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論元代白蓮宗對後世淨土之影響

圓光佛學研究所   釋印謙

圓光新誌
第 52 期 (2000.07)
 頁101-107


一、前言

尊奉茅子元(1096-1181A.D.)為開創者的白蓮宗,是南宋至元時期,頗為流行的一個彌陀信仰宗派。以往學術界不是將之視為佛教異端,甚至貶斥為邪教團體,與元末叛亂集團白蓮教混為一同,就是視為以在家信眾為主體的庶民佛教,鮮少注意白蓮宗的重要典籍《廬山蓮宗寶鑑》(1304 A.D.以下簡稱《寶鑑》)《廬山復教集》中[1],所反應白蓮宗以僧眾為主體的面相,及其在歷史脈胳上對調融禪淨教三宗、儒釋道三教所做的努力,這部份在拙著<"白蓮宗"新論-以佛教倫理、歷史脈絡為視角>一文已有論述請參閱[2]。而本文主要是繼上篇文章之後,再針對白蓮宗對後世淨土之影響,特別是「蓮宗」一詞的延用,作為主要論述對象,期能對學術界在研究白蓮宗,及彌陀淨土由「蓮社-蓮宗-淨土宗」名稱上的轉變有所助益,是本文撰述的目的。

二、白蓮宗對後世淨土之影響

以白蓮宗是南宋到元代一個十分盛行的宗教團體,影響所及不獨中國本身,同時也影響到高麗與日本。當優曇上京請命時,高麗國王益智禮普化正好寓居大都,「見優曇現瑞,《寶鑑》開明」即帶頭開宗念佛,並發布疏文,在高麗國創建壽光寺白蓮堂,普勸國人同修淨業[3]。同時日本入元僧澄圓,在日本保元元年(1317A.D.)來到廬山東林寺從優曇受慧遠白蓮之教,並受《寶鑑》、《龍舒淨土文》等書,於元亨元年(1321A.D.)歸國,在日本建旭蓮社,以把廬山之風帶進日本淨土宗而聞名[4]。而其影響本國後來淨土者如明朝道衍《諸上善人詠》、祩宏《往生集》、清朝《淨土晨鐘集》、《淨土聖賢錄》、《角虎集》均為子元優曇立傳,《龍舒淨土文》收有<慈照宗主臨終三疑>[5],《歸元直指》、《重訂西方公據》也收有<慈照宗主示念佛人發願偈并序>,《淨土決》、《淨士資糧全集》、《念佛警策》等也引用了有關《寶鑑》的資料,甚至現今佛門早晚課誦裡的「自性眾生誓願度、自性煩惱誓願斷、自性法門誓願學、自性佛道誓願成。」偈頌也是出自子元之語[6],其中又以「蓮宗」一詞對後世淨土之影響較為特殊。

在近代日本「淨土宗」一詞,尚未傳入中國時,中國佛教稱呼彌陀淨土者即有「淨土教」、「蓮社」、「蓮教」或「蓮宗」了。聖嚴法師《明末佛教研究》第二章<明未的淨土教人物及其思想>表示:

然在日本,凡成一派,即名一宗,淨土法門之被稱為淨土宗,是始於日本。在中國則自南宋宗曉的《樂邦文類》、志磐的《佛祖統紀》,以迄清代悟開的《蓮宗九祖》,皆稱「蓮社」或「蓮宗」諸祖。民初開始,受日本影響,才出現了「淨土宗」的名稱。若以晉之慧遠大師建蓮社,以及西方淨土之九品蓮華化生,作為依據,稱為「蓮宗」,較為貼切。[7]

聖嚴法師的說法甚為有理,且極具啟發性,因「蓮社」之名由來已久,早在北宋初年贊寧(991-1002 A.D.)<結社法集文>即云:

晉宋間有廬山慧遠法師,化行潯陽,高士逸人,輻湊于東林……共結白蓮華社,立彌陀像,求願往生安養國,謂之蓮社,社之名始於此也。……歷代以來,咸就僧寺為法會社也。……近聞周鄭之地,邑社多結,守庚申會,初集鳴鐃鈸,唱佛歌讚,眾人念佛行道,一夕不睡,以避三彭奏上帝,免注罪奪算也,然此實道家之法,往往有無知釋子,入會圖謀小利,曾不尋其根本,誤行邪法,深可痛哉。[8]

以廬山慧遠大師,歷代以來皆得皇帝封謚,也深得教界人士尊崇,故淳化間省常(959-1020 A.D.)在杭州西湖昭慶寺建「白蓮社」[9],後易名為「淨行社」[10],法智知禮建「念佛施戒會」(1013A.D.)[11],知禮門下四明承天寺僧本如(982-1051A.D.)「與丞相章郇公(章得象)諸賢結白蓮社,……仁宗欽其道,遂賜名為『白蓮』」[12],禪宗慈覺宗賾亦建「彌陀會」、結「蓮華淨土念佛社」(1089A.D.),撰<蓮華勝會文>[13]。起初念佛結社是以僧人、佛寺為中心,後來結社愈來愈多由在家的信徒主持,結社場所也從寺院伸展到民宅。如徽宗時處士王衷「結蓮社,作文告諭曰:今衷謹于居處結白蓮社,募人同修,有欲預者,不限尊卑貴賤、士庶僧尼,但發心願西歸者,普請入社也。」[14],憑]「蜀中遂寧府人,道號不動居士,……晚年篤信彌陀教法,……專意淨業,……在鄉郡建淨士會。」[15],富陽龍門孫如珪亦建蓮社共修淨業[16],念佛結社之盛可見一般[17],故到了南宋《樂邦文類》、《佛祖統紀》便有「淨土教門、蓮社諸祖」之設立,以「淨土教」、「蓮社」來稱呼彌陀淨土。

 

到了元朝,便有「蓮宗」、「蓮教」之名出現。《寶鑑》<名德題跋>天童圓應淨日(1304 A.D.)題云:

余嘗觀夫今之所謂崇蓮宗者,多不本遠祖之意。[18]

翰林學士張仲壽(1308 A.D.)題云:

蓮教自東晉廬山尊者啟其端,……逮至宋末群不逞輩指蓮宗而聚,……東林祖堂優曇大師,憫斯教之湮微,救流俗之邪舛,搜集善言纂成一編,目曰《蓮宗寶鑑》。[19]

優曇<上白蓮宗書>(1308 A.D.)云:

蓮宗之教自東晉遠公創始廬山僅乎千載,舉天下而化之。[20]

另<宣政院榜>(1311 A.D.)云:

今普度優曇將祖師起教修行本末事實集成《蓮宗寶鑑》,辨明邪宗異教,顯証蓮宗普化念佛正法。[21]

又《寶鑑》「大圓佛鑑禪師傳法沙門希陵」所寫序文(1314 A.D.)云:

雁門尊者社結勝流策勳淨業,是以念佛之道唱行於世,迨今千年謂之蓮宗也。[22]

從這五段引文可知,早在十四世紀初,中國佛教就已出現了稱呼承繼廬山慧遠念佛結社之風,行彌陀淨土修淨業者為「蓮宗」、「蓮教」了,乃至明朝石機禪師的《蓮社釋疑論》與蕅益大師的《靈峰宗論》亦稱彌陀淨土為「蓮宗」[23],所以到()悟開則有《蓮宗九祖傳略》(道光四年1824A.D.)之撰述。

三、「淨土」、「蓮社」、「蓮宗」、「蓮教」之釋義

所謂「淨土」名義,宗曉《樂邦遺稿》卷上云:

《法苑珠林》曰:「世界皎絜目之為淨,即淨所居名之為土。」,《攝論》云:「所居之土無於五濁,名曰清淨土也。」 [24]

說明極樂世界依報莊嚴,清淨無染,故名淨土。又「蓮社」之義,該書亦云:

《釋氏覽要》云:「東晉遠法師雁門人也,止于廬山虎溪,招十八賢士,修西方淨業鑿池栽白蓮華。又彌陀佛國以蓮華分九品次第接人,故稱蓮社。或有云:嘉此社人,不為名利淤泥所染,喻如蓮華,故以名之。又有云:遠公有弟子法要,能刻木為十二蓮華,植於水中用以機關,凡析一葉是一時,與刻漏無差,俾禮念不失時,因此名其社為蓮社也。」[25]

以「蓮社」之義雖多,皆不離「蓮華」象貌,是以名為「蓮社」。至於「蓮宗」、「蓮教」之義,《寶鑑》卷二云:

信斯道者開本覺心,出五濁苦達真淨土了性彌陀,若明月之當空,似蓮華之出水。故蓮宗之教以是名焉。楊無為云:「蓮者出乎淤泥,不捨眾生界也;處空無染顯露清淨體也;華而有實非魔境也;華實同時因果一如也;華開蓮現示權顯實也;華落蓮成廢權立實也;一蓮生無量華,建立一切法也;十方同一華藏示佛境無異也。」,蓮教之義得非是歟。[26]

顯見「蓮宗」、「蓮教」之義也是取「蓮華」為表徵,以「蓮華」的特性來闡釋淨土之理。不過「蓮宗」一詞,在《寶鑑》裡出現不下十五處之多[27],觀其意筆者推測可能有二種:一是,「白蓮宗」是「蓮宗」之一分子(猶如「五家七宗」是禪宗一分子)。以白蓮宗是個後起的彌陀信仰宗派,其尊崇廬山慧遠大師為祖師,以廬山東林寺善法堂為祖堂,除了有順應當時念佛結社之風氣,尋求傳統之支持,以博得朝廷及教界人士的認同外,似乎也以「白蓮宗」是「蓮宗」之翹楚自許,對一些「不究佛理之人,卻將道門修養法冒濫蓮宗」,或「常行異教詐稱蓮宗弟子」,「將淨土一實之道,變雜劇場把,彌陀萬德之名,做山歌唱,失卻祖師正眼,鈍置蓮宗教門。」,甚至說「在家為彌陀教,出家為釋迦教」等等離經叛道邪說[28],提出嚴正的評批,撰述《蓮宗寶鑑》照明真偽以發明念佛之正宗。雖然白蓮宗沒有立淨土祖師,但在《寶鑑》<念佛正派說>列有慧遠、曇鸞、智者、善導、法照、少康、省常、宗頤、永明、遵式、文潞公、宗坦疏主、慈照宗主、楊傑、王日休、王古等「一切在家出家念佛得道名行之士」傳記,「庶千載之下修淨業者,因言思道飲水知源,識古聖之遺風,體先宗之標格,紹隆佛種光闡徽猷,壽慧命於無窮,傳真燈而有永。」[29]。因此,「蓮宗」一詞,在白蓮宗裡是指彌陀淨土念佛結社修淨業者,尤其是承繼廬山慧遠之風者,白蓮宗尊崇慧遠大師,自是「蓮宗」之一員,但為與其他同修淨業者有所區隔,便以「普覺妙道」四字為定名之宗以示分別。二是,「蓮宗」是「白蓮宗」之簡稱,如:《寶鑑》<慈照宗主>傳裡說子元述圓融四土三觀選佛圖開示蓮宗眼目,高宗特賜「蓮宗導師、慈照宗主」[30],但在優曇<上白蓮宗書>卻說是「慈照宗主、白蓮導師」[31],同時在《寶鑑》序文裡優曇自署為「廬山東林禪寺蓮宗善法祖堂勸修淨業普度謹自編集」[32],這些似乎又表示白蓮宗亦稱蓮宗。

但無論如何,早在十四世紀初,中國佛教以「蓮宗」二字來稱呼承繼廬山慧遠念佛結社之風,行彌陀淨土修淨業者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吾人現今雖無法確定明清以來稱彌陀淨土為「蓮宗」是否是直接受《寶鑑》之影響或啟發,但以白蓮宗在當時是一大盛行宗派,後世淨土著作有為子元、優曇立傳及引用《寶鑑》之資料,明永樂十五年、宣德四年均有勸募刻印《寶鑑》[33],宣德四年更將《寶鑑》編入藏經[34],明未異元來在<重刻蓮宗寶鑑序>一文稱讚《寶鑑》「大有功于後學者也」[35],紫柏弟子錢士升也讚歎《寶鑑》「標真正偽,尋香討根,實淨土之指南也。」[36],乃至光緒五年仍有性能、性本勸印《寶鑑》單行本等等資料顯示[37],《寶鑑》對後世淨土之影響是一直持續未消失。雖然「白蓮」二字在宋元時期是個頗為盛行的語詞[38],但隨著國人的好簡及白蓮宗在元明朝之際遭受朝廷禁止,內外因素參雜,或許是清以來避諱「白蓮」二字而僅用「蓮宗」一詞的原因吧[39]

四、結語

由於研究彌陀淨土者對盛行於南宋至元的彌陀淨土支派白蓮宗不甚理解,或認識未清,以致忽略了其在彌陀淨土發展過程中所佔的地位,因此對於彌陀淨土又稱「蓮宗」大都僅注意()悟開的《蓮宗九祖傳略》,鮮少注意到早在元代白蓮宗的重要典籍《寶鑑》及相關資料裡,即有稱呼承繼廬山慧遠念佛結社之風,行彌陀淨土修淨業者為「蓮宗」的記載,而非到清朝才起用。透過本文的論述,除了有助於對白蓮宗的瞭解,同時也說明了中國淨土宗名稱上的轉變,由早期的「蓮社」經「蓮宗」到現代的「淨土宗」的轉變過程,實際上仍是有跡可尋、非憑空建立,此即是本文撰述的最大用意。

 

[1] 北京圖書館善本室有元刊本《廬山白蓮正宗曇華集》,今與《廬山蓮宗寶鑑》、《廬山復教集》是研究元代白蓮宗的重要歷史文獻,一併收於楊訥《元代白蓮教資料彙編》(以下簡稱《彙編》),北京:中華書局出版,1989版。

[2] 刊載於《臺灣宗教研究通訊》創刊號。

[3] 見《高麗國王開宗念佛發願文》、《高麗國王勸國人念佛疏》,收於《彙編》,頁189-90。

[4] 轉引自竺沙雅章《關於白蓮宗》,《世界宗教研究--第四次中日佛教學術會議專輯》,1992版,第2期,頁12-16。。

[5] T.47/1970 ,P. 287 a. 以下附註,T.代表《大正新修大正藏》,47/1970代表該經之冊數/經號,P.代表頁數,a.b.c代表欄位,以下略同。見《大正新修大藏經》,台北市:新文豐出版股份有限公司,1994修訂一版。

[6] T. 47/1973 ,P. 333c.

[7] 釋聖嚴《明末佛教研究》,台北:東初出版社,1992版,P.88。

[8] T.47/1969 ,P.177b.

[9] 同上,頁183c.

[10] 同上,頁193c.

[11] T.49/2035 ,P.193a.

[12] 同上,頁214b.

[13] T.49/2037 ,P.877b.,T.47/1969 ,P.177b.

[14] T.47/1969 ,P.273a.

[15] 同上,頁225b.

[16] 同上,頁249b.

[17] 請參閱望月信亨/釋印海譯《中國淨土教理史》,台北市:正聞出版社,1991版,頁263-65。

[18] 同註14,頁352a.

[19] 同上,頁353a. 另《復教集》<朝賢宿衲讚>之松江天壽住持月江正印讚裡也:「蓮教創始於雁門法師,數百年後薦興於慈照宗主。」(《彙編》,頁199)              

[20]《彙編》,頁181-2。

[21] 同上,頁187。

[22] T.47/1973 , P.304b.

[23]《卍續藏經》108 , P. 589.台北市:新文豐出版股份有限公司,1983版。《靈峰宗論》卷三之一,台中市:台中蓮社印,1994版,頁437。

[24] T.47/1969 , P.234b.

[25] 同上。

[26] T.47/1973 , P.309c.

[27] 在《復教集》裡出現有八處、《曇華集》裡也有六處,其中更有<傷蓮宗>七言詩十數首(《彙編》,頁230。)。

[28] 同註24,頁344c.,346c.,334a.,320a.。

[29] 同上,頁319b.-327 b.。

[30] 同上,頁326a. 。

[31] 《彙編》,頁178。

[32] 同上,頁303a.。另甲本《大藏經》亦有不少處將「白蓮」作「蓮宗」者,亦需注意。

[33] 《彙編》頁171,T. 47/1973 ,P. 353bc.。

[34] 另萬曆十二年的《大明三藏聖教北藏目錄》、順治丁亥年的《藏版經直畫一目錄》、雍正十三年的《大清三藏聖教目錄》均將《寶鑑》編入藏。參見《昭和法寶總目錄》東京市:大正一切經刊行會印,1929版,一冊頁508,二冊頁298、322、386。

[35] 無異讚云:「顯諸佛轉未轉之機輪,闢眾生信不信之障礙,其引據確、其總攝周、其設教融、其指歸捷,可謂大有功于後學者也。」(《卍續》125,頁363。)

[36] T. 47/1973 ,P. 303a.。

[37] 淨空法師台北市華藏視聽圖書館出版,1981版。

[38] 參閱宗曉《樂邦文類》、《樂邦遺稿》,志磐《佛祖統紀》。

[39]參閱小笠原宣秀《中國近世淨土教史研究》,日本京都:百華苑,1963版,頁155-56、187。