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期佛教「空之法說及義說」(下)

楊郁文
中華佛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中華佛學學報第五期 1992.07 出版
(pp.67-107)



67 頁 提要 《雜阿含經》多說「無我」少說「空」。老死等緣生法 非我、非我所之「大空」,有業報而無作者之「第一義空」 ;世間空,無常恆、永住、不變易法、我、我所之「空心三 昧」;正思惟空、無相、無所有,得滅斷知法之「聖法印知 見清淨」;此等甚深空義及空觀早在《相應阿含》之「修多 羅」及「記說」部分出現。可是,「聖弟子住無我想,心離 我慢,順得涅槃。」仍然是解脫道之主流。由於「無我」之 範圍甚深、廣大、難知、難證,透過「空三昧」「空觀」之 修習,以達無有「我見、我所見、我慢隨眠」之方法,後來 在《中阿含經》及《增一阿含經》裡開展弘傳。 大眾部末派傳承下來之《增一阿含經》,留有「以『空 』代替『無我』」演變之線索,本文據此推論《增一阿含經 》為何以「空」代替「無我」,如何以「空」代替「無我」 。初期的佛教《雜阿含經》裡對「無我」之說法,因對機之 相異,有時曰:「非是我。」有時曰:「非有我。」;然現 代學界因觀點不同,於「五陰無我」引起「五陰非是我」或 「五陰非有我」誰是誰非之辯論。如是諍論,於以「空」代 替「無我」之《增一阿含經》中並未曾見。 《雜阿含經》指出「空三昧」「無相三昧」「無所有三 昧」是種種句種種義或種種句一義,略為解釋而已;此等 句、義之把握,對空觀之實踐,空義之體會,貪、嗔、癡空 之體驗非常重要。本文對此等三三昧/ 三心解脫有關事項, 作一些補充說明。 《雜阿含經》及《中阿含經》之「空住/ 行空」,敘述 如何相應於空過日常生活,如何應用空觀專精思惟修習,得 以行真實、空、不顛倒、漏盡、無漏、無為、心解脫。 68 頁 三. 以「空」代替「無我」之演變 (一)釋尊於「(邪)見相應」─《雜阿含133∼171 經≒ S.24, 1∼96. 》(註 1) 及「無始相應」─《雜阿含 937∼955 經≒S.15,1∼20.》(註 2),開示:因眾生於五陰 見「我」,繼起種種惡見、邪見,導致眾生無明所蓋、愛繫 其首,長道驅馳生死輪迴、生死流轉而不知本際。釋尊更處 處說明於陰、處、界如實知「無我」,則可成就智、解脫、 解脫智見三種無上,得究竟涅槃,成為阿羅漢、辟支佛、阿 耨多羅三藐三佛陀。(註 3) 眾生之「我、我所見」非常多樣又複雜,祇要具有「絕 對常、一、自主」之實體我、我所見、我慢使繫著之心行, 皆是邪見、邪思;拙著:〈以四部阿含經為主綜論原始佛教 之我與無我〉、〈南、北傳「十八愛行」之法說及義說〉兩 篇論文(註 4)曾經詳細論述;今再修正『表解』說明「無我 」所要否定之種種「我、我所見、我慢使繫著」如下: 1. 【種我見、 我所見、我慢使繫著表】(以五陰為例 ,六處、六界同例) 我 ┌───┴───┐ 我慢 我見 └───┬───┘ ┌──────────┴─────────┐ 即陰計我 離陰計我 ┌──┴───┐ │ 五陰 五陰部分是我 離五陰有我 全部 ┌───┴─────┐ │ 是我 見色 見色異我 │ │ 是我 (受想行識是我,色是我所) │ │ │ ┌────┴─────┐ │ │ │ 色、我相屬 色、我相在 │ │ │ ┌─┴─┐ ┌─┴─┐ │ │ │ 色屬我 我屬色 色在我 我在色 │ │ │ │ │ │ │ │ 色受 │ │ │ │ │ 色受 想行 │ 行識 行識 行識 行識 想行 識 色 受想 受想 受想 受想 識 ∥ ∥ ∥ ∥ ∥ ∥ S 我 我 我 我 我 我 我 ∩ ∪ 色 色 色 色 ─────────── (註 1) 見大正.2-41c,14f.∼45c,14(大正新修大藏經第二 冊第四十一頁下欄第十四行以後至第四十五頁下欄 第十四行為止);S iii. pp.202,3f.∼224,-1 (P.T.S.相應部第三卷第二○二頁第三行以下至第 二二四頁倒數第一行為止)。 (註 2) 見大正.2-240b,12f.∼243b,12。 (註 3) 參閱《雜阿含110經》見大正.2-36c,-5f.∼37a,5。 (註 4) 《中華佛學學報》第二期 p.1∼61; 第三期pp.1∼22。 69 頁 2. 【不同深度之我見、我慢表】(上列淺顯,愈下列愈深隱) ┌宗教的─Attan(常、一、主宰之神我) │ ┌ 分別的 ┤哲學的─attan(常、一、主宰之人我) │ │ ┌我見┤ └常識的─`ayam` aham asmi (此我有) │ │ │ │ ┌aham asmi (我有) │ │ │ │ │ │`ahamkara`(我作) │ └ 俱生的 ┤ 我 ┤ │Ahan ti(靜態的「我」云云) │ │ │ └`Asmi` ti(動態的「有我」云云) │ │ ┌`Asmi` ti anusaya(我使/「我」 │ │ 云云之隨眠) │ │ └我慢─────┤`Asmi` ti chanda(我欲/「我」 │ 云云之欲) │ └`Asmi` ti mana(我慢/「我」 云云之慢) 3.「十八愛行乃至百八愛行表」(我、我所愛) 翦踛 │ │ 所 依 差 別 │ │世差別澺踛踛踛 │ │我慢│ 是我 │ 是我 │ 我是 │ │ │現行│ 如是 │ 如此 │ 異此 │ 澺磝w─┼───┼───┼───┤ │現在世│我有│我 欲│我 爾│我 異│ 鵂w艟w┬───┼───┼──┼───┼───┼───┤ │軟有愛│ │我當│我當欲│我當爾│我當異│ 囍郭u───┤ 當 ├──┼───┼───┼───┤ 囍跈 │中有愛│ │或我│或欲我│或爾我│或異我│ 禶R├───┤ 來 ├──┼───┼───┼───┤ 攭旴 │上有愛│ │或然│或欲然│或爾然│或異然│ 礜w┴───┼───┼──┼───┴───┴───┘ 灡t齱@    │ 現 在│我無│ 於現世 內十八愛行生起 ├───┼──┤ 「我見」 孎O礸L 有 愛│ │ 我 │ 外十八愛行生起 │ 當 來│ 不 │ 「我所見」 │ │ 當 │ 於三世 總共生起 鶔w髍w────┴───┴──┘ 「百八愛行」 (二)「無我(anattan, na attan)」否定V(註 5)斷 除之「我」,有「廣義之我」與「狹義之我」: 1.「狹義之無我」如《雜阿含103經=S.22,89.Khemo.》 之「非我、非我所(`na a ttanam va attaniyamva`)」(註 6) 屬須陀洹三成就之一,「斷身見結」(註 7);即是正見無我 、無我所,並且捨斷二十種「有身見(`sakkaya-ditthi`)」 。所見、所斷之無我、無我所, 內 ─────────── (註 5) V為非排取『或』之符號;否定V斷除之「我」─ 指是否定之「我」,或是斷除之「我」,或是否定 與斷除之「我」。─以後,同例。 (註 6) 見大正.2-29c,-3f.;Siiip.128,4。 (註 7) 參閱《雜阿含820經=a.3,85.Sikkha(1)》見大正 .2-210c-3f.;ai.p.231,-1f. 70 頁 容為:「不見色是我 (`na rupam attato`) ,不見色異我 (`na rupavantam attanam`),不見我中色 (`na attani rupam),不見色中我(`na rupasmim attanam`) ;不見受、想、行、識是我,不見識異我,不見我中識,不 見識中我。是名得無身見。」(註 8)此乃「見惑」為須陀洹 最初所斷、所知;因屬後天學習、分別所得之「我、我所見 」,相當於哲學的V宗教的我、我所見,範圍狹小、內容單 純、淺顯易知。如此「狹義之無我」為須陀洹以上乃至阿羅 漢「見所斷、知」。然先天俱生所得之我、我所見、我慢使 繫著,範圍廣大、內容複雜、深奧難解;為斯陀含向....乃 至阿羅漢「修所斷、知」也。(註 9) 2.「廣義之無我」如 (1) 《雜阿含 23,24 經=S.22,91∼92.`Rahula.`》: 「佛告羅□羅:『當觀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 ....若遠、若近,彼一切〔色〕非我(`n'eso 'ham asmi`) 、不異我(`n'etam mama`)、不相在(`na m'eso atta ti`); 如是,平等慧如實觀。如是受、想、行、識....比丘如是知 、如是見我此識身及外境界一切相,無有我、我所見、我慢 使繫著。羅□羅!比丘如是識身及外境界一切相,無有我、 我所見、我慢使繫著者,超越疑心、遠離諸相、寂靜、解脫 ;是名比丘斷除愛欲、轉去諸結、正〔慢〕無間等、究竟苦 邊。』」(註 10) (2) 《雜阿含 84 經= S.22,46.`Aniccata`(2)》:「 色是無常;無常則苦;苦則非我;非我者,彼一切(色)非我 、不異我、不相在如實知;是名正觀。受、想、行、識亦復 如是。.... 」 (註 11) 「廣義之無我」乃唯漏盡阿羅漢、辟支佛、阿耨多羅三 藐三佛陀所「究竟圓滿斷、知」─否定常識的我、我所見, 亦否定哲學的V宗教的我、我所見及由修行漸斷一切思惑; 究竟斷、知一切我、我所見、我慢使繫著。 (三)佛世,聖弟子斷、知一切我、我所見、我慢使繫 著之常途是修習三無漏學,依陰、處、界把握「名色──有 情之身心」;由四聖諦、十二緣起通達「名色之因緣」;如 實知緣起才能如實把握「無常」;(註 12) 由無常想建立「 苦想」;依苦想體會「非非我、非我所V無我、無我所」。 (註 13) ─────────── (註 8) 參閱《雜阿含570經=S.41,3.Isidatta(2).》見大 正.2-151a,-3f.∼1;Siv.p.287,-6f. (註 9) 參閱《中華佛學學報》第二期,拙著〈以四部阿含 經為主綜論原始佛教之我與無我〉§14-0-1∼ 14-0-3 pp.52∼54。 (註 10) 見大正.2-5b, 12f.;Siii.p.136,4f. (註 11) 見大正.2-21c,6f.;Siii.p.45,-12f. (註 12) 參閱《雜阿含200經》見大正. 2-51a,-13f.∼c,-3 (註 13) 參閱《雜阿含9經=S.22,15.Yad anicca.》見大正 .2-2a,3f.;Siii.p.22f. 71 頁 依四念處修習七覺支,念覺支為首發趣正覺;其中,無 常想、無常苦想、苦無我想、斷想、無欲想、滅想是最主要 之「觀業處(`vipassana-kammatthana`)」(註 14);十種最 常被應用觀想方法之六──“「`anicca-sanna`(無常想)、 `anicce dukkha-sanna` (於無常作苦想)、 `dukhhe anatta-sanna` (於苦作無我想) 、`pahana-sanna` (斷想) 、`viraga-sanna`(離欲想)、`nirodha-sanna` (滅盡想)」 參閱《D.34.`Dasuttara-Suttanta`.》 (註 15)、 《A.10,56.`Sanna`.》(註 16)、《增一阿含第48品第3經》 (註 17)及《長阿含十上經》(註 18) 且「一切行無常、一切行苦、一切法無我、滅盡為涅槃 。 」佛說為「四法本」(註 19);釋尊般涅槃前後,「一切 行無常、一切法無我、涅槃寂滅。」特別被眾弟子重視,作 為教授佛法之重心。(註 20) (四)設若選擇精簡一經而能包含根本佛法者,唯南傳 《 S.22,15. Yad anicca (1)》(註 21) 可擔當;全《經》 如下: 1.《Yad anicca(若無常者)》(註 22) 〔余聞如是:〕 §1 「〔一時,世尊住〕`Savatthi`(在舍衛 (城) ) 〔祇樹給孤獨園。〕」 §2 `Tatra`(爾時,)〔世尊對諸比丘斯〕vocca(言:) ”『〔....〕 §3 `Rupam bhikkhave aniccam`,(諸比丘!色是無常;) `yad aniccam tam dukkham;(凡無常者,其即是苦;) `yam dukkham tad anatta`;(凡苦者,其即是無我;) `yad anattatam`(凡無我者,其即是──)`n'etam mama`(斯(色)非我所、)`n'eso 'ham asmi` (斯(色)非是我、)`na m'eso atta ti`.(斯(色) 非余之我也。)`evam etam yathabhutam sammappa nnaya datthabbam`.(依等慧當觀斯(色)如是!) (註 23) §4 `Vedana aniccam`,(受是無常,)`yad aniccam tam dukkham`;(凡無常者,其即是苦;)`yam dukkham tad anatta`;(凡苦者,其即是無我;)`yad anatta tam` ─────────── (註 14) 參閱《雜阿含747經》見大正. 2-198a,-6f.;「業 處(`kammatthana`)」︰修心作業之方法。 (註 15) 見Diii.p.291,9f. (註 16) 見Av.p.105,-6f. (註 17) 見大正. 2-789b,2f. (註 18) 見大正. 1-56c,-7f. (註 19) 見大正. 2-668c,3f. (註 20) 見大正. 2-66b,14f. (註 21) 見Siii.p.22,1f. (註 22)(此並非《經》名,乃《相應部第22相應》 〈無常品〉攝頌之〈經題〉 72 頁 (凡無我者,其即是─)`n'etam mama`(斯(受)非我 所、)`n'eso 'ham asmi`(斯(受)非是我、)`na m'eso atta ti`.( 斯(受)非余之我也。) `evam etam yathabhutam sammappannaya datth abbam`. (依等慧當觀斯(受)如是!) §5 `Sanna aniccaa`,(想是無常,)〔....〕 §6 `Sankhara anicca`,(諸行是無常,)〔....〕 §7 `Vinnanam aniccam`,(識是無常,)`yad aniccam tam dukkham`;(凡無常者,其即是苦;)`yam dukkham tad anatta`;(凡苦者,其即是無我;) `yad anatta tam` (凡無我者,其即是─)`n'etam mama`(斯 (識) 非我所、) n'eso 'ham asmi(斯(識)非是我、) na m'eso atta ti. (斯(識)非余之我也。)`evam etam yathabhutam sammappannaya datt habbam`. (依等慧當觀斯(識) 如是!) §8 `evam passam`(〔諸比丘!〕正在如是見之)....la (乃至(註 24))`naparam itthattaya”ti pajanati ti`. (不再(成為)如此(輪迴)之狀態也。』彼如是知。」) ─────────── (註 23) 參閱《中華佛學學報》第二期,拙著〈以四部阿含 經為主綜論原始佛教之我與無我〉§9-0-9 p.34 第3段註解又,” `n'etam mama`(斯(色)非我所、) `n'eso 'ham asmi` (斯(色)非是我、)`na m'eso atta ti`.(斯(色)非余之我也。)`evam etam yathabhutam sammap pannaya `datthabbam`.(依 等慧當觀斯(色)如是!)”此段相似經文,如 《S.22,49.Sono.(1)》§19 作︰”....`sabbam rupam N'etam mama n'eso 'ham asmi na m'eso atta ti evam etam yathabhutam sammapannaya datthabbam `(....一切色 斯(色)非我所、斯(色) 非是我、斯(色)非余之我也;依等慧當觀斯(色)如 是!)”[見Siii.p.49, -6f.];相當之北傳《雜.30 經》作︰「彼一切色,不是我、不異我、不相在, 是名 如實知。」[見大正.2-6b,-13f.] 又,相當 之經文在《中.61經》作︰「彼一切(色)非我、 非我所、我非彼所,當以慧觀知如真!」[見大正 .1-497a,15f.] 值得注意者”`na m'eso atta ti`” 在《中阿含》譯作︰「我非彼所」;此「彼」為 `attan`之異譯,亦即「人我」相對之「彼──阿 特曼(神/神我)」。如是,在《中阿含經》及《增 一阿含經》所指「非彼/ 彼無/ 彼空」指 `an-Attan/an-Atman` (不是阿特曼/ 無有阿特曼/ 阿特曼是空的)。 (註 24) 根據《S.22,49.`Sono`.(1)》§24所省略《經》文 ,如下:”〔`sutsva ariyasavako`(多聞聖弟子) `rupasmim pi nibbinda ti`,(於色厭離、) `vedanaya pi nibbindati`, (於受厭離、) `sannaya pi nibbindati`,(於想厭離、) `sankhare su pi nibbindati`(於諸行厭離,) `vinnanasmim pi nibbindati`,(亦於識厭離;) `Nibbiindam virajjati`, (正在厭離者離貪之;) `viraga vimuccati`(離貪者解脫之;) `vimuttasm im`(於已解脫時,)`iti nanam hoti`: (彼有如是解脫智:)“`Khina jati`, (『「(余之)再生性是已被滅盡;) `vusitam brahma cariyam`,(清淨行是已住立;) `katam karaniyam`,(所應作是已作;〕” [見 Siii.p.50,5f.] 73 頁 本《經》「精簡、定型文句」以公式表示如下: ┌─────────────────────────┐ │∵色 = 無常 │ │ │ │∵凡 無常 = 苦 │ │ │ │∵凡 苦 = 無我 │ │ │ │∵凡無我 = 色非我所、色非是我、色非余之我 │ │ │ │∴色 = 無常 = 苦 = 無我 = 色非我所、色非是我、│ │ 色非余之我 │ │ │ │※ 受、想、行、識 亦復如是(如色是無常....) │ └─────────────────────────┘ 上述經義亦可推演為︰ ┌─────────────────────────┐ │一一陰無我 = 一一陰非我所、一一陰非是我、 │ │一一陰非余之我 = 一切法無我 = 廣義之無我 │ └─────────────────────────┘ 2.與《S.22,15. Yad anicca(1)》相當之北傳《雜阿含第 9經》(註 25)全《經》如下: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 諸比丘:『「色無常;無常即苦;苦即非我;非我 者,彼一切非我、不異我、不相在。 (註 26)」如 是觀者,名真實正觀;如是,「受、想、行、識無 常;無常即苦;苦即非我;非我者,彼一切非我、 不異我、不相在。」如是觀者,名真實正觀。 聖弟子如是觀者,厭於色,厭受、想、行、識;厭 故不樂;不樂故得解脫。解脫者真實智生:我生已 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 27) ─────────── (註 25) 《雜阿含第 9經》〈攝頌〉作「厭離」 見大正.2-3a,4 (註 26) 「非我者,彼一切非我、不異我、不相在。」《雜 阿含 9 經》作:「非我者亦非我所。」相當經《 S.22,15.Yad anicca(1)》作:”`yad anattatam` (凡無我者,其即是)`n'etam mama`(斯(色)非我 所、)`n'eso 'ham asmi` (斯(色)非是我、) `na m'eso atta ti`.(斯(色)非余之我也。)” [見Siii.p.22,8f.]又,相同之經文出現在 《S.22,45.aniccata(1)》〈§3〉”yad anattatam n'etam mama n'eso 'ham asmi na m'eso atta ti`.” 與之相當經《雜阿含84經》作:「非我者, 彼一切 非我、不異我、不相在。」今根據《S.22,15.Yad anicca(1)》《S.22,45.aniccata(1)》《雜阿 含84經》更正《經》文。又,《雜阿含經》譯:「 (色、我)不相在」,依《相應部經》:”`na m'eso atta ti”擬作:「(色、我)不相屬」; 「不相屬」比「不相在」更符合《經》義。 (註 27) 見大正. 2-2a,2f. 74 頁 本《經》 「精簡、定型文句」以公式表示如下: ┌──────────────────────────┐ │色=無常=苦=無我=色非我、色不異我、色(我)不相在│ │ =真實正觀 │ │ │ │※ 受、想、行、識 亦復如是 │ │ │ │∵ 真實正觀色 ∴ → 厭色 │ │ │ │∵ 不樂(色) ∴ → 於色解脫 │ │ │ │真實正觀色 → 厭色 → 不樂(色)→ 於色解脫 │ │ │ │※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 │ │ │(於五陰)解脫者→真實智生: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 │ │ 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 └──────────────────────────┘ (五)「色是無常,無常者,其即是苦;凡苦者,其即 是無我;凡無我者,其即是──斯(色)非我所、斯(色) 非是我、斯(色)非余之我也。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如是,「無常」「苦」「無我」為「佛法心要」;「透過 緣起法門→無常法門→苦法門→無我法門→厭→離欲→滅盡 ,自作證解脫。」為早期一般佛弟子專精禪思修習作證之常 道。在南傳《Dhamma-pada》第 277∼279 偈,《 S.22,15 ;S.35,179;S.35,189 經》結集在一起; 表現初期佛教之 重心在此。稍後,空義之發揚,空觀之重視,「空法門」流 傳開來,併入思惟修習之常道;表現在北傳結集經典之第一 經─《雜阿含第一經》︰「.... 爾時, 世尊告諸比丘︰『 當觀色無常,.... 如觀無常,[ 觀 ] 苦、空、非我,亦復 如是。」(註 28) 然而,上述精簡、定型文句,後來結集V 傳承《增一阿含經》時,已有所改變。如下: 1. 《增一阿含第 37 品第 10 經》: 「佛告尼健子: 『我之所說:色者無常;無常即是苦;苦者即是無我;無我 者即是空;空者彼非我有、我非彼有。痛(受)、想、行、 識及五盛陰皆悉無常;無常即是苦;苦者無我;無我者是空 ;空者彼非我有、我非彼有。我之教誡其義如是。』」 (註 29) ─────────── (註 27) 見大正. 2-2a,2f. (註 28) 見大正. 2-1a,6f. (註 29) 見大正. 2-715c,11f.參閱大正2-702b,-12f. 75 頁 本《經》「精簡、定型文句」以公式表示如下: ┌──────────────────────────┐ │色 = 無常 = 苦 = 無我 = 空 = 彼非我有、我非彼有│ │ │ │※ 受、想、行、識 亦復如是 │ └──────────────────────────┘ 2. 《增一阿含第 41 品第 4 經》:「諸比丘報(具壽 舍利弗)曰:『設當有人來問者,我當以此義報之:『色者 無常;其無常者即是苦也;苦者無我;無我者空;以空無我 、彼空。如是,智者之所觀也。痛、想、行、識亦復無常、 苦、空、無我;其實,空者彼無、我空。如是智者之所學也 。.... 』」 (註 30) 本《經》「精簡、定型文句」以公式表示如下: ┌───────────────────────────┐ │色 = 無常 = 苦 = 無我 = 空 =無我 彼空 = 我空彼無│ │ │ │※ 受、想、行、識 亦復如是 │ └───────────────────────────┘ 3. 《增一阿含第 32 品第 6 經》:「沙彌(成阿羅漢 者)白佛言:『色者無常;無常即是苦;苦者是無我;無我 者即是空;空者非有、非不有,亦復無我;如是智者所覺知 。痛、想、行、識無常;無常者是苦;苦者無我;無我者是 空;空者非有、非不有。此智者所覺知.... 』」 (註 31) 本《經》「精簡、定型文句」以公式表示如下: ┌───────────────────────┐ │色 = 無常 = 苦 = 無我 = 空 =非有、非不有 │ │ │ │※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 └───────────────────────┘ 「色=無常=苦=無我」在《雜阿含經》與《增一阿含經 》維持同樣思路;然《雜阿含經》「無我=色非是我、色非 我所、色非余之我」之說法,在《增一阿含經》改用三種方 式敘述: (1) 無我 = 空 =彼非我有、我非彼有 (2) 無我 = 空 =無我 彼空、彼無 我空 (3) 無我 = 空 =非有、非不有 ─────────── (註 30) 見大正. 2-745c,15f. (註 31) 見大正. 2-678c,-3f. 76 頁 (六)《增一阿含經》以「無我者即是空。(無我=空 )」代替「凡無我者,其即是─斯(色)非我所、斯(色) 非是我、斯(色)非余之我也。」「非我者,彼一切非我、 不異我、不相在。」;亦即:以「空」代替「非我所、非是 我、非余之我」「非我、不異我、不相在」。何以故? 1. 「無我」所否定「我之內容」非常複雜; 如〈本文 §三. (一)之 1. 2. 3. 〉所述。亦即有「種種無我」須 一一列舉;如須陀洹所斷、知之無我是「否定宗教的、哲學 的、分別的我V我所見」。且否定「我」是五陰之一一陰非 我、非我所(「我所」有時以「異我」表示,「不異我」即 「非我所」)、我不在一一陰中、一一陰亦不在我中。斯陀 含、阿那含、阿羅漢所斷、知之無我,各有不同之範圍;今 ,若以「空」一字,定義為包函「種種無我」;此後,則方 便自己作觀,亦方便大家溝通意見。 2. 藤田宏達先生於〈原始佛教ズれんペ空〉文中提及 ︰南傳依無常、苦、無我列舉之經文,於北傳《雜阿含經》 《中阿含經》《增一阿含經》即一定為無常、苦、空、無我 之順序列舉;然唯於《增一阿含經》另有四經則以無常苦、 無我、空列出。如此「無我」與「空」逆序而說,可以認為 在說明指示「空之根據是無我」。(註 32) 原文 ”yad aniccam tam dukkham ” 以及譯文─《 雜阿含經》裡譯為︰「無常是苦」「無常即苦」「無常則是 苦」,《中阿含經》「無常法即是苦」,《增一阿含經》「 無常者即是苦」等等;(註 33) ─都表示「無常」與「苦」 之間,有相等、相即之關係。雖然「無常」與「苦」之間, 亦有因果關係存在;如《雜86經》「以色無常故,於色有病 、有苦生。」(註 34)《伽師地論》在抉擇《雜9經》「無常 即苦,苦即非我,」句,言:「觀無常故苦,苦故無我,」 但是立足於「智漸次」所說;依先苦智生後無我智,說明「 苦智」與「無我智」生起之次第及兩智間之關係。(註 35) 依此推論,《增一阿含經》四處逆說無我空─「無我者即是 空」「無我者空」─都是用直說法 (indicative) 說出,並 非使用條件法 (conditional) 或可能法 (potential) 肯定 或推定「無我故空」之說法。愚意「無我者即是空」是替代 「凡無我者,其即是─斯(色)非我所、斯(色)非是我、斯 (色)非余之我也。」「非我者,彼一切非我、不異我、不相 在。」亦即以「空」替代「非我、不異我、不相在」,是以 「空」說明概括所有「無我」深奧複雜之內容;並非在表明 「空之根據是無我」為主。 ─────────── (註 32) 參閱〈佛教思想7空(下)〉pp.422∼423。 (註 33) 「問︰『若無常是苦耶?』答言:『是苦;世尊! 』」見大正. 2-346c,3f.;「無常即苦。」見大正 . 2-2a,3f.;「無常者 則是苦。」見大正.2-2b,10 (註 34) 見大正. 2-22a,9f. (註 35) 參閱大正. 30-775a,-8f. 77 頁 3. 釋尊言:「一切行無我」, 或言:「一切法無我」 ;後人對此等兩句有所分別、議論。請參閱拙著〈以四部阿 含經為主綜論原始佛教之我與無我〉§11-0-4(乙)(註 36) 。若以「空」代替「無我」,即言:「一切行空」及言: 「一切法空」即可排除諍論。 4. 《增一阿含第 37 品第 10 經》: 「空者彼非我有 、我非彼有。」《增一阿含第 41 品第 4 經》:「.... 以 空無我、彼空。 .... 其實,空者彼無、我空。」《經》所 言「彼」指「梵(brahman,`Brahma`)」、「梵我」、「神 我」、「大我」;《經》所言「我(attan)」指「人我」 、「小我」。此乃正統婆羅門「梵我一如」之我見,如《雜 阿含 153 經》:「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 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如是 :我、彼一切不二、不異、不滅。」?』」 (註 37) 今特別以「空」來表示:「彼(梵)非我所有」、「我 非彼(梵)所有」;更進一步表示,「無(人)我、彼(梵 )空」,或「彼(梵)無、(人)我空」;即陰、離陰皆空 ,無(人)我、無(梵)我。我、彼不相屬;我非彼(梵) 所有,彼(梵)非我所有。 5. 《增一阿含第 32 品第 6 經》:「空者非有、非不 有。 」與《增一阿含第 37 品第 7 經》:「世尊告曰:『 彼云何為名第一最空之法?若眼起時則起,亦不見來處,滅 時則滅,亦不見滅處,除假號法、因緣法。 .... 』」或《 雜阿含 335 經》:「世尊告諸比丘:『.... 云何第一義空 經?諸比丘!眼,生時無有來處,滅時無有去處;如是,眼 不實而生,生已盡滅。有業報而無作者;此陰滅已,異陰相 續,除俗數法。.... 』」(註 38) 如是,眼不實─「非有」;除假號法、因緣法、俗數法 ─「非不有」。有業、報─「非不有」;無作者─「非有」 。透過「空相應隨順緣起法」之觀察,即不離時、空以四次 元(dimension)觀察人生──依緣起寂滅面, 非實有作者 ;依緣起生滅面,非無業、報。「非有、非不有」不可以平 面的觀察,宜以立體的透視。立足於任一平面,說「有業報 而無作者」,皆患自語相違過,不能兩立。依緣起生滅面, 於世俗諦,出世聖者說「有業、報」,世間智者亦如是說; 然出世聖者依緣起寂滅面,於第一義諦說「無作者」,世間 智者並不能認知V不承認。 除「無因論、斷滅論」之大邪見者外,皆承認「因果」 、「業報」;然而,有「常見、自性見」之因果論者,勿論 是「一因」或「多因」仍然屬邪見,不能成立因果、業報。 唯無自性、多因之緣起,才能成立因果。列表比較如下: ─────────── (註 36) 《中華佛學學報》第 2期 pp.41∼43。 (註 37) 見大正. 2-43c,-14f. (註 38) 見大正. 2-92c,13f. 78 頁 常見者:一切「絕對有」─(非緣起)─「平面觀」 ┌──┬──┐ 常見者 │作者│業報│ ┌────┼──┼──┤ │ 世俗諦 │ 有 │ 有 ├─有自性見、非緣起之「有」 ├────┼──┼──┤ 仍屬邪見 │第一義諦│ 有 │ 有 ├─第一義諦誤執「有作者、有業報」 └────┴──┴──┘ 為增益執 斷見者:一切「絕對無」─(非緣起)─「平面觀」 ┌──┬──┐ 斷見者 │作者│業報│ ┌────┼──┼──┤ │ 世俗諦 │ 無 │ 無 ├─世俗諦惡取「無作者、無業報」 ├────┼──┼──┤ 為減損執 │第一義諦│ 無 │ 無 ├─絕對的、非緣起之「無」仍屬邪見 └────┴──┴──┘ 正見者:一切「相對有、無」─(屬緣起)─「平面觀」 ┌──┬──┐ 平面正見者│作者│業報│ ┌────┼──┼──┤ │ 世俗諦 │ 有 │ 有 ├依緣起生滅面,「於世俗諦」如實 ├────┼──┼──┤見:「有作者、有業報」無減損執。 │第一義諦│ 無 │ 無 ├依緣起寂滅面,「於第一義諦」如實 └────┴──┴──┘見:「無作者、無業報」無增益執。 正見者:一切「相對有、無」─(屬緣起)─「立體觀」 ┌──┬──┐ 立體正見者│作者│業報│ ┌────┼──┼──┤ │ 世俗諦 │ │ 有 ├┐ ├────┼──┼──┤├依空相應緣起隨順法,「處中」 │第一義諦│ 無 │ ├┘如實見:「有業報、無作者」。 └────┴──┴──┘ 如上所述,因為「無我」所否定之「我之範圍」非常廣 大,「我之內容」非常複雜,「我之見解、執著」或淺顯或 深隱; 南傳《經典》以:「 yad anatta tam n'etam mama n'eso 'ham asmi na m'eso `atta ti`. (凡無我者,其即 是──斯(色等五陰或其一一陰)非我所、斯(色等五陰或 其一一陰)非是我、斯(色等五陰或其一一陰)非余之我也 。)」北傳《經典》以:「非我者,彼一切非我、不異我、 不相在。」等「法句」表示佛世所說之「無我」。此「無我 」乃離「常見之我見」,亦離「斷見之無我見」,「處中道 說法」。《第一義空經》依空相應緣起隨順法,「處中」如 實見:「有業報、無作者」,「無我而有作業受報」之說法 ,乃然對中、下根者生起困惑或產生「甚深、難解」之感歎 ;於是,結集《增一阿含經》時,北傳《經典》即以「空」 代替所有無我之內容,亦即「非我所、非是我、非余之我」 或「非我、不異我、不相在」 79 頁 ──「無我」。以「空」代替「無我」,使「無我而有作業 受報」之深義容易把握,使種種空觀之思惟修習更加方便; 對某些當機者,體驗無我、我所、我慢隨眠更為善巧。 四、五陰非是我、五陰非有我、五陰皆空 釋尊成道不久,即到 Baranasi 城鹿野苑,向五比丘轉 「四聖諦」法輪;四日後,集五比丘說「無我」法門(註 39) ;即後來結集為《S.22,59`Panca`(五(比丘)經)》。釋尊 於此說︰”`Rupamぁanatta`”(註 40);北傳相當經《雜34 經》譯作︰「色ぁ非有我」(註 41);然,釋尊於舍衛國祇 樹給孤獨園重說之《雜33經》(註 42)譯作︰「色ぁ非是我」 (註 43);《無我相經》相當經,唐•義淨法師 譯本,則因 五蘊無能取所取,名謂︰《五蘊皆空經》。(註 44) 《雜33經》之五陰「非是我」,與《雜34經》之五陰 「非有我」依經句脈絡,顯然是同一梵語‘anatman(無我) ’之異譯;若此一推論屬實,則同一譯者(`Gunnabhadra`) 以不同之漢文譯出‘anatman’為「非是我」與「非有我」 ,就值得推敲譯者為何如此。復次,《雜33經》之五陰「 非是我」,與《雜34經》之五陰「非有我」,若是原本字句 相異,同一譯者當然以不同之漢文傳達梵本字義;則讀經者 需慎思釋尊為何對五陰說「非是我」,為何於五陰言「非有 我」?倘若誦本不同,或譯者相異,以致形成漢譯經句之相 異,則須論及傳誦之部派及翻譯之人、時、地等等背景。 中村元先生曾詳細討論過‘anattan’一語可作︰名詞 及形容詞用;(1)名詞用時,如“Sabbe dhamma anatta” 當作︰「一切諸法ゾヤ-Ьс⑦スヘゥペパソザやペ(一切 諸法非是我)」;(2)形容詞用時,“Sabbe dhamma anatta” 當作︰「一切諸法ゾ,ヤ-Ьс⑦メ有ウスゆ(一切諸法非有 我)」。在結論提出︰佛教之最初期,‘anattan’作名詞使 用,意謂「ヤ-Ьс⑦スヘゥペパソ(非是我)」;隨時代之經 過,後來逐漸作形容詞用,指「ヤ-Ьс⑦メ有オォ(非有我) 」。(註 45) ─────────── (註 39) 此次說法,結集《本生經》之大德 稱呼本經謂 ‘`anantalakkhanasutta`(無我相經)’; ananta 為 anatta(無我)之誤寫;見 Ji.82。 (註 40) 見 Siii.66,-9f.;rupamぁ=色、受、想、行、識 五陰。 (註 41) 見大正.2-7c,14f.;色ぁ=色、受、想、行、識五 陰。 (註 42) 南傳相應部無相當經。 (註 43) 見大正. 2-7b,-7f. (註 44) 見大正. 2-499c,4f. (註 45) 見中村元︰「ユ⑦Э思想一般ろヘ見ギ無我思想」 〈自我シ無我〉pp.56∼60(平樂寺書店,京都1963) 80 頁 然而,T.W. Rhys Davids 及 W.Stede 氏對 anattan [m.nom. anatta] 同樣有兩種用法(註 46)─ (1) 作名詞用 ︰如〈Siii41(註 47),-12 〉之‘`anattanupassi`(無我觀 者/無我觀)’;〈SV.345,-4〉之‘`anattasanni`)(無我想 者/無我想)’等;「無我」構成名詞片語,指無我之觀察者 /無我之觀察,或指具無我想者/具無我概念。(2)作述詞的形 容詞用(`as predica tive adjective`)︰如〈Siv.130,-8〉 之“ Cakkhum `anatta`(眼是無我)”;〈 Siv.166,-11〉 之“`ayam kayo anatta ti`.(此身是無我)”等;「無我」 在敘述眼或身之實際狀態是如此。此等經句可以對治於眼等 六根或於身(名身、色身)起「我見(attan)」者,不管誤認 眼等六根「是我」或是「有我」;作述詞用之‘`anattan`’ 均可對治邪見。“Cakkhum `anatta`(眼是無我)”可指︰ 「眼是無有我的」,亦可指「眼不是我的」。 釋尊說法惟契理契機,隨根為說;對同一人之教導則由 淺入深,說法轉高轉妙;(註 48) 然一代時教說法之先後, 並非全部依阿含道次第 (註 49),第一會、第二會....乃至 於涅槃場最後一會,才說成佛之最上法說。如前述,初轉法 輪說「四聖諦法門」,第二會即說甚深「無我法門」;最後 一會遺言︰「無為放逸!我以不放逸故自致正覺,無量眾善 亦由不放逸得;一切萬物無常存者,此是如來末後所說。」 (註 50) 有關「無我」之說法,內容甚複雜,不只否定哲學 的 `attan/atman`、宗教的 `attan/Atman`,亦否定常識的 `ayam aham asmi ti` 及俱生的 `aham asmi ti/Ahan ti/Asmi ti/ahamkara`等概念;甚至目的在於斷盡潛意識之 我慢使繫著,而不起我慢(`asmi ti mana`)、我欲 (`asmi ti chanda`)、我使(`asmi ti anusaya`)。(註 51) 因此,釋尊開示種種無我,是對治凡夫種種我之邪見、邪執 ,並非說到五陰、六內外處、六界....乃至一切諸法無我 (`anattan/an-attan`(無分別的/哲學的/宗教的實體我) ) 而已;諸有情之一切種種不同之我、我所見、我慢使皆在斷 、知之範圍內。凡夫若有「我」之見、執,ヾ或以五陰「是 我」、一切諸法「是我」,則佛說五陰「非是我」、一切諸 法「非是我」;ゝ或以五陰「有我」、一切諸法「有我」, 則佛說五陰「非有我」、一切諸法「非有我」。「表」示如 下: ─────────── (註 46) 見〈Pe-d.〉p.22b,18f. (註 47) 〈Pe-d.〉p.22b, 20 誤作 Siii.141,相應部第三 卷 p.141 並無 `anattasannin` 此辭;在Siii.41 則有 `anattasanni`. (註 48) 如舍利弗尊者所體會,見大正. 1-76c,-9f. (註 49) 見〈阿含要略〉(中華佛學研究所阿含科目講義) 排版中。 (註 50) 見大正. 1-26b,-11f. (註 51) 參閱拙著〈以四部阿含經為主綜論原始佛教之我與 無我〉§10-0-1∼10-1-3《中華佛學學報》第二期 p.35∼38。 81 頁 ┌───────┬───────┬───────┐ │anattan(註 52)│ as noun │as predicative│ │ │ │adjective │ ├───────┼───────┼───────┤ │P an-attan │not a soul │withought │ │S an-atman │ │a soul │ ├───────┼───────┼───────┤ │阿-擅(註 53) │非是我(註 54) │非有我(註 55) │ │無-我(註 56)非├───────┼───────┤ │ -我(註 57) │ │ │ │非-身(註 58)非│不是我(註 60) │有我(註 60) │ │ -神(註 59) │ │ │ └───────┴───────┴───────┘ 有人強調佛說「五陰無我」法句,唯說「五陰不是我」 並沒說「五陰無有我」;這是誤會釋尊說法的實態─法饒益 、義饒益、梵行饒益,─但是有許多學者保持如是見解。亦 有學者認為釋尊早期「五陰無我」說,專指「五陰不是我」 而已;目的在否定得以客體把握者不是「我(atman/attan)」 ;並不否定實踐的、倫理的行為主體「我(`atman/attan`)」 。(註 61)換句話說,承認「五陰不是我」而不承認「五陰 無有我」;佛說「五陰無我」唯作「五陰不是我」解,不許 有「五陰無有我」之解釋。又誤會釋尊「十四無記」之用心 ,「有我」、「無我」之詢問,釋尊對某些人採取「置答」 ,而誤認釋尊不說「五陰無有我」。《雜阿含961經》明白 指出︰「佛告阿難︰『我若答(婆蹉種出家)言︰有我,則增 彼先來邪見;若答言︰無我,彼先癡惑豈不更增癡惑。』」 (註 62)《別譯雜阿含195經》︰「復次,阿難!若說︰有我 ,即墮常見;若說︰無我,即墮斷見。如來說法,捨離(常、 斷)二邊會於中道。以此諸法壞故不常,續故 ─────────── (註 52) anattan[m.nom. anatta]在文法上兩種用法,見 〈Pe-d.〉 p.22b,18f. (註 53) anatman 之音譯,又譯作︰阿捺摩。見〈中英佛學 辭典〉p.288a(佛教文化服務處,台北縣三重市, 民國五十一年)。 (註 54) 《雜33經》Guna-bhadra意譯,見大正.2-7b,-7。 (註 55) 《雜34經》Guna-bhadra意譯,見大正.2-7c,15。 (註 56) 《雜33經》Guna-bhadra意譯,見大正.2-7b,-5; 《雜34經》Guna-bhadra意譯,見大正.2-7c,17; 《增32-6經》意譯,見大正. 2-678c,-2。 (註 57) 《雜1經》Guna-bhadra意譯,見大正.2-1a,12; 《別雜166經》失譯人名意譯,見大正.2-435c,-1。 (註 58) 《五法譬喻經》安世高意譯,見大正. 2-501a,11 (註 59) 《中153經》Samgha-deva意譯,見大正. 1-672b,6 (註 60) 同(註 45)中村元譯,「ヤ-Ьс⑦スヘゥペパソ (非是我)」,「ヤ-Ьс⑦メ有オォ(非有我)」。 (註 61) 同(註 45) pp.56∼60;pp.74∼76。 (註 62) 見大正.2-245b,-12f. 82 頁 不斷,不常不斷,因是有是;因是生故彼則得生,若因不生 則彼不生。」(註 63) 從上引二經可以看出,釋尊對某些人 詢問︰「一切眾生為無我耶?」因不使問者更增癡惑、不落 斷見而 無記、置答。然 對某些人詢問︰「陰、處、界.... 乃至一切法無我耶?」則肯定地答覆︰「五陰、六處、六界 ....乃至一切法無我。」(註 64) 凡夫於陰、處、界....乃至一切法生起我見、我執、我 慢甚為複雜多樣,於 陰、處、界....乃至一切法 起「是我」 V「有我」亦屬其中;皆屬邪見相應,皆為「無我 (`anattan`)」所否定,「無我行」所斷知。對「無我」尚 有「不是我」與「無有我」之疑惑、猶豫、諍論者,或能安 住於「陰、處、界....乃至一切法空」之說法;《增一阿含 經》後期佛法,以「空」替代「無我」,以「空」否定一切 「我之見、執」,或許可以滌蕩「不是我」與「無有我」之 諍論。 五. 空三昧與、無相三昧、無所有三昧 「無我」之了解,最妥當之方法莫過先如實知五陰、六 六處、六界、二十二根(有情之身心);其次,如實知四聖 諦及十二支緣起(有情身心染淨之因、緣、果);其次,通 達緣起才能如實知無常性、苦性、無我性(有情身心之實相) ;其次,體會「無我性」、「空性」必須經驗空三昧、空觀 等「三三昧」,實踐 空行;最後,透過「(三)心解脫(門)」 (註 65),自證心解脫「我、我所見,我執習氣,我慢隨眠」。 「無我、無我所」、「空」之 難知、難解,「我執、 我習、我慢隨眠」之難斷、難盡,「現法涅槃」之難作證, 為早期佛弟子眾所共識;同時以「三三昧」法門,成為聖弟 子思惟修習之主要方法。如《雜阿含80經》:「空、無相、 無所有」三種正思惟三昧得知見清淨;(註 66)《長阿含第 10經》:「云何三修法?謂三三昧─ 空三昧、無相三昧、 無作三昧。」 (註 67);《長阿含第12經》:「云何三法趣 向涅槃?謂三三昧─空三昧、無相三昧、無作三昧。」 (註 68);《長阿含十報法經》作為生活之指南,「三活向 ─ 空、不願、不想。」(註 69);《中阿含第69經》指出出 家二眾以此莊嚴自己︰「比丘、比丘 ─────────── (註 63) 見大正. 2-444c,14f. (註 64) 同(註 51)見§9-0-0∼§14-0-3 p.29∼55 (註 65) 《大正.No.104 經》【三解脫門】︰空解脫門、無 想解脫門、無作解脫門即是三解脫門;是法印,是 諸佛根本法,為諸佛眼,得知見清淨,是即諸佛所 歸趣。(參閱大正. 2-500c,2f.) (註 66) 參閱大正. 2-20a,-2f (註 67) 見大正. 1-53a,-7f. (註 68) 見大正. 1-59c,5f. (註 69) 見大正. 1-234a,11。 83 頁 尼以三定為華鬘,空、無相、無願。」(註 70);《增24-10 經》:「不得此三昧,久在生死 不能覺悟。」(註 71)《尼 柯耶》教示遍盡貪、瞋、癡....一切心穢,趣無為、涅槃應 修三三昧;《a.3,163》:「為了知貪、遍知貪、遍盡貪、 斷貪、去貪、離貪、滅貪、捨貪、棄貪,應修此等三法─空 三昧(`sunnato samadhi`)、無相三昧(`animitto samadhi`) 、無願三昧(`appanihito samadhi`)。如貪,如是瞋、癡、 忿、覆、惱、嫉、慳、誑、諂、傲(thambha)、憤激、慢 (`mana`)、過慢(`atimana`)、憍(`mada`)、放逸亦如是說 。」(註 72);《S.43,4》:「諸比丘!空三昧、無相三昧 、無願三昧,此(等三)被稱為趣無為之道(`asankhatagami maggo`)。」(註 73) 以上諸經教,可以看出初期佛教重視 三三昧之一斑。 (一)空三昧 《雜80經》以三三昧說為「聖法印」,以三三昧為「知 見清淨」法門;本經前後二經,南傳都有相當經,《雜79經 》=《S.22,9∼11 `atitanagatapaccuppanna`(1)∼(3)》、 《雜81經》=《S.22,60 Mahali》;非常重要之《雜80經》 無相當南傳經典可資對照,甚為遺憾。然北傳經典中,本經 有別出二經─西晉,法護譯《佛說聖法印經(`ariya dhamma mudda`)》、宋•施護譯《佛說法印經》;又後出《阿毗達 磨大毗婆娑論》(註 74)《成實論》(註 75)《十住毗婆沙論》 (註 76)等聲聞乘及大乘論引用本經文,可見本經被重視之 一端。 《雜80經》之「空三昧」內容為︰「(有正思惟三昧,) 善觀色無常、磨滅、離欲之法,如是觀察受、想、行、識無 常、磨滅、離欲之法;觀察彼陰無常、磨滅、不堅固、變易 法,心樂清淨、解脫是名為空。」(註 77)《瑜伽師地論》 「契經事行擇攝」指出︰「由八相能遍了知,遍了知故除諸 過患。」(註 78) 在抉擇 空三昧之「觀業處(`vipassana- kammatthana`)」;亦即對五陰等由八相如理作意,成就止 、觀──空三昧──,遍了知無我、我所,終於除去我我所 見、我習、我慢隨眠等過患。所指「八相」在《雜80 ─────────── (註 70) 見大正. 1-519b,-6f. (註 71) 見大正. 2-630b,11f. (註 72) 見 Ai.299,17f. (註 73) 見 Siv.360,16f. (註 74) 見大正.27-541c,10f. (註 75) 見大正. 32-281c,2f.;332c,-11f.;362b,-7f.; 363b,7f.;365a,-4f. (註 76) 見大正. 26-25a,13f. (註 77) 見大正. 2-20b,8f. (註 78) 見大正. 30-792a,-11。 84 頁 經》中並無此名相,亦無八種相關之內容;顯然,彌勒菩薩 所擇攝之契經誦本與 Gunabhadra 法師所譯之梵本,非同一 。 「觀空」之最常出現之方法,如《雜232經》:「眼空, 常、恆、不變易法空,我所空;所以者何?此性自爾。若色 、眼識、眼觸、眼觸因緣生受──若苦、若樂、不苦不樂─ 彼亦空,常、恆、不變易法空,我所空;所以者何?此性自 爾。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註 79) 對五陰、六 界同理趣觀空。觀諸法無我,如《雜306經》:「.... 此諸 法皆悉無常、有為、思願、緣生;若無常、有為、思願、緣 生者,彼則是苦。又復彼苦生,亦苦住,亦苦滅,亦苦數數 出生,一切皆苦;若復彼苦無餘斷、吐、盡、離欲、滅、息 沒,餘苦更不相續、不出生,是則寂滅,是則勝妙,所謂捨 一切有餘,一切愛盡、無欲、滅盡、涅槃。」(註 80) 通過 緣起遍知八相,觀察無我、空,獲得「法住智」乃至證得涅 槃「斷知智」,如《雜357 經》:「世尊告諸比丘︰『有七 十七種智,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云何七十七種智?生緣 老死智,非餘生緣老死智,過去生緣老死智,非餘過去生緣 老死智,未來生緣老死智,非餘未來生緣老死智,及法住智 ──無常、有為、心所(思願)、緣生、盡法、變易法、離 欲法、滅法斷知智。(如老死),如是生、有、取、愛、受 、觸、六入處、名色、識、行,無明緣行智,非餘無明緣行 智,過去無明緣行智,非餘過去無明緣行智,未來無明緣行 智,非餘未來無明緣行智,及法住智──無常、有為、心所 (思願)、緣生、盡法、變易法、離欲法、滅法斷知智。是 名七十七種智。』」(註 81) 彌勒菩薩所說︰對有情陰、處、界等諸法,能如理作意 「八相」,則是「正思惟空三昧」;其「觀業處」即是無常 、有為、心所(思願)、緣生、盡法、變易法、離欲法、滅法 等八相。換句話說,修習觀察陰、處、界等諸法是無常、有 為、心所(思願)、緣生、盡法、變易法、離欲法、滅法,是 名正思惟空三昧。按《雜80經》說︰「如是觀者,亦(尚)不 能離(我)慢、知見清淨。」(註 82) 依彌勒菩薩所說︰「由 八相能遍了知,遍了知故除諸過患。」就是說通過緣起,如 理作意陰、處、界之八相,尚須如實知見諸法之八如實相, 由八相能遍了知,才能得「空心解脫」;亦即是《雜80經》 後段所說︰「復有正思惟三昧,觀察我、我所從若見、若聞 、若嗅、若嘗、若觸、若識而生。復作是觀察──若因若緣 而生識者,彼識因緣為常?為無常?復作是思惟──若因若 緣而生識者,彼因彼緣皆悉無常;復次,彼因彼緣皆悉無常 ,彼所生識云何有常?無常者是有為行、從緣起,是患法、 滅法、離欲法、斷知法;是名聖法 ─────────── (註 79) 見大正. 2-56b,-6f. (註 80) 見大正. 2-88a,6f. (註 81) 見大正. 2-99c,-2f. (註 82) 見大正. 2-20b,11f. 85 頁 印智見清淨。」(註 83) 因此,《雜80經》經文︰「(有正思惟三昧,)善觀色無 常、磨滅、離欲之法,如是觀察受、想、行、識無常、磨滅 、離欲之法;觀察彼陰無常、磨滅、不堅固、變易法,心樂 清淨、解脫是名為空。」在彌勒菩薩之契經誦本,經文應當 如是︰「(有正思惟三昧,)善觀色無常、有為、心所(思願) 、緣生、盡法、變易法、離欲法、滅法,如是觀察受、想、 行、識無常、有為、心所(思願)、緣生、盡法、變易法、離 欲法、滅法;觀察彼陰無常、有為、心所(思願)、緣生、盡 法、變易法、離欲法、滅法是名為空。」 《雜80經》提到,若於空三昧未得者而言︰我得無相、 無所有(三昧)、離慢知見者,無有是處。已得空三昧、無相 三昧、無所有三昧,猶未離慢知見清淨;復有正思惟三昧, 透過緣起相、性,體會無常、有為、緣生、患法、離欲法、 滅法,而得我慢盡、知見清淨之斷知。 (註 84)在《增45-6 經》釋尊與尊者舍利弗之一番談論也顯示同樣之法、義︰「 佛告舍利弗言︰『善哉!善哉!舍利弗乃能遊於空三昧;所 以然者,諸[三昧]空三昧者最為第一。其有比丘遊空三昧, 計無吾、我、人、壽命,亦不見有眾生,亦復不見諸行本末 ;已不見,亦不造行本;已無行,更不受有;已無受有,不 復受苦樂之報。舍利弗!當知我昔未成佛道坐(菩提)樹王下 ,便作是念──此眾生類為不剋獲何法流轉生死,不得解脫 ?時,我復作是念──無有空三昧者便流浪生死,不得至竟 解脫;有此空三昧但眾生未剋,使眾生起想著之念,以起世 間之想便受生死之分。若得是空三昧亦無所願,便得無願三 昧;以得無願三昧,不求死此生彼都無所想念。時,彼行者 復有無相三昧可得娛樂。此眾生類皆由不得三三昧故流浪生 死;觀察諸法已,便得空三昧;已得空三昧便成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當我爾時,以得空三昧,七日七夜觀視道樹目未 曾眴。舍利弗!以此方便知空三昧者,於諸三昧最為第一三 昧,王三昧者空三昧是也。是故,舍利弗!當求方便辦空三 昧!如是,舍利弗!當作是學!』」(註 85) 如上述,由三 三昧之「心無漏學」,成就「慧無漏學」──三解脫門;經 由三解脫門得我慢盡、知見清淨,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證 無上解脫─成佛。 (二)無相三昧 無相三昧,如《雜 80 經》云︰「有正思惟三昧觀色相 斷,聲、香、味、觸、法相斷,是名無相(三昧)。」所謂 觀色、聲、香、味、觸、法相斷, 即是《雜 567 經》所 ─────────── (註 83) 見大正.2-20b, -14f. (註 84) 參閱大正.2-20a,-3f.∼20b,-6 (註 85) 見大正. 2-773b,5f. 86 頁 示︰「於一切相不念,無相。」如是心三昧身作證,名「無 相心三昧。」(註 86)於一切相不念,無相;《大正.No.104 經》有如是說︰「住三摩地,觀諸色境皆悉滅盡,離諸有想 ;如是,聲、香、味、觸、法亦皆滅盡,離諸有想;如是觀 察名為無想解脫門。」(註 87) 如此說法,「無想」就是「 無相」;可是不能誤會「無相、無想」同外道異學所說斷滅 見之「無想」(註 88), 亦非世俗無想定與無想天之「無想 、無所覺知」(註 89); 是「惟空、無想、不願(無願),見 泥洹源之『道正定』」(註 90);道正定在《雜 785 經》作 「是正定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註 91)因為此無相乃經獨坐禪思, 善觀色等無常....乃至 空(無我、我所),得正見;進一步,經正思惟三昧觀色等 無相;亦即,色等空、無自相、無自性。如是,依無相三昧 轉起智慧,如實觀察無相即空相,更進一步體會空性。因此 ,《雜556 經》有「若無相心三昧不涌、不沒,解脫已住, 住已解脫;此無相心三昧智果、智功德。」之解釋。 釋尊曾於一日中三至尊者目揵連所在,三教授︰「汝當 住於聖住,莫生放逸!」;所言「聖住」即是不念一切相, 無相心正受身作證具足住;可見釋尊以此大人處──聖住─ ─法門教授弟子、建立聖弟子眾。(註 93) 所以然者,因弟 子眾能「諦觀察諦行苦、空、非有我,繫念正觀身,多修習 厭離;修習於無相,滅除憍慢使,得慢無間等,究竟於苦邊 。」(註 94)《雜110經》釋尊答覆薩遮尼犍子︰「世尊覺一 切法,即以此法調伏弟子,令得安隱,令得無畏,調伏寂靜 ,究竟涅槃;世尊為涅槃故,為弟子說法。」佛陀說法之重 心在此, 然如何得證涅槃?《雜 272 經》說︰「於四念處 繫心住無相三昧修習多修習,惡不善法從是而滅,無餘永盡 ....住甘露門,乃至究竟甘露涅槃。」(註 95)又《大正.No .104經》說︰「入是(無想)解脫門已,即得知見清淨;由是 清淨故,即貪、瞋、癡皆悉滅盡。」(註 96) 質多羅長者答 那伽達多尊者︰「貪者是有相, ───────────── (註 86) 見大正. 2-149c,-2f. (註 87) 見大正. 2-500c,13f. (註 88) 見大正. 1-268c,13f.∼-9 (註 89) 見大正. 1-52b,-1 (註 90) 見大正.1-836c,15f. (註 91) 見大正.2-204a,10f. (註 92) 見大正. 2-145c,6f. (註 93) 參閱大正.2-132b-14f. (註 94) 見大正.2-331b,4f. (註 95) 見大正.2-72a, -4f. (註 96) 見大正.2-500c,13f. 87 頁 恚、癡者是有相。」(註 97) 依此理趣,「無貪者是無相, 無恚、無癡是無相。」實證無相者,即自證︰「無貪、無瞋 、無癡」,然貪欲永盡、瞋恚永盡、愚癡永盡即是涅槃。 (註 98) 通過空、無我之如理作意,修習空、無相三昧,終 於成就空心解脫、無相心解脫,體驗空、無相、涅槃;從此 依無貪、無瞋、無癡而過日。 (三)無所有三昧 在《雜阿含經》及《尼柯耶》裡,有關「無所有」之三 昧有二種說法︰ 1. 屬「修多羅」之《雜80經》云︰「有正思惟三昧觀察 貪相斷、瞋相斷、癡相斷,是名無所有。(註 99) 以及「弟 子相應」之《雜 567 經》︰「謂貪者是(有)所有, 恚、 癡者是(有)所有;無諍者是無所有。 」(註 100) 相當之 《S.41,7》作︰「貪者有所有 (`rago kincanam`),恚者有 所有、癡者有所有....凡諸無所有心解脫者中( `akincannacetovimuttiyo`),不動心解脫(`akuppa cetovimutti`)是被認為於彼等中第一。」(註 101) 可看出 「無所有」指無貪、無瞋、無癡。無貪、無瞋、無癡如前述 ,乃涅槃之境界、涅槃之狀態;是證漏盡之阿羅漢、辟支佛 、阿耨多羅三藐三佛陀心清淨狀態,心所住境界;修習出世 間道,得三菩提斷三有漏(之果=斷德);亦是《雜 80 經》 所說「離慢、知見清淨」。阿羅漢向以下之「學者」,則唯 有身證者住滅正受(`sannavedayitanirodhasamapatti` 想 受滅等至、滅盡定)時,以無貪、無瞋、無癡為心所住境界 ;如《雜568 經》說︰「住滅正受,觸不動、觸無相、觸無 所有。(註 102)外道異學□多羅羅摩子(`Uddaka Ramaputta`) 能得非有想非無想處成就遊,然不趣智、不趣覺、不趣涅槃 ;(註 103)亦即不能身證第八解脫。聖弟子一向於佛、法、 僧清淨信,於法利智、出智、決定智慧,雖然智慧尚不能見 有漏斷(盡),亦能八解脫自作證具足住(註 104)。可見外道 異學雖有四禪八定,只能第七解脫自作證具足住;然尚不能 滅受想正受,得第八解脫自作證具足住。何以故?於佛、法 、僧非一向(決定)清淨信,於法無利智、出智、決定智慧故 。「身證者」依《 a.3,85 》之說法,理當“ `silesu ─────────── (註 97) 見大正.2-150a,6f. (註 98) 參閱大正.2- 大正.2-224a,-1f.∼10 (註 99) 見大正.2-20b,14f. (註 100) 見大正.2-150a,8f. (註 101) 參閱 Siv.297,19f. (註 102) 參閱大正.2-150c,2f.;《S.41,6》作︰「由想受 滅等至出定之比丘接觸三觸─空觸、無相觸、無願 觸。」 [見 Siv.295,12f.] (註 103) 參閱大正.1-776c,6f. (註 104) 參閱大正.2-240a,12f. 88 頁 paripurakari hoti`(於諸戒是十分行者) `samadhismim paripurakari`(於三昧是十分行者) `pannaya mattaso kari`(於般若是小量行者). ”(註 105) 依《雜 80 經》 之說法,則須先正思惟空、無相,才能正思惟「觀察貪相斷 、瞋相斷、癡相斷」;亦即具有般若一分以上者,才能觀察 「無貪、無瞋、無癡」,得「滅受想正受」,「第八解脫」 自作證具足住。 2.屬「弟子記說」之《雜567經》說法︰「聖弟子度一切 無量識入處無所有,無所有心住;是名無所有心三昧。」 (註 106)相當之《S.41,7經》作︰”....bhikkhu sabbaso `vinnanancayatanam samatikkamma`(比丘超越一切識無邊 處(想),不作意種種想,(而唯作意) )‘Natthi `kinci'ti` (:『無任何(分別識)存在。』(之概念) ) `akincannayatanam upasampajja viharati`.(無所有處具 足住;) `ayam vuccati bhante akincannacetovimutti` (大德!是名無所有心三昧。).”(註 107) 按照經文,表 面看來與《中97經》之第六解脫︰「度一切無量識處,無所 有處,是無所有處成就遊;是謂第六解脫。」(註 108)《大 集法門經》所說四無色定之第三︰「離識(無邊)處而非所觀 ,但觀一切皆無所有;此觀行相名無所有處定。」(註 109) 亦即釋尊在阿羅羅伽羅摩(`Alara Kalama`)處,所學隨即自 知、自覺、自作證之法;《中204經》︰「阿羅羅答我曰︰ 『賢者!我度一切識處,得無所有處成就遊;是故我法自知 、自覺、自作證。』....我(釋尊自稱)欲證此法故,便獨住 遠離空安靜處....心無放逸修行精勤已,不久證得彼法。」 (註 110)然此種修心之法,如《雜474經》及《雜475經》所 述,識入處想(識無邊處想)︰「無所有入處正受時,識入處 想寂滅。」(註 111)︰「無所有入處正受時,識入處想止息 。」(註 112)於入定時只是不受識處想、空處想、色想、入 息出息、喜行、尋伺、音聲等等之干擾;屬暫時的鎮伏解脫 ,並非究竟解脫。悉達多太子當時體驗到「此法不趣智、不 趣覺、不趣涅槃。」(註 113)繼續尋求究竟解脫之法門。於 是,悉達多太子依大畏山(苦行林)而住,六年之中勤苦求道 而不剋獲「四法之本」「無上之道」── ─────────── (註 105) 見 Ai.232,12f. (註 106) 見大正.2-150a,2 (註 107) 見 Siv.296,-6f. (註 108) 見大正.1-582a,-6f. (註 109) 見大正.1-228c,14f. (註 110) 見大正.1-776b,12f. (註 111) 見大正.2-121b,6f. (註 112) 見大正.2-121b,14 (註 113) 見大正.1-776c,1f. 89 頁 賢聖戒律、賢聖三昧、賢聖智慧、賢聖解脫。離大畏山向東 前往 Gaya 附近於 assattha 樹下敷 kusa 草蓐,端身正意 結跏趺坐繫念在前入初禪;從初禪出,入第二禪;從第二禪 出,入第三禪;從第三禪出,入第四禪;從第四禪出,以清 淨之心發三明。(註 114)於菩提樹下對十二支緣起作逆、順 ,增長、減損之觀察,終於自知自覺成等正覺者。(註 115) 根據釋尊成道之經驗,外道異學之禪定、苦行不趣智、不趣 覺、不趣涅槃;極端之苦行能維持不犯惡行,甚深之四無色 定能鎮伏妄心不起;可是,無般若則無正解脫,不趣涅槃。 釋尊所開示之戒、定、慧三無漏學則不但使學者不犯惡行、 不起妄心,而且能使身心輕安,止觀等持;甚至開發智慧, 解脫煩惱漏。釋尊在般涅槃前,作最後一次遊行教化時,一 再說戒、定、慧︰「修戒獲定,得大果報;修定獲智,得大 果報;修智心淨,得等解脫,盡於三漏─欲漏、有漏、無明 漏;已得解脫,生解脫智─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 ,不受後有。」(註 116)依《a.6,10 Mahanama 經》釋尊對 摩訶男指出修戒獲定之理趣︰「摩訶男!聖弟子自己隨念戒 是無缺、不斷、不污、不雜、自在、智者稱譽、無執取、能 導致三昧 (`samadhi samvattnikani`);聖弟子自已如是隨 念戒時,彼心無貪纏、瞋纏、癡纏;爾時,戒發勤已,彼心 質直。復次,摩訶男!直心之聖弟子得義之信受、法之信受 ;得法(、義)饒益者,(心)歡悅;歡悅者生喜;(心行)喜者 身輕安;身輕安者感受樂;感受樂者其心定(`sukhino cittam samadhiyati`)。」 (註 117)可見佛教之戒無漏學,不但要 求行為合乎道德規範,更要求導致三昧(等持)正受(等至)。 佛教之「心無漏學」,在修習之過程上有四道,如《雜 560經;a.4,170經》所述;可先由止導引止觀等持,或先由 觀導致止觀等持;目標在調伏心止觀,並得止觀和合俱行 (`samathavipassanam yuganadham bhavayato`);究竟之 目的則是斷諸使。(註 118) 集中精神可能開發斷除煩惱使之智慧,但是精神集中並非必 定產生斷除煩惱使之智慧;從《中177經》有關四禪那及四 無色定之「四種說經」,可知集中精神入定乃至在定,如以 初禪來說︰「比丘所行、所相、所標,(註 119)離欲、離惡 不善之法,有覺、有觀,離生喜、樂得初禪成就遊;彼受此 行,念此相、標,立念如法,令住一意。彼比丘應當知︰ 『我生此法不退、不進亦復不厭;我生此法能令我住,而我 此定必得久 ─────────── (註 114) 見大正.2-670c,3f.∼672a,1f. (註 115) 參閱大正.2-80b,-5f.∼81a,4。 (註 116) 見大正.1-12a, -10f.;參閱《D.16.1,§12; §14;§18》《D.16.2,§4;§10;§20》 《D.16.4,§4;§12》 (註 117) 見 Aiii.286,-13f. (註 118) 參閱大正.2-146c,-8f.∼147a,9; Aii.157,1f.∼157,-8 (註 119) 參閱 S v.278,-9f.“tehi `akarehi` tehi lingehi tehi nimittehi” 90 頁 住。』」(註 120)心唯維持在覺、觀、喜、樂、心一境等五 禪支而已,雖然暫時不退定,不出定上進第二禪;然亦無「 厭、離欲、滅盡之心行」。可是由初禪出定,集中精神之餘 分,有非比散心狀態時之洞察力,依慧無漏學之聞、思、修 而有「厭行」; 所以《中177經》說︰「比丘所行、所相、 所標離欲、離惡不善之法,有覺、有觀,離生喜、樂得初禪 成就遊;彼不受此行,不念此相、標,唯行滅、息相應念想 無欲具。彼比丘應當知︰『我生此法不退、不住亦不昇進; 我生此法能令我厭,如是不久當得漏盡。 』」(註 121) 可 見斷除煩惱使之智慧可從四禪那及四無色定出定,如法之滅 、息相應念想無欲伴具得以生起;只是修定,入定、住定、 出定,而出定並不與苦、集、滅、道相應之如理思惟觀察, 不見得有四沙門道智、果智之成就。所以釋尊在般涅槃場, 向須跋(Subhadda)言︰「今我法中有八聖道 (聖、出世間八 支正道) ,有第一沙門果,第二、第三、第四沙門果;外道 異眾無沙門果。」(註 122)外道禪定之修習與佛教心無漏學 之修習根本相異即在此。 《中75經》指出︰「多聞聖弟子作如是觀─若現世欲想 、後世欲想,若現世色想、後世色想及不動想,彼一切想是 無常法、是苦、是滅;─彼於爾時 得無所有處想。」 (註 123)如是,由無常、苦、(空、無我、)滅等觀行導引心 行,使心唯止住「無所有處想」成就「無所有三昧」─《雜 80經》所說,或「無所有心三昧」─《雜567經》所說;於 如是三昧出定,與滅諦相應增上思惟觀察「無所有」;則容 易解脫諸愛、結、縛,得盡諸漏,名謂「無所有心解脫 (`akincanna cetovimutti`)」(又名「無願解脫」、 「無作解脫」)。悉達多太子盛年二十九,欲求無上安隱涅 槃故,往 `Alara Kalama` 所,修習同樣得證「無所有處具 足住」,兩人並未趣涅槃;之所以然者,無滅諦相應之增上 思惟觀察「無所有」故;又如《中164 經》所說︰「度一切 無量識處,無所有,是無所有處成就遊;彼識著無所有智味 ,依彼、住彼、緣彼、縛彼(無所有智味)。」(註 124)如得 無所有處成就遊,「彼識著無所有智味」,得第四禪成就遊 ,則「彼識著(第四禪)捨及念清淨味」;在《M.138經》作: “彼(第四禪)不苦不樂(受)者,有執著不苦不樂味 (`adukkham-asukh' assassada-gathitam`)之識,為不苦 不樂味所繫,為不苦不樂味所縛。”(註 125)如是「彼識著 無所有智味」,即指 ─────────── (註 120) 見大正.1-716b,-3f. (註 121) 見大正.1-716c,9f. (註 122) 見大正.1-25a,-1f. (註 123) 見大正.1-542c,10f. (註 124) 見大正.1-695b,13f. (註 125) 見 Miii.226,-5f. 91 頁 彼無所有處具足住者,亦有執著無所有味之識,為無所有味 所繫,為無所有味所縛。如是者,雖然能成就無所有處具足 住,可是為無所有處想所繫縛,不能開發般若,亦不獲得無 所有心解脫,不能成就厭、離欲、滅盡、涅槃。換句話說, 散心者、初禪具足住者、第二禪....乃至無所有處具足住而 心識有所味著者,則如《雜567 經》所說︰「貪者是(有)所 有,恚、癡者是(有)所有;無諍者是無所有。」所謂無諍者 ,指︰空於貪,空於恚、癡,空(於)常、(恆、永)住,不變 易(法)空,(一切法)非我、非我所。(註 126)無所有處具足 住,彼識不著無所有處味;又能出定作觀,與滅諦相應增上 思惟觀察「無所有」、「空」,成就「無所有心解脫」、「 空心解脫」;同樣空於貪,空於恚、癡,空(於)常、(恆、 永)住,不變易(法)空,(證一切法)非我、非我所[、無我慢 繫著使];作證究竟清淨涅槃。 《雜80經》貪相斷、瞋相斷、癡相斷之「無所有三昧」 ,《雜567經=S.41,7經》及《M.43經》超越識無邊處,唯 念︰無所有,體驗貪欲無所有、瞋恚無所有、愚癡無所有之 「無所有心三昧/`akincanna cetovimutti`」,《雜972 經 =a.4, 185經》無我處所及事都無所有,此則真諦 (`Naham kvaci kassaci kincanam tasmim`, `na ca mama kvaci kassaci kincanam n'atthi ti`); (註 127)上述名相中「 無所有」、‘`akincanna` (無所有)’、‘ `kincanam n'atthi`(無有所有)’是指「無我、無我所」、「空」、 「涅槃」;不要與下述名相中之「無所有」混淆。 「想無所有」(註 129)指無所有想;無所有處等至及無 所處天唯存無所有想。「作無所有行」(註 130)無所有指非 福、非不福,非善、非不善。外道異學「說無所有」 (註 131)相當於惡取空之邪說。教內之邪見者誤認「漏盡阿 羅漢身壞命終更無所有」(註 132)是斷滅見之一,誤會漏盡 阿羅漢死後身心一無所有,亦無任何善、淨業之因果相續。 外道異學之斷滅見者所說「死後他世斷壞無所有」(註 133) ;「眾生斷滅,壞有令無所有。」(註 134) 「無所有三昧」「無所有心解脫」名相,其「無所有」 是有特別之意義,並非泛 ─────────── (註 126) 參閱大正.2-150a,8f. (註 127)《清淨道論》稱為 `catukotika sunnata` (四點空性) [見VM 653,-1f.]。 (註 128) 參閱大正.1-795c,-8。 (註 129) 見大正.1-795c,-8。 (註 130) 見大正.2-83a,-1。 (註 131) 見大正.1-736c,-10。 (註 132) 見大正.2-30c,15。 (註 133) 見大正.2-44a,-10;45c,8f.∼12。 (註 134) 見大正.2-248a,-8。 92 頁 指「無任何有」「一切子虛、烏有」,是有所限定之「無所 有」;「無所有」作形容詞或述詞用,指某事物之狀態或實 相。類似用法《阿含經》中尚有,如︰「蕭然無所有」 (註 135)形容比丘除缽、衣以外,一無所有;相當經《S.6,3 經》作︰‘`akincano bhikkhu`(無所有之比丘)’。 以 「空無所有」(註 136)形容愚者無有智慧。「隨流聚沫,明 目士夫諦觀分別,諦觀分別時,無所有、無牢、無實、無有 堅固。」(註 137)譬喻五陰之無我、無實、無所有;相當經 《S.22,95經》作︰‘`rittakam`(空虛的)’。 (四)無願三昧與無作三昧 早期之《相應阿含》三三昧之「無所有三昧」或三解脫 之「無所有心解脫」, 名相中之「無所有(`akincanna`) 」,稍後在結集《中阿含》《長阿含》《增一阿含》《中部 》《長部》《增支部》時,另名為「無願(`appanihita`)」 (註 138);南、北傳佛經中並無說明所以然。《雜567 經》 言︰「貪者是(有)所有,恚、癡者是(有)所有。」與《雜80 經》所言︰「觀察貪相斷,瞋恚、癡相斷,是名無所有。」 同樣以無貪、無恚、無癡謂「無所有」。表示早期佛弟子或 修習止業處,達無所有處等至,出定作觀,無貪、無瞋、無 癡之無所有心解脫;或修習觀業處,透過空三昧、無相三昧 、無所有三昧之觀想,觀察無貪相、無瞋相、無癡相,終於 知見清淨。後來,或許配合五根之信根、定根、慧根,三增 上法之無常法門、苦法門、無我法門,三三昧之無相三昧、 無所有三昧、空三昧,乃至三解脫門之聞、思、修、證,組 成為一完整之解脫論,如《無礙解道》「大品第五解脫論」 所開示。(註 139)因定根增上者、苦法門相應者,以「無願 (`appanihita`)」替代「無所有(`akincanna`)」之思惟 修習,有其方便適應。 《增24-10經》對無願三昧說明︰「云何名為無願三昧? 所謂無願者,於一切諸法亦不願求;是謂名為無願三昧。」 (註 140)所謂「無願者,於一切諸法亦不願求。」吾人勿只 從字面望文生義;欲轉向入無願三昧,欲住無願三昧,或欲 從無願三昧起出,難道無任何願念存在?在此,對「一切諸 法」及「願」字應當仔細研究。覺音論師對《無礙解道》「 當證知無願義!」句,釋「無渴愛之願故云無願。」所指「 渴愛」即是 ─────────── (註 135) 見大正.2-27c,-14;Si.p.141,19。 (註 136) 見大正.2-28c,-1。 (註 137) 見大正.2-68c,3f.;Si.p.140,-5。 (註 138) 見大正.1-519b,-6;[長阿含經將「無願」譯作︰ 「無作」見大正.1-53a,-6]大正.2-630b,4;大正 .2-761a,8;Miii.219,-3;Diii.219,-3;Ai.299,16 (註 139) 參閱`Ptm` ii.pp.35∼71。 (註 140) 見大正.2-630b,8f。 93 頁 《S.45,170∼171經》之欲渴愛、有渴愛、非有渴愛等三渴愛 (`tisso tanha`)(註 141),亦即是三界之貪、瞋、癡;因 為正見欲、色、無色界之苦,現觀滅界之涅槃樂,發無渴愛 之正志,修習無願三昧。如《無礙解道》所說︰“`panidhim bhayato sampassamano`(正觀而怖畏願(三渴愛)者) `appanihite adhimutatta`(於勝解無願之狀態,)`pavattam ajjhupekkhitva`(對轉起(三界之惑、業、苦)捨心已,) `nirodham nibbanam appanihitam avajjitva samapajjati` (傾心已,等至於滅、涅槃、無願(界)) ,`appaihita samapatti`(是謂)無願等至也。)” (註 142) 在《增一 阿含經》對無願三昧所說「一切諸法亦不願求」之「一切諸 法」非廣義之所有一切法,唯指三渴愛等「一切有漏法」, 而「入無願定」亦即「無願等至」是需要以滅為行境( `nirodha gacaro`)(註 143),傾心滅、涅槃才能等至無願 。 事實上,對有漏之三界捨心(`ajjhupekkhati`),對無 漏之滅界、涅槃界、無願界傾心(`avajjati`),亦即是「 聖、出世間正志」,屬究竟善願(`supanihita`) ,並非無 願;亦唯有如此聖、出世間正見、正志引導下,成就種種無 願解脫︰解脫「常也。」、「樂也。」、「我也。」等等有 漏之願。(註 144) `Buddha-yasas`及竺佛念(a.D.416∼413)翻譯《長阿含 經》,曾經與 `Sangha-deva`(a.D.397∼398)翻譯《中阿含 經》《增一阿含經》一樣,先將 `appanihita samadhi` 譯 作「無願三昧」;但是後來三次譯為「無作三昧」。 (註 145)漢譯阿含經中 `appanihita samadhi` 最早之譯語 為竺法護意譯為「無欲之定」(註 146);漢文「無欲」與「 無願」詞異義同。施護(a.D.980∼?)翻譯《佛說法印經》時 ,出現「無作解脫門」,依經文脈絡,難以斷定原文為 `appanihita vimokkha mukha` ”,因此,不能肯定「無作 」為「無願」之異譯。然而《佛說法印經》文︰「離我見已 ,即無見、無聞、無覺、無知,何以故?由因緣故而生諸識 ;即彼因、緣及所生識皆悉無常。以無常故,識不可得;識 蘊既空,無所造作,是名無作解脫門。入是解脫門已,知法 究竟,於法無著,證法涅槃。」(註 147)依此經理趣,「無 所造作」如上述,當屬狹義,「無所造作」等於「無為」「 涅槃」;亦即指「無有漏之造作」,非廣義指「無一切作為 (有漏業之造作及 ─────────── (註 141) 參閱 Siv.58,1f. (註 142) 見 Ptm i.91,-1f. (註 143) 見 Ptm i.100,10f. (註 144) 參閱 VM 659,1f. (註 145) 無願三昧,見大正.1-50b,1f.;無作三昧, 見大正.1-53a,-6;57c,13;59c,6 (註 146) 見大正.2-500a,-4 (註 147) 見大正.2-500c,-9f. 94 頁 無漏業之修證)」。如果誤會「無作」「無所造作」是泛指 「無一切作為」,則屬外道異學之邪見、邪說;(註 148)外 教邪見「說無作」屬惡取空者說法之一,否定作業有用。 (五)三三昧之順序 空、無相、無所有(/無願/無作)在經文列舉次序之同異, 如下: ヾ 空三昧 無相三昧 無所有(無願/無作)三昧 《雜80經》(註 149)《長9,10,11,12經》(註 150) 《增24-10經》(註 151)《a.3,163》(註 152) 《D.33》 (註 153) ゝ 空三昧無願三昧無相三昧《增24-10經》(註 154) 空解脫三摩地無願解脫三摩地無相解脫三摩地 《大集法門經》(註 155)空定、無願定、無相定 《中69經》(註 156) ゞ 無相心三昧無所有心三昧空心三昧《雜567經》 (註 157) 々 無所有心解脫 空心解脫 無相心解脫《S.41,7經》 (註 158);《M.43經》(註 159) 簡略「表」示︰ 翦踛踛踛 │ │  空 │ 無 相 │ 無所有(/無願/無作)│ 澺蕅蕅蕅 │ ヾ │ 1 │ 2 │ 3 │ ├─────┼────┼────┼──────────┤ │ ゝ │ 1 │ 3 │ 2 │ ├─────┼────┼────┼──────────┤ │ ゞ │ 3 │ 1 │ 2 │ ├─────┼────┼────┼──────────┤ │ 々 │ 2 │ 3 │ 1 │ ├─────┴────┴────┴──────────┤ │註︰ヾゝゞ々─ 為上述 空、無相、無願不同順序之分類 │ │ │ │ 123 ─ 為 說空、無相、無願之 順序 │ └──────────────────────────┘ ─────────── (註 148) 見大正.1-736c,-10;《M.60》作︰‘`micchaditthi akiriyavado`(邪見之無作論)’[見 Mi.406,13] (註 149) 見大正.2-20a,-2 (註 150) 見大正.1-50b,1f.;53a,-7f.;57c,13f.;59c,5f. (註 151) 見大正.2-630b,5f. (註 152) 見 Ai.299,17 (註 153) 見 Diii.219,-4f. (註 154) 見大正.2-630b,4 (註 155) 見大正.1-228a,-11f. (註 156) 見大正.1-519b,-6f. (註 157) 見大正.2-149c,13f. (註 158) 見 Siv.296,-6f. (註 159) 見 Mi.297,10f. 95 頁 佛陀說法,注重說法之次第,佛世弟子眾亦然;如《雜 343,95經》所示:「如說說,如法說法行法說(法次法說)」 ,《S.12,24經》:“`dhammassa canudhammam vyakareyyama` (余等法次法說明)....`sadhammiko vadanuvado`(正法之說 隨說)....”(註 160)《長9經》舍利弗因見尼乾子命終未久 ,其弟子分為二部,常共諍訟相求長短,各相是非,其中提 到互相指責對方︰「言語錯亂,無有前後。」相當之《D.33 經》作︰「應於前言者,汝於後說之;應於後言者,汝於前 說之。」(註 161) 《清淨道論》分析佛陀說法有 `bahuvidho kamo`(多種順序)︰“`uppattikkamo`(生起之順序), `pahanakkamo`(捨斷之順序), `patipattikkamo`(行道之 順序),`bhumikkamo`(地之順序), `desanakkamo`(說示之 順序)ti .”(註 162) 今第ヾ種說法屬三三昧「生起順序」;如《雜80經》言 ︰「若於空未得者,而言︰『我得無相、無所有、離慢知見 。』者,無有是處;....若得空已,(而言︰『(我)能起 無相、無所有、離慢知見。』者,斯有是處。」(註 163) 第ゝ種亦屬不同根機之三三昧「生起順序」;如《增 43-5經》云︰「由空三昧得無願三昧,因無願三昧得無相三 昧。」(註 164)《增45-6經》更加以說明次第生起之所以然 :「其有比丘遊空三昧,計無吾、我、人、壽命,亦不見有 眾生,亦復不見諸行本末;已不見,亦不造行本;已無行, 更不受有;已無受有,不復受苦樂之報。....有此空三昧但 眾生未剋使眾生起想著之念,以起世間之便受生死之分。 若得是空三昧亦無所願,便得無願三昧;以得無願三昧 ,不求死此生彼都無所想念。時,彼行者復有無相三昧可得 娛樂。」 (註 165) 《中75淨不動道經》說明超越現世後世 欲想、色想、不動想得無所有處想,是謂「第一說淨無所有 處道」;觀察無我、無我所之「二點空性」(註 166),至無 所有處,是謂「第二說淨無所有處道」;觀察任何時、處無 我、無我所之「四點空性」(註 167),至無所有處是謂「第 三說淨無所有處道」;超越現世後世欲想、色想、不動想、 無所有處想,得「無想」。(註 168)亦是說明 ─────────── (註 160) 參閱大正.2-93c,-7f.;26a,12f.;Sii.83,-15f. (註 161) 參閱大正.1-49c,6f.;Diii.210,8f. (註 162) 見 VM 476,-5f. (註 163) 見大正.2-20a,-1f. (註 164) 見大正.2-761a,7f. (註 165) 見大正.2-773b,-3f. (註 166) 見 VM 653,-4f. (註 167) 見 VM 653,-3f. (註 168) 參閱大正.1-542c,10f. 96 頁 由「空」→「無所有」→「無相」生起之順序。 第ゞ種則屬「說示順序」;依《雜9,11,12經》:「色等 五陰無常,無常即苦,苦即非我。....」開示「無常法門」 「苦法門」「無我法門」之次第。《清淨道論》指出正在作 意無常者多勝解(`adhimokkhabahulo`),獲得無相解脫; 正在作意苦者多輕安(`passaddhi bahulo`),獲得無願解脫 ;正在作意無我者 多明智(`vedabahulo`),獲得空解脫。 (註 169)因此,說示無相、無所有、空 心三昧/心解脫之次 第,合乎說示 無常、苦、無我法門之次第。(註 170) 第々種接近「行道順序」;修習止觀,由初禪,第二、 三、四禪,乃至九次第正受(/等至);第七正受是超越識無 邊處,於無所有處具足住;第八正受是超越無所有處,於實 非有(粗)想亦非無(細)想處具足住;第九正受是超越非想非 非想處,於滅受想正受。如是,先「無所有」後得「無相( /想)」; 依定根開發「無所有處正受」「無所有心三昧」 ,出定作觀,配合般若(無我、空)慧得「無所有心解脫」; 依定根開發「非想非非想處正受」乃至「滅受想正受」,得 「無相」─非想非非想處之無無所有處以下之粗相/想(只 依止十分之定力即可成就),然滅受想定之無一切有漏之想 念(需十分之定力及部分乃至十分之慧力所成就)─,出定 作觀,配合般若(無我、空)慧得「無相心解脫」。如此看 來,無所有心解脫、空心解脫、無相心解脫,在行道之次第 上有其序列性。 上述ヾゝゞ々四種順序,都可作為「說示順序」「生起 順序」「行道順序」;如《無礙解道》所說︰「由作意無常 多勝解,則信根增上;由苦作意多輕安,則定根增上;由作 意無我多明智,則慧根增上。 」(註 171) 如是,信根增上 者相應於作意「無常」,隨順「無相」三昧/心解脫;定根 增上者相應於作意「苦」,隨順「無所有/無願」三昧/心 解脫;慧根增上者相應於作意「無我」,隨順「空」三昧/ 心解脫。因此,第ヾゝ種以「空」為首,第ゞ種以「無相」 為首,第々種則以「無所有」為首作不同順序之說明,乃至 思惟修習,肇因眾生信根、定根、慧根之差異使然。從此也 可看出佛法之契理又契機,佛法救濟眾生之方便又普遍。 《雜567經=S.41,7 經》顯示在修行之過程上,依根機 之相異可選擇不同之業處進行;因此,行法有種種名 (`nanavyanjana`)種種義(`nan'attha`),有種種不同之行 法,如名稱不同所示;依不同之行法,獲得不同心態之成就 ,如名義之相異。但是伴 ─────────── (註 169) 見 VM 658,10f. (註 170) 參閱《S.22,15;S.35,179;S.35,182經》。 (註 171) 見 Ptm ii.51,1f. 97 頁 具無我、空般若慧,則可獲得究竟解脫,同一清淨;因此, 行法雖有種種名(無相、無所有、空),然究竟成就同一義 (eka'ttha)─無貪、無慎、無癡、無常、無住、無不變易、 無我、無我所──,同一涅槃、究竟解脫。 六、空住/空性住/行空 《雜236 清淨乞食住經》舍利弗尊者白佛言︰「我今於 林中入空三昧禪住。」(註 172)《M.151 `Pindapataparisuddhi-sutta`經》作(舍利弗尊者白佛言) ︰“`Sunnata-viharena kho aham, bhante, etarahi bahulam viharami ti`.(師尊!余今依空性住而多住也。) ”(註 173);《中190小空經》世尊答阿難尊者︰「我從爾時 及至於今多行空也。」(註 174)《M.121 `Cula-sunnata sutta`》作“`Pubbe caham, Ananda, etarahi ca sunnata- viharena bahulam viharami`.(阿難!余從前及今皆依空性 住而多住也。)”(註 175);《中191大空經》世尊告阿難尊 者︰「阿難!若比丘欲多行空者,彼比丘當持內心住止令一 定;彼持內心住止令一定已,當念內空。....」(註 176) 《雜阿含經》之「入空三昧禪住」即是“`sunnata-viharena viharati`(依空性住而住之)”,在《中阿含經》譯作「行 空」。「依空性住而多住/行空」在《雜阿含經》作︰「上 座禪住」(註 177) ;《中阿含經》指阿羅漢及三世諸如來、 無所著、等正覺者多「行空/行此真實、空、不顛倒」。 (註 178)可見諸如來乃至諸漏盡阿羅漢皆依空性住而多住, 亦即是《中部經》所說‘`mahapurisavihara`(大人住)‘ (註 179);釋尊及諸上座漏盡弟子眾,即依此空相應之方式 ,與此空相應之狀態過日。前引諸經,印順導師有如是評論 ︰「『中阿含經』的『小空經』與『大空經』,與『中部』 的『空小經』、『空大經』相當,是以空為主題而集出的經 典。這兩部「空經」,都淵源於『雜阿含經』中的空住 (`sunnta-vihara`),經不同的傳宏,而分別集出來的。 都是依空觀(`sunnata-vipassana`)的進修而達究竟解脫 的。在修行的方便上,兩部經是不同的,但都深深影響了發 展中的佛教。」(註 180) ─────────── (註 172) 見大正.2-57b,10f. (註 173) 見 Miii.294,4f. (註 174) 見大正.1-737a,7f. (註 175) 見 Miii.104,14f. (註 176) 參閱大正.1-738b,-10f. (註 177) 參閱大正.2-57b,12 (註 178) 參閱見大正.1-737c,11f.∼-1。 (註 179) 見 Miii.294,7。 (註 180) 見 釋印順︰〈空之探究〉(臺北︰正聞出版社, 民國74年),頁47。 98 頁 《瑜伽師地論》「處擇攝」之第三別嗢挓南有「三空性 」(註 181),在擇攝《雜阿含236經》,然論義之內容尚依中 阿含之《小空經》及《大空經》抉擇《阿含》之「空性」 (註 182);彌勒菩薩即依《阿含》三教示總說「空性」義, 有關「空性」V「空性住/空行」統攝於「三空性」之論義 內(大正.30-812b,6f.∼814a,14)。 (一)雜阿含第236《清淨乞食住經》說明尊者舍利弗晨 朝著衣持缽入城乞食已,還精舍,於林中入空三昧禪住,晡 時從禪覺,詣世尊所;釋尊因舍利弗尊者「入空三昧禪住( 依空性住而多住之─《M.151乞食清淨經》所說)」而稱讚舍 利弗尊者「入上座禪住(大人住──中部《乞食清淨經》所 說/尊勝空住──《瑜伽師地論》所說)」。當時可能有其 他學生在場,世尊開示導入空性住之方法︰「若諸比丘欲入 上座禪(住)者,當如是學──若入城時,若行乞時,若出城 時,當作是思惟︰我今眼(等諸根)見色(等諸境),頗起欲、 愛、念、染著不?比丘作如是觀時,若眼識(等諸識)於色 ( 等諸境)有愛、念、染著者,彼比丘為斷惡不善故,當勤欲 、方便、堪能,繫念修學;譬如有人火燒頭衣,為盡滅故, 當起增上方便,勤教令滅。若比丘觀察時,若於道路,若聚 落中行乞食,若出聚落,於其中間,眼識(等諸識)於色( 等諸境)有愛、念、染著者,彼比丘願以此喜樂善根,日夜 精勤,繫念修習。如此行、住、坐、臥──處理食、衣、住 、行之過程中亦須修習清淨行。」(註 183)如是修習法《瑜 伽師地論》名之謂「引彼空(性)住」,如論義︰「引彼空 住者,謂如有一若行、若住,如實了知煩惱有無。知有煩惱 ,便修斷行;知無煩惱,便生歡喜。生歡喜故,....乃至令 心證三摩地;由心證得三摩地故,如實觀察諸法無我,晝夜 隨學,曾無懈廢,如是名為引彼空住。當知此中,於內煩惱 如實了知──有知為有,無知為無,──是名空性(住)。」 (註 184)於日常生活中,維持正念正知,六根對六境生六識 、六觸、六受時,內省有否貪、瞋、癡染著?知有染著,則 便對治;知無染著,則生隨喜。因心歡喜,使身心輕安;無 苦受而有離惡欲所生樂受為近因,心處三昧。出定作觀則能 如實知有、無──空性住,如實知無常、苦、無我乃至身心 究竟無漏(空性)。正如《中阿含慚愧經》等所說︰有正念正 知便習→護諸根→護戒→無悔→歡悅→喜→止→樂→定→見 如實、知如真(無我、無我所)→厭、無欲、解脫(我、我所 、我慢隨眠)。(註 185)釋尊因此在《清淨乞食住經》先稱 讚「尊聖空住」後開示「引彼空住」;使 ─────────── (註 181) 見大正.30-811b,-1。 (註 182) 參閱 釋印順︰〈雜阿含經論會編 上〉(臺北︰ 正聞出版社,民國72年),頁286 註ヾゝ。 (註 183) 參閱大正.2-57b,13f. (註 184) 見大正.30-812b,11f. (註 185) 參閱大正.1-468a,-14f. 99 頁 尚未成就「尊聖空住」弟子從日常生活中,依四念處注意身 心活動(引彼空住),進而修七覺支成就明、解脫(尊勝空 住)。 (二)釋尊早在釋迦族 Nagaraka 邑向阿難尊者提示「 依空住而多住」,然阿難尊者當時並不太明白這句話之意義 及重要性,只是記憶得很清礎而已;直到住在舍衛國鹿子母 講堂時才向釋尊請示。世尊借此機會開示如何次第作觀,進 行「依空住而多住(`sunnata viharena bahulam viharati` )」(註 186) 內容如《中.190 小空經》及相當之《M.121 `Culasunnata-sutta`》所說︰ 1.「阿難!譬如以(無)象、牛、馬、騾,(說)此鹿 母講堂是空(`ayam Migaramatu pasado sunno`);以(無) 金、銀,(說此鹿母講堂)是空;以(無)男女之集會,(說此 鹿母講堂)是空。然實有此不空 (`atthi c' ev' idam asunnatam`),即此比丘僧伽(`yad idam bhikkhusamgham`) 為單一所緣(`paticca ekattam`)。」(註 187) 依此理趣, 可次第作一連串空觀。 2.或在空屋或在閑林,「彼確實如此不作意邑想、不作 意人想已,唯緣單一之閑林想而作意之;於閑林想,心雀躍 、淨信、確立、勝解(註 188)。如是觀者,彼如是知︰『凡 緣邑想能有之諸煩惱(daratha),彼等(煩惱)今不存在;凡 緣人想能有之諸煩惱,彼等(煩惱)今不存在;然唯實有此微 量之煩惱存在,即此閑林想為單一所緣也。』彼了知︰『關 於此可知覺之邑想是空也。(`Sunnam idam sannagatam gamasannaya ti`)』彼了知︰『關於此可知覺之人想是空也 。』(彼了知)︰『然實有此不空,即此閑林想為單一所緣也 。』如是,凡彼處無有者,即依此(實相),彼遍隨觀︰『此 是空。(`tam sunnam`)』;又,凡彼處有所殘餘者,就此存 在,彼了知︰『此有也。(`idam atthi ti`)』阿難!如此 (了知空、有),斯謂如實、不顛倒、遍淨、空性云云。 (`evam pi 'ssa esa, Ananda, yathabhucca avipallattha parisuddha sunnatavakkhan ti bhavati`.)」(註 189) 以 上,於日常行、住、坐、臥當下,對內身心、外一切境界時 時作觀,能了知「此空也。」、「此不空也。」。 3.如修習超越欲界之「地一切處(地遍)」時,如實了 知人想、閑林想是空;然 ─────────── (註 186) 參閱大正.1-736c,-1f.;Miii.104,1f. (註 187) 見 Miii.104,16f.;《中阿含經》在此段經文之後 ,重說「是為阿難!若此(鹿子母堂)中無者,以 此故 我見是空;若此 有餘者,我見真實有。阿 難!是謂︰行真實、空、不顛倒也。」 [見大正 .1-737a,9f.]。 (註 188) 勝解(`adhimuccati`)︰指有確信某一事物而心傾 向之。根據 King of Siam's printed edition, P.T.S.作‘vimuccati‘參閱 Miii.104,(註 4)。 (註 189) 參閱 M.iii.104,-12f. 100 頁 實有此地想為唯一所緣,此地想不空。.... 4.如修習超越色界之「無量空處(空無邊處)想」時,如 實了知閑林想、地想是空;然實有此無量空處想為唯一所緣 ,此無量空處想不空。.... 5.如修習超越無色界無量空處之「無量識處(識無邊處) 想」時,如實了知地想、無量空處想是空;然實有此無量識 處想為唯一所緣,此無量識處想不空。.... 6.如修習超越無色界無量識處之「無所有處想」時,如 實了知無量空處想、無量識處想是空;然實有此無所有處想 為唯一所緣,此無所有處想不空。.... 7.如修習超越無色界無所有處之「非想非非想處想 (註 190)」時,如實了知無量識處想、無所有處想是空 ;然實有此非想非非想為唯一所緣,此非想非非想不空 。.... 以上「共世俗修行空性住」,因為外道異學如□多羅羅 摩子亦能自知自覺自作證︰「度一切無所有處,得非有想非 無想處成就遊。」唯有定力而無慧力,雖然能於定中鎮伏煩 惱漏,但不趣智、不趣覺、不趣涅槃;(註 191)有慧聖弟子 ,隨順定力之增進,慧力相應增上,則能漸次離欲。 (註 192)關於此,彌勒菩薩說「以世間道修習空性,當知為 趣乃至上極無所有處,漸次離欲。」(註 193)R 8.如修習超越三界之「無相心三昧(想受滅定)(註 194) 」則「彼確實如此不作意無所有處想、不作意非想非非想處 想已,唯緣單一之無相心三昧而作意之;於無想心三昧,心 雀躍、淨信、確立、勝解。如是觀者,彼如是知︰『凡緣無 所有處想能有之諸煩惱,彼等(煩惱)今不存在;凡緣非想非 非想處想能有之諸煩惱,彼等(煩惱)今不存在;然唯實有 此微量之勞煩(`darathamatta`)存在,即「此命緣之身六 處(`imam kayam salayatanikam jivita paccaya`) 」為單 一所緣也。』彼了知︰『關於此可知覺之無所有處想是空也 。』彼了知︰『關於此可知覺之非想非非想處想是空也。』 (彼了知)︰『然實有此不空,即此命緣之身六處為單一所 緣也。』如是,凡彼處無有 ─────────── (註 190) 與《M. 121空小經》對照,《中190小空經》少了 第四無色定(非想非非想處想)之修習;然《瑜伽 師地論》認為「無想心定」為「非想非非想處」 ,論云︰「漸次除去無常行等,能趣非想非非想 處畢竟離欲,彼於爾時,自觀身中空無諸想.... 」[見大正.30-813a,1f.];早期「非想非非想處 」與「無相心三昧」與「想受滅定」之關係,請 讀者參閱釋印順︰〈空之探究〉p.34∼44。 (註 191) 見大正.1-776c,10f. (註 192) 參閱大正.2-210bf.《雜820,821經》。 (註 193) 參閱大正.30-812c,11f.∼813a,1;彌勒菩薩以非 想非非想處等於無想心定,所以說「以世間道修 習空性,當知為趣乃至上極無所有處。」 (註 194) 「想受滅定」與「無相心三昧」相當,參閱釋印 順︰〈空之探究〉p.39,5 101 頁 者,即依此(實相),彼遍隨觀︰『此是空。』;又,凡彼處 有所殘餘者,就此存在,彼了知︰『此有也。』如此 (了知 空、有) ,斯謂如實、不顛倒、遍淨、空性。」(註 195)以 上,於獨一靜處,專精禪思,修習心無漏學,次第等至,諸 行漸次寂滅、止息;(註 196)於每一等至出定,對內身心、 外一切境界作觀,能了知「此空也。」、「此不也空。」。 9.超越欲界、色界、無色界得滅界(/想受滅等至)者, 出定依無漏慧學之思惟修習力,不但了知非想非非想處、無 所有處、識無邊處....是空,此命緣之身六處不空;而且了 知依無漏心學之定力所成就之無相心三昧是有為 (`abhisamkhato` 所造作的)、所思念(`abhisancetayito` 所思惟的)。「然任何依條件所造作的,依修習所呈現之想 念,當知都是無常的(`aniccam`)、終歸於滅之法 (`nirodhadhammam`)。如是知、如是見者心解脫諸欲漏 (`kamasava pi cittam vimuccati`),心解脫諸有漏 (`bhavasava pi cittam vimuccati`),心亦解脫諸無明漏 (`avijjasava pi cittam vimuccati`);於解脫時,有 『(余)已解脫也。』之智;彼了知︰『再生性是已被滅盡 ;清淨行已住立;所應作已作;不再成為此(輪迴)之狀態 也。』彼如是知︰『凡緣欲漏能有之諸煩惱,彼等(煩惱) 今不存在;凡緣有漏能有之諸煩惱,彼等(煩惱)今不存在; 凡緣無明漏能有之諸煩惱,彼等(煩惱)今不存在。然唯實 有此微量之勞煩存在,即此命緣之身六處為單一所緣也。』 彼了知︰『關於此可知覺之欲漏是空也。』彼了知︰『關於 此可知覺之有漏是空也。』彼了知︰『關於此可知覺之無明 漏是空也。』(彼了知)︰『然實有此不空,即此命緣之身 六處為單一所緣也。』如是,凡彼處無有者,即依此(實相) ,彼遍隨觀︰『此是空。』;又,凡彼處有所殘餘者,就此 存在,彼了知︰『此有也。』阿難!如此(了知空、有), 斯謂如實、不顛倒、遍淨、空性云云。」(註 197)以上,次 第如實了知身心內外之「空」與「不空」,相應於《雜301 經》依緣起離兩邊如實正知世間「有(/不空)」與「(無空) 」。(註 198)亦相應於《雜335 第一義空經》依緣起 (此有 故彼有) 而有次第等至,如實知身心六處乃至種種修業之果 報「不空」;然依緣起(此無故彼無)而次第斷知「空」欲漏 、有漏、無明漏,究竟自證「無」我、我所、我慢隨眠。 (註 199)如此乃「聖、出世(不共世俗)修行空性住」,彌 勒菩薩說為「修聖道行(以聖道修習空性)」。(註 200) ─────────── (註 195) 參閱 Miii.107,-9f. (註 196) 參閱大正.2-121b,2f. (註 197) 參閱 Miii.108,16f. (註 198) 參閱大正.2-85c,-9f. (註 199) 參閱大正.2-92c,-14f. (註 200) 見大正.30-813a,1。 102 頁 (三)《中191大空經》《M.122 Maha-sunnata sutta》 敘述眾多比丘樂合會嘩說,不樂獨住遠離處;不得樂──聖 樂、無欲之樂、離樂、息樂、正覺之樂、無食之樂、非生死 之樂;不得時愛樂心解脫(`samayika kanta cetovimutti`) 及不時不移動(`asamayika akuppa`)心解脫。眾弟子欲得聖 樂乃至不時不移動心解脫者,應學如來住(多行空)─「`ayam kho pan', Ananda, viharo Tathagatena abhisambuddho`, (阿難!此實是如來、現等覺者之住(度日之模式),) `yadidam sabba nimittanam amanasikara ajjhattam sunnatam upasampajja viharitum`, (即此由於不作意一切 相,內空性具足住也。)」(註 201)欲多行空者,當持內心 住止令一定;彼持內心住止令一定已(《M.122》說具足住初 禪...乃至第四禪),當念內空(作意內空)。作意於內空時, 心不雀躍、不淨信、不確立、不勝解者,改作意外空....作 意內外空....乃至作意不動;作意於不動時,心不雀躍、不 淨信、不確立、不勝解者, 應正知己心對「不動 (`ananjam`) 」不雀躍、不淨信、不確立、不勝解。此時, 更加用心︰「內心即於其最初之定相(`tasmim yeva purimasmim samadhi-nimitte ajjhatam eva cittam` )應 使定住、應使安住、應使專一、應使等持之(`santhapetabbam sannisadetabbam ekodikatabbam samadahatabbam`)」 (註 202)如是再作意內空,乃至正知︰作意於內空時,心雀 躍、淨信、確立、勝解;更作意外空....作意內外空....乃 至作意不動。正知︰作意於不動時,心雀躍、淨信、確立、 勝解。(註 203)如此修習成就者,於日常生活之行、住、坐 、臥時,能正知心中不生貪、憂、惡、不善法。於思惟修習 時,對五欲分能正觀無常、衰耗,知見無欲、無染;於五受 陰七處善觀,乃至正知於五受陰我慢盡。(註 204) (四)如上述,應用一心作意內空、外空、內外空、不 動,修習、多修習空性住,得證我慢盡(涅槃);修習內空、 外空、內外空(註 205)、不動,覺音論師與彌勒菩薩各有說 明︰ 1.覺音論師以(1)「內境界為內(義)(“‘`ajjhattan’ti visayajjhatti”)」(註 206)或以「此(內)乃關於自身、個 人、自己之五陰所生〔概念〕義。“`idha niyaka”jjhatta- ─────────── (註 201) 見 Miii.111,6f. (註 202) 見 Miii.112,15f. (註 203) 見 Miii.112,17f. (註 204) 參閱大正.1-739a,12f.∼b,-9; Miii.112,-3f.∼115,9。 (註 205) 關於內空、外空、內外空請參閱拙著初期佛教「 空之法說及義說」〉§二、之(一)∼(三)《中華 佛學學報》第三期 p.135∼138。 (註 206) 見 Maiv.160,10。 103 頁 mattano pancakkhandhesu nibbattanti attho`.)」 (註 207) (2)「外」即指︰外境界,或關於〔自身、個人、 自己以外之〕他人之五陰。 ぉ「內外」即指︰時而「內(內 境界、自身、個人、自己)」,時而「外(外境界、他身、 他人、別人)」。 (註 208)「空果等至為空(義)(” ‘`Sunnatan‘ti sunnataphala- samapatti`.”)」 (註 209);空果等至指入空定(空三昧),空三昧(空心解脫 )即如實觀世間空,常、住、不變易法空,無我、無我所。 (註 210) お「『余將成為俱解脫者也。』(如是正志之彼) 作意不動無色等至,為 不動(義)。(”‘Ananjan'ti 'ubhatobhagavimutto bhavissami'ti ananja-arupa- samapatti manasikaroti`.”)」(註 211)如是,覺音論師 以內空等至、外空等至、內外空等至及不動、無色等至說明 空性住之修習。 2.彌勒菩薩於《瑜伽師地論卷九十》擇攝ぇ外空、え內 空、ぉ內外空、お不動(空);(註 212)今以「表」略示︰ 翦踛踛踛 │二 種 空│四 空 │ 內 容 │ 行 位 │ 澺蕅蕅蕅 │ │外 空 │於外諸行,能作證淨︰│未證入是 │ │ │ │能離五妙欲所引欲貪。│異生位, │ │應所證空├────┼──────────┤ │ │ │內 空 │於內諸行,能作證淨︰│已證入是 │ │ │ │無我乃至無我慢。 │有學位。 │ ├────┼────┼──────────┼─────┤ │ │內外 空 │於內外諸境界中, │修習中是 │ │ │ │能修證︰無我。 │有學位, │ │應所修空├────┼──────────┤ │ │ │不動(空)│於內外諸境界中, │修習已圓滿│ │ │ │能修證︰無常。 │是無學位。│ └────┴────┴──────────┴─────┘ 翦踛踛 │四 空│ 何行為所依止 │ 云何作空觀 │ 澺蕅蕅 │外 空│內住心增上緣力,離所生樂滋潤│於欲界繫諸不淨│ │ │其身為所依止,及我慢遍知。 │相,勉勵思惟。│ ├───┼──────────────┼───────┤ │內 空│以內外空,於內外法修無我見為│等隨觀察,以寂│ │ │所依止。 │靜相思惟內空。│ ├───┼──────────────┼───────┤ │內外空│以即於彼(內外法)修 無常見為 │於內外一切行相│ │ │所依止。 │中修無我見。 │ ├───┼──────────────┼───────┤ │ 不動 │以聞正法,如理作意為所依止。│於內外一切行相│ │ (空) │ │中修無常見。 │ └───┴──────────────┴───────┘ 七. 結論 (一)1.《尼柯耶(Nikaya)》中聖典(pali)語ぇ ‘sunna’一詞,作形容詞用︰甲.形 ─────────── (註 207) 見 Maiv.161,6f. (註 208) 參閱 Maiv.161,10;11f. (註 209) 見 Maiv.160,11 (註 210) 參閱大正.2-150a,3f.;Siv.296,-1f. (註 211) 見 Maiv.161,13f. (註 212) 參閱大正.30-813a,10f.∼813c,3。 104 頁 容世俗事物之現象中,無..的、缺..的、..是空虛;乙. 指 出聖第一義的狀態,五受陰是空─無我之實在性,世間是空 ─無常恆、永住、不變易之實體性。 え‘sunnata‘一詞, 由形容詞從格(adj.abl.)轉作主格使用,構成名詞片語,空 隨觀──觀照無我、無我所,空三昧──等持於無我、無我 所,空解脫──處於無我、無我所、無我慢隨眠之狀態。ぉ ‘sunnata‘一詞,屬形容詞 sunna 抽象化所成之女性名詞 ,如空性住──心處於空之狀態過日,是聖者生活之體驗, 對凡夫來說,乃是想像之境界。 2.漢譯《阿含經》中「空」之字義︰ぇ主要作形容詞用 ︰甲. 形容無「我、我所」、無「常、恆、住、不變易法」 、無「我、人、壽者」,亦即指無實體我;乙. 形容無「貪 、瞋、癡」,形容涅槃;丙. 形容限定之境界內無「人、物 」,非無境界。え名詞用︰「空寂」、「空界」、「空識住 」、「涅槃」等等。ぉ副詞用︰「空疲勞」。以上之「空」 字,絕大部分由 `sunna/sunnata/sunnata` 相關字譯出; 尚有 `ritta, rittaka ,tuccha, tucchaka, akasa, mogha` 等字亦漢譯作「空」。 (二)《阿含經、尼柯耶》中已有「內空、外空、內外 空、世間空、大空、第一義空、究竟無上清淨之空」等名相 之「分別施設」或「類集廣攝」;為修心、為認識實相、為 智見清淨、為證涅槃作種種開示、說明。如是「空名相之原 義」至部派佛教、大乘佛教有「衍繹原義」,乃至「開發新 義」另立名相,乃為適應時代之教化;是等「衍義」、「新 義」可探其根柢,出自《阿含經、尼柯耶》。 (三)《雜阿含經》多說「無我」少說「空」。老死等 緣生法非我、非我所之「大空」,有業報而無作者之「第一 義空」;世間空,無常恆、永住、不變易法、我、我所之「 空心三昧」;正思惟空、無相、無所有,得滅斷知法之「聖 法印知見清淨」;此等甚深空義及空觀早在《相應阿含》之 「修多羅」及「記說」部分出現。可是,「聖弟子住無我想 ,心離我慢,順得涅槃。」仍然是解脫道之主流。由於「無 我」之範圍甚深、廣大,難知、難證,透過「空三昧」「空 觀」之修習,以達無有「我見、我所見、我慢隨眠」之方法 ,後來在《中阿含經》及《增一阿含經》裡開展弘傳。大眾 部末派傳承下來之《增一阿含經》,留有「以『空』代替『 無我』」演變之線索,本文據此推論《增一阿含經》為何以 「空」代替「無我」,如何以「空」代替「無我」。 (四)初期的佛教《雜阿含經》裡對「無我」之說法, 因對機之相異,有時曰︰「非是我」,有時曰︰「非有我」 ;然現代學界因觀點不同,於「五陰無我」引起「五陰非是 我」或「五陰非有我」誰是誰非之辯論。如是諍論,於以「 空」代替「無我」之《增一阿含經》中並未曾見。 (五)《雜阿含經》指出「空三昧」「無相三昧」「無 所有三昧」是種種句種種義或種種句一義,略為解釋而已; 此等句、義之把握,對空觀之實踐,空義之體會,貪、 105 頁 瞋、癡空之體驗非常重要。本文對此等三三昧/三心解脫有 關事項,參考《無礙解道》《清淨道論》《瑜伽師地論》作 補充說明;冀望有助於空義之勝解,空觀之實踐,空性之體 會。 (六)透過南、北傳《清淨乞食住經》《小空經》《大 空經》有關「空性住」之三類經典之聞、思、修、證,由世 俗凡夫之日常生活,導引至德行之宗教生活;由「引彼空住 」得以成就「尊聖空住」,乃至如三世如來多行空住──相 應於空過活,為筆者研究佛教,學習佛法所依道跡。 106 頁 The `Desana and Vibhanga of Sunna` in Early Buddhism Yang Yu-wen Associate Researcher, Chung-Hwa Institute of Buddhist Studdies Summary The `Samyuktagama` talks more about anattan and less about `sunna`. Already traceable in the sutta and `vyakarana` of `Samyuktagama` were the very profound meanings of `sunna` and `sunnatanupassana` such as the `paticcasamuppanna` dharmma of aging, death, etc., the `mahasunnata` of anatta and anattaniya, the `paramatth- asunna` of having kamma and retribution but no doer, the `sunna` loka, the `sunnata-(ceto) samadhi` of no permanence, ever-lasting, non-changing dhamma, `atman` and `mama-kara`, the " `Acariya` dhamma `mudda nanadassana-visuddhi` " of `sunnata`, animitta, akincana, nirodha `pahana-parinna`, etc. However, "The holy disciples reside in `anatta-sanna`, achieve abolishment of `asmimana` and realize `nibbana` " is still the main stream of `muttigami` magga. Due to the scope of anattan is very deep, very wide,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and difficult to realize, the method of arriving no " `ahamkara`, `mamamkara` and `mananusaya` " through the practice of " `sunnatasamadhi` " and " `sunnatanupassana` " is developed and expounded in `Majjhimagama` and `Ekottarikagama` later. The `Ekottarikagama` transmitted by the Terminal School of `Mahasanghika` retains the trace of the evolution of "replacing anattan with `sunna` ". Based on it, this paper investigates why and how the `Ekottarikagama` used `sunna` to replace anattan. Because of the difference of audience, the `Samyuktagama` of early Buddhism referred to anattan as "not a soul" in one time and "without a soul" in another time. However, due to the different viewpoints of modern scholars, there arouses a debate of interpreting "anattan of panca `khanda` " as "not a soul of panca khanda" or "without a soul of panca `khanda` ". Such disputation has never been found in `Ekottarikagama` which uses `sunna` to replace anattan. The `Samyuktagama` points out that `sunnata-samadhi`, `animitta-samadhi` and akincana 107 頁 are `nana'ttha nana- vyanjana` or `eka'ttha vyanjanam nanam`, but it explains only briefly. The understanding of such `'ttha` and `vyanjana`, the carrying out of `sunnatanupassana`, the realization of the meaning of `sunna` and the experience of the greed, hatred and delusion `sunna` are very important. This paper has a supplementary explanation on such tayo `samadhi/tisso cetovimutti` and other relevant items. The `sunnata-vihara` of `Samyuktagama` and `Majjhimagama` describe how to lead daily life by being connected with `sunnata`, and how to do the devotation of solitude meditation with the application of `sunnatanupassana` so as to practice `yathabhucca`, `sunnatavakkam`, avipallattha, `asavanam` khayo, `anasava`, `asamkhata` and ceto-vimut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