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成祖對佛教的政治利用

曹仕邦
國際佛學研究創刊號(1991.12出版)
頁281-290


頁281 明成祖(1403-1424在位)自發動「靖難之變」;以武力奪取侄 兒建文帝(1399-1403在位)的寶座而後,大抵自知得位不正,故除 了殘酷地鎮壓異己之外,更想盡辦法宣傳自己是名正言順,天意所歸 的大明帝國纘統者。成祖所使用的宣傳手法之中,有一項是利用華人 普遍信仰佛教,而借助於這一宗教來暗示自己是獲得佛陀靈祐的真命 天子。 據釋幻輪於明思宗崇禎十一年( 1638 )撰成的《釋氏稽古略續 集》(大正藏編號 2038 )卷三略云: 永樂元年(1403)正月初八夜,仁孝皇后(成祖的徐后[1362- 1407])夢感佛說,緣起具自序中(頁941上)。 這裡所說:「仁孝皇后夢感佛說」,而其經過則見「自序中」云 云,是指收在卍字續藏經〈A HREF="#n1"〉(註1)第一冊的《大明仁孝皇后夢感佛說第 一希有大功德經》卷二開卷處的〈仁孝皇后自序>,略云: 洪武三十一年(1389)春正月朔日,吾焚香坐閣中,閱古經典 ,心神凝定。忽有紫金光瀰滿四周,恍惚若睡夢,見觀世音於 光中現大悲像,在吾前行。吾不覺乘翠雲□,少馬,行至一門 曰耆闍崛境,入門更行數里許, 頁282 復見一門,其上題金字曰耆闍崛第一道場。徘徊上至山頂,觀 世音導吾升七寶蓮台,台上宮殿巍峨。吾自念德本菲薄,何因 而得至此? 觀世音言:此佛說法菩提道場,惟契如來道者方得 登此。后妃德稟至善,然今將遇大難,特為接引。如來常說第 一希有大功德經,為諸經之冠,可以消彌眾災,誦持六年,得 成佛果。后妃將為天下母,堪付囑以拔濟生靈。遂出經一卷, 令吾隨口誦之,即第一希有大功德經也。吾誦三遍,記憶無遺 。忽聞宮中人聲,遽然警寤,亟取筆扎書所授經咒,不遺一字 ,由是日夜持誦是經不輟。 (洪武)三十二年〈A HREF="#n2"〉(註2)秋, 難果作、〈A HREF="#n3"〉(註3)皇上(即成祖)提兵禦侮于外, 城中數受 危困,吾持誦是經益力。皇上承天地眷佑,神明協相,荷皇 考太祖高皇帝,皇妣孝慈皇后所垂蔭,(洪武)三十五年, 〈A HREF="#n4"〉(註4)平定禍難,奠安宗社,撫臨大統。 吾正位中宮,深惟 昔日夢感佛說第一希有大功德經,一字一句,皆具實理,奧義 微妙,不可思議,人未得聞。今不敢自秘,用鋟梓廣施,為濟 苦之津梁,利益世間。姑述為存,翼贊流通。永樂元年正月初 八日(頁 0682- 0683 ) 據序文所言,成祖的皇后在太祖駕崩而本身尚屬燕王妃之日便夢 中為觀世音菩薩接引到鷲峰〈A HREF="#n5"〉(註5)聖地,並預言她將遇削藩之難 〈A HREF="#n6"〉(註6);教導她念誦一部中國所未有的《佛說第一希有大功德經》以助消 弭眾災,預言這位燕王妃將成為「天下母」故傳授這部佛經供她用來 「拔濟生靈」。於是燕王妃醒後即時憑記憶寫下夢中所誦的經文,並 且日夜持誦不輟。而後來,觀音所言逐一應驗,她果然正位梓官,於 是她便將經文版行,使流通於世云云。如此看來,燕王朱隸豈非本屬 上天暗許的真命天子!不然,佛陀又怎會命觀音傳燕王妃以佛經,並 預言她將來是「天下母」呢? 當然,這不過師事齊梁之際圓江泌女子(約499-505時人)的故 智〈A HREF="#n7"〉(註7)而已。然而成祖在建文四年(1402)七月才佔據南京,明 年正月初便馬上鋟梓這部《佛說第一希有大功德經》,無疑是急於宣 傳自已是蒙佛靈祐的真命天子。 仕邦所以認為這部「夢感」的「佛經」是替政治服務的宣傳底原 因,第一,成祖本人並不佞佛。《明太宗實錄》〈A HREF="#n8"〉(註8)卷三略云: 頁283 永樂二年(1404)五月戊午,上(成祖)御右順門,永春侯王 寧侍從。(王)寧曰:世人竭誠誦經,飯僧,奉佛,可以福利 先親。上不答,既而諭之曰:為庶人,能繼承家業不失墜,或 又能擴充增益於前,可以為孝子(中略)天子以四海為家, 能思天位者親之所傳,大業者親之所建。勤以守業,仁以臨民 ,四夷咸賓,光昭祖宗,傳之子孫,可以為孝。何必能事佛乃 為孝乎?(王)寧慚而退(頁 0561-0562 )。 《實錄》所載成祖對奉佛的觀點如此,而且這件事表現於刊布那 部「夢感佛經」的次年,足見宣弘那部皇后夢中獲觀音所授的「佛經 」以鼓吹自己「蒙受佛祐」;是出於政治上的急切需要。 其次,《太宗實錄》卷六九有述及皇后事跡,略云: 永樂五年(1407)秋七月,皇后徐氏崩,后,中山武寧王(徐 )達( 1331-1385 )之長女也。 王與夫人言此女天稟非常, 宜以經史充其知識。后於書一覽輒成誦不忘,由是博通載籍( 頁 0966 )。(及其正位中宮而後)嘗問曰:陛下日與共圖政 理者誰何?上曰:六卿治政務,翰林職思典詞命;朝夕左右者 。嘗請於上悉賜其命婦冠服,鈔幣、且諭之曰:妻之事夫,其 道豈止於衣服饋食? 必有德性之助焉! 古之公侯夫人及大夫、 士之妻助成其夫之德化,有形於詩歌,有載諸史傳者矣,古今 豈相遠哉? 常情,朋友之言,有從有違,夫婦之言,婉順易入 。吾在宮中旦夕侍皇上,未嘗不以生民為念,每承顧問,多見 聽納。今皇上所與共圖理道者,六卿、翰林之臣數輩,諸命婦 可不有以翼贊於內乎? 百姓安則國家安,國家安則君臣同享富 貴,澤被子孫矣(頁 0970-0971 )。 據實錄所言,成祖的徐后是一位博覽詩書,有點頭腦又關心丈夫 帝業的賢后。觀乎她懂得籠絡六卿和翰林們的妻子,諭示她們「翼贊 於內」以「助成其夫之德化」,俾能成為賢臣以佐治,使「國家安則 君臣同享富貴,澤被子孫」,則仕邦認為「夢感觀音授經」這一宣傳 行動,或出皇后的主意。 何以言之?首先,上引皇后〈自序>稱夢中授她佛經的人是「觀音 菩薩」而 頁284 非「佛陀」,這是一項非常細心的安排。因為自宋代理學流行而後, 中國婦女受到道德倫理方面的管制愈來愈嚴,即使身為后妃者亦不免 。倘若燕王妃所夢見的是佛陀本人,則她是跟男性的出家人單獨會面 ,這或會引起譏嫌〈A HREF="#n9"〉(註9);反過來說,燕王妃所夢見者卻是觀音, 觀音在唐代以來漸被此土婦女認定是一位女性的菩薩〈A HREF="#n10"〉(註10),那麼 她跟女性出家人交接,又豈會產生任何流言?要是設計這一宣傳的人 並非女子,不可能會構思得這麼細微而作出上述安排,使自已獲得心 理上的自衛。 其次,夢中菩薩傳經一事本來就不易教人入信,前述江泌的女兒 口中誦出的「佛經」,歷代佛家經錄都編它們入「偽經」一類〈A HREF="#n11"〉(註11) 而降至明代仍搞這一套把戲,豈不為僧伽與士大夫所竊笑?古時女子 才智的發展受到種種壓抑和限制〈A HREF="#n12"〉(註12),普遍而言其智力較之男子 為減,倘使讀過點書而又信佛的皇后想出這麼一個主意,甘願採此方 式挺身為夫皇的「天命所歸」作證言,事有何能。尤其她如此關心丈 夫的帝業。大抵成祖既因梓童好意難卻,而且皇后言觀音傳經,其事 或能反信於文盲或教育水平不高的老百姓,故也就讓這一部「第一希 有」的佛經刊布了。至於這部偽作的佛經內容抄摭於那些釋典,則非 本文所欲論。 然而由於這部「佛經」偽託得並不高明,故文雖然被收入明神宗 (1573-1619在位)於萬歷十二年(1584)所刻的《大明聖教北藏目 錄(昭和法寶總目錄編號二七)》的〈大明續入歲諸集>之中(見頁 299上),而《大明聖教南藏目錄(昭和法寶總目錄編號二九)》則 不收錄,而且《明太宗實錄》裡面亦無皇后感夢的記載。 不過,這部偽經確曾流布,據《釋氏稽古略續集》卷三略云: (永樂元年)九月二十九日,本司左善世道衍(即姚廣孝[1335 -1418] ), 一同工部侍郎金忠(卒於 1415 ),錦衣衛指揮 趙義於武英殿題奏:天禧寺藏(《佛說第一希有大功德經》) 經板有人來印的,合無要他出此施利? 奉聖旨:問他取些個, 欽此(頁 941 上)。 足見當日求經者眾,政府為了負擔不了免費印贈而向請經的人收 取多少印刷費(求經之人屬懂得討好皇室之輩,又豈在乎花一點錢) 。因此,這部偽經在那時代是流布於民間的。 頁285 除了偽造一部「佛經」來自我宣傳成祖是「真命天子」而外,更 有一些佛家異跡出現於永樂一朝,《釋氏稽古略續集》卷三略云: 永樂五年(1407)二月,命西僧尚師哈立麻於靈谷寺啟建法壇 ,薦祀皇考皇妣,尚師率天下僧伽舉揚普變大齋科十有四日。 卿雲天花,甘雨甘靈,舍利祥光,青鸞白鶴連日畢集。一夕檜 柏生金色花,遍於都城。金仙羅漢變現雲表,白象青獅,莊嚴 妙相。天燈導引,旛蓋旋遠,亦既來下。又聞梵唄天樂自天而 降,群臣上表稱賀。 學士胡廣( 1370-1418 )等獻聖孝瑞應 歌頌。 自是之後, 上潛心釋典,作為佛曲,位宮中歌舞(頁 4- 下)。 上述異跡也許出於釋幻輪的誇飾,但也可能是當日真個在南京出 現過如許「祥瑞」而輪公據僧家史料忠實紀述。何以言之?因為檜柏 生花,鸞鶴畢集以至羅漢變現下凡,天燈引導等等,都是玩魔的人和 飼鳥師能夠辨得到的把戲。異跡的出現,自然是為了暗示成祖能獲佛 祐。同書同卷略云: 永樂十七年(1419)秋,御製佛曲成。九月十二日欽頒佛曲至 大報恩寺,當夜本寺塔見舍利光如寶珠。十三日現五色毫光, 卿雲捧日,千佛、觀音、菩薩、羅漢妙相畢集。續頒佛典佛經 至淮安散給,又現五色圓光,彩雲滿天,雲中現菩薩、羅漢、 天花、寶塔、龍鳳獅象。又有紅鳥白鶴,盤旋飛繞。續又命尚 書呂震(卒於1426),都御史王彰(卒於1427),齋捧諸佛、 世尊、如來、菩薩名稱歌曲,往陝西、河南頒給。神明協應, 展現卿雲、圓光、寶塔之祥,文武群臣上表稱賀,上甚喜悅。 中官因是益重佛僧,建立梵剎以祈福者,遍於兩京(南京、北 京)城內外云(頁 942 下)。 這節記事跟前引一樣,儘量宣傳佛教性的徵祥來暗示成祖是諸佛 菩薩所冥祐的真命天子。依前引《太宗實錄》記永樂二年成祖跟永春 侯王寧的對話,知道這位皇帝並非真個信佛,所謂御佛曲而頒賜天下 ,無疑是一種政治手段而已。 成祖不特編製佛曲,更編集了一部九卷的《神僧傳》,《明太宗 實錄》略云: 頁286 永樂十五年(1417)正月,神僧傳成。上嘗閱釋氏書,採往昔 名僧功行之超卓都輯為一編,名神僧傳,至是成。親製序冠之 ,曰:神僧者,神化萬變,而超乎其類者也。然皆有傳,散見 經典,觀者猝欲考求,三藏之文宏博浩汗,未能遍周,是以世 多不能盡知,而亦莫窮其所以為神也。故問繙閱采輯其傳,總 為九卷,使觀者不必用力於搜求,一覽而盡得之,如入寶藏而 眾美畢舉。遂用刻梓以傳,昭著其跡於天地間,使人皆知神僧 之所以為神者,有可徵也。書于編首,概見其意云爾。命鋟梓 以傳(頁 1968-1987 )。 現在這篇〈御製序>亦見於《神僧傳》(大正藏編號2064)的卷首 (頁946中)。仕邦檢讀《神僧傳》,這九卷之中,共收自東漢時攝摩 騰至元時的瞻巴國師二百另九位有神異表現的中外沙門底事跡。由於 這些神僧傳記的絕大部份是從歷代通行的僧傳、語錄和佛教編年史等 抄摭出來、屬於孳生史料,故這部書連作為史料使用的價值也不高。 〈A HREF="#n13"〉(註13) 仕邦再細讀書中所收諸神僧的遭遇,發現神僧若為帝王官貴們的 敬重,則這些帝王官貴日後一定獲得靈祐;反過來說,若神僧為昏君 權臣所輕侮:則這些恣作威福的統治者終會被禍〈A HREF="#n14"〉(註14)。不禁想到 成祖發心編集這麼一部書,目的在於暗示自己是獲得神僧之助而登基 。 何以言之?燕王謀起事時有僧人道衍作謀生,定鼎後道衍名姚廣 孝;一方面以朝官身份佐政,另一方面又在罷朝之後「退仍緇衣」 〈A HREF="#n15"〉(註15),這是治明史的朋友們所熟知的事。雖然《明太宗實錄》卷 一九八記永樂十八年( 1420 )太子少師姚廣孝卒的一篇文字所附的 姚氏小傳甚簡略,亦不提及他謀劃異圖之事(見頁 2073 ),而《釋 氏稽古略續集》卷三略云: (姚)廣孝初為僧,其姊嘗戒之曰:汝既為和尚當發慈悲心。 蓋知其好殺也。及預靖難,姊歎息謂人曰:和尚慈悲當如是耶 (頁941中)? 是明末的人並不諱言廣孝參預靖難之役。《明史》〈A HREF="#n16"〉(註16)卷一 四五〈姚廣孝傳〉略云: 姚廣孝,長洲人。本醫家子,年十四度為僧,名道衍。事道士 席應真,得其陰陽術數之學。道衍與燕王語,甚合。出入府中 ,跡甚密,時時屏人語。燕邸故元宮也,深遂,道衍練兵後苑 中,穴地作重屋,繚以厚琚A日夜鑄軍器,畜鵝鴨亂其聲。建 文元年(1399)六月,成祖遂決策起兵,適大風雨至,簷瓦墜 地,成祖變色,道衍曰:祥也,飛龍在天,從以風雨,瓦墜將 易黃也。兵起,以誅齊泰,黃子澄為名,號其眾曰靖難之師。 戰守事機,皆決於道衍。帝用兵有天下,道衍力為多,論功以 為第一。永樂二年(1404)四月,拜資善大人,太子少師,復 其姓,賜名廣孝。命畜髮不肯,常居僧寺,冠帶而朝,退仍緇 衣(頁1592)。 頁287 傳稱通陰陽術數,佐成祖舉大事;成功之後又不肯還俗而以僧人 身份從政,這些異行,豈不足以稱為「神僧」?以前明太祖起義驅元 ,有仙人周顛、鐵冠道人、月庭和尚、張中等為助〈A HREF="#n17"〉(註17),事 為當時人所熟知,現在成祖得姚廣孝以僧人身份助成大業;及至定鼎 之後仍始終翼贊,豈非一如他的父皇之有異人相助?故仕邦認為成祖 編集《神僧傳》並非在於弘神僧異跡,而在於達成有利自己的政治目 的,尤其永樂十五年(即《神僧傳》成書之年)姚氏依然住世而且仍 以僧人身份服務於朝廷之中。 成祖之利用佛教作為解釋其得位是僧佛共祐;天人所歸,已如上 述,然則這些宣傳的成效如何?以明闕有間,難以詳究。據仕邦閱讀 所得,成祖的上述宣傳行動往往引起一些反面的效果,《明太宗實錄 》卷六三略云: 永樂五年(1407)正月辛未,直隸(南京一帶)及江浙諸郡軍 民子弟私披剃為僧;赴京冒請度牒者千八百餘人,禮部以聞。 上怒甚曰:皇考之制,民年四十以上始聽出家,今犯禁者若此 ,是不知有朝廷矣!悉付兵部編軍籍,發戍遼東、甘肅(頁 0904)。 這件事發生於永樂元年頒布《大明仁孝皇后夢感佛說第一希有大 功德經》的後四年,分明這批軍民子弟誤解了成祖的崇佛心態,以為 這樣會討好皇上。而成祖所以「怒甚」,自然緣於覺得自己的政治把 戲被別人利用,故氣得把這近二千名拍錯馬屁的人全部發戍邊遠地區 去挨苦。《釋氏稽古略續集》卷三略云: 永樂六年(1408)三月,福建柏生花為瑞,上賜敕責之。既而 蘇州、楊州二府奏言檜花為瑞(頁942上)。 頁288 這件事生於前引永樂五年成祖為皇考妣建法壇薦祀:而檜柏生金 色花遍於都城的後一年,分明福建、蘇州、揚州三處的地方官以為奏 稱轄地也有檜柏生花,可以討好皇帝,孰知因此觸動了成祖的隱私, 反遭敕責。而福建既已被責,蘇楊二州仍照樣奏報!《明太宗實錄》 卷二○二略云: 永樂十八年(1420)二月己酋,山東蒲台縣妖婦唐賽兒作亂。 賽兒,縣民林三妻,少好誦經,自稱佛母,詭言能知前後成敗 事。又云能剪紙為人馬相戰鬥。往來益都、諸城、安上、莒州、 即墨、壽光諸縣,扇誘愚民,擁眾五百餘人(頁2193)。 這件事發生於永樂十五年成祖下令刊行《神僧傳》以傳播於天下 的三年後。唐賽兒起事雖然屬於白蓮教的叛亂活動,然而若非《神僧 傳》的頒行誘導人們相信「神僧」能現示種種異跡,能扇禍福,則唐 氏那一套自稱「佛母」;既能預知前後成敗,又能剪紙為人馬相戰鬥 的詭言又豈能扇誘愚民,終而發展成為亂事?根據上述三項反面效果 ,說明了成祖歷年來利用佛教替己作政治服務,是收到一點成效的, 起碼民間誤以為他真個信佛,神僧真個能示現奇跡,因而有軍民弟子 冒求度牒、州官拍錯馬屁和唐賽兒詭稱佛母號召作亂之事。當然,這 些反面效果是教成祖本文暗中啼笑皆非的。 註 釋 註02 即建文帝元年(1399)。事緣成祖於建文四年(1402)七月攻 陷南京奪得帝位後,後稱本年為「洪武三十五年」。如今皇后 自序所以稱本年為「洪武三十二年」,足見成祖登基後即時不 許再提「建文」年號,故有此追溯性的改稱。如今《明太宗實 錄》(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1962年出版,見《明實錄》 全書冊九開卷處所刊一篇向國家長期發展委員會及行政院美援 運用委員會致謝資助刊印費的一篇文字)也是稱建文帝在位的 四年為「洪武三十二年」至「洪武三十五年」。 註04 即建文四年,參注二。 註06 參註3。 註08 版本參註3。 註10 參拙作〈觀音菩薩的性別問題與華人的觀音崇拜〉,刊於《香港 佛教》第275期,香港,1983。 註12 據先慈潘景醇女士所言,外祖潘漱笙(應祺)孝廉在清末以教 大館(老師在家中招收包食宿的一群男學生,每人大約繳五百 銀圓的全年學費之後,家長付以全權管教)為生,但他的女兒 們不許隨堂聽講,因此先慈及幾位姨母只好在外祖授課之時蹲 在課堂門外執課本偷聽,始不致成為文盲。從這件事,也見昔 時女子的才智是如何受到壓抑。 註14 仕邦曾表列《神僧傳》中有關君主權臣跟神僧交接而得福或招 禍的事跡,由於有計劃為文專論〈神僧傳〉史料的來源,希望找 出其中何者不見於其他載籍,可以用作原始史料,又何者屬於 抄摭於常見的僧家吃著,屬孳生史料者。故上述排列神僧能祈 福或降禍的史表從略,保留以待將要執筆的文章中使用。 註16 版本參前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