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派佛教人壽長短業果之探討

圓光佛學研究所  釋宗平

圓光新誌 
第51期(2000.05) 
頁57-64


 

一、問題意識

 

在我們的認知中,可能向來以為:人生世間有壽長、壽短之別,乃因過去是否曾造殺生業所招感;然有生而即死,有少壯死,有過百方死等種種差別相。而在《阿含經》也說:「由殺生報故,眾生壽命極短。」(註一)或說:「身不殺生,世世長壽,其命無橫。」(註二)似乎人壽的長短應該是慈心護生或殺生業所招感。然而部派佛教的論師,曾對殺生業是否招感人壽長短的問題,提出他們不同的意見。論師們指出「人壽長短是善業果」,因為人天屬善趣,只要能感招人壽的業果,不論壽長、壽短,均是善業所招;但同時卻又說「由殺人壽量短」。究竟能招感人壽長短之業,應決定於善業或殺生業?這語義前後矛盾的說法,應如何解說?又若兩者能同時影響人壽長短的情況下,殺生業道(惡業)和善業如何相抗拒,何者能以強者的優勢姿態,決定有情壽長或壽短?筆者擬設限以上諸問題,藉由部派論師的辨析,重新理解人壽長短之業果報為何。

 

二、《婆沙論》之諸說

 

殺生,令他有情受苦,斷其生命,未來將招感何種果報?《婆沙論》引經說:「於殺生罪數習廣布,當墮地獄、傍生、鬼趣,後生人中,壽量短促。」(註三)造殺生罪業,除了當墮惡趣,又因斷人命根,也將招感壽量短促果報,這是必然的一貫理解。然殺罪墮惡趣,是否也因殺罪而招感人壽短促,各論師有如下不同的意見:

 

1、有作是說:由此惡業墮諸惡趣,即由此業還來人中,壽量短促,彼經不說有別因故。

2、復有說者:由殺生加行墮諸惡趣,由殺生根本,後生人中,壽量短促。

3、復有說者:墮諸惡趣,是殺生異熟果,後生人中,壽量短促,是殺生等流果。

4、復有說者:由害生命墮諸惡趣,由食彼肉,後生人中,壽量短促。

5、復有說者:害生命者有二過失,一者生彼非愛苦受,二者斷彼所愛壽量。由生彼非愛苦受故,墮諸惡趣;由斷彼所愛壽量故,後生人中壽量短促。

6、尊者世友說曰:人中壽量短者,非殺業異熟果,以人天趣命等八根是異熟者,唯是善業異熟果故。然造業者,昔在人中先造能引人壽量業,次後復造害生命業,此業與前作損害事。前業應受二十年壽,由後損害但受十年,故人壽短促非彼異熟果。註四

 

《婆沙論》廣引六位論師的說法,卻沒有論斷何說為優。不過,諸論師皆認為殺生業以墮諸惡趣為先,後感短壽。但若不再善加分別,又會把招感壽短之業,全部歸給殺業。然其中,以第三師的「墮諸惡趣,是殺生異熟果,後生人中,壽量短促,是殺生等流果」和尊者世友的意見,對一般人向來誤解人壽短命必直接從殺生業所招感,提出了佛教另一思考角度。

 

世友認為,人中壽量短促者,並不是殺業的異熟果所招感;因人天趣命等八根(身根,命根,意根,五受根)是善業報,非不善業報。那麼,不論壽長或壽短,此業果應該皆是善果。但為何殺生罪業又能令二十年壽者,漸漸損害壽量至十歲,成減劫人壽之極短?此乃因先前曾經造作能招引人壽量的善業後,又造作殺生罪業,善業與殺生不善業在同時俱有的情況下,殺業將損害能引人壽之善業,令人壽短促。世友這樣的解釋,可以巧妙溝通了「人壽長短是善業果」和「由殺人壽量短」前後文的矛盾。也就是說,壽短之人,亦曾造作引人壽的善業,後又因造作殺業,因殺業力能損害善業,使人壽短;所以即使壽短,也可說是善業果。

 

不過,此處筆者有一疑惑:世友提出「此業與前作損害事」,雖巧妙的連結了「壽短善業招」和「殺人壽短」的矛盾,然而世友所提出「此業與前作損害事」的方式,乃意指殺業將損害能引人壽的善業,令原本即將招感二十人壽者,只感得十年人壽。這明顯的表示招感今生壽短的善業,是少善業。因為,以「殺業損害善業」為人壽短促的理由,必然善業與殺生不善業不能共存,又殺業能損減善業,則善業自然漸減成微善。換言之,當有情入胎成「生有」之時,過去的善惡業已決定今生將招感多少人壽,而此人壽即是「殺業損害善業」後,所剩餘的善業所感得的壽量。因此筆者才說,依世友的說法,招感壽短的善業,將是少善業;但人天乃善趣,少善業能招感人壽乎?「此業與前作損害事」的解釋,仍留有待解之題,這在下面討論世親、眾賢等論師的見解時,再比對探討。

 

其次,在同時造了善業和殺生的不善業後,為何殺生不善業能以優勢的姿態,勝於善業而損減人壽,這在世友的論述中並未說明,然這也是相當值得的探討的問題!

 

三、世親與眾賢的不同意見

世親從上述《婆沙論》諸論師的見解中,抉擇諸說,加上自家意見,而理出以下結論:

 

人中短壽亦善業果,如何可說是殺等流?不言人壽即殺業果,但言由殺人壽量短,應知殺業與人命根作障礙因,令不久住。註五

 

認為人中壽短是善業果,因此不可說人壽是殺業果;不過,殺業將促使壽量短促,因殺業能給予人命根作障礙因,令有情不久住世間。以上,從人生世間得人壽(不論壽長、壽短),其業果是善,在這點上,世親的立論是正確的;但又說「由殺人壽量短」,因「殺業與人命根作障礙因」。就其前後說詞,眾賢認為有矛盾之處,而指出說:

 

經主於此作如是釋:不言人壽即殺業果,但言由殺人壽量短,應知殺業與人命根作障礙因,令不久住。此所言義,極難了知。若殺為因能招壽短,短名目何法是殺果非壽;譬如金鋌,短即是金,壽亦應然,短豈非壽,如何可說壽非殺果。註六

 

眾賢認為,世親主張「殺人壽量短」,提出的根據是「殺業與人命根作障礙因」,其理由並不充分,所以就前後語義看來有所矛盾。亦即是說,眾賢不認同「殺業與人根作障礙因」的理由,才對世親提出的「人中短壽亦善業果,不言人壽即殺業果」,又「但言殺人壽量短」的說法,提出質問說:「短豈非壽,如何可說壽非殺果」,不論壽長或壽短應該也是殺生業果,怎能說只有壽短才是殺業使然?因為依世親言意,「壽短」與「人壽」似乎是同而又不同。

 

前面世友也出現過同樣問題,然而他提出「殺業與善業作損害事」來解釋時,面臨少善業能招感人壽的難點。這或許是世親不採世友「損害」方式的原因吧!他另提出「殺業與人命根作障礙因」的方法,這似乎可以迴避世友的缺失,但事實上,世親對此問題並沒有加以解釋。沒有說明先前造下善業後,又造殺業時,善業和惡業如何相抗拒,殺生惡業方能取得優勢損減人壽?並且先前已造作的善業又如何?已入過去不起法用?或尚與現在發生聯繫?這些世親都沒有再做恰當合理的解說。簡單的以「殺業與人命根作障礙因」,來解釋人壽短促的由來,結果被眾賢作了如下的評破:

 

既說殺業作命障因,應辯此中命障何謂?若謂命障,即壽不生。註七

 

世親直截了當的從既有的異熟果上說明,其最後所犯過失----「若謂命障,即壽不生」,反而比世友更甚。不過,就「殺業與人命根作障礙因」,眾賢以殺業所障礙的對象,是正值招感人壽的異熟果,來評破世親。然世親的本意又如何?筆者無法得知。但如果殺業將障礙命根延至已感果後,則眾賢的詰難,就無法成立。因為「壽」梵語ayus與「命」梵語javita、「命根」同義,所以又稱為壽命。而「若謂命障,即壽不生」,也同樣能說明壽短的原因,又不違反「人中短壽亦善業果」的教說。

 

在《順正理論》中,眾賢不提、也不取世友的說法,他自有獨到的見地。至於眾賢如何解釋?他認為:

 

理應釋言:不說人壽是殺異熟,但應說言是殺生業近增上果。謂雖人壽是善業招,而由殺生增上力故,令彼相續唯經少時。以欲界中不善勝善,有增上力能伏善故。註八

 

壽短非殺業異熟果,而是殺業的近增上果。殺業並不以「損害」善業的方式,令人壽短促;也不是以「障礙」命根的方法,令有情壽短,而是以展轉增上力,伏按善業。這樣的解說,是容許善業與殺生不善業俱存。換言之,即使因殺業而促使壽短,先前造作招感人壽的善業,依然存在並有其影響力----招感人壽。又因為「以欲界中不善勝善,有增上力能伏善故」;殺生不善業的增上力,以強勢的姿態,能伏按招感人壽的善業,令相續不斷的人壽「唯經少時」,使人壽短促。在此茲將三位論師的詮釋方式,列表如下:

 

世友以「殺業能損害引人壽的善業」,而世親則從「殺業障礙命根(異熟果)」;一是「因損害因」,另一是「因障礙果」。眾賢則「由殺生增上力故,令彼相續唯經少時」之見解,以「增上力」伏按方法,調和了「壽短善業招」和「殺人壽短」之間的矛盾。

 

亦即,人壽短並非少善業,而是殺業使然,雖壽短,但善業並不因殺業而損減,否則如何招感人壽!引人壽的善業和殺生不善業可以同時並存,而且同時發揮其功能;亦即,有眾多的善業招感人壽,又有強勢的殺業增上力,能伏善業令人壽短促。眾賢這樣的解釋,方能圓滿的連結「壽短亦善業招」和「殺業人壽短」之間的縫隙。

四、再探殺業與人壽長短的關係

透過上文的辨析後,得知人壽固然是善業所招感,但壽長或壽短的有情差別相,確實決定於有否造作殺業使然。而《阿含經》中,也屢見殺業將招感壽命短促,離殺生將得長壽的勸誡文,例如:

 

1、殺生十者:一冤家轉多,二見者不喜,三有情驚怖,四琩苦惱,五常思殺業,六夢見憂苦,七臨終悔恨,八壽命短促,九心識愚昧,十死墮地獄。註九

 

2、若離殺生修習、多修習,得生天上,若生人中,必得長壽。註十

 

《阿含經》中,每分別十不善業道之果報時,除了殺業提到能令壽短之外,其它不善業都沒有說明當招感壽短之報。由此可知,雖人壽為善業果,但壽短、壽長之因,不外是殺生業所致。

 

十善或十惡業道,每一業道因,皆能招感異熟,等流,增上等三果(註十一 。為何造一業道能招感三種果報?《俱舍論》解釋說:

 

此十何緣各招三果?且初殺業於殺他位:令他受苦,斷命,失威。謂殺生時,令他受苦故,墮於地獄受苦異熟果;斷他命故,來生人中受命短促為等流果;壞他威故,感諸外物鮮少光澤,為增上果。餘惡業道,如理應思。註十二

 

就殺生業而言,有情識的眾生,執著五蘊身心為自我,所以正當殺害眾生命時,必令其受大劇苦。就令其眾生受苦因緣,此惡行將招感墮諸惡趣;此是殺業異熟果。其次,又因截斷眾生命,令其壽命短促,當來墮諸惡趣後,待過去生善根成熟來生人中時,此殺生增上力能伏招感人壽的善業,使壽量相續中斷,唯經少時;此是殺業等流果。再者,又因斷眾生命,減他勢味,將招感外在一切資身之具,光澤鮮少,如外草藥等勢味或有或無;此是殺業增上果。

 

其中,為何壽短是殺業等流果?等流之義是「善生善,不善生不善,無記生無記。」(註十三 斷眾生壽命,招感壽短,而說壽短是殺業等流果,這樣的解說畢竟與等流之義不合。世親也說:「非越異熟及增上果,據少相似假說等流」;(註十四)由於行殺業,斷有情命根,今生感得壽命短促,雖不完全符合等流義,仍有少分相似,故假說「等流」名。而眾賢則解釋說:「顯增上果中,有最近故,若二俱立增上果名,則不顯果有近遠別」;(註十五)認為等流果亦可名為近增上果。增上果由能作因感得之果,只要不障礙此法生起的,「彼法」都可名為「此法」的能作因;又能作因對法的生起,又有展轉增上生力(註十六)。因此,就「殺生業近增上果」而言,殺生業是人壽短促果報的近增上果,有增上力用能伏招感人壽的善業,令相續不斷的壽量唯經少時。而其中,也因欲界中,不善力勝過於善,殺生不善業方有增上勢力能伏善。

五、結語

 

藉由論師的解析,可以明確的瞭解:人生世間,感得當期人壽,其中有壽短、壽長,亦有一般人平均正常壽命者,然不論人壽差別再懸殊,皆由過去眾多善業所招。感得人壽之時,善業並不因為即將感得壽短而損減,否則如何招感人壽?人壽有長、短之別,不在於能招引人壽的善業造作的太少,而是決定於是否曾造作殺業或者曾修習護生行。造作殺業者,其殺業有展轉增上力,能伏招引人壽的善業,令壽量唯經少時;反之,曾積極修護生行者,依此善力,能助增人壽使之綿長。由此,當吾人瞭解人壽長短之業果時,勿忘「人中壽短亦善業果」,而以更寬厚的心胸,來對待周遭一切人事,不應只目視到現前不完善的一面。因為能招感人身、得人壽,不論壽長或壽短,乃至無惡不造之人,昔日大家都一樣曾努力齊修造作過善業,方能招感人身,得人壽啊!然而,在欲界中,「不善勝善,有增上力能伏善」,欲界之凡人,怎能不慎哉!

 

 

 

註釋

註一:《增一阿含經》大正2.781a

註二:《佛說戒德香經》大正2.507c

註三:《大毘婆沙論》大正27.102c-103a

註四:《大毘婆沙論》大正27.103a

註五:《俱舍論》大正29.90c

註六:《順正理論》大正29.583b

註七:《順正理論》大正29.583b

註八:《順正理論》大正29.583c

註九:《分別善惡報應經》大正1.899b

註十:《雜阿含經》大正2.274b

註十一:《俱舍論》「十惡業道各招三果,其三者何?異熟,等流,增上別故。」(大正29.90b

註十二:《俱舍論》大正29.90c

註十三:《大毘婆沙論》大正27.629c

註十四:《俱舍論》大正29.90c

註十五:《順正理論》大正29.583b

註十六:《俱舍論》「增上之果名增上果,唯無障住有何增上?即由無障得增上名,或能作因亦有勝力;如十處界於五識身,諸有情業於器世界,耳等對於眼識生等亦有展轉增上生力,聞已便生欣見欲,故此等增上如應當思。」(大正29.35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