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讖譯經「法師」考

釋繼坤

中華佛學研究第三期

中華佛學研究所發行

1999年三月出版

頁43-68






      頁43

      提要

          本篇論文的特點是以文獻學方法,對「法師」一詞在初期
      大乘經的角色作探討,同時針對日本學者靜谷正雄的研究作進
      一步查證與補正。所引用的文獻是三部支讖最早譯出的大乘經
      ,即《道行般若經》、《般舟三昧經》、《阿E佛國經》,代
      表三部重要的初期大乘經典,以看出「法師」在西元二世紀之
      前所扮演的角色。
          本論文的貢獻可分三方面:第一,找出初期大乘經典中「
      法師」的語詞來源是可能譯自三個不同的梵語詞,並非如靜谷
      氏所探討的結論,只有一個來源。第二、對初期大乘經典「法
      師」提供新且比較清晰的概念。以上二點補充現今佛學辭典有
      關「法師」的內容。第三、針對靜谷正雄的研究作出補正,其
      中論點包括大乘經典著者是「法師」作出反駁與論證,認為大
      乘經典的成立,很可能是從僧團中來;同時說明大乘經的「法
      師」並非著者自稱,反而是一種尊稱,作為鼓勵「善男子、善
      女人」多受持讀誦大乘經的一種善巧方便。除此之外,本篇亦
      凸顯支讖譯經的重要性──即是最早把大乘經翻譯成中文,而
      且所譯出的都是重要的大乘經典,是為佛典研究之珍貴資料。


      關鍵詞:1.支讖 2.法師 3.《道行般若經》 4.《般舟三昧
              經》 5.《阿E佛國經》



            一、研究動機、主題與目的

      (一)研究動機

          佛教術語起源於佛典,因此想要瞭解某一特定名相,必須
      從經典中的上下文去體會各名相所要傳達的內容與意義。這些
      術語隨著佛法的普及,漸漸與生活結合,成為日常的用語,而
      失去它原來在經典中的意思。其實此乃文化發展的一種自然過
      程,故無須過於強調這種演化之得與失。但是,由於語言是一
      種傳達思想的工具,因此對於佛教文化而言,某一語詞的演變
      ,有每階段所代表的意義;所以佛教徒要理解佛學名相的確切
      觀念,必須知道是以何立場來談,才不至於落入含糊不清,模
      稜兩可的局面。然而佛教徒對這一方面的醒覺尚不多,因此本
      篇試著從「法師」一詞略微溯源,以期達到拋磚引玉之效。
          從現今的社會層面而言,「法師」一詞是對出家眾的尊稱
      。再深入一層,在佛教界內,又以善於講經說法的出家眾,才
      堪稱為「法師」。但是有些經典中指出,「法師」可以包括出
      家眾與在家眾,因而產生一個問題─「法師」的定義究竟是什
      麼呢?查閱在中華佛學研究所目前所有的十二部佛學專科辭典
      ,「法師」一詞,其相關資料如下:
          1.定義:說法者,精通佛法、宣說教理(正法)的人,修
            淨行,領導眾生的僧人。〔註 1〕
          2.梵語詞:“dharmabhaa.naka”
          3.巴利語詞:“dhammakathika”
          4.藏語詞:“chos smra ba”
          5.所引的書證:
            經類:《雜阿含經》、〔註 2〕《佛藏經》、《華嚴經
             》、《大般涅槃
      ───────────────────────────
      註 1:各辭典之釋義或有語詞修飾、簡略之異,茲歸納擷取之。
      註 2:在諸經中,只有《雜阿含.經二十六》對「法師」的定
            義如下:「何名法師?佛言:『若於色說是生厭、離欲
            、滅盡、寂靜法者,名法師。若於受、想、行、識說是
            生厭、離欲、滅盡、寂靜法者,名法師。是名如來所說
            法師。』」T2.99〔26〕5c10∼18。



      頁45


            經》、《法華經》(該經有二品,即〈法師品〉及〈法
            師功德品〉)
            律部:《四分律》、《十誦律》、《有部毘奈耶》
            論書:《十住毘婆娑論》、《瑜伽師地論》、《十地經論》、
            《俱中國祖師著作:《華嚴經大疏鈔》、《法華文句》
          6.「法師」的類型:依《法華經.法師功德品》有五種法
             師,即受持、讀經、誦經、解說、書寫。
          7.「法師」應具備的條件:依《十住毘婆娑論》所說,「
             法師」應行四法:廣博多聞,能持一切言辭章句;善知
             世間、出世間諸法生滅之相;得襌定智,於諸經法隨順
             無諍;不增不損,如所說行。
          8.「法師」的德行:依澄觀之《華嚴經大疏鈔》有十德,
             即善知法義,能廣宣說,處眾無畏,無斷辯才,巧方便
             說,法隨法行,威儀具足,勇猛精進,身心無倦,成就
             忍力。
          以下是十二部佛教辭典或工具書有關「法師」的內容總覽
          :〔註 3〕
      ───────────────────────────
      註 3:本文各辭典的簡稱及出處如下:《望月》=《望月佛教
            大辭典》,望月信享編(東京:世界聖典刊行,1960年
            ,第三版, 4599a頁)。《佛教》=《佛教辭典》,宇
            井伯壽監修(京都:大乘出版社,1986年,第三刷,97
            6a頁)。《龍谷》=《佛教大辭彙》,龍谷大學編(東
            京:富山房,1973年,4114b頁)。《佛教語》=《佛教
            語大辭典》,中村元編(東京:株式會社,1975年,第
            二版,1232a 上)。《佛教學》=《佛教學辭典》,多
            屋賴俊等編(京都:法藏館,1976年,第十刷,899a頁)
            。《佛學大》=《佛學大辭典》(臺北:新文豐出版,
            1985年,1401b頁)。《總合》=《總合佛教大辭典》
            (京都:法藏館,1987 年,第一版,1314a頁)。《實
            用》=《實用佛學辭典》(臺北:佛教出版社,1989年
            ,900頁)。《佛光》=《佛光大辭典》(高雄:佛光
            出版社,1989年,第三版,3378頁)。《岩波》=《岩
            波佛教辭典》,中村元等編(東京:岩波書店,1989年
            ,第一刷,724b頁)。《佛思想》=《佛教思想大辭典
            》,吳汝鈞編(臺北:商務印書館, 1992年,第一刷
            ,9316b頁)。《佛百科》=《中華佛教百科全書》,
            藍吉富編(臺南:中華佛教百科全書編輯委員會,
            2917 b頁)。


      頁46

            表一 各佛學專科辭典中有關「法師」的內容

      ┌──────┬──┬───┬────┬───┬──┬──┬──┬──┐
      │佛學專科辭典│定義│梵語詞│巴利語詞│藏語詞│書證│類型│條件│德行│
      ├──────┼──┼───┼────┼───┼──┼──┼──┼──┤
      │《望月》 ◎│ + │  +  │   +   │      │ + │ + │ + │ + │
      ├──────┼──┼───┼────┼───┼──┼──┼──┼──┤
      │《佛教》    │ + │  +  │        │      │    │    │    │    │
      ├──────┼──┼───┼────┼───┼──┼──┼──┼──┤
      │《龍谷》 ◎│ + │      │        │      │ + │ + │ + │ + │
      ├──────┼──┼───┼────┼───┼──┼──┼──┼──┤
      │《佛教語》  │ + │  +  │   +   │  +  │ + │ + │    │    │
      ├──────┼──┼───┼────┼───┼──┼──┼──┼──┤
      │《佛教學》  │ + │      │        │      │ + │ + │    │    │
      ├──────┼──┼───┼────┼───┼──┼──┼──┼──┤
      │《佛學大》◎│ + │      │        │      │ + │ + │    │    │
      ├──────┼──┼───┼────┼───┼──┼──┼──┼──┤
      │《總合》    │ + │      │        │      │    │ + │    │    │
      ├──────┼──┼───┼────┼───┼──┼──┼──┼──┤
      │《實用》 ◎ │ + │      │        │      │ + │ + │    │    │
      ├──────┼──┼───┼────┼───┼──┼──┼──┼──┤
      │《佛光》 ◎ │ + │  +  │   +   │      │ + │ + │ + │ + │
      ├──────┼──┼───┼────┼───┼──┼──┼──┼──┤
      │《岩波》    │ + │      │        │      │    │    │    │    │
      ├──────┼──┼───┼────┼───┼──┼──┼──┼──┤
      │《佛思想》  │ + │  +  │        │      │    │    │    │    │
      ├──────┼──┼───┼────┼───┼──┼──┼──┼──┤
      │《佛百科》◎│ + │  +  │   +   │      │ + │ + │  +│ + │
      └──────┴──┴───┴────┴───┴──┴──┴──┴──┘
          體例說明:+表示有相關內容
          ◎引用《釋氏要覽》相關「法師」的條目

          從表一以及有關「法師」一詞的內容中,發現有三點值得
      注意:首先是在十二部辭典之中,《望月》的資料最早、最多
      、也最齊全,但仍缺少相關藏語詞。其他較晚期的辭典,除了
      前面少數幾本(如《佛教語》〔註 4〕),多半辭典對「法師
      」一詞是相同的內容,而且很可能就是摘錄前者。但各辭典卻
      沒有發現《望月》所引的資料中,有些是錯誤的。如《望月》
      引述《釋氏要覽》記載《辯中邊論》有「十種法師」類型,而
      實際上是《釋氏要覽》作者道誠誤把「十種法行」看成「十種
      法師」;而《釋氏要覽》引《十住毘婆娑論》經文,卻是《十
      住毘婆娑論》再引述《決定王經》的說法,以上二處之錯誤已
      被高明道指出。〔註 5〕

      ───────────────────────────
      註 4:《佛教語》是中村元一生在做學術研究時,所累積的筆
            錄編集而成的,因此是非常珍貴之學術成果。
      註 5:參高明道,〈「法師」─《釋氏要覽》雜考之一〉(收
            錄於《萬行》第二十九期,1988,第三頁)。有關《決
            定王經》究竟是那一部經,至今不得而知。印順於《初
            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臺北:正聞出版社,1981
            年初版,第30頁)將該經歸入「還沒有查出與漢譯的那
            一部相同或是沒有傳譯過來」。《釋氏要覽》的出處是
            :T54. 2127. 260b。



      頁47

      從上表顯示,有六部辭典是依《釋氏要覽》而作轉述,但皆沒
      有發現以上的差錯,可見各辭典皆認為《望月》的資料應該沒
      問題,而未查證所致。
          其次,還有一點令人不解之處,「法師」的梵語詞
      "dharmabhanaka”與巴利語詞“dhammakathika”是來自二個不
      同的語根,前者是√bhan,後者是√kath,且該巴利語詞可找
      到相等的梵語詞,即“dharmakathika”。在《望月.補遺Ⅱ》
      「法師」的詞條下,認為梵語詞有二個,但卻沒有說明究竟那
      一個詞是藏語詞所根據的譯語。〔註 6〕是否此二梵語詞在藏
      語是譯自同一語詞,或不同,則不得而知了。所以單憑工具書
      的解釋是不足夠的。
          再者,所引經證的數量甚少。在第五項引用書證的部分,
      摘錄或引述經文的經與論,總共只列出五部經、三部律、六部
      論及二部天臺智顗的著述。根據《大正藏》(以下簡稱T)所
      收錄的佛教契經共有1419部,84部律,189部論。〔註 7〕從
      比率而言,所佔成份過低,似乎說明「法師」在佛教契經中並
      未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如果從各辭典對「法師」所下的定義來
      看,「法師」在佛教中是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顯然不應該只
      在非常少數的經典中出現。為了想知道「法師」在那些經典中
      出現,還得親自下一番功夫查證不可。
          筆者根據目前僅有的一部有索引可查閱的《大藏經索引》
      ,〔註 8〕經初步的調查結果,收錄在T各部契經類有「法師
      」的詞條與次數有如表二所列:〔註 9〕
      ───────────────────────────
      註 6:《望月.補遺Ⅱ》(954)是後來望月信亨之學生塚本
            善隆補編,收錄於同書第十冊。本篇參考1973年,第八
            版。
      註 7:T收錄於經部的經號,從第1冊第l號經至第21冊第1419
            號經,律部是從第21冊第1421號至第24冊第1504號,論
            部是第21冊的1420號,再加上從25冊第1505號至第32冊
            第1692 號。
      註 8:筆者是透過查閱大藏經學術用語研究會編集的《大藏經
            索引》,(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影印)查閱「法師」
            的詞條,再找出經文對照。
      註 9:本文根據索引檢查「法師」出現的次數,不是精確的方
            法,僅就不圓滿的工具書,做大概之參考。有關《大正
            藏索引》的學術評價,請參閱Nattier, J., Once Upon
            A Future Time: Studies in a Buddhist Prophecy of
            Decline (Berkeley: Asian Humanities Press, l992,
            p69 n.l0).


      頁48

            表二 收錄於《大藏經索引》契經中「法師」次數

      ┌─────┬─────┬──┬────┬─────┬─────┬──┬────┐
      │契經類別  │出現次數  │冊數│每冊比率│契經類別  │出現次數  │冊數│每冊比率│
      ├─────┼─────┼──┼────┼─────┼─────┼──┼────┤
      │1.阿含部  │   5      │ 2  │  2.5   │6.寶積部* │   36     │ 2  │ 18.0   │
      ├─────┼─────┼──┼────┼─────┼─────┼──┼────┤
      │2.本緣部  │   3      │ 2  │  1.5   │7.涅槃部  │    0     │ 1  │   0    │
      ├─────┼─────┼──┼────┼─────┼─────┼──┼────┤
      │3.般若部  │   15     │ 4. │  3.75  │8.大集部* │   32     │ 1  │ 32.0   │
      ├─────┼─────┼──┼────┼─────┼─────┼──┼────┤
      │4.法華部* │   16     │ 1  │  16.0  │9.經集部  │   62     │ 4  │ 13.0   │
      ├─────┼─────┼──┼────┼─────┼─────┼──┼────┤
      │5.華嚴部  │   15     │ 2  │  7.5   │10.密教部 │   26     │ 4  │  6.5   │
      └─────┴─────┴──┴────┴─────┴─────┴──┴────┘
      「法師」出現的次數總共:210
      體例說明:1.「契經類別」是依T第1冊至第21冊的十大類別。
                2.「出現次數」是依《大藏經索引》第1冊至第11冊
                  ,「法師」詞條中出現的出處次數。
                3.「冊數」是T依而計算。〔註10〕
                4.「每冊比率」以「出現次數」除「冊數」,而得
                  看出平均每冊出現之比率。
                5.*:比率最高三部契經類別。

          從表二顯示「法師」出現在T的次數共有 210 次,頻率最
      多的是在大乘經典,尤以寶積部、大集部及經集部出現最多,
      如以比率而言則是寶積部、大集部及法華部為高。從這可知「
      法師」一詞在大乘經的各類契經(除《涅槃經》類之外〔註11〕
      皆曾出現, 從出現的次數來看,相信「法師」在各經典中扮演
      著極為重要的角色。 為何只有少部分的經典被辭典所注意,或
      許是因為其他經典中有關「法師」的內容不多亦不重要的緣故
      ,否則確實有點過於偏重少數幾部,而招致顧此失彼之感。 然
      而查現代學者之中,高明道曾寫過一篇〈《大法炬陀羅尼經》
      「法師說」初探〉。 〔註 12 〕從高氏的研究得知,為數二十
      卷; 分為五十二品的《大法炬陀羅尼經》,其中有五品之品名
      是與「法師」有關, 即「法師相」、「法師行相」、「供養法
      師」、「將護法師」以及「法師弘護」。 先不談該經的思想背
      景,單從內容而言,已是一部非常豐盛且不
      ───────────────────────────
      註10:此依據冊數而不以頁數來計算,是因為依頁數所得的比
            率很小,難以作比較。
      註11:各辭典的經證中有引用到《大般涅槃經》,可見《大藏
            經索引》也並不能提供最完整的「法師」資料。
      註12:參高明道,〈「頻申欠呿」略考〉(收錄於《中華佛學
            學報》第六期,1993年,第129頁)。


      頁49

      容忽視的「法師」資料。〔註13〕這比起《法華經》的二品(
      〈法師品〉及〈法師功德品〉),還要多出三品。如此豐富且
      重要的相關經典文獻,竟未被各佛學專科辭典注意,〔註14〕
      除了表示各辭典的不圓滿外,同時亦透露一個珍貴的訊息:一
      定還有很多珍藏的經典,因為未被重視而在吶喊!為了不讓這
      些寶藏被隱沒,本篇就以「法師」一詞從事探討。在未進入選
      擇主題之前,先看看近代佛學研究已達到何等的成果。

      (二)近代學者研究評析

          有關探討「法師」一詞的專篇論文,作開創性的研究是日
      本學者靜谷正雄。靜谷氏於一九五四年發表一篇論文,名為〈
      法師 (dharmabhaa.naka) ズコゆサ──初期大乘經典ソ作者ズ
      關エペ試論──〉。 〔註 15 〕二十年後靜谷氏又以該篇的研
      究為基礎, 擴大範圍而撰寫一本著作,名為《初期大乘佛教ソ
      成立過程》。 〔註 16 〕該篇有關「法師」的研究,是以銘文
      及經典文獻作為研究的基石, 就「法師」一詞的溯源,而論述
      「法師」為初期大乘經典〔註 17 〕的作者。 靜谷氏從《法華
      經》的內容開始, 再旁涉其他初期大乘經,發現各大乘經典中
      的「法師」多是譯自梵語的“ dharmabhaa.naka ”,同樣是以
      「法師」為受持、讀誦解說者, 並將最大的讚詞與權威歸於他
      們。因此他推測“ dharmabhaa.naka ”「法師」,是一群負責
      《法華經》以及幾乎所有初期大乘經典的著作人,同時自稱
      ─────────────
      註13:《大法炬陀羅尼經》是隋代闍那堀多翻譯,共有20卷,
            收錄於T21. 1340. 661 ∼755。
      註14:沒有被注意的原因,或許是因為該經沒有梵本及藏譯本
            可參考,然而以《大智度論》(T l509)為例,亦同樣
            沒有梵本及藏譯本,卻非常受到學界的重視。因此這恐
            怕是另有其他的原因了。
      註15:參見靜谷正雄〈法師(dharmabhaa.naka)ズコゆサ──
            初期大乘經典ソ作者ズ關エペ試論──〉,收錄於《印
            度學佛教學研究》第三之一,1954年,頁131-132。
      註16:靜谷正雄,《初期大乘佛教ソ成立過程》,(京都:百
            華苑,第二刷1987年,該書初版是1974年發行)。
      註17:根據靜谷正雄上引書,(1987,274)所說,「初期大乘
            佛教」是在西元50∼250 年。




      頁50

      為「法師」以宣揚所著作的教理為主導。
          另一方面,靜谷氏亦發現與「法師」對等的梵語詞有二個
      來源:一是“dharmabhaa.naka”只出現於大乘經典中。二者,
      “dharmakathika”(即相當於巴利語“dhammakathika”)則
      是用在巴利藏的尼柯耶與律典中。以上二梵語詞在經典中的運
      用,很顯然的區別開來。在相對的藏文譯語中,前者通常被譯
      為“chos smra ba”,而後者則是“chos sgrogs pa”。靜谷
      氏除了從經典中對照梵本及藏譯本中有如是發現,同時亦從歷
      史角度,透過銘文證明“dharmakathika”是非常古老的用語,
      而“ dharmabhaa.naka ”則是新的用語,該二梵語詞的詞根
      不同,但意義相同。在佛典中出現的方式是完全不同,而中文
      卻皆譯為「法師」;在其職能、思想以及歷史的情況中,二詞
      又是大異其趣。他更舉例“dharmakathika ”在《法華經》中
      非常難得且珍貴的例子,羅什把它譯為「說法人」,以表示與
      「法師」有所區別。
          很顯然靜谷氏的該篇論文是劃時代的研究,參考很多被認
      為是屬於初期大乘佛教的經典,其中包括有梵本的《大品般若
      》、《小品般若》、《大寶積經.迦葉品》、《華嚴.十地經
      》、《方廣大莊嚴經》、《金光明經》、《楞伽經》,以及僅
      有藏譯的《般舟三昧經》、《賢劫經》、《決定總持經》、《
      大寶積經.郁伽長者會》、《大寶積經.無垢施菩薩會》。資
      料的引用是非常的廣泛,又參考了梵本及藏譯本的文獻,同時
      也對「法師」的梵藏語詞作較清楚的交代,是一個相當全面性
      的探討,因此具有相當說服力。從該論文受到學界的肯定與重
      視,被收錄於《望月.補遺Ⅱ》;〔註18〕並成為東西方學者
      在談論相關主題的時候,所必徵引的資料;〔註19〕可見靜谷
      氏在「法師」這一主題的研
      ──────────────────────────
      註18:參《望月》冊10,頁954。亦即是前面所提及該書的補
            遺部份,但因為靜谷氏的論文是刪減式的摘錄,所以並
            不能很清楚文中的論證重點。
      註19:例如:平川彰,《初期大乘佛教ソ研究》(東京,春秋
            社出版,第一刷,1968 年247n.第11頁)。Harrison,
            The Samadhi of Direct Encounter with the Buddha
            of the Present: Annotated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e Tibetan Version of the Pratyutpanna- Buddha-
            Sammukhavasthita-Samadhi-Sutra with Several
            Appendices Relating to the History of the Text.
            (Tokyo: 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Buddhist
            Studies. 1990, XXI.n.14)。以下簡稱Samadhi。





      頁51

      究已是公認的專家,到目前為止,尚無任何學者超越其研究,
      其影響力之深遠是可想而知的事。
          然由於靜谷氏所涉及的範圍太大,要照顧的層面太廣,難
      免有所缺漏,因此即使是一位大家,他的研究也不是完全無誤
      的。筆者先針對兩個梵語詞,即“dharmabhaa.naka”及
      “dharmakathika”,二者分別僅出現在大及小乘經典的說法
      ,而作進一步的查證。經初步查閱各種索引,〔註20〕發現該
      二梵語詞各具證據顯示與靜谷氏論點稍有出入:一者是透過《
      南傳大藏經索引》,〔註21〕獲悉在《南傳大藏經》第六十一
      卷的《小王統史》〔註22〕
      ────────────────────────
      註20:筆者所參考的索引如下:Gadjin M. Nagao, Index to
            the Lankavatara Sutra(Najio Edition): Sanskrit
            -Chinese-Tibetan, Chinese-Sanskrit(Tokyo:
            Nippon Gakujutsu Shinki-Kai, 1961.) Conze Edward,
            Material for a Dictionary of Prajnaparamita
            Literature (Tokyo: Suzuki Research Foundation),
            1973. Daisetz Tei taro Suzuki (鈴木大拙),An
            Index to the Lankavatara Sutra (Najio Edition):
            Sanskrit-Chinese-Tibetan, Chinese-Sanskrit, and
            Tibetan- Sanskrit (Kyoto:The Sanskrit Buddhist
            Text Publishing Society, 1934) Yikio Hatta (八田
            幸雄), Index to the Arya-Prajna-Paramita-Naya-
            Satapancasatika (Kyoto: Heirakuji-Shoten, 1971).
            Akira Hirakawa, Index to the Abhidharmakosabhasya
            (Taishio Edition), Part Two:Chinese-Sanskrit
            (Tokyo: Daizo Shuppan Kabushikikaisha, 1979).
            Takashi Maeda, Tibetan Sanskrit-Chinese Index
            to the Sarvatatha-gatatattvasangraha Nama Mahayana
            Sutra, (for the 1st chapter,
            Sarvatathagatamahayanabhisamaya
            Mahakalparajad Vajradhatumaha-manda-lavidhivistarah)
            (Tokyo: Kokushokankokai, Ltd. 1983). 宇井伯壽,《
            梵漢對照菩薩地索引》,(東京:財團法人鈴木學團出
            版,初版,1961年)。水野弘元,《南傳大藏經總索引
            》,(大阪:東方出版,出版第一刷,1986年)。東京
            東洋哲學研究所,《〈法華經〉一字索引(附開結二經)
            》,(東京:東洋哲學研究所,1977年);《〈維摩經
            〉、〈勝鬘經〉一字索引》,(東京:東洋哲學研究所
            ,1979年)。伊藤瑞叡,《梵文法華經荻原.土田本總
            索引》,(東京:勉誠社出版,1993年)。
      註21:水野弘元,上引書,1986年,第520b頁。
      註22:高楠順次郎,《南傳大藏經》第六十一卷的《小王統史
            .六王章》(東京:大正新修大藏經刊行會,再刊,19
            74年,第9頁,第149-150條):「說法ソ師メ敬チサ
            常ズ正法メ聽聞ウ、處ぼズ說法師ソ施食メ供デウバ、
            アソ大慈悲者ゾ刀鞘メ〔常ズ〕衣服ソ中ズ忍タオサ、
            惱ノギペ人ぼメ見出エ每ズ苦惱プベ脫オウバギベ」相
            對巴利經文見於Geiger, Whilhelm; Culavamsa Being
            the More Recent Part of the Mahavamsa, vols I,
            II. (London: Routledge, Pali Text Society Text
            Series Nos. 20, 21, 1980, p.11, no.149∼150) 如
            下: "Nicca.M assosi saddhamma.M Sakkatva
            dhammabhaa.nake, dhammabhaa.nakava.t.taM ca
            pa.t.thapesi tahim tahi.M; saa.takantarato katvaa
            satthava.t.ti.M mahaadaya di.t.the ditthe pamocesi
            dukkham haa dukkitejane."





      頁52

      中有“dharmabhaa.naka”的用語,相對於巴利文的
      “dhammabhaa.naka”,日譯為「說法師」出現在經文中;這是
      唯一在巴利系統出現的資料,但由於《小王統史》是屬於晚期
      南傳有關錫蘭佛教史的文獻,是否有受到後起大乘的影響,亦
      不得而知。〔註23〕這是在巴語系用例的證明。二者,有關“
      dharmakathika”亦從孔茲(Conze)編的《般若波羅蜜多文獻
      之辭典》中發現一個出處,〔註24〕而在荻原雲來(Wogihara)
      所編的《獅子賢八千頌般若譯註》中,有二個與之有關的梵文
      “dharmakathika”〔註25〕的出處,〔註26〕以上二本書所指
      的應是同一部經的經文,同一個出處,表示了另一個例證,證
      明該梵語詞不僅是在梵本《法華經.五百弟子受記品》中出現
      ,同樣在《小品般若》中也有類似的情形,因此不是孤證。
          以上雖然不過是少數例子,然而卻足以提供另一個線索與
      思考的方向和空間,來看待靜谷氏的研究,說明靜谷氏有關「
      法師」的研究似乎有再商榷的必要。因此不禁令筆者對靜谷氏
      的研究起了疑惑,究竟他對「法師」的觀點,是否真的符合初
      期大乘經典中所要表達的意思。筆者從他的論點中,產生了幾
      項質疑:第一、「法師」的譯語,是否僅限於所列的上述二梵
      語詞而已?還是另有其他梵語詞,在初期大乘經典中被譯為「
      法師」?第二、靜谷氏僅依據《法華經.法師品》提到「稱受
      持、讀誦、解說《法華經》的人為『法師』」,因此推論「法
      師」是一
      ───────────────────────────
      註23:一般學者認為南傳的巴利系統是屬於上座部佛教,照理
            不應受大乘的影響,但由於歷史文獻的欠缺,而整個文
            化的醞釀與發展是錯綜複雜,因此對以上的事件純屬揣
            測。根據高明道的看法,錫蘭是採取敵對立場看待大乘
            ,因此部派佛教的語詞受大乘影響的可能性恐怕不大。
      註24:Conze, Edward;上引書,1973年第209頁,作者把它理
            解為“preacher of dharma”此辭的出處為p.263。
      註25:有關“dhaarmakathika”是相等於“dharmakathika”。
            參見Edgerton, F.; Buddhist Hybrid Sanskrit
            Dictionary, New Delhi: Mothilal Benarsidas, 1985
            reprint, 1979, p.285a. 亦等於巴利語的
            “dhammakathika”,參見荻原雲來《漢譯對照梵和大
            辭典》,(東京:講談社,1979年,第643a頁)。
      註26:Wogihara U., Abhisamayalamkaraloka
            Prajnaparamitavyakhya, The work of the Haribhadra,
            Together with the Text Commented on (Tokyo:Sankibo
            Buddhist Biik Store Ltd., 1973, p.123(3,5) 202(10)


      頁53


      群初期大乘經典的著作者,且自稱「法師」來宣揚所著的經典
      ,如此的推論是否能夠成立,尚待進一步的考證。
          其他學者方面,如平川彰著《初期大乘佛教ソ研究》談到
      有關「法師」的論題時,是參考且引證靜谷正雄的研究,從而
      繼續探討有關初期大乘佛教的論題。〔註27〕另外印順法師在
      其《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中亦與前二位日本學者的看
      法一致,並認為「『法師』(dharmabhaa.naka)是從通俗教化,
      音聲佛事的「唄匿者」(bhaa.naka) 演化而來的。」〔註28〕
      也就是說印順認為「法師」在大乘經典中,只是“dharmabhaa.naka”
      一個梵語詞的譯語,這論點是值得斟酌之處。
          除了以上兩位學者,另有日本學者,例如友岡雅彌和河村
      孝照,以上二位都圍繞《法華經.法師品》而談論,並未重新
      對靜谷氏的論點提出建議或修正。〔註29〕臺灣有藍吉富之〈
      大乘經典中之在家佛教徒的地位及其角色功能〉,亦建立在平
      川彰的說法上,而稍微涉及到《法華經.法師品》是為突顯在
      家人在大乘佛教之地位。〔註30〕從以上諸學者所涉及的範圍
      而言,有一共同特點,即是以《法華經》作為討論的對象。賀
      利生(Paul Harrison)針對此種現象提出了非常卓越的看法,他
      認為:「這是日本佛教的特殊情況,所以多方找尋經典支持在
      家人住持佛法的資格,以加強其現有的形態。」〔註31〕事實
      上過於重視一部經是一種偏差,
      ───────────────────────────
      註27:平川彰,《初期大乘佛教ソ研究》,(東京:春秋社出
            版,第一刷,1968年,第247頁,注11)。
      註28:參見印順,《初期大乘佛之起源與開展》,(臺北:正
            聞出版社,1981年,初版,第1275頁)。
      註29:友岡雅彌,〈「法師品」ズマんペ「法師」ズコサ〉,
            收錄於《東洋哲學研究所紀要》,第三號,第160頁;
            〈法華經ズマんペ「法師」ズコサ〉收錄於《東洋哲學
            研究所紀要》第四號,第270頁至246頁;〈「法師品」
            〉ズマんペ「法師」ズコサ〉收錄於《東洋哲學研究所
            紀要》第五號,第258頁至246頁。河村孝照,〈法華經
            法師品教說般若經〉收錄於《印度學佛教學研究》第三
            十六卷第二號,第312-319頁。
      註30:參見藍吉富,〈大乘經典中之在家佛教徒的地位及其角
            色功能〉收錄於傅偉勳編《從傳統到現代──佛教倫理
            與現代社會》,(臺北:東大圖書股份公司出版,第49
            -59頁)。
      註31:參見Harrisson, P. "Searching for the Origins of
            the Mahayana: What are we looking for?" The
            Eastern Buddhist, vol. 28, no.1, Spring, 1995,
            p.60.以下簡稱 "Searching"。



      頁54

      也因此導致帶著有色的眼光來看待初期大乘經之發展,賀氏的
      看法無形中還大乘經一個公道,好讓學界能在往後的研究中,
      更能客觀與公正的看待問題。
          幸而另有學者高明道亦曾寫過兩篇專題文章,探討《法華
      經》以外的大乘契經,針對《釋氏要覽》及《大法炬陀羅尼經
      》的「法師」一詞,從中文的語詞,站在該部經典的立場,來
      看「法師」含義。〔註32〕這確實開發了另一種經典研究的途
      徑,跳出上述學者所討論的範圍,即不停留於語詞譯法,同時
      帶出新且客觀的態度與看法。誠然,有關「法師」的資料不僅
      限於幾部契經,它更遍佈於藏經的各個角落。因此可謂資源非
      常的豐富,可探討領域之寬廣,尚待大家努力拓荒。〔註33〕

      (三)研究的主題與目的

          如前所述,「法師」一詞在各辭典的說明不清楚,同時所
      引用經典也有限,恐怕會疏忽了一些重要的經典文獻而誤導讀
      者。幸好得到學術界前輩靜谷正雄作了加強與補充,而令「法
      師」的內容帶來了生機與希望。雖然,靜谷氏的研究並不圓滿
      至善,但不會因此而否定了他對學界的貢獻。作為晚輩的初學
      者,尚需感謝他老人家的一番努力,指引出一個方向並開拓了
      探討的空間,以便學術界能進一步的邁進。以下本篇基於靜谷
      氏的研究,觸發想要釐清「法師」在初期大乘經典中,是否符
      合靜谷氏所作出的結論。也即是說,本篇的重點是在探討:
          第一、初期大乘經典中「法師」的譯語,是否如靜谷氏所
      說:「只有“dhar mabhanaka”一個梵語詞而已」;還是另有
      其他梵語詞,〔註34〕在
      ───────────────────────────
      註32:參高明道,〈「法師」──〈釋氏要覽〉雜考之一〉收
            錄於《萬行》第二十九期,1988年,第3頁,及〈《大法
            炬陀羅尼經》「法師說」初探〉收錄於《萬行》第六十
            八期,1990年,第3頁。
      註33:誠如賀利生所言:「每一部大乘經都有它自己的特別價
            值,同時有它的生命,……因此每一部經都應該個別整
            體的看待。」參Harrison, Paul; "Searching" (1995,
            p.69)。
      註34:有關早期傳到漢地的佛典,經多學者考察,該佛典的原
            文是印度方言,所以這裡以及以下本文統一採用「梵語
            」一詞,實際上所標示的,並不僅指狹義的梵語本身
            (Sanskrit),同時也包括各種中古印度方言(Prakrit)
            。感謝高明道老師的提示。


      頁55

      初期大乘經典中譯為「法師」,卻尚未被發現?而“dharmakathika”
      是否確實沒有在初期大乘經典中被譯為「法師」的可能,應該
      可以作進一步探討。
          第二、初期大乘經典中的「法師」,是否如靜谷氏所說:
      「一群初期大乘經典的著者,他們著作經典後又自稱『法師』
      來宣揚所著的經典。」這答案應該從初期大乘經典的經文本身
      去尋找。
          在此先說明本篇所謂的「初期大乘經典」的定義,乃根據
      靜谷氏的看法,「初期大乘經典」是在西元50至250年頃。〔註
      35〕如果從譯經史來看,最早在中國翻譯的大乘經典,是支讖
      於西元二世紀末所譯出的經典。依據現今研究支讖譯經專家,
      紐西蘭學者賀利生(Paul Harrision)的看法,支讖所譯的大
      乘經典,被一般學者視為是「初期大乘經」,其實應該是歸屬
      於「中早期的大乘經」(Early Middle Mahayana)。他的理由是
      :「因為無從知道大乘佛教在印度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而當
      大乘經傳入漢地,並且被翻譯成中文的時候,又是經過一段時
      空流變的事。另外一方面,那些大乘經典本身在印度本土的時
      候,已是經過鼎盛時期才傳入中國,這可從支讖的譯經內容看
      到不少大乘發展至圓熟的痕跡得致印證。」因此雖然無法[辦
      法] 看到最原始或早期的大乘經,但無可否認還是蘊藏著一些
      非常原始的大乘資料在裡面。〔註36〕顯然賀氏的見解與所提
      出的論證,具有相當強的說服力。
      ───────────────────────────
      註35:靜谷正雄,上引書,1987年,第274頁。關於初期大乘佛
            教的時間界定有多種說法:呂澂《印度佛學思想概論》
            ,(臺北:天華出版社,1982年初版,第94 頁)認為是
            西元一世紀中到四世紀;印順(上引書,1981年,第20
            頁),則是從西元前五十年至西元二百年;木村泰賢,
            〈龍樹、世親的大乘佛教〉收錄於張曼濤編《現代佛教
            學術叢刊》,第98冊,《大乘佛教之發展》(臺北:現
            代佛教學術叢刊編輯委員會,第5版,1979年,第306頁
            ),文中如是提到:「徵於印度的文獻,在西洋紀元前
            後的著書中,還沒有明顯的大乘思想。從中國譯經史上
            看,大乘經典的翻譯也從紀元二世紀起,所以把大乘佛
            教的起源追溯到西紀前太早的時間是不對的。」
      註36:參Harrison, P. "The Earliest Chinese Translation
            of Mahayana Buddhist Sutras: Some Notes on the
            Works of Lokaksema" Buddhist Studies Review, Vol
            .10, No.2, 1993, 139∼140, n.4, 169∼170)。以下簡
            稱“Earliest”。



      頁56

          支讖翻譯的大乘經,如果根據賀氏的看法,不能說是最早
      期的大乘經,但至少代表著在中國最早看到的大乘經;〔註37
      〕因此從時間而言,會比其他大乘經譯出的早,這將能用來與
      屬於同系統的經典作比較,從中看出大乘思想的發展與變遷。
      從語言學的角度而言,也可探討支讖譯經時所根據傳本的語言
      ;〔註38〕還有從譯語與語法上,可反映出漢代的聲韻學。同
      時透過支讖的譯經,看出在二世紀中期,大乘佛教經已存有印
      度的思潮。因此支讖的譯經是非常值得學界注意與研究的。〔
      註39〕另一方
      ───────────────────────────
      註37:相信在後漢時代尚有其他的譯者譯大乘經,但由於無經
            錄可尋,因此只能從現存經錄中,看出支讖所譯現存的
            經是為最早的大乘經。參Harrison "Earliest" (1993,
            137)。
      註38:根據Harrison, P., "Earliest" (1993, 140n.5)的研
            究,支讖譯經所用的傳本不像是正統的梵語,而是混合
            梵語。
      註39:然而或許因為支讖的翻譯被評為「晦澀、欠通」(參黎
            家勇,《中國秦漢宗教史》(北京:人民出版社,初版
            ,1994年,157-159頁),因此甚少被注意,而寧可參
            考較晚期的譯本。幸好除賀氏的數篇〔Harrison,
            Samadhi (1990.); "Is the Dharma-kaya the Real
            'Phantom Body' of the Buddha?" JIABS vol.15, no
            .1, 1992; "Earliest" (l993); "Searching", (1995
            )〕之外,尚有一、二篇有關支讖的研究,其中連卡士特
            (Lancaster, An Analysis of the Astasahasrika-
            prajnaparamita-sutra From the Chinese Translation,
            Doctorate Dissertation of University of Wiscousin.
            Unpblished.1968)〕的博士論文即是以支讖譯《道行般
            若經》為主,題目是《從中文譯本分析〈八千頌般若經〉
            》,另外是有名的荷蘭漢學家許理和(E. Zurcher),於
            1975年寫了一篇《早期漢譯經典的新觀點》,該論文是
            從語文的角度探討,開發了這新領域的研究〔Zurcher
            於1975年9月1-5日,發表在於Leiden學術討論會上的一
            篇文章,名為“A New Look at the Earliest Chinese
            Buddhist Texts”過後以兩篇文章分別發表,即“Late
            Han Vernacular Elements in the Earliest Buddhist
            Translation" Journal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Teacher Association 12, 3 (Honolulu, 1977, 177-
            203)及 "A New Look at Earliest Buddhist Texts"
            From Benares to Beijing: Essays on Buddhism and
            Chinese Religion, In Honour of Prof. Jan Yun-Hua,
            Koichi Shinohara & Gregory Schopen ed., (Cananda:
            Mosaic Press, 1991, pp.277∼304)〕:有關許理和在
            這一方面的貢獻,請參考Harrison, "Earliest", (199
            3, 138-139)。以上幾位學者並未探討到「法師」的語詞
            與內容,但從他們的研究成果,對本篇處理支讖的譯經
            文獻與譯語有很大的幫助。




      頁57

      面,根據筆者的初步檢查,發現在大乘經典中,最先引用「法
      師」一詞亦是始於支讖,以此因緣,觸發筆者選擇以支讖這位
      早期大乘經的譯者,作為本篇的研究對象,再從支讖翻譯的中
      早期大乘經典(亦即是靜谷正雄認為的「初期」,但卻是屬於
      二世紀末已譯出的初期大乘經典)中,來探討「法師」一詞,
      會顯得更具有明確的時代意義。〔註40〕
 
            二、研究方法與步驟

          本篇是從靜谷正雄的研究產生問題,認為靜谷氏在方法上
      有一些缺失,即經典文獻的使用範圍太廣,以致令人懷疑選擇
      經典的原則;另外,討論的主題不明確,從篇名而言,是從梵
      語“dharmabhaa.naka”的「法師」作為探討的中心,以確定「
      法師」是初期大乘經典的作者;似乎是肯定了大乘經的「法師
      」的梵語詞即是“dharmabhaa.naka”,然而內容卻談論「法師」
      有何梵語詞,再探討證明是上述的梵語詞;接著又旁涉談論「
      法師」是大乘經的著者。由於重點不清楚,而且論證沒有呈現
      給讀者,以至在推論的過程中說服力不夠,同時也可能因此被
      認為是以偏概全的方法謬誤。再者,另外也因為靜谷氏在引用
      資料上的精確度受到懷疑,〔註41〕導致筆者有必要進一步查
      證。以下本篇主題定為《支讖譯經「法師」考》,目的是在避
      免靜谷氏上述的一些方法上的缺失,即:

            一者、範圍僅限於支讖譯的大乘經,因此只從一位譯者
      作探討,減少不同時代、不同譯者、不同譯風的困擾。
            二者、譯出的時間是相近,表示所涉及的經典在同一個
      時期已經存在,比較能看出當時共有的思潮。
            三者、平等引用支讖譯的經典中有「法師」的經文作探
      討,因此不會偏重某類經典群。
      ───────────────────────────
      註40:感謝王福楨學長提供思考角度。感謝楊郁文老師的提示
            。
      註41:例如在靜谷正雄,上引書,(1987, P296n.l)各中文譯本
            的引證出處不完全屬於同一個相關的內容,即T224舉出
            a, b二內容,T225相同是a, b, T227卻出現a, b, c,
            的內容,而梵本又引自b, c。如此的引證不禁令人訝異!


      頁58

          四者、本篇是以中文譯詞「法師」,就著各譯本的比對,
      從中釐清「法師」可能對等梵藏語詞。同時從經文的內容作詳
      細探討與推論,以瞭解「法師」的角色與意義。不預設「法師
      」即是某一個梵語,因而打開研究的空間,接受任何可能發生
      的情況。
          本文是以經典文獻的方法進行探討。透過《大藏經索引》
      ,得知現存支讖譯大乘經中,共有三部經的經文內有提到「法
      師」。該三部經分別是《道行般若經》(T224),《般舟三昧經
      》(T418)及《阿怞繵篣g》(T313)。然後依最早的經錄,即僧
      祐《出三藏記集》所記載的譯經為基礎,經過考證後證明為支
      讖所譯者,方作討論。接著從以上三部經的中文同本異譯、梵
      本及藏譯本對等經文中,對回其翻譯及解釋。這之中發現在中
      文譯本有各種不同的譯詞,因此試圖通過詞源的探溯,〔註42
      〕以瞭解「法師」在這幾部經中的意義。之後再從經文的解釋
      ,去理解「法師」在這幾部大乘經中,具有怎樣的的功能及時
      代意義。
          在尚未進入正題之前,先就「法師」的名相作說明。佛教
      的術語或名相非常的豐富,而且往往依著不同的經典,有著不
      同意思與解釋。因此在談論某個名相時,必須先釐清是依據什
      麼時期出現的經典?是屬於那一學派的說法?方能再深入討論
      其名相,代表著怎樣的思想或有何特別的理論等。這些術語從
      外表看來是中文,但實際上是在翻譯佛典的時候創造出來的,
      而成為所謂的外來語,〔註43〕因此意義上已經有別於當時
      ───────────────────────────
      註42:根據任繼昉,《漢語語源學》(重慶:重慶出版社,第
            一版,1992年,第8頁)提到:「語言學可分為二:一者
            在嚴格意義上,它是要追溯其源,沿其流,起源與流變
            並重,溯源與沿流並舉。二者在廣義上,是包括對詞的
            詞彙意義的歷史演變和借詞的研究。」因此這裡筆者是
            採用廣義的角度。
      註43:有關外來語的定義,王力,《漢語詞彙史》(北京:商
            務印書館,1993年,第 134頁)提出其對外來語的不同
            界定,文中如是說明:「有人以為音譯和意譯都應該稱
            為外來語。我們認為,只有借詞才是外來語,而譯詞不
            應該算作為外來語。」而其所謂的借詞是「把別的語言
            中的詞連音帶義都接受過來,也就是一般所謂音譯。」
            而譯詞則為「利用漢語原來的構詞方式,把別的語言中
            的詞所代表的概念,介紹到漢語中來,也就是一般所謂
            意譯。」由於著者的說服力不夠,筆者不接受其分法,
            仍願意採用「音譯興意譯眥稱為外來語」。



      頁59

      本土的用意了。就以「法師」的譯詞〔註44〕來說,在佛教尚
      未傳到中國之前,漢文裡原無此用詞,只有在譯經事業之後方
      被應用,因此「法師」一詞是屬於外來語。〔註45〕既然是外
      來語,如果想要瞭解該語詞在該部經中被翻譯時,其原先是如
      何表達、意思又是如何?要做到這一點,必須從其他資料中尋
      找。首先如果能夠找到該中文譯本的梵本原典是最好的,然而
      往往梵本保存不多,多半殘闕不全,只有少數幾部經可得。因
      此退而求其次是從另一種非漢文譯本 (即藏譯本) 中,從中再
      逆源或擬構梵語的詞意。在歷史上有直接從印度輸入佛經並譯
      成該地語文的記載是在西藏,其所譯出的經典後來亦編輯刻印
      ,成為今天看到的《甘珠爾》,是中文大藏經之外的另一個寶
      藏,亦是現今研究佛典所不可忽視之參考文獻。本篇即依上述
      原則,探討「法師」在支讖譯三部的意義。

            三、論文結構

          在支讖譯的大乘經之中,有出現「法師」一詞成為經中的
      一部份內容,經筆者初步探討,共有三部經典,如下所列:T2
      24《道行般若經》、T418《般舟三昧經》、T313《阿怞繵篣g
      》。以上三部經典皆在最早的《僧祐錄》所見,同時記為支讖
      譯。各部經在後來有重譯,因
      ───────────────────────────
      註44:思果,《翻譯研究》(臺北:大地出版社,第十版,19
            87年,第71頁)認為「翻譯不僅是文字上把一種外文翻
            譯成本國文的問題,有時候是把外國的學問、風俗、習
            慣等等介紹過來。」筆者認為在譯經的工作上,古來大
            德對新詞或專有名詞的翻譯也必定考慮到這一點,方能
            清楚表達。因此「法師」是表示著一種完整概念的譯詞
            。
      註45:參閱林尹、高明主編《中文大辭典》(臺北:中華學術
            院印行,第五冊,1973年,第1051頁))。其中「法師」
            亦為道士三號之一,然這是在唐以後的事。另在湯用彤
            ,《漢魏兩晉南北朝佛教史》(臺北:駱駝出版社,19
            87年,第104頁)提到《太平經》卷百十七有曰:「四毀
            之行,共汙辱皇天之神道,不可以為化首,不可以為法
            師。」根據湯氏的研究,《太平經》與佛教有密切之關
            係,並有竊取佛教學說的可能;因此「法師」一詞之起
            用雖在後漢,但恐怕也是從佛教中借用。而其所謂的「
            法」,意義上應該不是佛法中的「法」。除此之外,無
            其他他更早出處可尋,因此大致可認為佛經中「法師」
            一詞是外來語。


      頁60

      此每部至少有一部中文的同本異譯可供參考。另外是在該三部
      經中,只有T224《道行般若經》有梵本參照,而藏文譯本則三
      部經俱存,各部經的個別簡介與探討將分別於各章節逐經討論
      。
          本論文的結構共分六章。在第一章筆者將介紹此篇論文的
      撰寫動機、目的與主要探討的問題探討,同時有關主題的現代
      研究成果也作概略評述。第二章是說明有關支讖與後漢的譯經
      情況,同時處理支讖的傳記、譯經、譯法的文獻中問題。由於
      賀利生已經在支讖的譯經記錄,做了相當清楚的交代,因此本
      篇只略為補充有關經序的探討。第三章至第五章,是分別依據
      支讖譯的三部有「法師」的經文,分章依節作「法師」考。第
      三章是《道行般若經》(T224),有六段有關「法師」的經文,
      分布在該經的四個品中。該經的中文同本異譯非常多,根據孔
      茲的研究,共有六個不同的時代所翻譯的同一系列傳本群,即
      《大明度經》(T225)、《摩訶般若鈔經》(T226)、《小品般若
      波羅蜜經》(T227)、《大般若經》之第四及第五會(T220〔4〕
      &〔5〕)以及《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多經》(T228)。另
      外還有內容看來屬於較晚期的梵本以及八至九世紀才譯出的藏
      譯本。先將各譯本依時代先後排比每一段經文,然後再從上下
      經文主要針對「法師」的關鍵語作分析,有時會旁涉上下文的
      內容略為探討。從六段經文的探討中,發現有二處值得留意的
      地方:
            1.「法師」有二個梵語詞,即“dharmakathika”和
              “dharmabhanaka”。
              前者的人物是須菩提,所說的內容是般若空義;後者
              是「善男子、善女人」,以受持、讀誦、布施、分享
              及講說的方式出現在經文中。
            2.“dharmakathika”的對等藏語詞是“chos ston pa”
              ,而不是靜谷氏所說的“chos sgrogs pa”。
          第四章《般舟三昧經》(T418)的處理法與前一章類似,然
      而由於《般舟三昧經》沒有梵本,而且只有三個中文別本異譯
      ,即《大方等大集經.賢護分》 (T416)、《佛說般舟三昧經》
      (T417)、《拔陂菩薩經》(T419)以及一本藏譯本。共有三段經
      文提到「法師」,分別在三個不同的品中出現。探討的結果,
      發現二個特殊的情況:


      頁61

            1.有一「法師」的梵語可能來自“kalyanamitra”,表
              示能說法的「善師」或「善友」的意思。
            2.有一「法師」在偈頌中出現,實際上是代表「法、僧
              」,即三寶中的「法寶」及「僧寶」。是支讖特殊的
              譯法。
          第五章是《阿[ ]佛國經》(T313)。該經只有一個中文異
      譯本,即《大寶積經.不動如來會》,再參照藏譯本;而有「
      法師」的經文共有二段,分別在二個品中出現。經分析結果,
      發現有一個「法師」在藏譯是“chos ston pa”,經過溯源,
      該詞的梵語很可能是“dharmade`saka”。
          最後在第六章結論的部分,是綜合三部經的探討作出總結
      ,同時針對靜谷氏的研究提出補正。

            四、結論

          透過支讖翻譯的三部經(《道行般若經》、《般舟三昧經
      》、《阿[ ]佛國經品》)對「法師」一詞粗略的考證,發現該
      三部經有關「法師」的經文,似乎隱藏著一些特殊的現象,筆
      者把相同的現象集合觀察,「法師」的概念也就逐漸明朗。以
      下分三個層面來總結:

      (一)「法師」一詞梵語的可能來源

          在支讖譯的三部初期大乘經中,對等中文「法師」的梵語
      詞,在原文可能有五種不同的來源。其中三個真有「說法者」
      的意思,另二個是特例,可以作為各佛學專科辭典對「法師」
      的補充如下:
            1.“dharmabhanaka”,藏語作“chos smra ba”該詞出
              現在《道行般若經》的〈功德品〉、〈嘆品〉、〈覺
              魔品〉《般舟三昧經.至誠佛品》,《阿[ ]佛國經.
              佛般泥洹品》。這種「法師」的說法方式比較傾向於
              諷誦、受持者,從中再作解說;人物包括在家、出家
              及「菩薩摩訶薩」。
            2.“dharmakathika”,藏語作“chos ston pa”出現在
              《道行般若經.難問品》。這種「法師」的說法方式
              是對佛法有甚深瞭解而作闡明的人;人物是尊稱為「
              說法第一」的須菩提。
            3.“dharmadewaka”,藏語作“chos ston pa”出現在
              《阿[ ]佛國


      頁62

              經.發意受慧品》。這種「法師」的說法方式是比較
              屬於一般的講說或弘法,能深入淺出地宣揚正法的人
              ;人物是以「法師比丘」的身份出現。
            4.“kalyanamitra”,藏語詞是“dge ba'i bshes gnyen”
              出現在《般舟三昧經.四輩品》,長行是「善師」,
              在偈頌是「法師」,表示二者指的是同一個人,這裡
              是在說明「能夠說法的善師」,而不能認為是「法師
              」的另一個梵語詞。「善師」的意思是「善友」、「
              善知識」,因此可以推論「善師」不一定就能說法,
              雖然二者可以是同一個人。在支讖譯本的長行顯示該
              位「能夠說法的善師」,可以是出家或在家的四眾弟
              子。
            5.“dharma-sa.Mgha”,藏語作“chos dang dge'dun”
              出現在《般舟三昧經.無想品》 的偈頌,從梵藏及其
              他中文譯本對照,發現該處的「法師」與說法者是沒
              有關係,只是支讖對「法、僧」的另一種譯法而已,
              因此不能把它視為「說法者」的意思來理解。這是在
              看經文時必須注意的地方。

      (二)有關初期大乘「法師」的新觀點

          綜合三部經共十一段經文的內容分析,可以看出這幾部早
      期大乘經所呈現的「法師」的概念與角色。以下筆者說明幾點
      如下:
            1.所謂「法師」是一種角色。既是角色,就只適用於某
              種場合而已。從各部經的文中顯示,「法師」的出現
              必是有某種被稱為「說法」的動作,或者配合著處所
              及聽聞的對象。一旦離開了這種「說法」的行為,就
              應該不再是「法師」,只能說是「具有說法能力的『
              比丘/善男子、善女人』」。
            2.初期大乘的「法師」分出家「法師」(比丘)以及在
              家「法師」(善男子、善女人)。奇怪的是在四眾弟
              子中,沒有提到「法師」比丘尼的例子,頂多只有一
              次在《般舟三昧經.四輩品》的長行中,而且只是在
              支讖譯本,(其他同本異譯的內容已經有所改變,人
              物亦從四眾改作出家「菩薩」,藏譯對等詞是“dge
              slong”,即「比丘」。)提到可從「善師」中的「比
              丘、比丘


      頁63

              尼、優婆塞、優婆夷」所,得聞是三昧,當視如佛。
              然而該處的「善師」在偈頌是「法師」,只表示會說
              法的善友,而不是指「說法者」而言。初期大乘沒有
              提到「法師」比丘尼,是否暗示當時沒有會說法的比
              丘尼,或另有其他的因素,則是值得注意的事。
            3.以說法的行為而言,出家「法師」是堪任佛法的比丘
              ,具有能力解說第一義諦法者,(以須菩提為代表,
              見《道行般若經》)、有無礙及無量辯才的比丘(見
              《阿怞繵篣g》),能以此作為住持佛法的功能(見
              《般舟三昧經》及《阿怞繵篣g》)。在家「法師」
              對佛法能信受,能「受持、讀誦、書寫、布施分享經
              卷、講說」的「善男子、善女人」或「菩薩摩訶薩」
              ,〔註46〕以此而獲得無量功德(見《道行般若經》
              )。因此以讀誦、受持、講說作為推廣某一部經典的
              方便而給予的尊稱。從所說的對象來看,出家「法師
              」是對人,在家「法師」在《道行般若經》比較重視
              於說明「受持、讀誦等」得到諸天龍八部前來聽法,
              表現出初期大乘的弘法對象,已從人擴大到其他道的
              眾生。
            4.初期大乘的「法師」是菩薩摩訶薩。也就是說,修學
              大乘的行人,為了利益有情,必須把所學所得的法益
              ,布施分享與他人,即此稱為「法師」。說法的內容
              有深淺,深者是闡釋般若空義,淺者或讀誦、受持、
              書寫等。方式有正式與隨緣,正式者是正式請法或擇
              日香花供養,讀誦、受持、書寫,因此而得到敬法的
              天龍八部前來聞法並且護持;隨緣者是「在在處處,
              為人解說」,目的皆是為了達到法的布施。
            5.初期大乘的「法師」以說法作為成佛的資糧。因此為
              了成就佛道,應該發願當「法師」;為能說法順利,
              必須成就「無量及無礙的辯才」。這就是為什麼在初
              當「法師」;為了能說法順利,必須要成就「無量及
              無礙的辯才」。這就是為什麼在初期大乘經
      ───────────────────────────
      註46:「菩薩摩訶薩」,在大乘經中可以是「在家」或「出家
            」,這裡暫且把它歸為「在家」。




      頁64

              強調菩薩行中,非常重視「法師」,處處鼓勵人人當
              「法師」,從演說最深的第一義諦法,乃至讀誦、受
              持、書寫,都尊稱為「法師」,如此即能夠累積成佛
              的資糧。
            6.「法師」有住持佛法的功能,因此「法師」的說法成
              就了佛法的住世。也就是說雖然佛法是永遠、必然及
              普遍的存在,但必須要透過「法師」的宣講,才能使
              讓法顯揚於世間。因此佛法的住世必須要有人有能力
              且願意說,有人願意聽聞並受持;如果沒有人說法,
              或沒有人要聽法,佛法就會因此而滅去。說法的成功
              與否在於「說者」與「聽者」之間的和合與默契。就
              《般若經》的觀點而言,如果有一方不能夠配合,即
              造成說法的不和合,但若能覺察此是魔所干擾,就能
              長養不屈不撓的說法願力。
            7.就功德而言,《道行般若經》特設一品,宣揚讀誦、
              受持、書寫般若波羅蜜經的利益。以上讀誦等的行為
              即是該經詮釋的說法方式,而稱用此方式的人稱作「
              法師」。在該品所看到「法師」因為說般若波羅蜜法
              獲得的功德是「無量」的(表示難以計算),僅從有
              「法師」的經文中說明「法師」的現世利益有:身無
              病苦、終不橫死、受到世人的尊敬、得到天神的護持
              ,如果自己能力不夠,諸天會幫助「法師」完成說法
              的任務,甚至得到敬法諸天或非人益其氣力。至於出
              世的利益,則是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三)補正靜谷正雄的「法師」研究

          靜谷正雄的研究:〈法師 (dharmabhaa.naka)ズコゆサ──
      初期大乘經典ソ作者ズ關エペ試論──〉,是從梵語詞
      “dharmabhanaka”探討在初期大乘「法師」的概念,而本篇是
      以中文「法師」契入主題,以瞭解初期大乘的「法師」所扮演
      的角色。雖然二篇論題的角度和範圍不一樣,但仍是有交集之
      處,即二篇同樣都用到三部支讖譯的初期大乘經,同時所談的
      內容都與「法師」有關,一致的地方是原文為“dharmabhaa.naka”
      的「法師」。因此綜合以上由有「法師」的經文所獲得的結論
      ,再回過頭來看看靜谷正雄的研究,就會發現該研究有幾項與
      本篇的探討結果有


      頁65

      出入的地方。在此對靜谷氏的論點略作補充修正如下:
      1.有關「法師」的梵、藏語詞的論證
          ぇ就支讖譯三部早期的大乘經而言,「法師」一詞並非完
      全譯自梵語“dharmabhaa.naka”。它可能是“dharmakathika”
      ,“dharmade`saka”,“kalyanamitra”及“dharma-sa.Mgha”
      。具有「說法」意義及功能只有三個梵語詞,其餘二詞即
      “kalyanamitra”及“dharma-sa.Mgha”是出現在偈頌的特殊情
      況。
          え梵語詞“dharmabhaa.naka”也不一定是譯成「法師」,這
      在《般舟三昧經》就可以找到例子。即在T418的〈四事品〉中
      ,對等的藏譯本有相當於“dharmabhaa.naka”的藏語詞是“chos
      smra ba”,而各中文譯本的譯法不一致,支讖譯為「善師」,
      T416是「說法師」,T419則作「說經比丘」。〔註47〕
          ぉ“dharmakathika”的藏語對等譯詞也並非如靜谷氏所說
      「多數譯為“chos sgrogs pa”」,筆者發現《道行般若經》
      的經文中的“dhar-makathika”,藏譯本作“chos ston pa”
      ,而支讖譯為「說法者」。
      2.有關「『法師』是大乘經的著者」的論點
          靜谷正雄在〈法師(dharmabhaa.naka)ズコゆサ──初期大乘
      經典ソ作者ズ關エペ試論──〉,〔註48〕提出「『法師』是
      大乘經的著者」的論點。二十年後他又以該篇的研究為基礎,
      擴大範圍而撰寫一本著作,名為《初期大乘佛教ソ成立過程》
      。〔註49〕在該書中靜谷氏對以上的觀點似乎有所改變,即在
      第286頁,提到“dharmabhanaka”的「法師」是〈小品般若〉
      的「編集者」,然而在第43頁,卻提到《小品般若》、《法華
      經》、《遺日摩尼寶經》、《般舟三昧經》是“dharmabhaa.naka”
      「法師」所出(即著作),而在287頁,又說明《大品》、《小
      品》是“dharmabhaa.naka”「法師」製作。因此不能很清楚他是
      如何理解所謂
      ───────────────────────────
      註47:參Harrison, P. Tibetan Text (1978, 44〔5A〕), T1
            3. 418. 906b, T13. 416. 878a, T13. 419. 923b。
      註48:參見靜谷正雄,上引篇,(l954, 131-132)。
      註49:靜谷正雄,上引書,(1987),該書初版是1974年發行。



      頁66

      的編集與著作。無論如何,「『法師』是大乘經的著者」的論
      點依舊出現在較晚的論著當中,可見靜谷氏對該觀點並未改變。
          針對以上的論點,如果從支讖譯大乘經有關「法師」的三
      部經的內容中,並沒有辦法看出:「法師」是大乘經的著者。
      查靜谷氏在第一篇文章中,開始的論證根據是從《法華經》所
      引申推測而來。然而如果從《道行般若經》有關「法師」的經
      文來看,「法師」有在家及出家之分,二眾所扮演的角色在層
      次上也有差別。出家「法師」所說的是第一義諦法,代表人物
      是須菩提。在家「善男子、善女人」只要是誦讀與受持佛法,
      就可被稱為「法師」,類似的情況多半在「讚揚讀誦、說法的
      功德」的經文中出現。因此就經文中這些在家「法師」的程度
      與要求,又怎麼可能是大乘經的著者呢?此項是靜谷氏所沒有
      注意到的問題關鍵。
          如果根據雷氏(Ray)的研究,〔註50〕或許可以幫助解釋
      以上「善男子、善女人」不是大乘經著者的論證。雷氏提出大
      乘的起源很可能是蘭若頭陀行者。〔註51〕當他們因某種因素
      回到寺院時,就把大乘帶進僧團,然後從僧團再向外發揚。〔
      註52〕由於寺院著重於學問與制度,〔註53〕因此大乘經典的
      編輯與著作,有可能是在僧團中發展出來的。如果依據雷氏以
      上有關大乘起源的推論是正確的話,從源頭而言,則這些宣揚
      大乘的蘭若頭陀行者(forest renunciant)──「法師」,也並
      非是大乘經典的著者,因此不能說「法師」即是大乘經典的著
      者。從另外一角度來說,現今學
      ───────────────────────────
      註50:筆者未看到原書,乃參考Prebish, Charles A. "Ideal
            Types in India Buddhism: A New Paradigm"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115. 4, pp. 65
            1-666) 對該書(Ray, Reginald A., Buddhist Saints
            in India: A study in Buddhist Values and
            Orientation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4)所作的詳細書面評論。感謝高明道老師提供有關
             資料的訊息,德範法師慷慨借閱該篇書評。
      註51:這說法與一些學者認為「大乘經是透過甚深禪定的體會
            之後的成果」的看法沒有衝突。有關以上的觀點,請參
            Harrison, P. Tibetan Texts (1978, ix), Samadhi
            (1990xx-vi)。
      註52:參Prebish,上引篇,(l995, 664)。
      註53:參Prebish,上引篇,(l995, 652)。


      頁67

      者一般認同佛教徒有二個層次,即在家與出家之分 (two-tiered
      model),〔註54〕但雷氏對佛教界的分析是用一個三面的模式
      (three-fold model),即僧團、在家人、沙門。無論是那一種
      說法,皆贊成在家佛教徒是受五戒者,主要的義務是支持僧團
      、供養布施、禮拜佛塔等。〔註55〕從以上諸學者說明在家佛
      教義務與責任中,並未談到在家信徒擁有編輯經典的責任。因
      此在「法師」包括「善男子、善女人」的情況之下,又怎麼可
      以說「法師」是大乘經的著者呢!
          本篇從三部經的探討中,發現該三部早期大乘經皆傾向於
      以僧團為依歸,並且透露出以比丘為領導的訊息。例如:在《
      道行般若經.嘆品》中舉出三天的說法日(後期譯本是六天,
      看來應是指六齋日),很顯然六齋日的出發點,是讓在家弟子
      有機會到寺廟過出家生活,因此該處規定的說法日,很可能是
      一種嚮往並效法出家的暗示;《般舟三昧經.四輩品》中也可
      看出:四眾弟子中是以比丘為領眾,同時雖說修學三昧是通於
      四眾弟子,但仍是強調以梵行的身份能夠快速進入修學;而《
      阿[ ]佛國經》的二處有「法師」的經文,亦強調沙門、比丘為
      住持正法的人。因此從三部經文所顯示的僧團性格,筆者認為
      大乘經可能是從僧團中發展出來。
      3.有關大乘經著者自稱為「法師」
          靜谷氏認為大乘經著者自稱為「法師」,〔註56〕他的推
      論是依據《法華經》的〈法師品〉及〈法師功德品〉把受持、
      讀誦、解說該經的人稱為「法師」,強調「法師」所得到的功
      德,並主張只有這種「法師」才是一切世間應尊敬的「如來之
      使」,因此認為著作及宣揚該經的人自稱為「法師」。但在支
      讖譯的三部早期的經中,沒有任何跡象顯示自稱為「法師」,
      不僅如此,實際上如果從上下文來理解的話,發現在經文中
      ───────────────────────────
      註54:參[木+尾]山雄一,〈般若思想的形成〉收錄於《般若思
            想》第一章(臺北:法爾出版社,1989年,第24頁)。
      註55:參Prebish,上引篇,(1995, 652)。
      註56:這是靜谷氏在多處一再如此強調的地方,參靜谷正雄,
            上引篇(1957, 131-132)以及上引書(1987, 111,
            286-287)。


      頁68

      是強調「讀誦、受持的功德」,〔註57〕所說對象皆是「善男
      子、善女人」的「法師」,因此為了鼓勵「善男子、善女人」
      多「讀誦、受持」該經,才把誦讀與受持(這裡是指般若波羅
      蜜)的善男子、善女人尊稱為「法師」;由此看來似乎是一種
      推廣大乘法門的方便,作為鼓勵在家人讀誦經典,而以此行為
      被稱為「法師」。從以上(《法華經》以外的大乘經)所得到
      的結論,或許可以提供另一個思考的角度,即:大乘經著者並
      沒有自稱「法師」,反而是鼓勵人人當「法師」。
          另外也針對印順的論點略作修正,即有關「『法師』
      “dharmab-haa.naka”是從『唄匿者』演化而來」的說法,由於
      從所發現幾個「法師」的梵語詞來看,頂多只能說“dharmabhaa.naka”
      與“bhaa.naka”有關,而不能說「法師」是從「唄匿者」來的。
          以上是本篇以「法師」一個普通的佛典名相的考釋,所得
      到的結論,一方面補充現今佛學專科辭典有關「法師」在初期
      大乘經的資料,另一方面也釐清「法師」的觀念,同時補正現
      代的研究。因此光是「法師」一詞,就有很多可探討之處,可
      見還有很多的珍貴的佛教文獻等待大家共同為佛教文化的建設
      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