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本文有些俄文文字由於電腦不易處理, 煩請讀者自行參閱原書)

論所謂的「喀什本梵文《法華經》寫卷」

楊富學
敦煌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中華佛學學報第七期 1994.07 出版
(pp.74-93)


                                  74 頁

        一、前言

            19 世紀末 20 年代初以來, 新疆地區喀什、于闐、庫
        車、吐魯番相繼出土了為數豐富的用梵、漢、于闐及回鶻等
        不同語文書寫的《法華經》殘卷,(註 1)其中,最古老、保
        藏最好、卷軼也最宏富者應首推喀什發現的梵文《法華經》
        寫本。長期以來,該寫本一直是國際梵文學界所重視的對象。

        二、喀什寫本的發現、研究與綴合

            喀什發現的梵文《法華經》紙寫本,目前絕大多數都見
        藏於聖彼得堡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研究所  (The Institute
        of Oriental Studies, Academy of Science, Russia),是
        19  世紀 90  年代由俄國駐喀什領事彼得羅夫斯基  (N.F.
        Petrovsky) 在當地收集的。由於健康原因,該領事於 1903
        年卸任歸國,他將自己在喀什收集的大量寫本作為禮物捐贈
        給中、  東亞歷史、 考古、 語言和人種學研究俄國委員會
        (The  Russian  Committee  for  the study  of Russian
        Central    and   Eastern    Asia    in   Historical,
        Archeaological, Linguistic and Ethnographic Aspects)
        ,後由該會轉交聖彼得堡科學院亞洲博物館。由於他離任時
        未將寫本全部帶走,有一部分被留在了喀什。 1910 年,也
        就是在他去世後的第三年,  英國駐喀什領事馬繼業   (G.
        McCartney) 將其所遺數量相當可觀的一批梵語、 吐火羅語
        、于闐-塞語寫本殘卷轉交給俄國科學院。(註 2)其中就有
        本文所述的喀什本梵文《法華經》寫卷。 1930 年,隨著蘇
        聯科學院東方學研究所( 現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研究所 )的
        建立,包括喀什寫本在內的大部分新疆、敦煌、黑城出土寫
        本又變成了該所特藏中的一部分。由於部分寫本係經馬繼業
        之手轉贈的, 故這部分寫本又被稱作馬繼業寫卷 (McCarteny
        Manuscripts)。

            彼得羅夫斯基收集的梵文《法華經》絕大部分編號為
        SIp5, 計有比較完整的多羅葉 281 張 (562 面 ),每葉長
        56 釐米,高 17 釐米,每面書梵文 7 行,每葉左側各有一
        直徑約 4 釐米的小圓圈,圓心有一小圓孔, 用以穿繩捆束
        ;為了保持適當的行距,
        ───────────
        (註 1) 關於這個問題,筆者擬在〈從出土文獻看《法華經》
               在古代新疆的傳譯〉一文中另作專述,此不贅。

        (註 2) 見G. M. Bongard-Levin and M. I.
               Vorobyeva-Desyatovskaya, Indian Texts from
               Central Asia (Central Asian Collection of the
               manuscript fund of the Institute of Oriental
               Studies, Academy of Sciences, USSR).Orientalia
               Iosephi Tucci Memoriae Dedicata Vol.1 (=Serie
               Orientalia Roma LVI, I), ed. by G.Gnoli and
               L.Lanciotti, Roma, 1985, pp.168∼169.

                                  75 頁

            並使書寫平直,故在書寫前即標出橫行界線七條,另在
        兩端各標豎線一條。這些線條至今尚清晰可辨。另有殘破的
        多羅葉殘片 108 張 (216 面 )。 這些均屬於同一寫本,也
        就是俗稱的「喀什本梵文《法華經》」,學界又習稱之為「
        中亞寫本 (Central Asian Manuscripts) 」。 還有此寫本
        ,如 SIP62a( 殘卷 1 張, 2 面 ),SI P90a,b( 多羅葉 1
        張, 2 面,殘卷 1 張,2 面 ), SIP79( 多羅葉 2 張,4
        面 ) 盡管也是彼得羅夫斯基由喀什收集的, 也同屬《法華
        經》,但屬於不同的版本 ( 後詳 )。 這樣的寫本也有百餘
        張。(註 3)

            喀什本梵文《法華經》保存較好,篇幅長,數量大,字
        蹟清晰,保留著現知最原始的《法華經》梵文原本,堪稱中
        亞諸地出土各種梵文文獻中的鴻篇巨製,對於梵文、印度學
        、西域佛教史諸方面的研究都具有重大意義,故其一經出土
        ,很快即引起了學術界的廣泛注目。就在該寫本由馬繼業轉
        呈聖彼得堡的時候, 荷蘭學者 H. Kern 和日本學者南條文
        雄正在潛心整理研究尼泊爾發現的梵文貝葉《法華經》寫本
        ( 詳後 )。當時他們的工作已接近尾聲,但當他們得知喀什
        寫本後,馬上不失時機地對其作了審查。他們率先撰文對寫
        本的情況作了介紹,還用之與尼泊爾等寫本作了對勘、互校
        。(註 4)遺憾的是,可能由於太匆忙,二氏未能認真地將其
        與其它寫本作比較,只是隨意地選擇了自己所需的內容作為
        腳註,有時甚至根本沒有提何種版本;對文書的引用也沒有
        什麼系統性,全然未顧語言學研究的某些基本準則;(註 5)
        同時,二氏對不同寫本的使用也有欠妥之處,各寫本魚目混
        珠,雜揉於一起,難辯不同寫本間的異同與優劣,顯得有點
        「非魚非肉」之感。(註 6)有鑑於此,後來的學者都不斷地
        對此寫本進行修訂、補校。其中比較重要的有日本學者荻原
        雲來及土田勝彌的校訂本、(註 7) 印度
        ───────────
        (註 3) G. M.Bongard-Levin and E. N.Tyomkin, Fragment
               of an unknown manuscript of the SaddarmarpundarI
               04 ka from the N. F.Petrovsky Collection.
               Indo-Iranian Journal Vol.Ⅷ, no.4, 1965, p.273,
               note3.

        (註 4) H. Kern and Bunyu Nanjio (ed.), Saddharmapundarka
               (=Bibliotheca Buddhica X).st. Petersburg, 1908∼
               1912. 書首附有文書101b及226a的兩張照片。

        (註 5) 參見Heinz Bechert, The importance of Central
               Asian Manuscript Finds for Sanskrit Philology.
               In: V.Raghavan (ed. ) Proceedings of the first
               internationalSanskrit Conference妽apers of
               Section two, part 1, New Delhi, 1975, p.319.

        (註 6) J. W.de Jong, A brief history of Buddhist studies
               in Europe and America.Delhi, 1987, p.60.

        (註 7) Saddharmapundarka-sutra romanized and revised
               text of the Bibliotheca Buddhica Publication,
               by Prof. U.Wogihara and C.Tsuchida 立正大學聖
               語學研究室,1934∼1935。該書將寫本全部作了羅馬
               字母轉寫。

                                  76 頁

            學者 N.  Dutt 的校訂本(註 8) 和 L. Vaidya 的校訂
        本。(註 9) 遺憾的是, 這些校訂本除  Dutt  本曾徵引了
        N. D. Mironov 對日藏喀什寫本所作的一些轉寫外,它們實
        際上都沒有提供什麼新的資料, 基本上沒有超出 Kern- 南
        條校訂本所引喀什寫本資料的範圍。

            這一時期,比較重要的一項成果就是日本學者真田有美
        及清田寂雲對彼得羅夫斯基喀什寫本中自《序品》至第十品
        《法師品》的研究。文中作者將漢譯文與梵文原文進行對照
        ,並對勘其它梵文寫本,揭示了喀什本的特點及其重要價值
        。(註 10)

            當年,當彼得羅夫斯基將他在喀什收集的梵語、于闐─
        塞語、龜茲語 ( 吐火羅 B) 殘卷寄至聖彼得堡時, 奧登堡
        (S. F. Oldenburg) 捷足先蹬,肇始了對這些文獻的研究。
        他將已甄別出的經典附以簡要的注釋轉寫,先後在《皇家俄
        國考古學會東方部紀要》中揭載,另有一些尚待辨識的殘卷
        也由他發表了摹本,同時還附有轉寫。 (註 11)

            奧登堡原有一個龐大的計劃,準備將彼得羅夫斯基的所
        有收集品全部刊發,並附以研究性疏證、轉寫和翻譯,他還
        打算就文獻書體學出版一部專門的研究著作。 (註 12)只是
        他的計劃大多都未變成現實,僅發表了幾件文獻之後,便因
        健康、雜務諸原因而未能專心緻力於他計劃中的對彼得羅夫
        斯基收集品的全面研究。本文所述的喀什本《法華經》他雖
        注意過,但未作細緻研究。(註 13)
        ───────────
        (註 8) N.Dutt (ed.), Saddharmapundarkasutram with N.
               D. Mironov's Readings from Central Asian MSs.
               (=Bibliotheca Indica, CCLXXXVI).  Calcutta,
               1953.

        (註 9) P. L.Vaidya (ed.), SaddharmapundarI04kasutra
               (=Buddhist Sanskrit Texts, No.6).Darbhanga,
               1960.

        (註 10) 真田有美、清田寂雲︰〈нЬ①иЗワ一本〉
                (Petrovskij MSs.)法華經梵本ソ研究〉,載西域文
                化研究會編《西域文化研究》第四︰《中央ヤЁヤ
                古代語文獻》,京都︰法藏館,1961,第119∼170
                頁及圖版四、五。

        (註 11) (註: 本註釋俄文部份省略)
                1894,T.8,圖版2幅,發表文獻3件;1899, T.11,
                C.207∼264, 圖表 2 幅,刊載文獻3件;1904,
                T.15, C.0113∼0122,圖表3 幅,刊載文獻 5件。
                另外,在該刊1900,T.12, C.028-036 中,他對過
                去已刊的赫恩雷寫卷作了評述,並提出了今後的計
                劃。

        (註 12) 見注2,pp.161∼162.

        (註 13) (俄文部份省略)

                                  77 頁

            五十年代初,俄─蘇另一位印度學家、藏學家沃羅巴耶
        夫─吉斯雅托夫斯基 (V. S. Vorobyev-Desyatovsky) 繼承
        了奧登堡氏的遺業,繼續整理研究彼得羅夫斯基收集品。很
        遺憾,這位非常傑出的學者僅發表了其中的幾件文書就英年
        早逝了。隨後,榜迦德─列文 (G. M. Bongard-Levin)、托
        姆金 (E.  N. Tyomkin) 和沃羅巴耶娃─吉斯雅托夫斯卡雅
        (M. I. Vorobyeva-Desyatovskaya) 又接過了這個擔子。經
        過數十年的不懈努力,他們發表了相當數量的文獻。對喀什
        出土的梵文《法華經》諸寫本,猶其是未刊別本《法華經》
        的研究,是他們研究的重要課題之一,先後發表了不少有關
        著作︰

            1G.  M.Bongard-Levin  and  E.  N.  Tyomkin,  New
        Buddhist texts from Central Asia.(Paper persented to
        the    XXVIIIth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Orientalists), Moscow, 1967, p.3. 文中對「喀什梵文《
        法華經》」 (SIP5) 的內容作了簡單的介紹。

            2G. M.Bongard-Levin and E.  N. Tyomkin, Fragment
        of Unknown Manuscripts of Saddharmapundarika from N.
        F.Petrovsky Collection.Indo-Iranian  Journal  Vol.
        Ⅷ, no.4, 1965, pp.268 ∼ 274;同作者,

            文中研究發表了一紙編號為 SIP62a 的多羅葉;同時,
        為資對照,他們又細緻地研究了 SIP5 中的多羅葉 141B 和
        142A。此文的發表引起了人們對彼得羅夫斯基藏品中未刊部
        分的關注。對此文的補證可參見 Akira Yuyama,
         Supplementary  Remarks on "Fragment  of an Unknown
        manuscripts of the Saddha rmapundarka from the N.F.
        Peterovsky collection" by   G.M. Bongard-Levin and
         E.N.Tyomkin.Indo-Iranian Journal Vol. Ⅸ, no.2,
         1966, pp.85 ∼ 112.

            原書未得寓目,不詳其文獻內容。

            同作者 Two New Fragments of the "Saddharmapundanka
        (Preliminary communication).Mal alasekara Commemoration
        Volume (ed.) by O.H.de A.Wi

                                  78 頁

            jesekera, Colombo, 1976, pp.36 ∼ 37.  研究了彼得羅
        夫斯基收集品中編號為 SIP90a,b的一張多羅葉和一張殘片。


            研究了編號為 SIP79 的兩張多羅葉 (4 面 )。

            從目前見刊的彼得羅夫斯基收集品看,他在喀什收集的
        梵文《法華經》寫本有著多種版本,這對於我們認識大乘佛
        教及梵文在古代新疆的流佈情況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另一
        方面,彼得羅夫斯基是陸續從商人手中購得的,故沒有,實
        際上也很難將這一寫本的所有殘卷收集齊全,所以,同一寫
        本的部分內容又可見於其它各不相同的收集品中︰

        1. 大谷收集品

            1903 ∼ 1906 年, 日本西本願寺大谷探察隊的橘瑞超
        於新疆某地收集到書法優美的笈多直體     (Calligraphic
        Upright Gupta Script),梵文《法華經》紙寫本 7 張。學
        者們研究表明,除第 7 張 ( 編號為 Ot MS. D. No.33) 外
        ,其餘 6 張 ( 編號為 Ot MS. D. No.32) 盡管十分殘破,
        內容無法猝讀,但從字體、紙張諸因素,均可確定當為彼得
        羅夫收集品的散失部分。 這 7 張寫本現藏於旅順博物館 (
        原關東廳博物館 )。先後見刊於︰

           (1)N.D.Mironov, A List of fragments  ofBrahmi
              MSs. belonging to Count Ohtani. Shanghai, 1923.

           (2)N.D.Mironov, Buddhist Miscellanea.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April 1927,
              pp.252 ∼ 279.

           (3)真田有美︰西域出士梵文法華經ソ一斷簡ズ就ゆア,
              《印度學佛教學研究》第三卷第 1 號,1955 年,
              第 94 ∼ 97 頁。

           (4)真田有美︰大谷探險隊將來梵文佛典資料,載西域文
              化研究會編《西域文化研究》第四︰《中央ヤЁヤ
              古代語文獻》,京都︰法藏館, 1961 年,第 53 ∼
              71 頁及圖版一、二。

            後來, 印度學者 N. Dutt 在編訂尼泊爾本梵文《法華
        經》時就引用了 N. D. Mironov 的研究成果。(註 14)
        ───────────
        (註 14) 見注 8 引 N.Dutt 書。

                                  79 頁

        2. 馬爾堡殘卷 (Marburger fragments)

            1927 年,德國地質學家 Emil Trinkler 在莎車等地考
        察, 護梵文《法華經》紙本殘卷 9 張,原藏於普魯士科學
        院 (Preussische Akademie der Wisschaften) ,後轉到梅
        因茨科學與文學研究院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und der Literatur, Mainz),最後才轉入馬爾堡(現已遷入
        西柏林 )國立普魯士文化藏品圖書館東方部(Orientabteilung,
        Staatsbibliothek der Stiftung Preussischen Kulturbesitz)。
        編號為 MSs.Mainz 685、686、 687、688、705、706、715
        、717。德國梵文專家 Heinz Bechert 在對現存梵文《法華
        經》諸寫本進行系統研究的基礎上確認 9 張寫本當為所謂
        的喀什寫本的第 244 ∼ 252 張。(註 15)

        3. 赫恩雷寫本 (Hoernle Manuscript)

            《法華經》寫本由 3 張紙本多羅葉 (6 面 ) 構成。現
        存倫敦印度事務部圖書館 (India Office Library), 編號
        分別為 Hoernle MS. No.142、 SB.12 、No.142、SB.53 和
        No.148、SA.22 ∼ 25。 前者 1 葉 (2 面 ) 屬《法華經》
        梵文別本;後者 2 葉,可能係喀什本的一部分。

            據收藏者赫恩雷 (A. F. Rudolf Hoernle) 報導,後 2
        葉 (4 面 ) 寫本是他於 1906 年 1 月從英國駐喀什領事馬
        繼業 (G. McCartney) 處收到的。而馬繼業又是從住於于闐
        阿克斯比爾的阿富汗(Afghanistan)商人巴德魯丁(Badruddin)
        (註 16)那媮奀o的。赫恩雷正確地推定它們當出自卡達里克
        (Khadalik) 遺址。(註 17) 不久,赫恩雷氏便將其揭載於《
        皇家亞洲學會雜誌》(註 18)但未能進行細緻的研究,僅作了
        初步的說明。後來,柏林大學教授 Heinrich Luders又著文
        對此文獻進行了深入、細緻的研究。(註 19) 遺憾的
        ───────────
        (註 15) Heinz Bechert, Uber die "Marburger Fragmente"
                des Saddharmapundarka (=Nachrichten der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in Go ttingen.
                Philologisch-historischeklasse 1972,no.1.(
                Repr. Studies in Indo-Asian Art andCulture
               〈Ach arya Raghu Vira Commemoration Volume〉
                Vol.2, New Delhi, 1973, pp.21∼27.)

        (註 16) 關於巴德魯丁其人,可參見齊陳駿、王冀青〈阿富
                汗商人巴德魯丁.汗與新疆文物的外流〉,載《敦
                煌學輯刊》1989年第 1 期,第1∼ 15頁。

        (註 17) A.F.Rudolf Hoernle, Manuscript remains of
                Buddhistliterature found in Eastern Turkestan,
                Oxford, 1916 (Repr. Amsterdam, 1970), p.139.

        (註 18) Ancient Manuscripts from khotan, Journ 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1906, pp. 695∼698.

        (註 19) H.Luder, Miscellaneou Fragments.見註 13 Hoernle
                書pp.139∼175.

                                  80 頁

            是,他當時盡管也利用了彼得羅夫斯基寫本的內容,但
        他並沒有意識到這兩張寫本與喀什寫本間的關係。接著,日
        本學者小島文保進一步地研究了該寫本。 (註 20)研究此寫
        本的另外一項重要成果是由德國哥廷根大學梵文專家 Heinz
        Bechert 完成的,他通過對各種寫本的比較研究,正確地指
        出了該寫本的意義地位。(註 21)

        4. 斯坦因收集品 (Stein Collection)

            2 葉。 1906  年 9  月, 斯坦因發現於于闐卡達里克
        (Khadalik)遺址。 (註 22)  現藏倫敦大英博物館,編號為
        Or.9613。 從真田有美及清田寂雲發表的照片看,其中的一
        葉屬〈常不輕菩薩品〉,另一葉屬〈神力品〉,二者恰好分
        別是彼得羅夫斯基收集品中兩個殘葉  ( 第 37a  ∼ b  和
        380a ∼ b 多羅葉 ) 的後部。(註 23)

            散見於日、英、德各收藏單位的「喀什本梵文《法華經
        》」寫卷的相繼刊佈,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彼得羅夫斯基寫
        本的缺失,為比較完整的以彼得羅夫斯基寫本為基礎的合校
        本的出版準備了條件。 1976 年,差不多全軼的彼得羅夫斯
        基寫本的影印出版頗具積極意義。  刊佈者洛克什.錢德拉
        (Lokesh Chandra) 在《前言》中簡述了該書的出版緣起︰

            1956 年 1 月,尼赫魯總理將一份「重要的」梵文寫本
        縮微膠卷交於故父拉胡.維拉 (Raghu Vira) 教授。它是由
        蘇聯部長會議主席佈加寧 (N. A. Bulganin) 先生和蘇聯最
        高蘇維埃主席團成員科魯館切夫 (Khrushchev) 先生在1955
        年11∼12月份對印度進行友好訪問期間交於印度總理的,以
        表示對天才的印度人民──『偉大的獨特文化的創造者』的
        崇敬。經稽核後發現,這就是著名的喀什本梵文《法華經》
        。該寫本對於佛教研究有著無與倫比的價值,因為它保存的
        是現知最原始的《法華經》原本......(註 24)
        ───────────
        (註 20) On the Fragment of Saddharmapundarka
                "dharmabhanaka-anusamsa parivarto "unearthed
                 in khadalik.《印度學佛教學研究》, 第五卷第
                 一號,1957年,第317∼319頁。

        (註 21) 見注 15 引 Bechert 文。

        (註 22) Aurel Stein, Ruins of Desert Kathay, Vol.1,
                London, 1912, pp.239ff.

        (註 23) 見注10真田有美、清田寂雲文第 121 頁及圖版第六。

        (註 24) Saddharmapundarka妶ashgar Manuscript.edited
                by Lokesh Chandra.(Satapitaka. Vol. CCXXIX),
                New Delhi, 1976.Reissue, The Reiyukai,Tokyo,
                1977. Preface, p.1.

        (註 25) Heinz Bechert, ”Foreword“,見注24書p.1。

                                  81 頁

            錢德拉氏刊本除了作者簡單的《前言》和       Heinz
        Bechert 的《序》之外, 包涵有照片 432 幅,包括了幾乎
        所有現已辨識出來的寫本。《法華經》的刊佈意義重大,引
        起了國際學術界的廣泛重視,被譽為「佛學研究,乃至印度
        學研究史上最為重要的一件大事」。 (註 25)喀什寫本的集
        中發表,為學界對《法華經》,乃至大乘佛教的研究提供了
        方便。隨後幾年,日本學界連續推出了數部很有價值的研究
        著作︰

            (1)Hirofumi  Toda, Note on the Kashgar Manuscript
               of the Saddharmapundarkasutra (= Bibliogarphia
               Philologica Buddhica.Series  Minor, Ⅱ), Tokyo,
               The Reiyukai Library,  1977,作者將喀什寫本與
               前揭 H. Kern ─南條文雄的校勘本作了細心的比較,
               對錢德拉氏刊本中存在的問題作了校正。

            (2)同上,The Kashgar Manuscript.Tokushima Daigaku
               Kyoyobu Kiyo Rinrigakuk a Kiyo. 這篇長文共分
               七個部分,將喀什寫本一一轉寫為羅馬字母(見下表)︰

              刊期  年代  頁碼    梵文本  卷數  羅什譯本卷數
              ────────────────────────
              Ⅰ    1977  第3a-36a   葉    1      1

              Ⅱ    1977  第101a-189a葉    4-7    4-7

              Ⅲ    1978  第189b-360b葉    8-19   8-20

              Ⅳ    1978  第360b-380b葉    20-21  21、25

              Ⅴ    1978  第380b-455b葉    22-27  22-26、26-28

              Ⅵ    1978  第360a-101b葉    2-3    2-3

              Ⅶ    1979  解說

               這七部分內容後被合編為 "Saddharmpundarika-sutra
             Central Asia Manuscripts Romanized Text",於
               1987 年重刊。

            (3)大正大學法華經文化研究所編《梵文法華經寫本集
               成 (Sanskrit  Manuscripts  of Saddharmapundarka,
               Collected  from Nepal, Kashmir and Central Asia)
               》,京都︰梵文法華經刊行會。全書共分 15 卷,
               細目如下︰


            第 1 卷  導言

                     羅□羅跋陀羅《法華經》謁贊廿偈

                     1.Nidana-parivartah(序品)

            第 2 卷  2.Upaya-kausalya-parivartah(方便品)
            ─────────
            (註 25) Heinz Bechert, ”Foreword“,見注24書p.1。

                                  82 頁

            第 3 卷  3.Aupamya-parivartah(譬喻品)

            第 4 卷  4.Adhimukti-parivartah(信解品)

                     5.Osadh-parivartah(藥草喻品)

            第 5 卷  6.Vyakarana-parivartah(授記品)

                     7.Purva-yoga-parivartah(化城喻品)

            第 6 卷  8.Panca-bhiksu-sata-vyakarana-parivartah
                      (五百弟子受記品)

                     9.Vyakarana-parivartah(授學無學人記品)

                    10.Dharma-bhanaka-parivartah(法師品)

            第 7 卷 11.Stupa-samdarsana-parivartah
                       (見寶塔品提婆達多品)

                    12.Utsaha-parivartah(勸持品)

            第 8 卷 13.Sukha-vihara-parivartah(安樂行品)

                    14.Bodhisattva-prthiv-vivara-samudgana-
                       parivartah(從地踊出品)

            第 9 卷 15.Tathagat' ayus-pramana-parivartah
                       (如來壽量品)

                    16.Punya-paryaya-parivartah(分別功德品)

                    17.Anumodana-punya-nirdesa-parivartah
                      (隨喜功德品)

            第 10卷 18.Dharma-bhanakanusamsa-parivartah
                      (法師功德品)

                    19.Sadaparibhuta-parivartah(常不輕菩薩品)

                    20.Tathagata-rddhy-abhisamskara-parivartah
                       (如來神力品)

            第 11卷 21.Dharan-parivartah(陀羅尼品)

                    22.Bhaisajyaraja-purva-yoga-parivartah
                      (藥王菩薩本事品)

                    23.Godgadasvara-parivartah(妙音菩薩品)

            第 12卷 24.Avalokitesvara-vikurvana-nirdesah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25.Subhavyuharaja-purva-yoga-parivartah
                      (妙莊嚴王本事品)

                    26.Samantabhadrotsahana-parivartah
                      (普賢菩薩勸發品)

                    27.Anuparndana-parivartah(囑累品)

            第 13 ∼ 15 卷則分別為寫本殘卷、書法、重要詞匯引
        得等內內容。

            該書卷軼浩繁,內容宏富,容納了 32 種現存的梵文《
        法華經》寫本,(註 26)多至 459 張,其中收集的喀什本至
        為全面,並依據其它版本,對其依次進行了轉寫並附有羅什
        、法護的漢文對譯,編排細緻、準確、周到,最終完成了喀
        什不同寫本之間的綴
        ───────────
        (註 26) 北京民族文化宮藏品除外,該寫本最近由蔣忠新研
                究刊佈,見其編註《民族文化宮圖書館藏梵文〈妙
                法蓮華經〉寫本》,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1988年。

                                  83 頁

            合,是一個多世紀來梵文《法華經》研究的最重要的一
        項成果。

        三、喀什寫本的回向文及其所反映的問題

            在彼得羅夫斯基寫本的最後一葉 (即 Folio 430) 中,
        我們可以看到有數行比較特殊的文字, 經英國學者貝利
        (H. W. Bailey) 教授辨識,始知這原是一則回向文。 全文
        8 行,用通常的于闐─塞語 (Khotanese-Saka) 書寫,書法
        雋永,屬該語文發展到第二期,亦即成熟期的作品。結合梵
        文的書寫特點,學者們一般認為該寫本當屬七、八世紀時的
        作品。(註 27)該回向文有殘損,每行行首約殘損 3 個字母
        ,其餘部分完好清晰。貝利教授釋讀如下︰

            1./// meri jsa hambrihya u pyarana cu parilo
                  tsuamda u ksadai dala
            2./// puna pharsa ja-ana hambrihya u
                  jaracukulina cu pari

            3./// jsa u tti ru puna hivi bramgalaina cu
                  parilo tsue u ham

            4./// u tti ru puna hamtsa hvaraka samdusli jsa
                  hambrihya cu pa

            5./// hambrihya u dvgra jalottama jsa u dvgra
                  siksamana cu parilo

            6./// budasamgana u hamtsa jsa u (ham)tsa pura
                  ncra jalarrjunamna jsa

            7./// tara dattakana u hamtsa bratara vikramna u
                  hvaraka dhamrmaka jsa

            8./// 〈bisyau hayu〉nyau jsa u bisyau busvaryau
                  jsa hambrihya u bis yau ysanyau jsa

        ” I share (the mertis) with the mother and with the
        father  who have gone to the other  world  (sanskrit
        paraloka-)  and my husband Dala...I share the merits
        with  the  pharsa-official  (judge)  Ja-  a and with
        Jaraukul  g who  have  gone  to the other  world...
        with...and  these  also  the merits  with  my sister
        Samdusta  (Sanskrit:  samtusta)   I  share  who  has
        died...I  share and with my daughter  Jalottama  and
        daughter  Siksaman  g  04  ] who  has  died...with
        Budasam ga and with vinaya and with my son ’ s wife
        Jalarjunan  g 04 ]...with  my brother Dattaka  and
        with  my brother  Vikrama  and  sister  Dharmaka...I
        share (the merits)  with (all friends)  ...and  with
        all members of my house and with all kinsmen. “
        (註 28)
        ───────────
        (註 27) 也有人認為該寫本的時代當為5∼7世紀,見N. D.
                Mironov, Buddhist Miscellanea.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April 1927. p.250.

        (註 28) 同注24,p.2。

                                  84 頁

        現據貝利英譯文漢譯如下︰

        1.回向功德給我與我的已去了另一個世界的母親以及我的丈
          夫 Dala......。

        2.回向功德給我與已去了另一個世界的Pharsa法官Ja-a
          和 Jaraukul......。

        3.也回向功德給我自己的已故去的兄弟 Bramgalai......。

        4.也回向功德給我的姐(或妹) Samdusta......。

        5.回向功德給我與我的女兒Jalottama和已故去的女兒
          Siksamani.....,

        6.與 Budasamga、Vinaya和我兒媳 Jalarjunani......,

        7.回向功德給我的兄弟Dattaka及Vikrama及姐(妹)
          Dharmaka...... 。

        8.回向功德給我與我的(所有朋友)......與我的全家老幼和
          所有親屬。

            讀完這段題記,我們不由地就會聯想到敦煌漢文佛經寫
        本中內容與之相類的那些回向文,如北圖海字61號《觀世音
        經》︰

            壬申年三月二十七日,行者傾心慈悲,敬寫《大聖觀音
        經》一卷。一為先亡父母,二為合家永聖吉昌。願亡靈神生
        淨土,法界蒼生同沾此福。清信子張海晟一心供養,信事僧
        蓮臺沙彌靈進書寫記。

            再如天津藝術博物館第 4532 號《水月觀音經》︰

            ...... 發如是願己, 志心稱念我《大慈大悲聖觀自在
        菩薩摩訶薩廣大圓滿無□大悲心陀羅尼》,願救法界一切苦
        ,能滿眾生於覺道。十四日二七齋追福供養。願神生淨土,
        莫落三途之難。馬氏承受福田。(註 29)

            兩相比較,不難看出,這則于闐─塞語題記,不管從形
        式到內容 ( 猶其是其中體現出的大乘教思想 ) 都與敦煌漢
        文寫本中的那些很接近。就時代而言,這則于闐─塞語題記
        書寫於七∼八世紀,正是中原漢文化在于闐地區生根開花、
        走向繁榮的時期,所以筆者認為二者之間的這種相類應是有
        著一定的因襲關係的。

            喀什寫本的這則授記用于闐─塞語題寫,顯然表明施主
        是一位操于闐─塞語者。如所周知,于闐─塞語又稱北雅利
        安語 (Nordarisch)、 東伊朗語 (East-Iranian Language)
        、于闐語 (Khotanese) 等, 是古代于闐所使用的一種語言
        。現在存世
        ───────────
        (註 29) 見王惠民〈敦煌寫本「水月觀音經」研究〉,《敦
                煌研究》1992年第3期,第98頁。

                                  85 頁

            的于闐─塞種文獻絕大多數都出自于闐,另有一部分出
        自敦煌,只有少數一些出自圖木舒克的托和沙賴古址( 喀什
        東北的巴楚附近 ) 和高昌故城。(註 30)關於圖木舒克的歷
        史,我們所知無多。根據賈耽《道堸O》的記錄和當地出土
        遺物,圖木舒克古城當形成於七、八世紀;(註 31) 那幾處
        殘留至今的佛寺遺址告訴我們,七、八世紀前後,(註 32)
        佛教在這媮椄O相當興盛的;再就是這堿裗~出土的一些于
        闐─塞語佛典使我們相信,在公元 6 ∼ 11 世紀之間,(註
        33) ,曾有塞種佛教徒在這堿※妏L。至於他們是否也居住
        於圖木舒克附近的喀什,因於史無證,難以遽斷。 (註 34)
        但有一事實卻十分值得注意,那就是古代喀什的教派問題。
        ───────────
        (註 30) Sten Konow, Ein never Saka-Dialekt. Sitzu
                ngsberichte der Preussischen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Phil-hist. Klasse, XIX, Berlin,
                1935, s.272∼820; ibid, The oldest Dialect of
                Khotanese Saka. Norsk Tidssrift for
                Sprogvidenskap Bd.XIV, 1947, pp.156∼190; H.W.
                Bailey, Khotanese Saka Literature.In: E.
                Yarshater (ed.)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Iranian
                Vol. 3(2),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3,
                pp.1230∼1243.

        (註 31) 黃文弼《塔里木盆地考古記》( =《中國田野考古
                報告集》考古學專刊丁種第三號 ),北京︰科學出
                版社,1958年,第59∼61頁。托和沙賴古墓出土的
                四葉婆羅謎字殘卷見刊於本書圖版柒參∼柒肆,圖
                6 (1∼4),黃氏原訂為佉沙語文,後改訂為龜茲語
                。(見該書第 97 頁)通過對文字的比較,結合斯坦
                因、伯希和、亨廷敦(E.Huntington)氏的發現,筆
                者認為這四葉殘卷實際上應為草寫的婆羅謎字于闐
                ─塞語。時代或如黃氏所言,為7世紀左右遺物。

        (註 32) 西方學者多認為這些遺址屬四、五世紀左右,見
                R.E.Emmerick, Buddhism among Iranian People.
                In: E.Yarshater (ed.),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Iranian Vol. 3(2),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3, p.963。但因無確切文字證據,尚難
                取信。

        (註 33) 一般認為,于闐─塞語文獻均在 500 ∼ 1000 年
                之間,見注 30Bailey 文, p.1241;季羨林等校
                註《大唐西域記校註》 (中外交通史籍叢刊),北
                京︰中華書局,第997頁。挪威學者 Sten Konow
                認為圖木舒克出土的所謂于闐─塞語文獻 (Sten
                Konow 稱之為 " 圖木舒克─塞語文獻 ") 應屬公
                文 7 ∼ 8 世紀的遺物。見其所著︰  The  Late
                Professor  Leumann’s Edition of a New Saka
                Text. Ⅱ. in: Norsk Tidsskrift for
                Sprogvidenskap Bd.XI, 1939, p.11.

        (註 34) 根據《漢書》的記載和考古證據,我們相信在兩漢
                時代,喀什確曾有塞種人定居過。詳細論述見王炳
                華〈古代新疆塞人歷史□沉〉,載《新疆社會科學
                》1985 年第 1 期,第 48 ∼ 57、64 頁;黃靖〈
                大月氏的西遷及其影響〉,載《新疆社會科學》
                1985年第2期,第96∼105頁;Sudhakar
                Chattopadhyaya, The Sakasin India ( =
                Visva-Bharati Studies), Santiniketan:
                Visva-Bharati, 1955, pp.1∼9.


                                  86 頁

            我們知道,古代喀什長期以來一直盛行小乘教。自前秦
        至隋代,盡管先後有鳩摩羅什及達摩笈多等高僧在這媊順
        過大乘經論,但影響似乎不大,至七世紀玄奘西遊途經這
        時,這埵部u伽藍數百所,僧徒萬餘人,習學小乘教說一切
        有部」,(註 35)全然不見大乘教之蹤影。 慧超《往五天竺
        國傳》也稱這堙u有寺有僧,行小乘法,吃肉及蔥□等」。
        這些記錄表明, 7 ∼ 8 世紀時的喀什,完全是小乘教的一
        統天下。所以,本文所述的喀什本大乘經典《法華經》是否
        真的寫成於喀什就頗值得懷疑了。如果將這個疑點與前已述
        及的赫恩雷寫本及斯坦因收集的兩葉殘卷結合起來看,問題
        也就清楚多了。斯坦因收集的兩葉是在卡達塈J遺址出土的
        ,自無疑問;赫恩雷的兩葉也是由馬繼業自于闐購獲的,出
        土地據說也是卡達塈J。 因為這 4 葉都屬「喀什本」的一
        部分,由此可證,彼得羅夫斯基在喀什收集的所謂的「喀什
        本梵文《法華經》寫卷」並非真的就寫成於喀什,實際上也
        是大乘教與于闐─塞語流行的于闐一帶寫成的。只是到了近
        代才由當地文物走私商將其由卡達里克販至喀什的,故應該
        稱之為「于闐本」。闡明了這一點,我們就有必要修正前輩
        學者以此寫本的發現來證實古代喀什確曾有大乘經典之傳入
        的觀點。(註 36)

        四、喀什寫本的特點與價值


            《法華經》隨著大乘佛教的出現而在印度形成之後,很
        快便傳遍了中國、日本、朝鮮及中亞等大乘佛教流行的地區
        和地區國家,先後出現了漢、吐蕃、于闐─塞、回鶻、西夏
        、蒙、古、滿、朝鮮等多種譯本,(註 37) 對以上各地區、
        各民族的佛教文化有著重大的影響。但由於佛教在印度衰亡
        較早,加上印度有一種只重口傳而「不立文字」的傳統,所
        以早期的《法華經》梵文本在這埵迨w蕩然無存,有幸在中
        國、尼泊爾、中亞卻有不少留存。據不完全統計,具有相當
        篇幅的各種不同的梵文本約有  30 餘種 ( 零葉散片者不計
         ),其中時代較早且保存比較完美者主要有三︰

        (一)尼泊爾本 (Nepalese Manuscripts)

            該寫本由英國駐尼泊爾公使      Brian     Houghton
        Hodgson(1800 ∼ 1874) 於加德滿都首次發現。自 1833 年
        起,Hodgson 受命出任英國公使,他在加德滿都一住就是二
        十餘載,結交了不少佛教僧侶,也漸漸對佛教,特別是佛典
        產生了興趣,遂以職務之
        ───────────
        (註 35) 見注 33 引季羨林書,第 995 頁。

        (註 36) 如羽溪了諦《西域之佛教》,賀昌群漢譯本,上海
                ︰商務印書館,1956 年,第 296 頁;周蓮寬《大
                唐西域記史地研究叢稿》,北京︰中華書局,1984
                年,第216頁。

        (註 37) 此外還有龜茲語譯本,筆者擬在〈從出土文獻看「
                法華經」在新疆的傳譯〉一文中另述。

                                  87 頁

            便和朋友關係,相繼收集了大量的梵文貝葉經寫卷,主
        要有《般若波羅蜜多心經(Prajnaparamita-hrdayasutra)》
        、《普曜經(Lalitavistara) 》、《金光明經 (Suvarnapr-
        abhasottamarajasutra) 》和本文所述的《法華經》。1837
        年,他首次將 88 葉由不同佛典構成的貝葉經卷子寄至巴黎
        亞洲學會(Societe Asiatique, Paris),很快,E. Burnouf
        便開始了對這批寫本的釋讀、研究工作,一開始他就把全部
        精力投入到對《法華經》的研究上, (註 38)於 1839 年全
        部完成了對此寫本的法譯,(註 39) 但直到他去世後才正式
        出版。 (註 40) 後來荷蘭學者 H. Kern 又將該寫本譯成英
        文出版。(註 41) 接著又相繼出現了南條─泉芳、岡教邃及
        巖本裕等人的日譯本 (註 42) 和  Kern ─南條、荻原─土
        田、Dutt、Vaidya 等不同的校勘本 ( 見上 ),這是我們迄
        今所見保存最完整的梵文寫本。

            目前,尼泊爾發現的書寫於不同時代的梵文《法華經》
        寫本數量已相當多,散藏於世界各地。其中印度加爾各答的
        亞洲學會 (Asiatic Society, Calcutta)  收藏有該文獻的
        三種寫本,係 1711 ∼ 1712 年間的遺物。時代與之大緻相
        當的另外三種寫本則分別見藏於倫敦的皇家亞洲學會
        (Royal Asiatic  Society, London)  和巴黎的國立圖書館
        (Bibliotheque Nationale, Paris)。

            時代較早的三種寫本都收藏於英國,其中大英博物館藏
        有一種,約屬 11 或 12 世紀;劍橋大學圖書館藏有兩種,
        一種寫成於 1036 ∼ 1037 年, 另一種寫成於 1063 ∼
        1064 年。後二者的時代最早,而且保存也最好。(註 43)

        (二)基爾基特本 (Gilgit Manuscripts)

            基爾基特本又稱克什米爾本 (Kashmir Manuscripts),
        是 1931 年 6 月於克什米爾基爾基特北約  20 公里處的一
        所佛塔遺址中發現的,分屬五至六種不同的《法華
        ───────────
        (註 38) 見 1837 年 6 月 5 日 E.Burnouf 致 Hodgson 的
                信,載  Papiers d'Eugene Burnouf Conserves a
                La Bibliotheque Nationale Paris, 1899, p.158.

        (註 39) 同注 38,p.169.

        (註 40) Le Lotus de la bonne Loi 2 vols, Paris, 1852.

        (註 41) The Lotus of the True Law (=Sacred Books of
                the East , Vol. 21), Oxford, 1884.

        (註 42) 南條文雄共泉芳璟譯《梵漢對照.新譯法華經》,
                京都, 1913年; 岡教邃譯《梵文和譯法華經》,
                東京,1923年;巖本裕譯註《法華經》( 巖波文庫
                 ),上,東京,1962 年;中,東京,1964 年;下
                ,東京,1967 年,等。

        (註 43) 見注 27,N. D.Mironov, Buddhist Miscellanea,
                p.250; 見注 8, N.Dutt書,introduction,
                pp.vii∼viii;注 9,Vaidya 書,introduction,
                p.X;注41,H.Kern書,introduction, p.xxii.

                                  88 頁

            經》寫本,內容與尼泊爾本 ( 包括藏譯本 ) 極為接近
        , (註 44) 故學界又將二本合稱作「尼泊爾─克什米爾本(
        Nepalese-Kashmirian Recension)」。這些寫本均書於貝葉
        之上,字體比較古老,一般認為當為五、六世紀時的遺物。
        該文獻現大多收藏於新德里國立檔案館(National Archives,
        New Delhi ),其摹本現已由 Lokesh Chandra 整理為 10卷
        出版。(註 45)

        (三)喀什寫本

            就數量而言,該寫本僅及尼泊爾寫本的五分之二, (註
        46) 也比基爾基特寫本少得多;就寫本的時代而言,該寫本
        抄寫於七、八世紀,早於尼泊爾寫本,但晚於基爾基特寫本
        ;但就語言學、版本學價值而言,該寫本卻有不少獨勝之處
        。

            喀什寫本所用的語言是比較特殊的,根據前人的研究成
        果,我們可將其概括為以下幾個方面︰

            在用詞中,喀什寫本的詞匯常常要比其它寫本略冗長一
        些,現以學界最常用的尼泊爾寫本為例來揭示喀什寫本的這
        一特色。

        喀什寫本        尼泊爾寫本       漢意
        ─────────────────────────
        atiriva         atgva           很、非常、極度

        uparima (dik)   urdhva (dik)     向上的、高舉的

        nisgdgtva     nisadya          坐下之後

        parisad         parsad           議會、理事會

        parvatarajan    parvataraja      眾山之王

        pacyitva        drstva           看過之後

        mahadvipani    (maha) dvipah     島嶼
        ───────────
        (註 44) 見注 24. H.Bechert, Forword, p.4. 6。也有的
                學者認為這些寫本可劃分為 A . B . C . K 四
                個部分。其中 A 部單獨自成一系,其餘的 B.C.K
                三組則共屬另一系統。 這兩個系統的寫本有與喀什
                本相似者,也有與尼泊爾本相似者,其版本構成情
                況是相當複雜的,遠不像以前學者們想像的那麼簡
                單。見Oskar von Hinuber, A New Fragmentary
                GilgitManuscript of the Saddharmapundarkasutra
                Tokyo, 1982,"Introduction"

        (註 45) Gilgit Buddhist Manuscript (Facsimile Edition)
                (=Sata-Pitaka Series, Vol.X), 110, Delhi,
                1959 ∼ 1974.

        (註 46) H.Kern, Additional Note. 見注 4, p.v; N. D.
                Mironov,Buddhist Miscellanea. 見注 27,p.260.

                                  89 頁

        maharajebhih    maharajaih       大王

        viyuha          vyuha            消息

        Caradvatiputra  Cariputra       (人名)

        stupani         stupah           塔

        也有一些詞卻比尼泊爾本中的略簡,如︰

        anukampaya      anukampayai      體面的

        -krtva          -krtuah          完成了(過去式)

        tusme           yusmakam         你的
         (亦作yusmakam)

        paramg         paramita         完善

        pusta           pustaka          書

        balasa          balatkarena     (靠、通過)劫奇

        還有一些詞匯在二本中大致一緻,但字母掽寫卻有變化,如︰

        aksubhya        aksobhya        (人名)

        acintika        acintiya         無憂無慮
          (用於偈語)

        Anuruddha       Aniruddha       (人名)
       (變體為Aniruddha)

        Amitaya(s)      Amitabha         阿彌陀佛

        avocuh          avocan           說過(過去式)

        akaddhana       akarsana         吸引(過去式)

        idam artham     idam(etam)artham 在這個意義上

        kata, kada      ghattayati       說(名詞)

        khattayati      kala (krisna)    時間

        GajaUkacyapa   GayaUkacyapa   (人名)

        gamesamana      gavesamana       研究者

        janite          janati           知道(動詞)

        Badi            Bali            (人名)

        buddhyapaka     pratibodhaka     導師

        bouddhyapana    pratibodhana     明白(名詞)

        bodhisatvotpada bodhisattvavavada菩薩之誕生

        bhasati         bhasate          說(動詞)
                        bhasati

                                  90 頁

        maitra          maitrig         仁慈(名詞)

        yusme           yuyam            你們

        laya            lava             小面罩

        vata            vada             空氣

        vaitulya        vaipulya         方等
       (有時作vaipulya)

            從上表可以看出,尼泊爾本要比喀什本更接近現代梵文
        ,其用詞也比喀什本固定,這都說明它的時代比喀什本更晚。

            在構詞法方面,我們還可看到,喀什本的輔音閉塞音 b
        、半元音 v 及三個絲音︰ s、s 和 s 的使用之當要勝過尼
        泊爾本。 單詞中的元音 a、u 和 u 常常使用變體;輔音 r
        之後的輔音一般不雙寫,長元音有時用短元音代替。(註 47)

            該寫本的詩律也有獨特之處,其詩節的轉換往往遵循著
        不同的規則。但與尼泊爾本比較起來,最顯著的不同卻表現
        在散文部分。喀什寫本這部分所用語言從總體上講,與梵文
        小乘佛典《大事經 (Mahavastu) 》頗類, 但無後者的那種
        訛誤; 它所使用的俗語 (Prakrit) 化詞匯及掽寫不當的梵
        文化表示法都比尼泊爾本要多得多。

            喀什寫本使用的文字屬書法型笈多直體字母 ( Upright
        Gupta Script of Calligraphic Type)。這種字母源於印度
        ,系笈多字母在中亞的變種,是在笈多直體字母 ( Upright
        Gupta Script) 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 ,與 7 世紀印度所流
        行的瓦洛哈瑪 (Varohama) 銘文中的文字有直接的淵源關係
        。(註 48) 為了清楚地揭示這種字母的發展源流及演變規律
        ,我選擇了幾種比較典型的文字材料,將其所用字母列為下
        表︰(註 49)
        ───────────
        (註 47) 有關這些語法現象的詳細論述,可參見H.Kern,
                Additional Note;見注4書,p.vi∼ix; H.Luders,
                Miscellaneous Fragments. 見注 17 書, pp.140
                ∼143; N. D.Mironov , Buddhist Miscellanea.
                見注 27, pp.252∼279.

        (註 48) H.Luders, Miscellaneous Fragments.見注17書,
                p.140; cf.Georg Buhler, Indische Palaographie
                von circa 350A Chrcircapch Strassburg, 1896,
                Tabelle Ⅳ, 14、17、21、26、27、37.

        (註 49) 本表的編製,主要參考了注 48 揭 G.Buhler 書;
                注 23 揭Lokesh Chandra 書;A. F.Rudolf Hoernle,
                The BowerManuscript Facsimile leaves, Nagari
                transcript, romanised transcription with notes.
                Ⅰ∼Ⅲ, Calcutta, 1893 ∼ 1912; A.H.Dani,
                Indian Palaeography Oxford, 1963 及 C.
                Sivaramamurti and Krishna Deva, Indian Scripts
                and Languages in Asian Countries.in: Lokesh
                Chandra etc. (ed.), Indias Contribution to World
                Thought and Culture(Vivekananda Memorial Rock
                Volume) Madras, 1970, pp.203∼214.

                                  91 頁

            (註:原表複雜不易表現於電腦上, 請參閱原書)

                                  92 頁

            最後,我將結合漢譯《法華經》的情況來探討喀什寫本
        的版本學價值。該經的漢譯,據史料記載,共有八次,它們
        是︰

            1.吳.支謙《佛以三車喚經》一卷,譯於223年,已佚。
            2.吳.支疆梁接《法華三昧經》六卷,譯於255年,已佚。
            3.西晉.佚名氏(也有人認為譯者是竺法穫,存疑)《薩
              曇芬陀利經》六卷,譯於 270年,已佚。
            4.西晉.竺法護《正法華經》十八卷廿八品,286年譯
              出,現存。
            5.東晉.支道根《方等法華經》五卷,譯於335年,已
              佚。
            6.東晉.佚名氏《薩曇芬陀利經》一卷,譯於335年,
              現存,但未峻工。
            7.姚秦.鳩摩羅什《妙法蓮華經》七卷(或八卷)廿八品,
              406 年譯出,現存。
            8.隋.闍那崛多共笈多《添品妙法蓮華經》七卷廿七品,
              601 年譯出,現存。

        此外還有許多節譯本。(註 50)

            將現存的三個完整譯本加以對照,它們之間的互異之處
        是不少的。最明顯的是它們的品次差異不少,見下表︰


                   尼泊爾梵本  喀什梵本 法護本  羅什本   闍那本
        ────────────────────────────
        序品            1          1       1        1       1

        方便品          2          2       2        2       2

        譬喻品          3          3       3        3       3

        信解品          4          4       4        4       4

        藥草喻品        5          5       5        5       5

        授記品          6          6       6        6       6

        化城喻品        7          7       7        7       7

        受記品          8          8       8        8       8

        授學無學人品    9          9       9        9       9

        法師品         10         10      10       10      10

        見寶塔品、     11       11、12  11、12   11、12    11
        提婆達多品

        勸持品         12         13       13      13      12

        安樂行品       13         14       14      14      13

        從地踊出品     14         15       15      15      14

        如來壽量品     15         16       16      16      15

        分別功德品     16         17       17      17      16

        隨喜功德品     17         18       18      18      17

        法師功德品     18         19       19      19      18

        常不輕菩薩品   19         20       20      20      19

        如來神力品     20         21       21      21      20

        陀羅尼品       21         22       25      26      21

        藥王菩薩本事品 22         23       22      23      22

        妙音菩薩品     23         24       23      24      23

        普門品         24         25       24      25      24

        妙莊嚴王本事品 25         26       26      27      25

        普賢菩薩勸發品 26         27       27      28      26

        囑累品         27         28       28      22      27


                                  93 頁

            從表中可以看出,現存的三個漢譯本依據的當為不同的
        原本。僅有闍那本與尼泊爾梵本品次完全一致,說明它所依
        據的本子與現傳尼泊爾本 ( 包括基爾基特本 ) 同屬一個係
        統,毋庸贅言。這塈畯怑威I比較一下法護本與羅什本在內
        容上的差異。 《正法華》第 5 品〈藥草喻品〉後半部講到
        菩薩修行的歸宿是「成就平等法身」,羅什本缺略;法護本
        第 8 品〈五百弟子授記品〉及第  10 品〈法師品〉中的開
        首部分內容,在羅什譯本中也付之闕如;另外,羅什本比法
        護本缺少的內容還有第 12 品〈提婆達多品〉最後的偈頌。
        與梵本相較,羅什本和法護本都缺少〈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最後的偈頌。加上品次的差異,我們可以肯定,二譯本所據
        的底本是不同的。我們從上表中看,相對於尼泊爾本而言,
        法護本與羅什本在品次上都與喀什本相近。猶其是法護本,
        除第 22 ∼ 25 品與喀什本略有差異外,其餘部分則幾無二
        緻,結合其內容,我們可以認為法護所依底本與喀什寫本屬
        於同一或相近的體係,羅什寫本則屬於另外的未知體係。(
        註 51)考慮當時的譯經者一般都選取較新的由法會確認的本
        子做底本,我們可以認為羅什的底本應形成於法護之後的公
        元第 4 世紀左右,而法護底本屬於同一體係的喀什寫本就代
        表著現存的最原始的《法華經》梵文原本。(註 52)「喀什本
        梵文《法華經》寫本」的發現,為我們研究大乘佛教提供了
        最原始、最有價值的資料,值得國內學界重視。
        ───────────
        (註 50) 參見南條文雄.泉芳璟《梵漢對照新譯法華經》,
                京都,1913年,第 6 ∼ 7 頁;季羨林《論梵本妙
                法蓮華經》,《印度古代語言論集》,北京,1982
                年,第392∼393頁。

        (註 51)《添品妙法蓮華經》序言記載說︰「考驗二譯, 定
                非一本,護以多羅之葉,什以龜茲之文。余撿經藏
                ,備見二本。」由是可知羅什本不是由梵文,而是
                由龜茲文轉譯過來的。

        (註 52) 學界一般認為,《法華經》當形成於公元一世紀左
                右,即大乘佛教產生的初期。見M.Winternitz, A
                History of Indian Literature trans.by V.
                Srinivasa Sarma, Vol.Ⅱ, Delhi: Motilal
                Banarsidass, 1988, p.291∼292; 注 9 揭 Vaidya
                書,introduction, p.x.。也有人認為,它的最後
                完成應在公元一世紀末或二世紀的初期。見業露華
                〈關於「法華經」的幾個問題〉,載《南亞研究》
                編輯部編《印度宗教與中國佛教》,北京︰中國社
                會科學出版社,1988年,第97頁。


        關鍵詞︰ 1. 喀什本梵文《法華經》 2. 彼得羅夫斯基寫本
                 3. 尼泊爾寫本 4. 基爾基特寫本 5. 大乘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