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釋永明延壽論心王義至八識之展開

孔維勤
華岡佛學學報第 6 期
1983.07出版
頁417∼451


417頁 提 要: 永明延壽論八識心王,綜古人一識至十一識之說,以因 果體用之義而明識性。因此體力作用,識性是體,有照境用 ,了了常知,無外識性之不變隨緣,隨緣不變。永明延壽論 八識心王,由眼耳鼻舌身意識推出第八阿賴耶識為體,此識 不守自性,隨緣變時,似有流轉而實無生滅,亦非去來,如 湛水起漚,漚全是水,華生空界,華全是空,以識性未嘗去 來,虛空何曾生滅。故第八阿賴耶識如鏡體用,「不合而合 」,以真如之體,甚深如來藏與七識俱,與七識俱為第八含 藏識,從隨緣之不守自性,有鏡體之照鏡用,因此若執用而 昧體,阿賴耶執為染識,其實阿賴耶為「和合識」,體用和 合也!以真如之性靈通自在,照用無方,非如那無情物,而 具生氣,了了常知,如明鑑照物。因此水波內合是阿賴耶識 ,由波看水是如來藏清淨心,由水看波,是第八識與諸轉識 之輾轉生滅現象,其實不一不二,似有流轉,其實無住、無 著、無所得,隨緣幻化,以一切處為執繫,悟真阿賴耶識。 ================= 永明延壽生於五代吳越國,時人號稱「慈氏下生」,著 有「宗鏡錄」聞名於世,其學匯華嚴、天台、慈恩三家,開 宋初融和思潮之先河。 一、心王、心數 418頁 永明嘗謂「以心為宗,以悟為則」,其「唯心淨土」之 說,以心淨土淨而成其大宗。其言心王,如「苦海中之鹼味 ,物物圓通,猶色堣局托C,門門具足,心王亦爾,身內居 停,面門出入,應物隨情,自在無礙,所作皆成。」(註1) 故心王總持一切,一切諸行諸想所應,皆是心王之「數」, 心王心數一貫體用,成其總持之門。因此「唯心淨土」,土 土皆是心數,數數迴心,不一不異,是不二法門,一事入一 切事,一切事入於一事,誠如萬川匯歸大海,故永明又說﹕ 「夫能泯異性,永拔苦輪,融諸行門清淨嚴飾者,悉令入一 心總持之門,被宗鏡光明之耀故,能住一事而見眾事,以一 成多,用諸義而發一義,以多成一,一成多而用遍,多成一 而體融,體用交羅,一多自在。」(註2)用多而遍,體一而 融,心王心數,皆一多自在之詮顯。 所以永明心王是總持心數之王,一一心中皆具王數,心 王成觀,有主力之「觀照」,心數是所行眾德,能所之義, 心能本一,心所成數,故此王數,是一一心中所具,「王數 相扶而取開悟,或於想數入道,或於欲數入道,隨所宜者, 心王心數而共攻之,化取塵勞諸心而作佛事」(註3),因此 王數即佛事,心王即佛,是心是佛,是心作佛,永明唯心淨 土之佛事,准一心觀即是心王所事,王數所屬。 心王心數,得王數之「稱體全功」,則十方國土、山河 大地、石壁瓦礫、虛空非空、有情無情草木叢林,通為一身 ,是為一心總持法門,一塵一念,皆是同轍,有不礙空,空 不礙有,從有而無,即無而有,皆得法華三昧,一路涅槃。 因此永明說此總持大自在,「煩惱賊颯然墮壞,生死軍 豁爾飄颺,愛河廓清,慢山崩倒,消遙物外,無得無求,憺 怕虛懷,曠然絕累,虛空讓其高廣,日月慚其光明,然後則 權實雙游,悲智齊運,拯世若幻,度生同空,涉有而不乖無 ,履真而不礙俗,若乾坤之覆載,猶日月之相須,示聖現凡 ,出生入死,持實相印,建大法幢,作一種之光明,為萬途 之津濟。」(註4)一心總持自在,心數法扶心王,心通大地 ,心觀於境界,是為佛國、佛土。一切 419頁 諸心,數數達道,心數為善,則如心種之因果相生,攝為眷 屬,雖各掌一法門,隨起不外即心,皆是一心輾轉所化﹗ 心王以能所依四句分別,永明析八識心王,其言曰﹕ 又能所依四句分別,一、唯能依非所依,即心所法﹔ 二、唯所依非能依,即五色根﹔三、俱句,即八識心 王﹔四、俱非,即外色法。(註 5) 永明提出八識心王,即心心所法,心所法與五色根,永 明又說商主與商人之喻﹕ 有一商主者,即是心王,將諸商人者,即是眼等六識 ,商人貨易珍寶義,若眼商人,被色塵所易,貨眼自 性之珍寶,若耳商人,被聲麈所易,貨耳自性之珍寶 ,齎持重寶者,即是俱懷佛性,經過險路者,即是三 界之險,有六趣之迷津。其中一人作是唱言者,即是 意根能起隨念計變之分別,常引導五根入於善惡。(註 6) 此商主是心王,商人有眼、耳、鼻、舌、身、意。各具 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眼識能見、耳識能 聞、鼻識能嗅、舌識能味、身識能觸、意識能起隨念計度分 別。其中六根,本懷佛性珍寶,皆是心外逐物,才易自家珍 寶,永明八識心王,俱是心心所法,心王心數,從是展開永 明八識之說。 二、古聖立十一識 永明由古經籍,分別指出古聖立一識至十一識之說﹕ (一) 立一種識 一者立一種識,總攝諸識,此中有四﹕ 一者立一切一心識,總攝諸識,所謂以一心識遍於二 種自在,無所不安立故,一心法契經中作如是說。爾 時文殊師利承佛威神之力,即白佛言﹕世尊,說幾種 識,「體相」云何﹖……佛告文殊言,我唯建立一種 識, 420頁 所餘之識非建立焉,所以者何﹖一種識者多一一識, 此識有種種力,能作一切種種名字,而唯一識終無餘 法,是故我說建立一種識,所餘之識非建立焉。 二者立阿賴耶識,總攝諸識。所謂以阿賴耶識,具足 障礙義、無障礙義,無所不攝故,阿賴耶識契經中作 如是說,爾時觀自在菩薩即白佛言﹕世尊,云何名為 通達「總相」識,以何義故,名為總相﹖佛告觀自在 菩薩言,通達總相識者,即是阿賴耶識,此識有礙事 及非礙事,具一切法,備一切法,譬如大海為水波等 作總相名,以此義故,名為總相故。 三者立末那識,總攝諸識,所謂以末那識具足十一種 義,無所不攝故,顯了契經中作如是說,總總心識雖 有無量,唯末那轉無有餘法,所以者何﹖是末那識具 足十一義無所不作故。 四者立四種識,一者立一意識,總攝諸識,所謂以意 識有七種轉變自在,隨能作其事故,七化契經中作如 是說,譬如幻師唯是一人,以幻術力變化七人,愚人 見之謂有七人,而智者見唯有一人無餘七人,意識幻 師亦復如是,唯是一識能作七事,凡夫謂之有七事, 而覺者見唯有意識,無餘七事故,是名建立同一種識 ,四種契經中作如是說。(註 7) 此八識心王,永明集一代聖說中異說契經,所立一種識 說,以一識總攝諸識,有以「體相」立一心識,有以「總相 」立阿賴耶識,有以「體性」立末那識,以「七種轉變自在 隨能作其事故」立意識。因此,八識心王之體相,此一心識 具種種力,力而有作,體力作用之義,「心識」便具體力, 此力作用之遍,通達總相,名阿賴耶識,即藏識,就中總相 乃「用遍」,體相乃「體能」,皆體用之觀。而「末那識」 具足十一義,無所不具,性相體力、因緣果報作用,如是本 末究竟,不外末那識之十一義,是體用之平等義,無所不作 ,具因果一實。其力作之義,「意識」又可幻化七識,其實 是七種識之轉變自在,隨「能」作其事,又是一心識之資具 ,可總攝而稱意識。 421頁 故「大海」是總相喻,如如全體,即一心識,大海不動 如如,是力之所藏,具體而該。而「水」「波」是別相喻, 以「真如義」「隨緣義」相稱,是用之所藏,所以,由本體 觀,無「海」外之餘,故心識別無餘法,而阿賴耶識以染淨 藏,具足障礙與無障礙,無礙者,水即波,波即水,如理即 事,事即理,無事外之理,無理外之事,是理事不二,明此 「不二」之用,真如即隨緣,隨緣即真如,無用之用是為大 用。依用而尋本復歸,一體之心識,是為水波之總相「大海 」,故一心識與阿賴耶識可知。再由水波之義轉,心識無量 ,惟末那轉,波波相連,事不外理,由理體而知平等法爾, 故由體性觀之,八識心王具是末那識,不出平等性義,以屬 性皆等,各個有法有用,如水之流性、濕性,何嘗有二。又 就「力作用」觀之,八識心王具「能」作用,以「能」是意 識力用,其「動」之發用,是「性」之有作,故末那識惟「 靜」觀八識心王,意識惟「動」觀八識心王之「任運」,靜 動亦不二,全是心識體力作用之實相無相。 (二) 立二種識 永明云﹕ 立二種識,總攝諸識,一者阿賴耶識,二者意識。阿 賴耶識者,總舉業轉現三識故,意識者總舉七種轉識 故。楞伽經中作如是說,大慧,廣說有八種識,略說 有二種,一者了別識,二者分別事識,乃至廣說故。 ( 註 8) 此二種識,阿賴耶識總舉業轉現三識,以持業為藏,而 意識總舉七種轉識,是轉識之能作,故永明引大慧說,了別 識是阿賴耶識,意識是分別事識。 (三) 立三種識 永明云﹕ 422頁 立三種識,總攝諸識,一者阿賴耶識,二者末那識, 三者意識。阿賴耶識者,總舉三相識故,末那識者, 直意根故,意識者,總舉六種轉識故。慈雲契經中作 如是說,復次敬首廣說有十種識,總說有三種識,一 者細相性識,二者根相性識,三者分離識,乃至廣說 。( 註 9) 此三種識,阿賴耶識說舉三相識,攝相歸性,是細相性 識,末那識者,直意根故,直於意根,是根相性識,意識者 ,總舉六種轉識,是分離識,六根唯意識所轉,意根直下末 那,末那識與意識,皆阿賴耶識之所舉,此三種識總攝諸識 。 (四)立四種識 永明云﹕ 立四種識,總攝諸識,謂前三中加一心識故。無相契 經中作如是說。識法雖無量不出四種識,一者所依本 一識。二者能依持藏識,三者意持識,四者遍分別識 ,乃至廣說故。( 註 10) 此四種識是阿賴耶識、末那識、意識與一心識,一心識 是體相,乃所依本一識,阿賴耶識是能依持藏識,末那識為 意持識,遍分別識是意識之起用。 (五)立五種識 永明云﹕ 立五種識,總攝諸識,謂前四中加隨順遍轉識故,大 無量契經中作如是說,復次有識,非彼彼識攝,遍於 彼彼識,所謂隨順轉識故。(註 11) 此五種識,是阿賴耶識、末那識、意識、一心識與隨順 遍轉識,此隨順遍轉識,非彼彼識攝,遍於彼彼識,是諸識 中之「有識」,意即諸識所以為識,有其識體識用,為能轉 隨順之具,故稱隨順遍轉識。 423頁 (六)立六種識 永明云﹕ 立六種識,總攝諸識,所為眼等五種別識,及第六意 識故,四聖諦契經中作如是說,佛告樹王,我為小根 諸眾生故,以密意趣作如是說,但有六識無有餘識, 而實本意為欲令知。六種識中具一切識,於大眾中作 如是唱故。( 註 12) 此六種識之立,可說最具小乘六根說,是佛陀為小根諸 眾生所說,以眾生六根說具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 、身識、意識,此六種識中具一切識。其中意識是意根總持 ,後來大乘佛教,於意根意識又研析深入,有意識體相用之 別義,立七識、八識。 (七)立七種識 永明云﹕ 立七種識,總攝諸識,謂前六識加末那識故,法門契 經中作如是說,復次文殊師利,識法有七種,所謂六 識身及末那識,如是七識,或一時轉,或前後轉,復 次第七識有殊勝力,或時造作持藏之用,或時造作分 別之依故。( 註 13) 此七種識,是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 末那識。此末那識是第七識,有殊勝力,如前立一種識之末 那識,具足十一義無所不作,無所不攝,是為「直意根」者 ,謂攝諸第六意識,其一時轉,或前後轉,或時造作持藏之 用,或時造作分別之依,其造作分別之依,蓋末那識為意識 所依,第六識依乎第七識,其造作持藏之用,以第七識是第 八識之能依,故第八識為所依,末那識造作持藏之用,為第 六識與第八識之橋梁,而末那識又以「時」造,是其一時轉 ,或前後轉,有殊勝力,而直意根,無所不作,無所不攝。 424頁 (八)立八種識 永明云﹕ 立八種識,總攝諸識,謂前七中加阿賴耶識故,道智 契經中作如是說,心王有八,一者眼識心王,乃至八 者異熟執識,心王種種識法不出此數故。(註14) 此八種識,蓋大備心王八識之說,有眼識、耳識、鼻識 、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阿賴耶識。此阿賴耶識為異 熟識,總持諸識異時而熟,阿賴耶識具足障礙義、無障礙義 ,無所不攝,由因位至果位,具攝於阿賴耶識,諸識皆屬阿 賴耶識心王,能所依而通達總相識,故具一切法相,心王有 八,眼識心王、耳識心王、鼻識心王、舌識心王、身識心王 、意識心王、末那識、異熟執識。綜合前一至八識之說,此 八種識之總攝諸識,心王總總識法不出此數,八識之說流通 ,終成定論。 (九)立九種識 永明云﹕ 立九種識,總攝諸識,謂前八中加唵摩羅識故,金剛 三昧契經中作如是說,爾時無住菩薩而白佛言,世尊 ,以何利轉,而轉眾生一切情識入唵摩羅,佛言,諸 佛如來常以一覺而轉諸識入唵摩羅故。(註 15) 此唵摩羅識之提出,蓋唵摩羅以「無垢清凈」之意,是 真諦一派九識家所立,此唵摩羅識蓋由阿賴耶識之染凈具, 再立一清凈無垢識, 以阿賴耶識是無常、有漏法,唵摩羅 識別於阿賴耶是常、無漏法,是證得真如之境界,唵摩羅識 並發展為「自性清凈心」,可說如前云「心識」之「體相」 ,攝用歸體,有大海如如不動之義,又此一體之用,有不動 之金剛三昧,以「一覺」之「利」轉眾生一切情識入唵摩羅 ,故「覺」是「唵摩羅識」之證入要件,正等正覺之佛境, 是唵摩羅識之境界。 425頁 (十)立十種識 永明云﹕ 立十種識,總攝諸識,謂前九中加一切一心識故,法 門契經中作如是說,心量雖無量而不出十識。(註 16) 此十識之說,以「一切一心識」為第十識,可說由別相 而入總相,如前之大海總相之喻,水之與波,水波並具是真 如與隨緣和合,故阿賴耶是障礙與無障礙義,乃理事不二, 攝事入理,全事之理,是「真如」義,如「水」是第九識唵 摩羅識,第十識則以「大海」總義,攝用歸體,為「心識」 之總相,故一切一心識,以心量無量,不出大海之義,故八 識心王、心心所法,不出一心識爾。 (十一)立十一種識 永明云﹕ 又攝大乘論明十一種識,由本識能變異作十一識,本 識即是十一識種子,分別是識性,識性何所分別,分 別無為有故言虛妄,分別為因,虛妄為果。以此分別 性攝一切種子盡,諸識差別有十一,身識、身者識、 受者識、應受識、正受識、世識、數識、處識、言說 識、自他差別識、善惡兩道生死識、身識至言說等九 識,因言說熏習種子生;自他差別識因我見熏習種子 生;善惡兩道生死識,因有支熏習種子生;身識,謂 眼等五界;身者識,謂染污識;受者識,謂意界;應 受識,謂色等六外界;正受識,謂六識界;世識,謂 生死相續不斷識;數識,謂從一至阿僧祇;處識,謂 器世間;言說識,謂見聞覺知,又欲顯虛妄分別,但 以依他性為體相,虛妄分別即是亂識。變異略有四種 識,一似塵識,二似根識,三似我識,四似識識,若 不定明一切法唯有識,真實性不得顯現。(註 17) 此十一識之說法,由「本體」相中,究竟「本體」之「 本力」,換句話說,以「力」為「體」,是大海之所以 426頁 為大海,有其「潛能」為「現實」之一輾轉力生,故「由本 心能變異作十一識」,此本識之「能變異」,是為「力」之 潛能,此潛能力又有「種子」之熏習力義,攝大乘論立「本 識」為種子識,以此種子能生十一識,此「能生」是「變異 」之義,儒學易經云「生生之謂易」,可說與本識之義相同 ,此「易」即「變異」,在識性之轉折中,「似塵」「似根 」「似我」「似識」,此一「似」字,但在「易」之為訓, 昨日之我與今日之我,三世因果,盡似等流,又何拘執﹖ 易而生生不息,如種子遇緣生長,因緣和合,異時而熟 如瀑流之不斷,所以「本識即是十一識種子,分別是識性」 ,能分別者,乃識性之妄作用,故分別為因,虛妄為果,方 便強名是分別,識性作用是了別,分別性攝一切種子盡,有 諸識差別,是諸識但為方便強名有十一,如身識、身者識、 受者識、應受識、正受識、世識、數識、處識、言說識、自 他差別識、善惡兩道生死識。此十一識因執而妄,故因「言 說」熏習種子生,自他差別識因「我見」熏習種子生,善惡 兩道生死識因「有支」熏習種子生,此「言說」「我見」「 有支」熏習種子生,妄識種子之顛倒,如夢幻泡影,執有、 執我、執言說,是故自他差別、善惡兩道,皆是無明妄有。 而身識者,眼耳鼻舌身等五界,身體之見,不離五界,若執 身者識,是染污識,若執我者。此身有受,是受歸於意界, 是為受者識,而色聲香味觸法六外界,以身受相應,有應受 識。而正受識謂六識界,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 意識、此六識界為正受識。故身識、身者識、受者識,以身 受感知外界應受,了了常知有正受識,是如根境和合有識生 ,此識為和合之正受識。一切法唯有識,故世識知生死相續 不斷,數識為一至阿僧祇,是抽象之數理,處識謂器世間, 見一切各別殊相之器,言說識造作見聞覺知,顯虛妄分別但 以依他性為體相,知根識境三和之正受,別於遍計所執之虛 妄分別,識性分別執受,此即亂識,與正受識不同,正受識 顯現真實性,但受用了別,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而亂識計 執分別,橫豎立相,執相為有,故妄自分別,所謂「分別無 為有」,不知真空妙有之「似有」,強立無為有,是生十二 427頁 因緣有支,輾轉為生死苦惱之十二有支,為大苦蘊集,有支 但我意,我意執言說之「觀念名」,如執「金山」「兔角」 為有,生出種種妄識顛倒,有作用故,生情識多劫,不能自 拔,故顛倒夢想,從言說來,不知言說但方便故,見聞覺知 ,了了常明,妄言妄語,妄念妄想,心識如瀑流之種子不斷 ,生死常相續,苦海永淪,具非正受,所以攝大乘論明十一 種識,邪正之別,祇在一念間耳,「分別無為有,故言虛妄 ,分別為因,虛妄為果,以此分別性攝一切種子盡,諸識差 別有十一」,若了別和合似有之似塵、似根、似我、似識、 明一切法唯有識,知真實性之變異,了了常知,不落虛妄, 則不以無為有,真知識性變異之無,此常無,是有之無,是 因緣和合之識性變異無,從此無而不無,有而不有,由識性 之變異,了別真實性,十一種識在永明看,但方便言說而已 ﹗ 三、永明論八識 (一) 體用因果論 永明延壽綜古經藉立一識及十一識說,嘗云:「又或說 因果,體俱一識,作用成多」(註18),因此識性者,以剎那 識異於木石,此「異於木石」之識性,便生染凈諸識,係各 自能為無量無數染凈識之本,此謂本識,從「因位」說。因 此識性之「體」「用」,成諸多識,實一識性,發用成多, 不昧因果。 由「體因」之「因果」位,永明嘗依之分析識性之因果 義。其言曰: 一類菩薩義,或因果俱說二,決擇分中有心地說,謂 本識及轉識。或唯因說三,辯中邊論頌云,識生變似 義,有情我及了。或因果俱說三,三十唯識論云,謂 異熟思量及了別境識,多異熟性,故偏說之,阿陀那 名理通果。或唯果說,四佛地經等說四智品,或因果 俱說之,隨小乘經中說六識,或因果俱說七,諸教說 七心界,或因果俱說八,謂八識。或因果合說九,楞 伽經第九頌云,八九種種識如水中諸波,此依亦相論 同性經中 428頁 ,彼取真如為第九識,真一俗八二合說故,今取凈位 第八本識以為第九,染凈本識各別論故,所依本故, 第九復名阿末羅識故,第八染凈別說以為九也,如是 所說,諸識差別,一往而論。(註19) 永明以為,諸識之說,無非是因位果位之識性,有唯因 說、唯果說,因果俱說與因果合說。唯因說,有識性之似我 ,此相似相續之主體際,有「主」義。唯果說,有四智品, 此四智是大圓鏡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成所作智。大圓 鏡智即一切種智,故識性之果位,以般若智為歸,識因智果 ,有轉識成智之義,此以識性之果德而言。因果俱說,識性 體用,在體是本識,在用是轉識,此體用一貫,有心地之說 ,以別於木石之無心,是而心地之異熟思量與了別境識,有 異熟之因果性,此異熟性而說八識,知八識從因果俱中而說 。因果合說者,因水中諸波,取水之不動為真如,水波之興 ,諸識有因果,所謂真一俗八,二合說,明水與水波之理事 ,從「無相」之淨位第八本識,說第九識阿末羅識,故第九 是淨識,第八是染淨和合識,別立真如也。 識性以果智為歸,故果智即真如,般若智即真如。此般 若果智,所謂智證真如,永明嘗謂「心性者真如也,真如無 為,非心之因,亦非種子能有果法,如虛空等故,非有漏心 性,是無漏名,本性淨也。」(註20)因此,如契經云﹕心性 淨者,說心空理所顯真如,真如是心真實性故,或說心體, 非煩惱故,名性本淨,非有漏心性,是無漏,故名本淨 (同 上)。般若智證空性,明真如體。 (二) 真識即識性真如 永明嘗云﹕ 夫楞伽經所明三種識,謂真識、現識及分別事識,此 中三識於八識中如何分別﹖ 答﹕真謂本覺,現謂第八,餘七俱名分別事識。雖第 七識不緣外塵,緣第八故名分別事。真謂本覺者,即 八識之性,經中有明九識,於八識外之九識名,即是 真識, 若約性收亦不離八識,以性遍一切處故。(註 21) 429頁 永明以真識為本覺識,本覺者即八識之性,此真識為般 若智證性體,亦即真如。故第八識謂現識,餘七識名分別事 識,此真如以水性而明,八識如水波之興,故約性收不離八 識,以性遍一切處。從此識性看八識說,其中「本覺」者即 識性,永明又云: 又以真如即生滅故。經云。法身流轉五道。號曰眾生 。既知迷悟凡聖在生滅門。今於此門具彰凡聖二相。 即真妄和合非一非異。名阿賴耶識。此識在凡,本來 常有覺與不覺二義。覺是三乘賢聖之本。不覺是六道 凡夫之本。今推此不覺之心無體,則真覺之性現前。 ( 註 22) 由於真如即生滅,故知「性遍一切處」,約性收不離八 識,此一輾轉,如金作指鐶,如水成水波,因此法身流轉, 即是真如之含攝,而真如之本覺,是為性體,其中覺與不覺 二義,「推此不覺之心無體,則真覺之性現前」,永明以為 ,不覺是迷執,破此迷而證其體空,以般若智證不覺之心無 體,是證體空而豁然明覺性現前。所以,「因果俱說」明八 識,「因果合說」知九識,八識不定,但依真如正義。其言 八識不定云: 問:八識自性行相作用,為復是一,為復各異﹖ 答。非一非異,論云:八識自性不可言定一,行相所 依緣相應異故,又一滅時餘不滅故,能所熏等相各異 故,亦非定異,經說八識如水波等無差別故,定異應 非因果性故,如幻事等無定性故,如前所說,識差別 相,依理世俗,非真勝義,真勝義中心言絕故,如伽 陀說,心意識八種俗故相有別,真故相無別,相所相 無故。 釋云﹕以三義釋不可定。一行相,謂見分,二所依, 謂根,三緣,謂所緣,以此三義相應異故,如眼識見 色為行相,乃至第八變色等為行相,若一識滅,餘七 等不必滅者,七是能熏,八是所熏,又七是因,八是 果,亦非定異者。楞伽經說,識如大海水波無有差別 相,又若定異,應非因果,更互為因果故,法爾因果 非定異,如麥不生豆等芽故,又一切法如幻等,故知 無定異性。( 註 23) 430頁 八識自性,非定一,非定異。以行相所依緣相應異,又 一滅時餘不滅,能所熏等相各異故非定一,而以因果俱說非 定異,所謂「法爾因果非定異」,所以八識自性從用上看非 定一,從體上看非定異,故體用不二,非一非異。 而真如正義,永明釋如真如心性,嘗云: 又若取正義,本有新熏合生現行,非有前後。一、本 有者,謂無始時異熟識內,法爾而生蘊處界等,功能 差別,世尊依此說諸有情無始來有種種界,如惡叉聚 法爾而有,一切種子與第八識一時而有,從此能生前 七現行,現行頭上又熏種子。 二、新熏者,謂無始時來。數數現行熏習而有,名新 熏故,世尊依此說有情心染淨諸法所熏習故,無量種 子之所積習故。( 註 24) 此真如正義,從本有、新熏合生現行,故現行之一時而 有,此現行之義,即是第八識之相應現行,故「現識」者, 現謂「第八」,第八識是現行識,一切種子與第八識一時而 有,此生前七現行,現行又熏種子,而本有種子,異熟識內 ,法爾而生蘊處界,功能差別,其功能力用,新熏種子,數 數現行,有無量種子之所積習,故新熏本有,合生現行,並 不雜亂,新熏遇緣,即從新熏生,本有遇緣,即從本有生, 故永明又說:「若偏執唯從新熏,或偏執但從本有,二俱違 教,若二義俱取善符教理」(註25)。是以,本有新熏輾轉而 生現行。 又「本有」從何而來,永明以為: 古德問:此總未聞熏時,此本有從何而生﹖ 答:謂從無始時來,此身與種子,俱時而有,如外 草木等種。(同上) 永明以為,本有從無始而來,身與種子俱時而有,如外 界草木等種,無始時來,具已存在。因此本有新熏之現行, 各隨緣而生,此如金與鐶,輾轉無差別,如金逐工匠之緣, 造作瓶蓋眾器,盡隨緣轉,不失金體,而交互作用 431頁 ,成眾器世間。故「第八識」即現行識,為真如隨緣義,永 明云:「又第八識,正是所熏心體,含多種子,熏成種種, 即是真如隨緣義。」因此,從現行知本有新熏之種子,是第 八識,為真如第九識之隨緣也,故有「不守自性」之隨緣義 ,如金與鐶,輾轉無差。永明又說:「且八識藏中,十法界 種子具有,隨所聞法即發起現行。」(註26),所以,現行是 真如之隨緣,隨緣之凈位。 由「體用」「因果」看識性,八識之說,第八識是現行 識,前七識是分別事識,其中第七識不緣外塵,緣第八識故 有「似我」之主體義。而第八本識之體用一如,永明云: 本識是體,種子是用,種子是因,所生是果,此之二 法理應如是不一不異,本識望種於出體中,攝相歸性 ,故皆無記種從現行,望於本識相用別論,故通三性 ,若即是一,不可說為有因果法,有體有法,若一向 異,應穀麥等能生豆等,以許因果一向異故,不爾法 滅應方有用,以許體用一向異故,用體相似,氣勢必 同,因果相似,功能狀貌可相隨順, 非一向異 (註 27) 故本識是體,種子是用,種子是因,所生是果,現行熏 種子,種子熏現行,故本識種子,體用不一不二,因果相生 ,種子異熟,皆是本識親生自果。故果中第八識,為業引之 所,為自家之果,此果為善惡業能引之新果,攝相歸性,是 無垢識,與鏡智相應,不攝一切染法種子,為「第八真異熟 識」,此真異熟識,一純無漏,由異熟生之業報,終無報之 果中第八識,由此可知,本識是體,種子是用,種子遇緣異 熟生,有業果習氣之緣起,輾轉功能差別,有善惡業引,及 真異熟時,與本識之果德相應,為果中第八識,是為無垢識 ,不攝一切染法種子,不與雜染種現為所依,故果中第八識 是大圓鏡智,與真如相應。 (三) 第八種子識與前七現行識 永明說: 432頁 又問:八識之中既具本有新熏之義。何識是能熏因所 熏果﹖ 答:依經論正義,即是前七現行識,為能熏因緣之因 ,熏生新熏種子,第八識,是前七現行識所熏生因緣 之果。(註28) 故前七現行識是能熏因緣之因,第八識是所熏生因緣之 果。而八識中,一一識各具四德,如眼識從種生現、眼根為 所依、作意警心、能緣實色,是第八識親相分。耳識、鼻識 、舌識、身識皆然。而第六意識從種生現,前念意根為能引 ,或能引前五識,又能緣三世內外境等用,能造當來總別報 ,約與異熟為因。而第七識亦從種生現,前念第七與後念為 所依,內能緣第八見分為我,能與真異熟識為所依。第八識 亦從種生現,與第七識為所依,能緣三境及持種受熏,當體 是真異熟識(註29)。故八識之互為因果,第八識當體是自相 ,酬善惡因故為果相,受熏持種故是因相,此因果相之具足 ,第八識因位是染凈和合之藏識,果位是真異熟識。是以種 子是用,種子是因,為種子識,為藏識,而種子所生自家之 真異熟果,是果位之真異熟識,是清凈藏。 此種子之因位作用,永明又說: 問:種子有幾多﹖ 答:攝論云:種子有二。一外種子,但是假名,以一 切法唯有識故。二內種子,則是真實,以一切法以識 為本。此二種子念念生滅,剎那剎那先生後滅無有間 故,此法得成種子。何以故,常住法不成種子,一切 時無差別故。復次云:何外種子,如穀麥等無熏習得 成種子,由內外得成,是故內有熏者,外若成種子不 由自能,必由內熏習感外,故成種子,何以故﹖一切 外法離內則不成,是故於外不成熏習,一切內有熏習 ,得成種子。又第八識從種子生故,稱果報識,能攝 持種子故,亦名種子識,又本識是集諦故名種子,是 苦諦故名果報,又二果俱有與所生現行果法,俱現和 合方成種子。 433頁 釋云:謂此種子,要望所生現行果法,俱時現有,現 者,一顯現,二現在,三現有三義名現,由此無性人 ,第七識不名種子,果不顯現故,即顯現言簡彼第七 ,現在簡前後,現有簡假法,體是實有方成種子,故 顯現唯在果,現有唯在因,現在通因果,和合簡相離 。( 註 30) 因此第八識為種子識,有顯現、現在、現有、和合之義 ,故第八識從種子生,稱果報識,能攝持種子,稱種子識。 以善惡異熟生,引果報之業果,而真異熟,總持種子。故第 八識有果顯現,是現在真實法有,故體是實有而成種子,一 切具時而有,又有和合義,是故一切萬法,因第八識之所持 。而第八識即阿賴耶識,與前七識互為因果,永明又云: 問:阿賴耶識與諸轉識,為復作因﹖為復作果﹖ 答:互為因果,經偈云:諸法於識藏,識於法亦爾, 更互為果性,亦常為因性,攝大乘論說,阿賴耶識與 雜染法互為因緣,如炷生焰,輾轉生燒,又如束蘆互 相依住。 釋云:諸法於識藏能攝藏也,為與諸識作二緣性,一 為彼種子,二為彼所依。識於法亦爾,所攝藏也,為 諸轉識與阿賴耶亦為二緣,一於現法長養彼種,二於 後法轉攝植彼種,互相生故,如燈炷束蘆者,舉增上 緣喻因緣義,如燈炷與焰輾轉生焰,內炷生焰,如種 生現,內焰燒炷,如現熏種,又如束蘆相依為俱有因 ,類顯二法為喻,喻因緣義。 (註 31) 由是可知,八識之中,第八識與諸轉識互為因果,如現 熏種,種熏現,是增上因緣,如永明云,現法長養彼種,後 法轉攝植彼種,互相生故。以後法轉攝植習氣,是為能熏, 是種熏現,而現行熏種子,係現法長養彼種,故諸轉識與所 熏和合而轉,與所熏同時同處,不即不離,是為能熏,因此 能熏所熏,俱生俱滅,相因相習,熏習義成,如苣勝與香華 俱生俱滅,內熏習故生香氣,又如麻香氣華熏故生,以是, 永明云:「又種子是習氣之異名,習氣必由 434頁 熏習而有舉」(註32)。故熏習義,要俱生滅,是互為因果, 此中緣勢用,故能熏所熏和合,可致熏習作用。前七識為能 熏,第八識為所熏,能熏以前六轉識,皆間斷,故不能堅住 ,不能持種,第七識在有漏位雖不間斷,但無漏位時不能持 有漏種,故在十地時,亦有解脫間斷,故為能熏,而第八識 所熏具堅住性、無記性、可熏性、和合性,在因住中能持無 漏種,能一類堅住,相續不斷,能持習氣令種子生長,此熏 習之種子識,總說第八識,以因位攝種子識,果位為真異熟 識,故識性之因果,永明云:本識是體,種子是用,種子是 因,所生是果,第八識與諸轉識互為因果之義,而永明論八 識說,亦本諸因果體用。 永明綜論諸識,他以為:「依經論分別諸識,開合不同 皆依體用,約體則無差而差,以全用之體不礙用故,約用則 差而無差,以全體之用不失體故,故舉海成波不失海,舉波 成海不礙波,非有非無,方窮識性,不一不異可究心原。」 (註33)所以八識之中,無非因果體用。 (四)八識分別義 永明約八識分別云: 又約八識分別者。 前五轉識,一切時中皆唯性境,不簡互用不互用,二 種變中唯因緣變,又與五根同種故。 第六意識有四類,一明了意識亦通三境,與五同緣實 五塵,初率爾心中是性境,若以後念緣五塵上方圓長 短等假色,即有質獨影,亦名似帶質境。二散位獨頭 意識亦通三境,多是獨影,通緣三世有質無質法故, 若緣自身現行心心所時,是帶質境,若緣自身五根, 及緣他人心心所,是獨影境,亦名似帶質境。又獨頭 意識,初剎那緣五塵,少分緣實色,亦名性境。三定 中意識亦通三境,通緣三世有質無質法故,是獨影境 ,又能緣自身現行心心所故,是帶質境,又七地已前 有漏定位,亦能引起五識,緣五塵故,即是性境。四 夢中意識, 435頁 唯是獨影境。 第七識唯帶質境。 第八識其心王唯性境,因緣變故,相應作意等五心所 ,是似帶質真獨影境 ( 註 34) 永明分別八識之境,第八識以現行識明性境,是識性之 當體,如總持種子流注不斷,以真門順性,妙合無生,世相 隨緣,似分起盡。若逆識性,執持種子業識有生住,以無明 緣初起業識故,是以因真起妄,不覺無明之動搖,生能見之 心,現所觀之境,因照而生智鑑,因智而分別妍醜,如此取 捨情生,愛憎心有,心變於五塵境,執著堅牢,向六情根相 續不斷,於此無明起十二因緣,生大苦蘊集,不知不覺。唯 能了最初一念,起滅何從,頓入無生,復本真覺,見緣生之 無體,經無生之智,始察動相之本空,入無生之性境。 第七識為帶質境,以緣第八識望第六識,緣第八識見分 為「我」,此我實「似我」之細識,故第七識內緣第八識一 境,其變似我者,是末那能變,所生之帶質境。 第六意識為第六能緣,其四種意識中,唯明了意識不能 緣三世,即定中、夢中、獨頭散意識俱能緣三世,成獨影境 。第六意識以能緣,而生善惡業,決定分別,是生情執,故 六識緣六塵所了法義,緣一切境,在前五識起時,定有意識 同緣境,故第六識為前五識之決定分別依。 前五識,因五色根之緣境,是為「一同境」,即此「同 境」則五色根,如眼根照青色境時,眼識亦緣青色境,以青 色境同,故名同境。故五色根識,一切時中皆唯性境,不簡 互用不互用,此五色根識之同境,與第六識為分別依,蓋第 六識能與前五為分別依,同緣境時起分別。故同緣現在境, 第六有分別,前五無分別,是以,眼等五識,於同境之第六 、七、八識,各有決定義,如眼識,以眼根為決定同境依, 以決定其取一境,耳識、鼻識、舌識、身識亦各取自境,前 五識以第六識為決定分別依,蓋五識起時,定有意識同緣境 。前五識以第七識為決定染凈依,以 436頁 第七識在有漏位時,與五識為染依,執「我」而染,若七識 無漏位時,「無我」而凈,即與前五識為凈依,蓋第七識有 此染凈依,前五識方轉,若無則不得生,所以第七緣我,有 主義。而前五識以第八識為決定根本依,第八識如大樹根本 ,能持枝條,前五識是枝條,第八識能持前五識種種方生現 ,故八識為萬法根本,能持萬法種,在因果位中,第八識皆 為根本。而前五識與第八識同緣性境,概根與枝條不異,皆 現行之所具,故八識生變似義,即是五塵,此五塵者,義之 言境,境以義而言,以依他法似實有。故此境與識,由八識 之第八第七第六能變識言,永明指出: 問:諸識各變自根,還變他根不﹖ 答:唯變似他根依處,他根於己都無用故。論頌云: 識生變似義,有情我及了,此境實非有,境無故識無。 釋云:八識生變似義者,即是五塵,義之言境,以依 他法似實有故,變似有情者,即是五根眾生數法,情 即是根,名薩埵故,變似我者,是末那能變,及了者 六識緣了,即第八緣根塵二色,第七緣我,六識緣六 塵所了法義。( 註 35) 由此可見,永明以八識生變似義,此能變之識性,似有 之緣境,故以依他法似實有,其實為識性緣生之義,各有所 依,以前六識所變五塵相分,以根境識和合而了別,故不可 固執實有,否則心外逐境,終不可得,「此境實非有,境無 故識無」,以第八識之和合義可判。 (五) 遍計有無執妄識 有關諸識遍計有漏,永明指出: 古德云,五八識無執,以因緣變故,唯現量,夫為執 者,必須強思計度等有執也,唯第六第七有遍計分別 故,即六七二識有執也。又四句:一遍而非計,即第 六獨頭意識遍緣一切不計執故,二計而非遍,即第七 識唯緣賴耶起計度故,三亦遍亦計,第六識因中有周 遍計度,四非計非遍。即五識唯緣,五塵無計度故, 前五識 437頁 任運證境,不帶名言,唯現量故,第八亦然。(註36) 八識之中,前五與第八識無執,皆是現量所得,無心外 法。而第六意識,第七末那識,第六識為前五識之決定分別 依,第七識為前五識之決定染凈依,是故六七以強思計度等 有執也,五八識以因緣變故無執,隨順因緣,第六七識逆此 因緣,強思計執,如第六明了意識,比量計度而成外境,全 是想生隨念而至,若無想念萬法無形,故經云:「諸法不牢 固,唯立在於念,善解見空者,一切無想念」,此想念之執 名,皆不了一心之旨,眾生有情,欣戚關懷是非分別,全因 念起,故第六獨頭意識遍緣一切,第七識緣八識計度為我, 第六識緣七識有周遍計度,此六七識強思計執,皆因無明, 計為阿賴耶識為我,因生果報執受。 (六) 三能緣識 第八、七、六識,永明謂三能緣識,其云: 次明能緣識有三種: 1.果報識,即是阿賴耶識;2.執識,即是阿陀那識; 3.塵識,即是六識。 果報識者,為煩惱業所引,故名果報,亦名本識,一 切有為法種子所依止,亦名宅識,一切種子之所栖處 ,亦名藏識,一切種子隱伏之處,又此阿賴耶識,與 五種心所法相應,一觸二作意三受四思惟五想,以根 塵識三事和合生觸,心痚呇獢A名為作意,受但是捨 受,思惟等量可行不可行,令心成邪成正,名為思惟 ,作意如馬行,思惟如騎者,馬但直行不能避就是非 ,由騎者故令其離非就是,思惟亦爾,能令作意離漫 行也。此識及心法但是自性無記,念念甯y,如水流 浪,本識如流五法如浪,乃至羅漢果,此流浪法亦猶 未滅,是名第一本識。 依緣此識有第二執識,此識以執著為體,即末那,與 四惑相應,此識名有覆無記,亦有五種觸等心所法相 應 438頁 ,前細此粗。此識及相應法,至羅漢位究竟滅盡,及 入無心定亦皆滅盡,是名第二識。 第三塵識者,識轉似塵,更成六種,體通三性,與十 種遍行別境心所法相應,及十善惡並大小或具三種受 ,五識於第六意識及本識執識,於此三識中隨因緣, 或時俱起,或次第起,以作意為因,外塵為緣,故識 得起。若先作意欲取色聲二塵,後則眼耳二識一時俱 起,而得二麈,若作意欲至某處著色聽聲取香,後亦 一時三識俱起得三塵,乃至一時具五識俱起亦爾,或 前後次第而起,唯起一識但得一塵,皆隨因緣,是故 不同也。如是七識於阿賴耶識中盡相應起,如眾影像 俱現鏡中,亦如眾浪同集一水,乃至如此識轉不離二 義,一能分別,二所分別,所分別既無,能分別亦無 ,無境可取,識不得生,以是義故,唯識義得成。何 者立唯識義,意本為遣境遣心,今境界既無,唯識又 泯,即是說唯識義成也。( 註 37) 此三能緣識,第八識即果報識、阿賴耶識、本識、宅識 、藏識,此識與觸、作意、受、思惟、想五心所法相應,第 八識是總持心王,心心所法相應,能生起前七識,是一切根 本。如起信論云:「生滅與不生滅和合,非一非異,名阿賴 耶識。」所以第八識藏一切染凈種子,是根本依。而第七識 以執著為體,緣第八識執我,為七識染法,此末那識為前五 識之染凈依,以執故生染凈,此識至羅漢位究竟滅盡,第八 識與五心所法相應細,第七識與五心所法相應粗,第七識以 前各依作用,俱是轉識攝,故第七識轉識以「執」為體,成 第八識根本之染凈和合,故第七執體之用,是八識染果之因 位。而第六識為塵識,識轉似塵,成六種境界。作意取塵, 該識一時俱起,皆是似塵境界,故無能所分別,無外境可取 ,因此識無生而生,遣境遣心,立真唯識義,第六識為前五 識決定分別依,以作意取塵,決定境界,然第六識以作意為 因,外塵為緣而生識,此第六識轉,內緣第七轉識,成七識 染法之生滅,故第八識與七轉識和合,八識是輾轉之果德, 所謂動水作波,波非外合,七識染法如波,成水波之八識, 八識藏持一切種子,不一不異,何嘗分別﹖因此第八識含藏 十法界種子,無法不定,盡攝染凈。 439頁 (七) 第八識 第八識攝染凈種子,永明指出: 問:此識既云睌鄏p流,定有生滅去來不﹖ 答:此識不守自性隨緣變時,似有流轉而實無生滅, 亦非去來,如湛水起漚,漚全是水,華生空界,華全 是空,識性未常去來,虛空何嘗生滅。如馬祖大師云 ,若此生所經行之處,及自家田宅處所,父母兄弟等 ,舉心見者,此心本來不去,莫道見彼事則言心去, 心性本無來去,亦無起滅,所經行處,及自家父母眷 屬等,今所見者,由昔時見故,皆是第八含藏識中憶 持在心,非今心去,亦名種子識,亦名含藏識,貯積 昔所見者,識性虛通,念念自見,名巡舊識,亦名流 注生死,此念念自離,不用斷滅,若滅此心,名斷佛 種性,此心本是真如之體,甚深如來藏而與七識俱。 傳大士云:心性無來亦無去,緣慮流轉實無停。又心 無處所,故云無停,心體實無來去,昔所行處了了知 見,性自虛通,體無去住,不用除滅此心,若識此心 本是佛體,不須怕今有,不識心人將此為妄,終日除 滅亦不可得滅,縱令得滅,證聲聞果,亦非究竟,只 如過去諸佛琩F劫事,見如今日,真如之性靈通自在 ,照用無方,不可同無情物,佛性是生氣物,不可兀 爾無知,但無心量種種施為如幻如化,如機關木人畢 竟無有心量,於一切處無執繫,無住著,無所求,於 一切時中更無一法可得(註 38)。 由此可知,第八識以真如不守自性,隨緣流轉,變似生 滅,實則無來無去,不生不滅,第八識本是真如之體,為甚 深如來藏與心識俱,是生滅與不生滅和合,染凈和合。此一 和合,永明又云:「不生滅心與生滅和合,非一非異者,以 七識染法為生滅,以如來藏凈法不生滅,不生滅心,舉體動 故,心不離生滅相,生滅之相,莫非神解故,生滅不離心相 ,如是不相離,故名和合為阿賴耶識,以和合故,非一非異 ,若一即無和合,若異亦無和合,非一非 440頁 異故得和合也,又如來藏清凈心動作生滅,不相離,故云和 合,非謂別有生滅來與真合。」(註39)由永明此段對阿賴耶 識和合之解釋,知識性體是清凈如來藏,舉體動有生滅用, 體用一如,如水波之內合,如舉水成波,波全是水,故非別 有生滅來與真如合,故識性之覺與不覺,二法互熏成其染凈 ,既無自體,全是一覺,如漚全是水,故以無明故成不覺, 以不覺義熏本覺,生諸染法,若以本覺熏不覺,生諸凈法, 染凈諸法,如本有新熏種子,具藏於第八識,故第八識阿賴 耶以和合為義,不一不異,是如水波之不一不異,如瀑流水 生多波浪,諸波浪以水為依,此水波是阿賴耶,水是真如, 真如不守自性,隨緣用生波浪,故體是真如,用是前七轉識 ,體用一如是阿賴耶識。至此八識之說甚明。 而第八含藏識中憶持在心,以識性虛通,念念自見,如 自明之心體,故真識是佛種性,此心本是真如之體,為甚深 如來藏而與七識俱,心體是真如,此心是佛體,真如之體性 ,用照無方,非是無性木石,「佛性是生氣物」,故無知而 無所不知,無住、無著,如心體之攝用,無所拘執,成其心 量廣大。是故,阿賴耶識為和合之藏,以波浪看,是隨緣之 八識,以水看,是不動之真如,隨緣生滅,真如不生滅,生 滅是真如不守自性之生滅,是故逆順二觀。永明又云: 夫此第八識,為定是真是假﹖ 答:是真是假,不可定執,首楞嚴經云,陀那微細識 ,習氣成瀑流,真非真恐迷,我常不開演。 釋曰:梵語阿陀那者,此云執持識,此識體淨,被無 明熏習,水乳難分,唯佛能了,以不覺妄染故,則為 習氣,變起前之七識瀑流波浪,鼓成生死海,若大覺 頓了故,則為無漏淨識,執持不斷,盡未來際作大佛 事,能成智慧海。真非真恐迷者,佛意,我若一向說 真,則眾生不復進修,墮增上慢,以不染而染,非無 客塵垢故,又外道執此識為我,若言即是佛性真我, 則扶其邪執有濫真修,我若一向說不真,則眾生又於 自身撥無 441頁 生斷見,故無成佛之期,是以對凡夫二乘前不定開演 ,恐生迷倒不達如來密旨,以此根本識微細難知故。(註40) 關於第八識為細識,前七為粗識,粗識易執為我我所, 細識為如來密旨,根本識微細難知,以生滅義看,一切種識 變,輾轉力生彼果,一切種子遇助緣變現生起,若外道執此 種識為我,有二取習氣,以見相二分,見分是能取我執,相 分是所取法執,我法二執,是生名言、我執、有支三家習氣 ,名言者了義顯境,是生死果法之親因緣,若斷名言,不立 文字,則生死法滅,分別不起。七識我執,有俱生我執,分 別我執,為轉識之生滅因緣,而有支以滿業、引業,各有善 惡業引果報,於生死果作增上緣,因此第八識由不守自性輾 轉隨緣生滅,生世間一切染法,是故由染識滅知境滅,此第 八識非世間現量所見之境,唯以聖言量與真正道理,而知有 第八識,攝用歸體,生滅盡而即不生滅,故諸轉識種種行相 是生滅,生滅即不生滅,第八識和合生滅與不生滅,以藏識 頓變根身器世間。故永明又云:「然第八識無別自體,但是 真心,以不覺故,與諸妄想有和合不和合義,和合義者,能 含染淨,目為藏識,不和合者,體常不變,目為真如,都是 如來藏。」(註41)因此藏識與真如皆是如來藏,如來藏即阿 賴耶,阿賴耶與真如同體,不一不異,是故性相無礙,體用 一如,如燈焰生時,內執燭炷,外發光明,阿賴耶具足性相 體用,緣內執受,緣外器相,生起道理,皆本識之和合體用 。故第八識為一切眾生總報之主,此識相及境不可分報,一 體無異,若妄自分別計執,斯落惡慧,昧於實際理地。 因此永明指出: 問﹕此第八識於真俗二諦中俱建立不﹖ 答﹕染淨之本真俗俱存,不達真異熟正唯識人, 多執俗有真無,強生異見,不知諸佛密意,執遣相空 理,以為究竟,此乃破遍計情執,是護過遮詮,便撥 依他圓成,悉作空華之相,若無依圓,本識及一切法 皆則無體 442頁 ,既非實有成大邪見。……故應信有能持種心,依之 建立染淨因果,彼心即是此第八識。……外道亦不謂 染淨等皆無,現所見故,但執非實,染因不能感惡果 ,善因不能感善果,以非實故,如空華等,因果不無 ,可信此識總立三性,若於二諦中分別有無者,我真 諦中亦非無法,但不可說為因為果,言語道斷故。俗 諦之中,依他圓成有故,遍計所執是無。……所以經 云,深信大乘不謗因果,但真諦中,以一切法不可得 故,言語道斷故,心智路絕故,或言一切法空,此是 第一義空,不可得空,非是外道斷空,小乘但空等, 不可起龜毛兔角之心,執蛇足鹽香之見」(註42)。 故第八識不礙真俗,本體是真,隨緣是俗,此真俗不二 ,唯達真異熟正唯識之人,才知即有之無,即無之有,正入 真空妙有之境。故不達真異熟識之見,起龜毛兔角之心,執 蛇足鹽香之見,昧於實際,不知識性因果,落外道斷空,小 乘但空之妄,非是第一義空,不可得空,空而不空也。 (八) 第八識即阿賴耶識 由第八識為阿賴耶識,永明延壽嘗析阿賴耶識,並指出 阿賴耶識在無明所覆之妄染。 問:阿賴耶識,以何為因﹖以何為緣﹖以何為體﹖ 答:顯揚論云,阿賴耶識者,謂先世所作增長業煩惱 為緣,無始時來戲論熏習為因,所生一切種子異熟為 體,此識能執受了別色根、根所依及戲論,熏習於一 切時,一類生死不可了知,又能執持了別外器世界, 與不苦不樂受等相應,一向無覆無記,與轉識等,作 所依因。經云:無明所覆,愛結所繫,愚夫感得有識 之身, 此言顯有異熟阿賴耶識。(註 43) 由此愚夫感得有識之身,此染執賴耶,執言說戲論,執 有我,執實有,此阿賴耶之妄因妄緣妄體,故為無明所覆, 愛結所繫,是故阿賴耶識以無明不覺,生妄識種子,因染法 而六趣迴旋,是一切雜染根本,生起一切有情世間 443頁 。故阿賴耶識又名藏識,有能藏、所藏、執藏義,與雜染互 為緣,有情執為自內我,故能藏有「持」義,所藏為「所依 」,執藏是第七染末那識,堅執為我,是以阿賴耶之藏識, 以「第七識染」而為雜染根本,呈生滅之凡位。若反之,由 「第七識凈」不執為我,了了常知無我之第一義,則阿賴耶 識是清凈佛性,佛果常保持,為不生滅,了生死,是故因凡 起聖,因染法而隨凈法,由六趣迴旋而四聖階降,凡聖之本 ,盡在阿賴耶識,若覺了此藏識,何法非悟,何境不真,故 了達真唯識異熟性,察動心萬境萬緣皆從此起,若心不動諸 事寂然,入如實門住,無分別。是以諸轉識變現,各個受用 卻無分別,了達諸法皆心想生,不執為兔角龜毛,因此不執 生滅,了不生滅即生滅之和合義藏,是因果和合,非無因生 ,互為因果之義,是阿賴耶細識難解之處。因此,由生滅盡 知不生滅,了無明根本一念妄心無體,如龜毛兔角之無體, 但識幻化,知此幻化,執藏不生,遂入於真如智海。永明又 云: 問:阿賴耶識因何得名,為復自體而生﹖為復和合而有﹖ 答:今依世諦悉檀方便而說,如法性與無明合而生一 切法,似眠心與夢合見一切境界之事,此根本識,從 生滅門建立,因真妄和合得名。起信論云,心生滅門 者,謂依如來藏有生滅心轉,不生滅與生滅和合,非 一非異,名阿賴耶識,此識有二種義,謂能攝一切法 ,能生一切法﹔復有二種義,一者覺義,二者不覺義 ,言覺義者,謂心第一義性,離一切妄念相,離一切 妄念相故,等虛空界,無所不遍,法界一相,即是一 切如來平等法身,依此法身說一切如來為本覺,以待 始覺立為本覺,然始覺時即是本覺,無別覺起立始覺 者,謂依本覺有不覺,依不覺說有始覺,又以覺心原 故名究竟覺,不覺心原故非究竟覺,乃至不覺義者, 謂從無始來,不如實知真法一故,不覺心起而有妄念 ,自無實相,不離本覺,猶如迷人依方故迷,迷無自 相,不離於方,眾生亦爾,依於覺故,而有不覺妄念 迷生,然彼不覺自無實相,不離本覺,復待不覺,以 說真覺, 不覺既無,真覺亦遣。 (註 44) 444 頁 故識性以「覺」為體,無明不覺,不離覺體,是故阿賴 耶識以不生滅心與生滅和合,不生滅心是如來藏清凈心之真 如不動,生滅是不覺染執之七識染法,故不生滅心舉體動, 心不離生滅相,生滅相不離不生滅心,此一不相離即和合, 名為阿賴耶識,以和合故非一非異,若一即無和合,若異亦 無和合,故如來藏清凈心,動作生滅,不相離故云和合,「 非謂別有生滅來與不生滅心和合」,故不生滅心體,動用有 生滅之相,如水波之鼓動,與水內合不一不異,故不生滅心 之隨緣生滅無相,從本覺起,一力作用,不相捨離,生與無 生不一不異,故生滅識相滅盡之時,不生滅心之體亦應本識 明覺,如水清廓然見月,故覺與不覺,二法互熏成其染凈, 既無自體全是一覺,由無明故成不覺,似不覺義熏本覺故生 諸染法,又由本覺熏不覺,生諸凈法。故真如本覺之體,以 賴耶依持,為真妄所依,真如是法性,賴耶是性體之用,為 因緣和合之依止。 是故,永明再釋阿賴耶識﹕ 問﹕種子識與阿賴耶識,為一為異﹖ 答:非一非異……譬如麥種生於自芽,有功能故說麥 是芽種子,麥若陳久或為火所損,則失功能,麥相不 異,以功能壞故不名種子。此識亦爾,若有生一切法 功能,由與功能相應,說名一切種子,此功能若謝無 餘,但說名果報識,非一切種子,是故非不異。( 註 45) 種子識與阿賴耶識不一不異,以種子功能生故,阿賴耶 識以因緣生,具種子功能,是一切種識,而若功能失去,雖 種相不異,但非種子識,稱果報識。因此就八識體用能依所 依而言,「能」是假無體,前七識為能依,具假無體,若執 有體即妄。而「所」是依是實有體,攝假歸實,是能依於所 。故前七轉識是能,第八識是所,假實和合,無二體,以第 八識攝能歸所,名一切種子,是他生因,能生自他相續,而 前七識但是果報,是如自相相續,不得名一切種子,故前七 轉識,隨八識而轉,若執自相是實,則墮無明妄有,若執前 念,如獨木橋上僅容一人,前人不走 445頁 避,無以開導引後人,故執假為實,是等無間緣之前念妄有 ,生雜染種子,如執龜毛兔角也。故阿賴耶識,真實是一切 種子識,虛妄故稱果報識。 永明又喻阿賴耶識為藏識之義﹕ 問:此識周遍凡聖境,通為當離此,別有真性,為復即是。 答﹕非一非異得此識名,不合而合成其藏義。此阿賴 耶識,即是真心不守自性,隨染淨緣不合而合,能含 藏一切真俗境界,故名藏識,如明鏡不與影像合而合 影像,此約有和合義邊說,若不和合義者,即體常不 變,故號真如,因合不合分其二義,本一真心湛然不 動,若有不信阿賴耶識即是如來藏,別求真如理者, 如離像覓鏡,即是惡慧,以未了不變隨緣,隨緣不變 之義,而生二執。( 註 46) 永明又以鏡喻﹕ 問:諸心識中,何識堅牢,不為諸緣之所飄動﹖ 答﹕世間無有一法不從緣生,緣生之法悉皆無常,唯 有根本心,不從前際生,不從中際住,不於後際滅, 實為萬有之根基。諸佛之住處,是以喻之如鏡,可以 精鑒妍醜。深洞玄微。仰之為宗。猶乎巨浸納川。太 虛含像。( 註 47) 永明在鏡喻一文中,提出根本心是萬有之根基,結佛之 住處,喻之如鏡,以世間無有一法不從緣生,緣生之法皆悉 無常,故唯有根本心,是如來藏清凈心,此真心不守自性, 故隨染凈緣不合而合,能含藏一切真俗境界,故名藏識,此 心如明鏡,明鏡不與影像合而含影像,此是真心和合之藏識 義,又明鏡體不和合義者,體常不變,故號真如,故以不和 合而和合,真常心體,本一真心湛然不動,故非別立真如理 ,若不了「不合而合」之阿賴耶識義,如離像覓鏡,終不可 得,若執巧見,是兔角龜毛之惡慧,以不了「不變隨緣,隨 緣不變」之阿賴耶識,是生二執,終 446頁 如夢幻泡影,是無明妄起。故永明指出,阿賴耶識是真心之 體用藏,攝用歸體,隨緣不變,依體起用,不變隨緣,不離 自性真常妙心。 (九) 如來藏心即第八阿賴耶識 如來藏即第八阿賴耶識,永明云﹕ 謂首楞嚴經,以如來藏心為宗,如來藏者即第八阿賴 耶識。密嚴經偈云,如來清淨藏,世間阿賴耶,如金 與指鐶,輾轉無差別,以諸佛了之成清淨藏,異生執 之為阿賴耶,如真金隨工匠爐火之緣,標指鐶之異名 ,作圓小之幻相,金體不動,名相妄陳,類真心隨眾 生染淨之緣,成凡聖之異名,現昇沉之幻相,心性不 動,名相本空,認假名而二見俄分,悟真體而一心圓 證,迷悟即於言下,法喻皎在目前,昧之者歷劫而浪 修, 達之者當體而凝寂。」(註 48) 因此如來藏即阿賴耶,此不合而合之義,不變隨緣,隨 緣不變,若執斷常二邊之見,便是惡慧。故阿賴耶是梵語「 我愛執藏」,是一切「眾生」第八根本識心,同攝凡聖,自 凡啟聖,第八識心即如來藏,所以如來清凈藏,世間阿賴耶 ,即賴耶體是如來藏,與妄染合名阿賴耶,故阿賴耶是金色 如指鐶,金體即金。因此凡聖之別,但為凡夫執作賴耶之識 ,聖者達為如來藏心。永明指出: 故知此心是凡聖之宅,根境之原,只為凡夫執作賴耶 之識,成生死苦惱之因,聖者達為如來藏心,受涅槃 常樂之果,若云阿賴耶識,則有名無體,以情執有不 究竟故,當證聖時其名即捨,若云如來藏心,則有名 有體,以本有非執故,至未來際不斷故,如以金作鐶 ,鐶相虛金體露現,如來藏作賴耶,賴耶相虛藏性現 。今眾生以隨情執重故,多認賴耶,不信有如來藏, 以不信故自既輕慢,又毀滅他人,謗法之愆無過此失 ,念念昧如來法界之性,步步造眾生業果之因,惡業 日新苦緣無盡,於安隱處生衰惱心,向解脫中成繫縛 果。…… 447頁 為不知如來藏心,失唯識妙性。(註49) 永明在此清楚指出,凡夫與聖者之差,凡夫執阿賴耶之 「我愛執」說,殊不知,阿賴耶有「名」無「體」,故執「 名相」作實,是凡夫妄染之因,而聖者在「證」入之後,能 捨「阿賴耶識名」而達如來藏心,如來藏心有名有體,以無 相為相,是為實相。故凡聖分際,凡夫執相,聖者以相虛性 現,知如來藏作阿賴耶識。故凡夫執名,妄認阿賴耶識是實 ,不知識相之虛,不解唯識之義。永明以唯識義明阿賴耶識 之有名無體。其言曰: 論頌云﹕由一切種識,如是如是變,以展轉力故,彼 彼分別生,一切種識者,即是第八識,此識能持一切 有為之法種故,即一切種子,各能自生果差別功能, 名一切種識。功能有二,一現行名功能,即似穀麥等 種能生芽功能是,二第八識中種子名功能,有能生現 行功能故。今言一切種識者,但取本識中種子功能, 能生一切有為色心等法,即色為所緣,心便是能緣, 即色是境不離心,是唯識,即此心境但從本識中而生 起,何委外境而方生。如是如是變者,如是八識從種 生,即是八識自證分,轉變起見相二分,相分不離見 分,是唯識,以展轉力故者,即餘緣是展轉力,以心 法四緣生色法二緣起,彼彼分別生者,即由彼見相二 分上妄執,外有實我法等分別而生,故知但由本識中 種而生諸識,不假外妄境而亦得生,故知一切皆是唯 識。( 註 50) 因此,一切種識,以展轉力生,此展轉力但以力用,故 不可執有體,是以一切種識有名無體,名亦方便名,但名此 展轉力之種子功能。是故此力功能用,種子是功能,能生現 行功能,此是種生現,而現行名功能,如穀麥等種能生芽功 能,故芽功能生莖長葉,莖葉功能開花結果,此是現行功能 ,是以一切種識,以佛性生氣為生生之種,故一切種識,以 種生生,以力之功能為名,若執此名,猶如種子因火燒陳久 ,壞種子功能,雖同種子相,卻不能生長,此時一切種識為 果報識,是雜染之果報,故一切種識,取本識中種子「功能 」生,不假外妄境,若昧此力,強說心念,則執名有體,猶 種子敗壞,不得生故。故阿賴耶識有名無體,若達知箇中「 力用」之生,便證如來藏心有名 448頁 有體之妙境。 四、結 語 永明由心王義,初陳心王心數,提出八識心王,又以古 經籍一至十一識之說,分別闡釋諸識,於識性中,一一指陳 ,後論大識大義,明因果位,從體用一貫,知識性種種因果 ,以第八識與諸轉識之力用,明八識自性行相作用,謂第八 識阿賴耶識乃真如體不合而合,如明鏡鑑影,體用一如,不 變隨緣,隨緣不變,故真如不守自性,是阿賴耶識之展轉力 用,故阿賴耶識乃全體之用不失體,是以力用有名無體,用 以因緣始生,故斷執用名是實,如兔角龜毛之不實,而達此 不合而合之阿賴耶識,則證如來藏心,由一切種識達一切種 智,故如來清靜心,是凈位之阿賴耶識。不達者,以一切種 之展轉力為凡夫有,昧之執有,達知體空,於是一切種識有 名無體,真空妙有是阿賴耶識之實相,如是證入聖位如來藏 心,唯識義成,遂入真如智海。 註 釋: (註 1)永明著「心賦注」卷二,見禪宗集成冊一,頁二二 七下。 (註 2)永明著「宗鏡錄」卷九五,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九 三一下∼九三二上。 (註 3)永明著「宗鏡錄」卷二四,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五 五○下。 (註 4)永明著「唯心訣」卷一,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九九 五上。 (註 5)永明著「宗鏡錄」卷七二,見大正藏冊四八,頁八 一八下。 (註 6)永明著「宗鏡錄」卷二五,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五 五六上中。 449頁 (註 7)永明著「宗鏡錄」卷五六,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三八中下。 (註 8)永明著「宗鏡錄」卷五六,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三八下。 (註 9)永明著「宗鏡錄」卷五六,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三八下∼七三九上。 (註 10)永明著「宗鏡錄」卷五六,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三九上。 (註 11) 同上。 (註 12) 同上。 (註 13) 同上。 (註 14) 同上。 (註 15)永明著「宗鏡錄」卷五六,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三九上中。 (註 16)永明著「宗鏡錄」卷五六,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三九中。 (註 17) 同上。 (註 18)永明著「宗鏡錄」卷二九,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五 八五上。 (註 19)永明著「宗鏡錄」卷二九,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五 八五中。 (註 20)永明著「宗鏡錄」卷四八,見大正藏冊四八,頁六 九八中。 (註 21)永明著「宗鏡錄」卷五七,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四二。 (註 22) 永明著「宗鏡錄」卷五,見大正藏冊四八,頁四四二 下∼四四三上。 (註 23) 永明著「宗鏡錄」卷六二,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六 七下∼七六八上。 (註 24) 永明著「宗鏡錄」卷四八,見大正藏冊四八,頁六九 八上。 (註 25) 永明著「宗鏡錄」卷四八,見大正藏冊四八,頁六九 八中。 450頁 (註 26)永明著「宗鏡錄」卷二九,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五 八五下。 (註 27)永明著「宗鏡錄」卷四七,見大正藏冊四八,頁六 九五中下。 (註 28)永明著「宗鏡錄」卷四八,見大正藏冊四八,頁六 九八中。 (註 29)永明著「宗鏡錄」卷七一,見大正藏冊四八,頁八 一五上。 (註 30)永明著「宗鏡錄」卷四八,見大正藏冊四八,頁六 九七下∼六九八上。 (註 31)永明著「宗鏡錄」卷四八,見大正藏冊四八,頁六 九七中。 (註 32)永明著「宗鏡錄」卷四八,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中。 (註 33)永明著「宗鏡錄」卷五七,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四三下。 (註 34)永明著「宗鏡錄」卷六八,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九八中。 (註 35)永明著「宗鏡錄」卷四九,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五下。 (註 36)永明著「宗鏡錄」卷五五,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三七下。 (註 37)永明著「宗鏡錄」卷五六,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四○上中下。 (註 38)永明著「宗鏡錄」卷四九,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七中下。 (註 39)永明著「心賦注」卷四,見禪宗集成冊一,頁三○ 四上下。 (註 40)永明著「宗鏡錄」卷五○,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八上。 (註 41)永明著「宗鏡錄」卷四,見大正藏冊四八,頁四三 四下。 (註 42)永明著「宗鏡錄」卷五○,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八上中。 (註 43)永明著「宗鏡錄」卷五一,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一五下。 (註 44) 永明著「宗鏡錄」卷五一,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一 五上中。 451頁 (註 45)永明著「宗鏡錄」卷四八,見大正藏冊四八,頁六 九七下。 (註 46)永明著「宗鏡錄」卷四七,見大正藏冊四八,頁六 九四下∼六九五上。 (註 47)永明著「宗鏡錄」卷五一,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一五下∼七一六上。 (註 48)永明著「宗鏡錄」卷一○○,見大正藏冊四八,頁 九五六中下。 (註 49)永明著「宗鏡錄」卷三四,見大正藏冊四八,頁六 一一中下。 (註 50)永明著「宗鏡錄」卷六三,見大正藏冊四八,頁七 七五下∼七七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