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部義

劉定權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95冊
(原刊內學第二輯)
1978年11月出版
頁139-149


. 139頁    一、經部之起源 考經部之起源,有數說。異部宗輪論云﹕「至第四百年 初從說一切有部復出一部名經量部,亦名說轉部,自稱我以 慶喜為師。」述記云﹕「此師唯依經為正量不依律及對法, 凡所援據以經為證,即經部師從所立為名。經量部亦名說轉 部者,此師說有種子,唯一種子現在相續轉至後世故言說轉 ,至下當知。舊云說度部。然結集時尊者慶喜專宏經藏,今 既以經為量,故以慶喜為師,從所立為部名。滿慈宏宣對法 ,近執宏毘奈耶,既不依於對法及律,故今唯以慶喜為師也 。」三論玄義云﹕「三百年中從薩婆多部又出一部名說度部 ,謂五陰從此世度至後世得治道乃滅。亦名說經部,謂唯經 藏為正,餘二皆成經耳。」此大同前說,惟年代稍早。  此部祖師,據俱舍光記六云﹕「鳩摩邏多此云豪童,是 經部祖師,於經部中造喻鬘論、癡鬘 140頁 論、顯了論等。經部本從說一切有部中出,以經為量名經部 ,執理為量名說一切有部。」 此師時地,據西域記呾叉始羅國條下云﹕「昔經部拘摩 羅邏多 (唐言童受) 論師於此製述諸論。」囗盤陀國條下云 ﹕「無憂王命世,即其宮中建囗堵波。其王於後遷居宮東北 隅,以其故宮為尊者童受論師建僧伽藍。尊者呾叉始羅國人 也。日誦三萬二千言,兼書三萬二千字。其所製論凡數十部 ,即經部本師也。當此之時東有馬鳴,南有提婆,西有龍猛 ,北有童受,號為四日照世。故此國王聞尊者盛德,興兵動 眾伐呾叉始羅國脅而得之,建此伽藍式昭瞻仰。」故知此師 生於呾叉始羅,住於囗盤陀。至其年代,則有二說。一據西 域記四日照世之說,定為佛滅後五六百年間。一據三論玄義 所云﹕「有訶梨跋摩高足弟子序其宗曰﹕成實論者佛滅度後 九百年內有訶梨跋摩此云師子鎧之所造也,其人本是薩婆多 部鳩摩羅陀弟子。」定此師為佛滅後八九百年時人。  唯識述記八云﹕「此破日出論者,即經部本師,佛去世 後一百年中,北天竺怛刃翅羅國有鳩摩邏多此言童首,造九 百論。時五天竺有五大論師,喻如日出明導世間,名日出者 。以似於日,亦名譬喻師。或為此師造喻鬘論集諸奇事,名 譬喻師,經部之種族,經部以此所說為宗。當時猶未有經部 ,經部四百年中方出世故。」此謂本師生在佛後一百年中, 又較諸說為早。據西域記此師在無憂王後,舊傳無憂王以如 來涅槃之後第一百年命世,近人考證阿育王灌頂當在佛滅後 二百十九年,則此一百年中之說或隨阿育王時代之誤而誤。 要之,此師年代至早不能前於佛滅後百年 141頁 也。且既為經部本師,年代亦不應遲至經部成立之後,即至 遲不得過佛滅後第四百年初也。至四日照世之說,彼三尚不 同時,此亦應爾。且唯識述記亦有五師日出之喻,雖不詳其 所指,然時則在佛後一百年中。是其與馬鳴提婆龍猛並號之 說,亦非無疑議。至訶梨跋摩所師自是別一鳩摩羅陀,弟子 固謂其屬薩婆多部也。  譬喻師之名雖不見於異部宗輪論,然據唯識述記云云﹕ 此實先於經部而為其所宗,經部四百年中方出世故。奘傳結 集婆沙亦在佛後第四百年,則經部出世約與同時,盛行又在 其後。故唐譯婆沙有經部師義二則,而北涼舊譯無文。又唐 譯卷三正性離繫作譬喻部師說,涼譯卷一乃作或有說者,似 譬喻之成部流行亦非甚早。唐譯一百三十一云﹕「西方諸師 譬喻尊者說色於色無同類因,如前雜蘊同類因中已廣分別。 」前卷十七文則作「外國諸師有作是說」。勘北涼譯卷十作 譬喻者說。是譬喻者即譬喻尊者也。婆沙譬喻者之名或非通 目一部而專指一人,殆即鳩摩羅多歟﹖ 婆沙以後,俱舍順正理中觀釋論唯識述記等處於經部譬 喻者,皆分別言之。唯識述記二十一云﹕「今此設遮經部, 兼破譬喻師。譬喻師是經部異師,即日出論者,是名經部。 此有三種﹕一、根本,即鳩摩羅多。二、室利邏多,造經部 毘婆沙,正理所言上座是。三、但名經部。以根本師造結鬘 論廣說譬喻名譬喻師,從所說為名也。其實總是一種經部。 」基師之言是也。正理固常舉譬喻上座經部分別而言,然卷 十八云﹕「此中上座作是釋言。」下即斥云﹕「非譬喻者可 作是 142頁 言。」卷三又云﹕「故彼上座及餘一切譬喻部師咸作是說」 。可知正理之所謂譬喻者,已非專目一人,而上座乃譬喻者 之一。卷三十五云﹕「此中上座作如是誦。彼作是說,經部 諸師所誦經中曾見有此。」可知上座亦經部師之一。而卷七 譬喻部師之彈斥,俱舍二作經部諸師有作是說,是譬喻部亦 經部之一分。故基師之言然也。  俱舍光記三十六云﹕「經部中室利羅多此名執勝,正理 呼為上座。」正理十九云﹕「但是上座其年衰朽。」二十云 ﹕「尚年已過居衰耄時。」二十五云﹕「如是上座凡有所言 親教門人及同見者尚不承信,東方貴此實謂奇哉﹗」二十六 又云﹕「悲哉﹗東土聖教無依。」又云﹕「惑亂東方愚信族 類。」二十七云﹕「詳彼但應欺東方者。」八十云﹕「現見 東方證法衰微教多隱沒,北方證法猶增盛故。」此又可知上 座執勝,乃當時耆宿化行東方者也。  錫蘭等地傳說轉部與說經部為二,與東晉譯舍利弗問經 同。宗輪論及三論玄義,則以為一部之異名而已。舍利弗問 經又謂經量飲光從上座出,異於宗輪論,而與寄歸傳上座分 三有部分四之說相近。今併存之以俟考證。       二、經部初期學說    世友異部宗輪論後分述本末義宗,實後人所續,不盡本 宗獨詳大眾故。然其作者亦應在婆沙 143頁 結集以前,婆沙已析大眾分別論者為二,經部譬喻者為二, 此尚和合說之也。此論因經部為異宗,故述其義極為簡略。 如當時大眾說一切有諍佛所說經皆了義否﹖大眾說一切有化 地諍隨眠是心所否與纏異否﹖大眾說一切有化地及其末宗諍 過去未來實有否﹖是俱與後來經部宗義根本有關,而論不詳 也。然經部初期學說由此論亦可推見焉。   經部從說一切有部分出,最初所倡異義,由其別名說轉 可推想一二。當時說一切有部謂定無少法能從前世轉至後世 ,但有世俗補特伽羅說有移轉,化地亦謂定無少法能從前世 轉至後世,犢子則謂諸法若離補特伽羅無從前世轉至後世, 而經量部師大倡異義,謂諸蘊有從前世轉至後世,其說則大 同犢子也。因此經部又說,非離聖道有蘊永滅,有根邊蘊, 有一味蘊,異生位中亦有聖法,有勝義補特伽羅。此其初期 宗義大端具矣﹗ 以理推徵,經部倡異說之原,蓋在諍諸法所依。此若無 者,云何得有憶識誦習恩怨等事﹖誰能造業﹖誰復受果﹖誰 於生死輪迴諸趣﹖誰復厭苦求趣涅槃﹖此其用意亦同犢子, 犢子謂有補特伽羅非即蘊離蘊。依蘊處界假施設名,經部則 謂有勝義補特伽羅。雖其立論遠不逮種子識義之善巧,其有 見於一切法依則一也。所說亦頗有與後來唯識家言相似者。 如諸蘊有從前世轉至後世,此似相似。非離聖道有蘊永滅, 此似相續。有根邊蘊似轉識等,有一味蘊,此似本識。異生 位中亦有聖法,依基師解又似無漏種法爾成就也。 144頁   三、經部次期學說       唐譯婆沙析經部譬喻者為二,可見經部次期之學說。其 說名經部者僅見二則﹕一、因分別論者執信等五根唯無漏異 生不成,遮彼故說,若五根等無間入正性離生是世第一法。 (此或說是舊阿毘達磨者或犢子部宗也) 。二、諸師諍論經 中有為相義,或執有為相非實如譬喻者,或執有為相是無為 如分別論者,或執三相有為滅相無為如法密部,或執相與所 相相似如相似相續沙門,或執有為相實有是有為唯不相應行 攝如說一切有部。經部則說,色等五蘊出胎時名生,相續時 名住,衰變時名異,命終時名滅也。  至以譬喻者為稱者則凡數十見。以其從有部分出數義相 對,應有諍也。然論大端唯二﹕一者法體假實,二者諸法所 依。說一切有部即說一切諸法皆是實有,譬喻者說其中少法 非實有體。如有部說因緣若性若相皆是實有,譬喻者說因緣 非實有物 (卷十六)。 有部說身力劣有定自體觸處所攝,譬 喻者說力劣無定自體 (卷三十)。 有部說三種滅皆有實體, 譬喻者說擇滅非擇滅無常滅非實有體 (卷三十一)。有部說 實有夢,譬喻者說夢非實有 (卷三十七)。 有部說諸緣性定 實有體,譬喻者說緣無實性 (卷五十五、卷一百三十一、卷 一百六十五)。 有部說水鏡等中所有影像是實有,譬喻者說 此非實有 (卷七十五)。 有部說諸谷響等是實有,譬喻者說 此非實有 (卷七十五)。 有部說成就不成就性 145頁 是實有,譬喻者說無實成就不成就性 (卷九十三、卷一百六 、卷一百五十七)。 有部說表無表業皆是實有,譬喻者說表 無表業無實體性 (卷一百二十二)。 有部說諸化事皆是實有 ,譬喻者說諸所化物皆非實有 (卷一百三十五)。 有部說觸 體是實有,譬喻者說觸非實有 (卷一百四十九)。 有部說有 為相是實有性,譬喻者說諸有為相是不相應行所攝皆無實體 (卷一百九十五、卷三十七)。 凡此種種於法體有無繁興諍 論,皆諍所緣境也。有部執有,故說一切智皆緣有境,譬喻 說無,故說有緣無智 (卷四十四)。 此則諍能緣智矣﹗ (譬 喻者說若緣幻事健達縛城及旋火輪鹿愛等智皆緣無境,瑜伽 五十二說有緣無之識與彼大同) 次諍諸法所依。譬喻者承初 期經部說轉之義略為闡發。彼說世與行異,世體是常行體無 常,諸行從未來世入現在世,從現在世入過去世。有部則說 世與行體無差別 (卷七十六、卷一百三十五)。 譬喻者從其 說轉之義又說諸法生時漸次非頓 (卷五十二), 心心所法前 後而有,有部則說一切心心所法隨其所應俱時而起 (卷十六 又九十,又九十五又一百四十五)。譬喻者謂滅盡定細心不 滅,無有有情而無色者,亦無有定而無心者,若定無心命根 應斷便名為死,非謂在定 (卷一百五十二)。 有部則說滅盡 定都無有心。譬喻者說異生不能斷諸煩惱 (卷五十一) ,有 部則說諸異生以世俗道亦能斷結。此二家諍所依義之大凡也 。  其餘所諍,異義紛披,舉其要者,則如智與識不俱 (卷 九) ,二眼和合見色 (卷十三), 無明與有愛為二遍行因 ( 卷十八), 離思無異熟因離受無異熟果 (卷十九又五十一又 百四十四) ,法滅不待因 146頁 (卷二十二),有為法但有未生已生二時 (卷二十七又一百八 十三), 三有為相非一剎那 (卷三十九), 尋伺即心粗細相 (卷四十二), 一切煩惱皆是不善 (卷三十八又五十) ,三 界皆有尋伺 (卷五十二又九十又一百四十五) ,結所繫事及 補特伽羅是假 (卷五十六) ,唯愛恚令有相續 (卷六十) , 名色是苦業惑是集此盡是滅止觀是道 (卷七十七) ,心所不 與心為等無間緣 (卷八十九) ,現觀邊忍亦是智性 (卷九十 五) ,色於色無同類因 (卷一百三十一), 無非時死 (卷一 百五十一) ,皆與婆沙師不合。至於譬喻者與初期經部說亦 有微異者,則說補特伽羅亦假 (卷五十六)也。   四、經部後期學說 順正理論敘破上座獨多,譬喻論師次之,但名經部者又 次之,上座門人大德邏摩最少,茲分述之,以見經部後期之 學說。  上座承前人之說發揚張大,所造經部毘婆沙雖未來華, 正理所敘已近百則,茲仍如前略舉二端言之。上座立無境識 (卷二十六)。 又說緣過去等所有界識非無所緣,非唯緣有 (卷十九)。 又說智緣非有亦二決定 (卷五十一)。 彼既證 成緣無境識,故於法體假實廢立頗多。如說行蘊唯思,餘作 意等是思差別 (卷二)。 虛空體非實,有虛空界體亦非實 ( 卷三)。 非觸處中有所造色,滑等不異大種,無別所造名輕 重性,定無冷所造觸,飢渴二種非所造色 (卷四卷五) 。受 想思蘊名別法處, 147頁 於中無色 (卷六)。 無如所計十大地法,此但三種,經說俱 起受想思故。欲慧俱非大地法,觸念作意勝解三摩地俱無別 體 (卷十)。 名等離聲別有自體,理不可得 (卷十四)。 如 世尊言,如是句義甚為難見,謂一切依皆永棄捨寂靜美妙乃 至涅槃,非擇滅名諸聖教中曾無說處 (卷十七)。由有此故 令明非有是謂無明,不可無因而有是事 (卷二十八)。如何 可說剎那滅身有動運轉名為身業,如是語業為難亦然 (卷三 十三)。無無表色 (卷三十五)。去來世非實有體 (卷五十一 )。無實樂體 (卷五十八)。凡此種種皆謂非實,要之彼說五 識依緣俱非實有,故處是假,唯界是實 (卷四)。若正理宗 ,在在異此可勘。  上座謂佛世尊自說諸纏與隨眠異,謂諸煩惱現起名纏, 煩惱隨界說名隨眠 (卷四十五)。此於種現之義頗致分析。 又說因緣性者謂舊隨界,即諸有情相續展轉能為因性。又說 有法雖經劫滅而自相續展轉相仍猶為因性,說一心具有種種 界熏習 (卷十八)。此則種子熏習之義已成。又說心心所法 不同時起 (卷十),則承大德狹路之喻。說無色界心與心所 更互相依,或如下界名色相依 (卷二十一),則未建立賴耶 之失。正理宗亦俱異是,可勘。  正理七十二云﹕「此中上座作如是說,佛所說經皆是了 義。」二十五亦云﹕「謂彼論說經皆了義。」然二十六及二 十七皆云﹕「彼上座言諸有聖教佛自標釋名了義經,所餘契 經名不了義。」又卷十中有云﹕「上座言此經所說是不了義 。」可知上座亦說有不了義經,若薄伽梵自標自釋方 148頁 是了義,斯則異於其餘經部諸師者也。  順正理論敘破譬喻師說,或稱譬喻論師,或稱譬喻者, 或稱有譬喻者,或稱諸譬喻者,或稱譬喻論者,或稱譬喻部 師,或稱譬喻者宗,或稱譬喻宗,或稱一類譬喻論師,或指 一人,或目一分,或賅全部,今茲所述不復致析。究其所說 ,大同上座。說諸境界體不成實 (卷五十三) 有及非有二種 皆能為境生覺 (卷五十), 諸所造色非異大種 (卷四) ,過 未無體 (卷二十五), 有譬喻者說唯有心無別心所 (卷十一 ) ,皆與正理為異者也。  又譬喻者說,既一切行皆剎那滅,如何業果感赴理成, 如何不成不相及故。解此如外種果。如是應知業果感赴內外 因果相續理同,外謂種根芽等不斷名為相續,內法相續謂前 後心痤L間斷,故無外道所難過失 (卷三十四)。 此似賴耶 說之類。且諸譬喻者多分於中申自所執諸法種子 (卷十二) , 義亦近於唯識家言。至謂滅盡定中唯滅受想 (卷十三), 及一類譬喻論師說無異生實斷煩惱 (卷六十六) ,皆承從 前譬喻師之說也。  經部師說大略相同。彼說一切無為皆非實有 (卷十七) , 又未來無 (卷十七) ,身表即形然假非實 (卷三十五), 無表業相此亦非實 (卷三十五),亦俱異於正理說也。  經部師說隨眠為纏因性 (卷四十五同分別論), 又說滅 定有心 (卷五十一),此皆大同舊說。說業為先所引相續轉 變差別能生當果。業相續者,謂業為先後後剎那心相續起, 即此相續後後剎那異 149頁 異而生名為轉變,即此轉變於最後時有勝功能無間生果異餘 轉變故名差別 (卷五十一)。 此則種子熏習尚未大明之說也 。  至於邏摩之說僅見數則。彼說鏡等諸像皆非實有,造色 為性本質為緣生眼識故 (卷二十三)。 亦說滅盡定中意處不 壞 (卷二十八)。 又說有不染法名為習氣,如不善心所招異 熟,然佛猶有白法習氣,言習氣有滅不滅故 (卷二十八)。 此亦無漏種義之權輿,而與正理為異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