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二十二問

曇曠 撰﹔巴宙 輯校
美國愛渥華大學宗教學院教授
中華佛學學報第三期(1990.04出版)
頁83∼114


83頁 提要: 此作品為唐代曇曠大師所撰。迄至西元785年左右,他 尚活著。但是,他確實的生卒年月無從知悉。 全書共有二十二個問題及回答,題名為「大乘二十二間 」。這些關於大小乘佛教教理的問是是由一個西藏國王提出 ,諸如:佛性、三身、空、真如、涅槃、菩提心、阿賴耶識 ,及聲聞與菩薩證取涅槃的差異等等。我們將這些問題列入 七個子目之內,藉作對本書的指南: Ⅰ菩薩的行持--這有六個問題:NO.1,2,9,10,12,13。 Ⅱ 凡夫的修行--這有四個問題:NO.3,4,8,14。 Ⅲ三乘間之各 種差異--這有四個問題:NO.15,16,17,18。Ⅳ佛陀之成就-- 這有三個問題:NO.5,6,7。Ⅴ法身與涅槃的種類--這有三個 問題:NO.11,19,20。 Ⅵ阿賴耶識與大智慧--這有一個問題 :NO.21。Ⅶ佛教宗派的發展 -- 這有一個問題:NO.22。 現時的寫本是根據三個頗為殘缺與錯誤百出的敦煌寫卷 ,編號為斯2690,來自大英博物館,及伯2690與伯2674,來 自巴黎國家圖書館,經細心勘查,校對及編輯之後而成。卷 末附有將近四百個小注以說明各卷之許多錯誤、缺漏、修正 、填補、以及其他有關各方面。 再者,在本寫卷之首端有一「簡介」短序,那對本書的 優點、性質、內容、歷史及其影響等作了扼要陳述,那或可 對其在佛學領域內的重要地位有較好的暸解。 簡介 我想說幾句話,作為對「大乘二十二問」的簡單介紹。 本刊(中華佛學學報)第二期曾刊載拙著「大乘二十二問 之研究」 84頁 一文,其文旨是想介紹唐代佛學大師曇曠及其作品「大乘二 十二問」給讀者。在該文梩我曾提及當時的社會情況,漢藏 的外交關係,西藏的佛教,中國佛學研究的趨向,曇曠的生 活背景,求學的教育機構,寫作成就,以及他對敦煌佛教的 影響等等。他之八種有紀錄的作品中,七種是關於大乘經論 如﹕金剛經、起信論及百法明門論等的研究與疏釋,而其「 大乘二十二問」是他唯一有創造性的論著。那是回答一位西 藏國王向他提出的一連串有關大小乘佛教教理的問題。茲舉 例如下﹕ 「佛有三身,其法身周遍法界,化身各各在一切 佛,而其應身有一有異﹖」(第六問) 「菩薩法身與佛法身同不同者﹖」(第十一問) 「聲聞、圓覺、菩薩涅槃,義如何者﹖」(第十 七問) 「或說二乘皆得成佛,或說二乘不得成佛,義如 何者﹖」(第十八問) 「大乘經說一切諸法皆無自性,無有生滅,本來 涅槃。既爾,如何更須修道,一切自然得涅槃故﹖」 (第二十問) 從面表上看去它們好像是很簡單,其實它們含義深邃。 若非對佛學有湛深的研究,及博覽經籍,它們確實為很不容 易回答的問題。但曇曠的佛學知識淵博,寫作經驗豐富,他 引證了大小乘經論及分析各宗教理的同異,秩序謹嚴,一點 也不混亂﹔於是,對所有的難題皆給以圓滿的解答。舉例說 ,第六問關於「佛之三身」,他不厭其詳地陳列不同的意見 與觀點,使讀者明瞭其究竟而有所抉擇。若讀者先讀這個問 答,聊作初步嘗試,他或許同意那是名不虛傳的。 除了因回答藏王的問題而闡釋佛教的高深的教義之外, 此作品是與唐代在西藏召開的中印佛教辯論會有密切關係。 這在中印佛教史,及漢藏佛教史上是一重要事件,故西方學 者如杜吉(G. Tucci),戴密微(Paul Demieville)等對此頗 為注意。他們曾為專文,或出專書討論其事「拉薩結集」( Le Concile De Lhasa)一書即是戴氏對此事件的專著。此辯 論會的核心及主因為在八世紀時有一位中國禪師名摩訶衍( Mahayana)或大乘和尚者從中國赴西藏傳授禪宗頓教。這與 當時在西藏流行的傳統印度佛教(漸教)實為南轅北轍,遂發 生衝突。該派的發言人說﹕禪宗頓教非佛說。他們請求藏王 召開一公開辯論會,以決定是非,並約定若辯論理屈者將被 驅逐出境,及禁止傳教。根據漢藏兩方面的文獻,很顯然地 中國摩訶衍慘遭失敗,且被驅逐出 85頁 境(參看本刊第二期,81-85頁),雖然說在短時期內禪法是 又被獲准傳授及行持了。 舉行此辯論會的日期約在西元781-782年左右,因為藏 兵攻陷沙州,包括敦徨地區,是在唐建中二年(西元781年) ,就在該年,或稍前數月,藏王邀請摩訶衍入藏弘宣禪法。 公開辯論之事,或許發生在其赴藏後的一年之內。戴密微氏 提議該會是在西元792-794年召開。如此,則遲延到十年之 後了。 開會的地點,依照戴氏是西藏拉薩,而意大利的杜吉則 認為在桑耶(Bsam Yas)舉行。他的理由為於西元八世紀時, 西藏的文化與宗教中心是「在亞瓏(Yar Klun),古時的宮殿 與王塚均設置於此﹔或在朗瑪(Bragmar),略近桑耶的北部 。」我們以為桑耶一說較拉薩為可接受。 關於辯論會中所提出的爭點,與「二十二問」中的各個 問題是否有關,因篇幅有限,不能在此重述,請讀者參查拙 稿「大乘二十二問之研究」(本刊第二期,86-85頁)。 本作品的完成時期大約是在辯論會(781)發生後的數年 間,因為藏在大英博物館敦煌寫卷編號為斯2674號的書跋說 該卷丁卯年被比丘法燈抄出,該年即西元787。如當時(787) 是有本可抄,那末,「大乘二十二問」之問世,應該是在那 時期之前寫成的。同時,這也證明戴密微氏所提議的792- 794年為召開辯論會的日期是不可置信。 現在略說一說本書敦煌寫卷的實況,編輯,校對的過程 ,以及我們所採取的方法。 本作品採用了三個敦煌寫卷,它們是﹕ 原卷﹕斯2674號,標題為「大乘二十二問」,開端殘缺, 約缺去150字,但其他部份甚完整,今以此為底本。 大正藏卷85,古逸部,1184-1192頁收錄此卷,但 訛誤與遺漏甚多,其編號為2818。 甲卷﹕伯 2690 號,首全,用補原卷開端殘缺部分。 缺 尾,只有 19 問。 其標題為「二十二問」,無「 大乘」二字。 乙卷﹕伯 2287 號,開端殘缺, 其第一問及第二問太破 損,零碎不可辨識,尾全。 冠於上列各卷番號之前的「斯」字是指收藏在英國大英 博物館的敦煌寫卷﹔而「伯」字是指收藏在法國巴黎國家圖 書館的敦煌寫本。前者 86頁 為斯坦因(STEIN)氏所搜集,故有「斯」字,後者為法國伯 希和(PELLIOT)氏所珍藏,故有「伯」字,以示區別。 很顯然地,上列各個寫卷都是「斷簡殘篇」,沒有一個 完整的寫本。它們都有缺漏,誤寫,白(別字)字,錯字,及 其他錯訛的地方。我費時數年(包括英譯),將各卷仔細對照 及校勘之後,始將正確的語句及段節錄下。在原則上我們不 改換其原來字句。凡被認為有應改正的錯誤及訛字,或別字 時,其未經改正者則以適當的字置於括弧( )之內﹔其已經 改正者則有小注號碼置於其側,表示有所解釋。循著這種方 法及互相勘查各寫卷,其結果為現時陳列在讀者眼前的「新 本子」。它與上列各寫卷都不同,但它之產生是基於各卷的 優點。這是一個綜合產品。我們希望它能與最初寫成時的原 稿相近。它約有13,000字,附以將近四百個小注及解釋。 前些時期我已將此作品譯成英文,並發表於英文「中國 文化」 ( Chinese Culture, Vol.XX, No. 1 and 2,1979, Taiwan)。若讀者對此有興趣的話,請參照該學報。 為便利讀者起見,茲將「大乘二十二問」分為七類。那 是依照它們的內容與性質而區分的。如此則界線清晰而不再 有摸索之煩﹕ Ⅰ. 菩薩的行持。 此項共有六個問題,即﹕1,2,9,10,12,13。 Ⅱ. 凡夫的修行。 此項共有四個問題,即﹕3,4,8,14。 Ⅲ. 三乘間的趨向,行持及證取的差異。 此項共有四個問題,即﹕15,16,17,18。 Ⅳ. 佛陀之成就。 此項共有三個問題,即﹕5,6,7。 Ⅴ. 法身與涅槃的種類。 此項共有三個問題,即11,19,20。 Ⅵ. 含藏識與大智慧的關係。 此項只有一個問題,即﹕21。 Ⅶ. 佛教宗派的發展。 此項只有一個問題,即﹕22。 上來各節似已將關於本作品的各個要點一一扼要提出。 如此,那或可略盡輯校者的應盡責任。另方面我們希望這或 可引起海內外同仁興趣 87頁 ,因而大家共同去保存,閱讀及研究敦煌石窟的珍品。 最後,若讀者能先將拙稿「大乘二十二問之研究」一文 (本刊第二期65--110頁)略一過目,然後才開始讀此作品, 那是會事半功倍的。 *巴宙一九八九,九月一日於楞伽島(斯里蘭卡)。 大乘二十二問(註1) 夫至教幽深,下凡不惻(測),微言該遠,上智猶迷,況 曇曠識量荒塘(唐),學業膚淺,博聞既懵於經論,精解又迷 於理事。臥病既久,所苦彌深,氣力轉微,莫能登涉,伏枕 邊外,馳戀聖顏,深(註2)問忽臨,心神驚駭﹔將欲辭避, 恐負(□□)(註3),刀(力)(註4)課疾苦之中,恭答甚深之義 ,敢申狂簡,竊效微誠。然其問端,至極幽隱,或有往年曾 學,或有昔歲不聞,所解者以知見而釋之,未曉者以通理而 □(暢)之。所懼(懼)不契聖情,乖於本旨,特乞哀恕,遠察 衷勤(情)。 第一問云﹕ 菩薩離世俗之地,不向(同)聲聞緣覺之行,欲令 一切眾生除煩惱苦,作何法者﹖ 謹對﹕謂諸凡夫有人我執﹔由執我故起煩惱業,沉溺三 界,輪轉四生,受苦無窮,莫能自出﹔即此三界,可治(住) (註5)可壞,故名為世,隱覆真理,顯現妄法。又名為俗地 者,即是依持之義,既依人執,世俗事成,故人我執名世俗 地。若二乘人修我空觀,了人我空,不起凡夫諸漏煩惱,不 發世間生死漏業,雖離凡夫世俗之地,由(猶)有法執見,有 五蘊生滅之法執,有世間三界之苦,深厭生死,樂求涅槃, 不樂住世,救拔群品,故是(註6)聲聞緣覺之行。 若初發心修行菩薩,自信已身有真如法,知心妄動,無 前境界,修無相法,離一切相,都無所得,了人法空﹕了人 空故不著三界能離凡夫世俗之地﹔了法空故不樂涅槃,不向 (同)聲聞緣覺之行﹔了人法空能離凡夫二乘之行,名菩薩行 。故維摩經云﹕ 『非凡夫行,賢聖行,是菩薩行』。 此菩薩行契順真如,離一切相,一切分別,故離凡夫 世俗之地,不向(同)聲聞緣覺之行。能為眾生說如是法,令 離一切煩惱之苦,故修無念,離一切相,即是此中所作法也 。(註7) 第二問云﹕ 又不退、入行菩薩內所思意, 外身顯現法中,內 修第一行法, 88頁 何是外行﹖第一法是何﹖ 謹對﹕所問深遠,文意難知,須述兩解,以通妙趣。第 一釋云﹕夫云不退總有三種。一信不退、即十住初,自信已 身有真如法性,無動念是本原(註8)心,由有此性,決定成 佛,深信解故,分證真如,決定不退大乘正信(註9),亦不 退轉趣入二乘,亦能權現化作佛身,八相成道,利眾生事, 由得定信,成此功能。故此菩薩名信不退。二證不退,即初 地位斷分別障,正證真如,一念能至百佛世界供養百佛,請 轉法輪,開導群生,拔濟含(註10)識,由證真如離分別故, 不起一切煩惱過失(註11),永不退失真如(註12)無漏心(註 13),故此菩薩名證不退。三行不退,即入八地,常任運住 純無相(註14)心,在法駃(駛)流,任運而轉,剎剎那那(註 15)萬行倍增。外雖起化,不動無相,內雖無動,外化無窮 ,由不退動無相行故。此位菩薩名行不退。今此文中言不退 者,即此三位不退人也。言入行者,行謂行位,即入此三不 退位也。此諸菩薩內心所有思惟意樂,為化眾生外起作用, 是故名為外身顯現,即彼所修無相妙行名(註16)為內修第一 行法(註17)第二釋云(註18)言不退者即不動也,若心無念名 。 第三問云﹕ 修身口意、從初至終(註19)、行(修)、行如何﹖ 謹對﹕修身口意須戒定慧(註20)、言修戒者復有三種。 一攝律儀戒,離身口意所有十惡。二攝善法戒,即身口意所 行(註21)十善。三攝眾生戒,即行十善利益眾生。修行如此 三聚淨戒,即是初修身口意也。言修定(註22)者,身定,謂 即結跏趺坐,不低不昂,不傍不側。故經偈云﹕『見諸(註 23)跏趺像,魔王尚驚佈,何況入道人,端坐不傾動。』口 定謂即言成准的,語行相應,心口皆順,如說能行,如行能 說,楷定正邪,令(註24)物歸信。心定謂即遠離散亂,常在 有相無相三昧,琱˙溘髐艉@境性。有相定者,即經所說觀 佛三昧,觀淨土等。無相定者,即經所說離一切,一切分別 。身口意業能如是定,即是次修三業地也。 言修慧者, 身慧有二,有相無相二種別故。身謂﹕眼 耳鼻舌身也,身者聚義,聚此五種,總名為身。此五雖無計 度隨念,而亦得有微細分別,能取色聲香味(註25)觸境而生 戀著。於此五塵有二種慧,若能了知是非好惡,不迷不謬, 名為世間有分別慧。若於此五無所分別,雖了了(註26)知而 不貪著,是則(註27)名為無分別慧,即修身業所有慧也。 口業慧者亦有二種,有相無相二種別故,辯(註28)說善 惡令(註29)眾生知,是名有相口業慧也。雖能計(註30)別得 (註31)失差別,而於其中不(註32)著語相,雖 89頁 終日語而無所語,雖常說法而無所說,是即名為無分別語, 是名依慧所修語也。 言意慧者亦有二種,有相無相二種別故。若意了知一切 諸法善惡得(註33)失,因果差別,捨惡從善名有相慧。能於 此中都無所得,於一切法無所取捨,心念不生,名無相慧。 若身口意依如是慧而修行者,是究竟修身口意也。 第四問云﹕ 又今處於五濁惡世,自既(註34)無縛,彼亦無解 ,義如何者﹖ 謹對﹕濁者滓穢不清淨義,眾生所以處濁劫者,由自身 命不清淨故。眾生及命皆渾濁者,由煩惱濁。有煩惱者,由 其見濁,妄見塵沙,遍處生執不清淨故,名之為濁。眾生本 性即是真如,常樂我淨具琩F德,自背(註35)本源,妄生諸 見,起煩惱業受苦無窮。真樂本有(註36)失而不知,妄苦本 空,得而不覺。如是一切皆從見生。見濁不生,諸濁皆淨( 註37)。若離妄念,照達心源,淨相尚無,濁相寧有,離淨 濁相,不見身心,無罣無礙,誰縛誰解,了無解縛,乃能離 縛,但自無縛,彼亦能解。如斯妙義,著在群經,伏願披 (註38)尋,昭(註39)然自見。 第五問云﹕ 佛有有餘無餘涅槃,此二涅槃(註40)為別實有, 為復假說﹖ 謹對﹕言涅槃者是圓寂義。圓謂圓滿,具眾德(註41)故 。寂謂寂靜(註42)異苦障故。涅槃不同,諸教異說,就要而 言,不過四種﹕一者自性清淨涅槃,謂一切眾生(註43),本 真如理,雖有容染而本性淨,具無邊德,湛若虛空,一切有 情平等共有,其性本寂,故名涅槃。 二有餘依涅槃,謂即真如出煩惱障。此有二種﹕若二乘 人至無學位,依(註44)此生死苦身之上,斷煩惱障,顯真如 性,心德寂靜,名為涅槃。而此苦身尚未棄捨,苦未寂靜, 名(註45)有餘依。言餘依者即苦身也。若佛世尊煩惱雖盡, 身心寂靜名得(註46)涅槃,有餘無漏,常樂我淨,功德身在 ,依此身上所得涅槃,是故名為有餘依涅槃。 三無餘依涅槃,謂即真如出生死苦。此有二種﹕若二乘 人至無學位,一切煩惱,先已(註47)斷盡,今復更厭此苦依 身,以滅盡定滅其心知(註48),又自化火焚分段身,無苦依 身,諸苦永寂,是故名曰無餘依涅槃。若佛世尊無漏功德所 依身上,一切煩惱,生死苦惱悉已(註49)寂靜,永無苦惱餘 所依故,是故名曰無餘依涅槃。 四無住處涅槃,謂即真如出所知障,大悲大智常所輔翼 。由斯不住 90頁 生死涅槃,利樂有情,窮未來際,用而常寂,故曰涅槃。若 諸菩薩至第五地能斷下乘般涅槃障,能證真如無住真理,外 為分得無住涅槃。若佛世尊一切障盡摩訶般若解脫法身三事 圓滿,名大涅槃。 四涅槃中一切眾生皆有初一,二乘無學容有前三,唯我 世尊可言具四。既四涅槃皆依真立,就其出障,立四(註50) 不同,據其真如,體無差別,故佛身上有餘無餘,但約(註 51)義存,實無有二。 第六問云﹕ 佛有三身,其法身者週(周)遍法界,化身各各在 一切佛,而其(註52)應身有一有異﹖ 謹對﹕然其佛身諸教異說,或開或合,義理多門。今者 先明佛身之相,次則顯其開合之門,然後答其所問之義。統 論諸(註53)教有五佛身。第一身者是諸如來真淨法界,具無 數量真(註54)常功德,無生無滅,湛若虛空,一切如來平等 共有。此有二名﹕一名法身,是報化身,諸功德法所依止故 。二名自性身真如,乃是諸法自性,是報化身,實自性故。 第二身者是諸如來三無數劫所集無邊真實無漏自利功德,感 得如是淨妙色身,諸根相好,一一無邊,相續湛然,盡未來 際。此有三名﹕一名法身,諸功德法所集成故,二名報身, 以果酬因受樂報故。三名自受用,唯自受用妙法樂故。第三 身者,謂諸如來三無數劫所集無邊利他功德,隨住十地菩薩 所宣所顯漸勝相好之身。此有五名﹕一名他受用(註55),令 他受用妙(註56)法樂故。二名報身,酬報菩薩見佛因故。三 名應身,應諸菩薩淨心現故。四名化身,前後改轉如變化故 。五名法身,諸功德法所莊嚴故。第四身者是諸如來大慈悲 故為未登地諸菩薩眾,二乘凡夫所現微妙(註57)鹿功德身( 註58)。此有三名﹕一名化身,以非真身如化現故。二名應 身,但應凡小心所現故。三名法身,亦功德法所集聚故。第 五身者是諸如來為化六道外道等類諸眾生故所現種種異類身 相。此有二名﹕一名化身,但是暫時變化現故。二名應身, 暫應六道眾生現故。非法身(註59)者,非功德法集成相故。 明佛身(註60)已顯開合者,或有聖教開為五身,依廣義 門具(註61)分別故﹔或有聖教開為四身,即五身中前之四身 ,不說第五,第四攝故,暫時化現,非久住故﹔或有聖教合 為三身,謂法,報,化。此有三義﹕或合五中前之二身名為 法身,其第一身是真如理,其第二身是真實(註62)智,理智 無別合為一故。金光明經說法如如及如如(註63)智,名法身 故。其報身者即是五中第三佛身,報諸菩薩功德因故。其化 身者即五身(註64)中第四化身, 91頁 謂化(註65)地前凡小現故。第二義者,或初法身(註66) 即 前五中第一佛身是諸功德法之體故。言報身者,合前五中第 二第三,有經論中皆名受用,為自為他受樂報故。化身即是 五中第四,義如前說,此依大乘經論說也。 小乘經論說(註67)法,報,化三身之義與此不同。言法 身者即是如來無漏戒蘊,定蘊,慧蘊,解脫蘊,解脫智見蘊 ,此五是其功德之法,是諸聖賢所依體,故名為法身。言報 身者即是王宮父母所生三十二相,八十種好,酬報過去因之 (註68)果故。言化身者即是如來所現神通化相身(註69)是。 此有二種﹕一者共有,即同二乘所有化現(註70)十八變等﹔ 二不共有,即如經說如來所現大神變身。或有聖教合為二身 ,一者法身,即合五中前之二身,二者化身,即合五中後之 三身,義如前說。或有聖教合為一身,即是五中前之四身皆 功德法,總名為法。自體依止聚集義故,總名為身。 顯開合竟答所問者。所言法身周遍法界,此依五中前二 身說真如妙理,及能證智,理智(註71)平等皆遍周(註72)故 。化身各各在一切佛,即是五中第四佛身,隨彼佛所現別故 。應身為一為異義者,此言(註73)應身即當五中第三佛身。 此佛應身隨應十地菩薩所現。初地菩薩所現佛身坐於(註74) 百葉蓮花臺上,一葉(註75)有一大千世界,其佛身量稱彼蓮 花,二地所見坐(註76)千葉蓮花,三地所見坐萬葉蓮花,乃 至十地如(註77)是轉增。初地見小,二地見大,同處同時不 相障礙。不可言一,不可言異。不可言一者,十地所見各不 同故﹔不可言(註78)異者,所見之佛無別處故。菩薩所見, 一異若斯,諸佛應身,一異亦爾,一微塵中有無量佛(註79) ,一剎那中含三世劫,一佛住處有一切佛,一切(註80)佛國 有一切佛,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同處同時,不相障礙,以 諸色法無實體故,真如理智無限礙故。如眾翳者,同於一處 所見差別,不相障礙。如眾燈光,各遍似一。由是義故,非 但諸佛所現應身非一非異,乃至報化身亦爾。 第七問云﹕ 佛有一切智,因從(註81)修行六波羅蜜,但本性 清淨湛然不動,是一切智,此二種如何﹖ 謹對﹕佛一切智有因有緣,因緣具足乃得成就,本性清 淨,湛然不動,是一切智者,據有因說也。因從(註82)修行 (註83)六波羅蜜成一切智者,就具緣說也。因緣具足,一切 智成,隨闕一種則不成就。此中隨闕因緣義者,雖有內因, 若不修行十波羅蜜無由能成佛一切智,若雖修行十波羅蜜, 而心取相乖背本因,亦不能成佛一切智,故起信論云﹕如是 報身功德之相,因波羅蜜無漏行薰,及(註84)由真如不思議 薰(註85)。內外二薰(註86)之所 92頁 成就一切智用在於報身,報身尚然,智何不爾。 第八問云﹕ 眾生若行諸菩薩行,發菩提心,如何發行﹖ 謹對﹕夫欲修行諸(註87)菩薩行者,先須發起大菩提心 ,然此發心有其二種﹕一令初根發有相心,二令久(註88)機 發無相心,所言有相菩提心者,復有三種﹕一、厭離有(註 89)為心,為說世間生死苦惱,令其厭離不樂有為,永斷諸 惡為出離因。二、欣樂菩提心,為說佛身無量功德,究竟安 樂,令其欣樂修行諸善為成佛因。三、悲愍有情心,為說悲 愍一切眾生自得無量勝妙功德,令生廣大救度之心。此三名 為大菩提心,由有此心能行萬行,故經說(註90)此名加行持 ,能持六度加勝行故。所言無相菩提心者,菩提名覺,即是 真如,此性澄清離一切(註91)相,但離妄念,覺道自成,何 假起心外念求取。若發心念,外求菩提,此乃妄心返成流浪 ,縱修萬行,豈成菩提。今(註92)者但能一切不發,是名真 實發菩提心。所言菩提既即是覺,不被一切煩惱破壞,即是 諸法(註93)真實之(註94)心。所言發者,即是顯發,但能不 起一切妄情,菩提真心,自然顯發,是名真實發菩提心﹔雖 名發心而無所發,由無所發,無所不發,乃是廣發大菩提心 ,非但名(註95)為發菩提心,亦名真行菩薩妙行,如前三種 發菩提(註96)心,若無後說真實發心,縱多劫修行(註97)終 滯生死。如斯解釋深契佛心,亦順大乘無相妙理。 第九問云﹕ 十地菩薩,幾地有相(註98)﹖幾(地)無想﹖有想 無想,何者是行﹖ 謹對﹕夫想與相(註99)心境不同,想謂心想,相謂境相 ,心境互依,不可離別。今所問者,約心想言,經論所明, 就境相(註100)說,故攝大乘,唯識等論說﹕五地前有相觀 多,無相觀少,至第六地有相觀少,無相觀(註101)多,七 地能得純無相觀,雖甯裗礡A猶(註102)有功用,若至第八 不動地中,常任運住純無相觀,有相功用永不現行(註103) 故。此八地初一念心所生功德,過前兩大阿僧祇劫所行萬行 功德善根。第二念後(註104)倍倍增勝。以(註105)此故知修 無相行百千萬億琲e沙倍勝有相行。然菩薩道(註106)萬行 皆修,但於所修心無所住,是則(註107)名為無相勝行。不 以無相都無所修,祇以有相心有礙故,不能遍修一切諸行, 是故無相,心無礙故,乃能遍修一切妙行。故經論說八地已 上心無礙故,一切行中起一切行法,駛流中任運而轉,剎那 剎那功德增進,如是皆由得無相行,是故無(註108)相是真 實行。 第十問云﹕ 菩薩具修諸解脫門,行法如何﹖ 93頁 謹對﹕然解脫門有其多種,如花(華)嚴經善財童子百二 十處求善知識,一一皆為說解脫門,事具經文,難(註109) 以備載,就本而論(註110),且(註111)說一種。若入此門, 諸門皆具,謂一切法皆不離心,若心離念無所分別,心無罣 礙,即心解脫。諸解脫門從茲證得。故經偈云﹕若分別境相 ,即墮於魔網,不動不分別,是則為解脫,又經偈云﹕相縛 縛眾生,亦由塵(註112)重縛,善雙修止(註113)觀,方乃( 註114)得解脫。 第十一問云﹕ 菩薩法身與佛法身,同不同者﹖ 謹對﹕大般若經最勝天會所說法喻正與此同。今者謹依 經文而說。最勝天王重白佛言﹕「如來法身,菩薩法身,如 是(註115)二身有何差別﹖」佛告最勝天王﹕「當知,身無 差別,功德有異,身無別者,同一真如,無別體故。功德異 者,由滿未滿有差別故。菩薩法身功德未滿,如來法身功德 已滿。譬如無價末尼寶珠若未施功瑩磨(註116)莊飾,與施 功力磨瑩(註117)莊嚴(註118),如是二相,雖有差別,而其 珠體即無差別。當知此中道理亦爾。」同不同義,如經可知 。 第十二問云﹕ 菩薩涅槃及與輪(註119)迴並不分別,義如何者﹖ 謹對﹕夫見涅槃由執生死,不見生死,何執涅槃,既都 無見,於何分別。且(註120)如二乘未離法執,不了諸法皆 從念生,執有離心生死苦法,見身心外別有涅槃,執涅槃故 ,妄起欣求,著生死故,妄生厭離。是故欣厭皆是妄心,其 猶(註121)怖夢虎而生嫌(註122),翫空花而自樂,菩薩了達 照見心源,生死本空,亦何(註123)所厭。涅槃無相,於何 所欣。了空無相(註124),心(註125)念不生,輪迴涅槃故不 分別。 第十三問云﹕ 菩薩所知不著(註126)涅槃,不染世間,依何法 者﹖ 謹對﹕菩薩了知法從緣起,如幻如化,非久非堅,既知 諸法虛妄不真,何被(註127)世間法所染污。此依初教作緣 起觀,知世如幻,能不染也。若能了達一切唯心,法從心生 ,心外無法,今所見者,但見自心,離心(註128)之外,都 無所見,既無外法,何染世間,此依終教作唯識觀,乃能不 染世間法也。若了境界唯是自心,外境既無,內(註129)心 何見,心既無見,念本不生,一切皆如,何所染污,此依頓 教作真如觀,則於世法(註130)無能所染,既知世法一切皆 如,本來涅槃,何所取著,雖在世間,世法不染,雖得涅槃 ,而不樂著,即是無住大般涅槃。是故菩薩依此三種所說法 94頁 門無染著也。 第十四問云﹕   又大乘法,智慧方便二種雙行,眾生欲行,如 何(註131)起行﹖菩薩自在則可能行,眾生不然,何 能行者﹖ 謹對﹕此中義理意趣(註132)難知,若不審詳,詎申(註 133)妙旨。今於此中略述兩解﹕一云大乘之法有俗有真,俗 則諸法若有若空,真謂都無空之與有。為照空有,智慧要存 ,為泯有空,方便須立。照空有故俗智得生,泯空有故真智 成就。若唯照俗未免輪迴,若但觀真,不起悲濟。照俗之行 由智慧成,證真之功(註134),由方便得,智慧方便故要雙 行,若闕一門不達二諦。二云大乘之法悲智雙行,自行化他 闕一不可,若無自行不異凡夫,如不化他乃同小聖,此中智 慧即是自行,以實智慧,證(註135)真如故。言方便者即是 化他,以權方便化眾生故。鳥具二翼,乃得翔空,車有兩輪 ,方能載陸,既(註136)知智慧方便二門,凡夫欲行,但依 此理不能依學(註137),即是凡夫,若能修行是稱菩薩。凡 夫不學(註138)是繫縛人,菩薩(註139)能行,成自在者。要 (註140)先修學(註141)成自在人,非先自在,然後修學(註 142),故凡夫者亦能修行。 第十五問云﹕ 聲聞,緣覺,菩薩三乘於六塵境各如何見﹖ 謹對﹕三乘所見理合不同,然其二乘多分相似,故有聖 教合名下乘,故(註143)見六塵不分(註144)差別,而與菩薩 顯不同者。佛法理門總有四種,因緣,唯識,無相,真如。 二乘之人唯了初一,知一切法皆從緣(註145)生,六塵境界 皆是實有,見染(註146)見淨,有愛有憎﹔不了第二唯識門 故,未達諸法皆從心生,執六塵境心外實有﹔不達第三無相 門故,不識(註147)諸法本性皆空,遂執六塵實有自性﹔不 悟(註148)第四真如門故,不信(註149)諸法平等皆如,遂執 六塵一一差別。菩薩具解四種理門,悟六塵境假從緣起,緣 無自性,一切皆空,心生則(註150)生,心滅則(註151)滅, 若心(註152)離妄,平等皆如,無是無非,無取無捨,宛然 而有,宛然而空,此是菩薩所見相也。聲聞緣覺執相未亡, 故與菩薩所見全(註153)別。 第十六問云﹕ 菩薩,(註154)緣覺,聲聞三乘初發心相,行法 如何﹖ 謹對﹕夫發心者皆由因緣(註155),因謂眾生出世本性 ,此性(註156)即是諸法真如,由有此性當得出離,然為無 明所覆障故,輪轉三界,沈溺死(註157)生,受苦無窮,不 能出者,皆由不聞三乘正法。此三乘正法法界所流,故 95頁 能薰(註158)發真如本性,令其發(註159)起三乘之心。此義 云何﹖謂佛世尊證真如性,此性即是出世正因。如其所證為 眾生說,擊發本性故能發心。故發心因是真如性。發心緣者 ,由聞三乘。聞大乘法發大心者即名菩薩﹔聞緣覺(註160) 法發緣覺心,名為緣覺﹔聞聲聞法發聲聞心,即名聲聞。今 此菩薩發心相者,謂聞大乘所說正法,說有為法過患極多, 世間諸法皆可(註161)破壞,諸佛功德最勝無邊,二乘極果 非是究竟,四生五趣同一真如,一切眾生(註162)曾為父母 ,流浪生死,受苦無窮。發心救度,功德無量。行菩薩行, 能利自他,勇猛修行,速成佛果,由聞正法,能起信心,深 厭世間有為過患,於佛功德深起願求,於諸眾生普欲救度, 因此能發大菩提心,勇猛修行菩薩妙行(註163),此是菩薩 發心相也。 緣覺乘人發心相者,此由宿世善根所成,於證果時出無 佛世,故發心相微隱難知,謂於過去種善根(註164)時,遇 緣便修,不念果報,所(註165)聞正法便起信心,亦不思惟 勝劣得(註166)失。但樂早得出離涅槃,不樂世間生死果報 ,由此成就解脫善根,善得人身生無佛世,宿世所種善根力 強,暫遇(註167)外緣,成緣覺果,及得果已,不樂度人, 當厭喧煩,樂獨善寂,故有經中名為獨覺,此是緣覺發心之 相。 聲聞乘人發心相者(註168),謂曾聞說四諦法門,知苦 斷寂,證滅修道,知此苦(註169)身困煩惱集,若欲出苦要 斷集因,若永(註170)斷集,證涅槃樂,修八聖道以為正因 。聞此法已,深起願求,便能修行戒定(註171)智慧,解脫 分善從此得成,因此善根生於佛世遇佛聞法便得涅槃,此即 聲聞發心相。 第十七問云﹕ 又此三種皆入涅槃,聲聞,緣覺,菩薩涅槃,各 如何者﹖ 謹對﹕經說三乘皆同涅槃,然其涅槃應有差別。聲聞緣 覺勝劣雖殊,而彼所證同我空理,故二乘者涅槃不殊。今以 二乘同一位說,謂二乘人於此身上所得涅槃名有餘依,煩惱 雖盡,苦身在故,饑渴寒熱,眾苦極多,深厭此身,欲求棄 捨,以滅盡定滅其心智,又自(註172)化,火焚滅此身,身 心都無,如燈炎滅,眾苦俱寂名無餘依,如太虛空寂無一物 。此是二乘所涅得槃,二乘之人作如是見。 菩薩所得涅槃義者,於此義中有其二說﹕一依唯識漸教 說者,地前菩薩未得涅槃,一切苦障皆未斷故,地上雖得百 法明門,能證二空真如妙理,為化眾生起煩惱故,不得名曰 有餘涅槃﹔未捨生死有微苦故,不得名曰無餘涅槃,猶(註1 73)有下乘般涅槃障,由是未得無住涅槃,要至第(註174)五 地方斷此障,故至五地方能證得無住涅槃,此是菩薩涅槃相 也。二乘 96頁 所得是有無餘,菩薩所得是無住處,故與二乘涅槃別也。此 依漸教作此分別。若依頓教分別說者,菩薩能了一切皆空, 一切萬法從心起,心(註175)若不動一切皆如,能除分別執 著心故,了真實相不起妄心,即是清淨涅槃妙理,雖得此理 ,都無所得,由無所得,無所不得,無所得故,離諸苦障, 是無餘依。無不得故功德成就,是有餘依。生死涅槃俱(註1 76)無所住,是無住處,由無所得,自性無染,是名自性清 淨涅槃。此是頓教涅槃相也。是謂三乘涅槃差別。 第十八問云﹕ 大乘經中有說三乘是方便說,或說究竟,或說二 乘皆得成佛,或說二乘不得成佛,義如何者﹖ 謹對﹕佛法教旨(註177)深廣無邊,隨所化宜,隱顯異 說,顯即究竟真實理門,隱即方便隨轉理門。隨轉理門是不 了義,隨小乘宗義可轉故。真實理門是真了義,是實大乘圓 極理故。由有二種理門別,故經或說有定性(註178)二乘, 或經說有不定性(註179)二乘,或得成佛,或(註180)不成佛 ,總說(註181)雖然,別(註182)分別者。略明種性(註183) 有其二門。一就種子別立五乘,二就真如唯立一性(註184) 。初約種子立五性(註185)者,無盡意等諸經所說,一切眾 生有五種性(註186)﹕一無種性(註187) 謂無三乘出世(註18 8)種子,由此畢竟常處凡夫。二聲聞性(註189),謂即本有 聲聞種子,由此定成聲聞菩提。三緣覺性(註190)謂即(註19 1)本有緣覺種子,由此定成緣覺菩提。四佛種性(註192), 謂即本有成(註193)佛種子,由此定成(註194)無上菩提。五 不定性,謂具三乘無漏種子,由此漸得三乘菩提。此五(註1 95)種子非是新生,從本已來,法爾而有。諸經論中言佛性 者,即是第四成佛正因,由有此性當成佛故,故此種子名為 佛性,不以真如名為佛性,若以真如為佛性者,草木瓦石皆 有真如,則草木等皆應成佛。經說眾生得成佛者,唯約有此 佛種性(註196)人說(註197),而說一切皆成佛者,即是一切 有佛種者,非前三類皆得成佛。經說二乘不成佛者。說第二 三決定(註198)性人,定入涅槃不成佛故。有說二乘得成佛 者,唯約第五不定性人(註199),迴心向大乃成佛故。經說 闡提不出世者,但約第一無種性(註200)人,無三乘因永沈( 註201)溺故。眾生既有如是五性(註202),故佛為說五乘法 門,為第一人說人天法,五戒十善生人天故。為第二人說四 諦法,令(註203)觀染淨成阿羅漢故(註204)。為第三人說十 二因緣(註205),令觀因緣成緣覺故。為第四人說波羅蜜, 令修萬行得成佛(註206)故。為第五人具說三乘,令漸修行 成佛果故。即有如是定性(註207)三乘,故三乘法是其實理 ,而有經中說一乘者,但為引(註208)攝不定性(註209)人, 令捨二乘向佛果故,就權方便假說一乘。定性二乘若 97頁 成佛者,則一乘法應是真實,何故深密(註210)及諸經中說 一乘法是不了義。 復約真如立一性者,即涅槃等諸經皆說一切眾生皆有佛 性,此性(註211)即是諸法真如,一切眾生平等共有,由有 此性皆得成佛,故說眾生皆唯一性。即諸眾生皆當得佛,即 一切行皆順真如,是故唯立一乘正法﹕而經有(註212)說五 乘性者,但由無明厚薄不同,出世(註213)因緣有小有大, 故有五乘種性(註214)差別。無明厚者未起信心,是阿闡提 名無種性(註215)。無明薄者發出世心,隨聞(註216)三乘成 三乘性(註217),故有三乘決定性人。若於三乘俱可愛樂, 是故名為不定性(註218)人。此五種性(註219)即近熏成,近 可令其得利樂故,故佛隨性(註220)為說三乘。為無性(註 221)人說人天法,為三乘人說三乘法。然其三乘有隱有顯, 初為引(註222)攝小乘性(註223)人,令其證得小乘果故,是 故隱覆為說小乘,不言所說是小乘法,不道別有無上大乘, 佛說自身是阿羅漢,我與汝等同在一乘,眾生由(註224)是 得成聖果,不知別有究竟大乘,執我與佛等無差別。世尊為 破如是執著,及為引(註225)攝大乘性(註226)人,令普修大 乘法故,更為顯說三乘法門,乃說三乘是其實理。言一乘者 是權教門,解深密(註227)經依此而說。此說麤淺近緣門說 ,有此五性三乘法門。若就真如微細正因,一切眾生皆有佛 性,是故究竟唯有一乘,一切二乘皆得成佛,決定實無定性 二乘,十方佛土中(註228)唯有(註229)一乘法。故知實理唯 一佛乘,法花(華)經等依此而說。而深密(註230)經言一乘 法不了義者,一乘有二﹕一者方便,即前所說合三為一,權 說一乘。二者真實,即法花(華)說會三歸一,實說一乘。深 密(註231)所言一乘之法不了義者,說前一乘,非說法花(華 )後教一乘,在深密(註232)後說法花(華)故。即知眾生皆有 佛性,一切皆得成佛菩提,故無一分無「定」性眾生,盡未 來際不出離者,亦無一類定性二乘(註233)定入涅槃不迴心 者,如此說者是小乘教。設有大乘作此說者,當知皆是隨轉 理門,非是大乘究竟實理。 第十九問云﹕ 經說聲聞所得涅槃與佛無異,後智三身一切並減 ,猶如燈焰滅即無餘,此是定說,是不定說﹖ 謹對﹕聲聞涅槃與佛全別,言無異者是小乘宗。佛為化 彼下性眾生,令其證得阿羅漢果,說身極苦令起厭心,但有 身(註235)者皆是苦惱,故得涅槃一切皆滅,由此永寂,安 樂無為,而我修行成(註236)此滅度。我所得者,汝亦得之 ,故說三乘同一解脫,說佛與彼同一涅槃,後智三身一切皆 滅,如燈焰滅餘燼亦無。依小乘宗而作此說,據其實理,或 即不然。 言涅槃者是圓寂義,圓謂圓滿,三德具足,寂謂寂靜, 眾苦皆無。 98頁 三身若無說誰(註237)圓寂,四智既滅,誰證涅槃,故佛涅 槃非是永滅,萬德具足,眾善斯圓,據此涅槃唯佛獨有(註 238)。故聲聞等未得涅槃。方便門中說聲聞得涅槃不同有其 (註239)二種﹕一者方便,二者真實。方便涅槃又有二種﹕ 一者外道,二者聲聞,外道即以生無想天,生無色界,離欲 界苦,假說涅槃。聲聞即以斷麤煩惱入滅盡定,麤動息滅名 曰涅槃,亦與外道涅槃差別。外道滅度不離死(註240)生, 聲聞涅槃乃出三界,雖與外道滅度不同,亦與大乘涅槃有( 註241)異。大乘所得究竟無餘,真實無為,常樂我淨。聲聞 所得但名有餘,未名無餘究竟滅度。有三種餘非無餘故。言 三餘者,一煩惱餘(註242),即所知障,二業行餘,即無漏 業,三界報餘,即意生身,總說雖然,別分別者,以諸聖凡 有二種障,由此能感二種生死,以煩(註243)惱障從我執起 ,能發凡夫五趣漏業,能感凡夫分段苦身,以所知障從法執 起(註244),能發聖人淨分別業,感得聖人變易苦身。二乘 已能斷煩惱障,滅有漏業,離三界生,能得有餘涅槃樂故, 厭此麤苦所依身心,欲入無餘寂滅安樂,以滅盡定滅其心智 (註245),又以化火焚燒苦身,謂言一切如燈焰盡。所滅心 者滅六識心,豈能滅得阿賴耶識。所焚身者焚分段身,豈能 焚得變易身相(註246)。非彼(註247)知見不能除故,分段身 心雖然滅已,由所知障不能滅故,復(註248)無漏業(註249) 亦不捨故﹔阿賴耶識(註250)不可斷(註251)故。法爾(註252 )皆有,變易報續。此變易報名意生身,此身微細餘不能見 ,欲入滅時滅六識故。意生身上六識(註253)不行,如重醉 人都無知覺。後滅盡定勢力盡故。佛悲願力所資熏(註254) 故,還從定起如醉醒,見意生身在佛淨土,始知不是無餘涅 槃。故楞伽經依此偈云,三昧酒所醉,乃至劫不覺,酒醒( 註255)然後(註256)覺,得佛無上身。又智度論依此說云﹕ 有妙淨土,出過(註257)三界,諸阿羅漢生在其中。既聲聞 等未(註258)得涅槃,豈更與佛涅槃無異。故前所言二(註 259)乘涅槃與佛同者,是不定言(註260),執見小乘,妄興 此論,達觀君子,詎可從之。 第二十問云﹕ 大乘經說一切諸法皆無自性,無生無滅,本來涅 槃,既爾 (註261),如何更須修道,一切自然得涅槃 故﹖ 謹對﹕佛說法空為除有執,有執除已,空法亦除,若更 執空,卻成重過。如藥治病,病息藥亡,既於藥病,皆不合 留,故於有空,並不可著。故深密(註262)經此依義云﹕「 勝義生菩薩白佛言﹕『世尊,世尊初說一切諸法生相滅相, 未生令生、生已相續,增長廣大。世尊復說一切諸法皆無自 性,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未知世尊是何密 (註 263)意﹖』 99頁 世尊告言﹕『我初為彼未種善根,令其(註264) 種故,未滅 諸障,令其滅故,未成(註265)資糧,令成熟故,故為宣說 生相滅相,未生令生,生已相續。若諸眾生已種善根,已滅 諸障,已能成熟福智(註266)資糧,然猶(註267)未能除其執 著,未能證得安樂涅槃,故我為說一切諸法,皆無自性,無 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若諸眾生已種善根,已滅諸 障,已成資糧,是智慧類,非愚癡類,聞我說是無自性法, 便能信受善解佛意,如理修行,而離執著,證得究竟安樂涅 槃。此無自性,無生滅法,則於彼人成大利益。若諸眾生未 種善根,未滅諸障,未成資糧,聞我說是一切諸法皆無自性 ,無生滅法,雖能信受。不能善解所說意故,而定執著,由 執著故(註268)起斷滅見,執一切法實無性等,於諸善法不 肯修行,不種善根,不滅諸障,不能成就(註269)福智資糧 ,誹謗(註270)一切有自性法,破滅一切功德善根,故無自 性甚深妙法,即於彼人成大衰損。』經文極廣,旨散文弘。 故於今者探意而說。至教照著,自可依憑,如或廣明,恐成 繁重。 第二十一問云﹕ 其含藏識與大智慧雖有清濁,是一是異,義如何 者﹖ 謹對﹕含藏識者(註271)是阿賴耶,大智慧者即如來藏 ,有大智慧光明性故。清濁雖異,性相難分,由此言之,非 一非異。故密嚴經依此偈云﹕『如來清淨藏,世間阿賴耶, 如金與指環,展轉無差別。』金與指環喻如來藏與阿賴耶非 一異義。非一異者如楞伽經(註272)云﹕『泥團微塵非一非 異(註273),金莊嚴具亦復如是。』謂金全體以成指環(註 274),故金與環不可一異。若金與環是一者,環相滅時金體 應滅,環相若滅,金體不亡,故金與環不可言一。金與環相 若是異者,豈難金外,環相得成,非可離環別求金體,金與 環相非一異成,藏識與智,當知亦爾。如來藏者即是真心, 阿賴耶者乃是妄識,真心清淨即是本源,妄識生滅乃成流浪 ,總說雖然,別分別者,謂如來藏本源真心,性雖清淨,常 住無為,而亦不守本靜性(註275),故受無明熏,動成妄識 ,隨流生死而作眾生。雖成眾生,不失本性,故離妄識,還 歸本源。若如來藏守常住性,不作眾生有常邊過。若如來藏 成眾生時,失其本性有斷邊過。既如來藏非斷非常,故與妄 識非一非異。若定一者,妄識滅時真心應滅,即墮(註276) 斷邊﹔若定異者,妄識動時,真心不動,即墮常邊。此二邊 故非一非(註277)異。所問之目(註278)依法性宗,所對之門 依頓教立,與唯識等義稍不同,守旨有殊,伏惟昭鑒。 第二十二問云﹕ 佛在世時眾僧共行一法,乃佛滅後分為四部,不 同於四部中何 100頁 是一法﹖ 謹對﹕佛在世時大師導世,真風廣扇(註279),法雨遐( 註280)霑,共稟慈尊,別無師範。大士懷(註281)道,不二 法門,小乘遵途,混一知見,並無異轍,咸稟通達(註282) 。及至覺歸真,邪魔孔熾,群生失御(註283)正教(註284)陵 夷,遂使一味之法,分成諸見之宗,三藏微言湮滅,群迷之 口競申別趣,各擅(註285)師資,互起憎嫌,更相黨援(註 286),始分部執,盛開二十之名,終久流行,但聞四五(註 287)之說所言四者。即是西域各有三藏,盛行四宗﹕一上座 部,二說有部,三大眾部,四正量部。言五部者,即是東方 ,但就律宗說(註288)有五部﹕一者薩婆多,即十誦律,漢 地似行。二曇無德,即四分律,漢地盛行。三彌沙塞,即五 分律,漢地少行。四摩訶僧祇,即僧祇律,漢地不用。五迦 攝毘耶律,(註289)空傳律名(註290)但有戒本。東方五部從 西域來,西域四部咸傳本有,皆稱佛說,並號聖言。今者須 明有之始末。部執初興即二十別,乃傳永久唯四五存,先明 二十名之所因,後配四五教之同異。 言二十部者,文殊經云﹕『十八及本二,皆從大眾出, 無是亦無非,我說未來起。』所言本二有其兩重﹕佛涅槃後 十有二年,大迦攝波思集法藏,擊(攀﹖)(註291)妙高山普 告之曰﹕『諸聖者等勿入涅槃,集王舍城當有法事。』是時 四(註292)洲聖眾咸集,未生怨王盛興供養。過七日已,大 迦攝波恐人眾多難成法事,簡取五百無學聖僧,精持三藏具 多聞者,於七葉窟而坐(註293)安居。雨前三月集成三藏﹕ 一素怛羅,二毘奈耶,三阿毘達摩。餘眾亦有通三藏人,既 被簡退,共悲嘆曰﹕『如來在日,同一師學(註294),法王 寂滅,簡異我曹,欲報佛恩,宜集法藏。.』於其窟外空閑 林中,坐雨安居,集成五藏----前三,更加咒藏,雜藏。初 以迦攝僧中上座(註295)名上座(註296)部,後以凡聖大眾同 居名大眾部,此即是其第一重本。 既結集已於二法藏隨樂受持,不相非斥(註297)。 至佛滅後百有餘年,去聖時淹(註298),如日久沒,摩( 註299)羯陀國俱蘇摩城王號無憂,統攝瞻部,感一白蓋,化 洽(註300)人神。是時佛法大眾初(註301)破,謂因四眾,共 議大天,五事不同,分成兩部。言四眾者,一龍象眾,二邊 部眾,三多聞眾,四大(註302)德眾。言大天者,未兔羅國 有一商人婚娶幼妻,生一兒(註303)子,顏貌端正,字曰大 天,商人貨(註304)遷,久滯他國,子既年壯(註305)母逼行 烝(註306),後聞父還,心懷怖懼,與母設計,遂鴆殺之。 恐事漸張,共竄他國,逃難展轉至波吒釐。彼城遇逢門師羅 漢,恐泄家事,矯請(註307)殺之。母後他非,其子遇見, 悔恨交集,遂又殺之。雖造三逆,不斷(註308)善根,憂悔 罪深,何緣當滅。傳聞沙門有滅罪法,遂至雞園伽藍 101頁 門外,見一芯芻誦伽他曰﹕『若人造重罪,修善能滅除,彼 能照世間,如日出雲翳。』大天聞偈踊躍知(註309)歸,故 請出家,有僧遂度。性識聰敏,三藏遽通,詞論既清,善於 化導。波吒釐有無不歸仰,既耽名利,惡見乃生,矯言「我 得阿羅漢果」。五惡見事從此而生。既稱得聖,人惑聖凡, 育王頻請說法供養,見諸宮女,不正思維,於(註310)夢寐 中漏失不淨。浣衣弟子怪而問言(註311)『豈阿羅漢有斯漏 失﹖』大天矯答『魔嬈使然,以漏失因有其二種﹕煩惱漏失 ,羅漢即無,不淨漏失,無學未免,羅漢豈無便痢涕唾。然 諸天魔常嫉(註312)佛法,見行善者便往壞之,縱阿羅漢亦 被嬈亂,故我漏失,是彼所為,汝今不應有所疑怪。』 又彼大天欲令弟子益生觀喜,親附情殷(註313),次第 矯受四沙門果。弟子懷(註314)疑,咸來白曰﹕『阿羅漢等 應各證知,如何我等都不自覺﹖』大天告曰﹕『諸阿羅漢亦 有無知,勿自不信,謂諸無知亦有二種﹕一者染污,羅漢即 無。二不染污,無學(註315)(註316)有,由斯汝輩不能自 知。』 又於一時弟子啟白﹕『曾聞聖者已度諸疑,如何我等尚 疑諦實(註317)﹖』大天又告﹕『諸阿羅漢亦未免疑,疑有 二故﹕隨眠性疑羅漢已無,處非處疑,無學(註318)猶有, 獨覺於此而尚有之,況汝聲聞能無疑惑。』後(註319)諸弟 子披(註320)讀諸經,因白師言﹕『經說無學(註321)有聖慧 眼,我於解脫應自證知,如何但由師言悟入﹖』彼即答言﹕ 『有阿羅漢,但由他入,不能自知,如舍利子智慧第一,佛 若不記,猶不自(註322)知,況汝等輩非由他入。是故汝等 不應自輕。』 然彼大天雖造眾罪,不起邪見,不斷善根,後於夜中自 懷罪重,當於何處受諸極苦,憂惶所逼,數唱苦哉。近住弟 子驚怪來聞,披便告言﹕『我呼聖道,謂有聖道若不至誠, 稱苦命喚終不現前,故我昨(註333)夜唱「苦哉」矣。』 大天於後集先所說五惡見事而作頌曰﹕ 餘所誘無知 猶豫他令(註324)入 道由聲故起 是名 真佛教 十五日夜布灑陀時次當大天昇座誦戒,彼便自誦所造( 註325)伽他。爾時眾中有學(註326)無學(註327)多聞持戒修 靜慮者,聞彼所說無驚呵﹕『咄哉(註328)﹗愚人寧作是說 ,此於三藏曾所未聞﹗』咸即翻彼所說頌云﹕ 餘所誘無知 猶豫他令入 道因聲故起 汝言非佛教 於是竟鬥(註329)諍紛然,乃至崇朝朋黨轉盛,城中仕 庶乃至大臣,相次來和(註330),皆不止息。王聞見已,亦 復生疑,遂乃令僧兩朋別住,賢聖朋內耆年雖多而僧數少, 大天朋內耆年雖少而眾數多。王遂從多依大天語 102頁 ,訶伏餘眾,事畢還宮。時(註331)請聖賢知眾乖違,欲往 他所。育王聞已,自怒令曰﹕『宜載破船,中流墜溺,驗其 聖凡。』時諸聖眾遂運神通,又接(註332)同志諸凡夫眾, 變種種形,凌(註333)空而去。王聞悲悔,遣人追尋,王躬 固迎(註334),僧殼(註335)辭命。王遂總捨迦濕彌羅,造僧 伽藍安置聖眾。 於後大天相者見之(註336),竊記七日定當命盡。弟子 聞已,憂惶白師,便矯答言(註337)﹕『吾久知矣(註338)。 』遣人散告涅槃之期,王庶悲哀,香薪(註339)焚葬。火至 便滅(註340),竟不能燃。占相者云﹕『不消厚葬,宜狗糞( 註341)汁而洒穢之』便依其言,火遂炎發,焚蕩倏盡,飄散 無遺(註342)。由是乘諍,僧成兩部。大天朋黨取結集時, 大眾為名,名大眾部,諸賢聖眾取結集時,上座(註343)為 名,名上座(註344)部。此即本部第二重分,是十八部之根 本也。 大眾部中既無賢聖,二百年初因有乖諍,前後四破流出 八部。初第一破(註345)流出三部﹕一者說世出世法皆是假 ,既唯說假,名一說部。二者世法顛倒則不名實,說出世法 實,名說出世部。三者上古有仙染雞生子,部主姓氏名雞胤 部。第二破者又因乖諍流出一部。此師學廣,玄悟佛經,勝 過本部,名多聞部。第三破者,又有一師說世出世亦有少假 ,不同一說及說出世,名說假部。第四破者,二百年滿有一 外道,捨邪歸正,亦名大天,重詳五事,分出三部﹕一者此 人所居山似靈廟,即位本處名制多山部。二者又有一類與此 乖違,住(註346)制多山西,名西山住部。三者又有一類, 乖前二見,住制多山北,名北山住部。故大眾部四破別分, 本末別說有其九部。 其上座部賢聖住持,經爾所時一味和合,三百年初,四 百年末,本末七破為十一部﹕第一破者有一大德造發智論, 令後進者研究深(註347)宗,其諸上(註348)座先唯習定,既 遭詰難,自恥無智,避諸(註349)論者,移居雪山,轉立別 名,名雪轉部。其學論者說一切法皆有實體性,名說一切有 部,又說有為因,亦名說因部。第二破者於有部中流出一部 。上古有仙染牛生子,是部(主)(註350)(註351),名犢子 部。第三破者從犢子部流出四部﹕一謂部主有法可上,法在 人上,名法上部。二顯部主性(註352)賢且(註353)善,賢聖 苗裔,名賢胄部。三顯部主善立法義,刊定無邪,其量必正 ,名正(註354)量部。四謂部主所居近山,林木蓊鬱,繁而 且密,名密林山部。第四破者復從有部流出一部,謂此部主 身雖出家,本是國王,名化地部。第五破者從化地部流出一 部。部主業弘(註355),含容正法如藏之密,名法藏部。第 六破者,三百年末復從有部流出(註356)一部。部主上代有 仙,身真金色,飲弊(註357)餘光,名飲光部。第七破者, 四百年末復從有部流出一部。自稱我 103頁 以慶喜為師,依經立量,名經量部。說有種子能從前世轉至 後世,名說轉部。如是上座(註358)本末重破,兼本共成十 一部計,通前九部,為二十焉﹕一大眾部,二一說部,三說 出世部,四雞胤部,五說假部,六多聞部,七制多山部,八 西山住部,九北(註359)山住部,十上座(註360)部,十一說 一切有部,十二犢子部,十三法上部,十四賢胄部,十五正 量部,十六密林山部,十七化地部,十八法藏部,十九飲光 部,二十經量部,已明二十部因由竟。 以四五部相配屬者,漢地所明(註361)五部名中薩婆多 者,即四部中說一切有,當二十中第十一部。曇無德者唐言 法藏,四部中無,即二十中第十八部。彌沙塞者,唐言化地 部,四部中無,是二十中第十七部。摩訶僧祇四中大眾,即 二十中第一部也。迦攝毘耶,唐言飲光,即二十中第十九部 ,其四部中初一上座(註362),五部中無,即二十中是第十 部。四中正量,五部中無,是二十中第十五部。如是東西共 行六部﹕一上座(註363)部,二說有部,三大眾部,四正量 部,五化地部,六法藏部。餘十四部兩處不行。其化地部本 出印度,印度已滅,于闐盛行。其法藏部本出西方,西方( 註364)不行,東夏廣闡。化地,有部,漢地似行,上座(註 365),正量,印度盛行,餘方不見。 初分部時二十具足,去聖漸遠,法教淪潛(註366),住 持人無,部計即滅,住持人在,部計乃存。不以諸部有是有 非,而其部執有存有沒﹔不以法有(註367)用不用,而於諸 部論正論邪。如析(註368)皆此俱金,但依修持皆得 四果。如有毀謗並墮三塗,情見不乖,皆是一法。知見宜( 窄)者(註369)即相是相非,識解寬者乃無彼無此。迷情執見 則憎(註370)毀過生,若達士通情,豈有嫌(註371)謗正法。 以斯解釋用蕩(註372)群疑,願審參(註373)詳,無迷一法。 大乘二十二問本(註374) 註解 (註 1) 本卷現存三個寫本,其編號及次序如下﹕ 原卷 斯二六七四標題為「大乘二十二問本」,開端殘缺 ,約缺漏一百五十字,但其他部份甚完整,今以此 為底本。 大正藏卷八十五古逸部,一一八四至一一九二頁收 錄此卷,但訛誤與遺漏甚多,其編號為二八一八。 甲卷 伯二六九○,首全,用補原卷開端殘缺部份。缺尾 ,只有十九問。其標題為「二十二問」,無「大乘 」二字 104頁 乙卷 伯二二八七,開端殘缺,其第一問及第二問太破損 ,零碎不可辨識,尾全。 凡原卷及其他二卷有錯誤及訛字未曾改正者,其被 認為適當之字是列於括弧( )之內﹔其已經改正者 則有小注號碼於其側,表示有所解釋,請參看之。 (註 2) 上山大峻在其「曇曠上敦煌ヾ佛教」一文中以「宸 問」代替「深問」。若用其「至教幽深」之意,則 「深問」未可厚非。參看東方學報第三十五卷,一 五一頁。 (註 3) 陳榮捷教授認為此處缺漏二字,筆者同意此建議。 所有去之字或許為「恩寵」一類的字。 (註 4) 「刀」字不可解釋,此亦為陳先生的提議,此應為 「力」之誤。 (註 5) 甲方作「可治可壞」。若以世界之「成住壞空」而 論,則「治」應作「住」。 (註 6) 原卷作「是故」。 (註 7) 原卷作「即此是」。並缺漏「此中所作法也」六字 ,今從甲卷。 (註 8) 原卷作「本源」,今從甲卷。 (註 9) 原卷多「心」字。 (註 10) 原卷作「云識」。 (註 11) 原卷缺「過失」二字。 (註 12) 原卷缺「如」字。 (註 13) 原卷缺「心」字。 (註 14) 原卷作「無性」。 (註 15) 原卷缺漏「剎剎那那」。 (註 16) 原卷作「多」。 (註 17) 原卷作「法行」。 (註 18) 原卷缺「云」字。 (註 19) 原卷及甲卷均作「修」,乙卷作「終」,今從乙卷 。其「行行」或為「修行」之誤。 (註 20) 原卷及乙兩甲卷均作「惠」,應作「慧」。 (註 21) 原卷多一「修」字。 (註 22) 原卷缺「定」字。 (註 23) 原卷及乙卷作「見盡結跏……」,甲卷作「見盡跏 ……」此處之「盡」字,或為「諸」字之衍﹖ (註 24) 原卷缺「命」,今從甲乙丙卷。 (註 25) 原卷缺「香」字。 (註 26) 甲乙兩卷作「了了知」,原卷作「聲聞知」。 (註 27) 原卷作「是即」,今從甲乙兩卷。 105頁 (註 28) 原卷作「辯」,今從甲乙兩卷。 (註 29) 原卷作「命」,今從甲乙兩卷。 (註 30) 原卷作「說」,甲乙兩卷作「記」,應為「計」之誤。 (註 31) 各卷均作「德」,應為「得」之誤。 (註 32) 原卷作「爾」,今從甲乙兩卷。 (註 33) 乙卷作「德失」,今從有原卷及甲卷。 (註 34) 原卷作「說」,今從甲乙兩卷。 (註 35) 原卷作「皆」,今從甲乙兩卷。 (註 36) 原卷作「消」,今從甲乙兩卷。 (註 37) 原卷及乙卷作「靜」,今從甲卷。 (註 38) 原卷作「彼」,今從甲乙兩卷。 (註 39) 原卷及甲卷作「照」,今從乙卷。 (註 40) 原卷缺漏「此二涅槃」四字,今據甲乙兩卷添入。 (註 41) 原卷及甲卷作「得」,今從乙卷。 (註 42) 原卷及乙卷作「淨」,今從甲卷。 (註 43) 甲卷作「眾生」,原卷及乙卷作「法」,今從甲卷 。 (註 44) 原卷缺「依」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 45) 原卷多「為」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 46) 原卷作「名為」,今從甲乙兩卷﹔甲卷以「冊冊」 代替「涅槃」。 (註 47) 原卷及甲卷作「以」,今從乙卷。 (註 48) 原卷及乙卷作「心智」,今從甲卷。 (註 49) 參看四七。 (註 50) 原卷缺漏「出障,立四」四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 51) 原卷作「幻」,今從甲乙兩卷。 (註 52) 原卷缺「其」字。 (註 53) 甲卷作「之教」,原卷及乙卷作「諸教」今從後二 者。 (註 54) 原卷作「其」,今從甲乙兩卷。 (註 55) 甲卷缺漏「令他受用」四字﹔原卷作「命他受用」 ,「令」字係從乙卷。 (註 56) 原卷作「好」,今從甲乙兩卷。 (註 57) 原卷作「少」,應為「妙」字之誤。 (註 58) 原卷多「故」字,據甲乙兩卷刪去。 (註 59) 原卷缺「身」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 60) 同上。 (註 61) 原卷作「是」,今從甲乙兩卷。 (註 62) 原卷作「如」,今從甲乙兩卷。 (註 63) 原卷缺漏「及如如」二字,今從甲乙兩卷。 106頁 (註 64) 原卷缺「身」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 65) 原卷缺「化」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 66) 乙卷無「即」字,但留一空隙。 (註 67) 原卷缺「說」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 68) 原卷缺「之」字。 (註 69) 原卷誤將「身」作「即」。 (註 70) 原卷作「現化」。 (註 71) 原卷及乙卷缺「理智」二字,今從甲卷。 (註 72) 原卷缺「周」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 73) 原卷缺「言」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 74) 原卷缺「於」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 75) 原卷缺「一葉」兩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 76) 原卷缺「坐」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 77) 甲卷作「而」,今從原卷及乙卷。 (註 78) 參看七三。 (註 79) 原卷缺漏「菩薩所見……有無量佛」第二十四字, 今從甲乙兩卷,但甲卷缺「塵」字。 (註 80) 原卷缺「佛」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 81) 原卷誤將「縱」作「從」。 (註 82) 同上。 (註 83) 原卷缺「行」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 84) 甲卷誤將「及」作「乃」。 (註 85) 乙卷誤將「董」作「薰」。 (註 86) 原卷及乙卷作「重」,今從甲卷。 (註 87) 原卷及乙卷缺「諸」字,今從甲卷。 (註 88) 原卷及乙卷誤將「九」作「久」,今從甲卷。 (註 89) 原卷缺「有」,今從甲乙兩卷。 (註 90) 原卷多「言」字,據甲乙兩卷刪去。 (註 91) 甲卷缺「切」字,今從原卷及乙卷。 (註 92) 原卷誤將「令」作「今」,今從甲乙兩卷。 (註 93) 甲卷與乙卷作「貞」,從今原卷。 (註 94) 原卷與乙卷作「真心」,今從甲卷。 (註 95) 原卷缺「名」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 96) 原卷作「菩薩」,今從甲乙兩卷。 (註 97) 原卷與甲卷缺「行」字,今從甲卷。 (註 98) 甲卷與乙卷作「想」,今從原卷﹔乙卷缺「地有」 二字。 107頁 (註 99) 甲卷作「想」,今從原卷及乙卷。 (註100) 原卷作「相境」。 (註101) 原卷缺「觀」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102) 原卷作「由」,今從甲乙兩卷。 (註103) 甲卷作「前」,今從原卷與乙卷。 (註104) 甲卷作「須」,今從原卷與乙卷。 (註105) 原卷作「此以知」,乙卷作「此以此故知」,今從 甲卷。 (註106) 甲誤作 「菩提道」,今從原卷與乙卷﹔原卷缺「道 」字。 (註107) 原卷作「即」,今從甲乙兩卷。 (註108) 原卷缺「無」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109) 原卷及乙卷作「雖」,今從甲卷。 (註110) 甲卷作「證」,今從原卷及乙卷。 (註111) 原卷及乙卷作「具」,今從甲卷。 (註112) 甲卷作「麤」,今從原卷及乙卷。 (註113) 原卷作「正」,今從甲乙兩卷。 (註114) 原卷作「萬」,今從甲乙兩卷。 (註115) 甲卷誤將「身」作「是」。 (註116) 原卷作「瑩瑩」,缺「磨」字。 (註117) 原卷缺「磨」字。 (註118) 原卷作「飾」,今從甲乙兩卷。 (註119) 原卷作「轉」,今從甲乙兩卷。 (註120) 原卷作「具」,今從甲乙兩卷。 (註121) 原卷作「由」,今從甲乙兩卷。 (註122) 原卷誤將「姪」作「嫌」。 (註123) 原卷與乙卷作「可」,今從甲卷。 (註124) 乙卷作「想」,今從原卷及甲卷。 (註125) 原卷作「別念」,今從甲乙兩卷。 (註126) 原卷誤將「善」作「著」。 (註127) 原卷誤將「彼」作「被」。 (註128) 原卷缺「心」字。 (註129) 原卷作「心內」。 (註130) 原卷作「世間」。 (註131) 原卷多「何起」二字。 (註132) 原卷作「意取」,今從甲乙兩卷。 (註133) 原卷與乙卷作「身」,今從甲卷。 (註134) 原卷遺漏﹕「由方便得……大乘之法,悲智」等二 十四字,今從甲乙兩卷。 108頁 (註135) 原卷誤將「澄」作「證」。 (註136) 原卷缺「知」,今從甲乙兩卷。 (註137) 原卷誤將「孝」作「學」。 (註138) 同上。 (註139) 原卷遺漏「菩薩 」二字,又用「共」來代替之。 (註140) 原卷誤將「妄」作「要」。 (註141) 參看一三七。 (註142) 同上。 (註143) 原卷缺「故」,今從甲乙兩卷。 (註144) 原卷缺「分」,今從甲乙兩卷。 (註145) 原卷多「因」字,今從甲乙兩卷。 (註146) 甲卷缺「見染」,今從原卷及乙卷。 (註147) 各卷均作「許」,此應為「識」之誤。 (註148) 原卷作「達」,乙卷模糊清皙,今從甲卷。 (註149) 原卷缺「信」字。 (註150) 原卷作「即」,今從甲乙兩卷。 (註151) 原卷作「即」,甲卷缺漏「則滅」二字,今從乙卷 。 (註152) 原卷作「若離心妄」,今從甲乙兩卷。 (註153) 原卷缺「全」字。 (註154) 原卷之次序為「緣覺,聲聞,菩薩」,今從甲乙兩 卷。 (註155) 甲卷重述「因緣」二字。 (註156) 甲卷無「性」字,今從原卷及乙卷。 (註157) 乙卷作「四生」,應為「死生」之訛。 (註158) 原卷與乙卷作「熏」。 (註159) 原卷缺「發」字。 (註160) 甲卷遣漏「法,發緣覺」四字,今從原卷及乙卷。 (註161) 原卷缺「可」字,甲卷作「破懷」,今從乙卷。 (註162) 原卷缺「生」字。 (註163) 原卷缺「行」字。 (註164) 原卷缺「根」字。 (註165) 原卷作「佛聞」,甲乙兩卷作「所聞」﹔乙卷作「 政卷」,應為「正法」之訛 (註166) 各卷皆作「德失」,應為「得失」之誤。 (註167) 原卷誤將「過」作「遇」。 (註168) 甲卷遺漏﹕「謂曾聞說……一依唯識漸教說者」等 三十行,約三百字。 (註169) 原卷缺「苦」字。 (註170) 原卷誤將「永」作「求」。 109頁 (註171) 原卷誤將「空」作「定」。 (註172) 原卷誤將「身」作「自」。 (註173) 各卷皆作「由」,應為「猶」之誤。 (註174) 甲乙兩卷無「第」字,今從原卷。 (註175) 甲卷缺「心」字。 (註176) 原卷誤將「但」作「俱」。 (註177) 原卷缺「旨」字。 (註178) 原卷與乙卷誤將「姓」作「性」。 (註179) 原卷作「不定姓(性) 」,甲乙兩卷作「不定」, 今從原卷。 (註180) 甲卷缺「或」字。 (註181) 原卷與乙卷作「須然」。 (註182) 甲卷作「分別者」,原卷與乙卷作「別分別者」。 (註183) 原卷與乙卷作「姓」,今從甲卷。 (註184) 同上。 (註185) 原卷作「姓」,今從甲乙兩卷。 (註186) 參看一八三。 (註187) 同上。 (註188) 甲卷誤將「性」作「世」,今從原卷及乙卷。 (註189) 原卷誤將「姓」作「性」。 (註190) 同上。 (註191) 原卷缺「即」字。 (註192) 參看一八三。 (註193) 原卷缺「成」字。 (註194) 原卷與乙卷作「得」,今從甲卷。 (註195) 原卷缺「五」字。 (註196) 乙卷誤將「姓」作「性」。 (註197) 原卷缺「說」字。 (註198) 參看一九六。 (註199) 同上。 (註200) 同上。 (註201) 原卷誤將「沈」作「沉」。 (註202) 參看一九六。 (註203) 原卷誤將「命」作「令」。今從甲乙兩卷。 (註204) 甲卷缺「故」﹔乙卷作「成羅漢」,今從原卷。 (註205) 甲卷遺漏「令觀因緣,成緣」六字。 (註206) 甲卷作「佛果」,今從原卷及乙卷。 110頁 (註207) 參看二○三。 (註208) 原卷誤將「別」作「引」。 (註209) 參看(註202) 。 (註210) 原卷誤將「後」作「復」。 (註211) 原卷及乙卷缺「此性」二字。 (註212) 甲卷作「所」,今從原卷及乙卷。 (註213) 甲卷於「出世」後多「不」字。 (註214) 參看(註202) 。 (註215) 同上。 (註216) 原卷誤將「同」作「聞」。 (註217) 參看(註202) 。 (註218) 同上。 (註219) 同上。 (註220) 原卷與乙卷誤將「姓」作「性」。 (註221) 同上。 (註222) 參看(註208) 。 (註223) 原卷誤將「姓」作「性」。 (註224) 原卷缺「是」字。 (註225) 參看(註222) 。 (註226) 參看(註220) 。 (註227) 甲卷與乙卷誤將「蜜」作「密」。 (註228) 原卷與乙卷缺「中」字。 (註229) 原卷與乙卷缺「有」字。 (註230) 參看(註227) 。 (註231) 同上。 (註232) 同上。 (註233) 原卷作「三乘」,今從甲乙兩卷。 (註234) 乙卷缺「云」字。 (註235) 甲卷作「心身」今從原卷及乙卷。 (註236) 甲卷作「皆」。今從原卷與乙卷。 (註237) 原卷誤將「難」作「誰」。 (註238) 甲卷作「唯獨佛德」,乙卷作「唯獨佛得」,今從原卷。 (註239) 甲卷作「其有」,今從乙卷及原卷。 (註240) 乙卷與原卷作「四生」,今從甲卷。 (註241) 甲卷誤將「與」作「異」。 (註242) 甲卷加入「故言三餘者」五字,不見於其他二卷 111頁 (註243) 甲卷缺「惱」字。 (註244) 原卷作「生」,今從甲乙兩卷。 (註245) 各卷皆作「心智」,應為「心知」之誤。 (註246) 甲卷誤將「想」作「相」。 (註247) 甲卷誤將「被」作「彼」。 (註248) 原卷與乙卷作「後」,今從甲卷。 (註249) 甲卷作「障」,今從原卷及乙卷。 (註250) 原卷缺「識」字。 (註251) 原卷誤將「段」作「斷」。 (註252) 原卷誤將「示」作「爾」。 (註253) 甲卷誤添入「不識」二字。 (註254) 原卷誤將「重」作「熏」。 (註255) 原卷與乙卷作「消」,今從甲卷。 (註256) 原卷多「可」字。 (註257) 甲卷至此而止,缺第十九問末端,第二十一及第二十二問。 (註258) 原卷誤將「求」作「未」。 (註259) 原卷作「三乘」,今從乙卷。 (註260) 原卷誤將「定」作「言」。 (註261) 原卷誤將「示」作「爾」。 (註262) 乙卷誤將「蜜」作「密」。 (註263) 同上。 (註264) 原卷作「得」,今從乙卷。 (註265) 原卷誤將「滅」作「成」。 (註266) 原卷誤將「知」作「智」。 (註267) 各卷均作「由」,應為「猶」之誤。 (註268) 原卷缺「故」字。 (註269) 原卷作「熟」,今從乙卷。 (註270) 乙卷缺「謗」字。 (註271) 原卷缺「者」字。 (註272) 乙卷缺「經」字。 (註273) 原卷作「非一異」,今從乙卷。 (註274) 原卷與乙卷「環」與「鐶」同用,姑從之。 (註275) 原卷缺「性」字﹔「靜」似為「性」之誤。 (註276) 原卷誤將「隨」作「墮」。 (註277) 乙卷缺「非」,今從原卷。 (註278) 原卷作「因」,今從乙卷。 112頁 (註279) 原卷誤將「局」作「扇」。 (註280) 原卷誤將「段」作「遐」。 (註281) 原卷誤將「壞」作「懷」。 (註282) 乙卷作「遶」,原卷作「達」。 (註283) 原卷誤將「腳」作「御」。 (註284) 原卷作「法」,今從乙卷。 (註285) 原卷誤將「檀」作「擅」。 (註286) 原卷誤將「換」作「援」。 (註287) 原卷誤將「云」作「之」。 (註288) 原卷缺「說」字。 (註289) 乙卷缺「律」字。 (註290) 原卷誤將「各」作「名」。 (註291) 各卷均作「擊」,或許為「攀」之誤。若不然,則 在「擊」字下應有如「擊鼓」之類之字﹖ (註292) 原卷之「潤」字為筆誤,乙卷特別指出之。 (註293) 原卷誤將「座」作「坐」。 (註294) 原卷誤將「孝」作「學」。 (註295) 乙卷誤將「坐」作「座」。 (註296) 同上。 (註297) 原卷誤將「序」作「斥」。 (註298) 原卷誤將「俺」作「淹」。 (註299) 乙卷作「摩揭□」,今從原卷。 (註300) 原卷誤將「冷」作「洽」。 (註301) 原卷誤「初」字。 (註302) 原卷缺「大」字。 (註303) 原卷誤將「兀」作「兒」。 (註304) 原卷與乙卷均作「賀」,應為「貨」字之誤﹖ (註305) 乙卷誤將「牡」作「壯」。 (註306) 原卷誤將「亟」作「烝」。 (註307) 原卷誤將「清」作「請」。 (註308) 原卷缺「斷」字。 (註309) 原卷缺「知」字。 (註310) 甲卷有「夜」字,乙卷缺乏。為行文計,「於夢寐 中」似較順口。 (註311) 原卷作「之」今從乙卷。 (註312) 原卷誤將「疾」作「嫉」。 (註313) 原卷誤將「發」作「殷」。 113頁 (註314) 原卷誤將「怪」作「懷」。 (註315) 原卷誤將「覺」作「學」。 (註316) 原卷誤將「由」作「猶」。 (註317) 乙卷作「諦寶」,原卷作「諦實」,今從原卷。 (註318) 參看(註315) 。 (註319) 原卷誤將「設」作「後」。 (註320) 原卷誤將「被」作「披」。 (註321) 參看(註315) 。 (註322) 原卷作「能知」,今從乙卷。 (註323) 原卷遺漏「昨」字。 (註324) 原卷作「命」,今從乙卷。 (註325) 原卷誤將「告」作「造」。 (註326) 參看(註315) 。 (註327) 同上。 (註328) 原卷誤將「我」作「哉」。 (註329) 原卷誤將「聞」作「門」。 (註330) 原卷誤將「知」作「和」。 (註331) 原卷誤將「說」作「諸」。 (註332) 乙卷作「□」,原卷作「接」,今從原卷。 (註333) 各卷均作「陵」,應為「凌」之誤。 (註334) 原卷誤將「仰」作「迎」。 (註335) 此處或有錯誤,所云「僧殼」者,殆「僧伽SANGHA 」之譯音歟﹖ (註336) 原卷誤將「云」作「之」。 (註337) 原卷誤將「定」作「言」。 (註338) 原卷缺「矣」。 (註339) 原卷缺「薪」字。 (註340) 原卷作「然」,今從乙卷。 (註341) 原卷誤將「番」作「糞」。 (註342) 原卷誤將「遣」作「遺」。 (註343) 乙卷誤將「坐」作「座」。 (註344) 同上。 (註345) 原卷缺「破」字。 (註346) 乙卷誤將「掣」作「制」。 (註347) 原卷誤將「染」作「深」。 (註348) 參看(註343) (註349) 原卷缺「諸」字。 114頁 (註350) 各卷均缺「主」,今按習慣用法加入之。 (註351) 原卷誤將「性」作「姓」。 (註352) 各卷誤作「姓」,應為「性」之誤。 (註353) 原卷缺「且」字。 (註354) 原卷缺「必正」二字。 (註355) 乙卷有「舍客」,似為「含容」之誤﹔原卷缺「含 」有「容」。 (註356) 原卷缺「出」字。 (註357) 乙卷作「弊」。 (註358) 參看(註343) 。 (註359) 乙卷誤將「比」作「北」。 (註360) 參看(註343) 。 (註361) 原卷誤將「的」作「明」。 (註362) 參看(註343) 。 (註363) 同上。 (註364) 原卷缺第二次之「西方」二字。 (註365) 參看(註343) 。 (註366) 原卷作「□」,今從乙卷。 (註367) 原卷多「法」字。 (註368) 乙卷作「折」,原卷作「析」--有「分析」之意。 (註369) 原卷誤以「宣先」作「宜者」。但「宜者」或為「 窄者」之誤。 (註370) 原卷誤將「增」作「憎」。 (註371) 原卷誤將「慊」作「嫌」。 (註372) 原卷缺「蕩」字。 (註373) 原卷誤將「爾」作「參」。 (註374) 乙卷有「丙申年一月日書記」﹔原卷有「丁卯年三 月九日寫畢,比丘法燈書」。 115頁 THE TWENTY TWO DIALOGUES ON MAHAYANA BUDDHISM By W. Pachow Summary This work was written by Master T'an-kuang of the T'ang dynasty, who was fairly active till around 785 C.E. However, his definite dates were uncertain. It consists of twenty-two dialogues entitled "Ta- cheng erh-shih-erh `wen` 大乘二十二問 ", or "The twenty-two dialogues on `Mahayana` Buddhism". The questions were put to him by a king of Tibet on various aspects of both Theravada and `Mahayana` Buddhism, such as Buddha nature, `dharmakaya`, `nirvana` , `sunyata` , bodhicitta, `alayavijnana` , `bhutatathata` , the difference of attainment of `nirvana` between a `sravaka` and a bodhisattva and so forth. As a guide to these dialogues, we have classified them into seven sub-divisions: I. The practices of a Bodhisattva--This consists of six questions: No. 1, 2, 9, 10, 12 and 13. II. The religious cultivation of the ordinary people--This consists of four questions: No. 3, 4, 8 and 14. III. The various differences among the three `yanas` --This consists of four questions: No. 15, 16, 17 and 18. IV. The accomplishments of the Buddha--This consists of three questions: No. 5, 6, and 7. V. The `dharmakaya` and `nirvana` --This consists of three questions: No. 11, 19 and 20. VI. The `alayavijnapa` and perfect wisdom--This consists of one question: No.21. VII. The development of Buddhist schools--This consists of one question: No.22. 116頁 The present version was edited and collated on the basis of three imperfect and fragmentary manuscripts bearing No. S2674 from the British Museum, London, and Nos. P2690 and P2674 from the `Bibliotheque` Nationale, Paris. There are nearly 400 footnotes explaining the various readings, errors, omissions, corrections and other aspects of the manuscripts. There is an editorial 'Preface' featuring a brief assessment of the quality, nature, contents, history and other areas of the text. It is hoped that one may be enabled to better understand its importance in Buddhist studies. This work was written by Master T'an-kuang of the T'ang dynasty, who was fairly active till around 785 C.E. However, his definite dates were uncertain. It consists of twenty-two dialogues entitled "Ta- cheng erh-shih-erh `wen` 大乘二十二問 ", or "The twenty-two dialogues on `Mahayana` Buddhism". The questions were put to him by a king of Tibet on various aspects of both Theravada and `Mahayana` Buddhism, such as Buddha nature, `dharmakaya`, `nirvana` , `sunyata` , bodhicitta, `alayavijnana` , `bhutatathata` , the difference of attainment of `nirvana` between a `sravaka` and a bodhisattva and so forth. As a guide to these dialogues, we have classified them into seven sub-divisions: I. The practices of a Bodhisattva--This consists of six questions: No. 1, 2, 9, 10, 12 and 13. II. The religious cultivation of the ordinary people--This consists of four questions: No. 3, 4, 8 and 14. III. The various differences among the three `yanas` --This consists of four questions: No. 15, 16, 17 and 18. IV. The accomplishments of the Buddha--This consists of three questions: No. 5, 6, and 7. V. The `dharmakaya` and `nirvana` --This consists of three questions: No. 11, 19 and 20. VI. The `alayavijnapa` and perfect wisdom--This consists of one question: No.21. VII. The development of Buddhist schools--This consists of one question: No.22. The present version was edited and collated on the basis of three imperfect and fragmentary manuscripts bearing No. S2674 from the British Museum, London, and Nos. P2690 and P2674 from the `Bibliotheque` Nationale, Paris. There are nearly 400 footnotes explaining the various readings, errors, omissions, corrections and other aspects of the manuscripts. There is an editorial 'Preface' featuring a brief assessment of the quality, nature, contents, history and other areas of the text. It is hoped that one may be enabled to better understand its importance in Buddhist stud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