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毗達磨汎論

呂澂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95冊
(原刊內學第二輯)
1978年11月出版
頁183-205


. 183頁    一、阿毘達磨與小乘派別之關係       佛典三藏,阿毘達磨居其一。究其製作源淵,頗有異論 。或謂出於佛說,與經律同,如舊時上座部、一切有部等小 乘,以及與有部相關之大乘,皆主此說。或謂非是佛說,但 後人造,如小乘中後起之經量部,以及今人考證 (註 1), 皆主此說。 二者異諍,平心論之,各有未當。蓋云阿毘達 磨藏,內容至為繁複。有以標釋研尋詳解法義為阿毘達磨者 ,此實應名鄔波第鑠 (後亦謂為摩呾理迦,見(註2) ) ,即 有佛說者在﹔又有以研究經文宣揚宗要為阿毘達磨者,此實 應名摩呾理迦,多是佛弟子說﹔又有以決擇法門分別法相為 阿毘達磨者,此乃純粹阿毘達磨,唯是弟子所出。後人等視 三者為一類,而概稱之曰阿毘達磨,如說盡出佛說,或說盡 非佛說,皆無當矣。  以阿毘達磨為類名與經律二藏對稱,事實晚出。阿毘達 磨本意云對法,乃對教說解釋之一種 184頁 法門,佛在世時,弟子間盛為應用,佛亦從而獎勵之。其形 式則或法數分類,或諸門解析,漸成定式,但未有一類論書 統名阿毘達磨也。後來小乘分派,解經各別,或重視論書為 教證,勢陵經律。於是論書地位特殊,有合佛說佛弟子說統 為一藏者,即謂之阿毘達磨。其事殆在阿育王時代與那先比 丘時代之間,當佛滅後一百餘年至於五百年也(註3)。阿毘 達磨之獨立既本於小乘之分派,故其製作種類與派別極有關 係,今言大略,凡有二端可見焉﹕  其一、小乘各派非即各有阿毘達磨也。舊傳小乘分裂為 十八部(註4),其後屢有分合,如北方大眾部末派與餘部合 為分別論者(註5),南方大眾部末派又裂為案達羅各派(註6) ,至於後來更成四大宗之對峙(註7)。如謂每派各有阿毘達 磨,就現存典藉觀之,太形不足。反勘事理,則各派間如大 眾部等,本不認佛說有不了義經,經說既詳,解經之阿毘達 磨無關輕重,其籍自鮮(註8),又正量等部晚出,即共用一 種阿毘達磨,少分異解而大體無所改作(註9)。以是小乘派 別雖繁,而阿毘達磨種類當寥寥可數。    其二、小乘阿毘達磨即只有數大類也。此其實際,可由 大智度論得之。智論詮理繁廣,大小乘最初之交涉歷歷皆見 。論第二卷,謂解佛語之籍有四﹕一為身義毘曇。身謂發智 論,義謂大毘婆沙。二為六分毘曇,即六足,謂品類等六論 。三為舍利弗毘曇,傳是佛時舍利弗所作。四為囗勒 (原作 昆勒誤) 。傳是佛時大迦旃延所作。此段文末又云有三類毘 曇。勘宋元明三藏,皆以身義及 185頁 六分為第一類,舍利弗為第二類,囗勒為第三類。但麗藏本 ,意云﹕前三種為三類,第四囗勒廣比諸事以類相從非阿毘 曇(註10)。今考智論第十八卷云﹕入三種法門觀察佛語﹕一 囗勒門﹔二毘曇門﹔三空門。此以囗勒與毘曇並舉,又說隨 相等門為囗勒,解諸法義為毘曇,兩者差別顯然,則麗藏本 之說當也(註11)。 由是龍樹時代流行之小乘阿毘達磨只此三類。身義毘曇 與六分,同是一切有部所宗,可無待論。此外以舍利弗毘曇 並舉為言,極可注意。其本初傳我國,譯者道標序之云﹕此 論於我先出阿毘曇,雖文言融通,而旨格各異。又道安序八 犍度論亦云﹕佛以身子五法(註12)為大阿毘曇也,佛涅槃後 迦旃延以十二部經浩博難究,撰其大法為一部八犍度云。乃 至吉藏三論玄義亦說毘曇六類﹕一佛說,二舍利弗論,三迦 旃延論。皆視舍利弗毘曇與有部本論地位相當者。此究為小 乘何部所宗耶﹖智論卷二謂犢子道人等誦之,則宗此論者有 犢子部可知。但著等字,即不止此一部。宗輪論述記中卷, 舊解云正量等四部釋舍利弗阿毘達磨,可知四部亦宗此論也 。又四分律五十四卷云﹕第一次結集毘曇為有難無難繫相應 作處五分,釋律之毘尼母經亦云﹕毘曇為有問無問攝相應處 所五類,此均與舍利弗毘曇之品目 (問非問攝相應緒分) 大 同。四分律是法藏部 (一說法上部) ,所傳,則知法藏部亦 宗此論也。又現存譯本舍利弗毘曇立義,如無中有 (論卷八 ) 、心性本淨 (論卷二十七) 、九無為 (論同上) 等,皆與 婆沙時代分別論者之說相近。而多處說無我五道等,皆 186頁 與犢子宗義相違。故此譯本非犢子所傳,或即出於分別論者 也。分別論者為大眾等部末流合成, 則此數部亦宗此論也 (註13)。由此言之,除有部另有一類毘曇而外,所餘各部殆 皆用舍利弗毘曇。龍樹以二類並舉,豈無故歟﹖ 但在其時,南方錫蘭上座分別說部實另有一類毘曇,即 法聚、分別、界說、雙對、發趣、人施設、論事之七論。此 與印度本土學說關係較疏,故龍樹未言及。至與印度本土各 類毘曇相較,在昔以為僅有名目相似而內容無涉,近年屢經 學者考證,知其間脈絡仍相貫通。舉要言之,則南方七論中 較古之分別論等,組織形式即與舍利弗毘曇大同,解釋法相 章門亦合(註14)。更以舍利弗毘曇與六分毘曇相較,又有一 分相似,因知舍利弗毘曇實為南北阿毘達磨關合之樞機。必 其結構最古,而後兩方阿毘達磨因以改造,乃各呈異觀。今 細勘之,其間固有相貫者矣(註15﹗) 如上所說,小乘阿毘達磨至少有三大類可以斷定,有部 毘曇為一類,舍利弗毘曇為一類,南方七論又為一類也。所 屬派別源流,今以一表明之(註16)﹕    ┌南方分別說部───一、七論毘曇 │ ┌說一切有──二、六分毘曇身義毘曇 ┌─上座┤化地┤ │ │ └法藏──┐ 僧伽┤ └犢子───┐ │ │ │ │ └─大眾─(分別論者)┴─┴─三、舍利弗毘曇 187頁 二、初期有部阿毗達磨 上述三類阿毘達磨中,有部一類種別最繁,傳譯最備, 而與大乘論書亦最相關。考有部學說自阿育王時代以後,千 餘年間發達不絕,凡可分三時期﹕第一舊傳佛滅後二百餘年 阿育王在華氏城舉行結集,上座帝須自撰「論事」遍斥異宗 。其書首章即破一切有義,可見有部思想當時已經萌芽(註17) 。繼而阿育王派遣長老末闡地等佈教迦濕彌羅健陀羅各處, 後均為有部之根據地。 而宗師輩出,造論釋經,一變風尚 ,是為學說建立時期。第二約在佛滅後四百年至六百年間, 迦旃延尼子法勝等相繼著作,組織舊言,有部義宗漸以大備 是為學說組織時期。第三約在佛滅後六百年至千年間,迦濕 彌羅與國外有部各稟師承,立說競異,頗相水火。繼以餘宗 說盛,大乘教興,論師撰述溝通,歷有遷變,是為學說派別 變化時期。有部一切論書,即可依此三期分別觀之。  初期有部論書莫要於六論,後來婆沙師尊為六足論者是 也。六論次第與其作家,奘師舊傳一說,梵土稱友釋俱舍論 又傳一說、西藏他拉那他及布通等又傳一說,互有同異(註18) ,而均不可見諸論原來著作之先後次第。 今加考證,最初 出者當為法蘊論。此有數證﹕一、靖邁後序謂此論為阿毘達 磨之權輿,一切有部之宏源,乃至發智婆沙皆挹此清波,分 斯片玉云云。此說論文最古,當有所據。二、有部舊律十誦 ,說第一次結集阿毘達磨為近事五戒等 (卷六十) ,即同於 法蘊 188頁 論之本經。結集傳說雖不可信,然可知有部推尊此論為最古 也。三、西土傳說論是舍利弗作。有部本信佛時舍利弗與佛 後迦旃延尼子為法爾二大論師 (婆沙卷一) ,此論稱舍利弗 作,當然甚古。至於論文體裁全是摩呾理迦,二十一品,每 品皆解一經也。大小乘共信之,佛說阿毘達磨,殆即指此論 本經而言。  其次出者為設施論。舊有譯文七卷,因至宋代方譯,失 造論人名,文又不全,故俱舍學者不視為六論之列。但今人 依西藏譯本對勘,乃知譯本即六論中施設原文略出。蓋西藏 譯文三品,已不完全,舊譯又祗有一品也(註19)。智論卷二 說此論從樓炭經出,是目犍連作,即指今論第一品世間施設 而言,其餘品或又為後人所續矣﹗論文亦非阿毘達磨體裁。 但包羅極富,阿毘達磨所難攝者皆有論列,故有部極重視之 (註20)。  又次出者為集異門論。此乃解集異門經之作(註21)。舊 因經是舍利弗出,說論亦是舍利弗出,但西土傳為拘囗羅釋 ,明與出經者為異人也。經文緣起謂當時離繫親子 (即尼乾 子) 徒眾分裂,舍利弗引為佛徒之戒,及佛在世結集法數以 為預防云。勘巴利文此經緣起,離繫親子作跋闍比丘(註22) ,似此論即以佛滅後第二次結集跋闍子 (北傳為犢子) 分派 之事實為背景。且跋闍子部奉舍利弗毘曇,此亦以舍利弗說 為宗,又見其針鋒相對,故此論當為有部已經確立後之作。  又次出者為品類論,舊稱分別論(註23)。此論極為重要 ,智論言六分毘曇數此第一,下逮 189頁 婆沙亦視為製作規矩(註24)。全論八品,其中千問一品即補 法蘊而作。蓋法蘊解佛說阿毘達磨,但有經文分別,千問舉 總別二十經各歷五十門以成千問,則論門分別也。有經論二 分別而後阿毘達磨之形式備,宜有部重視之也。  又次出者為識身論。此因破我執而歸諸六識身種種分別 而成,較前各論範圍更狹,宜在後出。西域記卷五謂作者提 婆設摩是佛滅後一百年人。今詳論文第一品目乾連蘊,破過 去未來無現在無為有之說,似對目乾連子帝須而發(註25)。 第二品補特伽羅蘊破有我之說。又係對犢子宗而發,可知此 論作者必在犢子分部乃至帝須立說以後。且此論補特伽羅蘊 先舉他宗勝義諦補特伽羅是有之言,而後反覆徵破,至於八 章,此種體裁全與帝須「論事」破我章門相似(註26)。但論 事以此為首章,本論即於其先更加破帝須之說,是在論事以 後製作,可無疑義。故作者年代當為佛滅三百年內也。  最後出者為界身論。此論從品類論七事品節出大地法等 以為本事,再加各門分別,故在後出。基師序云﹕原有大本 六千頌,今譯中本九百頌。所謂大本,殆即指品類論(註27) 。西土傳作論者為圓滿,與品類異其作家,其說可信。婆沙 論中有望滿大德,亦有部師,或即其人也。  以上六論時代不一,性質亦殊。後世婆沙師推尊發智, 以六書為輔翼,概稱阿毘達磨,並云足論。今細按之,純粹 為阿毘達磨者,惟一品類論而已。此論流行極廣,各地有部 師皆有誦本 190頁 ,大略別之,迦濕彌羅西方及餘外國師誦本即三類也。其傳 譯於我國亦較餘論為早,劉宋求那跋陀羅即已譯之,名眾事 分阿毘曇,此為西方誦本。後奘師重譯,亦西方本,但又經 改訂,非其舊矣(註28)﹗論文八品﹕辨五事、諸智、諸處 、七事、隨眠、攝等、千問、決擇。智論卷二言﹕四品是世 友作,四品是迦濕彌羅羅漢作,但不明指何品,今以舍利弗 毘曇之形式勘之,諸處品與舍利弗毘曇問品相同。二者敘述 三科均以處為第一尤可注意。又七事隨眠品與彼非問品中標 釋相當,又攝等品即與彼非問品中攝法及攝品相應品相當。 此可證諸處等四品實為一類。又阿毘達磨有分別、決擇二法 門,決擇又分識所識、智所知、使所使三科所攝四門。言其 依據,則識門觀入 (即處) 立,智門觀諦立,使門觀種立, 攝等門觀界立(註29)。以此勘品類論,諸處品言入,七事品 言諦界,隨眠品言種,攝等品則依以決擇。此又可證四品之 為一類。世友舊作,或即此四,而言純粹阿毘達磨者,亦應 取則於是矣﹗        三、第二三期有部阿毘達磨 有部學說組織時期,造論者數家,尤要者為迦旃延尼子 與法勝。迦旃延尼子著發智論,對於有部舊師 (所謂舊阿毘 達磨師) 之說頗多裁正。如舊說信等五根無間入正性離生, 類似犢子部唯以五根為世第一,今即改云﹕根非根相應心心 所為世第一法(註30)。如是之例,不一而足,蓋有部 191頁 之說至此而另成一系統也。又三世有之義,亦至迦延而大詳 。故分別論門定以三世,遂極繁衍之能事(註31)。其他解釋 經文,溝通舊論,遍破他宗,皆使有部立說益以彰著。論有 八蘊,以類相從,細分為四十四納息(註32),次第頗復陵亂 ,或論以性相求不以次第求故爾。至於作者時代,迄無定說 。但婆沙之製作在迦膩色迦王以後,此論之先婆沙又應有相 當時日(註33),則或前於迦王,亦未可定也。我國陳唐兩譯 即為先後兩種誦本,對勘可知(註34)。 吐火羅國法勝繼起,依據阿毘曇經,組織西方諸師之言 ,造阿毘曇心論,恰與迦延東方之說相對待。論文十品﹕界 、行、業、使、賢聖、智、定、經、雜及論,焦鏡舊序謂此 品目擬佛說之四諦,亦不盡然。蓋作者以阿毘曇經源流廣大 卒難尋究,是以探其幽致別撰斯部號之曰心(註35)。所謂阿 毘曇經,即論中契經品所釋。其經目大同法蘊論本經,有部 稱為佛說毘曇者也。論品目次第即依經序抽繹其有關毘曇決 擇之各類,編列為界品至定品。故其結構源淵頗存家法,此 既大異於發智矣﹗況所立義以頌文括舉(註36),多啟西方師 外國師異說之端。如論四云色界十七天,即為西方師說別開 大梵天所本。又論二云十六淨心見法,即啟外國師說十六心 見道所本。是又發智以外別樹一幟者矣﹗ 有部第三時期學說,即因發智心論之傳承分合,極其變 化之觀。關於發智,先有各地誦本,又有各家著書,如世友 之集論(註37)、妙音之生智論、法救之論等,皆引申發智之 說,時有異 192頁 同。關於心論,則有各種廣略釋論,如四卷極略本、優婆扇 多八千頌本、一師萬二千頌本,又古世親六千頌本,皆不主 一家之說,但以理長為宗。而其末流外國諸師,遂大反於發 智(註38)。由是儒墨競構,是非紛然,迦延之徒在迦濕彌羅 勢力既盛,爰集大眾造毘婆沙,抑正眾說。則尊一家之言, 自小乘異宗,有部異派 (西方師等), 乃至同系諸師 (如世 友等) ,悉致破斥。態度專橫,極端主張一切法皆是實有, 不容稍事分別。但其對於發智,尋繹文意,頗善引伸。或會 通舊師異說,或決擇有餘之辭,至於推演法相,尤極繁廣 (註39)。蓋發智未備之義,皆為補苴。而引舊論六種以為輔 助,遂有一身 (發智) 、六足 (六論) 之刊定,自成其一派 學宗,後來稱為毘婆沙師,或迦濕彌羅婆沙師也。  玄奘法師傳譯此論,謂為迦膩色迦王時五百羅漢舉行結 集,銅牒雕鏤,石室深藏,國外鮮得觀覽云云。今考之情理 ,當時帝都為健陀羅而嚴禁流傳,世友為上首而備遭破斥, 種種乖違,難為置信。更勘論文,已有昔迦膩色迦王時之言 (卷一百一十四) ,其在王後成書可無疑(註40)。況以我國 涼唐二譯對勘,其文曾經增訂,形跡顯然,則並鏤牒珍藏之 說亦未足信矣(註41)﹗要之,此論乃迦延之徒多人所作,則 無疑耳﹗  婆沙既出,有部不純之說皆遭排棄,而與譬喻等部漸有 同化之勢。於是法救溝通西方與迦濕彌羅兩地異宗,重申正 義,著雜心論。此釋心論本頌,而增補甚多,故號為雜。論 首頌云﹕我 193頁 今處中說,廣說義莊嚴。謂以婆沙之說相雜,實為溝通兩地 學說之意也。今考論文,依婆沙製作新頌固多,而存西方異 說亦不一而足。如無作假色 (論一) 、共有因互為果 (論二 ) 、悔通無記 (論二) 等,皆是其例。若說色界或十六 (論 八) ,存十七天與十六天兩說,尤可見作者調和之苦心。至 於新增擇品,於有部舊宗三世有、中陰有、四諦漸現觀、阿 羅漢退等,一一重為申明,作者當時必有所感而發,蓋可知 也。 此後經部勢力大盛,有宗舊說受破之弱點益復顯然,加 以大乘潮流激盪,西方世親尊者諳其短長,又於雜心重事增 訂,概括一切對法藏義,成俱舍論(註42)。其立說之態度, 仍依婆沙為宗,而少有貶量自暴其短,欲待智者評較是非 (註43)。故多引他部,設為論難,至不可決時,輒結云婆沙 是我所宗如是,其意固隱明他部矣﹗跡其用心不必即全從外 說,但欲顯示有部立義所窮,以見非有改易不可存也。而外 國說與婆沙說之短長,亦藉以表見。遂謂世親紹西方論宗以 理為斷之系統,亦無不可。惟然,婆沙師中頗有不能滿意者 。則如眾賢論師,竭十二年之心思,批解俱舍,破其所明上 座之義,正其頌釋猶預之辭,作順正理論,又約要義為顯宗 論。其意固欲為婆沙解難,自示無瑕。然而立義強通,仍失 其本,如以和集解五識所緣 (論四) ,有法能礙解非擇不生 (論十七) ,皆出婆沙正義以外,此不啻依世親之意而改易 有部舊說矣﹗後人即謂之新有部宗。蓋有部立說變化至此而 勢竭,以後論書鮮出,無可言者。     194頁   四、大小乘論書之交涉       大乘教由龍樹而復興,自始即有與小乘阿毘達磨相涉之 處。考龍樹之時代約在毘婆沙成書百年以後。舊說佛滅四百 年迦濕彌羅結集婆沙,而五百年龍樹應佛懸記以出,其相去 約百年。今說婆沙成於佛滅後六百年頃,而龍樹於七百年出 ,其相去亦百年也(註44)。因知大乘之驟興,實乘婆沙學說 之既敝。蓋其時義學受婆沙影響,一切有宗遍行各地(註45) ,而形式流於繁瑣 主張偏趨極端,未免潛蘊反動之機。故 龍樹一倡大乘,勢遂大暢。唐代諸賢說教興緣起,每謂佛後 小乘執有,龍樹因而說空(註46),其言應可信也。  龍樹立說與阿毘達磨相涉如何,可觀其根本著書大智度 論。此論解大品經文,前三十四卷完譯,後則略出。其性質 本非毘曇,但引文不下三十餘處。彙而觀之,乃於各類毘曇 持分別去取之態度。蓋龍樹以為佛說諸法皆先分別,後出實 相 (論卷二十六) 。論文奉為圭臬 每釋法義,先以分疏。 如言一切法空,必解一切法為一法二法等,揩定其體,再說 皆空 (論卷三十一)。當時大乘猶無獨立毘曇注(註47),其 分別法相所資,自必取諸小乘之籍矣﹗ 但龍樹區別小乘毘曇有三大類﹕六分、身義與舍利弗。 其間取捨頗復精嚴,若六分中品類一論,殆最重用。如言一 切法攝入二法中,名色色無色等凡二百二法,論釋不詳,即 指如千難品 195頁 說 (論十八)。又四念處種種分別,亦指如千難品 (論十九) 。 又四聖種幾界繫等,亦指如千問品 (論二十八)。 所云 千難、千問,即大同現存品類論中辨千問品(註48)。又辨一 切法云如阿毘曇攝法品中說 (論二十七) ,按此即品類論中 一品,而逕稱為阿毘曇。殆以品類即同於毘曇矣﹗又辨十智 種種分別云是阿毘曇門而仍同於品類論智品。又有上無上法 分別云如阿毘曇說,而仍同於品類論攝等品。此則但稱為毘 曇而不分品目矣﹗其他如此之例,不一而足,可知龍樹於品 類論之信用也。  然一言及發智,則態度大異。論卷二謂佛滅後百年阿輸 迦王作無遮大會,諸大法師論議異故,有別部名字,以後展 轉至姓迦旃延婆羅門道人,欲解佛法作發智經八乾度云云。 此稱迦延為婆羅門,外之也,其人外,其說自外矣﹗更勘論 二十六,解十力四無畏等非十八不共法,或難何以迦旃延尼 子如彼說,答謂此所以名迦旃延子,若釋子則不如是說云。 按釋子是佛徒通稱,此不目為釋子,意又可知也。又如論十 三說不殺戒諸分別,迦旃延毘曇說皆不備。又論十說修羅入 鬼趣,評云﹕佛無此說,但迦旃延子說。由此可知發智之說 乃在龍樹所排斥之列也。  至對於婆沙所謂迦旃延子弟子輩言,則更深惡痛絕。如 婆沙師說菩薩相必三大劫後種三十二相業方稱菩薩(註49)。 龍樹評云﹕是輩生死人不讀大經,不知諸法實相,自以利根 智慧於佛法中作諸論議諸使智定等義尚處處有失,何況欲作 菩薩論議 (論卷四) ﹖又婆沙師說影是實,龍樹評 196頁 曰﹕此非毘曇說,但釋毘曇義人所說 (論卷六) ,皆見其說 之不足據也。至於再辨菩薩三劫後修相義,直云此婆沙中說 ,非三藏說 (論二十九)。 此則絕之甚矣﹗  其餘毘曇明文較少,但如犢子說九十八隨眠,同於迦延 ,則不採用 (論卷七)。說有六道,不同婆沙,則全取裁 ( 論卷十)。 是於中有簡擇取捨,而其標準亦約略可知也。此 種反對發智婆沙而以理長為宗之態度(註50),後來大乘遂永 以為典則而不改。  自龍樹唱導空義以還,有部以外之小乘受其影響頗深, 論書製作亦多改觀。其最可注意者,為訶梨跋摩之成實論。 論即依據小乘宗義以明空(註51), 而以滅空心為究竟,則 空空解脫門之意也。其解法相亦不主一家,惟於有部多致破 斥。如諍四大實有、心所實有、不相應行實有等,皆反對毘 曇。至謂諸論師習外典故造阿毘曇說別有凡夫法等 (論卷七 )  ,其不滿意之情可想。但本論體裁仍解佛語 (論初頌文 ) ,解佛語者不為毘曇必為囗勒 (智論卷二) ,今論其囗勒 一類歟﹗蓋嘗證之。囗勒謂是大迦旃延造 (智論二), 今論 解十二分教中論議亦是大迦旃延等廣解佛語 (論卷一) ,意 即推尊囗勒,若在有部固應尊舍利弗矣,此一證也。囗勒解 佛語不用有色無色等分別,但依隨相等門而為論議 (智論十 八), 今論亦有論門一品說同相等門,而無毘曇分別 (論卷 二), 此二證也。囗勒行於南印,又經諸得道人重為刪略 ( 智論卷二又卷十八) ,考小乘中惟大眾等部南行,其末派多 聞部真諦即傳為得多聞,又即遠溯以迦旃延為宗,諸得道人 當即指此。今論主學從大眾,系出 197頁 多聞,舊有其說(註52),考其宗義,如心所無別體,不說相 應等,亦均與大眾末派相近,此三證也。囗勒論者失傳難考 (註53),得成實論見其雛形 流傳而北,於後來論書製作自 應多有關係矣﹗        五、大乘阿毗達磨 智論以後,至於大乘阿毘達磨之成,歷時甚久。其間具 備過渡之形式者,則瑜伽師地論也。本論去智論又百年餘, 乃依瑜伽師一派學說而為組織。此派源流經過,今已難詳。 惟瑜伽師是修行者通稱,似在佛時即有,如婆沙一百零一卷 引經云﹕須達問佛,瑜伽師見諦為漸為頓,可為一證。又佛 滅後弟子中有專事修瑜伽者,漸成一派。如毘尼毘婆沙說坐 禪人誦雜阿含,又分別功德論卷一說阿難滅後弟子專習禪定 ,均指此事。後其勢逾盛,遍行各地。東傳我國則為禪教之 學,末流遂有禪宗。西土亦逐地立異,有北方瑜伽師南方瑜 伽師等稱(註54)。其先此派本致力止觀,所為學說但以定境 為主。入後亦談法相,與小乘舊毗曇師時有出入。如舊毘曇 師說五識能互為等無間起,瑜伽師說不然,五識皆從意識無 間而生。此種異諍先見於婆沙(註55)。後來立說更有開展。 如北方師與譬喻者立義相通,譬喻者說止觀是道諦,而北方 瑜伽師亦以止觀貫徹修行各位,有五瑜伽地之說(註56)。漸 至有以大乘宗義為之組織大成者,其人則彌勒也(註57)。 198頁 彌勒著論即瑜伽師地論,立說仍依觀境(註58),故別為 十七地,見其界域。現存論文五分,惟第一本地分說地,次 第井然,或瑜伽師根本之學在是。至第二決擇分亦傳為彌勒 說,而與本地立義頗有差違。真諦世親傳云﹕無著請彌勒講 十七地經,且傳且釋,此分或無著之釋也。至第三分攝釋, 說摩呾理迦作法,第四五分攝異門,攝事,引用古摩呾理迦 。皆見本論之依據。蓋論文體裁又意在摩呾理迦也。  論卷六十四解摩呾理迦云,是十七地四攝。此明指本論 而言。又論卷二十五解十二分教之論議,謂為一切摩呾理迦 阿毗達磨,研究甚深素呾纜義,宣暢一切契經宗要。此則以 摩呾理迦為解經要之作,與拘拘法門分別者有異(註59)。是 故攝事分廣引經律摩呾理迦本文,累十餘卷。皆見作論之正 宗所在,無取乎小乘毘曇矣﹗然本論非絕對排斥毗曇,特欲 因而廣之,故又說經律摩呾理迦以外可有分別法相摩呾理迦 。此先序事即立章,後廣辨即論門 (論卷一百)。 序事以染 淨細分,其目與心論契經品所敘大同。色界分別謂十七地, 尤與西方師說相合。至於廣辨、品類、決擇以外,又有異門 、體相、釋詞等,即較一切毗曇為廣也。論但標此體例,而 製作未遑焉。  根本此意而為大乘之阿毗達磨,實自無著之集論始。以 今所知,大乘之獨立阿毗達磨似亦只此一種。以其製作較晚 ,舊論體制悉聽取裁,故得大備。後世親莊嚴經論及攝大乘 論釋,皆解阿毘達磨意義有四端﹕其一對法,謂以四諦道品 等說,趨向於涅槃。其二數法,謂以思擇法門數數 199頁 分別法相。其三伏法,謂說論議能伏他異諍。其四解法,亦 稱通法,謂釋經規式通曉文義。此種解釋之標準阿毘達磨, 即集論也。論之本事分四品,標章分別,即是數法。決擇分 四品,諦品解瑜伽所緣,法品解瑜伽修,得品解瑜伽成就。 此宗即以瑜伽對向涅槃,故此三為對法。論品或說論議,或 說釋經,即伏法與通法也。今更列表明之﹕ ┌本事分─四品──────數法┐ │ │ 集論┤  ┌諦品┐ │ │ │法品├─────對法├阿毘達磨 └決擇分┤得品┘ │   │ ┌─────伏法│ └論品┤ │ └通法─────┘       集論內容雖甚繁複,然以成法相格,惟數法一端可稱純 粹阿毘達磨,故無著特題為本事分。此以舍利弗毘曇與品類 論之品目比校,可見其組織全同也(註60)。至與大論本地分 名稱近似,而實不倫。以阿毘達磨之成分言,大論決擇分與 此相類,而非本地分也。唐賢解即以為集論二分仿大論以立 名誤矣﹗又本論釋義多與大論不合,唐賢解,此論以瑜伽法 門釋阿毘達磨經宗要,說 200頁 與瑜伽不同,皆依經文處也。今既無彼經,莫由取證。但細 勘決擇分,多處散引各經,即不拘於一部。又釋論謂此遍攝 一切大乘阿毘達磨經中諸思擇處,似乎亦非一經。故釋經宗 要之說可疑。今謂論與瑜伽不同,此乃無著之自說耳﹗ 集論後有釋論數家。覺師子釋尤見精采。安慧即因以糅 合本文成雜集論,此名曰雜,乃仿雜心論例。雜心以婆沙莊 嚴心論,雜集則似以經部上座等義莊嚴集論,經部上座義者 ,世親俱舍之所明,而眾賢正理力致駁斥者也。今復取而用 之,故說此論為救俱舍而作(註61)。此種立說或與集論之本 旨未當,然而大乘論書反對婆沙師之精神固已貫澈無餘矣﹗ 自後阿毘達磨遂鮮繼作者。  民國十四年五月研究部第四期講稿改訂@ @  (註 1) 參照木村泰賢「阿毗達磨論之研究」十二頁。 (註 2)佛說十二分教中論議原名鄔波第鑠,但在大論卷二 十五等處解作摩呾理迦。又參照內學第一輯九一頁。 (註 3) 參照「阿毘達磨論之研究」第一篇。 (註 4)真諦部執異論、義淨南海寄歸傳卷一、錫蘭島史第 五、大史第五等處,皆說小乘分十八部,蓋是古說 。 (註 5)參照木村泰賢「說分別論者與部派之所屬」,文載 宗教研究二卷六號。 余嘗考證分別論者為西北印度大眾上座兩部末流之 混合派。以分別論者之說詳於婆沙,婆沙列舉小乘 異宗甚多,獨於西北流行之法上密林山雪山說假等 部不一涉及,但說分別論者,或此數部末流已合為 一也。木村論文證成分別論者為大眾末流,益見此 說可信。 201頁 (註 6)參照「論事」英譯本 Points of Controversy, P.5。 (註 7)南海寄歸傳卷一,說諸部流派大綱惟四,以正量為 一大宗分出四部,蓋就當時情勢言之也。 (註 8)慈恩傳卷四載玄奘法師從蘇部底蘇利耶二僧學大眾 部根本阿毘達磨。又寄歸傳卷一註云﹕大眾三藏各 有十萬頌。此皆可為大眾部有阿毘達磨之證,但亦 後出之籍耳。 (註 9)參照異部宗輪論述記卷中,甯刻本十頁右。 (註 10)參照日本縮刷藏經,往一,十八頁左。 (註 11)木村「阿毗達磨論之研究」一三四頁,依荻原雲來 之說,以囗勒為南方毗曇。今勘智論所解,其說未 可信。 (註 12)身子是舍利弗舊譯,五法指五分而言。 (註 13)參照「阿毗達磨論之研究」第二篇第三章。 (註 14)參照同書第二篇第二章一至三節。 (註 15)如舍利弗毗曇解眼入,第一論門同法蘊論及分別論 ,第二論門同分別論。又解法入,一論門同分別論 ,第二論門同法蘊論。皆見舍利弗毗曇之為二論所 共本。日人赤沼智善謂先有分別論,次有舍利弗毗 曇,後有法蘊論(見宗教研究二卷五號),未可信。 (註 16)表中部別源流,依錫蘭島史等傳說。 (註 17)參照本刊南傳小乘部執。 又 Journal of Pali Text Society , 1904-5, P.69。 202頁 (註 18)lbid. pp.73-82。各說異同略表如次﹕ @@@ 集異門論@@品類論@@識身論@@ 界身論@@ 法蘊論@@@施設論 奘傳@@一、舍利弗@二、世友@三、提婆設摩@四、世友@五、目犍連@六、迦旃延  稱友傳@六、拘併羅@二、同右@二、同右@@@五、圓滿@三、舍利弗@四、目犍連  西藏傳@六、同右@@五、同右@四、同右@@@三、同右@一、同右@@二、同右 (註 19)參照木村「阿毗達磨論之研究」第三篇。 (註 20)大婆沙論引用此論最多,據木村所輯,已有七十處 ,又依婆沙、發智釋通施設亦有數處。皆可見此論 之重要。 (註 21)集異門經即舊譯長阿含卷八眾集經,巴利文長部曰 結集經,宋施護又譯其別生本曰大集法門經,內容 皆不一致。 (註 22)參照 Journal of Pali Text Society,1904-5, P.99。 (註 23)涼譯六十卷婆沙作波伽羅那,譯云記別、分別。陳 譯俱舍即作分別道理論。 (註 24)婆沙卷七釋發智立章先智後識之故,以為依據經論 舊法。論即指品類足,以其曾說智門識門也。 (註 25)參照橘惠勝「印度佛教思想史」一七九頁。 (註 26)參照 Points of Controversy,pp.8-63。 (註 27)參照羽溪了諦「西域之佛教」四九一頁。 (註 28)婆沙卷十八,西方尊者誦品類足云﹕九十八隨眠、 二十七遍行、六十五非遍行、六應分別。今勘宋譯 唐譯二論第三卷,全同此文,可見其為西方本。又 婆沙卷十六云﹕品類足說,有苦諦以有身見為因乃 至除未來有身等。評曰﹕應說除未來有身見及彼相 應法等。今勘唐譯卷十三,全同評家,又可知其本 曾經改正也。 (註 29)參照雜心論甯刻本卷十一,第十九頁右。 203頁 (註 30)參照發智論卷一、大毘婆沙論卷二。 (註 31)如論卷四一行納息,依六句七句對問各法,又用世 定,凡有歷六、小七、大七等門,問答繁複,皆迦 延所創也。 (註 32)舊譯跋渠,義云品也,今譯納息,於梵文無徵。或 是誦時停息,即告一段落也。參照 Journal of Pali Text Society。1904-5。P.83.note。 (註 33)發智製作以後,有各種異本,各種註書,而後集成 於大毘婆沙。其間非相去稍久,不合事實。智論云 ﹕迦旃弟子造婆沙,殆指其徒眾,未必直傳弟子也 。 (註 34)婆沙卷三十三解發智論云何無學慧章,凡有四種異 誦﹕一本無學正見智,評為最善﹔二本無學八智﹔ 三本無學作意相應止觀﹔四本無學智見明覺現觀, 皆評為太總。今勘陳譯同第三本,唐譯同第一本, 其為先後改本可知。 (註 35)見出三藏記集卷十,慧遠心論序。又論卷四契經品 長行云﹕雖有一切阿毘曇經義,然諸契經應具分別 。是以上各品說經義,而今分別各經,亦可見論之 性質。今人木村泰賢信三論玄義之說,謂論係婆沙 綱要。又舉論中說六因等,為有部立義圓熟以後之 證。然此但可見論在發智之後,不必關係婆沙。且 心論長行,考係後來迦濕彌羅論師之作,尤不可據 以推證也。 (註 36)心論原本似但有頌文,此有數證。慧遠序贊備其歌 詠格調,一也。後出各註但解本頌,不及長行,二 也。現存四卷長行每註其人以為云云,乃譯家覺為 不合頌意者,三也。論卷三解願智有七智除心等云 云,論經即謂此係迦濕彌羅師說,尤可為長行非法 勝所作之據,四也。雜心論卷一附註云﹕諸師解心 論者不同,又云﹕法勝所釋最略,上下文意矛盾, 即不可信。 (註 37)此即舊譯頗須蜜所集論。所立各說勘與婆沙中世友 之言大致相同。至於論之品目亦仿發智,尤可見二 者之關係。舊序此論與發智並興外國,蓋特重視之 。 (註 38)如扇多論卷三釋隨眠四義,全同外國師。又釋十五 心是見道,又同東方之說。可見其不主一家也。至 外國師立說最為極端,嘗謂發智是異論不必須通, 見婆沙卷十七。 (註 39)如婆沙卷四十六至五十,解釋三結等章數行,凡有 三萬五千言。又卷七十一以下解釋二十二根等章數 行,凡有十五卷,其廣說也可知。舊譯十四卷婆沙 ,即輯此等論門而成。 (註 40)說詳木村「阿毘達磨論之研究」第四篇。 (註 41)涼譯論卷十八云﹕云何無學慧身﹖答﹕若智乃至若 現觀等。評曰﹕此說可爾,但應說盡無生智不攝無 學慧。唐譯論卷三十二,答語全同評家之說,可知 其曾經改訂也。 (註 42)俱舍頌文與雜心之關係,參照木村「阿毘達磨論之 研究」第五篇,又內學第一輯八十六頁。 (註 43)見俱舍論卷十九流通頌,又日人林常「俱舍論法義」 卷一。 (註 44)參照木村泰賢「阿毗達磨論之研究」二五六頁,崛 謙德「解說西域記」七九七頁。 (註 45)論事第一品末章,再破一切有。註家謂是案達羅部 義。可證主張一切有者,不止有部。但案達羅部晚 出,當亦受有部學說影響而然耳。參照 Points of Controversy。P.108。 (註 46)參照基師雜集論述記卷一等。 (註 47)舊傳鳩摩羅什嘗語人云﹕使我為大乘毗曇,必勝於 迦旃延。因知至什公時大乘毗曇猶付缺如,其先更 可想矣﹗ (註 48)智論說二百二法如千難品,但今論此文見攝等品, 則龍樹時之千難品不必即與今論全合也。 (註 49)智論云此文見婆沙菩薩品,勘今婆沙無此品名,惟 一百七十七卷以下文意類此。 205頁 (註 50)智論取用小乘各部之說甚多。如說十二因緣配三世 (論五),則同舊有部說﹔大梵天別有處所 (論七) , 則同西方師說﹔有六度 (論八)則同外國師說 ﹔有緣無心 (論六), 則又同譬喻者。皆理長為宗 之證。 (註 51)參照吉藏三論玄義卷上,甯刻本十二頁以下。 (註 52)參照荻原云來「印度之佛教」一八一頁。 (註 53)日譯本「印度佛教文學史」二一七頁,南方論中現 存此論,內容待勘。 (註 54)見大毘婆沙卷一百三十六。又參照宇井伯壽「印度 哲學研究」第一,三七○頁。 (註 55)大毗婆沙卷一百三十一載此文,勘瑜伽師地論卷三 立說全同,可知大論瑜伽師即承此而來。 (註 56)參照顯揚聖教論卷二十。 (註 57)彌勒為史的人物,參照「印度哲學研究」第一,三 五五頁以下。 (註 58)如論卷三說五識生後無間意識必起,依智論卷八說 ,此入禪中方知。 (註 59)於此可見本論與成實隱有相通之點。又摩呾理迦與 阿毘達磨分別,見內學第一輯九一頁。 (註 60)此說在早年日人宇井伯壽已發之,參照「印度哲學 研究」第一,四○一頁。 (註 61)此說見基師唯識述記卷一,但其文句讀有疑待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