有
        寄託﹔若沒精魂﹐那軀殼又何能生存的下去﹖一般人都曉得
        土地、人民、主權三件是國家的要素﹐這不過只是一具軀殼
        ﹐能維持這三件事﹐團結繼續的向前生存與發展﹐卻是文化
        。要知這文化﹐便是國家的精魂。
            文化是人民思想的指方鍼﹐能固結人民思想的向心力。
        一個國家﹐人民思想集中﹐所謂志同道合﹐自然精神纔會團
        結﹐有這樣生氣勃勃的精魂﹐纔能使軀殼暢旺的發展。對內
        一方說﹐可以減少政治上若干障礙﹐容易走上軌道﹔對外一
        方說﹐能以精誠合力﹐抵禦外侮。在過去的若干朝代﹐及現
        在的若干國家﹐一切政治家﹐都不放鬆這一點。
            但是各國有各國的立場﹐有各別的風俗習慣﹐這樣說來
        ﹐就是各國有各國的文化。換句話說﹕就是各國有各國的精
        魂。究竟文化是什麼﹖這需要加以分析﹐一個國家出的聖賢
        哲士﹐他的言        
        86頁        
        行學說﹐被人尊崇﹐多數的生了信仰﹐信仰再生了力量﹐漸
        漸的互相倡導﹐就成了傳統風習﹐便叫文化。這媄銕o含著
        哲學與宗教的成份﹐仔細考察起來﹐恐怕宗教的成份﹐還佔
        大半。試看全世界的國家﹐不論那一國﹐他的風俗習慣 ﹐
        不都是充足的表現著宗教彩色。
            中國的傳統文化是什麼﹖在哲學一方面來說﹐自然是儒
        家的倫理學﹐是以五倫八德為主體。在宗教一方面來說﹕當
        然是從印度遷移進來的佛學﹐這要從歷史及考據上來觀察﹐
        中國自古只有空泛的拜天拜神﹐實在無所謂宗教。至於崇拜
        老子的道教﹐要知老子當時並沒設立宗教﹐這是北魏信奉張
        道陵的寇謙之創立的﹐從他開始纔舉老子來作教主﹐舉張道
        陵為大宗﹐一切儀式﹐多是採自佛教。再說到後來其他的那
        些五花八門鬼神教﹐無有學說﹐甚至他的教主也並無其人﹐
        那就更夠不上宗教的條件了。這樣一考據﹐中國從古及今﹐
        唯一的「 主人宗教」就是佛教﹔可以說中國的宗教就是佛
        教﹐可以說佛教就是中國的正統宗教﹐也未嘗不可說佛教是
        中國的專門學問。現代科學昌明﹐神權宗教恐怕是喪鐘初敲
        了。表面上看似熱鬧﹐仔細透視﹐他正幹迎合科學的工作﹐
        暗暗的設法變質。佛教卻因著科學發達﹐處處與他作了證明
        。除了野心家以外﹐凡世界真正研究學問的﹐統集視這門學
        問。不明世界學術史的﹐不深知中國內容的﹐自是有眼不見
        喜馬拉雅山。要想學大乘了義﹐實法受用﹐捨開佛海淵泉﹐
        持戒精嚴的中國﹐那便是緣木求魚了。
            或者有人疑惑﹐佛教創自印度﹐中國何能拉來裝飾門面
        ﹖這個問題在本刊的創刊號創刊辭        
        87頁        
        ﹐早有說明﹐不妨再摘錄出來﹐作個參考﹕「佛教雖是發生
        在印度﹐早已遷來我國﹐佛寶如世尊的舍利﹔法寶如善現律
        眾聖點記﹔僧寶如攜帶世尊衣缽西來的達摩﹔這幾件事﹐全
        部移到中國來了。回看印度﹐只錫蘭一隅﹐尚有小乘佛法﹐
        餘地卻無聲無嗅了﹐統起來看﹐佛教已是中國的宗教﹐更是
        中國民族思想的文化維繫圈」。這一段確是事實問題﹐絕非
        空口辯論。可以舉一比喻﹕我國古時的周朝﹐先雖西居鎬京
        ﹐後來東遷到洛邑來。回顧鎬京﹐已成了荒涼的古蹟﹐從此
        周朝令天下﹐朝諸侯﹐既在洛邑﹐這豈不就是周朝的重興正
        統地﹐更可說東周的基礎立在洛邑﹐又可叫洛邑是東周的發
        祥地。佛教由印遷華﹐與這種情形﹐卻是一樣。若稱佛教是
        中國的主人宗教﹐或是正統宗教﹐還有什麼異義﹖再如近日
        一提到回教﹐不遲疑的就聯想到土耳其是主體﹔一提到耶教
        ﹐不遲疑的就聯想到歐美是主體。其實回耶發源﹐統在亞洲
        ﹐但是現在卻不能不承認﹐回是土國的宗教﹐耶是歐美的宗
        教。若提到佛教﹐自然也會聯想到中國是主體。這不但是因
        著三寶業已遷到中國來﹐佛法的海源今日也確在中國。
            中國的倫理哲學﹐因他是真的人道學問﹐所以光焰萬丈
        ﹐照耀世界。就以現代來說﹐若論奇技淫巧﹐殺人武器﹐自
        然讓歐美兩洲高列上首﹔若說到人道學問上﹐恐怕他們還沒
        摸著中國的邊際。惟有佛學遷入中國以後﹐也是志同道合的
        關係﹐反使倫理學的文化力量增了百千倍﹐所有理論推不動
        的地方﹐被佛學一接應﹐處處卻皆著了實際﹐因為倫理只可
        化導君子﹐佛學是君子小        
        88頁        
        人能使他各得勸戒﹐中國自漢唐以來﹐雖說政治教育都是儒
        家化﹐社會媕Y普遍的卻是外儒內佛。到了宋儒﹐雖有一部
        份的闢佛﹐骨子堛爾亶熊L不是佛﹐社會上對於儒家經典﹐
        固然是家絃戶誦﹔對於佛家﹐更是家家觀音﹐戶戶彌陀。中
        國社會堛瑣圻礞G學﹐好像油入麵中﹐早已混合一團﹐深入
        人心。似這樣的同一思想﹐億兆同心﹐是民族的團結象徵﹐
        是國家的充實元氣﹐最是可寶貴的﹗  國父中山先生有句話
        說﹕佛教是造成民族﹐和維持民族的一種最雄大之自然力﹐
        這真是賢哲人的遠大眼光。
            在最近幾十年以前﹐一直向上追到唐漢﹐每一個人﹐提
        到孔子﹐提到佛陀﹐那一種崇拜的表現﹐有說不出來的情緒
        。已認定世間聖人﹐只有孔子﹔出世聖人﹐只有佛陀。這並
        不是一時的衝動﹐仔細的研究起來﹐也就真是如此。更自豪
        的誇讚﹕惟有中國纔有最高倫理﹔惟有中國纔有大乘佛法。
        因有了這等見解﹐連帶的愛國思想﹐更加了濃厚。認為中國
        若是不存在了﹐倫理佛學都會被人推翻的。沒了倫理佛學﹐
        人性也就會喪盡了。
            五四運動﹐打倒孔家店。細查孔家店堻f物﹐就是五倫
        八德﹐俱是採辦堯舜禹湯文武周公的道地精品﹔開的這所孔
        家店。就是  國父中山先生的民族主義﹔固有道德一段﹐也
        是從孔家店堭醴鴘滿C不幸胡說巴道(巴指川人某)一陣提
        倡﹐孔家店是倒閉了﹐聖言賢訓都把他投到糞坑堨h。卻大
        批的躉了一些非孝、公妻、棄禮、滅義的舶來品﹐充塞了社
        會。把青年學子的腦海堙M滿        
        89頁        
        滿的灌輸了這些毒品﹐民族文化受了破壞﹐民族思想當然起
        了分化。幾千年的中國精魂﹐雖未完全死去﹐卻也消失了一
        半。大家「不歸楊則歸墨」﹐一個向後轉﹐心都對外傾向﹐
        這是不是教國民解體﹖很團結的思想﹐故意使他變成散沙﹐
        這是何苦﹖不必雄辯﹐結果政府流亡到臺灣來﹐是鐵的證據
           中國的軀殼﹐失去了一半﹐只餘臺灣一隅﹐精魂失去了
        一半﹐所存的只有宗教部份。大家都曉得要保衛臺灣﹐而不
        曉得保衛佛教。那就是管窺一斑﹐未見全豹。孔家店倒閉了
        ﹐國家是什麼現象﹖若是佛家店再倒閉了﹐試問中國的文化
        全都滅盡以後﹐精魂全死﹐那一具半殘的軀殼﹐還能活得下
        去﹖不錯﹐政府現在也正在倡導固有道德﹐這當然是好的象
        徵。但須放寬時間﹐漸漸栽培﹐現在的這一半﹐豈可不加注
        意﹗本來儒家學說﹔一向是在朝的﹔佛家學說﹐一向是在野
        的。既是這樣﹐我們佛教徒﹐原有報國的當然責任﹐況且護
        國﹐施無畏﹐弘揚正法﹐呵斥邪魔﹐都是教義。當然盡上本
        份﹐來護教、弘教﹐培養中國精魂﹐固結民族思想﹐萬不可
        再放鬆一步﹗預備反攻大陸﹐需要鞏固後方。果能使全民思
        想﹐重新集中起來﹗愛中國文化﹐自然就愛中國民族﹐自然
        就愛中國國家。我想要做到這等程度﹐就等於替國家增了百
        萬雄軍。這種貢獻﹐並不為小﹐要知護國就是護教﹔護教必
        須護國。上來曾經說過﹕佛教是中國民族的精魂﹐中國更是
        佛教的基本營﹐休慼相關﹗休慼相關﹗        
        90頁        
            現在臺灣﹐並沒有人公然宣傳邪說﹐也沒有人提倡打倒
        佛教﹐又何必這樣緊張多慮﹖中國聖人早有明訓「履霜堅冰
        至」。我還記得去年各報均載某校學生﹐竟然借口反對偶像
        ﹐拒絕向總理遺像及國旗行禮﹐豈不可怕﹖在這風雨飄搖﹐
        國家精魂垂危的時候﹐不得不提高警覺﹐凡有違背民族固有
        道德的一切言論﹐我輩在野的固然不能越權過問﹐但「國家
        興亡匹夫有責」﹐我就應當積極的搬出佛家的護國、孝親、
        無我、慈悲等教義來﹐權巧方便的善向對方化導。最低限度
        ﹐要護持著民族主義不受影響。倘能把前面講的話回想一番
        ﹐也就明白只是違犯民族主義固有道德的言行﹐便是間接著
        破壞佛教。這等人是要墮落的﹗佛徒能盡力相勸﹐固然是救
        國救教﹐卻也是救這造業的愚人。這絕不是好與他人諍論﹐
        實在還是大慈大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