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據時期日本佛教之台灣佈教
___以寺院數及信徒人數的演變為考察中心

筑波大學歷史、人類學研究科博士生
松金公正

圓光佛學學報
第三期 (1999.02)
頁191-221


 

頁192

一、前言

  從一八九五年台灣成為日本的殖民地到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從日本來台灣的佛教各宗派在台灣各地設立許多寺院及說教所。而且,以這些寺院和說教所為根據地,對內地人(在台日本人)以及本島人佈教,同時舉辦社會事業與教育事業等是衆所周知。由於近來日台雙方的研究發展,我們在一些論文堙A可以看到這些寺院和佈教所內的僧侶活動內容和他們的目的,以及跟總督府宗教政策的關係等。

  以往學者偏重考察日本佛教勢力在社會的地位或其與政治之關係。這些當然很重要,值得討論,但是,另一方面却還有許多待考察的基礎問題,如這些寺院和佈教所在什麼地方設立、其發展情況等等。此一類基本問題受忽略,可以說這是因史料不足,也可以說是由於到現在大部份的研究一直沒有重視以全盤理解方式來考察日據時期日本佛教的結果。

  因此,在拙文中,首先整理各研究成果,來指出這些成果存在的問題。然後,概觀從明治二十八年(1895)到昭和十七年(1942)之間,日本佛教各宗派在台灣如何設立寺院與說教所,以及如何開展。經過這些考察,描寫日本佛教各宗派在台佈教的概要。從這些地方尋找各宗派之間來台灣佈教的特色與差異,以及把握其變遷的綫索。

二、相關台灣「開教」的研究現況

1.日本的台灣「開教」研究

  何謂「開教」?一般來講這是表示在佛教未傳佈的新地域宣揚佛教[1]。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日本把所有的海外佈教稱為「開教」[2]。而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有許多論文以此為題,撰寫日本佛教各宗派的海外佈教


1.中村元編《岩波佛教辭典》,岩波書局,1989年,頁102中之「開教使」定義為:「在佛教未普及之地方派從事佛教宣傳的僧侶去佈教。而此亦適用於近代在海外從事佛教佈教的僧侶而言。」

2.為了避免因敝作而產生誤會,主要使用在海外佈教或佈教的詞句。除了當專有名詞外,開教一詞即是指「傳教」。

 

頁193

史,如《曹洞宗海外開教傳道史》[3]、《淨土宗海外開教的事蹟》[4]及《台灣開教的事蹟》[5]

  不過,在日本國內「開教」這個說法的意思非常複雜。因這個說法含有把日本佛教對外地佈教,其中隱含有善意。一九八O年發行的《曹洞宗海外開教傳道史》,出版後十二年,即一九九二年,以堶悼]含蔑視外國人的記述與對他國侵略行為無反省而被回收[6]。這件事明顯的表示現在在日本的「開教」研究主流是追究日本佛教跟日本政府的亞洲侵略作了何種配合[7]。當然這種研究結果對學界以及社會的影響非常重大,筆者對這些情況不表意見。但是,在考察關於台灣「開教」時,是不能太依靠這些研究成果的。就方法論而言,勉強引用其他地區事例的結論對台灣「開教」的研究,有著某種程度的危險。因為今日研究「開教」的主題多是關於中國本土、東北地方和朝鮮半島。台灣「開教」研究,仍屬不足。所以,研究在台日本佛教歷史的時候若未細緻了解台灣佛教狀態,即受其他地域的研究結果所影響,繼而產生追究日本佛教戰爭責任的態度,則導致有可能看不清楚台灣的特色,如台灣社會的關係與變遷等。

  最近主要的研究學者,如鷲見定信、工藤英勝、胎中千鶴等即是使用淨土宗、曹洞宗、臨濟宗妙心寺派各自發行的雜誌中的「開教」的記載,來進行台灣「開教」研究的。

  如鷲見的<淨土宗的台灣佈教──明治期>[8]可以說是整理《淨土教報》中的相關記載的成果。此文對於要了解當初領台的淨土宗的台灣佈教的態度、活動和佈教使的嘗試,是不可缺的作品。

  另外,工藤的<曹洞宗『台灣佈教』的目的>[9]是以至今在台灣「開


3.曹洞宗宗務廳編《曹洞宗海外開教傳道史》,曹洞宗宗務廳,1980年。

4.淨土宗開教振興協會編《淨土宗海外開教ソやバノ》,淨土宗開教振興協會,1990年。

5.舊台灣日本寺院等調查(考查)委員會《台灣開教ソ步ノ》,日華佛教文化交流協會,1989年。

6.大竹明彥〈《曹洞宗海外開教傳道史》回收ズコゆサ〉,曹洞宗宗務聽,1992年。

7.西山短期大學的菱木政晴教授、大谷大學的木場明志教授等的研究成果。

8.鷲見定信〈淨土宗ソ台灣布教——明治期メ通ェサ〉,《佛教文化研究》,第30號,1985年。

9.工藤英勝〈曹洞宗《台灣布教》ソ目的〉《宗教研究》,第311號,1991年。

 

頁194

教」研究中不太被使用的曹洞宗《宗報》來做為基本資料的劃時代研究。然而筆者認為此篇尚存在著一些問題。例如,工藤是依據明治二十九年制定的「台灣島佈教規定」,談論「曹洞宗的『台灣佈教』最初目的,主要是以台灣『本島人』為對象,遵循日本同化政策,往後的皇民化政策」,結論「曹洞宗教團,是以總督府和駐紮軍隊合作之下成為殖民地支配的主翼之一」。這裡認為曹洞宗的台灣佈教的態度,從領台當初到昭和十二年開始皇民化政策是一貫性作業。如此的態度稍嫌片面,另一方面他似乎並無考慮到台灣方面的變化的重要性。然而,曹洞宗教團的台灣佈教政策是一貫性無變化的嗎?還是台灣方面是一直地順從曹洞宗的?都存在著許多疑點。

  而胎中的<日本統治期台灣的佛教勢力──一九二一年南瀛佛教會成立為止>[10],和前二者不同,此文重視台灣的變化及臨濟宗開教的變化兩者的關係。對該領域而言,是劃時代的論文。胎中描述和「檢討台灣佛教和日本佛教的『會合』」[11],如此透過日台雙方的相互關係討論,以台灣佛教的變遷態來看亦是不可缺的。

2.台灣的日據時期日本佛教研究

  以前,在台灣最被否定的是日據時期以來日本佛教對台灣佛教界的影響,所以從前很少討論到此一部份。近年來由於江燦騰和釋慧嚴等人的研究成果,日據時期台灣佛教的容貌漸漸地明顯。但是,大部份的研究還是以現在台灣佛教是如何形成為研究主題。而且只研討跟這些主題有關係的日本佛教而已,很少看到以當時的日本佛教為主題的論文。

  江燦騰是此研究領域中的開拓者,不斷地發表關於台灣佛教的論稿。特別是關於殖民地時期主要的論稿在《二十世紀台灣佛教的轉型與發展》[12]、《台灣佛教百年史之研究》[13]中收有<日據初期台灣佛教史研


10.胎中千鶴〈日本統治期台灣ソ佛教勢力——1921年南瀛佛教會成立ネザ〉,《史苑》,第58卷第2號,1998年。胎中另外還有一篇論文〈日本統治期台ズれんペ臨濟宗妙心寺派ソ活動——1920∼30年代メ中心ズ——〉,《台灣史研究》,第16號,1998年。

11.同上論文,頁24。

12.淨心文教基金會,1995年。

13.南天書局,1996年。

 

頁195

究演講錄──以初期的教勢發展評估和丸井圭治郎的佛教事業為中心>、<日據前期台灣北部新佛教道場崛起──基隆月眉山靈泉寺與台北觀音山凌雲寺>、<日據時期台灣佛教現代化運動的代表性人物──林秋梧的佛教角色及其佛教理念的內涵問題>、<南台灣佛教大法派的崛起與戰後的轉型──高雄超峰寺和大崗山>、<日據時代台灣北部曹洞宗大法派的崛起──覺力禪師與大湖法雲寺派>[14]。這些文章比較傾向探討當時的台灣佛教和現在台灣佛教的關係,以及日本殖民地下的台灣佛教的本土化、本島人的台灣佛教衍生的流派情況。江燦騰討論殖民地時期的本島人的佛教時,採用實地考察方法,收集到貴重的資料,討論本島佛教的開展;但是討論日本佛教時,却只引用《台灣省通志稿》[15]、《台灣省通志》[16]、《重修台灣省通志》[17]與各海外佈教史等而已,尚未觸及《宗報》等原始資料。

  而釋慧嚴的<西來庵事件前後台灣佛教的動向──以曹洞宗為中心>[18]、<日本曹洞宗與台灣佛教僧侶的互動>[19],是引用日本曹洞宗發行的雜誌《宗報》,詳細明確地描述該宗在台灣佈教的實際情形,可以說此方面基礎研究的佳作。

  此外,隨著近來台灣史研究的興隆,有很多論文提出關於在台灣各地,從明代到現代的地域佛教史的概說,簡單地敍說在台灣各地域的佛教的弘揚[20]情形。

  如上,關於在台灣的日本殖民時代的台灣佛教研究有許多成果。然而,卻仍然存在一些缺憾。其中最主要的,即是未能掌握此一時期的原始資料。現存日據時期台灣佛教資料,主要有三種:第一,殖民地時期


14.《台北文獻》,直字118期,1996年。

15.李添春編纂《台灣省通志稿》卷二〈人民志宗教篇〉,台灣省文教委員會,1956年。

16.王世慶整修《台灣省通誌》卷二〈人民志宗教篇〉,台灣省文獻委員會,1971年。

17.瞿海源編纂《重修台灣省通志》卷三〈住民志宗教篇〉,第一、二冊,台灣省文獻委員會,1992年。

18.《中華佛學學報》第10期,1997年。

19.《中華佛學學報》第11期,1998年。

20.林仁昱〈蘭陽地區佛教發展史初探〉,《宜蘭文獻》第23期,1996年;趙川明〈台東寺廟發展簡史〉,《台東文獻》第1期,1991年;林奇龍、曾蓮馨〈日治時期台灣佛教之日本曹洞宗〉,《台北文獻》,直字125期,1998年等。

 

頁196

日本佛教各宗派所出版的佈教雜誌。第二,當時的佈教使的手記、信件、各佈教監督所的資料,及地方廳、總督府的宗教關連文件。第三,以當時各派佈教使的信件為基礎,記載在各宗派發行的雜誌的台灣佈教之現況報告[21]

  以往研究頂多使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所編纂之海外佈教史來研究,其史料價值是有限度的。胎中、慧嚴的研究,即是超越上述史料的進一步深化[22]。此外,關於台灣的日本宗教之研究,有蔡錦堂的《日本帝國主義下台灣宗教政策》[23]、陳玲蓉的《日據時期神道統制下的台灣宗教政策》[24]、黃智惠的<天理教在台灣的傳道及受容>[25]等等。這些研究著重探討宗教及總督府宗教政策的關係。由此亦可尋求佛教各宗派和總督府之間的關係。因此,從神道和政府間的互動關係,導引出以政策變化為基準來討論佛教和總督府的關係,此類討論頗多。但是,此點筆者以為應該稍為重新看待。

三、日本佛教各宗派的渡台與說教所的設立

  以下以《台灣總督府統計書》[26]為主的現存的各地方官廳發行的統計為基本資料加以整理,並與各宗派宗務廳發行的資料作比較,期望追溯寺院及說教所設立與展開的概要。

1.教務所、說教所、佈教所(教會所)與聯絡寺廟

  根據《統計書》,自明治三十一年至昭和十七年在台灣各地設立的教務所以及說教所、寺院數是各為【表一】、【表二】、【表三】。


21.這些資料複印件,大部分藏於中壢“圓光佛學研究所”特藏室。

22.釋慧嚴或胎中千鶴針對此點,使用曹洞宗、臨濟宗的宗務廳所發行的《宗報》、《正法輪》為史料。

23.《日本帝國主義下台灣ソ宗教政策》,同成社,1994年。

24.自立晚報出版社,1992年。

25.〈天理教ソ台灣ズれんペ傳道シ受容〉,《民族學研究》第54卷第3期,1989年。

26.請由《第一統計書》(明治三0年份)參考至《第四十六統計書》(昭和十七年份)。由於《統計書》中沒有寺廟的統計資料故請參考《第二統計書》(明治三十一年份)。以下又簡稱《統計書》。

 

頁197

【表一】明治三十年∼昭和十七年 各宗派教務所數的變化

 

年度  宗派

華嚴

天台

真言

醍醐

臨濟

曹洞

淨土

深草

本派

大谷

木邊

日蓮

顯本

本門

 

合計

M30(1)

(沒有教務所的記載)

   

M31(2)

--

--

--

--

--

11

1

--

8

8

--

1

--

--

 

29

M32(3)

--

--

--

--

--

1

4

--

4

3

--

1

--

--

 

13

M33(4)

--

--

--

--

--

2

1

--

4

1

--

1

--

--

 

9

M34(5)

--

--

--

--

--

2

1

--

真宗 4

--

1

--

--

 

8

M35(6)

--

--

--

--

--

3

1

--

真宗 1

--

--

--

--

 

5

M36(7)

--

--

--

--

--

2

1

--

--

--

--

--

--

--

 

3

M37(8)

--

--

--

--

1

2

2

--

1

--

--

--

--

--

 

6

M38(9)

--

--

--

--

--

2

--

--

--

--

--

--

--

--

 

2

M39(10)

--

--

--

--

--

2

--

--

--

--

--

--

--

--

 

2

M40(11)

--

--

--

--

--

2

--

--

--

--

--

--

--

--

 

2

M41(12)

--

--

--

--

--

2

1

--

--

--

--

--

--

--

 

3

M42(13)

--

--

--

--

--

2

1

--

--

--

--

--

--

--

 

3

M43(14)

--

--

--

--

--

--

1

--

--

--

--

--

--

--

 

1

M44(15)

--

--

--

--

--

--

--

--

--

--

--

--

--

--

 

--

T 1(16)

--

--

--

--

1

--

--

--

--

--

--

--

--

--

 

1

T 2(17)

--

--

--

--

1

--

--

--

--

--

--

--

--

--

 

1

T 3(18)

--

--

--

--

1

1

--

--

--

--

--

--

--

--

 

2

T 4(19)

--

--

--

--

1

--

--

--

--

--

--

--

--

--

 

1

T 5(20)

--

--

--

--

--

--

--

--

--

--

--

--

--

--

 

--

T 6(21)

--

--

--

--

--

--

--

--

--

--

--

--

--

--

 

--

T 7(22)

--

--

--

--

--

--

--

--

--

--

--

--

--

--

 

--

T 8(23)

--

--

--

--

--

--

--

--

--

--

--

--

--

--

 

--

T 9(24)

--

--

--

--

--

--

--

--

--

--

--

--

--

--

 

--

T 10(25)

--

--

--

--

--

--

--

--

--

--

--

--

--

--

 

--

T 11(26)

--

--

--

--

--

--

--

--

--

--

--

--

--

--

 

--

T 12(27)

--

--

--

--

--

--

--

--

--

--

--

--

--

--

 

--

T 13(28)

--

--

--

--

--

--

--

--

--

--

--

--

--

--

 

--

T 14(29)

--

--

--

--

--

--

--

--

--

--

--

--

--

--

 

--

S 1(30)

--

--

--

--

--

--

--

--

--

--

--

--

--

--

 

--

S 2(31)

--

--

--

--

--

--

--

--

--

--

--

--

--

--

 

--

S 3(32)

--

--

--

--

1

--

--

--

--

--

--

--

--

--

 

1

S 4(33)

--

--

--

--

1

--

--

--

--

--

--

--

--

--

 

1

S 5(34)

--

--

--

--

1

--

--

--

--

--

--

--

--

--

 

1

S 6(35)

--

--

--

--

1

--

--

--

--

--

--

--

--

--

 

1

S 7(36)

--

--

--

--

1

--

--

--

--

--

--

--

--

--

 

1

S 8(37)

--

--

--

--

1

--

--

--

--

--

--

--

--

--

 

1

S 9(38)

--

--

--

--

1

--

--

--

--

--

--

--

--

--

 

1

S 10(39)

--

--

--

--

1

--

--

--

--

--

--

--

--

--

 

1

S 11(40)

--

--

--

--

--

--

--

--

--

--

--

--

--

--

 

--

S 12(41)

--

--

--

--

--

--

--

--

--

--

--

--

--

--

 

--

S 13(42)

--

--

--

--

--

--

--

--

--

--

--

--

--

--

 

--

S 14(43)

--

--

--

--

--

--

--

--

--

--

--

--

--

--

 

--

S 15(44)

--

--

--

--

--

--

--

--

--

--

--

--

--

--

 

--

S 16(45)

--

--

--

--

--

--

--

--

--

--

--

--

 

--

S 17(46)

--

--

--

--

--

--

--

--

--

--

--

--

 

--

根據各年度《台灣總督府統計書》,台灣總督官房調查課。

註1)明治三十四、三十五年的統計堨酸@寺派與大谷派表示真宗。

註2)昭和十六年,因宗教團體法的實施,真言宗高野派和醍醐派統稱為真言宗,日蓮宗和顯本法華宗統稱為日蓮宗,本門法華宗稱為法華宗。

 

頁198

【表二】明治三十年∼昭和十七年 各宗派說教所數的變化

年度  宗派

華嚴

天台

真言

醍醐

臨濟

曹洞

淨土

深草

本派

大谷

木邊

日蓮

顯本

本門

 

合計

M30(1)

(沒有說教所的記載)

   

M31(2)

--

--

--

--

1

46

--

--

18

22

--

1

--

--

 

88

M32(3)

--

--

--

--

1

1

44

--

9

16

--

9

--

--

 

80

M33(4)

--

--

2

--

2

46

8

--

19

15

--

8

--

--

 

100

M34(5)

--

--

2

--

2

24

5

--

真宗 17

--

2

--

--

 

52

M35(6)

--

--

1

--

1

27

7

--

真宗 15

--

3

--

--

 

54

M36(7)

--

--

1

--

3

30

9

--

7

6

--

3

--

--

 

59

M37(8)

--

--

1

--

3

30

9

--

7

5

--

4

--

--

 

59

M38(9)

--

--

2

--

3

32

11

--

6

5

--

3

--

--

 

62

M39(10)

--

--

2

--

3

30

11

--

7

4

--

3

--

--

 

60

M40(11)

--

--

2

--

3

31

11

--

9

4

--

3

--

--

 

63

M41(12)

--

--

2

--

3

18

9

--

11

3

--

3

--

--

 

49

M42(13)

--

--

2

--

3

18

9

--

14

3

--

3

--

--

 

52

M43(14)

--

--

2

--

2

15

9

--

15

3

--

3

--

--

 

49

M44(15)

--

--

3

--

3

19

10

--

18

3

--

4

--

--

 

60

T 1(16)

--

1

4

--

3

19

9

--

20

3

--

4

--

--

 

63

T 2(17)

--

1

6

--

3

24

10

--

21

3

--

5

--

--

 

73

T 3(18)

--

1

8

--

4

24

13

--

19

3

--

5

--

--

 

77

T 4(19)

--

1

7

--

3

26

14

--

18

3

--

5

--

--

 

77

T 5(20)

--

2

6

--

5

25

16

--

19

3

--

5

--

--

 

81

T 6(21)

--

3

5

--

5

20

13

--

15

3

--

4

--

--

 

68

T 7(22)

--

3

4

--

5

14

13

--

14

3

--

4

--

--

 

60

T 8(23)

--

3

5

--

6

12

15

--

14

3

--

4

--

--

 

62

T 9(24)

--

3

5

--

6

14

14

--

14

3

--

4

--

1

 

64

T 10(25)

--

3

5

--

7

14

14

--

14

2

--

3

1

2

 

65

T 11(26)

--

3

6

--

6

14

14

--

14

1

--

3

1

4

 

66

T 12(27)

--

3

6

--

6

14

14

--

14

1

--

3

1

4

 

66

T 13(28)

--

3

6

--

6

14

14

--

15

2

--

3

1

4

 

68

T 14(29)

--

3

7

--

8

13

15

--

16

2

--

4

1

4

 

73

S 1(30)

--

3

6

--

7

15

14

--

16

4

--

3

2

6

 

76

S 2(31)

--

3

6

--

8

16

15

--

14

5

--

4

2

6

 

79

S 3(32)

--

3

7

--

8

17

15

--

15

5

--

5

3

7

 

85

S 4(33)

--

4

7

--

8

19

15

1

17

6

--

5

3

8

 

93

S 5(34)

--

4

7

--

7

20

16

2

20

6

--

4

3

8

 

97

S 6(35)

--

4

7

--

7

21

15

3

20

7

--

4

3

8

 

99

S 7(36)

--

4

7

--

7

22

15

3

20

7

--

4

3

8

 

100

S 8(37)

--

4

7

1

7

25

16

2

21

8

--

4

3

8

 

106

S 9(38)

--

4

8

2

9

25

16

2

22

8

--

5

3

8

 

112

S 10(39)

--

4

8

3

10

24

16

1

22

8

--

4

2

8

 

110

S 11(40)

--

4

8

3

10

24

18

1

24

9

--

5

2

9

 

117

S 12(41)

--

4

7

3

11

25

17

1

24

10

--

5

2

9

 

118

S 13(42)

--

4

7

3

11

26

17

1

26

9

--

5

2

9

 

120

S 14(43)

--

4

8

4

12

30

17

1

29

11

--

5

2

9

 

132

S 15(44)

1

4

9

4

11

31

20

1

29

12

1

5

2

8

 

138

S 16(45)

1

4

13

11

32

22

1

30

12

1

8

8

 

143

S 17(46)

--

4

14

11

33

23

1

30

13

1

10

8

 

148

根據各年度《台灣總督府統計書》,台灣總督官房調查課。

註1)明治三十四、三十五年的統計堨酸@寺派與大谷派表示真宗。

註2)昭和十六年,因宗教團體法的實施,真言宗高野派和醍醐派統稱為真言宗,日蓮宗和顯本法華宗統稱為日蓮宗,本門法華宗稱為法華宗。

 

頁199

【表三】明治三十年∼昭和十七年 各宗派寺院數的變化

年度  宗派

華嚴

天台

真言

醍醐

臨濟

曹洞

淨土

深草

本派

大谷

木邊

日蓮

顯本

本門

 

合計

M30(1)

(沒有寺院數的記載)

   

M31(2)

(沒有寺院數的記載)

   

M32(3)

(沒有寺院數的記載)

   

M33(4)

(沒有寺院數的記載)

   

M34(5)

(沒有寺院數的記載)

   

M35(6)

(沒有寺院數的記載)

   

M36(7)

--

--

--

--

1

--

--

--

1

--

--

1

--

--

 

3

M37(8)

--

--

--

--

1

1

--

--

2

--

--

1

--

--

 

5

M38(9)

--

--

--

--

1

1

--

--

3

--

--

1

--

--

 

6

M39(10)

--

--

--

--

1

1

--

--

3

--

--

1

--

--

 

6

M40(11)

--

--

--

--

1

2

1

--

3

--

--

1

--

--

 

8

M41(12)

--

--

--

--

1

2

1

--

3

--

--

1

--

--

 

8

M42(13)

--

--

--

--

1

2

1

--

3

--

--

1

--

--

 

8

M43(14)

--

--

1

--

1

3

1

--

3

--

--

1

--

--

 

10

M44(15)

--

--

1

--

1

3

2

--

3

--

--

1

--

--

 

11

T 1(16)

--

--

1

--

1

3

2

--

3

--

--

1

--

--

 

11

T 2(17)

--

--

1

--

1

3

2

--

4

--

--

1

--

--

 

12

T 3(18)

--

--

1

--

2

4

2

--

7

--

--

1

--

--

 

17

T 4(19)

--

--

1

--

2

4

2

--

10

--

--

1

--

--

 

20

T 5(20)

--

--

1

--

3

5

3

--

11

--

--

1

--

--

 

24

T 6(21)

--

--

1

--

3

5

3

--

11

--

--

2

--

--

 

25

T 7(22)

--

--

1

--

3

5

3

--

11

--

--

2

--

--

 

25

T 8(23)

--

--

1

--

3

5

3

--

11

--

--

2

--

--

 

25

T 9(24)

--

1

1

--

4

5

3

--

12

--

--

2

--

--

 

28

T 10(25)

--

1

1

--

4

5

3

--

12

1

--

2

--

--

 

29

T 11(26)

--

1

1

--

4

5

3

--

12

2

--

2

--

--

 

30

T 12(27)

--

1

1

--

4

5

3

--

12

2

--

2

--

--

 

30

T 13(28)

--

1

1

--

4

5

3

--

12

2

--

2

--

--

 

30

T 14(29)

--

1

1

--

4

6

3

--

12

2

--

2

--

--

 

31

S 1(30)

--

1

1

--

6

7

3

--

12

2

--

2

--

--

 

34

S 2(31)

--

1

1

--

6

7

3

--

15

2

--

2

--

--

 

37

S 3(32)

--

1

1

--

7

8

4

--

15

2

--

2

--

--

 

40

S 4(33)

--

1

1

--

7

9

5

--

15

2

--

2

--

--

 

42

S 5(34)

--

1

1

--

9

9

5

--

15

2

--

3

--

--

 

45

S 6(35)

--

1

2

--

10

9

6

--

15

2

--

3

--

--

 

48

S 7(36)

--

1

2

--

11

10

6

--

15

2

--

3

--

--

 

50

S 8(37)

--

1

2

--

12

10

6

--

15

2

--

3

--

--

 

51

S 9(38)

--

1

2

--

13

11

6

--

15

2

--

3

--

--

 

53

S 10(39)

--

1

2

--

13

12

6

1

16

2

--

3

--

--

 

56

S 11(40)

--

1

3

--

13

12

6

1

16

2

--

3

--

--

 

57

S 12(41)

--

1

4

--

13

12

7

1

16

4

--

3

--

--

 

61

S 13(42)

--

1

4

--

13

12

7

1

16

5

--

3

--

--

 

62

S 14(43)

--

1

4

--

13

13

6

1

16

5

--

3

--

--

 

62

S 15(44)

--

1

4

--

14

14

6

1

16

5

--

3

--

--

 

64

S 16(45)

--

1

4

15

14

6

1

16

5

--

3

--

 

65

S 17(46)

--

1

4

15

14

6

1

16

5

--

3

--

 

65

根據各年度《台灣總督府統計書》,台灣總督官房調查課。

註)昭和十六年,因宗教團體法的實施,真言宗高野派和醍醐派統稱為真言宗,日蓮宗和顯本法華宗統稱為日蓮宗,本門法華宗稱為法華宗。

根據【表二】、【表三】,我們知道在昭和十七年現在有六十五所寺院和一百四十八所說教所。在這堨要說明關於說教所、佈教所、教會所的差

 

頁200

別。

  所謂的「說教所」和「教務所」。明治三十二年制定的<寺院、教務所、說教所建立廢合規則>[27]埵麻眾皛〝。說教所是「只使用於說教的場所」,教務所是「教會所、法務所、講社、事務所之類」[28]。領台初期到明治三O年代,說教所和教務所可能是上述情形。但是,根據《統計書》的記載,進入明治四O年代以後,佛教教務所漸漸地減少,到了大正初年大部份都消失了[29]。因為正好這時期每個宗派都建立寺院,而且在其寺院堻]立佈教監督所。我們可由這件事來推測,有可能自明治四O年代到大正初年之間,教務所的機能漸漸地編入寺院和主要說教所堙C

  另外,在曹洞宗[30]與本願寺派[31]等宗派發行的史料上使用「佈教所」和「出張佈教所」,沒有使用「說教所」。那「佈教所」和「說教所」這兩所的關係是如何呢?

  筆者將在後面證明,於大正七年以後,《統計書》上的說教所數量及設立地方,與日本宗派史料的佈教所[32]數量及設立地方大略是一致的[33]。即可以說「說教所」和「佈教所」是表示同樣的地方[34]。因此,「說教所」並不只是只使用於說教的場所而已,而是有佈教使駐在其中,對其地域民衆舉行各種法會或說教等等的「教化活動」的地方。所以,也是在本文中以「說教所」來代替「佈教所」的意思。另外,還有「出張


27.收錄於台灣總督府文教局所編纂的《現行台灣社寺法令類纂》,帝國地方行政學會,1936年,頁338-342中。明治三十二年六月十六日府令第四十七號。於大正十一年第一四五號,昭和六年第六號中更正,以下,以《規則》簡稱之。

28.《規則》中有關神社的規定於大正十二年六月之府令五十六號中被廢除。

29.請參考【表一】明治三十一年∼昭和十七年各宗派教務所數的變化。

30.同註13,頁239-244。

31.大橋捨三郎編《真宗本派本願寺台灣開教史》,真宗本派本願寺台灣別院,1935年。

32.據柴田玄鳳所編之《淨土宗開教要覽》,淨土宗務所教學部,1929年。淨土宗是就任於寺院外的佈教使,並將從事佈教活動的機關稱為「教會所」。

33.第四部份中詳述,此說教所數和佈教所數的一致,約在大正七年左右。因此,大正七年之前的情況需要再考慮。

34.以淨土宗為例,同註32,頁11-27中,視為於各教會所所舉行之佈教事業,除定例法會外,還有「婦人會」、「夜學校」、「日曜學校」、「念佛會」的記載。因此得知,除說教外,同時也辦有各種活動。

 

頁201

佈教所」。這地方是沒有佈教使駐在其中,而從別的佈教所派佈教使到這個地方來特別佈教[35]

  至於「聯絡寺廟」,聯絡寺廟是由本島人來經營,與日本佛教宗派保持聯絡關係的寺廟。但是,不能確認現在日本佛教各宗派確實了解聯絡寺廟的地位。比如戰後在日本發行的《曹洞宗海外開教傳道史》等的海外佈教史的書籍,其中<開教寺院名簿>[36]、<開教師名簿>[37]的部份中,將聯絡寺廟和其僧侶的名字也記載於其上。不過,雖然聯絡寺廟確實與各宗派本山有聯絡的關係,但是,大部份始終是本島人所經營的獨立寺廟。所以,本山或者台灣別院並沒有補助聯絡寺廟,對各寺廟的佈教使派遣也多半是於昭和十年以後才開始的。昭和十二年發行的《妙心寺派寺院錄》埵野x灣的寺院和佈教所及聯絡寺廟的目錄。因為在這塈潀x院和佈教所及聯絡寺廟的名字分成三項,所以可確定當時這些地方之間有明確的分別[38]

2.各宗派的渡台與說教所的設立

  根據《台灣省通志稿》有「來台之日本佛教,前後合共有八宗十二派」[39]。這些記載,筆者認為可能從《在台灣的神社及宗教》[40]一書引用的。但是,在日本昭和十四年成立宗教團體法[41],發生統合宗派的情形。因此,宗教團體法成立前後宗派的數量和名稱不同。

  由於《統計書》可知的宗派之內,日蓮宗和顯本法華宗統稱為日蓮宗,本門法華宗稱為法華宗,真言宗高野派和醍醐派統稱為真言宗。因此,筆者認為來台的日本佛教之宗派前後合共有八宗十四派[42]。然而,


35.同註31,頁454-455中,為了覺寺前身之古亭出張佈教所之代表,成為正式派遣之駐紮佈教使前,常常到了指定日期會由別院或其他寺院派遣佈教使去。

36.同註3,頁239-244。

37.同註3,頁285-305。

38.據昭和十二年發行的《妙心寺派寺院錄》,「寺院」、「佈教所」、「聯絡寺廟」各屬獨立項目,應有明確的區分既定。

39.李添春編《台灣省通志稿》〈人民志宗教篇〉,台灣省文教委員會,1956,頁103。

40.《台灣ズ於んペ神社及宗教》,台灣總督府文教局社會課,1943,頁58。

41.宗教團體法於昭和十六年實施,因此由佛教五十六宗派被統合二十八宗派。

42.八宗是華嚴宗、天台宗、真言宗、臨濟宗、曹洞宗、淨土宗、淨土真宗、日蓮宗。十四派是華嚴宗、天台宗、真言宗高野派、真言宗醍醐派、臨濟宗妙心寺派、曹洞宗、淨土宗、淨土宗西山深草派、真宗本願寺派、真宗大谷派、真宗木邊派、日蓮宗、本門法華宗、顯本法華宗。

 

頁202

尚有其他宗派來台佈教的記載,以及為了與本島人寺廟聯結而來台視察的史料[43],所以有做再次確認之必要。

  那麼,這些各宗派於同時期內一起來台了嗎參考江木生的<內地佛教的台灣傳來與其現勢>[44]等,來分類日本各宗派的來台時期如下:

(1)領台初期,作為從軍佈教使以來的開教:

真宗本願寺派、真宗大谷派、日蓮宗、淨土宗、曹洞宗、真言宗高野派

(2)領台後,明治時期來台:

臨濟宗妙心寺派、天台宗

(3)領台後,大正時期來台:

本門法華宗、顯本法華宗

(4)領台後,昭和時期來台:

淨土宗西山深草派、真言宗醍醐派、真宗木邊派[45]、華嚴宗[46]

  如上各宗派的來台時期大概分成四個時期。那麼,這些宗派來台時期的差異與各宗派的佈教目的及佈教對象的差別有沒有關係呢?在本文第五、六部份,要透過寺院以及佈教所在地方上的展開與信徒數量的變化來做更進一步的考察。

  另一方面,這些各宗派來台以後的佈教概要雖然可見於一些史料,但是,整理得最好的是《台灣的神社及宗教》一書。李添春即將這本書省略了不必要的內容,並翻成中文編列於《台灣省通志稿》中。不過,翻譯時,其內容是否經過詳細考證,值得懷疑。比如各宗派的來台目的或者其後的展開等等,將本來有多樣性的各宗派以一元論,存有許多的


43.在《淨土教報》埵陸O載領台初期新義真言宗派派遣佈教使來到台灣。另外,根據清水寺堛漱j西良慶的日記,大正十一年法相宗京都清水寺的大西良慶管長為了視察來到台灣。

44.〈內地佛教ソ台灣傳來シ其現勢〉,《台灣佛化》1-1,1937,轉載《南瀛佛教》15-2,1931。此部分常被當史料引用,但各派之渡台時期及佈教內容有誤卻很多。

45.昭和十五年渡台。

46.昭和十五年渡台。

 

頁203

疑點。這些地方今後必須要更加慎重地考證。[47]

  在《台濟省通志稿》堜珧O載的台灣佈教概要如下:[48]

(1)日本討伐軍出發當時,佛教各派亦從軍佈教,因此駐錫在各地,此為日本佛教傳來之始。

(2)當初各本山各設臨時局,從事慰問出征軍人及軍屬。至地方平靜以後開始策略佈教。

(3)最初日人之來台者尚少,佈教之對象多向於漢人。殊因語言關係,雖設有佈教所亦無作用。於是開設日語講習班,或慈惠醫院。

(4)明治三十二、三十三年時,各宗派本山因經濟困難不得不變更方針以節省佈教費之支出,或全部中止。

(5)在台之佈教使,迫於獨立自營之必要,轉其傳道之方向,注重有錢之日人為本位。

(6)來台之官警軍商各界漸次增加,應付喪葬法事無有寧日,遂至閑却漢人之佈教(除了曹洞宗、臨濟宗以外) 。

  大致上來說其傳道之方向,確實從領台當初,以本島人為本位,變化為以內地人為本位。但是,(1)明治三十二、三十三年左右,因經濟因素,各宗派本山佈教方針的改變、(2)在台佈教使的獨立自營之必要與節省佈教費之支出或全部中止[49](3)閑却本島人佈教,這三點使人感到疑惑。這些變化與所有宗派的變化是否符合。為了解決這些問題,以下將討論說教所和寺院的設立過程,以及內地人、本島人信徒數量的變遷。而須要考察的各宗派本山佈教費用的改變,將另文討論。

四、寺院數和說教所數的探討

  根據《統計書》等的史料,來討論說教所及寺院的增減,然後考察各宗派的說教所設立的趨勢概要。


47.省略的部分,《台灣省通志稿》中有翻譯。但至於翻譯內容,是否正確尚待查証。如渡台的目的或其後之發展方式,應是多元化的各宗派卻只有單一論,實在值得存疑。

48.同註39,頁102-103。

49.請參考同註31,頁34-35。第四部份中有詳述,但本願寺派的史料,確實是如此記載的。

 

頁204

1﹒說教所數量的變化意含

  首先,討論說教所設立的經過。【表二】是根據《統計書》製成的說教所數量變遷一覽表。在明治三O年出版的《統計書》堙A沒有關於說教所的記載,因此一覽表的範圍是從明治三十一年至昭和十七年為止的資料。

  根據昭和十七年的統計,說教所總共有一百四十八所,保持最多說教所的宗派是曹洞宗,其次是真宗本願寺派,第三是淨土宗。總計只有這三派的說教所就達到八十六所,約占全部說教所的百分之五十八。特別是曹洞宗從很早以來就積極地設立說教所,到明治三十三年時已經達到四十六所,即佔全部說教所約百分之四十六。之後曹洞宗的說教所一直是最多,到明治四O年之前佔全部說教所約百分之五十,到大正六年之前佔全部說教所約百分之三十。

  根據【表二】,於明治三十一年,有八十八所說教所。不過,這些說教所並非全部都與昭和十七年存在的說教所有關聯。要如何得知昭和十七年時存在的一百四十八所說教所的起源,是於何時形成的呢?

  由【曲線圖】可以了解說教所的總數在明治三十三∼三十四年、明治四O∼四十一年、大正五∼六∼七年大幅度減少,而於且大正七年以後急劇的增加。因此可知昭和十七年說教所的起源時間,可能是經過這三次說教所的整理、統合之後,即大正七年。

 

頁205

【曲線圖】〔明治三十一∼昭和十七年 各宗派寺院•說教所•教務所數的變化〕

 

頁206

  自明治三十三至三十四年之間,可說是從領台初期開始,積極地設立說教所的有本願寺派、大谷派、淨土宗、曹洞宗、日蓮宗、臨濟宗、真言宗[50]等。這些宗派第一次整理了各自的說教所。其結果是日蓮宗、臨濟宗及真言宗三派,於這時期內確立了說教所為佈教活動中心。自明治四O至四十一年之間削減說教所的有大谷派、淨土宗及曹洞宗。特別是曹洞宗更是做大幅度的削減。在此時期,大谷派和淨土宗的說教所數量很穩定,並很明確地知道這些說教所一直到昭和十七年仍存在著。自大正五至七年之間,本願寺派和曹洞宗說教所明顯銳減。之前從明治四O年代到大正五年左右,本願寺派積極的增加設立說教所。筆者認為這個變化跟明治三十四年六月制定的<台北別院職制並同事務章程>[51]「特例」中的「別院經濟暫時以自治的方式來處理」規定有密切關係。即,這時期本願寺派為了「別院經濟暫時以自治的方式來處理」,將佈教方針改為以日本人為中心,在日本人居住區積極的設立說教所。結果,在大正五至七年間整理過度增加的說教所,同時期內曹洞宗的說教所也被整理。在大正七年時所有宗派的說教所跟昭和十七年存在的說教所其間的關聯更加明確了。

  昭和十七年時,說教所總數達一百四十八所。不過,在大正七年時只剩六O多所,尚不到一半[52]。自大正後期至昭和十七年之間,說教所急劇的增加可從【曲線圖】顯示。接著,再談其如何增加。

  自大正七年至大正末期之間說教所增加緩慢,但是從大正十三年以後便急劇增加。到昭和十三年左右,增加的特別是本願寺派、大谷派和曹洞宗等。昭和十三年以後再加上淨土宗、日蓮宗、真言宗,增加的程度更加顯著。當然在大正、昭和時期總共有六個新宗派來台佈教或設立說教所,這與全部說教所數量的增加有關係。

  昭和時期以後增加的說教所共有六十九所,特別是昭和十二年以後的五年間,增加的說教所達到三O所。雖然昭和十八年以後沒有出版《統


50.臨濟宗妙心寺派與真言宗高野派的說教所於明治三十四年未減少,但翌年(明治三十五年)才減少。

51.請參考《本山錄事》,教海雜誌社,明治三十四年六月二十五日,頁105-108,以及同註31,頁32-35。

52.說教所中後來也有升格為寺院,實質的增加數還超過確實統計數。

 

頁207

計書》,但是根據各宗派的史料可得知自昭和十八年以後,本願寺派、曹洞宗的說教所更為增加了。這樣來看我們可以了解大部份的說教所是到昭和時期重新設置的。

2﹒寺院數量的變化意含

  接著討論寺院設立的經過。前面提到的【表三】是根據《統計書》製成的寺院數量的變遷一覽表。由於在《統計書》堙A沒有明治三十五年以前的寺院數量記錄,所以【表三】表示的是自明治三十六年至昭和十七年之間,即四十年間的變化。但是,由明治三十五年的統計,可知當時已經設立三所寺院。這三所寺院是屬於臨濟宗妙心寺派、本願寺派及日蓮宗的。台灣的第一個日本佛教寺院是屬於臨濟宗妙心寺派,設立於明治三十三年[53]。接下來,在明治三十四年本願寺派別院和日蓮宗台南妙經寺已經建立了。所以可以推測明治三十三年有一所寺院,明治三十四年有三所寺院。

  根據昭和十七年的統計,全台日本佛教宗派,總共有六十五個寺院。保有最多寺院的宗派是本願寺派,第二個是臨濟宗,第三個是曹洞宗。這三派寺院總計已達四十五所,占全台寺院數量約百分之七O。特別是本願寺派從早期便積極地設立寺院,昭和二年時已經達到十五所。

  寺院數量劇增之時間是在大正初期和昭和初期。於這期間內順利接引信徒的說教所,便接二連三地公稱寺號[54]。領台初期來台的七派,除了大谷派以外,到明治末年之前,如別院等作為佈教中心設立寺院,於其中設置佈教監督機構[55]。其後,在大正初期劇增的寺院,大致上為本


53.根據《明治三十三年台灣總督府公文類纂》,明治三十三年第二十一卷永久追加第九門社寺(九)〈梅山玄秀寺院建立願許可丿件〉,臨濟護國禪寺於明治三十三年九月十六日得到建立許可。

54.要對外公佈晉升為寺院之前,需得到總督府及各宗派本山的認可。

55.《主要宗派統轄事務所一覽》,同註40,頁60,頁62。

宗派 名稱 住所 備考
天台宗 天台宗 台北市大正町3-4 台北佈教所內
真言宗 真言宗台灣開教區監督部 台北市西門町1-7 台灣別院內
淨土宗 淨土宗台灣開教區教務所 台北市樺山町30 台北別院內
臨濟宗妙心寺派 臨濟宗台灣開教區教務所 台北市圓山町176 臨濟護國禪寺內
曹洞宗 曹洞宗台灣佈教總監部 台北市東門町68 台北別院內
真宗本願寺派 真宗本願寺派台灣開教教務所 台北市新起町1-1 台北別院內
真宗大谷派 真宗大谷派台灣開教監督部 台北市壽町3-5 台灣別院內
日蓮宗 日蓮宗台灣開教監督部 台北市若竹町2-22 南海山法華寺內
法華宗 法華宗台灣開教司監部 台北市老松町3-11 台北佈教所內

 

頁208

願寺派的寺院,是為了向內地人佈教而建立的。但是,大正五年以後,寺院的增加暫時減緩。而再度呈現大幅度增加,是自大正末年至昭和十年左右。這時期增加的寺院,是以臨濟宗和曹洞宗為首。特別是臨濟宗,和本島人合作建立寺院,其中也存在許多由本島人經營,信徒也均為本島人的寺院。[56]

3﹒寺院和說教所設立的變遷

  由以上的探討,可看出關於說教所和寺院的設立與變遷的經過如下:

[說教所]

(1)日本宗派和既存台灣寺廟攜手合作來設立說教所的時期。

(明治二十八至四十一年左右)

(2)日本宗派自己本身設立說教所的時期。

(明治四十二至大正七年左右)

(3)微增、停滯期

(大正八至大正十三年左右)

(4)以本願寺派和曹洞宗為中心的說教所所增設的時期。

(大正十四至昭和十三年左右)

(5)各宗派全面性增設說教所的時期。

(昭和十四至昭和十七年左右)

[寺院]

(1)如別院等作為佈教中心設立寺院的時期。

(明治三十三至四十三年左右)

(2)對內地人佈教的寺院劇增期。

(明治四十四至大正五年左右)

(3)微增、停滯期。

(大正六至大正十四年左右)

(4)對本島人佈教的寺院劇增期。

(大正十五至昭和十二年左右)

(5)微增、停滯期。

(昭和十三至昭和十七年左右)


56.龍泉寺(大正十二年)、寶覺寺(昭和二年)、妙善寺(昭和三年)、圓覺寺(昭和四年)、昭慶禪寺(昭和五年)、東山禪寺(昭和五年)、大慈寺(昭和八年)等,同註38,頁382。

 

頁209

五、寺院、說教所在地方上的開展

在此根據前面所得知各宗派渡台時期之差異,來觀察各個宗派其寺院、說教所設立動向之概要。

1﹒曹洞宗、真宗本願寺派、淨土宗、真宗大谷派、真言宗高野派

  首先,我們先看在領台初期,從軍佈教使時代以來持續佈教的各宗派。在昭和十七年之時間點上,說教所之數量居前三名的曹洞宗、真宗本願寺派、淨土宗,均是於從軍佈教使時代以來即開始佈教。

a﹒曹洞宗

  領台後隨即派遣佈教使至各地方重要都市(台北、基隆、新竹、台中、台南),同時設立說教所。特別是以台北與台南為據點來推行佈教活動。之後,並展開至嘉義、高雄、屏東等南部地方都市。隨著進行說教所的整理統合,從大正末年到昭和初期,更是以宜蘭、竹東、大溪、豐原、彰化、員林等,北部、中部地區為中心來展開。除了向各地方都市的內地人佈教,並於因大地震而有許多受難者的清水,為了使人心安寧,設立了新的說教所。而且,在本島人人口多的地方也設置說教所。於昭和十年以後,並向沒有像南部的本島人人口如此活動活躍的多數地方與東部展開[57]

b﹒真宗本願寺派

  領台後即依次於各地方重要都市(台北、基隆、新竹、苗栗、台中、鹿港、二林、嘉義、台南)設立說教所。其中,鹿港、二林等本島人人口很多的地方包含在內。由此可得知從此時期已經開始對本島人佈教。在此時期,開始高雄佈教,也開設了東部移民村的說教所。對東部移民村的內地人移民最積極佈教的是本願寺派。其他,還有在因鑛山(金瓜石)


57.同註3與《宗報》(曹洞宗宗務廳)

 

頁210

或森林(太平山)的開發或大工程(烏山頭),新港的建設(蘇澳)等等,而新成立的內地人的集中地,陸績開設說教所,這也可說是本願寺派的特徵。更因為地方制度的改正,而成為新的地方中心都市,而導致預估內地人公務員等會增加,而於當地設置說教所(新營、羅東)等,在本願寺派的說教所設置來說,內地人在各地域的人口增減是最值得注意的事。對本島人的佈教是自領台以來一直持續進行的。說教所根本就是以向內地人佈教為主要目的,同本島人佈教只是附帶的。設立以向本島人佈教為中心的說教所要到昭和十二年以後才設立[58]

c﹒淨土宗

  雖然自領台當時重視對本島人的佈教,但本山並沒有很積極地幫助支持,與曹洞宗或本願寺派相比是算較遲的。其後,整備體制,於明治三十六年在各地方的重要都市幾乎部已經成功地設置了說教所。但是,因後來曾從新竹、台中撤退,使得佈教的中心主要在台北與台南周邊一帶。另一方面,對東部的佈教也早一點重視,於大正初期在台東、花蓮港、玉里設置說教所。其中,台東的說教所是在台東地區內第一個日本佛教的說教所。說教所中也安置有弘法大師像,真言宗的信徒好像也有來參拜[59]。還有,從大正時期以來,也在北港、竹山、朴子、麟洛等地設置了以本島人為佈教中心的說教所[60]。昭和十年以後,為了佈教本島人,而於新竹、台中設立了說教所。並且在台東新造的漁港也設置了說教所。在羅東,皇民化運動時期時,佈教使進入了本島人經營的寺廟,為了佈教而在廟中設置事務所[61]

d﹒真宗大谷派

  領台初期積極地設立說教所,之後急劇地減少,明治四十一年時只剩下三個地方(台北、宜蘭、台南)。做為一個從領台後即進行佈教的宗派來說,其寺院的建立是較遲的,大正十、十一年,台北說教所和宜蘭說教所才開始各被公稱寺號為台北別院、蘭陽寺。說教所的數量也沒有


58.同註31。

59.台灣總督府編《台灣宗教調查報告書》第一卷,台灣總督府,1919年,頁99。

60.同註32。

61.羅東的淨土宗聯絡昭靈宮佈教所等,《昭靈宮經歷》(手稿本),1954年。

 

頁211

增加,直到大正十三年在桃園、台中設立說教所之前,一直都只有這三個地方在佈教。之後,從大正末年到昭和初期急速地在基隆、高雄、屏東設說教所,從昭和十年以後到戰敗戰止的十年間增加的說教所有十五個,此為相當於昭和十八年的寺院、說教所數二十五所的百分之六O。特別是在台中港附近陸績設置了四處說教所[62]

e﹒日蓮宗

  根據《統計書》的記載,於明治三十三年有八處說教所,除了台北、基隆、台南以外,其他說教所位於何處並不很明確。明治三十四年有二處被整理統合,推測為台北與基隆的說教所。此時台南說教所已經公稱寺號為妙經寺。另一方面,台北的寺號分稱較晚,是在大正九年。但是,從其聞教監督部位於台北可得知,其佈教的據點也是在台北。在新竹的佈教始於明治二十九年,曾一度撤退,於昭和十六年設置說教所。其後之展開並不怎麼活躍,在各州、各廳內各設置有一、二個說教所。於昭和十六年與顯本法華宗統合[63]

f﹒真言宗高野派

  根據《統計書》的記載,其最初設置說教所是在明治三十三年。可想而知其有設置從軍佈教以來的說教所。說教所的數量並沒有明顯增加,與寺院的設置一樣,一直要到了明治末年才增多。大正初期,在台北、基隆、台中、高雄等重要都市幾乎都有設置說教所。之後一直到昭和初年,也在新竹、花蓮、嘉義等地進行地方展開。不論是那一個,都可視為是內地人人口增加與地方擴散的結果。進入昭和以後,也再度展開對本島人佈教。於竹東、東港等地設置說教所的同時,特別是在昭和十六年提出《古義真言宗台灣開教計劃案》[64]之後,與本島人寺廟取得連絡來進行佈教,同年與醍醐派統合。


62.真宗大谷派組織部編《大谷派台灣開教寺院名簿》,1997年。

63.《日蓮宗事與》,〈海外布教〉,日蓮宗宗務院,1981年。

64.藤生祐俊編《古義真言宗台灣開教計畫案》,古義真言宗開教教務所,1941年。

 

頁212

2﹒臨濟宗妙心寺派、天台宗

  接下來我們來看於領台後,在明治時期來台的兩派。

a﹒臨濟宗妙心寺派

  此派不是以從軍佈教使來佈教,它於明治二十九年才來台開始佈教。在台灣的第一個寺院,是經由總督兒玉源太郎的援助,而建立於台北。然而有一段時間都只有在台北、澎湖地區佈教,一直到大正初年都還沒有在其他地區佈教[65]。那時候,好像有與台北附近的本島人寺廟進行連絡。之後,從大正末期到昭和初期,一邊重視與本島人寺廟連絡,並同時向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展開。特別是在接引高雄的本島人信徒上得到成功。還有,與其他宗派有所不同的是,其並不只有在地方的重要都市設置說教所,隨著與本島人佛教徒關係加深,在各地設置屬於妙心寺派的本島人寺院。因此,不經過設置說教所的階段而馬上就設立寺院,這也是妙心寺派的特徵。其他,妙心寺派在昭和十二年時,包括聯絡寺廟,就存在有一百個以上的場所[66]

b﹒天台宗

  據江木生的說法,是在明治四十四年渡台開始佈教[67]。但是,當時屬於天台宗的「大峰修驗道」在明治四十二年就已經渡台了,還有,延曆寺的佈教使也在明治四十三年渡台[68]。之後,於大正九年,基隆說教所公稱寺號為法王寺。雖說佈教監督所是位在台北,但對於其他宗派以台北為佈教中心來說,天台宗是以基隆為中心來進行佈教。另一方面,天台宗的本山對於台灣的佈教並沒有什麼協助,只有在台北及高雄各設置一個說教所。其他「修驗道」的支部雖然在台北與台南都有,但在其性質上很難說有佈教活動。


65.黃葉秋造編《鎮南記念帖》,鎮南山臨濟護國禪寺,1913年,頁1-58的松本無住著〈鎮南山緣起〉。

66.同註38。

67.同註44,頁14。

68.台北廳編《台北廳誌》,台灣日日新報社,1919年,頁201。

 

頁213

3.本門法華宗、顯本法華宗

  在此我們來看在大正時期來台的兩派。

a﹒本門法華宗

  據江木生的說法,是在大正六年渡台開始佈教[69]。根據《統計書》的記載,大正九年在台中設立第一個說教所。但是,這個台中說教所有可能在明治末年已經設立了。之後,在台北、基隆、嘉義、台南、高雄、屏東設立了說教所。

b﹒顯本法華宗

  據江木生的說法,是在大正十五年渡台開始佈教[70]。根據《統計書》的記載,大正十年在台中設立第一個說教所。所以,關於渡台的時期需要進一步的考察。之後,在台北設立說教所,而在昭和十六年,與日蓮宗統合。

4﹒淨土宗西山深草派、真言宗醍醐派、真宗木邊派、華嚴宗

  最後,我們來看於昭和時期以後來台的兩派。

a.淨土宗西山深草派

  昭和四年設置第一個說教所。之後,大正以後來台的宗派之間,唯一建立寺院(北投善光寺)[71]。在台北也設置說教所,在台灣北部也有聯絡寺廟。

b﹒真言宗醍醐派

  昭和八年設置第一個說教所。在台北、台中、台南總共設置有四個說教所。昭和十六年,與高野派統合。


69.同註44,頁18。

70.同註44,頁18。

71.中野全能編《台灣善光寺緣起抄》,善光寺,1938。

 

頁214

c﹒真宗木邊派

  昭和十五年在台北設置說教所。

d﹒華嚴宗

  昭和十五年在台南設置說教所,而在昭和十七年的統計裡蘑S記載。

5﹒寺院和說教所設立的因素

  由上述之概要,可將說教所的設立地分類如下:

(1)把作為台灣佈教的根據地設立在台北。

(2)在內地人人口比較多的重要都市設立為地方的中心。

(3)在鑛山、港口、森林、大工程等內地人暫時集住的地區設立為內地人佈教。

(4)在東部的移民村設立為移民佈教。

(5)與屬於各宗派的本島人合作佈教,設立為本島人佈教

(6)皇民化運動時,設立為本島人經營寺廟的設施。

六.日台信徒人數的消長與各宗派的本島人佈教方針

  在此,根據《統計書》的內地人信徒和本島人信徒人數的變化,概觀各宗派對內地人信徒和本島人信徒佈教的改變。【表四】是內地人、【表五】是本島人信徒人數變化一覽表。以下,可以看出,以信徒數為根本敘述關於各宗派向本島人佈教的些許傾向。

 

頁215

【表四】明治三十年∼昭和十七年 各宗派內地人信徒數的變化

年度   宗派

華嚴

天台

真言

醍醐

臨濟

曹洞

淨土

深草

本派

大谷

木邊

日蓮

顯本

本門

 

合計

M30(1)

(沒有內地人信徒數的記載)

   

M31(2)

--

--

--

--

25

425

130

--

1780

579

--

70

--

--

 

3009

M32(3)

--

--

--

--

38

283

480

--

2848

758

--

340

--

--

 

4747

M33(4)

--

--

200

--

230

933

390

--

2096

1546

--

443

--

--

 

5838

M34(5)

--

--

1717

--

265

2429

280

--

真宗 6194

--

1700

--

--

 

12585

M35(6)

--

--

1717

--

328

2669

1193

--

真宗 6231

--

1715

--

--

 

13853

M36(7)

--

--

1478

--

495

2936

1648

--

2485

1426

--

1630

--

--

 

12098

M37(8)

--

--

227

--

675

1776

1376

--

4779

838

--

1565

--

--

 

11236

M38(9)

--

--

427

--

1110

2986

1416

--

4235

525

--

461

--

--

 

11160

M39(10)

--

--

1213

--

590

2509

2506

--

5784

651

--

572

--

--

 

13825

M40(11)

--

--

1407

--

751

2736

2655

--

7283

624

--

581

--

--

 

16037

M41(12)

--

--

1555

--

765

3165

1947

--

8048

624

--

806

--

--

 

16910

M42(13)

--

--

1123

--

765

5735

2329

--

8298

988

--

878

--

--

 

20116

M43(14)

--

--

1175

--

812

6488

2851

--

7783

1313

--

1037

--

--

 

21459

M44(15)

--

--

1240

--

432

6061

1579

--

10270

1942

--

1756

--

--

 

23280

T 1(16)

--

120

1333

--

978

8557

2809

--

12999

2325

--

2008

--

--

 

31129

T 2(17)

--

168

2007

--

1052

9113

3630

--

14238

2090

--

2284

--

--

 

34582

T 3(18)

--

152

2251

--

1525

8389

4305

--

15682

1643

--

2199

--

--

 

36146

T 4(19)

--

160

2863

--

1180

8531

4705

--

17050

1053

--

2931

--

--

 

38473

T 5(20)

--

150

2356

--

735

8251

4594

--

22112

2615

--

2479

--

--

 

43292

T 6(21)

--

416

1745

--

950

3975

8448

--

17616

2778

--

2220

--

--

 

38148

T 7(22)

--

381

1517

--

660

4183

8486

--

16760

2940

--

1895

--

--

 

36822

T 8(23)

--

381

2093

--

680

4094

7472

--

19557

4655

--

2857

--

--

 

41789

T 9(24)

--

550

3571

--

1080

4540

5605

--

12179

5340

--

2662

--

85

 

35612

T 10(25)

--

1250

3646

--

1040

4509

5933

--

12159

2770

--

2439

93

205

 

34044

T 11(26)

--

1597

3707

--

1030

4858

6477

--

10934

2758

--

2848

271

519

 

34999

T 12(27)

--

1825

4413

--

2768

9996

7036

--

28585

5208

--

6238

287

542

 

66898

T 13(28)

--

1480

4767

--

2975

10875

7958

--

25174

6924

--

6275

328

576

 

67332

T 14(29)

--

2258

6931

--

4039

10465

9527

--

24149

6338

--

5667

428

726

 

70528

S 1(30)

--

2409

5277

--

5054

14282

9195

--

26457

6727

--

4229

625

1787

 

76042

S 2(31)

--

1325

5093

--

4951

14269

11203

--

28958

8724

--

4563

1078

1280

 

81444

S 3(32)

--

1330

5254

--

5623

15850

11032

--

28651

9354

--

4146

1398

1366

 

84004

S 4(33)

--

2930

5009

--

6081

16225

11435

120

31491

10303

--

4489

1527

1635

 

91245

S 5(34)

--

2447

5427

--

5776

17415

10529

420

32656

12034

--

4888

1592

1460

 

94644

S 6(35)

--

2472

11046

--

6354

17914

13643

520

31243

12776

--

5010

1586

1550

 

104114

S 7(36)

--

2490

11598

--

6233

19250

13563

650

33973

13534

--

5063

1649

1608

 

109611

S 8(37)

--

2539

13444

132

6127

19864

14208

581

33916

14371

--

5120

1668

1704

 

113674

S 9(38)

--

2560

6726

9532

6622

18293

14302

601

34250

15882

--

5486

1698

1719

 

117671

S 10(39)

--

2512

6985

11455

6371

20422

14289

951

26690

16069

--

4489

1645

2156

 

114034

S 11(40)

--

2505

6740

11310

4431

19284

12358

951

36927

14181

--

5218

1652

2246

 

117803

S 12(41)

--

1505

6956

324

5265

17849

12795

962

42912

20545

--

4372

969

1501

 

115955

S 13(42)

--

1480

7035

324

5151

18222

13392

942

40775

18459

--

4401

1011

1551

 

112743

S 14(43)

--

1425

9199

435

5144

18555

13348

862

42250

19353

--

4631

563

1071

 

116836

S 15(44)

--

1580

9847

1423

4370

17918

13300

726

46335

19482

235

4839

576

1188

 

121819

S 16(45)

100

1571

11811

8670

15941

14699

1515

32574

18151

261

4223

1087

 

110603

S 17(46)

--

1611

10786

4150

12848

13719

2350

44099

22843

925

4400

1264

 

118995

根據各年度《台灣總督府統計書》,台灣總督官房調查課。

註1)明治三十四、三十五年的統計堨酸@寺派與大谷派表示真宗。

註2)昭和十六年,因宗教團體法的實施,真言宗高野派和醍醐派統稱為真言宗,日蓮宗和顯本法華宗統稱為日蓮宗,本門法華宗稱為法華宗。

 

頁216

【表五】明治三十年∼昭和十七年 各宗派本島人信徒數的變化

年度   宗派

華嚴

天台

真言

醍醐

臨濟

曹洞

淨土

深草

本派

大谷

木邊

日蓮

顯本

本門

 

合計

M30(1)

(沒有本島人信徒數的記載)

   

M31(2)

--

--

--

--

76

4532

180

--

8260

11768

--

300

--

--

 

25116

M32(3)

--

--

--

--

73

1258

7924

--

7569

7029

--

500

--

--

 

24353

M33(4)

--

--

--

--

82

14071

4130

--

9544

7707

--

1150

--

--

 

36684

M34(5)

--

--

707

--

130

12598

2969

--

真宗 45424

--

5870

--

--

 

67698

M35(6)

--

--

707

--

139

13890

3306

--

真宗 39776

--

5000

--

--

 

62818

M36(7)

--

--

908

--

--

13321

3253

--

16899

3577

--

5683

--

--

 

43641

M37(8)

--

--

--

--

250

10891

2627

--

8996

500

--

--

--

--

 

23264

M38(9)

--

--

--

--

333

5570

2115

--

791

500

--

5599

--

--

 

14908

M39(10)

--

--

2

--

335

5495

2420

--

1008

504

--

5455

--

--

 

15219

M40(11)

--

--

2

--

338

5810

3244

--

993

504

--

--

--

--

 

10891

M41(12)

--

--

6

--

337

5299

2303

--

631

504

--

--

--

--

 

9080

M42(13)

--

--

6

--

337

5643

2700

--

1092

504

--

--

--

--

 

10282

M43(14)

--

--

--

--

82

6662

1798

--

1168

525

--

--

--

--

 

10235

M44(15)

--

--

--

--

97

7084

1124

--

2039

483

--

--

--

--

 

10827

T 1(16)

--

--

11

--

357

8049

1675

--

2241

596

--

132

--

--

 

13061

T 2(17)

--

--

36

--

376

8041

1870

--

2143

623

--

10

--

--

 

13099

T 3(18)

--

--

15

--

375

8592

2214

--

2072

613

--

59

--

--

 

13940

T 4(19)

--

--

40

--

370

11937

2296

--

4001

603

--

8

--

--

 

19255

T 5(20)

--

--

1

--

305

21169

409

--

1615

50

--

--

--

--

 

23549

T 6(21)

--

--

36

--

1020

5636

1693

--

884

200

--

11

--

--

 

9480

T 7(22)

--

--

--

--

1020

4436

3101

--

749

200

--

17

--

--

 

9523

T 8(23)

--

--

56

--

1085

4875

4663

--

1497

200

--

27

--

--

 

12403

T 9(24)

--

--

--

--

140

7504

2560

--

1683

359

--

20

--

--

 

12266

T 10(25)

--

17

18

--

163

7287

2679

--

1631

85

--

336

--

--

 

12216

T 11(26)

--

20

30

--

297

12830

2626

--

2922

57

--

30

13

3

 

18828

T 12(27)

--

20

43

--

6092

27232

2652

--

4292

362

--

105

13

4

 

40815

T 13(28)

--

25

32

--

8068

20956

2358

--

6032

417

--

115

15

7

 

38025

T 14(29)

--

35

28

--

12170

34684

2402

--

5424

367

--

171

23

4

 

55308

S 1(30)

--

--

28

--

12321

20522

2259

--

6154

324

--

66

20

65

 

41759

S 2(31)

--

43

30

--

12992

20580

1950

--

3440

370

--

53

20

24

 

39502

S 3(32)

--

48

30

--

12773

22733

3324

--

4468

380

--

154

20

32

 

43962

S 4(33)

--

3

79

--

16901

22055

3959

--

4757

414

--

50

23

49

 

48290

S 5(34)

--

45

34

--

16186

22867

4004

--

6599

429

--

142

25

56

 

50387

S 6(35)

--

45

34

--

17624

22422

3890

--

3963

430

--

150

24

56

 

48638

S 7(36)

--

45

38

--

19885

25243

2451

--

4876

433

--

137

4

149

 

53261

S 8(37)

--

45

123

--

19142

25853

2418

--

5498

445

--

140

8

158

 

53830

S 9(38)

--

45

393

--

19181

23292

2413

--

5676

444

--

144

11

158

 

51757

S 10(39)

--

45

316

--

19416

22188

2353

95

5341

244

--

141

14

88

 

50241

S 11(40)

--

45

507

--

15933

18568

1922

95

4178

446

--

158

62

34

 

41948

S 12(41)

--

45

429

--

18622

15928

2921

100

4346

16306

--

60

41

--

 

58798

S 13(42)

--

45

429

--

16966

17453

3834

100

5096

15967

--

63

39

30

 

60022

S 14(43)

--

70

1297

--

16656

17436

6088

--

8100

1779

--

62

56

27

 

51571

S 15(44)

500

53

1843

402

17044

24318

4419

57

9500

2170

--

200

61

37

 

60604

S 16(45)

380

45

3133

18919

19723

6532

229

10514

3543

--

354

47

 

63419

S 17(46)

--

46

9058

26099

22786

5422

275

10025

4627

25

1440

43

 

79846

根據各年度《台灣總督府統計書》,台灣總督官房調查課。

註1)明治三十四、三十五年的統計堨酸@寺派與大谷派表示真宗。

註2)昭和十六年,因宗教團體法的實施,真言宗高野派和醍醐派統稱為真言宗,日蓮宗和顯本法華宗統稱為日蓮宗,本門法華宗稱為法華宗。

 

頁217

1﹒曹洞宗

  各地方都有內地人和本島人信徒。在新竹一帶的本島人信徒一直都存在著,佈教情況特別興盛。

2﹒真宗本願寺派

  領台當初擁有許多本島人信徒,但從明治三十七年左右就減少了。之後因對內地人佈教非常的盛行,所以雖然有本島人信徒,但是,仍以內地人佔大部份。

3﹒淨土宗

  領台當初擁有許多本島人信徒,然後本島人信徒雖然減少,但是,本島人信徒數仍維持相當的人數。自昭和十二、三年以後又再次增加。

4﹒真宗大谷派

  領台當初擁有許多本島人信徒,但從明治三十七年左右就減少了。到了大正時期更加減少。然而昭和十二年以後突然增加,然後又馬上減少。

5﹒日蓮宗

  領台當初擁有許多本島人信徒。但從明治四O年左右就減少了。之後本島人信徒只剩下少數,幾乎是以內地人為中心。雖然昭和十七年急劇增加,但是,後來因為沒有資料,所以對本島人的佈教是否有繼續就不詳了。

6﹒真言宗高野派

  領台當初擁有許多本島人信徒,但從明治三十七年左右就減少了。然後只有少數本島人信徒存在,幾乎是以內地人為中心。從昭和八、九年左右以後本島人信徒再增加。昭和十六年《古義真言宗台灣開教計劃案》發表後劇增。

 

頁218

7﹒臨濟宗妙心寺派

  在明治時期的信徒很少,在大正時期內地人和本島人信徒均有增加。屬於台北和澎湖以外的地方寺院的信徒大部份都是本島人。

8﹒天台宗

  明治時期以後佈教的對象一直以內地人信徒為中心。

9.華嚴宗

  昭和十五年來台以後,在台南以本島人為中心來佈教。

10﹒淨土宗西山深草派、真言宗醍醐派、本門法華宗、顯本法華宗、真宗木邊派

  這些宗派都是自來台以後,一直以內地人信徒為佈教的中心。

  由這些日台信徒人數的變化,可將各宗派對本島人佈教的意思和結果推測如下:

 (1)領台以來,一直重視對本島人的佈教。

曹洞宗(自領台當初即重視),臨濟宗妙心寺派(在大正時期發展)

 (2)領台之初重視對本島人的佈教,而後轉向為重視對內地人。

○輕視對本島人的佈教

真宗大谷派、日蓮宗、真言宗高野派

○繼續對本島人的佈教

真宗本願寺派、淨土宗

 (3)在昭和十年代開始重視本島人的佈教。

真宗本願寺派、真宗大谷派、淨土宗、真言宗高野派、日蓮宗、華嚴宗

 (4)來台以後,一直只重視對內地人的佈教。

天台宗、淨土宗西山深草派、真言宗醍醐派、本門法華宗、顯本法華宗、真宗木邊派

 

頁219

七、日本佛教在台灣佈教的概要

  從以上分析,再尋求日本佛教的台灣佈教的大綱,確認各宗派的寺院、說教所、信徒數量的變遷。其匯整如下:

  緊隨著領台渡台的曹洞宗、真宗本願寺派、淨土宗、真宗大谷派、日蓮宗、真言宗高野派、臨濟宗妙心寺派之七派,都是為了推進佈教而設立許多說教所,作為佈教的據點,並建立寺院。

  另一方面,落後於明治末年到昭和時期渡台的七派之中,建立寺院的只有天台宗及淨土宗西山、深草二派而已。這七派所設立說教所數量少,獲得信徒主要限定於內地人。昭和十五年日本佛教信徒總數182,423人,這七派的信徒人數,約佔其中3.7%,約為6,785人。伴隨著台灣佈教的主力,領台後緊接著繼續佈教的前面七派。

  另,各宗派共通點是以台北為佈教中心[72],從台北向各地方之中心都市展開佈教[73];也有一部份是由內地人人口少的地區漸漸地展開。

  自始至終無法積極地對本島人佈教的天台宗、本門法華宗、顯本法華宗、真言宗醍醐派等等,佈教的對象限定於內地人,說教所的設置亦是集中在內地人人口較多的中心都市。

  至於,當初積極地派遣佈教使渡海來台對本島人佈教,但因對內地人佈教幾乎無暇顧及本島人,而後又變更佈教方針的真言宗高野派、日蓮宗、真宗大谷派等等,即整頓領台當初繁盛設立的說教所,然後重新在內地人人口多的地方都市設置說教所。

  另一方面,渡台的宗派中比較能夠獲得穩定的信徒數量,寺院、說教所亦順利地設立的曹洞宗、真宗本願寺派、淨土宗、臨濟宗妙心寺派等等,在地方的中心都市設說教所,從此更加地擴張。真宗本願寺派在舅s、港口、森林、大工程現場外,也有在臨時內地人聚集地區或東部


72.只有華嚴宗在台南設有佈教中心。

73.天台宗由基隆開始佈教,而本門法華宗、顯本法華宗皆由台中開始佈教。但最後皆在台北設有司佈教管事、開教司監等等的台灣佈教的責任者。

 

頁220

之移民村等等設置說教所。另,臨濟宗妙心寺派卻不是很積極地在內地人多的地方中心都市設置說教所,而是和本島人之佈教使通力合作,獲得本島人信徒;並為了佈教,積極地進行寺院和說教所的設置。他們成功地獲得信徒的主要是台南、高雄等等南部地區。曹洞宗亦同樣地積極吸收本島人信徒,並以台北、新竹等北部地區為活動中心。

  昭和十年代以來,繼續地實行向本島人佈教的有曹洞宗、臨濟宗妙心寺派;一直兼重內地人佈教和本島人佈教的有真宗本願寺派、淨土宗;無瑕顧及本島人佈教的有真言宗高野派、日蓮宗、真宗大谷派,後來變得重視本島人佈教。後來,重新以本島人為佈教對象而設立說教所,因此說教所數量急劇增加,本島人信徒亦從昭和十年50,241人增加到昭和十七年79,846人。

八、結語

  如上可概觀日本佛教在台灣佈教情況。同樣是從日本渡台的佛教,但是各宗派基本上的台灣佈教的目的與方法各有不同。寺院、說教所設立的變化或對本島人佈教的態度的連繫,為此一定要十分注意宗派的差異;而且以「日本佛教」之名,單一化處理所有的宗派更帶危機。

  設定如何區分時期是十分重要的課題之一。劉枝萬[74]或蔡錦堂[75]依台灣總督府宗教政策變化,將台灣殖民地期區分為三大期。依蔡錦堂的理論,總督府因西來庵事件的發生(大正四年)而實施全島性宗教調查,及昭和六年後隨著時勢緊迫及戰火蔓延對原有宗教的限制等,對台灣原有的宗教而言的確是一大重要轉換點。

  可是藉此可得知,此時期的區分於本文第四、五、六部份中所考察


74.劉枝萬在《南投縣風俗志宗教篇稿》(南投縣政府),1961年,將明治期、大正期和昭和期分為放任期,調查期及壓制期三大類。

75.蔡錦堂於《日本帝國主義下台灣的宗教政策》,批判劉枝萬的區分並提出另一套看法。在此,他強調應重視大正四年時所發生的西來庵事件,致使總督府對宗教展開大型調查一事,及昭和六年後由於形勢緊張及戰火的蔓延致使國家神道統制原有的宗教事件並將視為區分重點。因此,將時期區分為:(一)放任、溫存期(明治二十八年∼大正三年左右);(二)制度、法規醞釀期(大正四年左右∼昭和五年左右);(三)強調國家神道與原有宗教的統制(昭和六年左右∼昭和二0年)等三大時期。

 

頁221

的寺院、說教所數量的變化,或合乎內地人、本島人信徒數的變化時,總督府的宗教政策與得到信徒數量的變更與佛教寺院、說教所的增減及獲得本島人信徒數量並無直接關係。即,總督府的政策變更型態跟日本佛教宗派的佈教活動並無關係。

  在此,須特別提醒的是蔡氏的區分時期的論點,是依國家神道及台灣本有的宗教間的關係而言的。相對於此,相當於考究日本佛教和台灣佛教間的關連和以國家神道或台灣外來宗教為研究對象的內容並不相同。並不只侷限於台灣總督府的宗教政策或台灣佛教界的變化而已。必須也要考慮到各宗派本山的狀況或佈教方針的變化。如此一來,一開始就由寺院、說教所的增減或信徒數的變化作考察,才能深入究理。

  因此,為了能更深入探究日本佛教在台灣之變遷情況,個別的考查各宗派別的佈教情況是筆者今後的重要課題。

 

【附記】:拙文是擔任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訪問學人期間的部份研究成果。承蒙太平洋化基金會與國家圖書館漢學研究中心的援助,在此予以感謝。並藉此機會向給於我研究機會的太平洋文化基金會與國家圖書館漢學研究中心,及鼎力給予研究環境及提供寶貴意見的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杜正勝所長、顏娟英教授、宋光宇教授、林富士教授等致上最高謝意。而經王見川先生潤飾而成,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